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东北

9702浏览    2158参与
岐夬

002 絕 活

002 絕 活

  

  彪子将裹着被子的阿豪,挤进墙角旮瘩里,自己却像一个巨人一样,支棱了起来。

  

  彪子光着膀子,身上只穿着一条暗红色的大花短裤,和两只勉强凑数的破袜子,低头俯视着阿豪,问他,“豪哥,你老实说,你觉得我这银咋样?”

  

  阿豪因为冷,持续缩在被子里,没抬头看他,只是看他的脚,回答他。

  

  “我不道啊哇,不过瞅你那袜子色(shai)都不一样,今天不赶趟了吧。”

  

  “你是不是瞧不上我了?”

  

  “不是。”

  

  “你甚至都不愿意叫我一声,彪哥。”

  

  “彪子,我是一个不喜欢叫別人大哥的人...

002 絕 活

  

  彪子将裹着被子的阿豪,挤进墙角旮瘩里,自己却像一个巨人一样,支棱了起来。

  

  彪子光着膀子,身上只穿着一条暗红色的大花短裤,和两只勉强凑数的破袜子,低头俯视着阿豪,问他,“豪哥,你老实说,你觉得我这银咋样?”

  

  阿豪因为冷,持续缩在被子里,没抬头看他,只是看他的脚,回答他。

  

  “我不道啊哇,不过瞅你那袜子色(shai)都不一样,今天不赶趟了吧。”

  

  “你是不是瞧不上我了?”

  

  “不是。”

  

  “你甚至都不愿意叫我一声,彪哥。”

  

  “彪子,我是一个不喜欢叫別人大哥的人,因为每一个被我叫过大哥的人都死了。一个优秀的大哥不应该死的这么早,所以我不得不称呼你为彪子。”

  

  “说到底,你就是不爱我了。”

  

  “彪子,你知道什么是责任吗?”

  

  “不知道。”

  

  “首先你不能对你爱的人说不。”

  

  “我衰了三年,整整三年!你知道我这三年来,是怎么过的么?大枣、枸杞、小米水饭,就是没有一顿酸菜白肉。”

  

  “那老舅刚刚给我们煮的是什么?”

  

  “是红肠,豆腐做的红肠。被做成肉味的豆腐,说到底还是大黄豆。所以,给我吃一口你身上的肉行吧?豪哥,算我求你了。”

  

  彪子从原本居高临下的姿势,跪倒在阿豪面前,然后偷偷摸摸地爬进了阿豪烘暖的被子里。彪子低着头,扶着阿豪的腿,吹着他的喇叭。

  

  吹得他的喇叭,朝天开花。

  

  彪子从他的被子里钻了出来,将他的背心掀起,露出他精壮的胸膛和宽阔的肩膀。

  

  阿豪黏着涎水的硬铁于腹上坚挺,彪子生龙活虎的牛子,也扬起了更大的角度。

  

  阿豪在彪子面前,早已没了贞操,当年在象牙山的武道会上,阿豪败北之时,就已经对这个人,缴械投降。

  

  阿豪突然想找回当初,抱着彼此温存的感觉,而这个想法,则使阿豪在一瞬间,变得非常冲动,非常热血上头。

  

  阿豪想,彪子大概是想要他,才会在睡梦中,又是啃他的胡茬,又是咬他的嘴皮。  

  

  彪子摊开手,往掌心吐了几口唾沫,然后抹在自己的热铁上。最终把伞头,抵在了阿豪的风口处,轻柔地挑逗着他。

  

  阿豪潮红着脸搂着他的脖子,开始喘息着趴在彪子身上,叫彪子快操,他,狠些操。

  

  他们蜷缩在一起的身子,不是像泥鳅一样光滑,而是像砂纸一样粗糙。砂纸因为寒冷和愉快,相互磕磨着,直至微微颤抖。

  

  阿豪被彪子弄得湿漉漉的,斑驳陆离的水印子,就像蜗牛爬过后留下的痕迹。

  

  彪子掀掉了被子,让阿豪转过身去,跪在墙角旮旯里,让他两只手臂支撑着墙。

  

  彪子跪在他的身后,扶着他的腰,把他的腰压低下去,好让他后面能翘起来一些。

  

  彪子从后面搂他,想与他缠绵悱恻到天明,令这当年情,能在此刻多添些新鲜。

  

  就在彪子把阿豪的老腰,闪得都快断了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敲他们的窗户。

  

  吓得他们两头叠在一起狂飙的野牛,马上从原本跪着的姿势,匆匆改成了趴倒,彪子还连忙拉上了那张温热的大棉被。

  

  彪子把阿豪护在身下,堵着阿豪喘个不停的嘴,一个劲地涌动着,继续伺候阿豪,听那窗户外面,好像并不是老舅的声音。

  

  阿豪说,“彪...彪子,停一停,来人了。”

  

  “淦!谁来了,我都不管。”

  

  窗外的北风呼呼呼地吹着。

  

  “彪子在不?快开门!我是你二大爷!开门没听啊!急事啊!彪子!!”

  

  “彪...彪子,嗯!啊...别...别干,我了,快抽,出来吧,你二大爷有急事!”

  

  彪子说,“瞎扯,我二大爷早死了!”

  

  阿豪说,“那现在,在外面又敲窗户,又让开门的是谁?难不成是鬼?”

  

  彪子手脚微颤地跪在炕上,说,“豪哥,你等我,我马上回来。”

  

  阿豪扯下裹在彪子热铁上,早已盛满了精华的透明水袋,晃在彪子的眼前说,“才这么会功夫,都这么满了。”

  

  彪子在阿豪的屁蛋子上,使劲地拧了一把,又拍了他一巴掌,说,“豪哥,一定要等我,我可舍不得你了,我不准你再走。”

  

  阿豪坐在炕上,把水袋里的精华挤了出来,倒在掌心里,又用手巴掌把那些精华揉到了地穴的洞孔上。

  

  阿豪在炕上,用混了浆液的手指穿梭往来,自我补偿似地,安抚着空虚的营口。

  

  “小浪货,我知道怎么就忘不了你了。”

  

  彪子扑上去,刚要对他输出,就被他给紧紧地抱住了,阿豪说,“彪子,我等你。”

  

  这句话把彪子感动得几近落泪。

  

  彪子起身,把他半勃着的牛子,用草纸擦了几下,轻轻地揉了揉,勉强塞进裤衩里,又匆匆套上里头是羊皮外面裹着布的大棉袄,再配上一条二棉裤,推门而出。

  

  他看到老舅和一个青年男人站在一起。

  

  这不是莲花池纱厂的教研员老枪吗?

