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个人随笔

871浏览    458参与
边牧太一

太一随笔录(1)

今天我外出吃饭。

点餐以后,我那个知识渊博的好友开始长篇大论跟我讲古代历史。

我并没有认真听,只是在东张西望。

忽然,我发现邻桌的小哥正在拿筷子吃东西,我低头看了看自己拿筷子的方式。

我拿筷子的方式是一把抓。

“enmmmm………”我学着小哥拿筷子,发现太简单了。

“嗯?你拿着筷子傻笑什么?”我的朋友停止了长篇大论,开始关注起我手上的筷子。

我得意地说:“诶诶你知道吗,我以前拿筷子都是一把抓的,一拿就拿了十几年,但不亚于你们正确拿筷子夹菜的效率。”

说着,我用正确的拿筷子方式夹起了纸巾。

“你拿太高了,再往下一点。”他默默喝着热茶,并没有在意我得意的“筷子传说”。

不就是矮...

今天我外出吃饭。

点餐以后,我那个知识渊博的好友开始长篇大论跟我讲古代历史。

我并没有认真听,只是在东张西望。

忽然,我发现邻桌的小哥正在拿筷子吃东西,我低头看了看自己拿筷子的方式。

我拿筷子的方式是一把抓。

“enmmmm………”我学着小哥拿筷子,发现太简单了。

“嗯?你拿着筷子傻笑什么?”我的朋友停止了长篇大论,开始关注起我手上的筷子。

我得意地说:“诶诶你知道吗,我以前拿筷子都是一把抓的,一拿就拿了十几年,但不亚于你们正确拿筷子夹菜的效率。”

说着,我用正确的拿筷子方式夹起了纸巾。

“你拿太高了,再往下一点。”他默默喝着热茶,并没有在意我得意的“筷子传说”。

不就是矮一点吗?没问题!

我往下了一点,结果筷子不听使唤了。

夹不起来东西了!我一着急,“啪嗒”筷子落到了桌上。

这什么情况啊喂!!

“好好学习怎么拿筷子吧。”

菜端上来以后,我依旧坚持用正确方式去夹菜,结果一夹一个歪。

“破丸子!!”我生气地折断了一次性筷子。

“怎么,不吃了?”他一脸平静都看着我。

“你又不是看不到,我夹不起来菜!”我哭唧唧地看着一桌子都需要筷子夹的菜。

“认命吧,用你以前的方式夹菜吧,这不能马上就改过来的。”

“呜呜呜呜活了这么多年我居然不会拿筷子……筷子好难啊。”我可怜巴巴地看着吃得很香的朋友,心里极度不平衡。

“呜哇哇,可恶!谁都别吃了!!”我拿出新的一次性筷子,掰开以后一只手一根筷子,疯狂戳着盘子里的菜。

结果一个不小心,把人家盘子戳坏了。

“woc,玩球!”我吓得坐了回去,假装无视发生。

“老板,这桌子菜外加一个盘子的钱,由我对面这位大神付清。”然后,我朋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溜了。

呸,魂淡!每次都我付钱!

唉算了,回家再看看怎么拿筷子吧。

呜呜呜我居然不会拿筷子。

墨玖清

随笔

我好像有点大饼……


今年要写的离离原上谱同人好像……有点……


浅安排一下?


光遇同人剧本《病·泺樱》构思中


光遇七宗罪系列之白长bg同人(暂未定名)构思中


京剧猫if线墨兰水仙向同人《梦》(暂定名)预计最早暑假开始构思


最后,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日子——


2022年6月12日,我入坑光遇的“一周年”,也是我光遇国服光崽的“一岁生日”


本打算做个12h来自我庆祝来着……

我好像有点大饼……


今年要写的离离原上谱同人好像……有点……


浅安排一下?


光遇同人剧本《病·泺樱》构思中



光遇七宗罪系列之白长bg同人(暂未定名)构思中



京剧猫if线墨兰水仙向同人《梦》(暂定名)预计最早暑假开始构思



最后,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日子——


2022年6月12日,我入坑光遇的“一周年”,也是我光遇国服光崽的“一岁生日”


本打算做个12h来自我庆祝来着……

墨玖清

【京剧猫个人随笔】关于墨兰

关于墨兰这个角色,突然有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个人理解”和一些“莫名其妙的个人奇思妙想”——


个人认为,整个墨家除了小青和雨师剩下那仨个个心理都是或多或少有点问题的。目前在正片里墨紫的表现是最明显的,其次到墨邪,墨兰我个人认为她是一个冷漠型人格,问题表现得最不明显的那一个。这跟身宗的家庭教育永远也注定脱不了任何干系——哪怕是最不起眼的一个小细节。

说起来,墨兰让我想到了阴阳师式神面灵气的一个面具——姥。姥是象征冷漠的面具,是没有任何感情的,这跟墨兰的性格特点很相像。不过,墨兰比姥好一点,她还是有点感情的。

不过很遗憾,她的感情几乎全被身宗交给她的所谓“责任”所埋没。

我个人看来,墨兰是...

关于墨兰这个角色,突然有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个人理解”和一些“莫名其妙的个人奇思妙想”——


个人认为,整个墨家除了小青和雨师剩下那仨个个心理都是或多或少有点问题的。目前在正片里墨紫的表现是最明显的,其次到墨邪,墨兰我个人认为她是一个冷漠型人格,问题表现得最不明显的那一个。这跟身宗的家庭教育永远也注定脱不了任何干系——哪怕是最不起眼的一个小细节。

说起来,墨兰让我想到了阴阳师式神面灵气的一个面具——姥。姥是象征冷漠的面具,是没有任何感情的,这跟墨兰的性格特点很相像。不过,墨兰比姥好一点,她还是有点感情的。

不过很遗憾,她的感情几乎全被身宗交给她的所谓“责任”所埋没。

我个人看来,墨兰是在机械性的去做宗主的“责任”。

为什么说“机械”?因为把责任看得太重,责任几乎埋没的她的所有感情,甚至可以说她几乎失去了所有感情。

当一个人的心理发展到这种地步的时候,祂已经和傀儡木偶或者是机器人已经没多大差别了——因为傀儡木偶和机器人它们没有感情呀!

