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中苏

15.3万浏览    1236参与
曦和
我将以我无穷的爱作为对你的忠诚...

我将以我无穷的爱作为对你的忠诚,作为报复,作为凶器。我刺穿你爱的我,我刺穿爱我的他。

我明明也想刺穿施与我痛苦的你。

@无餍wuyan(ghser) 


停于1991 


感谢大大写的好文章,让我一下子就有了灵感。

我将以我无穷的爱作为对你的忠诚,作为报复,作为凶器。我刺穿你爱的我,我刺穿爱我的他。

我明明也想刺穿施与我痛苦的你。

@无餍wuyan(ghser) 


停于1991 


感谢大大写的好文章,让我一下子就有了灵感。

з в е з д

【ch|苏中苏】灰兔(1)

warning:

会有错字。

无关史政。

无厘头。

注意避雷。


祝阅读愉快。


    倚在坑道里,呼吸着自认为没有杂质的清澈空气。我每一次都期待着他一步一步走到这个老地方,而每一次也担心,这一整天都不会有他独特的脚步声。


    沙尘早就不能惊扰我的思考,乌云密布的天空也不能带动大多的负面情绪。我想着,想着那蓝天下能够欢喜奔跑的人,笑着躲进一丛向日葵中,再探出头挥手告诉我他找到了一个惊喜。


    到这里我笑了,...

warning:

会有错字。

无关史政。

无厘头。

注意避雷。


祝阅读愉快。




    倚在坑道里,呼吸着自认为没有杂质的清澈空气。我每一次都期待着他一步一步走到这个老地方,而每一次也担心,这一整天都不会有他独特的脚步声。

 

    沙尘早就不能惊扰我的思考,乌云密布的天空也不能带动大多的负面情绪。我想着,想着那蓝天下能够欢喜奔跑的人,笑着躲进一丛向日葵中,再探出头挥手告诉我他找到了一个惊喜。

 

    到这里我笑了,真的,很幸福,况且只是想想我就可以咧嘴笑起,如果真的置身于那个场景,我将感受不到自己那无比喜乐的心情。

 

    我长叹一声,起身去寻摸些什么。踉踉跄跄地站起来,拍落身后的泥土。抬起头隐隐约约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对我招手,左手还拿着一个瓶子。他离我几米时对我说:“往常都能看到你抽烟啊,今天怎么了?”

 

    我先是顿了一顿,紧接着无奈笑道:“都不知道跑哪去了,也懒得去寻,万一……”我不知道该怎么续下去,只见他眼神暗了一刻,又抬眼将酒举起来对我说:“那就喝酒,反正醉不了。”

 

    这里我想起第一次陪他喝酒,那时候他喝了很多,脸上红晕很是显眼。他还靠在我的肩上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清的俄语,虽然很好奇,但之后我没问他,也没有去想起。

 

    头顶偶有飞过几只燕子,树梢上麻雀“叽叽喳喳”地鸣叫,这好似泉水叮咚一般耐人寻味。他诉说着从前的经历,说着人情世故,讲着一条条江河,说着一个个声音。我笑着迎合他的一句句话。

 

    布谷鸟在山里头“布谷布谷”地报道,山那头的云也散了去。蔚蓝色乍一映入眼眶竟颇有一丝惊奇。

 

    不知多久后,一瓶酒所剩无几。我仰头倚靠住是不是落土的坑道侧壁,启齿道:“多少天没看见晴天了?”

 

    “很久很久,足矣让我对阴雨天产生厌恶。”他舔了舔下唇继续说:“我曾经很喜欢雨天,喜欢泥土中散发的清香,喜欢那种特殊的气息,可现在一切都不同于往昔了。”

 

    我整理好帽子静心倾听,他后来又说有时候很多事物都挽留不得,或许之后的某一天这会是前进的绊脚石。

 

    “这些我知道我也无能为力,即便内心千言万语,可不能说出口。”未来不可预料,说不定哪天我便会再次捉住那只脱离我手的那只灰色兔子。

 

 

 

    我握着衣兜里从向日葵上胡乱揪下来的一把瓜子,内心莫名有股骄傲自豪感,也许因为那时候有一只蜜蜂在花瓣处徘徊。

 

    没有被炒熟的瓜子很甘甜,而且还会有回味。虽然不知道是被精心照顾的原因还是别的什么。

 

    我那时候就开始了和他在平原一处弹琴歌唱了,我们一首一首唱着,一曲一曲笑着,也会有沉闷消极的情绪,但我们能够倾听安抚。

 

    “瓜子儿好吃吗?”突如其来的疑问让我吓了一跳,我揪瓜子的时候根本没发现有人看着我,想不到他躲藏地那么神不知鬼不觉。

 

    我笑着回复道:“当然,每天晒着阳光吹着小风,果实不会差。”浇没浇水不清楚,之前我并没有来过。

 

    他想了些什么将目光暗沉下去,紧接着递给人一个安心的微笑。他也没说什么,可我却读出来:“这都不算什么,重要的是他们的生长过程。”我想没错,若是我静心不被打扰地去细致观察思索,我会看到自己。

 

