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丞飞丞

1449浏览    126参与
暮泪

【撒野】久别重逢(1)

*蒋丞顾飞分别七年后再相遇

*此为联文

*蒋丞视角:@暮泪 

顾飞视角:@黑余不爱吃鱼。 


【第一年】

要蒋丞回忆自己大学第一年都干了什么,蒋丞还真说不上来。他只能用四个字评价:浑浑噩噩。

总之就是学习、学习,不停地学习,饿了,吃饭,困了,睡觉,像个永动机一样没什么感觉。

但蒋丞选手终究不是什么超人,嗓子没好几个月后又一次把自己送进了医院。

但没住医院半天的蒋丞选手醒来后又闹着出院,因为住一次院相当于他一周的家教费,潘智听到这话差点以下犯上,但看蒋丞一脸憔悴的样子只好说爷爷我给您付过了就当孙子孝敬您的,行不?

赵柯等人直接说不把病养好别回宿舍,免得...

*蒋丞顾飞分别七年后再相遇

*此为联文

*蒋丞视角:@暮泪 

顾飞视角:@黑余不爱吃鱼。 



【第一年】

要蒋丞回忆自己大学第一年都干了什么,蒋丞还真说不上来。他只能用四个字评价:浑浑噩噩。

总之就是学习、学习,不停地学习,饿了,吃饭,困了,睡觉,像个永动机一样没什么感觉。

但蒋丞选手终究不是什么超人,嗓子没好几个月后又一次把自己送进了医院。

但没住医院半天的蒋丞选手醒来后又闹着出院,因为住一次院相当于他一周的家教费,潘智听到这话差点以下犯上,但看蒋丞一脸憔悴的样子只好说爷爷我给您付过了就当孙子孝敬您的,行不?

赵柯等人直接说不把病养好别回宿舍,免得把病传染给他们。

在孙子和室友的威逼利诱下蒋丞住了一周院,虽然在医院也有看书,但持续一周躺在床上让他骨头都快松了,总之,像之前那样的高压状态没法继续了。

出院后,许行之来找他一起吃饭。

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吧,所以你现在这样的状态我不得不担心,我可以给你免费做个心理咨询。

也许是憋了许久,也许是许行之温和的样子确实有让人向他倾吐一切的功力。

说完之后,蒋丞有些犹豫地说,学长,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可以。许行之说,不过建议你照下镜子,照看好自己。

蒋丞照了照镜子,确实,瘦了,如果跟顾飞见面,他第一句话估计也是这个。

蒋丞扯起嘴角笑了笑,那笑比哭还难看。

有人心疼才显得可怜,没人疼没人爱,他这叫作死。

到了春节,蒋丞看着街边玩烟花的小孩,和一家人买年货的场景,眼眶渐渐酸涩。

过年了,他去哪儿呢?他能去哪儿呢?

爷爷,过年来我家吧,热闹。潘智邀请过,但蒋丞没有答应,一个人呆在学校。

顾淼现在怎么样了?顾飞呢?顾飞怎么舍得自己一个人过年……为什么连个电话都不打过来?

对啊,他们已经分手了。

可是,我同意了吗!我同意分手了吗!

蒋丞将自己缩成团,被子很厚,但还是冷。

床头的晴天娃娃静静地看着他。

分手那么久,现在才清晰地感觉到,他们真的分手了。

过年了,顾飞放任他一个人,连个电话都没有。

蒋丞眼泪渐渐流出来。

真的……结束了。


不知道是顾飞自己的错觉还是让他错综复杂的感情,他不想去理,他从来没觉得自己有这么累过。可他总觉得,失恋后的日子虽过的慢了许多,但也没有想象的那么沉重。不过好在,它所带来的痛苦,出乎意料的,随着时间,慢慢减退。 

像是伤口结痂了一样。 

可是,它带来的痛苦,往往轻易就可以察觉到,就像那个伤口,不意识到它就好像不复存在,但是它永远在那里,当意识到它的时候,心就要被揪一下,火辣辣的疼。 

比如看见有关蒋丞的东西,或是走过和蒋丞一起走过的地方,那种感觉是空落落的。 

好像也没什么区别…身边不过就少了一个人,好像只不过自己是孤身一人而已。 

人在痛苦中,总会麻木的,时间久了就好了,顾飞一直这么安慰着自己。 

后来,他的喜怒哀乐也不轻易再表现出来,变的越来越沉默。 

将自己的感受,包括那个人,埋在心底。 

二淼的情况也许还是值得高兴的,在去找治疗机构退钱的时候,就遇到了许行之,对顾淼的病例很感兴趣,愿意做免费咨询治疗。虽然顾飞对这个人存有很大怀疑,但顾淼确实在许行之的帮助下得到了很大的进步。 

即使顾淼在同学中仍有些不合群,不过班上有个女孩子,和二淼玩得很好,这对顾飞来说,已经是很大的进步。至少还有希望,不是吗?

春节的时候,顾淼和班里那个女生在小卖部面前玩滑板,顾飞看着顾淼开心的样子,却感到思绪纷乱。

丞哥……丞哥呢?不知道他现在在那里?在那里过年?要不……打个电话问问?

打电话?顾飞,你有可以关心他的身份吗?

丞哥现在一定很讨厌你,他不想看到你。

他那么优秀,而自己永远只能在这个小钢厂。

可是,丞哥……

突然,胃里一阵翻滚。

呵,顾飞,你是被蒋丞选手传染了吗?

够了,真的已经够了。

不要想他,不要想。

真的已经……结束了。




暮泪

【撒野】久别重逢(预告)

*蒋丞顾飞分别七年后再相遇

*此为联文

*蒋丞视角@暮泪 

顾飞视角@黑余不爱吃鱼。 


蒋丞看着街边玩烟花的小孩,和一家人买年货的场景,眼眶渐渐酸涩。

过年了,他去哪儿呢?他能去哪儿呢?

爷爷,过年来我家吧,热闹。潘智邀请过,但蒋丞没有答应,一个人呆在学校。

顾淼现在怎么样了?顾飞呢?顾飞怎么舍得自己一个人过年……为什么连个电话都不打过来?

对啊,他们已经分手了。

可是,我同意了吗!我同意分手了吗!

蒋丞将自己缩成团,被子很厚,但还是冷。

床头的晴天娃娃静静地看着他。

分手那么久,现在才清晰地感觉到,他们真的分手了。

过年了,顾飞放任他一个...

*蒋丞顾飞分别七年后再相遇

*此为联文

*蒋丞视角@暮泪 

顾飞视角@黑余不爱吃鱼。 



蒋丞看着街边玩烟花的小孩,和一家人买年货的场景,眼眶渐渐酸涩。

过年了,他去哪儿呢?他能去哪儿呢?

爷爷,过年来我家吧,热闹。潘智邀请过,但蒋丞没有答应,一个人呆在学校。

顾淼现在怎么样了?顾飞呢?顾飞怎么舍得自己一个人过年……为什么连个电话都不打过来?

对啊,他们已经分手了。

可是,我同意了吗!我同意分手了吗!

蒋丞将自己缩成团,被子很厚,但还是冷。

床头的晴天娃娃静静地看着他。

分手那么久,现在才清晰地感觉到,他们真的分手了。

过年了,顾飞放任他一个人,连个电话都没有。

蒋丞眼泪渐渐流出来。

真的……结束了。


丞哥...…丞哥呢?不知道他现在在那里?在那里过年?要不……打个电话问问?

