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中华女校

3224浏览    149参与
薪火(EblesSmith)

【中华女校】北京,北京

*新号重发

*城拟注意

*百年前的北平和百年后的北京

*有些微的京沪

*BGM:有一天-马上又


-


上海并非历史最悠久的,也并非最短暂的,但她始终与北京差着几千年的光阴。


她诞生时,北京叫大都,能骑善射,与上都带领着铁骑横扫了欧洲,只是那时她听着附近的姐姐们说到,从前的她,并不是这样。后来北京与南京起了纷争,最终是以北京的胜利告终,她扔下从南京那儿缴来的枪剑,从对方手中扯走了红带子,此后百年,皆是她的天下。


但这些上海大多是从姐姐们那儿听来的,她真正亲眼见过的,是北京最狼狈的时期。


她被西方的火枪重伤,踩在脚底下践踏,上海不知道她最后是如何挺过...


*新号重发

*城拟注意

*百年前的北平和百年后的北京

*有些微的京沪

*BGM:有一天-马上又



-



上海并非历史最悠久的,也并非最短暂的,但她始终与北京差着几千年的光阴。


她诞生时,北京叫大都,能骑善射,与上都带领着铁骑横扫了欧洲,只是那时她听着附近的姐姐们说到,从前的她,并不是这样。后来北京与南京起了纷争,最终是以北京的胜利告终,她扔下从南京那儿缴来的枪剑,从对方手中扯走了红带子,此后百年,皆是她的天下。


但这些上海大多是从姐姐们那儿听来的,她真正亲眼见过的,是北京最狼狈的时期。


她被西方的火枪重伤,踩在脚底下践踏,上海不知道她最后是如何挺过来的,忍受屈辱,重整旗鼓,等她在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时,虽然仍是瘦削、虚弱,但眼里已不像是之前那般如一潭死水。


“我们走了伦敦、华盛顿的路子都没成,或许莫斯科她们才是最适合的。”上海听着北京说。


“我同意,”是湖南的声音,“马克思能救中国。”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彼时上海还未想到眼前还尚显青涩的星星会燃起燎原之势。而北京也撕裂了陈旧的皮囊,焕发了新生。


突然,上海被一个声音从会议拉到了现实。


“庆典就要开始了,北京这是怎么了?”


南京是最后到的,见四周的人都默然不语,忍不住出声询问,杭州站在她身边,轻轻拉了一下她的手腕,示意她上海的表情并不很好。


不过上海并没说话,反倒是坐在床上的北京向她投来视线,那眼神她见过,曾经宋末时,对方拈弓搭箭,将她射下了悬崖。


天津垂头,说道:“她不是现在的姐姐。”


见南京仍是疑惑,湖南开口道:“北平,那时候你给她起的名字。”


“我问过了,”这是沈阳在说话,“她来时,东京打进华北了。”

北京……或者说北平,垂下了头,看上去意外的平静,她开口说话,似乎没有特意询问的对象:“我们赢了,对吗?”


湖南说:“是,我们赢了。”


眼泪无声,北平紧紧捏着拳头,用微弱的疼痛试图压抑喉舌间的几欲迸发的悲鸣。所有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上海轻轻拍着她的背,说:“你可知,现在的我已是女校的骄傲。”


南京低头,抚摸了一下后颈上那早已结痂的伤疤,杭州安抚地挽住了她另一边的胳膊。“我和星星,和解了。”


天津握着拳头说:“我慢慢长大了。”


沈阳默不作声,只拍了拍现在北平的肩膀。她曾落入低谷,如今正在振兴,发展还任重道远。


湖南最后说道:“我们那一套,行得通。”


北平终于忍下了恸哭,回答说:“我知道了。”


她知道自己回去时不会再有这样温暖的床铺,身边不会再有这样多并肩奋战的伙伴,唯余刺鼻的火药味儿与冰冷的尸/体,但她知道,黎明前总是最黑暗的时刻,与敌人之抗战,致流血牺牲,都并非毫无价值,用血肉堆砌起来的长城,终究挡住了敌人的铁骑。只要她、她和她的同伴们,不放弃在硝烟里的奋战,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她们的祖国,会到处是安详。


她知道了。



-完-



*本来是想在十月一日那天发出来的,但最后还是没有完成,即使是很短的一篇。

江由
@Hearry 点的女校榕 用...

