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丹东

23797浏览    8756参与
凌叁零柒/.

当熙熙想让大华给他唱怎么了没什么的时候

我感觉我应该是原创

内容纯属娱乐

🈲止上升正主!!

———————————————


“哥哥~”

“熙熙,今天咋了,主动叫哥哥啦”

“抱抱~”

“好好好,哥哥抱”

“哥哥,我想听你唱怎么了,没什么”

“可是哥是烟嗓啊,唱不上去高音呐”

“我就是想听嘛”

“熙熙呀,现在都晚上11点多了,明天还有演出呢”

“嗯~,我想听嘛”

“这么晚了,扰民,乖”

“老公~”

这句话仿佛一股电流,直接击中何九华的心脏

“唱!现在就唱!”

“怎么了,怎么了,还好有你们陪我。没什么,没什么,在心里不用说……”

何九华的声音,成熟中夹杂着一丝青涩

“熙熙~,我唱都唱完了,是不是...

我感觉我应该是原创

内容纯属娱乐

🈲止上升正主!!

———————————————


“哥哥~”

“熙熙,今天咋了,主动叫哥哥啦”

“抱抱~”

“好好好,哥哥抱”

“哥哥,我想听你唱怎么了,没什么”

“可是哥是烟嗓啊,唱不上去高音呐”

“我就是想听嘛”

“熙熙呀,现在都晚上11点多了,明天还有演出呢”

“嗯~,我想听嘛”

“这么晚了,扰民,乖”

“老公~”

这句话仿佛一股电流,直接击中何九华的心脏

“唱!现在就唱!”

“怎么了,怎么了,还好有你们陪我。没什么,没什么,在心里不用说……”

何九华的声音,成熟中夹杂着一丝青涩

“熙熙~,我唱都唱完了,是不是得给我一点奖励啊~”

“你...你要什么”

“我什么都不要,我要你”

“啊啊啊!何九华别动我!!”

(完结撒花🌚,因为后面老何不让我写,他说我要是写了他叫九南Ko我😭,你们就自行脑补吧ᥬ🌚᭄)

辽家兔崽子
我真的会谢▄█▀█●~%?…;...

我真的会谢▄█▀█●~%?…;# *’☆&℃$︿★? 

我真的会谢▄█▀█●~%?…;# *’☆&℃$︿★? 

辽家兔崽子

求求了(*꒦ິ⌓꒦ີ)

我求求了,我真的求求了(*꒦ິ⌓꒦ີ)咱能别瞒/报吗?咱都给报出来,你都给报出来,你不能咋的,省里还能多给你点儿支援,快点儿好。你这不仅整得人心惶惶的,还激起民愤


我本来都不想说了,后来听说辽东学院出来疫情报给市长,市长没往上报,辽东学院火了直接报给省长了。那我也吐槽吐槽。就我在酒店隔离期间,我们班无症状的就有25个人确诊的就有4个,那新冠源头的那个班呢?那不更惨吗?就我知道一个班级24号那天没发烧来学校的就9个人。他才报了多少个人?

我求求了,我真的求求了(*꒦ິ⌓꒦ີ)咱能别瞒/报吗?咱都给报出来,你都给报出来,你不能咋的,省里还能多给你点儿支援,快点儿好。你这不仅整得人心惶惶的,还激起民愤



我本来都不想说了,后来听说辽东学院出来疫情报给市长,市长没往上报,辽东学院火了直接报给省长了。那我也吐槽吐槽。就我在酒店隔离期间,我们班无症状的就有25个人确诊的就有4个,那新冠源头的那个班呢?那不更惨吗?就我知道一个班级24号那天没发烧来学校的就9个人。他才报了多少个人?

辽家兔崽子
5月24日0-24时,辽宁省无...

