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东皇太一

43.3万浏览    2728参与
何德何能
不见【八】 当你不希望某天到来...

不见【八】


  当你不希望某天到来时,你会发现时间过得特别快。


  一眨眼过去了两天,距离东皇太一的加密记忆彻底删除,只剩下三个小时的时间了。

  鬼谷子决定放弃,无论怎么说东皇太一都是他的徒弟,失去记忆而已,就当是养了个智能AI。

  再说,现在的东皇太一,如此乖巧的待在他身边,一如年幼时极其黏着他这位师父的样子,又勾起了他心底的父爱。【在下缓缓的打出来一个‘?’】

  “鬼谷子前辈,东皇哥哥好点了没有呀?”蔡文姬开着婴儿车,怀里抱着她最爱的羊驼玩偶,摇摇晃晃的过来了,典韦在...

不见【八】


  当你不希望某天到来时,你会发现时间过得特别快。


  一眨眼过去了两天,距离东皇太一的加密记忆彻底删除,只剩下三个小时的时间了。

  鬼谷子决定放弃,无论怎么说东皇太一都是他的徒弟,失去记忆而已,就当是养了个智能AI。

  再说,现在的东皇太一,如此乖巧的待在他身边,一如年幼时极其黏着他这位师父的样子,又勾起了他心底的父爱。【在下缓缓的打出来一个‘?’】

  “鬼谷子前辈,东皇哥哥好点了没有呀?”蔡文姬开着婴儿车,怀里抱着她最爱的羊驼玩偶,摇摇晃晃的过来了,典韦在后边紧紧跟着,生怕这个小祖宗不小心摔着自己了。

  “是小蔡啊,太一这会儿在休眠,你可别吵醒他哦。”对于孩子,鬼谷子一向温柔颇多,他摸了摸蔡文姬的头,哄她道。

  “小孩子家家没事不要乱来坦克组玩,这儿大多是群糙汉子,把你的婴儿车碰坏了你可别哭。”对于鬼谷子的动手动脚,还有那些躲在角落里看着蔡文姬冒星星眼嘴里还一直念叨着“好萌好可爱”的彪形大汉,典韦属实很无奈,“和我回战士组去,孟德大人给你准备了甜点和冰淇淋哦。”

  “冰淇淋!”到底是个小孩子,蔡文姬才来没多久就被典韦哄走了。

  程咬金失望的放下了手中的小裙子——他本来还指望蔡文姬穿上看看呢,这小裙子是他请小乔和瑶帮忙挑选的,特别可爱。

  廉颇看着一群满身透着颓废的大老爷们,咳了一声:“行了行了,蔡文姬那可是典韦曹操捧手心里的宝贝儿,你们万一把人家吓哭了呢?”

  可是程咬金还是不死心:“怎么办?这小裙子就白买了啊?现在东皇这样,他都不邀请辅助组过来玩了。”

  鬼谷子:“那你们可以先去战士组啊,你们不是大多双属性么,去战士组住两天,他曹操也没理由赶人啊。”

  于是双属性的坦克们都披上了自己战士组的马甲,风风火火的冲向了战士组。

  曹操: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卧槽?廉颇那个得绝对想不到这关键处,绝逼是鬼谷子那个阴得儿!


  坦克组和战士组因为蔡文姬和小裙子闹的火热,法师组和射手组也因为后羿差点打起来。

  貂蝉撸起袖子就要给后羿来一套‘想欣赏妾身的真伤么’,不过刚开大被最近在法师组蹭饭的露娜拦下了。

  “娜娜你别拦我,今个老娘就是要打爆这个渣男的头!”作为法师里的刺客,貂蝉的脾气可不像她的外貌那么好看。

  露娜一只手扯住貂蝉的袖子,凭借自己比貂蝉高一厘米的身高,且多年持刀行走野区的臂力,附加Buff【我哥是铠】,用蛮力制住了貂蝉。

  “你可淡定,后羿东皇在一块那会儿,嫦娥还没出来呢。再说了,嫦娥还没说什么呢,我们这就动手打人家cp不太好。”

  貂蝉气呼呼的甩开露娜的手,转头看向嫦娥:“嫦娥妹子你说怎么对后羿,放心姐姐们都站在你这边儿!”

  另一边射手组的情况和法师组差不了太多。

  孙尚香扛着重弩对着后羿,狄仁杰抱着李元芳站在外围,好让小矮子一眼能看到整个场面。伽罗躲在马可波罗身后看戏——毕竟如果她露了面,嫦娥可能会暴走。

  剩下的射手都持观望态度,一副看戏的样子——这个站撸王后羿,总算有点破水事可以让他头疼一下了。

  孙尚香和马可波罗都是被改造成了机甲和逐梦系列的人,所以他俩知道东皇太一现在这个状态恢复的几率几乎为零,因此对于后羿的语气也不是太好:“你都有cp了还去上人家东皇,害的他神力消散,整个法师组就差把你架周瑜的流矢里火刑了!”

