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两晋

945浏览    28参与
色盲狮为什么爱吃三明治
炎攸最让人觉得无常的地方,在于...

炎攸最让人觉得无常的地方,在于他们身上处处都是师昭的影子。 他们二人,马炎“宽惠仁厚”、性格好得不像开国皇帝,总有些马昭的影子;马攸“清和平允”、能力又强,最后“自强入辞”总让我想到马师。马家连续两代培养出来这么优秀的继承人,后面走到那一步居然是因为前一代的好。如果不是师昭的兄终弟及,皇位和马炎就不可能有关系;又正是因为师昭兄终弟及的先例,马攸才有可能被议为马炎之后的继任者。上一代教科书般的兄弟关系与权力继承把下一代的兄弟二人强行拉到了同一起跑线上,才有兄弟之间最后的悲剧。读到最后我总是会想:怎么会走到这一步?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是不是马昭不那样亲近马师,或者马炎不给伯父追尊皇帝,或......

炎攸最让人觉得无常的地方,在于他们身上处处都是师昭的影子。 他们二人,马炎“宽惠仁厚”、性格好得不像开国皇帝,总有些马昭的影子;马攸“清和平允”、能力又强,最后“自强入辞”总让我想到马师。马家连续两代培养出来这么优秀的继承人,后面走到那一步居然是因为前一代的好。如果不是师昭的兄终弟及,皇位和马炎就不可能有关系;又正是因为师昭兄终弟及的先例,马攸才有可能被议为马炎之后的继任者。上一代教科书般的兄弟关系与权力继承把下一代的兄弟二人强行拉到了同一起跑线上,才有兄弟之间最后的悲剧。读到最后我总是会想:怎么会走到这一步?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是不是马昭不那样亲近马师,或者马炎不给伯父追尊皇帝,或者马攸在马炎重病时直接夺权,后面就不会如此惨烈?他们似乎一直在做道德上最正确的选择,但事情还是走向了最令人痛心的方向,这就是无常。

色盲狮为什么爱吃三明治

【师苞】薄行

老蚂蚁怕自己的好大儿被带坏,结果好大儿真的被带坏了的设定()


“听说舞阳侯责备中护军了。”

舞阳侯世子停在门帘下,顺着略带一些轻浮的声音在黑暗中勾勒出一个横在榻上的人形,没有用眼睛。他说:“这么晚。”

那人笑道:“中护军夙兴夜寐,苞白日好色薄行,实自不安。只得夜来营中——”

“谁知世子三十好几竟独守孤衾,可叹,可叹。”

司马师从胸腔里压出一口气来,嗅到一丝缠缠绵绵的粉香。

“这话,仲容不妨当着徽瑜去说。”

“说就说——中护军绝情寡欲,出镇日久的胞弟已有长子,不出洛阳的中护军却膝下单薄,怕不是夫人的错罢。”

“我却不知仲容夜来,是来操心我房中事的。”

“自然要操...

老蚂蚁怕自己的好大儿被带坏,结果好大儿真的被带坏了的设定()

 

“听说舞阳侯责备中护军了。”

舞阳侯世子停在门帘下,顺着略带一些轻浮的声音在黑暗中勾勒出一个横在榻上的人形,没有用眼睛。他说:“这么晚。”

那人笑道:“中护军夙兴夜寐,苞白日好色薄行,实自不安。只得夜来营中——”

“谁知世子三十好几竟独守孤衾,可叹,可叹。”

司马师从胸腔里压出一口气来,嗅到一丝缠缠绵绵的粉香。

“这话,仲容不妨当着徽瑜去说。”

“说就说——中护军绝情寡欲,出镇日久的胞弟已有长子,不出洛阳的中护军却膝下单薄,怕不是夫人的错罢。”

“我却不知仲容夜来,是来操心我房中事的。”

“自然要操心,别又惹得舞阳侯烦闷,将气撒在我身上。”

洛阳的月光洒下一个边角,在榻上人流淌的长发上铺上一层光亮。司马师走到榻侧,将长发卷上手指,卷起,又放下,直到发丝带上娇俏的弧度。石苞细长的眉眼和唇从发丝间一闪而过,问:“世子要如何说我?”

“不及管仲、陈平,亦今日之选也。”

石苞从司马师指间扯回一缕头发,“果真无趣。”他探身凑近背着月光的中护军, 没有疾病的眼睛也只能看见一个深冷的眉峰轮廓,“真想看看世子少时纵情欢游的样子。如此美貌——”他蓦地抬手去碰司马师的腰,“却半点粉香都不沾,可惜了。”

司马师单手抓住他的手腕,攥得那只手腕作响,“美貌一词还请仲容自留不谢。何必用这词来激我。”

“果然世子竟对自己容貌一无所知。”石苞哂笑,“世子可知我为何好色?”

