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中华组

87231浏览    866参与
簦菁酒

痴人说梦

国民十一年   冬


  冬日的阳光洒在街市里,懒洋洋的,反而把银装素裹的街道照的更冷了。阴晴不定,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街道却不同这没吃饭的大阳,交谈声,叫卖声,熙熙攘攘,热热闹闹。当最使热门的可是西街梨园春里唱《霸王别姬》的王耀。


  不知名人问:“这西街王耀可是谁?”


  被问人感到讶异回答说:“这王耀是梨园春的当家名旦,不知有多少人拜在了他的金嗓子下,他们上月来了西街,戏迷那高兴的呀,与过节没什么两样,不过像你我这样的小百姓,可没机会听啰,不之过上回我在...

国民十一年   冬


  冬日的阳光洒在街市里,懒洋洋的,反而把银装素裹的街道照的更冷了。阴晴不定,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街道却不同这没吃饭的大阳,交谈声,叫卖声,熙熙攘攘,热热闹闹。当最使热门的可是西街梨园春里唱《霸王别姬》的王耀。


  不知名人问:“这西街王耀可是谁?”


  被问人感到讶异回答说:“这王耀是梨园春的当家名旦,不知有多少人拜在了他的金嗓子下,他们上月来了西街,戏迷那高兴的呀,与过节没什么两样,不过像你我这样的小百姓,可没机会听啰,不之过上回我在门口偷听了几句,我还看见过他卸妆的样子……”


  只听身后传来笑声,被问人转过身去,一看,那可不正是梨园春中的王耀与他的师妹林晓梅吗?看到自己被人发现的王耀低下了头藏起了脸。"

林晓梅笑着说:“耀哥今可是有名的人儿,怎还是与那小姑娘一般害羞呢?”


  王耀轻轻的拍了林晓梅的头说“我是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递给被问人一张票 。  说:“想听曲去就及可。”就飘飘然地离开了,独留那人呆呆的戳在原地。


    突然不知为何在人群中一阵骚动,人们一边抱怨着一边迅速散开。一个灰色的小团子就这样的冲了过来,眼看就要摔倒,却被王耀一手捞了回来问“你没事吧?”


林晓梅拿出手帕给那团子擦脸 说“ 你这小子,跑这么快赶去投胎啊,万一摔破了脸,那可不好看了 ,她把团子脸擦干净后又说“哟,长的还挺好看的 。”还吹了声口哨。


  “晓梅,你从那学的污言秽语,你一女孩说话不要与那地痞流氓一样。”王耀说,他看向小团子,那小团子气喘吁吁,手里还死死攥着一个鼓鼓的荷包。


  “站住!还敢跑!”远方忽然传来一声吼叫。风驰电掣的追来两人,把小团子从地上拉走摔在了地上。林晓梅出言相劝,却被吼了回去:“你知道个屁,这光天化日下偷我父亲东西的小贼,死了是为民除害!”她见这大汉不听 便抓住了大汉的手 , 把大汉摔到了地上,王耀向前走去,让林晓梅把他扶起来,说:“这种事应由法院管。”


“法院?呵 ,法院日里万机,这种小贼我们自己管。”


王耀看向团子问:“是你偷了老人家的钱了。”


团子紧紧地护着荷包:“我需要钱。”


“谁不需要钱呢,但偷钱的是没人要的坏孩子,你把钱还给他,这事呢就算了吧。”王耀说。  


“不能还,如果没有钱我娘就没命了。”团子说着说着就哭了。


“他娘就是个妓女,臭*子,才会有那种病,唉有其母必有其子哟。”大汉说。


忽然大汉浑身一抖,他感觉对方的眼神像针一样的扎在身上,然后手腕传来一阵疼痛他连连叫到:“好了好了别扭了,钱我不要了,放开!放开!”


王耀让林晓梅放开手 说:“要么这样吧,你娘治病要多少钱我借给你,你把钱先还叔叔,日后在还给我。”团子这才把愿荷包还给了大汉,王耀又给大汉一点钱,做为补偿,又叫了人带他一瘸一拐的去了医馆。


王耀把手伸到林晓梅面前,林晓梅把自己的脸放在他的手上,看着撒娇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我看这小子只能把自己卖给你来还钱了,这钱一定还不了,太浪费了,我买个衣服你都说我乱花钱,你现在再看看你。”


“我告诉班主你不练习偷跑出来。”


“哎,好师兄,我好有钱,多的都不知道怎么花,不过不要忘记付利息哟。”

“还打人……”  

