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东北

20310浏览    2571参与
讨厌乌冬

求问

占tag抱歉,想认真问个问题:


学生党/无收入群体的个体能为振兴东北做点什么力所能及的具体的事呢?除了回本土工作。


评论区长期蹲守答案,谢谢大家了。


占tag抱歉,想认真问个问题:


学生党/无收入群体的个体能为振兴东北做点什么力所能及的具体的事呢?除了回本土工作。


评论区长期蹲守答案,谢谢大家了。

行止

疲倦-06

漫长的沉默里只有火星的撕扯声,像一个惊雷投掷到龟裂的土地,掀起一阵巨大而浑浊的回响,木头燃尽的白屑比年迈者的头发还要白。


王朗不知如何开口安慰,随口择了一句话,“日子还是得好好过,还有孩子呢。”女人没有应答,只是面对着那团火,凝望着那团火,像要投身于那团火。


望着火使他耳根发烫,或者是望着她,王朗喝完杯中的茶道别离开,女人没有起身相送。


回到家时是晚上的七点多,今天一天都是阴天,没看见过太阳,云是没有变过的灰色,天是一成不变的令人压抑的辽阔,每个人似乎都可以小到忽略不计。


晚饭是从店里带回来的一枚释迦,停电了叫不了外卖。尽...

漫长的沉默里只有火星的撕扯声,像一个惊雷投掷到龟裂的土地,掀起一阵巨大而浑浊的回响,木头燃尽的白屑比年迈者的头发还要白。

 

王朗不知如何开口安慰,随口择了一句话,“日子还是得好好过,还有孩子呢。”女人没有应答,只是面对着那团火,凝望着那团火,像要投身于那团火。

 

望着火使他耳根发烫,或者是望着她,王朗喝完杯中的茶道别离开,女人没有起身相送。

 

回到家时是晚上的七点多,今天一天都是阴天,没看见过太阳,云是没有变过的灰色,天是一成不变的令人压抑的辽阔,每个人似乎都可以小到忽略不计。

 

晚饭是从店里带回来的一枚释迦,停电了叫不了外卖。尽管是店主,他也甚少吃水果,更别提释迦这种近年才兴起的东西。他剥开佛像庄严的外壳,露出泛着鲜亮光泽的果肉,吃下去,甜觉攫取了口腔的每一处缝隙,一股甜到齁的感觉从舌根蔓延至全身,他像被注射了一针麻醉一样,短暂地失去了某些感官能力。他被麻醉了,他被麻痹了,他跌入了一种甜蜜的幻觉里,原来使人晕眩的除了生活的苦痛还有味蕾上的甜,哪怕这是虚幻的,片刻即逝的。他手也没有洗,径直躺了下去。

 

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依旧没有电来,王朗抖擞身上僵硬虬结的肌肉,用最后剩下的一点水洗了个澡,出门了。

 

时节在向冬日过渡,空气冷得发紧,白昼也越来越短了,朋友圈有人在晒早晨拍到的雾凇,王朗拢着黑色的夹克走在路上的呼吸都会化成一股股白气。明天花店的老板娘也换上了红色的羽绒,只是脸色并不如衣服喜庆。

 

可能是天太冷了,也可能是长久没有日头,她的百合花都有些蔫儿了,皱巴巴地蜷成一团,像被人揉过的纸巾。荷叶则直接干枯地卷起了脆生生的仿佛一戳就破的边——也停了好久的水了。王朗不忍,掏钱帮衬了三束百合,红姐千挑万选地选了一些看起来颜色状态尚佳的包起来给他。

 

不知觉走到了广场,空旷辽阔的场地上面是同样辽远的天空,日落了,天空像在海啸。太阳以一种被冻伤了的红悬在天边,层叠的云覆盖着一半的分野,在向空白处蓄起攻势。王朗呆望着这难见的绮丽,直到被一把声音招呼过去,“过来一起喝酒啊”,是不知何时来到并燃起篝火的赵政。

 

王朗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把那三支百合顺着插在胸前很深的口袋里,刚好露出花托以下的一小节,“怎么现在就点火?”,赵政用起子撬开瓶盖,是他自己在超市买的珠江啤酒,不过显然已经不是冷的了,“谁说篝火一定要晚上点,现在用来取暖也不错。”