    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转换话题:“你知道的,我们很默契,这是无法否定的。”我们经常将话语的意思埋藏湮没在字眼行里之间,不过这大概也证明了我们的知音程度。

 

    “是啊,心有灵犀,这太值得让别人羡慕了。”他坐在木桩上双手旋转着一根细木枝,微低着头盯着枝条,即便聊的是这样幸运的优点,语气也不免些许沉重。

 

    ……我理不清一些事物,原因很简单,没有去用心尝试,实践。因此我对这一系列的氛围是一片空白或是灰暗。

 

 

 

    我看着这本日记中简简单单的繁琐小事,它的一页页纸张早就泛黄,散发出的味道也颇有年代感,但只是在仓库放久了罢了。这本日记我只给他阅览过,他还问我:“如果要讲这些记录诉说,会不会增加情景描写呢?”我轻笑道:“这是自然,这样才能让那些很期待的人如愿以偿。在有人乐意期待的情况下……”我的声音随之暗了下去。

 

 

 

    我平时会给自己放假,不去想一些语言表达,不去想文字音乐的叙述,只是在河边走走停停,盯着一些玩游嬉戏的鱼群,寻找几只小虾小虫,这很是惬意,也增添了与大自然交谈内心的温度。

 

    小溪另一旁是树林,边缘有很多白桦树保护。它们团结聚拢,力争向上,而这时它们便不再是普通的树了。

 

    清凉的流水掠过指尖,柔和地前移,我很难分辨出它是否在运动,每一道纹理都整齐划一,紧随其后,生怕落了队伍。

 

    我和他那时候有了约定,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不繁忙的话,那就在这片被山林包裹的小溪流边汇合。

 

    就这样,起初我们都能够如约而至。可后来也不知怎么,到达的时间会相隔很长,以至于那之后都不约而同地带上趁手的乐器,在凌乱却不失秩序的风吹下奏起一首首牢记于心的歌曲。

 

    他总是夸奖我俄语讲得好,类似于——“字正腔圆”,这一类。可我心里明镜儿似地知晓自己的不足,我也知道他在激励,鼓励着我。

 

    不管什么,我还是要感谢他一直以来的陪伴。

 

    我有硬想过,若是没有遇到过他,我会遇到另一个朋友,或是一群“表面”兄弟。那群人可能不会了解我,并且到最后慢慢疏远。即便最后我们的感情已经不能再好了……现在想这些难免会条理不清晰,也很不自然。

 

    …………

 

    “朋友”之间从不确实利益利用,那是国家,机器之间的事。可人不同,他们能够看得清天空的色彩,能够触摸到叶片的清露,也能感受到生命力的生机勃勃。

 

 

 

    我缩在一旁,任由眼皮上下打架。夏季初,东北只有在中午的时候不耐热的人才会受不了这样的“酷刑”。

 

    这里有时某一天风会很大,普通的一两句话那便很难听清,所以就经常会在中午听到那么几个人在扯着嗓子问候。声音到我这里就断断续续了,但我不是很好奇,因为我根本没去期待。

 

    昏昏沉沉中,睡着了,感觉睡得并不安稳,耳旁“轰隆轰隆”如暴雨一般的风的怒号一直在脑内真真切切地回响着。


———未完———


(一个并不关于历史时政的无厘头系列,我想它应该会被以“烂尾”结束。不过可以看看这些并不唯美,新颖的片段。)

燃烧的薇洛

中苏关系概史(1949~1959)

以下是燃薇一年多来,通过阅读有关书籍与档案的产物。


中/苏/同.盟时期 中/苏关系大事表:

(中/苏同.盟时期:1950~1979)

(实际同.盟时期:1950~1964)

*注:本表只记实际同.盟时期的大事


中/苏关系的友好发展:1949~1953


中/苏正式建/交:1949.10.3

毛/泽/东首次访.苏:1949.12

《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的签.订:1950.2.14

朝/鲜/战/争:1950.10~1953.7...


以下是燃薇一年多来,通过阅读有关书籍与档案的产物。

 

 

中/苏/同.盟时期 中/苏关系大事表:

(中/苏同.盟时期:1950~1979)

(实际同.盟时期:1950~1964)

*注:本表只记实际同.盟时期的大事

 

 

 

中/苏关系的友好发展:1949~1953

 

中/苏正式建/交:1949.10.3

毛/泽/东首次访.苏:1949.12

《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的签.订:1950.2.14

朝/鲜/战/争:1950.10~1953.7

 

 

 

中/苏“蜜/月期”:1954~1957

 

斯/大/林逝世:1953.3.5

第.一.个五/年/计/划(苏.援时期):1953~1957

中/国/社/会/主/义/改/造:1953~1956

赫/鲁/晓/夫/上/台:1953.9.3

苏.联建成世界第一座核.电.站:1954.6.27

中/苏双方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苏/联/政/府关于中.苏关系和国/际形/势各项问题的联/合宣.言》及《关于日/本关系的联/合宣.言》:1954.10.12

苏.联归/还旅/顺基/地:1955

苏/共/二/十/大:1956.2

中/共/八/大:1956.9

波/匈事件:1956.10~11

苏.联援核:1957.10

 

 

中/苏出现分.歧:1958~1959

 

“长.波.电.台”事件:1958.1~8

“大/跃/进”:1958.5

“联.合.舰.队”事件:1958.7~1959.2

人/民/公/社/化/运/动:1958.8

“远/东防/空协/定”事件:1958.11

炮/击/金/门:1958.8~10

“响尾蛇导/弹”事件:1958.9

三/年/困/难/时期:1959~1961

苏联暂停援核:1959.6

中/印/边/境/冲/突:1959.8

 

 

/别屏啊…

(重发)

北筱絔暘

考试的时候摸的意识流玩意

草草,意味不明

精苏落泪

(精苏联不是精苏修(?))

