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中之人

22.3万浏览    3000参与
Shenny

抉擇的另一個道路 (三)

這是篇莉莎未在第一時間加入Roselia且和友希那沒有時常待在一起的時間線

莉莎視角為主

內有聲優

不喜誤入

此篇有聲優梗會在最後作解釋

*文長2k

*角色ooc

-------------------------------------

       「yurishi姊」「怎麼了?莉莎」祐里香聽到莉莎叫自己便看向她,「……關於上台這件事,我覺得自己還不行」略微吵鬧的錄音室瞬間安靜下來,「怎麼會不行!莉莎妳的努力和進步,我們都看在眼裡和記在心上,妳怎麼可以這麼說」愛奈開口想試圖激勵莉莎,「aiai,妳先安...


這是篇莉莎未在第一時間加入Roselia且和友希那沒有時常待在一起的時間線

莉莎視角為主

內有聲優

不喜誤入

此篇有聲優梗會在最後作解釋

*文長2k

*角色ooc

-------------------------------------

       「yurishi姊」「怎麼了?莉莎」祐里香聽到莉莎叫自己便看向她,「……關於上台這件事,我覺得自己還不行」略微吵鬧的錄音室瞬間安靜下來,「怎麼會不行!莉莎妳的努力和進步,我們都看在眼裡和記在心上,妳怎麼可以這麼說」愛奈開口想試圖激勵莉莎,「aiai,妳先安靜」「kdhr,妳難道也不」晴香打斷愛奈說話,「讓yurishi跟她聊,畢竟yurishi是陪她練貝斯的人還是指導她的老師」晴香的語調聽起來很平靜,但鎖緊的眉頭反映出內心的想法—不認同莉莎的說詞。

       「莉莎,我剛剛好像沒有提到上台吧?」「誒?」祐里香說出的話讓莉莎回想剛剛的對話,「沒有吧?」祐里香再次詢問莉莎,「嗯」莉莎小聲回應並點頭,「我願意等莉莎妳有了自信和勇氣上台,但妳可以接受自己用如此緩慢的步調和進步幅度嗎?」祐里香的話語直接刺進莉莎內心柔軟的部分,莉莎張開嘴想說些什麼,最後默默闔上,祐里香見莉莎稍微冷靜下來,「來看她們練習吧?一定會有收穫的」「……好」莉莎背靠到牆上、雙眼盯著由貴,「yurishi?這是?」愛奈對這莫名結束的對話感到疑惑,正想要追問,晴香打斷她開口,「aiai,先開始練習吧」晴香大略知道祐里香的想法,打算按照她的意思開始練習。

       由鼓手敲響倒數,鼓穩定歌曲的拍子,貝斯輔助鼓、在歌曲多添加了些音色,吉他和鍵盤合力編織曲子的主旋律,高吭的歌聲領出樂曲和歌詞的意境。

       一曲終了,莉莎十分震驚,她認識她們一至兩年,知道她們是一個樂團,也知道每個人各自所負責的樂器和位置,但從未見過她們表演,愛捉弄人的晴香,彈奏起吉他像是換一個人似的,顯得認真、帥氣,接著性格不拘小節的由貴,開始演奏,眼神專注、露出微笑,明顯沉浸在音樂中,再來打鼓的惠,面帶認真的神情,時不時露出笑容,努力穩定節奏不凌亂,而操作鍵盤的人,黑短髮,身穿灰色原領毛衣和棕色長裙,她是志崎樺音,暱稱kanon醬、non醬,一般讓人感到傻傻的,彈起鍵盤所散發出優雅、沈著的氣息,最後是愛奈唱歌,不見往常的笑容,神色嚴肅、眼神有些銳利,歌聲嘹亮。

       中途祐里香突然開口,「莉莎,妳知道她們的團名是什麼嗎?」「……我不知道」「Roseland—遍佈薔薇的大陸」。

       見她們繼續練習,祐里香和莉莎在不打擾的情況下離開錄音室,「有想通了嗎?莉莎」莉莎搖搖頭,「還沒,但有一點點方向了」祐里香輕拍莉莎的頭,「不要著急,回家好好休息」「嗯,下次見yurishi姊」兩人不知不覺間走到一個樓梯口附近,是一條向上的樓梯,「下次見,莉莎」,莉莎走到最上層,有一扇鐵門,從提包內找出鑰匙,打開門鎖,出去後上鎖並確認有沒有鎖好,莉莎目前所在的位置是在咖啡廳的側邊小巷,到了夜晚咖啡廳的營業會換成酒吧,這側門最初是為了表演者設計的,畢竟莉莎還未成年,而且身穿學生制服,進出酒吧會引人矚目,因此祐里香給莉莎側門的鑰匙,方便讓她從側門出去。

       天邊能看到月亮的影子,天色快完全暗下來,莉莎加快腳步回家。

       「我回來了」回到家中,莉莎來到廚房來協助媽媽,「歡迎回來,今天好像有點晚」莉莎的媽媽注意到莉莎回來,看了眼牆上的時鐘,「今天不小心聊太晚了。媽媽,這是要端到飯廳嗎?」莉莎簡短回應媽媽並詢問有沒有需要幫忙,過了一會,用完餐,整理好餐桌,協助媽媽一起清洗餐盤,擦乾雙手的時候,注意到放在吧檯上的藍色信封是給自己的,「媽媽」「怎麼了?莉莎」媽媽聽到莉莎的呼喚停下手邊的動作看向莉莎,「這個信封是誰的?」說完莉莎心底有種奇妙的預感,那股預感說好也不算好,說壞也不是壞,視線放到信封上,「我差點忘了,這是友希那拿過來要給妳的,我記得她說是Live的票,還要我跟妳轉達找到團員了」莉莎眼神黯了下來,陷入思考,媽媽正要再次開口,「原來如此,我知道了。媽媽,我先回房間囉!」莉莎眼神恢復往常的光澤、拿起信封,用輕鬆的語調回應媽媽所說的話。

       回到房間內,莉莎將信封放到矮桌上,提包放到門邊,拿起睡衣到浴室,打算沖個澡放鬆心情,再次回到房內,雙手拿毛巾擦乾頭髮,沿著床邊坐下,盯著桌上的信封,毛巾掛在肩上,確認手沒有水珠,才打開並拿取出內容物是一張票,上面的日期顯示這週周日,盤算下那天的日程確實是空下來的,但……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那個勇氣去親眼見證她所組成的樂團,內心浮現迷茫和畏懼,深吸一口氣,稍微平復內心的波瀾。

       翻到背面,「Roselia」用藝術字體所寫下的文字,「這是團名嗎?感覺很有友希那的風格」。

       目光從信封轉移到一個琴包上,裡面的是把貝斯—屬於莉莎自己的,外觀是火紅色的,除了定期保養外,莉莎極少會將貝斯從琴包內取出,除非友希那不在自己的家中並且祐里香她們沒空,才有機會在家練習,收回目光,莉莎拿起信封和票打算先收起來,摸到不屬於信封的硬物,撐開信封有一張卡紙滑出來,兩面都有文字,一面寫:「莉莎,希望妳可以來看Live,見證Roselia的成立」另一面則寫:「團名取自薔薇rose和茶花camellia」左下角有一個藍色薔薇的圖案,「藍色薔薇?我記得花語是」莉莎拿出手機查詢關於藍色薔薇的花語,「完成不可能之事嗎?如果是友希那的話,任何困難都可以克服吧……」莉莎仰頭看向天花板小聲喃呢。
-------------------------------------

Roseland:1st Live Rosenlied的彩排中主唱aiai口誤說成Roseland,至於中文的解釋也是我個人的想法。

Roselia聲優7人的描寫剩一人了,服裝、髮型基本上都是從各自的推特上觀察的或者自己覺得她們適合的樣子。

這篇演奏的描寫修改了不少次,也試圖寫出莉莎在對她們的印象因演奏而推翻。

希望各位讀者喜歡這篇文章

烟云绕山

Whisper

昨天晚上梦到的一个小片段,感觉很甜就记录了下来。因为文笔太差了所以拜托了亲友太太@南染从不喝酒 帮忙润色了一下!非常感谢!

