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中式恐怖

1807浏览    129参与
Fish Ink
  免责责责责责通告⚠️ 此为...

  免责责责责责通告⚠️

此为个人创作规则类怪谈,以民俗和谚语为主要题材,一开始的目的是想记录一些自己觉得很邪性或者莫名很吸引人的民俗,后来发展成这个样子,不完全还原民俗谚语本身,略有改编融合。

本怪谈存在前后矛盾,语气异常变化,正确错误的规则混淆现象。不是我写错了或者不记得自己写过,是故意的(所以不要搁这喊我为什么前面xxx后面xxx了啊写错了吧)

有较多讽刺封建糟粕的成分,但不完全是,也有很多是一些广为认可但我说不清理由的正确礼仪,你可以当背景里这篇规则是写给不了解的外国游客的。我没有觉得我写的每一条规矩都不好(所以不要“这是基本礼仪啊你连这都嫌麻烦糟粕?xxx”)

以后也许会根据......

  免责责责责责通告⚠️

此为个人创作规则类怪谈,以民俗和谚语为主要题材,一开始的目的是想记录一些自己觉得很邪性或者莫名很吸引人的民俗,后来发展成这个样子,不完全还原民俗谚语本身,略有改编融合。

本怪谈存在前后矛盾,语气异常变化,正确错误的规则混淆现象。不是我写错了或者不记得自己写过,是故意的(所以不要搁这喊我为什么前面xxx后面xxx了啊写错了吧)

有较多讽刺封建糟粕的成分,但不完全是,也有很多是一些广为认可但我说不清理由的正确礼仪,你可以当背景里这篇规则是写给不了解的外国游客的。我没有觉得我写的每一条规矩都不好(所以不要“这是基本礼仪啊你连这都嫌麻烦糟粕?xxx”)

以后也许会根据自己的见闻新增*

如果你单纯想看恐怖,那就不要看最后一条(?

嘉艺达剪辑
民间怪谈录:惊悚氛围拉满,年度国产恐怖佳作,胆小勿入
民间怪谈录:惊悚氛围拉满,年度国产恐怖佳作,胆小勿入
悲悯
 小郎君今日怎么不来了? 

 小郎君今日怎么不来了? 

 小郎君今日怎么不来了? 

元明清映剪辑
民间怪谈录:网大一哥彭禺厶新片来袭,且看阴门二皮匠侦破奇案
民间怪谈录:网大一哥彭禺厶新片来袭,且看阴门二皮匠侦破奇案
嘉艺达剪辑
民间怪谈录:小镇惊现怪事,疑似城隍爷娶亲,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民间怪谈录:小镇惊现怪事,疑似城隍爷娶亲,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六福剪辑
走阴人:七月半特映,既然都过鬼节了,再不恐怖就有点不礼貌了
走阴人:七月半特映,既然都过鬼节了,再不恐怖就有点不礼貌了
忘·我
少平小红生生世世不分离

  七月半的夜晚,阴气渐浓。她作为在阴历七月半出生的女孩,被迫被拉过来进行纸新娘下葬的仪式。

  不甘、恨意交织着。她不是第一个在这村里被下葬的纸新娘,在她此前已有无数个女孩在每年的七月半夜晚被迫穿上只纸嫁衣下葬。

  这村里的坟地底下,所以埋藏的白骨累累。无数年轻新娘的冤魂被困在这里,在封建迷信俗的束缚下,被红色嫁衣包装的漂漂亮亮,最后成了一年一度的牺牲品。

  不知何时,或者说很久以前,村里就有这样的规定: 每年的七月半夜晚,都必须有一位生辰八字阴气较重的年轻女孩,以纸新娘的身份,和土地底下的神举行阴婚,则将她们钉在棺材里下葬,美名其曰通过给神明嫁新娘的方式,祈求神明保佑村...

  七月半的夜晚,阴气渐浓。她作为在阴历七月半出生的女孩,被迫被拉过来进行纸新娘下葬的仪式。

  不甘、恨意交织着。她不是第一个在这村里被下葬的纸新娘,在她此前已有无数个女孩在每年的七月半夜晚被迫穿上只纸嫁衣下葬。

  这村里的坟地底下,所以埋藏的白骨累累。无数年轻新娘的冤魂被困在这里,在封建迷信俗的束缚下,被红色嫁衣包装的漂漂亮亮,最后成了一年一度的牺牲品。

  不知何时,或者说很久以前,村里就有这样的规定: 每年的七月半夜晚,都必须有一位生辰八字阴气较重的年轻女孩,以纸新娘的身份,和土地底下的神举行阴婚,则将她们钉在棺材里下葬,美名其曰通过给神明嫁新娘的方式,祈求神明保佑村庄平安。有无数少女都在此屈服了,含冤而死,她们舍不得人间的美好,不甘心就此枉死,却无力反抗黑暗的习俗。

  少女们死后化成冤魂厉鬼,因着她们对村里家人的留恋和对枉死的痛恨,夜夜飘荡在夜晚的村庄里,荒山头,离奇诡异的事件也因此层出不穷,为了保佑村庄的平安,迂腐的人们只能继续选一个又一个纸新娘出嫁,导致村里的诡异事件更多,形成了一个无休止的恶性循环。

