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丹东

12543浏览    6485参与
无敌的火箭队

柚木司与柚木普的猜猜我是谁『内含花宁注意』

前言:司普亲情向,不是爱情向,内含花宁注意


司:嗯,哥哥在干嘛呢

我要去吓他

我是谁?

普:啊,西八,是谁呢

手有点粗糙的话,是光君啊

司:开玩笑的话我就把你砍了

普:当然是开玩笑的

司:那么现在来猜吧

普:……

司:睡着了吗

普:哦,稍微打了个盹

可能是最近看八寻洗澡看多了

司:现在回答吧

普:问题是啥来着?

司:还能是什么,我是谁啊

普:能是谁啊,当然是我们亲爱的

司:看着小子动脑筋的样子

普:亲爱的放手吧,眼睛要被扣瞎了

司:亲爱的是谁呢

普:这是什么典明粥一样的问题,亲爱的能是谁啊

司:闭嘴给爷说名字

普:白仗代你~

司...

前言:司普亲情向,不是爱情向,内含花宁注意






司:嗯,哥哥在干嘛呢

我要去吓他

我是谁?

普:啊,西八,是谁呢

手有点粗糙的话,是光君啊

司:开玩笑的话我就把你砍了

普:当然是开玩笑的

司:那么现在来猜吧

普:……

司:睡着了吗

普:哦,稍微打了个盹

可能是最近看八寻洗澡看多了

司:现在回答吧

普:问题是啥来着?

司:还能是什么,我是谁啊

普:能是谁啊,当然是我们亲爱的

司:看着小子动脑筋的样子

普:亲爱的放手吧,眼睛要被扣瞎了

司:亲爱的是谁呢

普:这是什么典明粥一样的问题,亲爱的能是谁啊

司:闭嘴给爷说名字

普:白仗代你~

司:没那种东西

普:你真的觉得我不知道吗

司:别耍花招了,你这色小子

普:你这是在怀疑我?是吗?

司:说个名字有那么难吗?

普:这不是名字的问题,是信赖的问题

司:是吗?那就搞到底吧!我用八寻宁宁的写真集来赌你不知道我是谁,你赌什么

普:一定要这样吗?

司:你怂了?

普:怂的不是我是你吧

司:哈哈哈哈!看这小子故作坚强的样子

普: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手

司:最后的机会应该是我给你的吧

普:现在也无法回头了,那样也没关系吗

司:好啊,反正我们两个总要没一个

普:数到3我们一起说出我们第一次手拉手的地方

司:哈哈哈哈!只能想到这个吗?有趣的家伙

普:怂的话就去死啊

司:好啊,说吧

普:1

司:2

普:……

司:祈祷nia

普:走之前再让我说一句吧

司:说

普:手粗糙了很多呢,宁宁

司:……

司:哥,咱俩绝交吧

是长得帅的羊a

【防弹少年团】听说你是我的未婚妻? 闵玧其

“哎呀,我的未婚妻大人啊,你别骑了。”闵玧其一只手支在车窗旁,默默叹了口气。

你没说话,继续顶着几乎要把你吹走的风骑着。

“我说我的未婚妻大人啊,跟我回家不好吗,我有房有车的。”

你听这话突然一个刹车,他差不点和你撞上。

“你干嘛啊,你知不知道我差点撞到你。”他从车上冲下来一把抱住你。

你推开他:“闵玧其,你别跟我在这装,你不是说区区一个女人你根本都不在乎吗?那你就别管我了!”

“我那不是说给我哥听的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家是…什么情况…”

你看着他的头垂的越来越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行了,回家吧。”

他突然抬起头,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请,我的未婚妻大人。”

你抬头看了...

“哎呀,我的未婚妻大人啊,你别骑了。”闵玧其一只手支在车窗旁,默默叹了口气。

你没说话,继续顶着几乎要把你吹走的风骑着。

“我说我的未婚妻大人啊,跟我回家不好吗,我有房有车的。”

你听这话突然一个刹车,他差不点和你撞上。

“你干嘛啊,你知不知道我差点撞到你。”他从车上冲下来一把抱住你。

你推开他:“闵玧其,你别跟我在这装,你不是说区区一个女人你根本都不在乎吗?那你就别管我了!”

“我那不是说给我哥听的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家是…什么情况…”

你看着他的头垂的越来越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行了,回家吧。”

他突然抬起头,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请,我的未婚妻大人。”

你抬头看了看眼前这庞然大物:“闵玧其,这就是你口中的…有房有车?”

