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两艺师生

1863浏览    10参与
泠麟。

【时间游戏】Time Line 1(12)

我又来啦!大家不要嫌弃我!

-----------------------------------------

张颜齐:

     已经和晨艺有快两个月没有联系了,好想他,嘉禾的老师好像和他一样生我的气,都不告诉我他在哪里,bobo老师也很久没有发晨艺的舞蹈视频了。晨艺你在哪里?在干什么啊……

  “想什么呢?给晨艺的歌你写好了吗?”姚琛用笔杆子敲在张颜齐头上,提醒他赶快完成好去道歉。

   揉了揉头顶,张颜齐咬着笔头:“他是不是已经把我忘记了?姚琛,要不然我现在就去找他……”...


我又来啦!大家不要嫌弃我!

-----------------------------------------

张颜齐:

     已经和晨艺有快两个月没有联系了,好想他,嘉禾的老师好像和他一样生我的气,都不告诉我他在哪里,bobo老师也很久没有发晨艺的舞蹈视频了。晨艺你在哪里?在干什么啊……

  “想什么呢?给晨艺的歌你写好了吗?”姚琛用笔杆子敲在张颜齐头上,提醒他赶快完成好去道歉。

   揉了揉头顶,张颜齐咬着笔头:“他是不是已经把我忘记了?姚琛,要不然我现在就去找他……”

 “你,嗯,我帮你去找下王老师吧,探探口风。”说完姚琛就出去了,张颜齐呆坐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本来以为是姚琛打来的,心情忐忑的拿起电话,发现是姐姐:“姐?什么事?”

 “小齐,我这些天在北京,这会儿刚刚下飞机,要不你过来接我一下咯?”

 “emmm……好吧……”

   从机场接到姐姐,没想到她要去的地方正好在晨艺的那家嘉禾附近!

 “小齐啊?你怎么了啊?感觉有心事。”女人的直觉,姐姐觉得张颜齐的状态不对,“谈恋爱了?惹到人家了?”

  “……”不知道如何回答,就被姐姐捏着脸说:“你呀!对象生气了,那就得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好看的一股脑送给ta,然后道歉,然后强调一件事情——你爱ta!”

    耳朵虽然依稀能听到一些老姐的声音,但张颜齐的注意力完全在街道对面的两个人身上,那个打我的人和晨艺在一起!他们怎么有说有笑的?晨艺看到自己了,对视,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他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六秒,他的嘴角向下,七秒,他转身假装没有看见我……

 “小齐?怎么了?他们你认识?”姐姐发现张颜齐一直盯着一个方向,便顺着他看的方向看过去,只看见两个蜜汁身高差的男孩,还有种蜜汁cp感。

    张颜齐楞了一下说:“不认识。”

    接着安顿好姐姐,再陪她吃了晚餐,姐姐一直在聊她自己的事情,偶尔旁敲侧击叫张颜齐今年和她一起回重庆,爸爸想他了,希望能一起过年。张颜齐敷衍着说,好的,我考虑考虑。终于姐姐的直觉又上线了:“自从今天下午在街上看见那两个男孩之后你就心神不宁的,不会是里面有你的情敌?”

    张颜齐看着手机,为什么姚琛打探消息到现在还没回信息?我自己都得到信息了,他爱上别人了……

  “姐,你别乱猜了。”不想和姐姐谈这件事,张颜齐忍不住给姚琛打电话,但是那个家伙居然一直没接,但是才过了一分钟,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没有备注的陌生的电话,“姐,我去接个电话。”

  “喂?”

    电话那头先传来一阵狂笑:“哈哈哈哈哈!张思瑞,你看吧,他有别人啦!”

    听得张颜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是周震南!

 “你也别等姚琛了,他在我这儿。”

 “你对他做了什么?”张颜齐有些害怕周震南会对姚琛不利。

    但对方只是轻描淡写的说:“没干什么,就是让他好好睡了一觉,明天还是会照常起床,吃饭,工作,然后睡觉。”停顿了一秒他接着说,“这么看,你这个朋友还有点可爱,可爱的我有点想毁掉他。”

  “你够了!不要动他!你不要太过分了!”张颜齐基本上是喊着说出些话的。

 “哈哈哈哈哈哈,别生气,我就开玩笑的。”收起戏谑,周震南接着说:“你的王老师不要你了,怎么办?要不要让我帮你抢回来啊?”