  她不甘心,她决定反抗,只为彻底破除这项恐怖的封建迷信活动。

  她披着红头纱,身着红嫁衣,踏着白骨,走下花轿,来到鬼门关。她的右手拿着利刃,身上带着毒药,早已与她联系好的鬼魂在暗处等候着她的指挥,随时准备着杀戮。复仇的火焰已经在她心里开始燃烧。

  如果注定无法让他们相信出嫁纸新娘这项封建迷信活动百害无一利,那便将这些恶人的性命和这他们心中的封建恶毒思想一并斩断。

  今晚,注定是一个血色的杀戮之夜。

少平小红生生世世不分离
  红颜白骨,又美艳又恐怖的搭...

  红颜白骨,又美艳又恐怖的搭配。我在奇迹暖暖里的部件实在有限,嫁衣也只有这一套,看别人搭出恐怖气氛,还有棺材与鬼火,黄符甚至彼岸花的元素,只能表示羡慕😭

  又搭了一个横屏的,发在下一个帖子里了。

  红颜白骨,又美艳又恐怖的搭配。我在奇迹暖暖里的部件实在有限,嫁衣也只有这一套,看别人搭出恐怖气氛,还有棺材与鬼火,黄符甚至彼岸花的元素,只能表示羡慕😭

  又搭了一个横屏的,发在下一个帖子里了。

天码时空剧院
大幻术师2:纸人夺命恐怖升级,隔着屏幕都害怕,中式惊悚来袭
大幻术师2:纸人夺命恐怖升级,隔着屏幕都害怕,中式惊悚来袭
壹點

三生有幸

  骆博文马上要过上他的二十五岁生日了。

  

  

  眼看着人就奔三了,他最近两天总是一边发着愁叹气,一边又发狠似的想:“这个生日我偏要好好地过!”

  

  

  可惜事与愿违,明天就是这位大记者的二十五岁生日,今天晚上他却还在收拾行李,明天一早就要去出差——可能是老板体谅他的心情,没让他去太远的地方,而是附近不远处一段高速公路,跟踪报道一场车祸的后续进展。那场车祸的头先热度已经被先到一步的其他报社掌握了,根据网上他们爆出的消息来看,出车祸的是一个三口之家,父亲开车时正好碰上了大雾天气,且又因深夜开车,不免困乏疲倦,一个不注意就在拐弯处坠落下坡。父亲当场头磕在挡风玻璃上,抢救...

  骆博文马上要过上他的二十五岁生日了。

  

  

  眼看着人就奔三了,他最近两天总是一边发着愁叹气,一边又发狠似的想:“这个生日我偏要好好地过!”

  

  

  可惜事与愿违,明天就是这位大记者的二十五岁生日,今天晚上他却还在收拾行李,明天一早就要去出差——可能是老板体谅他的心情,没让他去太远的地方,而是附近不远处一段高速公路,跟踪报道一场车祸的后续进展。那场车祸的头先热度已经被先到一步的其他报社掌握了,根据网上他们爆出的消息来看,出车祸的是一个三口之家,父亲开车时正好碰上了大雾天气,且又因深夜开车,不免困乏疲倦,一个不注意就在拐弯处坠落下坡。父亲当场头磕在挡风玻璃上,抢救无效离世。母亲为了保护女儿,不仅把她搂在怀里,自己挡下了玻璃碎片,后背鲜血淋漓惨不忍睹,更是搂着孩子爬上公路,拦下过往车辆求助。

  

  

  如此惨烈又壮大的母爱,再加之媒体人的语言优化,一经曝出便很快吸引到广大网友的关注。报社一看这热度不能不蹭,便立刻派了骆博文前去。不仅要多多打听这场事故,还要去医院打听后续治疗的消息。

  

  

   “惨死了。”骆博文嘟囔着看完了手头的资料。

  

  

  “是吧。”老板泪眼婆娑感动得鼻涕一把泪一把。“啊!母亲!多伟大的精神啊!”

  

  

  “我是说我。”骆博文把资料在手里一拍,撇了撇嘴。“眼看我都要奔三了,每天疲于奔命,连找美女的功夫都没有。多大个人了,除了我姐我妈我七大姑八大姨,还没碰过哪个女人的手呢。更别提我眼看着过生日,还要被发配出去干活。你说惨不惨?”

  

  

   “呃……”老板提溜着眼睛转一圈,腆着脸讪笑两下,拱了拱手。“嘿嘿,谁叫您大人神通广大呢?”

  

  

  要是换到别个手下别个老板,那是万万不敢以打工人的身份如此顶撞老板的。而骆博文不一样,首先就是业务能力强到不行,打听消息和联想推理能力都一流(后者在他们行业内俗称瞎编,但编得好编得准,又何尝不是一种能力?)。其次就是他这人……怎么说呢,命特别好。他总是能特别碰巧地找到自己需要的信息,又特别碰巧地抓住上好的热点,还能特别碰巧地打听到别家没有的消息。

  

  

  “行……吧。”骆博文这才开了尊口答应下来,把资料往自己的书包里一塞,再揣上笔揣上本,接着就毫不忌讳地瞄向老板办公桌上的北京烤鸭。“老黄,又在炫下午茶呢?”

