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中秋节

84824浏览    10440参与
趣史谈
什么中秋节不仅可以偷菜还能熬夜长寿
什么中秋节不仅可以偷菜还能熬夜长寿
小黄鱼hungry
中秋节的忘记发了!!! 翻译(...

中秋节的忘记发了!!!

翻译(直接整句翻译比较方便看)

"一年一度的中秋节到了!!! 正好拿月饼【双黄白莲蓉和五仁!!!】给兔子们吃一口!!! "

"大白天关什么灯..."  (兔:白天为什么要开灯啊...

"你在这里搞什么鬼啊"  (画玛丽苏粤桂

中秋节的忘记发了!!!

翻译(直接整句翻译比较方便看)

"一年一度的中秋节到了!!! 正好拿月饼【双黄白莲蓉和五仁!!!】给兔子们吃一口!!! "

"大白天关什么灯..."  (兔:白天为什么要开灯啊...

"你在这里搞什么鬼啊"  (画玛丽苏粤桂

MICLK_aoko

 好久没有登lofter了(:з」∠)_

(补一下今年和去年的中秋贺图

 好久没有登lofter了(:з」∠)_

(补一下今年和去年的中秋贺图

Pepsi.

【中秋】团团圆圆

·第一人称   夏鸣星单推文

·大约是中秋节不放假的怨气让人穿越进游戏

·高三狗中秋节前三天挤课间写的,不太连贯,文笔不好,慎入

·住宿生没手机,两个月没放假所以现在才发……

——————————————————————————

   “我不敢…去思念你。”

   又是这个梦,梦里夏鸣星语气珍重,却又夹杂着无尽的痛苦,我也跟着揪起心来。

   起初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接触这个游戏,没想到不知不觉已经对我影响...

·第一人称   夏鸣星单推文

·大约是中秋节不放假的怨气让人穿越进游戏

·高三狗中秋节前三天挤课间写的,不太连贯,文笔不好,慎入

·住宿生没手机,两个月没放假所以现在才发……

——————————————————————————

   “我不敢…去思念你。”

   又是这个梦,梦里夏鸣星语气珍重,却又夹杂着无尽的痛苦,我也跟着揪起心来。

   起初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接触这个游戏,没想到不知不觉已经对我影响这么大了——被闹钟吵醒后,我躺在床上反思。

   ……等等——闹钟?我哪来的闹钟?

   我翻身起床,拿起手机,却看见了和我自己原先截然不同的粉色手机壳。我用指纹解锁手机,打开了微信,微信页面的布局和颜色的都变了,“联系人”里有游戏中五个男人的名字。

   ……没有好感度、也没有可以触发的聊天选项,我环顾四周,发现卧室也不是我熟悉的卧室。

   我可能穿越了,穿越到了光与夜之恋的游戏世界里。

   所以——我打开前置摄像头,屏幕上出现的却不是游戏里主角的脸。

   是我自己,货真价实的我自己。这令我大为失望,千载难逢的穿越让我遇上了,我却连出门见男人都不行,简直穿越的毫无意义。

   这时一通电话打了进来,备注是汤圆。我接了电话,耳畔是呼呼的风声——他好像在外面。我听到他开朗的声音:“姐姐,你在家吗?”

   “嗯…怎么了?”

   “你忘了咱们约好每年这一天都要一起过吗?”

   今天——我一边支支吾吾语无伦次,一边打开手机日历——9月10日,星期六,中秋。和现实中一样,今天是中秋节。

   原来如此……可是现在这个情况,我没有办法和你一起过中秋了啊,我想,你看到这样的我,说不定就不会喜欢我了。

   “姐姐,你怎么了?”

   “我可能…没法和你一起过节了。”

   “为什么?姐姐,出什么事了?”

   怎么回答?以他的性格,鸡毛蒜皮的小事没办法搪塞过去的。

   没等我回答,他就先开口说:“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起晚了不好意思说,没关系的。”语气有些揶揄,带着显而易见的熟稔,是我以前不曾感受到过的鲜活。

   耳边的风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然后就听见他说:“好啦,大小姐,开门吧,我到你家门口了。”

   试问还有什么比身穿进游戏马上要被男主发现更恐怖的事吗?

   没有了。我六神无主,但心里有一个念头清晰无比:不能给他开门。

   “我刚起床。”

   “没关系,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

   “……我没化妆。”

   “我不嫌弃你的。”

   “……我睡一觉起来发现自己面目全非,和以前相差甚远,还不能让你看见。”

   “姐姐就这么不想见我嘛……这种借口都用上了。”——他还委屈上了。

   “真拿你没办法。”电话那头他叹了口气,“那我就自己开门喽。”

   与此同时客厅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夏鸣星有我家钥匙!

   完了完了完了。我飞奔过去,打算把大门反锁,可是已经晚了,夏鸣星先我一步打开了我家的门,我僵在半空,与打算进来的他对视,看到他也停顿住,面色肉眼可见的变得严肃起来。

   “你是谁?她去哪儿了?”

