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丢人现场

289浏览    111参与
仓鼠团子
是之前一直想写的人鱼设定! 脑...

是之前一直想写的人鱼设定!

脑洞大开写了一个有概率切换形态的嘿嘿嘿。

是之前一直想写的人鱼设定!

脑洞大开写了一个有概率切换形态的嘿嘿嘿。

仓鼠团子
是大女儿黑天鹅uu,原名阿黛尔...

是大女儿黑天鹅uu,原名阿黛尔,姓氏暂不透露~

名朋那边,我的初雪皮那里也有。

是大女儿黑天鹅uu,原名阿黛尔,姓氏暂不透露~

名朋那边,我的初雪皮那里也有。

没码完海之幽灵不改名
冬至安康!是瞎涂的汤圆,自己觉...

冬至安康!
是瞎涂的汤圆,自己觉得可爱就蛮放着了
意念@阿川

冬至安康!
是瞎涂的汤圆,自己觉得可爱就蛮放着了
意念@阿川

仓鼠团子

蔷薇革命.(3)

—前排提示,是合作不是投敌!!!

—内含大把大把的私设。

—鸽王我回来了。

喧嚣不止,霓虹闪烁,彻夜的狂欢掩盖了内里的黑暗与鲜血,身在其中,走错一步都有踏入深渊的可能。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罪恶之城伊沃。

“伊沃就像一杯掺了源石粉末的蜜酒。你知道其中暗藏杀机,却无法抗拒它的诱惑。”父亲曾经这么评价过伊沃,“但是它也不像很多人所想的那样满地狼藉。”

我抵达伊沃时正好是夜晚,绚丽多姿的霓虹灯让一栋栋冰冷的金属高楼染上了暧昧的色泽——这是伊沃的著名景观之一。

说来有些好笑,明明统治阶层都是一群穷凶极恶之人,却非要像乌萨斯贵族那样在盛会前设置过场,还让人只能耐着性子走完。不过这帮家伙应该也摸清...

—前排提示,是合作不是投敌!!!

—内含大把大把的私设。

—鸽王我回来了。

喧嚣不止,霓虹闪烁,彻夜的狂欢掩盖了内里的黑暗与鲜血,身在其中,走错一步都有踏入深渊的可能。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罪恶之城伊沃。

“伊沃就像一杯掺了源石粉末的蜜酒。你知道其中暗藏杀机,却无法抗拒它的诱惑。”父亲曾经这么评价过伊沃,“但是它也不像很多人所想的那样满地狼藉。”

我抵达伊沃时正好是夜晚,绚丽多姿的霓虹灯让一栋栋冰冷的金属高楼染上了暧昧的色泽——这是伊沃的著名景观之一。

说来有些好笑,明明统治阶层都是一群穷凶极恶之人,却非要像乌萨斯贵族那样在盛会前设置过场,还让人只能耐着性子走完。不过这帮家伙应该也摸清了宾客们的忍耐限度,在他们提出异议前真正拉开了“地狱曙光”的第一幕——假面舞会。

随着宾客的陆续入场,伊沃最负盛名的维加斯大厅也变得喧闹,这种喧闹在银灰现身时达到了顶峰。虽然参加舞会的宾客们都戴着各色面具,但是某些外貌特征仍然无法掩盖,再加上银灰入场时正好有一束光刻意倾泻在他的黑色大氅上,将他衬托得愈发高贵,女宾们此起彼伏的惊叹便瞬间传遍了整个大厅。

啧啧啧,银灰大人的魅力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挡的。

我坐在远离中央舞池的角落,遥望着那端高调入场的银灰,心中如此感慨着。此时已经有一些大胆的女宾端着香槟上前,想要搭讪银灰。不过......似乎都被他身侧之人吓退了——那人顶着一头显眼的金色大波浪,嗯,果然是诗怀雅。估计这下不少人都会认为这位大小姐是在宣誓主权吧.......将高脚杯中的红酒饮尽,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她哪是在宣誓主权啊,八成是不满意银灰抢了她的风头又没地出气,最后就只能靠瞪人解决。

