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严冬

917浏览    34参与
桭眠
严公子~ (是我画不出的美人)

严公子~

(是我画不出的美人)

严公子~

(是我画不出的美人)

荧月
严冬生日快乐,岁岁平安! (昨...

严冬生日快乐,岁岁平安!

(昨天画好忘发了www)

(下一个立春我还在!)

严冬生日快乐,岁岁平安!

(昨天画好忘发了www)

(下一个立春我还在!)

桀魅魑
生日快乐呀严老师🎁

生日快乐呀严老师🎁

生日快乐呀严老师🎁

官祁_黄黄使者

严冬!!!!我真的好喜欢他穿粉色衣服我的天做我男友好不好我天天画你!!!!!吹吹鹤神仙!!别人家的oc真好画!!p2(鹤太太的对照图!!!不是我画的!!强调!)

严冬!!!!我真的好喜欢他穿粉色衣服我的天做我男友好不好我天天画你!!!!!吹吹鹤神仙!!别人家的oc真好画!!p2(鹤太太的对照图!!!不是我画的!!强调!)

桭眠

祝墨理生日快乐啦!
利刃有利刃的去处
无事祝好,空时相见
(我好爱他们!歌真的太太太好听的!严杨太好了!!死在里面出不来了)

祝墨理生日快乐啦!
利刃有利刃的去处
无事祝好,空时相见
(我好爱他们!歌真的太太太好听的!严杨太好了!!死在里面出不来了)

桀魅魑
没忍住发了呜呜呜呜呜呜是翻窗和...

没忍住发了呜呜呜呜呜呜
是翻窗和严公子私会的小杨同学!

没忍住发了呜呜呜呜呜呜
是翻窗和严公子私会的小杨同学!

『眠渊』

【严杨 无题】

*鹤老师的oc,我的ooc

*真的好爱严杨之间真挚的感情


他独自在险恶的江湖里闯荡,一路摸爬滚打捱到现在,世态炎凉,人情冷暖,还有何未曾见过?

只是真心错付,喂了那么些狗之后,他早已不信任何人了。


他不敢信,他亦不剩什么气力再去信了。


他已然学会如何于刀光剑影中不动声色地虚与委蛇,真心被冰封起来丢进深渊里,再也不愿被人一次次拿刀在上面血淋淋地反复刻下骗子或异类。


他画地为牢,故步自封,直到严冬横冲直撞地破开了那坚不可摧的桎梏。


严冬是不同的。


严冬的眼神,一贯是卷着三尺之寒,凛冽如深渊的冷,遇上他,偏就化成了与前者的名极不相符的春风化雨般的暖,眼底藏...

*鹤老师的oc,我的ooc

*真的好爱严杨之间真挚的感情



他独自在险恶的江湖里闯荡,一路摸爬滚打捱到现在,世态炎凉,人情冷暖,还有何未曾见过?

只是真心错付,喂了那么些狗之后,他早已不信任何人了。


他不敢信,他亦不剩什么气力再去信了。


他已然学会如何于刀光剑影中不动声色地虚与委蛇,真心被冰封起来丢进深渊里,再也不愿被人一次次拿刀在上面血淋淋地反复刻下骗子或异类。


他画地为牢,故步自封,直到严冬横冲直撞地破开了那坚不可摧的桎梏。


严冬是不同的。


严冬的眼神,一贯是卷着三尺之寒,凛冽如深渊的冷,遇上他,偏就化成了与前者的名极不相符的春风化雨般的暖,眼底藏着的一潭春水温柔得能融开他那颗封存于寒冰中的心。


可他如果从未没感受过温暖,兴许也不会这么害怕。

他怕这只是海市蜃楼镜花水月。

他怕这只是一场不切实际的春秋大梦。


他无所谓皮肉之伤,却畏惧心口上一道道隐形的伤痕带来的炙痛。


他没有家太久了。

他没有爱太久了。


就连最基本的爱与被爱的能力都丧失了。


西域女人略微颤抖的声音跨越千山万水而来,徘徊在他心底: “你不要像我一样……轻而易举地爱上谁。※”


严冬自然是好的。

可是他要怎么才能从黑暗中脱身,洗涤缠身的淤泥呢?

他怎么能让严冬爱上一个跌落深渊的人呢?


