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东欧百合组

29.7万浏览    1400参与
假似真时

波波:约吗?

polandsponyisthecutest 太太的授权转载,大家可以在ins上找到她。

波波:约吗?

polandsponyisthecutest 太太的授权转载,大家可以在ins上找到她。

风宣辰

又用捏脸捏了托里娅和雅金卡……

p1托里娅:

雅金卡,你确定,要我这么穿吗……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尤其是这粉色的玫瑰胸针和头上的玫瑰头饰。

p2雅金卡:

总算说服了托里娅换掉了她那该死的、老旧的制服了……叫她换了跟我一样款式的胸针和头饰,看起来可真不错。

(彩蛋是捏的托里斯和菲利子,感兴趣可以看看噻)


又用捏脸捏了托里娅和雅金卡……

p1托里娅:

雅金卡,你确定,要我这么穿吗……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尤其是这粉色的玫瑰胸针和头上的玫瑰头饰。

p2雅金卡:

总算说服了托里娅换掉了她那该死的、老旧的制服了……叫她换了跟我一样款式的胸针和头饰,看起来可真不错。

(彩蛋是捏的托里斯和菲利子,感兴趣可以看看噻)


起飞的密涅瓦

*《琥珀人生》的一点单独小片段


罗利纳提斯,怎么说呢,一代又一代,总是一样的。他们都有副好心肠,都易动感情、逆来顺受,甚至有些神经质。他们那温柔的、老是想到厄运与不幸的远房表姐,被一个有点资产的浪荡子哄骗了私奔,听说最后死在一座阁楼里;他们的母亲对自己严厉的继母一直言听计从,对一个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却尽责抚养她长大的女人几乎到了崇拜的地步,和罗利纳提斯结婚是她唯一违背她继母的决定,在弥留之际她还祈求着原谅;他们的祖父受了一辈子苦,熬过了饥饿,他生性软弱,但为人真诚、正直,在家人面前为了那被拐到外省的姑娘发怒,却在没人的时候打开描着他们表姐小像的银盒为可怜的孩子祝福。这种特质在家中...

*《琥珀人生》的一点单独小片段




罗利纳提斯,怎么说呢,一代又一代,总是一样的。他们都有副好心肠,都易动感情、逆来顺受,甚至有些神经质。他们那温柔的、老是想到厄运与不幸的远房表姐,被一个有点资产的浪荡子哄骗了私奔,听说最后死在一座阁楼里;他们的母亲对自己严厉的继母一直言听计从,对一个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却尽责抚养她长大的女人几乎到了崇拜的地步,和罗利纳提斯结婚是她唯一违背她继母的决定,在弥留之际她还祈求着原谅;他们的祖父受了一辈子苦,熬过了饥饿,他生性软弱,但为人真诚、正直,在家人面前为了那被拐到外省的姑娘发怒,却在没人的时候打开描着他们表姐小像的银盒为可怜的孩子祝福。这种特质在家中仅剩的两个孩子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塔季扬娜要无私的爱与自由,可以为此放逐自己,在沙漠里受难,投身烈火;托里斯要公义与真理,而上帝的真理注定只有挑选出的贤人才懂。

菲利克斯曾这么同他讲:

“你要真理。那必然受苦,但信上帝的人都在遵从他的旨意要真理。可上帝不是要带来欢乐、和平和自由吗?‘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就是原话。如果要牺牲——哪怕只是一个人——才能得到人类的幸福,那这种幸福就是不义的。如果牺牲塔季扬娜,牺牲她的幸福、她的人生,去换取你崇拜的拯救全人类的真理,让世界建立在她的血肉之上,你会同意吗?哪怕她自己愿意,那也不公正。因为真理变成强迫的了,当一样东西变得强制性,它就不是真实了。”

或许菲利克斯讲了渎神的话,不是正统的信徒。但托里斯不在乎,现在他只想和菲利克斯肩并肩躺在棉被上,手臂挨着手臂,额头贴着额头。无论上帝在场亦或是缺席,他都愿意这样,他希望房顶掀开,一场雪落下来,永永远远,不要停止。


江上撑船人

东百

波澜哥右手抓丽丽手腕,没画清楚

第一次使用ipad纪念,被各种各样的功能迷昏眼,短期还是徒手画(虽然这张也只是硬涂)

