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东野圭吾

37244浏览    2541参与
fraysa

プラチナデータ 60

20

眼前是和往常一样昏暗的走廊,两边是一排的门,神乐往前走着,走廊毫无尽头,门也不断的在出现。

带着不祥的预感,他推开了门。

房间里放着一面很大的镜子,里面照出神乐的样子,但是他却在怀疑这是不是自己。

“为什么不出去呢。”神乐问道。

“因为不想出去。”镜子里的自己回答道,“我已经厌倦了,不要管我了。”

“我有事情想问你。”

“我什么也不知道。”

“不是吧,请老实说,我需要情报。”

镜子里的他一副生厌的口气说道。

“情报情报,你脑子里只有情报,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岁数上去了耳朵不好了反而能长寿这种说法么,了解情况并不一定会幸福,不知道,看不见,感觉不到,这样才会更幸福。”

“...

20

眼前是和往常一样昏暗的走廊,两边是一排的门,神乐往前走着,走廊毫无尽头,门也不断的在出现。

带着不祥的预感,他推开了门。

房间里放着一面很大的镜子,里面照出神乐的样子,但是他却在怀疑这是不是自己。

“为什么不出去呢。”神乐问道。

“因为不想出去。”镜子里的自己回答道,“我已经厌倦了,不要管我了。”

“我有事情想问你。”

“我什么也不知道。”

“不是吧,请老实说,我需要情报。”

镜子里的他一副生厌的口气说道。

“情报情报,你脑子里只有情报,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岁数上去了耳朵不好了反而能长寿这种说法么,了解情况并不一定会幸福,不知道,看不见,感觉不到,这样才会更幸福。”

“那如果是你爱的人呢,想要了解一切不是很正常么。”

“就是因为不是全知道所以才会有爱意,如果知道就不会爱了,爱情正是因为神秘才让人奋不顾身。”镜子里的他拿出了一幅画,画里是一双手,“你知道这画的是什么吗。”

“是谁的手?”

对于神乐的回答,他悲伤的摇了摇头。

“你什么也看不明白。”

他回头,把镜子里映照出的门打开,走出了房间。

“等一下,我需要帮助。”

“我不是说了我已经厌倦了么。”

“等一下,喂!”

猛地一激灵,神乐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坐在出租车上,车子停在新世界病院门前。

为了解决疑问,必须要把龙叫出来,那就要和水上老师商量了,反转剂没有效果的话只有找他了。

下车时电话响了起来,是志贺打来的,他现在应该在警察厅出席搜查会议。

“我是神乐,会议结束了么。”

“恩,刚结束。”志贺说道,“你现在在哪儿,自己家么。”

他刚想回答不是的,但又立即住了嘴,如果说在病院的话,一定会被问及理由,而且昨晚的电话里也说了今天要来修复系统的。

“我在去研究所的路上。”神乐答道。

“这样啊,辛苦了,那我这里处理完毕也立即过来。”

“好的。”

挂断电话后,神乐咬了咬嘴唇,如果让志贺看到系统,那就立即露馅儿了。

还是要尽快把龙叫出来,神乐这么想着准备朝医院正门走去时,又来了一通电话,这次是白鸟里沙。

神乐一瞬间想要无视的,因为她肯定是要求帮助修复系统的,但是他还是接了电话,因为她肯定是和志贺在一起,如果不接电话肯定会觉得可疑。


fraysa

プラチナデータ 59

“只要使用这个装置,不止是7楼,其他楼层的画面都可以造假,比如如果电梯那里的摄像头被造假的话,反犬旁 人就可以乘电梯了。”

浅间摇摇头,叹了口气。

“这个能立即确认么。”

“我们准备加紧分析,希望能赶上明早的会议,也许要通宵了。”

“真是辛苦了,拜托了。”浅间由衷的感谢道。

而上头听了浅间的报告后,果然都很震惊。

“那就是说7楼摄像头消失的这段时间就没有意义了?之前说荨科兄妹是在这段时间遇害的。”那须露出不高兴的口吻。

“摄像画面是假的,所以当然是这样了。”浅间回答。

那须不满道。

“你们在搞什么,什么科警研的特别鉴定小组,这么重要的发现都能被遗漏。”

“不好意思...

“只要使用这个装置,不止是7楼,其他楼层的画面都可以造假,比如如果电梯那里的摄像头被造假的话,反犬旁 人就可以乘电梯了。”

浅间摇摇头,叹了口气。

“这个能立即确认么。”

“我们准备加紧分析,希望能赶上明早的会议,也许要通宵了。”

“真是辛苦了,拜托了。”浅间由衷的感谢道。

而上头听了浅间的报告后,果然都很震惊。

“那就是说7楼摄像头消失的这段时间就没有意义了?之前说荨科兄妹是在这段时间遇害的。”那须露出不高兴的口吻。

“摄像画面是假的,所以当然是这样了。”浅间回答。

那须不满道。

“你们在搞什么,什么科警研的特别鉴定小组,这么重要的发现都能被遗漏。”

“不好意思,我觉得他们已经很尽力了,一般的鉴定,只要发现了画面消失的原因就行了,但是他们却还进行深入的调查,才发现了伪造画面的装置。”

对于浅间的反驳,那须皱起了眉。

“那就希望那个发现能对破案有帮助,话说志贺君是怎么了,今天不是说要报告DNA分析的结果么。”

然后志贺就一脸抱歉的站了起来。

“非常抱歉,因为系统出了点问题,所以现在还无法报告结果,请再给我两三天时间,一定给出分析结果。”

“系统有问题,怎么回事。”

“昨天神乐来联系的,现在正在修复中,非常抱歉。”志贺鞠躬道歉。

浅间这才发现了神乐今天没有来,而旁边坐着的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年轻女性,浅间听说是从美国来学习DNA搜查系统的。

“什么嘛,那我们这么早开会完全没有意义了,根本没有进展。”

“不是的。”浅间说到,“装上的东西很特殊,所以普通人应该做不出来,另外反犬旁 人应该是对医院内部很熟悉的,在这两个条件下,应该能缩小范围。”

