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严浩翔

1992.6万浏览    19.3万参与
Gemini

【「乌托邦乐园」游玩指南】预告

*群向,无cp

*悬疑向,推理向

*微恐,文风较轻松

  

  


  

一封来向不明的邀请函,

  

  

一群误入的游客,


    

会死人的游乐设施,

  

  

不明确的游戏规则,

  

  

无处查找的线索,

  

  

无处可寻的园长,

  

  

幕后的神秘人物,

  


……  

      

敬请收看【「乌托邦乐园」游玩指南】

  


*群向,无cp

*悬疑向,推理向

*微恐,文风较轻松

  

  


  

一封来向不明的邀请函,

  

  

一群误入的游客,


    

会死人的游乐设施,

  

  

不明确的游戏规则,

  

  

无处查找的线索,

  

  

无处可寻的园长,

  

  

幕后的神秘人物,

  


……  

      

敬请收看【「乌托邦乐园」游玩指南】

  


野花香好香^
 老公出差了 但他忍不住跟我打...

 老公出差了 但他忍不住跟我打电话 我又不忍心挂他电话. 他真的很可爱 每次都用可爱的手势来让我高兴.

 老公出差了 但他忍不住跟我打电话 我又不忍心挂他电话. 他真的很可爱 每次都用可爱的手势来让我高兴.

梦晚期

团我|闺蜜性转后修罗场了

    001男女授受不亲

  

  

  

  “软软,叫我老公……”

  

       少年伏在她身上,漆黑的眸子里似乎染着某种深不见底的情绪,晶莹的汗珠从他额头顺着下巴滴落。

  

       阮棠浑身无力,听到略微耳熟的声音抬起眼皮看他。

  

       棱角分明的脸庞、好看的狗狗眼、还有那精致的五官。

  ...


    001男女授受不亲

  

  

  

  “软软,叫我老公……”

  

       少年伏在她身上,漆黑的眸子里似乎染着某种深不见底的情绪,晶莹的汗珠从他额头顺着下巴滴落。

  

       阮棠浑身无力,听到略微耳熟的声音抬起眼皮看他。

  

       棱角分明的脸庞、好看的狗狗眼、还有那精致的五官。

  

       阮棠表情逐渐由震惊变得惊恐:“刘,瑶雯?”

  

       少年嗯了声,动作加快,阮棠来不及思考太多就被汹涌的海浪裹挟着沉沉浮浮。

  

       脑子一片空白。

  

       ……

  

       从春梦中醒来,阮棠莫名感到浑身酥软,她皱着眉坐起身,屁股下湿了一大片。

  

       她怎么会做这么羞耻而且奇怪的梦啊。

  

       阮棠默默在心里反思。

  

       难道是缺男人了?

       “嗯……”

  

       少年翻了个身,修长的腿有意无意地蹭过阮棠裸露的大腿,带着鼻音的撒娇性感又沙哑。

  

       阮棠习惯性地推开他往浴室里走,拿起牙膏牙刷的一瞬间她忽然想到了什么。

  

       又退回去看了看床上睡得四仰八叉的人。

  

       眼神终于控制不住地露出震撼:“刘瑶雯?!你怎么变成男人了?!”

  

       刘耀文被她一巴掌扇醒,人还是懵懵的,就那么委委屈屈地坐在床上,蓬松柔软的头发微微耷拉下来。

  

       一双狗狗眼还带着刚睡醒的雾气。

  

       又乖又软。

  

       想发火,可是看着小青梅漂亮的脸上的不满和三观颠覆的失语,他的怒气又平息了下去。 “我不是一直是男的吗。睡傻了吗你。”

  

       他说着就要凑过来摸阮棠的额头。

  

       阮棠连忙打掉他的手,一脸警惕地看着他:“ 哎哎哎,干嘛呢干嘛呢,男女授受不亲懂不懂?”

  

        刘耀文道:“咱俩都睡一个床上了,还男女授受不亲呢,之前也没见你这么讲究。”

  

       刘耀文揉着被拍红的手背,不禁暗暗抽气,小青梅手劲儿还挺大。

  

       阮棠一下哽住了。

  

       那是因为之前你是女的啊!

  

       不过……她突然想起昨晚那个梦,顿时警惕地把刘耀文四下打量:“你昨晚……没对我干什么坏事吧。”

  

       刘耀文愣了下。

  

       随即耸了耸肩笑起来,有种又痞又坏的俊美:“我能对你干嘛,你那小身板都没发育完全呢。”

  

       但是他抱起来,刚刚好。

  

       刘耀文垂下眸子,垂落的刘海掩住了他脸上一瞬间得意的笑容。

  

       阮棠松了口气,可还是对刘耀文没什么好脸色。

  

       她担心刘耀文看到湿了大片的床单,连忙轰他起来,迅速把床单卷成一个球打算扔洗衣机洗掉。

  

       刘耀文默不作声地看着,眼底有狡黠的光闪动。

  

       阮棠不让他看到,他偏偏要告诉她他看到了。

  

        刘耀文:“软软,床单前几天不是才洗过吗,今天怎么又洗?”