后两p是原图

感觉黑白就别有一番风味

考试的时候摸的意识流玩意

草草,意味不明

精苏落泪

(精苏联不是精苏修(?))

后两p是原图

感觉黑白就别有一番风味

若安安

【时事向】假如万尼亚倒退40年

复活(?)的苏总面前,耀和米双双翻车的惨案修罗场。


01.
记者:请问琼斯先生如何看待米/国确/诊人数飙至171万,且至今没有停止的迹象,您是否认为联/邦/政/府/渎/职……
阿米:(打断)这个你应该问王耀,该负责的是他!
记者:琼斯先生,目前米/国/失/业人数已是大/萧/条后的最高峰……
阿米:(打断)我没有听清你的问题,但是你应该问王耀。
记者:琼斯先生,纽/约现在……
阿米:(打断)问王耀。
耀哥:(嗑瓜子)看在你那么记挂我的份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阿米:嗯哼?你研究出来疫苗了?
耀哥:你看那是谁。

??:(扶了扶帽子上的红星,低哑地开口)好久不见。
阿米:啊这。(战术沉默)……woc伊利亚诈尸了啊啊...

复活(?)的苏总面前,耀和米双双翻车的惨案修罗场。


01.
记者:请问琼斯先生如何看待米/国确/诊人数飙至171万,且至今没有停止的迹象,您是否认为联/邦/政/府/渎/职……
阿米:(打断)这个你应该问王耀,该负责的是他!
记者:琼斯先生,目前米/国/失/业人数已是大/萧/条后的最高峰……
阿米:(打断)我没有听清你的问题,但是你应该问王耀。
记者:琼斯先生,纽/约现在……
阿米:(打断)问王耀。
耀哥:(嗑瓜子)看在你那么记挂我的份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阿米:嗯哼?你研究出来疫苗了?
耀哥:你看那是谁。

??:(扶了扶帽子上的红星,低哑地开口)好久不见。
阿米:啊这。(战术沉默)……woc伊利亚诈尸了啊啊啊啊啊啊(咻地瞬移到耀哥身后)
耀哥:(好心提醒)虽然我也很害怕,但是你刚才还骂我毒菜呢。
阿米:(抱住耀哥的胳膊坚决不撒手)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honey,现在我们还在度蜜月呢!
??:呵呵,有趣。
阿米:(咬耳朵)所以这个红色/暴/君为什么会复活啊啊啊啊,你们不是唯物主义吗?
耀哥:我猜,是你在胜利日发表了不当言论,导致他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阿米:众所周知,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锐利的光一闪而过),honey,如果被分裂的是我,他也会否认我的功绩——
耀哥:(冷声)他不会。

??:(左镰刀右锤子,逼近)地下真冷呢,我无时无刻都在想念你……听说你这段时间过得非常不好,要不要我帮帮你?
阿米:(咳嗽)hero错了,耀你快点帮我把他搞走!
耀哥:(忍笑)把他搞到哪儿?
阿米:最好搞到欧洲去祸害亚瑟他们,实在不行搞到北极也可以!
耀哥:(安抚)好啦好啦,那是我和万尼亚一起商量着吓你的。
阿米:(眼神忽而凌厉)真的吗,我不信,他的眼睛是赤红的,就像星星之火!
耀哥:是我们一起挑的美瞳啦,是不是很好看?

02.
??:(嗤笑)美瞳是什么小布尔乔亚的东西?(指眼睛)需不需要我挖出来给你看?
耀哥:(僵住)你说什么?
此时电话响起——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
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

……
阿米:(凑过来)哦,是伊万打给你的。
露子:(难得慌张)不好意思啊耀,刚才手机突然没信号了,我马上过来!
嘟嘟嘟——
耀哥:(瓜子掉落一地,抬头喃喃)……伊廖沙?
阿米:(摊手)都说了他是伊利亚了!(重音)四十年前的伊利亚!耀你的反应也太迟钝了!

