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中朝

15.6万浏览    334参与
影青瓷白

接上一条,这个是中/朝的,花纹也不一样了~

顺带勾起了我的回忆吧,我爷爷就曾是军人,不过是很拉的炊事班【他说他好歹也是个班长】,他的命可是真的很硬,在生死线上徘徊三回……现在他老人家比我身体都好QAQ

接上一条,这个是中/朝的,花纹也不一样了~

顺带勾起了我的回忆吧,我爷爷就曾是军人,不过是很拉的炊事班【他说他好歹也是个班长】,他的命可是真的很硬,在生死线上徘徊三回……现在他老人家比我身体都好QAQ

永爱的世界
去吗 配吗 这褴褛的披风 战吗...

去吗 配吗 这褴褛的披风

战吗 战啊 以最卑微的梦

致那黑夜中的呜咽与怒吼

去吗 配吗 这褴褛的披风

战吗 战啊 以最卑微的梦

致那黑夜中的呜咽与怒吼

睡前科普
中朝俄三国国界交汇处,仅有八米宽路堤,被称为“天下第一堤”
中朝俄三国国界交汇处,仅有八米宽路堤,被称为“天下第一堤”
睡前科普
中朝俄三国国界交汇处,仅有八米宽路堤,被称为“天下第一堤”
中朝俄三国国界交汇处,仅有八米宽路堤,被称为“天下第一堤”
豹民

我流中朝

都是非常独立、有思想的人。在一起不经常讲话【因为讲着讲着就可能吵架】少说话多做事类型的。总希望对方理解自己,但好像很容易因此不愉快。虽然小吵频繁,但是本质上还是认可且尊重对方。两位都是含蓄的东方人,对对方的感情是追根究底很真诚,但总体上看就很复杂【在说什么】我就喜欢看正直好青年互相吸引。

我流爹其实是五角星眼罩的……我觉得很帅。但是只要上色就过不了。没得法,大家凑合凑合看吧。

至于为什么p1朝穿成那样,哈哈,因为我想让他穿

真正的冒失鬼是谁?是我


我流中朝

都是非常独立、有思想的人。在一起不经常讲话【因为讲着讲着就可能吵架】少说话多做事类型的。总希望对方理解自己,但好像很容易因此不愉快。虽然小吵频繁,但是本质上还是认可且尊重对方。两位都是含蓄的东方人,对对方的感情是追根究底很真诚,但总体上看就很复杂【在说什么】我就喜欢看正直好青年互相吸引。

我流爹其实是五角星眼罩的……我觉得很帅。但是只要上色就过不了。没得法,大家凑合凑合看吧。

至于为什么p1朝穿成那样,哈哈,因为我想让他穿

真正的冒失鬼是谁?是我


言畅

中朝关系史-近代史

竟然过了!!!!!

高三理科生,时间比较紧。古代史还差一点。

参考了各大网站的评论区还有各种社论时评。

是手写的,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

热度留在这里,避免被屏 

字比较丑。

这里是有关朝的小细节和常识 


竟然过了!!!!!

高三理科生,时间比较紧。古代史还差一点。

参考了各大网站的评论区还有各种社论时评。

是手写的,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

热度留在这里,避免被屏 

字比较丑。

这里是有关朝的小细节和常识 


真空

是,是找@这个XD就是逊辣 老师约的meme

我,我已经说不出话了,太神了我哽咽😭😭😭帧数爆炸神级转场,这个故事这个画面这个运镜……谁能体会到我刚看到视频的时候激动的手都在颤抖……谁能……

是,是找@这个XD就是逊辣 老师约的meme

我,我已经说不出话了,太神了我哽咽😭😭😭帧数爆炸神级转场,这个故事这个画面这个运镜……谁能体会到我刚看到视频的时候激动的手都在颤抖……谁能……

参善

占tag致歉!想开ask!