   …………

   事情发展的太快,以至于尽管我现在已经坐在沙发上面对着夏鸣星开始解释了,还是感到如梦初醒。

   我费尽心力,解释我们不在一个次元,这个次元的“她”就是另一个次元的“我”,解释他与“她”经历的一切都是我在参与,我解释了很多,却独独没有提到这里只是虚构出来的游戏世界——坐在我面前的是活生生的夏鸣星,不是屏幕里虚拟的人,也不是纸片,不能因为我一句话就被否定了生命的意义。而且这真的只是个游戏吗?它对我的意义,只是“一个游戏”这么简单吗?

   这听起来像哲学问题,我解释不清,但我依旧尽力的想让他听明白。而他只是若有所思的盯着我,一言不发,并不打断我逻辑不通的话语。

   我突然有点委屈,这点儿委屈就像一条条细小的河流渗进了我的心里,最终汇成大海在我身体中四处冲撞。委屈的来源可能是今早叫醒我的闹钟,可能是我糟糕的外貌,也可能是难以解释的现状,或者,是一言不发的他,以及我不敢直视的、渺小的喜欢。

   没有用的。我再怎么解释,只要他不信,就都是徒劳。

   所以我停下来问他:“你信不信我说的这些?”

   “信。”他一边缓慢而坚定地说着,一边抬眼与我对视,“我能感觉到你的灵魂,它没有变,而且我对你的熟悉感也同以前一样。”

   “我相信你。”

   我像一个等待很久后被审判无罪的人,陡然松懈下来,先前压下去的委屈趁机冲破了我的心理防线,化成泪水从我眼眶中钻出来。

   夏鸣星被我突如其来的眼泪吓到了,随即手忙脚乱地扯了几张纸坐到我旁边安慰我。

   我没有回应他,而是自顾自地问他:“所以这样的我,你还会喜欢吗?”

   令我没想到的是——他轻轻环住了我,像对待易碎的瓷器那样轻柔又珍重,可能是怕我不适应,所以留出了我可以挣脱的空间。

   “我爱你,无论你是什么样子,这份爱意都不会减少,只会与日俱增。”

   我紧紧回拥住他,埋在他肩膀上,泣不成声。

   我们在沙发上窝了一会儿,才终于想起一开始的目的:一起过中秋节。

   我直起身,看到他黄T上的一大片泪痕,有些哭笑不得。

   竟然是这件黄T,我想,幸好是这件黄T。

   他好像注意到了我的尴尬,于是随意拍了拍肩膀:“能为公主殿下提供肩膀,是汤圆骑士的荣幸,这点小细节不用在意的。”

   我被他逗笑了,但由于泪水干涸在脸上,使皮肤有点紧绷,所以我确信我这个笑只是僵硬地扯了扯嘴角。而从夏鸣星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上来看,我猜我现在的表情一定十分精。

   “姐姐,你饿吗?”他突然问我。

   我才发觉现在已经是中午了,时间过得真快。

   “我哭饱了,还不饿,你饿了?”

   “我也不饿,看到你开心饱了。”他面不改色,十分自然地说出这种犯规的话。

   我老脸一红,没去看他,而是拽拽他的衣服:“我们去商场买衣服好不好?你不要再穿这件了。”

   夏鸣星眨了眨眼,突然笑了。

   “好啊。”

   …………

   我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就和夏鸣星一起直奔商场。这个商场很大,很繁华——真不愧是光启,我这么想着,一头钻进了服装店。

   夏鸣星真的是个衣架子,我选的每一件衣服,无论是什么样式,都能被他穿贵几倍,这倒叫我拿不准要选哪一件更好。

   比如这件——我本来不太看好的浅蓝色T恤,本以为他的发色不会适合冷色系的衣服,没想到被他穿上以后竟然意外的高雅。

   “怎么样,姐姐?”

   我疯狂点头,“好看”这个词我已经说倦了,但我还是想看他多试几件,所以我叫他等会儿,又转头去挑。

   等我拿着衣服回来,却发现他也抱着两件衣服,正靠在墙边等我。看我过来,他也直起身向我走来,然后拿走了我手里的衣服,把他抱着那两件塞给了我。

   我不明所以,就被他推着往试衣间走。

   “我试了这么多衣服,你也试给我看看嘛。”

   我被塞进了女试衣间,还是有点懵,我回头看他,服装店里暖黄色的光照在他橘色的头发上,衬得他的笑格外灿烂,他说:“快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进了小隔间,我才开始观察这两件衣服,是一件珊瑚粉的短袖和一条白色长款的纱裙。珊瑚粉——这是我最喜欢的颜色。我换上了这两件衣服,竟然恰到好处的合身。

   这家伙,是怎么做到的啊。

   我走出试衣间,发现他也换了和我同款的衣服——白色的长裤,珊瑚粉的上衣,胸口有同样的logo。

   没等我问,他就先开口:“你喜欢这套衣服吗,姐姐?”