墨兰现在就是在做身宗的“傀儡”,但是她并不自知,甚至认为都是在为了履行先辈教导她的所谓“责任”。此时此刻她已经被“责任”和“冷漠”给蒙蔽了。什么“付出生命”,什么“献出全部”,全都是先辈所说的“责任”。

而墨兰,就是在这种舆论环境下长大的。可以说,“责任”已经把她的心理给扭曲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极端。

哦对了,原作里有提到过墨兰为了破解墨紫的水无相,自己也修炼水无相。因为原作有说“水无相,只有水无相可破”。而原作里墨兰破除了墨紫的水无相。

似乎到现在目前,墨兰都没表现出水无相的副作用……是有但原作没画出来,还是本身就没有?感觉水无相对于墨兰来说有跟没有没啥区别……水无相会不会对她产生影响?这是我一直好奇的。

哦莫,或许我有了写文的灵感……

本人表示最近有点迷上了水仙,要不我写个墨兰水仙向的同人?

虽然已经有人写了。


【2022.4.25记】↓↓↓


Mygod搞什么哦,我闭上眼睛一同瞎写的随笔居然有人看!

那啥,墨兰的同人我看情况吧。毕竟我现在处于微淡坑京剧猫状态而且还有一篇bg的光遇同人要写(焯)

话说有没有人能帮我提供更多的灵感,我这个渣渣瓶颈期多且长()

最后

官方,请速速更新动画,然后速速打我的脸!麻溜滴!越疼越好!!!

zzzzr啊

独钓寒江雪(2)

“对于你们,我只能万分歉意地抱歉啦”


      我并不是什么身份高贵的人,说来可笑,就连我知道我的身世也是从下人的取笑讥讽间拼凑出来的。


      我是个弃婴,在那个人人难以自保的时候,我的父母明智地选择了丢下我这个累赘,便无影无踪

了。


      据下人们说当时夫人看我的第一眼就不知怎的生出了怜爱之心,加上自己膝下又无人,便坚持带我回了宋府,这才有了今日的宋思易。...




“对于你们,我只能万分歉意地抱歉啦”


      我并不是什么身份高贵的人,说来可笑,就连我知道我的身世也是从下人的取笑讥讽间拼凑出来的。


      我是个弃婴,在那个人人难以自保的时候,我的父母明智地选择了丢下我这个累赘,便无影无踪

了。


      据下人们说当时夫人看我的第一眼就不知怎的生出了怜爱之心,加上自己膝下又无人,便坚持带我回了宋府,这才有了今日的宋思易。


       再后来,老爷也渐渐接纳了我,虽然有时还会有不信任,却也没有太过明显地显露在脸上,大家心里都清楚,却没有点破。无妨,我活着就好。


      而后我便开始慢慢有了自己的银两,开始经营自己的赌场,其中不乏些见不得人的小技巧,但我内心并不愧疚,做生意嘛,心思不多一点怎么捞银子呢。


      时间久了,大家也看破了点什么,但我知道,碍于我背后的宋府,大家也都不好意思挑明了说。


      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只在乎我的银子。至于生我养我的宋府,只能万分歉意地抱歉啦。



―――――――――――――――――――――

浅露个名吧哈哈,未完待续

仲月

英年早逝

也许

我会英年早逝


美好的人生

叫人向往

沉重的生活

让人迷惘


时间是个杀手

染白你的头发

衰变你的身体

逐渐撕碎你的心


如果有一天

死神前来拜访

他一定会说

我早就给过你信号


如果有一天

我英年早逝

我知道

太阳照旧升起

阳光洒满大地

生活一如既往

但我不知道

你会不会为我悲伤


也许

我会英年早逝


美好的人生

叫人向往

沉重的生活

让人迷惘


时间是个杀手

染白你的头发

衰变你的身体

逐渐撕碎你的心


如果有一天

死神前来拜访

他一定会说

我早就给过你信号


如果有一天

我英年早逝

我知道

太阳照旧升起

阳光洒满大地

生活一如既往

但我不知道

你会不会为我悲伤







海绵宝宝和派大星欺负章鱼哥气炸蟹老板

《两只乌鸦》与《三只乌鸦》

两只乌鸦(The Twa Corbies)

语言:低地苏格兰语

王佐良 译

As I was walking all alane,
我在路上独自行走,
I heard twa corbies making a mane;
听见两只乌鸦对谈,
The tane unto the t'other say,
一只对另一只问道:

‘Where sall we gang and dine to-day?’
“今天我们去哪儿吃饭?”

‘In behint yon auld fail dyke,
“在那土堆后面,
I wot there lies a new slain knight;
躺着一个刚被杀的爵...

两只乌鸦(The Twa Corbies)

语言:低地苏格兰语

王佐良 译

As I was walking all alane,
我在路上独自行走,
I heard twa corbies making a mane;
听见两只乌鸦对谈,
The tane unto the t'other say,
一只对另一只问道:

‘Where sall we gang and dine to-day?’
“今天我们去哪儿吃饭?”

‘In behint yon auld fail dyke,
“在那土堆后面,
I wot there lies a new slain knight;
躺着一个刚被杀的爵士,
And naebody kens that he lies there,
无人知道他在那里,
But his hawk, his hound, and lady fair.
除了他的鹰、狗和美丽的妻子。

‘His hound is to the hunting gane,
“他的狗已去行猎,
His hawk to fetch the wild-fowl hame,
他的鹰在捕捉山禽,
His lady's taen another mate,
他的妻子另外找了人,
So we may mak our dinner sweet.
所以我俩可以吃个开心。

‘Ye'll sit on his white hause-bane,
“你可以啃他的颈骨,
And I'll pike out his bonny blue een;
我会啄他好看的蓝眼珠,
Wi'ae lock o' his gowden hair
还可用他金黄的发丝
We'll theek our nest when it grows bare.
编织我们巢上的挡风布。

‘Mony a one for him makes mane,
“多少人在哭他,
But nane sall ken where he is gane;
却不知他去了何方,
Oer his white banes, when they are bare,
不久他只剩下白骨,
The wind sall blaw for evermair.’
任风永远飘荡。”


现代英语译文

As I was walking all alane,
*As I was walking all alone,
I heard twa corbies making a mane;
*I heard two ravens making a complaint;
The tane unto the t'other say,
*One said to the other,
‘Where sall we gang and dine to-day?’
*‘Where shall we go and dine to-day?’

