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丹阳颢天

21821浏览    30参与
桀桀-鎏水金鉴

万圣节问卷拖到现在才补完,本来有很多脑洞反正时间也过了就摆烂了_(:з」∠)_画的是今年看剧喜欢的角色和cp,依次是傲笑红尘,逍遥游,缺舟,佛剑分说,静涛君,青阳子,顥天玄宿,丹阳侯。

感觉我这样恶搞高僧们迟早要被物理超度😢😢……

万圣节问卷拖到现在才补完,本来有很多脑洞反正时间也过了就摆烂了_(:з」∠)_画的是今年看剧喜欢的角色和cp,依次是傲笑红尘,逍遥游,缺舟,佛剑分说,静涛君,青阳子,顥天玄宿,丹阳侯。

感觉我这样恶搞高僧们迟早要被物理超度😢😢……

休琴忘谱

【丹阳颢天/丹颢】金屋藏星

第三、四章

(先婚后爱,双向暗恋)

三.

        颢天玄宿正要进屋,就被丹阳侯握住了手腕,叩脉的指停顿一会儿,才安心松开。


       “就在外面吧。”老待在屋子里对身体不好,他并非没有关注玄宿这边的情况,暗卫每日一封密信,从早晨到傍晚地做了什么,哪怕进了只苍蝇也不放过。这些日子没有旁的人接近过摘星殿,但是颢天玄宿不知是心情不悦还是有所察觉,总是闭门不出。...


第三、四章

(先婚后爱,双向暗恋)

三.

        颢天玄宿正要进屋,就被丹阳侯握住了手腕,叩脉的指停顿一会儿,才安心松开。


       “就在外面吧。”老待在屋子里对身体不好,他并非没有关注玄宿这边的情况,暗卫每日一封密信,从早晨到傍晚地做了什么,哪怕进了只苍蝇也不放过。这些日子没有旁的人接近过摘星殿,但是颢天玄宿不知是心情不悦还是有所察觉,总是闭门不出。


       才回暖的时分,殿内阴湿潮闷,到时候闷坏了。说起来,苍苍的性子却与师兄却是截然相反,总是风风火火往外面跑,哪里热闹往哪里赶,若非他下了强令也不会老老实实待在摘星宫里陪他师尊。


       石桌上细白瓷壶盏里盛着黄澄清茶,水面游荡着碧柳徐风,石桌面前的两人如昔日闲坐对饮,却也生出微妙的变化。


       微风撩起颢天玄宿的鬓边鬈发,丹阳侯瞧着他的气色要比先前好许多,风带起他的宽袖银袍时身量也不显得单薄。


       “你我也有多时未见了,”颢天玄宿先开了口,心情比丹阳侯平静得多,“你近来无恙?”


       丹阳侯移开目光:“我能有什么?倒是师兄的身体,我过来看看。”


       颢天玄宿心下稍宽,转念又心想:每日三顿汤药,七天一次请脉,我的身体如何你不该最清楚?


        茶水饮了几盏,丹阳侯却没有重要的话说,只问他近日饮食汤药之余,颢天玄宿听得耳朵起茧回应地愈发淡然不经,却也没让他听出敷衍。丹阳就像是从勤政殿繁忙的政务中抽身,特地绕道来蹭他宫里的茶。


       也许是久勤犯懒,他坐下便不想起身了,那人在自己眼前捧着杯子,安静恬然,稍抬眼便可看到。前朝的事虽未休,但他与师兄再也不必没日地起争执,连做梦都是他的叹息声,夜夜宫室长明,却殊途相弗。岁月偷来一份难得的宁静,连枝条上的雀鸟都不忍打扰,扑棱棱两声轻盈地飞走。


       他不敢料称自己看得懂师兄,连逼宫前夕,他那鲜少出手的师兄的全力他都未摸透。他也未看清,那人真正宁可毕尽全力、付出性命,也要反对他。有那么一瞬间丹阳侯动摇了对他们二人关系的信任。

       

        或许他总觉得他的师兄性情温柔,忽略了别的层面,而他来不及细想,一切已经收不回。


        一意孤行的人未尝不会苦涩不堪。


        对颢天玄宿来说,他没想到将丹阳侯逼到这样境地,唯一能确定的是丹阳侯对他没有明显的杀意,那一日他如同飘零在空中的浴血孤鹤,在他摔落的瞬间丹阳侯接住了他,只是这次折断他翼骨的人正是他的师弟。


        血液粘湿的阴冷不及他心间寒,镇天台的风都未让他如此彻骨,却久久无法揭去心头疑惑。他看着身边华服荣冠的人。


       “记得从前你我也经常在此讲经论道,彼时你的天赋便要高过宗门内的众多师弟师妹。”


       “嗯,但不及师兄,师兄的天赋是星宗百年来的第一人。”


       “所谓第一人只不过世人给的虚名,如今神宫之主是丹阳,便是我现今之位亦是虚名。”


        丹阳侯听之不语,颢天玄宿追问了一句,“不是吗?”


        “世人怎样想是他们的事。”丹阳饮尽杯中只剩一半的茶,闷闷地道,“丹阳行事只唯己心。”


       “师尊也曾属意你继位星君的,因为我修炼禁术身体抱恙。”


       “是啊,可那时我心中唯一的星君只有师兄,我们曾立誓颢天丹阳,无论是谁成为星君都会共同进退,斩除邪佞,护星宗周全,而星宗双搫永不背离。”


        “丹阳都还记得。”


        “我不曾忘记自己说的话,是师兄忘记在先。”丹阳侯轻阖双目,话音陡转。


         “我派司察前往探查非为监视......”

   

         “可师兄还是怀疑了不是吗?”截住话头的丹阳侯似乎不想听他说下去,“那封罢免我的敕令在师兄案上高悬十数日,师兄还需要说什么吗?为什么不趁早昭告天下,反留我可乘之机?那样师兄也不至于要被反客为主,委居深宫是吗?”