    张颜齐快要被他搞疯了:“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就是觉得好玩而已。”说完后,是周震南突然挂掉了电话,张颜齐想再不过去,结果是一个虚拟号码。

 “小齐?”姐姐看张颜齐许久没回来,出来看了看。

 “姐,我还有点事情,我得先走了。”担心姚琛有没有被怎么样,也害怕他会对晨艺做什么奇怪的事情,现在也完全联系不到他们三个中任何一个。

 “那,那好吧,你自己小心一点啊!”姐姐觉得事情不对,但张颜齐不告诉自己到底怎么了,没办法帮他想办法。

 “嗯!”告别姐姐后,正在犹豫是先找姚琛还是晨艺,这时候姚琛的微信突然发来一条视频,视频大致的内容是姚琛好好的躺在他自己床上,呼吸顺畅,然后镜头慢慢移到门边。

    应该是周震南发的,但至少证明姚琛是安全的,那晨艺呢?他身边的那个人,会保护好他吧?他还需要我吗?突然犹豫起来,但是自己的脚还是不自觉的往晨艺家走去,但是因为纠结和犹豫走到晨艺楼下时已经很晚了。

--------------------------------------

晨艺:

     因为脑震荡后遗症的缘故,自己失去了到元旦上台表演的机会,也没法正常上课,这段时间唯一的工作就是去艺东的经纪公司,去教他跳舞,毕竟这位氪金玩家,真的出手大方,一周上三节私教课都和之前上一个月大课的收入差不多了。

     艺东是真的没什么舞蹈基础,也有可能是长手长脚的原因,身体协调能力也是够糟糕的,平时上一次大课的内容,在艺东这儿就得花一周的时间。但是无论是艺东还是他的助理都对自己很好,每次去给艺东上课都能吃到各种好吃的零食,喝到各种好喝的奶茶,晨艺觉得自己快被艺东养胖了。

     1月17日,今天嘉禾开会,这不是快过年了嘛,通知了一下年会聚餐,然后发了些过年的小红包,小礼物。快结束的时候,艺东来了,说上次上课的时候和自己打赌说完整跳舞一分钟的舞就算是他赢了,自己得满足他一个愿望。于是艺东带着他的军体拳来了,虽然动作难看了点,但是还是卡上不少点,勉强算是过关了:“还行,说出你的愿望吧!”

  “那我想请王老师给我包一顿饺子吃”看见晨艺不可置信的眼神,艺东接着说,“材料我都买好了!不难的,不用你切菜。”

  “好吧,愿赌服输!”和艺东一起下楼,然后突然想到自己在艺东那里蹭了那么多次奶茶,今天拿到“压岁钱”,也请艺东喝一个吧,于是就没有直接搭车去艺东家,而是先步行到附近的一家奶茶店。

    但是路上,晨艺看见的张颜齐,他和一个女孩在一起,女孩捏着他的脸,感觉两个人很亲密,他看过来了。一秒,两秒,是惊讶,三秒,是疑惑,四秒,五秒,是愤怒,六秒,是迟疑,七秒,艺东喊了自己一声,转过头发现艺东也在看着张颜齐:“王老师,你说的奶茶店在哪啊?”和艺东继续往前走,没再看见张颜齐后来的表情。

    到了艺东家,房子比自己那间小屋子大了不知道有没有10倍,艺东从冰箱里拿出饺子皮和馅对晨艺说:“来吧!王老师,请开始你的表演!”

   虽然说是让晨艺包,但是看了一会儿之后,还是决定一起包吧,原因之一 是他包得太慢了,原因之二是晨艺包的饺子,emmm...大概会露馅。就着可乐吃完了长得不像饺子的饺子,晨艺的处女座之魂又燃起来了,开始收拾起碗筷,艺东不知道躲哪里去了,也不过来帮个忙。

    刚从厨房出来,艺东就一下蹦到面前,手里拿着一束捧花:“王老师,新年快乐!”这是一束康乃馨,但是里面还夹着一朵粉色的不起眼的玫瑰。

    接过这束花,晨艺突然意识到艺东今天突然跑过来,还当着那么多人跳着他不熟悉的舞蹈,就是为了这一刻给自己惊喜吧。接过花,晨艺蹲下用手肘担着脸,因为他没出息的哭了。这世界真是玄妙,自己被无情的拒绝后,发生车祸,但这个撞到自己的人却无比温柔。

  “哎呀!王老师,别哭啊!你看我还给你准备了证书!”看晨艺依旧没抬头,艺东接着说:“那我给你念哈。咳咳,荣誉证书,王晨艺先生,感谢您不计较张艺东同学的四肢不协调,并以良好的教师素养坚持教他跳舞。至此,向您颁发荣誉证书:张艺东最好的老师、朋友、家人。2019年1月17日。”晨艺被这个荣誉证书整的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艺东本想让晨艺留宿,但晨艺坚持要回家,把晨艺送到楼下后,然后对他说句:“王老师,晚安。”后,便离开了。

    晨艺在楼下站着,抱着手里的花和证书,但又突然回想起张颜齐,温暖的心里好像被吹进了一丝冰冷的空气。

 “喵~喵~喵~”

  “猫?”晨艺突然听到小猫的叫声,感觉它好像很需要帮助。

-------------------------

未完待续。

雪球要上线了!


泠麟。

【时间游戏】Time Line 1(10)

今天我家猫尿我床上了,崩溃!