打电话?顾飞,你有可以关心他的身份吗?

丞哥现在一定很讨厌你,他不想看到你。

他那么优秀,而自己永远只能在这个小钢厂。

可是,丞哥……

突然,胃里一阵翻滚。

呵,顾飞,你是被蒋丞选手传染了吗?

够了,真的已经够了。

不要想他,不要想。

真的已经……结束了。







辞柒cky

那猫那兔那些事 【撒野阅读体】 一.

1、时间线为顾飞带着淼淼跟蒋丞一起在上海(应该是吧)生活那会


2、私设草炎在一起了并且李炎走出了钢厂


3、私设顾淼已完全恢复只是不爱说话,并且是个学霸在上高中。


4、私设潘智已经和肖老板在一起


5、人物归巫哲,ooc归我


[  ]内为原文,(  )内为弹幕


废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

1、时间线为顾飞带着淼淼跟蒋丞一起在上海(应该是吧)生活那会


2、私设草炎在一起了并且李炎走出了钢厂


3、私设顾淼已完全恢复只是不爱说话,并且是个学霸在上高中。


4、私设潘智已经和肖老板在一起


5、人物归巫哲,ooc归我


[  ]内为原文,(  )内为弹幕


废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前情提要:“你们好,我叫陆柒,这是我男朋友叭叭,这个是我妹梨年,你们先别慌,把你们请来主要是为了让你们看一本书,听几首歌就好了。”






 这时那个女生开口了,“对,你们不要着急,想要什么跟我们说就行了,都坐吧,坐吧。”莫名和事佬怎么回事

蒋丞他们身后突然出现几个多人沙发,而另一边就只有椅子差别待遇

“嗤,这待遇,坐吧丞哥。”顾飞嗤笑这个词用的对不对啊一声,自己拉着蒋丞坐在了一个沙发上。

“嗯”

 

大家陆陆续续的都坐下来了,潘智坐下后喊了一下梨年,“那个,梨年啊,想要什么找你们是吧?给我点瓜子”

“……………………………好”

唰的一声(bushi),他们每个人的面前出现了一包瓜子。

“好的,那这里就交给你了梨年,我跟叭叭先走啦”

这是我哥。。。亲的。。。忍住,行”

“好的,那我先说一下现在的情况,简单来说把你们请到这里来就是想让你们读一本书,读完就可以走了”

“什么书啊?快点快点看完走人!”我们可爱的蒋丞语气不耐烦的问道。

“呃……好!这本书叫《撒野》”

听到这个书名,顾飞蒋丞两人对视一眼,有些疑惑的看向梨年,梨年只能打着哈哈糊弄过去怕大飞丞哥打死我肿么破

这时他们周围突然黑了下来,眼前出现了一个大屏幕,上面只有两个大字————《撒野》



[《撒野》

作者:巫哲

文案:校园文。HE

内容标签:  强强 

主角:蒋丞,顾飞 

作品简介

这个冬天,蒋丞觉得格外冷。因为长期的隔阂和矛盾,他从自己生活十多年的养父母家,回到自己出生的城市,去面对一个有血缘,却一无是处的陌生父亲。一次意外事件,让顾飞和顾淼这对兄妹闯进自己的生活。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容易叛逆的年纪,蒋丞的生活轨迹已经悄然改变。作者文笔流畅,塑造人物生动准确。蒋丞,看似叛逆实则敏感细腻,在得知自己与家庭的隔阂不可消解之后毅然选择离开。顾飞,外表看似冷漠不羁实则善良有责任感,两个人物如同支撑起整部作品的灵魂。随着情节逐渐展开,主角间了解加深,越走越近,细节处显示出作者极强的文字表现力。两人都被对方身上独有的特质所吸引,互相慰藉和温暖彼此。故事细细读来,主角的人生虽有诸多无奈和失意,却依然充满感动和希望。]

(啊啊啊啊啊四刷撒野了!吹爆丞哥跟大飞的绝美爱情)

(这里一刷小盆友,楼上一看就是个老粉了,所以我问一下,虐么?)

“梨年,括号那个是什么啊?”有一名路人甲问。

“哦,那个啊,那个是弹幕,是我们那边的人对你们的评价。”

“诶,丞哥,你说,这个讲的是咱俩的故事么”

“应该是吧,诶,我警告你啊兔飞飞,手立马从我身上下去!”这里赶紧ooc了啊啊啊啊

“哦,好~”骚气波浪号顾飞浅浅一笑,伸手弹了一下蒋丞的额头,蒋丞吃痛

“嘶…………顾飞就你这个毛病我忍你多长时间了我跟你说,就你这伸手就弹的还能不能改了”

“不能,你能拿我怎么样~”今天的兔飞飞格外骚气是怎么回事

潘智在一旁看着他们打情骂俏秀恩爱赶紧出口催促,

“梨年!梨年!快点继续我想看!”


[第1章

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这是三分钟之内的第五次,蒋丞睁开眼睛。车已经开了快三个小时了,车窗外的天还是很阴沉,身边坐的姑娘还在睡,脑门儿很踏实地枕在他肩上,右肩已经一片麻木。

他有些烦躁地耸了耸肩,姑娘只是偏了偏头,他用手指把姑娘的脑袋给推开,但没过几秒钟,脑袋又扣回了他肩膀上。

这样的动作已经反复了很多次,他都感觉这姑娘不是睡着了,这效果得是昏迷了。

烦躁。

还有多久能到站他不知道,车票拿到手的时候就没去查过,只知道自己要去的是一个甚至在这次行程之前都没听说过的小城。

人生呢,是很奇妙的。

手机第六次震动的时候,蒋丞叹了口气把手机掏了出来。

-怎么回事?

-怎么之前你完全没有提过要走的事?

-为什么突然走了?

为什么没跟我说?

怎么怎么怎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BLABLABLABLA……

消息是于昕发来的,估计是在补课打不了电话,一眼看过去全是问号。

他准备把手机放回兜里的时候,第七条消息发了过来。

-你再不回消息我们就算分手了!

终于不是问号了,他松了口气,把手机关机,放回了兜里。分手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高中校园里恋俩月的爱,无非就是比别的同学说的话多点儿,有人给你带早点,打球有专属啦啦队……都没来得及发展到能干点儿什么的程度。

看着车窗外一直在变又似乎始终一样的风景,广播里终于报出了蒋丞的目的地。旁边的姑娘脑袋动了动,看样子是要醒,他迅速从书包里抽了根红色的记号笔出来,拔开笔帽拿在手里一下下转着。

姑娘醒了,抬起了脸,脑门儿上大一块印子,跟练了神功似地。跟他的目光碰上了之后,姑娘抹了抹嘴角,摸出手机低头边按边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居然没听出什么歉意来?