       “丹阳!”颢天玄宿疾声喝止了他,才让丹阳侯从严厉的质问中停下,他面色因血气翻涌而微微泛红,眼角的血丝浮现在赤金瞳仁周围,炯炯烈焰一般地逼视着颢天玄宿,里面有他未向伤重未愈的颢天玄宿质问而久久积压的怨愤,也有他在前朝积攒的怒火。


        他就知道会这样,这也是他迟迟不愿见颢天玄宿的原因。


        那边的人被他噎到尚且没缓过来,他等不到对方的回应,猛地站起身来,“丹阳尚有要事要忙,傍晚风凉,师兄早些入内吧。”


        颢天玄宿仿佛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一般,既没有起身行礼,也没有出言挽留,他侧着身迎着面前是昏黄夕辉,没有再看丹阳侯,低垂眼睫在黄昏下看不清楚神情,产生落寞的错觉。直到丹阳侯从檐廊拐角转头再看他一眼时,他也没有任何动作,依风拂叶下只剩他一人的剪影。



四.

        虽是发了那通火,但在心中郁结消下去之后,终是不放心的丹阳侯加完班之后便匆匆回转摘星宫。宫人言颢天玄宿已经睡下,丹阳侯屏退左右,放轻脚步独自走进了摘星宫。

     

        殿内未点灯,昏暗的星光与月光透进,银青色的光漫淡地铺陈在脚下,越往里越模糊。他坐在颢天玄宿的床头,床上的人呼吸浅近,银色长发散铺在枕间,几缕蜷进素丝寝衣里,随着呼吸浮落在胸口褥面上。阖合的眼睑薄如蝉翼勾勒出美好的弧形。


       丹阳侯探指轻触他额间,未有异样,床上的人失了武功之后又兼神思倦怠竟毫无惊动。过了许久才又轻手轻脚退出来,并叮嘱内官不要提及今晚之事。


        第二天晨起时,颢天玄宿刚沐浴出来便又看到丹阳侯坐在摘外殿的长榻上,背对着他手里正翻着一卷书,被吓了一跳,险些以为自己没睡醒。


        若在以往,丹阳侯同他生气起码要十天半月不理他。


        见他过来,坐在榻侧的人自然地放下手中卷轴,“师兄起身了,昨日....是我语气过重。”


         颢天玄宿才起来,披着一身水汽,脑子还不甚清明,“ 丹阳特意来说这个的吗?”他饮了口茶润润干涩的嗓子。


        他的确心绪不宁了半宿,好在他们生气的次数太多,眼前的人脸色就像那六月天,几句话不到说变就变。数十年朝夕相处,丹阳侯的秉性他太过熟知,事到如今,恼不动也埋怨不得:“是前朝的事让你烦心了吗?”


       “左不过还是原来的烂摊子,贪腐严重,蝇营狗苟,尾大不掉。”被岔开话题,也是耐着性子地解释道,丹阳侯的怒气来得快去得快,给个台阶就下,难记隔夜的仇,尤其是在颢天玄宿让步的时候,“师兄在摘星宫,也对前朝的事如此了解吗?”


        “前朝的事已经写在丹阳的脸上了。凡事过犹不及,施压过重,则清正不显,朝臣噤若寒蝉、谗佞媚上之风往往。”


         “我知晓了,师兄吃过药了吗?”


          “你日日用汤药散去我的修为,如今的我连这小小宫室也出不去,遑论影响朝纲。只是为何是这里?为何是这个位置?”

       

       “只有这样我才能彻底防止新党威胁师兄的安全,避免散入民间的旧党贼心不死图谋重新拥立师兄,永绝后患。”


        “事到如今,一宗不可有二主,一国不可施行两种法度,但颢天丹阳不能分离也不会分开,只有一人之下的皇后的位置,我可以名正言顺地保护师兄。”丹阳侯背过颢天玄宿缓缓说道,师兄仍是星宗的主人,所有人都不可觊觎。


        颢天玄宿叹了口气,万端情绪难名,拥得如画眉目亦不舒展,“你不怕前朝沸议、世人的骂名吗?”


        “再多的骂名也是由丹阳一人承担,丹阳无惧。”


         “你未免太执拗了。”


         “或许是吧,师兄想骂就骂吧。”仿佛破罐子破摔一样,他不希冀颢天玄宿的理解和原谅,只要对方还平安地在他眼前就好。


         “有空的话多来看看师兄吧。”幽闭于此不得出,他担心前朝更担心丹阳侯。


         丹阳侯微微诧异,想来师兄一直幽居在此,没有什么人说话,定是感到寂寞烦闷了,“我得空便会来看望师兄。”

休琴忘谱

【丹阳颢天/丹颢】金屋藏星

又名:太微垣有位病弱皇后


梗来源于空间玩梗:我(颢天玄宿):往事暗沉不可追,来日之路光明灿烂,丹阳,自今日起便封你为熹妃吧。


对皮(丹阳侯):……,师兄,这掌门还是朕来当吧,师兄好好歇着就好。


我(颢天玄宿):师弟,你要篡位了?


古风abo,宫廷帝后,先婚后爱,双向暗恋,寡淡师兄何时开窍


 一.     大婚


        摘星殿内一派披红挂彩、宝粹生华光的景象,四面墙壁悬着双喜如意结,檐角梁柱垂下金丝织赤金凤的红...


又名:太微垣有位病弱皇后


梗来源于空间玩梗:我(颢天玄宿):往事暗沉不可追,来日之路光明灿烂,丹阳,自今日起便封你为熹妃吧。


对皮(丹阳侯):……,师兄,这掌门还是朕来当吧,师兄好好歇着就好。


我(颢天玄宿):师弟,你要篡位了?


