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中岛裕翔

16.9万浏览    3965参与
林鲨鲨鱼饼__Oda

【双裕】Born To Make History 65

*织田裕二x中岛裕翔

*乐队主唱x经纪人AU

——————————————————


65


品川区的中心,被简洁的大落地窗和冷色的钢筋水泥分割的高级写字楼内,电影的主题曲发布会在这里举行,占据了这层楼最大的会议室,台下摆放的座椅座无虚席。


说是主题曲发布会,但实际上也是电影宣传的一环,所有主演几乎都准时到场,不可或缺的各大报社的记者坐在前边,后方则是有幸抽到数量少得可怜的票的幸运粉丝。


在大屏幕上放过了电影的预告片之后,主题曲和mv也随之在会场内播放。


电影的预告片早就在宣传前期传上过官方首页,但mv是首次披露,除了全新的镜头之外,还有穿插着Deps在录音室里的...

*织田裕二x中岛裕翔

*乐队主唱x经纪人AU

——————————————————


65


品川区的中心,被简洁的大落地窗和冷色的钢筋水泥分割的高级写字楼内,电影的主题曲发布会在这里举行,占据了这层楼最大的会议室,台下摆放的座椅座无虚席。


说是主题曲发布会,但实际上也是电影宣传的一环,所有主演几乎都准时到场,不可或缺的各大报社的记者坐在前边,后方则是有幸抽到数量少得可怜的票的幸运粉丝。


在大屏幕上放过了电影的预告片之后,主题曲和mv也随之在会场内播放。


电影的预告片早就在宣传前期传上过官方首页,但mv是首次披露,除了全新的镜头之外,还有穿插着Deps在录音室里的片段,前一秒的画面里是头发花花绿绿的石川晃在飙车,后一个镜头就切到黑色短发的主唱在立式话筒前着弹吉他,有不少对织田不熟悉的观众在好几秒之后才反应过来,这部电影的主演之一就是主题曲的主唱。


随后大厅内灯光亮起,导演和和各位演员被请上了台。


一番介绍之后,话筒传递到了织田手上,主持人看着留着清爽的黑色短发的织田,开了个玩笑:“织田先生把头发全剪了呢,我看刚才mv的时候,差点没有认出来。”


织田举起了话筒,“我拍完电影回东京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剪头发,不然坐电车的时候,大家只要一看到我的头发,就会马上躲得远远的,还有小学生指着我说,樱木花道。”


台下果然响起了隐隐的笑声。


中岛在台侧捂住了脸,“怎么又说到头发上去了......”


主持也非常捧场的笑了几声,接着说道:“这次织田先生是主演之一,同时也是主题曲的主唱,这首歌也是自己作词作曲,很难得有这样的经历呢,您在写歌的时候有多多少少有把自己拍电影时的感受带进去吗?”


“我本身就是神奈川县人,石川晃也是,我高中的时候也经常骑着摩托车在海边超速行驶,某种程度上,我非常能体会暴走族飙车的心情。”


织田握着话筒,本来只想说到这里,看到台下站着的中岛,想了想,又继续道:“在这之前我一直都只是作为歌手活动,这次通过试镜得到这个角色,就像你说的那样,是个很难得的经验,所以我很珍惜这次机会,不管是拍戏的时候还是写歌的时候,都是完全投入进去的。”


中岛看着台上,有些意外,织田总是有很多想法,但很不喜欢在镜头前表达,他一直觉得这是织田的短板,但也算不上缺点,就没有强行纠正他,没想到他好好配合的时候,竟然说得还不错。


织田认真的说完这些话,又开玩笑道:“但我没有什么经验,最后的效果看起来用力过猛了也说不定。”


江口接下他的话筒,笑着证实了他的感言:“是真的,织田有很多打戏,最后几天来片场的时候,他身上都是药膏的味道,就像得风湿的老婆婆。”