如下↓(字很丑,不要介意hh)

[图片]

心血来潮,想搞ask,hhh

形象翻我以前的作品(超丑超敷衍……)

更新很缓慢哦……


( CP多,tag打不下hhh)

如下↓(字很丑,不要介意hh)

心血来潮,想搞ask,hhh

形象翻我以前的作品(超丑超敷衍……)

更新很缓慢哦……



( CP多,tag打不下hhh)

言畅

最近的新闻和一些常识

 中朝近代史戳这 

这篇是想整理收集一下现实状况,细节为主,这样有菜谱大家做饭也方便。会持续更新。希望大家都能以客观的视角看待小朝。(看到的都是非议呀)

感谢@巴尔干第一火箹桶 ,有一些信息来自于这位大大。


新闻:

1.2022.1.17中朝贸易重新开启,在丹东拍到有朝空列车来中国境内拉货离开,瓷方称是生活必需品。

2.2021年10月,朝展出的火星-8外貌酷似东风-17

3.朝这次因特殊原因无法参加冬奥会,瓷表示充分理解。真正的原因是奥委会制裁,因为朝没有参加夏季奥运会,所以冬季也不能参加,而且这是规定。(哼💢)


一些需要知道的常识和可...

 中朝近代史戳这 

这篇是想整理收集一下现实状况,细节为主,这样有菜谱大家做饭也方便。会持续更新。希望大家都能以客观的视角看待小朝。(看到的都是非议呀)

感谢@巴尔干第一火箹桶 ,有一些信息来自于这位大大。


新闻:

1.2022.1.17中朝贸易重新开启,在丹东拍到有朝空列车来中国境内拉货离开,瓷方称是生活必需品。

2.2021年10月,朝展出的火星-8外貌酷似东风-17

3.朝这次因特殊原因无法参加冬奥会,瓷表示充分理解。真正的原因是奥委会制裁,因为朝没有参加夏季奥运会,所以冬季也不能参加,而且这是规定。(哼💢)


一些需要知道的常识和可以知道的细节:

(建议先把百度词条通读,信息不少)

1.朝的落后有很大一部分归咎于美的封锁。在80s有想过开放市场,但是91苏没了,美开始制裁,93又天灾,大饥荒。疫情前打算再开放,结果疫情来了,封国两年。不过2010年之后城市建设非常有起色,科学家大街,黎明大街还是很漂亮的。

1.5 在1970s前,朝的经济要好于韩。

2.朝是新冠零感染郭嘉。

3.朝,真的很凶,很刚,非常强硬,弱而不娇。和当年与苏撕破脸皮的瓷非常像。朝也与瓷一样,2006年在重重封锁中让(裂变物理)横空出世,请对祂抱有基本的敬意。

无他,但怼露露时评也 

4.朝有俄得不到的盟//友关系,是1961年签的,2021年第三次自动续约。感谢评论区,与俄签的是要到期再签署的,可见朝的重要性。

5.朝的计/划/经/济,工作分配,一周六天八小时工作制,详情百度。

6.朝人民对瓷还是很有好感的,大家可以看看18年大兔对朝的访问,朝的热情真的震撼到我了,真的是万人空巷,夹道欢迎。

7.但其实中朝小吵不断,抗//美//援//朝时意见就有分歧,到后来中苏撕破脸皮站了苏,wenge关系到冰点,冷/战过八年。最近一次是17年左右的时候,朝中社还写时评怼过中,不过18年又和好了。(直接搜中朝关系简史能看到)

8.朝挺喜欢吸烟的,爱吃冷面,喜欢方便面,巧克力和冰淇淋。

8.5但是朝粮票外(一个月一张)的冷面超级贵,大概是中1w月薪的人花2k吃面的价格(笑拉了)征大的原文 

9.(K大评论区看来的)金来中时中为了配合朝,找来了古早绿皮火车把高楼大厦和高铁遮得严严实实。

9.5游客在朝是不能够随便拍照的,但是朝允许拍照的地方都是现代化,看起来发达的地方或者风景名胜。(两方都在维护这份友谊)同时朝都是拿出自己最好的东西来招待中的游客。

10.朝的手机普及率在慢慢上来啦,希望能早日在信息高速路上看到小同志的身影。

11.中确实很关照朝。苏解前朝的经济主要靠苏,东欧,苏解后中逐渐承担起了朝的贸易,按照民间的说法,中的出口其实是半卖半送,而且经常在暗里帮衬。

12.🇰🇵语和韩语虽然同源,但是分化较大。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朝语如同他们的人一样,精神又硬气许多,发音比韩语硬很多,而且大多是扬调。

13.朝是shzy,但是不奉行马思想,他们有自己的主体思想。互不干涉内//zheng,请保持尊重。

14.朝建国时间其实要比中早一年,是1948.9.9。写文的时候要注意时间!!!