‘In behint yon auld fail dyke,
*‘In behind that old wall of turf,
I wot there lies a new slain knight;
*I know there lies a newly slain knight;
And naebody kens that he lies there,
*And nobody knows that he lies there,
But his hawk, his hound, and lady fair.
*Except his hawk, his hound, and lady fair.

‘His hound is to the hunting gane,
*‘His hound has gone to the hunting,
His hawk to fetch the wild-fowl hame,
*His hawk to fetch the wild-fowl home,
His lady's taen another mate,
*His lady has taken another mate,
So we may mak our dinner sweet.
*So we may make our dinner sweet.

‘Ye'll sit on his white hause-bane,
*‘You will sit on his white neck bone,
And I'll pike out his bonny blue een;
*And I will peck out his pretty blue eyes;
Wi'ae lock o' his gowden hair
*With one lock of his golden hair
We'll theek our nest when it grows bare.
*We will thatch our nest when it grows bare.

‘Mony a one for him makes mane,
*‘Many a one for him is moaning,
But nane sall ken where he is gane;
*But none will know where he has gone;
Oer his white banes, when they are bare,
*Over his white bones, when they are bare,
The wind sall blaw for evermair.’
*The wind shall blow for ever more.’



The Three Ravens

There were three ravens sat on a tree,

Down a down, hay down, hay down,

There were three ravens sat on a tree,

With a down.

There were three ravens sat on a tree,

They were as black as they might be,

With a down, derry, derry, derry, down, down.

The one of them said to his mate,

“Where shall we our breakfast take?

“Down in yonder green field

There lies a knight slain under his shield.

“His hounds they lie down at his feet,

So well they can their master keep.”

“His hawks they fly so eagerly,

There’s no fowl dare him come nigh.”

Down there comes a fallow doe,

As great with young as she might go.

She lifted up his bloody head,

And kissed his wounds that were so red.

She got him up upon her back,

And carried him to earthen lake.

She buried him before the prime;

She was dead herself ere evensong time.

God send every gentleman

Such hawks, such hounds, and such a lemman.


同是苏格兰民谣。关于为什么会有《三只乌鸦》这种正能量的版本和《两只乌鸦》这种负能量版本。个人推测了一下。

大多数人都知道的一个职业【巴德】(BARD),或称“吟游诗人”。

他们中的一些会跟着骑士去战场,然后写下骑士的传奇故事,类似于战地记者。

但是吟游诗人这个单词分两种正规写法。

一种是TROUBADOUR。一种是MINSTREL。

前者翻译成宫廷诗人,后者翻译成行吟诗人。

战地记者和民间巴德明显属于后者。

因为宫廷诗人是要满足上层贵族和骑士们的“理想的爱”或者诺曼王朝时期的“武功歌”,不会唱那些过于悲伤和愤世嫉俗之料。

《三只乌鸦》这首歌可能是由中世纪吟游诗人创作的民谣叙事歌曲,最初被记录是在1611年的THOMAS RAVENSCROFT编写的歌曲集MELISMATA,但实际被创作出来的年份可能比那还要早。

而个人估计那种愤世嫉俗和悲伤负能量的版本是MINSTREL所作(《两只乌鸦》最早的歌词是源自于信中。是从阿尔瓦一位老妇人的背诵中写下来的)。因为他们游走于各种酒馆和乡间,可以唱高兴的也可以大胆唱愤世嫉俗作品。

P.S 英格兰吞并苏格兰后,去苏化,SCOTCH这个单词除了表示苏格兰的,还表示镇压

仲月

最近比较烦

其实最近不止一点点的烦,感觉糟心事都是一起来的。

工作上几个课题、案例什么的硬挤到一块来,本就不擅长,所以更是常处于焦虑中;

工作上的不稳定因素也太多了,左右为难的事情太多了,真的怀念去年之前的日子,无论是家庭还是公司都有个庇护的人。

家庭里也不消停,孩子做事拖拉,没有时间观念,一个小时就能做完的作业硬是磨到二个半小时,然后正在上网课的pad被爸爸关掉,没出几分钟,老师就打过来电话,作为盈利机构的老师都对我说:“如果孩子真来不及上直播,那咋也不用报这个直播课……”

这边孩子爸爸关pad,那边老师来追问为什么不进直播间;这厢孩子拖拖拉拉,跟你辩论做作业该花多长时间,那边班主任老师又给你安...

其实最近不止一点点的烦,感觉糟心事都是一起来的。

工作上几个课题、案例什么的硬挤到一块来,本就不擅长,所以更是常处于焦虑中;

工作上的不稳定因素也太多了,左右为难的事情太多了,真的怀念去年之前的日子,无论是家庭还是公司都有个庇护的人。

家庭里也不消停,孩子做事拖拉,没有时间观念,一个小时就能做完的作业硬是磨到二个半小时,然后正在上网课的pad被爸爸关掉,没出几分钟,老师就打过来电话,作为盈利机构的老师都对我说:“如果孩子真来不及上直播,那咋也不用报这个直播课……”

这边孩子爸爸关pad,那边老师来追问为什么不进直播间;这厢孩子拖拖拉拉,跟你辩论做作业该花多长时间,那边班主任老师又给你安排了写文的任务,多头轰炸!又出钱又出力的那个人,最后是落了个啥也不是,落了个肌瘤和结节。

真的觉得气闷,焦躁得不行。

如果没有自己的一些信念和追求还发着光,也许自己早就消得不能自已,人这一辈子啊。

我想从根本上还是焦虑吧,心烦意乱,这时候任何一点烦心事都变得无比糟心。

我清楚的看到我的病根,但我治不了它。


仲月

小悲伤

发现自己之前有点兴奋过头了,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多了焦虑也多了希望。

然后今天才发现原来是我想多了,还是那个小角色没错,对自己呵呵。

突然觉得没有什么气力了,心底袭来一种沉重感。

不过,随遇而安吧,有这样那样的安排总有这样那样的理由。

做好自己的事,放轻松,不紧张,摸摸头!

