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丹增

2269浏览    30参与
后蓝
罗德岛空中部① “给夜莺换了新...

罗德岛空中部①

“给夜莺换了新皮肤之后”。

角色性格捏造有,脑洞奇怪胡乱画也有。

春节快乐,愿新的一年百毒不侵。

罗德岛空中部①

“给夜莺换了新皮肤之后”。

角色性格捏造有,脑洞奇怪胡乱画也有。

春节快乐,愿新的一年百毒不侵。

是FeSO4味儿的林音!

害。养了小鹦鹉。

讲个笑话。它叫丹增。

对。就是你们想的那个丹增。

那个六星干员丹增(?)你看那个鸟架子老好看了。(?)

日。但是我妈不让养,过几天送我哥家。我的丹增啊………。你老板不要你了……(雾)。

害。养了小鹦鹉。

讲个笑话。它叫丹增。

对。就是你们想的那个丹增。

那个六星干员丹增(?)你看那个鸟架子老好看了。(?)

日。但是我妈不让养,过几天送我哥家。我的丹增啊………。你老板不要你了……(雾)。

戈寥

他倒在漫天风雪里。

喘息着、抚摸着依旧守候在他身旁的丹增。

“我不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做错了什么,我只想在你的世界里为王、为战友、为挚友。

 “我或许是真的错了。可我只是想让雪境好好的。它很小,所以我希望它很好。

“谢谢你。

“我们来世再见吧。”

他似是永远的闭上了眼。

丹增轻哼,轻轻蹭了蹭他已覆上霜雪的脸,忽略了山谷中不断回响的回声。

“你在哪啊……”

他倒在漫天风雪里。

喘息着、抚摸着依旧守候在他身旁的丹增。

“我不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做错了什么,我只想在你的世界里为王、为战友、为挚友。

 “我或许是真的错了。可我只是想让雪境好好的。它很小,所以我希望它很好。

“谢谢你。

“我们来世再见吧。”

他似是永远的闭上了眼。

丹增轻哼,轻轻蹭了蹭他已覆上霜雪的脸,忽略了山谷中不断回响的回声。

“你在哪啊……”

蓝泣

摸鱼_§:з)))」∠)_
博士:来~伸手~-♡
银老板新衣服真好看!!!(゚Д゚)ノ吹爆
买衣服送的小雪豹我爱了(⑉°з°)-♡
本博就是想撩小雪豹(/ω\)害羞

摸鱼_§:з)))」∠)_
博士:来~伸手~-♡
银老板新衣服真好看!!!(゚Д゚)ノ吹爆
买衣服送的小雪豹我爱了(⑉°з°)-♡
本博就是想撩小雪豹(/ω\)害羞

安泽
画了一个银灰小人…哪位大佬做个...

画了一个银灰小人…
哪位大佬做个手书啊…
提供音乐 HALF-女王蜂
   だんご大家族
啊啊啊啊小浮啊!!!霜星小姐姐!!!
白兔子那么可爱你怎么就写死了呢!yj杀人诛心!
乱加tag抱歉(⊙x⊙;)

画了一个银灰小人…
哪位大佬做个手书啊…
提供音乐 HALF-女王蜂
   だんご大家族
啊啊啊啊小浮啊!!!霜星小姐姐!!!
白兔子那么可爱你怎么就写死了呢!yj杀人诛心!
乱加tag抱歉(⊙x⊙;)

尼勒岛

震惊!破烂舟游居然有这么多**副标题

机密文档,鹰角内部人员提供。

丹增大小姐让我想谈恋爱

企鹅物流,准时送达!

某不科学的2B狙击

六星近卫闪灵的一生

明日方舟教你搞百合

王八蛋刀客塔,刀客塔王八蛋,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

这个夏天,邂逅奇迹新世界

方()舟の空

我的干员宿舍

逆转龙门

深海24h极限营救

追忆丹增流年

我和丹增不可不说的小秘密

全○员○性○转

愿与你共乘k*k*d*y之上

霸道白光爱上我

黑包藏尸案

白光危机

三星信条

白光大战刀客塔

辣个没有脸的男♂人

纯㊙爱㊙后㊙宫

白光乱舞

白光の刃

恐怖游♂戏

爱上招募

他恨!奈何白光死死纠缠……

A4与我的...