15.(个人推荐)朝的2022年跨年晚会真的好看,B站有,建议关弹幕。虽然全是歌舞表演,但是非常有精神,大半夜看得我热血沸腾,很为他们高兴。

16.评论区的姐妹说得很好,但是被删了,我抢救下来截了个屏,我现在用不容易被删的语言补档一下ta说的话,并且进行补充,用下划线标注。

虽然现在有不少人因为朝之前干的一些错事不满(93年申奥赌气给中投了反对票。中苏交恶时摇摆不定最后站了苏。疯狂搞裂变物理。),但朝的血//盟地位是很稳的(冬奥美外//交抵制,朝直接骂美是邪恶dgzy)。朝的特殊性使其外//交等级相当高,甚至比俄还高一点点(或者差不多,但是国//力相差很大,所以特殊)。是那种要是霓虹干预我们祖国统一,朝能帮忙扔快递(技术中会给)的关系。🇱🇦,🇵🇰,🇰🇵,这几个都很稳。(中老铁路新开通大兔还亲自发表讲话,巴铁不必赘述了。

不过朝之前被欧//美黑得很惨(现在是特意无视),风评不好。中出于保护的心理,会特意减少报道,避免兔子们被利用而反感朝。

所有郭嘉中,只有兔子到朝容易一点(之前中有意推动中朝旅游)。

恢复通商其实挺有趣的,因为朝一直处在被美制//裁中(其实17年还被联合国制/裁过

17.朝鲜人基本上11点就睡了,但是他们五六点就起。晚上不开灯类似于宵禁。当然大半夜出去游荡也不会被阻止。我猜测原因是朝供电紧张。原文 

18.《小白船》是朝的安魂曲,传到中成了儿歌(我妈就唱给我当安眠曲)。不过因为《隐秘的角落》现在也和安魂曲差不多了。原文 

19.激将法对朝有奇效。

20.中一些大电视剧电影,是要给朝审核的,但是韩不用。比如《功勋》,饰演南日大将的演员是需要朝审核的。朝直接自己派一个人过来,所以是非常标准的平壤标准语。如果是单单有韩国人,我们是不用过问韩的。如果朝韩都有,那就要问朝的意思,两方的演员都朝挑。

21.朝对仪容仪表很重视,大街上有专门的纠察队,披头散发被认为是不正经的,同时要佩戴领袖徽章,据说每一家有十几个可以换着带。


总结:

只能说很多感慨吧。中朝关系梳离又亲近。朝也远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落后,也很高兴他们的团结与激情。

看到朝的城市,一步一步在封锁中发展又坚韧不屈,就感觉看到了历史课本里的中,太像了。

看到朝发展的心情,说实话,我作为普通人,先撇开利益,我感到很高兴,也仿佛感受到了当年苏对中的情感。

豹民

我流之爹

早期有点木。随着交的朋友越来越多,木头的名声也渐渐传开。后来不木了,但也习惯了【甚至觉得这个称号有时可以省很多麻烦

爹与苏和朝,感觉三个都对那种正直善良积极且多才多艺的战士没有抵抗力。

我流之爹

早期有点木。随着交的朋友越来越多,木头的名声也渐渐传开。后来不木了,但也习惯了【甚至觉得这个称号有时可以省很多麻烦

爹与苏和朝,感觉三个都对那种正直善良积极且多才多艺的战士没有抵抗力。

曦山麟霜

[瓷朝]吐花症

第一次写,会ooc,不要带脑子,看完不喜欢,不要骂我。


"小朝,你听懂了吗?"瓷问。

"还没有,前辈。"

"现在呢?"