卷了刃的刀是再不能完好无损地收回刀鞘里的。


更何况,他可以死,但不能牵连严冬。

他不想那人被牵扯进自己一生的诅咒里。



所以他拒绝——拒绝爱,拒绝被爱。


既然害怕失去,那不如干脆利落地将情丝斩个干净。



但那不是别人,而是严冬。


他心口愈发隐隐作痛,不甘与痛苦生根发芽,穿透躯壳。


他试着动刀,可仅仅是一动念头便绞得他肝肠寸断,彻夜难眠。

即便斩了,也藕断丝连。


他疲惫地想:

“如果……如果他愿意,或许,我还有……再信一次的力气。”


因为是严冬。





当严冬将那精致的玉佩递给他,然后紧紧地攥着他冰冷的手,轻声细语却又语调坚定地道出那一连串的话时,他便释然了。



“所谓无底深渊,下去也是前程万里。※”


“不必劝我,飞蛾扑火亦有其理,更何况……是你。”


“血雨腥风便就血雨腥风,那又能何妨?※刀剑既已出鞘,便断然没有回头的理。”


“我说不出什么‘只要我在,定不会让别人伤你’那样的话。我只清楚一点……我活一日,便爱你一日。”


“若无余力爱我,也须余一分力,好好爱你自己。”


“我不会是拖累你的包袱……我将会是护你周全的刃。”


“墨理,信我。”





他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在严冬耳畔轻声道:

“你可要想好了……绝望之人一旦抓住了什么,便再不会放手了。若你被拉下深渊,也是自找的。”


严冬闻言一愣,转而冁然而笑,牵着他的手,贴在自己心口:

“墨理,我既已经选了,就没打算放手。”


他感受那平稳的心跳,粲然一笑:

“……好,我信你。”


这是严冬数月来第一次见他发自内心地笑。



严冬于他,就好似,寒冷冬夜倏然拥抱的暖阳;又如同,于山重水复中跋涉时蓦地映入眼帘的柳暗花明;或者是,狠狠撕裂黑暗的一束光。



就好像,他先前所受的所有苦难,都是在攒着运气,与这个命中注定的人相遇。



『你来了,从此我不再孤身闯荡。』








※「你不要像我一样……」此句是鹤老师的原文。

※「所谓无底深渊……」出自木心《素履之往》

※「血雨腥风便就血雨腥风……」出自《狂徒》歌词(原唱:乐正龙牙&言和)

▲严冬给杨墨理玉佩的情节也是鹤老师原文里有的,但是所说的话并不相同。




P.S.

真的要表白 @鹤相欢(鹤老师原谅我随便艾特您……不过老师消息那么多应该不会看到的吧……)

鹤老师是我见过的文风最干净最有力的老师。她的画,她的文字,她的书法,她的所有作品都带有那么温柔却有力的风格。我太爱她和她的oc了。

可惜时间不充裕,潦草写下这些文字,其实感觉挺对不起老师和严杨的……

明年有时间,定会认认真真写一篇关于鸿雁不传的文。


陳川

祝严公子生日快乐

也祝鹤哥新年快乐 @鹤相欢 

电脑色差太感人了于是乎用了鹤哥画黑白的方式来画emmmm【挠挠头

灵感源自己拍的照片【p2《檐上花》

严公子手上的是迎春花.......我知道画得不像


以下,是小作文


下雨了。

是淅淅沥沥的春雨,细细软软地撒在脸上有些微凉,却又有一种万物复苏的感觉,是春天到了。虽然气温和过去的一周没有什么区别,但严冬感觉他的身上正万物生长。

路过一间破败许久的房子,密密麻麻的植物在房檐上生机勃勃地展翼。

突如其来的春天。

他在房檐下躲了会,嗅着空气的味道,是泥土味的。

他睁开了眼,一柄油纸伞挑开了雨帘。

“...

祝严公子生日快乐

也祝鹤哥新年快乐 @鹤相欢 

电脑色差太感人了于是乎用了鹤哥画黑白的方式来画emmmm【挠挠头

灵感源自己拍的照片【p2《檐上花》

严公子手上的是迎春花.......我知道画得不像



以下,是小作文


下雨了。

是淅淅沥沥的春雨,细细软软地撒在脸上有些微凉,却又有一种万物复苏的感觉,是春天到了。虽然气温和过去的一周没有什么区别,但严冬感觉他的身上正万物生长。

路过一间破败许久的房子,密密麻麻的植物在房檐上生机勃勃地展翼。

突如其来的春天。

他在房檐下躲了会,嗅着空气的味道,是泥土味的。

他睁开了眼,一柄油纸伞挑开了雨帘。

“新年快乐。”严冬将手上的花枝别在了来人的鬓角。

“生日快乐。”

瑾瑜

【鸿雁不传同人】

呜哇超级爱 @鹤相欢 太太!

这是一篇看了图之后的小短文。

为什么我这么辣鸡连千字都肝不出来QAQ

虽然被基友指责只知道产出同人但我还是很开心哇!

打扰太太啦,小透明式瑟缩

人物属于鹤相欢太太,ooc归我

严冬的呼吸几近是停了,无意识咬住下唇,生生将它咬出几分血色来。尚隔有几步,杨墨理身上浓重的血腥味却无惮地冲进鼻腔。刺得他脑中空荡,心如凌迟般的疼。可他还是不能收回逡巡在对方身上的目光,仿佛要将所有细微的伤全都刻在脑子里。可目光被只仍带着血渍的手所遮挡,“别看,乖。”那可以称作最温柔的语气从锋利的刺客口中说出来,竟一时让人不忍拒绝。

可是能不看吗?严冬猛吸了口气,呛进一口混合了锈...