---------------

晨艺:

      这里是哪里?医院吗?我为什么在医院里?我生病了吗?头好痛,怎么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我只记得张颜齐让我不要再找他了。

  “你终于醒了!”

     他是谁?我不认识他,他为什么在这里照顾我?

  “非常对不起,昨天晚上我家的车把你撞了,你这段时间所有的医药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我们都会按照你的要求进行赔付!非常抱歉!”...


今天我家猫尿我床上了,崩溃!

---------------

晨艺:

      这里是哪里?医院吗?我为什么在医院里?我生病了吗?头好痛,怎么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我只记得张颜齐让我不要再找他了。

  “你终于醒了!”

     他是谁?我不认识他,他为什么在这里照顾我?

  “非常对不起,昨天晚上我家的车把你撞了,你这段时间所有的医药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我们都会按照你的要求进行赔付!非常抱歉!”

     原来我出车祸了啊……等等!感受了一下四肢,还好没悲催到变成残疾,脸上也没有什么明显的痛感,应该没有被撞破相吧……

     感觉到躺着的晨艺想要起身,高个子男生,立即去把床摇起来,让虚弱的晨艺可以坐起来和自己说话。

     看见旁边窗户里影着的自己模样,还好,只是额头上包了纱布。“看起来,我也没多严重,你不用那么自责。”晨艺挤出艰难的笑容,其实还是  有点疼,但是他告诉自己要坚强:“我的手机……”想到得告诉bobo老师一声,便问那人要了手机。

    “这儿……”才将手机递到晨艺手上,就突然听见有人开门,进来的居然就是嘉禾的老师们,晨艺惊讶得看着门口,那男孩小声的说,是早上他用晨艺的指纹解开了手机,告诉嘉禾的老师们,所以他们才知道晨艺在医院的。

   “晨晨!你没事吧!疼不疼啊?”云杰老师提着果篮,大步走进来,仔细“检查”了一番。

     看见大家都来看自己,晨艺有些感动,对他们说:“我应该,没多大问题吧,对吧?”说完看了看“肇事者”,示意让他告诉大家自己的情况还好。

   “今天早上医生过来检查过,说问题不大,但是可能会因为撞击的原因,有些脑震荡后遗症……”那男孩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有些没底气。

  “看吧,问题不大,可以跳舞的,比赛……应该还是可以去的。”晨晨看着bobo老师和云杰,想用笑容掩饰他内心的惶恐。

    Bobo老师拍了拍晨艺的肩:“比赛什么的都是次要的,你的生命和健康是最重要的!”

    大家问候过晨艺后就离开了,因为要回去上课,而且因为晨艺现在住院了,他的课程需要其他几个老师帮忙代课。在他们走之前,高个子男生叫住了bobo老师和他说了些什么。

  “原来你是街舞老师啊……”男孩坐在病床边给晨艺削着水果。

    接过削好切成片的苹果,晨艺觉得自己运气还不算差,这个“肇事者”意外的温柔又有责任感,“对呀,我前段时间去参加了一个舞蹈节目的面试,已经通过了,说不定以后还能在节目里看到我呢!”

   “哦?!这么厉害!那我要是想和你学跳舞是不是不便宜啊?”

   “你想学的话可以呀,等我出院了,你来嘉禾我教你!”晨艺给自己积极的心理暗示,这样也许能早点出院,其实他现在就希望自己早点好,  还能  赶上去参加比赛。“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干什么工作的啊?看你给我安排的这病房,单人间,莫非是个富二代?”

   “我啊,我其实是个模特,我叫张艺东。这段时间刚好没事儿,刚回国,结果……唉,真是不好意思……”张艺东低着头,再次表示他的抱歉。

    听到这儿,还着实把晨艺下了一跳,因为虽然他个子很高,也瘦瘦的,但是这简单的卫衣,还有这说话的口音,完全没有料想到会是一个走在时尚潮流前线的模特:“哇~你能给我看看你走秀的照片吗?”

     就这一样,艺东给晨艺分享自己的走秀照片和视频,晨艺给他看自己的舞蹈视频,你一句我一句的,慢慢的就熟络了起来,互相留下了联系方式,成为了朋友。因为是自己的车撞伤了晨艺,艺东基本上一直在病房里照顾晨艺,只是偶尔在晨艺休息的时候离开医院。

     他中途去了嘉禾,签了一份合同,是晨艺一年的私教课合同,其实他并不是那么想学跳舞,就算晨艺不教他也无所谓,他只是想用这种方式给予补偿。

    两周过去了,医生确定晨艺可以出院了,但是让他暂时不要剧烈运动,如果有什么头痛,头晕,恶心,健忘,畏光等症状都可能是脑震荡后遗症,一般在三到六个月会慢慢得到好转。

     艺东把晨艺送回家,还帮晨艺收拾了屋子。回到家,晨艺坐在沙发上,手里拽着一只丑萌丑萌的小恐龙,神情恍惚。

  “王老师,你,怎么了?”艺东边扫着地边问到。

    晨艺眼神空洞的盯着小恐龙,并没有经过大脑思考便说:“你说一个男生,喜欢上另一个男生,这种事情是不是很荒谬。”