  

  

  老板搓了搓手,嘴上的油还没抹净。

  

  

  “我就奇怪了……咱这儿北京烤鸭也不地道,饼皮厚,肉皮又不酥,你一天吃四顿吃不腻?”

  

  

  “腻啥啊?我觉得挺好吃的啊。嘴不能太刁啊小骆同志,咱这叫知足常乐。”老板摸摸圆滚滚的大肚子,笑得一脸慈祥,还想上来摸把骆博文的头,被他一个后撤步躲过去了。

  

  

  “看在咱俩老乡的份上我发自真心地提醒您一句啊。”骆博文嫌弃地看了眼吃得肥头大耳的上司。“减减肥吧老黄,不然等我找到对象的时候,你可能还得打光棍呢。”

  

  

  “唉,脂肪就是我这一生不离不弃的灵魂伴侣。啊!美食!我这雨中浮萍一般的人生中,又有几多知己能像你抓住我的胃一样,抓住我的心呢……”老黄又开始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诗意且幽怨地吟诵起了灵魂诗句,腻得骆博文是一秒也听不下去,脚底抹油火速开溜,独留无敌且肥胖的老黄对窗感慨人生。

  

  

  话说回来,骆博文此刻已经是准备好了行李,打算着早上去,晚上就回来,因此没想着带写别的洗漱的东西。他抬手看了眼表,准备提早些睡觉,明早五点多就得上路。

  

  

  这时手机响了响,骆博文满心疲惫地拿起手机,亮起的屏幕上显示着,来电人正是他姐。

  

  

  骆博文立刻就来了精神,果然!果然!这个世界上还有他亲爱的姐姐记着他的生日!!

  

  

  骆博文的姐姐叫骆绫怡,目前在南方一个城市当初中语文老师,脾气温柔又善良。骆博文跟姐姐长大,俩人感情一直很好。骆博文工作后,还曾把姐姐接到过自己居住的城市生活。

  

  

  骆博文接起电话,虽然对绫怡打电话的目的猜得七七八八了,但还是故意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问道:“姐,怎么了?这么晚了。”

  

  

  “你猜怎么了。”骆绫怡的声音里含着笑。“还不是给那小孩说生日快乐来了?”

  

  

  那小孩自然指的就是博文。

  

  

  “嘿嘿,我生日不是明天呢吗,这还早呢。”骆博文说着,努力歪着脖子,用脸和肩膀夹着手机,好腾出手来把行李箱合起来。

  

  

  “这么晚你鼓捣什么呢?”骆绫怡显然听到了博文的动静。

  

  

  “没啥,唉呀,我明天得出差,不过离得挺近。”

  

  

  “你过生日还得工作?太狠了吧……”骆绫怡嘟嘟囔囔,又不太敢说太多——毕竟她了解博文的脾气,他要是真的不想去,谁劝都没用。于是她转了个话头:

  

  

  “你明天不在家,蛋糕怎么办?”

  

  

  “啥蛋糕啊?”

  

  

  “生日蛋糕,我给你订了一个。”

  

  

  “我去!”骆博文一下子站了起来。

  

  

  “巧克力味奥利奥夹心水果生日蛋糕,上面还有巧克力牌。小寿星满意不?”

  

  

  “我去!!”骆博文又拍了下大腿。“满意!十分满意!没事哈姐,我早上去,晚上就能回来啊,不耽误我吃!谢谢谢谢老姐!”

  

  

  “顺便问你一句,你明天是不是要去看那个……什么一家三口车祸的事?”骆绫怡迟疑着开口,食指不自觉地一下一下敲着书桌,皱着眉头。手边的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地写着字。

  

  

  “这事挺有名吧?连你都听说了……你咋知道的?”

  

  

  “我猜的,这么出名的消息,你肯定会去吧。”骆绫怡一瞥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字,揉了揉额头。

  

  

  “你猜的够准的啊……不过怎么了吗?你听上去挺累的啊。”

  

  

  “没什么,昨晚没睡好,做了个噩梦,有点心烦意乱的。”骆绫怡摇摇头,把那本子合上。“我做梦梦到一片雾气,还有人很大声地喊我。醒来就觉得心慌得厉害,左右睡不着,提前些给你说生日快乐。”

  

  

  “那你快早点休息吧,我没什么事……总感觉你这两天身体不太好啊,前两天感冒好了吗?”

  

  

  “没什么事了,只是有点咳嗽。”

  

  

  “早点休息啊老姐!”