“怎么,朴果汁,你看不起房车?”

“不是…我…”

“那就别废话,我都不知道这一路上颠掉了多少盘子了!”他一把把你抱起来冲进车里。


“据悉,闵氏药企已经开始产业继承问题…”

你坐在桌子旁边叼着面包:“据本报记着获悉,在这个紧要关头,被称为闵家最无用的儿子闵玧其竟然开始筹办起婚事。”

“结婚对象为本事有名的服装设计师——朴果汁。很难令人想象,在竞争如此激烈的时候,闵玧其先生竟还在纠缠于男女之事,难道,他是真的无用吗?”

“喂,玧其先生啊,他们说你还在纠结于男女之事诶。”

“本来就没错啊,”他一脸不关我事的样子,把一碟奶黄包放在你面前,坐下,盯着你的眼睛。

“我确实正纠结于某个女人。”

你翻了个白眼:“你就真没想过去继承…”

“没有。”他回答的很决绝。“我不喜欢那样的生活,我只喜欢这样,自由自在,今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开着房车可以去我想去的任何地方。而且,我身边有你,让我怎么去专心啊~”他拿起一个奶黄包地道你嘴边。“来,张嘴。”

“你说的可真好听…”你嘟囔了一句,满脸甜蜜的咬了一口

“闵玧其你是不是要害我!”

“这奶黄包,你是用盐泡了吗?”

“难道那个白的不是糖吗?”

“你就不会先尝一口吗?这婚不结了?”

“你说什吗?朴果汁?”

“你别动我!呀!”


下班已经是五点了,你揉了揉肩膀。

“朴设计师,别走的这么快啊,一起喝杯茶吧。”

又是他,那个一直纠缠于你的中年男人。

你没理他转身想走,他却直接拽住了你的衣袖,奈何下句话还没说出来整个人已经被打的仰在了地上。

你惊慌的转头,正好对上了闵玧其愤怒的眼睛,你连忙抱住他,阻止他继续下去。

他把你拽走,一路上一言不发。

“闵玧其…”你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角。

他一个转身,你直接撞进了他的怀里,霸道的吻随之落了下来。

你不经意间摸到了他的脖子,光滑中,带着粗糙。

“你又被…打了?”你有些心疼。他每次回家总会满身是伤的回来。可他又不能不回去,他的哥哥总会拿他的父亲威胁他。

他没说话,只是再次轻柔的落下一吻:“果汁,明天不上班好不好,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从前总是飞扬跋扈的他此时低垂着头:“我父亲,去世了,我怕,闵允其那个家伙,下一回会拿你来威胁我。”

“因为父亲他,把继承权给了我。”


第二天你是被晃醒的。

房车晃动的幅度使得餐具颤抖着尖叫。

你从床上冲到驾驶室:“玧其?”

“果汁,他发现我们了。”你这时才发现房车后头紧跟着几辆黑车。

你透过一辆车的驾驶室看到了一张和闵玧其十分相似的脸。

是闵允其。

眼看着距离渐渐缩小,你也越发的着急,闵玧其早已是满头的汗。

“没办法了。”他突然停下了车。

“你干嘛啊?”

他把你搂入怀中。

很紧。

“果汁,等我回来。”


肚子被踹了几脚了?不知道。吐了几次血了?不知道。

闵玧其的双手被束缚在椅背后,和他长得相差无几的男人一脸戏谑的看着他。

“密码?”

“我说了…我不知道…”闵玧其扯出无所谓的笑。

男人摆了一下手:“行,你行。”后面的一个侍者端来一个盘子,上面放着一个针管。

“怎么样,这是新研制出来的药。与其说是药,不如直接说成**。”他把针管拿起来,“用这个换密码,如何?”

“呵…你以为我会怕吗?”闵玧其根本也不看他。

“这个的解药,是半成品,仍旧无法消除它的副作用哦~”

“呵,哈哈哈!”闵玧其仰头大笑。

“喂,我总算知道为什么父亲宁愿把事业交给我这个一事无成的混小子也不愿意给你了。”

“你根本不配去制药,一个用药去伤害别人的人,是没有资格去制造它的。”

“你为什么伤害我?因为你不如我。你恨我,恨为什么即使你如此努力,父亲眼里也只有我。”

“我告诉你,父亲固然是看中事业的,可惜,他最看中的是可以坚持自己梦想的人。”

“所以你,不配。”

警笛突然响起,闵玧其一惊,是果汁?