司马师冷冷道:“自知便好,别惹得满营粉香,又令舞阳侯来诘我。”

石苞不接这个话茬。“容貌是生来就有的东西,人生来却看不见自己的脸。世子知道人往往从何处得知自己的容貌吗?”他反手握住司马师的手腕,把他连带着未及脱去的铠甲拉倒在榻上。脖颈处的系带散开,金属碰撞的声音淹没了他的尾音。

“别提镜子。”他贴在司马师耳边说,“那太无趣了。”

月光悄悄转了个弯,落在石苞的脊背上。银色的光在腰窝里浅浅流动,被玉一样的肌肤染成甜腻的蜂蜜。深秋的天气让铠甲变得太凉,石苞扯来外袍垫着,把每一处结都细细解开,其下的身体骤然变得柔软起来。司马师拿一双眼睨着他,静默不动。铠甲下是月白的衫子,月光得了势似的扑上去,又滑下来,径直滑进他的领口。

“世子该知道,我视秦楼楚馆为寻常居所。”

这样说着,石苞手上动作不停。月白的衫子已经触及更深的皮肤,那里比月光还要苍白。石苞以指尖摩挲,宕开一笔感叹道:“世子到底还是做中护军不久。”

司马师任他熟练地盘捏抚摸,腾出一只手来插进他的发间,恶意扯弄他的后脑。他没有听到期待的吃痛的声音,看来石苞完全沉浸在他的故事里。

“我并没有让每个人都完全臣服于我的趣味,因为我知道钱财与名位能轻而易举地让我做到这些。我只是想不断地去尝试,看她们是否会不由自主地沉溺其中。事实是我总能轻易地做到。”

感受着指尖向难以启齿的地方游走,司马师微不可闻地喘了一声。“以仲容美貌自然不在话下。”

“不错,”石苞坦然。“可是美貌日复一日地流逝,于是我永远在害怕。我去寻求更多的伎子,不费很多工夫。

“直到有一天,我识得了一洛阳伎子,也是在月夜当中。她不爱言语,这点胜过我许多

“她安静,又冷。就像我只能遥望明月,却不能知晓明月是否愿意照亮我。”

“听仲容说出这种话真是有趣,怕不是也有些吟诗弄文的天赋。”

月白色的衫子悄无声息地铺开,石苞附耳低语。

“那时我开始怀疑我已经老了。我与她并没有许多话说,只是寻常的宽衣解带。

“但我感觉到她的冰冷逐渐被温暖吞去了。她的眼睛原本像是枯塘,突然月光流了进去,里面跃动着我的影子。我第一次注意到人的瞳孔是那么清澈的。我想细细去看——”石苞抓紧了司马师骨骼分明的肩胛,唇舌在他锁骨上留下反光的痕迹。“我突然明白了那个影子意味着什么。她的眼里不会再有别的影子了。

“人能看到自己的地方,往往只有别人的眼睛。坠入爱欲之中的人的眼睛。”

他们肌肤相贴,石苞贪婪的目光落在司马师眼前。司马师骤然起身,狠狠地抓住了一把长发,将石苞甩到身下。一丝带颤的笑容爬上嘴角,他伸手触碰身下人姣美的轮廓。“我竟不知为舞阳侯所弾,仲容竟恨得以伎子来比我。”

石苞的皮肤给他冰凉的指尖渡来一丝温度,接着是烫手的火焰。他眉目摇曳,说:“不。我才是那个伎子。

“我这样的伎子,明公还有许多。

“权欲与爱欲,哪个不是人欲。不论好色好功,所求不过权柄。”他在司马师身下滚烫地低语。

“明公现在就能得到。”

司马师看向他浪潮涌动的眼睛,瞳孔深处沉着的人晃动着浮上水面。那人有着一张曾在洛阳少流美誉,如今烧着快意,恨意与欲望的脸。他第一次看见了自己的脸。


原文:《晋书·石苞传》

稍迁景帝中护军司马。宣帝闻苞好色薄行,以让景帝。帝答曰:「苞虽细行不足,而有经国才略。夫贞廉之士,未必能经济世务。是以齐桓忘管仲之奢僭,而录其匡合之大谋;汉高舍陈平之污行,而取其六奇之妙算。苞虽未可以上俦二子,亦今日之选也。」意乃释。

浅忧

【史同/司马干】性理不恒(上篇)

一种  司马家小精神病第一人称(???)

ooc预警  请勿上升历史人物

cp向事子良x小满 ✓

最后  我真的 很喜欢司马五!!


