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中日

16.6万浏览    2241参与
爱好广泛

大机翻运动,公蜘殖人的傻逼操作。😂😂😂😂😂😂推特账号被封了,看来殖奴主子先破防了。

大机翻运动,公蜘殖人的傻逼操作。😂😂😂😂😂😂推特账号被封了,看来殖奴主子先破防了。

爱好广泛

美分,精日和逮蛙真的是全世界最恶心的物种。

美分,精日和逮蛙真的是全世界最恶心的物种。

魔怔披皮黑拿黑钱有啥意思

不针对艺术创作只想问问大部分精日二鬼子只会说二三次分开来当挡箭牌吗(乐)

不针对艺术创作只想问问大部分精日二鬼子只会说二三次分开来当挡箭牌吗(乐)

丁灆.

【唐日gl】飞花

那日长安城,飞花漫天。


唐即使在闲暇时分,亦是身着龙袍,端庄优雅。襟前绣的龙张牙舞爪,似是要飞扑出来,反而更衬得唐眉目雅致、神态沉稳。


正当她研墨之时,她听闻有一女子求见唐。


唐不语,手上的动作未曾停顿。砚台涌出汩汩浓墨,其香悠然。


近来求见唐的国度属实太多,她再是温婉有礼,耐心亦是要被磨尽。左右不过是那些理由:因着她强盛富裕,因着她知书达礼,因着她持刀杀敌可以一当十,案前握笔可七步成诗。


良久,她一声叹息,还是道:“带她进来吧。”


罢了。


这仲春的天虽已渐暖,但那风却是料峭的,外面可不比屋内暖和,一个小姑娘千里迢迢来见自己,也是不易。


“臣...

那日长安城,飞花漫天。


唐即使在闲暇时分,亦是身着龙袍,端庄优雅。襟前绣的龙张牙舞爪,似是要飞扑出来,反而更衬得唐眉目雅致、神态沉稳。


正当她研墨之时,她听闻有一女子求见唐。


唐不语,手上的动作未曾停顿。砚台涌出汩汩浓墨,其香悠然。


近来求见唐的国度属实太多,她再是温婉有礼,耐心亦是要被磨尽。左右不过是那些理由:因着她强盛富裕,因着她知书达礼,因着她持刀杀敌可以一当十,案前握笔可七步成诗。


良久,她一声叹息,还是道:“带她进来吧。”


罢了。


这仲春的天虽已渐暖,但那风却是料峭的,外面可不比屋内暖和,一个小姑娘千里迢迢来见自己,也是不易。



“臣参见陛下。”


再抬首时,那个少女已经来到唐的面前。她明显是来时做了功课的,恭恭敬敬行了个中原式的大礼。虽说身上衣物与唐相比甚是简朴,但也素雅干净,想必用心良苦。


唐不动声色地将眼神在少女身上滑过,再心下与那些个随意散漫的国度对比,不由心情明朗了起来。


她倒不是说摆架子,但在唐的观念中,这确是一个礼仪问题。若是她拜访别的国度,她亦是会在不失本国尊严的基础上,自内而外最大限度地表达出对别国的尊重。


思绪回笼,唐让眼前的少女站直,看着她的眼睛,问她叫什么名字。


少女涨红了脸。她本就相貌娇艳,这一红,就好似那城外肆意的飞花。


“陛下,臣还未曾取名。”


唐有些讶然。


来求见的国度不少,国力皆在唐之下,但没有取名的,这少女还真是第一个。


“那朕赐你一个名字,可好?”


少女忙不迭点头,眼中闪烁着活泼的欣喜,像是唐在出猎时,于山间从中见到的小狐狸。


唐莞尔,取过象牙紫毫笔,饱蘸墨汁,略一沉吟,便在眼前的宣纸上写下一个字。


“瀛。”


唐将宣纸递过去,未干的字迹笔力遒劲,锋芒毕露,大气磅礴。少女看的痴呆,亦是将纸上的字,低喃出声。


“从今以后,你就叫瀛,可好?”