  后羿没有说话,他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

  “阿羿,你心里有那个答案了吧。”隔着两波人群,嫦娥遥遥地问道。

  “嗯,虽然不太拿得准……”

  “那你去吧,早点回来,今晚我们吃汤圆,回来晚了,汤圆可就煮糊了。”

  “……我,知道了。”

  其余人:Σ( ° △ °|||)︴啥,啥玩意?


暗语离鸣
神,将光明撒向人间……你却机智...

神,将光明撒向人间……你却机智的打了伞

神,将光明撒向人间……你却机智的打了伞

暗语离鸣

东皇上神的后颈和云中神君的迷之笑容

东皇上神的后颈和云中神君的迷之笑容

:)
果然平着放拍出来就好看多了

果然平着放拍出来就好看多了

果然平着放拍出来就好看多了

红妆

(皇玩)有所思 第八章

久违的第八章来了!


第八章

“你受伤了?”心头一紧,少侠无意识地问出了声。

“少侠,你是在关心本神吗?”东皇太一声音有些虚弱,一双金眸却因带上笑意而亮了几分。

“没有,”少侠立刻扭过头去,强迫自己忽略忽然间“砰砰”乱跳的心脏,故作冷漠道,“你想多了。”

“是么?”东皇太一俊脸上露出了然的微笑,也不与少侠争辩,只安静地躺在柔软的草地上,等待元气缓慢地恢复。


少侠吸了口气,发现胸口传来一阵鲜明的闷痛,身体更是虚软无力,连抬起一只手都困难得紧,想来此刻身体状况比东皇太一好不到哪里去。

“我们……怎会到了这里?”片刻后,少侠打破沉默问道。

“许是我与饕餮激斗时动静太...

久违的第八章来了!


第八章

“你受伤了?”心头一紧,少侠无意识地问出了声。

“少侠,你是在关心本神吗?”东皇太一声音有些虚弱,一双金眸却因带上笑意而亮了几分。

“没有,”少侠立刻扭过头去,强迫自己忽略忽然间“砰砰”乱跳的心脏,故作冷漠道,“你想多了。”

“是么?”东皇太一俊脸上露出了然的微笑,也不与少侠争辩,只安静地躺在柔软的草地上,等待元气缓慢地恢复。

 

少侠吸了口气,发现胸口传来一阵鲜明的闷痛,身体更是虚软无力,连抬起一只手都困难得紧,想来此刻身体状况比东皇太一好不到哪里去。

“我们……怎会到了这里?”片刻后,少侠打破沉默问道。

“许是我与饕餮激斗时动静太大,不慎撕裂空间,以致你我自空间裂隙中跌入此境。”东皇太一分析道。

 

——他的火球与饕餮巨爪相撞的一瞬间,大地疯狂震颤,周遭空气扭曲,东皇太一眼睁睁看着身前空气撕裂选择,继而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将他与少侠、饕餮强行拉了进去。

等到空气静止后,他与少侠就落到了此间,那凶兽饕餮则不知所踪。

也幸好它不知所踪,否则以东皇太一如今的状况,遇上饕餮恐怕只能坐以待毙了。

 

东皇太一既然这么说,想来情况与他推测得八九不离十了。

本来么,太阳超神与上古神兽饕餮激情互殴,闹出什么样的动静都不算奇怪,撕裂空间双双跌入异境亦非全无可能。

只是,这茫茫宇宙,平行世界何止千百。

而他们所误入的这个空间,就连活了数千年的太阳超神都不造其究竟是何处。

“那……你有办法返回大荒么?”少侠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

东皇太一苦笑着摇摇头,“暂时做不到。”

若是他全盛时期,使用神力探查到大荒所在,并劈开空间、自空间裂隙中返回大荒并非难事,然而如今他伤势颇重,一身法力散去十之八九,自然没有这个能力。

少侠心中了然,只得沉默不语。

 

东皇太一转头默默看着少侠,片刻后忽然将右手探了过来。

少侠下意识想躲开,却晚了些许,东皇太一一只温热大手已然落在他额头。

“别动,你发烧了。”东皇太一道。

少侠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身体有些畏寒,头也有些晕晕乎乎的。

东皇太一坐起身来,自腰间摸出一个宝光璀璨的小锦囊。

这是他随身法宝之一,看似小巧实则内里空间极大,能装下不少东西,且异常坚韧,就连方才东皇太一与饕餮争斗的冲击波都不能令其有分毫损毁。

东皇太一打开锦囊,摸出一个白色瓷瓶拔去瓶塞,然后伸手将少侠扶起,又将瓷瓶递到少侠嘴边,言简意赅,“仙露,于你伤势有益。”

