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东北

30013浏览    3797参与
拂拉德姆

神调·十重兵

唤吾主兮请君听,

七星法台将点兵。

点胡胡离胡北口,

点黄黄离黄花山。

常蟒离兮蛇盘山,

清风鬼天离高棺。

方有四旌安四方,

又有宏帜舞空展。

宏帜有隽四字言,

四字上言胡教主,

四字下言黄先行,

阎王十二去扫北。

留余清风与鬼神,

五凤楼下中二日,

奋武显威十重兵。

首有摆手队汽同,

二有执弓放雕翎,

三有三叉揽明月,

四有棱剑放光芒,

五有虎棍打上辇,

六有节鞭扫雄英,

七有星剑斩见血,

八有鬼切带红缨。

方有七重绊马索,

拿人能将拿下马。

方有十重洪难行,

一人刀兮刀两锋,

三棱有剑剑四只,

五股叉兮六流星,

七星剑方八里弓,......

唤吾主兮请君听,

七星法台将点兵。

点胡胡离胡北口,

点黄黄离黄花山。

常蟒离兮蛇盘山,

清风鬼天离高棺。

方有四旌安四方,

又有宏帜舞空展。

宏帜有隽四字言,

四字上言胡教主,

四字下言黄先行,

阎王十二去扫北。

留余清风与鬼神,

五凤楼下中二日,

奋武显威十重兵。

首有摆手队汽同,

二有执弓放雕翎,

三有三叉揽明月,

四有棱剑放光芒,

五有虎棍打上辇,

六有节鞭扫雄英,

七有星剑斩见血,

八有鬼切带红缨。

方有七重绊马索,

拿人能将拿下马。

方有十重洪难行,

一人刀兮刀两锋,

三棱有剑剑四只,

五股叉兮六流星,

七星剑方八里弓,

九里锁欸十里笙。

十里长江锁万马,

九里草船载马灵,

八里出兮神勇将,

七星袍兮绣龙腾,

六里长枪通万马,

五凤旗中绣龙腾,

驷马登堂路边柳,

三人倚落路边松,

两有马兮彼此跳,

一有伟旌行在空。

伟旌止兮兵亦止,

伟旌动兮万军动。

伟旌方兮步难行,

盘山圣灵且知情。








有大国梦的马女士

在回辽路上看到南下的车那么多时心里就泛起一阵心酸😭又想起来南下肘春运回家的车也是那么多了

在回辽路上看到南下的车那么多时心里就泛起一阵心酸😭又想起来南下肘春运回家的车也是那么多了

拂拉德姆

神调

日落西山天兮黯,

家家户户把门关,

喜鹊乌鸦奔大树,

北鸟鸽子奔屋檐。

大路有兮车辆断,

小路断兮行路难。

十户有兮九户锁,

仅余一户门未关。

焚香鼓瑟请神来,

脚踩地来头着天,

神披道衾手执鞭。

老君炉前行一徊,

金钱得兮银币颠。

金钱可行十万里,

银钱可跑万万千。

帮兵顶房脚踏砖,

左手拿鼓右持鞭,

左手拿兮文王鼓,

右手拿兮二郎鞭。

文王鼓兮非王鼓,

鞭名鞭兮非其鞭。

唐王征东十二载,

文王余兮晃魂圈,

一兮晃地二晃天,

晃光人马不得安。

鼓兮言故不非凡,

先道故言再诠鞭。

有神匠兮择柳木,

锛兮琢兮威而圜,

八丹绒兮拴于内,......