“是!”瀛高声应答,再次行礼。



瀛得名后,唐的日子依旧平稳安好。


她仍旧每日忙碌,修身时,射乐礼御书数;闲暇时,琴棋书画诗香茶。她眼中的威仪从未褪去,只是在偶尔闲庭信步时,望向那漫天飞花,五官的轮廓才略显柔和。


嗯,还有瀛来拜访唐时。


瀛会带来好些奇珍异宝,也不嫌累,大包小包地从鞍下卸下来。她看向唐时,眼睛亮晶晶地,少女笑容单纯明丽,和着她满心的期待,绽放在樱花般的脸蛋上。


唐不看那些物什,只是含笑专心看着打开包裹的瀛,看那小嘴儿不停地向她介绍,这是她于哪里找到的奇花,那是她如何做出的小食。


每次瀛来时,她也会抓住这个机会,片刻不离跟在唐身后。只要唐不出言赶她,她便一直像一条软绵粉糯的尾巴,不远不近,却又仿佛长在唐的身上了。


唐也曾问她,要不要去园子里赏花,要不要去藏书阁读书。


瀛摇摇脑袋:“我很想一直看着陛下。”


瀛低下头,又轻声道:“我……不识字。”


唐虽讶异,却也没太不解。毕竟一个没有自己名字的国度,不识字也是情理之中。


看着瀛那略显单薄的身影,唐终是无奈长叹一声,随她去了。



这般安稳年岁左右不过小半年,唐便听闻瀛闹事了。还是大事。


瀛和人斗殴了。


对方还是两个人。


唐本想只是派遣个使者去慰问,但听人讲述了详情,知道了瀛一人对俩,知道了瀛被打的鼻青脸肿,奄奄一息……


那人多说一句,唐的柳眉便紧蹙一分,等到他再抬首时,唐的脸色已是难看至极。


“陛……陛下?”他张皇失措,还有些不明所以。


唐没搭理他,而是命令他马上准备好船舶准备直奔瀛的住所。思前想后,又觉得她一个名字都没有的国度,居住条件更是可想而知,于是改口派人去把瀛接来。


马长声嘶鸣,奔向如血的夕阳,扬起万丈红尘。


唐一夜未眠。



所幸初秋时节,天公作美,一路顺风顺水,翌日才刚入夜,瀛便随着唐的人马来到了长安。


瀛依旧昏迷不醒。她面色苍白,嘴唇乌青,眼角一道殷红的血口子,身上裸露的皮肤,被大块的淤青覆盖。


唐忙传唤太医。太医是赶来了,又被赶走了。原因是太医查看瀛身上的伤口需要解她衣物,唐嫌弃瀛对一个男子还要脱衣,把人轰出去,只留他在门外待命。


唐其实博古通今,说起来医术比太医差不了多少。她轻柔地剥离瀛的衣物,只留亵衣,少女玲珑有致的身躯瘫放在精致华美的床上。本该是至美的画面,而她全身散乱分布的淤青在唐面前耀武扬威,很是煞风景。


更令人揪心的是她臂上、肩上和胸口各有一道血口子,伤势很重,虽说已被人草草处理,但依旧触目惊心。


唐的眉头就没有松开过。


写药房,喊人去取材,起身,捣药,坐下,敷药,再起身,再捣药,再敷药。如此往复,唐折腾了大半宿。


等她看到瀛身上每处淤青、每处伤痕都被草药轻柔包裹,反复检查都没有落下一处时,她才抬头。


房间里满溢着药香,丝丝缕缕、缠缠绵绵,缭绕着出了雕花窗,唐望去,月亮快落下了,东方泛起隐约的鱼肚白。


她就坐在瀛的榻前,沉沉睡去,伏在瀛的身边。



破晓,清晨,正午。


恰好是午后时分,瀛昏昏沉沉睁开眼睛,略显迷茫地看了看周围,是她除了在那个人家里之外不曾涉足的华美和高贵。


自己是与人斗殴,晕过去了,然后……呢?


在看到唐的一瞬间,她丢掉了累赘的思绪,强撑着想探过脑袋去,身体的疼痛又生生把她拽回原地,如此往复。饶是那床坚实,也被她折腾得吱哇乱叫。


“醒了就乖点,别闹。”唐清冷的嗓音带着威压袭来。


“好。”瀛乖乖躺下,霎时间又发现了什么,挣扎着又要坐起来――


唐此时端坐在屏风边上,眉眼低垂,玉指轻捏汤勺,往刚盛好滚烫药汤的碗里轻轻吹气,尽管做着这些,她的神情也显得不容亵渎,高贵典雅,丝毫不减。


唐她如此强大,如此高高在上,怎么能自己亲手煎药?瀛在心里呐喊。


“唐你放着吧,我帮你来――”瀛要挣扎起身,无奈又跌倒在床。


唐看了瀛一眼。就这一个具有压迫感的眼神,便足以让瀛瞬间认怂,乖乖钻回被窝,只露出水灵灵的一双杏眼,好奇又紧张地盯着唐的背影。


真好看。


因为唐才刚起身,没有穿龙袍,只着一身轻便衣衫,掩藏在宽大龙袍下的身材便似有似无地被衣衫勾勒,凹凸有致,匀称有型。


瀛不顾身上的伤痛,浅浅勾唇。



“瀛,喝药了。”唐把温度适宜的药汤端到瀛的嘴边。


呆瓜瀛此时才反应过来唐这药是为自己煎的。


“这是……给我的药?”


