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严庄

44浏览    2参与
Gigeret

[安庆绪/严庄]乱武【上】

为了狗血瞎搞,全是漏洞。


【上】


他被买来作这家的书僮已有两个多月,可不仅没机会踏进过书房一步,更连主人家的面也没见上一回,每日只是吃吃睡睡,过得清闲,倒也没有生出太多烦恼。


奴仆们偶尔得了闲暇便会聚在一处聊天侃地,小书僮按耐不住好奇心,偷偷跑去竖着耳朵听,渐渐得知一些无关紧要的消息。阿郎姓严,从长安来,盘下这块地,起了这座宅子,修了假山引了活水,种了奇葩植了异草,可费了一番手笔,似是做了长住的打算。只是郎君当年在京中做何营生,如今为何而来到巴山楚水,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了。


小书僮亦是歪头蹙眉冥思苦想。这些年京师动荡,就连圣人车驾也不能幸免仓皇出幸,寻常人家逃难避...

为了狗血瞎搞,全是漏洞。



【上】


他被买来作这家的书僮已有两个多月,可不仅没机会踏进过书房一步,更连主人家的面也没见上一回,每日只是吃吃睡睡,过得清闲,倒也没有生出太多烦恼。


奴仆们偶尔得了闲暇便会聚在一处聊天侃地,小书僮按耐不住好奇心,偷偷跑去竖着耳朵听,渐渐得知一些无关紧要的消息。阿郎姓严,从长安来,盘下这块地,起了这座宅子,修了假山引了活水,种了奇葩植了异草,可费了一番手笔,似是做了长住的打算。只是郎君当年在京中做何营生,如今为何而来到巴山楚水,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了。


小书僮亦是歪头蹙眉冥思苦想。这些年京师动荡,就连圣人车驾也不能幸免仓皇出幸,寻常人家逃难避乱更没什么稀奇。只是难江不比巴蜀重镇天府之国,崇山峻岭里一块凄凉地到底从何而来的吸引力,任凭他想破脑袋也终是不得其解。


盛夏闷热,小书僮没坐片刻便满头大汗,连忙起身离开。庭中绿意四合,荷香正浓,清风徐来,他赤足走在其中,只觉暑气消退,不禁添了几分雀跃,一路蹦跳起来,却没想到会这般凑巧地远远遇到主人家。


廊下的郎君正侧卧独酌,青衫半开,乌发泻地,桃花眼明眸善睐,薄唇天生上扬,对着小书僮微微一笑。


看上去媚态百生,真是既不严肃又不端庄。小书僮哪里见过这个阵仗,脸颊瞬间像被烈火烧被骄阳烤,立马一阵头晕目眩。哎哟,我,我中暑了。他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开口,慌忙扶额不敢再看。


郎君呵呵一笑,坐直了身,对小书僮只是招了招手,就像勾走了他的魂。你过来。他声音很低,雍容悦耳,宛如梵音佛语回响在小书僮耳边,教他的双足便再不受控制,一路疾行至主人家身边,低眉顺眼垂手而立,于暗处偷摸打量对方容貌举止,这才看见鬓边掩藏不住的大把银丝,和宽衣大袖下若隐若现却又数不胜数的累累伤痕。小书僮心中正惴惴不安,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便伸了过来,轻轻捏了捏他的脸颊。指肚上厚厚的茧摩挲得又痒又麻,却不知郎君当年握的是笔还是戟。


他可不敢躲。


我初来乍到琐事繁多,忙了好几个月,直到现在才算是终于捋出头绪偷得空闲。主人家说,你明日便来书房吧。


小书僮连忙口中称是,点头如捣蒜。


不过只是一句明日到书房的吩咐,却不是自己想的那般意味着与主人家今日的缘分告一段落。月上蕉窗,小书僮躺在竹床之上,瞪着墙上映出的交杂纷乱的黢黑树影,听着庭中促织欢快的高鸣,级缓级缓地偏过头去,看着身旁鼻息沉沉的郎君,埋在对方半干的发里,嗅着还未褪去的皂角香气,无声吃吃笑着。他初尝人事,拥入怀中的虽不是软香温玉,可却是个惯解雪月风花的美人,到底激动,明明刚才累得半死的是自己,此刻酣睡不得的竟然也是自己,眼下只想跳下床去冲出房门跳进芙蓉池里放声长啸和蛙鱼们一较高下。