 “好的好的,不用付利息了,你看我多好啊 就不要告诉班主麻烦他老人家了。”


 林晓梅把自己的荷包交给王耀,王耀抱起团子轻问:“你名字是什么呀,你指指路,我们去给娘治病好不好。”团子感觉有一片云飘到了自己的耳边,痒痒的,当王耀以为他不会回答时,忽然耳边的团子小小的声音“王濠镜……谢谢你。”王耀想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在回答自己的问题。


林晓梅看了看表,像是想起什么,脸色苍白的对王耀说:“完了完了,这个点再不回去会被班主的小竹鞭抽的,我先回去了,你们自己先去吧。”说完这没头没脑的话就跑了。


“濠镜啊,我这妹妹早年去日本留学回来,胡言乱语,你不要放在心上了。”  

   “嗯。”

————————————————————————

床上的那个人己经不像一个人,就是一团烂肉,王耀忍住自己反胃的感觉。心里默哀到:这人恐怕没救了吧。

他走到门口,看着屋内破洞的屋顶飘下来的飞雪心里计算着时间。果然还不到半小时,医生就走了出来, 屋内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

 

“多谢。”王耀看了医生一眼,急忙向屋内赶去。


 门内的王濠镜从悲伤中冷静下来,他觉得太冷了,周围没有一点儿声音,冷的刺骨。慢慢的他感觉到身后有一个太阳,一缕缕阳光照在了他的身上,他不经意向那太阳靠去。

王耀走到床边见那小孩要往自己身上靠,就上前把他抱住,一起蹲在床边。王耀伸出手探了探孩子母亲的鼻息,发现她的眼睛亮了一下,看向了自己,王耀很难想到一个濒死的人会有那样的眼神,里面仿佛装着一片星空,王耀对王濠镜说:“你母亲还在这,要和她说话吗?”

王濠镜见了他突然跪了下去,用嘶哑的嗓音说:“我母亲最后的愿望是想让我跟随先生,请先生收留,我什么会做,什么都能做。”

王耀连忙把王濠镜扶了起来无奈道:“好的好的,你先起来,你莫不是忘了,你还欠了我的钱呢,难道还想赖账不成。”他弯下了腰对床上的女人说:“您把孩子交给我,我虽不保他一生富贵,但一定保他一世平安,您就放心吧。”床上的女人听了闭上了眼睛,安祥的睡了。

王濠镜把手中的白菊放在了母亲的墓前,问王耀:“母亲也许是快乐的吧?”

王耀回答:“我不知道什么是死亡,或许死只是一场不会醒来的美梦,人世间的艰难苦恨都会在这场梦里消失。我也不懂那么多,也许她是快乐的,在另一个世界快乐的活下去”。

“那先生你向往那场美丽的梦吗?”

“不会呀,活在这世上比那醉生梦死要好的多。”王耀望向墓碑上的“王春燕”三个大字。心中有些怆然。

在回戏园的路上小孩子说了很多话,关于母亲,父亲,与自己,其实在王耀眼里这也算不上什么稀罕的故事,但他还是认真听着。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些事他见的太多。他也只能用“嗯”   “这样啊”的句子来回答:

“我妈妈以前笑起来是世界上最美的人,既使她染上了病,吸了鸦片,她依然是最美的。 ”

  “嗯。”

“我读过书的,学了十年二胡。也许可能会有用。”   

“这样啊,等回去你拉给我听听。”

“我有一天实在没办法了,就把身上的东西全卖了拿去赌,想一了百了,可是你知道吗?”

王耀感受到旁边人有点颤抖,连忙握紧了王濠镜的手。

“我啊,没有输反而赢了,我用赌博的方式把父亲输的钱赌了回来,那我是输还是赢呢?”

“不知道,不过今后你就是我的人,不想做的事就不做了吧。”

“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呀,好孩子谁不喜欢。”

王耀逐渐发现王濠镜说话有一句没一句的自言自语,便闭上了嘴,在一旁默默的听着。


不知怎么走着就回到了戏园里。

“哥,你终于回来了,班主他要弒妹了。”林晓梅见王耀回来,大声求助,只见她与王嘉龙隔着柱子上演了好一出“秦王绕柱走”她还掐起了兰花指唱到:“想起了当年事好不惨然。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展,我好比虎离山受了孤单;我好比南来雁失群飞散,我好比浅水龙困在沙滩。”


“大佬,你别听她乱说。整天乱跑,明天就是她第一次登台不好好练习,怕是要丢了招牌惹人笑话。还有林妹你一武生,装什么花旦……”王嘉龙骂着骂着,林晓梅不知怎的跑到了房梁上面……鸡飞狗跳。王濠镜看了王耀一眼,王耀感觉有点尴尬。


两个时辰后


林晓梅与王嘉龙手拉手在墙前面壁。


“还打架吗?”   