日落西山天兮黯,

家家户户把门关,

喜鹊乌鸦奔大树,

北鸟鸽子奔屋檐。

大路有兮车辆断,

小路断兮行路难。

十户有兮九户锁,

仅余一户门未关。

焚香鼓瑟请神来,

脚踩地来头着天,

神披道衾手执鞭。

老君炉前行一徊,

金钱得兮银币颠。

金钱可行十万里,

银钱可跑万万千。

帮兵顶房脚踏砖,

左手拿鼓右持鞭,

左手拿兮文王鼓,

右手拿兮二郎鞭。

文王鼓兮非王鼓,

鞭名鞭兮非其鞭。

唐王征东十二载,

文王余兮晃魂圈,

一兮晃地二晃天,

晃光人马不得安。

鼓兮言故不非凡,

先道故言再诠鞭。

有神匠兮择柳木,

锛兮琢兮威而圜,

八丹绒兮拴于内,

拴神童兮金刚圈,

拴有乾兮坎艮震,

又有巽离等八钱。

再且言兮小鼓鞭,

一尺三兮彩飘带,

飘上一叉有余弯,

触兮锐而似针尖,

双手合兮响连天,

击一数兮颠有三,

颠三颠兮颠九颠,

晃三晃兮颠九颠,

四方旋兮六八数,

梁山英雄一百汉,

有颠数兮百余颠。

呼唤侍伙引其至,

不慌不忙要牛稳。

有麝芬兮不需扬。

臊球得肉不在褶,

芝生华兮节节高,

谷生华兮茎折腰。

茄有华兮俯首下,

玉粒开兮团缕麻。

有仙童兮影绰绰,

呼唤侍伙引其至,

言侍不当请胡黄,

三又有蟒四有长,

五又判官六阎王,

今我来兮至厅堂。

唤仙童兮言兵迎,

又有吾兮遥遥请,

九里长沙十沙亭,

长沙馆中休憩马,

靠沙亭兮歇帮兵。

仙童扫目凳二八,

虎皮衾兮上有披,

仙童落座休疲累,

仙童落座休疲累。

仙童来兮莫作闹,

亦莫言高莫声叫,

汝既来兮吾自知,

莫须生戾把脾闹。

生脾闹兮苦兵腿,

莫须生戾把脾闹。

鼓靠鼓来锣靠锣,

新迎妻兮靠公婆。

明月皎兮近椤树,

织女牛郎靠天河,

八郎探母北南和,

此番言语不须诉,

尔我今日合一辙。

有合辙来我应承,

帮兵有言对尔明,

鸿雁南行向北征。

人过留名雁留声,

人不名兮不知汝,

雁不鸣兮不知倏。

吾与圣童言话少,

但请圣童言姓名。

沈阳有兮古楼拔,

有散仙兮隐身形,

胡愣黄天细蛇神,

已矣吴灵尚有着。

马莲花开路两道,

葫芦绽华花蔓长。

吾与仙童话家常,

城兮乡兮何处住?

沈阳九曲何挂牌?

问我家来家有在,

非是无名姓稀少,

家在东京东阳河,

朝阳洞内有修炼。

派@
一下午的杰作😎😎 又添了两...

一下午的杰作😎😎


又添了两个小戒指

是时侯该整个盒了


一下午的杰作😎😎











又添了两个小戒指

是时侯该整个盒了



迷路人

 各位朋友,看看大东北的挂雪树,多么的好看,实物比照片里好看多了,可惜我拍不出来😑😑 

 各位朋友,看看大东北的挂雪树,多么的好看,实物比照片里好看多了,可惜我拍不出来😑😑 

甜小慢是个主唱

《东北巫师冬日限定魔杖》挺好用的,就是冻手……

等等好像有灵感了,不过我回去就得去上学,豫爹你在卷什么啊……更不更完全取决于我十五放不放假……

《东北巫师冬日限定魔杖》挺好用的,就是冻手……

等等好像有灵感了,不过我回去就得去上学,豫爹你在卷什么啊……更不更完全取决于我十五放不放假……

派@
冰柿子😍😍 柿子汤yyds...

冰柿子😍😍


柿子汤yyds

把奶奶家夏天种的柿子

冻起来冬天吃,嘻嘻


冰柿子😍😍










柿子汤yyds

把奶奶家夏天种的柿子

冻起来冬天吃,嘻嘻


阿D地理

  在和平年代对待一幢历史遗留建筑是保护翻新还是任由斑驳是一种选择,改变其功能还是延续其定位也是一种选择,影响这种选择的有经济能力更有社会的风向。伊斯坦布尔的圣索菲亚大教堂从东正教堂变清真寺再变为博物馆,哈尔滨版本的圣索菲亚教堂则由东正教堂变为现在的城市图片展示馆,展示方式非常简陋,建筑内饰的选择是任由斑驳。《东正教堂巡礼》