@Hearry 点的女校榕

用点图练上色的我是屑💦💦😭😭

@Hearry 点的女校榕

用点图练上色的我是屑💦💦😭😭

A4-W洚

女校两京猜猜我是谁

北京:我亲爱的在干嘛呢,我去吓她一下

(南京看手表,看自己和杭州的约会还有多长时间开始)

北京:猜猜我是谁

南京:我滴妈呀把我嗬着了,润姐你怎么也皮了

北京:猜猜我是谁

(南京沉默,内心:老子要和杭杭约会呢他们别烦老子)

北京:你是死了吗?

南京:对不起亲爱的,我想到了一些过去的事情

北京:现在来猜一下吧。

南京:猜什么啊

北京:猜猜我是谁啊

南京:还能是谁当然是我们亲爱的。

北京:说名字

南京:你是在威胁我?

北京:我用我改名赌你不知道我是谁。

南京:一定要见血吗?

北京:哦吼吼今天我们俩肯定得没一个

南京:我数三二一我们一起说出你第一次抢我红带子的时间...

北京:我亲爱的在干嘛呢,我去吓她一下

(南京看手表,看自己和杭州的约会还有多长时间开始)

北京:猜猜我是谁

南京:我滴妈呀把我嗬着了,润姐你怎么也皮了

北京:猜猜我是谁

(南京沉默,内心:老子要和杭杭约会呢他们别烦老子)

北京:你是死了吗?

南京:对不起亲爱的,我想到了一些过去的事情

北京:现在来猜一下吧。

南京:猜什么啊

北京:猜猜我是谁啊

南京:还能是谁当然是我们亲爱的。

北京:说名字

南京:你是在威胁我?

北京:我用我改名赌你不知道我是谁。

南京:一定要见血吗?

北京:哦吼吼今天我们俩肯定得没一个

南京:我数三二一我们一起说出你第一次抢我红带子的时间

北京:

三   

二    

祈祷nia

祈祷nia~

南京:走之前,让我再说一句话吧。

红带子顺便也送我了吧,北平。



洛阳市市民

北京:我TM。。。

懒癌又双叒叕犯了[滚蛋]

能看就行

北京:我TM。。。

懒癌又双叒叕犯了[滚蛋]

能看就行

A4-W洚

四大海王办成功半失败的内销计划

我是一颗七彩雨花石自从知道京娘到处烂桃花之后表示不服。并且决定把自家玄武秦淮鼓楼浦口六合栖霞江宁高淳雨花台c遍——为了不辜负博爱之都的设定

什???!!!!

小白蛇乖乖阵亡(上次宁宁对汉姐说阿要辣油阿被听成了I love you)

我觉得四大海王应该收敛点了,比如内销……

西安洛阳生一堆

两京可海星,不过宁宁似乎又念旧情了什?

宁汉合流

所以两京决定锁死西安洛阳,然后继续烂桃花

我是一颗七彩雨花石自从知道京娘到处烂桃花之后表示不服。并且决定把自家玄武秦淮鼓楼浦口六合栖霞江宁高淳雨花台c遍——为了不辜负博爱之都的设定

什???!!!!

小白蛇乖乖阵亡(上次宁宁对汉姐说阿要辣油阿被听成了I love you)

我觉得四大海王应该收敛点了,比如内销……

西安洛阳生一堆

两京可海星,不过宁宁似乎又念旧情了什?

宁汉合流

所以两京决定锁死西安洛阳,然后继续烂桃花

咕咕阿桃

【明莫】笨蛋和胆小鬼的相遇

       前方需知

       某位让写的文 或许我应该艾特一下 但是我和她断交了

  CP:明斯克×莫斯科现代paro,幼驯染,舔狗攻(狗头)

  推荐BGM:Carousel(与故事无关)

  私设如山 欢迎指出bug,完成度不怎么高

  文笔很辣鸡,字数总计3000+

  我不吃这对,舔狗的嘴脸真是令人恶心

  


  

  明斯克知道在莫斯科眼里她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从小到大一直都...

