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中国文学

2415浏览    1032参与
芊瓔

《論語》先進

[春秋-戰國]公元前480年—公元前350年


{第二十六章}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坐。子曰:「以吾一日長乎爾,毋吾以也。居則曰:『不吾知也!』如或知爾,則何以哉?」子路率爾而對曰:「千乘之國,攝乎大國之間,加之以師旅,因之以饑饉;由也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夫子哂之。「求!爾何如?」對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禮樂,以俟君子。」「赤!爾何如?」對曰:「非曰能之,願學焉。宗廟之事,如會同,端章甫,願為小相焉。」「點!爾何如?」鼓瑟希,鏗爾,舍瑟而作。對曰:「異乎三子者之撰。」子曰:「何傷乎?亦各言其志也。」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

[春秋-戰國]公元前480年—公元前350年


{第二十六章}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坐。子曰:「以吾一日長乎爾,毋吾以也。居則曰:『不吾知也!』如或知爾,則何以哉?」子路率爾而對曰:「千乘之國,攝乎大國之間,加之以師旅,因之以饑饉;由也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夫子哂之。「求!爾何如?」對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禮樂,以俟君子。」「赤!爾何如?」對曰:「非曰能之,願學焉。宗廟之事,如會同,端章甫,願為小相焉。」「點!爾何如?」鼓瑟希,鏗爾,舍瑟而作。對曰:「異乎三子者之撰。」子曰:「何傷乎?亦各言其志也。」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夫子喟然歎曰:「吾與點也!」三子者出,曾皙後。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曰:「夫子何哂由也?」曰:「為國以禮,其言不讓,是故哂之。」「唯求則非邦也與?」「安見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唯赤則非邦也與?」「宗廟會同,非諸侯而何?赤也為之小,孰能為之大?」


{註釋}

(1)曾皙:名點,字子皙,曾參的父親,也是孔子的學生。

(2)以:認為。爾:你們。

(3)居:平日。

(4)率爾:輕率,急切。

(5)攝:迫近。

(6)因:仍,繼。飢饉:飢荒。

(7)比及:等到。

(8)方:方向,指道義。

(9)哂:譏諷的笑。

(10)如:或者。

(11)端:玄端,古代禮服的名稱。章甫:古代禮帽的名稱。

(12)相:儐相,祭祀和會盟時主持贊禮和司儀的官。相有卿、大夫、士三級,小相是最低的士一級。

(13)希:同「稀」,指彈瑟的速度放慢,節奏逐漸稀疏。

(14)作:站起來。

(15)異乎:不同於。撰:具,述。

(16)莫春:夏曆三月。莫,同「暮」。

(17)沂:水名,發源於山東南部,流經江蘇北部入海。

(18)風:迎風納涼。舞雩:地名,原是祭天求雨的地方,在今山東曲阜。

(19)喟然:長嘆的樣子。

(20)與:贊許,同意。

(21)唯:語首詞,沒有甚麼意義。

(22)之:相當於「其」。


{譯文}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四個人陪同孔子坐著。孔子說:「我比你們年齡都大,你們不要因為我在這裏就不敢盡情說話。你們平時總愛說:『沒有人了解自己呀!』如果有人了解你們,那你們怎麼辦呢?」子路輕率而急切地回答:「如果有一個千乘之國,夾在幾個大國之間,外面有軍隊侵犯它,國內又連年災荒,我去治理它,只要三年,就可以使 ,而且懂得那裏人人有勇氣、個個懂道義。」孔子聽後譏諷地笑了一笑。又問:「冉求,你怎麼樣?」冉有回答說:「方圓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見方的小國家,我去治理它,等到三年,可以使人民富足。至於禮樂方面,只有等待賢人君子來施行了。」孔子又問:「公西赤,你怎麼樣?」公西赤回答道:「不敢說我有能力,只是願意學習罷了。宗廟祭祀或者同外國盟會,我願意穿著禮服,戴著禮帽,做一個小儐相。」孔子接著問:「曾點!你怎麼樣?」曾晳彈瑟的節奏逐漸稀疏,「鏗」的一聲放下瑟站起來,回答道:「我和他們三位所說的不一樣。」孔子說:「那有甚麼妨礙呢?也不過是各人談談志願罷了。」曾皙說:「暮春三月的時候,春天的衣服都穿在身上了,我和五六位成年人,還有六七個兒童一起,在沂水岸邊洗洗澡,在舞雩台上吹納涼,唱著歌兒走回來。」孔子長嘆一聲說:「我贊成你的主張。」子路、冉有、公西華三個人都出來了,曾皙後走。他問孔子說:「他們三位同學的話怎麼樣?」孔子說:「也不過各人談談自己的志願罷了。」曾皙說:「您為甚麼要譏笑仲由呢?」孔子說:「治理國家應該注意禮儀,他的話一點也不謙遜,所以笑他。」曾皙又問:「難道冉求所講的不是有關治理國家的事嗎?」孔子說:「怎麼見得方圓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的地方就算不上一個國家呢?」曾皙又問:「公西赤講的就不是國家嗎?」孔子說:「有宗廟、有國家之間的盟會,不是國家是甚麼?公西華只能做小儐相,誰能做大儐相呢?」


{解讀}

這一段師生之間的平常對話非常有名也非常重要,引發了後世諸多學人的諸多討論。對答之間,師生各自述其政治理想和志向,子路的爽直不謙讓、冉求的有志於邦國、公西華的謙遜、曾晳的灑脫飄逸無不宛然如見。孔子欣賞他們,對他們的志向加以點評,讓人有如沐春風之感,充溢著愉快、熱烈、祥和而又親切的氣氛。這章既顯示了儒家濃郁的入世情懷,也反映了其瀟灑自在的人生意趣。


{英文翻譯}

Zi Lu, Zeng Xi, Ran You, and Gong Xi Hua were sitting by the Master. He said to them, "Though I am a day or so older than you, do not think of that. From day to day you are saying, 'We are not known.' If some ruler were to know you, what would you like to do?" Zi Lu hastily and lightly replied, "Suppose the case of a state of ten thousand chariots; let it be straitened between other large states; let it be suffering from invading armies; and to this let there be added a famine in corn and in all vegetables - if I were entrusted with the government of it, in three years' time I could make the people be bold, and to recognize the rules of righteous conduct." The Master smiled at him. Turning to Ran You, he said, "Qiu, what are your wishes?" Qiu replied, "Suppose a state of sixty or seventy li square, or one of fifty or sixty, and let me have the government of it - in three years' time, I could make plenty to abound among the people. As to teaching them the principles of propriety, and music, I must wait for the rise of a superior man to do that." "What are your wishes, Chi," said the Master next to Gong Xi Hua. Chi replied, "I do not say that my ability extends to these things, but I should wish to learn them. At the services of the ancestral temple, and at the audiences of the princes with the sovereign, I should like, dressed in the dark square-made robe and the black linen cap, to act as a small assistant." Last of all, the Master asked Zeng Xi, "Dian, what are your wishes?" Dian, pausing as he was playing on his lute, while it was yet twanging, laid the instrument aside, and said, "My wishes are different from the cherished purposes of these three gentlemen." Said the Master, "What harm is there in that? Do you also, as well as they, speak out your wishes." Dian then said, "In this, the last month of spring, with the dress of the season all complete, along with five or six young men who have assumed the cap, and six or seven boys, I would wash in the Yi, enjoy the breeze among the rain altars, and return home singing." The Master heaved a sigh and said, "I give my approval to Dian." The three others having gone out, Zeng Xi remained behind, and said, "What do you think of the words of these three friends?" The Master replied, "They simply told each one his wishes." Xi pursued, "Master, why did you smile at You?" He was answered, "The management of a state demands the rules of propriety. His words were not humble; therefore I smiled at him." Xi again said, "But was it not a state which Qiu proposed for himself?" The reply was, "Yes; did you ever see a territory of sixty or seventy li or one of fifty or sixty, which was not a state?" Once more, Xi inquired, "And was it not a state which Chi proposed for himself?" The Master again replied, "Yes; who but princes have to do with ancestral temples, and with audiences but the sovereign? If Chi were to be a small assistant in these services, who could be a great one?"

~~~~~~~~~~~~~~~

這一章能夠了解到孔先生如何與學生們交流,

藉著他們述說自己的理念和志向,

一方面能深入了解學生們的想法,

另一方面作為老師為他們加以指導。

這樣的老師是用「心」來教學,

孔先生能夠做到亦師亦友,

是因為真誠和堅守原則,

加上才學兼備卻不失謙遜,

讓人們心悅誠服,

成為學習的榜樣。

芊瓔

《論語》先進

[春秋-戰國]公元前480年—公元前350年


{第二十五章}

子路使子羔為費宰。子曰:「賊夫人之子。」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讀書,然後為學?」子曰:「是故惡夫佞者。」


{註釋}

(1)賊:害。

(2)夫:那。子羔沒有完成學業就去做官,孔子認為這是害了人家的兒子。

(3)社稷:古代帝王、諸侯所祭的土神和谷神,後用為國家的代稱。


{譯文}

子路叫子羔去做費地的長官。孔子說:「這是害人家的兒子。」子路說:「有百姓,有土地五谷,何必讀書才算學習?」孔子說:「所以我討厭那些能說會道的人。」


{解讀}

孔子主張「學而優則仕」,反對在仕中學、學中仕,認為這樣會...

[春秋-戰國]公元前480年—公元前350年


{第二十五章}

子路使子羔為費宰。子曰:「賊夫人之子。」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讀書,然後為學?」子曰:「是故惡夫佞者。」


{註釋}

(1)賊:害。

(2)夫:那。子羔沒有完成學業就去做官,孔子認為這是害了人家的兒子。

(3)社稷:古代帝王、諸侯所祭的土神和谷神,後用為國家的代稱。


{譯文}

子路叫子羔去做費地的長官。孔子說:「這是害人家的兒子。」子路說:「有百姓,有土地五谷,何必讀書才算學習?」孔子說:「所以我討厭那些能說會道的人。」


{解讀}

孔子主張「學而優則仕」,反對在仕中學、學中仕,認為這樣會誤事誤人。子羔學問尚未純熟,就派他去做官,無疑是害他。子路認為治理民眾就是實踐,而且孔子一貫重視實踐,強調身體力行,認為書本知識是次要的。子路的話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但從事政治,必須要有足夠的學問識見,才能處理好政務。否則邊做邊學,實驗上是拿人民做實驗品,容易害民害己。孔子因而責備子路的利口強辯,將無理說為有理。


{英文翻譯}

Zi Lu got Zi Gao appointed governor of Fei. The Master said, "You are injuring a man's son." Zi Lu said, "There are (there) common people and officers; there are the altars of the spirits of the land and grain. Why must one read books before he can be considered to have learned?" The Master said, "It is on this account that I hate your glib-tongued people."