  

  

  挂断电话后,骆绫怡若有所思地看向窗外厚重的黑夜,看不见星星,也看不见月亮。

  

  

  次日,骆博文费力地把旅行箱抬上了车,钻进了驾驶座。

  

  

  车载音响放着时下流行的曲子,骆博文心情愉悦地跟着哼哼。虽说生日当天外派出去工作确实够惨,但想到晚上回家会等到的生日蛋糕、还有近在眼前的热度,作为一个称职的媒体人,骆博文自然还是有几分兴奋的。

  

  

  或许是因为时间尚早,再加上近些天早晚气温很低,湿度又高,开上高速后,雾气就渐渐浓了上来,骆博文不太放在心上,或许等到正午,这雾就能散了。

  

  

  按照资料来看,开上高速后几公里,就是事故发生的地点了。现在那里应该已经拉上了警示条吧,毕竟护栏想要修好,还是需要不久的。具体多远,骆博文也记不清,大概不一会就到了吧,有警示条作为参考,肯定不会错过。

  

  

  谁料骆博文开着车,一连走了好远都没找到自己设想的那条警示条,他越开心里越没底。看了眼手腕上的表,现在已经是早上六点多了,理论上来说不会有雾了,可现在这雾气非但没有散去,反而越来越浓,天也阴沉得厉害。能见度实在是太低了,在高速上继续开下去会很危险。目前最保险的就是找个服务区,先休息一下。

  

  

  突然,他看到眼前出现了一条岔路口,上面的路牌标着——“距离峁麟镇还有5km”

  

  

  骆博文不记得有过什么“峁麟镇”,但又觉得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在哪听过来着?一时也想不起来。不过,看这个峁麟镇离自己也不远,不妨先去那里等待雾散比较好。

  

  

  车子拐入那条岔路,渐渐地,雾气倒真的开始变淡了。

  

  

  突然,伴随着车子突然强烈地一震,车轱辘慢慢地停了下来,骆博文拧了好几次车钥匙也没能再打着火,只好先靠边停下。掏出手机,又显示没信号,没法打电话求助了。

  

  

  倒霉死了!

  

  

  看来只能往前走走,找个修理店之类的,或者能找到开车的好心人,把自己的车拉过去。

  

  

  天阴得着实不正常,几乎没有光亮,道边的路灯也没有开,骆博文只能把手机的手电筒功能打开,走进雾气里。

  

  

  随着他往前走,路边的建筑物变多了。

  

  

  路边的小吃铺里都亮着招牌,屋内也开着灯,路上不时有行人走过,都带着口罩,只顾低头走自己的路,好像对这异样的气象情况见怪不怪了似的。骆博文好奇地打量着四周,观察着那些店铺,希望能找到一家修车店。

  

  

  路过一个巷子口,他正仰着头寻找着修车店,没注意眼前从巷子口里突然窜出来一个人,一个躲闪不及,俩人结结实实地撞在一起,摔倒在地。

  

  (未完待续)

  (第一次尝试这种类型的小长篇,经验不足,请多多指教。)

  (无奖竞猜:老黄的真身是什么?)

  (喜欢请点赞,或是评论……对于新手来说帮助很大,感谢!)

顾闻鸾

这一段真的绝了,把中式恐怖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一段真的绝了,把中式恐怖展现得淋漓尽致。

雪穎vyvy

东方鬼屋/鹿城都市传说 二

*“那一夜,东方兄妹离奇失踪,萧家二郎惨死,连去观礼的宾客都横尸遍野。”

*东方恐怖美学/鹿城都市传说

*长珩奇遇记


第二日,萧府见萧二郎久久未归,便派人去东方府打听。萧老爷差点以为萧二郎不是要娶兰花娘子,而是要入赘东方府,气得胡子都歪了。但去探的小厮回来却说东方府大门紧闭,这么也打不开。萧老爷气的直说要和萧二郎断绝关系,不准萧府的人再去找他。即日过后,萧二郎依然未归,萧大郎这才心感不妙,连忙去报官。


听到是萧府报的官,衙差自然不敢懈怠,连忙待人到了东方府。发现大门果真打不开,便撞开了东方府大门。那木门轰隆一声倒在地上,传出阵阵恶臭。


只见府内的红绸缎、红灯笼都残破不...


*“那一夜,东方兄妹离奇失踪,萧家二郎惨死,连去观礼的宾客都横尸遍野。”

*东方恐怖美学/鹿城都市传说

*长珩奇遇记


第二日,萧府见萧二郎久久未归,便派人去东方府打听。萧老爷差点以为萧二郎不是要娶兰花娘子,而是要入赘东方府,气得胡子都歪了。但去探的小厮回来却说东方府大门紧闭,这么也打不开。萧老爷气的直说要和萧二郎断绝关系,不准萧府的人再去找他。即日过后,萧二郎依然未归,萧大郎这才心感不妙,连忙去报官。


听到是萧府报的官,衙差自然不敢懈怠,连忙待人到了东方府。发现大门果真打不开,便撞开了东方府大门。那木门轰隆一声倒在地上,传出阵阵恶臭。


只见府内的红绸缎、红灯笼都残破不堪,吹落在地的喜字依稀被辨认,彰显着几天前那场双喜临门的婚礼。衙差走进前厅,却发现里面尸横遍野,所有人的死法皆是七窍流血,嘴唇发黑。他们便猜测这些宾客都是被毒死的。