5月24日0-24时,辽宁省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11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均为丹东市报告;新增1例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为大连市报告。解除医学观察本土无症状感染者20例。


大白再见  

大白你好

(*꒦ິ⌓꒦ີ)刚送走大白,支援队伍又来了

5月24日0-24时,辽宁省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11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均为丹东市报告;新增1例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为大连市报告。解除医学观察本土无症状感染者20例。



大白再见  

大白你好

(*꒦ິ⌓꒦ີ)刚送走大白,支援队伍又来了

辽家兔崽子

我赌你不知道的升压药(丹东)

*我整理这些是为了让我们牢记历史不忘使命,不是地域黑,我就是丹东人

*地域黑左上角慢走不送

*如有补充或错误请亲们指出

*占tag致歉


1.“东北八景之首”锦江山公园:

位于辽宁省丹东市锦江山上。原名镇江山公园,始建于1905年,1965年改为锦江山公园。1905年,日/本僧人在山上建了临济寺,继而日/本人又把在本溪湖战/死的将士骨灰移来,并在锦江山上修建了日/本神社、八幡宫和忠魂碑。1912年满铁株式会为租界地日/本人在锦江山开辟休息游玩场所。


(总结:甲午战争后日/本人占据辽东半岛时为游玩建的锦江山公园,并将日/本侵/略者尸/体埋于此地进行祭祀)...


*我整理这些是为了让我们牢记历史不忘使命,不是地域黑,我就是丹东人

*地域黑左上角慢走不送

*如有补充或错误请亲们指出

*占tag致歉




1.“东北八景之首”锦江山公园:

位于辽宁省丹东市锦江山上。原名镇江山公园,始建于1905年,1965年改为锦江山公园。1905年,日/本僧人在山上建了临济寺,继而日/本人又把在本溪湖战/死的将士骨灰移来,并在锦江山上修建了日/本神社、八幡宫和忠魂碑。1912年满铁株式会为租界地日/本人在锦江山开辟休息游玩场所。


(总结:甲午战争后日/本人占据辽东半岛时为游玩建的锦江山公园,并将日/本侵/略者尸/体埋于此地进行祭祀)





2.日/本碑俄/国坟:

位于辽宁省丹东市九连城。日/本碑是俗称,原名“鸭绿江战绩碑”,在其附近则是俄/国坟,二者同为日俄战/争遗迹。日/本碑是1906年日/本军队为“纪念”九连城战役修建。正面刻有“鸭绿江战绩”五个大字,背面刻有日/军用日文所撰写的战争经过的碑文。主要是讲述“日俄战争”的第一仗九连城战役。1916年,石碑被“日/本满洲战线保存会”移建现址,保存至今。  

1907年,沙/皇俄/国为了祭奠在日俄战争中阵亡的将士,在九连城修建了一座公墓。


(总结:日俄战争中的侵/略者无论是赢的一方还是输的一方都在中/国境内留下了耻辱的标志)





3.鸭绿江上第一座桥“鸭绿江断桥”、“中朝友谊桥”鸭绿江大桥:

位于辽宁省丹东市鸭绿江上。1905年,日本侵/略者为掠夺中国,强行在鸭绿江上修建了这座大桥。1950年11月8日美/军为切断我方供给线,美/军飞机多次对大桥狂轰滥炸,第一桥被炸毁,成为废桥。 中方所剩四孔残桥保留下来,被称为“鸭绿江断桥”,习惯称为“断桥”。

1937年4月,日/本殖/民统治者又在“断桥”上游不足百米处建成第二座铁路大桥,即现在的“中朝友谊大桥”。


(总结:我们引以为傲的“中朝友谊桥”和被美/军炸掉的“断桥”其实都是小日子当时为侵/略中/国建的)







降压药

1.锦江山公园后修建了“辽东解放纪念塔”和“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动物馆、儿童乐园、具有地方文化特色的袖珍文化园还有锦江亭、水榭、九曲桥等都是解放后由中/国人自己建的



辽家兔崽子

市里安排的国家2级心理咨询师唉,有点受宠若惊

不过话说我隔离前开玩笑的说了句,咱隔离回来都得进三院。这个主任就是丹东三院的唉。阿这

市里安排的国家2级心理咨询师唉,有点受宠若惊

不过话说我隔离前开玩笑的说了句,咱隔离回来都得进三院。这个主任就是丹东三院的唉。阿这

辽家兔崽子

闺蜜的头花2.0

第一张是我想要参考的……结果做出来就成了……呃……

就让我亲爱的闺蜜(安徽人)感受一下东北银的热情

闺蜜的头花2.0

第一张是我想要参考的……结果做出来就成了……呃……

就让我亲爱的闺蜜(安徽人)感受一下东北银的热情

一口羊233

谁能拒绝可可爱爱的小头像~

谁能拒绝可可爱爱的小头像~

辽家兔崽子

我今天想了一下午,丹东挺暖和的啊。今天下冰雹了这合理吗(๑•̌.•̑๑)ˀ̣ˀ̣

我今天想了一下午,丹东挺暖和的啊。今天下冰雹了这合理吗(๑•̌.•̑๑)ˀ̣ˀ̣

鸭绿江边的养鸽人

虽然但是除了我真的有人会产丹东的粮吗.....

