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丘神纪

10.1万浏览    623参与
叶藏锋🐾

我服了呀……多久之前的也被屏蔽,真的没心情写了 

我服了呀……多久之前的也被屏蔽,真的没心情写了 

邦客

答应了被抽中的小可爱写大镲结婚时的场景,于是我现在疯狂的在找唐代结婚仪式流程(有知道的更详细的小伙伴请告诉我!)

后面是我们两个的恶趣味[狗头]这种盲抽给她的生活带来了乐趣

答应了被抽中的小可爱写大镲结婚时的场景,于是我现在疯狂的在找唐代结婚仪式流程(有知道的更详细的小伙伴请告诉我!)

后面是我们两个的恶趣味[狗头]这种盲抽给她的生活带来了乐趣

一碗咸粥

给自己立一个flag,下个月4号考PTE,不敢看长剧结果午饭时把大理寺看完了233333333........

如果考了PTE第二天成绩出来考过了,我立刻打开word写丘大镲右向的文,对不起丘将军这种冷冰冰的肌肉美女太戳我了!!!!!!而且最后一集那个发型也太好看了吧!

打算写个all向的文,在想要篇花丘还是来丘多一点,虽然花的互动更多一点但是来俊臣这个贱人真的很带感!我还很喜欢历史上丘将军原型那个戏太多还要吃人心肝的他那个爹23333,可能会写点父子向的精神污染吧

希望的PTE能过1551,去努力学习惹

给自己立一个flag,下个月4号考PTE,不敢看长剧结果午饭时把大理寺看完了233333333........

如果考了PTE第二天成绩出来考过了,我立刻打开word写丘大镲右向的文,对不起丘将军这种冷冰冰的肌肉美女太戳我了!!!!!!而且最后一集那个发型也太好看了吧!

打算写个all向的文,在想要篇花丘还是来丘多一点,虽然花的互动更多一点但是来俊臣这个贱人真的很带感!我还很喜欢历史上丘将军原型那个戏太多还要吃人心肝的他那个爹23333,可能会写点父子向的精神污染吧

希望的PTE能过1551,去努力学习惹

夏白桃i

「宿敌」(七)cp丘来

-ooc警告!!!!!

-丘将军宣示主权.jpg

-下一话夫妻吵架(bushi
[图片]

-ooc警告!!!!!

-丘将军宣示主权.jpg

-下一话夫妻吵架(bushi

月下流空

当霍雨浩穿越大理寺日志

第一章   

一片偏僻寂静的小树林里,传来了一阵惨叫声。

“沃(我)要去考试,沃(我)要考官八,药(要)来不及了。”一个卷发的胡人少年被三个大汉围着,没错,这个就是我们曾经快乐的少年阿里八八。“老实点,等拿到了钱就放了你。”中间那个满脸胡渣的胖汉指着少年的鼻子说。

但在这四个人闹腾之际,不远处传来了一阵狗吠,三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哪里,阴黑的丛林中几只十分强壮的狗警惕的走到众人面前,三个混混正准备拔刀“哒,哒,哒,”一阵不紧不慢的马蹄声凑狗身后昏暗的林子里传来,一个身穿铠甲的俊美男子穿着金甲一手握着马绳,狗看到主人后乖巧的呜咽着丝毫没有刚才的凶神恶煞(丘大擦闪亮...

第一章   

一片偏僻寂静的小树林里,传来了一阵惨叫声。

“沃(我)要去考试,沃(我)要考官八,药(要)来不及了。”一个卷发的胡人少年被三个大汉围着,没错,这个就是我们曾经快乐的少年阿里八八。“老实点,等拿到了钱就放了你。”中间那个满脸胡渣的胖汉指着少年的鼻子说。

但在这四个人闹腾之际,不远处传来了一阵狗吠,三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哪里,阴黑的丛林中几只十分强壮的狗警惕的走到众人面前,三个混混正准备拔刀“哒,哒,哒,”一阵不紧不慢的马蹄声凑狗身后昏暗的林子里传来,一个身穿铠甲的俊美男子穿着金甲一手握着马绳,狗看到主人后乖巧的呜咽着丝毫没有刚才的凶神恶煞(丘大擦闪亮登场)。

丘神纪一把将装在麻袋里的阿里八八抓起来往后一扔扔在了地上。丘神纪坐在马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三人,冰冷的说:“你们……是什么人?”