蒋丞冲她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姑娘愣了愣,视线落在了他手里旋转的记号笔上。蒋丞把笔帽往笔上狠狠一套,咔地响了一声。

两秒钟之后她猛地捂住了脸,站起来往洗手间那边冲了过去。蒋丞也站了起来,往车窗外看了看,一路阴沉到这里,终于下雪了。他从行李架上把自己的箱子拿下来,穿上外套走到了车门边,掏出手机开了机。手机很安静,于昕的消息没有再响起,也没有未接。

感觉这是跟于昕好了这些日子以来,她最让人舒心的一次,不容易。但是也没有除了于昕之外的别的人联系过他。

比如他以为会来接站的人。

跟着出站的人群走出了车站,蒋丞把羽绒服的拉链拉到头,看着这个在寒冷冬季里显得灰扑扑的城市。火车站四周的混乱和破败就是他对这个城市的第一印象。

不,这算是第二印象,第一印象是老妈说出“回去吧,那里才是你真正的家”时他脑子里的一片茫然。]

“哈哈哈哈哈操,论占便宜,我爷爷还没输过”潘智在一旁放声大笑

“丞哥你真是…………哈哈哈哈哈哈”

“笑什么笑,在笑…………”蒋丞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只有我觉得这个小说开头就有点压抑吗?”

                                                  

好了我我我我我网课开始了啊啊啊啊啊,我一会有时间再发一章!



Jerry

脏话

   一.

“顾飞你个🐶c的玩意儿!!”      


 “不是丞哥,你能不能骂人动点脑子啊”


“啊?”

      “好歹一个学霸,总不能当🐶啊,辜负你的猫丞丞。”


    “唉我c,行行行。我个🐶c的东西!!”


“那可不行呐,要不改改!?”...


   一.

“顾飞你个🐶c的玩意儿!!”      



 “不是丞哥,你能不能骂人动点脑子啊”

  

“啊?”

      “好歹一个学霸,总不能当🐶啊,辜负你的猫丞丞。”

    

    “唉我c,行行行。我个🐶c的东西!!”

   

“那可不行呐,要不改改!?”

     

   顾飞趴到蒋丞身上。。

    “要不,骂我☀️狗的玩意儿。嗯?”

     “滚蛋,顾飞飞,几日不见长能耐了昂!”

      

    “艹你妈的,顾飞。你TMD就是属狗的!”



二.


       “你大爷的顾飞,下次换我来,信不信我弄死你!”

          “唉,丞哥,你说我大爷什么时候才能过去这个梗啊?”

            “呦呦呦,我告诉你顾飞,一辈子都改不了了。”

           “嗯?”

            “你大爷已经赖上你了,一辈子的那种。”

          “嘶~丞哥。我jiao得你有点欠操。”

        “你丞哥我可是骚的一批的学霸,来啊。别说你不行~”

   “那就,上车。我带丞哥去一个地方。也需要一辈子的那种。”  和我大爷一起。

   



三.

  



   “卧槽你mei……”

      “丞哥注意。”

      

      “我艹你mei!她哥。”我求生欲很强的。

   


四.

       顾飞,我这辈子就TMD赖上你了!

    

          丞哥,别这辈子了。不管多少辈子。都得赖上我。







      我:祝你们长长久久🧡🧡🧡🧡🧡🧡🧡🧡🧡🧡🧡🧡🧡🧡🧡🧡🧡🧡🧡🧡🧡🐰🐱

暮泪

【撒野】打架

“顾飞,来打一架。”

顾飞正在低头玩爱消除,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抬头看向蒋丞,蒋丞的表情很平静,没有丝毫准备大发雷霆火冒三丈的样子。

顾飞赶紧把手机收起来,去拉蒋丞的手,“丞哥,怎么了?好好的打什么架?”

蒋丞甩开顾飞的手,往前了一步,“顾飞,来吵一架,或者打一架。”

 顾飞看着蒋丞凑近的脸,他男朋友,还是这么……帅啊,真想亲上去,不过看蒋丞一脸认真的样子,还是不敢造次。

顾飞看着蒋丞的表情,稍稍思索了一下,初步判断男朋友应该是戏飙上去了,没法子只能配合,于是撸起袖子,“丞哥,你再挑衅,你信不信我抽你?”

蒋丞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带着许些兴奋,“来来来,抽啊,不抽不是...


“顾飞,来打一架。”

顾飞正在低头玩爱消除,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抬头看向蒋丞,蒋丞的表情很平静,没有丝毫准备大发雷霆火冒三丈的样子。

顾飞赶紧把手机收起来,去拉蒋丞的手,“丞哥,怎么了?好好的打什么架?”

蒋丞甩开顾飞的手,往前了一步,“顾飞,来吵一架,或者打一架。”

 顾飞看着蒋丞凑近的脸,他男朋友,还是这么……帅啊,真想亲上去,不过看蒋丞一脸认真的样子,还是不敢造次。

顾飞看着蒋丞的表情,稍稍思索了一下,初步判断男朋友应该是戏飙上去了,没法子只能配合,于是撸起袖子,“丞哥,你再挑衅,你信不信我抽你?”

蒋丞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带着许些兴奋,“来来来,抽啊,不抽不是中国人!”

顾飞当然不敢抽,不是中国人他也不敢抽,思索怎么做才能让接下来的行为看上去像打情骂俏能让蒋丞满意并且不让他事后发火。

而蒋丞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你倒是快点抽啊顾飞,你是不是不行?”

男人不能被说不行,顾飞再次撸起了袖子,然后……轻轻在蒋丞屁股上拍了一下,力度不大不小,应该能归为打情骂俏范围。

做完顾飞刚想抬头跟蒋丞讨个亲,就见蒋丞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得,你完了。”

顾飞事觉不妙,只见蒋丞立即摆出了委屈的表情,“你他妈竟然敢打我!”

“不是……哥,丞哥……”顾飞愣了一下,笑了,“不是你让我抽的吗?”

“我让你抽你就真抽了?!”

“得,我不打你,我打自己行吗?”

蒋丞表情更恼火了:“谁让你打我男朋友的?!”

说着就朝顾飞扑了上去。

“哎哎哎……丞哥,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再也不打你男朋友了……”

然后两人就在床上打了一架。

完事后顾飞从背后搂住蒋丞,拍了拍他的背:“好点没?”

“嗯……”蒋丞回抱住顾飞,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你男朋友最近有点神经,体谅一下。”

“哎,没办法,谁让你是我男朋友呢,换别人我早真抽了。”顾飞摸了摸蒋丞柔软的头发,“怎么了?”

“没什么,最近接了个委托,挺麻烦的。”

“别太辛苦。”

“嗯。”

“哎,丞哥,打个商量,下次你飙戏的时候能不能给个提醒,我刚真还以为我干嘛了呢。”顾飞说,没应声,顾飞往怀里一看,人已经睡着了。

顾飞无奈地笑了笑,算了,自己找的男朋友,只能宠着呗。






顾笙-

[撒野]日常小段子-饭后消食活动~

ooc预警,谢谢喜欢!!

---

蒋丞选手正在和他的男朋友进行饭后百步走活动。

百步走活动的重点不在于在哪儿走,而在于和谁走,就比如现在,他和顾飞从小区出来,左转右拐地走到了一个篮球场。

天早都黑了,但昏暗的灯光阻挡不了少年们对篮球的热爱,打得热火朝天。


蒋丞看着球场,有点手痒。

工作忙碌,他和顾飞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摸过球了,他想打球。

“还有空场地,打球么?”蒋丞回头问顾飞,看见顾飞也看着球场。

“打。”


顾飞在旁边的小卖部租了一个球


随意拍了几下,顾飞看着蒋丞,勾起嘴角:“丞哥,咱们比赛吧。”
蒋丞挑眉:“比什么?”

顾飞往前凑了一点,贴着他的耳朵说:“谁赢了...

ooc预警,谢谢喜欢!!