{在阿尔嘲笑我的时候,他已经走到离我两步之遥的位置,军靴碾过烟头,站定了。我疑心他有千言万语想倾诉,但他只是闭了闭眼,呼出一口气,衔笑唤我:“王耀同志。”
我打量他,不作声,就像看一棵永远挺拔永远年青的白桦树。
他的面庞冷肃如孤山上的积雪,病态的苍白,笑容则遥远而模糊,似怀念,又似冷嘲,我想伸手安慰这可怜的幽灵、曾经仰慕的老师以及悲哀而偏执的修/正/主/义者。
可我恍然意识到,我们之间隔的是一个时代――他的铁血时代已然葬身于茫茫雪原,而我的时代,或者说,属于我们伟犬理想的时代尚未来临。
这是美元的时代。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贫穷、瘟疫、仇恨无孔不入,但任何人也无法否认其辉煌而灿烂。
天神眷顾的大男孩不由分说地拉着我起舞,让我在纸醉金迷的舞池里晕头转向,周围的绅士在阴影里意味不明地窃笑。
我看到自由的铁链轻柔地将他圈绕,女神的火炬从来不应该记挂股市的悲欢。
我想停下来,我得止损,可是,谁能够不爱他独一无二的甜美而张扬呢?
“很痛苦吧?不合脚的舞鞋,如履薄冰的舞蹈,一直一直无法停下。”
我张口却无言。
“你不应该出现在我们的舞会上,脱掉你的红舞鞋吧,这样就可以停下来了。”男孩用同情的语气蛊惑。
……

——“王耀同志。”
伊利亚的声音缈远而沉静,如同从天上传来。
“耀,你说句话呀!”
阿尔仗着和我距离近,有持无恐地勾了勾我的手指,着急地催促。}


03.
{系统紧急提醒:
目标人物为“1980s的伊利亚”,羁绊值214,好感度未知,厌恶值未知。
游戏进入关键选项,建议玩家立即存档,在60秒内做出正确回答
A.“中/苏友谊万古长青”
B.“中/美蜜月,打倒苏/修”}


————————————

阿美不是害怕伊利亚,他是害怕鬼。


应该有后续吧,谁能想到我打第一段的时候阿美是152万呢(。

(噫,竟然没有选b的,我们再怎么作也是世界第一的北美小甜心这么没有牌面嘛

((acde都有人选,就是没有b是什么情况呀喂(((有b了👌(有意思的选项我都会考虑

既然这篇火了,可以看下隔壁的白雪公主吗(左耀主黑三角)(孩子冷哭了)

卑微求点击 

катюша

碎碎念

“Under the knife I surrendered

我于刀刃下向你屈膝

The innocence yours to consume

你用以伪装的纯真

You cut it away

已被舍弃

And you filled me up with hate

并以憎恨填满我心

Into the silence you sent me

你将我投入沉寂之地...

“Under the knife I surrendered

我于刀刃下向你屈膝

The innocence yours to consume

你用以伪装的纯真

You cut it away

已被舍弃

And you filled me up with hate

并以憎恨填满我心

Into the silence you sent me

你将我投入沉寂之地

Into the fire consumed

投入火海

You thought I'd forget

你以为我会忘却

But it's always in my head

但它始终盘亘在我脑海

 

You're the pulse in my veins

你是我血管里跳动的脉搏

You're the war that I wage

你是我奋不顾身投入的战斗

Can you change me?

你能转变我吗?

Can you change me?

你要改变我吗?

You're the love that I hate

你是我憎恨的爱

You're the drug that I take

你是我服下的毒

Will you cage me?

你会桎梏我吗?

Will you cage me?

夺走我的自由?

You're the pulse in my veins

你是我血管里跳动的脉搏

You're the war that I wage

你是我奋不顾身投入的战斗

Can you change me?

你能转变我吗?

Can you change me?

你要改变我吗?

From the monster you made me?

使我不再是你铸就的怪物?

From the monster you made me?

予我重生?

 

This is the world you've created

这是你创造的世界

The product of what I've become

我的一切已成定局

My soul and my youth

我的灵魂与年华

Seems it's all for you to use

看起来都只是为你所用

If I could take back the moment

如果我能夺回那一刻

I'd let you get under my skin

我会让你潜入我的皮囊之下

Relent or resist

然而我永远无力抗争

Cause the monster always wins

因为胜利总属于那只怪物

 

You're the pulse in my veins

你是我血管里跳动的脉搏

You're the war that I wage

你是我奋不顾身投入的战斗

Can you change me?

你能转变我吗?

Can you change me?

你要改变我吗?

You're the love that I hate

你是我憎恨的爱

You're the drug that I take

你是我服下的毒

Will you cage me?

你会桎梏我吗?

Will you cage me?

夺走我的自由?

You're the pulse in my veins

你是我血管里跳动的脉搏

You're the war that I wage

你是我奋不顾身投入的战斗

Can you change me?

你能转变我吗?

Can you change me?

你要改变我吗?

From the monster you made me?

使我不再是你铸就的怪物?

From the monster you made me?

予我重生?

 

My heart's an artifice, a decoy soul

我心以北是被诱的灵魂

I'll lift you up and then I'll let you go

我会带你飞升,然后予你自由

I've made an art of digging shallow holes

我已不再只是普通的潜藏于阴影

I drop the darkness in and watch it grow

我曾试着去看清它生长的轨迹

My heart's an artifice, a decoy soul

我心以北是被诱的灵魂

Who knew the emptiness could be so cold?

谁能想到空虚竟如此冰冷?