好在这略显尴尬的一幕并没有持续太久。悠扬的小提琴声将众人的视线拉回大厅正中的舞池,男士们纷纷用自认为最绅士的姿态带着自己的舞伴滑入舞池,共舞这第一曲,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然还是银灰和诗怀雅这对一银一金的组合。

“舞会开始了?”左耳佩戴的耳坠中传出了塔露拉的声音,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听着,你可能需要调整一下你的计划。”塔露拉的声音听起来十分严肃,“有渠道不明的消息传出,这次‘地狱曙光’的大轴拍品是托斯卡纳家族唯一一份留存于世的、与矿石病有关的手稿,据说记载了一种能够有效抑制矿石病在体内扩散的方法。如果消息属实,我希望你能尽力拿下这份手稿。”她又额外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便挂断了通讯,然而我没有听清她后来还说了什么。

托斯卡纳家族遗留的......手稿?是丢失的那一份?

我曾经在家族驻地的废墟中搜集到了少部分未被焚毁的研究手稿,其余的基本都化为了灰烬。塔露拉提到的那份手稿被单独放在了一个特制的箱子中,即使是由天灾或源石技艺引发的火焰都无法烧毁箱子,它却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个消息没错,手稿里确实是记载了一个抑制矿石病的方法,只不过它需要承受者付出极大的代价。早在托斯卡纳家族被覆灭之前,我就因为这个方法陷入了沉睡。在之后的十几年里,奥希娅一直试图寻找这个箱子,却没有任何进展。想不到它居然在伊沃现身了......

不知不觉间,杯中的红酒再次被我饮尽。我从回忆中抽离,想站起身给自己倒酒时,忽然发觉周围安静得有些可怕,而我正被一个高大的身影笼罩着。他俯视着我,灰色的眸中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

见我回过神,银灰向后退了一步,微微躬身做出邀请的姿势:“这位小姐,请问我是否有幸能邀请你共舞一曲。”

刹那间,几乎所有女宾的目光都对准了我,大有一刀将我扎个透心凉的架势。虽然还在疑惑银大魔王是如何越过重重人海注意到我的,我还是点了点头,并扬起了一个略显僵硬的微笑:“荣幸之至。”

银灰自然地牵起我的手,将我带入舞池中。我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心头的波动,嘴角保持着公式化的弧度。看样子银灰应该还没察觉出有什么异常,他可能只是单纯的心血来潮而已。原本舒缓的音乐变得热情活泼,我的心思却不在跳舞上,跳到第三小节时还不小心踩了银灰一脚。

“跳舞时走神是很不尊重舞伴的行为,可爱的小姐。”银灰忽然凑近,在我耳畔低声提醒。这亲密的动作自然又引发了女宾们的尖叫。

“抱歉,银灰阁下。我刚刚只是在思考这一曲结束后要怎么应付女宾们。”我皮笑肉不笑地回复道。

银灰的嘴角浮现出几丝玩味的笑意:“呵,就算给她们一百个胆子,她们也不敢动你——卡申夫家族的族长大人。”

救命我没了
摸🐟🐟玩别猜了那只手是我的...

摸🐟🐟玩
别猜了那只手是我的w
下面的花花有点丑……

摸🐟🐟玩
别猜了那只手是我的w
下面的花花有点丑……

救命我没了
啊……冒着教导主任的巡查在网吧...

啊……冒着教导主任的巡查在网吧补完了实况我要死了(。)
但是我好喜欢你哦……
诶!衣服什么的……不要在意啊……(神志不清)

啊……冒着教导主任的巡查在网吧补完了实况我要死了(。)
但是我好喜欢你哦……
诶!衣服什么的……不要在意啊……(神志不清)

仓鼠团子

蔷薇革命.(2)

—前排提示,只是合作,不是投敌!!!