---

蒋丞选手正在和他的男朋友进行饭后百步走活动。

百步走活动的重点不在于在哪儿走,而在于和谁走,就比如现在,他和顾飞从小区出来,左转右拐地走到了一个篮球场。

天早都黑了,但昏暗的灯光阻挡不了少年们对篮球的热爱,打得热火朝天。


蒋丞看着球场,有点手痒。

工作忙碌,他和顾飞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摸过球了,他想打球。

“还有空场地,打球么?”蒋丞回头问顾飞,看见顾飞也看着球场。

“打。”


顾飞在旁边的小卖部租了一个球


随意拍了几下,顾飞看着蒋丞,勾起嘴角:“丞哥,咱们比赛吧。”
蒋丞挑眉:“比什么?”

顾飞往前凑了一点,贴着他的耳朵说:“谁赢了,今天晚上谁在上。”

蒋丞啧了一声,眯着眼睛笑道:“行啊,小兔子。你完蛋了。”

顾飞后退一步:“谁完蛋还不一定呢,猫丞丞。”他运球猛地攻了过去。



顾西辞~
【花怜】      我心虚的...

    【花怜】

  

  我心虚的那着我那张不争气的试卷,默默的找到我娘,我娘摸了摸我的头,轻声安慰我,说‘只许这一次啊,下次要是再考怎么差,就要告诉三郎了!’我不但没有高兴起来,反而很害怕,因为我看见娘身后的爹阴森森的看着我。

  

  我不禁为我娘的腰感到惋惜。

  

  

  【忘羡】

  

  他们没说话。连我娘那个话痨都没说话。

  

  给我签完字后,依旧看着我。我小心翼翼的道:“爹……娘…我下次……我下次再也不这样了…我我我我不想再抄家规了……求你们...

     


    【花怜】

  

  我心虚的那着我那张不争气的试卷,默默的找到我娘,我娘摸了摸我的头,轻声安慰我,说‘只许这一次啊,下次要是再考怎么差,就要告诉三郎了!’我不但没有高兴起来,反而很害怕,因为我看见娘身后的爹阴森森的看着我。

  

  我不禁为我娘的腰感到惋惜。

  

  

  【忘羡】

  

  他们没说话。连我娘那个话痨都没说话。

  

  给我签完字后,依旧看着我。我小心翼翼的道:“爹……娘…我下次……我下次再也不这样了…我我我我不想再抄家规了……求你们了饶了我吧……”

  

  魏无羡:“蓝湛,我觉得他肯定不能长记性。这样吧,把蓝氏家规和这张试卷都抄三遍!”

  

  蓝忘机:“好。”

  

  “……”tmd

  

  

  【冰秋】

  

  很神奇,他们都没有骂我。我突然就感觉这个世界充满了爱!嘿嘿嘿嘿嘿嘿嘿欸…

  

  那年,在清静峰扫地的我如是这么想的。

  

  

  【舟渡】

  

  我当时害怕极了,无论让我妈知道还是让我爸知道都少不了一顿胖揍。emmm…我妈可能还会轻点。

  

  所以我决定要我妈签字!

  

  当时我妈只是微笑着看着我…笑得特别阴森。旁观的我爸见我把我妈惹生气了,直接把我丢进小黑屋,带上从警局带回来的手铐………

  

  这到底道德的丧沦,是人性的扭曲???

  

  

  【丞飞丞】

  

  “我艹,顾飞!你看看儿子!”

  

  “崽崽…你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吗?”

  

  “我……我…”我der妈,不会吧?

  

  “其实…你是我们从垃圾桶捡来的!本来不想告诉你的,但看你现在,学习不好就算了!竟然还越来越丑!”

  “………”






卑微写手在线求三连

。
情人节快乐,丞飞。跟着光。

情人节快乐,丞飞。跟着光。

情人节快乐,丞飞。跟着光。

花柘

【当他们看到了撒野】我们一起撒野奔跑 32

#人物都是狗蛋儿的,ooc都是我的


#更新时间不定


#时间在三年后(带他们重温一遍青春的悲欢离合)


#一更不一定看一章,看我心情(傲娇)


——————————————————————


{叮,请阅读第三十二章}


【其实服装的图片,模特的脸他一般都懒得处理,或者最后随便弄一下,不少照片如果觉得脸没拍好,直接就截掉了。


    但蒋丞这张脸,实在很好,能让他放着衣服细节不修,先修脸。


    小沙发挨着桌子,蒋丞坐那儿基本是跟他面对面,看不到电脑,他倒是不用担心蒋丞看到他拍...

#人物都是狗蛋儿的,ooc都是我的


#更新时间不定


#时间在三年后(带他们重温一遍青春的悲欢离合)


#一更不一定看一章,看我心情(傲娇)


——————————————————————


{叮,请阅读第三十二章}


【其实服装的图片,模特的脸他一般都懒得处理,或者最后随便弄一下,不少照片如果觉得脸没拍好,直接就截掉了。


    但蒋丞这张脸,实在很好,能让他放着衣服细节不修,先修脸。


    小沙发挨着桌子,蒋丞坐那儿基本是跟他面对面,看不到电脑,他倒是不用担心蒋丞看到他拍个衣服先精修模特的脸会尴尬。】

“亲都亲过了,你们还会怕尴尬!”赵柯大叫。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每次我的照片衣服都精致的一匹,然后脸上磨皮都没有磨一下。”李炎无语,“顾飞,我好歹是你发小诶,要不要那么双标!”


“你有不是大飞男朋友。”顾飞还没出声,群众们就替他回答了。


这就算了,顾飞那厮竟然还点点头!


李炎感觉自己头上已经在冒烟了。


【 “没有。”顾飞回答得很干脆。


    其实成品不少,都在电脑里存着,只是他基本不听,说没有也没什么不对的,偶尔听到的只有丁竹心唱的那一首。


    要说这些东西,换个随便什么人,他都无所谓,爱听听呗,但在蒋丞面前,他不太愿意展示。


    就冲蒋丞扫一眼谱就能哼出来,他不想露怯。】

“丞哥我错了。”顾飞立马认错。


“态度不够诚恳。”蒋丞抱着胳膊故意不去看顾飞。


顾飞飞快的在蒋丞的脸颊上啄了一下:“那这样呢,态度够诚恳了吗?”


“够了。”蒋丞伸手在顾飞脸上捏了一下,掩饰自己已经红了的耳根,“你没有事情瞒着我了吧。”


“没有…吧。”顾飞回答的飞快,但还是有点心虚。


王旭:“你们是发现这里撒狗粮并不会被主人打,而且主人还吃的津津乐道。所以你们开始无法无天了是吗?”