    不知道为什么,直觉让艺东觉得,晨艺说的那个人就是张颜齐。车祸那天张颜齐先是不知道以何种方式找到晨艺的位置,说了些莫名奇怪的话,还弄哭了昏迷中的晨艺。走了没多久还打电话给他,他不是知道晨艺昏迷了吗?为什么还要打电话,真是是个怪人。当时电话响了,艺东怕吵着晨艺便帮他接了,但是声音很明显就是刚才那个人,来电的人叫做“张颜齐”。

    一时没忍住莫名气愤的心情,就挂掉了他的电话,后来他又打了几次,没响两声艺东就给他挂掉了。后来干脆用晨艺的手指解锁了手机,把“张颜齐”拉黑了。奇怪的是,这个叫张颜齐的人从那天后再也没有来过医院。

  “我觉得喜欢什么都是自己的自由,但是如果喜欢的人或者事物让你觉得痛苦,我觉得你可以选择放下。”

    空气安静了很久,让艺东不得不抬头看向晨艺,他哭了,脸上挂着两行泪,盯着艺东说:“ 可是我……舍不得……”

    艺东扔下扫帚,急忙过去递给晨艺纸巾,给他擦掉泪水:“王老师,你,对不起,我不太会说话。咱们不说这事了,咱们说点别的。恩,这不是马上要元旦了吗,我之前听你说你们元旦有一个节目要排练,要不然,待会儿我们去嘉禾看看节目排得如何了。”

     果然只有舞蹈可以轻松的转移晨艺的注意力,晨艺也意识到这件事并不能随便与人交谈。在艺东的帮助下,收拾好房间,然后艺东又带着晨艺去吃了顿大餐,最后来到嘉禾以及傍晚了。

     看见晨晨回来了,大家都很开心,跑过去问他恢复的如何,并把要表演的节目完整的给晨晨跳了一遍。坐在地上看完大家的表演,晨艺海豚一般的鼓着掌,然后跳起来准备和大家一起跳一跳。这时候bobo老师给晨艺摁住了:“你稳着点哦!我问过医生了,你现在不能剧烈运动!”

   “我,我就小动作!”晨艺双手合十,委屈巴巴的拜托拜托,希望bo总能放自己跳一跳,这些天在医院都快生锈了。看着晨艺真的很想跳舞,bobo也不好再拦,提醒到:“小动作!非常小的!”

  “嗯!”然后晨艺就开心的蹦起来了。因为知道自己的状况,晨艺今天确实全都是小动作,但是他已经很开心了。

    晚上临走时,bobo老师递过来一份合同,居然是艺东的私教课一年,万恶的资本主义,真是有钱啊!

-------------------

未完待续。


泠麟。

【陪你漂流】(31)崽崽怎么失忆了呢?

对不起,这么久都没更新了,271的朋友们!我又回来啦!

剧情得推着走啊!都还没开始漂流呢!

张思瑞皱着眉,怎么都睡不着,身旁的崽崽倒是睡得很香~实在忍不了了,张思瑞在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早上六点半学校操场面谈!”发完信息一看,居然已经5点半了!

蹑手蹑脚从床上下来,生怕吵着晨晨,但是还是一不小心膝盖磕到了凳子,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张思瑞昂着头往床上看,晨晨睡得很深,完全没有被吵醒,自己却因为又冷又疼打了个喷嚏,确定晨晨不会被吵醒,张思瑞决定去洗一个热水澡驱驱寒。

洗完澡换好衣服张思瑞“准时”来到操场,其实是提前二十分钟,不过张义东和姚琛也来得很早,没到六点一刻大家就到齐了。

三个憨憨大...

对不起,这么久都没更新了,271的朋友们!我又回来啦!

剧情得推着走啊!都还没开始漂流呢!

张思瑞皱着眉,怎么都睡不着,身旁的崽崽倒是睡得很香~实在忍不了了,张思瑞在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早上六点半学校操场面谈!”发完信息一看,居然已经5点半了!

蹑手蹑脚从床上下来,生怕吵着晨晨,但是还是一不小心膝盖磕到了凳子,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张思瑞昂着头往床上看,晨晨睡得很深,完全没有被吵醒,自己却因为又冷又疼打了个喷嚏,确定晨晨不会被吵醒,张思瑞决定去洗一个热水澡驱驱寒。

洗完澡换好衣服张思瑞“准时”来到操场,其实是提前二十分钟,不过张义东和姚琛也来得很早,没到六点一刻大家就到齐了。

三个憨憨大早上的在空荡荡的操场上风中凌乱……

“说好了,公平竞争!”张义东忍不住了,缩着脖子眼神直愣愣的盯着张思瑞。

“不可能的!”张思瑞骄傲的昂着头,谁要和你公平竞争,我可是和晨晨同床共枕,耳鬓厮磨,法式舌吻过的人!