机密文档,鹰角内部人员提供。

丹增大小姐让我想谈恋爱

企鹅物流,准时送达!

某不科学的2B狙击

六星近卫闪灵的一生

明日方舟教你搞百合

王八蛋刀客塔,刀客塔王八蛋,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

这个夏天,邂逅奇迹新世界

方()舟の空

我的干员宿舍

逆转龙门

深海24h极限营救

追忆丹增流年

我和丹增不可不说的小秘密

全○员○性○转

愿与你共乘k*k*d*y之上

霸道白光爱上我

黑包藏尸案

白光危机

三星信条

白光大战刀客塔

辣个没有脸的男♂人

纯㊙爱㊙后㊙宫

白光乱舞

白光の刃

恐怖游♂戏

爱上招募

他恨!奈何白光死死纠缠……

A4与我的禁忌の爱

近战术士大讲堂

赛亚人闪灵

决战罗德之巅













大家好!我来污染tag了!

我他妈就爱搞这种傻屌东西


江中一尾卿

【丹银】单增曲线

成功到达南极点,耶。

丹增和大帝一类(一类大)可以变小的那种,没有人型⚠️

Summary : 丹增对银灰的情感是一条单调增曲线,从他捡到那个小男孩的时候开始。


丹增在雪地里捡到了一只猎物,一只娇小的、脆弱的雪豹。

他饶有兴致地捏住小男孩的后颈把他拎起来,对于菲林来说这会让他们丧失抵抗的能力。这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爪牙不锋利,尾巴绵软,甚至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丹增无意为自己增添多余的麻烦,不过像这样一只小猫当然不算是麻烦。

他把小猫放到了背上,宽容大度的允许了对方的尾巴无意识地阐述他的脖子,要是能被这一点小事伤到他早就在和大帝那只肥企鹅的互殴中没命了。

他带着背上的...

成功到达南极点,耶。

丹增和大帝一类(一类大)可以变小的那种,没有人型⚠️

Summary : 丹增对银灰的情感是一条单调增曲线,从他捡到那个小男孩的时候开始。


丹增在雪地里捡到了一只猎物,一只娇小的、脆弱的雪豹。

他饶有兴致地捏住小男孩的后颈把他拎起来,对于菲林来说这会让他们丧失抵抗的能力。这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爪牙不锋利,尾巴绵软,甚至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丹增无意为自己增添多余的麻烦,不过像这样一只小猫当然不算是麻烦。

他把小猫放到了背上,宽容大度的允许了对方的尾巴无意识地阐述他的脖子,要是能被这一点小事伤到他早就在和大帝那只肥企鹅的互殴中没命了。

他带着背上的小猫飞上了谢拉格略显混浊的天空。

恩希欧迪斯醒来的时候被这只巨鹰吓了一跳,从未出过谢拉格的他显然对外面的情况知之甚少。虽然丹增和大帝并不能算是常见的物种,但是周边的国家都被一只胖企鹅和一只鹰掠夺过,住在那的人几乎是闻之色变,不过被雪山环绕的谢拉格却没有听说过一点儿消息。

所以这果然是一个落后闭塞的小小国,丹增对此没有什么意见。作为一个胡作非为的帅气雄鹰,没人知道他就意味着他没办法用他的名头成功威胁眼前这只小猫,尽管对一时半会儿看不到小猫瑟瑟发抖的样子有些遗憾,但这更方便他干票大的拍拍翅膀走人。

“喝口汤,小猫。”丹增端出一碗热汤:“作为我救了你的报酬……”

恩西欧迪斯对他的称呼有些气恼,但更多的是不敢反抗巨鹰的恐惧。他抿了抿嘴,“您救了我,作为报酬您想怎样都可以,只是请不要伤害到我的家人。”忐忑地看了几秒丹增后他小心翼翼地捧起肉汤小口的喝起来。

紧张的尾巴在不停的打转。

真是可爱,丹增笑了起来作为,猎鹰他一如既往地找到了不错的猎物。“怎样都可以。”他玩味的说,锐利的双眼紧盯局促的雪豹。得了吧,真正的小猫才不会在说这种话的时候不自觉露出它的獠牙,但对于一只伪装成柔弱小猫或者是还未长成的雪豹可就不一定了。

危险的事物总是更让人有征服欲,就像这只看似逆来顺受的雪豹。

雪豹不安的放下汤,“我以希瓦艾什家的名义起誓。”

“一个落魄小国的落魄贵族。”丹增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这可不够跟我谈条件。”

恩希欧迪斯尽量跟上他的思路,“您误解了我的意思,我是指我将无条件感谢您对我的帮助,而不是一个……”

“交易。”巨鹰愉快地接上了他的话,“报酬我早就想好了,其实也就那么一会儿。小雪豹,告诉我谢拉格的大家族都有哪些人,他们在哪。我知道你对他们一清二楚,不是吗小贵族?”

