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东三省

27633浏览    271参与
木头瓜不吃瓜子(铁柱)

东三省省拟设定

地区少数民族也会或多或少影响省份外貌。

每个省份都会自己地盘上所有一切少数民族的语言,按照人数多少和是否有少数民族聚集地来判断语言熟练度。

一个民族的人数越多就说得越好,人数少则需要经过学习才能熟练掌握。拥有聚集地则不需要学习就可以掌握,但熟练程度不同,且学习速度更快。

聚集地为自治区则和汉语熟练度相同,第二母语;自治州是可以随意转换语言;自治县是能听懂不少,也会说不少;民族乡是能听懂一些,也会说一些;以上只要经过学习就都可以熟练掌握。(若是语言已失传,那意识体也会忘记。)

国家若是双性别,那省份必是双性别。国家若是单性别,则看地区是否有过双性别领导人。

东/三/省都有的特点:发色越......

地区少数民族也会或多或少影响省份外貌。

每个省份都会自己地盘上所有一切少数民族的语言,按照人数多少和是否有少数民族聚集地来判断语言熟练度。

一个民族的人数越多就说得越好,人数少则需要经过学习才能熟练掌握。拥有聚集地则不需要学习就可以掌握,但熟练程度不同,且学习速度更快。

聚集地为自治区则和汉语熟练度相同,第二母语;自治州是可以随意转换语言;自治县是能听懂不少,也会说不少;民族乡是能听懂一些,也会说一些;以上只要经过学习就都可以熟练掌握。(若是语言已失传,那意识体也会忘记。)

国家若是双性别,那省份必是双性别。国家若是单性别,则看地区是否有过双性别领导人。

东/三/省都有的特点:发色越往北约浅。

或许是因为冰雪的原因,东/北地区(并非仅东/三/省,也有内/蒙/古的)的几位(省/州/市/县)都白的发亮。

(据华昭说,在抗战之前东/三/省这三位的发色很正常。抗战后才开始变得浅淡,但其实全家人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些细微的变化,不过这三位的头发实在是太显眼了。)

注:表面年龄并非固定,他们可以自行决定,所标注的表面年龄只是最常用的年龄段



姓名:华墨裕(裕音同玉龙的玉,玉龙是冰雪雅称,墨,黑土)

代表省份:黑

出生日期:约1409

年龄:约612

表面年龄:18

性别:无准确性别

表面性别:男(据说以前当过女性,但是本人提起这事来支支吾吾,我们也没有继续问)

外貌特征:东/三/省这三位的发色越往北越浅,华墨裕的发色是浅浅的银色,有点发灰,有些长,最长的发丝到脖颈,被扎成小辫子。黑色瞳孔,皮肤偏白,身材精壮,手指纤长,眉眼深邃,眼形是瑞凤眼,单眼皮但是是深眼窝看起来就是一个大双眼皮,带着一种别样的风格。但是身上有许多伤痕,所以喜欢穿长袖长裤,但是最近越来越喜欢穿着背心短裤在藤原拓面前晃悠(原因你猜)。心口上有穿心的伤疤,那是首付沦陷后留下的伤痕,刻骨铭心。

身高:190cm/女体暂不知

特点:他最恨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已经死亡的瓦西里(沙),一个是藤原拓。和华吉松还有华燎朝的关系好到穿一条裤子。貌似和斯米尔诺夫一家关系还不错(除瓦西里)。长了一张精美绝伦冰雕玉琢的好脸蛋,只可惜他还长了张嘴。虽然口音不是那么的浓重,普通话也极其标准,但是一家子聚会喝嗨了就会让他秒变东北大爷。

性格:敢说敢做敢当。



姓名:华吉松(松音同雾凇的凇,同代着如松的品质)

代表省份:吉

出生日期:约公元前108

年龄:约2129

表面年龄:19

性别:无准确性别

表面性别:男(据说也可以变成女性,本人提到这个话题有些咬牙切齿)