东百

波澜哥右手抓丽丽手腕,没画清楚

第一次使用ipad纪念,被各种各样的功能迷昏眼,短期还是徒手画(虽然这张也只是硬涂)

三中大鱼塘(。

我画完了!/救命(p3在手抄报里夹带私货真的很爽

我画完了!/救命(p3在手抄报里夹带私货真的很爽

🍫欧布利斯🍫

在你家门口

我像巧克力一样融化

在你家门口

我像巧克力一样融化

GMINM.L

有fafa的是波,最后是阿飘.波

(俺 不会画立立所以,火柴人凑合一下

有fafa的是波,最后是阿飘.波

(俺 不会画立立所以,火柴人凑合一下

谢小岑

是东百的HP!

私设菲利是格兰芬多托里斯是赫奇帕奇。x

(p3是HP的自设!)

是东百的HP!

私设菲利是格兰芬多托里斯是赫奇帕奇。x

(p3是HP的自设!)

凯安港口

我擦。。。谢谢老蒎给我存的我上辈子画的百合组,应该2018以前的吧,有印象的p1应该2017年年末 不记得了(。。。。。)

我擦 p9好像2015年画的的

我擦。。。谢谢老蒎给我存的我上辈子画的百合组,应该2018以前的吧,有印象的p1应该2017年年末 不记得了(。。。。。)

我擦 p9好像2015年画的的

洛金金

大概是,准备给朋友的摸鱼。。。

大概是,准备给朋友的摸鱼。。。

鸮朋友

【论坛体】喜欢上一个游戏人物怎么办?(16)

1237L 玩脱了抖抖抖

倒也不是


1238L 玩脱了抖抖抖

伊万现在正在和托里斯贴得很近然后在他耳边说着什么

他俩坐前排(伊万坚持的),我坐后排


1239L

????


1240L

这咋活脱脱一副占良家妇女便宜的场景呢?!


1241L

Lshhhhh

但认真的,我真的为lz的安危担忧,毕竟现在其他两人完全处于弱势。。。


1242L

+1,好担心楼主出事了怎么办!


1243L

+1


1244L

+1

我们现在能做的最好的就是盯着屏...

1237L 玩脱了抖抖抖

倒也不是

 

1238L 玩脱了抖抖抖

伊万现在正在和托里斯贴得很近然后在他耳边说着什么

他俩坐前排(伊万坚持的),我坐后排

 

1239L

????

 

1240L

这咋活脱脱一副占良家妇女便宜的场景呢?!

 

1241L

Lshhhhh

但认真的,我真的为lz的安危担忧,毕竟现在其他两人完全处于弱势。。。

 

1242L

+1,好担心楼主出事了怎么办!

 

1243L

+1

 

1244L

+1

我们现在能做的最好的就是盯着屏幕了,希望楼主能应付过来吧

 

1245L

的确

心疼楼主,如果伊万对我这么做我得吓死

 

1246L

心疼楼主+1

 

1247L 玩脱了抖抖抖

没事了,托里斯把伊万击晕了

 

1248L

???

 

1249L

什么操作

难道楼主是不为人知的大力士???

 

1250L

刚刚担心着楼主安危的我此刻内心毫无波澜甚至笑出了声

所以楼主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1251L

这走向太生草了吧

还有你们应该没被赶下车吧。。。

 

1252L 玩脱了抖抖抖

抱歉刚才帮托里斯拍昏倒伊万的照片去了

我们没被赶下车。。。可能太晚了司机也不想管我们了吧

我先码个字

 

1253L

玩脱君。。。真是人如其名啊

 

1254L

伊万醒来后不知会作何反应。。。就算他有愧于托里斯, 也不能保证他把玩脱君找个水沟沟处理了

 

1255L 玩脱了抖抖抖

就是,上车后伊万要和托里斯坐一块,我们两个你们也懂得根本拦不住,然后就这么安排座位了。

你们知道我们都偷偷喝了点酒,但伊万当时像是真的喝多了,他脸很红还摇摇晃晃的说着胡话。这不应该啊,他上车之前都很正常的

总之他就像普通醉汉靠媳妇身上一样滩在托里斯身上胡言乱语,他说话声音很小我没听清,但是从托里斯的反应来看可能是什么少儿不宜的话,他看上去很害怕也很厌恶,但伊万还是自顾自讲还手脚不安分。托里斯好像也在做什么的样子

终于,当伊万像是要强吻托里斯的时候托里斯用假肢把他击晕了,幸好伊万醉的太厉害,手脚脑子都不太好用了。这时我才意识到,托里斯之前是在卸他的假肢。。。

 

1256L

 

1257L

啥玩意

 

1258L

这什么展开啊

 

1259L

+1,但为什么就是有点想笑hhhhh

 

1260L 玩脱了抖抖抖

啊好像是又玩脱了。。。

 

1261L

现在才意识到吗?!!!