那须不情愿的点点头。

“那看来这次只能展开彻底搜索了。”

这时,一个男人走了进来,是穂高,他的脸色很严肃。

“怎么了,如果是假画面的事情,浅间已经说过了。”那须说道。

“我们又有了点新发现,可以报告么。”穂高提高声音道。

“可以,说吧。”

穂高走进会议桌,打开了腋下夹着的文件夹,看了大伙一眼后,慢慢的开口道。

“我们详细调查了那个装置后,发现除了7楼还有其他的假画面。”

浅间睁大了眼睛。

“电梯那里么。”

“不是,电梯那里的摄像头没有异常,假画面是出现在5楼。”

“五楼?那是干什么用的。”浅间嘀咕着。

“仅仅是作为备用的楼层。”穂高回答道,“使用那个楼层的就只有特解研的神乐主任解析员一人,然后根据画面分析,事件当天假画面大概持续了有五小时,而事件发生应该就在这段时间里。”


sleepyalchemist
本来想每个瓶子里塞进本书的梗…...

本来想每个瓶子里塞进本书的梗……果然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耐心23333

瓶子原图来自LIXNTG

https://zhujinxiaoliangxinli.lofter.com/post/30951184_1c8117470

感谢!(๑•̀ㅂ•́)و✧

就很明显的伽利略厨和加贺(中后期)厨,其实还有新参者非常喜欢没位置了但洗萝卜森塞也必须有姓名鸭

早年非系列作看得还是蛮多但好多记不清了233333

本来想每个瓶子里塞进本书的梗……果然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耐心23333

瓶子原图来自LIXNTG

https://zhujinxiaoliangxinli.lofter.com/post/30951184_1c8117470

感谢!(๑•̀ㅂ•́)و✧

就很明显的伽利略厨和加贺(中后期)厨,其实还有新参者非常喜欢没位置了但洗萝卜森塞也必须有姓名鸭

早年非系列作看得还是蛮多但好多记不清了233333

稚梧_*

东野圭吾的作品中,我可能最喜欢它。

东野圭吾的作品中,我可能最喜欢它。

食野社

嫌疑人X的献身

书名:嫌疑人X的献身

作者:东野圭吾

[1]

纵然听说了那个老师对自己有意思,靖子也毫无触动。对她来说,这事就像墙上的裂纹,即便知道它存在,也不会特别留意。打从一开始,她就认为,不必去留意。


[2]

他把手伸进尸体的外套口袋,取出揉成一团的万元大钞,有两张。

“那是我……”

“你给他的?”

见她点头,石神把钱递给她,但她不肯接。

石神起身,从挂在墙上的自己西服内袋里取出钱夹,抽出两张万元大钞,把本属于富樫的钞票放进自己的钱夹。

“这样你就不会觉得恶心了。”他把钱递给靖子。


[3]

自己是否提出了最合逻辑的解答,石神没有把握。他心知肚明,自己渴望像以往一样去弁天亭...

书名:嫌疑人X的献身

作者:东野圭吾

[1]

纵然听说了那个老师对自己有意思,靖子也毫无触动。对她来说,这事就像墙上的裂纹,即便知道它存在,也不会特别留意。打从一开始,她就认为,不必去留意。


[2]

他把手伸进尸体的外套口袋,取出揉成一团的万元大钞,有两张。

“那是我……”

“你给他的?”

见她点头,石神把钱递给她,但她不肯接。

石神起身,从挂在墙上的自己西服内袋里取出钱夹,抽出两张万元大钞,把本属于富樫的钞票放进自己的钱夹。

“这样你就不会觉得恶心了。”他把钱递给靖子。


[3]

自己是否提出了最合逻辑的解答,石神没有把握。他心知肚明,自己渴望像以往一样去弁天亭,唯有弁天亭是她和他的交点。不去那里,他就见不到她。


[4]

石神回想起那个姓草薙的刑警,他给人的感觉挺随和,说话方式也很亲近,不会耀武扬威。不过他既然隶属搜查一科,表明还是有一定办案能力,应该不是那种靠恐吓逼对方吐露实情的人,而是不动声色套出实情的类型。从一堆信件中发现帝都大学信封的观察能力就值得注意。


[5]

旋即有某种难以言喻的焦躁蓦地涌上心头。要到什么时候为止?得这样背着石神偷偷摸摸到什么时候?难道说,只要命案没过追诉期限,就永远无法和其他男人在一起?


[6]

我已查明与你频频见面的人是何来历。我特地拍下照片,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我想问你:和这个男人是何关系?如果是恋爱关系,那你严重背叛了我。你也不想想,我为你做了什么?我有权命令你,立刻和这个男人分手。否则,我的怒火将烧向他。让此人经历与富樫相同的命运,对我而言易如反掌。我已有此心理准备,也有办法做到。再重复一次:如果你和此人有男女关系,我决不允许这种背叛。我一定会报复。


[7]

“我是说,石神这个人很单纯。他寻求的解答,向来很简单。他绝不会同时追求好几样东西,而他达成目的的手段也很简单。他从不会迟疑,也不会为一点小事轻易动摇。不过,这也意味着他不擅长生存之道,不是赢得全部就是满盘皆输,他的人生随时伴随着这种危险。”


[8]

“你我都不可能摆脱时钟的束缚,彼此都已沦为社会这个时钟的齿轮。一旦少了齿轮,时钟就会出乱子。纵然自己渴望率性而为,周遭也不容许。我们虽然得到了安定,但失去自由却也是不争的事实。在游民当中,应该有不少人并不想回到原来的生活。”


[9]

“是很复杂。不过,只要换个角度,问题就会变得异常简单。凡人想以复杂的手法掩饰某件事时,往往因复杂而自掘坟墓,可是天才不会这样做。他们会选用极为单纯、但常人想象不到也绝不会选择的方法,将问题一口气复杂化。”


[10]

我有不祥的预感,我担心你会背叛我。虽然我相信这绝不可能,但如果真有这种事,我绝不会原谅你。只有我才是你的战友,只有我能保护你。


[11]

他猛然一个转身,双手抱头。

“啊——”他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咆哮里夹杂了绝望与混乱的哀号。那咆哮,听者无不为之动容。

警察跑来,要制止他。

“别碰他!”汤川挡在他们面前,“至少,让他哭个够……”

汤川从石神身后将手放在他双肩上。

石神继续嘶吼,草薙觉得他仿佛正呕出灵魂。


fraysa

プラチナデータ 58

“马上就会知道了。”

穂高拿出手机,单手操作起来。

“请自己看着画面。”他一边说着,一边按下了最后一个按钮。

盯着屏幕看的浅间觉得画面闪了一下,接着他就‘啊’了一声。

因为之前的玩偶熊不见了。

他回头看了看浅间,穂高笑了起来。

“请再仔细看一遍。”他再次操作起手机。

玩偶熊又出现了,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变化。

“是怎么回事。”浅间问道。

“你现在看到的是真实的影像。”

“那刚才的是?”

