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丹芬

744浏览    3参与
缕心羽感
图片分享,感觉蛮可爱的,2p/...

图片分享,感觉蛮可爱的,2p/异色白鸟组,2p!Denmark kiss 2p!finland,图源bing图片搜索,作者未知,侵删。

异芬说的是:“你在干甚?!”(好吧学过小学三年级英语应该都知道)

图片分享,感觉蛮可爱的,2p/异色白鸟组,2p!Denmark kiss 2p!finland,图源bing图片搜索,作者未知,侵删。

异芬说的是:“你在干甚?!”(好吧学过小学三年级英语应该都知道)

林方家冰箱里的鲱鱼罐头

【丹芬】你的脑袋像个太阳

能想出这样个标题的人全天下估计只有我一个了(。

然后趴在电脑前笑成SB(。

本文意义不明。昨晚深夜自我治愈产物。

说白了一篇自爽文而已(。

============================================

腼腆的人总不说话,仿佛仅因如此就能吸引人。然而提诺自认为并不算什么害羞的类型,相比起来,他认识的一脸生人勿近后果自负的贝瓦尔德才是真正容易害羞的人,自己只是不愿意无端地和别人走得太近罢了。本来就不熟,连交谈都会带着尴尬的生疏。

但正如之前所说,提诺身上这股子腼腆的生分却倒是让不少人把原本对他的好奇变成了向往。他倒也不是什么要坚守任何情怀的人,有些带着香水味...

能想出这样个标题的人全天下估计只有我一个了(。

然后趴在电脑前笑成SB(。

本文意义不明。昨晚深夜自我治愈产物。

说白了一篇自爽文而已(。

============================================

腼腆的人总不说话,仿佛仅因如此就能吸引人。然而提诺自认为并不算什么害羞的类型,相比起来,他认识的一脸生人勿近后果自负的贝瓦尔德才是真正容易害羞的人,自己只是不愿意无端地和别人走得太近罢了。本来就不熟,连交谈都会带着尴尬的生疏。

但正如之前所说,提诺身上这股子腼腆的生分却倒是让不少人把原本对他的好奇变成了向往。他倒也不是什么要坚守任何情怀的人,有些带着香水味的卡片他就收下来了。一些女孩子很是喜欢他温和的样子,仿佛好脾气永远不会被打破,提诺成了能让自己永远被纵容的对象。

然而现实总归只会实话实说,告诉你你所看见的永远只是表象,提诺于你永远只是被追求者,他可以作为男友宠你喜欢你,但似乎永远无法爱你。

这是个无法回避的事实。第三个和提诺分手的女孩也认为提诺并不爱她。可这能怪谁呢,也许是自己魅力不够呢?可提诺也从未和她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表达过不悦,有时甚至能看得出他试图想做一个好男友,可到最后却也总是只能消磨到女生完全没有了继续这段感情的耐心为止。

“你怎么能这样呢,我们在一起三个月,我却甚至感觉不到你有多爱我。你永远只说,我喜欢你。可你从来不说,我爱你。”

这是提诺的第三任女友对他说的话。也没什么激烈的语气,只是平平淡淡,温温浅浅,又带点眷恋和遗憾,就如同这一整段感情一样,如同过去的那几段感情都一样。

“抱歉,我确实想做得更好一点的。”

还是在校的年纪,大家都还年轻,倒也还谈不上耽误不耽误。但即便到了分手这个时候,提诺依旧是一副腼腆的样子跟人道歉,脸上的笑容还是让人生不来气,却也说不上有多亲近。

女孩走了之后,提诺转身也离开了。他的内心指责自己过于果断的动作,可是依旧转身转得毫无眷恋。

也许是真的不喜欢她们吧。

提诺想。

但是他也不太明白自己这些漫长的日子里试图尽心尽力地去迎合她们的恋爱心思是为什么。感觉像是诈骗一样,把她们的时间精力都骗来了。可又感觉自己同样是这场诈骗的受害者。

在骗自己个什么劲呢。明明心里也清楚,自己还是没法真的喜欢她们。提诺苦笑着心想。

落日阳光还是挺刺眼的,提诺索性低着头走路,又担心不看前路撞上什么杆子,于是又将头抬起了一点,就看见一双步履匆匆的脚正朝自己迈进。

幸好看到了。提诺往旁边闪了闪,与对方错开了方向,心里庆幸了一番。

不过来人似乎并不打算错开他,那一瞬间几乎要撞上了。他惊愕地抬起头来,看到的是一张背光的笑脸。

“躲什么躲!”丁马克胳膊一伸就搭住了提诺的肩膀。天热,提诺两边的肩膀和脖子都开始变得热烘烘的了。

“失恋了,想一个人走走不行啊。偏巧碰上你了,打扰我伤怀的雅兴。”提诺笑笑,满嘴跑火车地扯着一堆胡话,也不怕对方信。“哎热死了。手拿开。”提诺抖了抖肩膀,那条胳膊像是长在自己肩膀上一样纹丝不动。

“失恋了老爷我陪你开解开解!正愁我满身的正能量没处使,浪费!”丁马克大言不惭地说着海口,空着的另一只手伸过去揉了揉提诺还算整齐的头发,发丝在指尖穿梭着滑来滑去,凉悠悠的,扑腾出了一小片风来。“凉快不?”