外貌特征:东/三/省三位的发色是越往北越浅,华吉松的发色是浅淡的银灰色,发尾是纯白的,那是长/白/山的积雪。长发到锁骨下方一点,被一条白色发带束起。黑色瞳孔,皮肤偏白,身材精瘦,手指纤长,典型的丹凤眼,小开扇双眼皮。身上同样有许多伤疤,心口一道穿心的伤痕,是首府沦陷后留下来的。喜欢穿长衣长裤,有时候还会戴个帽子。

身高:188cm/女体暂不知

特点:看起来不是很喜欢说话,也确实不是很喜欢说话。满清时期自己一个人呆了好久,没有人陪伴,这个曾经的话唠也变的沉默寡言。再炙热的火焰再孤独的森林中都会熄灭。和华墨裕还有华燎元关系极好。和李俊熙,金志松关系也很好,不喜欢瓦西里(沙)还有藤原拓。

性格:看起来有点冷冰冰的,但是内里的性格也依旧很活泼。



姓名:华燎元(燎,音同辽,元,音同原,同时有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意思)

代表省份:辽

出生日期:约公元前300年

年龄:约2321

表面年龄:20

性别:无准确性别

表面性别:男(据说也可以变成女性,本人提到这个话题的时候有些恼火)

外貌特征:东/三/省这三位的发色是越往北越浅,华燎元的发色是深银灰,发尾偏深。头发也留的有点长,最长的部分到耳下,扎成短短的小辫子。明明很喜欢运动,可却依旧是身材精瘦,肌肉不夸张,可却让人无法忽视。手指纤长。自己的肤色也是白的发亮,可是因为有海岸线,也喜欢那些活泼的海上运动,所以夏天的时候总是会被晒黑,有些像美黑后的颜色,可是还是比那个白。眼睛是杏眼,大开扇双眼皮。脸上时常挂着笑颜,有一颗虎牙。依旧是满身的伤痕,心口亦是有那穿心的伤痕。穿衣风格不定。

身高:188/女体暂不知

特点:明明是三个人当中的哥哥,去也是最活泼的那一个。性格开朗,喜欢拉着两个弟弟到处转悠串门。喜欢运动,并且很喜欢海上运动,例如冲浪。和华墨裕,华吉松,关系极好,和华齐儒关系也好。讨厌瓦西里(沙)和藤原拓。

性格:活泼开朗。



——二编——

全称不过审,所以打的是简称

AL洛维ex

都是群里的点图

瓦达喜,左侧脸战士

p1川   p2渝   p3闽

p4黑   p5吉   p6辽

p7赣   p8皖   p9桂   p10津

有好多都是头一次画正比诶,努力试了  (趴)


头一次打这么多tag有点紧张  (

都是群里的点图

瓦达喜,左侧脸战士

p1川   p2渝   p3闽

p4黑   p5吉   p6辽

p7赣   p8皖   p9桂   p10津

有好多都是头一次画正比诶,努力试了  (趴)


头一次打这么多tag有点紧张  (

数学是毁灭

好久没更了

发点在学校的鱼

p1滨滨

p2长春酱

好久没更了

发点在学校的鱼

p1滨滨

p2长春酱

阿卡
东北小伙们打雪仗 辽子哥本来是...

东北小伙们打雪仗

辽子哥本来是作为潮男靠谱大哥役的,但意外着经常做不好表情管理x

阿吉平日相当温和内敛,有点儿害羞的孩子,但雪仗方面一旦被惹毛实际战力最强,同时把辽和黑摁进雪堆

阿黑个子最高,打起雪仗与辽五五开,表情幅度通常比较小看起来有点儿神游/面瘫,但实际很豪爽

东北小伙们打雪仗

辽子哥本来是作为潮男靠谱大哥役的,但意外着经常做不好表情管理x

阿吉平日相当温和内敛,有点儿害羞的孩子,但雪仗方面一旦被惹毛实际战力最强,同时把辽和黑摁进雪堆

阿黑个子最高,打起雪仗与辽五五开,表情幅度通常比较小看起来有点儿神游/面瘫,但实际很豪爽

千端snake
《zei哥仨》 真不愧是我!特...