古风abo,宫廷帝后,先婚后爱,双向暗恋,寡淡师兄何时开窍


 一.     大婚


        摘星殿内一派披红挂彩、宝粹生华光的景象,四面墙壁悬着双喜如意结,檐角梁柱垂下金丝织赤金凤的红帷,红帷四角打着八宝璎珞,龙凤呈祥的高烛通夜照明。喜房正中的桌子上摞着高高的果品、喜饼、如意、合卺酒等物。


       再往里,只看到红鸾凤榻旁边,镂金刻玉的厚重喜服下的一双脚,余下的便再也见不着了,门口奉礼的太监宫女都被他们的主上堵在了门口。他们皇帝生来威仪不凡,不怒也似发怒,皇帝没开口,所有人都垂眸敛息一动也不敢动。

       

       丹阳侯盯着屋里的人看了许久,直看得有些入了神,却踌躇着没有进去。他陡然醒悟拂袖转身时,险些又撞到一位宫女的托盘,吓得宫女急忙跪下,他才想起来后边还有一堆人,让一大群人在自己身后干等着不太像话,于是挥挥手屏退了他们。

       

       为首的大太监还觑着皇帝的脸色迟疑了一会儿,见确然是叫他们退下,才领着宫女小太监们回去。礼未成就结束的帝后大婚,他可是头一次见到,但这位皇帝原本就是不太走寻常的路的主儿,谁也不敢说什么,便依次退出了摘星殿。


        如今殿内便只剩下他们两人。丹阳侯,即如今的太微垣,现下虽然万人之上,手握最高的权力。却在新婚之夜,在自己皇后的门口久久徘徊也没能进去。


       那一排排明烛晃得他眼睛酸涩,合卺酒泛着琥珀波光,沉吟良久才双腿灌铅似的踱进里屋,随手阖上了要灌进夜风的门。


       随着关门声响,床边坐着的人微不可察地抬头动了一下。丹阳侯却只走到他跟前看了一眼,便迅速转回桌子旁边,端起酒杯一口饮尽,又端起颢天玄宿的那杯亦饮尽。


       在走到师兄跟前时,他也想看看师兄盖头下的模样,可是直觉劝退了他。从他进屋到现在,这么久,他的师兄都一语不发。他忽然明白自己徘徊的原因,这纸婚书是他自顾自地写上了两个人的名字,纵使他现在是坐拥宇内、天下所有,纵使他的确强娶了他的师兄,可一想到师兄是不愿意的,这最后一步他便万万迈不出,他觉得自己看不了师兄的眼睛。


        好戏再美终究做不得真。


       坐在桌边的人拿起桌上一对蝴蝶玉佩细细摩挲着,再深深扣进掌心。


        红烛光辉下,他有些硬朗的轮廓生出暖色,一贯乌沉的严肃容貌也闪烁着温柔的跃动。他未曾觉得头顶冠冕如此沉重,沉重到他无法回头看一眼那个人。


       盖头下的颢天玄宿到现在其实也不太清醒,从司仪官将旨意传来,再到穿上吉服成为皇后,他如坠云雾、恍恍惚惚摸不着头脑。


       他作为被新政推翻的旧党之主,他最亲近的师弟一声不吭地造了他的反,夺去自己一切大权幽禁在摘星殿,最后自己登上主位。他原以为,等待他的不是赶尽杀绝也是终生幽囚。在他领旨的时候就做好这样的准备,却在听到旨意之后,半天挪不动脚步,只睁开眼对传旨太监说道:


       “公公的圣旨确定没有送错地方?”


       昔日的神宫之主即使倒台也威仪不减,何况还是素有德名的颢天玄宿。传旨太监恭谨地鞠下身回道:“没传错,上面还有您的名字呢。”


       于是直到现在他还是被炸得五雷轰顶、思绪混乱的状态。星宗以教立国,不重血脉传承,也并非没有男子为妃的先例,何况他是中庸,勉强够得上为妃的门槛,可这为后……


       ——颢天玄宿啊颢天玄宿,你怎么还有心思想这些?你怎能如此堕落….…


        他在心里很骂了自己一句,转瞬又随遇而安地坐在床边,等他曾经的师弟亲自来给说法,算来,他也很久未见到丹阳侯了。


        那边丹阳侯屏退所有的宫女太监,连个宽衣的都没给颢天玄宿留下,便在旁边独自一人一杯接着一杯喝闷酒,喝完了又自己在那里发愣。

    

        好不容易重又站起身来,却只道:“天色已晚,师兄早些歇息吧。”


        说罢见鸾榻那边仍是没声响,拂袖哐地关上门,便离开摘星殿,去到太微宫批了一夜奏折。


        颢天玄宿侧耳听着那逐渐远去的脚步声,确定人已走远了,头脑方才归属了自己。他掀开盖头,底下簪着的珠冠宝髻是男子式样,连款式都是他轻简不繁重的样式。苍白银发与婚服的艳丽深沉格格不入,除却眼角一抹飞红,哪里都看不出他该是今天的新娘。他想也不想便褪去宝冠和层层叠叠的婚服,换回自己原来的淡色长袍。


       身边鸾榻艳丽刺目,烛光高燃不灭,颢天玄宿躺在床上想睡又久久睡不着,生怕一闭眼,今日这场婚仪便入了梦,梦见更多荒唐来。

      

       他的师弟啊,还是这么地能惹他坐立不安。



二.

        太微宫中,连续熬了月余批折子的太微垣,终是被底下那群酒囊饭袋气得摔了折子,那折子从太微殿的书案上飞到了门口,险些将另一位回京述职的官员脑袋开了瓢。新政推行之初自是有所不足,可他没想到底下这群人如此脓包,这才开始便显出内囊来,数来竟无几人可用。几封贬官的敕令发下去,旁边的宦官与幕寮已是浑身瑟抖,背后生寒,屏息凝神大气也不敢出。


        丹阳侯揉了揉酸痛的眉眼,终于还是决定先放下手中政务,也放过自己,唤人召来仪驾。

      

        “摆驾…”


        伺候的太监如释重负,赶忙上前道:“陛下摆驾去哪里?”