  在和平年代对待一幢历史遗留建筑是保护翻新还是任由斑驳是一种选择,改变其功能还是延续其定位也是一种选择,影响这种选择的有经济能力更有社会的风向。伊斯坦布尔的圣索菲亚大教堂从东正教堂变清真寺再变为博物馆,哈尔滨版本的圣索菲亚教堂则由东正教堂变为现在的城市图片展示馆,展示方式非常简陋,建筑内饰的选择是任由斑驳。《东正教堂巡礼》

派@

边角料比用料多😂😂


全靠滤镜撑着😅😅


边角料比用料多😂😂











全靠滤镜撑着😅😅











阿D地理

  哈尔滨圣索菲亚教堂是一座始建于1907年拜占庭风格的东正教教堂,为哈尔滨的标志性建筑。最初为沙俄东西伯利亚第四步兵师修建中东铁路时修建的一座随军教堂。1923年二次重建后成为远东地区最大的东正教堂。索菲亚教堂是俄国建筑师科亚西科夫设计,建筑平面呈希腊十字方式布置,既受拜占庭建筑风格影响,主穹顶、钟楼又有俄罗斯传统的“帐篷顶”、“洋葱头”造型。《东正教堂巡礼》

  哈尔滨圣索菲亚教堂是一座始建于1907年拜占庭风格的东正教教堂,为哈尔滨的标志性建筑。最初为沙俄东西伯利亚第四步兵师修建中东铁路时修建的一座随军教堂。1923年二次重建后成为远东地区最大的东正教堂。索菲亚教堂是俄国建筑师科亚西科夫设计,建筑平面呈希腊十字方式布置,既受拜占庭建筑风格影响,主穹顶、钟楼又有俄罗斯传统的“帐篷顶”、“洋葱头”造型。《东正教堂巡礼》

落枭.
图是6分钟摸出来的烂图 Sta...

图是6分钟摸出来的烂图


Star

  “我不行了,不行了!”黑的声音从酒吧传了出来。坐在他对面的鲁想没听到似的,继续给黑倒酒:“呐!给恁尝尝俺家的青啤!老好喝了我家青儿(青岛)做的!”黑看着那一杯青啤陷入了沉思之中

  『好想尝尝,但喝醉了二哥会嫌乎我的……』想着,黑头上仿佛屁股上有条龙尾巴(黑龙江有个“龙”字,我这么说应该没事儿吧……)不开心地低下摇了摇。

  坐在鲁身旁的辽,也就是黑的大哥。他好像看出了什么,安慰着:“你就喝吧,反正吉又不在这儿,他哪知道你醉了?”辽把那杯青啤递给黑,“实在不行,你来我们家住...

图是6分钟摸出来的烂图

      

Star

  “我不行了,不行了!”黑的声音从酒吧传了出来。坐在他对面的鲁想没听到似的,继续给黑倒酒:“呐!给恁尝尝俺家的青啤!老好喝了我家青儿(青岛)做的!”黑看着那一杯青啤陷入了沉思之中

  『好想尝尝,但喝醉了二哥会嫌乎我的……』想着,黑头上仿佛屁股上有条龙尾巴(黑龙江有个“龙”字,我这么说应该没事儿吧……)不开心地低下摇了摇。

  坐在鲁身旁的辽,也就是黑的大哥。他好像看出了什么,安慰着:“你就喝吧,反正吉又不在这儿,他哪知道你醉了?”辽把那杯青啤递给黑,“实在不行,你来我们家住一晚上。明天早上再回去跟吉说你昨天跟我们出去玩,太累了,索性就睡我们家一晚上!”辽就这样把那杯青啤给黑哄着喝下去了。

  黑透过酒瓶恍惚看到了一个黄色的身影『是二哥吗?』黑将喝了差不多的酒杯放在桌子上,眯着看那个人——就是二哥!!

  吉瞅着自己被发现了并不慌张,反而是冲黑比了个嘘的手势。

  黑见状只能敲打辽鲁两人吉来了。

  “你们好像路边的红绿灯啊——”

  “不会喝傻了吧?”【鲁】

  “可能是的。”【辽】

  黑生无可恋的看了看面前两人,而吉却摸着猫步扛着棒球棒来到两人身后,然后轻轻拍了下两人的肩膀唱到。

  “迷路的小羔羊啊——快快回家吧~我的思念,已经化成了泪水……流淌在,我的脸上~宛如一条条小溪,奔流不止——”吉的嘴脸扯到一个恐怖的角度上,“嗨,你们喝的好欢乐啊!要不要加我一个?”