《zei哥仨》


真不愧是我!特别会水!

《zei哥仨》


真不愧是我!特别会水!

君刀一丘

辽对一些省拟的印象

分辽对豫​,吉,黑,沈。主持人:作者。我居然喜欢采访🌚[感谢老豫本色出演]

作者:放心说,门窗紧闭呢,你说印象对方听不到,大胆的说!

辽:先说老豫吧,他嘛,我第一次见他很正经,一个精神饱满的小伙子,自从他那个“一上午”我感觉……还有……

作者察觉到有人偷听,便让辽宁小声说悄悄话,某个人在门外打了个喷嚏

辽:阿林我觉得小时候见他活泼开朗,那是在没成满//州//之前,现在倒知道很多人的心思,我想干什么都知道,总觉得阿林变了。

作者:可能,但有时见他挺冷漠的,总是在思考什么却说不出来

辽:再说说龙江吧,刚捡回来一段时间就是一个钢硬的汉子,整天嘻嘻哈哈热情的自从7//3///1逃出来时,...

分辽对豫​,吉,黑,沈。主持人:作者。我居然喜欢采访🌚[感谢老豫本色出演]

作者:放心说,门窗紧闭呢,你说印象对方听不到,大胆的说!

辽:先说老豫吧,他嘛,我第一次见他很正经,一个精神饱满的小伙子,自从他那个“一上午”我感觉……还有……

作者察觉到有人偷听,便让辽宁小声说悄悄话,某个人在门外打了个喷嚏

辽:阿林我觉得小时候见他活泼开朗,那是在没成满//州//之前,现在倒知道很多人的心思,我想干什么都知道,总觉得阿林变了。

作者:可能,但有时见他挺冷漠的,总是在思考什么却说不出来

辽:再说说龙江吧,刚捡回来一段时间就是一个钢硬的汉子,整天嘻嘻哈哈热情的自从7//3///1逃出来时,他就昏迷,然后一直吐,过段时间就好了,还是……那么热情

辽:我再重新说豫吧,在宋朝见他很仗气,可以为百姓们抱不平,之后东北沦陷,我听说老蒋直接把他扔了不管,我们自己人拼死一搏,但还是输了……哎呀我说这些干嘛,已经胜利了

辽:我弟弟沈盛京,我遇到困难单独解决问题他就搁哪一直说我,这是他现在……以前……

君刀一丘

[省拟]战役

关于辽沈战役的和辽哥是怎么被埋在废墟里的,把这个坑给填填

1948年9月,辽宁听外面的情报说,中国要胜利了,他很开心但自己则在监狱什么都做不了,外面的敌人还想拿他口中赢得一些话或者赎人。

之前有个十八七岁的少年,他被活生生打死了,少年一直跟他说着外面的事情,最后一次告诉辽宁“中国要胜利了,快了快了……”

沈阳最先从监狱里出来,他是偷偷跑的,之后遇见战役的总指挥,林指挥员和东北野战军。大家伙都来救东三了,敌人在逃窜时想销毁证据想把辽宁所在整个监狱给炸了。此时的辽宁已经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为了保护一部分证据,就把一些材料都护在怀里。

战役一结束,沈阳立马去找辽宁。鞍山,丹东等人都出来了,唯有...

关于辽沈战役的和辽哥是怎么被埋在废墟里的,把这个坑给填填

1948年9月,辽宁听外面的情报说,中国要胜利了,他很开心但自己则在监狱什么都做不了,外面的敌人还想拿他口中赢得一些话或者赎人。

之前有个十八七岁的少年,他被活生生打死了,少年一直跟他说着外面的事情,最后一次告诉辽宁“中国要胜利了,快了快了……”

沈阳最先从监狱里出来,他是偷偷跑的,之后遇见战役的总指挥,林指挥员和东北野战军。大家伙都来救东三了,敌人在逃窜时想销毁证据想把辽宁所在整个监狱给炸了。此时的辽宁已经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为了保护一部分证据,就把一些材料都护在怀里。