“??”张义东没太明白张思瑞在骄傲个什么劲。

看出了义东的疑惑,带着围巾和帽子的小琛一脸困倦的说:“他天时,他地利,只差人和了。”

“那既然一开始就不公平,我能使点手段吗?”义东这话一出,小琛和张思瑞二脸懵逼,心里都在想这人怕是个傻子吧!只是小琛没说出口,而张思瑞直接说了:“你怕是个傻子吧!要使手段不能阴着整吗?说出来是要我们日夜提防着吗?”

“我就不明白,我们大早上,天都没亮,在这里集合的意义是啥?!”小琛太困了,昨晚上他回忆了一整晚和旭光的接吻画面,根本没睡着!

此刻,张思瑞摸着下巴突然严肃起来,说:“你们谁有贺俊雄的微信吗?我觉得他也是我的情敌!”

然后一片寂静之后,姚琛拿出手机把之前晚会排练时加的大熊拉进了“追光群”里,张思瑞又拿出手机把群名称改成“夸父们”。

三个憨憨又在风中凌乱了一会儿,义东的一个喷嚏提示这三个憨子该回寝室加衣服了!

大熊一起床,发现自己进了一个叫“夸父们”的奇奇怪怪的微信群,就打了三个问号发出去,半个小时,无人回应。

晨艺听见自己的手机闹钟,像一只小猫一样,蹬直了双腿,双手像上伸展着,收回手去摸枕头下面,怎么啥也没有?虚着眼睛这个方位怎么不太对?慢慢的坐起来,眨巴眨巴眼睛,诶?我怎么在张思瑞床上?昨晚上发生什么来着?

“吱~”门突然开了,张思瑞一进门打了个冷颤,一抬头看见晨艺崽崽一脸懵的看着自己,感觉不太聪明的样子。

“我咋在你,你这么早去哪了啊?”晨艺正琢磨着自己为何跑到张思瑞床上了,但一想到大早上的他咋从外面回来,脑袋上又莫名多了几个问号。

诶?阿勒?晨艺崽崽是失忆了吗?我试试:“你昨晚上说太冷了想和我一起睡呀,然后我,我刚刚去晨练了。”好的,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一通。

“哦……这样啊……”晨艺是真的记忆有些混乱,昨晚上做了个梦,自己居然亲了姚琛,还自己跑到张思瑞床上给他暖被窝。(泠麟:那个……晨晨啊……那些个……都不是梦,是真的……)或许也是一种自我安慰的方式吧,毕竟脑袋里要是一直闪现那些画面的话,他根本没办法和他们相处。

匆忙洗漱,换好衣服,今天还和往常一样,上课的时候该走神走神,该睡觉睡觉,该成群结队上厕所就成群结队上厕所,好像这个周末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以至于当事人张某某和姚某某都觉得这个小朋友是真的失忆了。

很快就到了期末考试的时间了,张思瑞看着自家崽崽一直没好好复习,心里都着急的很,害怕他考太差回家挨骂。小琛很明白晨艺的分数都是怎么回事,只是没太明白为什么他要这样做。张家人大概都是一个脑回路,义东也觉得晨艺这个成绩大概以后也考不上什么好大学,他偷偷把晨艺叫出来。(因为晨艺自己很喜欢张思瑞起的名字,课本上都写的是晨艺,所以义东和小琛也就叫他晨艺了,没办法,稀罕的人就得惯着呗。)

“晨艺啊,我知道寒假的时候北京有一个韩国练习生选拔,你要报个名去试试吗?”义东给晨艺递过来一张宣传单,晨艺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我,有点儿,想试试……”晨艺又有些犹豫,因为他也怕失败。

“那我帮你报名吧,试试吧!我相信你可以的!”义东在一旁给晨艺打气。

晨艺抬头看着义东一脸真诚的样子,就用力点了一下头:“好,我去试试,但是我得先回去给我爸爸说一声……”想到爸爸大概是不会同意自己去参加这个选拔,晨艺心里又有些难过,但是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机会,怎么也得尝试一下!

“你俩偷偷摸摸的在干什么呀!”看着张义东对自家崽崽动手动脚的,张思瑞就来气!这是我的崽!我不许你拍他肩膀!手拿开!不动声色的把晨艺肩膀上张义东是手移开,自己自然而然的抱了上去。

“晨晨,试也考完啦,后天就开始放寒假啦!要不要来我家撸撸猫呀~”想到晨晨放假可能会回唐山,得抓紧时间和他有点进展,上次明明进展很顺利,但是这个小朋友居然给我搞失忆,整得好像一点进展都没有,好在他也把姚琛的事儿一起忘记了,这才稍微平衡一点。

“emmm……行!”虽然和张思瑞单独相处有点害怕又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想到他家的猫,还是忍不住想去吸一吸!