……

【如何做呢,该怎样呢

……活下去吗

怎么活下去呢】

……


幼年之时,我常伴于母亲身侧

我与同胞兄长,年纪之差二十有余

父兄征战之时,立于朝堂之时

我仅还为一个孩童


……但是我见过的

那时父亲常找柏小娘,冷落了母亲

不知母亲如何想的,便绝食了

兄长也如是做了

……

应该随着吗?

不随着会怎样呢

——我不知道,没有敢试


年岁渐...

一种  司马家小精神病第一人称(???)

ooc预警  请勿上升历史人物

cp向事子良x小满 ✓

最后  我真的 很喜欢司马五!!


……

【如何做呢,该怎样呢

……活下去吗

怎么活下去呢】

……


幼年之时,我常伴于母亲身侧

我与同胞兄长,年纪之差二十有余

父兄征战之时,立于朝堂之时

我仅还为一个孩童


……但是我见过的

那时父亲常找柏小娘,冷落了母亲

不知母亲如何想的,便绝食了

兄长也如是做了

……

应该随着吗?

不随着会怎样呢

——我不知道,没有敢试


年岁渐长,而我的存在,于这个家来说——是何其平庸的孩子啊……?

同龄的孩子已经可以帮着父兄做事

——但是这与我何干呢?

司马府平庸的小少爷,目光中全无同父兄一般的敏锐,瞳目像蒙了层薄雾,看不真切

我一个人坐在院角,见那早春的花开了,一片片零落尘土,失了颜色

我抬起头,看见院里还有两人

……柏小娘,还有,伦儿

最小的幼弟转头看过来

看见了什么呢

他看见了什么呢

我又……看见了,什么

我隐约看见他眼中……

我没有看清

只是,不知为何的一阵不安

眼中的世界染了怪诞的红,如记忆中那位嫂嫂离去之时……

也不是,不一样……我讲不清,只觉得那血一般的颜色实在刺目的紧,耳畔所听之声也刺得人头痛

那色彩,应当并非真实的罢

我起身回房,离开时再看那人一眼

……我不喜欢他

不知道为什么


我在梦中看见了

……是谁呢,视线蒙一层黑布似的,看得混沌不清

黑红色的血泊里躺着一个人

只能看清楚个轮廓,眼前一阵阵黑的

我看见了……那是什么呢……像无数的铁链,钻进脑海里,脑袋阵阵地剧痛

“子良,子良?”

阿玖把我叫醒了

她说二哥那边,宫里,有事情,大家都去了

“见你一直不醒……是噩梦吗?”

我只摇摇手道无妨,随即赶进宫去

……虽然还是去迟了——没关系吧?二哥该都习惯了

……

……?

我看清楚了

那人是曹髦

——他躺在那一片血里

血尚末干,还流淌着……

似乎……渐渐漫过来了……

下意识退了一步,目光却移不动,满眼里那血色

“……子良?”

也许是我状态不对,也许是……

“子良,子良?”

“……?嗯”

“莫怕”

阿玖抓紧了我的手

……似乎,安全了些呢

……为什么,是“安全”呢

“子良莫怕,我带你回家去”

“……好”

那场景,也是梦吗?

后来我知道了

不是的

是现实


我想起来了

大哥死的时候,也是一片血色的

……

我不知道和家里人有没有关系

但是,但是……

不安,恐惧……

尖锐的不安感……已经,刺伤自己了呀……?

手里的瓷碗滑落,瓷片碎裂一地,茶水溅在了衣襟上,染出晕痕

……一样的形状呢

液体飞溅出的形态

只是……并没有那种黑红的颜色……

我也会那样吗——同那些人一样?会吗,会吗,我不想……

“?子良!怎么回事……没伤着吧……”

阿玖……是我的阿玖啊

直到她扶着我离开时,心中才悄悄平静下一些


寂寂无名的杨老师

一个魏晋南北朝时期群

属于同好群/可语擦(只收这个时代范围)

孩子冷圈冷没了,救救。

一个魏晋南北朝时期群

属于同好群/可语擦(只收这个时代范围)

孩子冷圈冷没了,救救。

解厄
是王戎! 王戎也是我在竹林七贤...

是王戎!

王戎也是我在竹林七贤里的厨力前三!感觉是很有趣一人,可以磕他和阮籍很真,又很人间清醒

和妻子也好甜啊,卿卿我我!

阮籍虽然口上说什么俗物又来坏兴致了,但是还是经常和他一起玩。还同别人说“阿戎清虚可赏,和你一点都不一样,跟你说话不如跟阿戎说。”….........你好爱他

好久没更(允悲)因为换了手机的缘故,哪哪都不得劲,我不得劲(允悲)

是王戎!