歌曲的发布会结束后,中岛开着车带织田回BAC,中岛在车上心情一直很不错,他把脑子里所有夸人的词都倒出来表扬织田,因为他回应了说他们有电视台的关系才拿到角色的谣言——都说了是通过试镜选上的了,又否认了那些说他不敬业的口诛笔伐——他确实没经验,但他态度上是投入的。最重要的是,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很认真很诚恳。


“而且江口君也帮你说话……难道说,其实你的交际能力还不错?”中岛探究似的看着织田。


织田点了点头,“因为江口是个还不错的人,所以当然也和我相处得还不错,毕竟我们一起在海边的水泥仓库里滚了半个月……”


中岛一回到事务所就忙了起来,歌曲发布之后,接下来要准备的就是出碟出CD,跟电影上映日期同时发布,这次中岛安排了有mv的鉴赏版和只有歌曲的醇享版,之后还会跟着电影上宣传,他对对销量保持乐观,但也没有得意忘形,因为乐队里的其他人都有了常规的主持节目,织田点通告单上还是一片空白,除了跟着电影宣传,他基本没什么别的事可干。


织田在办公室里打开了电视,看到电视里在重播早上的节目,那期《人类观察》反响很好,雨宫被一个电视台看中,录了一大堆陪小朋友玩的少儿节目,播出了几期之后,大家发现他是真的很会带小孩,于是不由得猜测起了雨宫当时随口说出的,“一个人把妹妹带大”究竟是个怎样的故事。


话题卷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有些人的做法是干脆做一期节目,把个人的经历作为吸粉的谈资大谈特谈,如果这段过去本就充满了故事性,那就最好不过了。中岛则选择了避而不谈,除了尊重本人意愿之外,他也觉得,一次性把故事全都揭开送到观众面前,反倒不如让他们自己去猜。


“我觉得工作是不能急的。”织田盯着电视,雨宫在幼儿园里录的那一期,表情变幻莫测,“虽然我早就知道雨宫和他妹妹的事,但是,看到他抱着小女孩梳头发,我还是很担心他把她们的头拧下来。”


“为什么?”中岛从发给CD制作方的信函里抬起头,“你和雨宫也打过架吗?”


“打过,”织田看不下去了,换了个台,“刚认识的时候,他拿凳子砸我。”


“……”


两个人一开始是边闲聊边工作,后来中岛要开始打电话了,把织田赶到了一边自己找事情做,织田在办公室的书架里找了本杂志,他坐在茶水间旁边,边看边和小野桑聊了起来。


小野桑说她看了今天发布会的新闻,她对织田的事业充满了信心,说他一定会红的。


“可是我现在还没找到下一个工作呢。”织田卷着杂志指了指中岛的办公桌,“我天天被他压迫,只要我一停下来,他的表情就像要揍我。”


小野桑捂着嘴偷笑,“那是关心你嘛,但是我觉得,工作一定会有的。”


中岛恰好在此时讲完了手上的电话,他疑惑的看着织田和小野,忽然电话又响了,中岛条件反射的接起来,发现响的是手机。


他拿出手机,读出了上面的名字,“TBS电视台三村修治……”


刚一读完,中岛就飞快的站起来接了这个电话,“您好,三村先生,感谢您一直以来的关照,最近一直在忙,都没有机会去问候您……”


寒暄都来不及说完就被打断了,电话那边三村的声音听起来比他更慌忙,杂乱的背景音透过电话传来。“我长话短说,从明天开始到之后的一周,织田有没有空?”


中岛愣了愣,他敏锐的嗅到了机会,连日程表都没有翻就立刻大声回答道:“有!”


“那就好,”电话那边三村松了口气,“现在能立刻带他来一趟吗?同事负责的单元剧,原本定下的演员开拍两天就受伤了,现在很难立刻找到有空的演员,所以我向他们推荐了你……我立刻把资料发给你,你们路上看,时间很急,确定有空对吗。”


“有的!”中岛捡起红笔,大笔一挥,在日程表上之后的一周都涂上了重点标红,他们现在什么都没有,有的就是时间。


中岛深吸了口气,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想什么就来什么,这种机会实在不可多得,他捧着电话,哪怕对方看不到也诚恳的低头感谢,“我现在立刻就来!”