内含一句话诹奈 杏夏,就不打tag了

那么以下


“请问你可以和我交往吗?”

诹访和齐藤严肃的表情和单膝下跪一度让逢田梨香子觉得自己好像误入了求婚现场,虽然台词好像有些不对,但是不管怎么说这种场景果然还是点燃了自己的少女心,不由自主的就加入了爱奈杏树的捂嘴二人组。

“她俩搞得这么郑重还有钻戒就只是求交往吗?”有纱一句话把本来弥漫在后台间的浪漫氛围给破坏的一干二净,然后就收获到了来自逢田的一个愤愤的瞪眼。

说实在的,逢田梨香子现在心......

昨天晚上梦到的一个小片段,感觉很甜就记录了下来。因为文笔太差了所以拜托了亲友太太@南染从不喝酒 帮忙润色了一下!非常感谢!

内含一句话诹奈 杏夏,就不打tag了

那么以下




“请问你可以和我交往吗?”

诹访和齐藤严肃的表情和单膝下跪一度让逢田梨香子觉得自己好像误入了求婚现场,虽然台词好像有些不对,但是不管怎么说这种场景果然还是点燃了自己的少女心,不由自主的就加入了爱奈杏树的捂嘴二人组。

“她俩搞得这么郑重还有钻戒就只是求交往吗?”有纱一句话把本来弥漫在后台间的浪漫氛围给破坏的一干二净,然后就收获到了来自逢田的一个愤愤的瞪眼。

说实在的,逢田梨香子现在心里是处于一种半分羡慕夹带着半分生气的状态。羡慕高兴的不知所措的那两位,气的是面前梆梆冷静的呆瓜有纱,干脆直接背一转双手抱胸决定不再理她。

真是的,有纱这个人根本一点也不懂浪漫哎,这么浪漫的场景我也很想拥有啊!和单膝下跪的那两位比起来简直就是块千年老木头,十分的十分的,十分的生气,干脆把这根硬梆梆的木头晾着不要理她好了。

哎呀哎呀,这是生气了啊。那还是不要在这种时候火上浇油的好。过了一会,就看到对方把身子转了过来继续面带少女表情看着好友们的打闹,不得不说她真的是把所有的心情都写在了脸上呢。看着这样的梨香子,有纱也露出了笑容,并没有像平时那样怼回去。


生气不过三分钟逢田梨香子就差不多已经气消,刚想扭头找那个熟悉的身影说些什么时已经不见对方,将目光放远点环顾一圈也没有看到她。不由得叹气,“有纱这个笨蛋什么时候能够变得浪漫一点啊...要求也没有那么高,至少稍微...”心情像是坐了过山车一样,从刚刚的最高点急速滑落。这种时候还是一个人待着比较好,不然会被狗粮塞撑。于是逢田跟两对新晋情侣打了招呼后选择回到休息室里。

啊,笨蛋在这里。

居然还在若无其事地翻看着时尚杂志。

逢田故意坐到有纱对面的座位上,但是眼神和注意力就是不放在她身上,故意冷落,整个人看起来炸毛的彻底。

炸毛的逢田梨香子虽然很容易见到,不过每次都会觉得很可爱,小宫有纱这样想着。炸毛的小动物可不能够一直放着不管,那可是洲际重罪。

“rikyako,我们来合影吧!”

在千分之一秒里逢田就下意识做出了拒绝的反应,“哈?不要!我才不要跟你一起拍照…”毕竟现在自己可还是生笨蛋的气怎么可以随便答应。

“别这么说嘛!来了来了!”

被半推半就着,逢田才发现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架好了手机还设置了定时,像是魔法一样不可思议,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也在逐渐凑近。

嘛,既然都已经靠近了那还是乖乖就范吧,不然自己怕不是又要被留下什么黑历史照片,到时候可就不好了。当然,现在这样可还是不情愿的,自己可还没有那么快原谅笨蛋。

本该是这样的,拍下两个人靠近的照片,对于偶像来说这种事情早就已经是信手拈来。可是有纱偏巧在这个时候向自己耳语,“rikyako,不要生气了,都是我太迟钝的错让你伤心寂寞了非常抱歉。所以,今年你的生日,还请好好期待一下吧~”

自己的耳朵一定是红透了的,毕竟自己不擅长应对这般轻语。真是罪恶的女人呢,在这种时候做出这样略有些出格的事情。拿手遮挡已经是来不及了,快门倒计时早就已经将画面定格,一切都已经是板上钉钉之事。

心中警铃大作,第一反应是看向有纱。撩头发的姿势固然非常吸引自己,不过现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她将视线又转向手机,结果先抓住手机的还是有纱。

“快把手机给我!”

“不行,你肯定是想删掉。”

一个抢一个护,颇有橄榄球竞技的氛围。没过多久逢田梨香子就败下阵来,望着看着手机一脸笑容的有纱只能无奈的跟着一起笑。

真是的,这个人啊。


第二天

“你和有纱,昨天是不是亲了?”

“才,才没有那种事情!你从哪里听到的!”

杏树回想起昨天,四个人在休息室门口排排站着悄悄的关注着里面的动静。

“哎呀,”她摆了摆手,“只是听说而已。”

鲨鱼蛤

模范の父

——试图与女儿一同玩耍😋

模范の父

——试图与女儿一同玩耍😋

Tsukinaga Leo(住院版)

好!终究还是给自己干住院了 等我一星期做个小手术就随缘更(土下座)

好!终究还是给自己干住院了 等我一星期做个小手术就随缘更(土下座)

ki君mi
手機相簿都被搜刮來的球賽活動照...

手機相簿都被搜刮來的球賽活動照片佔滿了>< 

久違的吃到好多的糖好開心啊qqqqqqqqqq 好喜歡梨梨第二次投球成功後馬上高興的飛奔去抱杏醬那邊><她們的互動還是一樣甜真是太好了qqqq


因此塗一張抱著老婆梨梨的杏醬紀念一下>w<


手機相簿都被搜刮來的球賽活動照片佔滿了>< 

久違的吃到好多的糖好開心啊qqqqqqqqqq 好喜歡梨梨第二次投球成功後馬上高興的飛奔去抱杏醬那邊><她們的互動還是一樣甜真是太好了qqqq


因此塗一張抱著老婆梨梨的杏醬紀念一下>w<



Luyko

【mahoai】キスしたい

🥰因为很喜欢害羞的狗勾aiba所以写了!