 “不打了。”   

 “为什么?”    

“因为我们是兄妹,要互相帮助。”王嘉龙罕见的与王晓梅达成共识,不过林晓梅把互相帮助四个字字咬的特别重,王嘉龙听到后,望了林晓梅一眼,林晓梅见了瞪了王嘉龙一下。


不过王耀好像并没有在意,放下了手中的小竹鞭,看向了王濠镜,核蔼可亲的笑了笑。把王濠镜抱到身前来,说:“这是你们的新弟弟,名字是王濠镜,从此以后我们梨园春又多一人。”


“大佬你怎么又往家里带小孩啊,上次那个白眼狼忘了吗,还有啊,大佬你们是去挖煤了吗?怎么这么脏?”


王耀拍了拍身上说:“上次啊,在几百年前,当然记的,不会忘的。”


“班主你不能这样说小菊,还有哥你是去那个时空转了一圈,你才二十七啊,哪的来几百年呀?”


“噢,人老了,记性不好。不过晓梅你穿红色很好看。”


“谢谢哥,你才知道呀。”


“不过大佬,这孩子长开了,骨头太硬,学不来,我知道您喜欢小孩,但我们这小本生意的,是真不能收闲人的。”王嘉龙捏了捏王濠镜的手说。


“那就留在我身边照顾我起居吧,我不是少了个佣人吗?”


“咦~~”林晓梅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兴奋了起来。


王嘉龙敲了敲林晓梅的脑袋说:“好好唱你的戏,不要整天有的没的。”  


“干什么呢,只有哥哥才能敲我脑袋,还有班主你不要老学哥哥说话。”  


“我是班主,你与大佬都要听我的。”

“哟,嘉龙长大了,骨头硬了想使唤哥哥了。〞

“叫我班主,没大没小的。”

……


王濠镜看了看王耀,王耀无奈说:“我们家不讲究这么多的,放开点。你等会跟我熟悉一下场地。有问题就问吧,而现在先随我去换身衣服先。”王耀嫌弃地看着自己与对方脏兮兮的衣服,王濠镜内心感到有点愧疚,王耀牵着他的手把他带进了自己的卧房。

Moony🌝

弱 智 小 孩 合 集 

(就一张纸你合啥集


私心给小小澳画了长发

我爱高原红腮红

弱 智 小 孩 合 集 

(就一张纸你合啥集



私心给小小澳画了长发

我爱高原红腮红

玛莉露
这里回复下之前有人说我没灵感就...

这里回复下之前有人说我没灵感就画双胞胎的事。我不是,我没有,不要乱讲(心虚)

其实是之前搜索资料的时候看见有写湖南湖北最早前是叫湖广的一个地方,之后才分开的,所以画了双胞胎梗。ps 湘是妹子

这里回复下之前有人说我没灵感就画双胞胎的事。我不是,我没有,不要乱讲(心虚)

其实是之前搜索资料的时候看见有写湖南湖北最早前是叫湖广的一个地方,之后才分开的,所以画了双胞胎梗。ps 湘是妹子

请给我的画评论。
我的手抄报。 重 女 轻 男...

我的手抄报。

重 女 轻 男

没地方画濠镜就把他眼镜画嘉龙身上

他没摄影,我这次没让他摄影,我好善良

我的手抄报。

重 女 轻 男

没地方画濠镜就把他眼镜画嘉龙身上

他没摄影,我这次没让他摄影,我好善良

十里秦淮

【极东/中华组】木兰词

-小段子.

-纳兰容若未解之谜.

-有地方和历史对不上,请多多包涵.


——分割线——


都说年纪大了的人会喜欢追忆似水年华,王耀算是深有体会。


具体时间王耀记不清了,只是那时候没那么多人来自己家蹭吃蹭喝,自己也不用给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的亚瑟送小笼包。啊,那大概就是很多年前吧,王耀就是个全职哥哥。家里总是有四个小朋友围着自己转,打打闹闹踏着朝霞跑过余晖。好在王耀是极喜欢小孩子又极有耐心的,他总是喜欢泡一杯茶坐在院子里的几株竹子下,看着头顶蓝底白花的天空,听听小孩子们朝气蓬勃的吵闹声。


那时他喜欢带着弟弟妹妹们一起读书写字,尤...