萧府的人在前厅找了一圈都没发现萧二郎的身影,本来还怀着侥幸之心。没想到,萧大郎转头就在门廊下见到了弟弟的尸体。之后,痛失爱子的萧氏夫妇大病一场,本来身体就不好的萧夫人经此打击后三个月便撒手人寰。


官府在点算完东方府内的尸体后便发现找不到东方兄妹、谢婉卿、结黎、曲水五人的尸身。本以为四人侥幸存活,但官府的人把东方府翻个底朝天之后,也找不到他们。其后,仵作对前厅的尸体验尸后又发现死者并没有中毒,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出死因。


萧大郎认定是东方兄妹谋害了参加喜宴的人和他的弟弟,便派人在鹿城中四处查找,但东方兄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萧府根本找不到他们。鹿城官府便派人到金陵查找,兄妹二人在金陵时生活的痕迹。不久后却收到金陵官府的回信道:“金陵近二十年来都没人姓东方,也没出过特别有钱的富商。”所以说金陵压根就没有东方兄妹二人。


陈员外听说此事后一直庆幸自己没有赴宴,又想到同一座宅子,里面的人接连都在新婚夜出来意外,便也不敢再买这座宅子了。


此案一直都没定论,成为了鹿城一大奇案,东方府也无人敢进,附近的居民也都搬走了。只要诸位够勇敢,自可前往一探究竟。但这么多年来,进去东方府的人没有一百也有数十,这些人甚少有能活着出来的,就算有几个活着出来的,出来之后没过多久人就疯了。


传说,有人在东方府见到了萧二郎的冤魂、也有人看见了窗花上单个的“喜”字、更有人说看见东方兄妹在花园相拥的残影。此外,也有人说是东方府是妖怪的老巢,东方兄妹都因为冒犯妖怪被抓走了。也有人说东方兄妹就是妖怪,喜欢吸食人的精血,所以赴宴之人才会惨死。

【】


“好了,今月说到这里,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说书人收起折扇,径自朝楼上走去。


走到二楼楼梯间时,说书人突然看到包间里的长珩,连忙走过去道:“二公子?是你吗?”


刚开始看见说书人时,长珩便已联想到多年前下凡历劫时的事情。而说书人正是当年萧府的管家的儿子,也算是他的儿时玩伴。


想到自己无法长留鹿城,又无法解释当年之事,正欲出言说他认错了人。没想到,说书人早已自顾自地说:“冒犯公子了。是我误把公子当成故人了。如果我那故人还活着他也早已年过半百,怎会入如公子般年轻英俊呢。”


说罢,说书人便转身离开。长珩想到当年在萧府种种,便偷偷尾随了说书人,却发现他去庙街买了些水果后便去了萧府。


“大公子,我见今个的水果特别新鲜,想着以前二公子就爱吃桃子,便买了些。今日是他忌日,老爷想必不太好受,您去陪陪他吧。我带人去扫墓便可。”说书人道。


“曾荼,辛苦你了。润儿泉下有知,一定会很开心的。”萧大郎的鬓边早已长出华发,可见这些年他也没少为萧润的事烦恼。


见到此情此景,长珩也响起了当年处处维护他的哥哥。萧大郎总会在他被罚时护着他,有什么好事都会顾念着他,也不恼他一意孤行地娶心爱之人。


对于萧润来说萧大郎是一个很好的哥哥。而对于长珩来说,萧大郎的存在令他知道,原来有哥哥会疼爱弟弟、支持弟弟,而不是像云中君般只会逼他放弃心中所爱。


趁萧大郎去厨房拿萧老爷的药时,长珩偷偷去房间看了看萧老爷。


“润儿啊,我的儿啊。”萧老爷早已认不得人了,只会躺在床上,时不时念叨一下萧润的名字。


长珩忍不住进了屋,握住了床上萧老爷那枯瘪的手,叫了声”爹“。看见来人,萧老爷的眼中清明许多,笑了笑地叫了声润儿。


当门外传来萧大郎的脚步声时,长珩便拜别萧老爷,用仙法隐去身型。而萧大郎进屋后,也只听到萧老爷临终前的一句“好孩子。”见父亲去世,萧大郎也只是冷静地朝他磕了个头,便出去安排后事了。


萧大郎知道,父亲多年来都记挂着惨死的弟弟,如今他既已年迈,又重病缠身,能早入轮回,也算是解脱了。


萧润被萧家人视为珍宝,也算让长珩体验了一把亲情。但他却没有也无法如普通凡人一般报答他们,便只能让他们来生过得好一点了。所以,长珩随后便去了冥界,嘱咐好阎王帮萧家人来世寻个好人家后便离去了。


在之后的日子里,长珩继续漫无目的地游走在云梦泽,四处看看走走,有时就回水云天指点一下丹音。


此时,在云梦泽的大街上,长珩背剑的背影孤单而寂寞,就像一轮高高挂在天上的明月。但他和月亮不同,月亮还有众星相伴,而长珩只有他自己。


*本章無彩蛋,投粮票仅解锁一句简单答谢

*比一个红心心心❤️


感谢 @暖冬 @韶书柒月 @蓝桉 @清茶 的粮票子~


END




紫瓶子花影视
民间怪谈录之走阴人:全程高能!挑战你的心脏,胆小勿入
民间怪谈录之走阴人:全程高能!挑战你的心脏,胆小勿入
雪穎vyvy

东方鬼屋/鹿城都市传说 一

*“那一夜,东方兄妹离奇失踪,萧家二郎惨死,连去观礼的宾客都横尸遍野。”