三人相互看了看最瘦的那个本想拔刀但被中间那个又胖又矮的大汉拦住了,中间那个大汉笑着笑眯眯的向紫发男子说“谢谢军老爷,他是我们老爷家逃婚的公子哥,说好要娶我们家小姐的结果变卦了,谢谢您了,时候不早了,老爷还在家里等我把他回去成亲呐。”三人一边说着一边将身上的作案工具收起来。丘神纪听到有些不耐烦了,抽出挂在腰间的佩剑,三人收起刚才讨好的表情“这位军爷,有道是好汉不当人财路。哥儿几个不能让到手的鸭子飞了,哥几个上!!”“啊!”几声惨叫过后,三人被打趴在地上。

丘神纪将绳子丢给离自己最近的一条狗,突然丛林里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人一群狗全员戒备,接着便出现了一只骑马得一只人形白猫,就这样,一只猫与一个人和一群狗当然还得算上两匹马就静静地互相看着,知道从白猫后面窜出来一个人从马上掉了下来,(饼拾出来了),陈拾从地上爬起来看到昏倒趴在地上的阿里八八,立刻冲上去将人翻过来,却看见阿里八八正微笑的闭着眼睛,“阿里八八,你怎么了,你告诉俺是谁杀了你啊,你告诉俺,俺,俺让猫爷给你报仇。”阿里八八突然睁开眼睛接着爬起来来了个千米冲刺最厉害念叨“官八八八八八八”“阿里八八你跑慢点。”陈拾怕他受伤便追了上去。

“来者想必是郡王大人吧。”李饼抖了抖下马“大理寺少卿李饼见过丘将军。”“这里是屯兵之所,外人不得靠近。”李饼停了一顿,然后开口“手下被人绑架,不得已才来此地的。”狗将人绑好后将绳头递给丘神纪,丘神纪摸了摸那只狗的脑袋,将绳子系在马鞍上“丘将军你曾经也是李家家臣为何要效忠于她。”系绳子的手一顿“这是

徐尚书激推bot
大镲??大镲?? 其实是日漫学...

大镲??大镲??

其实是日漫"学院handsome"可是真的太像了

大镲??大镲??

其实是日漫"学院handsome"可是真的太像了

夏白桃i

「宿敌」(六)cp丘来

-ooc警告!!!!qj警告!!!

-大家喜闻乐见的车来了……虽然不是和丘将军……下一章一定下一章一定……

-在这里夹带一下私货!@蒂斯不Diss 爹咪高考加油!!!!

-赶紧看,我不知道啥时候可能就没了………
[图片]

-ooc警告!!!!qj警告!!!

-大家喜闻乐见的车来了……虽然不是和丘将军……下一章一定下一章一定……

-在这里夹带一下私货!@蒂斯不Diss 爹咪高考加油!!!!

-赶紧看,我不知道啥时候可能就没了………

冬包子家的夏小喵

【大理寺 丘神纪BL】 错过

终于有空写了,看来我的本质也是只鸽子啊。

主要目测会好长,所以要挑一个作业完成的早的时间。

那么,为了表达我对丘将军,对《大理寺》的爱,开始吧!!





错   过

       “你娶了她,我算什么?”

       丘神纪哑口无言。他默不作声,用沉默回应白笙的控诉。

       在丘神纪的印象中,白笙很少这样失控,他总是笑着,像个...

终于有空写了,看来我的本质也是只鸽子啊。

主要目测会好长,所以要挑一个作业完成的早的时间。

那么,为了表达我对丘将军,对《大理寺》的爱,开始吧!!





错   过

       “你娶了她,我算什么?”

       丘神纪哑口无言。他默不作声,用沉默回应白笙的控诉。

       在丘神纪的印象中,白笙很少这样失控,他总是笑着,像个伶人一样优雅,一样骄傲。对了,他忘了,白笙是一只猫妖,他也本就是一个伶人。

      可这样一个如此高傲的猫妖,如今正红着眼圈,站在他面前,丘神纪说不上来他此刻是什么心情。

       他张了张口,却如同失了声一般,发不出一个音节。过了很久,久到白笙已经不奢望他的回答,他才听到面前这位年轻的将军开口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丘某,不敢不从……”

       “……好,我知道了……”白笙咬了咬唇,“我不怪你,但是,以后……你珍重……”