  

       阮棠没好气地翻白眼:“我来例假了不行啊。”

  

       她随口胡谄,刘耀文却勾了勾嘴角温柔地说:“软软,你在骗我哦,你的例假两天前才走,怎么可能就来了呢。”

  

       阮棠身子一僵。

  

       这人把她例假都记得清清楚楚?

  

       所以他到底是不是刘瑶雯?

  

       是平行世界还是刘瑶雯性转?

  

  ·

  非本站首发,话本发过,想看过程的一键三连私我


梦晚期

团我|七面埋伏

  

[图片]

       001宴会

  

  


       海市是华国能够和帝都相提并论的唯二的两座城市之一,作为国际大都市,这里的纸醉金迷、灯红酒绿一点也不比帝都差。

  
       此时,华灯初上。

  
       海市边郊的一座大别墅里,正在举办着宴会。

  
   ...

  

       001宴会

  

  


       海市是华国能够和帝都相提并论的唯二的两座城市之一,作为国际大都市,这里的纸醉金迷、灯红酒绿一点也不比帝都差。

  
       此时,华灯初上。

  
       海市边郊的一座大别墅里,正在举办着宴会。

  
       今天是海市陶家的宝贝千金十八岁成人礼,为此陶家特地宴请了许多上流圈的人过来,表面上是给陶家大小姐祝贺,实际却是商人的名利场往来。

  
       头顶的灯光有些过分灼眼,作为今天宴会的主人公,陶黎被一群富家子弟围着,她穿着收腰修身的浅粉色晚礼服,头戴王冠,像个万众瞩目的小公主。

  
       “小黎,你爸爸妈妈可真宠你啊。”

  
       “是啊是啊,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海市这么多大人物呢。”

  
       “太羡慕你了,你长得漂亮家世又好,性格还这么温柔,哎,不像我,天天被我爸妈提着耳朵骂。”

  
       奉承声从四面八方涌来,陶黎只是淡淡地笑着点点头,并不在意,她转着手中的高脚杯,翘首以盼地望着门口。

  
       小叔不是说今天会过来给她祝寿的吗……

  
       这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怎么还没见到他人啊。

  
       陶黎有些心不在焉。

  
       “小黎,该到你上台了。”陶母穿过拥挤的人群,慈爱地摸了摸陶黎柔软的长发,歉意地对着周围的少爷小姐们一笑,小声催促。

  
       陶黎看了眼空空如也的大门,情绪肉眼可见地低落,瘪着嘴轻轻嗯了一声,熟知她性子的陶母见状却是脸色一变。

  
       声音都有点尖利了,有点像指甲刮过黑板的声音,听得人莫名不舒服:“小黎,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要跟那个马嘉祺来往?”

  
       陶黎有些茫然地抬眼,表情颇为无辜:“可是他是我小叔啊。”

  
       陶母满脸的恨铁不成钢,她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就是太黏马嘉祺了,马嘉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她语重心长:“他算你哪门子小叔?”

  
       “你见过弟弟把自己哥哥压得抬不起头的吗?那个马嘉祺,压根就没把你爸爸放在眼里,不过是个母不详的私生子,真把自己当陶家的当家人了。”

  
       陶黎:……

  
       陶黎沉默地垂下眼。

  
       她下意识地排斥陶母这话明里暗里地讽刺马嘉祺,在她看来,马嘉祺温柔又好看,最重要的是,他是唯一懂她的人。

  
       陶母见陶黎不说话,语气放柔,半是哄骗道:“乖了,小黎,今天是你十八岁生日,马嘉祺日理万机的,怎么可能赶得过来,快上去吧。爸爸在等你。”

  
       陶黎提着曳地的裙摆,缓缓走上台。

  
       客厅的灯光耀眼迷离,少女站在舞台中央,浅粉衬得她肤色莹白如玉,长发半挽披在肩头,漂亮得像朵精致又娇美的温室玫瑰。

  
       陶父笑呵呵地拉过陶黎的手:“首先,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小女的十八岁成人礼……”

  
       接下来是一长段的客套话。

  
       陶黎站在旁边,听得都有些想打哈欠了,她有些困倦地眯了眯眼,桃花眸里瞬间浮起一片浅浅的水雾,潋滟着月色波光。

  
       “等一下!”

  
       就在陶父要宣布宴会开始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道声音,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的女生不顾形象地跑进来,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中忽然端起一杯红酒,泼向陶黎。

  
       ·
       首发话本,现转至老福特

梦岚熙

雾魂(9)

  人物形象在第一章

  

  

  字数3000+

  

  

  马嘉祺拍拍朱志鑫的肩膀“好啦,咱们来这里是找岚熙和比赛,现在岚熙很好安心比赛”刘耀文附和“对呀七天后,这七天得跟苏新皓好好相处了”贺峻霖挑了一下刘耀文的下巴“委屈你了”宋亚轩和张真源在一起叽叽喳喳讨论,丁程鑫和严浩翔继续安慰。

  

  

  梦卿漓刚好走过来“你们怎么对苏新皓意见那么大啊”宋亚轩凑上来“谁叫他抢走岚熙姐姐的还把岚熙姐姐搞的那么虚弱,岚熙姐姐刚才脸色煞白,吓死了”梦卿漓立马辩解“那明明是苏新皓帮岚熙解除法术封印,岚熙一时承受不住虚弱而已,干嘛怪苏新皓”

  

  

  宋亚轩自知理亏委...

