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东敏

5746浏览    29参与
星雾

[图片]

2022/8/12 西安

2022/8/12 西安

一颗菠萝罢了

约稿(禁一切使用)|神图...太好看了😭😭😭😭😭😭

画师是 李屈兰 妈咪😭😭

约稿(禁一切使用)|神图...太好看了😭😭😭😭😭😭

画师是 李屈兰 妈咪😭😭

一颗菠萝罢了
代餐...画的照片...(爬走...

代餐...画的照片...(爬走)

代餐...画的照片...(爬走)

mon

kazu日记

  对于小时候的记忆有点模糊了,不记得自己怎么来的,主人是谁。只依稀记得和哥哥一起被装进一个笼子里扔到路边,也记得吃了点路人施舍的东西后拉肚子拉个不停,没多久,我“妈妈”就把我带回家了。

  妈妈把我和哥哥带到了了一个四口之家,我有爸爸妈妈,一个亲哥哥一个继姐继哥,记得哥哥被人带走那天,妈妈哭的很伤心。听妈妈说,小时候我身体不好,刚带回家时过了好一会我才恢复健康,也是正因为如此,妈妈把我留在了家里。妈妈跟我说,哥哥姐姐和我不一样,它们是狗,我是猫,它们年纪很大,而我才一个多月。但我不是最小的,最小的孩子在妈妈肚子里,我那时还没明白,只是看哥哥爬在妈妈身...

  对于小时候的记忆有点模糊了,不记得自己怎么来的,主人是谁。只依稀记得和哥哥一起被装进一个笼子里扔到路边,也记得吃了点路人施舍的东西后拉肚子拉个不停,没多久,我“妈妈”就把我带回家了。

  妈妈把我和哥哥带到了了一个四口之家,我有爸爸妈妈,一个亲哥哥一个继姐继哥,记得哥哥被人带走那天,妈妈哭的很伤心。听妈妈说,小时候我身体不好,刚带回家时过了好一会我才恢复健康,也是正因为如此,妈妈把我留在了家里。妈妈跟我说,哥哥姐姐和我不一样,它们是狗,我是猫,它们年纪很大,而我才一个多月。但我不是最小的,最小的孩子在妈妈肚子里,我那时还没明白,只是看哥哥爬在妈妈身上时会小心翼翼地避开妈妈隆起的肚子,妈妈说,我们会有一个妹妹。我没有见过那个妹妹,只记得那时候爸爸妈妈天天都在为迎接妹妹做准备,家里新添了妹妹的浴盘、妹妹的书,爸爸妈妈会讨论妹妹的名字要叫什么,我也很好奇妹妹会是什么样的,爸爸说会像妈妈一样漂亮,妈妈说会像爸爸一样天真,我只希望她会像我一样健康,这样她就能一直陪我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妹妹不见了,妈妈的肚子也不凸了,家里妹妹的东西耶一件件不见了,再也没有人讨论妹妹,我有问过妈妈,但她从来没回答我。

  姐姐在我印象中一直身体不好,所以也不多活动,而哥哥就不一样,虽然他年纪也不小,但非常活泼,可以和我一比。但他太不乖了,爸爸妈妈不在,他就会搞破坏,所以爸爸妈妈去哪都带着他,或者就被送到别的地方,但是哥哥对我很好,我怎么欺负他都没事。妈妈刚把我带回家时我很怕爸爸,他总是一副特别严肃的样子,还经常和妈妈吵架,但对孩子又很宽容,哥哥不乖的时候也只是妈妈在骂它,可即便如此,我们也是更爱妈妈,特别是我,妈妈去哪我都跟着,除了出门,我一点都不喜欢出门。

  妈妈后来还开了个小朋友乐园,把我和哥哥姐姐都带去那里,那里还有其他小朋友,我在那里看到别的和我一样的小朋友,还有一个和妈妈关系很好的阿姨。妈妈和阿姨在那里照顾所有的小朋友,给我们洗澡、喂食,也不太管我们,随便我们怎么玩。可惜乐园没开多久就关了,妈妈又把我们关在家里。

  我记得我1岁那年,爸爸妈妈开始变得特别忙,经常出门,好不容易在家又一直吵架,妈妈每次吵完架就躲在房里,直到我去找她,她抱着我,就会不难过了。

  姐姐在那一年就离开了我们,我没能看到姐姐怎么离开的,只记得爸爸妈妈把姐姐带去医院后,姐姐就再也没回来,我问过妈妈,妈妈说姐姐去了天堂,我不知道天堂是什么,只希望在那里姐姐是健健康康的,活蹦乱跳的。

  也是那一年,爸爸妈妈分开了,妈妈带着我和哥哥去了别的地方住,我不知道为什么爸爸妈妈会分开,但爸爸也会时不时来看看妈妈,看看我们,像以前一样,做饭给妈妈吃,也会在我们这住几天,但他们再也没吵架,妈妈好像比以前更开心了。

  后来,哥哥的身体越来越不好,我3岁那年,哥哥也离开了,妈妈说,哥哥去找姐姐了。我有点生气,哥哥不是很喜欢我,很喜欢爸爸妈妈吗?怎么也离开了呢?但我更生气的是爸爸来这也越来越少,也很少会在这住,甚至我生日他都不来,所以他但凡来了我都没给他好脸色看。

  妈妈说我太能吃了,太胖了,会对身体不好。我没觉得我胖,至少,爸爸的肚子比我大多了妈妈也没让他减肥。我快4岁的时候,妈妈就一直呆在家几乎不出门,我很开心妈妈可以一直在家陪我。但有一天晚上,妈妈突然醒来,她表情好像很痛苦,一直捂着胸口。我叫她,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我很害怕,又什么都做不了只是一直叫。没多久,爸爸也来了,就把妈妈送去了医院。直到第二天他们才回来,妈妈看起来好了很多,爸爸接连几天都在这住,给妈妈做饭,叮嘱妈妈吃药,和以前妈妈生病的时候一样照顾着妈妈。

  我今年5岁了,不知道是爸爸是想我了还是想妈妈了,来的比以前多多了,住的也多了,虽然这两年妈妈也经常不在家,但在家的时候,爸爸也基本都在。他们好像和以前一样,从来没分开过,又好像和以前不一样,因为他们不吵架了。现在家里就我一个小朋友,妈妈陪我也没以前对了,好希望家里能再多一个小朋友,一个像妈妈那样漂亮聪明,又像爸爸的小朋友,我不想当家里最小的,我想像以前哥哥那样爱我一样爱那个小朋友。

sousikt

末日梦

等到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了之后,华东发现他已经紧紧把刘敏压在身下。四周的建筑全部倒塌,像昆汀电影里失去知觉的肢体,以一种残忍的姿态掉落。他看见舞台的铁架像细沙一样粉碎了漏下,台下如山海般的人群,连尖叫都来不及就失去了呼喊的能力,呈现一种暗哑求救的绝望面孔。他听见了海啸的声音,他知道他们都要死在这里。


父母。黄锦。女友。还有一些他看重的朋友。在他把刘敏压在身下的同时,意味着他们会消失,甚至死亡。灾难来临时如果只能救一个人,他的身体比他先做出反应。


条件反射比自己要诚实。华东心想。


刘敏一动不动躺在她身下,华东记忆中这样的场景曾经出现过。...