蒋丞/顾飞:“是有怎么样,反正你也打不过我。”


赵柯走过去拍了拍王旭的肩:“兄弟,不作不会死啊。”



【 听得太多,弹得也太多,初中过了八级之后他简直就一秒钟都不愿意再碰钢琴。


    他这种烂泥扶不上墙的行为应该让老妈……让沈一清非常失望,后来家里有亲戚朋友来的时候提出想听听他弹琴,都会被沈一清拒绝,满眼的失望。


    失望就失望吧,反正他也不愿意弹。】

蒋丞没有想到这种事情都会被放出来,心情也变得低落。


顾飞摸了摸自家男朋友的头,表示安慰。


坐在角落里一直没有说话的沈一清看到这愣了愣: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真的不该这样逼孩子。


但,就算错了,也弥补不了了。过去的就过去了,没办法重来。


【“是被他打跑的,不过不是前妻,”顾飞又点了根烟,“是现任,他们没离婚。”


    “……啊,”蒋丞愣了愣,靠回沙发里闭上了眼睛,“操,这都他妈什么乱七八糟一帮垃圾。”


    “她很久没回来过了,几年见不着她一次。”顾飞说。


    这大概是顾飞在安慰他,这个女人一般不会出现,几年都不会出现一次。


    但蒋丞感觉现在任何说法都拯救不了他的心情,无论她几年出现一次,哪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她也是自己的亲妈。


    像李保国一样不可思议,却又货真价实。】

“真的,我们只能庆幸丞哥没长歪。”


“是的,还好丞哥遇到了大飞。”


“真的,丞哥是个好苗子,但肥料不是好肥料。”


这段令人伤心的话并没有让蒋丞听到,他整个人窝在顾飞怀里,闭着眼睛,而耳朵被顾飞捂起来了。


【“嗯,”蒋丞点头,“过几天要考试了,还得看看书。”


    顾飞还是看着他,手上动作也停了,半天才问了一句:“你还要复习?”


    “废话,”蒋丞莫名其妙地也瞪着他,“要考试了不复习么?”】

“真的,在蒋丞转学来之前我一直以为学霸就是那种作业不做,上课不听都能考满分的神人,现在我才知道,学霸也是需要复习的。”周敬感叹,“那四舍五入我们和学霸都是一类人了。”


“但人家学霸一个晚上的学习效率可能是你一个星期甚至一个月的效率。”李炎毫不留情的拆台。


“对啊,学霸的心理也比一般人强大。”许行之凑上去说,“需不需要心理咨询一下。”


李炎毫不留情地推开了他的脸。

【  但这会儿屋里的沉默却没再让蒋丞觉得尴尬,他愣了一会儿之后拿了手机开始跟潘智闲扯。


    -爷爷,你还记得117班的黄慧吗


    -你终于忍不住要下手了?


    -并没有,我是想说她tm跟梁志勇个狗|逼好上了,我现在欲哭无泪


    -刚开始吧,你还有机会,快去插足


    -我也是这么想的,正在考虑勾搭他俩谁比较容易成功


    蒋丞对着手机乐了半天,顾飞转头瞅了他一眼。


    “我哥们儿,”蒋丞边乐边说,“提前失恋了。”


    “是寒假的时候跟你一块儿去体育馆那个吗?”顾飞问。


    “嗯,”蒋丞点头,想想又笑了,“就是那孙子。”】

“哈哈哈哈潘智为什么总是会在这夫夫俩人直接夹缝生存。”


“可能,孙子需要爷爷和奶奶带吧。”


“我姥爷姥姥不服。”


潘智:“真的不想真的夹在你们俩直接被迫吃狗粮。”


“潘智,我看错你了。”王旭一脸惊恐,并退后,和他留出了一个安全距离,“没想到你也是的弯的。”


潘智一脸无语:“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会被大家嫌弃因为智商不够不配在爷爷…奶奶中间夹缝生存。”


【 •不是我腐眼看人基,但那谁和那谁真的有点……懂的进


    蒋丞翻到这条的时候手指抖了抖,这个标题下面带着的小图都能一眼看出来,这是他和顾飞。


    ……贴吧太可怕了。】

“真的丞哥,不是我们腐眼看人基,是你们实在太基了。”


“不,是丞飞丞太配了。”


他们天生一对。



———————————————

我头一次那么讨厌阿里巴巴

真的,头一次

Jerry

撒野

        自从公布了网剧,发现大家的情绪很低啊(๑°3°๑)。

          我听说这个角色安排是假的,真的吗😳😳😳

        自从公布了网剧,发现大家的情绪很低啊(๑°3°๑)。

          我听说这个角色安排是假的,真的吗😳😳😳

花柘

【当他们看到了撒野】我们一起撒野奔跑 31

#人物都是狗蛋儿的,ooc都是我的


#更新时间不定


#时间在三年后(带他们重温一遍青春的悲欢离合)


#一更不一定看一章,看我心情(傲娇)


——————————————————————

{叮,请继续阅读第三十一章}


【   李保国,李辉,还有李倩,他的亲爹,亲哥,亲姐,他一眼就认了出来,还有一个腿有些瘸的女人他没见过,不知道是谁。


    这个女人正瘸着腿跟李保国撕扯在一起,边哭边叫骂着,但似乎说的是方言,口音太重,听不出说的是什么。


    ...

#人物都是狗蛋儿的,ooc都是我的


#更新时间不定


#时间在三年后(带他们重温一遍青春的悲欢离合)


#一更不一定看一章,看我心情(傲娇)


——————————————————————

{叮,请继续阅读第三十一章}


【   李保国,李辉,还有李倩,他的亲爹,亲哥,亲姐,他一眼就认了出来,还有一个腿有些瘸的女人他没见过,不知道是谁。


    这个女人正瘸着腿跟李保国撕扯在一起,边哭边叫骂着,但似乎说的是方言,口音太重,听不出说的是什么。


    李保国一改那天躺地上抱着脑代任人踢打的怂样,非常霸气地跟这个女人对打着,一边的李辉和李倩怎么拉都拉不住。


    “信不信我打死你!”李保国的话倒是吐字清晰,中气十足,“你是没被老子收拾够吧!今儿看我还给不给你留活路!”


    蒋丞突然感觉喘不上来气儿,猛地倒回车里,把正想跟他下车的顾飞往里推了推,关上了车门。】

“心情起伏太大啦!容易起心脏病哒!”l


“刚傻笑完就遇上这种事情…唉…”


“之前挨揍的时候怎么没见这畜牲这么神气”


“就是,遇上其他人屁都不敢放,就在家人面前耍耍威风。”


“真的是负负得正啊。”赵珂感叹。然后他就收到了一堆眼刀。


赵珂委屈,但赵珂不说。


【 “就这儿了,”顾飞掏出钱给了司机,推了蒋丞一把,“下车。”


    蒋丞下了车,整个脑子都有些发木,看了看眼前的楼:“你家?”


    “嗯,”顾飞说,往楼道口走过去,“去看我做图吧。”


    “什么图?”蒋丞犹豫了一下,跟在了他身后。


    “你的照片啊,不想看看么,辣么suai。”顾飞说。


    “好。”蒋丞笑了笑。】

“顾飞,你是个好人。”


“歪歪,大飞的好人卡还轮不到你来发。”


“就是,你连被大飞发好人卡的资格都没有。”


“真的,作为大飞的发小,除了二淼真的没有人可以让他这么在意了。”李炎感叹,“我们这群人也比不上顾飞啊。”


“那是,我爷爷是谁。”潘智一副你在说废话的神奇,“乃是你们这些凡人能相比的?”


{叮,请阅读第三十二章}


【“有的,”顾飞妈妈说着又回头看了一眼蒋丞,“这孩子是李炎男朋友吗?”


    这句话声音并不高,但蒋丞还是听到了,然后震惊地猛一抬头,niania!风太大我听不清,你再说一遍?