  人物形象在第一章

  

  

  字数3000+

  

  

  马嘉祺拍拍朱志鑫的肩膀“好啦,咱们来这里是找岚熙和比赛,现在岚熙很好安心比赛”刘耀文附和“对呀七天后,这七天得跟苏新皓好好相处了”贺峻霖挑了一下刘耀文的下巴“委屈你了”宋亚轩和张真源在一起叽叽喳喳讨论,丁程鑫和严浩翔继续安慰。

  

  

  梦卿漓刚好走过来“你们怎么对苏新皓意见那么大啊”宋亚轩凑上来“谁叫他抢走岚熙姐姐的还把岚熙姐姐搞的那么虚弱,岚熙姐姐刚才脸色煞白,吓死了”梦卿漓立马辩解“那明明是苏新皓帮岚熙解除法术封印,岚熙一时承受不住虚弱而已,干嘛怪苏新皓”

  

  

  宋亚轩自知理亏委屈巴巴的哦了一声,就钻进贺峻霖怀里求安慰了,顺顺毛,摸摸头,贺峻霖开始熟练哄孩子的小妙招。

  

  

  众人也知道岚熙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心里对苏新皓增加了几次好感度,梦卿漓又开口“最后岚熙会跟谁在一起就不知道了,大概率是苏新皓”朱志鑫瞪了她一眼,梦卿漓立马又说“当我在说梦话”

  

  

  左航和另外两个陌生男子走来,梦卿漓冲上去“左航张极张泽禹”其他人知道了那两个人的名字“以后会经常遇到今天来打个招呼”左航解释来因其他人都介绍了一遍自己。

  

  

  张泽禹开口“你们就是岚熙的朋友啊,长得真好看”贺峻霖微笑点头“很高兴认识你”张极迟迟没说话,几人就这样面面相觑。

  

  

  这时苏新皓梦岚熙来了,“这里这么热闹啊”几人闻声看去,朱志鑫脸色有些不好看,其他人还好,梦岚熙和张极张泽禹打了个招呼“嗨,好久不见”张泽禹和张极立马接了一句“甚是想念”不知何时,这两句话成了三人的接头暗号。

  

  

  修罗场就是刺激。

  朱志鑫和苏新皓互相盯着对方,都要把对方盯出一个洞,左航立马制止事情继续发展下去,“好了,来这有正事,我们两个学院和其他学院这七天要一直训练”

  

  

  宋亚轩立马拉过梦岚熙“岚熙姐姐代表的是我们雾魂”张泽禹调侃道“看来我要跟岚熙打架了呀,岚熙你赌咱俩谁赢”苏新皓这时接了个话“当然岚熙啊,她法术封印都解除了,你肯定打不过况且她现在挥挥手指就可以把你冻成冰雕,作为艺术品放在雾魂门口”张泽禹拉着梦岚熙撒娇“我们岚熙姐姐一定不会这么狠心的,苏新皓你真坏透了”苏新皓摊摊手表示没办法我太强了。

  

  

  马嘉祺立马问出所有人的心中疑虑“什么时候训练,在哪里”张极简单回答“现在,走吧”其他人相视点头跟去,苏新皓他们带头,贺峻霖一边走一边问梦岚熙“好点了吗,感觉你脸色比刚才好多了”梦岚熙点点头“嗯,没事了”贺峻霖又说“没事就好”

  

  

  到了训练场地,其他学院代表人都乌泱泱围在这里,暗夜学院的欧阳长老开口“各位,接下来七天我们都会有训练,希望你们好好努力为自己的学院争光,训练规则很简单,想和谁单挑直接自报家门,上台点名,其他人观看战斗”各大学院都很期待这个训练,异常兴奋,非常喜欢这个规则。

  

  

  此时有一个学院的女生上台目光灼灼的盯着苏新皓他们那边“我是情风学院的夏晚晴,指名道姓雾魂学院的梦岚熙,早有耳闻她是个大美人,也非常厉害,不知可否赏脸让我们见识见识”近乎所有学院都盯着梦岚熙。

  

  

  梦岚熙挑了挑眉上台“这么刺激,上来就奔着我来”其他学院看到台上的梦岚熙,眼泪都从嘴里出来了,夏晚晴说“果然是个大美人,就不知道打架能不能行”眼见火药味十足,两人各站一边。

  

  