   我点点头,就看到他举起了一个标签——是衣服上的挂签,不知什么时候被他摘走的。

   “那就好,我已经结完了,就穿着这个吧。”

   我怔住,有感动漫上心扉。不过这股感动很快被尴尬取代了——我听到我的肚子,它在“咕噜噜”的叫。

   “噗。”夏鸣星没忍住笑了,他牵住我的手,拉着我往外跑,“走,我带你去后街,咱们找点儿吃的去。”

   我顺着他的力道与他一起往前跑,风刮过身边,带着柔软的快乐。

   “夏鸣星,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颜色的?”

   “唔……可能咱俩心有灵犀吧。”

   说谎。你明明就是一直注意着我的动作表情,才能找出我喜欢的颜色吧,明明就是我在为你挑衣服时,你也在留意着适合我的。

   我一直以为在路遥马急的今天,“双向奔赴”只存在于想象与虚构,所以单向的奔赴并不明智,而他,夏鸣星——给了我奔赴的意义。

   …………

   后街是一条很长的夜市,临近傍晚,人已经渐渐多了起来。我和夏鸣星穿梭在里面,遇见感兴趣的小摊小贩,就停下来看看买买。

   我们一路走走吃吃,很快填饱了肚子——当然,夏鸣星肚子里不乏我逼迫他吃下去的“美味”——我吃不了的。

   “大小姐,你这是虐待汤圆。”他委屈地说。

   “咱们之间怎么能叫虐待,这叫有福同享。”而且你明明笑的很开心好嘛。

   我们没看路,走着走着人变少了,才发现我们不知拐进了哪条分街,而面前有一家店,店牌摆着一个牌子“手工制作传统月饼”。

   传统月饼?这倒不多见。外面大多是手工制作冰皮月饼,是比较流行的一种方式,受众也非常广泛,传统制作倒是越来越少了。

   夏鸣星看我似乎很感兴趣,就牵着我走进了店里。店里同时经营着不同的手工,有画画、彩绘等等,不过人很少,只有两三个桌子上有人。店主是一个老爷爷,听到我们要做月饼有些震惊,反复确认了几遍,才转身去拿材料,还小声嘀咕着:“这样的年轻人,可不多了……”

   和面,调馅,包月饼……听起来很好上手,不过真做起来还是非常困难的,我的手工就像慧星撞地球一样天崩地裂,不过还好有夏鸣星这个神仙来拯救我。

   “这个……60g!诶——等等别用那么大的勺子啊!”

   “姐姐,这个是盐不是糖。”

   “等等你慢点放——看着点示数啊……过了过了别再倒了!”

   “这里要这样,大小姐,你自己试试?……算了还是我来吧。”

   就这样,“我们”终于做成了一个个月饼——的半成品——还要再拿去找店主烤一下才能吃。于是我端起托盘去里屋找店主,请他帮忙把月饼塞进烤箱。

   回来的时候,夏鸣星竟然已经枕在手臂上睡着了。

   是啊,陪我折腾了一天,应该很累吧。我看着他的眼睛、鼻子、嘴,还有灯光打在他脸上投下来的阴影,这一切都真实的让我感到有些虚假。

   过了一会儿,我计上心头——我去隔壁桌借了一些颜料和一根很细的画笔,对着夏明星闲置的另一条手臂开始创作:我在他手背上画了一个迷你的月饼,加了可爱的表情,变成了小小的“月饼人”。

   我画完以后欣赏了一会儿,正打算起身去还颜料,手腕却被一只大手紧紧握住了——是夏鸣星。他不知什么时候醒了,正用那双晶莹的绿色眼睛注视着我,似笑非笑,脸上分明写着:被我抓到了吧。

   “……你什么时候醒的?”

   “你刚开始画的时候,”他一边回答,一边抓过我的手并拿起了画笔,“有点儿痒,所以就醒了。”

   我的视线被他挡住,看不清他在画什么,但我能感觉到,他似乎画了个圆。我问他:“你在画什么?”

   “汤圆啊~”

   “为什么画汤圆?”我忍不住笑,“今天又不是元宵节。”

   “因为无论中秋节还是元宵节,都是汤圆陪着你啊,”他可能有点儿不好意思,所以说的声音很小,“而且中秋节要团圆啊,团是团聚……”后面他说了什么,声音太小我没有听清。

   “那好,以后每一年,我们都要这样相互陪伴啊。”我听到自己这样说,我知道对任何人来说,许下这种“一辈子”的诺言都是不理智的,可我清醒无比——我想给他我能许下的最重的承诺,这样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尽管我们无法面对面地坐在一起,也能感受到彼此对对方的陪伴。

   这时,里屋传来声音:“喂,你们的月饼好了!”

