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丸山隆平

30万浏览    10963参与
悲伤青蛙冷星
画了今天编年史的新企划🖤🧡...

画了今天编年史的新企划🖤🧡💙!这个企划意外的好看!


桌壶球少年(大叔

画了今天编年史的新企划🖤🧡💙!这个企划意外的好看!


桌壶球少年(大叔

-🍏宇都山令🍊-

 半 成 品

高知仓丸情报令人死亡

 半 成 品

高知仓丸情报令人死亡

星期六魔王

小破站中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maru知道你这么黑他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屎尿屁杰尼斯真是名不虚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maru放了个像直升机一样的屁】


小破站中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maru知道你这么黑他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屎尿屁杰尼斯真是名不虚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maru放了个像直升机一样的屁】




危险小鼠🐭
偷跑一下 给组里画的封面🤤

偷跑一下

给组里画的封面🤤

偷跑一下

给组里画的封面🤤

小大甜度100分

即使身体已经改变2

人设救不回来了,我放弃了。

基本是砍掉重练级别的。


大仓忠义没见到安田章大的第一天就联系了村上信五,毕竟他难得的休假前一晚恋人却从家里失踪,唯一的解释就是安田章大落到了村上信五手里。等到凌晨两点的大仓忠义毫不犹豫的把电话打给了村上信五,他知道对方肯定还醒着。

“yasu是在我这边,我给他约了手术”村上信五的声音完全听不出是凌晨,感觉是下午两点的状态。

“干嘛非得在我休假的日子把他带走啊”确认了恋人果然没出事的大仓忠义的声音因为困意变得黏糊糊的。

“你小子个废物,想让我弟弟断手多久啊?”村上信五这时火气突然上来了

“怎么就断手了”大仓忠义还是哼哼唧唧“我难得休假却一天都看不到...

人设救不回来了,我放弃了。

基本是砍掉重练级别的。



大仓忠义没见到安田章大的第一天就联系了村上信五,毕竟他难得的休假前一晚恋人却从家里失踪,唯一的解释就是安田章大落到了村上信五手里。等到凌晨两点的大仓忠义毫不犹豫的把电话打给了村上信五,他知道对方肯定还醒着。

“yasu是在我这边,我给他约了手术”村上信五的声音完全听不出是凌晨,感觉是下午两点的状态。

“干嘛非得在我休假的日子把他带走啊”确认了恋人果然没出事的大仓忠义的声音因为困意变得黏糊糊的。

“你小子个废物,想让我弟弟断手多久啊?”村上信五这时火气突然上来了

“怎么就断手了”大仓忠义还是哼哼唧唧“我难得休假却一天都看不到yasusu吗?算了那我也去大阪吧”

“滚蛋,在家等着,yasu手术完了我给人送回去”村上信五准备挂电话“敢踏入大阪我就让你没法活着回东京”

 

 

大仓忠义毫无办法,村上信五毕竟是吉/本/黑/帮,真的能让他死在大阪。他这个政府智囊当的可以说是非常窝囊了,没假期没地位,唯一的可取之处就是工资真的还不错。最可悲的是实权家长村上一直对他没什么好气,后来他大致明白了可能跟他和横山裕是关系很好的同事有关,平心而论横山裕对他真的很不错。他断断续续地听说了横山裕和村上信五恐怕是有那么一大堆陈芝麻烂谷子但是谁也不服谁的往事,大仓忠义只想表示冤枉,和横山裕绝交和村上信五交好才是一笔好买卖。

 

说起来他们这伙人里他是最晚加入的一个,安田章大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就认识横山裕了,那些年发生的事儿他都是后来零零碎碎的听到的,丸山似乎是初中的时候和这帮人结识的,所以也有很多共同的故事,不过横山丸山和安田三个人的叙事方式完全不同。横山的版本里出现村上他就会开始捂脸,然后话题就被岔开了,但偏偏没有村上的故事横山的记忆都很模糊;丸山喜欢在关键时候突然戛然而止,比起讲故事倒不如说他就是单纯的想气大仓;安田的版本就更要命了,他的故事总是没有重点,喜欢加入他当时饲养的宠物信息,还喜欢在最后问一个大仓没法回答的问题,信五哥怎么就不理横山哥去当黑/帮了呢?