果然,破门而入的警察后跟着她。

闵玧其看见你,突然舒缓的笑了。

好像放下了一切。

手臂突然一阵刺痛,他吃惊的回头,闵允其邪笑的脸再次映入眼中:“闵玧其,你以为你会好过吗?我告诉你…你后悔吧,你后悔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玧其!”你扑进他的怀里,他低头轻轻的吻了你一下。

“我的小果汁,我回来了。”

他拉住你的手,慢慢走出去。

地上躺着空了的针管。


闵玧其变了。

他晚上总是翻来覆去。

你总能看见餐厅里彻夜灯火通明。

“闵玧其…”

他满脸痛苦,额头上全是汗,却仍旧往嘴里塞着东西。

“闵玧其,停下,快停下,再这样你会撑坏的!”

“怎么办…果汁,我没法…控制我自己啊!”

第二天,折腾了一晚的你有些疲惫的倚在椅子上。

“去医院看看吧。”

他站起来,走出房间。

“你去哪?”

他没有回答,兀自向前走着。

“闵玧其!”你冲出去拽住他。

“别管我!”他甩开你的手,你这才注意到他的脸上全是泪。

“别看我!”他用手捂住自己的脸。“我不想让你看见这样的我。”

“没事的…玧其,我陪你,相信我,我们会挺过去的!”你蹲下来抱住他。

“没事,我去看看,你等我…”

“你少说这种话!”你死命抱住他。

“上次也是这样,为什么总要我看见你的,充满悲伤的背影啊!”

“就好像…我再也等不到你了…”

“我好不容易把你拽回来,为什么…又要让我这样!”

你几乎哭的要背过气。他静静地站着,最后,他慢慢的掰开了你的手。

一下,一下。

对不起,果汁,我是个浪子,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丢脸的样子,尤其是你。


快要过年了。

你因为冷稍稍颤了颤。

你依旧是非常出名的设计师。

他们都说,这个设计师很奇怪。

明明有很多钱,却只住在一个已经破旧了的房车里。

你迈开步子准备回到房车里,一只手拽住了你。

像那年一样,你甩开了他,他却顺着你的力道把你拽入了怀里。

“果汁,别怕,是我!”你的挣扎在听到他的声音的那一刻突然静住。

你不敢抬头,甚至在他低头与你对视的时候1上了眼睛。

“果汁,是我,闵玧其。”

“听说,你是我的,未婚妻?”

你终于抬起了头。眼前的男人西装革履,也瘦了许多。

在那个街上,你放声大哭,他心疼的把你搂在怀里。一直在重复着:“对不起,让你等了太久。”

那个时候,甚至想过去死。

可是,没到这时,那个女孩总在我心中挥之不去。

他给我注射药后,我曾去看过医生。

没想到这药的潜伏期如此长。

就像这个女孩,可以等我这么久。

这次我回来了。

我不想,离开你了。

null

null

Eloise

话不多说,看图,看图,看图

又是一波神仙图

❤️💚❤️💚✨✨

     _∧_∧_

     ((∀`/  )

    /⌒    /

   /(__ノ\_ノ

  (_ノ |||

好棒啊~~赞~~~ 

 ∧_∧ ∧_∧

(( ・∀・ ))・∀・) )

`\   ∧   ノ

 /  |/  |


(_ノ_)_ノL_)

话不多说,看图,看图,看图

又是一波神仙图

❤️💚❤️💚✨✨

     _∧_∧_

     ((∀`/  )

    /⌒    /

   /(__ノ\_ノ

  (_ノ |||

好棒啊~~赞~~~ 

 ∧_∧ ∧_∧

(( ・∀・ ))・∀・) )

`\   ∧   ノ

 /  |/  |

 

(_ノ_)_ノL_)

Eloise

【博君一肖】 悸动

3


MOTO集团


“叩叩叩”


“进。“


低沉却富有磁性的嗓音从里面传来。


陈明深吸一口气,打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老板”


陈明进来后,默默关上门,来到办公桌前。


办公桌的另一面坐着的男人,五官端正,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就像是没有什么能让他起半点波澜,全身散发着寒气,虽然让人一看就有种惊艳的感觉,但是,绝对没有人敢轻易靠近他。


他,仿佛天生就是上帝的宠儿,同时,他也是天生的帝王,注定要站在最高点,俯瞰世界。


“嗯...