       这句话字字诛心,如利刃般无情地扎在丘神纪的心口。秋风萧瑟,吹散了心上人离去的背影,吹冷了丘神纪的心……


       “西门!瞳瞳!”床榻上的人猛然惊醒,翻身坐起。

       已经是第三个月了,白笙做这个梦已经三个月了。来势汹汹的魔物大军,岌岌可危的战事,水深火热的猫民,和血泊中的好友……

       单衣已经被冷汗浸湿,发丝凌乱地粘在额前。睡意全无的白家公子恍惚地坐在床上,直到天边破晓。

       这是预知梦,白笙比谁都清楚。如果他不干预,好友一定会死。

       半晌,攥了攥怀中的玉佩,只听一个细小的声音不停地说道:“我已经没有了神纪…我不能再失去你们了……我不能……”

       “西门,瞳瞳,原谅我……”


       “哥哥,我希望你准备好了……”白笙抚摸着手上的念珠。“三弟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笙儿,你想好了吗?”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即使这件事要你承受无数的非议,无尽的孤独,即使要你付出数十年的心血,要你……付出性命?”

       “我…已经承受不起失去了……”

      “……”修沉默了,他知道他的二弟就是这种倔性子,劝不回来的。

       “好吧……”

 

       “阿笙…为什么?”这场景该死的熟悉,白笙有些不敢去看西门的眼睛。但他知道,他已无路可退。

       “为什么?”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自然是为这宗主之位。”

       “谁不想做宗主呢?”

       瞳瞳不可置信的看着已经由侍女服侍着换上宗主服饰的白笙:“可我们……明明是朋友啊……”

       压下心中的不忍,彻底打垮两人的希望:“呵,朋友。”

       “这两个字是有多大的魔力,才能让你们如此信任我?傻的天真。”

      “传我命令,眼宗弟子西门瞳瞳,妄图袭击宗主,罪无可恕。立即压入冰牢。”

       “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放出来。”


       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被推搡着压去黯面前的时候,白笙低垂着头默默想。

       “白笙,你可愿追随与我?”高座上那人的姿态令白笙作呕。

       但他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配说。失败者,只配被征服:“愿意。”

       “那么,表现出你的忠诚……”

       混沌缠上貌似潘安的猫土之子,素白的衣衫染上不祥的暗紫。眼角朱红的韵纹骤然消逝,徒留一双无神的双目。

       此时远在长安的左金吾卫胸口猛地一痛,跪倒在地。

       “爹爹!”一旁七岁的丘护国惊呼一声,奔向倒地的父亲。

       丘神纪猛然扫过儿子跑跳时露出的那枚玉锁,眼神又黯淡了几分:“没事。”

   

       这玉锁是丘护国出生时,一个叫宿雪的女子送来的。上好的羊脂玉,正面刻有一个娟秀的“丘”字。至于这字出自谁的手笔,只有丘神纪一人知晓。

       “我家宗主听闻丘将军喜得贵子,无奈宗主近日身体欠佳,不得亲自前来。于是要宿雪将这玉锁赠与丘小公子。愿丘小公子喜乐康健,百岁无忧。还望丘将军莫要嫌弃。”

       顶着众宾客探寻的目光,他却只留下一句:“丘某,先谢过白宗主了……”


       郎百灵找上白笙的时候,他还为此吃惊了一秒。这位女将军素来高傲,如今却说有要事相求,确实令人疑惑。

       但当她说明来意,白笙便了然了。

       是为了丘神纪啊……

       

       白笙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明明自身都不保,却还是答应让丘神纪一家藏在眼宗。

       “看”着离自己不到十步的丘神纪,他又一次这么想。

       丘神纪想过很多次他和白笙的重逢,可他万万料不到与他重逢的是一个眼盲的白笙。

       为什么?他这些年都发生了什么?那曾是双多么美得眼睛……丘神纪有些恍惚。

       “丘将军不必担心,眼宗是安全的。”

       注视着白小公子面上的白绫良久,出口的也只有一句“多谢。”


       丘神纪从不知道,竟会有人好端端就昏过去。抱着怀里的人,他有一种这人下一秒就会断气的惶恐。

       连屠城都丝毫不迟疑左金吾卫,从没觉得鲜血这么刺眼过。

       【他怎会变成了这样?是谁干的……】丘神纪此刻慌得像个孩子,连步履都有些跌跌撞撞。

       

       “咳…眼宗即将迎来光明,小生贱命一条……与整个眼宗比起来,不足挂齿……人各有命,你不必…咳咳……难过。”白笙这话说得轻飘飘的,丝毫不在意自己这下一秒就要死去的模样。

       胸口像是坠了铅石,又像是被谁在心上割了一刀后,撒下了一把盐。颤抖着将念了十几年的人锁进怀里,丘神纪问道:“……我…还能为你做些什么?”