*东方恐怖美学/鹿城都市传说

*长珩奇遇记


在送走丹音后,长珩便在云梦泽四处闲逛,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鹿城。他正想找间客栈休息梳洗一下,却见客栈对面的茶楼门口人头涌涌。


“对面那茶楼是我们家老板娘的娘家开的,最近新来了个说书的,人人都爱听他讲故事。但那老头性格怪异,只有每月十五才会说书。客官如果感兴趣,不妨去听一听。”店小二见长珩出手阔绰,便开始推销道。


长珩看进茶楼,只觉端坐在中央的说书人十分眼熟,想着自己闲来无事,便想着去看一看:”替我订个包间。“


”好嘞,客观这边请。“小二见又促成生意,连忙...

*“那一夜,东方兄妹离奇失踪,萧家二郎惨死,连去观礼的宾客都横尸遍野。”

*东方恐怖美学/鹿城都市传说

*长珩奇遇记


在送走丹音后,长珩便在云梦泽四处闲逛,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鹿城。他正想找间客栈休息梳洗一下,却见客栈对面的茶楼门口人头涌涌。


“对面那茶楼是我们家老板娘的娘家开的,最近新来了个说书的,人人都爱听他讲故事。但那老头性格怪异,只有每月十五才会说书。客官如果感兴趣,不妨去听一听。”店小二见长珩出手阔绰,便开始推销道。


长珩看进茶楼,只觉端坐在中央的说书人十分眼熟,想着自己闲来无事,便想着去看一看:”替我订个包间。“


”好嘞,客观这边请。“小二见又促成生意,连忙领着长珩过去。


”上回讲到当年鹿城突然来了一对兄妹,今日我便继续讲讲这对兄妹的离奇事。“说书人喝了一口茶后道。


【】

话说城北有座房子,原是多年前的一个姓萧的富商的祖宅。但他不知为何在新婚当夜亲手杀死了刚过门的谢氏,之后又离奇死亡,那房子便成了凶宅。后来陈员外见那房子无人居住,便以低价买了下来,但一直都没能卖出去。


突然有一天,这座荒废了许久的凶宅被一个叫结黎的女子买走了。陈员外甚感惊讶,便亲自接见了这位女子。他一五一十地和女子说了先前宅子发生的怪事,没想到,那女子不感惊讶之余,还说:“無所谓,我家员外不怕这些鬼神之说的。但是嘛……”


陈员外本以为她要反悔,连忙想说些什么挽留着这个顾客,但结黎只是话锋一转道:“但是嘛,虽说我们不介意,但既然这宅子有点故事,便再便宜一百两吧。”陈员外见她诚信想买,便便宜些把宅子卖给她了。


收了钱、立了契、打了手印之后,房子辩正式卖出去了。临走前,陈员外只听到结黎小声嘀咕道:‘’这下又给省了不少钱,剩下那些便多聘几个奴仆吧。“


买完宅子,结黎又到黑市聘了几个奴仆,那些奴仆都说东方家开的月俸是全鹿城最高的,足足五两一个月呢。而且这头刚立了契,结黎便给全部奴仆预支了两个月的俸禄。


这下,鹿城来了个金陵富商的事便传的街知巷闻了,而且东方员外的大名也响彻鹿城。


鹿城无数达官贵人都递帖子到东方府,好奇看看这出手阔绰又不畏鬼神的东方员外是何方神圣。岂料,所有的帖子都被东方府给回距了。有人冒昧地登门拜访,也被一个头簪鲜花的女子劝回了:“乔迁之后琐事繁杂,实在是没时间接待诸位。员外说待他日得空,必定会邀约诸位。”后来人们才知道,这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就是东方员外的妹妹,兰花娘子。


但东方员外这边厢才说琐事繁多抽不开身,转头就在晚上去了拜访花魁婉卿娘子。没过多久,兰花娘子就和婉卿娘子搭上话,成了无话不谈的金兰好友。说来也奇怪,这兰花娘子酷爱花花草草,不但平日里培养出了不少价值不菲的花,而且能把那些枯了的花也给养活呢。


另一边厢,东方员外就搭上了萧家二郎。这萧家大家都知晓,就是这鹿城数一数二的达官显贵人家。东方员外一个富商,也借故到萧二郎的学堂上学,在那攀上他,后来二人更一起结义成兄弟。


再后来不知怎么的,萧二郎和兰花娘子看对了眼,东方员外也和婉卿娘子看对了眼。这四人便决定一同在正月十五元宵那日在东方府举行大婚。萧家原是不同意这桩婚事的,但架不住萧二郎喜欢,所以婚礼也就如期举行了。只是萧府众人都不会前去。