-小段子.

-纳兰容若未解之谜.

-有地方和历史对不上,请多多包涵.






——分割线——





都说年纪大了的人会喜欢追忆似水年华,王耀算是深有体会。




具体时间王耀记不清了,只是那时候没那么多人来自己家蹭吃蹭喝,自己也不用给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的亚瑟送小笼包。啊,那大概就是很多年前吧,王耀就是个全职哥哥。家里总是有四个小朋友围着自己转,打打闹闹踏着朝霞跑过余晖。好在王耀是极喜欢小孩子又极有耐心的,他总是喜欢泡一杯茶坐在院子里的几株竹子下,看着头顶蓝底白花的天空,听听小孩子们朝气蓬勃的吵闹声。




那时他喜欢带着弟弟妹妹们一起读书写字,尤其喜欢念诗词给他们听。




王耀喜欢沙湖道中的竹杖芒鞋轻胜马,喜欢寒色远的千里江山和芦花深处停泊的孤舟,喜欢一夜春雨后明朝深巷的杏花香。他总是一首一首念给孩子们听,然后给他们讲黄州的猪肉有多么好吃,取了砚台笔洗兑上水给他们演示黑云翻墨,白雨跳珠。




每次背的最快记得最熟的毫无疑问是本田菊,但王嘉龙意外是听得最认真的。




于是某次王耀再次念起纳兰容若的句子时候王嘉龙举手提问了。




“先生,”彼时王嘉龙盘腿坐着,单手支在膝上,宽大的衣袖顺着纤细白皙的手腕耷拉下来,“为什么你和上次念得不一样啊?”王耀眼中带笑,“哦?哪里不一样呢?”“上一次是‘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怎么这次就去变成了‘却道故心人易变’了?”王耀放下手中的书抖抖衣袖坐下,带起一小阵风旋上去掠过门边本田菊送的小风铃,发出好听的声音,“这两种说法到是都有,大家更喜欢哪种呢?”




晓梅说喜欢第一种,濠镜也这样说,王耀点点头,又笑着去问本田菊。“第一。”本田菊端正地跪坐在王耀身边回答。



“为什么呢?”




“唔……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不变的心吗?就连爱也会变的,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愁绪呢?骨肉之情也是,否则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手足相残的事呢?”




本田菊说完,整个屋子陷入了沉寂,只有风铃还兀自叮当作响。王耀不做声,本田菊觉得自己可能是说错了话,就小心翼翼抬头看他。王耀脸上看不出什么喜怒,只是那双乌黑的眼睛深深望着他,里面包含了好多好多。以至于后来再谈这件事的时候王濠镜倒吸一口冷气说,先生那时的眼神着实有些可怕,好像把本田他整个人都看透了。




半晌,王耀终于带着孩子们熟悉的微笑开了口:“那么小菊以为什么是不变的呢?”本田菊沉思了一会,“我……不知道。”“是吗……”房间又一次静下来。没再做更多评价,王耀又接着问:“嘉龙怎样认为呢?”“第二个。”王嘉龙毫不犹豫的回答。“欸,嘉龙是唯一一个欸,为什么呢?”王嘉龙沉默,又开口。




“连心都变了,就不是故人了吧。”




最后谁也不太记得这场讨论是怎样收尾的,总之王耀没有再提本田菊的回答。接下来的日子天依然蓝着,茶依然热着,孩子们依然打闹着,风铃依然响着。




再后来就没那么美好了。至今嘉龙濠镜和晓梅依然记得那年十二月,本田菊在王耀背上砍下那一刀时王耀脸上的表情。




“你怎么敢这样做?!”王耀狼狈地跪在地上朝本田菊大喊。




“你早就不配做我的哥哥或是老师了。”本田菊留下这句轻飘飘的话,然后转身,离开了。




这伤落了疤,王耀养了几十年还是会痛。门前挂着的风铃摔下来碎了一地,叮叮当当的声音不见了。后来王嘉龙被亚瑟接去住了一段时间,晓梅和濠镜也都走了。大概是走了很久很久吧,因为王嘉龙这辈子都不想再吃司康了。




回来后王嘉龙觉得王耀变了。他于是去问晓梅,少女警惕地四处看看,把他拉进角落说悄悄话,原来她是听本田樱讲的。本田菊去给王耀道歉那天本田樱在场,一切都谈妥之后本田菊深深一鞠躬,一声对不起大声喊出来。王耀只是看着他,看着他,突然开口:“本田君。”本田菊错愕的抬起头——王耀从未这样叫过他。王耀的语气平静的像一潭深不见底的水,丢块石头都只会直接沉进去,激不起一点波澜。“现在本田君觉得什么是不变的呢?”本田菊正色,开口:“利益。”王耀盯着他良久,最后说,是吗,然后转身离开。