 

1262L

Woc伊万醒了咋办!!!

 

1263L 玩脱了抖抖抖

呃他已经醒了

 

1264L

。。。

 

1265L 玩脱了抖抖抖

他现在意外地很平静,平静地不像个人一样,酒也醒了

虽然没有人受害但是还是好恐怖啊啊啊啊啊

 

1266L

伊万。。。真的是难以预料啊。。。

 

1267L

好恐怖啊啊啊啊妈妈!

 

1268L

我说,他,真的醉了吗?

 

1269L

我也这么想,怎么会有人突然醉倒呢?又不是一直在喝酒

难道他真的对楼主图谋不轨?但这一系列行为又意味不明。。。

 

1270L

这就是伊万的恐怖之处吧。。。幸好楼主逃过一劫

 

1271L

这能叫逃过一劫吗?明明是重拳出击!

 

1272L

真·重拳出击哈哈哈

 

1273L

害,总之没事就行,没事就行

但伊万的操作真的迷惑

 

1274L 玩脱了抖抖抖

我也不懂他,但我的建议是跑就对了

啊我们坐上伊丽莎白的车了,刚下车手忙脚乱没来得及更新动态

 

1275L

哦哦!伊丽莎白人怎么样?

 

1276L 玩脱了抖抖抖

挺好的,身材很好,好像很直爽很好说话

我之前发消息不久后我们就要下车了,因为伊万先前的原因我们动作很匆忙,他扛起托里斯我扛着托里斯的一只假肢(他卸下来的那个)就跑下车了。我们按照伊丽莎白的指示在路边找到了一辆敞篷跑车,我们坐进车里伊丽莎白就把车开走了。

顺带一提,伊万现在坐前排,我们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1277L

伊万他不会突然暴打司机吧。。。

 

1278L 玩脱了抖抖抖

我觉得他赔不起她的跑车

 

1279L

哈哈哈哈哈赔不起跑车

 

1280L

哈哈哈这就是土豪无形的威压吗

 

1281L 孤狼细嗅三色堇

终于存活下来了。。。

 

1282L

楼主!你没事吧?

 

1283L 孤狼细嗅三色堇

没事,刚刚伊万有点怪怪的,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1284L

楼主我们已经通过莱维斯听到你的英雄事迹啦

 

1285L 孤狼细嗅三色堇

啊啊我看到了。。。这。。。也不能说是英雄事迹

 

1286L

能对抗小时候欺负你的人,的确很了不起啊

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挑战了你的过往不是吗?

 

1287L

+1

Ls的著作哪里可以买?

 

1288L

+1

 

1289L

+1

 

1290L 孤狼细嗅三色堇

啊哈哈哈也许吧。。。

主要是他当时的行为太诡异了

 

1291L

伊万都做了什么?

 

1292L 孤狼细嗅三色堇

呃。。。

 

1293L

别勉强

 

1294L 孤狼细嗅三色堇

不。。我在试图描述当时的场景。。。

 

1295L 孤狼细嗅三色堇

当时伊万突然把头靠我肩膀上,我吓了一跳。就像莱维斯说的一样,他脸当时特别红。不知道是不是离我太近的原因,他身上的酒味特别重

然后他就含含混混地说着什么,我听不懂,好像是另一种语言。但他最后说了一句“我爱你”。

我当时就蒙了。他又含糊不清地不停地说我爱你,然后手往不该碰的地方乱摸。我之前卸了一只假肢以防万一,幸好他醉的可以,就把他击晕了。

后面他酒醒了就正常了,把我搬下来然后我们三个一起沿路找到伊丽莎白的车。

 

1296L

这就是痴汉行为吧。。。我该知道的,伊万他肯定是不会罢休的

 

1297L

这就是妥妥的性骚扰吧。。。楼主这边真的没问题吗

 

1298L 孤狼细嗅三色堇

暂时吧。。。今天过后我再也不想见到他了

 

1299L

好主意

 

1300L 孤狼细嗅三色堇

总之,我们现在正在往菲利克斯家走。我们在隧道里,就和游戏中说的一样。

 

1301L

看来游戏里的地图就真的是一副地图啊。。。引导托里斯来找菲利克斯的地图

 

1302L

www我磕到了好甜好甜

 

1303L 孤狼细嗅三色堇

 

1304L

???