  

  老枪和彪子年龄相仿,但要论到沾亲带故的辈分上,老枪却也真能排上彪子他二大爷的名号,只不过彪子不认他,也一时想不起,他还有这样一位缺少绝活的二大爷。

  

  老枪穿着脆皮绿大衣蹲在门口,边吧嗒吧嗒地狠抽着烟,边和老舅说话,老舅带着顶毡帽,怀里撸着橘猫,眼里尽是悲凉。

  

  彪子说,“教研员,宁来啦?”

  

  老枪说,“都下岗了,还什么教研员。早几年,都没得学徒教了。”

  

  “宁...宁半夜来,所为何事?”

  

  “黄大仙他姐夫的大儿子德贵,哭丧的事,先前找的是你们?”

  

  “嗯。”

  

  “事先收了钱,怎么不去哭?”

  

  “哭错了地,被撵走了。”

  

  “彪子,如果你和你老舅,还是义气的遼北老铁,就帮那过世的德贵一个忙。”

  

  “有什么事,宁尽管讲,先前拿了钱不办事儿,那是我们的失误,我们改天,过了德贵的头七,一定会把钱原封不动地送回他老家的。我保证。”

  

  “钱不用还了,就当成是让你们再帮忙办另外一件事的酬劳吧!”

  

  彪子问,“又要办什么事?”

  

  老枪说,“事情是这样的,本来还商量着,往哪给德贵扬骨灰来着。人还没送去火葬场,衣冠冢也还没下葬,德贵的尸体,就从棺材里,被偷走了。希望你们能帮忙连夜去找,这事情拖不得,要是拖到天亮,德贵可能就被黑熊啃得只剩骨头了。”

  

  彪子问,“有人看见黑熊进村了吗?”

  

  老枪说,“你们两个,快些收拾和我出门吧!我们边走边说。”

  

  这时候阿豪已经穿好了衣服,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老枪说道,“老舅腿脚不方便,我和彪子一起去吧!”

  

  老枪问,“你是?”

  

  彪子说,“他叫阿豪,是沈老板的司机,就是今天刚结婚的那个沈老板。”

  

  老枪说,“是吗?听说南方来的沈老板挺阔,兄弟跟着他,捞了不少油水吧?什么时候,也给哥几个,谋个差事,下岗了,没事干,整天晃,也不是个办法。”

酿九

〃塞北残阳是她的红妆,一山松柏做伴娘〃——《东北民谣》


最爱家乡的天。

〃塞北残阳是她的红妆,一山松柏做伴娘〃——《东北民谣》


最爱家乡的天。

于多鱼总是被写成于的鱼

迷惑鉴赏

为什么有这种迷惑问题

????????

[图片]我。。无fack可说

你见过
[图片]这样的黑涩费吗???

宋威龙,魏大勋,毛不易,熊梓淇,黄景瑜,井柏然,汪苏泷,秦海璐,李玉刚,刘烨,大鹏,张予曦,沙溢,舒畅,林更新,张翰,王彦霖,沈腾,吴昕,郑爽,秦岚,李冰冰,孙怡,高嘉朗,李鑫一,吴季峰,刘也,宋佳,孙红雷,雷佳音,李健,韩庚,贾乃亮,那英,董洁,朗朗,毕雯珺等等。都是东北三省出来的plggjj,这些年对东北的偏见真的好多,生在东北,来到了上海定居十几年,曾经还被上海老太太说过东北人就知道哪儿哪儿乱窜(大概这个意思,不会上海话)

  还有觉得东北口音难听的,你...

为什么有这种迷惑问题

????????

我。。无fack可说

你见过
这样的黑涩费吗???

宋威龙,魏大勋,毛不易,熊梓淇,黄景瑜,井柏然,汪苏泷,秦海璐,李玉刚,刘烨,大鹏,张予曦,沙溢,舒畅,林更新,张翰,王彦霖,沈腾,吴昕,郑爽,秦岚,李冰冰,孙怡,高嘉朗,李鑫一,吴季峰,刘也,宋佳,孙红雷,雷佳音,李健,韩庚,贾乃亮,那英,董洁,朗朗,毕雯珺等等。都是东北三省出来的plggjj,这些年对东北的偏见真的好多,生在东北,来到了上海定居十几年,曾经还被上海老太太说过东北人就知道哪儿哪儿乱窜(大概这个意思,不会上海话)

  还有觉得东北口音难听的,你怕不是不知道自己说话有多臭吧?我在这边上学都说普通话,从没说过难懂的一些东北话,我碍你事儿了吗?东北出来了很多播音主持人,因为我们是最好适应普通话的,我们分的清前后鼻音,我们自带幽默系统,都是地球人,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的什么心态。

  我有过一些朋友(乐色朋友)知道我是东北人之后就觉得我土????;????。??????人间迷惑了

  不支持地域黑,要是这样中国距离团结还早。

Youth
东北酸菜白肉火锅 中国美食的舞...

东北酸菜白肉火锅

中国美食的舞台上自然少不了东北老铁,《沸腾吧火锅》中东北火锅的代表就是酸菜白肉火锅。


东北某些地区冬季长达6个月以上,为腌制酸菜提供了天然的环境。腌制酸菜对盐份的比例控制要求较高,但是常年腌制酸菜的东北老铁们心里明明白白的,每家的酸菜制作人拿捏的很准。


酸菜配猪肉的组合是每个东北老铁从小吃到大的味道。将慢火炖煮的猪肉配上东北特制的酸菜,热气腾腾一大锅,一解东北的寒冷。此外东北老铁们不会放过猪身上任何的营养成分,从而发明了血肠。润滑的血肠配上调制的蒜泥,有了这口冬天都不会觉得漫长。

东北酸菜白肉火锅

中国美食的舞台上自然少不了东北老铁,《沸腾吧火锅》中东北火锅的代表就是酸菜白肉火锅。


东北某些地区冬季长达6个月以上,为腌制酸菜提供了天然的环境。腌制酸菜对盐份的比例控制要求较高,但是常年腌制酸菜的东北老铁们心里明明白白的,每家的酸菜制作人拿捏的很准。


酸菜配猪肉的组合是每个东北老铁从小吃到大的味道。将慢火炖煮的猪肉配上东北特制的酸菜,热气腾腾一大锅,一解东北的寒冷。此外东北老铁们不会放过猪身上任何的营养成分,从而发明了血肠。润滑的血肠配上调制的蒜泥,有了这口冬天都不会觉得漫长。