   夏鸣星应了一声,很快停笔松开了我的手,匆匆忙忙地往里屋走。我看着他的背影,心下了然——他害羞了。

   我低头,看向我的手背——虎口处有一个眯眯眼正在笑的小汤圆,十分可爱。

   …………

   拿到月饼,我们边分着吃边往外走。有点儿撑了,我揉揉肚子,有些苦恼地问他有没有空旷一点的地方可以散步消食。

   夏鸣星想了想,说他知道一个好地方。

   我俩说走就走。他扫了一辆小黄车,长腿一迈,跨上车座,朝我歪了歪头:“汤圆牌专属座驾,专为大小姐提供服务,快上来吧!”

   就这样,他骑车,我坐在后座,自行车前进带起来的风拂过我的裙摆,扬起白色的弧度。

   坐在车上,他突然问我:“姐姐,你为什么会来到这儿啊?”

   为什么?我不知道。这世界上有很多“为什么”都无法用言语来解释。比如为什么那么多游戏我偏偏选了这一个,为什么不爱玩游戏的我竟然坚持了下去,为什么那么多人里我偏偏就是……喜欢上了你。

   我想了很多,都没有说出来,最后只化作一句“可能是对你执念太深了吧”,散在夜风里,无影无踪。

   目的地并不远,很快就到了——是一处海滩,晚上没有人,空旷又静谧。九月份的天气并不冷,海风混着月光打在我身上,有一种奇异的轻盈感。

   我低头一看,怔住了——我的手,变得透明了。

   或许是我停顿的太明显了,夏鸣星回过头,目光最后也落在我半透明的手指上。

   他声音有点儿抖:“怎么……会这样?”他试图握住我的手,却没有成功,他的手穿过了我的手指,只抓住了虚空中的尘埃。但我并不意外,可能是我早就预料到——人生不只有聚,还有散。

   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对他说:“夏鸣星,别怕,这个我走了,还有另一个我陪着你,我会以另一种方式,一直陪在你身边。”

   他颤抖着,说不出话,只是眼泪一直在流。

   我靠近他,踮起脚想吻他的额头,却没有落到实处——我的身体也变透明了。

   他看着我的无措,突然开口:“姐姐,我爱你。”

   我笑了。

   “夏鸣星,汤圆,我也爱你。”

   最后一句话随风飘出很远,我也终于消散了。

   …………

   我从床上醒了过来,回到了熟悉的卧室。

   我抓起手机,屏幕还停留在前一天晚上在游戏里与夏鸣星互动的画面。只是梦吗?我的眼泪不争气地涌了出来,有两滴砸在屏幕上。

   屏幕里的人似乎被触动了,抬起头对我眨了眨眼。

   我抬手想擦眼泪,却看到虎口上有一个Q版的汤圆,正眯着眼对我笑。

   “中秋节要团圆啊,团是团聚的团,圆是汤圆的圆。”

葡萄鸡尾酒

我睡了我对家

私设较多

勿上升

祝看文愉快


正文


马嘉祺视角


      一觉醒来,我睁开朦胧的双眼,觉得晚上睡得还不错,太阳透过窗户照进来,暖烘烘的,嗯,被人抱着的感觉也很舒服。


      被人抱着…?什么?


      侧过脸来,这不是我的对家吗?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睡在一张床上?而且他还抱着我?


      我试着...

私设较多

勿上升

祝看文愉快


正文


马嘉祺视角




      一觉醒来,我睁开朦胧的双眼,觉得晚上睡得还不错,太阳透过窗户照进来,暖烘烘的,嗯,被人抱着的感觉也很舒服。


      被人抱着…?什么?


      侧过脸来,这不是我的对家吗?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睡在一张床上?而且他还抱着我?


      我试着重启了一下脑袋,好叭,重启失败,头也很疼,没办法,我只能…


      什么?我看到我身上的痕迹,以及他的胳膊环绕着我。


      虽然我确实暗恋他,并且是因为他才进的娱乐圈,虽然我也是因为他才会想努力跟上他的步伐,不曾想传言说我俩不合,也不知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不对,现在最主要的是趁他还没醒,赶紧跑!我刚坐起来,他就醒了,他抱着我,用低音炮说:“乖,再睡会儿。”我的脑袋炸开了。 


      什么,他醒了?


      什么,他说乖?


      什么?什么?什么?


      咱就是说,现在很方,脑袋都大了。


      李姐呢?我一晚上不在,她都不找我?


      哎呀,不对,我现在应该想想怎么逃。


      我觉得我现在可能有点问题,既痛苦留涕,又欣喜万分。


     “你你你你你…”


     “嗯?”


     “我我我我我…”

  

     “啊?唉,小没良心,你得对我负责啊。”


     “好…好叭。”


      “唉,不对,刘耀文!疼的是我呀,你怎么好意思说出来的,哼!”