双手交叉放胸前,给自己一个抱抱!

————分割线—————

精神力量果然强大,一想到令人愉快的人和事,心头好像瞬间轻松了。

希望能一直拥有向光的心和力量。

发现自己之前有点兴奋过头了,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多了焦虑也多了希望。

然后今天才发现原来是我想多了,还是那个小角色没错,对自己呵呵。

突然觉得没有什么气力了,心底袭来一种沉重感。

不过,随遇而安吧,有这样那样的安排总有这样那样的理由。

做好自己的事,放轻松,不紧张,摸摸头!

双手交叉放胸前,给自己一个抱抱!

————分割线—————

精神力量果然强大,一想到令人愉快的人和事,心头好像瞬间轻松了。

希望能一直拥有向光的心和力量。

仲月

挑战

这个案例是个挑战,有难度,有高度。

但机会也是有的,要做得好。

做得好更有难度,但值得。

相信自己,当迈过这个坎,回首一看,呵,也没什么嘛!

加油!

这个案例是个挑战,有难度,有高度。

但机会也是有的,要做得好。

做得好更有难度,但值得。

相信自己,当迈过这个坎,回首一看,呵,也没什么嘛!

加油!

仲月
说得太对了,我显然是思想不够强...

说得太对了,我显然是思想不够强大的人😂

说得太对了,我显然是思想不够强大的人😂

仲月

大雪

2022年2月7日,虎年的第一个工作日,天降大雪。

地铁站人比想象中的多,早餐店开得比想象中的少。

股票跌得很惨,不过也没打开账户看,已经准备不去管它,随他去了。

今天很冷,天气预报说是雨加雪,早上的雨不小,雪却没有一点影子。

十点左右,窗户外面的雨渐渐变身为雪,一片片落下,像是天空上的鸭绒被破了个口子,鸭绒飞了出来一般。

过了一阵子,外面的天空愈加灰蒙蒙,雪花也变得更加密集,纷纷扬扬地飘舞着。

这时的雪花已不是一片片的,是一簇簇的,鹅毛大雪大概就是这样的。

那些小精灵来自灰暗的天空,远远的看去是无数个小黑点,她们笑着、闹着、急迫地从远处向你奔来,临近了一看,她们是那么雪白无暇,...

2022年2月7日,虎年的第一个工作日,天降大雪。

地铁站人比想象中的多,早餐店开得比想象中的少。

股票跌得很惨,不过也没打开账户看,已经准备不去管它,随他去了。

今天很冷,天气预报说是雨加雪,早上的雨不小,雪却没有一点影子。

十点左右,窗户外面的雨渐渐变身为雪,一片片落下,像是天空上的鸭绒被破了个口子,鸭绒飞了出来一般。

过了一阵子,外面的天空愈加灰蒙蒙,雪花也变得更加密集,纷纷扬扬地飘舞着。

这时的雪花已不是一片片的,是一簇簇的,鹅毛大雪大概就是这样的。

那些小精灵来自灰暗的天空,远远的看去是无数个小黑点,她们笑着、闹着、急迫地从远处向你奔来,临近了一看,她们是那么雪白无暇,那么恣意潇洒啊。

当你盯着她们时,你会有一种错觉,不是她们飘向你,而是你在飞向她们的故乡,永不停息地上升。

远处的楼顶已被雪花披上了白色的棉袄,如果这鹅毛大雪继续下到晚上,那么雪景应该很美吧。

我坐在窗边看着大雪,心想到中午午休时,我就可以好好的看雪。这难得一见的大雪,我大概可以看一天(如果不上班的话)。

但是,当我们吃好饭了,雪居然也停了。

哎,可惜了,对的时间没有遇到对的雪。。。

仲月

最糟糕的事

你以为人生最糟糕的事情是失去了最爱的人,其实最糟糕的事情却是你因为太爱一个人而失去自己。

看到一则,转发。

任何时候都不要失去自我,不要自怨自艾,人生有很多可能,不是吗?

你以为人生最糟糕的事情是失去了最爱的人,其实最糟糕的事情却是你因为太爱一个人而失去自己。

看到一则,转发。

任何时候都不要失去自我,不要自怨自艾,人生有很多可能,不是吗?

仲月

新年不快乐

这个新年,注定我不会快乐。

离新年越近,越是想念妈妈,她本该和我一起过这个新年的。

今天一同学回到老家,看到她发的定位,内心又破了防,眼泪又决了堤。

这时候老妈本该带来了她做的腊肠和腊肉,给我们烧家乡菜吧…

很想吃她烧的菜

妈妈走后,只觉得你在意的人、在意你的人都好好的活着,自己也好好活着,快乐才是完整的。

但人总要死,只期盼不要意外,不要疾病,在我们安康几十年后再走如何?

祈盼他们、我们能安康过完这一生!

这个新年,注定我不会快乐。

离新年越近,越是想念妈妈,她本该和我一起过这个新年的。

今天一同学回到老家,看到她发的定位,内心又破了防,眼泪又决了堤。

这时候老妈本该带来了她做的腊肠和腊肉,给我们烧家乡菜吧…

很想吃她烧的菜

妈妈走后,只觉得你在意的人、在意你的人都好好的活着,自己也好好活着,快乐才是完整的。

但人总要死,只期盼不要意外,不要疾病,在我们安康几十年后再走如何?

祈盼他们、我们能安康过完这一生!