柒

【乔楚生/路垚】 十年殇 1

乔楚生是个孤儿。他的身世不简单。


乔楚生喜欢路垚,路垚也喜欢乔楚生

乔楚生爱路垚,路垚也爱乔楚生

但乔楚生比爱自己还爱路垚


乔楚生为了路垚可以放下生死。

但路垚需要考虑活着。


路垚,商贾之家,书香门第,家中独子,他不太需要考虑整个家族的问题,

即使父亲不在意他,但他还有爷爷奶奶。

虽然他风餐露宿,但他风华正茂。。

他力挽狂澜的能力,

可以顾忌乔楚生的匹夫之勇。

他不需要铤而走险的和乔楚生闯荡江湖。

也不需要恫瘝在抱的与民同乐。

他的钱可丁可卯。


乔楚生是个孤儿。他的身世不简单。






乔楚生喜欢路垚,路垚也喜欢乔楚生

乔楚生爱路垚,路垚也爱乔楚生

但乔楚生比爱自己还爱路垚


乔楚生为了路垚可以放下生死。

但路垚需要考虑活着。


路垚,商贾之家,书香门第,家中独子,他不太需要考虑整个家族的问题,

即使父亲不在意他,但他还有爷爷奶奶。

虽然他风餐露宿,但他风华正茂。。

他力挽狂澜的能力,

可以顾忌乔楚生的匹夫之勇。

他不需要铤而走险的和乔楚生闯荡江湖。

也不需要恫瘝在抱的与民同乐。

他的钱可丁可卯。







舌头咬到话说不能
我周末的慢生活,就是逛逛小院儿...

我周末的慢生活,就是逛逛小院儿。

小院太有意思了。有一只鸡腿瘸了,差一点就成为食物了,家里还是没舍得,就单独给它放出来养着了。我咕咕咕,它也会回应,我可开心地炫耀,奶奶说是因为害怕我它才叫。

东北还是有点冷,但是阳光特别好,天特别特别蓝,妈妈把切好的腌萝卜晒出来,以后可以炒着吃。

奶奶最能耐了,缸里放土栽着大葱,桶子里育了白菜苗,废弃的保温箱里种了茄子和辣椒。

东北现在看起来还是有点荒凉,仔细观察小草都破土而出了。爸爸用镢头刨出几棵来,我才明白,这都不是小草了,只是叶子小小的,根部粗壮,深深地扎在土里。

是啊,在东北的天气里,不把根扎得深深的,怎么有力量抵御寒冷,突破大地呢?人也该这...

我周末的慢生活,就是逛逛小院儿。

小院太有意思了。有一只鸡腿瘸了,差一点就成为食物了,家里还是没舍得,就单独给它放出来养着了。我咕咕咕,它也会回应,我可开心地炫耀,奶奶说是因为害怕我它才叫。

东北还是有点冷,但是阳光特别好,天特别特别蓝,妈妈把切好的腌萝卜晒出来,以后可以炒着吃。

奶奶最能耐了,缸里放土栽着大葱,桶子里育了白菜苗,废弃的保温箱里种了茄子和辣椒。

东北现在看起来还是有点荒凉,仔细观察小草都破土而出了。爸爸用镢头刨出几棵来,我才明白,这都不是小草了,只是叶子小小的,根部粗壮,深深地扎在土里。

是啊,在东北的天气里,不把根扎得深深的,怎么有力量抵御寒冷,突破大地呢?人也该这样吧。

一块抹布

何时云月皆如故,谁知病死老他乡。


“这天儿要来雨了。”

何时云月皆如故,谁知病死老他乡。


“这天儿要来雨了。”

焉宁,不往

我又带着我的破字来丢人了😂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昨天晚上写作文写到凌晨🙄啥思路没有,最后硬是憋出一篇…是非在己…🙃

我要感谢羡羡给我的主旨😏

[图片]再给大家表演一个三月末下雪…

据说这就是南方的小可爱们羡慕的供暖锅炉房🤔

我又带着我的破字来丢人了😂





昨天晚上写作文写到凌晨🙄啥思路没有,最后硬是憋出一篇…是非在己…🙃

我要感谢羡羡给我的主旨😏

再给大家表演一个三月末下雪…

据说这就是南方的小可爱们羡慕的供暖锅炉房🤔

舌头咬到话说不能
东北孩子感知春天的能力很强。...

东北孩子感知春天的能力很强。

现在稍微往南的地域,早已经花开芬芳,草木新绿。而家里的绿色似乎只有松柏。

而东北孩子能够看到褐色的柳枝上一股力量在萌发,春天早就到了,隔着那一层黑土我们就已经知道哪里可以挖到野菜,春天早就悄悄地来了。

路上行人依旧穿着棉衣,但每个人都把腰杆挺得直直的,春风有什么可怕的呢?侍弄着大棚的农民也不必半夜起来扫雪,终于能够安眠。

小鸟,一定是小鸟的叫声,最先发出春的信号,调皮的我们,不再听妈妈的话,挣脱那身棉衣跑到田野里,跑到山上去,跑到小河边,我们喜欢冬天厚厚的冰,更喜欢春天细细的水,不像开春时的薄冰,妈妈用了无数例子教我们远离它。

春天还有什么游戏呢?一定是...

东北孩子感知春天的能力很强。

现在稍微往南的地域,早已经花开芬芳,草木新绿。而家里的绿色似乎只有松柏。

而东北孩子能够看到褐色的柳枝上一股力量在萌发,春天早就到了,隔着那一层黑土我们就已经知道哪里可以挖到野菜,春天早就悄悄地来了。

路上行人依旧穿着棉衣,但每个人都把腰杆挺得直直的,春风有什么可怕的呢?侍弄着大棚的农民也不必半夜起来扫雪,终于能够安眠。

小鸟,一定是小鸟的叫声,最先发出春的信号,调皮的我们,不再听妈妈的话,挣脱那身棉衣跑到田野里,跑到山上去,跑到小河边,我们喜欢冬天厚厚的冰,更喜欢春天细细的水,不像开春时的薄冰,妈妈用了无数例子教我们远离它。

春天还有什么游戏呢?一定是放风筝吧。我走在城市的柏油路上,看到广场上有人放风筝,感觉离我很远。

我走到广场边坐下来,看到这棵树,和我小时候的感觉一样,光秃秃的,我却看到柳枝上一股力量正在萌发。


某海豹

城市印象1:先来谈谈我大东北(上)

我算是个既宅的住又玩得开的人,算不上旅行的行家但也算个爱好者。想写这些纯粹是因为想给自己留下点具体的回忆。从小就在情愿或不情愿中写过不少类型作文啥的,最后发现,最喜欢写的还是游记。我没有那么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只会惊叹欣赏别人的小说,也没有妙笔生花的文采,写不出太优美太独特的诗歌散文,更不算阅历深思维深邃。但我就是想写点什么,把我脑子里零零散散时不时冒出来的东西记录下来。(所有写的东西都是个人想法个人回忆,所以没啥对错之分嗷!)就类似个流水账日记嗷!