      “宝贝,宝宝,不生气不生气,饿了没?昨天晚上很累的。”


     “刘!耀!文!你有完没完啊,别说了…我饿了。”我现在真的有点无语,真的,但是他说的确实有道理,我是真的饿了。据某人后来回忆,说我当时气鼓鼓的,脸红红的,可爱极了,就想逗逗我。


     他很高兴,一下子跳下床,由于过度兴奋,差点摔倒了。


     “慢点啊,我又不跑,不用这么着急的。”其实说真的,虽然我们发生了这样的事,但是毕竟还是喜欢的,所以…


      “遵命老婆。”他跑了,蹦蹦跳跳的跑了,兴奋的像一个孩子。好叭,还挺撩人的,不愧是我喜欢的,而且这人还一口一个老婆宝贝的,很难不心动的好吧。如此优质的男人,这样说起来好像我也不亏啊。


       我的心情好了很多,刚想起身,“哎呦”,忘了,还是很疼的,这个人,都不安慰安慰我,不要再喜欢他了,讨厌鬼,越想越觉得委屈。然后,他回来了,手里提着一大包吃的。


       “咋了,小朋友要哭了呀,跟哥哥说说,怎么了?”突然的温柔,受不住受不住,眼泪突然间就下来了。


        “刘耀文,你好讨厌呀,你都不安慰我,让我一个人在这,你是不是就是玩玩啊?呜呜呜”


        “不是的。马嘉祺小朋友,我爱你,听到了没有啊,刚刚出去不是为了给你买饭吗?我怎么可能会不要你呢?好不容易骗到手了,这么可爱,好了好了,看看想吃什么,小米粥,蒸饺,还是小笼包,嗯?”


      “吃,嗯,小笼包,还要小米粥。”


      “好,先起床吧,小懒猪。”


      “才不是。”

 

       等我洗漱完,站在卫生间门口,桌上摆满了好吃的,“站那里干嘛,愣住了,快过来,看看这些吃的,它们刚刚和我说想要马嘉祺小朋友吃掉它们,所以马嘉祺小朋友愿不愿意帮他们完成这个小愿望呢?”


      他带着微笑,阳光照在他身上,而他正看着我,那一刻我的心跳动得很快,这一切都不真实但又很真实,好像这样也不错。


      挺好的,至少我这么觉得。我跑向他,给了他一个狠狠的拥抱,然后对他说:“我把我自己交给你了,一定要好好爱我呀,刘耀文先生。”


      


      后来我们结婚了,在婚礼上,刘耀文先生很帅,他很耀眼,他还说了一句话,让我记了一辈子,他说:“我们误打误撞,我们互生情愫,我们两情相悦,我们要白头偕老。马嘉祺我爱你,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我没有任何犹豫,因为被爱包围,因为我很幸福,还有因为“我愿意!”


       我们在彩带下接吻,他的眼里只有我。


     


     

      彩蛋有李姐与小马的对话,揭秘事件背后的秘密


苏三_温润而泽

补档:秋。

「中秋月。月到中秋偏皎洁。偏皎洁,知他多少,阴晴圆缺。」✨

「阴晴圆缺都休说,且喜人间好时节。好时节,愿得年年,常见中秋月。」🌕

补档:秋。

「中秋月。月到中秋偏皎洁。偏皎洁,知他多少,阴晴圆缺。」✨

「阴晴圆缺都休说,且喜人间好时节。好时节,愿得年年,常见中秋月。」🌕

深圳市宏铭达物流有限公司

教师节祝大家中秋快乐

今天是教师节,感恩每位伙伴相遇于宏铭达物流,进入这里也有了我们事业上优秀的老师,我们从步入社会的小白来到宏铭达,感受到宏铭达的培养文化,师傅(老师)把他们们积累的经验和学习的新知识分享给我们的新宏铭达人,让我们能更快更专业的成为一名优秀的货代人,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要让老师们感受到我们的爱。谢谢您们开始了我们的货代之路,引领我们大步向前走,不退缩不害怕,回头还有你们在,谢谢您们每位无私的教导,成为了我们进入社会最好的老师。今天教师节就您们中秋节快乐吧[图片]

今天是教师节,感恩每位伙伴相遇于宏铭达物流,进入这里也有了我们事业上优秀的老师,我们从步入社会的小白来到宏铭达,感受到宏铭达的培养文化,师傅(老师)把他们们积累的经验和学习的新知识分享给我们的新宏铭达人,让我们能更快更专业的成为一名优秀的货代人,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要让老师们感受到我们的爱。谢谢您们开始了我们的货代之路,引领我们大步向前走,不退缩不害怕,回头还有你们在,谢谢您们每位无私的教导,成为了我们进入社会最好的老师。今天教师节就您们中秋节快乐吧

城乡结合部狗蛋
猫都可以吃月饼,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啦
猫都可以吃月饼,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啦
无拘无束
多多: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多多: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樱八糕七Di
今天多睡了会,为啥我感受不到中秋节的氛围
今天多睡了会,为啥我感受不到中秋节的氛围
松露.

[伽小]Star.

·ooc预警,注意避雷!!!

·有个人空想成分,松露味发疯文章

·中秋贺文,必须HE!真的不是刀子相信我!