呜哇超级爱 @鹤相欢 太太!

这是一篇看了图之后的小短文。

为什么我这么辣鸡连千字都肝不出来QAQ

虽然被基友指责只知道产出同人但我还是很开心哇!

打扰太太啦,小透明式瑟缩

人物属于鹤相欢太太,ooc归我

严冬的呼吸几近是停了,无意识咬住下唇,生生将它咬出几分血色来。尚隔有几步,杨墨理身上浓重的血腥味却无惮地冲进鼻腔。刺得他脑中空荡,心如凌迟般的疼。可他还是不能收回逡巡在对方身上的目光,仿佛要将所有细微的伤全都刻在脑子里。可目光被只仍带着血渍的手所遮挡,“别看,乖。”那可以称作最温柔的语气从锋利的刺客口中说出来,竟一时让人不忍拒绝。

可是能不看吗?严冬猛吸了口气,呛进一口混合了锈味和腥气的寒冷空气,压抑着恨意却没躲过颤抖:“你..进屋...我帮你包扎。”他又怎能不知啼乌楼是什么地方,怎能不清楚杨墨理过的是什么日子,他能做的,也许只能是替受伤的爱人包好伤口。

一个人在刀尖上黑暗里待久了,就很容易掉进一个人的温柔里,何况那个人是严冬。

“泊渊……”刺客其实早已习惯这些伤口,多少个夜不过都是自己一人,也许想过这种温柔,却不敢消受。

垂首轻拭的严冬略有停顿,继而将手中动作放得更轻:“疼?”

这问就让杨墨理没辙了,哪里有伤惯了的人怕疼的说法,可这问又着实是严冬的一片心境,听进耳里,流进心里,无不是暖意。他不免低笑:“疼,严公子给糖吗?”

“还想要糖?”严冬佯怒,嗔怪的语气夹杂着另一层更深的味道。

杨墨理自觉闭了嘴,盯着严冬的发旋。腰腹上的伤口传来痒意,药物在那里一点点扩散,身后是柔软的床塌,枕边点着安神香。

受伤的刺客累了,睡在了爱人的怀里。

曾经他有许多个孤冷的夜,而时至今日才尝到了温暖的滋味。

严冬安顿好杨墨理,细细地补香料,掖了被角,才静默地出了屋子。院内下了雪,覆着一层浅白。

他盯着手中托盘里染了血的布,良久才几不何闻的叹了口气。

脚印从薄雪上压过去,留下一串青灰的砖色。

次日的清晨,杨墨理睁开朦胧的双眼时,入目没有严冬的身影,案上倒是当真摆了糖点。

食梦寰历🐊

【鸿雁同人严杨】翠沼残花片

人物属于 @鹤相欢 太太,OOC属于我_(:з)∠)_

妈呀我好紧张啊!打扰太太了qwq凌晨看到鹤太更新的画就没睡着,没忍住摸了个不到2k字的短打……啊我为什么这么菜_(:з)∠)_

严杨真的好嗑!想给全世界安利鸿雁不传!!!

-

夜凉似水。

年轻的刺客半敛着眸,狭长的眼尾难得乖顺地低垂了半分。被憧憧的烛火照着,一丝痛色也不分明了。

严冬小心地挑开一点他那被沾湿的深色衣襟,浓重的血锈味都黏重得很。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等真见着的时候仍是倒抽了一口冷气,紧接着别开了视线,像是连呼吸都凝滞。

止不住的血裹着杨墨理本就稀薄的温度外涌。良久,严冬才终于缓过来似的,呼出一口积郁在胸腔里的浊气,...

人物属于 @鹤相欢 太太,OOC属于我_(:з)∠)_

妈呀我好紧张啊!打扰太太了qwq凌晨看到鹤太更新的画就没睡着,没忍住摸了个不到2k字的短打……啊我为什么这么菜_(:з)∠)_

严杨真的好嗑!想给全世界安利鸿雁不传!!!

-

夜凉似水。

年轻的刺客半敛着眸,狭长的眼尾难得乖顺地低垂了半分。被憧憧的烛火照着,一丝痛色也不分明了。

严冬小心地挑开一点他那被沾湿的深色衣襟,浓重的血锈味都黏重得很。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等真见着的时候仍是倒抽了一口冷气,紧接着别开了视线,像是连呼吸都凝滞。

止不住的血裹着杨墨理本就稀薄的温度外涌。良久,严冬才终于缓过来似的,呼出一口积郁在胸腔里的浊气,默不作声地替他上药包扎。

本是不愿叫人看见的,也不是头一回自己处理为那些渣滓反咬的伤口了。

他伸手轻轻托住恋人的半边脸颊,放缓了声音,低得像一声叹息:“没事的,我不是还有你吗?”