  欧阳长老放话“那你们两个就先打个样,开始比赛吧”情风学院的名字就是根据他们学院学生的法术属性起的,他们只收风属性和情属性的学生,夏晚晴就是情属性的学生。

  

  

  梦岚熙首先进攻“冰棘”地上窜出寒冷的冰荆棘冲向夏晚晴,夏晚晴则是跳起躲过,往梦岚熙身边凑近,夏晚晴喜欢近战,冲到梦岚熙后面要下手,准备施法迷住梦岚熙,可梦岚熙转头给她一掌,寒气入体,梦岚熙拉开两人的距离跳到另一边,不给夏晚晴喘气的时间“冰锥术”无数冰锥向夏晚晴砸去,大家看到冰锥砸到地上的冲击就知道梦岚熙有多狠了,夏晚晴还是选择躲开而不是攻击梦岚熙,她的目的就是近身用她那双眼睛施法迷惑梦岚熙然后一掌将她打下台,可是她现在都靠近不了梦岚熙。

  

  

  只能使用别的方法“情丝线”多条丝线飞往梦岚熙那边,梦岚熙也不是吃素的,握住快要缠住自己的丝线,手中寒气将线慢慢冻住,一直延伸到夏晚晴那边,夏晚晴立马收回线。

  

  

  台下同为情属性的宋亚轩自然看的懂夏晚晴的计划,其他人也看懂一二,梦岚熙自然也能看的出来,所以频频逼退夏晚晴“她挺阴啊”邓佳鑫开启吐槽。

  

  

  夏晚晴想和梦岚熙耗着,可是梦岚熙在想该怎么玩玩她,所以主动靠近夏晚晴,飞到她身后吐出一口寒气又走开,夏晚晴一哆嗦,回头却没看到梦岚熙,这时梦岚熙又出现在她身后拍拍她的肩膀,又飞到夏晚晴上方。

  

  

  慢慢的,夏晚晴开始意识到梦岚熙好像在耍她,愤怒喊着“梦岚熙,你…”梦岚熙一脸无辜“怎么了,干嘛这么凶啊,小心长皱纹哦,到时候没人要,嫁不出去了”还没等夏晚晴开口,梦岚熙立马施法“冰封”夏晚晴变成了一个大冰块,台下的吃瓜群众都知道夏晚晴被耍了,纷纷开始嘲笑,“行了,输赢已定”梦岚熙敲了敲冰块“我赢咯”说完挑衅的笑了一下。

  

  

台下的男士们都有些疯了,嘴里都在嘟囔

“你就是我的女神”

“梦岚熙以后就是我女神”

“梦岚熙,我爱你”

女生们也开始疯狂

“梦岚熙以后就是我老婆”

“我老婆”

“都别争了,梦岚熙是我老婆”

一堆女生开始冲着梦岚熙大喊“老婆”

梦岚熙看了她们几眼,声音很大,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梦岚熙微笑回应“谢谢喜欢”哪些女生又疯狂了“我老婆看我了”

“明明是看我”

“切,是我”

  

  

  下了台,张泽禹就上前“哇哦,岚熙真厉害”丁程鑫说“天呐,被圈粉了,这里怎么都开始争老婆了,我们岚熙小妹妹可就一个”宋亚轩又说“这场面真秀”邓佳鑫精准吐槽“这咋变成大型争老婆现场了,那些女生都对岚熙起歪心思了”

  

  

  梦岚熙无奈“我什么时候变成她们老婆了,姐是直的”张真源出击“谁叫你这张脸这么祸害人呢”梦岚熙看着她的狂热粉丝们“怪我咯”一堆人围过来,有好多女生

“梦岚熙,给我签个名吧”

“起开这是我老婆”

  

  

  梦岚熙现在一个头两个大,把马嘉祺挡在自己面前“别叫我老婆,咱们在一起没有未来的,你们可别想不开啊,而且姐是直的,快,这个帅哥,你们追他,嫁给他,改变自己的家族基因,马哥对不住了”刘耀文严浩翔他们被逗笑了,贺峻霖调侃“岚熙这嘴,啥都说”左航笑得弧度小,笑得最猖狂的就是丁程鑫张真源宋亚轩邓佳鑫和张泽禹梦卿漓,“岚熙,你要笑死我了,哈哈哈”

  

  

  朱志鑫也忘记了上次的不愉快,宠溺的看着梦岚熙,马嘉祺被当成挡箭牌,心里只有荒唐,苏新皓笑得灿烂,张极也笑得语无伦次,梦岚熙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别笑了,为啥笑啊,我说的不对吗”梦岚熙不解,马嘉祺无奈,用手戳了戳她的额头“你把你马哥卖出去了,什么叫改变家族基因呀,小脑瓜里都在想啥”梦岚熙又辩解“马哥你长得多帅啊难道她们嫁给你不是改变她们的家族基因吗”马嘉祺笑了笑“行,我们岚熙说什么都对”

  

  