倘若站在那里的是王耀而转身离开的是本田菊,此时的场景到是像极了那年十二月的南京。




“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耀君呢。”本田樱是这样跟晓梅说的。




王嘉龙又去问王耀,后者笑着拉他坐下,给他端出新烤的点心和新煮的茶。那个瞬间王嘉龙又觉得王耀没变,因为那茶太香了,点心太好吃了,和很多年前他离开前一样。王耀给王嘉龙讲了这几年发生的所有事,半点不落,听得王嘉龙心里一阵阵发疼。末了王耀长出一口气,自嘲地笑了笑。




“他倒也是,真是应了先前那番论述,好个‘却道故人心易变’,也不知道这翻脸不认人的本事从哪里学来的。”




王嘉龙噤声,半晌又问:“那您呢先生?”




“我也同样吧。”




“我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的。现在可不像从前了,阿尔弗雷德,亚瑟,路德维希,弗朗西斯,北边的布拉金斯基,还有本田菊,这些可都不是省油的灯。时代不同了,我也该早点改变的,这样就能变强,就能不再被欺负,就能保护你们了——说起来那个琼斯欠我的钱还没还啊,那个混蛋。”




是了。




王耀家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东方大地上重新生起火红的太阳,灿烂,耀眼,让人再无法忽视他的光芒。




王嘉龙站在光芒里看王耀。




他看着先生飞速变强,看着先生游刃有余地同其他人打交道,看着先生向本田菊微微点头然后目不转睛地离开,看着先生对着海峡那边叹气。




他也看着先生在厨房里忙来忙去,看着先生抱着滚滚到处跑,看着先生在世界各地建别墅,看着先生与几千年前一模一样的最真挚的笑容。




王嘉龙笑了。先生还是那个先生,那个明明比谁都更年长,比谁都见过更多世态炎凉,比谁都更有着那种年长者的智慧,却又比谁都更可爱,更纯粹,甚至有一点幼稚的先生,那个比谁都更爱他们的先生。




几千年,王耀那颗温暖鲜红的心,从未变过。




什么嘛,王嘉龙心想,他从来就不相信什么“却道故人心易变”。



却道故心人易变。

是盒子不是箱子

亚细亚组的欢脱日常

当亚细亚没钱了 

        当王耀带着凝重的表情回到家中时,孩子们就知道大事不妙了,毕竟能让王耀露出这种表情的事,多半很严重了。没等孩子们问到底是什么事,王耀便开了口“我们好像...没钱了。”客厅里罕见的安静了一分钟后即刻炸开了锅“骗人的吧!”“在下觉得...”“好了!”王耀大手一挥“别说了,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去二肥那儿把他欠我的钱要回来!嘉龙,菊,跟我来。” 

        天空一阵巨响,亚细亚黑恶势力登...

当亚细亚没钱了 

        当王耀带着凝重的表情回到家中时,孩子们就知道大事不妙了,毕竟能让王耀露出这种表情的事,多半很严重了。没等孩子们问到底是什么事,王耀便开了口“我们好像...没钱了。”客厅里罕见的安静了一分钟后即刻炸开了锅“骗人的吧!”“在下觉得...”“好了!”王耀大手一挥“别说了,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去二肥那儿把他欠我的钱要回来!嘉龙,菊,跟我来。” 

        天空一阵巨响,亚细亚黑恶势力登场。“阿尔弗雷德,给老子开门还钱!”王耀手持中华锅,身边站着左右护法,各持村麻纱、折凳。房里仍是没有任何动静。“阿尔弗雷德,你再不开门,受伤的就不只是你家大门了!”“nini,阿尔君大概是躲在了亚瑟君家里了吧。”“那就没办法了。”王嘉龙沉默片刻“我刚刚在朋友圈里看到柯克兰老师发的照片,他们大概是在plane上吧。”......“算了。”王耀大手一挥,“回去,我 

有法儿了。” 