3
































MOTO集团


“叩叩叩”


“进。“


低沉却富有磁性的嗓音从里面传来。


陈明深吸一口气,打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老板”


陈明进来后,默默关上门,来到办公桌前。


办公桌的另一面坐着的男人,五官端正,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就像是没有什么能让他起半点波澜,全身散发着寒气,虽然让人一看就有种惊艳的感觉,但是,绝对没有人敢轻易靠近他。


他,仿佛天生就是上帝的宠儿,同时,他也是天生的帝王,注定要站在最高点,俯瞰世界。


“嗯”男人低沉的嗓音再一次响起。


“老板,您让我找的人,找到了。“


男人琥珀色的瞳孔微缩,瞬间又恢复了原样。抬起头看向站在自己办公桌前,表情有些纠结的助理,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有些不满。


“老板,您让我找的这个人,我把他的所有资料都找到了,全部放进了资料袋里,额,还有,这个人最近可能出了点事,您,您可以上网看看,听说事情闹的挺大的。”


陈明把资料袋放在了男人面前,观察了一下总裁大人的表情,感觉,总裁大人有点要生气的节奏啊,陈明内心顿时慌的一批。


“老板,我就先回去了。”


男人摆摆手,陈明迅速走出了总裁办公室,关上门的那一刻,才松了一口气。


办公室内


王一博盯着自己眼前的资料袋,伸手缓缓的将他打开,把里面的资料全部拿了出来,在看到第一张上的一张大头贴后,王一博的手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目光死死的盯着照片上的人儿,桃花眼,小免牙还有那颗唇下痣,十年了,这个人还是这样,一点都没有变。


王一博的嘴角微微上扬,心情前所未有的好,就像是丢失已久的宝物,失而复得了一样。


眼神慢慢向下移到了姓名那一栏。


“肖战”


王一博轻轻的念着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左手捏着资料,右手在桌子,指尖有节奏的叩击桌面。


大约一分钟后,叩击桌面的声音停止,他开始快速的观看资料,前几张纸都是肖战前十年的事,有上大学时候的,也有大学毕业各种面试的事,当然还有他各种碰壁的事,经历了很多,终于在近两年火了起来。王一博看东西的速度很快,肖战的所有资料只剩最后一页没有看了,当他看着最后一页,明明没有几行字,却让他刚才微扬的嘴角瞬间下落,眉头紧锁。


突然想到陈助理刚才跟他说的,让他看新闻,莫名的有种不好的感觉。


王一博快速打开电脑,打开网页,都不用他去搜索,因为肖战这两个字,稳居热搜第一,王一博迅速浏览了大概十篇新闻报道,全部都是关于设计师肖战抄袭,全篇没有一个字不是在针对肖战的。


王一博深吸了一口气,又找到了几个断断续续的小视频,但都衔接不上。那双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放在键盘上快速的敲打了几下,一段完整的视频便出现在他眼前,他沉默的看着视频,在看到视频中内个眼眶泛红,却依旧倔强的人儿时,心脏一抽一抽的疼,尤其是,全场没有人听他的解释,没有人相信他,反过来不停的指责他,辱骂他,王一博就感觉自己快要失控了。


将视频关掉,王一博靠在椅子上,冷静了一会,随后双眼微眯,不对劲,这件事,可能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王一博在一次把肖战的第一页资料仔细的看了一遍,发现在家属的那一栏,写着,他还有个弟弟。


陈明在查资料的时候非常上心,自然也把肖战弟弟的名字也查出来了。


“肖 铭 浩”


王一博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


从桌角拿起手机,拨了一通电话。


“陈明,给我查个人,肖铭浩,我要他的全部资料。”


说完便挂了电话


电话另一头的陈明一头雾水,不过还是快速去办了。


不得不说,陈明的办事效率极高,不到一个小时,便把肖铭浩的所有资料的搜集齐了,当然,还有不少是跟肖战有关的事。陈明在整理资料的时候自然是看到了不少,由于着急给老板送去,他也不过看了个大概。


但就是这个大概,都让他眼角不自觉的抽了抽,他极度担心老板看完会不会直接上门去灭了他。


陈明带着资料袋在一次的来到了总裁办公室,陈明盯着办公室的门,明显感觉到了一阵寒气,不自觉的抖了抖。


完了,老板肯定是知道那件事了,在这都能感受到老板身上发出的低气压,我确定还能活着出来嘛。


陈明在心里默默地想,不禁泪流满面啊。


显然他的担心绝对是多余的,因为他知道自己老板是什么脾气,毕竟,他跟在王一博身边很多年了,深得王一博的信任,除了一点让王一博头疼,那就是,戏太多,戏精一个。


“叩叩叩”


“进”


