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中华女子学校

41.1万浏览    2750参与
白露不更新我就不改名

祝二位百年好合👏民政局我已经搬过来了,九块也出了,望两位速速去领结婚证,不要不识抬举,否则别怪我求你们

图二双马尾宁宁是画的时候突然想加的

祝二位百年好合👏民政局我已经搬过来了,九块也出了,望两位速速去领结婚证,不要不识抬举,否则别怪我求你们

图二双马尾宁宁是画的时候突然想加的

阿凝Annie

无题

郢其实并没有死,只是换了个地方研究巫术罢了。

咸阳其实并没有死,只是换了个地方做班长罢了。

邺其实并没有死,只是换了个地方念佛经罢了。

旅顺其实并没有死,只是换了个地方重组舰队罢了。

凤阳其实并没有死,只是换了个地方打花鼓罢了。

东柏林其实并没有死,只是换了个地方学习共产主义罢了。

郢其实并没有死,只是换了个地方研究巫术罢了。

咸阳其实并没有死,只是换了个地方做班长罢了。

邺其实并没有死,只是换了个地方念佛经罢了。

旅顺其实并没有死,只是换了个地方重组舰队罢了。

凤阳其实并没有死,只是换了个地方打花鼓罢了。

东柏林其实并没有死,只是换了个地方学习共产主义罢了。

北浈
未完成的 横跨两个月 画风不一...

未完成的 横跨两个月 画风不一的 图

珠中和被挡住的小澳(因为画崩了orz)

发一下证明我还活着

@宅家阿柴 的点图

未完成的 横跨两个月 画风不一的 图

珠中和被挡住的小澳(因为画崩了orz)

发一下证明我还活着

@宅家阿柴 的点图

omosessuali

是改图

[图片]


沈姐快保佑我数学过110!!!

东方鲁尔的神力,保佑我吧!


沈姐快保佑我数学过110!!!

东方鲁尔的神力,保佑我吧!

阿凝Annie

天津卫,看了一位大大的文,津妹有一句虐心的话

维也纳,手里拿的是元帅杖

肥肥,觉得她最可爱

京娘大美人,有点ooc

异色杭杭,超帅!

小澳,右眼是莲花

天津卫,看了一位大大的文,津妹有一句虐心的话

维也纳,手里拿的是元帅杖

肥肥,觉得她最可爱

京娘大美人,有点ooc

异色杭杭,超帅!

小澳,右眼是莲花

阿凝Annie
不良少女 是宁宁,尝试了欧美画...

不良少女

是宁宁,尝试了欧美画风发现根本学不来

有宁杭细节

不良少女

是宁宁,尝试了欧美画风发现根本学不来

有宁杭细节

tRNA

【沈泉沈】北漂

在寝室躲被窝靠最后一点电打的字……意思是质量很差……靠一些短打……

我会写一些穷女铜分手文学(扭捏)

是北漂女青年设定


泉忘了她是怎么和沈提出分手的了,反正她们就是分开了。

  或许分开这个词更平淡了些,她们的分手是像冬天的舌头和栏杆那样,硬生生地撕拉开。

  还留了很多血,还黏下来很多肉。

  那天沈阳听完她的分手宣言后一言不发,把外卖吃完了就去看电视,就像没听过这话一样。电视里那个频道广告和肥皂剧轮流播了几番,她还是一言不发。就在漂亮的女明星把料酒倒进锅里嘶嘶作响时,她的抽噎也响起来了。与之随行的是玻璃掉落在地上的,破碎的声音。

  很贵的。泉看着...

在寝室躲被窝靠最后一点电打的字……意思是质量很差……靠一些短打……

我会写一些穷女铜分手文学(扭捏)

是北漂女青年设定








泉忘了她是怎么和沈提出分手的了,反正她们就是分开了。

  或许分开这个词更平淡了些,她们的分手是像冬天的舌头和栏杆那样,硬生生地撕拉开。

  还留了很多血,还黏下来很多肉。

  那天沈阳听完她的分手宣言后一言不发,把外卖吃完了就去看电视,就像没听过这话一样。电视里那个频道广告和肥皂剧轮流播了几番,她还是一言不发。就在漂亮的女明星把料酒倒进锅里嘶嘶作响时,她的抽噎也响起来了。与之随行的是玻璃掉落在地上的,破碎的声音。