✨小短篇中的小短篇,希望大家看得开心。感谢阅读啦!


      “ねぇあいあい、今天要来我家一起解谜吗?刚买到了新的解谜游戏噢。”


      富田在line的聊天框里敲下这行字,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没想到就打哈欠时眼睛一闭一睁的工夫,对面已经来了回信。


      “好欸好欸!什么时候到まほねぇ那里好呢?现在可以吗!!”...


🥰因为很喜欢害羞的狗勾aiba所以写了!

✨小短篇中的小短篇,希望大家看得开心。感谢阅读啦!




      “ねぇあいあい、今天要来我家一起解谜吗?刚买到了新的解谜游戏噢。”


      富田在line的聊天框里敲下这行字,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没想到就打哈欠时眼睛一闭一睁的工夫,对面已经来了回信。


      “好欸好欸!什么时候到まほねぇ那里好呢?现在可以吗!!”


      这人是一直盯着屏幕吗?富田暗暗吐槽。

      

      “不用那么着急哦,反正今天是休息日,我一直都在家的。あいあい什么时候想来都可以。”


      刚送达的消息就被显示为“已读”,随后跳出“对方正在输入中”。


      “那我现在就过来啦!!”附上可爱小企鹅冲锋的表情包。

 

      什么寂寞狗狗啊。浮起一抹笑意,富田不忘叮嘱道“あいあい注意路上安全噢。”

 

      拆开新买的解谜游戏的包装盒,把图纸和小册子在刚收拾完的桌子上摆放完毕,富田起身给相羽准备些解谜时的小甜点。没想到刚把巧克力蛋糕从冰箱里取出转移到盘子里,门铃便被急促地按响了。

 

      “はいはい~”虽然一向知道恋人的行动力有多强,但富田还是被相羽赶来的速度惊到了。顺路将盛着蛋糕的盘子放到桌上,富田快步去开门。

 

      “まほねぇ——”与开门声几乎同时响起的,是对方带着鼻音甜到发腻的呼唤声。

 

      不等富田反应过来,那个熟悉的声音便和飞进来一样地抱住了富田,像是要把自己整个人都粘在富田身上才罢休。嘴里还含含糊糊地叨着什么“好久没和まほねぇ见面了好寂寞……”

 

      富田被恋人热情过头的拥抱裹得喘不过气来,拍着相羽的后肩示意她先放手,好能先把门关上。

 

      “不是前天刚在收录现场见过嘛,あいあい真的好容易寂寞呢。”

 

      恋人那大而水灵通透的狗狗眼里满是委屈,“呜……那是工作啦……想在私下每天都能见到まほねぇ🥺……”说着又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双臂环上富田的颈,呼吸着恋人耳侧和颈窝的气息,毛茸茸的脑袋还时不时蹭着。

 

      “别太黏啦あいあい、好热。”

 

      “唔……但是まほねぇ……想要キス……”

 

      从肩颈处传来的闷闷的声音越说越小。

 

      这绝对是在害羞吧……什么嘛,把脸埋在脖子里是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讨吻时脸红的样子吗。富田瞬间反应了过来,随后坏笑着将恋人的脸捧起,在对方脸颊上浅浅一吻。一脸恶作剧似的欣赏着对方又期待又害羞转而一愣的表情变化。

 

      “まほねぇ明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就知道欺负我……”

 

      富田被恋人的可爱反应逗得发出了小鸡崽的笑声,“抱歉因为あいあい实在太可爱了,总之先来玩解谜吧!这次解谜游戏的主题是あいあい很喜欢的哦。”



写在最后的心里话:为什么只能吻脸呢🥺因为lof会通不过👊🏻👊🏻

 

Shenny

抉擇的另一個道路 (二)

這是篇莉莎未在第一時間加入Roselia且和友希那沒有時常待在一起的時間線

莉莎視角為主

內有聲優

不喜誤入

*文長1.8k

*角色ooc

-------------------------------------

       連續彈奏不下一小時,莉莎練習到一個段落,正想提起筆在樂譜上註記多次失誤的地方,突然有個冰涼的物品貼到她的脖子上,「呀—好冰」轉頭一看,一位身材略微嬌小的女子,黑色長髮,髮尾染青色,上半身穿著寬鬆的白色長袖,下半身穿黑色長褲,手上拿著一瓶附著水珠的冰水,她叫做工藤晴香,在她身後的祐里香表...

這是篇莉莎未在第一時間加入Roselia且和友希那沒有時常待在一起的時間線

莉莎視角為主

內有聲優

不喜誤入

*文長1.8k

*角色ooc

-------------------------------------

       連續彈奏不下一小時,莉莎練習到一個段落,正想提起筆在樂譜上註記多次失誤的地方,突然有個冰涼的物品貼到她的脖子上,「呀—好冰」轉頭一看,一位身材略微嬌小的女子,黑色長髮,髮尾染青色,上半身穿著寬鬆的白色長袖,下半身穿黑色長褲,手上拿著一瓶附著水珠的冰水,她叫做工藤晴香,在她身後的祐里香表示抱歉和無奈,祐里香已經換下制服,頭戴一頂鴨舌帽,上半身穿米白的針織衫,下半身是深色牛仔褲,「抱歉,莉莎,我阻止不了kdhr」kdhr是晴香的暱稱,「沒關係的,yurishi姊妳能阻止才厲害」晴香不滿莉莎的忽視,「yurishi!妳先安靜,然後莉莎這給妳」晴香將水遞給莉莎,「……謝謝,kdhr小姐」莉莎接過水,「叫kdhr就好,總是加上敬稱,然後莉莎妳先喝水、休息至少10分鐘」「誒?」「誒什麼,妳剛剛一個小時不間斷的練習,不好好休息,手遲早會受傷的」「我知道了」莉莎將貝斯放到一旁,含一口水慢慢吞下,在樂譜上紀錄多次失誤的地方或打算詢問祐里香的部分。

       十分鐘過去,莉莎正要起身背起貝斯繼續練習,被外頭的吵鬧聲打斷動作,莉莎困惑地看向祐里香和晴香,兩人注意到莉莎的視線,「今天其他人來的好早」祐里香聽到吵雜聲露出苦笑,門突然被大力推開,「kdhr、yurishi來練習吧!」爽朗的女聲,女子身材高挑,髮型垂髮齊瀏海,笑容擁有極大的感染力,但無表情時壓迫感很重,身穿紫色長板毛衣和深灰寬褲,她叫相羽愛奈,暱稱aiai,「好吵,aiai」晴香一臉嫌棄的看著愛奈,「哪裡有!」「有!而且妳還打擾到莉莎練習」愛奈聽晴香這麼一說,才想起是莉莎使用這間錄音室,「對不起!莉莎,打斷妳練習」愛奈合掌低下頭和莉莎道歉,「那、那個,沒關係的,aiai小姐。我剛剛在休息」莉莎剛說完,空間響起一陣爽朗的笑聲,是晴香的笑聲,「kdhr妳耍我!」祐里香看兩人快吵起來,便開口緩和狀況,「好了,aiai,不是要去練習,還有kdhr不要玩過頭」「我又沒說錯莉莎正要開始練習」「是、是—aia、kdhr,妳們先去練習,yukki、non醬和meguchi應該在等妳們」祐里香聽到晴香的辯解敷衍回應並讓兩人先行離開去練習,「好的,待會見,yurishi」愛奈先離開錄音室,「不要讓我們等太久,遠藤製作人」這句話很明顯是晴香對剛剛祐里香敷衍自己的報復。