他长舒了一口气,看向织田,举起手机对他晃了晃,“你有工作了!”


“什么?”织田愣了愣,转头看向了身旁的小野桑。小野桑看着他,满面笑容,给他倒了杯热茶。


三村的工作效率很高,中岛刚收拾好包,墙角的打印机就响了一声,几张纸飘了出来,中岛拿起来一张张按顺序订好,塞进包里,拿上车钥匙,拖着织田一起下了楼。


电梯从十四楼缓缓降下,中岛已经从简介里看完了剧情的介绍,电梯门一开,他冲进停车场发动了汽车,织田坐上车,中岛把资料放到了他腿上。


“你先看看吧。”


“嗯。”织田拿起纸张,“你刚才看了,觉得怎么样?”


“《世界奇妙物语》你知道的吧,应该看过吧?就是那个。”


中岛飞快的把车开出了停车场,低低的笑出了声。“总而言之,这是一个你出不了柜的故事。”


“什么?”


————————————————

(世界奇妙物语不是tbs的,但是我看了一下发现它和有很多台和电影公司都有合作,我就瞎编了。顺便说一句O的《柜子》还挺好看的,b站有,但是是高高高高糊,但是高糊也很吓人就是了x


Yuto_Nakajima
#一入J家深似海 年纪轻轻不要...

#一入J家深似海 年纪轻轻不要搞J家🙃

#该追星的年纪选择叻追喜欢的人 没叻感情之后开始疯狂追星

#后来才发现 浪费那么多的感情还不如追星🙂

#第一次看控是在2012年HK

#一封辞职信 拎着箱子就飞HK 就为叻见yuto 第一次那么的疯狂

#JUMP的第一次亚巡 原定是3月份 后来因为啥(忘叻) 时间延期到5月份 票务方说可以退票等5月份再重新发票 也可以不退票 进场可以直接用原先的票 和我一起订票的妹子把票退叻 我的没有退 所以...

#一入J家深似海 年纪轻轻不要搞J家🙃

#该追星的年纪选择叻追喜欢的人 没叻感情之后开始疯狂追星

#后来才发现 浪费那么多的感情还不如追星🙂

#第一次看控是在2012年HK

#一封辞职信 拎着箱子就飞HK 就为叻见yuto 第一次那么的疯狂

#JUMP的第一次亚巡 原定是3月份 后来因为啥(忘叻) 时间延期到5月份 票务方说可以退票等5月份再重新发票 也可以不退票 进场可以直接用原先的票 和我一起订票的妹子把票退叻 我的没有退 所以我的票时间还是3月份(原定的时间哦 有啥好骄傲的)

#第一次见yuto 日语小白 路痴的我找会场都找叻好久 当时的yuto饭真的是少的可怜  yuto在台上打鼓 3271冲下延伸舞台 我周围的人都已经沸腾叻都冲着要离舞台近点 我默默的站在原地 举着yuto扇子 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在台上打鼓 整场除叻yuto其他人都没看呀 自己就像个痴汉😂那个时候的喜欢感觉很美好啊

#现在看开到yuto饭越来越多 开心的同时也有点悲伤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总感觉JUMP现在越来越商业化 如果喜欢这份工作 希望你可以越来越好 按自己喜欢的方式去生活就好 如果太累 我希望你可以做回一个普通人 普通的生活也好 我可以应援到我老你退休

#还是比较喜欢原先J家的纸质票 因为抽中的话 票上会有自己的名字 看叻那么多场控 几乎都是一出场外就忘叻控上发生叻什么 只有第一次看控见你不会忘呢❤️

#应该不会再为叻追谁 那么疯狂叻 唯有NakajimaYuto❤️

#以上 

叨叨结束

———2020/01/19

Yuto_Nakajima
嘿~ 彩带耳饰 平时带出去会不...