—依旧满屏ooc。

—dbq我真的鸽!!!

—坑挖得有点多不知道后期能不能填上。

(另外我周六去军训,九月一号开学,以后尽量保持周更)

“毕竟我们家一向信奉‘不疯魔,不成活’的道理。”我微笑着欠了欠身,“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了一堆。那么,整合运动的诸位,回见。”

......

我屈起指节轻扣桌面,静静地听着通讯器对面的人汇报情况。当年被覆灭的不过是“托斯卡纳”家族——卡申夫家族的大部分嫡系,而真正的卡申夫家族现在仍然保持着极端的低调——这是那些榆木脑袋的老家伙绝对想不到的。当然,就算是那些老家伙也不一定会听说过,毕竟.....这个姓氏早已...

—前排提示,只是合作,不是投敌!!!

—依旧满屏ooc。

—dbq我真的鸽!!!

—坑挖得有点多不知道后期能不能填上。

(另外我周六去军训,九月一号开学,以后尽量保持周更)

“毕竟我们家一向信奉‘不疯魔,不成活’的道理。”我微笑着欠了欠身,“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了一堆。那么,整合运动的诸位,回见。”

......

我屈起指节轻扣桌面,静静地听着通讯器对面的人汇报情况。当年被覆灭的不过是“托斯卡纳”家族——卡申夫家族的大部分嫡系,而真正的卡申夫家族现在仍然保持着极端的低调——这是那些榆木脑袋的老家伙绝对想不到的。当然,就算是那些老家伙也不一定会听说过,毕竟.....这个姓氏早已成为禁忌。卡申夫的嫡系血脉不多,旁系却是盘根错节,遍布在各国,从事各种职业,这倒是能让我在很多方面找到后门。

“对了,红色名单上还剩下多少人?”我忽然想起了那份用赤色墨水书写出的名单。恐怕那些名字的主人已经完全忘却了,还有一把锋利的、名为“复仇”的尖刀悬在他们的脑袋上。

“还剩下六人。”

“六人......不,只剩五人了。那个神秘人......早就死了。”是啊,早就不在了,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但是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奥希娅故意将它封存在了“角落”里,直至她离开后我才能触及。

“对了......”通讯器那头的人顿了顿,话语间似是有些犹豫,“家主,一周后伊沃的‘地狱曙光’会开启,剩余五人中有三人会前往,其中有两人在现在的情况下,是可以被抹杀的,但是您需要亲自出手。”

伊沃是一座移动城市的名字,不过只是说这个名字没有多少人会知道。但是它的别称却几乎家喻户晓——它是一座不折不扣“罪恶之城”,是无数犯罪人员最向往之处。出于各种考虑,各国政府最后只能选择默认了伊沃的存在。每隔几年,伊沃便会开启一场名为“地狱曙光”的盛宴,最吸引人的无疑是最后的那场拍卖会,无数奇珍异宝或是在各国禁止流通的物品会在拍卖会上出现,令各国权贵甘愿冒着生命危险前来赴会。

我若有所思地盯着通讯器看了好一会,对面应该是没有听见我的声音才开口继续说下去:“碧翠克斯小姐托我转告您,这次喀兰贸易的总裁会亲自前往。她让我提醒您,这位最近的状态......不太对劲,最好是不要和他产生交集,否则......”

“我会注意的。”我叹了口气,随后直接挂断了通讯器。其实不用诗怀雅提醒我,我也猜到了银灰必然会有所行动,就是在确认之后我会准备得更周密一些。多亏奥希娅这些年还保持着戴源石道具伪装容貌的习惯,不过在此基础上我还是需要手动做些伪装。菲林的观察能力很强,不做伪装银灰会有察觉的可能。

我很纠结,如果银灰对我这次的计划产生了阻碍,我是否要需要和他交手?一旦交手,以他的判断力和观察力,绝对会有所察觉。因此而产生的连锁反应......我已经不敢去想象。

我果然还是放不下他。

仓鼠团子

蔷薇革命.(1)

—前排提示:女主和整合运动只是合作,不是投敌,不是投敌,不是投敌!!!