仲月

忧伤

公司又要搬家了。

这将是我到公司后的第四次搬家。

第一次距离不过3公里,第二次算是小调整,第三次跨了区,第四次要过江,越搬越远。

第一次和第二次由于距离近,感觉影响也不大。

第三次一搬就是10多公里了,通勤时间从原来的骑车15分钟到公交车90分钟,遇到下雨的天气就更不好说了。我从那趟公车的起点站上车,倒数第二站下车,偏偏那辆车还经过公司原址,大概是第四五站的样子,每每经过,我总是望站兴叹,总感叹要是还在这里该多好。

开始的几个月过得尤其艰难,通勤时间和工作环境的变化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有点诸事不顺的感觉。那时算是低谷期吧,做得多且不说,还当了背锅侠,被领导误解,生活和工作上一团糟。...

公司又要搬家了。

这将是我到公司后的第四次搬家。

第一次距离不过3公里,第二次算是小调整,第三次跨了区,第四次要过江,越搬越远。

第一次和第二次由于距离近,感觉影响也不大。

第三次一搬就是10多公里了,通勤时间从原来的骑车15分钟到公交车90分钟,遇到下雨的天气就更不好说了。我从那趟公车的起点站上车,倒数第二站下车,偏偏那辆车还经过公司原址,大概是第四五站的样子,每每经过,我总是望站兴叹,总感叹要是还在这里该多好。

开始的几个月过得尤其艰难,通勤时间和工作环境的变化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有点诸事不顺的感觉。那时算是低谷期吧,做得多且不说,还当了背锅侠,被领导误解,生活和工作上一团糟。

所以第三次搬家我很不开心。

正所谓否极泰来吧,事情发展的曲线也不会一直朝下。

随着公司班车的开通,通勤时间缩短到1小时,还认识了新朋友,增加了些兴趣爱好。

渐渐地工作上也有了起色,得到领导的认可,升了职。

2019年的某一天,我突然做了个梦,梦见了另一个部门的一位同事,莫名其妙的梦见了。

说起这位同事,倒是有些渊源。

我刚到公司时,曾跟他合作过,后来他离职去了其他公司,但机缘巧合又回到我们公司,第三次搬家我们两个部门居然在一个楼层。

当时,看到他名字的时候,我愣了一下,心道:好巧。

由于工作的原因,有次给他打电话,我开玩笑地问他还记得我吗,问了自觉不妥,跟领导开玩笑的确不妥。

之后也没什么交集,却毫无征兆的梦见他,这事我也想不明白。

不过之后关注了下他,发现他很优秀,性格也好,如果我追星的话,应该追这样的人。

我想起来汪伦和李白,我也可以和优秀的人、我的偶像做朋友吧。

于是乎,我鼓起勇气找他帮忙,他也很爽快地帮了这个忙。

于是乎,我的偶像成了我的朋友——至少我是这么看的。

往后的日子,我的念头就是要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富有正能量,希望能在专业上不断进步,仿佛这样才能跟进偶像的步伐似的。

在这种动力的驱使下,这几年在工作上表现得比较出色,升职加薪,顺风顺水,甚至有次另一部门的同事见到我都说:你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然而马上就要第四次搬家了,刚巧那天碰到偶像,得知他们不会搬到新地址去,内心瞬间有点忧伤。

也许我得从内心发掘一根亘古不变的精神支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如果真的能做到那样,是不是都可以上峨眉山了?

人还是受人、物、事的影响,能做到淡泊的存在估计都已成佛了。

所以,我还是忧伤。

不过再想想,既然是偶像,应更关注精神力量而非现实空间吧。希望在他事业蒸蒸日上的今后,我也能有所成就,做到业有所专。

即使忧伤,但还是要更努力才是!

zzzzr啊

  个人随笔

  不明确预警⚠


“或许是老天爷铁了心要让她长大吧”

  她望向窗外,这大雪没有丝毫要停的意思,玻璃上映着她房间里的光,虽是暖光,却依然掩不住的冷清。


  “妈妈应该会回来的。”她自顾自想道,绕是刚刚和妈妈吵了一架,是的,她后悔了,不该对妈妈说那么重的话。今天本就是她的17岁生日,妈妈答应她会给她准备一顿大餐,但她从来没有寄希望于妈妈。


  因为妈妈爱打麻将,她实在是搞不懂一大堆人在连灯都泛着油光的小屋子里,耳边都是妇女的聒噪,油腻秃顶大叔的吆喝,摸着到处都藏...

  个人随笔

  不明确预警⚠


“或许是老天爷铁了心要让她长大吧”

  她望向窗外,这大雪没有丝毫要停的意思,玻璃上映着她房间里的光,虽是暖光,却依然掩不住的冷清。


  “妈妈应该会回来的。”她自顾自想道,绕是刚刚和妈妈吵了一架,是的,她后悔了,不该对妈妈说那么重的话。今天本就是她的17岁生日,妈妈答应她会给她准备一顿大餐,但她从来没有寄希望于妈妈。


  因为妈妈爱打麻将,她实在是搞不懂一大堆人在连灯都泛着油光的小屋子里,耳边都是妇女的聒噪,油腻秃顶大叔的吆喝,摸着到处都藏着污垢的麻将有什么值得妈妈每天按时去。

  

  即便做好了妈妈不会兑现诺言的心理准备,却仍然在推开自己房间的门看到空荡荡的客厅那一刻心里止不住的失落。


  是了,17岁的生日,爸爸妈妈都不在,或许是老天爷铁了心要让她学会长大吧。


  妈妈回来时她已经准备睡觉了,却在听到妈妈打电话时不住的笑声时没忍住,“砰”的一声,妈妈的笑容定住了,或许是不明白女儿为什么突然冲出来,还这么野蛮。


   “回来的晚就不要打扰别人了。”“你这么大的人了脸皮就这么厚。”她对妈妈大声嚷嚷着。然后,又是“砰”的一声,她关上了房门。过了一会儿,她听到了钥匙转动的声音。


   是的,妈妈走了,没有和她说一声地走了。


第一次写文,不好处请多多见谅,多多支持哈哈感谢


  

  

仲月

悲伤

今晚部门聚餐,很热闹。

抽奖依旧没被抽中,还好有安慰奖。

回来的路上,孤单一人,不自主的想起老妈,想起那年她来杭州,也是部门吃年饭,那次我被抽中三等奖。

那一年我们一起去了厦门过年,在那里我们一起看大海,一起登鼓浪屿,过了一个温暖几近夏天的春节。

回到杭州,我陪她去电影院看了春节档她感兴趣的所有的电影。因为她曾经说过,某人只会带他儿子去电影院看电影,从没想到过带她。

没想到那个春节就是我和妈妈的最后一面,很后悔,很自责。

如果没有那个意外,今天她应该也到杭州了,可惜没有如果。

这份伤痛没有什么可以安慰。

边写边哭,鼻子又有些出血,最近哭起来就这样。

写不下去了,太难过了

我...