        “耀哥,我这里有500块钱。”一回家,就看见王晓梅手上拿着几张红色的钞票。“干得漂亮,晓梅!”王耀扬起笑脸。“晓梅姐,这钱从...”本田菊看着王晓梅诡异的笑脸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啊,那个啊,我把你的本子买了。”“哈?”.....“轰隆隆”本田菊HP-999“在下要去死,请不要拦着在下!”眼看着本田菊冲向了楼顶,王晓梅有开口了“噗嗤,骗你的啦,我只是卖了勇洙的几坛泡菜和年糕,还有耀哥包的饺子啦。”“正的吗?没有骗在下?”本田菊得到了肯定后,松了一口气。 

        王耀接过500元转身看着王濠镜“500块够了吗?”王濠镜推了推眼睛,轻笑一声“够了。”将钱收进口袋。“喂濠镜,都靠你了。”任勇洙冲王濠镜招了招手。“放心吧,饿不着你的。” 

        三个小时以后。 

        “濠镜怎么还没回来?”王耀喝了口茶,看了看挂在客厅的钟顺口问了一句。“我看濠镜哥是赌瘾又上身了,毕竟在家里谁也不陪他玩儿。”“我看是他又拉仇恨了吧,你们不记得之前他一个人去赌场玩儿,结果因为赢得太多,差点被人打了吗?”“咣”王嘉龙一下放下游戏机从凳子上站起来,拿起折凳“大哥,我去找他。”王耀点点头“小心点。”

        当王嘉龙到了赌场门口,才发现原来任勇洙还有个乌鸦嘴的特性,不过一直没人打到王濠镜而已,但现在这样,王濠镜也没办法全身而退。王嘉龙抡起折凳就往王濠镜身边砸,打出一条路后拉起王濠镜的手就往外面跑,边跑边冲王濠镜说道:“大哥是叫you来赌钱的,不是来拉仇恨的,money带上了吧?”“嗯,不过今天是我赌嗨了,钱拿的有点多才被他们打的...”王嘉龙突然停下来,死死地盯着王濠镜的眼睛“那下次我就不来了,等你被揍了,再去找大哥哭吧。”王濠镜不知从哪拿出一把折扇摇来摇去“你是和柯克兰先生待久了被他的傲娇传染了?”王嘉龙默默举起了折凳“嗯?”“好啦好啦,先回去,晚上我请你吃小笼包。”“三笼。”“好好好,你吃五笼都行。”“真的吗”“……你吃的完吗?” 

        “大哥,今天我和嘉龙出去吃饭”王濠镜仗着长得高,一把揽住王嘉龙。“等一下,你们俩去干啥?”王晓梅两手叉腰,头上的呆毛一条一条的,多年画本子的直觉告诉她这件事儿不简单。王濠镜摇着扇子慢悠悠的说:“晓梅,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大哥刚刚好像在收拾房间。”王晓梅眼皮一跳,大事不好,我的本子!来不及理会王濠镜就向房间里冲去“行了,go。”王嘉龙拉着王濠镜就往外走。等王晓梅再次回来时,已经看不见他们了。

是盒子不是箱子

亚细亚的欢脱日常

当伊万来见家长 (bushi

        (〝▼皿▼)盯—————— 

        “居然是这个毛子吗?”王嘉龙慢慢敲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折凳躲在临时成立的“保护大哥不被渣男欺骗人人有责”协会——本田菊的房间,十分不友好的看着笑得一脸无害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心里不爽到了极点。看见王耀哼着小曲儿给伊万做饭,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小笼包!大哥亲自做的小笼包!自打我和濠镜住在一个房间以后,我就从来没吃过大佬亲自做...

当伊万来见家长 (bushi

        (〝▼皿▼)盯—————— 

        “居然是这个毛子吗?”王嘉龙慢慢敲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折凳躲在临时成立的“保护大哥不被渣男欺骗人人有责”协会——本田菊的房间,十分不友好的看着笑得一脸无害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心里不爽到了极点。看见王耀哼着小曲儿给伊万做饭,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小笼包!大哥亲自做的小笼包!自打我和濠镜住在一个房间以后,我就从来没吃过大佬亲自做的小笼包了!”王嘉龙在心里咆哮着,把手上的折凳捏的“嘎嘣嘎嘣”的响 

        王濠镜听见自家弟弟心碎的声音便拿起骰子走来拍拍王嘉龙的肩“怎么了小香,要不要和我来赌一把。” 

“来的正好”王嘉龙回头死死盯着王濠镜“Come to看看大哥在干嘛吧。还有,不要叫我小香,镜仔。”看着王濠镜僵硬的表情,王嘉龙心里似乎舒坦了那么一些,拽着王濠镜蹲在了门口。在王嘉龙为水晶包子、虾饺、肠粉...流泪时,王濠镜十分淡定的把玩着自己的骰子,直到—— 

        “麻将!大哥竟然带那个毛子搓麻将!还带他玩儿斗地主,居然还有炸金花!这怎么可能!”王濠镜显然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连被王嘉龙叫那么难听的昵称时也只是愣住一下的王濠镜脸上微笑的表情彻底绷不住了。“这不可能!为什么大哥宁愿和那毛子玩儿也不和我玩儿!”王嘉龙一把揽住王濠镜,恶意满满地对他说“濠镜啊,这也不能怪大哥啊,咱一家都不乐意跟you玩儿啊。”“......”“诶,等等啊,濠镜你别走啊!” 