“这里就是你身负重伤。”


“谢谢,其实也没有那么重……真的麻烦陛下了……”


“喝药。”唐冷声道。


旋即她腾出一只手,把瀛松动的被角压了压,再舀起一勺汤药,送至少女娇嫩的唇边。


瀛受宠若惊:“陛下……这是要喂我?”


“你伤势甚重,最好静养,不要动作。”


瀛虽是把汤药灌下去了,却浑身别扭。她第一次和唐离得这么近,晃神间,她甚至没有注意到这药有多苦。



唐是真的可以威严如山,也是真的可以温柔似水。


过了几日,唐待瀛的身体调养生息好了,她才开口过问她为什么和人斗殴。瀛好一番支支吾吾,才红着脸说出个所以然来。


原来瀛斗殴,是为了唐。


那两个小国度,明面上是臣服于唐,背地里却出言不逊,嘲笑唐高高在上,很是摆架子,还扬言“我们俩联手的话,唐那丫头怕是哭都哭不出来。”瀛上去反驳,还被他们嘲笑是唐的走狗。瀛就没忍住,直接上手,没承想自己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其中一个小国甚至还随身带刀。


唐神情阴沉,床单快要被她揉破。


倒不是有多在意自己被骂,因为“树大招风”,她声名远扬,招来一些阳奉阴违之徒也在预料之中,况且她相信这两个国度是不敢真的造次的。


她所不可忍的,是那句“走狗”,和瀛累累的伤痕。


是夜,一个矫健迅捷的身影从长安城上跃出。清冷月下,她手上的唐刀闪耀着低调又萧杀的光。



次日晌午,瀛悠悠转醒。今天她的状况好多了,可以下床四处小逛一番。


唐缓缓走来,瀛连忙问安,却总觉得空气中有股淡淡的血气。她没忍住,开口询问。


“没什么,只是清理了两个杂碎罢了。”唐神色寡淡,轻描淡写道。


瀛直觉不太对劲,但亦是不敢多问。因为此时的唐周遭气场有些奇怪,是一种压抑着的极度兴奋和快感。


唐转身,又进了书房。



当瀛再一次假装不经意地从书房窗前踱过时,唐开口叫住她:“瀛,进来。”


瀛诚惶诚恐地小跑进来,本以为要因为打扰了唐工作而受骂。正当她要行礼时,唐开口道:“你想不想,和我学写字?”


瀛以为自己听错了,或是在做梦。


但她还是难忍雀跃:“想!多谢陛下!”


唐示意瀛走近。桌上已备好崭新的宣纸,唐牵起瀛的手,一笔一画,从“一”开始,像教小孩子牙牙学语一般,落笔。



那次斗殴过后,唐坐在亭中,给自己斟满桃花酒,一面啜饮,一面静思。


瀛与旁的人皆是有别的。她几乎可以说是无知,但正因如此,她求知之心便是如此单纯,她对自己的仰慕也更是这般澄澈。


像秋日里长安一碧万顷的晴空,像漫天飞花里最幼嫩的一朵。


若是玉石可成器,怎悔当初多心时。



唐每日抓着瀛的手,带着她一起练字。而瀛在可以自己写字时,写出了自己的一些特别之处,比如有着圆润的弧度。瀛很急,想改,想写得像唐,结果越急越圆。


唐看着瀛手忙脚乱的样子,勾唇笑了:“瀛儿这般写,也是很好。”


她对她的称呼,也变成了“瀛儿”。


写字之余,唐还把自己的武功传授给瀛。瀛每次碰了磕了摔了,都一声不吭。倒是唐看的心疼,每次练完功都给她上药。


瀛很快便上了道。一招一式,虎虎生风。


唐看的欣慰。一日,她命手下最好的工匠为她锻造一把专属的唐刀。瀛得了它,喜得废寝忘食,舞了整整一日。唐也不阻拦,只是宠溺地将她望着,怕她伤了自己。



如是,十年一晃而过。


瀛五官长开了,不再是那般青涩模样,言谈举止间,尽是被大唐文明浸染的儒雅气质,端的是一女中君子。尽管如此,粘着唐的毛病还是改不了,只是从一只小尾巴变成了大尾巴罢了。


又是一个飞花满天的春。


唐问身边的瀛:“可否愿意随我去江南游玩?”