      白笙虚虚地推了一把丘将军的胸口,声音居然还带着笑意:“与妻儿安分度日,保家卫国,便是了。”

       又是一句如蚊音一般的话语:“忘了我吧……”

 

       当那群还可以说是孩子的不速之客闯入宗宫时,丘神纪竟在白笙脸上看到了笑意。如此释然,如此洒脱,带着一股“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

       他想,他猜到白笙想法了。


       高台上的身影如纸片般落下,所有人的心都猛地一坠。几乎是用尽了毕生最快的速度,丘神纪将跌落的白笙揽进怀里。

       衣上是那人的血,怀中则是那人生命进入倒计时的躯体。丘神纪忽然觉得好冷,三九天都没这么冷过,塞外天山都没这么冷过。

       轻轻拂过丘神纪俊朗的脸,白笙的声音弱到仿佛一阵风就能吹散:“咳……丘神纪…我问你,你……咳咳咳……爱过我吗……”

       “……爱过……”丘神纪不敢再犹豫。他已经犹豫了十几载,他知道,他让白笙等得太久了,然而白笙现在,已经等不起了。      

       “好…这便足够了……”等了十几年,终于换来那人的一句爱,白笙已经满足了。

       “现在,我们该放过彼此了……”


       怀中的余温渐渐散去,所爱之人终于还是化为一具冰冷的尸骸。在这位猫土骄子的耳边,将军落下一句轻声却清晰的誓言:“……儒墨……今生,我丘神纪给不了你承诺……来世,定许你一世无忧……”


若今生寻寻觅觅终是错过,来生定要紧随那缕红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啊啊啊啊,好累啊。码了两个小时,就为了一发完。虐到不行。

丘神纪他好像没儿子吧吧吧吧吧?

貌似只有一个女儿来着?

Emm……锅碗瓢盆蝉?太久不看了,忘了。

如果他没有,就请当是私设吧。小喵实在太累了……






       

老子名叫洛忘城

翻RC太太的微博时看到的圣诞番外……有很多有意思的细节!
P1:我还在想是谁能让花花帮他绕毛线……不愧是大丘。

P2:  一时不知道该从“大丘会攒猫毛”还是“   大丘会织围巾”开始震惊起。

这个美人他过于贤惠(?

P3:神TM火腿😂

“面不改色地把收到的人腿带到楼下并很冷静地把它烧掉”这件事但凡换个人我都会觉得不正常。

但当主语是大丘的时候,一切仿佛都变得合理了起来。

真不愧是RC太太,轻易地就办到了别人办不到的事(指把我的头笑掉)

翻RC太太的微博时看到的圣诞番外……有很多有意思的细节!
P1:我还在想是谁能让花花帮他绕毛线……不愧是大丘。

P2:  一时不知道该从“大丘会攒猫毛”还是“   大丘会织围巾”开始震惊起。

这个美人他过于贤惠(?

P3:神TM火腿😂

“面不改色地把收到的人腿带到楼下并很冷静地把它烧掉”这件事但凡换个人我都会觉得不正常。

但当主语是大丘的时候,一切仿佛都变得合理了起来。

真不愧是RC太太,轻易地就办到了别人办不到的事(指把我的头笑掉)

琴绝于三

【大理寺日志】丘/来/饼

 【丘神纪】

 “丘护卫。”

 “丘将军。”

 “阶下囚。”

 “刀下魂。”

  这是他的命。

  从还能肆意在阳光春色下欢笑的日子想想,谁能不平添几分唏嘘。也许是他手握虎符的那一天,也许是第一次屠城的那一天,总之不知那一刻开始,他便被命运推搡着走向一条不归路。

  明明本不该如此,一朝为官,良将或是杀神,都是当年未曾想到的。到如今,秋叶凋零,人事尽散,一败涂地。

  到底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呢?

  月光照进牢房,好多年前,...

