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东东

4446浏览    112参与
桑死掉的兔兔兔

【冯豆子&尤东东】有了孩子以后(巍澜衍生/家庭/短篇/甜向)

(婴儿啼哭)——

(尤东东)“冯豆子,你这孩子爹怎么当的,孩子尿裤子了,都不知道给他换尿不湿的么??!”

(冯豆子)“诶呦喂,老婆大人,这六月都飘雪花了,千古奇冤呐,你相信我(发誓状),我刚刚真的给他换过了。”

尤东东无奈道:“诶呀你说你,诶...算了算了,你现在去给孩子泡奶。”

冯豆子捂着耳朵,道:“好好好,我这就去。”

(尤东东)“诶...你等等....”

可冯豆子早就溜得没影了,哪里还听得尤东东发话呀。

惹得我们东东直叹气,都多大一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

(厨房)

“诶呦,咱家东北大厨子可真不好伺候,咱家媳妇发起火来,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冯豆子咂嘴道。...

(婴儿啼哭)——

(尤东东)“冯豆子,你这孩子爹怎么当的,孩子尿裤子了,都不知道给他换尿不湿的么??!”

(冯豆子)“诶呦喂,老婆大人,这六月都飘雪花了,千古奇冤呐,你相信我(发誓状),我刚刚真的给他换过了。”

尤东东无奈道:“诶呀你说你,诶...算了算了,你现在去给孩子泡奶。”

冯豆子捂着耳朵,道:“好好好,我这就去。”

(尤东东)“诶...你等等....”

可冯豆子早就溜得没影了,哪里还听得尤东东发话呀。

惹得我们东东直叹气,都多大一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

(厨房)

“诶呦,咱家东北大厨子可真不好伺候,咱家媳妇发起火来,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冯豆子咂嘴道。

好不容易将水温调适后,冯豆子舀了三平勺奶粉兑水,摇匀。

(婴儿啼哭——)

(尤东东)“冯豆子你好了没有!!孩子都饿坏了,还不快点把奶拿过来。”

(冯豆子)“来了来了我这就来,老婆大人。”

尤东东接过奶瓶,挤了些许奶到手背,试了试温度后,慢慢递到孩子嘴边。

兴许是真的饿坏了,小家伙双手攀上瓶壁,正大口大口地喝奶。

喝完奶后,小家伙满足地打了个嗝,不久就进入了梦乡。

“老婆~~”一声甜腻的呼唤将尤东东拉回现境,“肉肉是满足了,可我差点没累死,你准备怎么补偿我...啊..”冯豆子双眼微眯,笑道。

“我...我..”尤东东期期艾艾道,“那..那怎么补偿才算合适..”

“亲我一口”冯豆子指了指唇道。

尤东东踮脚抬头吻住那张微张的唇,只蜻蜓一点便离开了。

冯豆子对这似乎早有预料般,揪住衣领猛的一扯,东东落入怀中。

“老婆,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不怪我哦。”冯豆子闪了闪鸦睫般的眼睫,眨巴眨巴眼睛装无辜看着他。

“冯豆子你丫就是个臭流氓!!不要脸!!!”尤东东在怀中东窜西窜,奈何徒用功。

“我不要脸?那我就不要脸做到底。”冯豆子说着去解自己身上毛衫的扣子。

尤东东不说话了。

——

(第二天)

“诶呦,我的腰啊..”尤东东捂着腰抱怨道。

“早啊老婆~~”冯豆子掐媚道。

尤东东一看到冯豆子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就来气,“今天家务!孩子!你带!!”

“好好好,今天你好好休息老婆,昨天辛苦了。”冯豆子挤了挤嘴角道。

“这还差不多——”得到满意答复后,尤东东舒服地躺进被窝。

——end

鹿鱼不是炉鱼🌸
巴啦啦四大美男哈哈哈哈哈哈哈

巴啦啦四大美男哈哈哈哈哈哈哈

巴啦啦四大美男哈哈哈哈哈哈哈

知东KE
这个男人真是恐怖啊他居然可以把...