等到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了之后,华东发现他已经紧紧把刘敏压在身下。四周的建筑全部倒塌,像昆汀电影里失去知觉的肢体,以一种残忍的姿态掉落。他看见舞台的铁架像细沙一样粉碎了漏下,台下如山海般的人群,连尖叫都来不及就失去了呼喊的能力,呈现一种暗哑求救的绝望面孔。他听见了海啸的声音,他知道他们都要死在这里。

 

父母。黄锦。女友。还有一些他看重的朋友。在他把刘敏压在身下的同时,意味着他们会消失,甚至死亡。灾难来临时如果只能救一个人,他的身体比他先做出反应。

 

条件反射比自己要诚实。华东心想。

 

刘敏一动不动躺在她身下,华东记忆中这样的场景曾经出现过。

 

在她跟他离婚的前一天晚上,华东在刘敏睡着后,侧身从后面紧紧抱住她。他不为人知的绝望与孤注一掷在那一刻达到顶峰,眼泪就这样滴落下来,狠狠砸在刘敏的发间与脖颈上。不是因为悲伤,而是因为恐惧。这是动物的本能,在灾难来临前先一步感到害怕,他的眼泪预知到了。

 

华东不知道刘敏有没有醒,他觉得自己动静挺大的,但刘敏一直不动不动,让他感觉好不真实,于是他又抱她更紧一点。他在用他从未有过的、最脆弱的方式向她道歉,只不过她可能永远不会知道,他也曾经用眼泪向她下跪。

 

他不知道的是,在另一边,刘敏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她的眼泪像支流一样舔舐她的面颊,它们并不激烈,却从来没有停止过。

 

太晚了。

 

华东不清楚过了多久,等到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他和刘敏仍然一动不动,好像谁先开口,谁就率先把双方拉回现实,拉回他们缠绵又支离的感情,拉回顷刻消失的一切。直到海水漫上舞台,没过华东的背、刘敏的腿,并且保持匀速一点一点往上爬,他们才在冰冷的海水中找回他们引以为傲的理智,挣扎着站了起来。眼前的景象诡异又荒谬,华东怀疑他看过的某部现代或后现代小说的某个场景被生硬地搬了过来。不是他去到那个场面,而是那个场面自己过来。他侧过头看到刘敏异艳的侧脸,猜想她又在用她那一套左脑右脑的理论打架。刘敏感知到他的目光,回望过来,有一种只有他们能懂的方式询问、安慰。华东发现他刚才拉刘敏的手一直没有松开,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牵着手站在一片快要成为海的陆地上。

 

海水仍在不停上涌,从脚踝到膝盖到腰。日光越来越亮,近乎透明的白洒在他们身上,圣洁得不可思议,让人错觉是新婚夫妇在神父面前宣誓。

 

于是他们就这样站着,等海水一点一点没过肩头。

 

 

 

华东从梦中醒来,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平复自己的情绪。转身去够放在床头的手机,荧幕的光在黑暗中刺得他眼睛疼。凌晨四点半,他拉开缠在自己腰上的手臂下床,到卫生间用冷水洗脸。他想抬头看看自己的脸,才反应过来家里已经不装镜子了,因为他砸坏过三块。

 

刘敏在凌晨四点半被疼醒,感到自己的肺像火一样在燃烧,扼住她的呼吸道。她闭上眼回忆最近的活动轨迹,从卧室到客厅,再从客厅到卧室,想不出自己染病的途径。她打开手机想找个人陪自己去医院,任何人都可以,最终还是关上了屏幕。闭上眼,打算等到再次醒来时再独自去医院接受死神的审判。

 

哪怕在最恨他的时候,她也没有停止过爱他。


mon

决赛晚

(决赛录制完华东开车送刘敏回家的路上)

敏:所以今晚你真的没什么想和我说吗

东:(犹豫了几秒)说实话,同意和你离婚是我这辈子唯一后悔做的事

敏:(笑了一生)不会是因为最近和女朋友闹别扭了吧

东:我跟你说过我不会和她长久的吧,而且不瞒你说,我身边不止她一个女生要和我在一起

敏:你爱跟谁跟谁,我管不了

东:跟你呢

(刘敏猛地转头看着华东)

东:我能碰到你是我运气好,但我不可能还能找到一个三观审美灵魂高度契合的人,我们真的不能再试试吗

敏:离婚前我们试过了很多次,你知道最后还会是你忍不住又来跟我吵架

东:离婚到现在我们没吵过不是吗

敏:那是因为离婚了

(两人沉默了几分钟)...

(决赛录制完华东开车送刘敏回家的路上)

敏:所以今晚你真的没什么想和我说吗

东:(犹豫了几秒)说实话,同意和你离婚是我这辈子唯一后悔做的事

敏:(笑了一生)不会是因为最近和女朋友闹别扭了吧

东:我跟你说过我不会和她长久的吧,而且不瞒你说,我身边不止她一个女生要和我在一起

敏:你爱跟谁跟谁,我管不了

东:跟你呢

(刘敏猛地转头看着华东)

东:我能碰到你是我运气好,但我不可能还能找到一个三观审美灵魂高度契合的人,我们真的不能再试试吗

敏:离婚前我们试过了很多次,你知道最后还会是你忍不住又来跟我吵架

东:离婚到现在我们没吵过不是吗

敏:那是因为离婚了

(两人沉默了几分钟)

东:前几天我妈还跟我说呢,我们经历了那么多,还不容易现在日子好过一点,怎么就不能有福同享呢

敏:我和你离婚的第二个原因就是你生活上把你妈的观点看得太重,你应该有你自己的想法

东:所以你问我今晚有没有什么想和你说是什么意思

敏:到家了

(车子停在了刘敏家楼下,刘敏想开车门发现华东把车门锁了)

敏:你干嘛

东:把话说清楚再走

敏:你还能把我锁一晚上不成

东:你真不打算说

敏:还有什么好说

(华东突然把身体侧过来,一手捧着刘敏的脸吻了过去,一手脱开刘敏的外套,刘敏急忙推开华东,两人注视几秒后,刘敏主动吻了上去。许久)

东:我们上一次车震还是刚买车把车开回家的时候吧

敏:我们现在这样算什么

东:只要你愿意,我明天就和你去复婚

敏:我没说过会再和你一起,你女朋友那边怎么处理

东: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敏:真那么不在意她?

(华东拿起手机就给女朋友打电话)

东:喂,跟你说一声,我刚和刘敏睡了,没错,我一直都还爱她,要不我们分手吧

(没等女朋友反应过来华东就挂了电话,然后故意给刘敏看他亲自把女朋友所有联系和图片从手机里删除)

东:之前聊过的女生她早就让我删了,以后除了你不会有别人

敏:我没说要和你在一起

东:反正你也跑不掉了

(华东打开车锁,和刘敏一起走上了她家,一夜未归)

 

mon

nothing happened

  短短几天的改编、排练,没让刘敏来得及思考歌曲本身的意义。这是他们三人都喜欢的歌,选歌时候也几乎没做第二选择,她知道以他们的实力,要做好并不难。表演当天投入点感情就行了,刘敏心想。

  表演现场,当顶光笼罩着刘敏华东的那一刹那,往事一幕幕涌现出来。但当她放下贝斯,握着眼前的话筒,这十几年的点点滴滴,他们刚相恋时一起吃冰淇淋的时候,他们争吵着要分开的时候,被迫天天带着嘎玛一起去排练室的时候…酸甜苦辣,是缘分让他们相聚,也是缘分让他们相离。还是没能走到最后,即便不久前才许诺着永远,也还是选择分开。她记得她提出离婚的那一天,一直以来,无论争吵再怎么让她崩溃...