 【丘神纪】

 “丘护卫。”

 “丘将军。”

 “阶下囚。”

 “刀下魂。”

  这是他的命。

  从还能肆意在阳光春色下欢笑的日子想想,谁能不平添几分唏嘘。也许是他手握虎符的那一天,也许是第一次屠城的那一天,总之不知那一刻开始,他便被命运推搡着走向一条不归路。

  明明本不该如此,一朝为官,良将或是杀神,都是当年未曾想到的。到如今,秋叶凋零,人事尽散,一败涂地。

  到底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呢?

  月光照进牢房,好多年前,也是这样的夜色雪色,月圆人圆。


 【来俊臣】

  世事如棋,我以身为子,定要赢这一局。

  什么变化无常,我看不过“请君入瓮”与“愿者上钩”两招。

  人臣也好,人皇也罢,我皆可与过招一二。

  看客才相信那些情情意意,我做即我想,痛也不改,死也不悔。

  

 【李饼】

  少年人可以不怕死,可以隐姓埋名独自前行,可以学会无声中哭泣,学会小心翼翼的试探与孤注一掷的挽回。

  可总也不相信所有人的离去,总觉得还有未解的骗局。破碎的梦境里,藏着过往,藏着回不去的自己,和全部世界。

  有幸,梦醒后仍有颠沛流离中交握的手,如此便好。

  莫要问,莫要问前程。


 

  

  





梅特x
至少我当年是这样上马的( 马有...

至少我当年是这样上马的(

马有参考.

至少我当年是这样上马的(

马有参考.

纪念碑谷白鹿君

【丘来】鸟入樊笼

待了不到俩小时……

它还只是篇不足两小时的孩子啊!

乐某你忍心对它下手吗!


补一下试试


这次用了二次加密,所以平伦区的串串要解密两次,直到出现网址


日常唠叨,解密看置顶

待了不到俩小时……

它还只是篇不足两小时的孩子啊!

乐某你忍心对它下手吗!



补一下试试


这次用了二次加密,所以平伦区的串串要解密两次,直到出现网址


日常唠叨,解密看置顶

鱼治酱zs

这对好香!!!

P2是来总的小表情~😭

这对好香!!!

P2是来总的小表情~😭

艾琦敏

藏锋03

李饼见过小时候的丘修远,跟那毛娃娃还挺亲。那时候丘修远仍然是那一带响当当的人物,白天上房揭瓦爬树偷果,晚上领着一帮孩子浩浩荡荡地出门捉鬼。当真是皮猴一个,片刻也不肯消停。偶尔有人受不了了,威胁一声“仔细我告诉你娘”之后,就会遭他一声冷哼。丘修远往往瞪他一眼,随后皮笑肉不笑地道上一句:

“你敢?”

邻里私下常议论,那丘神纪是有头有面威风凛凛的大将军,那许展诗也是温文尔雅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可偏偏这独子一副地痞流氓的性子。说他家没人管也说不得,许展诗天天押着丘修远上学堂,可那小魔王就趁母亲忙活的当儿径直溜出来了。起初有人幸灾乐祸地告状,许展诗当即把儿子的饭菜撤了,罚他面壁思过思了半宿,还不准他...

李饼见过小时候的丘修远,跟那毛娃娃还挺亲。那时候丘修远仍然是那一带响当当的人物,白天上房揭瓦爬树偷果,晚上领着一帮孩子浩浩荡荡地出门捉鬼。当真是皮猴一个,片刻也不肯消停。偶尔有人受不了了,威胁一声“仔细我告诉你娘”之后,就会遭他一声冷哼。丘修远往往瞪他一眼,随后皮笑肉不笑地道上一句:

“你敢?”

邻里私下常议论,那丘神纪是有头有面威风凛凛的大将军,那许展诗也是温文尔雅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可偏偏这独子一副地痞流氓的性子。说他家没人管也说不得,许展诗天天押着丘修远上学堂,可那小魔王就趁母亲忙活的当儿径直溜出来了。起初有人幸灾乐祸地告状,许展诗当即把儿子的饭菜撤了,罚他面壁思过思了半宿,还不准他爷爷奶奶来看。后半夜丘夫人问他知错否,小小子说话不卑不亢——他说,知错,但不改。