I lost the parts of me that make me whole

我已不再完整

I am the darkness

我即是黑暗

I'm a monster

我即是怪物

 

You're the pulse in my veins

你是我血管里跳动的脉搏

You're the war that I wage

你是我奋不顾身投入的战斗

Can you change me?

你能转变我吗?

Can you change me?

你要改变我吗?

You're the love that I hate

你是我憎恨的爱

You're the drug that I take

你是我服下的毒

Will you cage me?

你会桎梏我吗?

Will you cage me?

夺走我的自由?

You're the pulse in my veins

你是我血管里跳动的脉搏

You're the war that I wage

你是我奋不顾身投入的战斗

Can you change me?

你能转变我吗?

Can you change me?

你要改变我吗?

From the monster you made me?

使我不再是你铸就的怪物?

From the monster you made me?

以爱拥我入怀?

From the monster you made me?

予我希望?

From the monster you made me?

予我重生?”


莫名觉得这首歌的歌词挺适合中苏的,以后会写一个中苏的中篇……?时间不定,毕竟是学生

。

刚说过我要冲高考我就又来更新了(ntm)大概之后一段时间都是不定期出现…

有一说一苏哥你这样真的很容易被当成bt

上一次有好多小可爱给我高考加油,没一一回,在这里谢谢各位啦~

刚说过我要冲高考我就又来更新了(ntm)大概之后一段时间都是不定期出现…

有一说一苏哥你这样真的很容易被当成bt

上一次有好多小可爱给我高考加油,没一一回,在这里谢谢各位啦~

扑棱扑棱飞不起来

离巢

枯败的白桦在风的撞击下摇曳着

枝干上的鸟巢中瑟缩着一只雏儿

雏儿微微的睁开眸子

寻找的昔日里那温暖的依靠

“老师…你在哪?”

拼力拍打着自己的翅膀,渴望飞翔,也渴望重新回到那舒适的怀抱

一只雄鹰落在枝头,定定地望着雏鸟,没有出声,也没有作为

雏鸟一下下的挪动着,身上的羽毛也慢慢的生长

雄鹰无声的望着他,以这种方式给予雏鸟鼓励雏鸟一点点的成长着,却绊倒在一根翘起的枝条上,雄鹰只是看着他,用低沉的声音提醒着“小达瓦里氏,你会获得成功”

雏鸟的翅膀越来越大,脆弱的喙变得尖锐,瑟缩的利爪渐渐显露

就在鸟儿接近鹰的尾翼时,雄鹰腾空而起,飞向遥远而耀眼的阳光

鸟儿看到雄鹰的远离,也学...

枯败的白桦在风的撞击下摇曳着

枝干上的鸟巢中瑟缩着一只雏儿

雏儿微微的睁开眸子

寻找的昔日里那温暖的依靠

“老师…你在哪?”

拼力拍打着自己的翅膀,渴望飞翔,也渴望重新回到那舒适的怀抱

一只雄鹰落在枝头,定定地望着雏鸟,没有出声,也没有作为

雏鸟一下下的挪动着,身上的羽毛也慢慢的生长

雄鹰无声的望着他,以这种方式给予雏鸟鼓励雏鸟一点点的成长着,却绊倒在一根翘起的枝条上,雄鹰只是看着他,用低沉的声音提醒着“小达瓦里氏,你会获得成功”

雏鸟的翅膀越来越大,脆弱的喙变得尖锐,瑟缩的利爪渐渐显露

就在鸟儿接近鹰的尾翼时,雄鹰腾空而起,飞向遥远而耀眼的阳光

鸟儿看到雄鹰的远离,也学着挥舞自己日益硕大的翅膀

来自树林另一端的鹦鹉高傲的从鸟儿身边经过,恶意撞在鸟儿的身上

此时的鸟儿不再是幼小雏儿,没有理会鹦鹉的恶作剧,毅然起飞,火红的羽毛上五颗金黄的星星,随着雏鸟在树林中舒展着身形

林中,新的雄鹰展翅飞翔

亲亲你的小可爱

原文联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142107520

原文联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142107520

absolute zero

【苏中/中苏】金色的太阳(一)

  我尚记得我最鼎盛的时期。

  那时我穿着最华丽的朝服,坐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上,在精致的琉璃碧瓦下高傲的俯瞰脚下来朝拜我的万国,享受着亚洲甚至世界之主的荣耀,盛世的靡靡之音弥漫在空气中,周围是一片华丽辞藻堆砌的赞美之声,赞美我的河晏海清,歌舞升平。

  我爱上了这份安宁,于是我决定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打扰到它。

  就算这份安宁需要鸦片来麻痹,就算这份安宁需要去镇压那些看到了世界的人们、那些觉醒的人们,就算这份安宁有可能根本就不是真的,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终于有一天,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奇怪...