 

王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接过啤酒,倒了一点在手上,洒向火堆,火势迅速虚张声势地大了起来,王朗放下酒瓶,伸前手去,“暖暖也挺好的。”

梅子的厨房
东北四大炖之小鸡炖蘑菇,这样做最好吃了😋
东北四大炖之小鸡炖蘑菇,这样做最好吃了😋
梅子的厨房
东北特色大饭包你吃没吃过,简直太好吃了,快去试试吧😊
东北特色大饭包你吃没吃过,简直太好吃了,快去试试吧😊
梅子的厨房
东北特色高配老虎菜试试吧老开胃了😋
东北特色高配老虎菜试试吧老开胃了😋
梅子的厨房
东北人最爱吃的五花肉炖油豆角来了😋
东北人最爱吃的五花肉炖油豆角来了😋
梅子的厨房
东北硬菜猪肉炖粉条。学会了吗?😊
东北硬菜猪肉炖粉条。学会了吗?😊
长春吃货叨妹儿
东北烤活珠子你猜是啥 猜对我请客! 东北人真是啥都造啊
东北烤活珠子你猜是啥 猜对我请客! 东北人真是啥都造啊
建哥小厨房
古法秘制东北农村牛肉,酱牛肉做法。
古法秘制东北农村牛肉,酱牛肉做法。
有新剪辑
尴尬总是来太突然电东北老
尴尬总是来太突然电东北老
钢琴音乐人
老外来到中国东北,还真是接地气,安排得明明白白
老外来到中国东北,还真是接地气,安排得明明白白
华姐美食厨房
东北特色菜小鸡炖蘑菇这样做,鸡肉软烂 汤汁浓稠
东北特色菜小鸡炖蘑菇这样做,鸡肉软烂 汤汁浓稠
德善在北漂
给东北的朋友做了个大乱炖,太下饭了
给东北的朋友做了个大乱炖,太下饭了
德善在北漂
第一次做锅包肉,没想到这么成功,我上辈子肯定是东北人
第一次做锅包肉,没想到这么成功,我上辈子肯定是东北人
行止

疲倦-05

第二天是自然醒的,不是手机闹钟,也就是说今天没有电。王朗不以为意,用之前存的水简单洗漱之后就出门了。


没有工厂运转的天仍然是灰蒙蒙的白色,像裹了一层雾,树木经历了昨晚的洗礼后变得有一种潮湿的质感,草丛上腐烂着白色的菌类,露珠被盛在蜘蛛网里。


昨晚下雨的缘故,王朗明显感觉到气温下降了许多,整个空气像变皱了,干巴巴的,迈出一步需要耗费平时的两倍力气,像动画中的卡帧。路边有一家还没来得及收摊的宵夜店,王朗在红色塑料椅上坐下,付了三块钱要了一份当时后厨做多了的现在已经冷掉了的炒河粉。


街上没有什么人,天地广大到纳得进连绵的云,又窄小到只放得进王朗的...

第二天是自然醒的,不是手机闹钟,也就是说今天没有电。王朗不以为意,用之前存的水简单洗漱之后就出门了。

 

没有工厂运转的天仍然是灰蒙蒙的白色,像裹了一层雾,树木经历了昨晚的洗礼后变得有一种潮湿的质感,草丛上腐烂着白色的菌类,露珠被盛在蜘蛛网里。

 

昨晚下雨的缘故,王朗明显感觉到气温下降了许多,整个空气像变皱了,干巴巴的,迈出一步需要耗费平时的两倍力气,像动画中的卡帧。路边有一家还没来得及收摊的宵夜店,王朗在红色塑料椅上坐下,付了三块钱要了一份当时后厨做多了的现在已经冷掉了的炒河粉。

 

街上没有什么人,天地广大到纳得进连绵的云,又窄小到只放得进王朗的身躯。王朗一边回忆以前热腾腾的炒河粉的滋味,一边举筷把铁盘里打结的凝着油脂的河粉往嘴巴里送,完成了这一次的早餐。风把绿色垃圾桶溢出来的白色塑料袋吹得飞舞,一些攀上电缆的藤蔓在淡红的日头下摇曳似要跌落。

 