窗外的风雪刮得更大了,谢拉格天上的乌云像是被什么晃动起来,换成了更浑浊的颜色。

丹增贴心地关上了窗,而后他满意地说:“我很高兴你不自觉地发抖是因为天气而不是因为我,说真的,我有什么可怕的呢?你可是一直都思考该怎样对待我,放心,你可以当我是你的合作伙伴——或者是你掌控谢拉格后的另一双眼睛。”

恩希欧迪斯收起了紧张的作态,低下头掩饰表情,“那么你想做什么交易呢?巨鹰先生。”

丹增似乎不怎么喜欢听恩希欧迪斯这么叫他,下一秒他就变成了正常鹰的大小站到了对方的肩膀上。“交易的内容是我帮你扫清阻碍你掌控谢拉格的一切障碍,而你我将一直与形影不离,如何?”说完他恶趣味的压住了雪豹的耳朵,“你不能阻止我对你干任何事。”

耳朵菲林的敏感点,丹增满意地看见他僵直尾巴,脸上泛起不自然的红晕,耳朵在轻轻颤抖。缓了一会儿,他低吼:“为什么要变小?!”少年的声音成功取悦了丹增。

“更方便行事。”丹增爽快地回答他。无论是暗杀还是查探还是占便宜,变小总是更加方便。当然格斗、拿赃物、等雪豹成年后的事就不一定了。“比起一看就不好惹的巨鹰,一只迅捷的小灰鹰更不引人注目,毕竟有时候我还是觉得暗杀更方便一点,动手动脚太麻烦了。”

“何况,”丹增不疾不徐地压下最后一块筹码:“你妹妹想要一件能御寒的冬衣不是吗?不要多想,我只是在飞的时候恰好听见了。可你现在只能给她圣女的服装和镣铐,你甚至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你妹妹想要的衣服会是怎么样的。”

“所以让我们达成这个两全其美的交易吧,我会帮助你扫清障碍。”丹增微笑着恢复原本的大小,如果能看见他的微笑的话。“你明白该怎么做。未来的‘银灰’。”

优秀的猎鹰成功把猎物护在了了自己的羽翼下,打散不长眼的乌云,让他在谢拉格的天空下总会迎接晴空。

至于和企鹅的赌约,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忘了也没关系。


今夕不知何夕。

团子方舟系列
画了希瓦艾什老爷的本体
什么时候我能抽到这只战斗力超强的鹰鹰顺便送我个鸟架子呢
(老银:盟友你什么意思?!)
P2表情包可自取,P3为原图

团子方舟系列
画了希瓦艾什老爷的本体
什么时候我能抽到这只战斗力超强的鹰鹰顺便送我个鸟架子呢
(老银:盟友你什么意思?!)
P2表情包可自取,P3为原图

小贤今天也在迫害米4

国庆躺在病床上无聊的产物
给亲友的)不要保存—



国庆躺在病床上无聊的产物
给亲友的)不要保存—

Five fall
后续。博士:我心好累。 上一话...

后续。博士:我心好累。

上一话【http://fivefall921.lofter.com/post/1e80449c_1c6ae96ba】

后续。博士:我心好累。

上一话【http://fivefall921.lofter.com/post/1e80449c_1c6ae96ba】

辞陵

一波银老板

银灰真的太好搞了呜呜呜

P1瞎摸


P2大概 

角峰:少爷小的时候可喜欢笑了,那笑起来啊,简直是三个字:啊角峰死了

博士:啊我也死了,话说那不是五个字吗【这tm是个什么神仙表情???喝假酒了???还上头了???】


P3是一只小丹增,还想恰小福蝶


P4是自设刀客塔,搞银博!!!搞银博!!!搞银博!!!