主人家阖眼入睡,不比清醒时那般轻佻狐媚,只是不知梦着了什么,眉尖轻蹙,心绪不宁。小书僮半撑起身,伸手描过他的额他的鼻他的唇,滑过他的脖颈,落在胸前那些的伤口上。不止胸前,背后、双股、两臂,那些无处不在。他们不久前才肌肤相亲,小书僮咬紧牙关在男人的身上毫无章法地横冲直撞,担心过早泻身惹人笑话,强自转移起注意力,眯着眼研究起那一道道疤痕来。他认不出是什么兵刃留下的痕迹,却确信它们曾经鲜血如注深可见骨。他一边数着伤口一边九浅一深,可直到彼此交欢到达顶点的一刻也没有数清。


摩挲着伤口的手被突然大力握住,捏得小书僮生疼,龇牙咧嘴哇哇大哭,泪珠断了线般,全都落在了郎君身上,令他的脸上也湿濡一片,竟像是他哭了一样。那双桃花眼也因之带上了朦胧雾气,教那眼神柔软如水,蕴着三分茫然三分疑虑四分欣喜。沧海桑田,曾经也有一个年岁相仿的少年,趴在他身旁言辞无序,只顾呜呜地哭个不住,哭少年那老迈而暴虐的父亲留在他身上的鞭伤。


只是那个少年怎么还会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呢?


茫然褪去了,疑虑褪去了,欣喜也尽数褪去了。主人家放开了小书僮的手,转而拢起了他的发,将他拉进自己的臂弯,轻轻拍着他的胳膊,又哼起了小曲小调,小书僮侧耳倾听,只觉乐调悠扬,可歌词佶屈聱牙,是自己不曾听过的胡语,未几便觉郎君的歌声渐渐远去,浓浓的困意袭来,跌入梦乡。


一夜好眠。


小书僮醒来时日上三竿,榻边空无一人。他洗漱完毕用过早饭,便敲开了书房的门。郎君坐在案前,镇纸之下的四尺丹空空如也未书一字。主人家端着碗拎着调羹默默出神,也不知想着什么,见小书僮走来,便弯起了眼角眉梢,露出了白日里一贯的风情万种。


你过来。竟是和昨日初见时一模一样的开场白。小书僮依言走到郎君身边,挽袖伸手就要磨墨,却被主人家拦了下来。他指着墙边堆满了架几的古籍说你左右无事,读读书打发时间,我案前无需你伺候。小书僮欣然应允,踮着脚从春秋左传看到史记汉书,又从诗书礼乐看到离骚楚辞,最后战战兢兢扒下一本三国志捧在手里盘腿坐下如饥似渴读了起来。


他只囫囵吞枣读个大概,但倒也起劲,待读到文和乱武宛城之战不禁心惊胆寒,只想贾诩真毒士,天下果然莫有出其右者,不觉天色渐晚,直到饥肠辘辘,腹中哀鸣才放下书本,可还没抬眼却冷不防被塞了一嘴冰镇莲子羹,满口都是苦涩之味,禁不住大声叹道,都说莲子类人,苦在心中,真是所言非虚。


始作俑者蹲在地上闻言哈哈一笑,又凑过头去瞥了一眼书中文字,眯眼歪头戳着小书僮脑门直呼此子竟可。以古鉴今,虽足不出户避世隐居,亦能知天下事。


那哪能够。小书僮兴之所至,也不知何来的满腔热血,高声说道,大丈夫不能满腹经纶以史为鉴顶天立地建功创业,于这一世有什么意思?


他的豪气干云没有收到反馈便迅速烟消云散。小书僮怯怯抬头,害怕哪句无心之言惹得主人家不快,却刚好对上郎君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


郎君笑了笑,伸手捏了捏小书僮的脸。


真是个傻小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