萧二郎也是个痴情种,对兰花娘子喜欢的不得了,下定决心要给她一场最盛大的婚礼。便把整个鹿城的达官贵人都邀请了一遍。当初卖宅子给东方员外的的陈员外也被邀请了,据说当时他掀开喜帖一开,又一下子见到谢又见到萧这两个姓氏挨在一起,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回过神后,陈员外自然是不敢参加喜宴的。据说,他正想着带着喜帖去萧府回绝了邀约,却在路上不小心撞到的萧二郎的随从曲水。曲水当场就被撞死了,陈员外不敢声张,连忙赶到萧府回了帖子便回陈府了。


大婚那日,鞭炮齐鸣锣鼓喧天,萧府给整个鹿城的百姓都发了喜糖。新郎官萧润更早早穿好喜服候着。等到晚上宴席开始,东方府上更是喜气洋洋。


陈员外谁说人没到场,但终究要随礼的。便派了个小厮去送礼,没想到却在新郎官旁边见到早就被撞死的曲水。那小厮吓坏了,又联想到此前东方府发生过的事,不敢久留,放下里便离开了。


他只记得临走前匆匆瞥到的的景象:东方兄妹脸上并无半点喜悦,反倒婉卿娘子个萧二郎脸上红光满面,像是只有他们两人要成亲一般。就在他离开之后,一阵阴风突然把东方府大门给关上了,也隔绝了小厮的视线。


就在他走后不久,鹿城突然风云色变,不停地刮风之余天也变得阴沉沉的,让人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看热闹的众人也连忙躲回屋中生怕待会下雨。意料之外的是那晚并没有下雨,只是大风不停地吹,连挂在东方府门外的大红灯笼都吹掉了。




TBC


*本章無彩蛋,投粮票仅解锁一句简单答谢

*比一个红心心心❤️


感谢 @凤华 @star @蜜桃微甜 @晨曦懿 @温暖兮 @顾清安i @月清璃 @肉肉 @画风迟暮 @月落狙击· @顾潇月." @阿瑾 @ZC @我和各位老公们 @晏晏如也 @无名氏 @未归·难回 @吾宁_ @kiku @爱吃甜橙的子桑古兰 @南絮 @羽斐 @好像告诉你 @Empress.゛灬Queen💋 @洋地黄 @🍒一口一个小丸子🍒 @我不讲道理 @鸦空 @Peony和Rose @苏颜纯 @aaaa @木枝 @🌴 爱 @一只罗小🐟 @୧⍤⃝ @小妖喵凯凯 @Emily @玊尔 @小贺降霖 @流沙 @舌甘念个甜. @浅陌 @陆岚兮 @NG2CC37 @年年年年糕 @有点困逸 的支持哟~


爱嗑糖的原耽女孩

惊封之日常生活2

作者有一些私设,可能还会ooc作者本人嗑的cp包括了:飓风蝴蝶,桃/塔柳,钱柳,修巫,丹木,唐苏,点陆,陆点,门六(暂时就这些了,可能会出现,也有可能不会)

                          流浪马戏团

music:@缺钱的下岗邪神@今晚我有一瓶毒药@木柯@异端处理局唐二打你们到了吗?

今晚我有一瓶毒药:傻猴,我们...

作者有一些私设,可能还会ooc作者本人嗑的cp包括了:飓风蝴蝶,桃/塔柳,钱柳,修巫,丹木,唐苏,点陆,陆点,门六(暂时就这些了,可能会出现,也有可能不会)

                          流浪马戏团

music:@缺钱的下岗邪神@今晚我有一瓶毒药@木柯@异端处理局唐二打你们到了吗?

今晚我有一瓶毒药:傻猴,我们就在你后面

music:我说了多少次,我不是猴,来了

        “这里!”牧四诚大老远就看见了几个身影,但这声音却是一个成年女性的声音,并且很像……点姐?!不是吧,那个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来了?猴子惊恐脸

  “怎么这么慢啊?”这是来自队内唯一靠谱未成年对于猴子(不是手动划掉)队内最不靠谱的交通工具(也不是)某成年人的抱怨,“我怎么就慢了?(猴内心os:主要是昨晚打游戏遇到个菜鸡队友,还老是匹配到他,为了把段位弄回去打了一晚上而已)”当牧四诚正打算和白柳打个招呼时,却看见了一个令他惊讶的人“手下败将?”没错,是阿曼德“你才是手下败将!”牧四诚走向了白柳问:“不是,为什么阿曼德会来我们流浪马戏团的团建啊?逆神他们来正常,那他呢?”可白柳没空理他,因为他正在盘算彩礼什么的该收多少,毕竟乔治亚和阿曼德是王子,应该不会吝啬吧?白柳没理他,但小女巫却一只手扶额,叹了口气:“唉, 你不知道吗?肯定是……唉……”“不是,小矮子,你说清楚,叹啥气啊?”小女巫难得的没有计较牧四诚的称呼,反而一言难尽的看了他一眼,小女巫内心os:唉,为什么他们这几个成年人的心理年龄还不如我这个未成年呢?都是几块木头吗?“佳仪,走吧,我们先进去吧,都愣在这门口干什么,都进去啦!”方点说着就牵着佳仪的手进去了,一进去就有几个人问:“请问是陆驿站先生订的密室逃脱吗?”牧四诚一脸惊讶:“等一下,你们咋知道的?”那个工作人员非常负责:“因为我们这里的密室逃脱每一种类型都是有人数限制的,而最大的那一种八人及以上的只有一个订单,就是陆先生订的《红衣探案》,而各位又正好是差不多有八个人。”“哦(猴内心os:听这个名字不会是中式恐怖吧?额……但我堂堂牧神岂会怕?听着像个破案的,大概不是)”牧四诚本来有些恐惧,但这么一番自我说服过后,反而不再害怕了。