  “小济(济南)叫我回去工作了,我先走了!”鲁趁三人没反应过来赶紧冲出门外。

  吉又转头看了看大哥。

  “我——”【辽】

  “你喜欢红色吗?”吉微笑着看了看辽又看了看黑,“你喜欢吗?”

东乐泡影
东北男孩转学到南方,当众公主抱校霸,气氛十分焦灼
东北男孩转学到南方,当众公主抱校霸,气氛十分焦灼
一头糖醋蒜

东北自来熟我×南方小室友她

【本文双女主,不是百合,没有肉肉,纯日常】

【由于不能发语音,所以一些东北味话我是用谐音的字来表达的,正确含义会在括号中表明】

【本文部分内容由自身经历改编】

【彩蛋内容是锅包肉、打游戏和澡堂奇遇】


某一天清晨,在我们宿舍人都呼呼大睡的时候,宿舍门“咔哒”一声被推开。

作为离门口最近的一号床位,我被这声音弄醒,揉着眼睛,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后面跟着两个巨大的行李箱。

见我起身,她愣了一下,站在原地手足无措,似乎是在思考着如何开口打招呼。

还未等她思考出结果,我已经替她解决了这尴尬的问题。

“**,来了奥。”

“来,我帮你shou(二声)拾(收拾)。”

我对天发......

【本文双女主,不是百合,没有肉肉,纯日常】

【由于不能发语音,所以一些东北味话我是用谐音的字来表达的,正确含义会在括号中表明】

【本文部分内容由自身经历改编】

【彩蛋内容是锅包肉、打游戏和澡堂奇遇】


某一天清晨,在我们宿舍人都呼呼大睡的时候,宿舍门“咔哒”一声被推开。

作为离门口最近的一号床位,我被这声音弄醒,揉着眼睛,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后面跟着两个巨大的行李箱。

见我起身,她愣了一下,站在原地手足无措,似乎是在思考着如何开口打招呼。

还未等她思考出结果,我已经替她解决了这尴尬的问题。

“**,来了奥。”

“来,我帮你shou(二声)拾(收拾)。”

我对天发誓,这两句话完全没过脑子,顺嘴就说出来了,这是我在东北生活十多年养成的习惯,见人就这么打招呼。


还没放开的时候,由于疫情原因,我们学校新生入校是分批来的。那些处于常态化防控地区的学生可以正常来校,而处在疫情高风险区的学生,只能在家里等着风险等级降低再来学校。

说起来,我的这个室友,她来自海南,结果现在却到了长春上学,直接飞越大半个中国。

每每提到这件事,我都会跟她开玩笑:“诶哟我,你这一来一回机票钱,够我坐夺(多)少趟高铁的了。”

她来自海南,而我家在辽宁,坐高铁到长春放个屁的功夫就到了。

当初开学的时候,她家好巧不巧正处在高风险地区,所以也就没及时来校。

不能及时来校,她其实也挺着急的,怕来晚了融入不进去我们,也怕不能及时适应东北这边的气候和生活方式。

我说:“没事儿,你来东北根本不用担心什么适不适应生活方式的,我保证不到半拉(半个)月,你就跟东北银(人)差不多了。”

我这样安慰她,让她耐心等一等。

一等,就是一个月。


几天前,她给我发消息,激动地跟我说她可以来学校了。

我说:“那敢情好啊,到时候你来了我们给你开欢迎会儿。”

她说谢谢,但有一件事想请我帮忙。

我说:“啥事儿你就说吧,能帮我指定(一定)帮。”

她说,虽然现在可以回学校了,但需要在学校隔离七天,所以想让我帮她买点日常用品,比如洗头膏和沐浴露什么的,她要带的东西太多了,这些小物件她带不过来,就想着直接到这边买。