第一期先来聊聊我大东北!(和自己聊哈哈哈哈)


我爸妈都是东北人,一个辽宁一个长春,所以虽然从我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爸妈住在北京,我对东北还...

我算是个既宅的住又玩得开的人,算不上旅行的行家但也算个爱好者。想写这些纯粹是因为想给自己留下点具体的回忆。从小就在情愿或不情愿中写过不少类型作文啥的,最后发现,最喜欢写的还是游记。我没有那么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只会惊叹欣赏别人的小说,也没有妙笔生花的文采,写不出太优美太独特的诗歌散文,更不算阅历深思维深邃。但我就是想写点什么,把我脑子里零零散散时不时冒出来的东西记录下来。(所有写的东西都是个人想法个人回忆,所以没啥对错之分嗷!)就类似个流水账日记嗷!


第一期先来聊聊我大东北!(和自己聊哈哈哈哈)


我爸妈都是东北人,一个辽宁一个长春,所以虽然从我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爸妈住在北京,我对东北还是有很深的感情。那里夏天有清风拂面,凉爽舒适;冬天有皑皑白雪,厚实松软。有痛快霸气的东北话,有飒爽幽默的东北人,每个城市都各有特色,越了解越觉得喜欢~


提起东北,可能大多数人都会最先想到哈尔滨的冰雪,漠河零下四五十度极寒仙境的浪漫。我也曾向往了很久,但一直没有机会冬天去。本来准备今年春节和家人一起去,结果赶上新冠肺炎,也没敢去(幸亏没去,后来景点也不让开了,黑龙江疫情也蛮严重的)。只是几年前夏天匆匆地去哈尔滨待了一天和我妈妈见朋友。所以我对黑龙江省的印象就停留在各种别人拍的绝美旅游视频照片以及自己的想象中了:)有机会一定要去一次吧,许下心愿!


但除了黑龙江,东北另两省也很有魅力的!


吉林的省会城市长春,可能外地的盆友们很少了解到,(我一直怀疑是不是除了这座城市的本地人和回乡的人以外,没有外地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ಥ_ಥ)这次新冠肺炎期间这里特别安全,病例真的在全国范围内算很少的了)但其实这里也相当美,真的值得一来。长春的风格挺大气的,不管是街道还是公园,都修建的极为宽敞。动植物公园集动物园和森林公园与一体,夏夜晚饭后在其中散步极为舒适,凉风习习,拂过面颊,吹起发梢,女孩子白色的裙摆随风阵阵浮动,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间洒进……

波光粼粼的水面

遛弯的行人

白色小裙裙!

蔚蓝的天空

带着点梦幻色彩的游乐设施

我很小的时候在长春姥姥家住过一段时间。记得那时候每到傍晚都会被大人们牵着手去猴山看小猴子,然后再去坐旋转木马。从那时起,长春夏夜凉爽的风便和笑声一起留进我的记忆中了。时隔几年(差不多有十年了???)再次回来故地重游,有种寻找寻找揉进旧时光里的碎梦一样的感觉,特别美好。眼前的景色好像很熟悉,又好像带着几分陌生……


长春算是东北比较有文艺气息比较现代化的地方吧?这里有吉大,东北师大。校园里的荷花池和单双杠旁,仿佛还留有年幼时小小的我奔跑的身影。


长春的汽车厂和长春的电影厂算是长春的骄傲了。长影世纪城夏夜的彩灯也是相当梦幻。园区很大,随处可见带着小孩子来的家长和三三两两的小情侣。伊通河畔也是充满了我的回忆,夏天里的美好,可能就是简简单单地在河边吹着凉风眺望远方,品味着手中的甘甜的干核李子,沁人心脾的脆桃,酸甜多汁的茄梨,黄灯笼般的菇娘。有些美好的回忆,不知从何时开始,就早已深深地印在脑海中了。

拍出来是真的梦幻

和门票合影留念~~~

秋天的长春特别晴朗,特别明艳。艳阳之下,凛冽的北风呼呼地刮着,一边让人不禁裹紧了外套,一边让人发自内心地感受到一种飒爽的气焰。也让我这颗中二的心感受到一种莫名的江湖豪气。(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鬼)长春的秋天,有被高高卷起的金黄落叶,有小摊贩卖的火红的菇娘(北方的一种水果),有蔚蓝纯净的天空,色彩缤纷,明艳动人。

长春的夕阳

火红的菇娘

冬天的长春会下松软厚实的雪。(我今年回去的时候写过一篇关于雪的周记,所以就直接加到这里啦!下面是周记内容!突然画风劈个叉!突然文艺!)


【这个冬天的雪似乎特别多。由于去年一整年在北京都没看见一场正经的雪,所以我早早地便下定决心,今年冬天要回东北看一场潇洒的雪。但是未曾想北京今年竟也早早地飘起了雪花,还不止一场。但北京的雪再怎样下,也都是温温柔柔的小雪,很轻很薄很唯美,又好像带着些小心翼翼,还是和东北那我心中的雪不太一样。于是,我就这样在一份期盼中回到了东北。我们回去的前一天,长春下了一场大雪。刚下飞机就感受到冷冽中带着一丝湿润的清爽气息。虽然记忆中早就留有了东北雪的样子,可这一次看到,还是为之惊艳。我们去了净月潭,坐着车慢慢地绕着湖行进着,我也透过车窗静静地凝望着那偌大的湖。湖面结冰了,晶莹剔透的冰面上轻轻地盖了层雪。洁白无瑕,又带着些许静谧,好像丝绒一般。也许雪真的能让世界安静下来吧?之前在耳边呼啸的北风仿佛都已没了声音,天地间好像只剩下了眼前的这个极寒仙境和痴痴地望着它的我。美,真美,带着一丝神秘和微微的距离感,美得天然无需雕琢便已是人间仙境。车开到一处人迹罕至的松树林前停了下来,我们也从车上下来去林间散步。一棵棵墨绿的雪松排列的不是很密,在其中穿行着,雪靴在厚实的雪上踩着传来有规律的声响,让人感到莫名的安心。林海雪原,心中突然浮现出这样的一个词,字面意思特别贴切现在的景色。一缕阳光透过落雪的松枝照在白茫茫的雪地上,熠熠发光。蔚蓝的天,浓绿的松树枝,冬日的暖阳,洁白的雪花,让人不禁怀疑自己走进了童话世界。我走进了些,轻轻地捧起一把松软的雪。“呼——”一口气吹去,雪花肆意地飞舞着,每一片都像是天地间披着阳光的白色精灵。自由的雪花随风落下,我的心好像也跟着静了下来。我看得出神。“东北的雪啊,还是很值得留恋的吧?”在一旁的姥爷轻声感叹道。】