今晚部门聚餐,很热闹。

抽奖依旧没被抽中,还好有安慰奖。

回来的路上,孤单一人,不自主的想起老妈,想起那年她来杭州,也是部门吃年饭,那次我被抽中三等奖。

那一年我们一起去了厦门过年,在那里我们一起看大海,一起登鼓浪屿,过了一个温暖几近夏天的春节。

回到杭州,我陪她去电影院看了春节档她感兴趣的所有的电影。因为她曾经说过,某人只会带他儿子去电影院看电影,从没想到过带她。

没想到那个春节就是我和妈妈的最后一面,很后悔,很自责。

如果没有那个意外,今天她应该也到杭州了,可惜没有如果。

这份伤痛没有什么可以安慰。

边写边哭,鼻子又有些出血,最近哭起来就这样。

写不下去了,太难过了

我决定吃一个柿饼,爸妈生前最爱吃的柿饼。




小糖

(一)

屋外的人叽叽喳喳地吵着,烟味熏的人头晕,喋喋不休地说着还钱类的字眼“啧,又是想要犯罪的一天”周云清自嘲道,都是为了活着,倒不应该烦屋外那些人,毕竟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些钱都是自己的便宜老爹欠下的,他为跑债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四岁起周云清就和奶奶妈妈生活在一起了,生活上还得仰仗姑姑的帮衬,看着手上的手机,那还是妈妈自杀前给自己买的,愣了好一会儿神,外面的人还没有走,周云清便翻窗到缓台那里,打了那个电话

“现在还好吗”

“好的很,不用担心,你爸爸可是最厉害的啦”

听着那头开玩笑的声音,你冷笑了一下,“一切都行就好,这也一切都好,你现在还在庆林社区呢吗”

“对啊,这可好了,什么也不用担心,...

屋外的人叽叽喳喳地吵着,烟味熏的人头晕,喋喋不休地说着还钱类的字眼“啧,又是想要犯罪的一天”周云清自嘲道,都是为了活着,倒不应该烦屋外那些人,毕竟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些钱都是自己的便宜老爹欠下的,他为跑债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四岁起周云清就和奶奶妈妈生活在一起了,生活上还得仰仗姑姑的帮衬,看着手上的手机,那还是妈妈自杀前给自己买的,愣了好一会儿神,外面的人还没有走,周云清便翻窗到缓台那里,打了那个电话

“现在还好吗”

“好的很,不用担心,你爸爸可是最厉害的啦”

听着那头开玩笑的声音,你冷笑了一下,“一切都行就好,这也一切都好,你现在还在庆林社区呢吗”

“对啊,这可好了,什么也不用担心,我以后也带你住过来,住这样的我造的大房子,不说了啊,爸爸爱你,拜拜~”电话那头留下一句玩笑般的告别就响起了嘟嘟声,外面的声音现在也似乎寂静,你看着火车时间快到了,笑了笑走出家门,给这个破败的房子留下了一张小纸条和坚定的背影……

火车颠簸着,让本就晕车的周云清更想吐了,“香烟,啤酒,花生米……香烟啤酒花生米……”火车售货员的声音简直吵到眼睛,握着打火机,想了想起身“阿姨,来包香烟,绿春门的”阿姨笑着拿出来,周云清拿走后寒暄了一阵才回到车厢,点燃吸了一口,眼泪瞬间就逼了上来,咳了一阵,好在终于清醒了,“火车已驶入哈尔滨站,请下车的旅客准备好行李,有序下车”周云清拿起包袱,转身走进了人群中




在自己看到老爸的一瞬间,你是真的懵了,当时你打车到了庆林社区,司机停在了北门,白鸟和塞壬卧在门上,冷冷地盯着你,你的父亲佝偻着身子,不是来之前做了万全的准备真的认不出来,他把手探进垃圾桶,掏出一个还算新的剃须刀,眉头上的川字才隐隐浅了些,他回过头,看见了我,神情中有欣喜也有担忧,在我的认知里,他应该在外面花天酒地,独留下我与奶奶吃苦,却不想他的处境更惨。你愣了一会儿,很快便清醒过来。

“爸”眼间满是温柔与想念,

“嗯”父亲好似没有电话中那样意气风发,只是应了一声,便直勾勾的盯着周云清,局促地笑了一声,“儿子,来了,坐坐吧”在周云清身前带路,几步便到了父亲的“家”,那里是父亲早年结交朋友开的一家旅馆,破败不堪,一进门就能闻到一股腐烂木头的味道,你的父亲住在地下室,在进门前他让你先等一等,一段时间后才让你进来

刚进房门,就看见一地的酒瓶子,他还是那个酒鬼,像以前在母亲腿断时,他还在一个大排档里。醉的不省人事。估计是为了掩盖酒味,他是在房里喷了些香水,闻起来就是两元店的货色,不仅没有是空气好闻,反而让人觉得屋里正在用泔水混合腐烂的草莓在熬果酱,酸臭得让人想吐。

你强忍下恶心,与父亲寒暄了一会儿,虽然他一直低垂着头抽烟,话明显变少了,但他依旧说自己是在参与一项重要的工程,你不予置否,转身从包里拿出一份保单,说是送给父亲的礼物,防止他在工地工作有危险,你的父亲愣了愣,笑着说你现在还赚钱给爸爸买礼物了呀,脸上堆满了笑,拿起保单看了一会儿,看到是综合的保单,医疗险是主体,捏的有些发白的手指才回复一点血色,匆匆把两份保单签完,便继续与你聊天,不停的找话题,仿佛想把失去的时光补回来。就这样一直聊到深夜,他带你去吃宵夜,他边喝酒边哭,最后是你把他抬回去的,第二天早上起来,你假装去厕所呕吐,出来后睡眼惺忪的问他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他释怀般地笑笑,说不记得了。你得到回应后淡定的赖了会儿床,他则打煤气去给你做饭了,火很难打到的样子,用了一会儿饭才做好。