虽然但是我们也是有护卫舰的啊啊啊(丹东舰)

虽然但是我们也是有护卫舰的啊啊啊(丹东舰)

辽家兔崽子

今天是我在酒店隔离的第21天,明天,就可以跟这里说拜拜啦。

(p4:我是第16号怕自己忘了就做了个小牌儿挂包上)

今天是我在酒店隔离的第21天,明天,就可以跟这里说拜拜啦。

(p4:我是第16号怕自己忘了就做了个小牌儿挂包上)

冥火君

   P1浅秀个儿子吧

   P2,3前几天被隔离在酒店时拍的鸭绿江,就浅水一下下吧;)

   P1浅秀个儿子吧

   P2,3前几天被隔离在酒店时拍的鸭绿江,就浅水一下下吧;)

辽家兔崽子

你看着天空多美呀!就像我们今后多彩的人生。你看这阳光多耀眼呀!就像眼前的希望。

你看着天空多美呀!就像我们今后多彩的人生。你看这阳光多耀眼呀!就像眼前的希望。

鸭绿江边的养鸽人

近期真的很压抑的说.....

我有个姓林的同学,他小区出了个阳性,被转移到隔离点去了

然后当天晚上就....崩溃了

那天连数学作业没交老师都保持理解态度

明明他是个很乐观的人,可见这份恐惧对他的冲击之大

我不知道他的心情,只是祝福他能挺下去,不要做过激的事情

昨天有很多吉林来的大学生来丹

我的父亲负责转运他们(不是司机哈)

途中几个学生崩溃,吵嚷着要下车,我父亲只得劝他们“你们才大学没毕业,不要因为年轻做冲动的事”

因为只要他们一下车,警察就会立即赶过来,如果被拘留,那便会留案底,到时候哪个公司会要他们呢?

如果里面有一个阳性,还下了车,疫情必定会反弹,那样会被丹东人指着鼻子骂的,将近三百多万人,如果一起......

我有个姓林的同学,他小区出了个阳性,被转移到隔离点去了

然后当天晚上就....崩溃了

那天连数学作业没交老师都保持理解态度

明明他是个很乐观的人,可见这份恐惧对他的冲击之大

我不知道他的心情,只是祝福他能挺下去,不要做过激的事情

昨天有很多吉林来的大学生来丹

我的父亲负责转运他们(不是司机哈)

途中几个学生崩溃,吵嚷着要下车,我父亲只得劝他们“你们才大学没毕业,不要因为年轻做冲动的事”

因为只要他们一下车,警察就会立即赶过来,如果被拘留,那便会留案底,到时候哪个公司会要他们呢?

如果里面有一个阳性,还下了车,疫情必定会反弹,那样会被丹东人指着鼻子骂的,将近三百多万人,如果一起骂他们,真的能承受的住吗?

我们都理解他们,可是不能因为他们而让丹东停转对么?

如果你是里面其中一人,我想对你说:“好好隔离,你们不是孤立无援,你们的背后还有丹东人民,我们为你们加油”

大概就这样吧就

占tag致歉sorry!!!



鸭绿江边的养鸽人

问问,纯属问问

丹东是辽东还是辽南?

你说辽东吧,她接壤大连,况且气温和大连也很相似,也算是辽南

你说辽南吧,她之前还是辽东省省会,你说这就......离大谱

*眉头紧皱

丹东是辽东还是辽南?