~~~~~~~~~~~~~~~

辦理事情需要按照輕重而做,

古時候為官,就是要以社會和人民為重,

以子路的思維去想,

就是借「為百姓之名」去辦事和學習,

所以孔先生才會作出責備。

子路的說法好比現代的律師,

事件能夠隨著他的述說而變得截然不同,

把是說成非,把非說成是,

擁有這種能力的人,更加要注重仁義道德的培養,

不然很容易會「走火入魔」,踏上邪惡之路。

食野社

别说你会吃日料

书名:别说你会吃日料

作者:碗丸

[1]

有人戏称,在日本街头总能闻到似曾相识的“甜面酱味”,那当然并不是“甜面酱”,而是日式高汤、酱油、味醂、糖等味道的集合。在日本料理中,我们可以感受到甜、酸、咸、辣、苦,也会感受到鲜明的“鲜味”。味噌、酱油、醋、酒等经过发酵工艺制成的调味料,以及昆布、鲣节、纳豆、渍物等发酵食品,在日本料理中长期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些经过漫长时间酝酿出的层次丰富、鲜味悠长的味道,让日本料理有了更多回味的空间。


[2]

在日本料理中,很多料理店会在春季推出各色真鲷料理。彼时,正值真鲷产卵之前,状态极佳,肉质肥美,被称为“樱鲷”。夏季,各家料理店又会相继打出香...

书名:别说你会吃日料

作者:碗丸

[1]

有人戏称,在日本街头总能闻到似曾相识的“甜面酱味”,那当然并不是“甜面酱”,而是日式高汤、酱油、味醂、糖等味道的集合。在日本料理中,我们可以感受到甜、酸、咸、辣、苦,也会感受到鲜明的“鲜味”。味噌、酱油、醋、酒等经过发酵工艺制成的调味料,以及昆布、鲣节、纳豆、渍物等发酵食品,在日本料理中长期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些经过漫长时间酝酿出的层次丰富、鲜味悠长的味道,让日本料理有了更多回味的空间。


[2]

在日本料理中,很多料理店会在春季推出各色真鲷料理。彼时,正值真鲷产卵之前,状态极佳,肉质肥美,被称为“樱鲷”。夏季,各家料理店又会相继打出香鱼料理的招牌。入秋之后,秋刀鱼、太刀鱼都迎来了佳季,蓝鳍金枪鱼也日渐肥美,层出不穷的金枪鱼料理也让人期待满满。

日本的菜蔬在不同时令也有不同之选。比如在京都,春天万物生发,是品尝京竹笋和京当归的时节;夏日草木蓊郁,贺茂茄子、万愿寺甜椒、伏见辣椒、鹿谷南瓜等菜蔬都可收入囊中;秋季红叶似火,丹波栗子、紫毛豆、丹波松茸、九条葱都在最佳赏味期;冬天雪国秘境,吃着温暖的圣护院白萝卜、金时胡萝卜、清爽的水菜,再好不过了。


[3]

在一些高级料理店,除了食物本身的季节感,与食物搭配的器皿、插花、挂轴、图案花式也都会有季节性的变化。比如插花,春季可以用山茶、紫兰,夏季用睡莲、风铃草,秋季用芙蓉、秋明菊,冬季用野路菊、水仙等等。这些季节性元素所营造的空间,让人在料理之外,也可以感受到“旬”的强烈存在感。


[4]

在室町时代的武家教科书《庭训往来》中,曾经记载了多种精进料理:豆腐羹、雪林菜、山药、豆腐、笋、萝卜、山葵菜汁、红烧牛蒡、海带、土当归芽、煮黑海带、煮蜂斗菜、芜菁、醋腌茗荷、醋泡茄子、黄瓜、暴腌咸菜、纳豆、炒豆、醋拌裙带菜、酒炒松茸等,还有一些用植物性食材做出的动物性食材味道的菜品,比如伞菌炒雁、炒鸭等,名为肉类,实为素食。


[5]

在唐代,随着遣唐使在中日之间的往来,“唐果子”传到了日本,当时被称为“八种唐果子”的分别是梅枝、桃枝、葛胡、桂心、黏脐、毕罗、锥子、团喜,看名字已经可以想象其美好。


[6]

鱼类天妇罗之美不仅在于肉质细腻纯美,很多时候外形上也保持了鱼类的特有线条。在日本的天妇罗店,常见的鱼类有香鱼、大眼鲬、沙梭、银宝、虾虎鱼、剥皮鱼、星鳗等。不同的鱼因质地和含水量不同,经过天妇罗料理之后,会有截然不同的口感。比如味道纤细、含水量大的沙梭,要通过适中温度的油炸展现松软柔和的感觉;而纤维短促的星鳗则要用高温完全炸透,来突显令人销魂的酥脆感。是山居的星鳗天妇罗更是其中翘楚。在炸制完成之后,主厨早乙女师傅会拿起金属筷子,在“咔擦”一声轻响之后,星鳗利落地被截成两段,热气殷切地从天妇罗中升腾开来,充满惊喜和仪式感。

此外,贝类和头足类也是天妇罗常用的海鲜食材,比如乌贼、软丝、大蛤、鲍鱼、牡蛎、扇贝等。吃这类天妇罗的妙处是体验半生熟的口感对比,食材表面微脱水、味道浓缩,而内部保持生鲜甜美。

蔬菜天妇罗中,含淀粉比较多的蔬菜是很重要的一类,比如南瓜、土豆、莲藕、栗子、慈姑、红薯、山药、牛蒡等。它们绵润沙爽、甜美曼妙的味道给我们的天妇罗之旅留下很多美好回忆。此外,各种菌类天妇罗丰腴多汁,野菜天妇罗外形独特、清鲜别致,秋葵天妇罗酥脆的外表下暗潮涌动,茄子天妇罗柔嫩清丽……这些都是蔬菜天妇罗的动人瞬间。

还有一类天妇罗,使用的食材单体体型很小,所以是通过集体上阵的形式来展现恢弘的气势,比如樱花虾、白鱼、小柱、甜玉米、胡萝卜丝等。这些天妇罗吃起来既有食材本身的鲜味,又有丰富层理带来的满足感,还有多重酥脆在口中爆裂的感觉。

是不是和寿司一样,天妇罗也讲究食材的季节性呢?正是如此。春季可以品尝银鱼、香鱼、樱花虾、文蛤、蚕豆、芦笋、刺嫩芽等;夏季则是大眼鲬、沙梭、银宝、茄子、南瓜等;秋季不妨尝试虾虎鱼、松茸、山牛蒡、栗子、百合;而冬季不要错过牡蛎、白子、扇贝、番薯等。在一些天妇罗店,有些品种可能并不是在食材盛产期推出,而是在食材刚刚上市时推出,有尝鲜之意。

刚才说到的都只是海鲜和蔬菜,这些是传统的天妇罗食材。可是脑洞大开的料理人并不满足这些,于是出现了鸡肉天妇罗、牛肉天妇罗、猪肉天妇罗、柿饼天妇罗、鸡蛋天妇罗、纳豆天妇罗、寿司天妇罗、枫叶天妇罗、梅花天妇罗、馒头天妇罗,当然还有冰淇淋天妇罗……至于味道,只有亲自品尝才会知道。


[7]

牛丼也许是最出名的丼物。将分店开到全世界的丼物连锁店吉野家、松屋和“すき家”主营的便是牛丼。牛丼主要配菜是碎牛肉片和洋葱丝,食用方便。酱汁一般用酱油、味醂和糖调配,广受食客欢迎。


[8]

串烧的食材主要有鸡肉、猪肉、蔬菜等,最常见的是鸡肉串烧。鸡肉串烧的一般做法是将切成一口大小的鸡肉穿起,放在炭火上烤,随后刷上酱汁或撒盐来吃。在日本,鸡的大部分,包括鸡肉、内脏、鸡皮等都能做成串烧。最常见的是鸡腿肉(もも)、鸡胸肉(ささみ)、鸡翅膀(手羽先)、鸡肉丸(つくね)和京葱鸡肉(ねぎま);鸡肝(レバー)、鸡心(ハツ)和鸡胗(砂肝)等也相当受欢迎,与其他动物的内脏相比,鸡内脏显得更好入口;鸡软骨(ナンコツ)更是有脆硬的口感,深受老饕欢迎。


[9]

在串烧料理店点餐时,请看清标注的价格是一串还是两串,大多数标注的是一串的价格。如果想以最少的预算品尝最多的种类,可以考虑点一个拼盘(盛合)。在点菜时,店家一般会问“要酱汁味还是要盐味”,还有可能有其他调味方式。酱汁味的味道浓郁,盐味的相对清淡,可以按照喜好选择。串烧店的桌上都有一个小罐,里面放着“七味唐辛子”,是具有日本特色的辣味调料。还会有一个空桶,可以在尝完一串烤肉后,将穿肉的竹签放在里面。这里提示一下,地道的食客品尝鸡肉串烧时,是用筷子将鸡肉从竹签上夹下来放在盘子里食用的。不过,直接拿起竹签,如在中国品尝羊肉串那样大快朵颐,也并没有什么不妥。


[10]

第一步,裹面粉。面粉可以帮助蛋液与面包粉的结合,吸收食材表面水分,防止油炸时产生油爆“炸开”炸衣。第二歩,裹蛋液。蛋液在加热后就会凝固,进一步避免炸衣剥离。此外,蛋液在被加热接近180℃时,其内部会产生化学反应,形成被称为类黑精素的物质,不仅使炸衣变得金黄好看,还会散发浓郁的香气。最后一步,裹面包粉。在油炸后,面包粉的水分首先会蒸发,形成油水交替反应,来带令人销魂的酥脆口感。


[11]

无论是“关东风”还是“关西风”的寿喜烧,到最后阶段都将出锅食材蘸生鸡蛋食用。之所以要蘸生鸡蛋,原因有二:一是出锅的牛肉很烫,蘸生鸡蛋可以降温;二是鸡蛋液的黏稠可以丰富牛肉的口感。同时,打鸡蛋也是有讲究的。据说要打九又二分之一下最能保持蛋液口感。


[12]