越往老城区的方向走,空气中的霉味越重,时钟像是往回拨了好几百圈,建筑停留在七、八十年代,甚至看得见“打倒美帝”的口号,墙壁的裂纹由西线发展成巨蟒,王朗毫不怀疑他迟早会看见一片废墟,像他刚刚看见的荒死的田一样。

 

人类活动几乎全被消泯,偶尔有声响发出也是一只皮饥骨瘦的过街老鼠。一种衰败的惨灰笼罩着这座城市,只不过得益于低温和偏僻,它的腐烂十分缓慢且不惹人注目。王朗觉得自己的生命图像也像这样,有时会觉得自己可怜,有时又觉得这是必然的常态。活着就是不断地逼近死亡,新的每一天都是对过去的每一天的谋杀,他现在大抵只有百分之50在向前活着,剩下的百分之50已经死在了过去的各个角落,越成长剩下向前的越少,死掉的越多。而有一部分的死去就不必要再承受这么多的灿烂了,一半就行,烂就行了。王朗接受所有的变质和腐坏,他的心里早就发霉,长出了一丛丛蘑菇。

 

穿过了废墟般的城区走到公路边,王朗发现不远处有别于天色的黄色灯光在亮着,越靠近栾树的密度越大,他觉得这个场景十分熟悉,等到终于看见门牌:鹤岗市殡仪馆,关于那晚的记忆,关于那个女人的记忆一下子全都活络起来。

 

他就是那晚开车路过这里发现这里有光,那个女人正在往里面走着的,后来她又来过自己的水果店买释迦,好像就这么多情节了,记的最深的还是她燃烧般的耳坠。沉在思考中,没有多余的精力分出来御寒,王朗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喷嚏,在准备拿纸巾时里面突然传来一声,“谁?”

 

接着一个人从焚化炉旁的平房走出来,穿着白红色的袍子,戴着标志的红色耳坠,是那个女人。王朗隐约觉得她的穿着眼熟,但又突然想不起来了。在片刻的辨认后,她认出了王朗,“进来,坐坐吗?外面,冷。”,说着掀开了帘子,王朗弯身走了进去。

 

他坐下,环顾四周是很简朴的布置,木制的有年代感的家具,柜台上用一支缺了口的瓷瓶插着一束白花,在壁炉的火的映照下,瓣边染上一点像红色粉笔在水中洇开的彤色。

 

壁炉里木头烧到一半的位置,正是火力正足的时候,王朗的身子很快暖和了起来。那个看过一次的蓝色襁褓被安顿在凳子上,露出一点婴儿粉嫩的侧脸,是一个极其圆润的弧度,看得出被母亲照料得很好。她给他上茶后抱过孩子在凳子上坐下,轻轻摇晃着臂弯,唱着一首王朗从未听过的童谣,哄睡着那幼小的生命。

 

不一会儿,孩子就睡着了,她走进一个房间放下,再出来,开了电视。“那是,我儿子。我一个人,带着。”尽管王朗刚刚已经瞟到了电视机左侧的一张小小的男人的黑白照,他还是问,“孩子父亲呢?”

 

女人举起茶杯,像在暖手也像在盯着那热气的白烟,“死了。他染了,一种病,去住院,结果医院突然,停电了,他没得,治,就死了”,她顿了顿,喝了一口茶,“我知道,你好奇,为什么这里有,电。因为,其实不是,没有电,只是他们,把电送去了,别的地方,不给,这里留。可城市,每天都要,死人,尸体不处理,可能,会有瘟疫,而且,我丈夫,的病,是一种很强的,传染,病。上面的,人,怕病毒,传播,影响,他们,所以就,只给,殡仪馆,拨了,电”,又一次更长久的停顿,“我亲手,烧了,我丈夫。”