陈明再一次进到办公室,看向他的老板,他以为自己的老板一定会很生气,至少不应该是这么平静的状态啊。


王一博以为他要来报告的,却发现他一句话也没说,便抬头看到了自己助理的脸上写满疑惑,王一博有点无语,自己这个助理绝对是因为自己过于平静才疑惑的,绝对。


“咳”


王一博清冽的声音响起,成功把陈明的魂扯了回来。


“老板,这是你要我查的资料,全部在这儿了。”


陈明也没有因为走神而感到尴尬,把资料放在王一博面前的桌子上后就站在一旁。


王一博没有急于看资料,反而在思考着什么。


“肖战是一名设计师对吧。”


“是”


陈明不知道自己的老板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但是他的脑袋里冒出一个想法,就是不确定。


“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很重是吧。”


“是。”


陈明心中的想法好像又确定了一点点。


“也就是说,他现在没有工作,对吧。


“对”


好吧,陈明感觉自己完全可以自信点儿,把好像去掉,自己想的绝对和老板想的一样。


“陈明,去办吧”


作为跟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的助理,他相信陈明明白自己的意思。


“好的,老板,我这就去。”


等到陈明出去之后,王一博缓缓的拿起桌上的资料袋,把里面的资料全部拿出来。


快速的将肖铭浩的所有资料都看了一遍,当然,这里还有不少是关于肖战的,尤其是肖铭浩竟然不是肖战的亲弟弟,还有他对自己这个没有血缘的哥哥的感情,以及肖战最近发生的事儿都是他一手操控的。一想到这儿,王一博的脸上明显覆盖了一层怒气。


“洺湛集团,呵呵呵,有意思。“


王一博将这些资料放在一起,然后一起丢到了办公桌右边的最后一个抽屉里。


陈明回到他自己的办公室内就迅速查找肖战的邮箱, 随后以MOTO集团的名义向肖战的邮箱里发了一份招聘书, 一切办完后陈明就开始处理一些文件,还时不时的瞅瞅电脑,看看是否有人给他回消息。


另一边的肖战


“好啦,坚果,不要乱跑啦,听话,回自己的窝里呆一会,一会儿收拾完你在出来玩。”


肖战一边在客厅追着坚果,一边不停的跟坚果说着。


“滴”


肖战停下追逐坚果的脚步,他隐约听到了来消息的声音,但是他已经把大多数的群等屏蔽了,按理来说应该不会再接收到任何消息了呀。不过,以防万一,肖战还是停下手里的活儿,来到卧室,把放在工作桌上的电脑打开,发现消息来源于自己的邮箱。


“谁会这个时候给我发邮件啊?”


虽然很是疑惑,但是手还是很自觉的把邮件打开了......

悠酒不是酉酉

@秋夕子笑 太太,图放这儿啦。

永远爱太太的作品哦(´-ω-`)

@秋夕子笑 太太,图放这儿啦。

永远爱太太的作品哦(´-ω-`)

xxxx

烦躁呢

准备公考的我,想静下心学一会儿时政,刚写几行字,被我妈叫去当手机支架,(公司工作要直播)一个小时没了,回来坐下刚进入状态,爸妈吵架,(小吵)我受老妈指令帮老爸完成公司指令,简单来讲就是拉人进群,发朋友圈之类的简单操作,奈何老爸太笨,学不会啊~完成这一项又一项工作之后,我发现我毛了,我烦躁了,啊啊啊啊啊啊~~~学不进去了,🙄🤔🤔🤔不学了。。。。。。对,不学啦👊👊👊👊👊👊
[图片]

准备公考的我,想静下心学一会儿时政,刚写几行字,被我妈叫去当手机支架,(公司工作要直播)一个小时没了,回来坐下刚进入状态,爸妈吵架,(小吵)我受老妈指令帮老爸完成公司指令,简单来讲就是拉人进群,发朋友圈之类的简单操作,奈何老爸太笨,学不会啊~完成这一项又一项工作之后,我发现我毛了,我烦躁了,啊啊啊啊啊啊~~~学不进去了,🙄🤔🤔🤔不学了。。。。。。对,不学啦👊👊👊👊👊👊

安安
会越耀眼!

会越耀眼!

会越耀眼!

白鹿
披萨有些翻车,因为 宅在老家没...

披萨有些翻车,因为

宅在老家没有烤箱(๑•́ ₃ •̀๑)。。

只能用电饭煲( •̥́ ˍ •̀ )


披萨有些翻车,因为

宅在老家没有烤箱(๑•́ ₃ •̀๑)。。

只能用电饭煲( •̥́ ˍ •̀ )


清*铭🎐
是不是“镜中花,水中月”?