大仓忠义其实很想去问村上信五但他不敢,毕竟村上少有的几次见他均是一脸嫌弃。大仓忠义真的委屈,他其实很愿意杀/了横山裕去讨好村上的。

 

 

 

就这样大仓忠义不得不度过了一个没有yasusu 的休息日,然后再次投入工作之中,直到半个月都没有看到安田回家,大仓忠义开始怀疑村上信五是不是打算软/禁安田章大让他俩分手。

“喂,你还想把yasu扣下吗?还给我”已经足足两周没有见到安田的大仓对着村上信五一点耐心也没有,完全忘记了对方的身份自己恐怕是惹不起

“哈?他早就回东京了,开什么玩笑”村上的反应令大仓措手不及

 

 

 

大仓忠义冒着生命危险把横山裕和村上信五召集到丸山隆平的店里。

大仓最后一个进来的时候,清晰的看见丸山用口型对着他爆粗口。

大仓仔细观察了一下,感觉其实情况倒也没到剑拔弩张的地步,至少横山裕和村上信五应该不会下一秒掏出/枪/把对方爆/头。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新仇旧恨”大仓忠义因为三周没有安田章大的任何消息直接退化成身长一米八的女高“反正你们都得帮我找yasusu”

“就你还受雇于政/府?”村上信五一个老大的白眼“连yasu都找不到”

“都一样吧,”横山裕倒是显得气定神闲“我们的方式找不到人,你的方式也找不到人。”

村上信五上手就拍,大仓忠义确定横山裕只要大脑没有义体化这一掌能打得他脑震荡。

横山裕好像恶作剧得逞一般更开心了,“疼吗?我脑壳部分做了义体化”

“哼,差不多吧”村上的手转了转自己的手腕,看转动速度就知道一样是人造替代品。

“你们俩换个地方变戏法吧,这年头身上有个能拆下来的部件又不稀奇”大仓忠义又口出狂言“yasusu可是失踪了啊”

“我可以把你叫他yasusu的视频放到网上,他回来会不会打烂你的脑壳我就难说了”丸山隆平提了今晚第一个建议。

“也行,只要yasusu能回来”

村上信五这次拍的是大仓的普通脑袋,确实疼得他眼中冒泪。

丸山凑上前对着大仓的脑袋抚摸了几下

“你,放,开,我,我是yasusu的”大仓忠义捂着脑袋满地打滚

 

 

 

“这个事得这么想”横山裕把话题拉了回来“yasu是自愿离开还是被谁带走了”

“你们别看我啊,”村上信五发现四双眼睛都盯着自己“我早就去查过了,可不是我的仇家干的,敢绑我弟弟是不要命了吗?”

“是你认识的妖精把yasu带走了吗?”大仓忠义怒视丸山隆平

丸山隆平一口茶全喷在了大仓忠义脸上。

大仓咬牙切齿,丸山表示先撩者贱。

“不过小章如果是自己走的话,他肯定还是会回来的吧,大块头你就不能再等等吗?”

 “我不管啦”大仓忠义开始蹬腿“yasusu居然会离开我,他居然不爱我了”

村上信五得意一笑“那可真是宇宙无敌的好消息。”

“所以现在还查不查了?”横山裕问

“当然得查啊,yasu这可是人间蒸发。”

 

 

 

 

Tbc


-🍏宇都山令🍊-

都是同一张图

就是在玩滤镜

都是同一张图

就是在玩滤镜

鲑鱼凉拌面🎸

*手描注意*💚🧡

太久不画画了自己改个图爽爽x

大概是柏木小宅男对maruko的一见钟情💘


*手描注意*💚🧡

太久不画画了自己改个图爽爽x

大概是柏木小宅男对maruko的一见钟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