  短短几天的改编、排练,没让刘敏来得及思考歌曲本身的意义。这是他们三人都喜欢的歌,选歌时候也几乎没做第二选择,她知道以他们的实力,要做好并不难。表演当天投入点感情就行了,刘敏心想。

  表演现场,当顶光笼罩着刘敏华东的那一刹那,往事一幕幕涌现出来。但当她放下贝斯,握着眼前的话筒,这十几年的点点滴滴,他们刚相恋时一起吃冰淇淋的时候,他们争吵着要分开的时候,被迫天天带着嘎玛一起去排练室的时候…酸甜苦辣,是缘分让他们相聚,也是缘分让他们相离。还是没能走到最后,即便不久前才许诺着永远,也还是选择分开。她记得她提出离婚的那一天,一直以来,无论争吵再怎么让她崩溃,她也还是死咬着不说,这个她爱了半辈子的男人,她总觉得能有什么办法让两人和平相处。但那一次,她再也受不了了,两人失去理智地像每一对夫妻那样数尽所有过失,所有气话傻话不经思考地脱口而出,华东说完就后悔了,但也还是倔强的不做任何道歉。刘敏放弃了最后的控制,“既然过不下去了,那就离婚吧。”她没有真的想离婚,几个月前还在兴奋地和dm一起在欧洲巡演,她还记得晚上车停在路边他们一起躺在地上看星星仿佛置身宇宙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们还在想着什么时候再要个孩子。可直到两人倔着脾气直到离婚证明发了下来才意识到好像真的结束了。歌曲到了末尾,刘敏心痛地皱了一下眉头,还好,还能控制住不让眼泪流下来。但她睁开眼的瞬间就对上了把这一切尽收眼底的华东,华东也在控制。

  直到演唱结束三人走上前接受点评刘敏也还没完全缓过来,她不知道华东到底还在不在意,他前进得很快,有了新的感情,那他刚刚的眼神又算什么?从决定离婚到无法挽回,刘敏需要的,只是他的一个拥抱,她狠心地带走了他们的孩子,却也想过以嘎玛为借口来探测他的关心。只是没想到,他放下得那么快,快到直到嘎玛去世,他也没给她一个拥抱。想到这,她也狠下心肠装不在意。

  节目录制结束了,华东和之前一样开车送刘敏回家,熟练地帮刘敏把乐器拿上刘敏家,一进门kazu就冲过来叫唤,华东开心地抱着kazu亲昵,突然问道:“今天唱歌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刘敏愣了一下,不想说实话,也没想好怎么骗他,“你还是这样,每次想说谎眼神就开始空了。”华东笑道。“其实想想,我们这婚离得也挺突然的,这么久也没商量过不是。”“还商量什么,我说过多少次我不喜欢吵架,现在也一样,如果你是想找我吵架的话我觉得今晚挺晚了你再不回家你女朋友就该找上门了。”刘敏冷冷地说。“我没想吵架,你如果以为我是不知道你不喜欢吵架的话你大可想想离婚之后我有没有再和你吵过。”刘敏不发一语,“我只是觉得我们还是挺可惜的,你当时也够狠的,今天说完离婚转天就跑民政局了,给我反应的时间都没有。”“那还不是因为你跟我说离婚随我便吗。”“那你也信?”“那你当天晚上也没找我说清楚,第二天也没拦着我跑民政局啊。算了,我不想吵。过去了,你还是回家去陪你女朋友吧,我还要陪kazu睡觉。”刘敏转天就想进卧室,华东却突然冲上来抱着刘敏,“对不起。”刘敏等到了这个迟到太久的拥抱终于没忍住,眼泪顺着脸颊掉在华东肩上。她急忙擦了一下,推开华东,说:“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我俩明显不适合一起生活,现在这样就挺好。”这时,华东手机响了,华东看了眼来电显示看了眼刘敏就转身去阳台接电话。“喂,我刚送刘敏回家呢,马上就回去,我没在干什么,你要是累了就先睡吧,不用老打电话查我。有什么我自己会跟你说的。”华东挂了电话还想跟刘敏说些什么,刘敏却头也不回地抱着kazu走向卧室锁上门。大概是一点希望都没了吧,华东心想,便也默默离开。

   刘敏在卧室窗台看着华东上了车开走,他没回头,他们什么都没发生。刘敏打开手机备忘录,写下:when I sing the old song with you, nothing happened “

King酱酱

重塑雕像的权利之重塑东敏的权利

重塑雕像的权利之重塑东敏的权利

mon

move on

  不停地确定自己会move on,为了这个确定,刘敏不断地在控制自己不该有的情绪。在那个自以为拥有了很久,并且即便割舍了最为亲密的关系但又某种程度上永远会是自己的的那个男人选择了成为了别人的人,又在他回过头想重新牵自己手而又毫不犹豫地推开了的时候,刘敏产生了极为矛盾的思绪。既然不爱了,就不要在一起。这是她的理念。可又如何确定还爱不爱?20年的相处,使得两人拥有着旁人难以企及的默契和高度契合的灵魂,这当然不是爱,年轻时的奋不顾身是爱,柴米油盐嘘寒问暖难道就不是了吗?就因为在某段时间当所有不幸的事情爆发又控制不了情绪所产生的一系列毫无意义的争吵以及情绪指导下的幼稚行...

  不停地确定自己会move on,为了这个确定,刘敏不断地在控制自己不该有的情绪。在那个自以为拥有了很久,并且即便割舍了最为亲密的关系但又某种程度上永远会是自己的的那个男人选择了成为了别人的人,又在他回过头想重新牵自己手而又毫不犹豫地推开了的时候,刘敏产生了极为矛盾的思绪。既然不爱了,就不要在一起。这是她的理念。可又如何确定还爱不爱?20年的相处,使得两人拥有着旁人难以企及的默契和高度契合的灵魂,这当然不是爱,年轻时的奋不顾身是爱,柴米油盐嘘寒问暖难道就不是了吗?就因为在某段时间当所有不幸的事情爆发又控制不了情绪所产生的一系列毫无意义的争吵以及情绪指导下的幼稚行为就能将爱意抹去吗?感情不应该是纯洁的吗?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沾染?脑子里时不时蹦出来的对过去种种的怀念,又在极度理性控制下被压抑,刘敏自己用左右脑的博弈来解释。到底是简单的情绪罢了,人都有感情。

  自以为时间能带去一切,或许是倔强,或许是成长,刘敏选择了与那一切进行割舍。就在彻底搬离那个家时,她给自己起了个新的名字—lumi。为了确定真的放下,她开始学会用语言来记录脑子里的各种情绪,也记录了一些天马行空的想象,写下来就能发泄出来,然后就可以把不该有的封锁起来了吧,刘敏心想。

  人就是人,感情终究是压抑不了的。在那个女人向全世界宣告主权,又在她强调刘敏和华东的“工作关系”时,刘敏都会恼火,但兴许华东真的没有放下,他总会在事发当下首选照顾刘敏的感受,刘敏对此没有任何评价。既然不爱了,就不要在一起。

  为了确定放下,刘敏开始和不同的男人约会,他们多少都有着刘敏喜欢的特质,有的帅气,有的贴心,有的十分幽默,这些都是华东没有的,可缘分就是缘分,刘敏始终没能遇到一个能像华东一样让她倾心的人。无所谓了吧,男人也不是什么必要的东西。

  华东分手了,刘敏克制着不该有的庆幸,但又对接下来各种出乎意料的对华东的指责感到震惊。他怎么这样了啊?以朋友身份,她知道这是他的私事,她无权管辖。但又按耐不住好奇,她找到同样好奇的黄锦,让他去套华东。“抱歉,华东真的有出轨。”黄锦向刘敏报告。“知道了。不过抱歉的对象不应该是我。”刘敏冷静地回复。控制不住失望,刘敏将旧微博清空,想着,连回忆都不留就不会心痛了吧。

  排练过后,她还是忍不住找到华东询问,“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变成这样了,大概是在失去你之后,一切都无所谓了吧。”华东吸了口烟继续说,“你不喜欢是吗?为了你我可以改。” “不用,你想干嘛干嘛,这不是我能管的。”刘敏下意识地回答。华东追问:“那我们到底算什么关系?”“我不想定义,就让它有无限的可能吧。”“可能性包括爱情吗?”“包括,但不一定为真。”“你愿意检验一下吗?”