一波银老板

银灰真的太好搞了呜呜呜

P1瞎摸


P2大概 

角峰:少爷小的时候可喜欢笑了,那笑起来啊,简直是三个字:啊角峰死了

博士:啊我也死了,话说那不是五个字吗【这tm是个什么神仙表情???喝假酒了???还上头了???】


P3是一只小丹增,还想恰小福蝶


P4是自设刀客塔,搞银博!!!搞银博!!!搞银博!!!

鵺幕降灵nightfallyyz
突然想拉郎 翎羽和丹增 银灰...

突然想拉郎 翎羽和丹增   银灰 就是灰的

突然想拉郎 翎羽和丹增   银灰 就是灰的

蓝吟
画完√——喀兰山的雪尝试了一下...

画完√
——喀兰山的雪
尝试了一下亮色系的√
今天的丹增的翅膀依旧难画

画完√
——喀兰山的雪
尝试了一下亮色系的√
今天的丹增的翅膀依旧难画

叶真

透过你的眼睛,看见我的灵魂 —骑行珠峰回忆手43


  
   珍宝光明的未来
  
    Eric 是上海一家企业形象策划公司的负责人。我们以前合作过几次。他很年轻,戴着一副眼镜,很有书卷气。因为工作关系,他交游广泛,做事也很干练。他也常常跟我说,有时间想跟我一起出去“散散步,透透气” 。这不,这次他的几个客户小到西藏看珠峰,从来没来过西藏的Eric 前前后后,安排得非常周到。连我回上海的火车票都顺便帮我定了。这样,我们总算可以兑现我们以前的愿望,在青藏高原上“散散步,透透气”了。
  
   早上起床, Eric 带我到了二楼餐厅,见到了其余几个从上海来的朋友。摄影师小柴。一对中年医生夫妇,杨先生和吴女士。还有三个香港人,一个中年男人...


  
   珍宝光明的未来
  
    Eric 是上海一家企业形象策划公司的负责人。我们以前合作过几次。他很年轻,戴着一副眼镜,很有书卷气。因为工作关系,他交游广泛,做事也很干练。他也常常跟我说,有时间想跟我一起出去“散散步,透透气” 。这不,这次他的几个客户小到西藏看珠峰,从来没来过西藏的Eric 前前后后,安排得非常周到。连我回上海的火车票都顺便帮我定了。这样,我们总算可以兑现我们以前的愿望,在青藏高原上“散散步,透透气”了。
  
   早上起床, Eric 带我到了二楼餐厅,见到了其余几个从上海来的朋友。摄影师小柴。一对中年医生夫妇,杨先生和吴女士。还有三个香港人,一个中年男人,一个年轻工程师,还有一个年轻女孩。
  
    我们坐在很西方化的餐厅里,点了煎蛋,吐司,和咖啡。和大家都客气地打了招呼。原来他们是由Eric 帮助筹备,安排,到西藏来做一些轻便徒步的。他们之前包了两辆越野车已经去过大本营了。只是他们是从老定日进入大本营。比我早一天到。而我是从新定日城外的白坝镇进入大本营的,所以我们竟没有在路上遇见。
  
  因为Eric火车票和机票都还没拿到,我们大家都要在拉萨滞留两三天,但是他们已经游遍了拉萨。于是就要我给他们一个建议,怎么样打发今天的时间。
  我想了一想,还是觉得去60公里之外的曲水县,再翻上35公里的山路,去看甘巴拉山口的羊卓雍措最好。
  
  他们讨论了一下,感到一天来回刚好。就同意了。天还在下雨。我们找了一辆面包车,就一路往羊卓雍措开去。我这次多了个心眼,把自己的山地车推出来,扔在了车顶上,让司机给我绑好。
  
   上到了羊卓雍措,我们又到了益西他们道班的门口的观景点。一行人自然对那里的美景赞叹不已。我们这次又多了一个活动。就是沿着山路徒步下到湖边。再沿着湖边的陡坡爬上来。这段路非常考验体力。因为这里海拔已经超过5000米了。而且坡陡得许多地方不用登山杖就站不住脚。没想到医生夫妇和那个50多岁的香港男人爬得很快。大家都没费什么力就很快到顶了。只是摄影师小柴,背着沉重的相机看起来一直在坡底,几乎爬不动了。我拿出一罐他们携带的罐装氧气。要下去递给他。没想到他居然拒绝了,还说:“不要催我,我爬得动,就是慢一点。。。”
  