Huji 怀旧的滤镜下特别梦幻

阳光透过落雪的松枝

长春还有挺多博物馆的。很小的时候和姥爷一起去过伪满洲国纪念馆(好像是叫这个名字?)当时还太小,没有太深刻的理解。但在学完那段屈辱而令人痛心的历史后,再去回想,也有了些不一样的感受。听姥爷说长春还有什么东北民俗文化馆?也希望下次有机会去看看吧。


长春人好像挺热爱美食的,不管是什么菜系的饭馆都有,而且随便一家都意外地不错。(至少我去的是这样,我感觉好像做的不好吃的饭馆在长春很快就会倒闭哈哈哈)而且店面都不小,有时候看着很小的门面进去一看会发现,豁~里边也挺宽敞的。


长春好像年年都回,几个熟悉的地点更是年年都去,但每次回去又都好像能发现点儿新的,不一样的东西,挺令人惊讶的。一部分与记忆重叠,一部分又添入了新的震撼,这种感觉还是很奇妙的。这片黑土地,就是那值得我永远喜欢,永远令我引以为傲的故乡啊!


不要问我为什么是大段的文字和连续的图,问就是插入图片太费劲了就干脆一次性弄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懒。这篇比我想象中的要长很多诶!那剩下没说完的下一篇再说吧!啊对,还有就是我所有的图都是自己拿手机随便拍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忘了加水印了下次再说吧下次一定(狗头)

纯手敲这么老多字!!!饱含热爱!算是我给我热爱的那片黑土地的一封情书吧❤那里有森林煤矿和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那里是我永远的家乡❤

米奇奇奇

年前的一张约稿-人在东北:)

却接了张西北的图 不是巧合

而是去年十月份去西藏的时候

在这个拉萨老板开的纪念品店逛

喜欢民族首饰的我当场就买了好几款血藤自己带/送人

可能是年纪相仿 也比较合缘 留了联系方式 加我的时候就说 好喜欢你的头发(绿色)还有你的头像 (自画像)当时只是礼貌说谢谢

后来我提议 不如你选一样东西跟我的画交换吧

猜猜是什么?

年前的一张约稿-人在东北:)

却接了张西北的图 不是巧合

而是去年十月份去西藏的时候

在这个拉萨老板开的纪念品店逛

喜欢民族首饰的我当场就买了好几款血藤自己带/送人

可能是年纪相仿 也比较合缘 留了联系方式 加我的时候就说 好喜欢你的头发(绿色)还有你的头像 (自画像)当时只是礼貌说谢谢

后来我提议 不如你选一样东西跟我的画交换吧

猜猜是什么?

子虚先生

总是被虚假的标题吸引(完)【论坛体】

看tag知内容,tag的顺序是所占内容的由大到小。(可能有所偏差)

第一次写可能会错,大家见谅。

CP自己扒,大概都可以磕。

不太会放链接,只能劳烦各位手动翻前面了。


475L 爱拼才会赢

我TM的,这有什么好讲的,就是,就是金钱的魅力!

476L

好的,ヽ( ̄▽ ̄)و@阿里巴巴的爸爸快来

477L

行,就是PY交易,@阿里巴巴的爸爸来!

478L 阿里巴巴的爸爸

好了,我要讲了,楼下清空,等我发言

479L 阿里巴巴的爸爸

我们三个本来在天涯海角一边看风景,一边吃东西。结果桂哥突然出来,说要把闽带走。闽就傻不愣登的被拽起来带走了,还没走几步,...

看tag知内容,tag的顺序是所占内容的由大到小。(可能有所偏差)

第一次写可能会错,大家见谅。

CP自己扒,大概都可以磕。

不太会放链接,只能劳烦各位手动翻前面了。


475L 爱拼才会赢

我TM的,这有什么好讲的,就是,就是金钱的魅力!

476L

好的,ヽ( ̄▽ ̄)و@阿里巴巴的爸爸快来

477L

行,就是PY交易,@阿里巴巴的爸爸来!

478L 阿里巴巴的爸爸

好了,我要讲了,楼下清空,等我发言

479L 阿里巴巴的爸爸

我们三个本来在天涯海角一边看风景,一边吃东西。结果桂哥突然出来,说要把闽带走。闽就傻不愣登的被拽起来带走了,还没走几步,粤就从旁边的厨房里跑出来,捧着一堆不知名的东西过来。

这还不是重点,关键是他很快地将不知名们摆放在地上呈现一种心形,我们才看清这是煲汤。

接着,粤一把把闽拽了过来,说,这些是我的心头肉,你是我的心头好,我把它们给你,你就是我的唯一。接着,用粤语说,我好中意你啊!

480L 阿里巴巴的爸爸

在我们目瞪口呆的状态下,闽竟然娇羞的嗯了???

481L 阿里巴巴的爸爸

讲完了昂,钱别忘了。

482L 

一顿操作猛如虎,仔细一瞧猫在唬?

483L 

爱心煲汤可还行

484L

不过,竟然没有土味情话!

485L

但是,粤哥那几句确实杀伤力过大

486L

重点应该是,煲汤好喝吗?

487L 不系都吃

当然,我煮的东西,能不好吃吗?

488L爱拼才会赢

嗯嗯嗯,那是我见过的最好吃的!

489L 阿里巴巴的爸爸

啧,还是你们吵架来的好

490L

是的,支持浙哥,FFF团不认输

491L 阿里巴巴的爸爸

@不是假的散装,我准好了礼物,我马上过来,你等我!

492L 不是假的散装

好,会等你的,路上小心

493L

浙哥您就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了

494L

你们都是过来撒狗粮的

495L 东北大哥

都已经算了三天了,你们服不服!

496L 东北二弟

就算你们不服,也没有用

497L 东北三弟

对!这就是事实

498L 秦晋之好

切,明明是我们赢了!

499L 不是夕阳红之恋

不是,没有人计算分数,你们怎么知道谁赢?

500L 齐鲁不分

明明我记了啊!

501L 东北大哥

你那算吗?

502L 秦晋之好

就是!怎么就我和他平局了!

503L 东北大哥

虽然我和那个老家伙差的是多了点,但是怎么可能平局!

504L 秦晋之好

什么意思!