制作和果子的主要原料包括豆类、粉类和糖类。豆类主要用作馅料,最常用的是红小豆,其中京都丹波产的大纳言品种因其粒大、味纯而被视为上品。白小豆、芸豆、青豆也是经常在和果子里现身的豆类。粉类往往决定了和果子的结构和质感。粳米粉制成的果子口感柔韧,糯米粉制成的则口感细腻,面粉、豆粉、葛粉也各有千秋,会根据制作和果子的口感和形状需求添加。糖类主要包括未精炼的“含蜜糖”和经过精炼的“分蜜糖”,前者如奄美大岛的黑糖,后者如香川县和德岛县的和三盆糖。


[13]

制作和果子,除了一双巧手外,最重要的是配合时令节气与当季物产。如以樱饼赞颂春季盛开的樱花,以水羊羹为夏季带来一丝清凉,以栗金让人感受秋收之喜,元旦用镜饼供奉神灵保佑一年平安顺遂。

品尝和选购和果子,更为风雅的方法莫过于去拜访和果子专门店。除去我们熟知的虎屋、鹤屋吉信外,位于京都的川端道喜、植村义次、笹屋伊织、松屋常盘等百年老店都曾为天皇制作和果子,为出入皇宫方便而被授予过官衔。这些名店各有自己的镇店之宝,如虎屋的羊羹、川端道喜的粽子、植村义次的洲滨果子,这些名物都有取自诗歌或俳句的特有果铭,有时即便预约也很难买到。按照行规,名物和果子各家可以模仿,但绝不能雷同,因此和果子有着难以穷尽的可能性。


[14]

地道的怀石料理,主要运用生(切)、煮、蒸、烤、炸等烹饪方式,以数道至十几道菜做成套餐。从最早的“一汁三菜”(汤品、刺身、煮物、烤物),到后来加入炸物、蒸物、醋物、酒肴等菜式,因场合不同,又有很多菜式变化。


[15]

很多人都爱吃鳗鱼饭,然而鳗鱼饭也有很多吃法。在爱知县,充满智慧的当地人发明了鳗鱼饭三吃(ひつまぶし)。客人用餐时,将鳗鱼饭分成四份,第一份普通吃;第二份加入海苔、山葵拌饭吃;第三份浇上出汁,配上腌菜,吃“茶泡饭”;第四份请按照前三份中自己最喜爱的方式吃。但现在客人在用餐时大多只分三份,不再分第四份。这种吃法由名古屋的鳗鱼老店蓬莱轩首创。

下野家例(しもつかれ)作为一个料理的名字,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这种来自栃木县的乡土料理,是北关东流行的家庭食品。以咸鲑鱼头、蔬菜、大豆、酒粕等制成的下野家例,味道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不喜欢的人甚至称之为“猫的呕吐物”,但其富含营养,日本人有“吃了七家的下野家例就不会生病”的说法。


[16]

“樱花肉”指的是马肉,“红叶肉”指的是鹿肉,而“牡丹肉”则是野猪肉。


[17]

闭着眼睛随便点几个,结果很可能不是牛里脊、猪五花、鸡翅,而是牛气管软骨、主动脉和小牛胸腺,猪喉头肉、乳腺和食道,或是鸡骨盆肉、屁股和卵巢。一堂意想不到的生物课就这样生动地开始了。


[18]

生食食材最能体现日式刀工,针对不同的食材,切法也会有所变化。当一位寿司料理人在施展平切、薄切、八重切、鸣门切、鹿之子切等炫目刀法的时候,你会感受到一种艺术的流畅感和韵律感。

平切(又称拉切)、削切、薄切是三种基本生鱼片切法。平切主要用于肉质稍软嫩的鱼,切时将肉质较厚的部位向上摆放,然后垂直下刀。削切主要用于肉质稍硬的鱼,采用和平切相反的方向,将肉质较厚面朝下,然后斜向下刀。薄切主要用于白肉鱼,刀法如削切,但切得很薄,能营造出白肉鱼通透的效果。


[19]

日式高汤分为一番高汤和二番高汤。一番高汤是用昆布加热炖煮、取出,再加入削节(削成薄片的鲣节,也称木鱼花)微煮,过滤后制作而成的高汤。一番高汤是用来做清汤的汤头。将一番高汤使用过的昆布和削节再加水炖煮,并适当补充昆布和削节增添风味,这样制作而成的高汤就是二番高汤。二番高汤是用来炖煮其他食材和调味用的汤头。


[20]

寿司米要选用短而黏的粳米。而在粳米之中,要选择硬度略大、米心淀粉紧实、芳香油润的品种。日本常见的寿司饭米种包括越光、笠锦、一见钟情、日本晴等。


[21]

如果料理店是需要脱鞋进入的,一般在门口都会安排专负责摆放食客鞋子的店员,请面对店员而不是背对他脱鞋;女士请不要穿很难脱下的靴子,以免同行客人都等你一人脱鞋;请务必不要赤脚,请着没有破洞的袜子;脱下的鞋子放在脱鞋石边上即可,不必刻意自己弯腰将鞋摆好,收鞋是店员的工作。


[22]

打开餐具的盖子时请双手并用,一手掀,一手扶。盖子一般放在餐具的右方偏上,盖面朝上,避免水珠滴出。

一切“看上去方便端起来”的餐具,如饭碗、汤碗、小型器皿等,请端起来使用;扁平的大盘、比较大的便当盒、放鳗鱼饭的重箱,请放在桌子上使用。总体来说,就餐时请双手并用。

吃完一道菜后,请将盖子盖回,店员会负责收拾。因各种餐具质地不同,叠放在一起可能会造成划痕,所以不要将餐具叠起。


[23]

如果想吃碗鳗鱼饭,你也会发现关东和关西版本的口感很是不同。关东版本的软嫩丰腴,而关西版本的焦脆鲜香。因为自古关东鳗鱼肥美,关东人用先烤、再蒸、最后烤的方式可以去除鳗鱼肥腻感;而关西的鳗鱼相对体型较小,所以用直接火烤的方式可突出鳗鱼的鲜香酥脆。更神奇的是,关东、关西活杀鳗鱼的方式也不同:关东料理法是从背部切开鳗鱼,据说是因为关东过去有浓郁的武士文化,比较忌讳“切腹”;而关西料理法则是从腹部切开鳗鱼。

如果想吃点牛肉,关东和关西的寿喜烧也各有特色。关东版本先煮沸酱汁,把牛肉加入锅中微煮过后,再将蔬菜等食材放入煮食。而关西版本则是先烤肉,再将蔬菜等其他的食材放进锅里,加入酱汁煮食。


[24]

关东的樱饼是细滑面皮、馅料半露的样子,而关西的樱饼是表皮有颗粒感、圆滚滚裹住馅料的样子。如果不是表面裹着的那篇标志性的樱叶,你很难想象这两枚和果子居然共享一个名字。


食野社

本质

书名:本质

作者:万夏

[1]

天气逐渐转凉,衣衫丰厚起来

晚餐增添了肥牛与火锅的油爆

出远门的爪牙也骤然锐利起来

血腥中的盐连海里的舌头也尝到了

而更为敏感的女人匆忙积蓄着流星的火焰

将秋天的谷子藏尽,又连夜缝制雪天的羽毛

城里人的内心尖刻起来,遭到盘剥的眉目消瘦

在吊脚楼上手执一册,想入非非

砍头的刽子手打完瞌睡,也在酒楼上观看飞雪的景象

果实彻底降落了,与祭祀的头颅牺牲在香炉之畔

致辞的谎言把句子发生在我们附近

以求来年的镜子更像自己


[2]

我的内心明澈起来

东风里吹落的樱桃和啤酒,使我们想起美人的季节性

盛满麝香的贝壳盒子,用藕塘喂养月亮

并...

书名:本质

作者:万夏

[1]

天气逐渐转凉,衣衫丰厚起来

晚餐增添了肥牛与火锅的油爆

出远门的爪牙也骤然锐利起来

血腥中的盐连海里的舌头也尝到了

而更为敏感的女人匆忙积蓄着流星的火焰

将秋天的谷子藏尽,又连夜缝制雪天的羽毛

城里人的内心尖刻起来,遭到盘剥的眉目消瘦

在吊脚楼上手执一册,想入非非

砍头的刽子手打完瞌睡,也在酒楼上观看飞雪的景象

果实彻底降落了,与祭祀的头颅牺牲在香炉之畔

致辞的谎言把句子发生在我们附近

以求来年的镜子更像自己


[2]

我的内心明澈起来

东风里吹落的樱桃和啤酒,使我们想起美人的季节性

盛满麝香的贝壳盒子,用藕塘喂养月亮

并以器官的优势压榨我们脸上的金子


[3]

正如无限的水披在薄纱上,皮肤蒙受的这些言词

只要手执一块薄冰,就把握到火焰的心脏

或骑马来到一匹灯蕊绒里占有了亲密的身体,此刻

我的品质无微不至,朝向一滴水进步

我的内心高于风景

当一切落实,又没有结果

热爱丝绸和砒霜的女人在色彩中装进一盒蜡笔

如雾的品德,镜子里的脸儿险象环生

而我却偏爱粗布和砖坯,在充当淘金工人的

瞌睡中品行恶劣,手淫、烹调婴儿,痛饮烂苕干酒

在此一刻,水在我体内的戏剧任意死亡

龙与美人,以及白雪中忧伤的红唇,一种艳羡


[4]

事物将自己的托辞捏藏于枝末中,灰尘盛大

让反复颂扬的伟大诗篇读死一年又一年的喉舌,让我

在危险的气候里仍能保护宽解与平易近人的品德

风水浓重的节日,我剪掉脏指甲,用安树叶澡身

用血和诗歌唆使鸟儿

以至海洋在我手中振翅一飞

结成绵延不绝的空气来摧折我的翅膀

而太阳的风暴更渴望一场火焰的来临

比冰雪更接近水,将我沦为气候中的人

当挥动骨器的手撬开牙齿,果实就要朝刀锋飞行

市井里的肉类肥成了猪,酒骤然浓烈如化学

爱占便宜的人民在宽大的衣袍下出口胜利的乒乓和熊猫

在下流的场合热水烫脚,偏食麻辣和油爆

而一叶大刀正脱掉领袖

在冬季到来之前就潜入到血泊中,让一夜飞雪

在刀锋的普照下温暖如玉,迎接一脸更冷的表情


[5]

当崩溃的尘土吹成一场浩大的风景,所有的人

都落在坏天气中无端端美丽起来,暗自庆幸以往的失策

在极度恶劣的情绪里渔樵互答,按捺住莫名的杀人冲动

唱词无关痛痒,近似于牙齿和橡皮人的关系


[6]