  衣物撒落在地上,两人相拥着抽烟,“那你的答案是什么?”华东问,“我不知道。”刘敏吸了几口烟回答。

  没多久,这消息已经传的人尽皆知,刘敏并不在乎,这和她无关。分开以来,已经2年多了,刘敏一直在控制,也在试图面对控制本身,她也不知道,克制有没有意义,人真的要move on 吗?她没有彻底关闭兜兜转转又在一起的可能,但即便那样,那也不再是以前的刘敏,那时会更好吗?没人知道。

  他们像朋友,像家人,像情侣但又不牵扯任何身份认可,确实无法定义,有爱情的成分吗?还是有的吧,一生所爱那种吧,相爱却不接近。

mon

破裂

  脑里乖乖离去的场景还那么清晰,它最后的呢喃,最后的深情凝望,一分一秒刘敏都忘不了,而转眼间,嘎玛也要不行了,她没法保持绝对的理性,华东之前的错误坚持加大了嘎玛的健康危险是事实,这几年的婚姻生活两人的争吵已经日渐频繁,而在对嘎玛这方面上,刘敏本就对华东的态度颇有言辞,在兽医告知他们嘎玛身体情况并不乐观之后,刘敏的情绪又上来了,“都是因为你非要坚持不给嘎玛绝育,早就跟你说那不对,别把你自己想生孩子的想法强加给嘎玛,你看看现在。”“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我只是觉得让它绝育对它太残忍,它也是我的儿子,我也很爱它,事已至此我和你一样伤心,至于生孩子,刚结婚你也想生的,是我们一致认...

  脑里乖乖离去的场景还那么清晰,它最后的呢喃,最后的深情凝望,一分一秒刘敏都忘不了,而转眼间,嘎玛也要不行了,她没法保持绝对的理性,华东之前的错误坚持加大了嘎玛的健康危险是事实,这几年的婚姻生活两人的争吵已经日渐频繁,而在对嘎玛这方面上,刘敏本就对华东的态度颇有言辞,在兽医告知他们嘎玛身体情况并不乐观之后,刘敏的情绪又上来了,“都是因为你非要坚持不给嘎玛绝育,早就跟你说那不对,别把你自己想生孩子的想法强加给嘎玛,你看看现在。”“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我只是觉得让它绝育对它太残忍,它也是我的儿子,我也很爱它,事已至此我和你一样伤心,至于生孩子,刚结婚你也想生的,是我们一致认为当时的经济情况不合适,所以你现在是不想生了吗?”华东这一番言论将矛头指向了生育问题,刘敏愣了一下,说了句气话:“爱生不生。”

  从宠物医院回家的路上,两人一言不发,刘敏抱着刚做完手术的嘎玛坐在车后排静静思考,她哪是不想生,之前因为太穷没照顾好乖乖有了心理阴影,当然不敢在经济条件不充分的情况下去照顾小朋友,这些年,双方家庭和朋友都有在催,两人年纪不小了是事实,但工作又不断地再向好的方向发展,虽然华东期间也有过几次表达想生孩子的想法,但随之而来的增大的工作量都让两人把生孩子这件事放在一边。或许是时候考虑一下了,刘敏暗自心想。

  回到家,照顾好嘎玛,华东愧疚地对刘敏说:“对不起,嘎玛现在这样我的责任很大,但我真的也很爱他,无论接下来什么情况,我们都一起携手面对好吗?至于生孩子,如果你不想生就不生了,我们这工作经常出差,好像也不太适合生孩子不是?”“嘎玛年纪大了也是事实,我没有很怪你,但我想当妈妈,想和你一起养育一个孩子,我想我们能协调好的对吧?”说完,刘敏冲着华东笑了一下,华东欣喜地抱着刘敏,亲了一下刘敏的额头,“好,我们要一个孩子。”

(被屏蔽了)

  结束后,刘敏习惯性地伸手去拿烟,华东制止了她,“吸烟对小宝宝可不好”,便抓着刘敏的手往自己身下方。又是一夜颠鸾倒凤,两人最终都累的不行地倒下床上,华东抱着刘敏,说:“我想生个女儿,像你一样美。”“不都说女儿会像爸爸吗?长得像你怎么办啊?”刘敏戏言,“长得像谁我都喜欢,女儿儿子我都喜欢,但如果是儿子我可能就不会对他很亲昵,女儿就可以,还是女儿好。”两人抱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幻想甜蜜地进入梦乡。

  多次努力下,刘敏惊讶地发现自己身体里有了一个新的小生命,华东开心地一边天天换着花样地给刘敏做好吃的,一边向刘敏述说着对孩子未来的打算,“等孩子出生后,我们把你妈接过来一起帮忙,然后靠着我爸妈的关系让孩子将来也去南外上学,学德语去。”“那要是孩子长大也想做音乐呢?”刘敏笑着问道,华东思考了一下,说:“那还是要打断他的腿,毕竟我俩这叛逆的基因,孩子将来指不定要玩什么hippop。”话音刚落,两人同步地哈哈大笑起来。

  刘敏的肚子日渐隆起,已经三个月了,两人开心地将这隐瞒许久的消息告诉了身边的亲朋好友,铺天盖地的祝福和问候让华东刘敏一下子没适应过来,刘敏开始学习孩子的养育之道,拖朋友帮忙,又得知孩子是个女孩,华东高兴地买了一大堆女孩子的衣服、玩具、还亲手搭建了女儿的婴儿床,甚至为女儿写了首歌。嘎玛的身体有所好转,贴在刘敏身上时还会贴心地避开隆起的肚子,“希望女儿以后也能这么体贴。”刘敏欣慰地说。

  幸运之神好像真的降临了,这天,华东刘敏发现了两只被遗弃的小猫,一只公猫和一只母猫,出于关心两人救治了它们,比较大的公猫很快就恢复健康,怕照顾不来,两人便让上门来领养的人带走了公猫,而母猫因为身体实在娇弱,刘敏选择把它留在身边。小母猫很小大概只有一个月,但很粘刘敏,每天都要找刘敏,因为叫起来声音很像blonde redhead的kazu,刘敏把它命名为kazu,而且刘敏发现,和狗狗不一样,kazu不需要太多精力去照顾,虽然粘自己,但又能恰到好处地保持距离,刘敏头一回发现原来自己是和猫咪这么适合,越发地觉得kazu爱不释手。