  于是我们又返回去,益西也出来了。除了招呼多起来的客人。也给我喝奶茶。不一会儿,小柴上来了,瘫在地上,喘了半天气。。。大家都很高兴。我提议说:“这罐氧气也用不着了,不如我们分着喝了吧!”大家连连说好。于是我们打开那罐样子很象杀虫剂的东西,你一口,我一口吸掉了。还别说,吸着氧气感到轻松多了。。。
  
   Eric 告诉我,他有个叫丹增的西藏当地的朋友,晚上请我们一起去他家吃饭。他是个非常博学的西藏人。不仅汉语说得非常地道,还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日语。他的书房里到处都是关于历史,艺术的书籍。我听他这么一说,眼睛都亮了。
  
   到了丹增的家,那是一栋漂亮的两层小楼。房间布置优雅,简洁而舒适。但是我感到太西方化,没有什么藏族风格。
  
  丹增高大,英俊,皮肤白净。穿一身阿迪达斯运动服,显得很有精神。他的妻子央金身材苗条优美,长得很俊俏。她原先是在一家内地大城市的舞蹈院校学习舞蹈的。他们的孩子很乖,礼貌地跟我们打了招呼就上楼做作业去了。
  
  在给我们上茶之前,他们细心地询问了我们几个人,特别是我们中间的女士,要喝什么茶。能不能喝惯酥油茶等等。。。这可以看出他们对我们汉文化的了解,细腻周到,却又不失对自己本族文化的自信。。。
  
  我要了酥油茶。吃了点水果。不一会就上才吃饭了。在厨房里做菜的央金出来给我们每人都斟上了红酒。那个香港女孩一直在推辞说自己不喝酒。在丹增地坚持下,也倒上了酒。
  
  在这里我也插几句。我觉得在我们的汉文化当中,很少有“庆祝”的习惯和传统。一切的事情都是很现实的。所作的一切事情也是看这件事情能不能带来旨在的利益。
  
  有一次,我大学里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他对昆剧很着迷,也很有研究。结果他当教授的爸爸知道了这件事,就对他说:“你将来能靠这个吃饭吗?”
  
  他告诉我以后,我一听就跳了起来,对他说道:“你去跟你的爸爸说。就说是我说的。为什么我们做什么喜欢的事情,都要拿去换饭吃?吃饭有这么重要吗?我们不是天天在吃吗?”
  
  人生苦短,但不就是每天在重复吃饭吗?有什么好担忧的?可是,那些比吃饭更重要的,友情,忠诚,感恩,梦想,信仰,节庆。却在我们的文化里一文不值。
   该喝一点的时候,让我们斟上葡萄美酒,衷心地感谢生活的恩赐,衷心地珍惜这短暂的,来之不易的友谊。
  
  喝了酒,一边吃饭,我们纷纷夸奖女主人的烹调手艺。我们中间的那对医生夫妇,很是感动,就极力邀请丹增一架有机会去上海做客。本来事情到这里是比较完美的。
  
  但是话题不知道怎么转到西藏旅行感想上去了。医生夫妇中的那个丈夫,我们叫做杨先生的,他格外健谈,有很喜欢谈历史政治。而且一讲起来很激动。。。
  
  他不断地抱怨拉萨的西藏本土文化完全被破坏了。他慷慨激昂地认为,拉萨建设的太过现代化,太过汉化,这是一大遗憾,简直令人失望。
  
   他和一番话,说得我们都愣住了。我们知道他是个古道热肠,心直口快的人。他说这些的本意也是表达了他对西藏人的真实好感。
  
  但是他这一番话的后果就是,席间空气一下子变得紧张了。。。丹增一言不发地离开饭桌,站到不远的出房门口闷头吸烟。央金在厨房默默地做着菜,也不象刚才那样不是探头出来跟我们说笑了。
  