听了浅间的问题,穂高操作手机,玩偶熊再次不见了。

“这是假的画面。”

“假的?”

“刚才你看到的那个箱子被放在存储中,那里面的数据替换了摄像头本应拍到的画面,就变成了完全不同的画面了。...

“马上就会知道了。”

穂高拿出手机,单手操作起来。

“请自己看着画面。”他一边说着,一边按下了最后一个按钮。

盯着屏幕看的浅间觉得画面闪了一下,接着他就‘啊’了一声。

因为之前的玩偶熊不见了。

他回头看了看浅间,穂高笑了起来。

“请再仔细看一遍。”他再次操作起手机。

玩偶熊又出现了,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变化。

“是怎么回事。”浅间问道。

“你现在看到的是真实的影像。”

“那刚才的是?”

听了浅间的问题,穂高操作手机,玩偶熊再次不见了。

“这是假的画面。”

“假的?”

“刚才你看到的那个箱子被放在存储中,那里面的数据替换了摄像头本应拍到的画面,就变成了完全不同的画面了。”

“这个被安装在控制柜里?”

“是的,经过调查发现,这个可以通过手机来控制,也就是知道这个装置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弄出假的画面。”

“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装置。。。”

穂高摇摇头。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不过这样做摄像头就失去作用了,所以应该不是医院这边所为吧。”

“那就是犯人设置的么。”

“我觉得这样想比较好。”

“那那又是什么呢,摄像头的电缆线,远距离操作可以隔断信号。”

穂高面露难色。

“估计是为了欺骗我们而设的陷阱,摄像头突然不工作了,如果发现是电缆线被切断,那么就应该不会再去调查摄像头了,而且因为是这段时间里发生的凶案,所以也可以为犯人提供不在场证明,实际上犯人随时都可以采取行动,因为7楼的摄像头完全没用了。”

浅间喃喃道。

“什么嘛,搜查完全回到原点了,弄这个装置要多久。”

穂高想了一下。

“装置是手工的,要做这样的东西,必须要有十分的技术,我估计安装要30分钟左右,但是准备也需要花时间,首先应该考虑是熟悉内部事情的人干的。”

浅间扯了扯嘴角。

“如果把这个在会议上报告,上头会吓一跳吧。”

“也许吧,而且还有更吃惊的事情。”

“什么意思。”


fraysa

プラチナデータ 57

不能让她协助检查系统,不然她肯定马上就会发现系统没有异常的。

解决这个状况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出为什么自己的头发会黏在荨科早树的衣服上,而知道这个的只有龙。

“接着刚才的话题——”神乐回过了头。

兰不见了,神乐连忙在房间里找了一下,他这里总共也就一居室,如果厨房厕所里没有的话,那就是出了这个房间了。

神乐打开玄关的门,乘上电梯来到一楼,然后跑到大厅。

但是兰却毫无踪影。


19

浅间接到木场的电话,大概是半夜2点了,他靠在自家酒柜前,只要不摄入酒精就无法入睡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好几年了。

快点到新世纪大学病院的警卫室来,木场这么说道。

“鉴定小组好像发现了什么,...

不能让她协助检查系统,不然她肯定马上就会发现系统没有异常的。

解决这个状况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出为什么自己的头发会黏在荨科早树的衣服上,而知道这个的只有龙。

“接着刚才的话题——”神乐回过了头。

兰不见了,神乐连忙在房间里找了一下,他这里总共也就一居室,如果厨房厕所里没有的话,那就是出了这个房间了。

神乐打开玄关的门,乘上电梯来到一楼,然后跑到大厅。

但是兰却毫无踪影。

 

19

浅间接到木场的电话,大概是半夜2点了,他靠在自家酒柜前,只要不摄入酒精就无法入睡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好几年了。

快点到新世纪大学病院的警卫室来,木场这么说道。

“鉴定小组好像发现了什么,为了明天的会议,今天要仔细的问清楚。”

虽然自己完全不想去,但还是干巴巴的回答知道了,挂断电话后,浅间庆幸幸好是在睡着之前打来的电话,如果睡着了被吵醒肯定会更不爽。

他叫了出租车前往病院,警卫室里鉴定小组的有三个人,其中一个就是管理者穂高,警卫员富山也在,看他穿着私服的样子想必也是被叫来的。

“辛苦了。”浅间对富山说道。

“不,我倒没关系。”

“因为分析需要时间,所以才在这个点,明天一早还有会议吧,所以我想尽快向责任人报告,浅间先生。”

穂高特意强调了责任人这点,就好像在说别为了半夜被叫出来而抱怨。

“当然你做的很对,那么分析结果呢。”浅间问道。

“找到了这个。”穂高指的是一个二十英寸大小的金属箱子,还带有密码锁。

“在哪里找到的。”

“在控制摄像头信号的控制柜旁边,之前说过7楼的摄像头因为被人远距离操作而割断了信号,但其实还有一个装置,我们完全没想到会有二重装置,所以疏忽了,这是我们的失误。”

“这倒没什么,是什么装置。”浅间连忙问道。

“百闻不如一见,你还是自己来看看吧。”

穂高把箱子递给了部下,然后部下熟门熟路的连上了显示屏。

“请正常使用显示屏就好。”穂高朝向富山。

富山疑惑的坐在显示屏前,开始操作了起来,所有的显示器都接通了电源,出现了画面,因为是深夜,所以哪个楼层都没有人。

“请注意7楼的屏幕。”穂高说道。

这是浅间非常熟悉的画面,朝向荨科兄妹房间的入口,和平时有点不同的就是静脉认证电子板上有什么东西,仔细一看好像是熊的玩偶。

“那是什么。”浅间问道。

“是我放着的,是之前来看病的女孩子拉下的东西,一直放在警卫室里我就借来了。”穂高说道。

“为什么要这样做。”


紫色的鱼

究竟爱一个人,可以到什么程度?