少侠被东皇太一半抱在怀中,与他一张俊脸相距不过半尺之遥,彼此呼吸可闻。

感觉这个姿势暧昧至极点,少侠下意识想要后撤拉开距离,然而身后那只手扣得甚紧,他微微一挣之下竟未能一动分毫。

愕然抬头,少侠目光猝不及防地撞上一双满怀关切与期待的金眸。

少侠怔怔与那双金眸对视片刻,脸颊不由自主地愈发烫了起来。

无法拒绝那热忱目光,少侠低下头去,默默张嘴含住瓶口,就着东皇太一的手将瓷瓶中仙露喝了。

 

见少侠终于肯乖乖吃药,东皇太一松了口气,自己也自锦囊中摸出一瓶仙露喝下,然后维持抱着少侠的姿势闭目养神。

少侠在东皇太一怀里不安地动了动,有点想不明白自己和东皇太一怎么稀里糊涂就变成如此亲密,这实在有违自己初衷。

“劳烦神君松手,我要休息了。”少侠边艰难地开口,边试图从东皇太一怀中挣脱出来。

先前好不容易才勉强与这中二神君划清界限,他可不想就此功亏一篑。

毕竟对方是神,有恣意妄为的资本,而自己不过一介凡人,只想安安稳稳过自己的日子,实在不愿继续和东皇太一纠缠不清。

对方冷心冷清,根本不知感情为何物;而他却是会受伤、会心痛的。

明知道东皇太一只是随便玩玩,根本不可能认真投入一段感情,他如果还被对方蛊惑,飞蛾扑火般撞上来,岂不是蠢得无可救药?!

少侠这般想着,便用双手抵住东皇太一胸膛,费力地从他怀中起身,想去一旁树下独自休息。奈何高烧之下手脚发软,刚一起身便一阵头晕目眩,险些立足不稳摔倒在地。

幸好一双手适时伸过来,稳稳地托住他的腰部,才令他免于脸部朝下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的尴尬。

“少侠既身体欠佳,又何须逞强,且在本神怀中休息一晚又何妨。”东皇太一一面重新将少侠按回自己怀中,一面诚恳地提出建议,“本神……我保证绝不会对少侠做出分毫越距之事。”

少侠本待婉拒,然而他此刻身体正值发烧畏寒,而东皇太一的怀抱如火炉般温暖,被他抱在怀里确实暖洋洋地十分舒适,令他只想瘫在对方怀抱中,闭上双眼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

少侠此刻病体虚弱,只觉浑身上下疲惫已极,困意一阵阵上涌,连带着意志也不那么坚定,于是原本拒绝的念头便不争气地动摇了。

——我且把他当火炉借用一下,等病好了立刻划清界限,绝不拖泥带水。

少侠这般想着,遂硬挑着眼皮道:“你说话须得算话,明天等我睡醒了便松手,不许再纠缠。”

东皇太一低头凝视少侠,金眸中浮现出一抹不自觉的柔软笑意,轻声道,“好,都依你。快睡吧,你眼睛都睁不开了。”

少侠“嗯”了一声,在东皇太一怀中安心合上双眼,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翌日清晨。

少侠睁开双眼,只见天色已大亮,一轮红日正冉冉升起。

身周传来融融暖意,却是东皇太一正将他严丝合缝地紧紧抱着,一双发亮的金眸正瞬也不瞬地凝注着他。

少侠心头不由一慌,想起自己昨晚就这么钻在对方怀里,和他维持这亲密姿势睡了一夜,一张俊脸不由刷地通红。

 

轻咳一声,少侠平复了下有些失速的心跳,感觉身体恢复了些许力气,精神也好了许多,想是烧已然退了。

身体既然已见好,那便不能再继续赖在东皇太一怀里。

少侠这般想着,正欲开口让东皇太一放开自己,忽然听到腹中发出“咕噜”一响。

少侠不由大窘,热度方才稍退的俊脸再度“腾”地烧了起来,满心期望东皇太一没有注意到方才的动静。

可惜他的希望落空了。

他腹中响声刚落音,东皇太一便低下头,一双金瞳凝视着少侠,似笑非笑道:“少侠可是饿了?”