       「kdhr!」祐里香害羞大喊,晴香溜出錄音室還順手關上門,「yurishi姊還沒習慣那稱呼嗎?」莉莎見祐里香耳朵通紅詢問,「怎麼可能習慣,kdhr總是不按理出牌」祐里香有在幫她們作曲作詞,因此晴香有時候戲稱她為製作人,總讓祐里香措手不及。

       祐里香趕緊讓莉莎的注意力放到練習上,「莉莎我先指導妳多次失誤的地方,有疑問的地方再跟我說,到時候我在錄影給妳」「好—」兩人花了半小時左右的時間解決失誤的地方,「接下來……來去看她們練習吧!」祐里香看了眼時間還早,「不好吧……如果yurishi姊要忙我可以先回去」莉莎的話語略帶遲疑,「沒關係,當作觀摩也好」「好,我知道了,謝謝妳yurishi姊」兩人合力將錄音室整理好,回休息室歸還貝斯和吊牌,走到最裡面且最大的錄音室門前,聽到高吭的歌聲。

       莉莎陷入兒時回憶,和自家幼馴染還很好的時候,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前。

       祐里香見莉莎眼眶泛淚,明顯陷入自己的回憶中,莉莎曾說過愛奈的歌聲和幼馴染很相似,直到裡面的歌聲和音樂停下,祐里香才去輕拍她的肩、讓她回神,「不好意思,我又恍神了,yurishi姊」回過神的莉莎露出苦澀和自嘲的笑容,祐里香看到這表情不知道該說什麼,伸手替莉莎擦掉眼角的淚水,默默地等她調整好自己的狀態。

       「我們進去吧!」「嗯」,兩人進到團練用的錄音室,大家剛好正在休息,「yurishi好慢—誒?!妳怎麼會帶莉莎來?」開口的女子坐在爵士鼓之中,髮型散髮齊瀏海,髮色帶些棕色,身穿休閒且好動作的運動褲和寬鬆長袖,她是櫻川惠,暱稱meguchi,「抱歉!我來晚了,至於莉莎是我讓她留下來觀摩的」「打擾大家練習了」「不會的!莉莎,我們很歡迎喔!」惠說完喝了一大口水,「yurishi,妳說讓莉莎觀摩,但yukki是用指彈,而莉莎是用pick彈,能學到什麼?」晴香提出疑問,「當然沒有那麼簡單,莉莎現在要開始學習如何表演」「表演的形式嗎?」有一個女聲介入話題,女子髮型中長髮,頭戴一頂深藍色漁夫帽,身穿淺灰色連帽長袖和卡其褲,她是中島由貴,暱稱yukki,「沒錯喔!yukki。雖然還沒看過莉莎在不是練習的狀況下演奏,先來觀摩可以作為以後的參考,再來指彈方面也要開始學習」祐里香簡單說明。

-------------------------------------

在聲優們面前莉莎會比較像妹妹的感覺,在遊戲中或動畫中的姊姊氛圍可能會比較少

聲優的形象會以我的印象或想像來描寫

鲨鱼蛤

Liella的猜猜我是谁,内含合鲤双n

整了点上古烂活

b站BV1VL4y1F7Dy

Liella的猜猜我是谁,内含合鲤双n

整了点上古烂活

b站BV1VL4y1F7Dy

酒驾的蝴蝶
【九九组中之人妄想】🤔 如果...

【九九组中之人妄想】🤔

如果是西游记paro,

aiai说自己像猴子 --- 大师兄

mimo很佛系 --- 可以是唐僧

mmy演过唐僧 --- 也可以是唐僧

阿辉是白马王子 --- 白龙马

晌和萌p是活宝 --- 二师兄和沙僧

还有老麻,ays,hrk,

想看看长颈鹿们的卡司是怎么编的,

顺便开点脑洞(?

🥺(皮摁~


【九九组中之人妄想】🤔

如果是西游记paro,

aiai说自己像猴子 --- 大师兄

mimo很佛系 --- 可以是唐僧

mmy演过唐僧 --- 也可以是唐僧

阿辉是白马王子 --- 白龙马

晌和萌p是活宝 --- 二师兄和沙僧

还有老麻,ays,hrk,

想看看长颈鹿们的卡司是怎么编的,

顺便开点脑洞(?

🥺(皮摁~


Shenny

抉擇的另一個道路 (一)

這是一時腦洞所想到的題材,這是個莉莎並沒有時時刻刻都和友希那待再一起跟沒有第一時間加入Roselia的時間線

內有聲優,目前主要出現3DRoselia 12人

*角色ooc

----------------------------

       鐘聲響起,到了放學時刻,在羽丘女子高中校門口,有個社交能力極強的少女和其他人道別,紅棕色長髮後頭紮起半馬尾,灰綠瞳看著遠方的銀紫色身影,直到那身影消失,收回視線朝某個方向起步。

       少...

這是一時腦洞所想到的題材,這是個莉莎並沒有時時刻刻都和友希那待再一起跟沒有第一時間加入Roselia的時間線

內有聲優,目前主要出現3DRoselia 12人

*角色ooc

----------------------------

       鐘聲響起,到了放學時刻,在羽丘女子高中校門口,有個社交能力極強的少女和其他人道別,紅棕色長髮後頭紮起半馬尾,灰綠瞳看著遠方的銀紫色身影,直到那身影消失,收回視線朝某個方向起步。

       少女名叫今井莉莎,外表看似是個辣妹,內心是十分細膩,垂掛在耳垂的耳環因為走路的關係微微搖晃,停在一間外表不起眼名叫relay station的咖啡廳前。

       莉莎推開門走進咖啡廳,「歡迎光臨—阿,原來是莉莎」傳來開朗且附有親和力的女聲,女子擁有染成緋紅色的長髮,簡單綁成低馬尾,身上身穿服務生制服,「妳好,yurishi姊」女子名叫遠藤祐里香,暱稱yurishi,「妳先下去練習吧!我等小明來換班」「好」莉莎走到櫃檯旁的門前,正要壓下門把,「對了!kdhr和aiai也在樓下,碰面在打招呼就好,然後貝斯放在老地方」祐里香想起待在樓下明該練習卻總是在玩鬧的兩人,「好,我知道了,那我先下樓」莉莎露出淡淡的笑容。

       莉莎拉開門,緩緩走下樓,走到底有另外一扇門,推開,入眼簾是一個規模不小的舞台,左側的門本該是闔上的,不用想也知道是那兩位忘了關門,先到休息室背起琴包,在小盒子內翻出屬於自己的吊牌,隨意挑了間錄音室,將吊牌掛到門邊,進到錄音室內,放置好提包跟琴包,佈置好線材和設備,脫下西裝外套放到提包上,從琴包內取出和自己款式相同的暗紅色貝斯,背起貝斯,調整好設備開始練習。
----------------------------

初次發文,請各位多多指教

Narukami Arashi

啊啦~没有想到这么快就100f了♪

首先感谢大家支持人家

其次人家会继续努力做骑士保护大家的~ 

谢谢!