    “……不是,”顾飞说,“你想什么呢。”】

“大飞妈妈真的好可爱啊。”


“只有我觉得丞哥那个反应更可爱吗。”


“他们再可爱也不是你的。”


“蒋丞,你有什么感受。”赵柯向蒋丞挑了挑眉,“被误认为自己男友朋友的男友。”


“拜托,我们那时又没有确认关系。”蒋丞无奈。


“那也一样啊,不过顾飞你不会吃醋的吗?”赵柯唯恐天下不乱的发言引起了周围人的不满。

大哥,你自己想吃狗粮请不要带上我们谢谢。


这倒是给了顾飞蒋丞机会。


“不会啊。”顾飞回答赵柯,“反正我知道丞哥是我的。”然后两人相视一笑,好不甜蜜。


赵柯:“…………”我为什么要作死问这个问题。


【 蒋丞很想说我会,这样她能快点儿走开不再一直盯着自己,但如果回答“会”,也许会再次成为“李炎的男朋友”,虽然他不知道李炎跟化妆有什么关系……最后他只能老实地说:“不会。”】

“死要面子的丞哥被迫屈服。”


“为的是不成为李炎的男盆友。”


“然后成为大飞的男盆友。”


“哈哈哈哈李炎好惨一男的。”


“没事,李炎有我们草哥。”


一直在认真看李炎的许行之莫名被Q:“喵喵?”


【“你认识李炎吗?”顾飞妈妈看着蒋丞又问。


    “……不熟。”蒋丞一边抹脸一边回答,感觉有些无奈。


    “他俩就见过两三次,李炎也没有男朋友,”顾飞估计也挺无语,“你睡吧……二淼也回屋睡觉去。”


    顾淼很听话地回屋去睡觉了,顾飞妈妈拿着手机一边拨号一边又看了蒋丞好几眼才回了屋,把门关上了。】

“哈哈哈哈哈,阿姨肯定想不到,它口中的李炎男友会变成她儿子的男友。”


“哈哈哈哈被迫害的丞飞丞。”


“阿姨真的很可爱啊。”


李炎:“阿姨,你是不是对我有些误会。”


飞妈:“不会啊,对了,那个许行之是你的男朋友吗?”


李炎:“真的阿姨,不用为我担心了。”


【 “拍你的话不烦,”顾飞说,“你笑起来挺好……看。”


    蒋丞脸上的笑容僵了僵,顾飞举着相机骂了自己一句傻逼。


    前半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这话说得不太合适,特别是在李炎的性向“暴露”了的情况下,这样说话未免也太暧昧了。


    但偏偏为了解围他又多说了一句,还没说完就后悔了,一句比一句不合适,但又不得不坚持着说完,要不显得更假。


    但全都说完之后,他跟蒋丞都僵住了。】

“啊哈哈,这就是遵循内心的结果!”


“但俩人还是没有认清自己的内心啊。


“这俩人反应也太迟钝了。”


“所以,他们俩才绝配啊!”




——————————————————

许行之小哥哥成功get剧本!


池引丿刂川
《撒野》 “我要赢一壶酒,拿来...

《撒野》


“我要赢一壶酒,拿来娶你。”


蒋丞,顾飞。

一个像光,一个追光。

《撒野》


“我要赢一壶酒,拿来娶你。”


蒋丞,顾飞。

一个像光,一个追光。

Jerry

撒野

       woc   哪都有沈月,还特别出演!!!!!!真不希望以后搜撒野,百度给我的是演员!!!都别拦我!!!!!?!你大爷的,我刚说的不生气是假的。!!!!!!!

       woc   哪都有沈月,还特别出演!!!!!!真不希望以后搜撒野,百度给我的是演员!!!都别拦我!!!!!?!你大爷的,我刚说的不生气是假的。!!!!!!!

Jerry

撒野

         刚点开就看见各位,,姐妹们降降火,千万别生气哈。容易变老。而且,我说句话啊,千万不要对着别的那种人硬抗。别让他们骂了咱,又开始骂撒野。

        生气的话给我说💙💜💛💚❤️🧡

         刚点开就看见各位,,姐妹们降降火,千万别生气哈。容易变老。而且,我说句话啊,千万不要对着别的那种人硬抗。别让他们骂了咱,又开始骂撒野。

        生气的话给我说💙💜💛💚❤️🧡

捡到一只鹅.
拒绝耽改剧,从你我做起! 保护...

拒绝耽改剧,从你我做起!

保护我方绝美爱情!

拒绝耽改剧,从你我做起!

保护我方绝美爱情!

花柘

【当他们看到了撒野】我们一起撒野奔跑 30

#人物都是狗蛋儿的,ooc都是我的


#更新时间不定


#时间在三年后(带他们重温一遍青春的悲欢离合)


#一更不一定看一章,看我心情(傲娇)


——————————————————————

{叮,请阅读第三十一章}


【“不是,这衣服你不觉得像黑客帝国针织版吗?不不,在腰上拦根儿草绳就是传教士?”蒋丞扯了扯衣服,小声说,“有镜子吗?我又觉得像个法师……”

    顾飞没说话,笑着指了指后面的墙。

    这衣服做得挺长,到小腿了都,料子是比较薄软的,穿在身上带着几分垮,就是传说中的慵懒随...

#人物都是狗蛋儿的,ooc都是我的


#更新时间不定


#时间在三年后(带他们重温一遍青春的悲欢离合)


#一更不一定看一章,看我心情(傲娇)


——————————————————————

{叮,请阅读第三十一章}


【“不是,这衣服你不觉得像黑客帝国针织版吗?不不,在腰上拦根儿草绳就是传教士?”蒋丞扯了扯衣服,小声说,“有镜子吗?我又觉得像个法师……”

    顾飞没说话,笑着指了指后面的墙。

    这衣服做得挺长,到小腿了都,料子是比较薄软的,穿在身上带着几分垮,就是传说中的慵懒随意范儿,不过要换个瘦点儿矮点儿的穿上出门儿就得让人逮回青山去。】

“真的,丞哥不去当个作家可惜了。”


“是啊,这联想,这灵感,都是我望尘莫及的啊。”


“丞哥就是一个响指就有一堆灵感冒出来的神人。”


“蒋丞,你会不会真的是男频大佬吧!”赵珂用手肘捅了捅身边的蒋丞,“来,告诉我笔名,兄弟帮你去撑场子。”


“赵珂,你是不是学傻了。”蒋丞无奈,“你见我大学的时候有时间吗?”


“说的也是,你大学除了学习就是秀恩爱了,没时间写文。”赵珂摸了摸下巴,“不过蒋丞,你这个人穿秋裤还脱团,不怕被雷劈吗?”


蒋丞:“…………”你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


【    “这衣服要脸要身材要高度还要气质,”丁竹心靠在门边,“你穿着比大飞有范儿,他穿上就是个流氓。”

    “哦,他不穿这样也约等于流氓,”蒋丞站到镜子前看了看,其实也……还成吧,虽然他是肯定不会买这样的衣服,但现在他也不是在挑衣服,“这衣服的设计师不知道是谁,得给他个微笑。”

    “是我。”丁竹心说。

    “……啊?”蒋丞愣了,再看着丁竹心一脸“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的表情,熟悉的尴尬感顿时油然而生,拔地而起,跟着她进屋的时候走路都有点儿顺拐了。】

 “放屁,哪有这么帅的流氓。”


“丞哥哪里来的勇气。”


“梁静茹给丞哥的勇气。”


“怎么办,我被心姐圈粉了!要霸气有霸气!要才能有才能!喜欢大飞干什么!娶我啊!上能揭瓦,下能暖床,无所不能!”