 究竟什么样的邂逅,可以舍命不悔?

 逻辑的尽头不是理性和秩序的理想国,

而是我用生命奉献的爱情!——东野圭吾《嫌疑人X的献身》

究竟爱一个人,可以到什么程度?

 究竟什么样的邂逅,可以舍命不悔?

 逻辑的尽头不是理性和秩序的理想国,

而是我用生命奉献的爱情!——东野圭吾《嫌疑人X的献身》

fraysa

プラチナデータ 56

兰稍微想了一下后,束手无策的摊了摊手。

“我也不知道,我没有带手表。”

“手机呢。”

“也没有,我不想被网络束缚。”

“你这样还能生活在现代社会啊。”

“这有什么难的,总会有办法的啊。”

看着无忧无虑的兰的脸庞,神乐开始思考起来,虽然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说谎,但即使她说的是真的,也不能说明龙和事件没有关系,龙可以假装睡觉,等她离开房间后,再去荨科兄妹的房间。

“关于荨科兄妹龙有说过什么吗。”神乐问道。

“关于什么。”

“什么都可以,刚才你说龙不喜欢我的工作,那么他也不会喜欢荨科兄妹咯。”

兰用手撑着脸颊。

“那些人就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龙又怎么会不喜欢他们呢,因为喜欢电脑...

兰稍微想了一下后,束手无策的摊了摊手。

“我也不知道,我没有带手表。”

“手机呢。”

“也没有,我不想被网络束缚。”

“你这样还能生活在现代社会啊。”

“这有什么难的,总会有办法的啊。”

看着无忧无虑的兰的脸庞,神乐开始思考起来,虽然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说谎,但即使她说的是真的,也不能说明龙和事件没有关系,龙可以假装睡觉,等她离开房间后,再去荨科兄妹的房间。

“关于荨科兄妹龙有说过什么吗。”神乐问道。

“关于什么。”

“什么都可以,刚才你说龙不喜欢我的工作,那么他也不会喜欢荨科兄妹咯。”

兰用手撑着脸颊。

“那些人就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龙又怎么会不喜欢他们呢,因为喜欢电脑和数字又不是什么坏事,重要的应该是要怎么使用它们啊。”

“我们是使用不当?”

“谁知道呢。”她抚了一下自己的长发,“这个就由你自己想了。”

神乐烦躁的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兰。

“你还真是一副了不起的口气呢,你算老几啊,看起来只不过是高中生而已,你从哪里学到这些的,你父母又是干嘛的。”

虽然神乐用了很严肃的口气,但兰却一点也不害怕,还是一样浮现出意味不明的笑意看着神乐。

神乐正准备再次责问时,他的手机响了。

“来电话了。”兰说道。

“我知道。”

神乐走到电脑桌旁,拿起了手机,是志贺打来的,他背对着兰接起电话,“是我。”

“我是志贺,现在说话方便么。”

“没关系。”

“我从白鸟那里听说了,系统不好?”

“是的,原因还不明。”

“怎么回事啊,又不是刚开始的时期,现在这种时候不应该发生这种事啊。”

“因为数据增加了吧,也许哪里超出承受范围了,总之我明天准备尽全力调整。”

“不过你好像拒绝了白鸟的要求啊,她希望也能帮忙解决问题。”

“我想首先自己来查找原因。”

“别什么都一个人扛,她不是来做客的,是来成为你的搭档的,而且必须要尽快修复系统,如果可以就把她当做助手,这是所长的命令。”

“我明白了。。。”

“明天的会议我会解释的,你好像也挺抱怨的。”

“对不起,拜托了。”

挂了电话后,神乐咬了咬嘴唇,果然白鸟里沙这么快就向志贺报告了。


林安悦☆

【随手渣翻】《希望之线》加松部分(16节前)

看到17号台版已经出来了所以后面的就不翻啦,前面也很甜但大家还是可以期待最后面的大糖!


虽然尽量避免了但多少还是会存在的剧透预警


(1)

松宫走进立着写有“自由之丘咖啡馆店主杀害事件特别搜查本部”字样的看板的大厅,还有很多搜查员留在这里写报告书或者分小组讨论案情。松宫看向大厅中央由多张桌子组成的主任席,松宫他们的领导——应该作为汇报今日成果的对象的人物正坐在椅子上看着笔记本电脑。他的手停着,应该是在确认什么资料。

  松宫从斜后方走近,朝着他广阔的脊背出声打招呼:“主任,我回来了”。

  “只要听到这个声音,...

看到17号台版已经出来了所以后面的就不翻啦,前面也很甜但大家还是可以期待最后面的大糖!