  梦岚熙现在脸很红,因为除了这些人的调侃,还听到那些男生女生都叫她老婆,叫声锣鼓喧天,身边这些人还在不着调的笑,邓佳鑫对梦岚熙说“要改变家族基因吗,马嘉祺牌家族基因,你值得拥有,哈哈哈,岚熙你太逗了,家族基因都能冒出来,咱马哥都不一定乐意呢,你先做媒婆了”

  

  

  梦岚熙耳朵红红的,这帮人合伙调侃她“你们真烦人”慢慢捂住自己的脸,“行了,赶紧下一场吧,烦死了”欧阳长老清清嗓子“行了,下一场”一个人冲上台手指指向苏新皓。

  

  

  哎嘿,及时收尾,连夜写的,现在才写完,字数3000+,大半夜来灵感酷酷写了3000多字,开森。

  

阿菲喜欢吃肉

“风车”“建筑物”离谱死了这什么人工智障

“风车”“建筑物”离谱死了这什么人工智障

慕斯曲奇

翔霖,我的花🌸🚷🚷🚷🙈🙈🙈

密码下方彩蛋里面噢

贺峻霖傲娇九尾✘严浩翔闷骚太阳神

尾巴自wei,舔xue,花海do,

口jiao,内she,cha一 🌸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密码下方彩蛋里面噢

贺峻霖傲娇九尾✘严浩翔闷骚太阳神

尾巴自wei,舔xue,花海do,

口jiao,内she,cha一 🌸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梦晚期

团我|听她讲情话

  004反正牵个手而已

  

  

  

  “放,放开可以吗。”沈枝意有些不自在,她声音小小的,细弱似蚊吟,俏脸红了大片,直接蔓延到了耳根,宋亚轩瞧着她耳垂泛着晶莹剔透的粉,眼中微沉。

  

  “你说什么?没听清诶。”宋亚轩故意又凑近了些,笑嘻嘻地道,少年长得像只漂亮的萨摩耶,笑起来软乎乎的,纯洁中又天生透着一股坏。

  

  沈枝意感到他的行为有些逾矩了,哪有人上来就牵异性小手的,不过看着宋亚轩显得有些单纯的脸,她默了默,发现挣扎无果后也就任由他牵着了。

  

  反正只是牵个手而已。

  

  沈枝意自我安慰。

  

  宋亚轩带着她来到二楼拐角处的一间房...

  004反正牵个手而已

  

  

  

  “放,放开可以吗。”沈枝意有些不自在,她声音小小的,细弱似蚊吟,俏脸红了大片,直接蔓延到了耳根,宋亚轩瞧着她耳垂泛着晶莹剔透的粉,眼中微沉。

  

  “你说什么?没听清诶。”宋亚轩故意又凑近了些,笑嘻嘻地道,少年长得像只漂亮的萨摩耶,笑起来软乎乎的,纯洁中又天生透着一股坏。

  

  沈枝意感到他的行为有些逾矩了,哪有人上来就牵异性小手的,不过看着宋亚轩显得有些单纯的脸,她默了默,发现挣扎无果后也就任由他牵着了。

  

  反正只是牵个手而已。

  

  沈枝意自我安慰。

  

  宋亚轩带着她来到二楼拐角处的一间房间外,指了指她对面的门说:“这是刘耀文住的,他左右两间分别是严浩翔和马哥。”

  

  而后又转身看着沈枝意身后的一排房间说:“我在你右边,你左边是贺儿,最里边那间房是丁哥的,张哥是最外面这间。”

  

  他甜甜地一笑:“你看看房间合不合你心意?”顿了顿,又说,“缺什么就说,超市就在附近,你也许想去转转?”

  

  沈枝意走进去,房间挺大,风格是简约的地中海风,各种家具一应俱全,她满意地点点头,还以为这群大直男会给她搞个粉粉满是少女心的公主房呢。

  

  “超市吗?可以啊,这个房间布置得还挺好的。”沈枝意笑了下,唇边露出了两个浅浅的、甜美的小梨涡。

  

  她笑起来像春风拂面,眼底的一池霜冷都仿佛被融化,荡漾着层层涟漪,盈盈秋水都会聚在她眸中,这是一双被粉丝夸耀眼里有星河的漂亮的眼睛。

  

  张真源这时提着两个行李箱上来:“师……枝枝,你的行李。”想起沈枝意说过的话,张真源改口道。

  

  “谢谢张哥,你力气很大诶,我行李箱里面装的东西可不少。”沈枝意有些惊奇,她知道张真源是团里出了名的大力士,但还是第一次领会到他的力大无穷。

  

  张真源腼腆地笑了下:“哪有。你的房间还缺什么吗,要去超市逛逛吗?”他提出了和宋亚轩一样的问题。

  

  沈枝意把行李箱推到一边:“好啊,别的东西都不缺,可能要买点糖果。”她有低血糖。

  

  张真源跟宋亚轩都知道。

  

  准确来说,现在全团的人都知道,毕竟是以后朝夕共处的室友,对方的一些生活习性还是要了解下的。

  

  沈枝意跟着他们下了楼。

  

  刘耀文和贺峻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出于习惯,沈枝意瞄了眼,而后沉默,嗯……小猪佩奇。

  

  严浩翔在一边打游戏。

  

  家长组不知道去哪里了。

  

  “哎?丁哥马哥呢?”宋亚轩疑惑地挠了挠头,左右环顾了一圈不见两人的身影,问道。

  

  贺峻霖答道:“去超市买菜了。”他看了眼沈枝意,站了起来,陪幺儿看小猪佩奇对他来说实在太无聊了,“你们找他们干嘛?”