  我尚记得我最鼎盛的时期。

  那时我穿着最华丽的朝服,坐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上,在精致的琉璃碧瓦下高傲的俯瞰脚下来朝拜我的万国,享受着亚洲甚至世界之主的荣耀,盛世的靡靡之音弥漫在空气中,周围是一片华丽辞藻堆砌的赞美之声,赞美我的河晏海清,歌舞升平。

  我爱上了这份安宁,于是我决定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打扰到它。

  就算这份安宁需要鸦片来麻痹,就算这份安宁需要去镇压那些看到了世界的人们、那些觉醒的人们,就算这份安宁有可能根本就不是真的,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终于有一天,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奇怪的金属怪兽张开了血盆大口,狠狠打碎了我的虚幻的盛景,世界对我露出了凶残而贪婪的真面目,他们在我的家中肆虐掠夺,我才开始后悔我错的如此彻底,却早已赶不上世界向前的列车,被远远地抛弃在后面。

  乐极生悲,盛极必衰,我五千年的过去告诉过我,却从没人能打破。因为人人都希望安于享乐,然而现实从来都丑陋。

  这是我铭刻于心最沉重的记忆。

  太晚了。

  大清朝灭了,但我依旧活着。只是我想我大概很快就要死了,我躺在我的孩子们自相残杀以致满目苍夷的大地上,伤痕遍布了我虚弱的躯体,我将手放在被灼伤的心脏上,鲜血染红了我身下的土地

  这是我被所有的列强压榨出所有的价值后所仅剩的鲜血,就连当初还是我的学生的日本也用刺刀刺穿了我虚弱的身体,给予了我倒下的最后一击。但是没有人会为我惋惜与哀悼,因为“落后就要挨打”和“弱国无外交”。

  我自此深深地记住了这两点。

  可惜,我还是活着,不过是痛苦的活着。我不知道到底是要庆幸我强大的生命力,还是后悔我为什么不直接被列强们吞并然后彻底的放弃抵抗。我穿上了模仿西装的中山装,剪掉了我长长的辫子,开始讲起了一口中式英语,用尽我的努力去模仿与讨好列强,被迫屈膝匍匐于西方的帝国之中,仍然硬撑起傲骨怀着仇恨默默学习他们,然而我的思维一直紊乱而毫无头绪,未来只余一片茫然。

  我似乎永远失去了站起来的机会。


  直到我看到了他。

  我注意到他是因为十月一声惊天动地的炮声,那时他刚杀死了他嗜血而腐朽的父亲。他穿着一袭黑色的制服军装,胸前的徽章琳琅满目,摆弄着一支夏日的向日葵,向日葵在贫脊的西伯利亚寒冷冬天里却异常的富有生命力,蓬勃而美丽的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犹如初升的太阳。他自信、强大、傲视寰宇,根本就不用去讨好如狼似虎的列强们,甚至蔑视着他们。

  真令人感慨啊,我还记得当初小小的他穿着冬日朴质的厚重衣服,趴在我紫禁城的朱墙上,希望窥进我屋脊走兽下的重重深宫,只是那时候我根本没有注意和在乎到他,这个世界原来在我闭上眼时已经变化了那么多。我短暂的将世界浸入黑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他向我伸出了手。

“试看将来的世界,必定是赤旗的世界。达瓦里氏,你愿意加入共产主义的行列吗?”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但他金色的眼睛也在看着我,里面倒影着镰刀与锤子,我不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它深邃到连我都无法看到底部。不过透过它我仿佛看到了我的孩子们终于能幸福的生活在属于自己的土地上,再也不会有不平等与差别、战争与饥荒。漫天飘扬的红旗如火如荼的燃烧着,模糊了我的眼,我浑身的热血沸腾起来,那是我最年青的部分,也是我最有满腔激情与抱负的部分。

  我颤颤巍巍的伸出我布满疤痕的双手握紧了他的手,像是坚定了前行的方向,像是找到了唯一的依靠。

  “我愿意”


  这就是我第一次,看见我金色的太阳。

(弱弱的问,没人想看后续吗QAQ)

黄糖ovo

[恶魔×你]悬溺〈1〉

*本次出场人物:西木/中苏,不是拟人向噢

*本章字数2600+

*ooc预警

*是喜欢写作的糖,望阅读愉快


“你是我们的饲主啊,理所应当的,要留在我们身边,不是吗?”

“所以呢,想逃走吗?可没那么容易呢”


正文开始


被时间侵蚀过的房门慢慢的磨上了一层暗红的铁锈,小巷里的夕阳斜照在破旧的墙壁上,映射出了光辉,地上的破烂书包,身旁零零散散的书,还有眼前的这群人...


你捂住被踢的难受的肚子瑟瑟发抖的蹲在角落旁,手臂也在反抗过程中被墙上的灰蹭上,脏兮兮的上身连带着腿部传来的痛意让你有些头晕,你呼了一口气,忍住了万般痛意慢慢的扶着墙边准备起身...

*本次出场人物:西木/中苏,不是拟人向噢

*本章字数2600+

*ooc预警

*是喜欢写作的糖,望阅读愉快




“你是我们的饲主啊,理所应当的,要留在我们身边,不是吗?”

“所以呢,想逃走吗?可没那么容易呢”






正文开始



被时间侵蚀过的房门慢慢的磨上了一层暗红的铁锈,小巷里的夕阳斜照在破旧的墙壁上,映射出了光辉,地上的破烂书包,身旁零零散散的书,还有眼前的这群人...