"还稍微有一点不懂。"

"懂了吗?"

"大概懂了。"

......

......

......

"小朝,你懂了吗?"

"懂了,前辈。"朝低着头,明显的在说谎。

"小朝,你不用太勉强自己。"瓷拍拍朝的背,安慰他。

"谢谢,今天真的是太麻烦前辈了。"...

第一次写,会ooc,不要带脑子,看完不喜欢,不要骂我。



"小朝,你听懂了吗?"瓷问。

"还没有,前辈。"

"现在呢?"

"还稍微有一点不懂。"

"懂了吗?"

"大概懂了。"

......

......

......

"小朝,你懂了吗?"

"懂了,前辈。"朝低着头,明显的在说谎。

"小朝,你不用太勉强自己。"瓷拍拍朝的背,安慰他。

"谢谢,今天真的是太麻烦前辈了。"朝的眼神暗淡。

"没事,不麻烦,和你在一起比和那群资本家好多了。"

"时间不早了,我就不打扰前辈了。"朝说完,鞠躬,慌张的走了。

瓷看着他的背影,温柔的笑了笑,摇摇头。

朝在瓷看不见的角落,呕吐,带血的牡丹花瓣好像划破了他的喉咙,胃部的猛烈收缩,更是让他吐出了大量鲜血和些许花瓣,鲜血和花瓣更是不满足从口腔出来,它们迫切的想见见这个世界,占据了鼻腔,窒息了朝。

"希望前辈不会看到。"朝擦着嘴。

朝已经得了吐花症一个星期了,他知道自己喜欢瓷,但他始终不敢表现他害怕拒绝,害怕连朋友都做不成。

"只要能站在前辈身边,就已经很满足了。"朝总是这样想。

危险的吐花症随时可以夺走朝的声音和生命,但他只是担心以后再也不能和瓷说话,再也看不见瓷该怎么办。

美丽致命的牡丹长在了他的心上,根部穿插他的心脏,以他的血液为营养,让吐出的牡丹更加美丽动人。


"小朝,你看起来不太好。"瓷关系的说,担心的眼神催化了朝心上的牡丹。

"最晚没睡好。"朝的声音开始有些沙哑了。

"多注意身体,不用太勉强自己。"

"知道了,前辈。"

前辈啊。

如果你知道你一直关心的学生,喜欢你,你会不会把我拒之门外,怒斥我的思想呢?

朝完全没有心思听瓷在说什么,大脑昏昏沉沉,心跳随随便便,眼神迷离恍惚。

"小朝?"

"小朝?"

"小朝?"

"怎么了,前辈。"朝勉强打起精神,费力吐出几个音节。

"你还是先好好休息一下吧。"

"不用了,前辈。"朝感觉自己的状态太差了,眼前已经发黑了。

"那我们先停一下,一会儿再说。"瓷轻声的说"我去给你倒杯水。"

"谢谢,前辈。"朝的胸口异常压抑,呼吸困难。

"只眯一下下,就一会儿。"朝这样想,趴在桌子上,致命的吐花症和过度的疲惫催促着他休息。

瓷倒完水回来,朝已经睡着了,瓷轻轻把杯放下,去给朝找个毯子,再小心的盖上。

瓷也趴在桌上,看着朝的睡颜。

"脸色有点白,真想再看看他被摘眼罩下哭的样子,应该会吓到他的。"瓷对后辈那种温和的眼神已经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按压不住占有欲。

甜腥的感觉已经漫到瓷的喉咙,瓷小心的起来,用手捂住即将涌出的鲜血,鲜血从手缝流出,也不想吵醒朝,没有落下,顺着瓷的胳膊流进衣服。

瓷在浴室里放下阻挡的手,吐出染血的金达莱。

"小小的,像小朝那样,上次见他身上染着血还是在抗美援朝。"瓷有些痴迷的摸着花瓣"如果他知道自己一直当前辈一样尊敬的人,对他这种感情会不会被吓跑呢?"