虽然尽量避免了但多少还是会存在的剧透预警









(1)

松宫走进立着写有“自由之丘咖啡馆店主杀害事件特别搜查本部”字样的看板的大厅,还有很多搜查员留在这里写报告书或者分小组讨论案情。松宫看向大厅中央由多张桌子组成的主任席,松宫他们的领导——应该作为汇报今日成果的对象的人物正坐在椅子上看着笔记本电脑。他的手停着,应该是在确认什么资料。

  松宫从斜后方走近,朝着他广阔的脊背出声打招呼:“主任,我回来了”。

  “只要听到这个声音,就应该知道还是不要太过期待比较好”。加贺恭一郎这样说着将椅子转过来。他的嘴角浮出笑意,从幽深眼窝的深处发出的光却仍是锐利的。

松宫叹了口气,轻轻点了点头取出自己的手账。“很遗憾,的确如此”。

【这个熟悉的调戏表弟的配方,而且小天使这个习以为常从善如流的态度!然后就是表兄弟无缝认真讨论案情】

“嘛,坐下。跑来跑去的很累吧。这个案件之后还要做长期的工作,别勉强自己”。加贺朝着旁边的椅子扬了扬下巴。

“这样啊。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松宫这样说着把旁边的椅子拉过来。

“这种正式刻板的措辞也别用了,谁也听不到我们两个的对话的”。

松宫朝周围张望。的确大家都在各忙各的。

他们两人是表兄弟。但两个人说好了在周围有其他人的时候注意措辞。

【讨论案情】

“所以说我知道的。你到底要把我当新人看待到什么时候”。松宫摆出不高兴的表情将手账收进衣袋里站起身:“那么明天见”。

“哦。你回自己的家倒是可以,但可别迟到了。明天一大早有会议。你还没有习惯一个人住,一个人住是没人会叫你起床的”。

“我已经习惯了!而且也不会发生在搜查会议上迟到这种事”。这样回答了之后,他忽然想起来了一件事:“对了,恭哥,你知道芳原这个人吗?”

“是念yoshihara?”加贺开始看桌子上资料。

  “跟这次的案件没关系。是我自己的事”。

  “你自己的事?”

  松宫向惊讶地抬起头看他的加贺简要地说明了电话的内容。加贺是克子的外甥,松宫觉得加贺可能会知道些什么。

“芳原亚矢子女士吗……我也没听说过”。

 【关于松宫身世的故事也就从这里开始了,小天使超信赖表哥】

 

(2)

搜查会议解散后,松宫跟长谷部一起准备朝出口走去,却忽然有人从后面用力地抓住他的肩膀。

“那之后你知道了些什么吗”。加贺在他的耳边小声地问:“金泽的旅馆那件事,你给姑妈打电话了吗?”

“你说这件事啊”。松宫开口道。

“我虽然问了,但她什么都不告诉我。只是说她不想说这件事”。

“什么啊,姑妈她很厉害啊”。加贺露出笑容,肩膀微微摇动。

 “这不是应该笑的事情。因为没有办法,所以我又给芳原女士打了电话”。

  加贺眼里放光:“哦,然后呢?”

  “要说吗?这样说来话就长了”。

  加贺弯起嘴角,点头之后离开了。

“后续的事下次再问你吧,你也是,在工作的时候别想其他的事”。

 “把我叫住就说了这个啊”。松宫咂了下舌,走到长谷部身边:“让你久等了”。

 “你跟警部补谈了什么?”长谷部问他。

  “没什么,是跟搜查没有关系的业务联络而已”。

【我好爱这种旁人眼里和表兄弟之间的温度差】

 

(3)

回到警察署后,松宫像昨天晚上一样一个人去特搜本部,加贺正在跟一位名叫坂上的刑警说话。坂上也属于这次的鑑取班,今天应该去了花塚弥生的旧友们那里调查。

加贺跟坂上互致道别后,看向了松宫这边,他们无言地点头示意后一起走向出口。

“怎么了?从被害者的前夫那里听到了有意思的话吗?”加贺问他。

“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收获,但有一个地方让我很在意”。

“哦,很不错嘛,刑警的直觉在运作吗?让我听听”。加贺招了招手示意他说。

【案情,之后是松宫又去跟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芳原见面】

松宫想,作为儿子的自己都不知道,加贺更不可能知道。或许去世的伯父——加贺的父亲从克子这边打听到过什么,但他也不会跟作为儿子的加贺说。加贺父子也因为各种复杂的原因不太沟通。

“要头脑清晰、毫无纰漏地去问话啊”

松宫背后好像传来了加贺的声音。眼下跟他查案时四处走访询问是一样的情况。

【总之就一直在暗示松宫怎样在他恭哥的潜移默化下成为超强的刑警】

 

 (4)

在箭鱼和红鲑之间犹豫了一会之后,松宫最终选了红鲑。而一看到菜单就很快选择了箭鱼的加贺又追加了金平芹菜和啤酒。

店员离开之后,松宫问道:“恭哥今天晚上也要在警局过夜吗?”

坐在对面的加贺皱着眉松开领带,点了点头。

“搜查的范围完全没有缩小,反而扩大了。而且因为搜查对象增加了,回到特搜本部的刑警们带回来的特产也相应地增加了。托他们的福整理搜查会议的资料也要花费很长时间”。

“你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在说,你是为了盯着这些特产才这么有干劲的”。

听到松宫的话,加贺在鼻子里哼了一声。

“要是这样说的话就不会选择这份工作了。一千个石子里有一颗钻石的话就会成为富翁,必须抱着这样的心情才行”。

盛着金平菜的盘子和啤酒端上来了。加贺拿着啤酒瓶往两个人的玻璃杯里倒上啤酒。两个人先互道了声辛苦了,再一起喝起啤酒来。

这家饭店从警局走路数分钟就可以到,他们到这家店里来吃过了饭点的晚饭。这家店店面就在路边,宽阔的店里面摆着木制的四方形桌椅。

“话说,昨天的情况怎么样?”加贺一边用筷子夹金平菜一边说:“你是为了说这件事,才邀请我一起吃饭的吧?”

“因为这不是能在警局里说的话。而且内容也不是站着说两句就能结束那么简单”。

加贺露出了好奇心被勾起来的表情,左手招了招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松宫确认周围没有客人之后,交叉双臂两肘撑在桌子上,开始详细地说他跟芳原亚矢子见面对话的经过。他一边说,一边偷偷观察加贺在听到这样复杂的事情后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但他的表哥只是像听搜查员的报告时那样,几乎没有怎么变过表情。

【这段就是好好磕!这里没有用加贺而是故意强调“他的表哥”也太好磕了!】

【然后中间两个人就真的平静地讨论了松宫的身世】

“很早之前,我曾经从克子姑妈那里听到过关于你父亲的事情。你过去打过棒球吧。”

“只打到中学的时候。怎么了吗?”