  就在一切都在变好的时候,刘敏的情绪开始因为荷尔蒙和怀孕带来的身体不适开始变得难以控制,和华东的争吵也变得比以往都要多。嘎玛身体情况只转直下,而因工作要出差,华东刘敏只能将嘎玛嘱托给朋友照顾,并且万般叮嘱。然而在出差最后一天,两人还是接到了朋友说嘎玛要不行了的消息,等两人火急火燎地赶到北京后,嘎玛已经被送到宠物医院急救了。华东刘敏在手术室外焦急的等着,刘敏的身体开始止不住的颤抖,“求求了,不要有事。”刘敏心里默默祈祷。医生神情严肃地走出来,两人立马冲过去,“我想你们还是抓紧时间见它最后一面吧。”刘敏脑子瞬间空白了一下,华东扶着刘敏走向躺在病床上的嘎玛,刘敏立刻冲过去抱着嘎玛,“对不起,是妈妈没照顾好你,明明知道你身体不好还是离开你,对不起,你原谅妈妈好不好?不要离开妈妈好不好?”大串大串的眼泪止不住地流,刘敏不停地抽泣,华东一手搭在刘敏背上,凝望着奄奄一息的嘎玛不发一语。

  没有奇迹,嘎玛还是离开了。两人强忍伤痛处理了所有后事,回到家。看到家里摆着的嘎玛和乖乖的照片,刘敏忍不住了,哭着痛斥着华东:“为什么你不能对狗狗上心点啊?不是你,嘎玛还能看到孩子出生呢,为什么你要在嘎玛身体这么不好的时候还要接下去外地出差的工作啊?嘎玛还没来得及跟我叫它最后一声,我还有很多话要跟嘎玛说,为什么你不让我陪在它身边让它不害怕地走,它得多怕啊?”华东不理解这一连串的指责,却也没回一句,就头也不回地走到客房,说:“对嘎玛,我已经说过对不起了。”

  接连几天都在处理嘎玛的后事,刘敏每当在家不是冲着华东发脾气就是独自在房里抱着kazu哭,在把嘎玛的骨灰领回家后,刘敏又躲进了房里。这些日子,华东因为刘敏波动强烈的情绪一直没和刘敏同房,看刘敏又带着kazu进了房间关上门,华东也默默地走向另一个房间。

  “华东!”刘敏半夜突然大喊,华东惊醒马上冲过去,开灯就看到刘敏腿上流淌着鲜血,华东二话不说地抱起刘敏开车去医院。许久,医生把华东拉到一旁说:“好的是你夫人没事,但很遗憾,我们没能保住孩子,你现在可以去看看她。”华东脑里一片空白,但也还是下意识地立刻去看刘敏,刘敏面无表情地看着华东说:“孩子是不是没了?我感觉不到她。”华东无奈地点了点头,刘敏说:“我是伤心,但我已经没有眼泪可以流了,我累了。”说完就闭上了双眼,华东心痛不已,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坐在刘敏身边牵着刘敏的手。

  华东本以为刘敏可能需要一段时间休息,但发现刘敏在身体恢复后就又像往常一样正常工作,而且效率并没有降低,但快,他们都第三张专辑before the applause便出来了,市场反应很好,连英国权威媒体也给出了很高的评价,乐队工作量激增,然而两人的争吵并未因此减少,华东觉得刘敏把所有的温柔都给了kazu,和消失了的孩子和嘎玛一样,两人曾经的甜蜜也慢慢地消失殆尽。

  这天,华东收到了经纪人通知的Depeche mode邀请他们巡演的消息,开心地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刘敏和黄锦,三人在排练室相拥欢呼,华东下意识地看了下刘敏,但这次,刘敏没看他。

  在几个月紧锣密鼓的排练后,三人开始了欧洲巡演之旅。arena级别的演出三人从未经历过,紧张而又兴奋的表演完第一场后,三人来到后台吸烟,刘敏像个孩子一样抱着黄锦欢呼,说到:“二十年前我们在成都小酒馆,你看我们现在在哪!”华东站在一旁笑,想去亲拥刘敏时,刘敏点起了烟,华东看着,也点起了手中的烟。

  好景不长,华东被通知已经交了一年房租的排练时要被清退,突然的打击让大家手足无措,华东生气地联系着几个相关的人,刘敏无奈地说:“我不想待在北京了,呆不下去了。”回到北京后,三人便开始清空排练室,开始不断寻找新的排练室。寒冷的冬天给本就不幸的几人增添了几分阴郁,华东刘敏在家里的对话也越来越少,争吵没了,交流也没了。

  这天休息,刘敏主动找到华东说:“我不知道你对我的爱还剩多少,但我想,已经不足以支撑我们的婚姻,我们离婚吧。工作方面,重塑依旧,生活方面,我会自己找房子住,kazu我带走,其他你随便。”华东看着刘敏决绝的眼神,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刘敏看在眼里,也不说什么,走回房间习惯性的关上门,抱着kazu,说:“你看,他真的不爱我了呢,一点反应都没有,像推卸责任一样,把我也推卸掉了,妈妈只剩你了,以后,就我俩相依为命了,你要乖喔。”

  两人积蓄不多,也没什么要分的,华东差不多地均分了一下财产,和黄锦一起帮忙安顿好刘敏,回到只剩下自己的家,沏了壶茶,点上一根烟,坐在沙发上,“可是,我还爱你啊。”

mon

初见(华东篇)

  在与乐队主创多次产生分歧后,华东决定要离开现在的乐队,借故父母身体抱恙回到了南京。回到南京后,再次受到了来自父母的责备,“你玩乐队玩这么久了有什么成效?你有多大能耐吃这碗饭?还是回德国继续读书,将来安排你去南大教德语,别做乐队了,你试也试过了,别再挑战家里的底线了。”华东不语,没有成效离开乐队的事实让他自知理亏,即便自己清楚自己有多怀才不遇,“难道还是败给现实了吗?”华东自问,“家里在帮你跟德国学校那边联系,凭爸爸的关系这读书问题不大,手续办完后就去搞签证回德国,乐队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你该长大了。”华东姐姐说道。华东默默听着,逐渐收回了身上的刺。...


  在与乐队主创多次产生分歧后,华东决定要离开现在的乐队,借故父母身体抱恙回到了南京。回到南京后,再次受到了来自父母的责备,“你玩乐队玩这么久了有什么成效?你有多大能耐吃这碗饭?还是回德国继续读书,将来安排你去南大教德语,别做乐队了,你试也试过了,别再挑战家里的底线了。”华东不语,没有成效离开乐队的事实让他自知理亏,即便自己清楚自己有多怀才不遇,“难道还是败给现实了吗?”华东自问,“家里在帮你跟德国学校那边联系,凭爸爸的关系这读书问题不大,手续办完后就去搞签证回德国,乐队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你该长大了。”华东姐姐说道。华东默默听着,逐渐收回了身上的刺。

  在等待的时候,有朋友跟他说最近有只女子乐队来演出,作品还挺有意思的,而且还互相认识,可以大家一起吃个饭,华东同意了。饭桌上,大家例行地寒暄和互相介绍,华东注意到那个乐队里一名叫刘敏的吉他手,她长得很漂亮,五官精致锋利又不失少女的气息,沉默寡言的她连自我介绍也只是“我叫刘敏”这几个字,但即便她不说话,那冷峻的外表也使得她在人群中有着最引人注目的魅力。华东和大家有说有笑,一边跟大家分享北漂的有趣事迹,一边表达着自己对“京圈”的鄙夷,在谈及自己的音乐理想时,华东注意到刘敏时不时对自己投来赞同的眼神,他礼貌的回了几眼。散局前,大家互留联系方式,华东主动地走向刘敏想要电话,还表示为尽地主之谊要带她们出去玩几天,刘敏虽然不太擅长社交,但也直接地给了自己电话。