·原著向,小心有玻璃渣昂


2500+,一发完


如果以上没有任何问题的话, Let's go!


————————————


当小心从那个有淡黄色能量纹的阿德里小孩口中得知,伽罗还活着,而且就站在他的旁边的时候,他对这个小孩的印象从烦变成了厌恶。


为什么说是厌恶?因为伽罗是在他的面前牺牲的。而且,这三年以来他听过太多的“谎言”了。


但是,当喷泉在四周路灯的照耀下浮现出那个人的身...

·ooc预警,注意避雷!!!

·有个人空想成分,松露味发疯文章

·中秋贺文,必须HE!真的不是刀子相信我!

·原著向,小心有玻璃渣昂


2500+,一发完


如果以上没有任何问题的话, Let's go!


————————————


当小心从那个有淡黄色能量纹的阿德里小孩口中得知,伽罗还活着,而且就站在他的旁边的时候,他对这个小孩的印象从烦变成了厌恶。


为什么说是厌恶?因为伽罗是在他的面前牺牲的。而且,这三年以来他听过太多的“谎言”了。


但是,当喷泉在四周路灯的照耀下浮现出那个人的身影时,他愣住了。


自己日思夜想的人,终于回来了。


他强行忍住想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千言万语化成了一个释然的微笑,举起微微颤抖的手掌,细细端详着落在手心的莹蓝星光。


上一次见到它,也是这样漂亮呢。


他看着那个小孩慌慌张张的说“哦,对了,你听不到,我来替你传达吧!”然后跑向喷泉前方,面带笑容站在那里,过了一会又点了点头,转身向自己跑来。

“伽罗他说,”


我回来了。”


他感觉自己眼角湿润了,拿手背擦了擦,看向手中本就一碰就破碎的莹光,此刻正安安分分的待在自己的手心,时不时还挥舞一下自己的蓝色小火苗,像是在炫耀,又像是在高兴。


“噗。”小心在心里默默吐槽,都快奔三了,还是有点小孩子气啊。


不过,这样也好。


他朝喷泉看去,路灯的灯光暗了下去,漫天的荧光也渐渐消失,在那个小孩身后,他仿佛看见了那人的身影,体型好像更壮了些,脑后的蓝发似乎更加浓密,好像…在朝自己微笑。


“小心,我回来了。”他好像听到了那温柔的语气,只不过带了些少年的稚嫩。


“欢迎回来。”他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像之前无数次他们碰拳那样,对上对方的拳头,感受着对方传过来的温度,冰冷的心有了温度,开始跳跃,一下又一下,暖意传到了身体各处。



这一切像梦一样。













“小心超人!”开心超人看着那个毅然决然飞向夜空的身影,绝望了。


这三年,小心超人从来没有做过这么疯狂的事,顶多在屋顶睡一晚,而现在,他却不顾一切地去追逐,去赴死…


没有那么多时间了,至少…至少也要把小心超人追回来!


几乎在同一瞬间,漆黑的夜空中出现了一道红色的身影…








看到那个越来越近的黑色身影,伽罗焦急的情绪到达了极点,他一边大喊叫他不要过来,一边催动着能量向4451外爆发了一次不足以伤人的能量波,随即加大能量向外太空驶去。


但当他感觉到一双机械手臂托着4451一起驶向外太空时,他突然感到有些莫名的欣喜和失落。


小搭档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只是和他这个落魄的人,一起死在寂冷的外太空,未免有些过于任性了。






终于,可以陪你了。


这次,别再走了。


死,我陪你。


对不起,大家。






“3…2…1。”倒计时结束,一颗绚烂的流星绽放在了浩瀚的宇宙。


开心超人被余波震落到地面上,粗心超人眼疾手快上去扶了他一把。


花心超人依旧扶着甜心超人,星星球士兵绑好了怪兽。


但他们都无一例外的看向天空中绽放的花。



一朵妖艳致极的花。



“小心机车侠损毁。”


“已经,爆了吧……再见了,超人们!”大大怪一把揽过小小怪,把烟雾弹往地上一甩,带着所有怪兽消失在原地。


这句冷冰冰的话就像刀子一般剖开众人的心,开心超人的瞳孔剧烈颤抖,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天空中的那团烟雾,可是体力透支的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让眼泪无声的滑落。阿奇“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眼泪一滴一滴落在地上,口中呜咽声不止。


“快看!那是什么”士兵们忽然大叫起来,超人们猛的一抬头。


那黑色的烟雾中突然迸发出了一道道蓝色的光,周围的烟雾像是被什么吸引了一样,迅速朝中心靠拢,直至被完全吸收掉,空中渐渐浮现出了一个人影,他飞速的朝着正在下落的小心飞去,一手揽住了小心的腰,这时众人才看清了那个人影…


“是伽罗!伽罗回来了!”


“哦耶!战神回来了!”