       去哪里?寝宫和政殿两点一线几个月了的太微垣显然也没想到要去哪里,想了想又道:“算了,不必摆驾了,我随便走走。”


       剩下的几位慑于高压,已成冰雕的几位臣子终于解冻,齐刷刷伏在地上跪送圣恭。


       实际上前主颢天玄宿半生寡淡忙于政事,还没来得及有后宫就被篡了位,且星宗并不以血缘为唯一的传位标准。现如今兜兜转转,这后宫统共就他们二人为主,所以丹阳侯走来走去,了无意趣,不知不觉又转到了颢天玄宿门口。

    

       一旁的大太监看到他面容突然缓和下来,忽然心领神会,倘若要这位新君脾气稳定些,还是要多多充实后宫,方便随时舒缓压力,便打算稍后便知会一句前朝列位噤若寒蝉、苦不堪言的臣子。


        摘星殿内的宫人稀少,基本都是在外殿候着,走不多时便听到一阵欢声笑语。檐廊之外的庭院里,苍苍和玄宿正在兜蝴蝶玩。


       一身低调白衣的颢天玄宿,除下了冠冕之后更加低调简淡。三月里正好的暖阳洒在他身上,眸弯里温柔盈笑,手中提着纱灯跟在徒儿后面,中空的没有放蜡烛的纱灯里,扑棱棱地,已经抓了好几只蝴蝶蜻蜓之余。身前满头大汗的小徒儿仍在抓另一些。


        丹阳侯看着春阳下的两人不知不觉面容缓和,方才还怒气冲冲,霎时春风拂面,甚还露出些笑意。舒缓紧皱的眉头后,亦是英俊非凡、神采无双的新帝。


        关于颢天玄宿的事,许多人心里未必没有疑影,大多数人觉得是报复和折辱,毕竟那一役,是丹阳侯亲手将颢天玄宿伤得几个月都爬不起来。像丹阳侯这样不择手段、狠辣非常的人,许多人已经直接间接地受过他的磨磋,他对他的师兄,无论曾经关系多么亲密,也是有可能做出一些报复的举动和非常之事来。


       只是跟在皇帝身边的贴身太监看着却又不像那个味儿。


        他寻思了几回,只觉得人心总是复杂的、有私欲的,他们之间再有仇怨,但单凭颢天玄宿那张惊世绝俗的脸,哪个男人不想纳入后宫。


        丹阳侯在那廊檐下立了许久,只觉得这几个月一直紧绷的疲惫顿消。将苍苍召进宫的决定是对的,何况他是师兄的弟子,待在外面乱跑总也难免有心人的觊觎。


        他觉得这样也挺好,哪怕师兄怨他恨他,只要他还能看到他,看到他在这里自在快乐,他便很满足。


       他不知在廊下站了多久,倘若不是一只蝴蝶捣乱扑到他身上来,拿着纱兜的苍苍陡然愣住,手中纱兜差点掉落,颤抖地如同一只小鹌鹑:“丹…丹阳…师叔…”声音细如蚊蚋。


       丹阳侯最看不得他这副软懦胆小、怕他怕得他跟活见鬼的样子,碍于师兄的颜面才没有发作。


       “苍苍过来。”颢天玄宿温和地冲他招招手,苍苍忙不迭地就跑过去了,连礼都没对丹阳侯行一个。跑过去就躲在颢天玄宿的身后。


       丹阳侯“哼”了一声,连眼神都没给苍苍一个,梗着脖颈,也没给颢天玄宿眼神。


       颢天玄宿放下纱灯,拢着方才弄乱的袖摆,嗓音沉缓动听,遥遥地道了一声:“陛下。”


       丹阳侯霎时脚底如漫冰霜,整个人都有点僵住。才不过没见几个月,他的师兄便要与他如此生分了,想来也是,事到如今,他究竟在期待什么呢?


        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说话不是,气恼也不是,分明是恭恭敬敬再正常不过的一句话,他希望从任何人口中听到,独独不希望从他口中听到。


        这一切又是他自己求来的,任他捏碎指骨,挑不出这话的一点错处来,连不卑不亢的姿态都挑不出一点毛病。恭敬得同普天之下的任何一个臣民一样。


        他觉得自己之前想得太简单,现下他宁愿他师兄冰冷怨毒地看着他、质问他,甚至冷漠以对……

  

        而不是这样……温和又恭从,仿佛揉碎了骨气,也捏碎了他们之间曾经的关系。

  

        颢天玄宿……你真行啊!他心中怨得哽咽,又咬牙切齿起来。

  

        颢天玄宿尚且不知道他一句话的威力有这么大,只道对方还是不愿理他,但对于外界的事情他已经许久没有探听到一分一毫,而如今新政推行之即,他又偏偏来这里,总是有些事情要说的。


        所以他耐着性子在等他开口。


        丹阳侯噎得心口发涨,十分难受,这前朝后宫没有一处让他省心。他怒气冲冲转身正待想走。


         颢天玄宿又叫住了他:“丹阳——”


         “来此是有什么事吗?” 

         颢天玄宿也有些踌躇,捏着袖摆的指紧了一紧才道,自从那次叛乱之后,他对他这个师弟的性情越发拿不准,但前朝的事他又不能放心撒手不管。他出不去摘星宫,丹阳侯好容易才来一次,他也在赌,赌他自己。


        丹阳侯终于还是转过身,看了一眼颢天玄宿。


        “好久不见,进来坐坐一起喝杯茶吧。”

  

        “好。”


——————————————————————————————————————————

祝丹阳侯生日快乐,不快乐也行,随你。

os小剧场:颢天玄宿:陛下。

丹阳侯:【内心戏“师兄果然同我生分了,居然还学会阴阳怪气了”balabala一万字】颢天玄宿,好,很好,你有种!

颢天玄宿:。。。???(我说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儿?)

休琴忘谱

【丹颢】囚

          # 现pa bl双警官私奔流#

        布满医疗器械的房间里,柔和的壁灯光线映着白色床单上一团雪白的人影,整个像裹着的一张茧。丹阳侯抚着指下一张惨白的面颊,失去血色的唇瓣近乎透明,在昏睡中还轻轻褶着眉心,透出懵懂失神的煎熬。...