王戎也是我在竹林七贤里的厨力前三!感觉是很有趣一人,可以磕他和阮籍很真,又很人间清醒

和妻子也好甜啊,卿卿我我!

阮籍虽然口上说什么俗物又来坏兴致了,但是还是经常和他一起玩。还同别人说“阿戎清虚可赏,和你一点都不一样,跟你说话不如跟阿戎说。”….........你好爱他

好久没更(允悲)因为换了手机的缘故,哪哪都不得劲,我不得劲(允悲)

残壁载道

读两晋之事有感

昭烈虑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然余观两晋之事,深为之耻。阮籍曰:“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司马炎如是哉。其北代曹魏,南克孙吴。状似强盛,实属侥幸。开国之君,奢侈风靡,上梁不正而下梁歪,众臣穷奢极欲,争相竞富,光鲜一时。而民流离失所,见困庄园。至于所谓惠帝,一言不食肉糜,羞杀后世;八王祸乱九州,欣喜胡夷。于是众胡陵暴,神州荡覆,华夏陆沉,衣冠南渡。待北方纷乱,二帝折辱之时,元帝振臂高呼,自立称帝。大好河山,浑让敌手。偏安一隅,不思进取。王与马,共天下。门阀政治,下无士族。寒门子弟,郁不得志。主相互疑,荆扬相争。北方乱起,祖逖北伐而未果;淝水大捷,统一大业失时机。肉食者鄙,未能远谋。数番北定中原之...

昭烈虑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然余观两晋之事,深为之耻。阮籍曰:“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司马炎如是哉。其北代曹魏,南克孙吴。状似强盛,实属侥幸。开国之君,奢侈风靡,上梁不正而下梁歪,众臣穷奢极欲,争相竞富,光鲜一时。而民流离失所,见困庄园。至于所谓惠帝,一言不食肉糜,羞杀后世;八王祸乱九州,欣喜胡夷。于是众胡陵暴,神州荡覆,华夏陆沉,衣冠南渡。待北方纷乱,二帝折辱之时,元帝振臂高呼,自立称帝。大好河山,浑让敌手。偏安一隅,不思进取。王与马,共天下。门阀政治,下无士族。寒门子弟,郁不得志。主相互疑,荆扬相争。北方乱起,祖逖北伐而未果;淝水大捷,统一大业失时机。肉食者鄙,未能远谋。数番北定中原之日,内部相斗,夺微薄之利而弃祖宗之领土于不顾。纵有桓温等辈,虽欲代晋,犹凭北伐。若北伐可复,则威望日盛,前则称号登基,亦或小可;后则留名青史,英雄万世。而世家大族目光如豆、鼠目寸光,先有王敦之乱,后有桓玄建楚。主相矛盾,荆扬之争,贯穿始终。待到司马元显之时,为遏荆州,广招乐属,以至东土嚣然,天下苦晋。而后孙恩崛起,笼络农民,斩木为兵。其兵起于浙东,而晋军难平。江南之地,残破不堪;荆楚之域,相对雄胜。于是桓玄起兵,废安帝,称楚帝,拔刘裕。而后刘裕反,诛桓氏,迎安帝,行北伐,灭南燕,天下威望尽归之。于是代晋建宋,司马灭,刘氏兴。

嗟乎,天下之至毒者有四,功、名、利、禄。览察五千年事,纵如孔圣,亦难脱哉。“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世间喜功名利禄者多也,然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心不怀道,与禽兽何异?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观东晋之士族,只顾一时之利,而忘天下大义。呜呼,余观近代抗战之时,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上下近乎同心,华夏儿女奋不顾身,中华民族英勇抗战,终大获全胜,民族复兴由之始也。两相对照,诸事可知矣。

2022.03.22

Frozen ivy

【七侠传 • 卷一】三国一统归司马,晋祚何薄社稷危。神州沉沦麒麟显,七剑出山败魔道。

[图片]

-----------------------------------------------------

【一:武帝夜入梦,太康埋祸端。】(上) 

-----------------------------------------------------


维天之命,於穆不已。


於乎不显,文王之德之纯。


假以溢我,我其收之。


骏惠我文王,曾孙笃之。


——《诗经•维天之命》


荒僻的山谷里,没有一棵树木,也没有烟,荒草凄凄,黄沙漫漫。宽阔古道上参杂着土疙瘩和沙粒碎石,不知已荒废多久。...