你捂住被踢的难受的肚子瑟瑟发抖的蹲在角落旁,手臂也在反抗过程中被墙上的灰蹭上,脏兮兮的上身连带着腿部传来的痛意让你有些头晕,你呼了一口气,忍住了万般痛意慢慢的扶着墙边准备起身,却又被那个领头的女生一脚踢在地上。


“还能起来呢,看来是欺负的不够狠啊。”

“要不要试试点别的?”

“比如...来个脱衣直播。”


嚣张到令人发怒的语气让你实在是恼火又不甘,痛恨她们的同时也在厌恶着自己的懦弱,要不是平日里过于沉默让她们起了逗弄心理,现如今也不会落得个这样的卑微下场。


你直勾勾的盯着她们,嘴角弯起的意味不明的微笑让她们有些害怕,但领头女生只是愣住了一秒钟,片刻又重重的打了你一巴掌,力气之大竟让你生起了想死的欲望,但不会的,你发誓你会用尽一切手段让她们后悔,那怕付出一切也...


在所不惜。


“啧,还学会瞪我们了,不错不错,有长进。”

“不过...你是觉得一个没妈的孩子也有资格来藐视我们?”

“你也太好笑了点吧。”


令人恶心的笑容又一次的在你眼前浮现,几乎是恨不得她们立刻去死一般的心理,你咬着牙攥着衬衣的衣袖,心里极致的疯狂邪念早已控制住你。


领头女生沉默的看着你,似乎是没了乐趣一般,她歪着头,伸出双手探进你的衣领,纤细的手指慢慢的解开一个又一个扣子,直至那白色束缚物露出。


“还真是个没反应的木头呢。”

“这样吧,给你个机会,跪下来求我,我就可以放过你。”


女生抑制不住的露出笑容,分明是一张干净的脸颊,却因为作恶的表情而显得狰狞,邪念因恶作剧心理而被无数放大,她得瑟的看着你,眼里的鄙视意味分外明显。


你感到了莫大的羞耻,却低不下头来求饶,被羞辱的恐惧一点点的侵蚀着你的理智,仅存的勇气并不能让此时的你起身反抗起来,眼泪不自主的掉下来,却激起了女生的残虐心理。


“终于哭了啊,真是不容易呢,不过这样...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话音刚落,你就感受到胸脯上的手指在隐隐发力,你闭着眼睛等待着下一秒的来临,却听到了一声陌生的话语。


“要欺负她?还真是大胆呢。”

“或许要尝尝雷电的滋味吗?”


你疑惑的皱着眉,刚要睁开眼视线就又被一双大手给覆盖住,眨眼间你又看不见东西了,只是透过指缝隐隐约约看到了女生的痛苦表情。


西木本来飞在你的上头,抱着看热闹的心理悠闲的看完了全程,不羁的他哪怕在看到女生要脱你衣服时脸上也是一副淡淡的模样,只是当着他的面就这么轻易地欺负了他的饲主,可是让他很没面子啊。


刚打算飞下去好心救你一命的西木眨眼间就看到了自家好兄弟中苏的现身,他眨巴眼停下了动作,接着又饶有趣味的翘着腿看着脾气一如既往暴躁的中苏,西木本该平淡的眸子里此刻却明亮异常。


“看来我的饲主还挺受欢迎的啊。”


西木瞥了一眼角落里的女孩,略带嫌弃的上下打量了一番,无奈的摇摇头后又在中苏要教训人的那一瞬间里挡住了女孩的视线,无意中触碰到了女孩的额头,微微滚烫的皮肤让全身冰凉的他有些猝不及防。


你慌张的想要伸手弄开眼前的障碍,却又感受到了身旁不容忽视的压迫感,微微颤抖的身子忽然变得僵硬起来。


西木的脸上多了几分笑意,他忽然觉得女孩似乎有些好玩,起码要比之前的饲主有趣的多,像是在安抚眼前女孩一般,他不自觉的开口道。


“女孩子还是不要看这些恶心的场面要好。”


说完西木自己也愣了愣,不知为何他有些期待对面人的反应,但在看到你依旧是那幅恐惧的表情后无语的扯了扯嘴角。



......





“你...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中苏冷笑一声,身上的戾气分外明显,明显到他都不屑于掩盖或隐藏以至于让领头女生有些害怕,脚步开始不自觉的后退着,转身想要叫人来帮忙却发现身后早已空无一人。


“杀掉你。”


说话的语气像是在说一件特别平常的事情一般,但中苏脸上的表情早已变得残虐,女生睁大眼睛,显然没有预料到对方会如此直白,她强压着内心的恐惧,但却因为对方身上过强的气场让她有些腿抖,鞋子下面的小石子不合时宜的出现以至于让女生一屁股的摔在地上,手心磨蹭着凹凸不平的地面直至磨出了鲜血。


“就这破胆子,也想欺负我的人?”