(皮下发话:呜啊太感谢大家了!!!!!泪目了我。゚(゚´Д`゚)゚。。゚(゚´Д`゚)゚。。゚(゚´Д`゚)゚。红豆泥啊里嗄多米娜!!!)

啊啦~没有想到这么快就100f了♪

首先感谢大家支持人家

其次人家会继续努力做骑士保护大家的~ 

谢谢!


(皮下发话:呜啊太感谢大家了!!!!!泪目了我。゚(゚´Д`゚)゚。。゚(゚´Д`゚)゚。。゚(゚´Д`゚)゚。红豆泥啊里嗄多米娜!!!)

Tsukinaga Leo(住院版)

[图片]

[图片]

传下去 朱樱司吃小孩(复读)。b

传下去 朱樱司吃小孩(复读)。b

Narukami Arashi

[图片]

这个真的好好看🫠

跳楼英我真的可以

这个真的好好看🫠

跳楼英我真的可以

鲨鱼蛤

【合鲤】交往进行时

是关于合鲤交往的一些小段子糖,打了一堆tag真是抱歉。

之前的可香没想到以这种方式写了续章,说不定可以出一个交往进行时的系列?双n啥的?


内容纯属虚构,切勿上升中之人。


设定上两人交往是保密状态,没有告诉过别人。


(发点牢骚,为啥大家看了都不留评论,很想和各位交流QwQ)

————————


1.sayurin视角


鲤ちゃん是一个性格很直率的人,以前在节目上我也说过,我很喜欢她这一点。

——不过她的一切我都很喜欢就是了。


大概是因为大家都有把她直率的地方当做优点,最近鲤ちゃん讲话似乎越来越直了。


「sayu,你吃午饭了吗?」

「吃过了,鲤ちゃん呢...

是关于合鲤交往的一些小段子糖,打了一堆tag真是抱歉。

之前的可香没想到以这种方式写了续章,说不定可以出一个交往进行时的系列?双n啥的?


内容纯属虚构,切勿上升中之人。


设定上两人交往是保密状态,没有告诉过别人。


(发点牢骚,为啥大家看了都不留评论,很想和各位交流QwQ)

————————


1.sayurin视角


鲤ちゃん是一个性格很直率的人,以前在节目上我也说过,我很喜欢她这一点。

——不过她的一切我都很喜欢就是了。


大概是因为大家都有把她直率的地方当做优点,最近鲤ちゃん讲话似乎越来越直了。


「sayu,你吃午饭了吗?」

「吃过了,鲤ちゃん呢?」

「早上事务所那边的工作弄完以后就直接过来了,根本没有时间吃饭。」

「这真的没问题吗???」

「大概?哦~~~~~(鱼叫)」


从早上开始就什么也没吃,要是搞出胃病来怎么办?真是的,果然当初还是应该跟鲤ちゃん提出要同居,不然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好好做健康管理。


「诶?伊达你去哪里?」

「我去拜托staffさん买点吃的回来,不然鲤ちゃん这样下去说不定会生病的吧。」

「等等等等,我还要靠sayu充饥呢。」

「诶?什么意思?」

「长得好看是可以当饭吃的!」


突然在这种时候夸我?虽然是很开心,但我该怎么回话啊?


「谢谢?」

「为啥是疑问句?」


鲤ちゃん说着靠近过来抓住了我的手。


「而且sayu的嘴看上去好像草莓,感觉很好吃的样子。」


就是这种地方太直接了啊!!!!


「果然红草莓还是要比白草莓甜。」

之后鲤ちゃん这么评价道。




2.Liyuu视角


可能是年纪使然,伊达非常喜欢捉弄人。

这本身倒是没什么问题,可是她基本只针对我一个人,于是每次作出反击,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就像是我在刻意欺负她一样。


我才不暴力啊!明明我也是受害者!


「伊达!你在干嘛!」

「没干嘛啊。」

「拍照音效没关啊,我都听到了!」

「糟糕……」


虽然伊达嘴里念叨着“牙白牙白”,但是脸上还是笑得很开心,完全没有被人逮到做坏事的自觉。


「快删掉!」

「诶?才不要,被辣到的鲤ちゃん很可爱的说。」


我尝试举起拳头表达自己的愤怒,结果反而又被拍了一张。


「很可爱哦鲤ちゃん。」

所以说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不过我好歹是出来混这么多年的人了,怎么能被一个小立德玩弄于股掌之间。


「确定不删?」

「不要。」


绕开她的手机,我把伊达的右手强行拉到面前。

「就是这只手点的拍照吧?」


我一点一点咬上她的食指。


「鲤、鲤ちゃん?!」


所以说,才不是我喜欢欺负伊达。




3.sayurin视角


因为之前演出用的唱法不太对,伤到了嗓子,被医生告知今天尽量不要说话——不过本来嗓子也哑得说不出什么话。

鲤ちゃん说是因为担心我就来了我家,但是看她自然地抓着桌子上小零食的样子……还是忘了她的那套说辞吧。


「sayu你没事吧?」

说不了话,我只好摇摇头回应她。


「说不了话吗?」

我点点头。


「这样啊……sayu没法说话啊……」


鲤ちゃん拿出手机,在屏幕上划划点点。


「晚安,鲤ちゃん,爱你哦~(愛してるよ~)」

「!!!」

这不是上周末我给鲤ちゃん的睡前语音吗!


「晚安,鲤ちゃん,爱你哦~」

居然又播了一遍!什么公开处刑!


我立即起身去抢鲤ちゃん的手机,然而——够不到!


「哎?你干嘛呢sayu?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而已。」


鲤ちゃん坐在沙发上往后举着手机抬起头看我,一脸得意的样子用着无辜的语气完全没有任何说服力。


为什么在这种时候展现自己体长优势啊!