—出于私心,于是写了一个不一样的塔姐和整合运动。

—依旧充满私设和ooc。

—光速摸出来的沙雕流水账,银灰被我暂时关小黑屋了,等我交代完一些事情后就会有他俩的对手戏了。

各方势力都没有想到,整合运动真正的据点其实就是一个看起来再平常不过的小镇。除却那些出去执行任务的成员,其他人,包括整合运动的干部们都在这里定居。看到眼前这座小镇时,我的心神一时间有些恍惚。当我回过神,想向塔露拉询问一些事情时,却发现她走神走得比我还严重。她的眼中罕见地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满足。

“很好奇是吗?”塔露拉终于回过神,见我直勾勾地盯着她,...

—前排提示:女主和整合运动只是合作,不是投敌,不是投敌,不是投敌!!!

—出于私心,于是写了一个不一样的塔姐和整合运动。

—依旧充满私设和ooc。

—光速摸出来的沙雕流水账,银灰被我暂时关小黑屋了,等我交代完一些事情后就会有他俩的对手戏了。

各方势力都没有想到,整合运动真正的据点其实就是一个看起来再平常不过的小镇。除却那些出去执行任务的成员,其他人,包括整合运动的干部们都在这里定居。看到眼前这座小镇时,我的心神一时间有些恍惚。当我回过神,想向塔露拉询问一些事情时,却发现她走神走得比我还严重。她的眼中罕见地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满足。

“很好奇是吗?”塔露拉终于回过神,见我直勾勾地盯着她,便出声说道。

我摇了摇头:“我并不好奇。说到底,褪去了所谓‘感染者’的身份后,他们,包括你,都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不过,若是让那些人看到了你这一面,恐怕下巴都会合不上。”

塔露拉在沉默几秒后又恢复了先前那副冰冷的模样:“虽然我知道可能性不大,但是还是请你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想知道罗德岛干员私下里怎么评价我的么?”我伸了个懒腰,强行扯开话题,“他们说我简直像是被整合运动附身过。”

“我觉得他们说得也没错,”塔露拉赞同地点点头,“毕竟只有疯子才能想出那样的计划。从这点上来说,你的确和整合运动很相似。”

我没绷住自己的表情,嘴角狠狠地抽搐了几下。怎么感觉今天的塔露拉画风有点不对劲?说好的不近人情呢?

“好了,不闲聊了,他们也该等着急了。”塔露拉转过头,迈步向小镇走去。她的步子很快,我得小跑着才能跟上。所幸之前经常被凯尔希逼着锻炼,一路跑下来也不算特别累。穿过纵横交错的小巷后,塔露拉带着我来到一幢民居前。她握住门把手,轻松地打开了门,而她的指尖则有一丝淡淡的光芒闪过。

果然像塔露拉所说,整合运动的干部们已经恭候多时。不过这其中似乎没几个能安稳地坐在椅子上,尤其是弑君者,干脆就炸毛了。

塔露拉看了我一眼后便走到主位上坐下:“诸位,她就是我所说的那位盟友——Dr.奥希娅。”

霎那间,我感觉有好几把锋利的刀子直接朝我扎了过来。我咳嗽了几声,然后解释道:“首先,塔露拉首领说错了一点,奥希娅并非我的本名,我的全名是坎德蕾拉•奥希娅•托斯卡纳。”我仍旧故意隐瞒了一些。奥希娅是我曾经的“名字”,属于我身体里住着的另一个她。不过,早在几年前,为了保护当时尚在沉睡中的我,她已经消失了。所以阿米娅从石棺中唤醒的其实我,而不是之前的奥希娅。我明白,如果贸然说出此事,全罗德岛恐怕没有人会当真,只认为这是失忆带来的后遗症,所以我也一直保持着沉默。

“就我们目前的关系和我的个人能力而言,我能给整合运动提供的帮助只有医学以及各类武器的研制思路,如果条件允许,我会在指挥上提供协助。”

“那么坎德蕾拉小姐,你所谓的‘医学’上的帮助,指的又是哪一方面?”弑君者的语气和她的态度同样尖锐。

我在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直视着弑君者:“如果我说是有关矿石病的,弑君者小姐,你会选择相信么?”