嘿~

彩带耳饰

平时带出去会不会有点嚣张

嘿~

彩带耳饰

平时带出去会不会有点嚣张

Yuto_Nakajima
yuto你给32吃点!!! 快...

yuto你给32吃点!!!

快给他吃点! 

叉子叉爆你的头🤣


#ANAN 20200122#

yuto你给32吃点!!!

快给他吃点! 

叉子叉爆你的头🤣


#ANAN 20200122#

Yuto_Nakajima
啊…都给我看!!!

啊…都给我看!!!

啊…都给我看!!!

林鲨鲨鱼饼__Oda

【双裕】Born To Make History 64

*织田裕二x中岛裕翔

*乐队主唱x经纪人AU

从今天起恢复更新,我错了,我以后一定按时更,不按时大家可以催我,我不可以再这么拖延症了!すみませんてした!!!

————————————————

64


杀青宴定在东京的一家花园式酒店,宴会厅中央装饰着藤蔓缠绕的花架,庭院中飘来的蔷薇的香味与女演员们的香影云鬓交织在一起,人影绰约的宴会场内,一派温言笑语。


中岛在接到通知的时候,只把这当作了一次小型的宴会,因为这部电影实在算不上是大制作,他用发胶随意的规束了一下织田的头发,就开着车,准时把他带到了会场,但现在他后悔不已。


他在会场内环视了一圈,女演员们都穿着精心挑选又不显刻意...

*织田裕二x中岛裕翔

*乐队主唱x经纪人AU

从今天起恢复更新,我错了,我以后一定按时更,不按时大家可以催我,我不可以再这么拖延症了!すみませんてした!!!

————————————————

64


杀青宴定在东京的一家花园式酒店,宴会厅中央装饰着藤蔓缠绕的花架,庭院中飘来的蔷薇的香味与女演员们的香影云鬓交织在一起,人影绰约的宴会场内,一派温言笑语。


中岛在接到通知的时候,只把这当作了一次小型的宴会,因为这部电影实在算不上是大制作,他用发胶随意的规束了一下织田的头发,就开着车,准时把他带到了会场,但现在他后悔不已。


他在会场内环视了一圈,女演员们都穿着精心挑选又不显刻意的小礼服,到场的其他男演员,再怎么也会穿套休闲西装。


“早知道是这样,就应该坚持让你把西装换上……”中岛举着酒杯,对目光接触到的工作人员露出微笑,随后小声的贴在穿着白衬衣和牛仔裤的织田耳边叹了口气,“可你就是不肯。”


织田不喜欢太规整的衣服,除非重要场合,他的那套西装毫无用武之地。


“你穿了不就够了吗。”织田转过头看着他。


中岛在工作时,简直就是教科书一般的经纪人,无论春夏秋冬,永远穿着西装,再打上领带。遇到正式场合,还会郑重的梳好头发。


一开始织田吐槽过中岛每天都穿差不多的衣服,后来看习惯了,觉得他穿一模一样的西服也挺好看的。更何况他本身就那么好看,看着他,就仿佛是在翻高级定制西装店里的模特图册。


中岛被他注视了一会儿,察觉到他直勾勾的眼神,在桌子下面轻轻拍了他一下,侧开了脸,跟着桌上热络的气氛举起了酒杯。


宴会已经进行了不长不短的一段时间,沉浸其中的参与者大多已经有了几分醉意,他们前方贴近舞台的那一桌,忽然响起了一阵笑闹,织田往那边看了几眼,拉开了椅子,“我出去抽根烟。”


织田走到露台上,在花架边看到了同样来透气的江口。经过几个月的拍摄,两个人已经十分熟悉,打过招呼之后,织田掏出打火机点了烟,靠在露台的围栏边看着下方打着暖橙色灯光的花园。