瀛愣一愣神。江南,这个地方在她印象中只存在于她读过的书里。她每次都只来长安,因为唐在。


思之,瀛便笑道:“唐去哪儿,我就愿去哪儿!”



她们下江南时,春色正好。


田野花香,有小儿顽戏,河湖交错,数里一湖,数里一河。岸边柳条笑弯了腰,飞絮起时,乱花渐欲迷人眼。


唐向当地农人打探,去了一处桃花林。


瀛看的痴了。


千里桃花,如梦似幻,飞舞、旋转,风过处,纷纷扬扬是一阵桃花雨,虽是人间,胜似仙境。


唐牵起瀛的手。两人驻足于桃花林里,花雨纷纷落。飞花满天里,她们站成了世间最美的景。



无关后世风雨。




[FIN.]




委屈的猫咪
说话又好看,眼睛瞪得根铜铃一样...

说话又好看,眼睛瞪得根铜铃一样。

说话又好看,眼睛瞪得根铜铃一样。

让鬼子现形
jp人在对NanJing大图沙...

jp人在对NanJing大图沙看法的采访上笑了,还不是一两个,而是几乎全部。

jp人在对NanJing大图沙看法的采访上笑了,还不是一两个,而是几乎全部。

爱好广泛

我发现螨遗和蝗旱都很精日哎!

我发现螨遗和蝗旱都很精日哎!

爱好广泛

我说了精日渣宰的尿性就有人举报我了呢!自己对号入座了吧!😓

我说了精日渣宰的尿性就有人举报我了呢!自己对号入座了吧!😓

wagang狮子

九一八相关史料——李顿调查团采访人物部分摘录

东北某兵工厂机器匠张光明致信代表团称:“我是中华民国的公民,我不是满洲国人,我不拥护这国的伪组织”。


高超尘说:“不少日子以前,满洲国家即已成立了,但那完全是日本人的主使,强迫我辽地居民承认,街上的行人日人随便问‘您是哪国人’,你如说是满洲人便罢。如说是中国人,便行暴打以至死。”


辽宁城西北大橡村国民小学校致函称:“逐出日本军,打到(倒)满洲国,宁做战死鬼,不做亡国民。”


经济地位和文化较高者,则向代表团分析日本侵占中国东北的深远危害。中国国民党青年团哈尔滨市支部分析说:“查日本军阀向有一贯之对外积极侵略政策,吾人细玩以前田中义一之满蒙大陆政策,及最近本庄繁等上日本天皇之奏折...

东北某兵工厂机器匠张光明致信代表团称:“我是中华民国的公民,我不是满洲国人,我不拥护这国的伪组织”。


高超尘说:“不少日子以前,满洲国家即已成立了,但那完全是日本人的主使,强迫我辽地居民承认,街上的行人日人随便问‘您是哪国人’,你如说是满洲人便罢。如说是中国人,便行暴打以至死。”


辽宁城西北大橡村国民小学校致函称:“逐出日本军,打到(倒)满洲国,宁做战死鬼,不做亡国民。”


经济地位和文化较高者,则向代表团分析日本侵占中国东北的深远危害。中国国民党青年团哈尔滨市支部分析说:“查日本军阀向有一贯之对外积极侵略政策,吾人细玩以前田中义一之满蒙大陆政策,及最近本庄繁等上日本天皇之奏折,可以看出其对外一贯之积极侵略政策,即第一步占领满蒙,第二步并吞中国,第三步征服世界是也……以今日之日本蕞尔岛国,世界各国尚且畏之如虎,而况并有三省之后版图增大数倍,恐不数年后,即将向世界各国进攻,有孰敢撄其锋镝乎……勿徒视为亚洲人之事,无关痛痒,失国联之威信,而贻噬脐之后悔也。” 


清华大学自治会1932年4月12日用英文致函代表团指出:日本的侵略,不仅危害了中国,也对世界和平形成严重威胁,中国青年人愿意为国家流尽“最后一滴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