战役一结束,沈阳立马去找辽宁。鞍山,丹东等人都出来了,唯有辽宁确没有,一声声巨响,那边人大喊“小鬼子他*的把那边监狱给炸了!”沈阳一惊,大喊“哥!”跑过去时,房屋都倒塌了,包括监狱的高墙和树。

在炸之前,辽宁就已经松开了,只是严重的伤势让他有些昏迷,黑暗中尽想随着光走。日//本引爆前对他说“機会があればまたあい会いましょう”(有机会再见)辽宁还是会怼他“说人话……不是……”他用力站起,倒塌时护住一部分资料。

沈阳在外头挖着,一只手探出来,手里握着材料,一个兵大喊“找到奉天大人了!”吉林扶着伤赶到,被拉出来时,满身是疤痕和烫伤,只听到微微弱弱的一句

“证据在这,为了以后”

——————————

猛捶自己,为什么会写出这么刀的文……

我这全是清水+刀


佛系花孔雀
是~东~三~省~啊~ 依然是没...

是~东~三~省~啊~

依然是没有写完作业的一天,没有想到今天晚上的晚自习竟然是英语老师看!啊————!英法现在没有素材了,我需要一点时间想一想🤔️

是~东~三~省~啊~

依然是没有写完作业的一天,没有想到今天晚上的晚自习竟然是英语老师看!啊————!英法现在没有素材了,我需要一点时间想一想🤔️

凇霖

东 北 大 舞 台


距上次更新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x总之混更了

本故事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思来想去还是放到这个集里了

东 北 大 舞 台


距上次更新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x总之混更了

本故事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思来想去还是放到这个集里了

松阿里格格

【东三省】猛兽出笼

车,半兽拟

1k字


黑龙江———熊

吉林———虎

辽宁———狼


黑x吉辽

想要加我qq,在置顶

车,半兽拟

1k字


黑龙江———熊

吉林———虎

辽宁———狼


黑x吉辽

想要加我qq,在置顶

茕

我们家这边的道路情况,还有人羡慕吗?

我们家这边的道路情况,还有人羡慕吗?

名迹Show
抛弃东三省丢弃3000万百姓,张学良到底是千古罪人还是功臣?
抛弃东三省丢弃3000万百姓,张学良到底是千古罪人还是功臣?
随心

当吉林变小了

看别人写黑龙江变小的文我心动了

粉末文笔慎入

雷到的非常抱歉

——————

长春看着眼前这个躺在大哥家沙发上还与自家大哥有些相似的娃儿,心情复杂思考着:我大哥啥时候有孩子了呢?

是的,今天早上长春打算叫吉林来他家尝尝哈尔滨给的红肠,打电话发现关机,于是决定给大哥送过去,到大哥家门口发现门上插着钥匙,而大哥家房门紧闭。

 嚯,这是啥情况啊?出门把钥匙落门上了? 

长春就寻思了,要不把红肠放屋里之后再把钥匙插回门上吧。 

说干就干,长春一拧钥匙,咔,锁开了,推门进屋,拎着红肠就往桌子那走,路过沙发的时候还看见了个“玩具娃娃”躺那,身上还套着吉林的衣服。...

看别人写黑龙江变小的文我心动了

粉末文笔慎入

雷到的非常抱歉

——————

长春看着眼前这个躺在大哥家沙发上还与自家大哥有些相似的娃儿,心情复杂思考着:我大哥啥时候有孩子了呢?

是的,今天早上长春打算叫吉林来他家尝尝哈尔滨给的红肠,打电话发现关机,于是决定给大哥送过去,到大哥家门口发现门上插着钥匙,而大哥家房门紧闭。

 嚯,这是啥情况啊?出门把钥匙落门上了? 

长春就寻思了,要不把红肠放屋里之后再把钥匙插回门上吧。 

说干就干,长春一拧钥匙,咔,锁开了,推门进屋,拎着红肠就往桌子那走,路过沙发的时候还看见了个“玩具娃娃”躺那,身上还套着吉林的衣服。

长春还心说呢:呀?大哥这是从哪淘弄回来个新玩具啊?嚯,还挺爱护,瞅瞅,还给披几件衣服呢。

到了桌子跟前,把红肠一放,刚转身走,就瞅见那“玩具娃娃”翻了个身。
长春还说呢:“现在这玩具真智能啊,还能自个翻身呢。”

刚一抬脚正要走,忽然意识到不对劲了“不对啊,这玩具,咋还能自己动呢?难不成这不是玩具娃娃是真的活小孩?”