“……没有。”少侠硬着头皮道,话音刚落,好死不死腹中又传来丢人的“咕噜”声响。

“少侠饿了便直说,这有什么好羞惭的。”东皇太一一面说着,一面摸出腰间的锦囊,在里面翻了起来。

片刻之后,东皇太一讪讪地缩回了手,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微的尴尬。

——却是那锦囊中只剩下一堆杂物和灵丹妙药,东皇太一来时携带的糕点食物,已经在这些日子中消耗殆尽、丁点儿不剩了。

 

“少侠且稍待片刻,我去附近寻觅些吃食。”此时东皇太一灵力已恢复了少半,感觉自保绰绰有余,遂起身说道。

说完,不待少侠表态,东皇太一已站起身来,抬手在少侠身周布下一个结界,道,“少侠在此休息片刻,只要不出结界,想来安全应该无虞。”

见他举步欲离去,少侠连忙道:“等等!”

东皇太一停下脚步,转头疑惑地看向少侠。

“你的伤势当真无碍么?”少侠不放心地问道。

这里毕竟是完全陌生的异界,天知道四周是否潜藏着什么危险。

东皇太一明明昨夜还是一副伤重难行的模样,少侠着实担心他在贸然这密林中乱闯会遇上未知危险。

无论这位神君之前对自己如何恶劣,他毕竟前不久刚救了自己一命。倘若他为了自己找食物而遭遇不测,少侠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少侠放心,我毕竟是太阳超神,这世上能伤我的东西,不多。”东皇太一牵起嘴角,对少侠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继而转过身去,大踏步地往前方密林深处走去。

开玩笑,他可是地位尊崇、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太阳超神。

堂堂的东皇神君,如果连填饱喜欢的人肚子这种简单的事儿都做不好的话,他还不如干脆买块豆腐来撞死算了。

 

 

一炷香之后,少侠听到前方不远处传来动静,下意识抬头一看,不由地怔在当地。

——只见东皇太一正志得意满地拖着一只灰色的巨大野兽朝着自己走来。那只野兽周身覆满灰色长毛,身体肥硕、四足短尾,头顶拖着两条又大又长的耳朵,怎么看怎么像一只放大了上百倍的兔子。

额滴乖乖啊,这个空间也太邪门了吧,连兔子都大到让人心里发毛的程度,这要是来只狮子或是老虎那还得了?!

 

东皇太一将那只巨无霸兔子拖到少侠附近,然后自百宝囊中摸了把锋利的匕首,施法令匕首凭空变大几十倍,然后开始娴熟地宰杀剥皮。

少侠看着他高超的技术不由震惊地睁大了双眼,怎么也想不通堂堂的东皇神君竟然如此接地气,连做屠夫的活儿都如此得心应手。

看到少侠的表情,东皇太一知他心头所想,遂意气风发地挑挑眉道:“少侠想是忘了,本神丧失神力、化名玄晖时,可是在凡间度过一段不短的时日,倘若连这些基本生存技能都不会,恐怕早就不知饿死在何处了。”

听到他提起“玄晖”二字,少侠不由得想起两人在北溟南相濡以沫的那段日子,不由一阵心神恍惚。

待他重新找回思绪时,东皇太一已经用匕首削好了一个简易的烧烤架,并开始搓着技能用小火烧烤切割好的野兔肉了。

 

少侠见东皇太一一手翻转着木架上的野兔,另一手用控制得大小合适的火苗靠着野兔肉,不由暗叹太阳神就是方便,连做烧烤都不用拾柴生火,随手搓个技能便可搞定。

 

不过多时,野兔肉便被烤得金灿灿的,开始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少侠初时还担心如此巨大的野兔究竟是否真的能吃,如今闻到这香气,只觉口水横流,腹中饥饿愈发难忍。

偷偷咽下口水,少侠艰难地转过目光不看即将烤熟的野兔,以免因饥饿露出失态模样。

东皇太一看在眼中,只觉少侠这举动异常可爱,正待张口调侃几句,忽听身后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少侠也听到了那有些诡异的声音,遂转过头来,与东皇太一同时看向声源处。

然后,两人的表情同时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只见距离他们十几丈的地方,那几棵比寻常牵牛花大上数十倍的异界“牵牛花”正疯狂地挥舞着叶子、晃动着硕大的花朵,异常迅速地朝着两人移动过来。

见此诡异情景,少侠不由嘴角一阵抽搐。

他清楚地看到,那几棵牵牛花晃动着的、大得不可思议的花朵中心,正迅速地流出散发着难闻腥臭的粘稠液体,也不知究竟是它的口水还是其他更为恶心的东西。

看情况,它们定然是被野兔肉的香气吸引而来。

先前少侠看这大得惊人的牵牛花,还暗暗猜测过它们究竟靠什么生存,却怎么也没想到这玩意儿居然是吃肉的。

 

相比少侠,东皇太一则淡定多了。

他活了上千年,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没见过,这种食肉的花草在他眼中自然算不得离奇。