我对所知的真相保持沉默,正如至德的人

对一个绝症患者负担的责任一样

世界是你们的,也基本是我们的,但归根结蒂是你们的

芽生、卵生和胎生,死亡天天长高

一只飞蛾的坠落将一个季节突然变冷

一个美人的死亡使一代帝王失踪在一面镜子里千年不回

笑中的细瓷粉碎了,国家成了一支伤心的小曲夜夜清唱

只剩下我们,在疯狂的音乐中追逐毁灭天才的艺术革命

或在奢华的酒宴上朗读诗歌的垃圾

当我的手势终止,一度伟大的事物骤然消失

当我被告知的各种死亡:自杀、他杀、杀人不见血之杀

我听到的寂静是人的咽喉正被割断

风中的飞花是千百万人的头颅正在落地

阳光斜射,空气盛大难以收拾

世界依旧被一滴鲜血博杀,或被钻石的光辉拿走

对于命,我的内心空前清明


[7]

到处是得道之人,身上带着硫磺的气息

是非模糊的内心气色祥和,彻底空了的皮肤是一只窠臼

我在夜晚听到血液中的盐从一滴眼泪中退进海洋

传播谣言的冷言冷语是肺腑中的铁在空气中淬火

喝血的胃口被肝炎烧成食婴儿的暴君

事物从居住的穴位中出头,经过双手,被我把握成现实

某次早茶中的对话充满磁粉,在经络中被四肢听到

此时的人类犹如天窗上的一颗悬颅

脑空的时刻,听到的音乐也是丝竹之空

日月晴明,府舍中归来的人朝内庭关门

从手三里到足三里,行间涌泉急脉,悬钟飞扬

水泉从前谷绕过太阳,一直流到后溪

我听见一池涌泉百会贯顶

水中的头发比风中吹得更猖狂


[8]

无限的水用皮肤披挂我们

整个秋天手感细腻,对薄弱的金属过敏

丝织品飘散的黄连与肉桂之香,让我在某次危险中失手

袖子掉在井里,继而绳子又捆走了衣裳

养病的人手执灯笼,照见初冬的风寒如一条冻僵的蛇

从穴居的水泉攀沿我的身体上升

野地的风声突然嘹亮,吹邪了嘴的歪风被大门紧紧夹住

蜂拥而来的景色挤破了窗纸,湖里的鲸鱼

被闻风不动的涟漪杀死

此刻,我的小肠豁然有声,一条腿风湿麻木

艾草和热炙,所有的经穴想念一根小针的光芒

风中的脸更尖锐了,深入到器官中刮削我的一生

不胫而走的腑脏丁当乱响,在气候中到处悬挂


[9]

我的甲壳已深入到骨头中,牙齿和纽扣

却包嵌着金铂。世界充满了电镀玫瑰与硬质合金的坦克

而我的气血仍旧旺盛,烹调菜肴的器皿足够精美姓氏

并以此革命一生


[10]

世界一如既往

我依旧在门前种植芭蕉

在一片修竹中繁衍飞禽和气术,用东风迎接西风


[11]

最高最完美的是一些残缺的部分

我们完善在两次事件之间

这一切又仅仅是过程

你祈求和得到的

仅我腐朽的一面

就够你享用一生


[12]

用一杯水酒泼掉了一群天才

进步不是我们的目的

仅挤出点滴之血浇灌毛发和十指

让其余的流到窗外长成了大树

我们从此损失了一季的风暴


[13]

一张玻璃就要滑下海水漂泊千年

野兽啃光了植物,然后抛弃了我们

只留下几个简单的器官哭和造句


[14]

回到手里的嘴更动人,逃进耳朵

听到心脏在一堆碎骨里频繁地轰炸

肉里的铁屑长出了指甲

宇宙用一网经络草率地统治了我们

让疾病居住在各自的穴位里逃避中药

一根小针驱邪,十个指头才换回一颗心

一千年的锦绣统统被皇帝卷走

很红的嘴究竟等谁

最毒的果子深藏不语


[15]

等待一次月落

我就要在树下长高

一场对话久久不散,坟墓中难道不是你

阳光斜斜地插进瓶子

使整个下午十分危险

世界骤然夸张,坏人被乌鸦叼走

不知谁端起—碗水远远望我

使整个季节从窗口蜂涌而入

今夜的风景肯定被太浓的月光烧掉

你此时不逃,就会芳香如花

而落月尚早

我还有足够的时间再被枪杀—次

只要把纯正的脸相给谁

谁就落得更深


食野社

雪山短歌

书名:雪山短歌

作者:马骅

[1]

有时候,桃花的坠落带着巨大的轰响,

宛如惊蛰的霹雳。

闭上眼,瘦削的残花就回到枝头,

一群玉色蝴蝶仍在吮吸花蕊,一只漆黑的岩鹰

开始采摘我的心脏


[2]

最初跳舞的人去了罗刹土,和她的佛一起。

后来跳舞的人都回了家,带着

细竹竿、柏树枝和来世的幸福。

一只宝蓝色的松鸦留了下来,和冰凉的泉水做伴

合唱莲花颂歌。唱了一千年。


[3]

午睡的人横在树间,简约的身体伸展

到极限,和左下方峡谷里扭曲的涧水一起

被俯视成雪山的两缕筋脉。


书名:雪山短歌

作者:马骅

[1]

有时候,桃花的坠落带着巨大的轰响,

宛如惊蛰的霹雳。

闭上眼,瘦削的残花就回到枝头,

一群玉色蝴蝶仍在吮吸花蕊,一只漆黑的岩鹰

开始采摘我的心脏


[2]

最初跳舞的人去了罗刹土,和她的佛一起。

后来跳舞的人都回了家,带着

细竹竿、柏树枝和来世的幸福。

一只宝蓝色的松鸦留了下来,和冰凉的泉水做伴

合唱莲花颂歌。唱了一千年。


[3]

午睡的人横在树间,简约的身体伸展

到极限,和左下方峡谷里扭曲的涧水一起

被俯视成雪山的两缕筋脉。


食野社

中外比较文学的里程碑

书名:中外比较文学的里程碑

作者:李达三 罗钢 主编

[1]

一组人只能按照其了解度吸收另一组人的意念。除非吸收者走向被吸收者的方向,新的观念便无法融合;否则被吸收者的概念及语言将会被简化或改为吸收者的形象。(韦蒂格《比较文学和东西文学经典》)


[2]

高蹈派诗人把一事物完完整整地写入他们的诗篇,其中没有多少神秘性;他们从读者头脑中夺去了认为自己也是在创造时所拥有的那份愉悦。对一事物直呼其名会毁掉阅读欣赏一首诗时所产生的四分之三的乐趣。应该让读者一点一滴地去猜测,应该富有暗示性,这才是理想的诗歌。正是由于贴切地运用这种神秘才构成了象征:一点一点地展现一个事物,...

书名:中外比较文学的里程碑

作者:李达三 罗钢 主编

[1]

一组人只能按照其了解度吸收另一组人的意念。除非吸收者走向被吸收者的方向,新的观念便无法融合;否则被吸收者的概念及语言将会被简化或改为吸收者的形象。(韦蒂格《比较文学和东西文学经典》)


[2]

高蹈派诗人把一事物完完整整地写入他们的诗篇,其中没有多少神秘性;他们从读者头脑中夺去了认为自己也是在创造时所拥有的那份愉悦。对一事物直呼其名会毁掉阅读欣赏一首诗时所产生的四分之三的乐趣。应该让读者一点一滴地去猜测,应该富有暗示性,这才是理想的诗歌。正是由于贴切地运用这种神秘才构成了象征:一点一点地展现一个事物,以表达一种情绪;或者相反,先选择一个事物,再逐渐地去辨认它,从而引出一种情绪。(马拉美)


[3]

我说:(这是)一朵花!在记忆中我的声音(环绕着它)留下蜿蜒的轮廓,它作为与所说的苦难不同的某种事物,与同样美妙的想象一起和谐地升起,从所有枝头飘落。(马拉美)


[4]

悲剧必须具有六种因素,此六种因素均与其成为一独特文类有关。这六种因素是:结构、人物、文字语言表达、思想、修辞润饰和诗歌。(亚里士多德)


食野社

比较文学原理的实践阐释

书名:比较文学原理的实践阐释

作者:王福和 郑玉明 岳引弟

[1]

我的来做小说,也并非自以为有做小说的才能,只因为那时是住在北京的会馆里的,要做论文罢,没有参考书,要翻译罢,没有底本,就只好做一点小说模样的东西塞责,这就是《狂人日记》。大约所仰仗的全在先前看过的百来篇外国作品和一点医学上的知识,此外的准备,一点也没有。(鲁迅《我怎么做起小说来》)


[2]

果戈里笔下的“狂人”说的是地道的“疯话”,因为他的确在巨大的打击下,在精神上出了问题。他是一个医学意义上的精神病患者,医学意义上的“疯子”。而鲁迅笔下的“狂人”说的是地道的“狂话”。这个旧传统、旧道德的叛逆...