505L 东北大哥

就这意思,不服再来!

506L 秦晋之好

来就来,我就不信我还能输给你这个毛头小儿!

507L 

神仙打架?

508L 

各位不要再来了,小心脏承受不起

509L 

快去劝架啊,各位

510L 守护京津

不用担心,他们只是在嬉冰而已

511L

啊?那他们说的定胜负是?

512L 守护京津

不是快要冬奥了嘛,他们就去以花样滑冰的模式去比赛了

513L 

这么说来,黑龙江的赢面很大唉!

514L

秦哥那是不是没雪啊?

515L

哈?陕西好歹是秦岭淮河以北,怎么可能没有雪。

516L 

那,也就是不分胜负了,秦哥有年龄加持,而黑大哥是地理优势

517L

黑大哥是个什么东西?我,黑大帅,打钱!

518L

黑大帅:电疗警告

519L 齐鲁不分

哈哈哈哈,你们可真有意思。不过这场比赛,京弟赢了

520L

嗯?!京爷咋去凑热闹了?

521L

不是,京爷的花样滑有视频吗???求!!!

522L

同上!重金求购!

523L

我才不与你们上面同流合污,我倾家荡产,给沪哥求视频!

524L 魔都只是传授

楼上很有觉悟,来!我请你上海七日游,我包了!顺便求一下视频,爱你呦@听曲遛鸟

525L 

楼上好一个花式讨宠

526L

楼上上好一个清纯不做作的要法

527L 听曲遛鸟

你大白天没事,抽了?

528L 狗不理包子

京哥!我实名举报,我和他在国外救援,而现在是深更半夜!

529L 守护京津

津啊,你别举报了,你一举报把自己搞进去了

530L 狗不理包子

唔!救我,冀!

531L 听曲遛鸟

没人可以救你了,沪,你要是回来的时候,我没看见津,你自己知道的

532L 魔都只是传说

了解,那晚安吻?

533L 听曲遛鸟

咳,私信

534L 

咦~

535L

咦~

536L

咦~

537L 三亚琼总

救命啊!灭口了!

538L 我讨厌弟弟

闭嘴!出来!不要在这里大呼小叫

539L 三亚琼总

混蛋!我不就是把你小时候,拉着粤哥去湖里游,结果粤跟丢了,你以为他落水了,哭着找我的事嘛!

540L 我讨厌弟弟

啊啊啊!闭嘴!

541L 

桂哥心里苦,只能土拨鼠叫

542L

果然还是个弟控啊!

543L

弟控石锤吧,不会有人否认的,除了你自己

544L 滚滚和美食是真爱

你们这群孩子真好,他们一来这儿就会心情好很多

545L

我们应该的,不要夸我了,我脸红了

46L

这就是长者的魅力吗,爱了爱了!

547L

赌神警告哦

548L 滚滚和美食是真爱

疫情也差不多好转,我们也要封了这论坛了

549L

啊!不舍得唉!

550L

趁还有时间,借楼表白大家

551L

呜呜呜,真难受,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见面了。

552L 滚滚和美食是真爱

会见面的,希望这特殊的日子结束后,大家也要好好地

553L 滚滚和美食是真爱

再见

【此贴已封】


PS:哇,终于写完了,累计字数达到九千多,虽然很多是浑水的,但是这是我第一次写这么多,很开心啊。

因为学校那边开始发开学通知了,所以,之后可能不更,但是灵感来了也不一定,只能忙里偷闲了。

红小豆(点我看看吧)

姓名:狍子(东北神兽)

在哪里能大概率的见到它:东北

神奇之处:很呆很萌\(//∇//)\ 狍子一受惊吓,屁股会炸毛,绽开白屁股----雄性是肾型,雌性是心型。并且,狍子有一个特殊技能:胚胎延迟着床能力,让受精卵在体内‘’休眠‘’,最长可以保持五个月再着床发育,提高成活率。


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傻狍子可可爱爱(//∇//)看自中国国家地理

姓名:狍子(东北神兽)

在哪里能大概率的见到它:东北

神奇之处:很呆很萌\(//∇//)\ 狍子一受惊吓,屁股会炸毛,绽开白屁股----雄性是肾型,雌性是心型。并且,狍子有一个特殊技能:胚胎延迟着床能力,让受精卵在体内‘’休眠‘’,最长可以保持五个月再着床发育,提高成活率。



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傻狍子可可爱爱(//∇//)看自中国国家地理

柯谭谭谭谭

我有个小愿望.0—1

一个小脑洞,路边算卦好像是江湖骗子攻x从小就想当妈妈的古灵精怪东北受

背景是九几年东北城吧,或者算架空也行。

0.

“大宝儿啊,来,赶紧吹了蜡烛许个愿!”

小林凌眼睛亮晶晶的,戴着小生日帽,甜甜的笑容洋溢在脸上。他十指相扣放在胸前,紧紧闭上双眼,然后使劲吹向了蛋糕上的五根蜡烛。

小孩儿肺活量还不错,一下子就全吹灭了,高兴得他“嗝嗝”直乐。

林凌妈看她鼻涕泡都乐出来了,被逗得不行,“诶嘛呀,你小子许的啥愿啊,跟妈说说?”

“我想当妈妈!”林凌声音洪亮,小脸因为喊的太使劲通红“妈你看我一下全给吹灭了,肯定能实现吧!”

他妈他爸她爷他奶面部都有些扭曲。

这傻小子什么傻愿望?

“咳...

一个小脑洞,路边算卦好像是江湖骗子攻x从小就想当妈妈的古灵精怪东北受

背景是九几年东北城吧,或者算架空也行。

0.

“大宝儿啊,来,赶紧吹了蜡烛许个愿!”

小林凌眼睛亮晶晶的,戴着小生日帽,甜甜的笑容洋溢在脸上。他十指相扣放在胸前,紧紧闭上双眼,然后使劲吹向了蛋糕上的五根蜡烛。

小孩儿肺活量还不错,一下子就全吹灭了,高兴得他“嗝嗝”直乐。

林凌妈看她鼻涕泡都乐出来了,被逗得不行,“诶嘛呀,你小子许的啥愿啊,跟妈说说?”

“我想当妈妈!”林凌声音洪亮,小脸因为喊的太使劲通红“妈你看我一下全给吹灭了,肯定能实现吧!”

他妈他爸她爷他奶面部都有些扭曲。

这傻小子什么傻愿望?

“咳咳,说出来就不灵了,实现不了了……”还是他妈打破了平静。

“啊?妈,都赖你啊啊啊!”臭小子嚎啕大哭,鼻涕眼泪全混在一起。

没人搭理他。开玩笑,东北纯爷们都五岁了还得人哄?