弑君者的反应在我预期之内,她露出了一个冷笑,言辞尖锐地说道:“罗德岛的研究成果?我想整合运动并不需要。”她这话一出,除了塔露拉,其他人的目光都变了。

“请弑君者小姐放心。我提供的一系列帮助均与罗德岛无关,所需的一切资料也来自我的家族。”我微笑着回答了她的问题。

“等等!”梅菲斯特拍了拍椅子的扶手,“如果情报没错,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为什么还能站在这里?”

“而且我记得很清楚,你可是直接用肉身挡住了我丢过去的那个装置噢。”W接过了梅菲斯特的话茬。

都是意料之内的问题。

顶着已经有些僵硬的微笑,我继续解释:“挡爆炸的那个是我早就准备好的克隆体,我只是在合适的时机把她放出去了。”

“托斯卡纳家族还涉及过这种技术?”塔露拉终于开口了。

“的确涉及过,在黑市上还赚了不少。毕竟那群蛀虫都是些怕死怕到骨子里的。说起来,要不是因为我祖父沉迷赌博,赌术又差得可以,差点把祖宅搭进去了,我祖母才不会因为气到异想天开而想到基因克隆。”我一本正经地回答。

“......果然,真正研究这些东西的都是些疯子。你们不仅疯,还很完美地将其遗传下来。”塔露拉给出了一个中肯的评价。

带头学习

無一郎的無是無手臂的無,不是無命的無!(我已经被折磨到留条命就好的地步了
我选择自杀

無一郎的無是無手臂的無,不是無命的無!(我已经被折磨到留条命就好的地步了
我选择自杀

仓鼠团子
初雪皮的戏uu。我初雪习惯走银...

初雪皮的戏uu。
我初雪习惯走银雪向。

初雪皮的戏uu。
我初雪习惯走银雪向。

带头学习
善逸一定是打扮得太好看被说成“...

善逸一定是打扮得太好看被说成“太引人注目会妨碍任务”才画连七八糟的妆的

画不出他的可爱

善逸一定是打扮得太好看被说成“太引人注目会妨碍任务”才画连七八糟的妆的

画不出他的可爱

不开森QAQ
这个暑假的任务是好好画画。【为...

这个暑假的任务是好好画画。
【为什么我这么辣鸡QAQ
(谁能告诉我3里面小hiccup抱着的玩偶长什么样吗?

这个暑假的任务是好好画画。
【为什么我这么辣鸡QAQ
(谁能告诉我3里面小hiccup抱着的玩偶长什么样吗?

一加一

老师打扰一下这里来表演一个粗糙返图(捂脸) @怠惰的花寿司kira✨
周日才拿到代购小姐姐发的快递而且当天时间很赶,但既然老师想看repo那我当然义不容辞!!!(撸袖子)
……然后就拍得超草率的我错了ヘ(_ _ヘ)美丽本本也没来得及看(虽然原文早就放出了),有机会给您补上一个没那么粗糙的repo!(咕咕.jpg)
最后,表白老师您超棒的!!!(by一个本来想把《自由之诗》一起拍进来但是忘了的傻子∠( ᐛ 」∠)_)

老师打扰一下这里来表演一个粗糙返图(捂脸) @怠惰的花寿司kira✨
周日才拿到代购小姐姐发的快递而且当天时间很赶,但既然老师想看repo那我当然义不容辞!!!(撸袖子)
……然后就拍得超草率的我错了ヘ(_ _ヘ)美丽本本也没来得及看(虽然原文早就放出了),有机会给您补上一个没那么粗糙的repo!(咕咕.jpg)
最后,表白老师您超棒的!!!(by一个本来想把《自由之诗》一起拍进来但是忘了的傻子∠( ᐛ 」∠)_)

Normal且natural就很nice所以无害的n³拾肆

性感丢人,在线翻车

¿¿¿¿

(啥玩意啊?)