临近半夜,小心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大脑昏昏沉沉的,叫嚣着要罢工,他索性翻了个身又闭上,整理着缠成一团的思绪。


这几天发生的事都太玄幻了,先是一个小孩说自己是阿德里星人,然后电器成精一直说着“4451”这几个数字,之后莫名其妙的看了场酷似求婚的喷泉,梦里也一直浮现着他的身影…


最后,思绪停留在昏迷前一秒,那个令人心安的莹蓝身影。


伽罗…


伽罗!


他猛的坐起来,拉开床头柜下的抽屉,看着安分躺在里面的墨镜,他想,是时候物归原主了。


他瞬移到屋顶,坐下来擦拭着墨镜上的泪痕。也在这时,他借着星光,看清了胳膊上的绷带,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缠的。


不多时,脚步声响起,他站起身,把墨镜向后一甩,抱臂在原地等待着。


伽罗看着手里有明显擦拭痕迹的墨镜,又望着星空下那个单薄的背影,眼里满是温柔与心疼,快步走上前,想像往常一样揽住他的肩,小心却突然转身抱住伽罗,脸埋在伽罗的胸口,汲取着他身上的味道,伽罗知道是小孩太想自己了,便抬手回抱住了小心。


也不知过了多久,伽罗突然发觉胸前的衣服湿了,赶紧慌乱的放开小心,小心的眼睛已经哭红了,伽罗心疼坏了,连忙去擦拭那些晶莹。


“对不起,我…”


“我等了你好久,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小心的眼泪又掉下来,伽罗紧紧抱住他,像哄小孩一样温柔的拍着怀里人儿的背轻声哄着。


“不会了,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那一晚,他难得睡了个好觉。





他虽不能忘记那满天的莹蓝星光,但是现在,他的上将正踏着星河回到他的身边。





END.


——————————————

中秋文章拖到现在,我真行(ー_ー)(跪


这篇其实是第2版,相当于是第1版的简易版,还有好多没写上的,以后当做小段子发上来吧。


感谢咕咕帮忙!如果不是他我可能现在还卡在中间呢!❛˓◞˂̵(话说小哭的那段你是怎么写出来的?


OK,来让我们看看林黛玉版的小心哭泣:


小心看着伽罗,泪水慢慢滑落:“你是单回来找我的,还是别的星星球人都找?我就知道,不找别人,也不会来找我,到显得是我小气,是我无理取闹了”

                                                                         ——某咕

(笑不活的某松

感谢帮忙!( *ˊᵕˋ)✩︎‧₊



时间不早了,晚安啦 ୧⍢⃝୨


拜~

LS夜白&

风华录

  【一】———相识何必曾相逢

  王晓佳睡眼惺忪地走在大街上,作为城防军四大军长之一,他早已过了每天巡街的基层生活。与其他几位军长不同的是,王晓佳的晋升没有依靠任何背景,坐稳这个军长位置伴随的是赫赫战功。

  

  

  “老板,来两份煎饺。”王晓佳走入馆子的同时喊了一声,醒来后优先填报肚子是王晓佳一贯的选择,再说,他这几日来,除了练兵,便是习武,城中这段时间发生的大事他一概不知,在这酒馆中听一听近来的杂事也有利于他策划自己今日的行程。

  

  

  酒馆中人不少,有江湖人士对酒痛饮,有诗者独酌,小儿嬉闹,凡间烟火气尚浓,王晓佳一人独坐窗边的位置,看大街上人们来来往往,倒也感...

  【一】———相识何必曾相逢

  王晓佳睡眼惺忪地走在大街上,作为城防军四大军长之一,他早已过了每天巡街的基层生活。与其他几位军长不同的是,王晓佳的晋升没有依靠任何背景,坐稳这个军长位置伴随的是赫赫战功。

  

  

  “老板,来两份煎饺。”王晓佳走入馆子的同时喊了一声,醒来后优先填报肚子是王晓佳一贯的选择,再说,他这几日来,除了练兵,便是习武,城中这段时间发生的大事他一概不知,在这酒馆中听一听近来的杂事也有利于他策划自己今日的行程。

  

  

  酒馆中人不少,有江湖人士对酒痛饮,有诗者独酌,小儿嬉闹,凡间烟火气尚浓,王晓佳一人独坐窗边的位置,看大街上人们来来往往,倒也感到平民百姓生活的快乐。酒馆账台旁的桌子,坐着酒馆的说书先生,正对着最近大大小小的事侃侃而谈,“三日前,那风云峡中有白雾弥漫,群兽嘶鸣,各方势力疑有宝物出世,皆派遣奇人异士前去搜索,亦有忠肝义胆之士前行,尽皆空手而归,回来后有好事者去询问,诸位可知那人说了些什么啊?”说到这,那先生便停住了,自顾自地喝了口茶水,一旁好奇的众人反倒急坏了,王晓佳听的也来了三分兴趣,随手一抛,几两碎银便被扔到了那先生桌上,那先生见有了收获,便也不再打哑迷,笑嘻嘻地说“那山中未见宝物灵光,但似有活物,那义士深入峡谷三分,见到的竟是上古瑞兽白泽。话说这白泽,自上古时期便已存在,通过去,晓将来,知现在,无所不知之兽,民间更有传闻说白泽通人性,好游历四方………”