就这样,林凌的五岁生日过得不是很开心。

1.

林凌学习好,长得还白净,小姑娘们都挺爱跟他一块玩。

“诶呀,小芳儿你这辫儿咋编的啊?这么好看。”林凌惊奇的轻轻揪住前桌女孩的小辫儿。

小芳儿骄傲的扬扬头,脸上带着点羞涩的红晕:“我妈给我辫的!”

真羡慕,我跟我妈说想留长头发辫小辫子,差点被打折腿。林凌想着,但没敢说出来,怕被笑话。

“你小子挺会泡妞啊!”马小军一手抱着篮球,一手从后拍了下林凌肩膀。

“我呸!”林凌被吓了一跳,不干了,蹦高着去打马小军。旁边小芳儿脸更红了,真羞!

放学了,林凌一边扛着书包走出初一一班,一边愤愤不平得想着马小军说他娘炮的事儿。

臭马小军,不跟你好了!

一个人蹦蹦跶跶到了天桥边。诶,有点不对,这怎么突然多了个摊子啊?

这都写的啥啊,八卦,风水,六……不认识。

再看里面坐着的人,嚯,是个挺俊的哥哥,还留着长头发,穿得好像还是白裙子!

“哥哥,你咋留长头发还穿小裙子捏?”少年还没变声,有点小奶音,眼里闪着小星星。

本来垂着眼的男人听到问话有些惊讶,抬眸看着站着和他坐着一边高的小男孩。

“我是道士,不是裙子,是道袍。”男人的声音很平静。林凌觉得他眼睛像能把人吸进去似的,像湖水一样,不起一丝波澜。

“那咋当啊?我也想留长头发……”林凌喃喃道。

男人听这话微微笑了一下,冷清的声音又说:“来,左手给我看看。”

林凌傻乎乎伸了手,看着自己的小嫩手在对方纤长的大上,男人若有所思。

“好好学习吧,将来会很好。”男人收回手。

“啊?为啥我不能当啊?”林凌很沮丧。

“唔,相逢即是缘,赠与你一物,要好好收着。”男人想了想,从袖中探出个小东西——是个带着小红穗子的石头。

“呀,真好看!真给我了?”林凌惊喜。

男人点点头,摸了摸林凌柔软的头发。

“那我先回家了啊,哥哥再见!”在这儿耗得有点久,林凌肚子都打鸣了,挥挥手跟男人告别。

应该会再见。男人有垂下眼眸。

到家了,林凌把他的奇遇跟家里人一说,大家都说他是遇见骗子了。

才不是呢!林凌攥紧了手心里的石头。


蒋云霄

良人

拨通电话后两个人都沉默了很久,王吉是倔,王黑是气。王吉家的小姑娘很忧虑地微信说杰哥跟江哥好像吵架了,可这又算哪门子吵架?连个声儿都没有。王辽在武汉和哈尔滨之间翻了个白眼,编辑信息时却改了又改删了又删,最后一句,姑娘,他们俩没事儿。

又补了一句,别担心。长春是王吉最娇宠的心头肉,她经不起吓,他也吓不得,最好经过润色再实话实说。

窗外大雪纷飞,他看得有些恍惚,沈阳轻声说,哥,又是一年。

南方人看着雪觉得新鲜,王沪也总拿这个理由进京寻人,美其名曰赏雪,不过赏的什么他心里清楚,也真是贪,有了景不够还要什么人呢,偏偏还到手了,这又衬得王黑可悯可怜,都是搞骨科的,怎么就你这么没出息。

“我又不是他...

拨通电话后两个人都沉默了很久,王吉是倔,王黑是气。王吉家的小姑娘很忧虑地微信说杰哥跟江哥好像吵架了,可这又算哪门子吵架?连个声儿都没有。王辽在武汉和哈尔滨之间翻了个白眼,编辑信息时却改了又改删了又删,最后一句,姑娘,他们俩没事儿。

又补了一句,别担心。长春是王吉最娇宠的心头肉,她经不起吓,他也吓不得,最好经过润色再实话实说。

窗外大雪纷飞,他看得有些恍惚,沈阳轻声说,哥,又是一年。

南方人看着雪觉得新鲜,王沪也总拿这个理由进京寻人,美其名曰赏雪,不过赏的什么他心里清楚,也真是贪,有了景不够还要什么人呢,偏偏还到手了,这又衬得王黑可悯可怜,都是搞骨科的,怎么就你这么没出息。

“我又不是他梦里良人。”

王辽听龙江这话轻描淡写,仿佛那数百年光阴也能这么轻描淡写过去。他撞见的亲吻,他听懂的言外之意,他记得有人使性子有人纵容,这都能轻描淡写地过去了,他说别拉,你想哭就哭出来,我不笑话你,我也不跟阿林说,你哭出来。

“我在想……要是能做个凡人。”

他看起来很累。

王辽笑得很苦。

“……你不能。”

浅淡如白山。

沈阳给他沏了杯茶,一起看天与地间白茫茫。


王辽:老子从小嗑到大的cp拆了,去他妈的。

岐夬

001 哭喪

001 哭 喪

  

  多年以后,彪子站在废弃的厂房和被掏空的矿山面前,一定会想起浪子阿豪带他去水库边上,扔酒瓶的那个遥远黄昏。

  

  终于,他回到了故乡。

  

  他手无寸铁,他满身旧伤。

  

  他忘不了远方的人,也忘不了峥嵘过往。义无反顾之后,空虚吞没了他的领口。他终于明白了那句话———“你啥也不是。”  

  

  那天,彪子收了钱,披麻戴孝,跟着他老舅去给人哭丧,不怎么巧,就礼拜三。

  

  水泥地上洒小米,彪子跪在黑土地的紫草席上,遇到了西装背头的水库浪子阿豪。

  

  阿豪充当婚礼的司仪,皮鞋油亮地从院子的泥墙里翻了出...