  

  “随便问问,我们也正要去超市。”张真源话音刚落,幺儿组也凑了过来,一猫一狗都亮晶晶地盯着沈枝意:“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

  

  张真源默默推开严浩翔,满脸嫌弃。

  

Ayo70

前言

  翔霖虐文

  写实

  因为我个人觉得,现阶段的翔霖才是最刀的。

  真的心痛的程度

  今晚有思路了

  但不打算说

  因为这是一偏虐文

  翔霖虐文

  写实

  因为我个人觉得,现阶段的翔霖才是最刀的。

  真的心痛的程度

  今晚有思路了

  但不打算说

  因为这是一偏虐文

出海的船ʷˣ

 一些严好翔微博小众背景图

 一些严好翔微博小众背景图

泡菜好吃不.
绮彩光影迷离 珍珠印记萦绕 大...

绮彩光影迷离 珍珠印记萦绕

大艺术家困陷破碎迷雾

缔造脆弱精致少年雕塑


你是我 一整个宇宙的瑰丽梦境

当凛冬离去 新日如约降临

我们注定抵肩相依 陪伴彼此

我要在你身上 做春天对樱桃树做的事情

@时代少年团-严浩翔 


绮彩光影迷离 珍珠印记萦绕

大艺术家困陷破碎迷雾

缔造脆弱精致少年雕塑


你是我 一整个宇宙的瑰丽梦境

当凛冬离去 新日如约降临

我们注定抵肩相依 陪伴彼此

我要在你身上 做春天对樱桃树做的事情

@时代少年团-严浩翔 


糖豆(求关版)

团我|有你的季节04

🚗🚗🚗

🚷🚷🚷

2vs1|全文4q

无脑车问

00c预警 请勿上升到真人


[图片]


🍖🍖🍖 


这回🍖🍖吃到爽,嘿嘿嘿

女主年龄03,马丁张妹妹,轩文翔霖姐姐


🚗🚗🚗

🚷🚷🚷

2vs1|全文4q

无脑车问

00c预警 请勿上升到真人






🍖🍖🍖 



这回🍖🍖吃到爽,嘿嘿嘿

女主年龄03,马丁张妹妹,轩文翔霖姐姐



漫游x星球.

这是什么纯欲小女嗨

这是什么纯欲小女嗨

盐罐子~🐻🐻🐻

【翔你】 “Falling You”

“我们不是18  19岁了”

第四章

——————————————————


这么多年以来你妈妈一直都是严浩翔帮忙照看的,并且一直叫的都是妈。你妈妈经常在他面前骂你甚至你妈还一直把他当女婿甚至是儿子,在他眼里你就是一个连自己母亲和孩子都能抛弃的人


你两手提着补品踏上了这领你熟悉又陌生的回家之路你敲响门,过了好一会都没人开门你转身走的时候门开了,你妈妈第一眼还没认出你

你颤颤巍巍的转过身

“妈...”

她眯着眼睛才认出了你

你的眼眶早已湿润

“妈...是我...”

你妈瞬间眼红可嘴上还说着狠话

“你个死丫头...你还知道回来!你还知道我没死啊”...

“我们不是18  19岁了”

第四章

——————————————————


这么多年以来你妈妈一直都是严浩翔帮忙照看的,并且一直叫的都是妈。你妈妈经常在他面前骂你甚至你妈还一直把他当女婿甚至是儿子,在他眼里你就是一个连自己母亲和孩子都能抛弃的人


你两手提着补品踏上了这领你熟悉又陌生的回家之路你敲响门,过了好一会都没人开门你转身走的时候门开了,你妈妈第一眼还没认出你

你颤颤巍巍的转过身

“妈...”

她眯着眼睛才认出了你

你的眼眶早已湿润

“妈...是我...”

你妈瞬间眼红可嘴上还说着狠话

“你个死丫头...你还知道回来!你还知道我没死啊”

“妈我错了...”你放下东西跪下认错

“我真的错了...这么多年都没在你身边尽孝”

终究是亲生女儿她还是心软了

“行了,起来吧”

她用温热的手为你抹去眼泪,这么多年妈妈也见老了

你为她在厨房做一顿饭


“盐盐,你有没有见温馨啊”

你不想让妈妈太担心就撒了慌

“见过了”

“那也见浩翔了吗”

“...嗯”

“温馨现在呀长大了她要是有点不接受你也是正常的,慢慢来”

“嗯,我知道”其实你回来之前早就把情况打听好了“妈,这些年是不是他一直在照顾你啊”

“你说浩翔啊”

“嗯”

“是啊,我看他倒像我亲儿子没事就带着温馨来看我不像你”

“我以后肯定会经常回来的,不会走了我入职了一家医院离家不远”

“那你就回来住吧”

“不了我租了房子”


晚上准备走了外面很黑你走到转角处的时候撞到了人你朝后倒他扶住你的腰你才没倒下去你定睛一看是银白色的头发是那张熟悉的脸依旧严肃你懵了(此处应该配上Falling You此处你得长的很像张婧仪)

过了有十几秒“你打算保持这个姿势多久”

你才回过神

“哦...”