金眸未眯,东皇太一冷哼一声,不待那些食肉牵牛花继续前行,便抬手打出一颗巨大的火球。

“轰”地一声,火球将几棵牵牛花包围住并迅速点燃。

牵牛花们发出难听的“嘶嘶”叫声,边喷射出大量腥臭液体企图灭火,并迅速地朝着来路返回。

然而,太阳真火又岂是这区区异界妖花所能熄灭的,不过片刻功夫,几棵妖花已经挣扎着被火焰吞噬殆尽,只剩下一堆黑色的焦灰。

见到如此惨烈情景,远处十几棵原本跟着蠢蠢欲动的妖花瞬间明白自己遇上了根本惹不起的厉害角色,于是立刻安分下来,极力缩成一团假装自己只是棵安静无害的植物。

 

“哼,算你们识相。”东皇太一收回警告的目光,继续专心致志地烤着野兔肉,尽心尽力完成喂饱心上人的大业。

 


:)

期 末 作 业 第 二 弹 放 出

算是太一的生贺了

上色完成版会在7月22日当天放出

期 末 作 业 第 二 弹 放 出

算是太一的生贺了

上色完成版会在7月22日当天放出

暗语离鸣

快速……衰退……

就地……枯萎……


快速……衰退……

就地……枯萎……


何德何能
不见【七】 最后三天,最后一次...

不见【七】


  最后三天,最后一次机会。

  东皇太一一如既往地躺在摇椅上,尾巴顺从地垂到地上,他闭着眼,好似睡着了一般。

  看着这样的东皇太一,鬼谷子的心里却全是恐惧,他记得,深刻地记得,嫦娥来到王者峡谷的那天,太一也是这样,仿佛安详地睡着了一样,却断了气息。

——————————回忆分割线

  “老鬼!你在不!”廉颇坐着孙策的船,急吼吼冲进了辅助组的院子,眼看就要撞上正在和蔡文姬玩的大乔,好在被盾山哐当一声挡了下来。

  跳下船,廉颇没有理会盾山和大乔的抗议,径直推开大门:...

不见【七】


  最后三天,最后一次机会。

  东皇太一一如既往地躺在摇椅上,尾巴顺从地垂到地上,他闭着眼,好似睡着了一般。

  看着这样的东皇太一,鬼谷子的心里却全是恐惧,他记得,深刻地记得,嫦娥来到王者峡谷的那天,太一也是这样,仿佛安详地睡着了一样,却断了气息。

——————————回忆分割线

  “老鬼!你在不!”廉颇坐着孙策的船,急吼吼冲进了辅助组的院子,眼看就要撞上正在和蔡文姬玩的大乔,好在被盾山哐当一声挡了下来。

  跳下船,廉颇没有理会盾山和大乔的抗议,径直推开大门:“老鬼!东皇不太对劲!”

  鬼谷子一向是个果断冷静的人,但是涉及到东皇太一的事情,他都会有几分无奈和心酸,这个早年叛出师门的孽徒让他又是记恨着,又是挂念着。

  “他怎么了?又吃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力量闹肚子了?”鬼谷子背对着廉颇,安心泡茶。

  “他失去了后羿的神力支持,可能快死了。”

  原本吵吵闹闹的辅助组,一下子安静了,大乔停下了敲孙策脑袋的手,看了一眼鬼谷子,转身把蔡文姬和瑶一手一个拉着,出了门,孙策也牵上了孙膑和刘禅,将他们带离了大厅。

  少儿不宜,保护未成年们!

  “我说过了,他自作自受。”鬼谷子继续背对着廉颇泡茶,“死了也是他该!”

  “老鬼,话不能这么说啊,你连云中君那只鸟都舍得救,东皇可是你弟子啊,怎么能……老鬼?”廉颇坐到鬼谷子身边,本想帮东皇太一说说好话劝劝鬼谷子,却发现,表面上正在冷静泡茶的鬼谷子,面具未曾遮挡住的下颌处,汇聚着一滴泪水。

  鬼谷子终究心软,坐上了孙策的船,火速冲回了坦克组,项羽守在东皇太一的房间门口,等着廉颇他们回来。

  已是月亮初上梢头,东皇太一的房里却没有开灯,月光透进窗纱,印在东皇太一的身上,泛着点点银光。

  听见响声,躺着的东皇太一转过头,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之中的鬼谷子。

  “老鬼……”东皇太一的声音极轻,人也恹恹的,没有什么精神的样子。

  鬼谷子借着月光,清晰的看到,东皇身边一直萦绕着的日蚀之力,律动的特别慢,而且很无力,给人一种下一秒就会停止运行的感觉。

  那三颗黑暗能量体是东皇太一的神力所在,律动越快,表示东皇的神力越充盈,但如果停止律动,则表明神力完全消散。

  “师父在,不会有事的。”鬼谷子摸了摸东皇太一的额头,眼里都是心疼。

  东皇太一有些恍惚,额头传来的温度一如当年,年幼的孩子贪玩掉进冰窟里,生了场大病,痛苦与恐惧之时,一双温柔的手,将自己环在怀里,耳边是轻轻哼着的小曲,让所有的阴霾就此消散。

  “师父,太阳已经下山了,真正的月亮出来了,我想睡一会儿,好么?”