这个男人真是恐怖啊
他居然可以把吉他当成枪来使!!
“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不然我就开枪了!”
bushi

这个男人真是恐怖啊
他居然可以把吉他当成枪来使!!
“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不然我就开枪了!”
bushi

知东KE

凯东小段子。1

一天小凯开始怀疑自己到底适不适合送外卖。
东东说:“如果你失业了,你还可以干点别的。”
小凯:“干什么?”
东东:“带上你的笙、墨镜和碗,上天桥去。”

一天小凯开始怀疑自己到底适不适合送外卖。
东东说:“如果你失业了,你还可以干点别的。”
小凯:“干什么?”
东东:“带上你的笙、墨镜和碗,上天桥去。”

知东KE

《散落》一 (短篇同人/凯东友情向/不定期更新)

深秋已近冬,树叶已沉寂下去。金黄的色泽正在枯败,紧而迎接更刺骨的温度。晨日的阳光无法给予大地一丝炽热,城市还尚未处于嘈杂的环境之中,使得柏油路上一片凄清。
带着棕色透明墨镜的青年成了这条路上唯一的一个移动点。他骑行在单车之上,身后稳稳当当地固定着一个结实而带点小图案的外卖箱。外卖员制服的拉链被拉扯到一个随意的高度,风将外套的领子吹得立了起来。青年感到脖颈一片冰凉,便减缓了速度顺手认真拉上拉链直至最顶部,而后继续了他的路途。
小凯已经习惯了早出晚归的外卖生活,为了能够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
他的故乡不在这里,他从很远的地方而来,并且他明白自己也终将回去。
只是,这两者意义不尽相同罢了。

每日,小凯从员工...

深秋已近冬,树叶已沉寂下去。金黄的色泽正在枯败,紧而迎接更刺骨的温度。晨日的阳光无法给予大地一丝炽热,城市还尚未处于嘈杂的环境之中,使得柏油路上一片凄清。
带着棕色透明墨镜的青年成了这条路上唯一的一个移动点。他骑行在单车之上,身后稳稳当当地固定着一个结实而带点小图案的外卖箱。外卖员制服的拉链被拉扯到一个随意的高度,风将外套的领子吹得立了起来。青年感到脖颈一片冰凉,便减缓了速度顺手认真拉上拉链直至最顶部,而后继续了他的路途。
小凯已经习惯了早出晚归的外卖生活,为了能够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
他的故乡不在这里,他从很远的地方而来,并且他明白自己也终将回去。
只是,这两者意义不尽相同罢了。

每日,小凯从员工宿舍的硬板床上醒来。在洗漱过后匆忙赶往工作的披萨店,看今日又能接什么单子。
跨入店门那几秒,店主马上就瞄到了他。
“我劝你克制一点自己的情绪。”那个中年男子围着一条带有店面logo的白色围裙显得稍有些专业,但却露得一副鄙夷的神色,“是叫小凯吧……?总之是这么个样之类的名字。我是说,已经有不止一个顾客反映你的外卖态度不对劲了。你应该收敛一点,不要摆得那副表情给人看。”男子皱紧了脸上的每一处能扭曲的皮肤,仿佛还未过瘾,又瞪大了眼睛。
虽说是这样,小凯总是没有被开除。不知道为什么,这家店的外卖员只有他一个。
听完老板的牢骚之后,小凯照例作了个赔罪状,一面规规矩矩从老板手中接过外卖,一面对照着单子扫一眼基本地址与点餐人的姓名,一切都是熟练而老成,仿佛干了许多年一样。
在某种意义上确实如此,因为现在的他度日如年。
而今天小凯的随意一瞥竟使得他又惊又喜,因为外卖单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名字。

东东。

他想起了自己的故乡好友。在另一个世界的那位好友,也叫这个名字。他觉得不太可能是自己所想的那个人,可又不想放弃。于是他继续前行。

小凯无法在前行中找到什么。他只能去靠近,一点点地靠近目的地,一栋不新不旧的大约为十层的普通公寓。

——
是的,是短篇,但是我真没时间一次性写完,来点灵感写一点请不要怪罪……x
bug会有很多,因为原作的一些细节忘记了ntm
还有什么要bb的之后应该会补充。

知东KE
啊。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好。

啊。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好。

啊。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好。

爱谁谁
知道这场比赛结果于你而言很难过...

知道这场比赛结果于你而言很难过,也知道采访时你几次哽咽,但是看到这张照片还是猝不及防的难受,我们不会永远交学费的,继续奔跑前行吧!

知道这场比赛结果于你而言很难过,也知道采访时你几次哽咽,但是看到这张照片还是猝不及防的难受,我们不会永远交学费的,继续奔跑前行吧!

诺灵静儿
世界第一之完美侧颜!上下五千年...

世界第一之完美侧颜!上下五千年之完美侧颜!

世界第一之完美侧颜!上下五千年之完美侧颜!

诺灵静儿
现在知道他为什么要穿防狼小背心...

现在知道他为什么要穿防狼小背心了。必须穿!一定要穿!

现在知道他为什么要穿防狼小背心了。必须穿!一定要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