          # 现pa bl双警官私奔流#

        布满医疗器械的房间里,柔和的壁灯光线映着白色床单上一团雪白的人影,整个像裹着的一张茧。丹阳侯抚着指下一张惨白的面颊,失去血色的唇瓣近乎透明,在昏睡中还轻轻褶着眉心,透出懵懂失神的煎熬。

     

        丹阳侯坐在床边,脱下的警帽和制服搁在一旁架子上,解散的衬衫领口露出的肌理上尚且可见弹火灼烧的痕迹,仅离喉骨两三寸。他低下身将额心贴到颢天玄宿的手背上。手背上的青色血管微微透出,贴在丹阳侯温热的额头上显得格外失温。他透过额心的这点温度感受这个人尚且存在的证明。纵使心电监护仪尚且有平稳地嘀嗒响着。除却握着他肌肤下细微脉搏,他便难以确信他仍然活着。

        

       那颗子弹正中颢天玄宿的心口,即使经过紧急的抢救,仍然命悬一线。在颢天玄宿心脏骤停的那三十秒钟,丹阳侯感觉他世界已经崩塌掉了,仿佛死去的那颗心嵌进他的胸口,令他浑身冰冷痛颤。

        

        他宁愿中弹濒险的人是他,换他躺在这里忍受痛苦,好过这般若死方生地捱。

         

        “值得吗?师兄,付出一切最后还是不得不放弃。”

  

        明明人质已经解救出来了,为了一举剿灭匪徒,上司在他们两天没有得到休息之后依旧下令全力出击,而身为其中最出色的狙击手之一的师兄更是随时随行其中。

         

        没有退路的匪徒引爆了埋藏在窝点的炸药,惊天巨震中,几乎所有人非死即伤。在他以为自己必死的时候,从朦胧血影中看到了师兄的身影。


       那一瞬间的惊喜如今被虬络蜿蜒的悔恨所掩盖,与愤恨不平的怨恼不断攀结着,在等待师兄急救的中途一遍遍燃起、冷却、死灰复燃,最后成了对这个世界背厌。


        —— 离开吧,我们离开这里,只要师兄还在就好,我不想再失去师兄了。——

      

        于是他监守自盗将颢天玄宿带走藏到这里才稍获了一丝安宁,仿佛那轰隆隆的炸弹声和血脉迸溅的场景终于从他眼前消逝。


         警徽和制服都被丢在了一边,这时候他不想再做无私无我的警官了,只想做师兄的丹阳。


        伏在榻间的脊背克制不住地颤抖着,极低极轻的泣声掩在被褥里,像一只蜷曲受伤的兽。泪水打湿了颢天玄宿的手背,睡梦中的人挣扎了两下,那只手便颤了颤。


       “…丹阳。”

       

       丹阳侯满眼红丝的抬起头时,颢天玄宿正偏过头看向他,铺在枕头里的蜷曲银发遮住了他一点脸庞,刚刚睁开的雾蓝色的眼眸,因为失血过多还有些虚飘。

       

         丹阳胡乱擦干净自己的脸,几乎是有些呼吸急促地起身问道:“师兄!…师兄你觉得怎么样?”


        “还好……”


        “还痛吗?”他的指抚开颢天额间一缕鬈发,将脸颊半贴在了颢天的额上,怎么会还好?受了那么重的伤哪有这么快好。颢天玄宿几乎被他半覆在怀里,在空调房里仍然微凉的身体才终于感受一点回温。他疲惫地眨着眼睫,精力不足以支撑这副身躯,却还是不愿闭眼唯恐再睡去,没有吊水的手回拢住丹阳,原本温润的声音参杂着沙砾:“没事了…丹阳,我没事了真的…”


       他试图动了动腿却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

     

       丹阳侯赶紧收敛了心绪,解释道:“只是暂时的麻痹而已,慢慢会好的,师兄不用担心,也不要乱动。”

  

        “好,丹阳我有些冷,好困。”


         “师兄再睡会儿吧,丹阳会陪着师兄。”他握着颢天玄宿的手,想了想便钻进被褥里侧过身小心地拥着他,低下头看着他重新阖上眸子。

休琴忘谱

写在前面

        ——“爱欲于人,犹如执炬,逆风而行,必有烧手之患”

一条说在前面 并记个脑洞,脑洞越堆越多再不写怕自己忘了。


主角宁离/丹颢同世界观设定政斗,微酒琴

不是很虐,但没有主线大纲,不是很擅长政斗,所以可能大部分是感情线,且更得很慢。

打算分两部写,前期平行线,后面合一部分线,宁离《髑髅》,丹颢《梦蝶》。

琴叔虽寡但无处不在(为什说他寡,主要他男朋友有跟没有一个样)。


起完名字后发现是一款慕庄子的文。

        ——“爱欲于人,犹如执炬,逆风而行,必有烧手之患”