  在绅士地送几位姑娘到酒店后华东和朋友开始一起回家,路上朋友说:“你觉得那个叫“刘敏”的是不是很好看?我看你对她好像有点意思啊,刚吃饭的时候还跟眉来眼去的,大伙可都看在眼里呢!”“好看是好看,而且我还觉得我和她挺有缘份的,就是她和我的音乐品味应该挺像的,不然她也不会看我那么多次,还有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对她很感兴趣,很想多了解了解。”“得了,别装了,不就是看人小姑娘长得好看喜欢人家吗,追不就完了,说那么多有的没的,这么好看你不追我就追了啊!”“你不能追,我来!”华东暗暗下定想追刘敏的决心。“好啊,这几天带她们去玩,有需要兄弟我可以帮你一把,追到手了请我吃顿饭啊!”朋友打趣道,“追到了请你两顿好不啦。”华东笑道。

  第二天,华东和朋友开始约刘敏她们出去玩,华东特意在刘敏面前显摆自己的学识,毕竟高知家庭出身又从小接受最好的教育,谈吐间不时透露自己的满腹经纶,在朋友帮助下,华东得意多次和刘敏有单独的接触。渐渐的,刘敏也开始逐渐打开心扉,开始和华东聊起自己的音乐理念。华东惊喜地发现,两人有太多不谋而合的审美和观念,甚至连价值观和人生经历都很像,华东对刘敏除了外貌上的吸引又多了一层内心深处的喜欢,也开始向刘敏述说着自身的处境,不被家里理解,也没遇到志同道合的同行人,好像真的要回德国读书了。“不要在意别人的想法,要过自己的人生。”在刘敏的鼓励下,华东开始重拾信心,而且还加重了要和刘敏有着更深的联系上的决心。

  这几天,华东一边和大家天天出去玩,一边开始联系和自己有着相同音乐想法的朋友开始想组建属于自己的乐队,幸运的是,华东不费多大力气就找了几个朋友愿意和自己一起去北京玩乐队。一切都在有所起色,好像又开始有希望了。

  这天,刘敏向华东说了乐队要解散的消息,华东瞬间想到正好可以让刘敏和自己一起组乐队,便立马向刘敏排出橄榄枝,刘敏虽然说了要去别的乐队,但这乐队反正也在北京,问题不大,“大不了到时再让刘敏离开那乐队好了”华东心里暗暗盘算着。

  不久,华东不顾家里反对再次和新组的乐队成员去到北京,华东妈妈虽然又气愤又苦恼,但还是瞒着气急败坏的华东爸爸偷偷给了华东一点生活费,“这次要再是不行,无论怎样你都要去德国了,你爸爸气的不行,不会给你钱的,我私下给你这点生活费你省着点用。”华东心里还是很感激妈妈,接下钱,便对妈妈说道:“妈妈你放心,我这次一定能成,我要是挣钱了就给你们换大房子。”告别妈妈和姐姐后,华东一行人便踏上了北京之旅。

mon

初见(刘敏篇)

  随着乐队来到南京演出,满城浓郁的文化气息安抚了她狂躁又炙热的内心,逃离了与之作对已久的学业,怀揣着对未知的向往,脑里回想着奶奶的鼓舞“去吧,管它会怎样呢,我永远都会支持敏敏”,不苟言笑的她罕见的露出笑容,期待着这一次选择下的未来的自己。

  听朋友说,有个pk14的鼓手在音乐上的审美和自己很像,说他有着独特的音乐理念和卓越的才华,有兴趣的话可以大家一起吃个饭聊一聊。朋友看着想去又犹豫的刘敏,笑了笑说:“没事儿,你不想说话就不说好了,大伙都去呢。” 刘敏开心地点了点头。

  饭桌上,一群对摇滚乐满腔热爱的年轻人热火朝天...

  随着乐队来到南京演出,满城浓郁的文化气息安抚了她狂躁又炙热的内心,逃离了与之作对已久的学业,怀揣着对未知的向往,脑里回想着奶奶的鼓舞“去吧,管它会怎样呢,我永远都会支持敏敏”,不苟言笑的她罕见的露出笑容,期待着这一次选择下的未来的自己。

  听朋友说,有个pk14的鼓手在音乐上的审美和自己很像,说他有着独特的音乐理念和卓越的才华,有兴趣的话可以大家一起吃个饭聊一聊。朋友看着想去又犹豫的刘敏,笑了笑说:“没事儿,你不想说话就不说好了,大伙都去呢。” 刘敏开心地点了点头。

  饭桌上,一群对摇滚乐满腔热爱的年轻人热火朝天地聊着,纷纷述说着自己的音乐有多好,又调侃了一下日渐落寞的摇滚乐市场。刘敏注意到那个被朋友推崇的鼓手,名字很有意思,叫华东,听说是高知家庭出身,还在德国留学,他自如地众人谈笑风生,说着对joy division、bauhaus、gang of four的无比热爱,还时不时地表达对如今国内摇滚乐队的鄙夷,“他们根本唱不好,写的东西也没什么内容,就是垃圾。” 刘敏和在场众人都笑了,言笑间,和华东下意识地对了一眼,她依旧没说一个字。

  几个小时过去了,大家礼貌性的互留联系方式,到华东时,他温柔地问道:“是身体不舒服吗,好像没听过你说话,只记得你叫刘敏,我没记错吧?”刘敏说到:“啊是的。”简单几个字,已经因为被人指出不说话而感到羞愧,下意识地想逃避,又听见华东追问到:“我看你好像对我喜欢的乐队还挺感兴趣的,每次我说到他们你都看过来,而且在聊到我个人的想法你也有点头认可,方便留个电话吗,我是本地人,这几天不介意的话我带你们出去玩吧。”互留电话后,刘敏随着队友一起回到了住所,队友不停地表达着对华东的仰慕,说他会是可以改变中国摇滚乐市场的人,而且他还要离开pk14,组自己的乐队,“好期待他乐队能做出什么歌,一定是像Bauhaus那样的吧。”刘敏默默听着,潜移默化下,也觉得这个人确实很有才华。

  第二天,华东和几个男生约她们出去玩,在华东的影响下,刘敏对南京这个内敛而又不失内涵的后朋克之都充满了好感,而且因为华东和自己的共同爱好很多,在谈喜欢的电影、音乐方面,两人有着很大的交集,渐渐的,刘敏也开始加入聊天。她和华东聊的最多,从音乐到个人生活,相似之处多得让两人惊讶,谈及家庭,华东无奈地说:“我爸妈都是南大的德语教授,而且我爸又那么地德高望重,我很清楚地知道他们有多想让我继承我爸的衣钵,可我其实并没有那么的喜欢德语,去德国留学也是他们安排的,我只想做摇滚乐,他们怎么就不能理解呢?”刘敏想起自己从高中就开始被全家反对做音乐,很是理解华东的处境,但她到底不一样,她十分坚定自己只想做音乐,退了学,没有任何退路,她拍了拍华东说:“你别在意他们,他们现在不理解,等你做出成绩后他们就知道了,做乐队而已,又不是什么坏事,我奶奶就因为自己年轻时没做音乐后悔了一辈子,全家只有她支持我,做自己喜欢的吧,别让自己老了才后悔,一辈子白活了那就。”华东笑着看刘敏说:“是啊,管他们呢,我自己的人生爱怎么活怎么活。”两人相视一笑。