“晨艺想吃什么,你要是去他家,我让我妈给你煮点好吃的,你来我家吃个饭呗。”张思瑞从左边环住晨艺肩膀,没料想到姚琛居然从右边也环住晨艺的肩膀。吃着零食的炯敏忍不住吐槽到:“你们在演哪出啊?开心快乐的一家三口?父母离婚争抚养权?”

“什么一家三口,晨艺是我崽崽和姚琛一点关系都没有!”张思瑞一把将晨艺揽入怀中,另一只手把姚琛推开,殊不知他怀里的晨晨正用着吃奶的力气想要推开他!

“张思瑞不带你这样占晨艺便宜的!”姚琛看见晨艺用力推张思瑞的样子觉得有点可爱,就给张思瑞做了一个手势让他看看自己怀里的小朋友,张思瑞低头看见被自己大力抱在怀里的晨晨差点出不了气,立马松开手,脸都憋红了的晨艺气鼓鼓的看着他:“看在猫的面子上!”

“谢晨晨不杀之恩!”

看看能不能更勤快一点,感觉进度有点慢!

 


西兰花呀

「艺对艺」等待戈多

*张艺东x王晨艺,素材来源于艺对艺超话

*文名来源于歌曲《等待戈多》

*我很想念,算是自我消遣,祝食用愉快

故事开始在冬天。

12月18日,周二,张艺东与王晨艺初次见面。

最初是老师与学生。

一个人教舞,另一个人学,每周安排好时间,进教室的时候相互问好,张艺东叫王晨艺王老师,王晨艺喊张艺东张同学。等到彼此熟稔起来,便嚣张的直呼全名,嘻嘻哈哈的勾肩搭背,打闹玩笑。

再亲密一点,王晨艺会叫他艺东。

艺东,艺东。张艺东听得耳朵都要长茧子,不厌其烦的“嗯啊哦是”换着来回应声,自己却不敢唤一声晨艺。

他不够坦荡,他别有所图,晦暗心思都压到舌头底下,咽下去,不可说。

但对方偏来撩拨。...

*张艺东x王晨艺,素材来源于艺对艺超话

*文名来源于歌曲《等待戈多》

*我很想念,算是自我消遣,祝食用愉快

故事开始在冬天。

12月18日,周二,张艺东与王晨艺初次见面。

最初是老师与学生。

一个人教舞,另一个人学,每周安排好时间,进教室的时候相互问好,张艺东叫王晨艺王老师,王晨艺喊张艺东张同学。等到彼此熟稔起来,便嚣张的直呼全名,嘻嘻哈哈的勾肩搭背,打闹玩笑。

再亲密一点,王晨艺会叫他艺东。

艺东,艺东。张艺东听得耳朵都要长茧子,不厌其烦的“嗯啊哦是”换着来回应声,自己却不敢唤一声晨艺。

他不够坦荡,他别有所图,晦暗心思都压到舌头底下,咽下去,不可说。

但对方偏来撩拨。

张艺东输了猜拳,认命挽起袖子去洗碗,倒在沙发上撸猫的王晨艺眼尖瞥到他左手小臂上的刺青。

对方凑上来,把右手的袖子拉上去,有些惊讶的说艺东我们都有刺青诶,还是对称位置,一左一右。

张艺东“嗯”了一声,把王晨艺卷起来的袖子拉下来,拉到盖住手指,再逮了旁边一个劲喵呜喵呜的爆哥塞他怀里,说你的比较好看,帮我看猫,我去洗碗。

小王老师就老老实实原地坐下,勤勤恳恳的履行看猫义务,一手摸爆哥,一手揉红姐。

水龙头拧开一点,自来水滴滴答答的落在碗碟上,一声一声,像张艺东的心跳。

海绵吸满了水,沉甸甸的,他挤上洗碟精,用力一捏再松开,看着它蜷缩、舒展,把液体都吐个干净。

先用水冲一冲碗碟,然后用沾了洗碟精的海绵在碗面上擦,里面一圈,外面一圈,再把它倒过来,底下也用力擦上几遍。

肮脏的,污浊的,不堪的,隐秘的,通通抹去。

坦荡的,光洁的,自然的,普通的,才是应有的。

张艺东洗了很久的碗,洗到手指上的皮都皱起来,他才准备出去。

刚看向门口,王晨艺抱着三只猫坐在那里,恰好也抬头看他。

雪球在他怀里眯着眼打瞌睡,爆哥红姐伸着爪子去勾他卫衣上的垂下来的带子,而他仰起头看向张艺东。

心跳漏掉一拍。

王晨艺说艺东,最近有没有什么好看的衣服啊。

什么?张艺东问。

这个月工资发了,我想买两件衣服。王晨艺冲他笑,艺东你是模特,眼光肯定不错,帮我挑挑呗。

好,张艺东说好。

他想拿手机,可手还是湿的,正准备在衣服上随便擦一下,旁边就有人递来了纸巾。接过来,说谢谢,擦干净,拿手机,点开几个页面,扭头想叫对方过来看。

王晨艺早就凑过来了,三只猫在四只脚下钻来钻去,他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点来点去,皱着眉头选了老半天还不能决定是哪个色,干脆让艺东把全部色号都加入购物车,扭头又去逗猫。