-----------------------------------------------------

【一:武帝夜入梦,太康埋祸端。】(上) 

-----------------------------------------------------


维天之命,於穆不已。


於乎不显,文王之德之纯。


假以溢我,我其收之。


骏惠我文王,曾孙笃之。




——《诗经•维天之命》










荒僻的山谷里,没有一棵树木,也没有烟,荒草凄凄,黄沙漫漫。宽阔古道上参杂着土疙瘩和沙粒碎石,不知已荒废多久。




这大道曾是秦时所建的驰道之一,道广五十步,三丈而树,厚筑其外,隐以金椎,树以青松。秦灭亡后,多数则被废弃。




忽地一阵马蹄浮起,声声急促,似要踏碎空气中郁结的黄土气味。枯死的行道松随之震动,显得羸弱干枝愈发岌岌可危。




来者身着胡服,脚踏皮靴。领口衣缘滚圈毛皮,蹀躞带上杂物繁多,火石伤药飞蝗石等一应俱全。一把闪亮胡刀柄上镶嵌几颗松石。骑手面带蔽巾,身材魁梧,身下亦是北地名骏。




此人风驰电掣,恍如烈鹰南漂,沿着被废弃的东方道狂飙而去。到一雷击树前,猛拉住缰绳,气力之大硬生生将辔头卡进马嘴,那马吃痛嘶鸣一声,打了个响鼻,近乎将土地磨出一道小沟壑,堪堪停止。




男子一翻落地,抽出一把小弩,丝毫没有放下戒心,警惕盯着后方扬起的烟尘,直到确认这个荒僻之处并无一人乃至一鸟后,遂收回弓箭。转到树后,不知启动了什么装置,轰隆一声,一金椎破土而出,令人惊奇的是半分锈迹也无。




男子将马牵至土坡后藏好,掏出火石敲出火花燃起油灯,猫腰闪进被金椎牵引而出的暗道内。




片刻,古驰道上的浮粉逐渐平静。






话说晋惠帝司马衷讨伐成都王司马颖失败,被石超俘送至邺城,受司马颖操纵。听闻自己心爱的继后羊皇后再次被废,不禁痛哭流涕。




这傻子皇帝的元后贾南风在八王之乱中终遭算计,饮鸩而崩,可而由她引出的混乱残局,却离结束遥遥无期。




密室里,成都王司马颖面容阴郁,发髻蓬松,下颌胡茬凌乱。因持武器缰绳而龟裂流血的手背在军报滴上潮红。




“王浚竖子!勾结鲜卑段务勿尘,乌桓羯胡,欲一举擒孤么?痴心妄想!”




“明公且安心,卢奴伯已回匈奴五部召集部众为求取明公支援,匈奴五部视鲜卑乌丸为土鸡瓦犬,如今大计必稳邺城人心,天子为我等所持,司马越和王凌岂敢反上?”




内侍孟玖连连劝慰,用绫纱蘸了温水将成都王手背血渍擦去,再用掺有柚籽粉末的猪油膏薄薄涂上一层。




“明公如今已位尊皇太弟,东海王岂能不妒?狼子野心,前些时日竟在荡阴射伤天子,已是族诛之罪!”




“我自然要亲手杀了他!刘渊何时可返?临别前拜他为北单于,料他不会败兴而归。” 




成都王恨恨将军报扔进火堆中烧了。




“长沙王司马乂昔日那般,尚且死于我手,


何况他一个小小的东海王?” 




“明公确是英才,赫赫之功,


当天下归心。”




司马藩王们血腥争斗中,汝南王司马亮,赵王司马伦,楚王司马玮,河间王司马冏,长沙王司马乂,依次丧命。




成都王司马颖野心勃勃,忌惮长沙王司马乂妨碍自己遥控中央之欲,合谋出手暗诋毁之。最终导致一心奉主,忠概迈俗的司马乂,惨死于东海王司马越之手。




可叹齐王司马攸,


长沙王司马乂皆为难得邦之彦士,


外不倨傲,内敛素节,


身居显贵亦不忘忧国奉主,


彼时朝臣无正,各虑私困,


仍小心忠孝,却皆被害身死!




“为君既不易,为良臣独难!


忠信事不显,乃有见疑患。”




不知若干年后,晋室南迁。


谢安于淝水之战前后弹奏


曹子建《怨歌行》之时,


是否有感叹两位藩王的命运呢?






且说这刘渊,子元海,


乃南匈奴左贤王刘豹之子。




刘渊虽非汉人,然熟读《春秋》《史记》等汉家典籍兵法,更是臂力过人,善于射箭,可谓文武双全。中原诸多名士都与他结交为友。




怪哉,匈奴人竟以刘姓,


莫非忘了自己祖宗不成?




原来南匈奴屠各部族,为西汉冒顿单于后代,该家族因自西汉以来与汉室通婚,同时兼具汉室与匈奴贵族的血脉,故采取刘氏为姓。




至于刘渊初侍司马,而后反晋,高举复兴汉室之义旗,自立为汉赵之主,谥号光文皇帝。嗟乎,自汉末到此,司马家这般轮回,诚为天下笑耳!