不过因为对方是坐着的,所以我还是凭借自己的努力抢到了手机……只是整个人因为不可抗力扑到了鲤ちゃん身上。


「哦↗sayu想用这种方式来代替说话也可以。」

诶?哪种方式?等、……




4.Liyuu视角


和伊达交往了有一段时间,我基本可以盖章——她是正宗的高攻纸防。

平时总是把“喜欢”这类字眼挂在嘴边,也很喜欢主动贴上来,但是只要我反过来作出回应,她立刻就会不知所措起来。


「鲤ちゃん老家那边有pocky日吗?」

我在算计着双十一的各种优惠折扣的时候,伊达向我这么问道。


「没有呢。」

「诶~那要不要来试着玩一下?pocky日的游戏?」


伊达大概是蓄谋已久,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盒pocky。


“确实是没有pocky日,但pocky游戏还是有的,虽然我没有玩过”——这么想着,伊达就已经开始给我解说起pocky游戏的规则了。


「……就是这样,明白了吗鲤ちゃん?」

「ok desu」


看着伊达自信满满地拿出一根pocky咬住一端,我立刻跟进、直接咬掉三分之一,对方的表情一下子呆住了。

其实感觉直接亲上去好像也没问题,但是因为伊达的反应很有意思,所以就一点一点地咬吧~


我们之间的距离一点点缩短,伊达虽然看上去很紧张的样子,但是完全没有要输的意思。


这样啊——


我正打算主动认输满足一下伊达的胜负欲,结果一个猝不及防,她居然主动贴了上来。


熟悉的触感在唇部轻轻摩挲,巧克力略带苦涩的甜味因为某人刻意的搅和在唇齿之间氤氲开来。


大概就这样过去了一分钟。


「sayu?哎?」

分开之后,才发现耳朵真的好烫。


「……因为鲤ちゃん很可爱,所以这样就算平局。」


诶?是在说自己不想输也不想要我输吗?


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感觉自己心跳爆炸。


突然意识到,我说不定也是高攻纸防。




5.nako视角


在某次广播节目之后,一次舞蹈练习的休息时间,小sayu跟我聊起天来。


「为什么会想到说是汪ちゃん啊?」


如果是漫画,这时候小sayu的头上大概会出现一个巨大的问号。


「为什么……就是这么觉得的啊。」

「诶?但是很奇怪吧?明明是在说家庭构成,前面也先提到了nakoたん是妈妈,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汪ちゃん这种选项啊?」


小sayu很认真地跟我分析着其中的不合理性,那个样子真的让人觉得很有趣。


「sayurin你很在意吗?」

「啊~毕竟我再怎么喜欢汪ちゃん,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说成是汪ちゃん啊——没有不喜欢的意思哦,就是比较吃惊。」


是不是认真回答她比较好?于是我认真地思考了一下。


「固定印象?好像潜意识里就把小sayu和汪ちゃん联系在一起了。」

「为什么会有这种固定印象……」


说得也是,要说小小的很可爱的想抱着当宠物的话,类似的小动物也很多,也不是说非得是狗狗吧?小sayu和汪ちゃん很像吗?


「sayu~」

「怎么了鲤ちゃん?」

鲤ちゃん向这边张开双臂。


「我过去一下哦nakoたん。」

看着那个小跑着过去的身影,我确信小sayu只能是汪ちゃん。




6.pay视角


「pay子,这个给你。」

「什么?」

今天休息的时候,sayurin给了我一个小袋子。


「巧克力哦。试着自己做了一下。」

「哇!好厉害!谢谢sayurin!」

接着sayurin又去给其他人分发巧克力了。


因为我很喜欢吃巧克力,所以经常会随身带着巧克力,在练习的休息间隙分给大家;但是从其他人那里收到巧克力的话,这还是自Liella成立以来的第一次。

sayurin做的巧克力都很朴素,只是单纯地做成了不同形状,没有什么多的装饰。


「哎?pay子你的巧克力怎么……」

在我尝第一块的时候,鲤ちゃん在一旁说话了。


「sayurin刚刚给的,好像每个人都有份,应该一会儿也会给鲤ちゃん的吧。」

「我的话其实已经……」


鲤ちゃん似乎欲言又止,我向她偏了偏头表示疑惑。


「……不,没什么。」

鲤ちゃん好像把什么东西藏到身后了。


练习结束,大家都开始收拾东西的时候,无意间看到鲤ちゃん在吃着很精致的巧克力。


「诶?原来鲤ちゃん自己也买了巧克力吗?」

「嗯?啊、是买的是买的。」


鲤ちゃん有些慌慌张张的,sayurin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


「味道怎么样?」


居然连商品巧克力的事都那么在意,看来sayurin真的很想做出好吃的巧克力吧。


「好吃~」


鲤ちゃん吃得很开心的样子,那个巧克力大概很好吃吧,回去的路上要不要也买一些呢。




7.nagi视角


因为在同一个事务所,所以有时会和sayurin一起出门逛街。


「这个手链跟你这套衣服很搭哎nagiちゃん!」

「是吗?」

「绝对很适合!」


不过感觉自己没有戴过这种类型手链,要不要买呢……

「要不拍给大家看看吧。」


嗯,征求一下别人的意见或许比较好。


「说的也是。」

于是sayurin把手链拍下来发到群里。


鲨:[图片]

鲨:这个手链怎么样

鲤(秒回):斯巴拉西

pay:卡哇伊

pay:[猫猫表情包]

(nako失联中)


「你看我就说很棒吧!」

sayurin两眼放光的样子实在太好笑,再不买我怕自己绷不住。反正也不讨厌,试点新东西也不赖。

因此,第二天顺便就戴着去工作了。


「哎?nagi你的手链……」

「就是昨天群里那条哟~~」


我尝试整点活,颜艺着往鲤ちゃん那边凑过去,结果一眼瞟到她手上——

「诶?咱俩一样(.mp3)?」


「早上好,鲤ちゃんnagiちゃん……」

啊,sayurin应该是看到我们俩一样的手链了。

「……我先过去练舞室了。」

头也不回的走了。


「哦豁,这波成水渚鱼了(中文)。」

虽然没听懂,但是鲤ちゃん的表情很有趣。


她们俩的关系特地保密了,所以我姑且还是装作莫名其妙的样子。

「诶?sayurin怎么了?」

「不——知——道——」

鲤ちゃん一副放弃挣扎的样子。


下次买东西问大家的意见还是用我自己的ID发吧。

Narukami Arashi

这么快就60🥹泪目啊!!!

谢谢关注🥹🥹🥹🥹

这么快就60🥹泪目啊!!!

谢谢关注🥹🥹🥹🥹

🦁🦁

輝狗狗

#出自富田首席的評價

#てる仮片段

#てるりん生快!

注意!這篇是輝x麻!(鋼星亂燉


說來話長,生田忽然間多了與自己的髮色相近的棕色垂耳,腰椎尾端甚至多出一條長毛尾巴。生田對著房間的全身鏡,左看右看、身體不停地左右轉動,彷彿在拉伸腰部的動作,讓她更能看清身後的尾巴

「...這是...金毛尋回犬對吧...」

聽見主人自言自語的柚子醋,帶著睡眼惺忪的豆豆眼,從門外走進房間。被生田的姿態嚇到,不停吠叫的牠,使得生田花了好一段時間才安撫完應激反應的柚子醋。明白主人的樣貌有所改變,柚子醋又打了個哈欠,睡回籠覺了

把尾巴收進去褲管、垂耳收進帽子內;盡可能地表現正常,來到事務所準備工作。Q...

#出自富田首席的評價

#てる仮片段

#てるりん生快!