书名:比较文学原理的实践阐释

作者:王福和 郑玉明 岳引弟

[1]

我的来做小说,也并非自以为有做小说的才能,只因为那时是住在北京的会馆里的,要做论文罢,没有参考书,要翻译罢,没有底本,就只好做一点小说模样的东西塞责,这就是《狂人日记》。大约所仰仗的全在先前看过的百来篇外国作品和一点医学上的知识,此外的准备,一点也没有。(鲁迅《我怎么做起小说来》)


[2]

果戈里笔下的“狂人”说的是地道的“疯话”,因为他的确在巨大的打击下,在精神上出了问题。他是一个医学意义上的精神病患者,医学意义上的“疯子”。而鲁迅笔下的“狂人”说的是地道的“狂话”。这个旧传统、旧道德的叛逆者,在不容他的艰难中,在被污蔑为“疯子”的逆境中,在即将被“吃”的危急时刻所讲出的“杂无伦次”的“荒唐之言”,是投向那个黑暗时代一点光明,是掷向那个社会的一杆投枪。


[3]

在西方古典喜剧的研究中,常常出现这样一种倾向:重希腊,轻罗马,重阿里斯托芬,轻米南德。只要一提及古典喜剧,人们就往往把大量的篇幅留给古希腊,而罗马喜剧不是被一笔带过,就是被看作希腊喜剧的“克隆”。


[4]

在许许多多古今大小的外国作家里面,我觉得最可爱、最熟悉,同他的作品交往得最久而不会生厌的,便是屠格涅夫。这在我也许是和人不同的一种特别的偏嗜,因为我的开始读小说,开始想写小说,受的完全是这一位相貌柔和,眼睛有点忧郁,绕腮胡长得满满的北国巨人的影响。(郁达夫《屠格涅夫的<罗亭>问世以前》)


[5]

庞德对中国汉字的象形表意特点有所了解,他意识到了中国文字与西方表音文字的不同;虽然庞德的认识并不深入、准确,但他就是从这一认识出发,提出了他引以为豪的翻译中国古典诗歌的“拆字”译法。所谓“拆字”译法,就是要关注汉字的构成,把汉字理解成“意象”的存在。比如“信”这个汉字,左边是表示“人”的偏旁,右边是意思为“言语”的另一个汉字“言”;庞德就认为,这个字是指一个人站在他说的话的旁边,意思是“守信”,在翻译时应当把“信”字的“意象”存在表现出来。庞德在他的《诗章》第75章中,曾引用孔子的“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他把这句话反着说,翻译成“学习,而时间乘着白色的翅膀飞走了,这不是让人高兴的事”;这一翻译明显是由分拆繁体“习”——“習”字而来的。


[6]

庞德为了突出中国古典诗歌的意象性特点,甚至还突破了英语的语法结构,在省略掉了词之间的一些细微的语法联系后,通过把一些明显的意象进行叠加以创造新的句子。比如他这样来翻译李白《古风第六》中“惊沙乱海日”一句诗:“惊奇。沙漠的混乱。大海的太阳。”我们认为,在庞德的翻译中意象确实被突出了,但李白原诗的意思和意象都已经荡然无存。而且,在这种翻译中中国古典诗歌严格的平仄、节奏和韵律根本没有被顾及。所以,我们认为以严格的翻译角度来说,庞德翻译的中国古典诗歌与其说是翻译,不如说自己的创作,这也是人们公认的。


[7]

左拉对文学的科学性的强调,在日本的自然主义文学中被继承下来了。日本自然主义文学试图运用生理学、遗传学去认识、揭示人的动物性本能的艺术努力在理论、创作中都是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但值得主义的是,法国自然主义文学在强调文学的科学性时,非常注重把人作为广大社会环境中的存在去认识、分析,从人的生理、遗传与社会环境的相互作用中去全面认识、分析人的存在。而日本自然主义文学对人的认识、分析,则更多地把人放到家庭,而不是广大的社会环境中来认识人,这就造就日本自然主义文学在反映自然的广度上不及法国自然主义文学。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日本自然主义文学出现在社会文化背景不同于法国自然主义文学是主要的。法国资本主义的发展相对比较成熟,文学家面临的是如何以积极的姿态去面对当时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时代问题;而日本自上而下的明治维新所带来的社会变革,给传统的家庭伦理关系带来的冲击使日本文学家面临更深层的文化困扰。


[8]

济慈所展示给我们的尽管是一个小天地,其中却没有拜伦的悲观和绝望,也没有雪莱的乌托邦气氛——它是一个半幻想、半坚实而又充满人间温暖与生活美感的世界。(穆旦《济慈抒情诗选.译者序》)


[9]

那时,在我们之间,倦怠呀、懒惰呀,说不清的忧愁呀,都是当时的一种流行语。是一些连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内心世界,这篇小说给予了一种解释。(井上靖)


食野社

粉红色噪音

书名:粉红色噪音

作者:夏宇

[1] 我不知道它发生我来是那么舒适

热的汤,软的面包,土豆泥和——所有天才天才——

充塞。爱曾经充塞

没人爱充塞的嫌疑犯

温暖,糊状和美味

我对整件事实际上是相当急切的

恐怖故事单独从我的星期一

早晨会议是足够转动我的胃和

使我认为我能与头疼可能居住

在我有生之年如果它没有意味跳过

在段落这个令人愉快的礼拜式

运气和爱真正地是在我的边

我不知道它发生我来是那么舒适

是赤裸在陌生人面前


[2] 我们是极端迷人的昨天——并且我们今天将是更加毁灭的

她跟随方向和递我们我们的采购

我们的手过滤通过袋子的目录...

书名:粉红色噪音

作者:夏宇

[1] 我不知道它发生我来是那么舒适

热的汤,软的面包,土豆泥和——所有天才天才——

充塞。爱曾经充塞

没人爱充塞的嫌疑犯

温暖,糊状和美味

我对整件事实际上是相当急切的

恐怖故事单独从我的星期一

早晨会议是足够转动我的胃和

使我认为我能与头疼可能居住

在我有生之年如果它没有意味跳过

在段落这个令人愉快的礼拜式

运气和爱真正地是在我的边

我不知道它发生我来是那么舒适

是赤裸在陌生人面前


[2] 我们是极端迷人的昨天——并且我们今天将是更加毁灭的

她跟随方向和递我们我们的采购

我们的手过滤通过袋子的目录

它们包裹在一个装箱蜂蜜附近

我们的牙剥去它们未结

我们解开软,热的饼干和喷蜂蜜顶层

我们呻吟当我们采取第一叮咬

它是很潮湿的,很多汁

我们让目录溶化在我们的嘴

极乐持续大约三十秒

我们说爱会偷偷地走在我们当我们不给予注意

我们怀疑我们的啪嗒啪嗒的响声有一个非常好夏天

我们认为好接受花丛某人我们爱

寻找紧紧被关闭的玫瑰没有变褐在边缘

它们担当一个恒定,美好的提示:

我们是极端迷人的昨天——

并且我们

今天将是更加毁灭的


[3] 这被发送了到您为好运气

有时有没有感到相当很好作为是坏

很多爱起因于传染由其他爱

这是毫无疑问一个最好的好运气转接

那里是一些强大美好的建议在这些词

即使您不是迷信

这被发送了到您为好运气

它到目前为止被发送了在世界十次

记得巨大的爱和巨大成绩介入伟大风险

不保留这个消息


[4] 多么甜进入污浊的夜

在落寞冻结的荒原

他们的性幻想成为更加侮辱神明

更加音乐的不可能验明

当他们是残酷的,诅咒和大胆

什么他们记住最好是他们的过去

直到他们再见面

他们需要中断

并且他们浪费空间


[5] 有舒适在这悲伤

让我居住充满我的哀情

庆祝鸡尾酒在一个野生法国人的晚餐会使我们有角

地铁延迟

雪慌张

和紧急飞行在城市外面

升高我们的忧虑


[6] 异乎寻常,催眠……隐喻

她行动了像一场隐喻飓风

当她投入了比喻森林火灾

是,她是抽象的,那么必须她是仁慈的


[7] 我总被告诉记住这

我无法认为任何更好的刺激比

凝望他的赤裸机体被舒展当他睡觉了

他曾经消耗了每个空隙我生存

我热衷了野兽在他那夜

我的心脏打碎和我的血液冲

他的肌肉显示,汗水倾吐,力量解开了

我能感觉他的注视烧伤入我的骨肉

他和我做它我们的义务拧紧越经常越好

下潜,追求节奏以增加的浓度

在转动以一声未被注意的叹气之前——

我的灵魂衰弱当他的被转动了

并且我的肠行动了为他——一叹气

作为夜的筛子在低下潜

坏对骨头但美好作为酒


[8] 便宜的深刻的冷却睡眠

他们演奏用蛋、牛奶和其他身体流体

他们正派

他们演奏它肮脏

这是难以置信地

难以置信地干扰


[9] 有薄雾的记忆体似乎可怕地好

为“仅此一次”片刻

我喜欢浸泡他们并且匹配我的点心以酒

学会是舒适的以不知道

袋子的是通过很多

如此洗涤它和被投入它直到下个夏天

那么放任自己与一个全新的袋子为秋天

大家有一个特殊方式

有他们的道理活跃起来和感到好

当他们需要一个有同情心的耳朵

或一个慈悲的词


[10] 问诗——语言谋杀的第一现场

常常是一封垃圾邮件引起的超连结,无止尽的英语部落格网站捡来的句子,分行断句模仿诗的形式,然后丢给翻译软体翻,根据译文效果,回头修改“原文”再翻,重复几次,直到我以为的诗慢慢成形,然后双语并列模仿“翻译诗”。


[11] 问诗——语言谋杀的第一现场

你知道吗这个自动翻译软体最令我啧啧称奇的是那种漫不经心完全无意识。那是语言的完全解放,那是语言的解放神学/语言的神学解放。那种“无意识”,除非是疯的,除非是强烈的药物反应或什么别的否则到达不了。它一个词一个字亦步亦趋地“翻译”可是译文给予不了稳定的意义,它没有承诺,它仿佛是停滞的,言辞一直发生,但是它并不前进。它并没有要带你去任何地方,它不停地维持现状却又不停崩溃,一句一句崩溃后却也就忽然到了某一所在,多么奇异啊这空中滚翻!而它有一个相对的口齿伶俐的原文,并非无中生有,像我们念兹在兹的所谓“创作”。


[12] 问诗——语言谋杀的第一现场

我找到诗我找到形式。诗的形式与双语对照的翻译形式。我不停找句子。找句子与句子相连时的音乐,我用的还是剪贴,但都在电脑里,不像《摩擦.无以名状》用剪刀、美工刀还不时等着一阵风把句子吹来。还有我看着齿轮转。我喜欢看齿轮转动。

软体日新月异总有一天会进化到雷同我们的逻辑和思维变成这平庸完美连续的日常现实的一部分,看起来完全不像翻译的翻译总有一天将要迎合大部分人的期待出现,我急着在它进化到熟极而流之前完成我们的罗曼史。

我不用有署名有出处的文章除非作者离世五十年以上。我尽量找最平凡无奇的句子。我不知道谁是那些一行波德莱尔的主人,我梦想有一天在大操场上把他们集合起来,举着写有自己句子的牌子跑来跑去。


[13] 问诗——语言谋杀的第一现场

我的视觉里仍满满是直观的欢娱,它奇特的自由也几乎带着敏锐的兽的直觉而且与时俱进好像还没有底线。它可以写得像西方语法,它可以写得像英文像法文像日文还是可以理解,但是反过来,那些语文大概无法写得像中文还可读可感。我就是不停想试中文的延展性,想把它的地平线推得更远先画上虚线。