阿D地理

最好季节的余晖和余晖中的大连一角。

最好季节的余晖和余晖中的大连一角。

一本正经的闷骚

下雪了

在屋里要穿棉袄了

冷冷冷冷冷啊

下雪了

在屋里要穿棉袄了

冷冷冷冷冷啊

佛系月月子

下雪啦

黑龙江今天下雪了,这个冬天会有人陪我一起看雪吗

黑龙江今天下雪了,这个冬天会有人陪我一起看雪吗

看一遍美景
东北不只有雪乡亚布力哟!吉林省也有很多美景奇!东北游
东北不只有雪乡亚布力哟!吉林省也有很多美景奇!东北游
行止

疲倦-04

她穿了一身红色,在背后落日的映照下像一个末世的符号,“我好像,没见过,这种水果。”她拿起一个释迦,问到。


“噢,这是释迦,很甜的,可以试试。”,王朗挑了个大的给她,“好,那就,要这个吧。”王朗给她装袋,她付完钱之后就走了,王朗也收店离开,关门前点了份剁椒鱼头的外卖,到家时刚好就拿到。


他一边吃外卖一边打开久未打开的电视,不巧是7点,换不动台。电视上在说脱贫攻坚的实效,粮食亩产的突破,以及幸福生活的景况,王朗觉得今晚的辣椒不够好吃。他来这里这么久还是没有习惯东北菜,所以平常总点家乡菜,也许人的居所可以更改,但胃的故乡不能变更。但他也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因循守旧以...

她穿了一身红色,在背后落日的映照下像一个末世的符号,“我好像,没见过,这种水果。”她拿起一个释迦,问到。

 

“噢,这是释迦,很甜的,可以试试。”,王朗挑了个大的给她,“好,那就,要这个吧。”王朗给她装袋,她付完钱之后就走了,王朗也收店离开,关门前点了份剁椒鱼头的外卖,到家时刚好就拿到。

 

他一边吃外卖一边打开久未打开的电视,不巧是7点,换不动台。电视上在说脱贫攻坚的实效,粮食亩产的突破,以及幸福生活的景况,王朗觉得今晚的辣椒不够好吃。他来这里这么久还是没有习惯东北菜,所以平常总点家乡菜,也许人的居所可以更改,但胃的故乡不能变更。但他也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因循守旧以及不愿尝试新事物的借口,只是他不想连吃的选择权都丧失。

 

王朗对老家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情感,反而更多觉得是一种情感的枷锁,家庭和文化的强制要求让王朗无所适从,所以宁愿南下北上也不愿回到家乡。或许更怕的是自己这样杂乱的人生摊开在父母面前时他们所流露出的失望的眼神。

 

百合留在了店里,那枚荷叶被王朗带回来插在一个素色窄口陶瓷内,经过了一天,它更萎靡了,脖颈弯折,像在垂钓夜晚。

 

久违地在日记上写上几个字,电视的嘈杂让王朗的能力也仅限于几个字,于是就把电视关掉了。早上没把窗帘拉回去,坐在桌子前的王朗很轻易就看到外面比本子上的字还要黑的夜晚,没有星星,有风,有树在落叶。

 

写着写着有点困了,他就点起一根烟来,才发现窗外下雨了,风把雨吹得歪斜,像细密的银针。关于雨,好像总是不经意地来,在夜里越下越大,而早晨只留湿意斑驳的地面证明它来过的痕迹。关于夜晚,它好像总是隐匿了太多事情,把存在转换为不存在也只是一个夜晚的事情,泯灭和凋零都适合在夜晚发生。比如此时窗外的树,在风和雨的攀折下抖落最后的叶子,明天起它就以崭新而丑陋的面貌示人了,至于过去的模样,没人记得也没必要记得,就像没必要记住东北一样,此刻的伤痕远比过去的丰饶更值得记忆。王朗也不知道在雨中剥落过几个自我,他觉得人总是像蝉一样,一直在蜕着某种原始生命的皮。

 

神思游走间,烟已经烧得快到尾巴了,前头蓄起长长一截,随时摇摇欲坠,担心掉在本子上,王朗忙点掉了它,剩下最后一点白边被风中镀了金的烫红侵吞着,像夜的一个窟窿,仿佛可以撕开从中逃走。可王朗并不知道理想的生活是什么样,他一直被教授的是忍耐作为草稿的本性,被书写涂鸦更改是理所应当,他好像缺乏某种生命的自主,只这样懵懂被推着走,除了选择来到鹤岗。在这里他觉得和大家都一样,都是某种给丧失意识,被磨钝了的人,无条件地接受生活的所有。在古代这里或许会成为流放犯人的地方,但王朗在这却找到了某种生命的自洽。

 

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后,他把烟蒂丢进垃圾桶,上床睡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