是不是“镜中花,水中月”?

是不是“镜中花,水中月”?

邱岩hong
👿雷克萨斯 lc 500h...

👿雷克萨斯 lc 500h 第一部分完成🌟

👿雷克萨斯 lc 500h 第一部分完成🌟

吃亏了吧?该

世末歌者

双手拨动着染锈的琴弦

弹出满怀爱意的嘶哑琴声

身旁路过的蝼蚁嘲笑不止

恶作剧的神明从末作出回答

心中的爱人何曾为我留步

高贵的灵魂蜷缩在阴雨霉湿街角

泪水和在雨水之中孤独落下


当世界的恶意化为雨幕袭来

除了自己的内心 我已无处可躲


世人只有两种

躲避黑暗的 永远孤独

面对黑暗的 终成黑暗

双手拨动着染锈的琴弦

弹出满怀爱意的嘶哑琴声

身旁路过的蝼蚁嘲笑不止

恶作剧的神明从末作出回答

心中的爱人何曾为我留步

高贵的灵魂蜷缩在阴雨霉湿街角

泪水和在雨水之中孤独落下


当世界的恶意化为雨幕袭来

除了自己的内心 我已无处可躲


世人只有两种

躲避黑暗的 永远孤独

面对黑暗的 终成黑暗

魏大勋的小迷妹♡

集美们帮帮忙

大家帮我支个招,就是我哥翻我手机看见我和我朋友聊天记录(男的朋友)然后我哥不知道跟他说了些啥我那个朋友就给我删了(我喜欢我那个朋友)现在我该咋办而且我好友申请了好几次他都没同意,怎么办集美们呜呜呜~

大家帮我支个招,就是我哥翻我手机看见我和我朋友聊天记录(男的朋友)然后我哥不知道跟他说了些啥我那个朋友就给我删了(我喜欢我那个朋友)现在我该咋办而且我好友申请了好几次他都没同意,怎么办集美们呜呜呜~

对不起我错了

对不起,抄袭换头是我的不对,跟你们道歉,也跟原作者道歉。

对不起,抄袭换头是我的不对,跟你们道歉,也跟原作者道歉。

Pluto

想得到表扬

想得到夸赞

想得到认可

但是换来的是失望,她永远看不到

是我的问题,我不够好

可是真的好难过

想得到表扬

想得到夸赞

想得到认可

但是换来的是失望,她永远看不到

是我的问题,我不够好

可是真的好难过

韵谙Sunny

爱是桥梁(完结篇)

手?

贺朝问的时候,谢俞一时间都还没反应过来:手怎么了?

对着灯光仔细打量了一下,谢俞也惊了一下,但很快就平复下来回想起是怎么一回事了。

头两天手上被捂出红疹和消毒水侵蚀的雪上加霜,一度让谢俞十分痛苦。有时手背瘙痒难耐,他便不管不顾地隔着胶皮手套狠狠地抓挠几下,无异于饮鸩止渴。长此以往,谢俞渐渐习惯了手上的伤,再加上这几天忙得焦头烂额,更是无暇顾及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了。要不是贺朝今天问起来,他可能哪天手是怎么废的都不知道。

也不知道这个情况,要擦多少药才能好。谢俞想。

好像真的除了贺朝,没有谁会这么关心他的一点一滴,连他自己都不甚珍惜。

三言两语交代清楚“手残”的全过程,谢俞难能可...

手?

贺朝问的时候,谢俞一时间都还没反应过来:手怎么了?

对着灯光仔细打量了一下,谢俞也惊了一下,但很快就平复下来回想起是怎么一回事了。

头两天手上被捂出红疹和消毒水侵蚀的雪上加霜,一度让谢俞十分痛苦。有时手背瘙痒难耐,他便不管不顾地隔着胶皮手套狠狠地抓挠几下,无异于饮鸩止渴。长此以往,谢俞渐渐习惯了手上的伤,再加上这几天忙得焦头烂额,更是无暇顾及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了。要不是贺朝今天问起来,他可能哪天手是怎么废的都不知道。

也不知道这个情况,要擦多少药才能好。谢俞想。

好像真的除了贺朝,没有谁会这么关心他的一点一滴,连他自己都不甚珍惜。

三言两语交代清楚“手残”的全过程,谢俞难能可贵地服了一次软:“哥,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就这一次……等回去了我就马上开始上药……不是……现在我能去哪买药啊我靠……再坚持几天不要紧的,真没事……”