 

1305L

????

 

1306L

?????

 

1307L 孤狼细嗅三色堇

刚才我们几个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然后伊丽莎白提到菲利克斯最近好像在做游戏设计

 

1308L

!不会是。。。

 

1309L

和我想得一样吗?

 

1310L 

公主故意留下线索等他的王子来找他的情节???

 

1311L

天啊浪漫死了

 

1312L

磕到了,我宣布这对cp锁了,钥匙我吞了

 

1313L

Oooohhhhhhh

 

1314L 孤狼细嗅三色堇

呃。。是有可能。。但我也不确定。。。我也不太想现在当所有人的面说出这件事。。。

 

1315L 

就是吧就是吧!

 

1316L

这个好办,见到菲利克斯当面问就知道了

 

1317L 孤狼细嗅三色堇

我想是的!伊丽莎白给我看了菲利克斯的一些设计,那个感觉极其相似

她还说菲利克斯最近好像在搞什么大事,她说如果他在游戏里安排腐就加入(好像不小心知道了人家什么奇怪的爱好。。)

菲利克斯。。。我不会让你再次失望的

 

1318L

Ww下定决心的楼主好帅

所以现在只要找到菲利克斯就好了吧

 

1319L 孤狼细嗅三色堇

嗯,我们就要到了

 

1320L

天我怎么也跟着紧张起来了

 

1321L

我也是!心脏跳到嗓子眼了

 

1322L

他俩能顺利相见。。。吧?

 

1323L

为啥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1324L

Ls闭嘴!

 

1325L

喂别乌鸦嘴啊!

 

1326L

啊啊不好意思!

 

1327L

不我们也该道歉。。。太紧张了

 

1328L 孤狼细嗅三色堇

我们在菲利克斯家后院了。。。

 

1329L

楼主加油哇!

 

1330L 孤狼细嗅三色堇

嗯嗯。。虽然很紧张,但是我必须找到他,我欠他的

 

1331L

加油!

 

1332L 

加油!

 

1333L玩脱了抖抖抖

呃,是我。。。

我们好像出了点状况。。。

 

1334L

见鬼,怎么回事

 

1335L

不会吧不会吧还真出事了?

 

1336L 玩脱了抖抖抖

不是,楼主没事

 

1337L

吓我一跳

你说没事,是身心都没事吧?

 

1338L 玩脱了抖抖抖

呃。。。他受到了一点点惊吓不过还好

 

1339L

发生了什么,你们找到菲利克斯了吗?

 

1340L 玩脱了抖抖抖

等下

 

1341L

啊啊啊好着急啊

 

1342L

就是,又只能干着急,害

 

1343L 玩脱了抖抖抖

呃,伊丽莎白把车开到了菲利克斯家后院,然后告诉我们菲利克斯房间窗户的位置。托里斯说他想单独过去和菲利克斯见面,所以他就一个人过去了,我们在车上等着。因为我们都觉得给菲利克斯一个惊喜比较好,所以伊丽莎白没有通知他。

我们看着托里斯走到床边,刚想敲窗户就愣住了。他看上去想跑,又很不知所措,就这样保持着一个迷惑的姿势在那杵着。

我们几个看着不对劲,就过去了。到他面前我们才知道为什么。那个房间里没有菲利克斯, 但有一个三四岁模样的小男孩在熟睡。房间里也全是小孩子的书和玩具,完全不是一个高中生的房间。

我们很迷惑,伊丽莎白也很迷惑。她说这应该是菲利克斯的弟弟,她几年前见过,当时这孩子还是个小婴儿,不过后来她大了就不太和菲利克斯一家联系了。可她说她记得很清楚菲利克斯的房间是这里,那个孩子的房间在隔壁。

于是我们又去了隔壁的房间。那个房间更大,好像是被做成了一个游戏室兼未来的起居室或者书房,里面依旧是一堆小孩的东西。伊万问伊丽莎白是不是记错了,可她说记得很清楚婴儿的小床就在这里,而且那时是一个人一个房间的,屋里别的地方也不可能改造成另一个房间。

总之我们暂时先回到车里伊丽莎白把车开走了,不然我们怕有谁注意到我们然后报警。托里斯看起来很挫败,我们几个都很迷惑。

孤鹤与野火.