  作者:就先这样吧,反正你们放心,肯定是会迫害猴的





衍千星

尸榴

《博物志》:“张骞使西域还,得安石榴。”


安石榴,实际上就是石榴。多子汁甜,据说具有延缓衰老的作用。我的第一次观相便和它有关。


先说观相,“相”是衍家对各类委托事件的称呼,包括占卜、祈福、驱邪、风水、日月星相等诸多类别。“观”则表明了衍家的态度,事件发展走向全系事件的源头——委托人,他们的选择很大程度上决定着缘的走向,衍家只能辅助、不能主导。


两年前,衍家接到了一桩委托。委托人是一对父母,他们的诉求是使女儿变回正常的模样。半年来,女儿一直服用着一种不明来历的猩红液体,声称它能使她更加美丽。事实上,这种液体可能确实有用,她确实肤若凝脂了,但她的气色却一天天糟糕起来,呈现出微微绿...

《博物志》:“张骞使西域还,得安石榴。”


安石榴,实际上就是石榴。多子汁甜,据说具有延缓衰老的作用。我的第一次观相便和它有关。


先说观相,“相”是衍家对各类委托事件的称呼,包括占卜、祈福、驱邪、风水、日月星相等诸多类别。“观”则表明了衍家的态度,事件发展走向全系事件的源头——委托人,他们的选择很大程度上决定着缘的走向,衍家只能辅助、不能主导。


两年前,衍家接到了一桩委托。委托人是一对父母,他们的诉求是使女儿变回正常的模样。半年来,女儿一直服用着一种不明来历的猩红液体,声称它能使她更加美丽。事实上,这种液体可能确实有用,她确实肤若凝脂了,但她的气色却一天天糟糕起来,呈现出微微绿色。父母见此可吓坏了,连忙制止。可女儿好像从那时就变了,她从开朗友善变得暴戾多疑,认为父母在嫉妒她的美貌,开始对父母由言语攻击上升为行为攻击。争吵声、辱骂声、破碎声充斥着这个家庭,好像有一股黏腻腥臭的血浆流进了和谐的家庭里,暗伏在黑暗中慢慢地将整个家庭吞没……


二奶奶在让我接任务之前,让我回答一个问题,即从委托线索来看,这种猩红的液体可能是什么。我既兴奋又惶恐,兴奋在第一次独自观相,惶恐在临堂考试。我思索了一阵,说出了自己认为的三个可能:形夭断首时喷出的血液、女魃的眼泪和在婴儿头颅中培育的尸榴所榨成的汁液。相比之下,前两个的“库存”明显不足,最后一个的可能性比较大。还有一个原因是,脸上泛绿,这可能和尸榴树有关。人最重要的能量不是肉身,而是灵魂,是气,阳气。因为已经扎根在脑中,这种婴尸养成的尸榴树,会像脐带一样为死去的婴儿继续吸收能量。只有婴尸得到阳气继续存在于世间,尸榴树才能获得养分成活下去,而婴尸榴的汁液就是尸榴树吸取能量的媒介。


在我忐忑的注视下,二奶奶点了点头。她补充了一点,这株尸榴树可能快要成妖了,有婴尸的加持,力量不可小觑。而给这个女孩液体的人很可能也并不是人,有可能和尸榴树进行了某种交易。她提醒我务必小心,破障即可,不要逞能。


人为利往,给予一个人其设想中的完美之物,不可能毫无索取。爱美,本身并不是罪,贪婪才是。美是没有限度的,追求美也是,但代价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得起的。受着尸榴树蛊惑的女孩,一步步滑入一个精心编制的圈套,不停地交出自己的生命之源换取表面的光鲜。如果不能使她自己彻悟,她将被腐蚀殆尽。


想想觉得凉飕飕的,在某种程度上女孩成为婴尸的便宜母亲,成为了生产尸榴的肥料,而肥料正在饮用着可以永葆美丽的毒药……

晓绿看影视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是否惧怕那些未知的存在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是否惧怕那些未知的存在
六福剪辑
【中元节鬼话】,唢呐一响非喜即悲,这样子的恐怖片你敢看吗
【中元节鬼话】,唢呐一响非喜即悲,这样子的恐怖片你敢看吗
雾里剧社
走阴人:胆小勿入!带你看看什么才叫中式恐怖!世间到底有无鬼怪
走阴人:胆小勿入!带你看看什么才叫中式恐怖!世间到底有无鬼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