“里面很闷吧?”江口笑道。


“嗯,”织田吹了一会儿凉风,也笑着说道:“里面不是我该呆的地方,我们两个就应该站在外边。”


他的目光指向江口的牛仔衬衫和休闲裤,江口也和他一样,穿得就像只是出门买包烟,他们两个在里面,无论怎么看,都像走错了场。


“因为今天有投资人和制作人来。”江口透过半掩的玻璃门看向宴会厅内,人群来往的中心,功名利禄的欢乐场。酒过三巡之后,像他们这样一看就不太懂事的男演员,没有挤在人群中的必要。


“还是女演员比较累。”江口自嘲一般的笑着,淡淡地叹了口气。


织田没有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他说想出来抽根烟,本就是因为看到了演他女朋友的泷川喝酒的时候坐到了制片人腿上。


“经纪人好像也比较累。”江口又说道。


织田回过头,果然看到中岛在人群中穿梭,对每个来碰酒杯的人露出微笑,然后又是一套挑不出错的规范礼仪。


莫名的就觉得看着中岛对着别人点头弯腰很刺眼,江口看到他的眼神,以为他是看不惯酒桌上拿女演员来助兴的权色交易,好奇的问道:“你过去不是地下乐队的?我以为你已经很习惯这种场面了。”


织田别过了头,随口说道:“因为地下乐队的乐手长得没这么难看。”


江口叼着烟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中岛推开了露台的门,酒会接近尾声,到快要结束的时候了,他叫织田进去拍合影。看到他和江口站在一起聊天,还颇有些意外。


刚要对江口打招呼,织田的目光就先扫到了他脸上,中岛在里面喝了一圈酒,从耳朵到脸颊都微微泛着红。


“你喝了多少?”织田按灭了香烟,皱起了眉。


中岛愣了愣,一脸无辜,“就是把你不愿意喝的都喝了而已……”


织田的表情变得更微妙,中岛不知道他又在想什么,指了指门内,“好了,快点进来。”


然后对着另一边笑了笑,“江口君也请进来吧。”


折腾到凌晨一点,酒渍染上了纹着暗色印花的桌布,注入了过多热情与喧闹的宴会终于散场,织田不想和一大堆人凑在一起,他们留到了最后,从电梯下到了地下停车场。


织田在电梯里忽然伸手揽住了中岛腰,把中岛吓了一跳,后来发现织田只是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车钥匙。


“今天我开车。”


“哦......”中岛低头闻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酒味,“不过,其实我还蛮清醒的……”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到车前,织田拉开了驾驶座的车门,“上车坐好。”


中岛乖乖的从另一边上车,刚刚坐定,系上安全带,织田又说道:“去我家里?”


中岛刚要点头,又摇了摇头,“不行,有文件在家里,明天上班要带去。”


织田发动了汽车,这辆破车碍手碍脚的,他总是开不习惯,点了两次火才把引擎点上。


“那今晚我睡你家。”


“好啊。”中岛一下子开心起来,靠进了座椅,“可是我都快睁不开眼了,回家后洗了澡就想直接睡觉,但是西装要挂好,脏衣服要丢进洗衣机,还要把明天穿的衣服拿出来准备好……”


“不喝酸奶了?”


“当然要喝。”说到这里,中岛看着织田的侧脸,忽然勾起了嘴角,“啊,今晚说要和我一起睡,你是在关心我啊。”


他歪着脑袋看了织田半晌,立刻笑得眼睛亮晶晶的,“你对我怎么这么好啊......”


织田从余光里看到他傻乎乎的笑脸,“你是不是又喝醉了?”