[14] 问诗——语言谋杀的第一现场

夏宇的诗又被你装进引号了。有些材料有些句子的齿轮转动之后出现,表面张力像是牛奶薄膜一触即破,又像某种动物性,自限于此而不指向他物,确实我很想像个调音师一样坐下来把一些音调准,无论如何狂躁即兴无调,我总以为音还是要先调准。尤其中文音色接近钢琴,一个字一个音。调好了音,像顾尔德那样在吸尘器的噪音里因为无法工作而只是触抚琴键也是好的。我从其他领域得到不少灵感,噪音、走音、低频、采样、爵士乐的切分音。


[15] 后记

我把三十三首诗每一首中英文分开影印在透明胶片上,然后把整齐堆叠的胶片有的往左有的往右拉开,中文诗和英文诗就像两朵云渐渐靠近重叠又渐渐远离而带走了另一朵云的一部分


[16] 后记

我把书泡在鱼缸和游泳池里我让它淋了几天的雨,蛋壳是空的果实是密的诗是透明的


Q已己

别有用心的境外势力

「卢布之谣,我是听惯了的。大约六七年前,《语丝》在北京说了几句涉及陈源教授和别的“正人君子”们的话的时候,上海的《晶报》上就发表过“现代评论社主角”唐有壬先生的信札,说是我们的言动,都由于墨斯科的命令。这又正是祖传的老谱,宋末有所谓“通虏”,清初又有所谓“通海”,向来就用了这类的口实,害过许多人们的。所以含血喷人,已成了中国士君子的常经,实在不单是他们的识见,只能够见到世上一切都靠金钱的势力。至于“贰臣”之说,却是很有些意思的,我试一反省,觉得对于时事,即使未尝动笔,有时也不免于腹诽,“臣罪当诛兮天皇圣明”,腹诽就决不是忠臣的行径。但御用文学家的给了我这个徽号,也可见他们的 “文坛”...

「卢布之谣,我是听惯了的。大约六七年前,《语丝》在北京说了几句涉及陈源教授和别的“正人君子”们的话的时候,上海的《晶报》上就发表过“现代评论社主角”唐有壬先生的信札,说是我们的言动,都由于墨斯科的命令。这又正是祖传的老谱,宋末有所谓“通虏”,清初又有所谓“通海”,向来就用了这类的口实,害过许多人们的。所以含血喷人,已成了中国士君子的常经,实在不单是他们的识见,只能够见到世上一切都靠金钱的势力。至于“贰臣”之说,却是很有些意思的,我试一反省,觉得对于时事,即使未尝动笔,有时也不免于腹诽,“臣罪当诛兮天皇圣明”,腹诽就决不是忠臣的行径。但御用文学家的给了我这个徽号,也可见他们的 “文坛” 上是有皇帝的了。」

食野社

西方比较文学与文学理论名篇选读与实践

书名:西方比较文学与文学理论名篇选读与实践

作者:吕超 编

[1]

有着断头情结的“莎乐美”取得了恋人的头颅,也就意味着她获得了一定的社会身份,但是在男权占绝对统治地位的时代,这种胜利毕竟是短暂的,并且还中了男权精心设下的圈套,因为被“莎乐美”取走头颅的这些男性不仅积极反抗既有的男权社会秩序(譬如蔑视专制王权的约翰、不理会贵族虚伪道德的拉莫尔、敢于打破门第观念的罗伦佐等),甚至还有着回归母体的愿望(譬如一直在潜意识里寻求母爱的于连),“莎乐美”的行为也因此在悖论中维护了男权的统治地位。


[2]

玛特尔虽身为女性,但对于连而言却代表着男权世界,因为她能够向平民于连提供教育...

书名:西方比较文学与文学理论名篇选读与实践

作者:吕超 编

[1]

有着断头情结的“莎乐美”取得了恋人的头颅,也就意味着她获得了一定的社会身份,但是在男权占绝对统治地位的时代,这种胜利毕竟是短暂的,并且还中了男权精心设下的圈套,因为被“莎乐美”取走头颅的这些男性不仅积极反抗既有的男权社会秩序(譬如蔑视专制王权的约翰、不理会贵族虚伪道德的拉莫尔、敢于打破门第观念的罗伦佐等),甚至还有着回归母体的愿望(譬如一直在潜意识里寻求母爱的于连),“莎乐美”的行为也因此在悖论中维护了男权的统治地位。


[2]

玛特尔虽身为女性,但对于连而言却代表着男权世界,因为她能够向平民于连提供教育、职位、权力和金钱等社会身份元素。于连也曾当面讽刺她:“上天应该把你降生为男人。”由此看来,男女主人公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来反抗既有的男权社会秩序,然而当两种反抗的力量汇合时,其动能却在相互的碰撞中抵消殆尽,只留下一曲哀婉的悲歌。


[3]

“在历史记录中,女人只能是怪物或怪人,因为历史本身就是一场排挤和压抑妇女的阴谋。”(玛丽.雅各布斯《阅读妇女》)


食野社

异乡人

书名:异乡人

作者:林少华

[1]

“伟大的长篇小说,没有必要像宠物一样遍地打滚,也没有必要像鬣狗一样结群吠叫。它应该是鲸鱼,在深海里,孤独地遨游着,响亮而沉重地呼吸着,波浪翻滚地交配着,血水浩荡地生产着,与成群结队的鲨鱼,保持着足够的距离。”(莫言)


[2]

也是因为昨天满脑袋莫言村上,转身进门我就留意找莫言,以为莫言的书像在大陆那样迎门码堆或摆在书架抢眼位置。岂料左顾右盼了好一阵子也没找见莫言。也许我没找对地方,反正莫言的书一本也没有,就好像这里发生了“文革”似的被扫荡一空——我想绝不会是被读者扫荡一空,而一定是书店压根儿没上架。至于莫言逆风飞扬的简约发式下的憨厚笑容,更是了...

书名:异乡人

作者:林少华

[1]

“伟大的长篇小说,没有必要像宠物一样遍地打滚,也没有必要像鬣狗一样结群吠叫。它应该是鲸鱼,在深海里,孤独地遨游着,响亮而沉重地呼吸着,波浪翻滚地交配着,血水浩荡地生产着,与成群结队的鲨鱼,保持着足够的距离。”(莫言)


[2]

也是因为昨天满脑袋莫言村上,转身进门我就留意找莫言,以为莫言的书像在大陆那样迎门码堆或摆在书架抢眼位置。岂料左顾右盼了好一阵子也没找见莫言。也许我没找对地方,反正莫言的书一本也没有,就好像这里发生了“文革”似的被扫荡一空——我想绝不会是被读者扫荡一空,而一定是书店压根儿没上架。至于莫言逆风飞扬的简约发式下的憨厚笑容,更是了无踪影。相反,村上君手托下巴的“思索者”形象赫然入目,漫说中文译本,就连日文原著都比比皆是,甚至哈佛大学杰·鲁宾(Jay Rubin)教授翻译的英文版《挪威的森林》,也以电影版渡边和直子(尽管直子怎么看都不如她头发上的雪花漂亮)头碰头形象作封面在那里码成一摞:Norwegian Wood。不仅如此,新出的专门介绍村上的日文原版杂志书也立在那里:“春树大学开学了!”翻开一看,标语牌似的方格里写道:“村上春树正该得诺贝尔奖!快得,快快!”得得!我略一沉吟,决定买一本《挪》的英译本,比较研究一下哈佛教授是不是比我这个非哈佛教授翻译得契合原文风格也好嘛!又顺手拿了一本封面色彩极多的村上新作《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交款时赖明珠女士不失时机地拈出她的会员卡,于是我以九折买了《挪》的英文版:250元。新作“恕不折扣”,799元,合计1049元台币,折合人民币约210元。顺便说一句,台湾教授月工资为台币10万挂零。

假如莫言的书摆在这里,那么定价会是多少呢?想到这里,我对赖明珠女士抱怨道:“这不公平,为什么没有诺贝尔奖获得者莫言的书而只有诺奖候补者村上的书?岂非薄内厚外?”她笑笑,笑得极其完美。


食野社

俄苏文学研究的学术历程

书名:俄苏文学研究的学术历程

作者:陈建华


托氏善于描写被压迫被欺侮的人的心灵,他愿为这些人伸冤吐气,所以他的作品篇篇含着人道主义的色彩。道氏所描写各种“苦痛”的形式是不同的;这些苦痛心理的动机在极轻易的配合底下发生出来:有为爱人类而痛苦,有为强烈、低卑的嗜好而痛苦,有为残忍和恶念相联成的爱情而痛苦,有为自爱心和疑虑心病态的发展而痛苦;而道氏却能将动机不同的痛苦一一分别,曲曲传出。……苦痛能生出爱情和信仰,而上帝的律法都生在爱情和信仰里面,——这就是道氏“苦痛”的哲学。与其说道氏的作品里都描写着残忍的事情,不如说他含着慈悲的心肠,人道的色彩。(耿济之)


书名:俄苏文学研究的学术历程

作者:陈建华


托氏善于描写被压迫被欺侮的人的心灵,他愿为这些人伸冤吐气,所以他的作品篇篇含着人道主义的色彩。道氏所描写各种“苦痛”的形式是不同的;这些苦痛心理的动机在极轻易的配合底下发生出来:有为爱人类而痛苦,有为强烈、低卑的嗜好而痛苦,有为残忍和恶念相联成的爱情而痛苦,有为自爱心和疑虑心病态的发展而痛苦;而道氏却能将动机不同的痛苦一一分别,曲曲传出。……苦痛能生出爱情和信仰,而上帝的律法都生在爱情和信仰里面,——这就是道氏“苦痛”的哲学。与其说道氏的作品里都描写着残忍的事情,不如说他含着慈悲的心肠,人道的色彩。(耿济之)


空气小透明

人生最苦痛的是梦醒了无路可以走。做梦的人是幸福的;倘没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紧的是不要去惊醒他。你看,唐朝的诗人李贺,不是困顿了一世的么?而他临死的时候,却对他的母亲说:“阿妈,上帝造成了白玉楼,叫我做文章落成去了。”这岂非明明是一个诳,一个梦?然而一个小的和一个老的,一个死的和一个活的,死的高兴地死去,活的放心地活着。说诳和做梦,在这些时候便见得伟大。所以我想,假使寻不出路,我们所要的倒是梦。

——鲁迅《娜拉走后怎样》

人生最苦痛的是梦醒了无路可以走。做梦的人是幸福的;倘没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紧的是不要去惊醒他。你看,唐朝的诗人李贺,不是困顿了一世的么?而他临死的时候,却对他的母亲说:“阿妈,上帝造成了白玉楼,叫我做文章落成去了。”这岂非明明是一个诳,一个梦?然而一个小的和一个老的,一个死的和一个活的,死的高兴地死去,活的放心地活着。说诳和做梦,在这些时候便见得伟大。所以我想,假使寻不出路,我们所要的倒是梦。

——鲁迅《娜拉走后怎样》

芊瓔

《論語》先進

[春秋-戰國]公元前480年—公元前350年


{第二十四章}

季子然問:「仲由、冉求可謂大臣與?」子曰:「吾以子為異之問,曾由與求之問。所謂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則止。今由與求也,可謂具臣矣。」曰:「然則從之者與?」子曰:「弒父與君,亦不從也。」


{註釋}

(1)季子然:魯國大夫季孫氏的同族人。因為當時仲由、冉求都是季氏的家臣,故問。

(2)曾:乃。

(3)具臣:備位充數的臣屬。《史記・仲尼弟子列傳》集解引孔安國說:「言備臣數而已。」朱熹注同。

(4)之:代名詞,這裡指季氏。當時冉求和子路都是季氏的家臣。


{譯文}

季子然問:「仲由和冉求是否稱得上大臣?」孔子說:...