  “睡吧,一觉醒来,一切烦恼烟消云散。”

  不多时刻,日蚀之力彻底停止律动,而东皇太一也在鬼谷子的眼前,断了气息。

  廉颇无奈的叹了口气,拍了拍鬼谷子的肩膀:“老鬼,节哀顺变。”

  鬼谷子却异常的冷静,他转向吕布:“吕布,请你去通知一下核心区,就说东皇太一因不可逆损伤,失去神力,请求核心区对其改造。”

  “主要改造部分是?”

  “添加能源动力系统,抹杀……情感模块……”

  “确定抹杀情感模块?”吕布略有疑惑,所有被改造成机甲系列的,除了孙尚香,都无一例外保留了情感模块,因为有情感模块在,他们才有可能知道自己加密记忆的密码,知道自己最重要的珍藏是什么。

  “确定,另外,”鬼谷子跪了下来,向在场的所有人乞求着,“求你们藏着这个消息,尽量阻止太一和后羿见面,我不想他再死一次了。”

  廉颇扶起鬼谷子,坦克组辅助组心照不宣,共同瞒下这个消息,仅刺客组的韩信和射手组的孙尚香知道,东皇太一已经不是以前的日蚀东神了,他已经被改造成一个,没了情感的逐梦之蚀。

An.Z 栎音

端午节小活动彩蛋

峡谷里的厨子真不少,好吃的厨子……嗯……也挺少的。

端午节小活动彩蛋

峡谷里的厨子真不少,好吃的厨子……嗯……也挺少的。

暗语离鸣
别骂了别骂了,再骂就boki…...

别骂了别骂了,再骂就boki……

别骂了别骂了,再骂就boki……

玉兰谣

第二章

“千泷参见东皇阁下。”千泷向东皇太一微微行礼,“千泷,命你前去辅佐扶苏公子可有什么收获?”千泷作为月神的徒弟,日后是要成为辅佐君王的大巫。“扶苏公子志向远大,心怀天下子民,单从这一点看他会成为一名不错的君王。”东皇太一不语,他相信以千泷的能力不会只看到这些。

       “可惜,他的思想与城府与现在的情况相比还是太过单纯老实。做事考虑不到全面,想拯救百姓却又无能为力, 东皇阁下很了解这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吧。”千泷嘴角微微上扬,她敏感的感觉到东皇太一刚才气息有些不稳。她就是要把这懦夫伪装出来的高大上的面具撕开...

“千泷参见东皇阁下。”千泷向东皇太一微微行礼,“千泷,命你前去辅佐扶苏公子可有什么收获?”千泷作为月神的徒弟,日后是要成为辅佐君王的大巫。“扶苏公子志向远大,心怀天下子民,单从这一点看他会成为一名不错的君王。”东皇太一不语,他相信以千泷的能力不会只看到这些。

       “可惜,他的思想与城府与现在的情况相比还是太过单纯老实。做事考虑不到全面,想拯救百姓却又无能为力, 东皇阁下很了解这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吧。”千泷嘴角微微上扬,她敏感的感觉到东皇太一刚才气息有些不稳。她就是要把这懦夫伪装出来的高大上的面具撕开。

      “千泷刚从上郡回到阴阳家,想必也累了,回去休息吧”东皇太一的声音依旧这么不可一世。“千泷领命,千泷告退。”

          等千泷离开东皇殿后,星空滋生出几个黑影,“千泷最近倒是愈发狂妄了,你们就不担心她不听我们的安排。”如果不是千泷的特殊身份,他可不会纵容一个小女孩在自己面前放肆。

   “ 原本以为她比高月听话 但她却因为那个女人和我们叫板。要我说当初就不该把高月放走,就该把她关起来把她变成一具傀儡。”不满的声音传来。

“虽然现在千泷不听话。但如果照你所说的把高月制成一具傀儡。那东君大人更不会听我们的话了,墨家也不会容忍,尤其是那个拥有几位高手的内力的巨子,现在恐怕已经可以把这几份力量运用自如了。”女人的声音传来反驳了上一位的观点。

“说到狂妄,真正狂妄的不是154吗?她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听过我们的话。”