你洗漱好,拿上包裹跟他告别,他盯着你的眼睛:“孩子大了不中留啊,走吧,别有什么顾虑”

………

做上火车,你手中的打火机撰得更紧了些

………

一个月的时间很长,你找到了个酒馆去当气氛组,吃住都在店里,刚交完保险费,还得买车票,手头上实在没钱了,在混乱的酒吧中,灯火响起时,仿佛时间都是灯红酒绿,可以放空大脑,没有担忧,可当灯火熄灭,狂欢后的肮脏又无处遁形。你在一个月后又见了你爸一面,这次你诉说着这些年的不易,倒在他怀里哭,你们喝了很多酒,啤的白的都有,第二天晨光透过窗户射进来,照着你惨白的面容,眼神冰冷的不像一个人,你已经把一切布置好了,因安眠药昏迷的父亲被细线缠了一圈,躺倒在床上,黝黑的手和嘴唇一样干裂,谁又敢信在以前那双手是绘制精密绝美的图稿的呢,线绕到门把手里,捆住一个打火机,打火机正好卡在门把手里,细线一但经历剧烈的晃动,拉动打火机,打火机就会迸放出蓝色妖姬般的火花,点燃房中的煤气后,又会迅速的把房中变成一片火红的海洋,淹没你的父亲。

……………刚出旅馆门,你父亲所在的旅馆就发生爆炸,你猛的回头,愣在当场,突然想起你父亲的那句话     走吧,别有什么顾虑         ,第一时间报了警,在警局做了笔录,做上回家的火车,整个过程你仿佛是身处于地府之中,遭受着一桩桩酷刑,一次次剖心

最终警察判定这是一次意外,在凌晨1点,你的父亲给你们又热了一盘花生米,就着酒,可煤气因为管子破裂,产生泄露,在你走后,你的父亲点燃了一只烟,引起哦爆炸,根据判定结果,你如愿得到各项保险附加险中的保险金,足足五百万,足够偿还父亲的债务,顺便请十年保姆了。

站在天台上,你第一次反思自己的前半生,分析自己这个人,

自己仿佛是一个变态,一个自己没有努力,只会抱怨人生,寄生别人身体的蛆虫,可人生却又生来如此,做了一些事似乎就耗尽了你的经历,让你没有动力,只能无助的看着自己向下落,看着自己一眼就能望到头的生活

人生对自己仿佛恶劣,给自己一个四散的家庭,无数的债主,可人生对自己又仿佛仁慈,给了自己一个慈爱的奶奶,不会饿肚子的生活,只用清闲的学习,不用干家务,却只养成了自身的懒惰自卑,一边自我嫌恶一边耽于现状

一切都交织在一起,好像分不出黑白对错,只能看见朦胧的灰色,算了吧,点上一只烟,吸了一口,还是那么呛,呛得你涕泗横流,你转过身,放松身体跳了下去,看着手上的烟因重力脱离手间,暗暗想到:真糟,忘套塑料袋了。

—砰!一个人带着他的秘密回忆,恶心的经历消逝,他是那么小气自私,只给自己痛苦流涕的奶奶留下一张纸条,就连那张纸条上,也只写了一句话,多么的恶心自私。





“人们在黑暗中肆意张狂,在光明中仍不知悔改”



多么恶心

archershaun

心经!————善恶之外,系统取胜。

梦到老宅旁河岸因国防被征用建设,实则寓意当下不经意间频频关注到的国防新闻。

国家和世界的局势会深刻地影响到个人。

美苏争霸,改革开放,到后来国企下岗,入世,城市化,以及几次通货膨胀……如此种种大事,持续对几代人发生了影响。

现在还讳莫如深的三年自然灾害,据说是因为叠加了还苏联债务的因素在里面。

卢克文前阵子因为评论塔利班顺便点了一个赞,马上被人群起而攻之,我感觉其实并非人红是非多,也不是因为这种工作室的同行相轻,很有可能是因为卢克文工作室对改革开放的背景评论过于直白,对国企下岗期间的民间百态描述得过于露骨了。把下岗职工到农民地里捡烂菜叶子吃的事就这...

心经!————善恶之外,系统取胜。

梦到老宅旁河岸因国防被征用建设,实则寓意当下不经意间频频关注到的国防新闻。

国家和世界的局势会深刻地影响到个人。

美苏争霸,改革开放,到后来国企下岗,入世,城市化,以及几次通货膨胀……如此种种大事,持续对几代人发生了影响。

现在还讳莫如深的三年自然灾害,据说是因为叠加了还苏联债务的因素在里面。

卢克文前阵子因为评论塔利班顺便点了一个赞,马上被人群起而攻之,我感觉其实并非人红是非多,也不是因为这种工作室的同行相轻,很有可能是因为卢克文工作室对改革开放的背景评论过于直白,对国企下岗期间的民间百态描述得过于露骨了。把下岗职工到农民地里捡烂菜叶子吃的事就这么直接拿出来说,如此种种类似描述,以至于很多站台的伟大光荣恨得牙痒痒。

但这是事实,这事情拍过电视剧,为把坏事变成好事,刘欢唱过歌。

其实老百姓太多,影响几个省,对全国的发展来说,也不算什么。坎坷过去,大多数人就忘了。

流过的泪,只是你自己的。民族的事,又有几人会认真记载下来呢?至于那些咬牙挺过来的人,表面光鲜,但实际也是伤筋动骨了。

父母当年每学期为我准备的三千多学费,现在忽然体会到,那实则相当于现在的三万块钱。

而我每每说起年纪大了,让一些朋友诧异,不过是因为在我的感受里,母亲在我这个年龄,过了不多久即驾鹤西去。。。。。。

如此一些影响,原因毕竟是国际形势的强压状态,或是发展之势的箭在弦上。

然而当下又到了影响一代人的世界局势大变之时,这原因莫名难言,不问出处,且问你准备好了吗?