瓷也有吐花症,三天了,没朝严重。

长久开放的金达莱占据了瓷的心,唤醒沉睡的欲望,让表达爱意的方式越来越过激,也让爱更深沉更失控。

瓷清理干净后出来,无言的看着朝,明明解药就在眼前,却又遥不可及。

小朝。

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

你知道我有多你恭谨的样子吗?

你知道我有多想把你的眼罩摘下,看你哭的样子吗?

瓷不敢触碰朝,不敢把他弄醒,长久而强烈的感情刺激着瓷。


朝醒来已经是晚上了。

"前......前辈。"朝觉得自己太没用了,浪费了瓷这么长的时间"抱歉,我....."

"没关系,天色不早了,今晚晚就留在这儿吧。"瓷压下眼中的欲望。

"这太麻烦前辈了吧。"

"就这么定了,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睡的时候,瓷也想和朝睡一张床,但是怕自己半夜会干些不好的事,吓到朝,所以朝在客房睡。

朝在半夜被胸口的血呛醒了,努力轻声的走到浴室里吐。

喉咙被堵住了,呕吐更加费力,随着每次用力,喉咙就好像划开了口子,吐出来的是一朵完整染血的牡丹,格外的妖艳。

"看来我快死了。"朝想。

朝清理干净,转身的时候,看见瓷站在门口。

"前辈!"朝觉得自己完了。

"小......"渴望见到自己祖国的金达莱吞没了话语。

朝轻轻拍着瓷的背,担心的看着瓷吐出的鲜血和金达莱。

"前辈,你还好吗?"朝的声音很沙哑。

"还好,小朝,你刚刚吐的是牡丹吧。"瓷直直的看着朝的眼。

"是。"朝有些绝望的说出这个字,朝的腿发软,瓷抱住了他。

"希望前辈不要讨厌我。"朝哭了。

朝哭的样子,让瓷格外的兴奋(哎嘿嘿),扣住朝的头,强硬的吻上去。

"小朝,我喜欢你。你呢?"

"我也喜欢你,前辈。"

从此,瓷和朝幸福快乐的在一起了(画风突变)。

1毫升soun

我ooc人,对

画不动还画的丑(汗)

点图可以放评论,谢谢

会抽空画

我ooc人,对

画不动还画的丑(汗)

点图可以放评论,谢谢

会抽空画

夺笋呐呐呐
画完了 点图(心情复杂 感谢@...

画完了 点图(心情复杂

感谢@夜晚苟活在阳光的刺杀下 对我的信任 我画完了!

画完了 点图(心情复杂

感谢@夜晚苟活在阳光的刺杀下 对我的信任 我画完了!

焚醉
西葡、法德、俄白,双向暗恋,我...

西葡、法德、俄白,双向暗恋,我好了,我磕到了

英加是我没有想到的

选中国的国家有四个诶!

—————

根据评论区补充,还有瑞典和挪威

西葡、法德、俄白,双向暗恋,我好了,我磕到了

英加是我没有想到的

选中国的国家有四个诶!

—————

根据评论区补充,还有瑞典和挪威

上进の猫猫

那年盛夏

「中朝」哈哈哈我总喜欢炒冷饭

这次是校园风,可能有点ooc先预警一下宣传委员中&含蓄社恐朝
(国家意识体没有性别,只有心理性别)

晚风拂过树叶,带起“沙沙”的响声,天边的晚霞粉嫩嫩的,像云朵偷喝了酒一般,粉的可爱。下课铃敲响了,教学楼顿时变得热热闹闹的,走廊中三两成群的学生们传来的嬉笑声,和课桌上堆成小山的练习题,凑成了朝记忆里的那年盛夏。


朝不紧不慢地将新发下来的书本收到书包里,抬头看看老师和周围的同学,这是开学的第一天,老师相处了一天的老师看起来很严厉,自我介绍的时候朝也分了神,周边都是陌生的面孔,朝不由得攥了一下书包带。


中注意到朝的紧张,祂觉得作为新选出来的宣传委员应该做...