“154啊,千泷明天就要去找他们了。不怕他们联合起来对付你们吗?”东皇太一深感不耐,看帮人吵架还不如看星魂千泷两人互掐。

“ 联合?可笑。他们连联合在一起都难,更别说对付我们了。再说了让一个试验品管教两个实验品,也为我们省了力气。 ”

         琼泷阁,“如儿,你回来了。”穿着傀儡衣服的少年拿着一个红盒子,看到千泷的时候眉眼的笑意更浓。 “嗯。”千泷看着小桐手上的红盒,眼神情绪不明。

           “这是星魂给的。”小桐看向手上的盒子,语气含着厌恶。“如儿小心点。”

          “好。”千泷接过红盒,端详着。红盒上刻着龙凤呈祥的画面,打开盒子,里面什么都没有。

  “呵。”千泷合上红盒,指尖燃起火焰,将盒子烧成灰烬。

        “烧了更好。这白眼狼的东西我们也不稀罕。”小桐脑海闪过一个蓝色身影倒在血泊当中,滔天的怒火蕴含着不甘。

温书又被屏了〖停止思考〗

【王者荣耀乙女向】和他(她)对视十秒.5(下)

随缘短打产物,算是小甜饼


小学生文笔没法改变


ooc有,毕竟它是我的好姐妹,我们情同手足


有周瑜/公孙离/曹操/宫本武藏/庄周/安琪拉/嬴政/杨玉环/西施/虞姬/典韦/东皇太一/王昭君/马可波罗/孙策/刘备的场合


此处是(下),对应『西施/虞姬/典韦/东皇太一/王昭君/马可波罗/孙策/刘备』。


这些全都是前面一弹评论区里姐妹们的点文,欢迎您点下一杯。如果没有的话,这个系列就暂时结束了,下面大概会写点比较刺激的梗(?)顺便一提,续更条件是在评论点满六个角色,说实话我觉得自己有一天甚至可以写完全员。允悲。


说起来也奇怪,本来准备写到四就开始下一个梗的,但是回头一...

随缘短打产物,算是小甜饼


小学生文笔没法改变


ooc有,毕竟它是我的好姐妹,我们情同手足


有周瑜/公孙离/曹操/宫本武藏/庄周/安琪拉/嬴政/杨玉环/西施/虞姬/典韦/东皇太一/王昭君/马可波罗/孙策/刘备的场合


此处是(下),对应『西施/虞姬/典韦/东皇太一/王昭君/马可波罗/孙策/刘备』。


这些全都是前面一弹评论区里姐妹们的点文,欢迎您点下一杯。如果没有的话,这个系列就暂时结束了,下面大概会写点比较刺激的梗(?)顺便一提,续更条件是在评论点满六个角色,说实话我觉得自己有一天甚至可以写完全员。允悲。


说起来也奇怪,本来准备写到四就开始下一个梗的,但是回头一看评论,渐渐地就凑出来一整个五了,果然停不下来了吗?!不过ko no温书是无条件宠粉da!只要点了就会写,请放心入股哦!


喜欢的话留下你的小心心好嘛,我会很开心哦!


前篇指路①(李白/韩信/马超/李信/诸葛亮/曜) 


②(铠/赵云/百里守约/貂蝉/孙尚香/上官婉儿) 


③(程咬金/白起/百里玄策/奕星/伽罗/兰陵王/大乔/武则天) 

④(上)『孙膑/司马懿/露娜/李元芳/狄仁杰/云中君』


④(下)『夏侯惇/鬼谷子/明世隐/元歌/扁鹊/蔡文姬/张良/裴擒虎』 

⑤(上)『周瑜/公孙离/曹操/宫本武藏/庄周/安琪拉/嬴政/杨玉环』 



——


西施


三秒时闪亮灵动的茶色眸子里多少有些俏皮

五秒时有些疑惑地眨眨眼,等待你的后话

八秒时见你不说话,她蹦蹦跳跳凑近你,想从你脸上发现什么端倪

十秒时——探索无果,人却差点摔出去,幸好西施还是稳住了身子。不过,你们俩的姿势可有些尴尬了,刚刚她身子收不住向前倾倒时,你条件反射搂住西施的纤腰,嗯……现在你和她贴在一起,双双红了脸。

不过这点害羞,可影响不了西施像迎接清晨的可爱麻雀一样向你问东问西。

“阿召~怎么一直看着我?是有什么事吗?我的发带歪了?还是说…我是你的珍宝,让你移不开眼了呢?”

“要我说啊…你也是这个世界的珍宝!”