  

  王晓佳一听后面说书先生没头没脑的胡扯,便丢了兴致,扭头欣赏起了窗外的风景,大街上不知是哪家大户人家的轿子,前后各有四个佣人相护地在道路中央前行。街上不少人在使劲朝轿帘后面瞅,王晓佳也顺势向那被帘子挡住的轿窗看去,恰有一阵清风袭来,将那帘子吹开一角,王晓佳与一双眼睛对视上,那眼睛的主人带着几分冷艳,但那双眼睛在与王晓佳对视时却带了几分笑意,王晓佳还未仔细看清,帘子便又拉上,只记得那双眼睛还有那眼角旁的一点泪痣,王晓佳不自觉地走了神。

  

  那说书先生见王晓佳掏了钱财,却只有只听了故事一半便失了兴致,又听着窗外轿子经过的热闹声,便话头一转,“话说诸位可知,前几日,这城中蒋家在外寻得一女,竟是早年遗失在外的本家血脉,那蒋家老太太喜出望外,动用了蒋府上上下下的势力,尽可能快的将人接了回来,甚至扛着七十多的高寿,亲自操持事务,听人传闻,那蒋家遗女气质独然,虽不及祸国殃民,却也出落的像不食人间烟火气的仙家。”

  

  王晓佳听完这话后,便压抑不住对那蒋家小姐的好奇,连他自己都未发觉,自己的心里已埋下了一颗静待发芽的种子。

  

  轿子上,蒋芸和王晓佳对视后,嘴角便微微翘起,清冷的眼里带了几分光芒,身旁的侍女看自家小姐如此开心,便连忙解释道“刚那位公子应是如今的城防军军长之一,虽是年纪轻轻,却已是一身功名傍身,称得上一声少年才俊,民坊间流传,据说他之所以能如此,是因为他乃是城主一脉的当今公子。”蒋芸嗯了一声回应,便不再出声。

  

  行至蒋府,轿子缓缓停下,蒋芸未去扶侍女伸来的手,直接下了轿子,蒋府管家早已恭候多时,一见蒋芸出来,便一阵小跑上前来,迈着碎步跟在蒋芸身后,“大小姐,老太太已在厅堂等待多时了,随我一道吧。”然而,蒋芸回应到,“今日舟车劳顿,多有疲惫,便不再会见老太太了,还是早些去歇息了,你去将我已到来的消息告诉老太太即可,顺便告诉老太太,改日我打算向城主府提亲。”管家只好答是,但一听到后面半句,愣是呆住了,向城主府提亲,这大小姐一来便已有了心上人?这可不是小事。

  

  这一愣神,蒋芸便进了自己院子,想是要早些歇下,不便打扰了,便也匆匆向大堂跑去,向老太太汇报此事。蒋老太太听后,一时也想不出什么由头,但出于对蒋芸的信任,还是吩咐管家安排此事。

  

  城主府上,城主居坐主座,堂中前来拜访的,正是得了老太太旨意的蒋府管家,身后还有四个仆从抬着两个雕工精湛的大木箱。管家前来,所为的正是蒋芸提亲一事,在来的路上,他已是从蒋芸身旁的侍女那知晓了蒋芸与王晓佳对视一事,与那侍女不同,管家是真真正正知道,那几大军长中有一位,正是城主府公子。城主也知晓这蒋府认祖归宗的大小姐,但他万万没想到,这大小姐来后的第一件事竟是向他城主府提亲,“老先生,这大小姐一来便先我家犬子提亲,二人素不相识,这未免太草率了吧,容我再考虑考虑,让这二人接触几次,若我家犬子与大小姐真处的来,这提亲也未尝不可。”

  

  管家听后,知道今日是无法得到一个结果了,别也先行告辞,走时留下了那两个大木箱。待管家一行人走后,城主沉吟半晌,缓缓将箱子打开,一箱是金银珠宝,一箱是名画古帖,皆是老太太亲自吩咐,从蒋府藏宝库中挑选出来的,无一不是精品中的精品,城主随手抽出一副,便是名家所流传的墨宝。城主喃喃道“这蒋家大小姐不是凡人啊,这城中怕是又要起一波风云了。”

  

———————————————————————————————————————

开新坑了,撒花撒花,写的应该会长一点,不定时更(毕竟还在上学),有一些玄幻设定在后面。人设可能会OOC,望海涵,就这样。

兰辛夷

有些人学校摊派的演讲稿任务不会写就去找人约稿,结果还约不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好惨

这种东西真的谁都不会写🌚

有些人学校摊派的演讲稿任务不会写就去找人约稿,结果还约不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好惨

这种东西真的谁都不会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