「中朝」哈哈哈我总喜欢炒冷饭

这次是校园风,可能有点ooc先预警一下宣传委员中&含蓄社恐朝
(国家意识体没有性别,只有心理性别)

晚风拂过树叶,带起“沙沙”的响声,天边的晚霞粉嫩嫩的,像云朵偷喝了酒一般,粉的可爱。下课铃敲响了,教学楼顿时变得热热闹闹的,走廊中三两成群的学生们传来的嬉笑声,和课桌上堆成小山的练习题,凑成了朝记忆里的那年盛夏。


朝不紧不慢地将新发下来的书本收到书包里,抬头看看老师和周围的同学,这是开学的第一天,老师相处了一天的老师看起来很严厉,自我介绍的时候朝也分了神,周边都是陌生的面孔,朝不由得攥了一下书包带。


中注意到朝的紧张,祂觉得作为新选出来的宣传委员应该做些什么,况且不知道为什么,祂一见到朝就很是高兴,可能是磁场相合了吧。中便转过身看着朝收拾东西,在祂稍微停顿了一会抓紧时机说了句:“同学你好,初次见面,我叫中。”


耳旁响起一个清脆而富有活力的声音,朝闻声抬头,是个短发男孩,因为风俗习惯在脑后留了个辫子。长的不算惊艳,但也十分秀气,新发下来的蓝白校服套在祂身上刚刚好,眉眼弯弯的冲着他笑,还伸出了表示友好的手。


“你好,我是朝,叫我小朝就好。”朝赶紧放下书本腾出手来回握中的手,中的手皮肤很细嫩,摸起来软软的,很好握。以表礼貌,朝也挤出一个还算友好的表情。


中发觉了朝的不适应,不打算过多的打扰祂,想着以后有时间慢慢相处。笑了笑回了句“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请多关照。”就离开收拾自己的东西了。


朝有些不知所措,回过神来继续收拾东西,第一天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去了。


除了认识了一个叫“中”的人。



之后的几天,中有意无意都要和朝说上两句话,就连发作业的时候也会故意犯难让朝来帮忙。“小朝~作业本太多了,帮我发一下呗。”朝也渐渐习惯了中,可祂还是刻意的和中保持着遥远的距离,就和祂对其他人一样,让人付出了这么多却看不到一点成效。


中倒是不着急,还是会故意的和朝挨在一起,班上的人有时候也会拿祂们当饭后茶点来谈论几句。


这天中午,中早早吃完饭要回到教室,却被美堵在楼梯口,美还是那么强势,带着墨镜也能看见祂目空一切的眼神。美用胳膊肘抵住墙,中只得站在那里动弹不得,祂很讨厌这样的被动。


“喂,我说中,朝那么不近人情,干脆别和祂来往了,加入我啊。”


流里流气的话语听的让中厌烦,祂已经拒绝过很多次美的邀请了,没想到祂还是那么厚脸皮一而再再而三的骚扰祂。


“不用你管”中别过头不想看美那挑衅又戏弄的眼神


“你都主动那么多次,也没见人有什么反应啊?”美知道中在意朝,故意往痛点上踩。


用心传递的话语,总会到达的。还有,我和朝的事,关你什么事。”


“切”美发觉眼前人的烦躁已经溢了出来,觉得无趣,拜拜手走了。


“我等你回心转意哦,honey~”


中听到最后一个词,蹲在地上差点将午饭呕了出来,一转身,看见朝就在楼梯口站着。中和朝四目相对,为了打破尴尬,中回以一个微笑便起身走了。


朝皱着眉“原来前辈很关心我吗?我做的真的有那么过分吗?”


