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世说新语

33233浏览    1052参与
谷粒啾啾

【世说新语】魏晋迷惑行为大赏第五弹

 世说新语-雅量第六



有一个叫顾劭的人死在了自己郡守的任上。

报信的人来的时候,他爹顾雍正好在家里搞围棋party。

知道自己儿子遭遇不幸,顾雍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暗暗的用指甲掐自己的手,试图用疼痛麻痹自己。

【顾劭:爹QAQ】


等到party结束之后,顾雍一个人坐着思考人生排解悲痛。

顾雍:我虽没有季札那样的思想境界,认为儿子的精神永存,保持良好的心态。但也不能像子夏那样,因此而哭瞎眼睛坏了礼数。算了,悲痛什么的,忍忍也就过去了!          ......

 世说新语-雅量第六



有一个叫顾劭的人死在了自己郡守的任上。

报信的人来的时候,他爹顾雍正好在家里搞围棋party。

知道自己儿子遭遇不幸,顾雍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暗暗的用指甲掐自己的手,试图用疼痛麻痹自己。

【顾劭:爹QAQ】


等到party结束之后,顾雍一个人坐着思考人生排解悲痛。

顾雍:我虽没有季札那样的思想境界,认为儿子的精神永存,保持良好的心态。但也不能像子夏那样,因此而哭瞎眼睛坏了礼数。算了,悲痛什么的,忍忍也就过去了!          

【顾劭:???】

【顾劭:您自我排解的也太快了吧!】




一九


郗鉴在京口的时候,派自己的门生给王导送信,想在王家的侄子中挑一个当女婿。

王导:东厢房都是,随便挑!

门生:王哥大气!


于是,门生便去东厢房绕了一圈,挨个观察了一番。

郗鉴:怎么样,有没有合适的?

门生:那些人一听我是去给您挑女婿的,都表现的庄重拘谨,一看就是在凹人设,只有一个小哥不走寻常路,躺在坐塌上还袒胸露乳的,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非常的有个性,估计是一个行为表演艺术家。

郗鉴:这个好啊,我喜欢,就他了!

【其他人:???】

【其他人:郗哥,就决定是他了吗?就这么爱他吗?】


这个行为表演艺术家就是大名鼎鼎的王羲之,这个故事就是“坦腹东床”“东床快婿”的由来。



二八


谢安隐居在东山的时候,有一天和孙绰、王羲之等人乘船去海上游玩。

结果,船划到一半,海面上突然风起浪涌,吓得孙绰和王羲之哇哇乱叫,强烈要求掉头回去。

孙&王: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谢安:我再给大家吟首诗吧!

孙&王:吟个屁,我要回去!

船夫看谢安面色闲静、心态良好,就继续向前划去,丝毫不理正瑟瑟发抖的孙绰和王羲之。

孙&王:......


又划了一会儿,风势突然变得更急、浪头也更猛,大家都叫着坐不住了,只有谢安一如往常的平静。

大家看着谢安,等他安排,毕竟他不发话,这头铁的船夫就不掉头。

谢安看着众人期待的目光,满意的又装了一会儿X,这才沉稳的开口。

谢安: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回去吧。

众人:回回回,再不回命都要没了!


众人安全返回后,都称赞谢安好气量,但谢安知道,这个船夫才是个真狠人。(不是)



三五


谢安和人下棋,下到一半谢玄从淮河前线派来的信使到了。

信使把谢玄的信给谢安,哪想到这个谢安看完信后面无表情,也不发表两句感言,就默默的又回到棋局前继续下棋,看上去心态非常的平稳。

但是一旁的其他人看到这个情形却非常着急。


客人:淮河前线的战况咋样啊?赢了输了啊?

谢安:家里小孩大破贼军。(著名的淝水之战)

客人:谢大佬面对这种消息还能如此淡定,这等境界让我等佩服!

【谢安:嘻嘻,我这个逼装得成不成功?!】






云自闲

世说新语里的CP也太好磕了

温公丧妇,从姑刘氏家值乱离散,唯有一女,甚有姿慧,姑以属公觅婚。公密有自婚意,答云:“佳婿难得,但如峤比云何?”姑云:“丧败之余,乞粗存活,便足慰吾余年,何敢希汝比?”却后少日,公报姑云:“已觅得婚处,门地粗可,婿身名宦,尽不减峤。”因下玉镜台一枚。姑大喜。既婚,交礼,女以手披纱扇,抚掌大笑曰:“我固疑是老奴,果如所卜!”玉镜台,是公为刘越石长史,北征刘聪所得。



诸葛令女,庾氏妇,既寡,誓云不复重出。此女性甚正强,无有登车理。恢既许江思玄婚,乃移家近之。初,诳女云:“宜徙。”于是家人一时去,独留女在后。比其觉,已不复得出。江郎莫来,女哭詈弥甚,积日渐歇。江虨暝入宿,恒在对床上。后观其......

温公丧妇,从姑刘氏家值乱离散,唯有一女,甚有姿慧,姑以属公觅婚。公密有自婚意,答云:“佳婿难得,但如峤比云何?”姑云:“丧败之余,乞粗存活,便足慰吾余年,何敢希汝比?”却后少日,公报姑云:“已觅得婚处,门地粗可,婿身名宦,尽不减峤。”因下玉镜台一枚。姑大喜。既婚,交礼,女以手披纱扇,抚掌大笑曰:“我固疑是老奴,果如所卜!”玉镜台,是公为刘越石长史,北征刘聪所得。



诸葛令女,庾氏妇,既寡,誓云不复重出。此女性甚正强,无有登车理。恢既许江思玄婚,乃移家近之。初,诳女云:“宜徙。”于是家人一时去,独留女在后。比其觉,已不复得出。江郎莫来,女哭詈弥甚,积日渐歇。江虨暝入宿,恒在对床上。后观其意转帖,虨乃诈厌,良久不悟,声气转急。女乃呼婢云:“唤江郎觉!”江于是跃来就之曰:“我自是天下男子,厌,何预卿事而见唤邪?既尔相关,不得不与人语。”女默然而惭,情义遂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