一条说在前面 并记个脑洞,脑洞越堆越多再不写怕自己忘了。


主角宁离/丹颢同世界观设定政斗,微酒琴

不是很虐,但没有主线大纲,不是很擅长政斗,所以可能大部分是感情线,且更得很慢。

打算分两部写,前期平行线,后面合一部分线,宁离《髑髅》,丹颢《梦蝶》。

琴叔虽寡但无处不在(为什说他寡,主要他男朋友有跟没有一个样)。


起完名字后发现是一款慕庄子的文。

休琴忘谱

【丹颢】归来

ht不tp懂s:/的/pa都n.ba懂idu 

懂.co的m/s都/1mm懂Hszk不A2g要RJnF卡长NM3期Tl3Oo有g?pwd效=9u麦21


ht不tp懂s:/的/pa都n.ba懂idu 

懂.co的m/s都/1mm懂Hszk不A2g要RJnF卡长NM3期Tl3Oo有g?pwd效=9u麦21











不是必是宓的宓小妃

CP27-Day1手机cos大片

颢天玄宿:加百列

丹阳侯:原PO

爱疯摄影大师:少纯


CP27-Day1手机cos大片

颢天玄宿:加百列

丹阳侯:原PO

爱疯摄影大师:少纯


入林

仙男帷帽的二三事

※颢天玄宿出场一周年生贺24h【11:00】

※颢天丹阳、丹阳颢天,无差


颢天玄宿的帷帽用了好多年,他经常亲自手洗晾晒,白纱换了一片又一片,就是不肯扔掉。

因为这是丹阳侯送给他的。

别看只是顶帽子,其实作用还不少。


1.防蚊

这是丹阳侯会送他帷帽的直接原因。

颢天玄宿实在太招蚊了。

众所周知,有水的地方容易滋生蚊虫,他们在九天银河背后的山洞练功时,颢天玄宿经常白白净净地进去,花猫脸着出来。颢天玄宿倒是不在意,不过就是裸露的肌肤被叮了几个包,有些瘙痒罢了。

但丹阳侯在意。

如果只是手或脚腕便罢了,偏偏这些蚊子喜爱在颢天玄宿俊逸的面容上留下印迹,这丹阳侯忍不了,...

※颢天玄宿出场一周年生贺24h【11:00】

※颢天丹阳、丹阳颢天,无差



颢天玄宿的帷帽用了好多年,他经常亲自手洗晾晒,白纱换了一片又一片,就是不肯扔掉。

因为这是丹阳侯送给他的。

别看只是顶帽子,其实作用还不少。



1.防蚊

这是丹阳侯会送他帷帽的直接原因。

颢天玄宿实在太招蚊了。

众所周知,有水的地方容易滋生蚊虫,他们在九天银河背后的山洞练功时,颢天玄宿经常白白净净地进去,花猫脸着出来。颢天玄宿倒是不在意,不过就是裸露的肌肤被叮了几个包,有些瘙痒罢了。

但丹阳侯在意。

如果只是手或脚腕便罢了,偏偏这些蚊子喜爱在颢天玄宿俊逸的面容上留下印迹,这丹阳侯忍不了,好歹是星宗门面担当,一直顶着张花脸也不是个事儿。

虽然其实只要乖乖待在室内修炼,就没有这种烦恼,但丹阳侯又不愿意放弃和师兄这点独处的时间。

所以丹阳侯出门转了一圈,就给颢天玄宿带回个帷帽。

“丹阳,这是……”

“在路上无意间看到的帷帽,随手买的,你戴上吧。”

颢天玄宿将帷帽翻来覆去看了一遍,抬头问:“丹阳,那你自己不戴吗?”

丹阳侯越过颢天玄宿,在洞里自己固定的位置盘腿坐下:“我又不招蚊,不需要。”

“哈,丹阳,多谢了。”

丹阳得了颢天玄宿的谢,心里开心,但面上却没表露多少情感:“小事一桩。”

就这样,颢天玄宿收下了平日里形影不离的师弟不肯言明的一点心意,一点关怀。



2.挡风

原本这帷帽只在夏日蚊虫多时,才会被颢天玄宿拿出来使用。

但自从他将浩星归流练至最高境界之后,戴帷帽的时日却变多了。

因为他的心脉承受不住浩星归流的强劲内力,开始饱受心疾之苦。

颢天玄宿习惯了偶尔心疾发作的日常,但丹阳侯不习惯。

仿佛患心疾的不是师兄而是自己一般,到处寻医问药,一听到有什么妙手神医或者神仙偏方,他都要拉着颢天玄宿去看看。

颢天玄宿拗不过他,只好跟他去了,但是大夫们基本都束手无策,遇上坏心眼的还会卖假药给丹阳侯。

病没法根治,还容易染风寒,便要休息许久,慢慢地,他不怎么出星宗,很多事情皆由丹阳侯跟随师尊处置。

然有些事也非他不可,丹阳侯就必定会请命一同前往,一路上叮嘱他,把帷帽戴好,吹风容易头疼。

有时候匆忙间忘了,丹阳侯就很生气,甚至想让颢天玄宿戴上自己的帽子。

如果丹阳侯没有跟着出来办事,那颢天玄宿回去就会被丹阳侯堵在门口数落一顿。

颢天玄宿也好脾气地安静听他骂人。

后来他就逐渐养成了出门必戴帷帽的习惯,哪怕他成了一宗之主,要是哪一天出门忘了戴帷帽被丹阳侯逮到了,照样要挨一顿骂。

丹阳侯很多事情都会听从颢天玄宿的安排,偏偏在这件事上一点都不退让。

也罢,这帷帽戴习惯了,也免除了不少病痛,也是好事。



3.遮羞

颢天玄宿天生肤白,年轻时还不若现在这般心思稳重,稍微有点情绪波动,便两颊泛红,有时候他也挺苦恼的。

尤其是知晓了师弟丹阳对他的想法。

那一日,他和丹阳侯一同被师尊外派出任务,巡视星宗辖地内的状况。

这任务并不难,只是耗时耗力,星宗辖地不小,一圈巡视下来,也已临近傍晚。

丹阳侯寻了一处安静的所在,非要让颢天玄宿休息一下。

他说,以师兄的能为,待会回到宗内,师尊又会分派任务给他。

确实,师尊倚重颢天玄宿,并且也是把他当做接任宗主来培养。

颢天玄宿不想拂了丹阳侯的好意,便答应在凉亭里歇息。

正值初夏,迎面吹来的风中夹带着一丝热气,耳畔蝉鸣不断。

颢天玄宿倚着石砌靠背,闭目养神,倒真有点昏昏欲睡。

迷迷糊糊间,仿佛听到丹阳侯在叫他:“……师兄……”