“哟,小妹妹,先成年吧。”丁竹心笑着摸了摸那个有勇气的孩子的头,“你还小。”


李炎小声地对顾飞说:“卧槽,我怎么不知道心姐这么温柔。”


“哦?需要我诉你吗?”我们都心姐一秒变脸,瞬间变得凶神恶煞。


【“哦,”蒋丞把衣服后面的兜帽戴上,边整理边往前走,“现在自我感觉像死神来了……”

    “蒋丞。”顾飞叫了他一声。

    “嗯?”蒋丞转过头。

    顾飞按了快门。

    依旧是往前迈出的姿势,抬起的手和帽子边缘遮掉了半张脸,只能看到隐在阴影中的眼睛和直挺的鼻梁。

    “这张太棒了。”顾飞说。】

“丞哥这吐槽犀利啊。”


“死神,这是怎么联想到的。”


“死神高中生?”


“哈哈哈哈神TM死神高中生。”


“能给我拍照的只有一个!”


“哈哈哈哈是我低估这一届腐女的沙雕了。”


【下巴抬一点儿,”丁竹心说,“拽点儿。”

    “怎么……拽?”蒋丞问。

    “你第一次进8班教室的时候,”顾飞说,“就那样。”

    “我那是烦躁。”蒋丞一想到那会儿自己跟个二愣子一样站那儿接受全班检阅,顿时就有些不爽。

    顾飞按了快门,几声咔嚓之后他放下了相机:“你哪天混不下去了,可以考虑这行。”

    “这话说的,非得混不下去才能干么?”丁竹心笑着说。

    “人学霸,”顾飞说,“跟你们那帮前辍学儿童不一样。”

    “边儿去,”丁竹心拍拍手,在他胳膊上捶了一下,“蒋丞换套衣服,拍那件单的。”】

“这心姐,是喜欢大飞吧。”


“大飞才是名副其实的芳心纵火犯啊,他一个人就让那么多无知少女误入歧途。”


“切,当时我是年少无知,喜欢一个基佬。”丁竹心丝毫不掩饰当时的感情。


“没事,心姐!看看我!搞百合嘛!C位出道的那种………唔…”


“不好意思,这人脑子不太正常!”阿柘突然出现,捂住了这位口出狂言的小姐妹的小嘴,“给姐您惹麻烦了。”


【 如果说蒋丞身上有什么东西特别吸引他……除去什么学霸笛子弹弓的,就是这种怎么着都有范儿的气质,你说是坏小子也行,说是烦躁也行,说是不屑都行,骨子里带着的那种自信最让人服气,老子就是最牛的,那个范儿。

    相比别的,这种直观而直接的吸引力,才是最有力量的,不需要你去发现,不需要你去察觉,你只要看着就行。

    只要看着就行。

    视觉动物,就是这么肤浅。】

“爱情~这就是爱情~”


“只要你长的帅~就能收获爱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大飞好这口。”


赵珂和潘智隔了一个区开始了角色扮演,

赵柯:“蒋丞:老子就是最牛。”

潘智:“顾飞:丞哥怎么这么可爱。”


“这是什么鬼逻辑,这是什么鬼脑回路。”王旭表示看不懂。


两个当事人表示:“你们是想进骨灰盒吗?”


【他已经记不清多长时间了,对身边的人,来来往往的走了的留下的,都没有心情多看一眼。

    绝对杜绝早恋。

    没心情,也不敢,他保护着的一切都经不起任何波动。】

“说白了还是因为家庭吧。”


“怪不得会问出你是想谈恋爱还是谈个恋爱。”


“怎么说,丞哥和大飞都有同样一个毛病,容易想太多。”


“他们真的很缺安全感啊。”


“但我们负负得正啊。”顾飞笑着抓起了身边伴侣的手。


“对啊,只要有顾飞在,我就有家,有安全感。”蒋丞对大飞笑一笑,紧紧地握住了顾飞的手。


【“嗯,”蒋丞下决心似地点点头,出去之后又探了头回来,“心姐,我就想问问啊,这衣服会有人买吗?”

    “有啊,”丁竹心喝了口茶,“我每次的设计都卖得不错。”

    “太神奇了,都什么人买啊?”蒋丞小声说。

    “神经病吧大概。”丁竹心说。

    脱得只剩一条内裤,把那件跟破渔网一样的衣服套到身上,蒋丞觉得自己跟光个膀子没什么区别,他迅速走到镜子前扫了一眼。

    我的妈啊。

    蒋丞坚定地相信这件衣服如果能卖得掉,只能归结于是因为自己身材实在太他妈好了……】

“丞哥你能太自恋一点吗。”


“丞哥,踩一捧一是不对的。”


“丞哥,真的有人喜欢这种类型的,比如我。”


“我擦,你这么重口味的吗?”


“里面搭件白衬衫,在穿条黑色牛仔裤,上街回头率百分百好吗!”


“首先,你要有一张像大飞丞哥的脸。”


“长的像王旭潘智这样就不行了。”


王旭/潘智:“………”我都不说躺着了,我特么陷到地里都能中枪。


【人生呢,总是充满了各种意外。

    比如顾淼意外地被蒋丞捡到,蒋丞意外地在他家店门口亲吻大地,又意外地成为他的同桌……

    这些意外都不是太意外,让顾飞意外的意外是,他一直觉得自己对所有的事都控制得很好,却会在拍照的时候起了反应。

    这种事真是太意外了。

    太意外了。

    就连他这种一向无所谓的人都得躲进厕所平复心情。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又想了想,这事儿要换了蒋丞……可能会自绝于马桶吧。】

“我踏马能说些什么。”


“呵呵呵呵,丞哥魅力非凡”


“嗯,一张照片就能把人搞…那个。”


“算了算了,这种事情我们还是留给人家小两口自己去处理把,我们这些外人就不要插手了。”


另外一边


蒋丞:“真的,顾飞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顾飞:“丞哥你不知道当时的你有多撩吗。”


蒋丞:“我知道我很帅,谢谢。”


顾飞:“………”进空间太久,丞哥真的是欠cao(bushi)了


【 “我觉得……”顾飞把他左边的衣服拎了起来看了看,“你是不是钻袖口里了?”

    “……你这么一说,”蒋丞僵在了原地,“我突然觉得很有道理。”

    顾飞没说话,他也没出声。

    过了两秒,他就知道他和顾飞的傻笑轮回又要开始了。

    丁竹心从里面出来的时候,他俩正笑得不可开交,顾飞笑得几次想帮他把衣服扯下来都因为手发软而没有成功。

    而蒋丞自己笑得感觉都快被袖口勒死了也停不下来。】

“震惊!高考市状元竟分不清袖口和领口,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毁灭,请收看今日cp头条!”


“你是魔鬼还是秀儿。”


“高考市状元和著名摄影师竟笑如傻子,高清视频,尽在哔x哔x。”


“说,哔x哔x给了你多少钱”


【 蒋丞去了路边拦车,顾飞跟丁竹心一块儿沉默地站着。

    “大飞。”看到一辆出租车靠了过来的时候,丁竹心开了口。

    “嗯。”顾飞应了一声。

    “我第一次见你那样大笑,”丁竹心看着蒋丞的背影,“我看着你长大的,今天是第一次看到。”

    “什么叫看着我长大的,”顾飞笑了笑,避开了丁竹心的话,“就大我几岁,口气跟我妈似的,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

“啊,心姐是看出来了吧。”


“果然是看着大飞长大的心姐,一下就看出来了。”


“只有丞哥能让大飞笑得这么开心。”


“丞哥真的是光啊。”


“不像我们,只能是光棍。”



——————————————————————

来啦来啦

做完作业一身轻松的阿柘飞来啦





寒江雪
是丞哥呀!撒野真的是白月光啊!...