自八王之乱始,藩王多招募北方五胡为麾下兵将,持胡兵以壮实力而相互攻歼。实属为图一己之私引狼入室,以致日后五胡乱华!中原沦丧!




可如今的司马藩王们早已将彼此视作仇敌,恨不能将对方食肉寝皮,唯恐不能上穷碧落下黄泉招募来更多兵马人才,所以将注意打到胡虏乃至江湖人士上,也不足为奇。




“那司马徽的后人,


青龙门掌门,可有寻到?”




孟玖一惊,冷汗涔涔,扑倒在地:


“臣无能,暂未打探到。”




司马颖一声冷笑,横眉倒立:




“哼!天下归心?汝且休来谄谀!如今连那些个本家江湖人,也全都遍寻不见,对本王置之不理!好个与世无争青龙门!”






孟玖见主公面色铁青,心中苦水暗倒,揣摩这青龙门行动向来犹如鬼魅,连连派各路人马前去打探,犹如泥牛过海了无踪迹,若说服掌门效力于司马颖麾下谈何容易,更别提得到青光宝剑。




这武林七杰之一的青光剑,


乃归青龙门所有。


长三尺三寸,隐泛青光,


若雷雨天出鞘,其势更胜。


配合以青龙门绝学《耀光心法》


并《青雷引》,可有遁电劈山之威。




青龙门掌门司马氏,


与河内司马氏宗族一脉相承。


细算起来,与司马皇族极是亲近。




只因昔日青龙门创始人不爱慕庙堂荣光,于高人处习得剑法修炼后入江湖武林自创门派去也。这青龙门门庭幽秘,门中人士多会机关偃师之人,红尘中人难觅其踪。




话说上一掌门,乃水镜先生司马徽,


是有名的一代高士!


昔日东汉末年,群雄逐鹿,


若能得英才俊杰,比黄金珠宝更为可贵。




大名鼎鼎名士如庞德公庞尚长,


徐庶许元直,庞统庞士元,


诸葛亮诸葛孔明,


都与司马徽交好互往。




这些个精英豪杰,卧龙凤雏,俱和水镜先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可见其厉害!




若说谋略出众,令军阀们求贤若渴的军师们犹如芰荷,有容乃大的水塘便是水镜先生。




当年曹操得荆州后不知如何擒住了司马徽,


本想威逼利诱令他效劳于自己,水镜先生却一病不起,三天后离世,只留下青光剑。




待青龙门弟子扶掌门灵柩而归后。一日曹操夜观宝剑,发觉剑柄“青光”二字竟不知何时变成“青釭”,直呼失察中计,待兵马再去追赶,哪里还有半分蛛丝马迹?




自此武林人士传言


水镜先生不过诈死耍了那曹孟德一回,


仍旧回去做了多年的掌门。


不过这其中虚实便不得而知了。




“明公莫动怒,那青光剑主就算不肯入世,其他藩王也没这个本事劝他回心转意,做明公的绊脚石哩!想来刘元海很快就能将匈奴部曲带来,到时大事可成矣!”




听着心腹劝慰的话,成都王将气消下几分,吩咐下人办些酒菜来。




“可要按之前计划给天子服用招魂引?”




“哼,那傻子性愚,但神识尤在,不够听话!孤若想完全掌控,不用招魂引是不行了,你速去安排!确保万无一失!”




“明公安心!”




孟玖道声喏,出了密室,取了控制人心的招魂散与竹箫,凝神聚气片刻,似是下了很决心,往关押惠帝之处走去。任凭晋惠帝恨自己入心入肺,大骂声不绝于耳,还是与守卫一道连拉带拽将招魂药丸灌下,再以竹箫吹之催动,可怜痴子自痴坐痴位,痴人痴意痴众生,司马家后代终成一具空壳傀儡,这天下终离彻底崩溃不远矣!




(待续)




Frozen ivy

【七侠传 • 卷一】三国一统归司马,晋祚何薄社稷危。神州沉沦麒麟显,七剑出山败魔道。

[图片]

-----------------------------------------------------

【一:武帝夜入梦,太康埋祸端。】(下) 

-----------------------------------------------------


[图片]

(待续)

-----------------------------------------------------------

【作者有话说】

[图片]

官方设定里紫云剑威力相当顶,仅仅略次虹蓝。

虹猫七剑之首,蓝兔富婆公主,

退而求其次,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莎丽被魔教盯上的原因吧。...