在4周回地宫翻车了

事实上,高周回所有地区都算三面(根据小怪的进化程度判断出来的结果)

可能唯一存在差异的就是攻防属性了

(也就拿着喜剧敢这么玩,权变还是很风险的)

打高周回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微妙的事情

因为很少用水系所以直到现在才发现……

气弱水

??

¿¿¿¿

(无比震惊的表情)


以及,虽说,混沌喜剧是敌我皆一击必杀,其本质是所有单位血量降到1,并且受击伤害也基本降到1

但是!

一个惊人的发现!...

性感丢人,在线翻车

¿¿¿¿

(啥玩意啊?)


在4周回地宫翻车了

事实上,高周回所有地区都算三面(根据小怪的进化程度判断出来的结果)

可能唯一存在差异的就是攻防属性了

(也就拿着喜剧敢这么玩,权变还是很风险的)

打高周回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微妙的事情

因为很少用水系所以直到现在才发现……

气弱水

??

¿¿¿¿

(无比震惊的表情)


以及,虽说,混沌喜剧是敌我皆一击必杀,其本质是所有单位血量降到1,并且受击伤害也基本降到1

但是!

一个惊人的发现!

召唤物不吃喜剧!

也就是说,喜剧局里面,只有召唤物是血量正常的(比如使者和守卫,没记错的话地系的象棋兵也算?)

决定就是你了!上吧!

(召唤物集群挡箭牌警告)

(法师学徒不需要良心)


以及,召唤物是有堆叠上限的

准确的说,是使者类有堆叠上限(极限是2次数量)

如果一次召唤的是两个,那么上限就是4(比如电系使者)

如果一次召唤的是一个,那么上限就是2(比如水系使者)

守卫类召唤物没有堆叠上限(理论上无上限,唯一限制数量的就是冷却和持续时间)

(同屏7个大地守卫蹲boss是怎样的场面)

(画面太美不忍直视)

 

这一局的冷缩(冷却缩减)其实很高

受咒表(被诅咒者的手表)-诅咒越多冷缩越高

诅咒电池(残酷的象棋桌……讲道理,这个看起来真的很像以撒里的车载电池)-冷却减少一半(结果咱忘记副作用是啥了←在喜剧局里存在感太低了)

双倍烦恼(双倍系列经常记混,不知道名字对没对)-冷却减少一半,受伤加倍

怀表-冷却减少,充能减少

(再来个钟摆就把冷缩装凑齐了还行)

所以就有很大的余裕(冷缩)去测试一些东西(比如召唤堆叠上限,2s不到的冷却可以测试很多东西了)

cd只有1.0s的杂技团简直可怕(话说杂技团到底算召唤还是近战还是远程)

冲刺的cd也趋近没有(一脚一个落雷电击AOE不带停的)

最近沉迷落雷(雷电线条),环形(环形电路)惨遭移情别恋


各系守卫

召唤类,储能类

无法移动,自周AOE,范围可以勉强覆盖小房间(注意放置位置)

默认是增幅同系奥术

强化后可以增幅克制本系的奥术(比如,大地守卫增幅地系和气系,水系守卫增幅水系和电系)