  我看了,忍不住对杨先生说:“今天是高兴的日子,我们就不要说扫兴的话了吧。。。”杨先生这时也闭口不谈了,看上去也有些后悔和尴尬。
  
   丹增抽了几口烟。说道:“我们虽然从小在社会主义中国长大,从小学习汉语,喝酥油茶,吃糌粑;也喝汉人的稀饭,吃包子。我的儿子也是这样长大。但是从内心来说,我还是个真正的藏人。我爱我们的语言,我爱我们的文化。我也尊重我们的喇嘛。不过历史在前进,我们也无法回到以前的日子去,我们只能看将来。”
  
  大家都静静地听着。刚才在厨房帮着做饭的摄影小柴,端了一盘清炒野蘑菇出来。放在桌上,也顾不得劝大家下筷,也出神地听丹增说。
  
   丹增又说道:“其实西藏历来是个比较敏感的话题。我也遇到一些内地游客,一些外国人,向我提一些露骨的问题。我一向拒绝回答。你们是我的朋友,我也可以告诉你们我的内心想法。。。我也去过印度,去过尼泊尔。那里也生活着不少西藏人。但是我发现我们的想法都很不一样。不能说谁的想法和生活状态是最好的。只能说每个地方的环境不同。要是我来选择,我还是愿意自己的孩子也能喝稀饭,吃包子长大。毕竟汉文化从唐朝开始与藏文化开始影响交流了,我们还是感到比较亲近。。。不能说现在什么都好,不过我们看将来,那时就更明白了。但是我们无法再回到以前了。”
  
   “说到现在藏文化的破坏。也不能全怪其他文化的影响。但是有些事我们确实不满意。比如说,在搞拉萨市政建设的时候,很多不必要的浪费,很多没有效率的事情。也把一些自以为很好的事情引进来。但是就没有想过,我们藏族人的生活很简单。不需要这些事情也能活下去。比如说,拉萨大街很多的排水设施,每年都要挖开重修,这要花国家多少钱呀,就不能一次修好吗,国家投了那么多钱,就这样花吗?”
  
  这是沉默了很久的央金也插话说:“我们女人,也说不了那么多大道理。但是我觉得,如果祖国好比母亲,西藏就好比一个孩子。你既然养了这个孩子,就得爱这个孩子,疼这个孩子。这不是造多少高楼大厦,造多少工程能代替的。,那些事情说白了,还是商业目的比较重”。
  
   “我觉得真正优秀的,有爱心的汉族人没有来到西藏。” 说了这句话,丹增看到我们满脸迷惑,就继续讲下去:“到这里来的人大多是抱着猎奇的心情,或者做生意赚钱。哪怕是一些援藏干部,当初一开始援藏没有人愿意来,来了之后也都是苦着脸,觉得吃亏了,吃苦了。等到发现在援藏的过程中,也能赚大钱,回到内地还能升职。后来就都抢着来了。几年前,央金在内地工作了好几年,户口也落在了那里,当时我已经回到拉萨。就希望她申请援藏,回到西藏来,跟我团聚。没想到,连她一个藏族姑娘都争取不到援藏名额。”
  
   我们听了,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纷纷问道:“为什么?这怎么可能?”
  丹增笑了一下说道:“你们可能不知道吧。援藏干部的花样多了。有的人甚至一年大多数时间还是在内地,每年只到西藏来两个星期。你猜是什么时候来?是在夏季赛马节的时候来,走的时候还要带上名贵的冬虫夏草。。。我们这里有的藏民就管一些援藏干部叫做“冬虫夏草”。
  
   听到这里,大家的心情很沉重,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丹增又说道:“不过现在国家也管得严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来援藏的。要来西藏援藏的话,必须带着经费过来,必须建设一个项目。这样也好,就算他们能揩油一些钱,至少有一个实在的工程留下来了,新的医院,学校什么的。”
  
   听到这里,我才明白,这一路上为什么看到那么多广场,医院,道路,城市建设,等等,都是以内地城市命名建成的。
  
   到最后,我们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时,一直没说话的我,心里一阵感动,就站起来举杯说道:“请允许我说两句。各位,虽然听到那么多不愉快的事情。但是我想到,西藏那么美,西藏人那么可爱,这个世界上真心爱西藏的人那么多,我们祝愿,也深信,西藏一定有一个美好的将来!”
  
   丹增和央金听了都笑了,大家站起来,纷纷干杯,连刚才说不喝酒的香港姑娘,也激动地举起酒杯和我们大家碰杯。。。
  
   西藏啊西藏,愿上帝祝福你,愿你早早饱得神的慈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