你说辽东吧,她接壤大连,况且气温和大连也很相似,也算是辽南

你说辽南吧,她之前还是辽东省省会,你说这就......离大谱

*眉头紧皱

不喝可乐从我做起

【1789/丹闸】雪夜

*私设众多,历史不严谨,人物是1789音乐剧的而不是历史的。就当是在1792年的一个冬天。


---人们都说,在坟墓里可以得到安宁,坟墓和安宁是一件事。如果真的是这样,我躺在你怀里就像躺在地底下一样。你就是一座恬适的坟墓,你的嘴唇是丧钟,你的声音是我的挽歌,你的胸脯是我的坟丘,而你的心就是我的棺木。(毕希纳 丹东之死)


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公墓是留给所有人的归处。在雪夜里,这种感觉只会尤为深刻。

纷纷扬扬的大雪被激烈的风夹裹着漫天飞舞,走在路上的行人无不把头深深的埋进围巾里,手也插在兜里,匆忙且艰难的往自己能住上一晚的落脚点行走。这其中只有一种人还能无所知觉的大...

*私设众多,历史不严谨,人物是1789音乐剧的而不是历史的。就当是在1792年的一个冬天。




---人们都说,在坟墓里可以得到安宁,坟墓和安宁是一件事。如果真的是这样,我躺在你怀里就像躺在地底下一样。你就是一座恬适的坟墓,你的嘴唇是丧钟,你的声音是我的挽歌,你的胸脯是我的坟丘,而你的心就是我的棺木。(毕希纳 丹东之死)



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公墓是留给所有人的归处。在雪夜里,这种感觉只会尤为深刻。

纷纷扬扬的大雪被激烈的风夹裹着漫天飞舞,走在路上的行人无不把头深深的埋进围巾里,手也插在兜里,匆忙且艰难的往自己能住上一晚的落脚点行走。这其中只有一种人还能无所知觉的大敞着胸怀瞎晃,这种人就是酒鬼。

正迷迷糊糊走在路上的这个酒鬼也算是大名鼎鼎,可惜现在路人无暇关注,他自己也不甚清醒。若是有熟悉的朋友在,势必是要调笑他一句:“终于愿意从女人暖烘烘的胸脯上下来了,丹东?”

然而,这里暂时没有他的熟人,酒气带来的温暖还包围着他,他脸上泛着红色的酒晕,酒催眠了他的神志,模糊了现在的时间。丹东在迷醉之中居然感到一片温暖和柔情。

在这种昏昏乎乎的感觉中他放弃了思考,任由身体带着灵魂游荡,至于最终人们会在哪里发现酒醉的丹东,那只能靠天意了。

最后,在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见一片墓碑。这里大抵是哪个公墓,对于醉酒的丹东来说,不失为一个好去处。他跌跌撞撞,四处摸寻,酒醉让他眼前昏花,完全看不清墓碑上写的都是什么,只好一个个上手去摸。

至于这样最后到底能找到个什么——至少能打发打发晕晕沉沉的时间。他就这样半醉半醒的在墓碑之间行走着。

有一个墓碑是突然自己送进他手里的。如果他有幻觉,那个墓碑就会自己跳着舞到他手底下来。丹东靠触感辨识着一切。然后,他的心就像破碎了的酒瓶子,直直往漆黑的湖里沉去。沉下去也很正常,在这个湖里,就是洁白的羽毛也会漆黑的沉下去。这个湖的名字叫人害怕。丹东也不愿意那个词从他嘴里落出来。清醒着的时候他大叫大嚷,有雄狮一样的勇气,醉了,倒服了个软。他跌跌撞撞的从墓碑之前走开。

这时,他终于看见另一个人。

一个正对着他的墓碑的墓碑也在雪里立着。雪把碑顶都淹没了,也落了墓碑前的人一身。但是,那人倒是没被淹没,他似乎是在那里等人,又显出几分百无聊赖来:不知道是等得实在太久,还是其实本就没有目的。丹东被他深深吸引住了目光:是谁把他抛弃在这里?他看起来简直就像孤寂本身,马上就要在雪里被掩埋。

看他身上夸张的深蓝色礼服,故作优雅的马裤,放在一边的高礼帽上做作的点缀着羽毛,雪地之上,露出帽顶的一点黑色,往上又恢复了洁白,是羽毛的洁白。这是典型的贵族服饰,丹东已经很久没看见过了,在雅各宾派执政的现在,就算有贵族落网之鱼,也对这副行头避之而不及。