-----------------------------------------------------

【一:武帝夜入梦,太康埋祸端。】(下) 

-----------------------------------------------------




(待续)

-----------------------------------------------------------

【作者有话说】



官方设定里紫云剑威力相当顶,仅仅略次虹蓝。

虹猫七剑之首,蓝兔富婆公主,

退而求其次,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莎丽被魔教盯上的原因吧。

(编剧被松鼠咬过)

开客栈的怎么都这么倒霉啊,

(佟湘玉,金镶玉:。。。。。。)

移风
魏 晋 南 北 朝 奥 运 会

魏  晋  南  北  朝  奥  运  会

魏  晋  南  北  朝  奥  运  会

-无用良品-

我国风俗最奇怪处之一,是以酗酒为美德,温克为无趣

《不读酒诫》

我国风俗最奇怪处之一,是以酗酒为美德,温克为无趣。波德莱尔说的“长醉不醒是唯一出路”,本是惊世骇俗之言,放在咱们这儿,便成家常的意见。喝到烂醉如泥,不以为耻,反矜矜自喜,到处说上好几年,当作自己的英雄事;自己喝也罢了,还要劝别人喝,人家拒绝这无理且无礼的要求,他还不高兴。最讲不通的,是夸耀酒量,好像在昏迷之前喝下更多的酒,是造福人类的事。

凡是与常识有违,又蔚然成风的事,都得向上找源头。喝酒的这种作风,始作俑的是两晋的文人,唐代诗人把它发扬光大,使成社会的习俗。古代的文人,标榜自己喝酒,如同标榜自己有才情,要是一点也喝不了,别人就怀疑他是个无趣之人。写过《浊醪有妙理赋》的苏轼...

《不读酒诫》

我国风俗最奇怪处之一,是以酗酒为美德,温克为无趣。波德莱尔说的“长醉不醒是唯一出路”,本是惊世骇俗之言,放在咱们这儿,便成家常的意见。喝到烂醉如泥,不以为耻,反矜矜自喜,到处说上好几年,当作自己的英雄事;自己喝也罢了,还要劝别人喝,人家拒绝这无理且无礼的要求,他还不高兴。最讲不通的,是夸耀酒量,好像在昏迷之前喝下更多的酒,是造福人类的事。

凡是与常识有违,又蔚然成风的事,都得向上找源头。喝酒的这种作风,始作俑的是两晋的文人,唐代诗人把它发扬光大,使成社会的习俗。古代的文人,标榜自己喝酒,如同标榜自己有才情,要是一点也喝不了,别人就怀疑他是个无趣之人。写过《浊醪有妙理赋》的苏轼,生来不能喝酒,他觉得这是少了一样雅韵,便以勤补拙,天天把盏练习,比填词练字还要用功,果然天道酬勤,到了六十岁,他已能喝下五盏酒,当然,不是一顿,是在一天里累积。

也有反对喝酒的。从《尚书》中的《酒诰》开始,就有正人君子,看这些横七竖八的醉汉,心里难过,写下各种劝诫。但到后世,两边的力量,不成比例,主张节制的,都是些葛洪、庾阐这样的实木脑袋,讲些大道理(他们忘了,正是因为听大道理听烦了,人家才跑去喝酒),而在另一边,从庄子往下,从汉代的孔融到唐的王绩,从李杜到皮陆,都是有才情的人。一边是恃才任性,一边是崇学重道,一边是嵇康,一边是嵇绍,一边是李白,一边是韩愈,一边把道理想个周全,好不容易写出一篇《酒诫》,一边轻轻挥去,十来篇酒赋醉赋之类已一涌而出了。这架不用打,就知谁输谁赢。

王绩《醉乡记》,模仿陶渊明的《桃花源记》而写的,韩愈读后,感慨说这些醉汉,都是些不遇的人,心中有不平气,所以躲到醉乡。唐人对喝酒的理解,正反两面,大抵如此,一说到建安、竹林那些人喝酒的动机,不外是逃世网于糟丘,以求得全。如李白,是上引陶渊明为知己的,但浅如太白者,毕竟无法接近陶渊明的内心,写下和喝酒有关的诗不知有多少首,也注不动陶渊明的一首:

“不觉知有我,安知物为贵。悠悠迷所留,此中有真味。”

遗世忘忧之外,晋人喝酒,与唐人比,还有别的心事。王蕴说的“酒正使人人自远”,唐代的诗人就说不出,而王蕴还只是说在形而下。各代说喝酒如何如何好的,很少在说老实话,而在另一面,反对耽溺于酒的人,更反映时代的趋向。庾阐酒诫,讲的道理是“穷智害性,任欲丧真”, “形情绝于所托,万感无累于心”,就比较入当时那一批人的耳,若是像后世的道德家那样,举出健康、政治、道德之类的理由,徒令人生厌,酒是一点也劝不住的。