我说没问题,你列个清单给我,我去帮你买。

她给我发了个谢谢的表情包。

我说谢啥,都是室友。


她来那天的头天晚上,我问她明天几点来,用不用我帮她搬行李。

她说大约七点左右她从隔离的那地方下来。

她们隔离的地方离我们宿舍楼不算远,也就几百米的样子。

我说那我七点到楼下去接你。

结果第二天,我定的七点闹钟还没响,她就推门进来了。

我问她,你咋到这么早。

她说睡不着,干脆就来了。

看着这个娇小的小女孩因为搬箱子而气喘吁吁的样子,我突然笑出了声。

没什么,就是感觉真可爱。


虽然她已经尽可能放轻手脚,但还是把宿舍里的人弄醒了。

准确来说,不是她弄醒的,更多的是我弄醒的。

我们宿舍在起床这方面出奇的团结,只要有一个人起身,剩下的人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溜全起来了。

她觉得是她弄醒了其他人,连连道歉。

其他同学纷纷摆手,表示没什么,并且都下来帮她拿东西。

没一会,东西都收拾得差不多了。

终于,我们宿舍这六个人,都到齐了。

人到齐了,按照国际惯例,应该出去吃顿好的,但是由于疫情,学校不让出校,也不让点外卖,于是寝室长就掏钱买了六杯奶茶,就当作给她接风了。

奶茶店在学校里面,在浴池边上,离宿舍不算近。网上点完单以后,我们在一块商量一会派个代表出去把奶茶拿回来。

“我去吧,”我说:“正好我要去洗个澡,洗完顺便就给糗(取)回来。”

“我也去,”她立刻收拾好了洗澡拎的小兜兜:“我今天还没洗呢。”

去的路上,我随口问道:“你们那边的人真的是天天洗澡吗?”

她点点头,一脸认真地反问:“这边不是天天洗吗?”

我有些尴尬,因为我最高纪录是三个月没洗过澡,那阵是疫情闹得最凶的时候,澡堂子都不开门,而我妈又不让我在家洗澡,说是会感冒。没办法,一拖就拖了三个月。

我至今还记得澡堂子开门那天,搓澡大姨的表情。

虽然我没量过,我估计,那一回澡洗完,我至少得轻了三四斤。

看着她一脸认真,我尴尬地笑了两声:“我们这边不兴(不流行)天天洗澡,一般一两周洗一回,要不搓澡钱花的太不合适了。”

“我之前就听过东北这边的搓澡,什么时候你带我去体验一下吧。”她雀跃道。

“行,”我爽快地答应:“保你体验过一回终身难忘。”


拿着奶茶回宿舍的路上,她突然问我:“你怎么长得这么高啊?”

“嗯?”我疑惑:“高么?我这个头,也就中不溜(中等)吧。”

我说的是实话,虽然我身高大约有168,但是从小到大从来也没人夸我高,所以我也不认为我很高。

她用手比了比:“你比我高了这么多呢。”

害,那要跟她比,我确实挺高的。

我差不多已经快一米七了,她还不到一米六,站在我身边,我一抬手就能揽上她肩膀。加上我骨架比较大,我俩站一块,衬得我像个双开门大冰箱。

“我也想长成大高个。”她有些沮丧。

“诶呀没sir(事)儿啊,要夺(多)高是高啊,长那么高嘎哈(干啥),找信号啊?你这个头要长更好,不长了也行,夺(多)可爱啊。”我真心实意地说了这样一大堆话。

她噗呲一声乐了,拿一双大杏眼盯着我,给我瞅毛愣(大致意思是手足无措)了。

“你瞅啥。”这话一出,我感觉味不对。

“没什么,”她乐出声:“就是感觉,你说话真好玩。”

呃呃呃……我一下子有点宕机。

就当,她是在夸我吧……


网上都说,要区分北方人和南方人,只需要一场雪。

见到雪开心得不得了的多半是南方人,而北方孩子对于雪都已经见怪不怪了,甚至可能还有点烦。

我其实就有点讨厌下雪,每次下完雪,为了能赶快让雪融化,路面上都会撒盐(那玩意其实也不是盐,但我们这边都这么叫),整的黑乎乎埋了吧汰的,一踩一脚泥。

可她作为海南的孩子,对下雪充满了期待。据她描述,她家那边从来就没见到过树叶掉光的时候。

我说那你可来对地方了,等到下雪的时候,道两边光秃秃的全是树杈子(树叶掉光的树)。

听了我这番话,她更加期待下雪了。


终于,这一天到来了。

她拉着我下楼去,掏出手机咔咔一顿拍,估计是要发朋友圈。

“能打雪仗吗?”她期待地问。

“你确定要跟我打?”我嘴角挂着坏笑,问道。

她认真地点了点头。

一段时间后。

“打雪仗真好玩。”她小脸冻得红扑扑的,脸上却挂着璀璨的笑容:“你以前经常打雪仗吗?”