“你说你想打棒球的时候,姑妈好像很吃惊。因为你周围练习足球的孩子很多。但你在电视上看了高中棒球后,就说自己也想打”。

“虽然因为是小时候的事了记得不是很清楚,但大概就是这回事吧。所以,这又怎么样呢?”

“听到你这样说,姑妈好像觉得果然血脉的力量是很强大的。所以或许你的父亲也喜欢棒球。或许高中时代在棒球部,曾经作为捕手憧憬过甲子园什么的”。

松宫伸向小钵料理的筷子停住了。

“这件事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我也只有那个时候听到过一次。但重要的是在这之后。说这些话的时候姑妈的表情,怎么说呢,实际上好像十分高兴。是因为你好好地继承了父亲的血脉而十分高兴的表情。如果是认为自己被抛弃了,大概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吧”。

松宫有些动摇,加贺的观点十分尖锐,并且有说服力。他不知道该如何反驳,视线也飘忽地看向空中。

“嘛,虽然说轻易下定论是不好的。但人各自有各自的情况”。加贺像是要缓和气氛一样说道,再次动筷:“我只是说了一下参考意见。你把我说的忘了也行”。

“不,我记住了”。

松宫说了声谢谢,再次开始吃东西。

【他恭哥真是温柔又细心我好爱他!】

 

(5)

“也就是说松宫刑警的直觉落空了吗?”

 松宫无奈地耸了耸肩。

加贺喝了口咖啡,鼻子里哼了一声。

“的确刑警的直觉经常会落空。没有看到这一点,而是固执于已经落空的搜查的话,果然不能称为优秀的刑警。但是啊,只要稍微有些跟自己的猜想不一致的地方就立即断定自己的直觉落空了的话,也绝对无法成为优秀的刑警”。加贺用拿着纸杯的那只手的食指朝松宫指去:“这是你的坏习惯”。

“恭哥,但是这……”

“不要说感到直觉落空了,首先自己去确认这件事。接下来调查就要进入到下一阶段了。被害者的异性关系就让松宫他们去调查——这是我跟系长沟通后决定的。这最开始就是你先提出的,你就要把它做到最后!”

松宫叹了口气:“我知道了”。

【之后关于调查方法,他恭哥还调戏小天使说他不懂女人心()两人一起审问嫌疑人,对方情绪激动的时候他恭哥给松宫救场】



【我怀疑东野真的像伽利略一样有从三次元寻找灵感,翻的时候感觉好多小细节都特别地宽叔和淳平。总之甜吗甜就是加松()】


噗

一口气看完 ,有股寒气渗进骨子里久不散去。

雪惠就是所谓的罂粟美人吧……

一口气看完 ,有股寒气渗进骨子里久不散去。

雪惠就是所谓的罂粟美人吧……

飞鸟的梦
哇!豆瓣读书推出250 红楼梦...

哇!豆瓣读书推出250

红楼梦

活着

百年孤独

1 9 8 4

三体

三国演义

白夜行

福尔摩斯

小王子

哇!豆瓣读书推出250

红楼梦

活着

百年孤独

1 9 8 4

三体

三国演义

白夜行

福尔摩斯

小王子

fraysa

プラチナデータ 55

“有啊,他想要解放灵魂。”

“哼,真是帅啊。”

“他好像想知道自己为何会存在,答案的钥匙就在他的画里。”

“存在?钥匙?他的画里隐藏着双重人格的秘密么。”

“如果神乐君注意到那个的话,所有的谜团就解开咯,不过也许不行吧,因为神乐君你不知道他画里的意思。”

“是哪副画,他画了好多画呢。”

“他画了看不见的东西,比如你知道他画了很多手的画吧。”

“手的画么,知道的,确实我觉得很莫名其妙。”

“你只能看到确实存在的东西,所以才不知道那个意思。”

神乐用拳头碰了碰太阳穴。

“这简直像是禅学了,你为什么要这么拐弯抹角呢,就不能直接说么。”

兰悲伤的摇了摇头。

“不好意思我不能解释...

“有啊,他想要解放灵魂。”

“哼,真是帅啊。”

“他好像想知道自己为何会存在,答案的钥匙就在他的画里。”

“存在?钥匙?他的画里隐藏着双重人格的秘密么。”

“如果神乐君注意到那个的话,所有的谜团就解开咯,不过也许不行吧,因为神乐君你不知道他画里的意思。”

“是哪副画,他画了好多画呢。”

“他画了看不见的东西,比如你知道他画了很多手的画吧。”

“手的画么,知道的,确实我觉得很莫名其妙。”

“你只能看到确实存在的东西,所以才不知道那个意思。”

神乐用拳头碰了碰太阳穴。

“这简直像是禅学了,你为什么要这么拐弯抹角呢,就不能直接说么。”

兰悲伤的摇了摇头。

“不好意思我不能解释的更多了,这个问题只能你自己解决,不这样的话诅咒是无法解开的。”

“心电感应之后又是诅咒么,和你说话让我头都痛了。”

“那就不说了?”

“不是的,我还有问题想问,实际上我正在给他写信,但是因为反转剂没有作用让我很困扰,你能替他回答也行。”

“可以呀,只要我可以回答的。”

“你一定能回答的,因为你是最后和他呆在一起的人了,请告诉我他那时候的样子。”

“样子?没什么特别啊,那天我们就和之前约好的,他画我,因为我是第一次当模特,所以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很高兴,他看我的眼神很温柔,仅仅是这样感觉就很温暖。”

“画画的时候,他有说什么吗。”

“说了好多啊,不知道的国家什么的。”

“不知道的国家?”