气得许展诗把儿子拉到门堂用扫帚抽,力道狠厉得带动旁风“呼呼”作响。偏生丘修远又是个硬骨头,打得皮开肉绽也不肯漏一声软。这么一来,半夜起来看热闹的邻居倒是看得心惊胆战,忙上去将母子俩拉开,一边劝许展诗消气,一边又数落丘修远,说他这么大个人了也应学些乖,要少叫娘亲操心。丘修远盯着门口不说话,丘夫人见他这样就知他压根没改的心思,气又上来作势要打,吓得众人又将她拉扯住。从里屋赶出来的爷爷奶奶连忙上去一人一个把人带回房里睡下,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大家都是被许展诗气上头来的模样吓怕了——脾气温和的人生起气来往往都很可怕。所以人们都轻易不再提告状的事情。丘修远还是老样子整日游荡,不过私塾里考出来的成绩倒是出人意料的优秀。这样一来就更没有人敢拿这事说道了。

李饼比丘修远大那么小十岁。他还记得那孩子小的时候笑起来咯咯咯的,脸上露出一对浅浅的甜甜的梨涡。他不笑的时候像他父亲,笑的时候像他母亲。他望着那时候还在咿咿呀呀学走路的娃娃,后者也望着他,望着望着就暖生生地笑起来,接着便软软糯糯地喊他小哥哥。那一瞬间他觉得心里有个角落融化了,随后他回头,半开玩笑地对丘将军道,他居然会笑,这真的是你的儿子吗?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李饼没有再见过丘神纪,也没有再见过他的家人。在很多年之后,他在阴差阳错之下与丘修远重逢。他看见他的时候,小伙子坐在田埂上望着天际神游——那张曾酷似丘神纪的脸,如今已与他神似。

朗百灵说,丘修远在还没长成冰疙瘩之前,当真是个暖洋洋的小太阳,会在她巡逻的时候远远地跑过来叫一声“百灵姐姐好”。小家伙嘴巴甜,脸上的笑容更甜。她就把他抱在怀里,软绵绵的,像怀抱着一只麻薯团子。

五岁之前的丘修远终日笑着,爷爷说他那模样有些傻憨,但是在奶奶眼里这模样可爱至极。五岁前的丘修远手上戴着百灵姐姐送的那只银镯,脚踏一对鲜红的虎头鞋,在家里东跑西跑,客人来了也能安分下来,会很听话地任人抱任人亲。

小太阳变成冰疙瘩的时候是在丘修远五岁的生日。他生在农历九月十三,绿了一整个夏天的叶子在这时候被初秋的阳光暖了烫了,边缘卷起一层暗暗的金。爷爷奶奶出门买孙子爱吃的菜去,娘亲盘上了头发进了厨房。许展诗后脚踏进门前扭头对孩子说:“玩去吧。”丘修远没有马上动。他咬着手指问娘:“今天我生日,爹爹会回来吗?”

“……爹爹在外面保家卫国呢,回不了啦。”丘夫人有意把语气上挑,显出轻松自在的样子,“你在门口玩,别跑太远。一会儿娘亲给你煎鸡蛋吃。”外面传来了货郎的吆喝声,丘修远向门口望去,认出是那个会卖香甜麻糖的人。于是小孩子一时间就把父亲抛在了脑后,乖巧地应了母亲几声便跑了出去。

然后就出事了。

丘修远和别家的大孩子打起来了。

许展诗匆匆忙忙放下油锅跑出门来看,就看见几个孩子坐在门口哇哇大哭,孩子各自的爹或娘或爹娘一齐站在旁边,脸色发青,却也没有阻止孩子哭闹,颇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撒泼意味。

她看到了自己的孩子——新衣服被勾破了一个大口子,浅色的衣裳粘了不少灰尘和麻糖的糖渍。头发也有些乱了,但是没有哭,只是安安静静坐在地上用手擦眼睛,眸中尽显委屈,但没有说话。

“你看看你家孩子!”邻居家的男人破口大骂,抓起他自家孩子,捋起袖子把伤口指给许展诗看,“你看看你看看,咬出这么大一个血口子!你家孩子是狗?!”住在丘家附近的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再加上丘将军常年征战在外不得家,所以便愈发肆意起来。

许展诗闻言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阿远以前不打架的。是不是你们孩子先惹毛了阿远?”

“怎么能叫惹毛?啊?”男人提高了声音,他的妻子也随声附和,一旁的孩子得了势似的哭得更加大声,“我们家孩子说了,是他看见丘修远买了糖,想跟他要点来吃!谁知道你家的这么小心眼,不但不给还要咬人?好你个许展诗,平日里屁话不响一个的,私底下居然这么教孩子!”