中岛完全放松了下来,眼睛茫然的直视着前方,“我没有,我只是在想,一个官推少说也有几十万粉的大明星,给我开车铺床洗衣服,还陪我睡觉,这也太幸福了吧。虽然他又爱抽烟又爱喝酒,脾气又差又任性又不会说话,但他还是好好哦......唔。”


话还没说完,织田放慢速度,抓起放在后座的薄毯丢到了他脸上。


他的小男朋友什么都好,就是喝完酒之后,废话变得比平常多三倍。


“快点睡觉吧。”


中岛把毯子扒了下来,露出半张脸,窗外寂静的街道,唯有路灯轮番照进车厢,飞驰而去的光斑从织田身上略过,倦意渐渐模糊了视线,中岛心满意足的注视着身边的人,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就像每个夜晚睡在他枕边时一样。


-


电影拍完之后,织田在家呆了半个月,他恢复了他昼伏夜出的不良作息,除了去练习室拨一拨吉他,就是在家看电影。他忽然对电影产生了兴趣,某天中岛下班回家的时候,屋子里关上了所有的灯,还拉着窗帘,他走进沙发前,看到了桌上摞着的一大堆碟片。


“斯皮尔伯格,黑泽明,卡梅隆,塔可夫斯基?”他拿起几张碟,念出了导演的名字。


看电影看睡着了的织田睁开眼,看了眼中岛,又瞟了眼电视屏幕上的画面,捏住了眉间,“......竟然还没放完。”


“你在看什么?”中岛看着电视机上长达几分钟的寂静长镜头,充满了疑惑。


“潜行者。”织田翻身起来,把碟片退了出来,“果然我的欣赏能力还不够,不该一开始就挑战这种高难度影片,或许下次应该和你一起看。”


中岛去打开了灯,两个人挤进厨房,开始准备今天的晚餐。蔬菜和肉类的包装袋一个个拆开,橱柜里的碗筷也摆上了流理台。


“我还以为你对电影不感兴趣呢。”中岛摆弄着西芹说道。


“确实不怎么感兴趣,但是我买回来的那些电影,好像都很有趣。”


“那你还看睡着了?”


“看睡着是我自己的原因,不是电影,电影很有趣。一部电影究竟是好还是不好,我好像能分辨出来,有一种看睡着的电影是真的平淡乏味空无一物,但有的电影,虽然我也看睡着了,但是那是我还没找到它的有趣之处,我总觉得它藏着某些故事,要花时间去挖,总有一天我会明白的。”


织田说完,中岛看了他好几眼,“你好像说了一大段很有意义的但是我也没听明白的真理。”


织田笑了起来,“那都不重要,说起来,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晚,都七点半了。”


“去电视台了,之前一直东京和神奈川来回往返,都没时间去电视台打招呼,联络感情这种事是不能断的,而且之后的工作也没有定下来,所以我更要去了,你的日程表真的很空……”


织田默默的看了中岛一眼,觉得他太过焦虑了,却什么都没说。


一般电影拍完有几周的休整时间是很正常的,中岛却一直表现得很不安,他回到家,就像看到男主人呆在家里就觉得天要塌了的严厉太太一样。如果是以前,织田大概会一如既往的心态良好,再说上几句因为毫无紧张感惹中岛生气的话,但是他最近开始意识到,相比起圈子里的其他人,他拥有很大程度的自由,而他的自由建立在中岛竭尽全力维持的平衡之上。


“下周不是有个电影主题曲的发布会吗?”他回忆起了中岛笔记本上看到的安排,“那也是增加曝光率的机会,别那么紧张。”


“啊,说到那个。”中岛握着菜刀到手停了下来,“这次你一定要想好自己的发言,不要再说什么这个头发让你觉得很困扰这种废话了。”


织田想起了上次记者问他电影开拍的感受时自己随意的回答,他迟疑了片刻,“但是上次我这么说的时候,台下不是笑得很开心吗?”


中岛叹了口气,一股脑把青菜倒进了锅里,水珠与高温的平底锅接触到一起,“唰”的一声,厨房里冒起了白烟。


————————————


下一更在周日


贵圈真乱
【5587】中岛裕翔VS间宫祥...