于是害怕自己大哥想当人贩子赚钱的长春为了让大哥“改邪归正”决定帮助这个小孩。

这么想着,长春走近了小孩。再看清楚小孩的样子后,长春觉得有点熟悉,不,是非常熟悉,太像自家大哥了。

接着长春想到了什么,于是就有了长春思考的那一幕。 

正当长春犹豫要不要打电话给辽宁和黑龙江时,那小孩揉了揉脑袋,一边起身一边嘟囔“哈欠~哎妈,这家伙,昨天这酒喝的,有点上头儿。”

小孩一睁眼往旁边一瞅,正好看到长春在那思考人生小孩明显愣了一下,问了句:“诶,你啥时候来的,我门锁的你咋进来的?” 

而长春,他还没反应过来。 于是吉林就看着他,等他说话。 

等长春反应过来看他醒了吓一跳,顺口来一句:“你啥时候醒的?”

吉林看着他,有点想笑:“刚醒过来没一会。你咋进来的?”

长春看着吉林,郑重的问了一句:“孩子,告诉哥哥,你爸妈是谁?”

很显然,他漏掉了什么。 

吉林纳闷的看着长春,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受啥刺激了:“没大没小的,叫哥,而且我不是告诉过你吗,咱意识体根本没爸妈。咋的,时间久了你忘了啊?” 

长春听了这话,心情复杂的叫了一声哥。 

吉林听到,应了一句“咋了?” 

长春发现事情不简单,长春想到了什么。

 他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家大哥不仅外貌有些相似连说话方式都像复制粘贴的小孩,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家大哥变小了。

但是为了验证这件事,长春觉得有必要再问问他,好确认他的身份。 

长春小心翼翼的开口

“哥。我问你几个问题。”

“有啥事快问。”

“你多大了?”

“这个……时间太久了我也不记得了,咋忽然想起来问这个。” 

“没啥,那个,哥,你能不能说几件就咱俩知道的事……” 

“哦,你小时候尿炕害怕被人发现就说被褥尿裤子了,藏猫猫上房顶下不来了那家伙吓得嗷嗷哭,上树掏鸟蛋被蝲蝲蛄吓着掉下去……唔唔唔唔唔唔(你捂我嘴干嘛)” 

“哥,你先别说了,给我留点面子还有你现在感觉咋样?” 

说罢长春放开了手,他的心中已经有答案了,眼前这个小孩是他哥,而他哥此刻好像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吉林缓了一口气,说道:“还行啊,就是昨天晚上好像喝酒喝多了,现在有点头疼。” 

吉林一边说着一边揉着脑袋“今天这么关心你哥啊,发生啥了?” 

长春此刻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哥这个事实了,都这么久了,他哥还没反应过来。 

看着愣在原地的长春,吉林表示这家伙今天有些莫名其妙。 正要翻身下沙发,吉林才意识到不对劲,自己咋还能一觉把自己睡矮了呢?

摸了摸自己身上,完好无损的皮肤,短了不少的四肢,往镜子上一瞅,一个小娃娃在看着他,他走近小娃娃,小娃娃也走近他,他停下来,小娃娃也停下来,他捏了一把自己的脸,小娃娃也捏了一把自己还带着婴儿肥的脸,吉林觉得疼了,小娃娃脸也有点红了,吉林信了,他终于意识到了,他变小了。 

此时,长春走到吉林的身后:“哥,你知道你为啥变成这样吗?” 

吉林缓缓的说了一句:“我不知道,你知道不?”