“我没有。”丘修远抬起头,轻声地说话。他方才哭过,眼眶还是湿润润的红色,“是大毛先来抢的,是他先打我。”

“你这小屁孩怎么满嘴胡话!”男人的脸涨的通红,“以我们家孩子的教养,怎么可能抢人家的东西?你有什么值得我们家孩子抢?不就是几块麻糖,吃你几块又怎么了?”

丘修远恍恍惚惚地望着男人,静了两三秒。就在男人以为他会低头认错的时候,丘修远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慢慢地走到仍在号啕大哭的大毛面前。

然后,他抬起脚,冲着大毛起伏不止的胸膛狠狠地踢了一脚,直直地把毫无防备的大毛踢下了台阶。

====================

卑微作者在此弱弱地求评论

温瞳

丘花

最后试一次,再不行就算了

丘花

最后试一次,再不行就算了

这哈安逸咯

第十二话 part3

剧透注意!

我又透到没出的剧情了(B站弹幕有提到


p1猫猫嫌弃

p2啊这就是金钱的光芒吗,太闪耀了

p3撒币……?

p4七娘七哥duck不必!

p5猫爷,帅!

p6三脸懵逼

p7打斗的一个小截图,就很帅,完整的我有录屏也发了

p8痛击队友

p9这个陈拾好可爱啊,猫猫好娇弱(?)看到喜欢的角色受伤就兴奋,我是变态

p10无能叹息(丘将军是不是很难画啊,有点崩诶


完结撒花,等下一季

第十二话 part3

剧透注意!

我又透到没出的剧情了(B站弹幕有提到


p1猫猫嫌弃

p2啊这就是金钱的光芒吗,太闪耀了

p3撒币……?

p4七娘七哥duck不必!

p5猫爷,帅!

p6三脸懵逼

p7打斗的一个小截图,就很帅,完整的我有录屏也发了

p8痛击队友

p9这个陈拾好可爱啊,猫猫好娇弱(?)看到喜欢的角色受伤就兴奋,我是变态

p10无能叹息(丘将军是不是很难画啊,有点崩诶


完结撒花,等下一季

星漓尘修

入骨相思连理枝·四

#cp丘将军x丘夫人

#渣文ooc预警

        丘夫人看着包扎着的手指走在去厨房的路上。“夫人这是要去哪啊?”“啊,我正要去给将军做饭。”“那,将军呢?他没有陪着您吗?”“他在沐浴更衣,一会儿就来。”“哦~这样啊~那夫人快去吧,厨房里已经没有人了哦。”“诶?你们都吃了吗?”“是啊,特地麻溜吃完给夫人和将军空出厨房来啊。夫人快去吧,奴婢告退~”虽说是告退,但小丫头却是前脚说完后脚就哼着歌蹦哒着离开。“真是的……不过,多谢各位了……”丘夫人看着小姑娘的背影笑言,后转身直向厨房而去。...


#cp丘将军x丘夫人

#渣文ooc预警

        丘夫人看着包扎着的手指走在去厨房的路上。“夫人这是要去哪啊?”“啊,我正要去给将军做饭。”“那,将军呢?他没有陪着您吗?”“他在沐浴更衣,一会儿就来。”“哦~这样啊~那夫人快去吧,厨房里已经没有人了哦。”“诶?你们都吃了吗?”“是啊,特地麻溜吃完给夫人和将军空出厨房来啊。夫人快去吧,奴婢告退~”虽说是告退,但小丫头却是前脚说完后脚就哼着歌蹦哒着离开。“真是的……不过,多谢各位了……”丘夫人看着小姑娘的背影笑言,后转身直向厨房而去。

        “嘎吱——”丘将军穿衣完毕后推开门,只见门前丘夫人身旁的小丫头早已等候:“丘将军,奴婢想和您说几句话。”丘将军蹙起眉头,犹豫片刻后点点头。“是这样,您知道的,奴婢是贴身伺候夫人的丫鬟。您不在时都是奴婢整日陪着夫人,所以有些关于夫人的事,夫人可能不愿告诉将军,所以奴婢斗胆替夫人告诉将军。但不知道有些话该不该说,也不知将军愿不愿听。”“但说无妨。”得到应允后,小姑娘抬头看着丘将军满脸认真:“夫人在将军不在时把府上打理得井井有条,大到府上账簿,小到园中花草,夫人每样都是亲力亲为,哪怕是身体抱恙,也从未怠慢一日。她会在将军不在时,帮将军打扫书房,整理将军的兵书典籍,擦拭将军放在家中的武器,每日如此。”