“丁马克。”

“哎。”

“你刚才背着太阳朝我走过来的时候啊…”

“啊。”

“太阳就在你身后照着…”

“老爷我看上去特阳光吧!”

“发梢带光,还是发散式发型,你整颗脑袋就是一光芒四射的太阳。”

说完提诺就自顾自大笑起来,弄得丁马克也笑了起来。

笑是会感染的嘛。丁马克想。笑得心安理得。

提诺觉得他似乎参透了之前他所坚持的三段恋情于他而言究竟有什么意义。不是无意义,而是心跳频率就此找到了一份参照,平平稳稳之后的杂乱无章更能说明一些问题。比如与之前三段恋情内稳定的心跳比起来,此时此刻自己的胸腔似乎正遭受着高密度的狂轰滥炸,非要大声笑着才能把这种感觉盖下去。

不过提诺也不为自己过多辩解,在自欺欺人了三次之后,他现在正放纵着某种可能性在心里的滋生。

他想他此刻还是挺高兴的。

============================================

有生之年写过的最短的一个短篇,十分开心:D

果然短篇才是我的终极追求(。

然而我一个典芬党为什么要去写丹芬白鸟组的文啊,为啥(。

丹芬傻白甜起来比较无压力么。反正这俩人画风本来就透着一股子浓浓的砂糖味儿(x

SuviTiere_

[丹X子芬]旅者歌

*文中丹使用名=马赛厄斯

*架空设定旅行者x少年

*ooc崩坏有第一次写有慎入

=============================== 

提诺最近有了一个小小的秘密,属于十几岁少年的秘密基地。——这个基地在远处有着白色风车和大片铃兰的地方,那是一栋废弃的风车小屋,看上去还有些新,应该是几年前才被人遗弃的,红砖堆砌成的小房子,灰白色的地基部分露了一些出来,木质风车上涂着白色的漆,提诺甚至从屋中地板的小隔间里找到了一些不是很老旧的记事本。那是个好地方,就像是记事本里很多次提到的那位名叫维那莫依宁的老者英雄可能会去往的地方。

只是最近这个小小的秘密基地里,来了一位意想不到...

*文中丹使用名=马赛厄斯

*架空设定旅行者x少年

*ooc崩坏有第一次写有慎入

=============================== 

提诺最近有了一个小小的秘密,属于十几岁少年的秘密基地。——这个基地在远处有着白色风车和大片铃兰的地方,那是一栋废弃的风车小屋,看上去还有些新,应该是几年前才被人遗弃的,红砖堆砌成的小房子,灰白色的地基部分露了一些出来,木质风车上涂着白色的漆,提诺甚至从屋中地板的小隔间里找到了一些不是很老旧的记事本。那是个好地方,就像是记事本里很多次提到的那位名叫维那莫依宁的老者英雄可能会去往的地方。

只是最近这个小小的秘密基地里,来了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就像是往日一样,在干完了所有农活之后,十几岁的少年偷偷的来到这里。对于提诺来说,来到这里是一件极其隐秘而神圣的事情,比和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说话还要让人的内心感到雀跃不止。只是今天他发现在小木屋的跟前倒下了一个人——那个人穿着一件红色的衣服,像是一团火焰在绿色的铃兰丛中。他发着高烧,提诺费劲的把他安置在了屋子里的木板床上。

他应该是偶尔经过这里的,估计是路上出了什么意外才会倒在这里。提诺不知道应该是把他带回距离不是很远的村子里,还是把他安置在这里,等到烧退了之后再送走他。提诺最后选择了后者——只是在那之前他必须要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父母,不然的话,如果没有退烧药之内的东西,这个男人说不定会发生一些提诺最不愿意看到的意外。好在提诺的父母也算的上的得上好说话,毕竟村子里还是曾经接待过一些来自远方的旅者。这样那个男人便毫无危险的渡过了难关——只是后遗症需要多休息几天。

提诺从那个男人清醒过来之后的对话得知,他叫做马赛厄斯,是一个来自丹麦的旅者。提诺倒是不怎么在意这些东西,他待不了多久,就会再次踏上旅途。马赛厄斯的病一点一点的好了起来,离他重新踏上旅途的日子不远了。