“我也不知道。” 

吉林转过身,看着长春,长春也低下头,看着吉林。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世纪对望。 

正当俩人大眼瞪小眼时,吉林的电话铃响了。顿时屋子里响起了“大刀向鬼子的头上砍去,全国武装的弟兄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长春拿起手机一瞥来电显示惊呆了,屏幕上明晃晃的“龙江”深深地刺向他的双眼,怀着复杂的心情,长春把手机递给吉林,并开始怀疑要不要做些什么。 

只见吉林冷静地接起电话,然后把手机塞给长春……废话,人小了,声儿也变细了,一听就能听出来好不。 

长春懵登的看着吉林,吉林一努嘴,那意思是:喏,你看看,我这声也变了我咋说啊你帮我接一下顺便说一下情况吧。 

而长春看着他一努嘴,也明白了:奥,这是叫我挂电话呢。

然后长春在吉林希望得到他人帮助的眼神下,对着电话来了一句:“我哥让我挂电话。”接着把电话挂了。 

于是长春得到了自家大哥的一阵无语和批评。

最后俩人商量了一会,决定还是告诉辽黑。 

毕竟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而且长春还收到了来自哈尔滨和沈阳的问候,哈尔滨还问用不用童装。 

长春想了想觉得可行就同意了。 

过了大半天,他俩等来了辽宁和手里提着一个包的黑龙江。 

长春想着有辽哥和黑哥在应该没什么事了便告辞了。 

吉林见状说道:“大哥好,嚯,儿子来看爸爸拿啥东西啊咋这么见外呢?” 

黑龙江笑着回答道:“得了吧,孙子,这是哈尔滨让爷爷我送来的童装。” 

于是这俩人又开始了互相拌嘴。 

辽宁在一边看着无奈地笑了笑,打开包裹准备给吉林找一套合适的衣服。

随后辽宁翻出了多条碎花小裙子粉嫩公主裙俄式洛丽塔以及汉服小裙子,反正就是没有男童服装,只有小裙子。

此时,黑龙江已经和吉林已经停止了他们的幼儿园行为,向着辽宁的方向走去。

等他们走近后,出现了,呆愣的辽宁,懵登的吉林,以及表情包黑龙江。

辽宁一挑眉:“龙江你要干哈?”

吉林一眯眼:“龙江你要坑哥啊?”

黑龙江一撇嘴:“我真不知道这是啥情况。”

辽宁看了看身上挂着衣服的吉林觉得不是个事。

于是他拍拍吉林的肩膀:“吉啊,你这样也不行啊,要不你将就将就吧。”

“你咋不将就。”

“这我也穿不上啊。”

“那我就能穿上啊?”

辽宁瞅瞅衣服大小又瞅瞅吉林:“还真能。”

最终迫于无奈吉林穿上一套汉服小裙子。

嚯!好家伙!

瞅瞅,大眼睛双眼皮,满口乳牙红嘴唇。

嗯,好一个风华绝代貌美如花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绝世小美女……啊……小公子啊。

再瞅他那俩兄弟,一个捂嘴偷乐一个找到手机。

紧接着手机闪光灯亮了一下,然后小美女……小公子多了张挺好看一照片。

看看这小美……小公子,皱着眉并且嘴角向下勾起,他笑得是如此开心。

后来吉林变回来了,虽然不知道为啥但是就是变回来了。

另外,吉林后来去参加会议,有意识体问他啥时候多了个闺女,还有意识体看着他偷笑。

当然了,这些事是一天后的后话了。

至于吉林变小的那一天里具体发生了什么嘛?

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据说那天意识体的微信群里出现了不少可爱小朋友的照片。

——————

写毁了,烂尾。

君刀一丘

我一手残,把朝你大胯捏一把的辽黑吉画出来了,脑里自放bgm

我一手残,把朝你大胯捏一把的辽黑吉画出来了,脑里自放bgm

夜雨寄北

反正就是很雷人的东西


是和亲友一起搞的

(但不知道ta号是啥,知道了就补上)


p1是辽/东半岛被割去时的小辽

私设辽/东半岛是左眼


p2战损的小吉


p3大概是被割地时的阿黑

不太清楚本家设割地是怎么样,就私设剪头发吧


p4抱着小辽的黑

私设东三省及城市对老王的称呼是老大(因为对黑的称呼是大哥(?