“咱们不是十八十九岁了,上演什么偶像剧”

“我没有...我只是没想到是你”(什么意思嫌我老了?)

你看见掉在地上的礼品

“你...来看我妈啊...”

你不敢看他的眼睛

“嗯,忙完了就过来了”

“那..你去吧”

“你是亲女儿你确定你不去”

“我刚出来...”

这时你妈出来了

“哎?浩翔来了”

“妈”

你瞪大眼睛,妈?他怎么还叫妈

“快进来,盐盐你也先别走了进来”

“哦...”

“温馨怎么没来”

“她晚上去跳舞了,给您拿的东西”

“行,那你坐我前两天给温馨买了一条裙子你刚好给她拿回去我去取,盐盐给浩翔倒水”

“哦”

“不用了我不喝”

你们两坐在沙发上气氛十分尴尬你如坐针毡

“嗯...那个你怎么...还管我妈也叫妈呀...”

“这跟你有直接关系吗”

你一时语塞

“嗯...温馨怎么这么晚还跳舞啊...”

“他一周基本上没时间跳舞时间就拍在晚上了”

全程他连看都没看你一眼


未完待续~


@LOFTER官方博客 @LOFTER话题君 @LOFTER创作小管家 @LOFTER小秘书 

温·柒

对不起🙏🙏马哥

对不起🙏🙏翔哥

对不起🙏🙏亚轩

对不起🙏🙏马哥

对不起🙏🙏翔哥

对不起🙏🙏亚轩

霖禹航行

翔霖丨严总的小助理11

勿bp,记得点赞😘


11


知知是前几天下午回来,因为要倒时差,所以就和张真源在家休息了几天


出去野营的意见是刘耀文提出来的(绝对不会告诉你是宋亚轩让刘耀文提的),正好这几天天气挺好,也就都答应了。(注:出去野营的事是在四人群里说的)


发完消息后,严浩翔就把手机关了。转头就看见贺峻霖还在网上冲浪


“霖霖,他们说要出去玩,咱们也一起去吧”


“出去玩?去哪”


“他们说要去野营”


“太好了,我一直都想去野营,就是没有时间。哎,不过都有谁呀”


“emm...,马哥,张哥,耀文,...

勿bp,记得点赞😘




11




知知是前几天下午回来,因为要倒时差,所以就和张真源在家休息了几天




出去野营的意见是刘耀文提出来的(绝对不会告诉你是宋亚轩让刘耀文提的),正好这几天天气挺好,也就都答应了。(注:出去野营的事是在四人群里说的)




发完消息后,严浩翔就把手机关了。转头就看见贺峻霖还在网上冲浪




“霖霖,他们说要出去玩,咱们也一起去吧”




“出去玩?去哪”




“他们说要去野营”




“太好了,我一直都想去野营,就是没有时间。哎,不过都有谁呀”




“emm...,马哥,张哥,耀文,还有他们对象”




“对象?张哥尽然有对象”




“其实,张哥在大学的时候就有对象了。后来知知姐就去海外留学了,他俩就一直异地恋了”




“什么异地恋,那是异国恋”




“对,就是异国恋”(严浩翔,霖霖说什么就是什么😍)




“不过,霖霖,我好像亲你”





没等贺峻霖说话,严浩翔就吻上了贺峻霖的唇





ps.姐妹们换头像和ID了,眼熟一下

Lik-

《落空意》

时代少年团be美学  轻微ooc  轻微含cp

原创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以下均为马嘉祺视角


这是严浩翔离开我们的第一年,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到小别墅了,我好想他

严浩翔离开前两天,2022年11月21日,时代少年团濒临解散,七位少年即将各奔东西,我们在那天哭了,似乎回到了台风时期

可不知道的是,面具背后是更惨烈的面具

时代峰峻快要破产了

谁也不知道这件事,唯独我知道

工作人员告诉我,飞总已经通知他们寻找下家了,我懂事,告诫我不要告诉其他人

这次,我真的不想再旁观下去,做一个乖孩子

我告诉了其他人,希望可以攒钱投资

众多声音......