朝内心翻起一波又一波浪潮,刚刚中的话语在祂脑海里不知回放了多少遍。直到预备铃打了,祂才匆匆进了教室。


下午的课还是重复且繁琐的,朝看着书上无聊的字语,眼神渐渐离开课本,转头望向了中。


中还是那么认真,祂那目光如鹰一般紧盯着老师的步伐,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点。手腕上隐隐约约露有绷带的痕迹,是什么时候受的伤呢?中好像和自己说过,这时候却不记得了,朝叹了口气,发现自己之前真的不怎么在意前辈呢。


下午的阳光不偏不倚打在中的后背上,阳光从脑后的发梢之间的缝隙钻出,像是给中的头发镀上了一层金边,好耀眼啊。朝这时候才发觉中的睫毛很长,上课时候不苟言笑的样子和跟自己在一起笑嘻嘻的样子在这时产生了强烈的对比。笔记上是工工整整的字迹,无一不让人夸奖的地方。


“啊...”朝发现中向祂这里转了下头,发现自己在看祂的时候回了一个微笑。朝赶忙回过神来坐直听课。


“我刚刚在干什么?!”


朝发觉了自己的反常,略微有些震惊的捂住了嘴巴。眼睛却又不由自主的向中的方向瞟去。


“完了,这节课讲了什么?”朝为刚刚自己的失态狠狠批评了自己,因为快要下课了,朝才发现自己的笔记还停留在10分钟前。朝只得不好意思的向中借了笔记,准备在晚自习的时候整理。


……


到了晚自习,朝打开中的笔记,发现字迹不是一般的整齐,可就在这整齐的笔记上方,画了个不大不小的小人,标志性的眼罩和通红的脸颊,就算再怎么变朝也能认出是自己。


“@#%*???”


朝在一瞬间里短路了,中这时走来抵住朝的课桌,略带歉意的说“今天中午的事你别在意啊,我希望没有给你造成什么负担。”
“啊...没事的,前辈能这么说我也很高兴。”朝一瞬间将自己的心里话脱口而出,说完就后悔的用手捂住脸,不愿意面对现实了。


中也没想到朝能这么直接,耳尖微微泛红,对着朝小心翼翼的说“那,今天放学可以等我一起走吗?”


朝微微点了点头,撇过脸不看中,快速的抄着笔记。


“合着我是给你们俩做助推器了??”美的墨镜咔咔碎了一地。

(阿美别着急,以后多备点墨镜啊)

上进の猫猫

晚安

「中朝」靠别人比如靠自己!身为冷圈人我自己做饭!(自食其力)

是温馨向啦,应该比较慢节奏,适合养生(◦˙▽˙◦)(好像有点短)


凛冽的寒风刮着,窗外的树枝冻的僵硬,雪落满枝条,是北方一如既往的寒冷。屋内壁炉中,火柴燃烧传来滋滋的声音,温度刚刚好,时钟滴滴答答的走动着,眼看着时针从11点走到2点,丝毫没有停的意思,就如同屋里坐着的人一般。


“这工作怎么这么多。”身披黑西装的人在心里暗暗骂了句,从他下午3点开完会到现在,手头上的工作还有一大摞,满桌凌乱的纸张让人看的眼发昏。


因为是建国才几年,经历了几番波折,和美国刚打完一仗又要迅速将精力放到民生上,中现在巴不得自己有三头六...


「中朝」靠别人比如靠自己!身为冷圈人我自己做饭!(自食其力)

是温馨向啦,应该比较慢节奏,适合养生(◦˙▽˙◦)(好像有点短)


凛冽的寒风刮着,窗外的树枝冻的僵硬,雪落满枝条,是北方一如既往的寒冷。屋内壁炉中,火柴燃烧传来滋滋的声音,温度刚刚好,时钟滴滴答答的走动着,眼看着时针从11点走到2点,丝毫没有停的意思,就如同屋里坐着的人一般。


“这工作怎么这么多。”身披黑西装的人在心里暗暗骂了句,从他下午3点开完会到现在,手头上的工作还有一大摞,满桌凌乱的纸张让人看的眼发昏。


因为是建国才几年,经历了几番波折,和美国刚打完一仗又要迅速将精力放到民生上,中现在巴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烦躁感渐渐袭来,和本就围绕着的困意搅和在一起,让这个平时和和气气的青年人露出了鲜为人知的一面。


“他妈的都怪美国佬,瞎掺和什么啊。”