5587】中岛裕翔VS间宫祥太朗

5587】中岛裕翔VS间宫祥太朗

Nya三木登

花(岛凉)

中岛裕翔没想到那个人会这么做。


仰起头,露出好看的喉结,耍赖似地咬住自己帽子上的球。


而摄像机也如同定番,将他的慌张印刻在大屏幕上。


可很奇怪的是,场上如雷轰鸣的尖叫声也好,溶于血液的伴奏也好,在那瞬间全部如同烟雾般轻飘飘的,“咻”地便散了去徒留下大片大片的空白,以及这人如同藏着浩瀚星辰的双眸。


呐呐,快松口啊。


呐呐,大家都看着呢。


呐呐,这样的话,心情会……


心情会如同膨胀的爆米花一般,一颗一颗蹦跳着铺满名为山田凉介的心房啊……


本来,应该对这样的行为生气才对。结果在反省会上却说不出一句话,只是对上那个人偶尔飘过来的视线,指尖便忍不住有些僵硬...

中岛裕翔没想到那个人会这么做。


仰起头,露出好看的喉结,耍赖似地咬住自己帽子上的球。


而摄像机也如同定番,将他的慌张印刻在大屏幕上。


可很奇怪的是,场上如雷轰鸣的尖叫声也好,溶于血液的伴奏也好,在那瞬间全部如同烟雾般轻飘飘的,“咻”地便散了去徒留下大片大片的空白,以及这人如同藏着浩瀚星辰的双眸。


呐呐,快松口啊。


呐呐,大家都看着呢。


呐呐,这样的话,心情会……


心情会如同膨胀的爆米花一般,一颗一颗蹦跳着铺满名为山田凉介的心房啊……


本来,应该对这样的行为生气才对。结果在反省会上却说不出一句话,只是对上那个人偶尔飘过来的视线,指尖便忍不住有些僵硬,小心翼翼地蜷起手指,藏在稍许宽大的袖子中狠狠扣住掌心,掐出淡淡的痕迹来。


他那小小的,裹着暗恋的花蕾,被山田凉介轻轻吹起的风刮得垂了头,忍不住颤抖。


我可以喜欢你吗?


这样任性着,自顾自和你赌气的我可以喜欢闪闪发光的你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能奢求你那孩子气的举动中,是藏着独属于我的甜言蜜语吗?


哪怕只是一点点,眨了眨眼便会消失的那种。


我也会忍不住偷偷扬起唇角,满心如云般的柔软。


中岛裕翔回了乐屋,大家三三两两告别,恍惚间竟只剩了他一人,还有“砰砰砰“跳个没完的心脏。


他看着挂在衣架上的帽子,走近了去。指尖转过那根绳,拎起被那人的口包覆过的球,弯下腰,轻轻地……


轻轻地,落下一个吻。


虔诚得,如同在亲吻那人的唇。


而回头,正是那人,灿烂得,能灼了眼的笑容——


“一起回去吧。”


“啊,好。”


啊,被发现了。


可神明大人,花,好像开了。



在下Nya

说着要睡了,但是我实在忍不住

是短打小思绪

那个看向镜头慌张的样子,真的太可爱了。

以后时不时也许会写一写,是和写伊野尾酱完全不同的感觉,比较纯情的感觉,真好。

不黑/不撕/不喜欢出门右转不送。




t-j-n

中岛裕翔 SUITS 特写镜头不完全剪辑

B站链接,等一个三连

第一次剪辑,真的搞了好久,PR没怎么崩溃但AE一天崩溃几十次是有的

传LOF合集记录一下

中岛裕翔 SUITS 特写镜头不完全剪辑

B站链接,等一个三连

第一次剪辑,真的搞了好久,PR没怎么崩溃但AE一天崩溃几十次是有的

传LOF合集记录一下

Keito是我的💚

岛凉 一滴兩滴

·凌晨两点突发奇想地写

.短文

·岛凉今年也要甜甜的过哦!