奥斯维辛的太阳-03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在战争中遭受过艰苦与失去、分离与死亡的同胞们。


#二战普设,集中营里的故事。

#cp是立波+普洪


前文看这里(1) (2) 


    “大哥哥,你为什么要哭?”一只稚嫩的小手抓住了菲利克斯的衣襟,小女孩的语调活泼,每个尾音都向上翘着,活像一只只想飞上天去、飞到远方玩耍的小麻雀。


    菲利克斯愣了一下,随即蹲下身扶住了小女孩的瘦削的肩膀,等他看清楚她的长相时,那两瓣因为舟车劳顿而苍白起皮的嘴唇竟是激动得颤抖了起来——这可爱又活泼的小姑娘有着一头美丽...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在战争中遭受过艰苦与失去、分离与死亡的同胞们。


#二战普设,集中营里的故事。

#cp是立波+普洪


前文看这里(1) (2) 



    “大哥哥,你为什么要哭?”一只稚嫩的小手抓住了菲利克斯的衣襟,小女孩的语调活泼,每个尾音都向上翘着,活像一只只想飞上天去、飞到远方玩耍的小麻雀。


    菲利克斯愣了一下,随即蹲下身扶住了小女孩的瘦削的肩膀,等他看清楚她的长相时,那两瓣因为舟车劳顿而苍白起皮的嘴唇竟是激动得颤抖了起来——这可爱又活泼的小姑娘有着一头美丽柔顺的金发和一双祖母绿似的明亮的眼睛,多么像是自己的亲妹妹雅金卡呵……


    见面前奇怪的大哥哥蹲下身体,眼泪却流得更汹涌了,小女孩直接用脏兮兮的手背贴在了他的脸上,一边替菲利克斯擦去眼泪,一边大人一样絮絮叨叨:“我哥哥说,大人是不能随便哭的……”小女孩并不知道那些被带走的人已经面临着死/亡,只是试着哥哥教给自己的话教给别人,体验哥哥教育自己时的骄傲。


    “你有哥哥?”菲利克斯任小女孩将他的脸抹成花猫,用极温柔的声音询问着。


    “当然有!”小女孩听见这话立刻挺起了自己稚嫩的、还没来得及发育至丰腴的胸脯来,“我哥哥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航海家,世界上所有的地方——只要那儿有水流,能行船,就没有我哥哥去不到的!”


    “为什么我哥哥出生在20世纪呢?”她说着说着竟撅起嘴来,“倘若他再早出生几个世纪,这世上就没有哥伦布和麦哲伦什么事儿啦!开辟了新航路的一定是我们柯克兰家的人,一定是亚瑟,这点准没错儿!”

    

    “你哥哥叫亚瑟,那你呢?”菲利克斯问。


    “罗莎!罗莎·柯克兰!”小女孩回答。


    ……于是离开了妹妹的菲利克斯和离开了哥哥的罗莎走到了一起,战争里跌宕漂泊的命运仿佛把他们联系成亲兄妹一样——他们都有着金灿灿的头发和翠绿的眼睛。至于他们两个一个来自波兰,另一个却来自英格兰这回事儿……谁又会在乎!


    波兰静悄悄的黎明,天上的星星都躲藏了起来。而罗莎则在菲利克斯的怀抱里沉沉地睡着了。


    原本菲利克斯还想着去寻找这些在贝斯基德山上便常和自己玩闹的星星伙伴们玩一回捉迷藏,可当他低头看看罗莎的睡颜,就搞明白了一切:天上的星星都掉进她深邃的梦里——那里有广阔的大海和哥哥那艘永不会翻沉的小蓝帆船,而伟大的航海家总是需要星星指路……


    ……


    一双大手突然抓住了柔顺的长发。罗莎还没来得及挣扎,便被人狠狠地丢到了地上。皮肤被擦伤了好几处,她几乎是皱起眉头要哭出来,却生生忍住了——你怎么能哭呢?你可是大航海家亚瑟的妹妹!