        “诶,菊,你画的什么?”热衷于各种作死的任勇洙翻开了本田菊的本子,结果得到了菊的一句“在下没空陪你作死。”窥探到了一切的王嘉龙瘫着一张俊脸走来“勇洙啊,你知道今天有人要来咱家吃饭吧......”显然,两个兄控达成了共识。 

       “待会儿你看我脸色行事。”“......我tm”“开玩笑的,就按我们商量的进行。”任勇洙点点头,毅然走向了客厅。 

        ...... 

        “发生了什么?”刚和别人赌了几把后成功治愈心灵创伤的王濠镜回到家后表示怀疑自己的眼睛,摘下眼镜揉了揉在戴上后仍然如此。“来呀濠镜,一起喝两杯呗。”王耀冲王濠镜招了招手,和伊万端着酒杯冲他笑着,任勇洙面前放着还剩半杯酒的酒杯,而他整个人都趴在了桌上一动不动,显然是喝断片了。王嘉龙显然也好不到哪去,酒杯里大概装着老白干和伏特加的混合物,脸红了一大半,嘴里念叨着什么“大佬...结婚...镜仔...混蛋...”王耀仍然喝的很嗨皮,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弟弟要飞升了。王濠镜默默叹了口气,自家大哥还真是有了男朋友忘了弟,背上王嘉龙,提着任勇洙回到他们房间。 

        后来每次伊万来时,王家除了王耀,总还会多那么一两位王耀的弟弟妹妹一起喝酒,唠家常,看来伊万要得到孩子们的认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今天的亚细亚大院也很核平呢。 

是盒子不是箱子

亚细亚组的欢乐日常

 当王耀在家发现了R18本。 

        “这个,怎么回事?”王耀手持中华锅,冲自己的弟弟妹妹们问到。“是,是菊画的,不关我的事啊!”任勇洙第一个顶不住压力,不顾其他人眼刀威胁,出卖了画手之一本田菊。好的,在下记住你了,本田菊默默在任勇洙身上贴上了“杀必死”的标签,在王耀的中华锅落下的前一刻开了口“nini,在下只是受不了勇洙的不停地唠叨,才和晓梅画的。”机智,菊在心里为自己点了个赞成功的把晓梅和刚爬上岸的任勇洙拖下了水。卧*,菊,说好的队友呢?不带这样的。晓梅迅速调整好表情为自己开脱(...

 当王耀在家发现了R18本。 

        “这个,怎么回事?”王耀手持中华锅,冲自己的弟弟妹妹们问到。“是,是菊画的,不关我的事啊!”任勇洙第一个顶不住压力,不顾其他人眼刀威胁,出卖了画手之一本田菊。好的,在下记住你了,本田菊默默在任勇洙身上贴上了“杀必死”的标签,在王耀的中华锅落下的前一刻开了口“nini,在下只是受不了勇洙的不停地唠叨,才和晓梅画的。”机智,菊在心里为自己点了个赞成功的把晓梅和刚爬上岸的任勇洙拖下了水。卧*,菊,说好的队友呢?不带这样的。晓梅迅速调整好表情为自己开脱(卖队友)“你看啊哥,你找到了那么多,就算是我和菊一起画的,那也太多了吧......”“晓梅,别说了!”王嘉龙突然大喊“我,我每次趁老师您不在家,就把我电脑里的东西都打印下来交给晓梅和菊。”眼看着王耀的脸越来越黑,王濠镜不忍心看弟弟妹妹们遭受摧残,悄悄用手机给伊万发了条信息。一分钟后,王耀的手机响了,接完电话后,王耀匆匆出了门,临走前还不忘说一句“等我回来再收拾你们。” 

          王耀一出门,刚才还慌得一批的熊孩子们瞬间闹了起来。晓梅给伊丽莎白打了电话,转移了剩下一部分本子,菊拔出村麻纱向勇洙宣战,嘉龙悄悄问濠镜给伊万发了什么。 

       今天的亚细亚大院也很核平呢。 


是奇er不是企鹅
《论最关心的两个都是熊孩子怎么...