今天的天气阴沉沉的,像是一场暴风雨快要来临的样子。出乎意料的事情是马赛厄斯多留了一会儿提诺。——他讲起了关于美人鱼的童话。提诺也听是稍微有些入了迷,这个故事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只是突然的让提诺想去看看丹麦的琥珀之路和那位遥望着大海的小美人鱼雕像,这些让提诺错过了回家的时间。

暴风雨的来临比想象的快,甚至提诺还没有走出风车木屋就于天空降临大地。提诺靠在门边,听着外面的雨打在风车木板上发出的声音,看着马赛厄斯。——他在想,想这个属于他的秘密基地以前是怎样的风景,是不是曾经有一对甜蜜的夫妇住在这里,是不是以前他们曾经在这这里辛苦的耕耘已经被铃兰所覆盖的土地,又或者,这里是专门为了这些旅者而准备的?提诺以前见过一个从外面来的旅行者,他听村子里的人说那个人是想去看北极光,想去看传说中的女武神驾驶的极光战车。这个人也是想去看的吗?“你是想要去哪儿吗?”马赛厄斯的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如果不是今日的暴风雨,或许应该早就重新开始了旅途。“知道被北极光的故事吗?”马赛厄斯开心的朝着提诺笑,因为他觉得总算是打破了从暴风雨开始的奇怪寂静。“北极光?”这里离能够看到北极光的地方还有些远,提诺不明白的看了看马赛厄斯。“就是在黑夜里女武神驾着白色天鹅驶过的彩色轨迹。”提诺其实很不喜欢马赛厄斯的笑,他觉得总是少了一些什么。和提诺经常挂在嘴边的柔和微笑不同,马赛厄斯的笑容很有感染力,看着他笑的人似乎也能变得很开心,只是提诺觉得那个笑容里少了一些真实——他像是为了掩盖住什么一样的在笑,不知道在没有人的时候,马赛厄斯会不会是一副落寞的表情。“为什么你们都会想要去看北极光呢?”这次马赛厄斯没有回答,只是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有着白天鹅的八音盒。

“你听过天鹅的声音吗?”马赛厄斯突然带着一种很淡的微笑,看着玻璃窗外的雨。“天鹅的声音——或者说是天鹅最后的歌声。”

“你是在寻找他吗?”提诺从找到的笔记本里看到过这段描述,天鹅的绝唱,传说是世界上最美丽最动听的声音。

“我从丹麦来,丹麦的医生告诉我,我的生命已经没有多少了。所以我偷偷的带着笔,带着纸,没有告诉家人来到芬兰。目的地是拉普兰,目的地是拉普兰的北极光和我能够写下的最后的一个故事,一个诗歌。我想要唱着歌,去往那里。”马赛厄斯看着提诺,然后有些遗憾的笑了笑。——那是在遗憾他自己。

“你会害怕吗?”提诺在想,要是马赛厄斯看见了北极光,要是马赛厄斯到达了目的地拉普兰,但是却没有写出自己想要的东西应该怎么办?

“嗨,这些问题的话,我倒是打算到时候再说。”马赛厄斯看了看提诺,然后笑了揉了揉她的头发。

“其实我觉得……就算没办法是天鹅最后的绝唱,也至少当过了一次曾经在暴风雨中的白鸟。不是吗?”提诺没办法知道从这里到拉普兰有多远,只是他突然觉得,天鹅的绝唱对于马赛厄斯来说,可能稍微有些遥远过了头。他应该是一只白鸟,在暴风雨中飞往极北的白鸟。藏着所有的寂寥,带着故事高歌的朝着北极光飞去。

这下换到马赛厄斯无言了,两个人一直看着彼此安静的等待到了天明。

暴风雨停了,旅者将要继续踏上他未知的旅程,少年将还带着新鲜露水的淡黄色铃兰花赠与旅者。“我们还会再次见面吗?”提诺用紫色的眼眸看着旅者。——他稍微有些不舍,不舍这一次属于他生命中的小小邂逅。但是属于马赛厄斯的路途是没有尽头的,他必须要走,一直走到自己筋疲力尽然后倒在他为止的路上。

“小子,以后或许我们还会见面的,等到你到了我这个年纪,等到你不得的踏上一条属于你的,无法回头的路。”马赛厄斯在那束淡黄色的铃兰花中挑选出最接近于白色的一株,他很珍重的将它交给你提诺。——属于这个少年的一切还没有开始,属于他的一切或许也没有终结。这次他笑了发自真心而柔和的笑着。

远处的木质风车随着风不断的转动,穿着红色衣服的旅者,微笑着和孩子告别,然后唱起了一只歌,渐渐的消失在了朝着阳光的一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