张艺东没点结算,他犹豫了会儿,开口说这家店同款第二件九折,他想拼单。

对方忙着逮猫,只应了声好。

张艺东挑了几件同款不同色的加入购物车,地址填了王老师家里,喊了声王晨艺,先寄你家里,我到时候去拿啊。

对方扯着嗓子回他说行啊。

手心里的那团纸巾被翻来覆去的蹂躏,张艺东默不作声的把手机揣回兜里,把冒头的心思踩回地底。

我这是得寸进尺了,张艺东想,但又有何不可呢。

日历一页一页翻过,冬天的雪一层盖过一层,课上的舞曲循环播放,张艺东与王晨艺越走越近。

他们即将参加同一个节目,于是呆在一起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今天你陪我去逛个超市,明天我去你家打个火锅,连生病时间都同步。

vlog里互相捉弄,张艺东假装和经纪人吵架,演技高超,王晨艺信以为真,急得眼泪都落下来,谁知道对方拿出证书和康乃馨,说送给我的王老师。

张艺东知道他把证书放在了床头,早就焉了吧唧的康乃馨也舍不得丢。

自己不够争气,走不到节目一半期数就得打道回府。

留给那个人的只有几句话和一个很用力的拥抱。

“我想看到你走到最后。”

拥抱时,张艺东觉得自己的肩膀有点湿乎乎的。

王晨艺果然没忍住。

哭吧哭吧,拿我的肩头当纸巾,也就这一次了。

明明就要长久不见,张艺东心里却不是苦的。

王晨艺和他说等我回来,等我走到最后。

张艺东拍拍这个人的背,心里念了句哭包。

别太早回来,等到……等到知了爬到树上,等到阳光照出一地斑驳树影,等到闷热空气能让人汗淋淋。

那时候再回来吧。


5月17……不,现在是5月18日了。

张艺东盘着腿坐在床上,桌上放了一堆的零食,还有可乐炸鸡汉堡,满满当当。

移动鼠标,戳开视频页面,看着视频里的王晨艺目不转睛。

他的头发长了,眼镜换了副,衣服来来回回还是那几身,舞跳的还是一样的好,瘦了,下巴尖了,第二次公演笑得比上回多了,vlog里有提到艺东,携程里又提到艺东。

张艺东边看边笑,又看了眼手机。上面是他17号发的微博,照片里的内搭和心上人的那件是同样的印花。

心思半遮半掩。

桌上的零食一点没动,爆哥红姐早就躲进窝里做美梦,张艺东取下耳机,看着暂停画面。

电脑屏幕上的王晨艺在冲他笑。

张艺东唇语无声的唤他的名字,晨艺,晨艺。

我是你的爱徒、朋友、家人。

我想再往前一步,再往前一点,我想你是我的爱人。

我想成为你的爱人。

或许等到你回来,我还是不敢开口。

但我可一直等。

只要你会来。

你会来吗,什么时候?

竹斋浅会

东艺(私教)

🚗🚗


https://shimo.im/docs/kkN1Yh4N1hYUdlMV/ 《东艺(私教)》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


https://shimo.im/docs/kkN1Yh4N1hYUdlMV/ 《东艺(私教)》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西兰花呀

「艺对艺」苦橙

*张艺东x王晨艺

*激情短打,艺东视角

*食用愉快

这是我喜欢你的第……第几天?

我忘记了。

本来每天睡前我都有掰着手指头数的,但是那天晚上你突然跑过来找我,问我要不要去练舞。

小小声的,说趁现在找你的人都在洗澡,你给我再抠几个动作。

毕竟艺东你氪金了嘛,说着就笑起来,然后过来拉我的袖子,语调上扬的喊我走啦走啦。

等到我再躺上床,就忘了要计数这件事。

我脑袋里只有你教我舞蹈时的画面,我盯着顶上白墙,脑内重播,一次又一次。

哪里要用力,哪里要松,手臂要抬到什么位置,肩不能耸起来,腿抬高。

你跳的时候,流畅又漂亮,而我像网络不好时放映的高清视频,三秒一卡,还音画不同步。

但...

*张艺东x王晨艺

*激情短打,艺东视角

*食用愉快

这是我喜欢你的第……第几天?