中恶狠狠的咒骂了一句多管闲事的世界警察,又多做了几次深呼吸,试图再次将注意力转回密密麻麻满是字的方案上。


“吱呀”门被小心翼翼的推开了,客厅一点暖黄的光趁着缝隙赶忙钻了进来。只见一个同样的黑发年轻人拿着杯热茶进来了。


年轻人的步伐很轻,生怕打扰了眼前焦头烂额的人,看着桌上堆成山的文件,和地上因为没地而放置的一张又一张文件,朝弯下了腰,想仔细看看文件上的内容,可每篇都要么字多的让人心慌,要么被批注和修改的乱七八糟,朝摇了摇头,皱眉看着这个不知心疼自己身体的大笨蛋。


朝把茶杯放在一个差不多能放置的地方,毕竟旁边都是文件,茶杯就像是在夹缝中生存。朝在旁边床上收拾出个能坐的地,继续皱着眉看中。


中察觉到了朝的来到,看着杯子里热腾腾的茶,和坐在自己床上穿着前几天自己抽空去买的家居服的朝,心情顿时好了些许。


“嗯,还挺合身的。”中用略带赞许的眼光打量着朝。


朝注意到中的目光,用稍显认真的语气说“前辈的眼光很好,我很喜欢。”


中笑了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又再次看起了文件。


朝则打算帮中收拾收拾这个乱糟糟的房间,他起身弯腰捡起地上的文件,抖了抖,将文件收入自己怀中。没一会儿就收拾好了,朝只得重新坐在床上,看着中认真地办公。


中当然注意到朝的目光了,他自然的将左手伸出,等待着朝。相处久了的朝也很自然伸出手握住那个空虚的左手,朝觉得前辈太累了,偶尔有些小任性自己也可以理解,况且这些都只会在和自己相处的时候发生。朝想到这,耳朵渐渐红了起来。


中不用回头也知道朝脸红了,可他还是不愿意错过朝的每一次反应,转头看了看朝,心情又变的愉悦许多,手中的文件也亲切了起来,中开始加快速度翻阅这些文件了。


朝发现前辈的效率突然变快了,以为是握手的原因,心想“原来和前辈握手可以让前辈放松点吗?”天真的朝还打算以后多和前辈握手,以此来激励前辈。


时针继续走着,已经到了3点,朝撑不住了,趴在中的桌子一角睡着了,手还紧紧握着中。中也终于停止了办公,看着眼前安安稳稳睡着的朝,又想起战争的时候朝的重重的黑眼圈和后背的伤疤,以及睡觉时一定要蜷缩起来的样子,他多希望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


哪怕,自己再累一点也没关系......


中将台灯压低,轻轻抽出手去关客厅的灯,回来时看到床边一角整理的整整齐齐的文件,上面还贴了个纸条,写着“前辈要注意劳逸结合”后面还画了个微微生气的表情。中拿起小纸条,把它夹入自己的日记本中。


中走到朝旁边,轻轻把朝放倒,摆正,把被子慢慢拉上,自己蹑手蹑脚的躺在床边,让朝睡里面,侧身看着朝,把一只手轻轻搭在朝的肩膀上,闭上眼,宠溺的说了声“晚安。”






(彩蛋)第二天10点


朝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看着身上的被子,和眼前中下床后留下的折皱,“我昨天和前辈一起睡的?!”朝赶忙站起身来走出卧室,看着前辈正在准备早餐。


中看见他笑着说“昨天多亏小朝了,我超额完成了今天的任务,可以好好休息了。”


朝听见中可以好好休息了,莫名的开心“那,恭喜前辈了!”


“所以小朝那么慌张干什么呢?”


“没...没什么,就是昨天和前辈一起睡的,很意外。不过我也意外睡的很好,睡着时像是知道有人在保护我一样,很安心。”朝渐渐红了脸,声音也越来越小。


“和小朝一起睡,我睡的也很好呢”中没想到小朝会说后面的话,一时被撩的有些不知所措,只好镇定的回了句。


所以就是两个含蓄的人别别扭扭吃了早饭,并决定去家居市场换个双人床以后都一起睡。(他们俩太含蓄了还是我来说吧)


只是觉得抱团睡觉很安心,绝对没有其他的!(我还小禁止涩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