       前方需知

       某位让写的文 或许我应该艾特一下 但是我和她断交了

  CP:明斯克×莫斯科现代paro,幼驯染,舔狗攻(狗头)

  推荐BGM:Carousel(与故事无关)

  私设如山 欢迎指出bug,完成度不怎么高

  文笔很辣鸡,字数总计3000+

  我不吃这对,舔狗的嘴脸真是令人恶心

  


  

  明斯克知道在莫斯科眼里她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从小到大一直都是。

  可莫斯科是个胆小鬼。这么一想,笨蛋和胆小鬼,是很般配的吧?

  .

  刚上幼儿园的时候,明斯克就是注意到了莫斯科。

  她一直冷着脸,当别的小朋友哭着喊着叫妈妈的时候。她只是淡淡地说:“你们这样有点吵。”

  明斯克没有哭,因为妈妈告诉她妈妈会一直待在外面等她。她们在做一个游戏,一个谁先主动去找对方,谁就会输的游戏。

  .

  坚持住,我会赢的。

  小小的明斯克刚进幼儿园心里就想着这话,明斯克最爱玩游戏了。

  莫斯科在哭闹的孩子中,像是个一个“小大人”。她站在窗边一言不发,背对着人群,不知道是在看些什么。这番举动,引得明斯克凑到她身旁,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什么。

      现在回忆起来,明斯克大抵就是在说她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喜欢什么东西之类的吧。她自顾自的说了好久,只觉口干舌燥,才问了句:“你呢?”

  莫斯科转过头,灰蓝色的眼半垂着,漫不经心地从嘴里吐出一个词。

  她叫莫斯科啊,小小的明斯克那一刻的心情……怎么说呢,很微妙。

  就是想和她交朋友。

  明斯克对大孩子一样的同龄人是很想接近的,但一直没找到机会。——当然,大孩子的定义,明斯克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大概就是很安静吧?

  明斯克怔怔地看着她,一言不发。

  .

  莫斯科再没有看她,转头看向窗外。明斯克很喜欢她的眼睛,不像天空的湛蓝色,是一种灰灰的蓝色,像是阴天的时候天空的那种颜色,却比阴天好看许多。小小的明斯克晃着自己的脑袋,想不出该用什么词来描述莫斯科的瞳色。

  明斯克大抵永远都无法用语言描述出来吧,那眼睛的颜色。

  很漂亮的人,比她见过的所有人都要漂亮,明斯克想。她环顾四周,点了点头,更加认同了这个观点。

  .

  于是在幼儿园的第一天,小明斯克和莫斯科在安静中度过了一上午。嗯,事实上……是明斯克,一直待在莫斯科身边。

  吃午饭时,明斯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跟着莫斯科。不知是上天的眷顾,还是她和莫斯科去的太早了,莫斯科旁边没有人。于是明斯克顺利地坐在了她旁边。

  她想和她交朋友。

  明斯克说了很多话,可莫斯科眼皮都不抬一下,只是静静地小口吃着饭。

  或许好看的人,都有些奇怪的地方吧,至少明斯克是那样觉得的。

  长得好看的人吃饭也很好看,但是明斯克在意的不是这个。为什么没有人坐在莫斯科旁边呢?是因为和她一样在幼儿园里没有认识的朋友吗?小小的明斯克心里产生了大大的疑惑。

  年少的疑惑总是飘得飞快,她没有继续想,只因那圆圆的金灿灿的煎蛋打断了她的思绪。她拿起餐叉,咬了一口。

  距离游戏结束还有三个小时,我该怎么度过呢?明斯克边与美食斗争边想。

  在吃饭的时候,莫斯科探究地看了她一眼,只是那是明斯克不知道的事。

  莫斯科身上散发的低气压使别人不敢靠近,这和漂亮不漂亮可没关系。

  也只有明斯克那种“没有眼力见”的傻瓜才会主动地贴过去。

  

  


  吃完午饭,自由活动一段时间后,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就都去睡午觉了。要是能和莫斯科一起睡就好了,明斯克躺在床上想,不,犯不着和她一起睡,哪怕临床也可以啊,她看着床边的棕褐色眼睛的小熊玩偶想。

  可莫斯科不是玩偶娃娃啊,明斯克摸着小熊毛茸茸的头,告诉自己。

  我想和她做朋友。

  

  

  放学了,小朋友们雀跃不已,当然,明斯克也不例外,隔了快一天了,她早想结束与妈妈的游戏了,明斯克她是第一个冲出幼儿园的大门的。

  门前有好多家长,他们穿着各色的衣服,看着大门口他们的孩子,脸上或是急切或是欣慰,这是小明斯克除了去婚礼外,见到的最多的人的地方了。

  可是,怎么没有妈妈呢?