天知道在中苏看到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饲主被人用这么恶劣的手段欺负时内心的怒火有多少,他心里那潭名为生气的水此时正波涛汹涌的席卷着他的整个胸腔,眼眶里侵入了几分不明不白的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怒气,引起了一场无声的海啸。


女生对上中苏的视线,想要开口求饶却在下一刻被莫名出现的闪电给劈中脸颊,漂亮的脸蛋瞬间被撕裂一般,血渗着皮肤流到了嘴角边,不规则的血液痕迹使得本来干净的容颜瞬间变得面目全非,鼻腔里残留的血腥味混杂着一丝铁锈味,她大声尖叫着,生理盐水不自觉的流在脸上连带着血液一起搅乱着,她带着哭腔,试图引起这个眼前莫名凶残的人的一丝怜悯。


中苏脑子里还思索着要怎么解决掉这个没用的女人,又听到了背后传来的熟悉声音。


“中苏,够了。”


中苏像是没听到一样,还是站在前面释放着雷电,毕竟对他来说,看着懦弱的人类在他眼前痛苦不堪似乎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呢。


西木皱起眉头,倒不是他想放过那个女人,只是现在还处于人类世界,而且当务之急应该是把饲主给照顾好,至于那个该死的女人,来日方长,他不着急。


他可以,慢慢玩。


西木思索着虐待女人的一千种方法,却被你猛地伸手推开,你抬头寻找着领头女生的身影,却发现她的脸变得破烂不堪以至于让你有些恶心,止不住的血液顺着身体流进了地面,脸颊像是拼图一样,勉勉强强的拼凑在一块一般,令人发恶。


你目光不明的看着女生面前的高个子,似乎...不是人类呢。


是怪物吗?


只是他背对着你,你实在看不清他的真实模样,但意外的,你并不害怕这个怪物,些许是因为他帮你欺负了这个令人讨厌到极点的女生吧,你看着她痛苦的容颜,竟生出了几分不明的快感,人性本恶向你袭来,就像一只只蚂蚁一样不断的啃噬着你的神经,直至把你吞噬入腹。


西木看了你一会,上前抓住了你的手腕,又把视线移到中苏身上。


你才注意到身旁的这个不明物体,不知所措的任由他抓住你的手腕,你张着嘴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明明应该感到害怕却又丝毫不畏惧。


西木似乎察觉到了你的目光,转头对你微微一笑后又恢复了那幅漫不经心的模样。



“我的饲主啊,好好看着那个恶心女人的模样吧,记住今天,以后...”

“可不会再有这么不长眼的东西爬到你面前了。”




——————————————————未完


会有后续的吧...如果你们喜欢的话



空游
快乐补档(5) 现在想来可能逐...

快乐补档(5)

现在想来可能逐渐变得爱磕无差向了吧 这对我真的好久没碰了

快乐补档(5)

现在想来可能逐渐变得爱磕无差向了吧 这对我真的好久没碰了

稳de雅痞

火速填坑×

火速完结×

火速烂尾√

火速填坑×

火速完结×

火速烂尾√

青竹枫雪

【成历乙女向】他们觉得你是什么样的人2

·严重ooc预警,无脑小甜饼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上课摸鱼产物

·前篇在首页里能找到


波刚

“小小的,很能吃,但没我能吃。”

“我说的和咒蓝一样?”

“这可不一样,我的小姑娘。”


芭莎

“自私而自大,人类都是这样。”

“但你比那些人类好得多。”

“我的王国变成了废墟,你这里便是我的新王国”


中苏

“当然是傻的”

“生气了?要和我一起排练话剧吗”

“我是罗密欧,你是朱丽叶”


塔拉

“我的傻皇后。”

“洋葱?亲爱的,你是不是忘记我已经解除那个该死的魔...

·严重ooc预警,无脑小甜饼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上课摸鱼产物

·前篇在首页里能找到




波刚

“小小的,很能吃,但没我能吃。”

“我说的和咒蓝一样?”

“这可不一样,我的小姑娘。”

 


芭莎

“自私而自大,人类都是这样。”

“但你比那些人类好得多。”

“我的王国变成了废墟,你这里便是我的新王国”

 


中苏

“当然是傻的”

“生气了?要和我一起排练话剧吗”

“我是罗密欧,你是朱丽叶”

 


塔拉

“我的傻皇后。”

“洋葱?亲爱的,你是不是忘记我已经解除那个该死的魔咒了?”

“果然是傻子,不过没关系,有我在”

 

 

 


外话

波刚:谈恋爱吗?把你当储备粮的那种

芭莎:懂吗?懂就去买水产回来,我的王国怎么可能连鱼都没有

中苏:不喜欢这个?那我们试试主仆play?

塔拉:别这样亲爱的,就算我不怕洋葱你也不能在睡前吃这个,大蒜也不行

坎竹

尝试相杀……(滤镜教我画画)

(百度,保密画质,我瞎了,就酱紫吧,安详躺平——)

后面是一些沙雕,我菜死了。

科研人员真的太强了,辛苦了!(看完89重机枪诞生原因的感叹)

尝试相杀……(滤镜教我画画)

(百度,保密画质,我瞎了,就酱紫吧,安详躺平——)

后面是一些沙雕,我菜死了。

科研人员真的太强了,辛苦了!(看完89重机枪诞生原因的感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