        “嗯……”丘将军眸色暗淡下来,点点头示意小姑娘继续说。“您一去就是一年多,每次将军您写信回来夫人都会特别开心,她把您的写回来的信都放在一个小匣子里放在枕边。夫人每日都会打开那个小匣子,反反复复的读着将军写回来的每一封信。尽管看来看去也就那么几封信,信的内容也就是那些而已。但夫人每次看都会笑得很开心,眼中满是喜悦和幸福,就好像第一次看这些信似的。而且夫人她每次回信给您的时候,夫人她都是报喜不报忧,只告诉您发生了些什么开心的事,府上增添了些什么物件,最近自己做了些什么。但从未告诉过您自己晚上挑灯为将军缝制衣服时扎了好几次手。从未告诉将军您,今日打扫将军书法时不慎从凳子上跌落摔伤了腿。从未告诉过您自己身体不适。其实您不在的这一年多里,夫人生病好几次了。特别是去年冬天尤为严重,夫人得了风寒再加上夫人本就体弱,咳了大半年才有所好转。”小丫头语罢,稍作停顿,抬头看了看丘将军的神色。

       丘将军闻言心头一阵骤痛,眉头紧皱,双手紧握成拳,不语。“还有啊,夫人每次出去看到别的夫妻恩恩爱爱,眼中都满是羡慕,会远远的站在街边盯着人家看好久。直到人家都走了,夫人还是呆愣的站在那里失了神一般。夫人嘴上说着不羡慕,但她的神情一直在出卖她。大家心里都清楚,夫人她很想像那些夫妻一样每日都能看到将军,和将军说话。夫人她也很想和将军一起过寻常夫妻的生活。我们和夫人说过,若心中有苦楚委屈大可在回信时告诉将军您,但夫人她却说不可以这样。夫人她说,将军您在边境本就事物繁忙,又怎可因为自己的情绪扰将军心烦意乱。边境十分危险,她不想让自己的情绪给将军您增添负担,让您分心去照顾夫人的感受。她说只要将军您好好的,就一切都好。只要您平平安安,就是夫人最大的幸福。她说等一等没关系,她能理解。她说将军有要事在身,肩负大唐安危,自己既不能与将军沙场并肩,也不能与将军共赴边境为将军排忧解难,照顾将军。无论是身为大唐金吾卫的大将军之妻,还是身为一个名叫丘神纪的男人的妻子,都未能尽一个妻子应尽的责任。她说,夫妻本应共患难,但是自己的丈夫远在边境,风餐露宿,过着艰苦血腥的日子,而自己身为将军的夫人却身居闹市,过着安逸享乐的生活,觉得自己很对不住将军。”

        丘将军垂着头,面色阴沉的恐怖,紧握的双手已发出“咔擦——咔擦——”的声响。小姑娘见状是有些害怕,但还是咽了咽唾液,鼓足勇气继续说到:“夫人她说,无论等多久她都愿意等,一日两日,一月两月,一年两年,哪怕是一辈子,她都愿意等。她说她从未后悔过嫁给将军,她说她对将军的爱意从未变过。她说……诶,将军!”小姑娘还没说完,丘将军却阴着脸转身向厨房的方向跑去。

        “饭弄好了,做些什么菜好呢。”丘夫人擦了擦手上的水,正扫视着厨房的食材心中盘算着今日做些什么好。突然,身后出现一双大大的手,身体被有力的双臂环住,反应过来时早已跌入身后之人的怀中,被紧紧抱住,那人将面埋入丘夫人颈窝处,静默。丘夫人微微侧首,摸了摸丘将军的脑袋轻声问到:“这是怎么了?头发还湿答答的就跑来厨房,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沉默片刻,丘将军启唇轻言:“对不起,让你吃苦受委屈了。”“嗯……?”“没能让你幸福,对不起。我或许是个好将军,但我不是一个好丈夫。”丘将军低沉着嗓音,缓缓说到。“噗……”丘夫人忍不住笑出声来,伸手轻抚将军的脸庞,柔声说到:“笨蛋,胡说什么呢。在我眼中你一直是个好丈夫,是这世上最好的男子,是我的骄傲。能嫁给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