贺朝没再执意揪着不放,轻轻地抱怨了一句,风太大谢俞没太听清。

既然贺朝没继续追究,这一页就算揭过去了。谢俞笑了一声想缓和下气氛,顺便自己来了个预告:“等一下哦,我要暂时把口罩摘下来一分钟了。”

我冒着极大的风险匀出来一分钟,只是为了让你好好看我一眼,为了满足你惦记了两周的心愿。

这种肉麻又煽情的话是绝对不会从谢俞口中说出来的,但在N95缓缓揭开的一刻,两个人心里却不约而同都想到了这些。

像是一座无形的桥把两个人的心紧紧连通在了一起,彼此间的想法都可以互通。

口罩彻底揭开时,饶是贺朝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看见谢俞这副模样,还是不由得一滞。

然后就是心里某个角落钝钝发疼。

谢俞本来就瘦,明眸皓齿,皮肤白皙胜雪。可经历了这几天的磨砺,他整个人瘦得几乎脱了相;眼底的黑眼圈浓墨重彩,衬得眼神也黯淡下去好几分;还有N95和护目镜长期紧紧勒在脸上留下的充血的印痕;还有因缺水而皲裂发白的嘴唇;来不及刮的胡茬;以及根本藏不住的满脸倦意……

贺朝简直有一种想把人从屏幕里拉出来打一顿的冲动,本想好好教育教育这个不让人省心的主,话到嘴边却又哽住了,最后竟是躲闪般的把头别向一边索性不看谢俞第二眼。

不是嫌弃。是他怕自己在多看一眼累成这样的谢俞,会不争气地当着小朋友的面流下眼泪。

长到这么大,贺朝终于后知后觉真正的心疼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就是明明受苦受累不在自己身上,看在眼里却比自己受了委屈还要难过。

能让他心疼的,谢俞是唯一一个。

“哥,”谢俞近日里也是无暇顾及仪容,方才从屏幕一角看到自己憔悴的样子,再看贺朝的反应,突然就有点后悔为什么要答应贺朝让他看看自己,但仍是不得不装出毫无压力的样子,“你转过来啊。不带你这样的,我也想看看你。”

“……靠。”贺朝低骂了一句,扯出一抹苦笑,“姓谢的,你就折磨人吧,折磨完自己再来折磨我……”

谢俞抿了抿唇没有回答,好半晌才又闷闷地说了一遍“哥我错了”。

“每次都这样,认错态度倒是挺良好,到头来哪次你改了?”

“没……这次其实没你想象的那么累,我们工作动力还是挺足的。我一点也没觉得累……”

“废话,你什么时候知道过累?天天一上班就忙叨得像个AI似的。”贺朝深知在这方面问题上,姓谢的不配拥有发言权,又中气十足地补上了一句,“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靠。”谢俞笑了,“快滚吧你,一天天哪来那么多戏?”

话音刚落,就是一阵呛咳。

贺朝瞬间紧绷,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你这怎么……”

“没事。”谢俞捂着嘴又轻咳了几声,“不可能有事的,就是之前一直憋着,突然吸到外面干燥的冷空气有点呛到了而已,别大惊小怪的。”

贺朝还是不放心:“真没事?”

“他妈少废话两句行不行?我要是有什么情况早就被隔离了好吗?都说了没事。”

贺朝这才缓和了一点,隔空点了点谢俞:“那你……口罩是不是该戴上了?注意一点,别一会儿着凉感冒了。”

“嗯。”谢俞一边腾出一只手来戴口罩,一边含糊不清地问贺朝,“听说你们公司这次向疫区捐了一千万?你的主意?”

“废话,我是老板,除了我还能是谁的主意?”贺朝有一点小小的惊讶,“你手机都没开过,还知道这事儿啊?”

“听我们屋老魏说的。”谢俞想了想又补了一句,“短期内的室友。我们一个屋四个人。”

贺朝本也没别的意思,听谢俞这么坦诚相待觉得有些好笑。他问谢俞:“那你听说了以后作何感想?有没有觉得自己老公很棒?”

“滚,谁是谁老公?”谢俞仗着贺朝离得远不能当场把他怎么样抢了个便宜,赶在贺朝口出狂言之前又认真地说,“但是真的挺欣慰的,朝哥,我觉得你特别给我长脸。”

“我家小朋友也是我的骄傲。”贺朝不自觉地往前探过手,像是想摸摸谢俞的脸,“先捐一部分,看看情况,等需要的时候再捐个几千万的。能出一份力是一份力,不管怎么说得把后勤工作和财务保障准备好了,随时支援我们伟大的医务人员的工作。你说是吧小朋友?”