我点点头:“小学和初中的时候经常打,上高中以后光顾着卷了,也就没怎么再打过了。”

“真羡慕你。”她喟叹了一声。

“咱俩这都不算啥,充其量也就算个文打。”我说道:“打雪仗这玩意儿得人多了好玩,俩人没意思。”

“人多了,团雪球团得过来吗?”她很认真地问。

“团雪球?团啥雪球?”我哈哈笑了一声:“要是说真刀真枪地打雪仗,谁有空团雪球,那都直接搂(捧)起一把就往脖梗子(脖子)里头灌,要不就拿大铁锹扬,或者几个人合伙给一个人埋雪堆里。”

她一脸震惊:“真的假的?这么吓人。”

“骗你干啥。”我笑了一下,然后一脸神秘地道:“听说过,沈阳格勒保卫战吗?”

她一脸呆萌。

当天晚上,我路过她床位,无意间看到她的电脑屏幕。

她正在b站上看东北孩子打雪仗的视频,看得津津有味。


雪后某一天周末,她拎着小澡筐要出去,被我拦了下来。

“你这穿太少了,这不行啊。”我看着她就穿了一件毛衣就要往外跑,连忙把她拦了下来。

“我里面穿衬衣了。”她翻出里面的衬衣袖子给我看。

“诶呀这小衬衣精薄(就是薄的意思)的,啥也不顶啊。”我说道:“下雪不冷化雪冷啊,这正是冷时候,可得多穿点。”

这一刻,我突然想起我的姥姥。

这番话,我听她从我小一直说到我大。如今竟然也有我对别人说这番话的时候。

她嘻嘻笑着穿上羽绒服,我才放她离开。

不为别的,当时正是疫情封校时期,她要是感冒发烧了,学校不得给我们一个楼的人都拉走隔离啊。

为了她的健康和我们整栋楼的人的心情考虑,我像个老太太一样硬是把羽绒服套到她身上。

她走以后,我在心里反省,是不是管得太宽了,或许她来自南方,不习惯穿那么厚的衣服,刚刚我那么磨叽,会不会引起她的反感。

不过还好,她回来后,第一句话就是“谢谢你奥,外边真老冷了。”

我眨眨眼,半晌,吐出一句话。

“你说话,怎么也这味儿了。”


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学会的,或许是成天跟我待在一块自然而然受到了我的影响。总之,当我意识到她说话变味了的时候,她的东北味已经腌得很入味了。以至于她给家里人打电话的时候,都经常被她家里人吐槽:“这还不到一个学期,你说话怎么也这样了。”

她哈哈一笑:“东北的同学太有意思了,我不知不觉就会了。”

我默默缩了缩脖子,突然想到当时她没来的时候我跟她说的那句话。

“我保证不到半拉(半个)月,你就跟东北银(人)差不多了。”

言出必随。


Anyway,这就是我和我南方小室友的相处日常。

派@
卧月明雪厚 故人知我心 有好几...

卧月明雪厚

故人知我心


有好几天晚上没出来啦🙃🙃


卧月明雪厚

故人知我心











有好几天晚上没出来啦🙃🙃




东乐泡影
东北人转学到台湾,惹上学校老大,爆笑决斗现场
东北人转学到台湾,惹上学校老大,爆笑决斗现场
是霏不会飞

  深秋的叶早已斑驳不清,我是北国雪白大地下的泥泞。

  深秋的叶早已斑驳不清,我是北国雪白大地下的泥泞。

等熙华回家的头花

突然发现,山东方言就是河北东北天津北京方言的结合体🌚

突然发现,山东方言就是河北东北天津北京方言的结合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