不同系的守卫伤害附带效果

地-击晕,水-冰冻,电-电击,火-点燃,气-迟缓


说起debuff,大致是5种

中毒,点燃,冰冻,电击,迟缓

其中,中毒、电击、点燃是dot

迟缓就是单纯的减速,冰冻是个摸一下就没了的丢人控,电击是高频dot+打断(约等于强控),中毒是低频dot+打断

单次伤害的话,排序是:点燃≈中毒>电击

持续时间的话,排序大概是:中毒>点燃≥电击

dot频率的恶化,排序是:电击>>点燃>中毒

当然,以上数据是在不考虑符文增幅的情况下

(某些符文可以增强debuff效果)

随便一提,冰冻大概是最菜的了……不但是摸一下就没了,而且议员免控(也就是说,冰免了)

虽说免控,但是dot还是吃的(所以中毒和电击都很有用)

迟缓是所有人都吃的,包括议员(可惜迟缓没有伤害)


(所以,为什么迟缓精灵的前缀是爆破???)


说起来……权变的图标好像是……

(警觉.jpg)

Normal且natural就很nice所以无害的n³拾肆

稍微的,尝试一下二周目(?)模式

(在苏拉门口,不去找苏拉,转身向下角落有个奇怪的计时员,支付宝石可以开二周目,地图不变,自机配置不变,但议员顺序可能变更,①火②气③地→④地⑤火⑥气)

该怎么说呢……

气议员和冰议员相似(指相当鶸这件事情),但存在差异……

六面(二周目三面)气议员……强度微妙的,鬼畜……

如果是放在一面二面(或者四面五面),那跟冰议员一样,只是个被按着的褥连击程度……

但是三面,就出现明显差异了,冰就算有了新招也还是鶸,但气就开始鬼了

(事实上,三面里面,就强度而言,个人感觉,冰<地≤火<气)

(若是一二面的话,冰≈气<地≈火)


如果不带锚的话,可能会方...

稍微的,尝试一下二周目(?)模式

(在苏拉门口,不去找苏拉,转身向下角落有个奇怪的计时员,支付宝石可以开二周目,地图不变,自机配置不变,但议员顺序可能变更,①火②气③地→④地⑤火⑥气)

该怎么说呢……

气议员和冰议员相似(指相当鶸这件事情),但存在差异……

六面(二周目三面)气议员……强度微妙的,鬼畜……

如果是放在一面二面(或者四面五面),那跟冰议员一样,只是个被按着的褥连击程度……

但是三面,就出现明显差异了,冰就算有了新招也还是鶸,但气就开始鬼了

(事实上,三面里面,就强度而言,个人感觉,冰<地≤火<气)

(若是一二面的话,冰≈气<地≈火)


如果不带锚的话,可能会方便一点?

斗篷配置-纯暴闪(紫斗篷红眼那个)

初始遗物符文-受咒表(被诅咒者的手表)

 一周目时期的配置转了几次之后姑且算是稳定,一面道中一段遇到了诅咒商,看到了小心心(微小的鳄鱼心脏),结果打到后面硬生生把血条撑到极限(达到750就没有继续上升了)

之后还有玻璃大炮,欠条(因为看到了想买的东西)

毕竟带着受咒表,所以其实不考虑诅咒系的冷却↓(可是为什么没有不稳定宝石呢)

结果一周目打下来就变成了这样的配置-受咒表(被诅咒者的手表),玻璃大炮,小心心(微小的鳄鱼心),推推车(商人的货车),火石(光环系的那个),毒蘑菇,队长指环,钙质铠甲,尖刺龟壳,超级碉堡了的消弹手(远程攻击破坏弹幕),叶子(冲刺闪避),黑卡(秘密武器),诅咒锚,已经还清了所以就自动消失的欠条

遇到队长戒指之前其实带了一段时间毒蘑菇来着

稍微测试了一下彩红衣服(这个新物品叫啥来着……),就是说明写着“无视减速效果”的那个,似乎……感觉……没卵用……(是因为诅咒优先级特别高的原因吗,而且咱诅咒也确实不少,毕竟锚的减速确实很……)

一周目技能几乎全靠捡……(议员掉落的强化技能)

二周目看到了尖刺应急包,于是……血条到最后变成了315(50→315),简直可怕

(md心动)

(说实话想要猩红四叶草……)

二周目遇到了防爆衣(闪避暴击)

可是为什么……没有猩红四叶草呢……甚至没有不稳定宝石!