  接连几天,大家天天在一块玩,刘敏也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氛围,也和大家有说有笑。这天晚上,队友拉着刘敏说:“对不起,敏敏,我想了几天,我不想做乐队了,我老师说我再这么请假下去别想毕业了,还通知了我家长,我爸妈特别生气,说我再玩乐队就不给我钱了……”后面的话刘敏没听进去,从高中到现在,类似的对话刘敏听过很多次,只是她也清楚,乐队里只有她,从未犹豫过,她挽留过太多次,也累了,便停顿了一下说:“你确定了吗?”队友点了点头说:“真的没办法了,不过你不用担心,我认识一乐队缺吉他手,我把你介绍过去了,他们也很乐意接受。”到这份上,刘敏除了点头也无话可说,看着这分崩离析的乐队,她头一回感到了无力感。

  第二天华东他们又来找她们,看着郁郁寡欢的刘敏,华东单独问她怎么了,刘敏说自己的乐队要散了,队友不干了,给她介绍到了别的乐队做吉他手,华东想了想说:“要不我们一起组个乐队吧,去北京,我还找了张亚东他们,我们一起做个后朋克乐队吧。”刘敏没有立即答应,思考了一下回答:“我已经答应了别人去做吉他手,不能食言,这样吧,我两个乐队都做,你介意吗。”“当然没问题”,华东高兴地回答。

mon

复燃

 “我和她已经分手了。”华东轻描淡写地对刘敏说,他们刚排完练,相约去吃宵夜,黄锦说他不饿便没有同行。“我知道,她和我说了。” 华东愣了一下,问:“你俩什么时候这么熟了,她之前可没少吃你醋呢,不是对你偏见很大来着?” “那是在你出轨之前的时候了。”刘敏面无表情的回答。华东急忙问:“ 你别听她胡说,她都跟你说什么了?” 刘敏白了一眼,说:“ 我原来也不信来着,琢磨着你以前也不这样啊,直到她带着你手机里的聊天记录亲自找上我门来问我俩是不是还没断,以及我知不知道你和那些女人到底什么关系。” 刘敏吸了一口烟,依旧冷着脸吐了口气,华东还...

 “我和她已经分手了。”华东轻描淡写地对刘敏说,他们刚排完练,相约去吃宵夜,黄锦说他不饿便没有同行。“我知道,她和我说了。” 华东愣了一下,问:“你俩什么时候这么熟了,她之前可没少吃你醋呢,不是对你偏见很大来着?” “那是在你出轨之前的时候了。”刘敏面无表情的回答。华东急忙问:“ 你别听她胡说,她都跟你说什么了?” 刘敏白了一眼,说:“ 我原来也不信来着,琢磨着你以前也不这样啊,直到她带着你手机里的聊天记录亲自找上我门来问我俩是不是还没断,以及我知不知道你和那些女人到底什么关系。” 刘敏吸了一口烟,依旧冷着脸吐了口气,华东还没缓过来,脑子里回想着那天晚上前女友突然在他睡着时走掉的场景,刘敏接着说:“ 我根本不认识那些女人,也没兴趣知道你和她们有什么关系,看她在我家大声痛哭,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翻了翻你的聊天记录。”华东惊慌了一下,“你别误会,我和她们什么都没发生,只是聊聊天而已,而且还都是她们主动的。” “你能别推卸责任了吗?”刘敏生气地说了一句,“我真的,明明就,什么都没做啊,而且我在上乐夏前就把她们全都删了。”华东回道,“刘敏,你信我好吗,除了你,我没喜欢过任何人。除了你,我也没出轨过别的女人。全世界都可以骂我,但我求你相信我,因为直到现在,我爱的还是你,一点都没减少过,你说要离婚,我怕闹的不开心你会连重塑都不要我同意了,我那么爱你护你生怕你不开心即便非常痛心也同意了你说的在节目里要保持距离,不要和你站得太近,不能提任何关于我们的事,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就为了留你。” 这次轮到刘敏愣住了,她没想过他还爱她,一直以来她都觉得是因为华东不爱她了才选择分开。“我不在乎别人说什么,我从来都不在乎,除了你,我谁都不在乎,刘敏,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距离那次对话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刘敏没有立即回应,那晚,她一方面觉得自己似乎对华东太残忍另一方面又觉得理性上她没做错任何事,她思考着自己对这段感情到底有什么感觉,放下了吗?好像有,从她在华东进入新的感情后她控制住自己后就放下了,她可以接受那个女人时不时来排练室,可以接受华东和她在自己面前你侬我侬,可以接受华东和自己时不时地私下缠绵而不产生任何感情,甚至在那个女人三番五次地对全世界宣告华东是她的的时候她也能快速地处理好情绪。但在疫情期间她患了肺炎半夜疼到难以呼吸以为自己这一生就这样了的时候她第一反应就是找华东,又在华东火急火燎地赶到她家要把她送去医院时,她生怕传染给他不让他碰自己,是华东坚持要住在她家照顾她,也是华东跟她说要死一起死才让她没有轻易放弃。她也会有情绪处理不过来的时候,她学会了用文字把情绪发泄出来,后来又做成了音乐,仿佛在这些情绪成为了一个又一个完整的作品后就和自己无关,她一直觉得这个情绪处理模式很成熟,也一直为此自豪,直到那天晚上的对话打乱了自己的情绪处理系统,她反复地去思考这段感情,她清楚地知道两人之间早已没了年轻时的热情,她也试过和别的男人约会,但始终,少了份奋不顾身的冲动,她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再遇到能让自己一头栽进去的人了,她的心,早就已经关上了。而又是华东,又是他。

BRCH

爱是克制


/截修   ooc

爱是克制


/截修   ooc

已注销的脑洞

飛鳥與狗

(關於流產和分離焦慮的小狗,是一個朋友告訴我的。我沒去求證,權當真的,希望朋友沒有騙我。萬一是騙我的,那麼請讀者告訴我,我刪tag、換頭,當原創。

看清楚tag,混邪慎入不喜點叉。


那一天冥王星第一次過境。

敏流產了。


你走你的陽關道,願你快快去到一個沒有痛苦的世界。

古代智者說,世間最幸福,就是不要出生。早死次之。

敏問醫生,孩子成形了嗎?

她想,不知道這個孩子,是世間最幸福,還是世間第二幸福。

東在一牆之隔的牆外想,孩子成形了嗎?

無論如何,孩子有凌駕於父母的智慧。父母最多最多,哪怕臻於化境、羽化登仙,也不過是世間第三幸福。無論如何,這個流產的孩子,祂贏了。...


(關於流產和分離焦慮的小狗,是一個朋友告訴我的。我沒去求證,權當真的,希望朋友沒有騙我。萬一是騙我的,那麼請讀者告訴我,我刪tag、換頭,當原創。

看清楚tag,混邪慎入不喜點叉。


那一天冥王星第一次過境。

敏流產了。


你走你的陽關道,願你快快去到一個沒有痛苦的世界。

古代智者說,世間最幸福,就是不要出生。早死次之。

敏問醫生,孩子成形了嗎?

她想,不知道這個孩子,是世間最幸福,還是世間第二幸福。

東在一牆之隔的牆外想,孩子成形了嗎?