谢俞笑着点点头。

当年高中毕业之际,三班同学对他俩做出了一个精准到可怕的评价性预言,如今竟真的应验了,只不过好像有点反了。

不是“谋财害命”,是仗义疏财,救死扶伤。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当年冲动而懵懂的少年都长大了。


又聊了几句,贺朝还是没忍住问道:“小朋友,那你们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今年能不能赶上给你过生日啊?”

这一次贺朝问这个无解的问题,谢俞没有不耐烦地怼他,而是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3月14日,是谢俞的生日。

仔细思考了一下,谢俞给出了答案:“那时候应该能回来了吧……钟院士说了,照现在的情况来看,疫情防控得比较好,总体态势也稳定下来了,治疗的药物研发进展也还算顺利……情况还是很乐观的……”

贺朝只是笑着点点头,没有接话。虽然也是学理出身的高材生,但毕竟术业有专攻,医学方面专业性极强的事他不敢妄加揣测和推断,因此一时难以判断小朋友到底是真心实意还是在给他画饼。

但无论是哪一种,他听着都很满意。

如果能成真就好了。小朋友又回到身边,不远的将来又会是春回大地、欣欣向荣的国泰民安盛世景。


不知什么地方远远地传来鞭炮声响,贺朝侧耳倾听片刻:“小朋友,是你那边!”

“是,我看到了!”谢俞说话间眼中竟多了一分孩子似的欢喜,“这边有人放烟花呢……”

他边说边把手机举高了一点,一边调整角度一边朝屏幕喊:“看到了吗?”

“看到了。”贺朝的眼眶不知不觉红了,但还好这时谢俞看不清他的表情,“小朋友,元宵节快乐,早点回来!”

“元宵节快乐朝哥!”谢俞大声回应他,“等我回去,给我过生日!我今年要一个好看的礼物!”

医院的楼里,也有不少人站在窗口或仰望、或用相机记录下这烟火璀璨的瞬间。此时此刻,这一片天空下,不知有多少人面对着同一束烟火,许下了给自己、家人、朋友、国家最美好的祝愿。

真应该感谢在这样的日子里放烟花的人。几缕绚丽的光影划过寂静多时的夜空,一下子将整个城市的上方点亮,让这个被病魔的阴霾笼罩已久的城市焕发出了希望的光彩和勃勃生机。

一簇火光就是一颗流星,汇集在一起将黑夜装作白天,织成一副名为奇迹的画卷。

恍然间一切安好恰如从前,黄鹤楼中依旧有不知名的故人将玉笛吹彻,深巷街头仍然有一碗热干面的香气在雾气中久久氤氲。

不远了。


恋恋不舍地挂断了视频通话,谢俞转手打开了微博,拍下一张火树银花的夜景,又编辑了几行文字,发表。


贺朝放下手机后,嘴边的笑意和眼眶的泛红都仍未褪去。他舀起一个小朋友最喜欢的山楂味的元宵,刚放进嘴里,微博的提示音就响了起来。他一边吃一边打开看。

【特别关心   xy_maX】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加油武汉,加油中国!@贺帅Mr.朝:哥,等春暖花开、战疫胜利以后,你陪我再来武汉看樱花好不好?

山楂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开,有一点酸,但甜味更甚。


再回到医院的长廊里,谢俞的脚步轻快了许多。他刚要把手机关机放回柜子里继续投入工作,屏幕亮了一下,他赶紧看过去。

【微博评论   贺帅Mr.朝】

        收到,我的小朋友。在武汉继续加油,照顾好自己。记住你的背后,永远还有一个我一直陪着你!  



end~~~💝



饭团子
我尽力找了一张图,任言恺,这个...

我尽力找了一张图,任言恺,这个人古装花城,西装简大,真人超帅的!这不是我墙头,信我。

我尽力找了一张图,任言恺,这个人古装花城,西装简大,真人超帅的!这不是我墙头,信我。

酒果子酱
今日份的柠檬精女孩

今日份的柠檬精女孩

今日份的柠檬精女孩

妖月
狂月 你知道你放手,我就会毁灭...

狂月

你知道你放手,我就会毁灭一切,但是让你却只能看着这些事情发生无能为力。

狂月

你知道你放手,我就会毁灭一切,但是让你却只能看着这些事情发生无能为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