“是在他脑子里存在的国家,没有不平等没有战争也没有犯罪的国家,人们对自然都怀有敬意,互相帮助的生活着,虽然那里没有超前的文明,却有着其他的智慧。”

“小说里的世界啊。”

神乐的感想让兰略带寂寞的微笑起来。

“他也这么说,对于神乐来说画画是很无聊的事情吧,但是对龙来说,现在才更加不现实,为什么大家会喜欢这个像SF一样的世界呢,而且他也不喜欢神乐君你的工作。”

“所以想要破坏这个世界么。”

兰的笑容消失了,露出危险的目光。

“他没有想过这么偏激的事情,只是觉得很悲哀。”

神乐错开了一下目光后,又重新看向她。

“他一直在画画么,其他还干了什么呢,比如说走出房间什么的。”

“没有,他一直在房间里画画,其他也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情,这一点你应该也知道。”

“那么,他一直和你在一起么,你之前说他意识消失时你才走的,那个时候也是么。”

“是啊,他静静地闭着眼睛,我看着他入睡后,就离开了房间。”

“那大概是什么时候。”


落泱🍂

他们都是内心破了个洞,重要的东西正在从破洞逐渐流失。


          ——东野圭吾《解忧杂货店》

他们都是内心破了个洞,重要的东西正在从破洞逐渐流失。


          ——东野圭吾《解忧杂货店》

LIXNTG
搞了个小瓶子 最后一行大家可以...

搞了个小瓶子

最后一行大家可以填自己喜欢的其他作品惹

搞了个小瓶子

最后一行大家可以填自己喜欢的其他作品惹

fraysa

プラチナデータ 54

确实如此,眼前的兰就是画上的女孩,衣服和发型都相同。

“但是那间房间除了我以外的人都不能进去的,你不可能在那里和龙遇见啊,如果你进出了那里,防盗摄像头应该也会拍下你啊。”

兰耸了耸肩,歪着头。

“为什么不可能呢。摄像头只不过是机器的眼睛而已,只能看见光学上的物质而已,要糊弄那样的机器很简单呀。”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神乐这么问道,她显示出了不耐烦的神情。

“我说神乐君,这样的问题有意义么,我和他是怎么认识的,随便怎样都可以吧,难道你在看爱情连续剧时会纠结于里面恋人联系的方式和手段么,一般不都应该在意两人是怎么相爱的,怎么在一起的么,我就是这样的啊。”

神乐叹了口气。

“我不...

确实如此,眼前的兰就是画上的女孩,衣服和发型都相同。

“但是那间房间除了我以外的人都不能进去的,你不可能在那里和龙遇见啊,如果你进出了那里,防盗摄像头应该也会拍下你啊。”

兰耸了耸肩,歪着头。

“为什么不可能呢。摄像头只不过是机器的眼睛而已,只能看见光学上的物质而已,要糊弄那样的机器很简单呀。”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神乐这么问道,她显示出了不耐烦的神情。

“我说神乐君,这样的问题有意义么,我和他是怎么认识的,随便怎样都可以吧,难道你在看爱情连续剧时会纠结于里面恋人联系的方式和手段么,一般不都应该在意两人是怎么相爱的,怎么在一起的么,我就是这样的啊。”

神乐叹了口气。

“我不看爱情连续剧的,算了,我也不问你们怎么认识的了,总会知道的吧,那么换个问题,你们两个在干些什么,聊些什么呢。”

兰高兴的眯起眼睛。

“是啊是啊,问这些就对了,我们度过了很开心的时光,具体来说,就是他看着我画我,这对我们来说就是最幸福的时刻啦,是谁也无法打扰的,珍贵的时光。”

“我服用反转剂转换了人格后,你们都是这样过的么。”

“是啊,他消失时,我就离开房间了,所以没有见过你。”她边说边架起胳膊,频频盯着神乐看,“但是真奇怪啊,为什么今天是你呢。”

“我也想问呢,我吸了两根反转剂了,却什么变化也没有,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完他摇摇头,“这个问你也没用。”

“我是为了见他才来这里的。”

“关于这个我有问题,为什么你会来这里,为什么想见他,难道你知道我会使用反转剂?”

兰困扰的皱起眉头。

“关于那个一定要解释么。”

“请告诉我。”

“其实事实是我也不知道,硬要说的话,我是被叫来的。”

“被叫来的?”

“被龙叫来的,在我的心里,我察觉到了,于是就到他指定的地方来见面。”

“不可思议,这简直像心电感应一样。”

“不行么,现代科学无法证明心电感应的存在,你就不能接受了?”她意味深长的笑起来,“说起来龙也说过,神乐只信任计算机电脑,生活简直太不方便了。”

神乐双手抱胸看着她,想弄清楚她到底是真的在说心电感应还是只是想玩弄他,但是她却没有回应这些,仅仅是微笑着,到底是算计的微笑还是真的开心的笑呢,神乐搞不清楚。

“也就是说你来这里是他叫来的。”

“当然了,所以他不在我觉得很奇怪啊,怎么回事呢。”

“他是怎么叫你的。”

“这个不能用语言表达清楚啦,心电感应不就是这样的么。”

神乐挠挠头,眼前的女孩明明应该掌握有关键的线索,但是却什么有用的信息都问不出来。

“龙画画的时候,你也在旁边吧,他为什么要画画呢,你们有聊过这个话题么。”


时宴
嗑日本推理小说的群聊。 绝赞寻...

嗑日本推理小说的群聊。

绝赞寻找同好中👍

嗑日本推理小说的群聊。

绝赞寻找同好中👍

fraysa

プラチナデータ 53

是那副画上画的少女。


18

“你是谁。”神乐问道,声音有点嘶哑。

长头发的姑娘吃惊的看着他。

“不是他啊。。。”

“他?”

“虽然你们长的一样,但是你却不是他,我知道了,你是神乐君吧。”她兴奋地说,“吓了一跳,我没想到能见到你啊,我从他那里听过你的事,说你是个不敢说真话的胆小鬼。”

她嘴里说的他,神乐也知道是谁了。

“看来你和龙说过话。”

“是啊,你的另一个人格。”她歪着头笑了起来。

他很疑惑,他有双重人格的事情只有极少人知道。

“那么你是谁呢。”

“我是兰。这是他起的名字,喂,快点让我进去吧,这里好冷啊。”她皱着眉说。

神乐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大门...

是那副画上画的少女。

 

18

“你是谁。”神乐问道,声音有点嘶哑。

长头发的姑娘吃惊的看着他。

“不是他啊。。。”

“他?”