[春秋-戰國]公元前480年—公元前350年


{第二十四章}

季子然問:「仲由、冉求可謂大臣與?」子曰:「吾以子為異之問,曾由與求之問。所謂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則止。今由與求也,可謂具臣矣。」曰:「然則從之者與?」子曰:「弒父與君,亦不從也。」


{註釋}

(1)季子然:魯國大夫季孫氏的同族人。因為當時仲由、冉求都是季氏的家臣,故問。

(2)曾:乃。

(3)具臣:備位充數的臣屬。《史記・仲尼弟子列傳》集解引孔安國說:「言備臣數而已。」朱熹注同。

(4)之:代名詞,這裡指季氏。當時冉求和子路都是季氏的家臣。


{譯文}

季子然問:「仲由和冉求是否稱得上大臣?」孔子說:「我以為你要問別的事,哪知道竟是問仲由和冉求呀。我們所說的大臣,應該能以合於仁道的方式去侍奉君主,如果行不通,便寧可不幹。現在由和求這兩個人呀,只算得上是備位充數的臣罷了。」季子然又問:「那麼,他們肯聽話嗎?」孔子說:「如果是殺父親殺君主,他們也是不會聽從的。」


{解讀}

本章中孔子强調君臣關係要以道和禮為准繩和行動原則。孔子認為,大臣和具臣有一定的區別。大臣事君以道,出仕是為了推行仁政,實現大濟蒼生的理想;而具臣只是具備做官才能的人,尋求的是個人才能的發揮,盡忠職守,忠心服侍國君。故季氏有後一問,問具臣是否唯命是從的。孔子正告他,有弒父弒君的,具臣也是絕不會順從的。


{英文翻譯}

Ji Zi Ran asked whether Zhong You and Ran Qiu could be called great ministers. The Master said, "I thought you would ask about some extraordinary individuals, and you only ask about You and Qiu! What is called a great minister, is one who serves his prince according to what is right, and when he finds he cannot do so, retires. Now, as to You and Qiu, they may be called ordinary ministers." Zi Ran said, "Then they will always follow their chief - will they?" The Master said, "In an act of parricide or regicide, they would not follow him."

~~~~~~~~~~~~~~~

律法的前提是人們要自律,

道德的框架也有底線,

即使是家臣,都有不能夠服從的事,

就是違反仁義道德的事情。

傷天害理的事情不能做,

當上司委派的工作時,

假如內容涉及不合法、不合道義,

就不能夠同流合污,

孔先生的意思便是如此。

芊瓔

《論語》先進

[春秋-戰國]公元前480年—公元前350年


{第二十三章}

子畏於匡,顏淵後。子曰:「吾以女為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


{註釋}

(1)畏於匡:匡,地名,在今河南省長垣縣西南。畏,受到威脅。公元前496年,孔子從衛國到陳國去經過匡地。匡人曾受到魯國陽虎的掠奪和殘殺。孔子的相貌與陽虎相像,匡人誤以為孔子就是陽虎,所以將他圍困。


{譯文}

孔子被圍困在匡地,顏淵後來趕來。孔子說:「我還以為你死了哩!」顏淵說:「您還活著,我怎麼敢先死呢?」


{解讀}

本章這段對話反映了孔子與弟子們患難與共的師生情誼。孔子素來重視顏淵,在此患難中得見他前來,故有此驚喜交集之語...

[春秋-戰國]公元前480年—公元前350年


{第二十三章}

子畏於匡,顏淵後。子曰:「吾以女為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


{註釋}

(1)畏於匡:匡,地名,在今河南省長垣縣西南。畏,受到威脅。公元前496年,孔子從衛國到陳國去經過匡地。匡人曾受到魯國陽虎的掠奪和殘殺。孔子的相貌與陽虎相像,匡人誤以為孔子就是陽虎,所以將他圍困。


{譯文}

孔子被圍困在匡地,顏淵後來趕來。孔子說:「我還以為你死了哩!」顏淵說:「您還活著,我怎麼敢先死呢?」


{解讀}

本章這段對話反映了孔子與弟子們患難與共的師生情誼。孔子素來重視顏淵,在此患難中得見他前來,故有此驚喜交集之語,而顏淵亦視孔子如父親。在古代的觀念中,父母健在時,作為子女的不能輕易冒險就死,所以顏回才這樣幽默地說。


{英文翻譯}

The Master was put in fear in Kuang and Yan Yuan fell behind. The Master, on his rejoining him, said, "I thought you had died." Hui replied, "While you were alive, how should I presume to die?"

~~~~~~~~~~~~~~~

所謂患難見真情,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可以很堅固,亦可以很脆弱。

孔先生和顏淵是以「真心」作交換,

真心關顧對方,真心誠意為對方好,

這是無比珍貴的事情。

能夠把對方放在心頭上,

是一種很窩心的行為,

再加上顏淵不顧人身安全前來,

所以孔先生才會如此驚喜吧。

食野社

西方文艺理论名著教程(上)

书名:西方文艺理论名著教程(上)

作者:胡经之

[1]

如果有一位聪明人有本领模仿任何事物,乔扮任何形状,如果他来到我们的城邦,提议向我们展览他的身子和他的诗,我们要把他当作一位神奇而愉快的人物看待,向他鞠躬敬礼;但是我们也要告诉他:我们的城邦里没有像他这样的一个人,法律也不准许有像他这样的一个人,然后把他涂上香水,戴上毛冠,请他到旁的城邦去。至于我们的城邦哩,我们只要一种诗人和故事作者:没有他那副悦人的本领而态度却比他严肃;他们的作品须对于我们有益;须只模仿好人的言语,并且遵守我们原本替保卫者们设计教育时所定的那些规范。(柏拉图《理想国》)


[2]

高贵的异邦人,我们按照我们的...

书名:西方文艺理论名著教程(上)

作者:胡经之

[1]

如果有一位聪明人有本领模仿任何事物,乔扮任何形状,如果他来到我们的城邦,提议向我们展览他的身子和他的诗,我们要把他当作一位神奇而愉快的人物看待,向他鞠躬敬礼;但是我们也要告诉他:我们的城邦里没有像他这样的一个人,法律也不准许有像他这样的一个人,然后把他涂上香水,戴上毛冠,请他到旁的城邦去。至于我们的城邦哩,我们只要一种诗人和故事作者:没有他那副悦人的本领而态度却比他严肃;他们的作品须对于我们有益;须只模仿好人的言语,并且遵守我们原本替保卫者们设计教育时所定的那些规范。(柏拉图《理想国》)


[2]

高贵的异邦人,我们按照我们的能力也是些悲剧诗人,我们也创作了一部顶优美、顶高尚的悲剧。我们的城邦不是别的,它就模仿了最优美最高尚的生活,这就是我们所理解的真正的悲剧。你们是诗人,我们也是诗人,是你们的同调者,也是你们的敌手。最高尚的剧本只有凭真正的法律才能达到完善,我们的希望是这样。所以你不要设想我们会突然允许你们在市场搭起舞台,介绍你们这批演员的美妙的声音,把我们自己的声音掩盖住,让你们向我们的妇女们、儿童们以及一般平民来谈论我们的制度,用的不是我们的语言,甚至是和我们的语言相反的语言。一个城邦如果还没有由长官们判定你们的诗是否宜于朗诵或公布,就给你们允许证,他就是发了疯。所以先请你们这些较柔和的诗神的子孙们把你们的诗歌交给我们的长官们看看,请他们拿它们和我们自己的诗歌比一比,如果它们和我们的一样或是还更好,我们就给你们一个合唱队;否则就不能允许你们来表演。(柏拉图《法律篇》)


[3]

这些关系不那么确切,容易在被抓住、被觉察后随即带来快感,正是这种情形使我们想象美是感情的问题,而不是理性问题。我敢断言,每当我们将从孩童时代起就熟悉的原则,习惯性地轻易而迅速地应用到我们身外的物体上时,我们便以为自己是从感情上来判断它们的;但是每当错综复杂的关系和新奇的物体使我们不能立即应用原则时,我们便不得不承认错误了。那时候,等到悟性判定物体是美的以后,快感才会产生。(狄德罗)


[4]

反对在作品中故弄玄虚、滥用警语。布封认为一部作品的风格美,它的“光明”,应当是由“一整个的发光体,均匀地散布道全文的”,而一些作家往往置风格的整体美于不顾,只片面地抓住事物的一点,一角就卖弄才情,到处布置警语。布封指出这种“警语”,“完全和文章的热力背道而驰”,它不过是硬让许多字眼互相撞击出来的“火星子”,只能在人们眼前炫耀一下,很快就陷入黑暗里去了。“这种火星子是最违反真正的光明的。”


[5]

艺术家对于自然有着双重关系:他既是自然的主宰,又是自然的奴隶。他是自然的奴隶,因为他必须用人世间的材料来进行工作,才能使人理解;同时他又是自然的主宰,因为他使这种人世间的材料服从他的较高的意旨,并且为这较高的意旨服务。


空气小透明

召公谏厉王弭谤

  厉王虐,国人谤王。召公告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召公曰:“是鄣之也。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雍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故天子听政,使公卿至于列士献诗,瞽献曲,史献书,师箴,瞍赋,朦诵,百工谏,庶人传语,近臣尽规,亲戚补察,瞽、史教诲,耆艾修之,而后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民之有口也,犹土之有山川也,财用于是乎出;犹其有原隰衍沃也,衣食于是乎生。口之宣言也,善败于是乎兴。行善而备败,所以阜财用衣食者也。夫民虑之于心,而宣之于口,成而行...