晋人的心事,未必都传了下去,晋人的作风,一样不少地被后人效仿。酒是一代代喝下去了,每代人有每个时代的理由,每个人都有不需要现实感的时候。“一杯颜色好,十杯胆气加”,酒能释恨佐欢,也能激发情性,让老人变成少年,懦夫变成勇士,可惜“醉中只恨欢娱少,无奈明朝酒醒何”,酒一醒,一切复原。在这一点上,今人要羡慕古人的,是古代酒薄,鲁酒千钟,赶不上一瓶二锅头,陶然一醉,要花很长时间,醒酒又要很长时间,这样一三五喝酒,二四六醒酒,或许真的可以流连醉乡,没身不返呢。

总之,崇尚喝醉,先是晋代特殊的风气,后是文人的一种生活方式,——“火满酒炉诗满口”,听起来就很雅,最后,在全社会普及开来,哪怕是僻远的乡下,男人喝酒,劳苦功高、大模大样地坐着,全家人在下面忙,显然是一致同意喝酒是严肃的事业,喝醉是事业的完成。我知道喝酒能令人喜欢自己,喝醉时喜欢自己,平时也喜欢自己的雅兴,但如果一无晋人的心事,二无诗要写,三则本来已经很喜欢自己,很喜欢自己的时代了,还要镇日无事,不读离骚痛饮酒,就看不出有什么好借口了。

浅忧

【史同/朝拟】沙雕小段子

沙雕玩梗文

注意避雷,不喜勿喷


1.如何正确地对待邻居


汉:有朋自远方来,虽远必诛!(?)


清:有朋自远方来……别打我呀!


2,宋:是我输了


北宋:我白手起家打天下!


西晋:我是大一统


北宋:我经济实力超强!


西晋:我是大一统


北宋:我文化发展繁荣!


西晋:我是大一统


北宋:我、我……你赢了


3,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南宋:我人才辈出!


东晋:我没对外称臣


南宋:我君主集权!


东晋:我没对外称臣


南宋:我…我积极发展贸易!


东晋:我北伐打赢了


南宋:……...

沙雕玩梗文

注意避雷,不喜勿喷




1.如何正确地对待邻居


汉:有朋自远方来,虽远必诛!(?)


清:有朋自远方来……别打我呀!




2,宋:是我输了


北宋:我白手起家打天下!


西晋:我是大一统


北宋:我经济实力超强!


西晋:我是大一统


北宋:我文化发展繁荣!


西晋:我是大一统


北宋:我、我……你赢了




3,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南宋:我人才辈出!


东晋:我没对外称臣


南宋:我君主集权!


东晋:我没对外称臣


南宋:我…我积极发展贸易!


东晋:我北伐打赢了


南宋:……


k.O.




暂时想不到其他梗了,凑合着看吧……





玙。
晋朝的来啦。 这回试了试黑白排...

晋朝的来啦。

这回试了试黑白排版。

效果好像也不错的样子。

下一个是三国了。

我会努力高产的。


仍然是老话:

纠错请私信。

抱图请随意。

二传注明作者。

其他疑问请看本人简介。


晋朝的来啦。

这回试了试黑白排版。

效果好像也不错的样子。

下一个是三国了。

我会努力高产的。


仍然是老话:

纠错请私信。

抱图请随意。

二传注明作者。

其他疑问请看本人简介。


浅忧
此处首先@钰瓒 原作者 两 晋...

此处首先@钰瓒 原作者


两 晋 国 主 选 票

快来pick你喜欢的侯选人!(?)

我这个是补充(^_^)原版见原作太太的作品(。・ω・。)

由于人物较多不打人物标签

(´▽`ʃƪ)注意避雷,请勿过度上升历史人物

此处首先@钰瓒 原作者


两 晋 国 主 选 票

快来pick你喜欢的侯选人!(?)

我这个是补充(^_^)原版见原作太太的作品(。・ω・。)

由于人物较多不打人物标签

(´▽`ʃƪ)注意避雷,请勿过度上升历史人物

Q立青
清乾隆 | 哥釉三足立耳香炉...

清乾隆  |  哥釉三足立耳香炉  |  摄于浙江省博物馆 孤山馆

造型源自鬲式炉,典雅别致,乃案头清赏之具。通体施月白色哥釉,釉层肥润,大小开片明显,纹理清晰,整形外底呈紫黑色,是成功的仿哥釉产品。

清乾隆  |  哥釉三足立耳香炉  |  摄于浙江省博物馆 孤山馆

造型源自鬲式炉,典雅别致,乃案头清赏之具。通体施月白色哥釉,釉层肥润,大小开片明显,纹理清晰,整形外底呈紫黑色,是成功的仿哥釉产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