注意!這篇是輝x麻!(鋼星亂燉


說來話長,生田忽然間多了與自己的髮色相近的棕色垂耳,腰椎尾端甚至多出一條長毛尾巴。生田對著房間的全身鏡,左看右看、身體不停地左右轉動,彷彿在拉伸腰部的動作,讓她更能看清身後的尾巴

「...這是...金毛尋回犬對吧...」

聽見主人自言自語的柚子醋,帶著睡眼惺忪的豆豆眼,從門外走進房間。被生田的姿態嚇到,不停吠叫的牠,使得生田花了好一段時間才安撫完應激反應的柚子醋。明白主人的樣貌有所改變,柚子醋又打了個哈欠,睡回籠覺了

把尾巴收進去褲管、垂耳收進帽子內;盡可能地表現正常,來到事務所準備工作。Q社內,平常看慣戴帽子的生田,因此沒暴露;經紀人走來,告知生田今天的行程,準備前往下一個工作地點

「欸?今天去武士道收錄嗎...?」

「對的 怎麼了嗎?てるさん?」

「沒、沒什麼」

思考九九組其他人的行程,發現等會會見到富田,褲管中的尾巴不自覺動了起來。意識到不對勁的生田,趕緊想起別的事情,將思緒拉開。經紀人除了覺得今日的生田有點拘謹,也沒察覺到其他異樣。帶著生田進去休息室等候,經紀人便離開了

「也是...還有其他人要帶」

看著手中的台本,生田碎念一下。尾巴實在悶熱,便偷偷從衣襬下放出來;舒緩悶熱後,放鬆的生田這才發現自己的心情,會隨著尾巴表現出來。就在她想挑戰喜怒哀樂的情緒時,休息室的門被推開,富田戴著漁夫帽、背著自己的小雞後背包出現

「啊...」

「...欸?」

生田有點尷尬,但身後擺動幅度很大的尾巴,出賣她看見富田後的心情。富田看著彷彿大扇子在揮動、可以吹出一陣陣微風的尾巴,瞇起眼睛笑成了月牙彎。生田有點害羞,她見到富田確實很高興,更何況還同台演出過不少次,累積的相處讓兩人對於見到對方,都有種安心感

富田放下背包,整理一下服裝後,張開雙臂、笑開懷地迎接生田。生田左看右看、確認休息室不會再有人進來,才從椅子上,像彈簧般彈射到富田面前。抱著對方後,生田身後的尾巴擺動更加賣力,似乎在表示許久不見的寂寞;富田輕拍著生田的背,還不忘惡作劇順著毛、撫過尾巴

「...噫!!」

「哎呀~這會有反應呢~てるちゃん真可愛」

「別、別捉弄我了!まほさん!」

南染从不喝酒

【なぎペイ】赛博杨桃会见到牛油果吗

愚人节相关,愚人节时就写完了


然后就忘记传了,某种意义上来说十分的有愚人气息以及标题与正文无关


“试试嘛,我又不会骗你的。”


面对一脸人畜无害的前jk的笑容和她手上的糖,青山渚下意识里觉得这也许不是愚人节的恶作剧。毕竟payton尚未本来也是一个老实的乖小孩,就算是捉弄人也不至于脸上一点破绽也没有,还有着一脸真诚的表情让她警惕放了大半。


是甜的,吃下去的第一瞬间就明白了对方没有骗自己。果然是乖孩子,青山渚摸了她的头笑的一脸高兴,“pay子果然是不会骗我吃奇怪口味的,抱歉啊,我还怀疑了你一下。”


“毕竟是愚人节嘛,谁都...

愚人节相关,愚人节时就写完了


然后就忘记传了,某种意义上来说十分的有愚人气息以及标题与正文无关














“试试嘛,我又不会骗你的。”


面对一脸人畜无害的前jk的笑容和她手上的糖,青山渚下意识里觉得这也许不是愚人节的恶作剧。毕竟payton尚未本来也是一个老实的乖小孩,就算是捉弄人也不至于脸上一点破绽也没有,还有着一脸真诚的表情让她警惕放了大半。


是甜的,吃下去的第一瞬间就明白了对方没有骗自己。果然是乖孩子,青山渚摸了她的头笑的一脸高兴,“pay子果然是不会骗我吃奇怪口味的,抱歉啊,我还怀疑了你一下。”


“毕竟是愚人节嘛,谁都会这么想“里面肯定有诈”的说。说起来我还以为nagi你会先恶作剧我的,但是到现在也没有受到什么惊吓呢。”


“你这说的我好像是很热衷于做这种事情的人。”


“不是吗?”青山忽然觉得自己准备的芥末饼干根本不能拿出来了,毕竟对方可是给了自己一颗正常糖果的人啊,自己要是这么做了就不太好了,绝对会伤了她的心吧。那样子的话,这个愚人节就是一个悲剧愚人节了,一点也没有欢乐的氛围了。


“那个,最近工作的事情太多了,我都快忘记愚人节这件事情了,哈哈哈哈。”虽然说的很有道理其实青山心里是没有底气的,一股罪恶感爬上她的后背。


“可是你刚刚还怀疑我的糖果有问题,这可是我看到的新出的口味,第一时间想到和你分享,怎么可能不记得。”payton尚未幽幽地说道,就差摆出一副蹲在地上画个圈圈诅咒你的架势。


“抱歉!是我的错啦!”青山渚双手合上摆出道歉的姿势,“但是没办法吧,毕竟是愚人节啊,请原谅我这一次吧。”


“没有这么严重的啦,请原谅我这种话实在是太沉重了。”


“其实我是准备了来着,但是你放心,绝对不会捉弄你的。”


“啊啊,看起来要有其他人要倒霉了。”她原地转了几圈,“这可真是感谢糖果呢,不然的话我就要被恶作剧了。”


“如果pay子是想给我吃奇怪的东西的话,那么你就逃不掉了。”


payton尚未笑的眼睛眯起来,“那你转移目标要去恶作剧谁呢。”


“不知道,先看到谁就是谁吧。”


两个人蹲在练习室里等待受害者,最后收获到了被芥末辣的泪崩的sayurin以及喝下了来自sayurin反击的苦的惨绝人寰的咖啡,最终变成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局面,大家的面容看起来都有些扭曲。


可喜可贺(


总之liyuu和岬看到三个抱在一起就差哭的场景时脑子还是懵了一会,后知后觉才知道这三个幼稚鬼的相互整对方的事情。随后岬头疼了好久怎么样才能扯开这三人,随后就开始进行思想教育教育。


然后到了大家准备各自回家的时候,两个人嘴巴里还是有一股微微苦味,杀伤力太持久了,两个人在楼下的贩卖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99%的人都无法接受的超级甜橙汁”这个看上去噱头十足的饮料。


“得救了呢。”


“明明也只是普通的橙汁而已啊。”


“但是它也算是救了我们俩,也可以称得上是“超级”了吧。”


“明明是nagi想要整sayurin的,为什么咖啡我也跟着一起喝啊。”


“所谓同甘共苦,大概就是这样吧。”


“那我会把这个词从我的词典里删除掉的。”payton在口袋里翻找着什么,最终又拿出一颗糖,“哎,我就说怎么口袋里有什么东西有些硌,原来多带了吗?”


“应该是顺手塞进去的时候多放的吧,是很经常的事情。”


“那你要吃吗?”