颢天玄宿还没醒过神来,反应有些慢,等他意识到丹阳侯真的在叫他,准备应声时,柔软的触感压上了他的唇。

隔着帷帽的白纱,温度传递过来,带着异样的酥麻感觉。

颢天玄宿不敢睁眼了。

沉稳如他,此时也不知所措,只能一动不动装没醒。

丹阳侯没敢吻太久,也没敢太过分,贴了一下就离开了。

但这个吻确如落雷一样,在颢天玄宿的心口炸开了。 

他清晰地感觉到了,自己的脸越来越烫,不用说,此时此刻,他一定是闹了个大红脸。

他闭着眼睛平息自己的心悸,也看不见丹阳侯在做什么。

如果丹阳侯正在看他的话,那得感激这白纱,遮掩了他不得不承认的害羞。

隔了许久,他才又听到丹阳侯喊他:“师兄,醒一醒,我们该回去了。”

颢天玄宿“悠悠转醒”,应了一声“知道了”。

丹阳侯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甩着拂尘站了起来,等待颢天玄宿起身。

大概出于与自己相同的顾虑,丹阳侯也从不表露他的真心,大半也是怕颢天玄宿为难吧。

只是从那之后,他偶尔会发觉丹阳侯的小动作——偷偷牵手,偷偷亲脸颊。

也不知道在自己真的睡着的时候,丹阳侯偷偷摸摸占过自己多少次便宜。

全赖这顶帷帽,起码让丹阳侯误以为一切偷偷摸摸都没被自己发现。

后来经历的事情多了,颢天玄宿越发能够控制自己的表情,不轻易脸红了。

仗着这个成长,他开始抓包丹阳侯。

他实在太好奇,他的师弟做着这些事情的时候,究竟是个什么表情。

在一次丹阳侯又悄悄隔着白纱亲他之后,他睁开了眼睛。

本来在平复心情的丹阳侯一下子肉眼可见地慌张了起来。

颢天玄宿问他:“师弟,你怎么了?为何脸色浮红?”

丹阳侯结结巴巴地回答:“我没……我只是、只是有一点发烧……”

“我看看。”

丹阳侯凶巴巴地说:“免了,走吧!”就大步流星地落跑了。

颢天玄宿就知道了,丹阳侯也是会害羞的。

但他没有帷帽遮羞。

所以他的脸就越来越黑了。

因为黑脸不容易看出脸红。

只是这样就容易被人误解。

不过对于丹阳侯来说,也无所谓。

只要他的师兄理解他就行了。



如他所愿,颢天玄宿,永远知晓丹阳侯那些隐藏于心的想法。

颢天丹阳,星宗双擘,就这样相互扶持,走过了半辈子。

【END】

地易居

杂乱摸鱼

❗️p2性转道姑玄宿介意慎

杂乱摸鱼

❗️p2性转道姑玄宿介意慎

花椰菜暴食小狗

☆✧*。٩(ˊᗜˋ*)و✧*。☆

☆✧*。٩(ˊᗜˋ*)و✧*。☆

月城

《手鞠球》

丹陽侯&顥天玄宿無差隨寫,丹陽的過去捏造有。

阿玉的點文,總歸來說是個孩子與手鞠球的溫馨故事....吧。


/


丹陽侯攤開雙手。

細紋刻滿掌心,像是握不住流瀉的沙漏。他不在意這些,一如他從不在意那些人對他的冷嘲熱諷。

在他微薄記憶的一隅裡年幼的他有著一顆色澤奪目的彩球。他的母親逆著陽光看不清楚容貌,憐愛地將彩球交付到他小小的掌心。具體是顆什麼花色的彩球,老實說他早已記不得了,但母親當時淺淺的笑他卻一直在心頭惦記著。


他來到紫微星宗的時候比蒼蒼還要小,同樣的是,他也沒有了能夠回去的地方。

事到如今他並不覺得特別悲傷。他曾執拗地拉著母親的手,問她父親為何一定要走...

丹陽侯&顥天玄宿無差隨寫,丹陽的過去捏造有。

阿玉的點文,總歸來說是個孩子與手鞠球的溫馨故事....吧。



/


丹陽侯攤開雙手。

細紋刻滿掌心,像是握不住流瀉的沙漏。他不在意這些,一如他從不在意那些人對他的冷嘲熱諷。

在他微薄記憶的一隅裡年幼的他有著一顆色澤奪目的彩球。他的母親逆著陽光看不清楚容貌,憐愛地將彩球交付到他小小的掌心。具體是顆什麼花色的彩球,老實說他早已記不得了,但母親當時淺淺的笑他卻一直在心頭惦記著。


他來到紫微星宗的時候比蒼蒼還要小,同樣的是,他也沒有了能夠回去的地方。

事到如今他並不覺得特別悲傷。他曾執拗地拉著母親的手,問她父親為何一定要走,母親說戰事很快就會結束,他們終將會自由。他不相信,畢竟他猶記母親當時環抱著他的一雙胳膊在他的背上瑟瑟地打顫。然後母親也走了,一些自稱是父親舊識的人將仍尚年幼的他送入了紫微星宗。

他的日子其實沒多大改變,大約就是多了足夠溫飽的三餐,以及枯燥乏味的四書五經對他的人生提點。

大抵是他有些天賦,習武的路子也算順遂。那些看不慣他的嘴臉在明處暗處日夜地對他嘲諷,他不在意,他們說他是沒爹沒娘養的孩子不懂禮數,他也就認命。

他的臉生來就是這般,性子也是。他只是不知從何說起,到頭來只能講出傷人的話。

可又有誰能夠瞭解真正的他。


「丹陽。」那人溫煦地輕笑著,將一顆綴著流蘇與銀鈴的紫花小球遞到他的手掌心。

顥天玄宿是他的師兄,比他大了將近十來歲,那人鮮少出現在星宗弟子們的眼前,彷彿他是天上的謫仙。他也的確像是仙人。他的髮色好似褪了色的青絲,淡淡的煙紫色猶如雨後的繡球。他的衣著也是一身雪白,大大的幕離垂著雪白的輕紗,令人總看不清他面下的表情。