    她挣扎着坐起来,像用英格兰人儿时便从父母那里学来的句子刻薄菲利克斯几句,说他不如自己的哥哥细心……抬头却只看见了一身冷冰冰的军装——正是面前这个可恶的德国士兵从菲利克斯怀里把她拎了起来,又狠狠地摔在地上!


    “脱衣服、洗澡。”德国人甚至不愿意花时间多跟这群可怜的人们交流几句,便强行给他们下了命令。


    哥哥教过自己,在自己不能占上风的场合下,一定不能慌乱或凭着鲁莽反抗——这样的人是会吃亏的。航海家一定要随机应变,才能将脚印留在更广阔的大地上。


    她连忙听话和身边的人一起脱掉衣服,又跟着队伍慢悠悠地挪蹭,向着那装饰美丽的洗浴间走去……队伍里有不少和哥哥年龄一样大的姐姐,正害羞而扭捏地不知该遮住哪里,恨不得再长出几双手来把全身都挡住才好——最后她们都不约而同地用手将姣好的脸颊遮了起来。


    她正用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寻找一干人中找出自己熟悉的面孔,却猝不及防地又被人一把抱了起来。罗莎被吓得几乎尖叫,处于本能,她挣命一般在那人的胳膊上咬了一口。


    后者则狠狠地吸了一口气,随后快速将她拎到一侧的谷草堆里埋上,恶狠狠地骂了一句:“别出声儿!”


    粮谷几乎淹没了罗莎翠绿的眼睛,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两绺可怜的太阳光。

    

    “你在干什么?”党卫军里昂·穆勒看见有人正蹲在“浴室”门口的谷堆旁若有所思,不得有些奇怪——但当看清那一头浅栗色的短发和鬓角倔强地翘起来的鬈发时,他恍然大悟地笑了。


    他顽劣地抬脚踢了踢好友的屁/股,“你不会还想着昨晚那身/材火/辣的热那亚女郎,在这里对着稻谷堆发/泄/欲/望吧?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啦——罗维诺老弟,听我一句劝,虽然你们意大利人都这样风/流/成/性,但那女郎那可不是你该妄想的!”


    “滚/蛋!”被称作罗维诺的士兵回过头狠狠瞪了他一眼,随手将半包香烟丢了过去,“不过是看到有人把烟丢在这里而已。”


    “哟,这可是难得的好东西!只要抽上一根儿,和那群东斯拉夫人打上三天的仗都不会疲乏!”里昂·穆勒乐呵呵地接住罗维诺丢来的香烟,用另一只手在兜里摸来摸去,“可惜你连抽烟都学不会!抽烟都学不会的人有怎么算得上是老兵呢?啧啧啧……二十一岁还是太年轻了些……”


    费尽千辛万苦,他可算是摸出了个被自己压扁的火柴盒。他颠出一根火柴,把早就放到嘴巴边上都快嚼碎的香烟点燃,饶有兴致地看起了蜂一般涌入“洗浴室”的赤身裸体的人们。


    不久之后,等这群人都进到“浴室”,他们将会把大门锁死,将致命的毒气从洗浴室的排气口灌入,然后再点上一根儿烟听里面尖利的叫声。等房间里再没有声音——里昂看过时间,那大概需要二十多分钟,他们就会将这批尸/体运到焚烧炉火化,将骨/灰随意抛撒到什么地方——他们几乎每天都要重复这样无聊的工作,又累又枯燥,待遇也远不及前线的士兵好——如果不是在莫斯科保卫战里害了重病至今还残留着后遗症,里昂是死也不会待在这里的。


    至于罗维诺·瓦尔加斯……没人晓得罗维诺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这个来自意大利的留学生在1940年就加入了纳/粹/党。他今年二十一岁,本来可以在战争最前线展示出自己独属于年轻人的英勇,却在今年年初,抽了风一般要求调到后方的集中营来。


    里昂多次嘲笑过他是懦夫,嘲笑他看到红军的枪口就吓得尿了裤子,连滚带爬想回意大利老家——于是那天,罗维诺抡起凳子将他狠狠揍了一顿,两人一起挨了一顿狠狠的惩罚。


    “我们这样,算不算是至交了?”冰冷的凌晨,里昂·穆勒摸着自己新长出来、有些扎手的胡茬儿,“起码是过命的交情。”


    “过命?是指我把你打死吗?”罗维诺毫不客气地回嘴道。


    可偏偏是这样,两个人竟成了不错的朋友——虽说他们还是常因为土豆和番茄哪个更好吃而产生矛盾,但战争时期,总会有人苦口婆心地劝说,也有军规严密地约束着:一切都这样不了了之了。


————————

猜猜罗维诺的身份?