严冬手一顿,随即把他还沾着血污的手指扯下来,拿热水润湿的软巾一点点擦净了。低下头近乎虔诚地吻了下他的指端,才换回来几分因为惊吓过度,唇上丢失的血色。

要说现在已经冷静了许多,不如方才见他浑身是伤的时候那般罔知所措。他也知道啼乌楼的人寻常过的是怎样刀口舔血的日子,但从未把他的杨墨理当作……易碎的瓷器来看待过。

“你今夜且先宿在我这里,”他垂眼吩咐着,语气却已如常,“不舒服就告诉我……你别动!”

他话没说完,杨墨理突然重重地握了一把他的手,另一手竟然撑着床把自己支着坐了起来。

他伤最重在腰腹,起身尤其费劲,原本斜靠在榻上已是勉强。

严冬眼睁睁看着他压过来,张开手把人稳稳当当地接住了,有心想责怪他伤着还不老实,却又实在无处下手,一时间只好无奈地搂住他的后腰算作宽慰。

“你又要做什么?”

杨墨理先前见他眼角飘了一回红才是真吓得魂飞魄散。一错眼又疑是错觉。想他一向游刃有余,为了自己才露出那般神情,心头竟有些微妙而不合时宜的惊喜。

于是凑上前,顺着他脸上不小心沾上的自己的血吻过去,贴着人唇角半是虚弱半是诱哄道:“严公子,我把你的脸弄花了,别生气。”

严冬望过来的眼神里满是心疼,看得人于心不忍。

刚要说什么,他却先发制人,抬手按住了杨墨理的后颈,堪堪吻住了他的唇,把那一星半点的血腥气都吞下去。

杨墨理惯是受不住他温和皮囊下极具占有欲的吻,舌叶绞过上膛,绷紧的腰先就软了一半。

“泊渊……”他扯着严冬后背的衣服,察觉到对方在发抖,推拒的力气都小了很多。

“墨理,”严冬轻轻地喊他的名字,下巴垫在人肩头,没叫人看清他此刻的神情,“不管你有多少悍不畏死的勇气……从你答应我那天开始,这条命,就不是你一个人的了。”

杨墨理一震。

“保护好自己,”严冬搂着他的手突然紧了紧,“墨理,阿砚……阿砚,你有我……有时候,也试着依靠一下我,好不好?”

大抵是命中必该有这样一人,有这样的本事,一句话安定他鼓噪不宁的心绪。

世间一切皆是身外之物,说人心所安处,当有一人是归宿。

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先休息,”严冬放开他,面上几乎已瞧不出任何端倪,“明日我来替你换药。”

说着便除去他带血的衣物,忙着擦了身,又在人枕边点了一炉沉静的木香。

常年枕着疼痛与警醒浅眠的刺客今夜难得一晚安寝,梦也不曾有,一觉睡至次日天亮卯时。

严冬起得还早一些,这会儿已不在房中了。杨墨理按了按腰间伤处,不知是不是因有心上人的照料,身子比及以往还松快些,便扶着床柱下了地。

屋子里熏的香常年是这般阒静沉僻的,不争不抢,安之若素。杨墨理嗅着只觉得和严冬身上的味道相同,似一种久居一隅、盘桓张结的牵绊,给人以夤夜安枕的定心。

严冬没有离开太远,屋里有一个伤号总归还是不大能放心。故而杨墨理一出屋子便见着他长身玉立,往那残秋瑟瑟的亭外一站。

廊桥外、翠塘中尽是落红。

而此间谦谦君子,有霞姿月韵。

“怎么起这般早?”像是有所觉,严冬一回头见他出来,先就皱了皱眉,下一刻便冲他伸出只手来,“伤口疼了?”

杨墨理搭上他朝上的掌心碰到晚秋尚存的暖意,轻轻巧巧地三两步跨到他身边。

严冬握着他的手,想他常年与刀兵为伴的手心,在这秋风天里总要有人来暖的。

“说不疼你也不信。”杨墨理弯了弯眼睛。

“怎么会,”严冬垂臂将两人交握的手敛在袖中了,望着池边打着旋儿飘走的花瓣低声道,“只是不想你委屈自己。”

“我说过,你在我这里,值得一切。”

杨墨理收紧了手指,一时没答话。

严冬便轻笑了声:“想吃点什么,我吩咐厨房去做。只许点清淡的。”

他望着落空了的花枝,心口隐隐约约被什么东西渐渐填满了,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要溢出来。

隔了半晌才慢吞吞地说了句:“栗子糕。”

-END-

蓝色连帽衫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