答案很明显:这个人是被时代和人民抛弃在这里的。因此,那些漫长和深远的孤寂就有了解释。

哎呀,丹东突然闷笑出声,自己也开始一看到贵族就要大喊大叫“拖出去绞死”了,但是现在,谁知道断头台上将要洒落的血属于谁?也许下一个就是他自己。

他猛地踩进一个雪坑,堆积的雪蔓到小腿处,冻得他狠狠一激灵。

丹东抱起双臂打着哆嗦,然而在鹅毛大雪之后,对面墓碑那,被雪淹了一小半的人依然那么斜斜的倚着,手上的书又翻过一页。这时丹东突然起了兴趣,想要知道他手上到底拿了本什么书,是卢梭呢,还是神学启蒙?如果是《学者报》,那么他就宣布现在他要开始嫉妒让皮埃尔。这种兴趣是大醉特醉的酒鬼所特有的那种固执探究心理,毫无理智可言,非要找到一个答案不可。于是,丹东费力地把脚从雪坑里拔出来,尽力悄无声息地向这个人走去。其实,在暴雪之中,就是他每一步都重重跺脚,也没人能听见,但是丹东还是越靠近就越放轻动作,到最后几乎是蹑手蹑脚了:连丹东自己酒鬼的脑子都开始迷惑了,怎么,难道我是怕惊动了一个大雪下公墓中的幽灵吗?

丹东刻意地绕到这个人后面,他看上去毫无察觉,依然低着头,手指搭在书页上。蓝色的发带把他中场的黑色卷发绑了起来,让他从身后看上去依然风度翩翩。

丹东微笑起来,伸出手,从身后重重拍了他一下,接着凑上前紧紧搂住他的肩膀:“这位公民,您怎么还端坐在这里?广场上正在处死贵族呢!”

这位公墓幽灵被猛然惊动,书页从他手指间滑落,随着封面啪的一声落下,书在他手中合上了。于是标题落入正好探过头去的丹东眼里,上面只有两个德语词“Dantons Tod”(丹东之死)。

黑色的字母如同教堂撞钟般锵然作响,撞在丹东的脑门上,让他松开手踉跄着后退几步。冷汗从他的前额流下,凝结在脸上,他猛然清醒过来,看向抱着书站起来靠在墓碑上的人,那双焦糖般的双眼也正庄重地望着他。

“不,”幽灵缓缓说,“已经结束了。”

这个人,或者是一个幽灵,又或者是一个幻境--总之,他让丹东感觉到熟悉。

“您是......”他犹豫着,就好像在情妇那过完夜之后发现自己搞不清对方的名字一样感到仓皇。

“好久不见,丹东。”对方兀自说着,露出一个出于礼貌的客套微笑,随着话语带来的轻微震动,他身上的积雪也簌簌落下。暴风雪略微有些阻隔了他们的视线,不过对方马上就走近了,动作优雅的伸手和他握了握。

“我已经在这里等你——或者你的朋友们,随便谁——等了很久了。”

他的手温暖如春。丹东凝视着他甜蜜的双眼,苍白而俊朗的面容,从他毫不遮掩的风度里猜想他也许是个立场坚定作风强硬的贵族。过去的几个月里,他和这群贵族无数次在战场上用眼神远远地互相谩骂。

不过此时,他们之间只有簌簌的落雪声。

“晚上好。”丹东喃喃着回答,“您在这里做什么?怀念过去吗?”

“那么您呢,”昔日贵族微微冷笑,“来为自己预订位置吗?”

疲倦涌上心头,丹东只微笑着说:“您一定已经身首异处了,否则怎么能说出这样冰冷的话语?”

对方松开手,冷冷看了他一眼:“没有话语比断头台更冰冷,尤其是它连孩子也一样杀害的刀锋。”

“我无意争吵。”丹东申明,“能够逃脱断头台那疯狂血腥的阴影在此处休息一下,对你我都好。”

“您知道自己在往哪里逃脱吗?”年轻强硬的贵族挑起眉头。

“知道的不能更清楚了,”丹东大笑起来,上前一步,几乎是贴着他在说话了:“如果坟墓都像您一样温暖,我很乐意在这里长眠一段。”

“您还真是不晓得恐惧为何物啊。”年轻的贵族深深凝视着他。

“我该恐惧什么呢?”丹东说,“您难道是个阴影吗?恐怖而庞大,笼罩着,驱散后又袭来。”

年轻的贵族摇摇头,竖起一根食指立在他面前:“我从这数百年的历史中走来,我不是坟墓,也不是幽灵。丹东,我早就警告,你们会自食其果的。”

“哈、哈、哈,”丹东说,“您难道以为我害怕的是自食其果吗?……”

他不再辩驳,而是更凑近一点,亲吻了一下这位贵族的嘴唇。那双焦糖色的眼睛微微睁大,接着略有怒意地望着他。

“看,”在分开的时候,丹东说,“我是不是亲手敲响了自己的丧钟?我是不是甘之如饴地向您走来?”