诅咒商好几次摆着一毛一样的货物(顶多换了位置)

一周目的黄金匕首买不起,二周目钱很多但是根本没遇到……

太残酷了……

最后光荣死于初见二周目三面强度的气议员(事实上这是第一次打三面强度)

性感拾肆,在线丢人.jpg

不对,这游戏根本就没有在线联机……

(想试试pvp……)


PS:模糊猎鹰!真是!太赞了!(尤其是黑卡+消弹的猎鹰)

  • 模糊猎鹰,新版本里的气系奥术。

  • 本身是有三次储蓄。

  • 某种意义上的单体aoe(所谓殃及鱼池)

  • 第一击命中后,会锁定单位进行连击冲击(简单地说就是锁头,然后夏季八飞),因其贯通的性质,又可能会伤害目标附近的敌人。

  • 击退能力不低,但由于基本是方向随缘的乱撞,所以还是别期望它能把人推下去了……随缘吧……

  • (虽然锁头命中率高,但是也有对面神走位的时候)

  • (锁头是锁死了的,就算盗贼瞬移也照样被骑脸)

  • 充能状态下,是一只超大猎鹰,命中后变成数个体型与正常状态下相似的猎鹰。(连击段数很高,而且成功锁头后是自瞄)

  • 黑卡猎鹰是真的恐怖

  • 顺便一提,龙涌和他有点像,但是龙涌不锁头甚至不好打正面就很胃疼

PS:想试试被大雷枪,电球群,多个猎鹰集火的滋味吗?

PS:为什么遗物符文上限是12?为什么!?

PS:刀藤手感不错,各种意义上的。

  • 刀藤(当它是藤鞭就行),新版本里的地系基础法。

  • 单向中距离,三连击,一二击均为小角度扇形,第三击是直线穿刺(范围还挺粗,还能穿墙),强化后穿刺阶段能连击

PS:考虑到可以二周目,也许推推车、队长戒指、同花顺的加成到后期,合一起都不如黄金匕首和制图师的羽毛笔

PS:远程消弹的手铠真的很好用,各种意义上的。猎鹰锁头夏季八飞,清弹能力真的恐怖(再加上本来就是贯通单位,而且成功锁头之后还能穿墙)

PS:要什么近战消弹秀精防,盘他!!!!!!!!!!


我好柔弱啊……(*哭出声

使君
原本是想凑很多张再发的,结果其...

原本是想凑很多张再发的,结果其他的全部都画好了草稿之后就x没有在画了所以咕咕咕,谢谢大家看我丢人,我溜了,谢谢大家,如果打错tag了就先抱歉x,我就是想徐伦亲亲我,我爱徐徐

原本是想凑很多张再发的,结果其他的全部都画好了草稿之后就x没有在画了所以咕咕咕,谢谢大家看我丢人,我溜了,谢谢大家,如果打错tag了就先抱歉x,我就是想徐伦亲亲我,我爱徐徐

不开森QAQ
日常丢人【老福特的滤镜怎么这么...

日常丢人【老福特的滤镜怎么这么棒
指纹都给你磨平

日常丢人【老福特的滤镜怎么这么棒
指纹都给你磨平

不开森QAQ

在飞机上画的 。麻麻看我会上色了! ̄  ̄)σ【并没有】

在飞机上画的 。麻麻看我会上色了! ̄  ̄)σ【并没有】

不开森QAQ

emm......不知道哪个好。

emm......不知道哪个好。

不开森QAQ

不懂该如何画出宝石布灵布灵的质感。嗝屁。法斯有这————————么好!!!

不懂该如何画出宝石布灵布灵的质感。嗝屁。法斯有这————————么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