时代少年团be美学  轻微ooc  轻微含cp

原创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以下均为马嘉祺视角


这是严浩翔离开我们的第一年,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到小别墅了,我好想他

严浩翔离开前两天,2022年11月21日,时代少年团濒临解散,七位少年即将各奔东西,我们在那天哭了,似乎回到了台风时期

可不知道的是,面具背后是更惨烈的面具

时代峰峻快要破产了

谁也不知道这件事,唯独我知道

工作人员告诉我,飞总已经通知他们寻找下家了,我懂事,告诫我不要告诉其他人

这次,我真的不想再旁观下去,做一个乖孩子

我告诉了其他人,希望可以攒钱投资

众多声音响起,赞同声齐刷刷一片

可他不是

严浩翔

“……怎么说,我并不打算给他们投资”

“为什么”

“都快破产了,有什么好投资的?要不是这破公司,老子早他妈前程似锦了!”

这是成团三年以来,严浩翔第一次甩脸给我们看,我们都不理解为什么他要这样做

“翔哥,为什么啊,你不想我们在一起发光发热吗”

响起的,是刘耀文十七岁稚嫩的声音

“为什么?我受的委屈不比别人少!跟着你们只会拖我下水!”

我看见严浩翔眼里亮晶晶的,声音哽咽了

“随他去吧!你爱去哪去哪!我们永远不会管你!”

丁程鑫的劝说更像是威胁,我们辛辛苦苦建设起来的团,他说退出就退出了,难道这些努力都不值得吗

他如果踏出了这道门槛,还会回来吗

我哭了

是心酸,无助和愧疚的哭

如果当初我再懂事一点,事情是不是就不会这样

2022年11月22日,我来到公司,比平常清冷了许多,他们都走了

集合了剩余的成员后,只剩下五个人

丁程鑫走了

他离开了时代峰峻

我们把小别墅翻遍了,找到了他写的一封信

他要去国外发展

我们都哽咽了,台风的贯穿者,在这时候离开了青春挥洒汗水的地方

那天晚上,我们睡得很早

“小马哥,你说人在睡觉的时候可以感受到悲伤吗”

这个问题是14岁的刘耀文向17岁的马嘉祺提起的

“emm我觉得会啊,不过咱们可不能悲伤啊哈哈哈哈”

11月23日,我们接到了一个令人窒息的通知

严浩翔死了

他跳下了嘉陵江

我知道,那里是严浩翔第一次叫我马哥的地方

那是我16岁的那个春天

严浩翔轻轻的叫了我一声马哥

我高兴的不得了,像个10岁的孩子

真希望把时间定格在这一刻啊

想再录一次少年梦游记

想再录一次姐姐真漂亮

可惜回不去了

我们来到了医院,走进了那个冰冷,阴暗的太平间

严浩翔的皮肤本就白,死后更是白的恐怖,毫无血色的双唇,使他看起来更加病态

医生说,他是自杀

我不信

他才18岁,他的前途还很光明,应该去追逐梦想



郁郁丁香结

郁郁的短文语录摘选

  2023.2.3

  

  在一片纯白地,孤独的灵魂紧紧相拥。——《纯白坟墓》

  

  可在那一刻看来,又苦又酸,心脏要撕裂开来,让人疼得要掉下眼泪。——《纯白坟墓》


  风很大,吹得他站不住脚,太阳也很大,可他却浑身冰冷。——《坠》

  

  太阳亮极,刺痛了他的双眼,刺痛得要掉下泪来。——《坠》

  

  明天,带我去看看春天吧。——《茉莉花》

  

  但冷却的茶,反而更苦,更令人心中作呕。——《唯一》

  

  那一个瞬间的凑近,让宋亚轩嘴角上扬,尽管最后是擦肩而过。但也许对他来说,这足够。——《唯一》

  

  他以为的爱,被粗暴地冠以玩笑之名...

  2023.2.3

  

  在一片纯白地,孤独的灵魂紧紧相拥。——《纯白坟墓》

  

  可在那一刻看来,又苦又酸,心脏要撕裂开来,让人疼得要掉下眼泪。——《纯白坟墓》


  风很大,吹得他站不住脚,太阳也很大,可他却浑身冰冷。——《坠》

  

  太阳亮极,刺痛了他的双眼,刺痛得要掉下泪来。——《坠》

  

  明天,带我去看看春天吧。——《茉莉花》

  

  但冷却的茶,反而更苦,更令人心中作呕。——《唯一》

  

  那一个瞬间的凑近,让宋亚轩嘴角上扬,尽管最后是擦肩而过。但也许对他来说,这足够。——《唯一》

  

  他以为的爱,被粗暴地冠以玩笑之名。——《唯一》

  

  一段荒唐的经历,成了两人年少时的冲动和任性,讲起来满是酸痛,苦涩又清晰。——《唯一》

  

  年少的冲动沉淀,跨越时空荡出一抹浓香。——《唯一》

  

  世上没有真正的一见钟情,只是少年不谙世事,乱了分寸。——《青苔》

  

  也许他应该带着宋亚轩奔赴未来,但他选择了停在黑暗中,等那个永远走不出来的小孩。——《青苔》

  

  他看见,他的爱人,从光里走来。

  他看见,他的爱人,在光里等待。——《青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