《论最关心的两个都是熊孩子怎么办?》

王耀:你们两个一天到晚就想离家出走到底想干什么! 

熊孩子①(湾):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熊孩子②(港):有一股来自自由的气息指引着我… 

王耀:哈??

阿尔:王耀不准在本hero面前欺负弱小!

王耀:您可快滚远点吧。

一个乖巧却为了合群只能一起哭的澳

《论最关心的两个都是熊孩子怎么办?》

王耀:你们两个一天到晚就想离家出走到底想干什么! 

熊孩子①(湾):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熊孩子②(港):有一股来自自由的气息指引着我… 

王耀:哈??

阿尔:王耀不准在本hero面前欺负弱小!

王耀:您可快滚远点吧。

一个乖巧却为了合群只能一起哭的澳

苦夜永遠に

新年快乐🎆

土 味 海 报

草稿流注意⚠️微量红色组

就不打cp tag了。

布拉金斯基小天使出没

新年快乐🎆

土 味 海 报

草稿流注意⚠️微量红色组

就不打cp tag了。

布拉金斯基小天使出没

看到我请叫我滚去画画

是中華組!

把兩個鬧騰孩子放在一起。

你看看人家濠鏡!【大霧】

是中華組!

把兩個鬧騰孩子放在一起。

你看看人家濠鏡!【大霧】

鹤初
“王老师又带着他的学生来吃早餐...

“王老师又带着他的学生来吃早餐啦。”


——————————————

你瞧那个没睡醒的王大爷(bu)

其实是想作为19年最后一张画的🤔🤔结果现在才画完


为什么在tag里看不到我的图啊草


“王老师又带着他的学生来吃早餐啦。”



——————————————

你瞧那个没睡醒的王大爷(bu)

其实是想作为19年最后一张画的🤔🤔结果现在才画完



为什么在tag里看不到我的图啊草


依沫

【aph】新年快乐

★500字不到的段子 

★有极东成分 

★新年快乐

窗外飘着零星的雪,今晚的夜空似更加澄澈,星星各自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光芒——又是一年过去了。

地上倒映着房间内透出的暖光,而王耀,正捧着一杯暖茶,欣赏着夜景。

他不习惯于熬夜,这对健康很不好,但是今天是特殊的,他想享受今年最后的时光悄悄流逝进入2020年的感觉。

手机屏幕上的数字从23:59跳到0:00,王耀一笑,“你好!2020年!”

接着,是一条短信:王耀桑,跨年快乐。

屏幕上简洁的几个中文,右下是熟悉的署名:本田菊。

王耀眯眼,轻触屏幕——“新年快乐,小菊!”

接着的便是晓梅,濠镜他们的信息轰炸,和门...

★500字不到的段子 

★有极东成分 

★新年快乐

窗外飘着零星的雪,今晚的夜空似更加澄澈,星星各自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光芒——又是一年过去了。

地上倒映着房间内透出的暖光,而王耀,正捧着一杯暖茶,欣赏着夜景。

他不习惯于熬夜,这对健康很不好,但是今天是特殊的,他想享受今年最后的时光悄悄流逝进入2020年的感觉。

手机屏幕上的数字从23:59跳到0:00,王耀一笑,“你好!2020年!”

接着,是一条短信:王耀桑,跨年快乐。

屏幕上简洁的几个中文,右下是熟悉的署名:本田菊。

王耀眯眼,轻触屏幕——“新年快乐,小菊!”

接着的便是晓梅,濠镜他们的信息轰炸,和门外有些急促的敲门声。

“哎呀——”王耀对于突然多出来的几十条信息手足无措,慌慌忙忙地刚刚打几个拼音又去开门。

“先生——!怎么样!先生的第一条信息是我的吧?是我的吧?”

“啧…老师的第一条信息必须是我的!”

“…哎,安静一下吧…”

王耀看着为自己第一条信息而争执的弟弟妹妹,颇为无奈,“第一条信息,是小菊的哦。”

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啧…竟然被那小子抢先了吗…”

王嘉龙些许不悦。


这时,王耀的手机屏幕又亮起来——“新年快乐呀大哥!顺带一说,新年的起源是我家哦!”


令人些许不悦却暖心的信息。

井-非得要死

我忘记发了是濠镜的生贺orz

我忘记发了是濠镜的生贺orz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