因为早晨忽然做梦醒来,想了很多事没法再睡下。小爱忽然就响了闹钟,然后播放新闻,说起谭德塞先生的语录来。谭先生人设好,面相好像也不错,然而世卫组织再怎么说,也不过是孙悟空和二郎神争相影响的一条狗。

我没好气地对小爱喊话,让她闭嘴。

很多人的行为你看不懂。其实他们往往是为了突破时代的束缚。

这束缚,有些是道德,有些是法治;有些是经济的限制,有些是阶层的固化。

还有些,仅仅是因为人类的愚蠢。

如果你对以上影响了几代人的大事都不了解,只能说你被这个世界照顾的太好了。但这不见得是好事。网易云音乐主播离羽小姐姐昨天说,裂缝之处照进来阳光,如果永远没有裂缝,你就永远是个蛋了。

话多

所谓热爱?

我好像是一个怨妇 一直啰里八嗦说个不停

长久未曾动笔了 文字也越发僵硬

我曾时常思考一个问题——我的热爱?究竟是什么?

别人都有自己所热爱的兴趣爱好 文娱特长 一直习惯的生活状态 有些是小说、动漫、电视剧…有些是篮球、滑板、健身…有些是创作、电影、摄影…而我…

当别人问我你的兴趣爱好是什么的时候,甚至是填那一份学生信息资料那一框——特长。我都会一下子跟木头人一样愣地发怵。因为那一刻,我的脑子里根本想不到我有什么所谓的“特长”。经常憋出来的“特长”叫——语言表达能力较强。

这能算特长吗?

甚至我还会不要脸的写上:口才好?可当我真的站在...

我好像是一个怨妇 一直啰里八嗦说个不停

长久未曾动笔了 文字也越发僵硬

我曾时常思考一个问题——我的热爱?究竟是什么?

别人都有自己所热爱的兴趣爱好 文娱特长 一直习惯的生活状态 有些是小说、动漫、电视剧…有些是篮球、滑板、健身…有些是创作、电影、摄影…而我…

当别人问我你的兴趣爱好是什么的时候,甚至是填那一份学生信息资料那一框——特长。我都会一下子跟木头人一样愣地发怵。因为那一刻,我的脑子里根本想不到我有什么所谓的“特长”。经常憋出来的“特长”叫——语言表达能力较强。

这能算特长吗?

甚至我还会不要脸的写上:口才好?可当我真的站在辩论赛的讲台上,我的脑子里还是空洞的。我没办法跟别人那样一下子讲出很多例子来论述自己的观点。我只是擅长平时贫嘴。让我有勇气接过那个话筒站起来源于一位只是刚认识没多久,不算太熟的大学同学:“你去说呀!你平时不是挺能说的吗!你口才不是挺好的吗!”

是呀!我也以为只是我仅剩的特长了,可真当要拿得出手的时候,仿佛又卡壳了…

身边的人仿佛都会有这样一件专属于他们的特长和爱好,甚至可以成为这个人的标签。

而我呢,在我想到我的特长,我的爱好,甚至标签时,我曾拉了六年的二胡,打了三年的乒乓球,玩了两年的台球,坑了五年的王者荣耀,刷了无数个夜晚的抖音…他们都排不上号。我对他们好像都只是…都只是三分钟热度一般的热爱,我根本无法将他们作为我的兴趣爱好。所以回到刚才那个问题,当我面对我的热爱究竟是什么时…我脑中缓缓写下了两个字——聊天。

我可能真的很热爱分享。这是我活到现在这十八年间深刻体会到的。我的内心好像压制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它一直在告诉我:我想要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究竟是怎样的我,完完全全,原原本本的我,毫无伪装,毫无虚伪的我。我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内心究竟在想什么。但这可能吗?这现实吗?我又如何做到让身边人都懂我呢?懂我这样一个废话连篇的人呢?我的表达欲,让我选择了编导这个,仅被我虚伪的“热爱”了一年的专业。我仅仅踏上这条半吊子的道路一年,自诩什么艺考生,什么编导生,但我根本不热爱电影,我根本没有用心去学这我所谓热爱而又擅长的编导。所以我落榜了,我失败了,我成功成为了千万落考艺考生中的一员。失败以后我才开始重新审视这个问题,我真的热爱编导吗?不!我热爱的不是编导这个专业,而是在编排创意,创作剧本,策划活动,领导彩排,在这些过程中去不断表达自己,分享自己,让别人知道我此刻内心的想法罢了!我一开始踏上这条艺考之路的初衷,不就是经历了六年的元旦文艺汇演编排策划而受到周围老师同学们到支持和认可,鼓励我去走这条看似适合我的道路吗?但我真的适合吗?没有什么适合不适合,只是不够努力罢了。我是一个极其懒惰没有自制力的人,可能我曾经做的这些,近似于我内心意义上的“导演”罢了,但当我真正学习的过程中,我发现我真的只是皮毛中的皮毛。要想真正成为用这来满足我的分享欲的“导演”可真是差之千里。所以我才将这一切都归功于所谓的“热爱”。造就现在这一切的人一直都是我自己。没有定力,没有毅力,更没有耐心。只是一味的三分钟热度,一位想要去输出感情而没有持之以恒的心罢了。等我那份热度过去,那所谓的热爱也变得虚无缥缈了。

我真的热爱吗?热爱什么?热爱分享 热爱表达 热爱所谓热爱。

仲月

噩耗

三十八年前,您生下我;

三十八年来,您养育我,陪伴我,爱护我;

就在昨天,您离开了我

为何不能再多十年二十载?

您怎么忍心丢下我?

三十八年前,您生下我;

三十八年来,您养育我,陪伴我,爱护我;

就在昨天,您离开了我

为何不能再多十年二十载?

您怎么忍心丢下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