  她不由得攥紧了手里的小熊。

  

  说不定妈妈在后面呢,等一会吧。

  ……

  人很多,但是走的也是极快,不一会,没什么人了,只有满目尘嚣。

  小小的明斯克站在幼儿园的大门,静静地看着前方。

  都走了啊,她想。她没有注意离她不远正欲一个人走的莫斯科。

  

  我当初就只觉得我被骗了,妈妈是个大骗子,至于莫斯科……我还真没有看到。明斯克回忆起来说。

  事实上,莫斯科在明斯克身后站着。

  明斯克低下了头,她感觉脖子有点累了,整个人也有些疲倦,她摸摸玩具熊的耳朵,小声嘟囔着什么。

  小熊的眼在温柔的夕阳的余晖下显得好看极了,明斯克才意识到她还没有仔细看它呢!——这小熊是昨晚妈妈送的,因为今天在幼儿园,没怎么看呢。明斯克揉揉眼,想看清楚它,可没过几秒,那玩具熊的眼就模糊不清了。

  明斯克,因为没有看到妈妈,哭了。眼泪鼻涕一起流,那样子显得她既狼狈又蠢蛋,莫斯科说的。

  

  年轻的老师安慰着她,她是一位浅棕色头发绿眼睛的老师,她的声音温柔,总是安慰着哭闹的孩子们,像是没有脾气一样,不管他们怎样闹腾着哭喊,她也会轻轻擦掉他们脸上的泪珠,柔声对他们说些什么。

  明斯克喜欢那位老师,但她却对老师发了脾气——那位和蔼可亲的老师牵着明斯克的手,对她说:“别哭了,明斯克,妈妈也许有事才来迟了,和老师一起乖乖等她好吗?”“可是…她说过她一直在的!她没有遵守承诺!”明斯克朝她大喊。

  老师微微笑笑,轻抚了一下她的头,准备从口袋里拿出纸巾和糖果,却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了。

  “明斯克,老师给你拿些纸巾和糖果,一会就回来,你在门口乖乖的和莫斯科待在一起等我回来哦。”那位女老师快步走进了幼儿园内,转头瞥了眼毫无反应的木然的明斯克,苦笑了一下。

  事实上,明斯克想张开嘴回答她,但眼前模模糊糊的,又有点疼,她不想开口说话了。明斯克不想说,也不敢说——她怕被人听到她因为哭泣而颤抖的声音,哭起来就尽量别说话,因为声音很怪。

  明斯克不想成为怪孩子。——尽管怪孩子和声音奇怪没什么联系。

  “别哭了,像个笨蛋。”莫斯科把纸巾递给她,泪光中漂亮的她也是模糊的。

  “你哭起来很丑。”

    擦去眼泪,明斯克努力睁大眼睛去看手中的小熊,可是泪水又涌了出来。

  “你不能再哭了……”莫斯科淡淡地开口说道,“再哭下去会变丑的,像童话故事里的老巫婆一样。”

  “真的?”明斯克抹了抹那似乎根本擦不完的眼泪,有些迟疑地问道。

  莫斯科用她那灰蓝色的眼直视着明斯克,点点头。

  过了一会,莫斯科移了眼,低头看着地上的小石头说:“我从不哭。”

  明斯克突然有点想笑,是不是不哭的人都很好看呢?但脸颊上的肌肉很酸,她笑不出来。

  


  那位老师已经把纸巾拿来了,她温柔地擦了擦明斯克脸上的泪,摸着明斯克的脑袋说:“明斯克不哭了,真是个乖孩子,来吃颗糖吧!”