“这次我肯定不怀疑的,是和之前那颗一样的吗?新口味?”


“不太记得了,应该是。”


青山这次没有防备的把糖吃了,一股子酸味升起,她赶忙喝几口橙汁缓解,payton尚未则忍不住笑起来,“是用来愚人节都别人玩的新口味哦。”


随后她受到了来自青山的碎拳攻击,“pay子不学好了,居然在最后准备了这样的惊喜。”


“毕竟是愚人节嘛,对不起啊,要不然我把我这瓶也给你吧,要是实在受不了就吐了吧。”


这次换成payton尚未在青山面前好言道歉,不过青山让她不用道歉,“是我判断失误把pay子放进白名单了,不用道歉啦,不然恶作剧就失去了它的好玩程度。”听到这话她才停下来,安分乖巧的陪在她身边。


真是的啊,居然被她骗到了,青山渚无奈的笑了笑,居然忍了一天才用这种出其不意的方法整到自己,一定也忍的很辛苦。


“下次绝对不会放过pay子的哦。”


“哎!放过我吧!”payton尚未在哪里哀嚎着,但是依旧笑的很开心。


就当是让她一次,青山想,下一次绝对不会被整蛊到。





南染从不喝酒

【なぎペイ】回响

要有多执念才会念念不忘,payton尚未紧抓住天桥的栏杆有些怅然若失。


她最终还是没忍住回来了,回到了自己出生的地方,自从她被父母强制拖拽着和他们一起搬到美国去之后她就很久没有回来过了,记忆中的景色基本已经有些陌生,仿佛自己在这里居住过的十几年记忆都是虚构出来的幻想。


这次回来除了父母之外她没有和任何人说,就连青山渚也是,烂熟于心的号码放在通讯录的最角落里,只要她没有换号码那么现在只要轻轻一按一定可以拨通,但是她做不到。


“无论是遇到怎样不高兴的事情,都可以打电话或者发消息告诉我,如果是难过的难以忍受的事情的话我一定会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你的身边。”


这是青山渚在送别那天和...

要有多执念才会念念不忘,payton尚未紧抓住天桥的栏杆有些怅然若失。


她最终还是没忍住回来了,回到了自己出生的地方,自从她被父母强制拖拽着和他们一起搬到美国去之后她就很久没有回来过了,记忆中的景色基本已经有些陌生,仿佛自己在这里居住过的十几年记忆都是虚构出来的幻想。


这次回来除了父母之外她没有和任何人说,就连青山渚也是,烂熟于心的号码放在通讯录的最角落里,只要她没有换号码那么现在只要轻轻一按一定可以拨通,但是她做不到。


“无论是遇到怎样不高兴的事情,都可以打电话或者发消息告诉我,如果是难过的难以忍受的事情的话我一定会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你的身边。”


这是青山渚在送别那天和她说的。


当时payton尚未借口说上厕所实则拉着偷偷跟在他们身后的青山渚躲在自己父母看不到的地方,青山渚说完之后给予她最后一个拥抱就把她推了出去。


踉踉跄跄站住脚跟的payton尚未想再看她一眼,可是青山渚背对着她让她不要靠近自己,“我怕你再看我,你就不会走了呢。”


她一定哭了,但是她选择背对着payton尚未。


而payton尚未也是知道这样的,即使她掩饰的很好,可是哭腔终究是没有办法完全掩盖。


她一下子脑子有些空白不知道自己应该要不要说些什么安慰她,可是来不及了,父母好像在喊自己的名字,啊,完全超出了payton尚未的思考范围。她是极少看到青山在她面前哭的,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也鼻尖一酸,可是却迟迟下不狠心。最终听到青山深呼吸一口气,捏紧了拳头朝着同她相反的方向走了,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这是独属于成年人青山渚的决断。


“发生什么了,怎么眼圈怎么红?”这次耳畔传来的是母亲的问话。


“什么也没有,只是有些舍不得而已。”她搓了搓自己的脸又揉了揉眼睛像是挣扎着要把所有悲伤的情绪全部都消融掉,“已经没事了,我们走吧。”


心里仍旧在无声的滴血,靠着长达十几个小时的昏睡她才勉强好受些,就是有些吓到自己的父母以及醒来后自己牙齿疼痛的有些吃不下饭,如果是现在的自己大约就不会陷入这样的情况了。


搬入新家开始陌生的生活模式对于payton尚未来说甚至就像是一场梦,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青山最后的影响,在很多难过的将要失去控制的时候自己也会捏紧拳头咬着牙告诉自己不能掉眼泪,然后哆哆嗦嗦的用冷水拍打自己的脸。


算起来,已经好像有些哭不出来了。


啊,有些起风了,夹带着东南方向边可以略微瞥见一些的乌云,看起来雨天将至。栏杆好像也越发有些冰冷,自己的手已经不能够再放在上面了。太冷了,像是冬季中心的那些日子一样。


她没有做到此行目的寻找青山渚就回了酒店,躺在酒店的床上时她仍然觉得身子骨里有些寒冷,好像雨天的风寒在刚刚不久的停留在天桥的时间里在自己的骨子里驻扎下不愿离去,勉强用一场热水澡将它压下去。


也许现在可以算做是无法忍受的时刻,念头冒出来的时刻她就拿起了手机,甚至顾不上看一眼电视上自己最爱的热播节目,可好不容易给自己鼓起的勇气和找的借口还是被一下子打破。


没有人接听。


好像一切都失去了温度,她有些认命的闭上了眼。


毕竟人的记忆也是有限的,可能说过了什么都会在第二天通通给忘掉,何况是那样久之前同自己说过的话,只不过自己太过重视记得太过牢固。可是青山不是那样的人,谁都有可能遗忘,但是青山不会是忘记自己说过的话答应的事的人,她不会是这样的人。


她有些不敢睡着,生怕做噩梦,躺在哪里听着窗外的雨声,雨滴拍打着窗户像是摇篮曲,一直引导着她直到意识模糊的睡过去。再睁开眼睛雨已经停了,但是天空仍然是黑沉沉的,一夜无梦,对于payton尚未而言是件好事。


信息栏里什么也没有,所有自己期望会有的回应都石沉大海一样,她也像沉进大海里一样,昨天的寒冷感再度袭来。


到底是为什么,无法想明白。


即使下沉至海底也没有办法想明白,可是她好像瞥见了一缕光芒,在灰蒙蒙的空中那样亮眼无法移开目光,引导她向着更远的地方,穿过形形色色的人群越过斑马线,拼尽全力的奔跑顾不上呼吸一下。


视线正前方下起金色的雨,亮光模糊住payton尚未的眼睛,她已经没有力气再跑下去了,连躲雨也做不到,但雨滴却迟迟没有落到她的头上,抬头看是一把透明的雨伞。


“刚刚好赶上了。”青山渚笑着对她说,但是神色有些疲惫,手里还提着黑色的公文包。


“真的是刚刚好呢。”payton尚未有些忍不住眼泪,整个人都有些站不住,只能靠在青山渚身上。公文包被青山扔在地上,一手抓着伞,一手抱着payton尚未。


一切回到最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