001 哭 喪

  

  多年以后,彪子站在废弃的厂房和被掏空的矿山面前,一定会想起浪子阿豪带他去水库边上,扔酒瓶的那个遥远黄昏。

  

  终于,他回到了故乡。

  

  他手无寸铁,他满身旧伤。

  

  他忘不了远方的人,也忘不了峥嵘过往。义无反顾之后,空虚吞没了他的领口。他终于明白了那句话———“你啥也不是。”  

  

  那天,彪子收了钱,披麻戴孝,跟着他老舅去给人哭丧,不怎么巧,就礼拜三。

  

  水泥地上洒小米,彪子跪在黑土地的紫草席上,遇到了西装背头的水库浪子阿豪。

  

  阿豪充当婚礼的司仪,皮鞋油亮地从院子的泥墙里翻了出来,说他们哭错了地。

  

  彪子跪在他老舅旁边,像聋了一样,完全不顾话事人的解释,反而继续三拜九叩,越哭越烈,哭得比他爹死的时候,还逼真。

  

  利刃般的北风,划过彪子中分的瓦片头,划过他泪眼婆娑的脸庞,也划过那些漫天飘飞的浅黄色圆形钱纸。

  

  从院子里走出来一个头发和西装上满是彩条和亮片的男人,他撒手原本搂在他怀里的,穿着雪白色山茶花婚纱的北方新娘,跑过去,一下子,拔掉了老舅吹在嘴里的唢呐,又一脚踹翻了,还在痛哭流涕的彪子。

  

  彪子窝囊的脊梁被踹塌,他老舅站起来,匆匆去扶还在地上打滚的他,拍拍他满是黄色灰尘和红色鞭炮屑的破旧皮衣夹克,和他那条皮带松垮的深色中山装直筒夏裤。

  

  那个男人皱着眉头问,“搞咩啊?”

  

  阿豪说,“老板,老板,您听我说,先别那么激动,对,别激动,这是我们这边的习俗,可能和你们那稍微有点不太一样,但都是冲喜,都是冲喜!见笑了!见笑了!”

  

  “谁冲喜是撒死人钱这么冲的!”

  

  阿豪把围着的人都劝回了酒席,说,误会,都是误会,新婚大吉!开源喜庆!

  

  阿豪等人都进去了,才指着厂房对面的黄皮子坟的那个方向说,“红白撞煞了,老铁!找你们哭丧的,肯定不是我们老板,要是,也只可能是黄大仙他姐夫,他姐夫的大儿子德贵,不知怎么了,在吃了一顿维多利亚大酒店的霸王餐之后,没钱给,就想不开,在水库边上上吊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啊!你们说,镇上谁不知道,这都能哭错,你们能不能稍微有点敬业精神啊!老铁?”

  

  老舅问,“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没听说,给钱的老哥骑着个摩托车,样子很匆忙,只在村口指了个方向,我们就来了。”

  

  彪子用袖子擦着眼泪,沉默地站着,直到被阿豪认出来,“彪子!你是彪子吗?”

  

  “豪...豪哥,是我。”

  

  “彪子,我们多少年没见了?”

  

  彪子说,“两年,三年,或者五年吧!没有太久,只不过,你离开河北师大附中之后,就再也没人陪我打过乒乓球了。”

  

  阿豪说,“也许太久了,久到,我已经记不起,上次你请我去你家吃酸菜白肉是什么时候了。”

  

  “爱上一顿酸菜,可我的家里没有白肉。豪哥!我这就到围墙外面的早市上,去给你买白肉!!外加两壶烧酒!”

  

  彪子转身离去的背影谁也叫不住。早市不远,就在围墙外面,翻个墙再在杂货店买瓶烧酒,来回五分钟的事情。

  

  老舅说,“阿豪,还是你有办法,带我们彪子,出去闯一闯吧,他跟着我这个糟老头,除了吃亏吃苦,没有前途。”

  

  阿豪说,“有前途,我也不会回来了。不过,我现在脑子里很有想法,就想大干一票!能拉上他,我当然愿意!”

  

  老舅问,“你准备做什么?”

  

  阿豪压低嗓音在老舅耳边小声讲话,就怕突然泄露一个惊天密谋般小心翼翼。

  

  老舅说,“但他不肯怎么办?”

  

  阿豪说,“放心,我会给他一个,他无法拒绝的条件。再加他一根,他无法拒绝的肉串。”

  

  彪子买肉回来之后,老舅说,酸菜白肉的事,交给我,你们年轻人,多出去走走,多说说话,晚上记得回来就行了。

  

  接着他们去了水库,去看了看那个德贵上吊的地方,死了的歪脖子树上还挂着新买的白色绳索,在北风中空空荡荡地晃动着。

  

  黄昏的时候,他们把喝空了的酒瓶,扔进了水库里,阿豪说,“我不信黄大仙他姐夫的大儿子德贵会吃霸王餐,更不信那毛崽种会干出上吊这种怂事!”

  

  彪子说,“当年你说,你要离开遼北,我也不信。可后来,你还是走了。”

  

  阿豪说,“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彪子觉得他不能在站在水库边上,因为他怕自己忍不住,想把这个人推下去。

  

  他们离开了水库,去工会外面的「野狼迪厅」和披红挂绿的剪纸模特摇了一晚上,等他们喝得烂醉如泥地扶着彼此,从那个挂着跑马灯的幽深洞口出来的时候,才看到迪厅门外,已经挂上了橙色的暴雪预警。

  

  彪子说,“要下大雪了,我真想像蛇冬眠一样,躲它一阵子。”

  

  阿豪看着从药厂下班还穿着厂服的秃了头的刘大力,咋了一下嘴,感叹道,“这年头,男人想活出个人样,太不容易。”

  

  “进了这山海关,谁比谁容易。”

  

  阿豪摸到彪子被机床厂的切割机,切掉了的手指上,摸着他早已没有了痛觉的半根肢节,然后握住了他的手,说,“彪子,带我上你家,吃酸菜白肉。”

  

  在老舅的招呼下,阿豪重温了流失多年的源自于亲缘的温暖,那晚,阿豪在彪子家住下,和彪子盖着两张叠在一起的大花棉被,同睡在一张地下生火的土炕上。

  

  夜里,彪子梦到遼北成了废土世界的锈带,梦到阿豪又一次离开了他,彪子从梦中醒来,醒来之后,只剩下无止境地渴。

  

  彪子摸着他的脸,又摸他被酒精烧干的唇瓣,还有他微微扎人的青涩胡渣。彪子俯下身试图吸取他内部的水分。

  

  阿豪很快被他弄醒了,阿豪还以为是被偷吃皇粮的老鼠给啃了嘴,手忙脚乱地乱打一阵,全打在了彪子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背心的结实的胸口上。

  

  彪子俯身看着他说,“豪哥,不如我们重头来过,这一次,我想把贞操给你。”

  

  彪子脱口而出的话语,过于生猛,吓得刚刚才醒过来的阿豪裹着被子,节节败退。

  

  彪子又扑上来,把他冰冷地手摸进温暖的被子里,寻找着他身上更温暖的地方。

  

  阿豪说,“你老舅还在隔壁屋呢!彪子,醒醒,彪子,别,彪子!你不能这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