  是颗牛奶味的软糖,糖纸是温暖的橙色。

  明斯克接过糖,向老师道谢。

  “莫斯科,要吃糖吗?”绿眼睛的老师笑眯眯地看着莫斯科,可后者还是老样子,表情没什么过多的变化。

  “谢谢您。”

  莫斯科拿到的是巧克力,明斯克很想吃巧克力,但她没有开口交换。

  

  许是察觉到了明斯克过分“炙热”的目光,莫斯科开口说话了:“是不是想吃巧克力?”

  “是的,不过如果莫斯科想吃的话,就算了。”

  “我不喜欢吃糖,给你。”

  莫斯科把巧克力放到了她手上。

  不知是错觉还是臆想,那一刻莫斯科的嘴角好像微微弯起了。

  “谢谢!”

  明斯克咧开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妈妈,我在幼儿园里认识了好多人哦。”明斯克似乎把不愉快都忘得一干二净,笑着与母亲聊天。

  “嗯,刚刚明斯克没有看到我,是不是哭了?”

  “这个嘛……”明斯克小脸一红,“是的。”

  “很抱歉,因为工作没有及时接你。”

  母亲揉揉眉心,牵着她的手似乎有些冒汗。

  “我原谅妈妈,妈妈要不要听我今天遇到的事情啊?”

  “好啊。”母亲朝她微笑。

  


  低下头,背着书包,她静静地走着。

  “莫斯科不和爸爸妈妈一起回家吗?”

  抬起头,是明斯克朝她招手呼喊。

  “我可以一个人回去,不像你……”

  莫斯科止住了话,“笨蛋”这个词未免太过无礼,她不应该说,还有什么词,能够形容明斯克哭泣时的狼狈吗?

  这样想着,她嘴角微弯。

  那是明斯克第一次见她微笑。

  


  明斯克也笑了,她不自觉地望向西边天空的晚霞,温柔的橘红被糅碎了成了点点微光撒入她眼,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这笑容尽入莫斯科眼底。

  “不如莫斯科和我们一起回家?”

  明斯克欢呼,拉住了莫斯科的手,也没管她是否愿意,明斯克只知道莫斯科看起来心情很不错,要抓住机会亲近起来。

  她不知道的是,那一笑可爱极了。

  其实她也挺好看的,莫斯科想。

  某些方面这两个孩子是很配的,明斯克的母亲望着手拉手的两个小人儿想。

  


  笨蛋主动拉住了那位胆小鬼小姐的手,从那之后,似乎也再没放开过。

江由

占tag致歉

哇塞居然60fo了 谢谢各位啦

做个点图吧  尽量点省城拟哇 自家的或者女校设都可以的

画的很慢 但是会画的——————

哇塞居然60fo了 谢谢各位啦

做个点图吧  尽量点省城拟哇 自家的或者女校设都可以的

画的很慢 但是会画的——————

渊玄★華
真·摸鱼【手动笑...

真·摸鱼【手动笑哭】

原本就是画俩圆,结果……

真·摸鱼【手动笑哭】

原本就是画俩圆,结果……

小孔雀

城拟小段子

沙雕城拟,注意避雷

合肥和太原是好朋友,为什么,看她们的外号就知道了。
“肥肥”“圆圆”


四大古都
北京“我已经忘记了我有过多少个名字了。”
南京“好巧我也是。”
西安洛阳“名字还能变来变去的?”


四直辖市建聊天群
上海:“呵呵”
北京:“怎么了”
上海:“这个聊天群绝对开不下去” 

北京:“为什么”
上海:“这里有个人,就知道仗着首都的身份欺负旁边的人”
北京:“有意见”
上海:“有,很大”
北京:“说说,我改”
上海:“你看看天津,经济只能在城市中排第五”
天津:“我太可怜了”
重庆:“你们是不是忘了这有个第六”
上海:“人口也只有一千万”
重庆:“然后总量还这么高”
上海:“虽说人均各项...

沙雕城拟,注意避雷

合肥和太原是好朋友,为什么,看她们的外号就知道了。
“肥肥”“圆圆”



四大古都
北京“我已经忘记了我有过多少个名字了。”
南京“好巧我也是。”
西安洛阳“名字还能变来变去的?”