無論如何,孩子有凌駕於父母的智慧。父母最多最多,哪怕臻於化境、羽化登仙,也不過是世間第三幸福。無論如何,這個流產的孩子,祂贏了。


我過我的獨木橋,願我明天就不再肚子痛。敏在牆內抬起頭,後腦盡可能地深埋進那張很硬很硬的手術床。

東在牆外抬起頭,把後腦磕到牆壁上。願我明年還這樣心痛。有一瞬間東意識到,男人和女人不該在一起,男人和女人不能互相理解。你痛的是腹,我痛的是心,我們怎麼可能一樣呢,我們必定雞同鴨講。


那一天錦一個人在郊區的band房,把鼓打得震天的响。

左手兩拍,右手三拍,左腳五拍。知道嗎?它們都是素數,無法被除自身之外的其他自然數整除。就像他們三個,無法被除自身之外的其他人整除。

那一天錦玩一個私人語言遊戲:打鼓時不許使用右腳。

右腳象徵那個消失的孩子。重塑雕像為一個結構穩定永恆不變的三角形。右腳是它的第四條邊。三角形不需要第四條邊。


敏聽過很多這樣的故事:一個女人懷孕,被抓去強制流產。一個女人懷孕,被抓去強制上環。一個女人懷孕,被罰了巨款。一個女人懷孕,她主動從五級樓梯上往下跳,希望藉此避免被動的流產、上環、罰款。一個女人懷孕,如果這是同一個女人,她天才的頭腦會毀於瘋狂。她覺得很模糊,這些故事究竟是從哪裡聽來的。也許是某個同學、某個親戚、某張報紙、某句流言。也許。

敏只是知道,儘管它們的來處模糊,但它們的存在本身,非常清晰。有時她照鏡子,給自己畫眼線畫口紅,她會有一瞬間恍惚、一瞬間自卑:她長了一張美麗的臉,但這是一張顯老的臉。這種時候,她就會想起這一類故事。

然後自卑就化解了。

她把口紅放進包包,蹦蹦跳跳地出門,去band房,去唱歌。她長了一張美麗的臉、一把美麗的歌喉、一雙靈巧的手、一對敏銳的耳朵。還有什麼可不滿意呢?

人間第三幸福的幸運兒。

遠遠地看到東,很帥的男人,愛過的男人。也看到錦,相貌平平的男人,“友人”那種男人。

敏遠遠地沖他們揮手。紅唇上嫣然一笑。

重塑雕像為一個結構穩定永恆不變的三角形。三角形不需要第四條邊。



那一天冥王星第二次過境。

小狗死了。


小狗有分離焦慮。就像有些小孩,有邊緣人格障礙。

就是說,非常甜美黏人,在祂身邊時,祂愛你愛得像一個大鼻子情聖。也非常酸澀嚇人,離開它一秒,祂恨你恨得像一個李莫愁。邊緣人格障礙發生在人類身上,很嚇人的。能拖垮哪怕最深情的情人、能拖垮哪怕最專業的醫生。如果你碰上這種人,最幸運是別要遇上。躲遠點次之。

發生在小狗身上,則好得多。

因為狗不像人,你出門去,要把一個邊緣人格障礙患者關在家裡,說不定祂用自殺威脅你。但把這樣一隻狗關在家中,祂倒是不會自殺。

所以說狗是人類最好的朋友呢——狗是人類最好的老師。人類應該跟狗學,不要自殺。

敏曾經很喜歡一首歌,一個男人,假裝自己是一隻小狗,用小狗的身份問,誰命我名字?敏喜歡這種角色扮演。

她心想,說得對啊,誰有資格命名一個人的名字呢?這個人的父母呀。


小狗死了。

敏的心裡想著,對呀,人是會死的,蘇格拉底是人,蘇格拉底是會死的。狗是會死的,這隻狗是狗,這隻狗是會死的。祂去到了一個更好的世界,沒有痛苦的世界。而執行安樂死的獸醫、決策安樂死的主人,或者執行安樂死的主人,祂也沒有做錯任何事,祂反而做了善良的好事,祂把一隻痛苦的生命,送往了沒有痛苦的世界。

這是很幸福的事情。敏的心這樣想。她的頭腦這樣想。她的理智和情感都這樣想。她身上所有能“想”的部分都齊心協力大合唱這樣想。

但她的手在發抖,她的嘴唇在哆嗦,她的眼淚鼻涕在淌下。她比素數都更素數,她甚至無法被自身整除。

她思念那首歌,一個男人像一隻小狗一樣問,誰命我名字。歌聲在發抖、琴聲在哆嗦、所有能“响”的東西都齊心協力大合唱,這樣發抖,這樣的發抖。

東握住敏發抖的手,東的手也在發抖。

這一刻東想,男人和女人還是可以在一起,我痛的是心,你痛的是心。


他簽完離婚協議出來,給錦打電話說,我痛的是心,她痛的是心。

你知道嗎?我特麼想揍你。錦說。

錦的聲音在發抖。


敏自己組了個樂隊,發抖二人組。

拉扯、對視、相愛相殺、相伴相扶。

音樂是把結構穩定永恆不變的三角形,熔解。音樂是金字塔變成金沙,是純鋼變成鐵水。音樂是流動。

人也是流動,狗也是流動。這裡和那裡,這人和那人,如流水發抖。




那一天冥王星第三次過境。

愛的錯覺復活。

冥王星是最遠最密那個拳,從天外飛來擊中你的腹部。你疼痛倒地,然後站起來。你復活。你身上什麼死得最厲害,什麼就復活得最厲害。


愛的錯覺最厲害。

錦說,蘇好像一隻飛鳥,降到重塑雕像的三角形上。

敏心想,這隻飛鳥被關進三角形的籠子。

東心想,我要拯救這隻飛鳥。

飛鳥對著機器人,一味地高歌、高歌、高歌。

蘇吟誦、探索、追慕、悲嘆、呻吟、宣告、命令、飲泣、創作、譯解、頌揚、唾罵、哀求、辯論、獨白。

她高歌。

機器人在高歌中回以抬手、抬腳、轉頭、播放。

她高歌、高歌、高歌。


敏彈著鍵盤,有時抬頭看飛鳥。

她心裡突然想,飛鳥有名字嗎?有翅膀的生靈,還會需要名字嗎?有名字的生靈,還可能擁有翅膀嗎?蘇小姐,到底是一個名字,還是一個生靈?

然後她看到蘇小姐突然很僵硬地擰轉脖子,不再看那機器人。

然後蘇小姐的高歌,突然變了音色,她也變成了機器人。漏電的機器人。



每個月,明月都會過境你腹部的冥王星,每個月都有一個重生的機會。


錦輕輕說,哎,蘇小姐,她像一隻很自由的鳥。

東輕輕說,感謝她的才華,感謝她的一切。

敏輕輕說,我覺得單身也挺好的。

蘇輕輕說,真的單身比較好嗎?還是雙身比較好吧。

敏笑笑,又沉了臉,不答。

三角形不需要第四條邊。敏心想。

我們三個人重塑雕像為一個結構穩定永恆不變的三角形,我們三個人會永遠在一起。雖然我們兩個人永遠不再會在一起。


蘇敲開敏的門,又撬開她的唇。

“還是雙身比較好吧,發抖二人組難道不是很好嗎?”

敏的嘴唇發抖,蘇的嘴唇發抖。


飛鳥的振翅也發抖、淋濕的小狗也發抖、漏電的機器人也發抖。


BRCH

“如今我假借音乐与你共处一室。”

东敏是迟到的意难平


(为修掉的合影第三人道歉

侵删

“如今我假借音乐与你共处一室。”

东敏是迟到的意难平


(为修掉的合影第三人道歉

侵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