绿草如茵

【东百/波立波无差】想念

无聊时的随手短打

内含味音痴。


————


托里斯其实是个不怎么念旧的人,但他还是会经常想起与菲利克斯在一起的时光。


在俄/罗/斯先生这里的生活相当艰苦,托里斯想。

在这里很累、压力很大、伤口很痛,所有人都绷紧神经,哪怕一点失误都可能让他们难受好几天。

可神经越是紧绷,他就越是容易想起菲利克斯。


俄/罗/斯先生的家终年都只有沉郁单调的黑白色,冬日壁炉的火光是难得的暖色,有时托里斯会凝视着热烈的红色出神,他会忽然想起对粉色有着莫名偏爱的菲利克斯,俄/罗/斯要是不在,他就会无声的呼唤着那个人的名字,保、波/兰、菲利克斯……


每当托里斯越是恐惧害怕时,他就越不能...

无聊时的随手短打

内含味音痴。


————


托里斯其实是个不怎么念旧的人,但他还是会经常想起与菲利克斯在一起的时光。



在俄/罗/斯先生这里的生活相当艰苦,托里斯想。

在这里很累、压力很大、伤口很痛,所有人都绷紧神经,哪怕一点失误都可能让他们难受好几天。

可神经越是紧绷,他就越是容易想起菲利克斯。


俄/罗/斯先生的家终年都只有沉郁单调的黑白色,冬日壁炉的火光是难得的暖色,有时托里斯会凝视着热烈的红色出神,他会忽然想起对粉色有着莫名偏爱的菲利克斯,俄/罗/斯要是不在,他就会无声的呼唤着那个人的名字,保、波/兰、菲利克斯……


每当托里斯越是恐惧害怕时,他就越不能唤醒那些美好的回忆来安慰自己,而往日让人感到无奈的昵称,却能让托里斯的记忆复苏。

记忆中的鲜明色彩几乎让他有落泪的冲动,在黄昏时摇曳的金黄麦穗,雨后泥泞脏污被洗涤一清的青草,被吹散在风中的金色发丝,清澈又夺目的翠绿眼瞳……

他的思绪戛然而止。

已经太过了,那些事物已经美好到他不能再去想了,他害怕自己沉沦,害怕回归现实后对比出的格外凄凉。


他似乎更想念波/兰了,托里斯想。



几年后,托里斯离开了俄/罗/斯家,并透过好心的英/国先生的介绍,他成功到了美/国先生家打短工。

与过去跟波/兰在一起时的生活,以及在俄/罗/斯先生家的生活相比,美/国先生真的是一位很棒的雇主。

美/国先生的家真的很美丽,温暖、阳光灿烂、还有许多他从未见过的美景与动植物。

这里对托里斯而言很美好,是不久前还在俄/罗/斯先生家时的他完全想像不到的生活。

托里斯以为自己不会再想波/兰了,但事实告诉他,他错了。


美/国偶尔会说些跟英/国的往事,虽说是往事,但于作为国家的他们而言,不过是不久以前的时候,每当这时候托里斯就会感叹,这位年轻的美/国先生果然很厉害呢,接着他就会不自觉地想到卢/布/林/联/合,曾经在东/欧拥有着一席之地的、并肩而立的他们。

然后他会笑着摇摇头,让自己不再沉迷于已经逝去的荣光。


他发现美/国与英/国总是思念着对方。

虽然英/国先生面上不显,但经常向我旁敲侧击的询问美/国先生的近况,并且偶然打着探望我的名义来见美/国先生。

美/国先生则是经常向我抱怨着英/国先生,会议上总是在反对他、经常对着空气讲话……

话虽如此,但美/国先生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都在闪烁着光芒,美/国先生果然很喜欢英/国先生呢。

真是让人羡慕呢,他的思绪不自觉地飘向大西洋对岸,听说他复活了。

那么,你也会思念我吗?波/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