四直辖市建聊天群
上海:“呵呵”
北京:“怎么了”
上海:“这个聊天群绝对开不下去” 

北京:“为什么”
上海:“这里有个人,就知道仗着首都的身份欺负旁边的人”
北京:“有意见”
上海:“有,很大”
北京:“说说,我改”
上海:“你看看天津,经济只能在城市中排第五”
天津:“我太可怜了”
重庆:“你们是不是忘了这有个第六”
上海:“人口也只有一千万”
重庆:“然后总量还这么高”
上海:“虽说人均各项和其他直辖市差不多吧”
重庆:“这个直辖市包括我吗”
……
上海:“你看看你把天津欺负成什么样了”

天津:“我超惨的”

北京:“我相信天津,她一定可以有直辖市的样子的”

 重庆:“我够了你们这群坏人,我要退群”

江由
『祈愿荆楚24h』 是第17棒...

『祈愿荆楚24h』

是第17棒,愿湖北与中国顺利度过难关。


因为时间不够所以非常的水💦💦💦抱歉抱歉抱歉   希望汉姐早点好起来吧👍👍👍


上一棒:@风朝(开学停更´∀` 

下一棒:@古峡葱 

武汉加油!湖北加油!中国加油!

『祈愿荆楚24h』

是第17棒,愿湖北与中国顺利度过难关。


因为时间不够所以非常的水💦💦💦抱歉抱歉抱歉   希望汉姐早点好起来吧👍👍👍


上一棒:@风朝(开学停更´∀` 

下一棒:@古峡葱 

武汉加油!湖北加油!中国加油!

西南东北
这对太可爱了 _(:з」∠)_

这对太可爱了 _(:з」∠)_

这对太可爱了 _(:з」∠)_

-安明-

《禅的疫期记录本》

灵感来源于街上巡查的警察们,辛苦各位了!

汉姐加油!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禅的疫期记录本》

灵感来源于街上巡查的警察们,辛苦各位了!

汉姐加油!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咸鱼桃

看完百年之美的后遗症

是柏林

(⑉• •⑉)嘿嘿

我该醒醒了

看完百年之美的后遗症

是柏林

(⑉• •⑉)嘿嘿

我该醒醒了

-安明-
“过年要一起逛花街吗?” 但最...

“过年要一起逛花街吗?”

但最近还是不要去人多的地方了

“过年要一起逛花街吗?”

但最近还是不要去人多的地方了

江由

是最近的

p5是长风家的江门

是最近的

p5是长风家的江门

渊玄★華

【漫,手绘】共同战“疫”,我们能赢,中国加油!

向一线战士致敬!


本来想整理下援助医护人员人数,但整理整理发现,数据好多,况且可能出现误差,就先舍弃了


ps.【作为三党忙里偷闲肝完了漫,实在没时间转指绘,勾线可能会毁o(╯□╰)o】

人设来源:白露横江《中华女校》

发现图片照的有点糊,p4是原图

【漫,手绘】共同战“疫”,我们能赢,中国加油!

向一线战士致敬!


本来想整理下援助医护人员人数,但整理整理发现,数据好多,况且可能出现误差,就先舍弃了


ps.【作为三党忙里偷闲肝完了漫,实在没时间转指绘,勾线可能会毁o(╯□╰)o】

人设来源:白露横江《中华女校》

发现图片照的有点糊,p4是原图

渊玄★華
【草稿】武汉加油,一定会好起来...

【草稿】武汉加油,一定会好起来的!!


ps.暂且草稿,有时间就细化✔

【草稿】武汉加油,一定会好起来的!!



ps.暂且草稿,有时间就细化✔

神秘人儿
前些日子补习物理的摸鱼 津津真...

前些日子补习物理的摸鱼

津津真可爱

近两周没上lof 女校tag更新了近七十条 开心开心 女校不再冷清了耶

对了 按照时间推 白露今年二月是不是会有更新!毕竟上次更就是19年二月呢(也不一定 希望会有更新)

前些日子补习物理的摸鱼

津津真可爱

近两周没上lof 女校tag更新了近七十条 开心开心 女校不再冷清了耶

对了 按照时间推 白露今年二月是不是会有更新!毕竟上次更就是19年二月呢(也不一定 希望会有更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