       一天傍晚,山田早就完成了拍摄工作,他自己一个坐在沙发上,静静地在回想,回想2020年开始自己的身体状况就不好,觉得自己那么大的一个人,还把自己弄成这样,同时又对门把们无微不至的照顾而感动。他很怪责自己生病拖累了门把,他哭了。抱着自己的腿,低头哭了。

      中岛完成了工作后也回家了,他兴致勃勃地回家,等着自己人妻为他煮饭。谁知道,他一打开门,就见到那个人...

·凌晨两点突发奇想地写

.短文

·岛凉今年也要甜甜的过哦!

       一天傍晚,山田早就完成了拍摄工作,他自己一个坐在沙发上,静静地在回想,回想2020年开始自己的身体状况就不好,觉得自己那么大的一个人,还把自己弄成这样,同时又对门把们无微不至的照顾而感动。他很怪责自己生病拖累了门把,他哭了。抱着自己的腿,低头哭了。

      中岛完成了工作后也回家了,他兴致勃勃地回家,等着自己人妻为他煮饭。谁知道,他一打开门,就见到那个人坐在沙发上哭。他看到凉介哭,瞬间也难过起来,很心痛。他也没问啥,只是放下了东西,把凉介的手挂在自己脖子上,一手抱着凉介的腿,走进卧室里,把凉介放在床上。

      凉介哭了,一滴两滴,裕翔看着他红红的眼睛,手放在他的脸上,大拇指慢慢地扫了下去,为他擦干眼泪。凉介又哭了,一滴两滴,裕翔再次为他擦干眼泪。这次有些不同了,他托着凉介的头,温柔地落下了一吻。

      中岛裕翔觉得这个吻是咸的,他眼看着他心爱的凉介哭,心疼死了。山田凉介觉得这个吻是甜的,他很开心自己难过的时候会有人这样子爱他,幸福死了。

      分开时,两人又对视了一秒,裕翔轻轻地撩过凉介的头发,又低下头吻他,这次他加深了这一吻。

      晚上睡觉的时候,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就好像以后不会再难过。

Keiskry
僕はどこから EP01

僕はどこから EP01

僕はどこから EP01

maru∧( 'Θ' )∧
新剧造型虽然很微妙但是帅哥还是...

新剧造型虽然很微妙但是帅哥还是帅哥 是超绝可爱的帅哥👌🏿

新剧造型虽然很微妙但是帅哥还是帅哥 是超绝可爱的帅哥👌🏿

快斗智商为400
禁二改 二传标注出处

禁二改 二传标注出处

禁二改 二传标注出处

maru∧( 'Θ' )∧
2020第一张摸鱼是芋头!继续...

2020第一张摸鱼是芋头!继续存档

2020第一张摸鱼是芋头!继续存档

有岡家童颜控_焯焯

鸽王回来了哈哈哈。大家新年快乐呀!

地址已更新,第二张手账4人开场的地方,地址是本多劇場没错,但是为了方便,看图上的标志建筑物(劇・小劇場)来找。

第一张手账:https://h5.shouzhang.com/share/diary.html?id=805cd4f740f76314&os=android&pkgname=com.leku.diary

第二张手账:https://h5.shouzhang.com/share/diary.html?id=b19c2f93677b72a3&os=android&pkgname=com.leku.diary

鸽王回来了哈哈哈。大家新年快乐呀!

地址已更新,第二张手账4人开场的地方,地址是本多劇場没错,但是为了方便,看图上的标志建筑物(劇・小劇場)来找。

第一张手账:https://h5.shouzhang.com/share/diary.html?id=805cd4f740f76314&os=android&pkgname=com.leku.diary

第二张手账:https://h5.shouzhang.com/share/diary.html?id=b19c2f93677b72a3&os=android&pkgname=com.leku.diary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