“您越界太过了。”对方伸手擦了擦嘴唇,有些恼怒地说。

“我想我记起您的名字了。”丹东说,“拉扎尔德佩罗公爵,晚上好。”

“那可真是我的荣幸。”拉扎尔冷淡地说。

“我一直记得您的眼睛。”丹东继续说,“我看见纳塞河在其中流淌。”

拉扎尔望着他,显然被这句话取悦了。

过了一会,丹东再次凑过去,拉扎尔后退了一步,但是靠到了墓碑上。丹东温柔而缠绵地吻着他,手指在他胸脯上游走,先是落在他的心口,接着往上,抚摸着他颈间的伤痕。

“这是……”丹东的力道越发轻柔。

“是的,这是断头台刀锋的痕迹。”拉扎尔并不躲闪,只是把目光移向天空。

丹东也抬头看了一眼:“雪停了。”

“还会再下的。”拉扎尔垂下眼,“广场那边是什么声音?”

丹东轻笑一声:“革命的声音。……好吧,是群众的欢呼。火焰一烧着就势不可挡。”

他们停下亲吻之后,就以拥抱的姿势靠在雪地中的墓碑上,一起看着远处,亲密得不像是任何一种敌人。反而像是是被先后扔进历史垃圾堆里的两个石子,所以现在才会偶然又必然的靠在一起。

丹东感觉到一种特别的孤寂,于是更加抱紧了温暖的拉扎尔一些。

拉扎尔说:“我建议你还是先祈祷等会在雪地里还找得到回去的路吧。”

丹东没有接话,反而轻轻拍了一下现在靠着的墓碑问:“这是你的吗?”

拉扎尔抿起唇,然后又突然露出一个笑容:“你应该问,刚刚你走过的那个墓碑又是谁的?”

“是谁的?”丹东下意识顺口问出来,但又在话一出口就得到了答案。

他转过头看去,没有了落雪的遮掩,Danton这几个字母深刻可见。

“就算等会雪又下起来,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雪还是会停的。”

过了好一会,丹东才说。

拉扎尔还想说什么,但是丹东再次抱紧了他,亲吻着,解开他的衬衣:“亲爱的拉扎尔,你就别和一个将死之人计较了。”

“我可不会为了一个叛军哀悼。”拉扎尔冷酷地说,一手解开自己的发带。

丹东握住他解开发带的手,自己的手指交错着插入他的手指之间,然后曲起紧扣。

“拉扎尔,你温暖得就像是一瓶烈酒。”

“坟墓从来如此温暖,”拉扎尔喘息之间扬起头,有些讥诮地说,“总不如墓碑冰冷。”

他们翻滚之间,丹东的背也碰上了墓碑,凉意让他打了个哆嗦,但是还是消散在了拉扎尔带来的暖意之中。

雪果然又开始下起来,逐渐变大,夹杂在风声中席卷过这片土地。


次日太阳出来之后过了几个小时,第二场大雪果然也停了。人们在一处无名公墓中找到了丹东,这家伙一半埋在雪里,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李14.

我们单元这栋楼刚/封/一/天,就有人半夜开始嚎了,声音可大了 喊了两下估计自己觉得尴尬就没再喊了

我们单元这栋楼刚/封/一/天,就有人半夜开始嚎了,声音可大了 喊了两下估计自己觉得尴尬就没再喊了

鸭绿江边的养鸽人
兄弟城市小打小闹日常,可能会有...

兄弟城市小打小闹日常,可能会有下一篇可能是

平时争东港,有疫情都是第一个支援对方,是真兄弟没错了😅

兄弟城市小打小闹日常,可能会有下一篇可能是

平时争东港,有疫情都是第一个支援对方,是真兄弟没错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