〖西施姐姐,慢点慢点,问题回答不过来了啊!〗



——


虞姬


三秒时翠绿眸子里映出你的模样,仔细一看,许还染了丝笑意

五秒时绛唇轻启,唤你“阿召”,示意你到她身边去

八秒时眸里笑意渐盛,明媚皓齿间俨然是她向意中人展露的关切与怜爱

十秒时——握住你的手,捡拾一片落叶,又任其从掌心随风飘离。

“阿召,风会带走你存在的证明,而我会一直记得你。”

〖虞姬亦不过是个寻常女子,在自然的变换中,她了悟了世事更迭也无法改变的相思。〗



——


典韦


五秒时平日里以狂战士的模样显现于人前的男人,眸中只剩下宽慰和挣扎的喜悦

八秒时忍不住靠近你,在心中告诫自己——千万不要伤到你

十秒时——笨手笨脚地抱住你,你迟迟没等来他的下一步,但他却在你动了那么一下下的时候更用力地拥抱你。半晌,他用模糊的声音唤你。

“阿召……”

〖曾伤害了他人的野兽只希望自己不要伤害到你。〗



——


东皇太一


三秒时看不清他的眼神,只觉得他盯你很紧

五秒时不知道为什么,被他这样看着,有种紧张感

八秒时不知是不是错觉,泥鳅的尾巴好像动了,总感觉有点危险

十秒时——又黑又长的尾巴缠着你的腰,把你拉到他的怀中。东皇的衣服总浸泡在海里,却没有沾上一丝湿气。你落在他怀里的时候,只感觉到丝绸的柔软触感,意外的舒服。不过,要是你以为这样就完了,那就大错特错了。继尾巴之后缠上你的是他的手臂,紧接着就是唇与舌。

晕乎乎的你听见他飘渺如烟的声音:

“召儿,是你先来触碰禁忌的……”

〖众所周知,生物进化并不会导致生殖隔离的产生。〗



——


王昭君


三秒时眉眼间有如寒冬般冰冷的凛冽之气

五秒时对你展了笑颜,目光也逐渐柔软下来

八秒时虚握的指尖生出梅花状的冰塑来,她向你招招手示意你来她身边

十秒时——眼眸中怀念与喜悦并存,她以一副少女模样,对你敞开心扉。

“阿召,上次你说要看一次我家乡的梅花。我虽有许多年没再见着,却还记得,它隐约生了这副模样。”

〖冰冷美人心中有丘壑,山河再远,也挡不住她望穿秋水。〗



——


马可波罗


三秒时金发美人秉持着绅士风度,专注地和你对视,心中想着这或许又是什么当地的风俗

五秒时不管是不是风俗吧,马可波罗非常熟练地向你抛了个媚眼。美颜暴击。

八秒时从没怀疑过事情真相的马可波罗突然很想吻你,但他暂且推翻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又恢复成了起初正经的模样

十秒时——气氛非常great,你的脸也红了,如果马可波罗再不出手就枉费了他那一腔浪漫。水到渠成一般,你们接了吻。马可波罗现在坚信这是情侣之间专属的仪式了,于是他又亲吻了你的手指,用蹩脚的中文对你诉说情意。

“My beautiful lady,沃挨泥。”

〖马可波罗很浪漫,如果他不说中国话的话就更完美了。〗



——


孙策


三秒时怔愣了半秒,迟疑地看着你

五秒时发现你的眼神没有半点退却的意思,便也认真地瞧着你

八秒时脸渐渐变得像发了烧一样红,呼吸也变急促了

十秒时——迫不及待地抱住你,对你诉说他想说出的话。

“从今往后,我只想为阿召启航。请允许我,余生都为你带来笑容吧。”

〖总害怕表达不好对你的感情。〗



——


刘备


三秒时豪不避让地看过来

五秒时对自己的气质和人品都非常有自信的刘备,在脑海里排除了许多你可能这样看着他的理由

八秒时——暖男刘备选择打破沉默,他看着你的眼睛,用他觉得最真挚的口吻对你说。

“召儿有什么事都可直接与我说。”

描述完情况的你受到了真正的暖男对待——他扣住你的后脑勺直接吻了上来,透明的拉丝从唇舌相接处开始,延伸出来。

“听上去,召儿想要享受夫人的待遇,备这就来。”

〖嗯……的确是暖男呢,某方面来说。〗



——

本次点文名单:

@白露 :西施

@缘缘喜欢伯贤鸭 :虞姬

@For saken :典韦

@。 、@星期一 :东皇太一

@箫声易 、@九鳟 :王昭君

@小雨の子 :马可波罗

@浪的像海 :孙策、刘备

希望喜欢!


现在来说,这个梗基本上是可以完结了,不出意外的话,由于今天比较闲,晚上会写新的梗。


期待小姐姐们可爱的评论,小姐姐赛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