  厉王虐,国人谤王。召公告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召公曰:“是鄣之也。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雍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故天子听政,使公卿至于列士献诗,瞽献曲,史献书,师箴,瞍赋,朦诵,百工谏,庶人传语,近臣尽规,亲戚补察,瞽、史教诲,耆艾修之,而后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民之有口也,犹土之有山川也,财用于是乎出;犹其有原隰衍沃也,衣食于是乎生。口之宣言也,善败于是乎兴。行善而备败,所以阜财用衣食者也。夫民虑之于心,而宣之于口,成而行之,胡可壅也?若壅其口,其与能几何?”王弗听,于是国人莫敢出言。三年,乃流王于彘。

食野社

法国文学研究的学术历程

书名:法国文学研究的学术历程

作者:袁筱一 等

[1]

高乃依不是拉辛,他表现的不是寻常人具有的感情,而是非常人特有的意志,他的英雄不是没有情感,但是不让情感作他们的命运的主宰。他们有优美的道德,有崇高的责任:罗得黎格的子职,保利娜的妇道,唐·狄哀格的荣誉观念,奥拉斯的爱国思想,保利厄克的宗教信仰。他们可以牺牲一切,为了实现他们的责任。他们都是意志的象征。他们要征服的不是不正当的感情。这太容易了,不足以表现他们意志的坚强。他们内心的斗争不是为了感情和责任发生冲突,这也不足以表示他们的伟大的个性。在善与恶间,在勇与怯间,他们绝不会有任何犹疑,知道如何取舍……高乃依的...

书名:法国文学研究的学术历程

作者:袁筱一 等

[1]

高乃依不是拉辛,他表现的不是寻常人具有的感情,而是非常人特有的意志,他的英雄不是没有情感,但是不让情感作他们的命运的主宰。他们有优美的道德,有崇高的责任:罗得黎格的子职,保利娜的妇道,唐·狄哀格的荣誉观念,奥拉斯的爱国思想,保利厄克的宗教信仰。他们可以牺牲一切,为了实现他们的责任。他们都是意志的象征。他们要征服的不是不正当的感情。这太容易了,不足以表现他们意志的坚强。他们内心的斗争不是为了感情和责任发生冲突,这也不足以表示他们的伟大的个性。在善与恶间,在勇与怯间,他们绝不会有任何犹疑,知道如何取舍……高乃依的英雄都有坚强的个性,伟大的灵魂,因为他们有非常的意志,能为人所不能为。他们尽了艰难痛苦的责任,永远没有半句呻吟,永远没有半点后悔……这种坚强的意志就是高乃依悲剧最特殊的特点。

爱情往往是高乃依悲剧的出发点,这是毫无疑义的。不过,高乃依和拉辛不同,他不把爱情放在最重要的地位。它只有一种作用:要来和别一种感情或崇高的观念发生冲突,因而造成悲剧的因子……高乃依和拉辛还有一点不同的地方。他不能接受神秘的爱情,不承认爱情是宿命的,不可改变的。他的悲剧人物可以任随理智转移他们的爱情……高乃依的英雄都是非常人物,他们的意志要他们牺牲爱情,造成可歌可泣的悲剧情节。(吴达元《法国文学史》)


[2]

爱情是拉辛悲剧的主题,它在马里沃的喜剧里也占着同样的重要地位。和拉辛相同,女性的心理分析是他的特长。和拉辛的悲剧相同,内心波涛是他的喜剧的动作。他的人物要说的不过是“是”一个字,可是这“是”字怎么样说出来,这可大费苦心了。马里沃的人物,在喜剧收场里,总免不了说出这一个字,可是需要相当时间,不到必要时决不肯说。他们犹疑不决,抑制内心的情绪,抵抗对方的追逐。这就是喜剧的动作。(吴达元《法国文学史》)


食野社

外国文学研究的多维视野

书名:外国文学研究的多维视野

作者:陈建华

[1]

古典学术的本质——虽然古典学这一头衔不再暗示那种崇高的地位,但人们仍旧这样称呼它——可以根据古典学的主旨来定义:从本质上看,从存在的每一个方面看都是希腊—罗马文明的研究。该文明是一个统一体,尽管我们并不能确切地描述这种文明的起始与终结,该学科的任务就是利用科学的方法来复活那已逝的世界——把诗人的歌词、哲学家的思想、立法者的观念、庙宇的神圣、信仰者和非信仰者的情感、市场与港口的热闹生活、海洋与陆地的面貌,以及工作与休闲中的人们注入新的活力。就像每一门知识所使用的方法一样——或者可以用希腊的方式,用一种完全的哲学方式说——对现存事务并不理解...

书名:外国文学研究的多维视野

作者:陈建华

[1]

古典学术的本质——虽然古典学这一头衔不再暗示那种崇高的地位,但人们仍旧这样称呼它——可以根据古典学的主旨来定义:从本质上看,从存在的每一个方面看都是希腊—罗马文明的研究。该文明是一个统一体,尽管我们并不能确切地描述这种文明的起始与终结,该学科的任务就是利用科学的方法来复活那已逝的世界——把诗人的歌词、哲学家的思想、立法者的观念、庙宇的神圣、信仰者和非信仰者的情感、市场与港口的热闹生活、海洋与陆地的面貌,以及工作与休闲中的人们注入新的活力。就像每一门知识所使用的方法一样——或者可以用希腊的方式,用一种完全的哲学方式说——对现存事务并不理解的敬畏之感是研究的出发点,目标是对那些我们已经全面理解的真理和美丽事物的纯洁的、幸福的沉思。由于我们要努力探寻的生活是浑然一体的,所以我们的科学方法也是浑然一体的。把古典学划分为语言学和文学、考古学、古代史、铭文学、钱币学以及稍后出现的纸草学等等各自独立的学科,这只能证明是人类对自身能力局限性的一种折中办法,但无论如何要注意不要让这种独立的东西窒息了整体意识,即使专家也要注意这一点。(维拉莫威兹)


[2]

普希金一方面融会了各种潮流与文体,一方面根本不受任何潮流束缚,内容多是浪漫的,但表达的似乎从不曾完全是他个人的爱情故事与感情,所以文体一直很古典,很冷静。另一方面,他的人生哲学显然乐观、入世。他从不愿在诗歌中直接强调人性的阴暗面或可能产生悲苦之感的事件,此一特点增加其作品的明朗活泼,清新开放。他厌恶隐喻,将所有艰深的材料化解为自然平实的语言:将现实中的低调与诗的高雅混合为一,甚至死亡,也被他视为无恶意的朋友。他的笔像根仙棒,将简单的俄文连缀成闪亮迷人的诗句;这些诗篇像细直的柱子,直耸云霄,那么轻松,没有一点沉重感。(欧茵西)


食野社

潦草

书名:潦草

作者:贾行家

[1]

我想念既不知道怎么走又不问路。想念游戏厅音像社和书摊。想念站在街边受出租车司机的质询和白眼。想念自己去饭店点菜然后交钱带回去。想念逛小商品批发市场。想念每半年买一辆自行车每三个月丢一辆。想念从钱包里抽出钞票和找回零钱,在人行道上追赶滚落的硬币。我想念语言不通,想念误解和不必要的麻烦,想念黑夜里的陌生感。


[2]

寺庙分开灵肉,浇灌信念进去,肉体便匍匐在地;灵魂迟疑片刻,也跟着跪拜。喇嘛制作坛城沙画,刚刚显现繁复连环的时轮金刚图样,不及细观,旋即扫去:半懂不懂的人,也会跟着说意思是世间万象森罗只存乎感知以及不昧因果云云。然而……然而,画成这围困着的...

书名:潦草

作者:贾行家

[1]

我想念既不知道怎么走又不问路。想念游戏厅音像社和书摊。想念站在街边受出租车司机的质询和白眼。想念自己去饭店点菜然后交钱带回去。想念逛小商品批发市场。想念每半年买一辆自行车每三个月丢一辆。想念从钱包里抽出钞票和找回零钱,在人行道上追赶滚落的硬币。我想念语言不通,想念误解和不必要的麻烦,想念黑夜里的陌生感。


[2]

寺庙分开灵肉,浇灌信念进去,肉体便匍匐在地;灵魂迟疑片刻,也跟着跪拜。喇嘛制作坛城沙画,刚刚显现繁复连环的时轮金刚图样,不及细观,旋即扫去:半懂不懂的人,也会跟着说意思是世间万象森罗只存乎感知以及不昧因果云云。然而……然而,画成这围困着的小小一圈,我的知见是这片阴暗鄙俗、毫无希望的街区代表着某种永恒:你只能逃离,却不能带给它任何改变。


[3]

一切都是平常的,一切也皆是奇迹,连“人洗澡时没有融化在水里也是奇迹”。世间风物都是人的景物,其存在只是人能察觉到的存在。

城市里的大树会在夜里被悄悄砍伐,只留下些鲜亮木屑,所有的部门都懵然无知,然后建筑用最快的速度长起来。你注意过没有:家门前的树消失以后,阴影会保留一段时间,直到记忆的背景模糊消散,变得愈发不真实。在这城里住着一群没有记忆的人,他们说起一件事时会四处乱指,不记得究竟发生在哪里了。


[4]

在空中的一瞬,肾上腺素大量分泌,神经异常敏锐,血涌向头部,地面一帧帧靠近,这一刹那,据分析、据回忆,在感知中相当缓慢,会涌起许多念头,完全有时间明白发生了什么,有时间感到后悔,“这便是我的死亡”。如果幸运或坚决,则只有柔软的疲惫。触地的刹那,会听到声音、感觉到麻木的温热,大脑已经无法传递强烈的疼痛,意识开始模糊,视线变红,像变花的屏幕一样定格、退出。


[5]

“觉得精神快要出问题,就离职,到城边的山里租个院子住。溪水像条小蛇,从院子中间流过,随身带包书,自己做饭浆洗,多睡觉。有一天没关窗户,被风翻书页的声音吵醒了,知道可以再坚持一段,就下山去。这些年一直这么来来往往。”


[6]

松鼠是树林里最忙碌的动物,从秋季开始挑选松子储备在树洞里。村中的懒汉会在入冬前去挖松鼠的存粮,每个洞里可得一小盆。松鼠在树上目睹着慢悠悠的抢劫,不停尖叫,在人离去以后,它们选择一个合适的树杈,把自己吊死在上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