我忘记了。

本来每天睡前我都有掰着手指头数的,但是那天晚上你突然跑过来找我,问我要不要去练舞。

小小声的,说趁现在找你的人都在洗澡,你给我再抠几个动作。

毕竟艺东你氪金了嘛,说着就笑起来,然后过来拉我的袖子,语调上扬的喊我走啦走啦。

等到我再躺上床,就忘了要计数这件事。

我脑袋里只有你教我舞蹈时的画面,我盯着顶上白墙,脑内重播,一次又一次。

哪里要用力,哪里要松,手臂要抬到什么位置,肩不能耸起来,腿抬高。

你跳的时候,流畅又漂亮,而我像网络不好时放映的高清视频,三秒一卡,还音画不同步。

但你总是很有耐心,帮我把动作分解,教我怎么踩点,安抚我烦躁的情绪。

营里的大家都叫你王老师,练习室里喊你的声音此起彼伏,什么地方的口音都有,高声的,低声的,碎碎念的,偷偷讨论的。

你在最前面练舞,那些小尾巴就偷偷汇聚起来,跟在你后面看着你的动作比划着学。

你从镜子里发现那群尾巴,抿唇笑一下,再拍拍手让大家都往前站,说一起来。

我在人群里看着你。

你说艺东别发呆,手动起来,像之前我教你的那样。

我说好,然后依葫芦画瓢跟着做,倒也像模像样。

我混在他们之中,和你隔着好几个人。

他们说王老师王老师,这个动作怎么做,这个感觉怎么找。

王老师忙得团团转。

一点也不像以前带我那样从容不迫,像是刚接手幼儿园大班的小老师,有些慌乱,但依旧温柔。

旁边刘谨瑜用胳膊肘怼我一下,小声跟我说还是当初上私教课的时候好,一对一。

我忍不住笑,手上动作就懈怠了几分,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过来的,把我手往上抬了抬。

“你俩别老说悄悄话啊,”王老师看看我,再看看刘谨瑜,“小朋友似的。”接着又走向下一个人。

刘谨瑜没敢说话了,他改喊口号,跟着面前的同学左扭右扭,认真勤奋。

我看着你从这一个人走到那一个人,路线七扭八拐,弯弯绕绕。

这么一想,之前上的课确实很赚。

你的时间被我买断,我看到了他们没看过的你。

我比他们要早些认识你。

思绪太远,等我回过神来周围已经呼噜声一片。

顶上白墙黯淡,我想我在和你看一样的风景。

刚好都是上铺。

八十九号床位和五号床位,隔的很远很远。

就像你和我。

没有计算天数以后,我彻底对时间失去了概念。

大家总是习惯开着灯,靠着发放三餐的时间判断度过了几个小时,偶尔往窗户那边瞥上一眼才知道是白天或者黑夜。

重庆三人组又在那边瞎侃,朗哥到处找人陪他来段东北r&b,何洛洛追着赵振豪要给他称体重,牛超抱着个本子埋头写写画画,丰楚轩和胡浩帆正对小品的词。

休息时间总是很热闹。

我被拉去狼人杀凑数,游戏进行了半场,有人跟我说王晨艺在找我。

他笑嘻嘻的开玩笑,说:“你就是王老师在找的那个男人。”

听起来暧昧不明,可人人都知道是在打趣,于是大家都笑成一团,我也跟着笑。

心里有点得意。

然后又打了半场,狼人还没被揪出来,我还在等你。

你戴着眼镜,手里拿着摄影机,镜头对着我,笑眯眯的问我,艺东,你“死”了么?

我忍不住想笑,扭头看你,说马上就“死”了,快了。

然后你又走远了,在给vlog做收尾,说什么教我跳舞的时候我可信你了,一来到这儿就放飞自我了。末尾还长长的叹口气,一副无可奈何的遗憾样子。

一块玩游戏的刘谨瑜戳戳我,说张艺东,你别笑了,“死”了,我们输了。

我啊了一声,嘴角仍不受控制的上扬。

游戏输了不要紧,我心情很好。

“再开一局?”我提议。

在铭用膝盖撞我,说去练舞,你看王老师。

你身后又跟上了尾巴。

一个,两个,三个。

我说鸭妈妈。

在铭嗯了声,说像带小鸭。

没人想落后,我们混进小鸭队伍里。

二大爷抱着小水壶瞥了眼。

他说:“你们还在这儿玩老鹰捉小鸡啊?”

张颜齐搭话:“明明就是串串烧噻。”

你在前头笑,眼睛都笑到眯起来。

你说我们互帮互助啊,你们得有人教教我唱歌。

整整齐齐一声好。

你让大家先进练习室,排好队列,分好小组练习。

到我的时候你拍拍我的肩膀,说艺东就教我怎么走模特步吧。

男孩凑到我耳边,神秘兮兮的说到:“我也有个模特梦。”

眼镜顺着鼻梁滑下来,你伸手推上去,又开始新一轮的练习。

你跳的很好,你说过舞蹈就是你的生活。

我想了想,没告诉你。

我也有个舞蹈梦。

当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它从我心里冒出头来。

王晨艺三个字,在我心上扎了根,它发芽,一点一点长大,小树苗长成大树,花还没来得及开。

我看向他。

音乐声吵闹,人群攘攘。

别开花,我说。

别开花。

↓说有敏感词不给发,戳下面

https://shimo.im/docs/B3QhxxVgEgkzaxL7/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