“虽然你们长的一样,但是你却不是他,我知道了,你是神乐君吧。”她兴奋地说,“吓了一跳,我没想到能见到你啊,我从他那里听过你的事,说你是个不敢说真话的胆小鬼。”

她嘴里说的他,神乐也知道是谁了。

“看来你和龙说过话。”

“是啊,你的另一个人格。”她歪着头笑了起来。

他很疑惑,他有双重人格的事情只有极少人知道。

“那么你是谁呢。”

“我是兰。这是他起的名字,喂,快点让我进去吧,这里好冷啊。”她皱着眉说。

神乐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大门,虽然有点抗拒让一个不认识的姑娘进房间,但是他其实有好多问题想问她。

这个叫作兰的女孩走进房间,坐在了沙发上,她拿起了放在桌上的杂志,但又立刻放了回去,之后就直直的看向神乐。

“你也坐呀。”

神乐把电脑椅拉了出来,坐在了她的对面。“你真名叫什么。”

“什么?”

“真名啊,告诉我你的真名。”

她不愉快的说道,“他都没有这么问过我,名字有什么意义么,仅仅是个符号而已,他是龙,我是兰,这不就够了么。”

“很遗憾我不是他,告诉我真名。”

“如果我不说呢,把我赶出去么,你有很多想问我的事情吧,比起名字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想问吧。”

她的口气听起来挺得意的,就好像在嘲笑神乐一样。

“知道了,名字的问题就再议,那么请问你和龙是什么关系,你是他的什么人呢。”

她陷入沙发,翘起双脚。

“当然是恋人啦,不过我的存在对大家都保密的,所以你也不要告诉其他人哦。”

“龙的恋人?”神乐摇摇头,“太不可思议了。”

“为什么?”

“龙从没有接触过水上老师以外的人,如果是恋人,你们是在哪认识的呢。”

“很简单,在画室呀。”

“画室?”

“就是在闹神经病院的五楼嘛,你应该知道啊。”

“龙画画的房间么。”

“是啊,就在那里,你也知道他画了我的画像。”


橘子精

去看《单恋》然后和我一起纠结性别的意义和有关性别的一切问题,纠结到死!

去看《单恋》然后和我一起纠结性别的意义和有关性别的一切问题,纠结到死!

fraysa

プラチナデータ 52

对于神乐来说,龙就是这个世界上一个只喜欢画画的完完全全的外人,自己肯定不会遇到这种人,要无视他也很容易,而在意识到他的存在时,是在研究遗传基因和心的时候。

神乐再次看向报告纸。

语言用的很直白估计也是受那时回信的影响,那边是这样的态度,那么我这里也不用客气。

他继续写到。

“想必你也知道,我们的头发被黏在荨科早树的衣服上,我不知道是怎么弄上去的,那么只有可能是你了,如果是这样,希望能立即说明,话说在前头,这里没有画画的道具,如果觉得无聊请忍耐一下。那么等待你的回答。”

读完信后,神乐站了起来,拉开了抽屉,取出了像香烟盒一样的东西,又回到沙发上。

盒子里是和香烟一摸一样的反转剂。...

对于神乐来说,龙就是这个世界上一个只喜欢画画的完完全全的外人,自己肯定不会遇到这种人,要无视他也很容易,而在意识到他的存在时,是在研究遗传基因和心的时候。

神乐再次看向报告纸。

语言用的很直白估计也是受那时回信的影响,那边是这样的态度,那么我这里也不用客气。

他继续写到。

“想必你也知道,我们的头发被黏在荨科早树的衣服上,我不知道是怎么弄上去的,那么只有可能是你了,如果是这样,希望能立即说明,话说在前头,这里没有画画的道具,如果觉得无聊请忍耐一下。那么等待你的回答。”

读完信后,神乐站了起来,拉开了抽屉,取出了像香烟盒一样的东西,又回到沙发上。

盒子里是和香烟一摸一样的反转剂。

神乐调整了一下呼吸,叼起香烟点燃后猛地吸了好几口。

墙上挂着的古董水晶钟发出了咔哒咔哒的声音。

神乐皱起眉,看了眼反转剂。

奇怪。

平时自己应该已经失去意识了,从来没有花过那么长的时间啊,但是今天他的头脑依然清晰,一点也不迷糊。

他把反转剂熄灭在烟灰缸里,过了一会又拿了一根出来,然后像前面一样又吸了一大口,接着闭上眼睛,让自己冷静下来。

但是不久他就睁开眼睛,匆忙的又吸了几口,终于把快燃尽的反转剂熄灭。

头有些痛,但是也仅仅如此了,意识还是很清晰,这和吸反转剂之前并没有任何变化。

神乐站了起来,在房间内走来走去,他拉开了窗帘,窗户上映照出他的样子,当然没有任何变化。

怎么回事,为什么反转剂没有作用了呢。

他想给水上打电话,但是距离上次使用反转剂才过了两天,如果被问为什么又要使用,他还没找到好的借口。

他看着桌子上放着的放反转剂的箱子,想要不要再试一根,但是连续服用反转剂是被严令禁止的,而且他也已经吸了两根,再吸得话怕有危险,并且如果两根没有效果恐怕三根也是一样,看来原因不在此。

他走进洗手间,用冷水洗了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怎么回事呢。”神乐对着镜子问道,“为什么今天你不出现呢,快点出来给我解释清楚啊。”

话一出口他自己就吓了一跳。

他是否能控制人格的转换这一点神乐从没有考虑过,只要使用反转剂他就会出现,但是如果不是这样呢----

他看到了信上的内容,如果他出现的话,也无法回答这些问题,所以才不出现的吧。

如果人格的转换是由他来控制的话,那么他就无法回答神乐的问题了。

神乐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是你把荨科兄妹给。。。”

这时玄关的门铃响了,那个声音听起来不是玄关发出的,而是有谁就站在门外。

神乐皱起眉,他没有允许过谁能来这里,而且现在是深夜。

他走到玄关,朝可视电话那里看去。

是一个不认识的少女。

他歪着脑袋开了门。

“晚上好。”少女微笑道。

神乐没有出声,只是看着她,看起来她20岁不到,长长地头发,穿着白色连衣裙,神乐觉得她有点眼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