是丞哥呀!撒野真的是白月光啊!丞哥和大飞都太好了!
每次都把一对分成两次发的拖延症选手😂
抱图评论,详情置顶

是丞哥呀!撒野真的是白月光啊!丞哥和大飞都太好了!
每次都把一对分成两次发的拖延症选手😂
抱图评论,详情置顶

Jerry

         就提个梗吧,超老套的。但是看这里好像没有写的(>﹏<),,,

          是什么呢,就阅读体,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不过是完结的撒野与未完结的撒野一起看的那种。。。未完结里最好是飞丞没在一起。。。。

           有想法吗各位大大,有...

         就提个梗吧,超老套的。但是看这里好像没有写的(>﹏<),,,

          是什么呢,就阅读体,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不过是完结的撒野与未完结的撒野一起看的那种。。。未完结里最好是飞丞没在一起。。。。

           有想法吗各位大大,有的话可以给我讨论一下。毕竟我新手上路,还需要大大们帮帮忙。。。谢谢😜

木香沉雨.

猫丞丞怎么会当主播呢(五)

我悲了。为什么我磕的cp甜甜蜜蜜但我却见不到我老婆(。)可恶我居然想去学校了【不不行 快住脑x】

用了一句原著的话。我没有发刀,真的。

组织 @【秋绪】 

----------------------------------------

蒋丞昏昏沉沉睡了一觉,醒来时只觉得浑身上下哪儿都疼,挣扎半天后打算起来洗个澡然后买点药吃了,医院嘛……实在不行再去吧,没力气。

他抓过手机看了眼——嚯,午饭的点都过了,居然没被楼下鞭炮声吵醒,这睡眠质量。

正准备拿衣服去洗澡时,胃部传来的不适感成功劝退了蒋丞。他简单洗漱了一下后,随便扯了件羽绒服就出门了。

先买药吧。...

我悲了。为什么我磕的cp甜甜蜜蜜但我却见不到我老婆(。)可恶我居然想去学校了【不不行 快住脑x】

用了一句原著的话。我没有发刀,真的。

组织 @【秋绪】 

----------------------------------------

蒋丞昏昏沉沉睡了一觉,醒来时只觉得浑身上下哪儿都疼,挣扎半天后打算起来洗个澡然后买点药吃了,医院嘛……实在不行再去吧,没力气。

他抓过手机看了眼——嚯,午饭的点都过了,居然没被楼下鞭炮声吵醒,这睡眠质量。

正准备拿衣服去洗澡时,胃部传来的不适感成功劝退了蒋丞。他简单洗漱了一下后,随便扯了件羽绒服就出门了。

先买药吧。他想着,却不自觉地走到了顾飞家店门口。

——算了,估计有卖退烧药吧。

“我艹……!”顾飞掀开帘子,正好和发烧烧得满脸通红的蒋丞撞上,“你发烧了?!”

蒋丞从自己乱糟糟的脑子里找到了些事——这人他妈的是他前男友!

啧,这好像不是现在该思考的问题。

于是他更懵了,一时都不知道有什么话可以回,只得扶着门框从顾飞身边挤过去:“应该是吹风冻的……有退烧药吗?

“有。你去里面坐着。”顾飞说着又回了店里,迅速找到了退烧药,又拿了瓶水,递给蒋丞。

直到看人把药吃了,蔫儿掉的植物似的盯着地面又开始发呆,他才想起来自己刚才出门时在想什么。

想着蒋丞现在烧得迷迷糊糊地应该也反应不过来,于是他试探着叫了一句:“丞哥?”看到他发呆发个没完,便又把人扯起来道:“体温测过吗?你昨晚就开始发烧了吧?去医院。”

蒋丞一开始还只是条件反射地回应了这句“丞哥”,但被拉起来后又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称呼有什么不对劲——这家伙已经知道了?

问题很大,慌得一批。还有,他怎么这么淡定?

蒋丞头更晕了。简直灌了浆糊似的,转都转不动。

算了,去他妈的。

蒋丞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转身往反方向走。

“你去干嘛?”

“回家洗澡吃饭。”

“……”顾飞看了会儿蒋丞有点打晃的背影,突然想起什么,三步并作两步追了上去,“你还他妈洗澡?烧得都能煎鸡蛋了还不去医院?”

蒋丞脚步一顿,想想好像的确是这么一回事,便道:“去个屁,没力气。”

“还没吃饭?”顾飞干脆抓着人手腕走,简直恨不得能把蒋丞直接扛到早餐摊去。

……哦,这个点没有早餐摊。

于是蒋丞被带去吃了炸年糕,又被强行扯去医院。

得,看来顾飞又该忘记自己出门时在想什么了。

 

去完医院,顾飞一路把蒋丞送到了家门口。

“那我走了?”

“等会。”蒋丞犹豫片刻,扯了下顾飞,“既然都到这儿了,聊一下吧,大飞?”

顾飞在听到最后两个字的瞬间愣住。

 

“你也是……昨晚知道的吧?”

“是。”

“快半年了吧?”

“小半年了。”

“顾飞。”

“……”

“二淼的事……”

“她看起来还好,对吧?”顾飞自嘲似的笑笑,“但是我试过了。真的……很多次。没有明显效果……以前让她去的地方……她也不愿意去了。所以你……”

“你和我说过。”蒋丞出声打断,“但是找到了可以帮忙的人,慢慢治疗,哪怕是一点点的效果。顾淼也算是我妹妹——哦,在暑假结束之前。”

“你不是说过了?他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我是说,丞哥。”顾飞看着蒋丞那双眼角微微向下的眼睛,“我不想……再失望了。”

一次就够了。他不想再重复一次了——尤其是让蒋丞一起。

他的遥不可及的,嚣张的光。

他不能,也没资格把星星拉入水底。

[丞哥,算了吧。]

就是这样,我们不是一种人。

 

“啧。”蒋丞似乎有些暴躁,“你是说不通了是吧——手机上说一遍,现在我见到你了,我终于见到我男朋友了,你又他妈给我说一遍?”

顾飞没说话。

“……大飞,如果你感冒了的话,二淼怎么办?”

顾飞抬头:“也不会怎么……!?”

两人本来并排坐在沙发上,蒋丞突然转头,亲了上去。顾飞话没说完便被堵住了。

蒋丞的烧已经退了不少,只是嘴唇还很干;顾飞的唇倒是挺软。

过了片刻,蒋丞放开他,起身回房间了,还不忘把门给锁了。

顾飞沉默着站在门口,手指蜷起来轻轻敲了下门:“……丞哥?生气啦?”

他俩倒不是合不来了才分开,但说到底是顾飞单方面断联系摔手机,蒋丞生闷气。

啧,好一对小情侣,相爱相杀啊。

门里边安静了很久,里面的人才把门打开一个缝,伸了一只手出来,一把抓住顾飞扯进了房间。

 

顾飞被拷住太久了,在水底沉睡,即使有人解开他的镣铐,也不会睁开眼。他要等他自己愿意醒过来。

我愿意等你,亲爱的。

但是请你忍一忍,男朋友。我想先吃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