p5私设库叶岛以前是黑的一个耳环

被割走时,是直接被扯下来的


p6就是在笑的阿黑


不知道tag打的对不对

如果雷到了非常抱歉


反正就是很雷人的东西


是和亲友一起搞的

(但不知道ta号是啥,知道了就补上)



p1是辽/东半岛被割去时的小辽

私设辽/东半岛是左眼


p2战损的小吉


p3大概是被割地时的阿黑

不太清楚本家设割地是怎么样,就私设剪头发吧


p4抱着小辽的黑

私设东三省及城市对老王的称呼是老大(因为对黑的称呼是大哥(?


p5私设库叶岛以前是黑的一个耳环

被割走时,是直接被扯下来的


p6就是在笑的阿黑





不知道tag打的对不对

如果雷到了非常抱歉


君刀一丘

[省拟]当辽宁变成五岁的女娃子

早上,阳光从窗外射进​,辽宁用手挡了挡刺眼的太阳,把手扶到脸上时发现有些不对劲,便看了看手“这咋怪怪的……”此时的手变的肉嘟嘟的,下床也有点费劲,鞋子也变大了,不过声音有点像女孩声但还是熟悉的开口脆。辽宁拿起镜子,自己变成了小孩,而且是个姑娘,扎着两条小辫子,样子也变了

这时沈阳在外面敲了敲门​“哥,起床了,你平常不是起最早的吗”说完就打开了门“哥,今天林哥他们……”沈阳在门外愣住了,辽宁急忙披上他的衣服,沈阳走上前去“谁家的小豆丁,这么可爱”他把对方抱起来,辽宁直接踢了他的脸

“你才小豆丁,沈盛京,你活腻了吗”​这熟悉的话语,沈阳一瞬间想起,说的抱着跑出去“我哥变成小豆丁了!”还是孩儿气...

早上,阳光从窗外射进​,辽宁用手挡了挡刺眼的太阳,把手扶到脸上时发现有些不对劲,便看了看手“这咋怪怪的……”此时的手变的肉嘟嘟的,下床也有点费劲,鞋子也变大了,不过声音有点像女孩声但还是熟悉的开口脆。辽宁拿起镜子,自己变成了小孩,而且是个姑娘,扎着两条小辫子,样子也变了

这时沈阳在外面敲了敲门​“哥,起床了,你平常不是起最早的吗”说完就打开了门“哥,今天林哥他们……”沈阳在门外愣住了,辽宁急忙披上他的衣服,沈阳走上前去“谁家的小豆丁,这么可爱”他把对方抱起来,辽宁直接踢了他的脸

“你才小豆丁,沈盛京,你活腻了吗”​这熟悉的话语,沈阳一瞬间想起,说的抱着跑出去“我哥变成小豆丁了!”还是孩儿气,吉林恰好有事找辽宁经过“这……这是辽哥……”黑龙江赶来哈哈大笑“辽哥……哈哈哈你咋整这样了,这头发弄的”辽宁一脸无奈,他不记得昨天是怎么变小孩子了,还是个小姑娘

沈阳这么一喊,把更多人招进了,吉林觉得辽宁变这样挺好的,​鞍山戴着手套从钢厂回来,摸了摸头“这是咱哥?”辽宁一手拿开“你手套都不摘下来吗!”黑龙江不断的告诉自己忍住不要笑,河南的一次突然出现“这奉天你直接变小孩了哈哈哈还是个妞儿?”

“老豫,你**的不想活了”​辽宁拿出半段的剑,河南一手抵着他的头额“小孩子要有小孩子的亚子嘛”最后是吉林打破了他俩的吵闹声

“你们能不能安分点。”​

“老豫我带你去吃糖葫芦”​

“……不用了不用了”​

“糖葫芦,辽哥我也去!”

“你给搁内噶别动”辽哥露出童年从未有过的笑容

“……”河南认为这不是5岁小妞能笑出来的

​[感谢老豫本色出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