  很贵的。泉看着碎片想。

  什么时候沈哭过?春妹被车撞的那次她哭过吗?小哈成绩倒数的时候她哭过吗?泉想不起来了。

  但是她现在就在自己面前哭。

  接近一米八的高大女生蜷在沙发前,眼泪挂在脸上和鼻涕混在一起,她想装作不在意面无表情,但是肩膀还是在抽搐,偶尔抽一口气打个哭嗝。她把玻璃碎片捡起来,掐在手里,用大拇指指腹一遍遍划过碎片,血顺着指缝留下来,她还是一遍遍划过去死死盯着电视。

  很疼的。泉看着碎片想。

  现在电视节目开演了。老土恶心的肥皂剧。

  男女主在亲吻,音乐声轻轻响起,似乎这就能让人感觉他们很相爱。

  泉走过去,试图把沈手里的玻璃碎片拿走。沈没有给她,而是将沾了血的碎片扔出去很远,哑着嗓子道:“滚你妈的。”

  于是泉就滚了,带着她收拾出的一小包行李,滚出了她们在北京的出租屋。

  她坐在河边咖啡屋的椅子上,她的行李也被安放在她对面。服务生过来问她要点什么,她有点局促,点了最便宜的那杯。

  服务生走了。

  在泉的家乡,河边是不会有咖啡屋的,也不会有高楼大厦。它们带着的led灯晃得人看不清水面,正巧也没人有闲心闲空去看。北京没有黑夜,前十几个小时的太阳是个火球,后十几个小时的太阳是充了氮气的灯。

  泉就直直望着那些灯发愣。

  她和沈在一起时发生的事一遍一遍在她脑子里流动。像面前没人在意的河,一遍遍流动。

  她想起来她们第一次做爱,那时候是在辽宁,在沈的家里,一幢老楼房,那地方有很多这样的老楼房。它们的年龄或许比她们俩人大的多,原本鲜亮的外墙被风吹雨打侵袭得发黄。外墙裂了缝,像裂纹的瓷釉,窗子旁的铁锈一层一层,积累多了就在下雨天被水冲刷着往下流,是老楼流了血。

  那天她们轮流在上,轮到泉在上时,她回想着来之前高速补课的av场景,试着把手放在对方腰上来回动,结果换来的是对方的哈哈大笑。

  “笑什么……”她有点担心地摸了摸脸,是不是脸上有什么东西?

  沈把她的手一下子打开:“你摸到我痒痒肉了。”

  以前很快乐,但现在呢?以前只是以前,时间像那条河一样,一直在往前的。

  泉把杯子里的咖啡一口喝光,然后慢慢走到河边,现在她是河边唯一的人,唯一有时间有闲情去欣赏这条漆黑的河的人。

  她掏出钱包,把一枚硬币扔在河里,像是在这个时代,欣赏一条河也要付钱。

  钱包里没几个硬币了,最后她干脆把整个钱包都扔了下去。

  这够不够呢?这够不够从你这买东西了呢?泉想。

  够了,够了。她好像听到河哗哗地说。

  于是她跳了下去,风声在她耳边呜呜地唱,河声在她头上哗哗和音。她摔到水面上的声音没人听见,咖啡屋的声音太大了,她在河边掉落的身影也没人看见,咖啡升腾的雾气太浓了。

  但是有一个人看到了,她在一小时前,还是泉的女朋友。

  泉一小时前的的女朋友跟着她,跳了下去。在河里什么也听不清,什么也看不清,河水隔绝了一切。她摸索着向前寻找,被混浊气泡包裹着的,是她一小时前的女朋友。

  沈把手架在泉腋下,双脚拍打河水慢慢游到岸边。桥下连着能让岸上路人走下来的石阶,沈把泉放在石阶上,让她的头靠在阶沿。

  太安静了。被路灯和高楼上led灯所触及不到的地方无人问津,只有河水流动时的“呜呜”声。

  泉醒过来时,听到的就是这个声音。她的前女友盘腿坐在她身边,头上身上湿漉漉还往下滴水,指腹的伤口被撕裂开血和水晕在一起也跟着往下淌。

  真奇怪,为什么河水会是这种声音。泉闭上眼睛,然后问坐在身边的人:“疼吗?”

阿凝Annie

异色杭和润

今天运动会,结束了和闺蜜们去逛街~开森!

异色杭和润

今天运动会,结束了和闺蜜们去逛街~开森!

乌拉

战国第二波,狗屎上色请注意⚠️

良弓休绾剑休磨——《楚国史》

侠客尤传朱亥名——《古大梁行》

战国第二波,狗屎上色请注意⚠️

良弓休绾剑休磨——《楚国史》

侠客尤传朱亥名——《古大梁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