唯獨他不一樣,丹陽侯心想。

同顥天玄宿在一起的時候,他是真正的自己。那些毫無道理的謾罵與嘲諷皆不存在,他能夠無止境地直視那人好看的紫羅蘭色眼睛,在他面前他的直率從不被曲解成無禮。

「這個呢、叫做手鞠球。」

顥天玄宿說手鞠球能夠帶來好運與幸福,他請人在其中包覆了立冬第一批曬起的稻穀,帶在身上能保他的平安。就像是個護身符。

丹陽侯低頭細細打量著手中鏽著金花的紫色小球,令他不禁想起了記憶中母親贈他的彩球。原來還有這麼個好聽的名字,也不知自己是真沒聽母親提起,亦或他早已遺忘了。

一開始丹陽侯很是欣喜,將小小的花球佩在腰帶上到哪都要拽著,還不忘向年幼的師妹舒遠心大肆地炫耀了一番,鬧得後來顥天玄宿也只得給小師妹送一個粉色的手鞠球。直到日後他發現鈴鐺繫在身上響個不停著實有些愚蠢,他這才略微遺憾地將它卸了下來,繫在案前的軒幌之上,每當讀書的時候甫一抬頭便能瞧上個好幾眼。


歲月無聲地流逝,他們失去了許多,也迎接了許多。有些人終究是離開了,丹陽侯早已記不清每一場分別,正如母親的樣貌也逐漸朦朧在他的記憶裡、隱隱約約地與那人的笑容重疊。

顥天玄宿收了個活潑好玩的小徒弟,成天把宗內裡裡外外鬧騰得不可開交。丹陽侯一張嘴都給叨念得痠了,沒空去細數自己眉間的皺褶又增添了多少。

顥天玄宿曾給好幾個師弟妹送過手鞠球,小小的彩球很得孩子們的喜愛,他說那是期望保護年幼的他們不受戰事的侵害。然而玲瓏雪霏離開了,紫微星宗內許多弟子亦同。顥天玄宿只是望著他們離去的身影,在冗長而靜默的歲月裡獨自一人佇守在鎮天臺之上。

從此顥天玄宿便不再送孩子們手鞠球了。

沒過多久他轉而拾起了刻刀,有模有樣地雕了只不怎麼好看的竹蜻蜓遞到了丹陽侯的眼前,笑問自己準備送給蒼蒼的禮物看起來如何。

丹陽侯嘆了口深長的吐息,勸人還是多加練習。然而那只歪歪扭扭的竹蜻蜓十分值得紀念,便被他不露聲色地收下悄悄地深藏至今。


顥天玄宿倒下的時候,丹陽侯很是茫然。

紫微星宗上下亂成了一團,他憑藉著本能去安撫那些湧動不安的情緒,他不斷告誡自己這將是對方希望他做的,所以他以此麻木自己。

顥天玄宿躺在皓白的床榻,寂靜無聲得彷彿只是沉沉地睡去。被他壓抑了多年的沉痾在他的心尖發出砰然的轟鳴,開始肆無忌憚地吞蝕他虛無飄渺的未來與一身破敗的骨肉。

在丹陽侯的記憶裡那人總是比誰都要堅強,那雪白而寬大的袖襬彷若一張將他給溫柔包覆的星圖,年年月月地在他身旁縈繞。他未曾想過星河也有翻覆的時候,漆黑的暮色裡星子全都落了下來,像是在哭泣。

丹陽侯回到了房裡,紫色的手鞠球仍掛在那裏,染上了歲月的顏色。

他伸手將它取下捧在掌心,這才察覺昔日那對惱人的銀鈴早已不再作響。他忽地眼眶一熱,覺得有股洶湧的情感在他的胸腔裡咆哮鼓譟,他費了好大的勁這才克制住了莫名其妙的淚水,卻無知無覺那五指緊握到發了白的雙手。

他發現,該被守護的人從來都不是自己。


顥天玄宿在銀鈴清澈的聲音裡甦醒。

他眨了眨疲倦的雙眼,覺得自己似乎有種久別人間的錯覺。爐裡燒著柴火,照亮了他的床榻。一顆鏽著星圖的彩色小球懸在他的床頭,像散發著瑩瑩的星輝。

丹陽侯輕聲推門進來,手裡端著湯藥。那抹紫色的身影仍舊一絲不苟,金色的瞳眸像明滅的花火。顥天玄宿望他淺淺地笑了,他想,這也許便是自己重回人間的理由。

「這是丹陽贈與吾的手鞠球?」

顥天玄宿笑說,自己早已不是孩子。但丹陽侯見他將小小的彩球捧在掌心,表情很是欣喜。那一刻丹陽侯才真真切切地意識到了顥天玄宿的寂寞。

「是啊,裡面包覆了立冬第一批曬起的稻穀。」

丹陽侯難得地舒展那緊皺了多日的眉心,回以一個深摯而溫柔的凝望。



「——願保師兄永遠平安健康。」







然冬

台北動漫節,金光布袋戲快閃見面會Day 2.顥天丹陽。

人矮手機舉不高畫質差請見諒Orz

丹陽侯一如既往傲骨嶙峋正氣凜然霸氣側漏帥氣非常英氣逼人(拇指

顥天玄宿依舊沉穩溫和飄逸出塵不愧是道域仙男星宗女神丹陽最貌美如花的師兄(口水

這對已經幸福到不知該說什麼好才好了^q^

玄宿整理紗帽的動作真可愛(顥:帽子好會掉>_<)

後知後覺的發現,那張小卡其實是丹陽顥天的婚禮謝卡嘛,對不對!(咳

台北動漫節,金光布袋戲快閃見面會Day 2.顥天丹陽。

人矮手機舉不高畫質差請見諒Orz

丹陽侯一如既往傲骨嶙峋正氣凜然霸氣側漏帥氣非常英氣逼人(拇指

顥天玄宿依舊沉穩溫和飄逸出塵不愧是道域仙男星宗女神丹陽最貌美如花的師兄(口水

這對已經幸福到不知該說什麼好才好了^q^

玄宿整理紗帽的動作真可愛(顥:帽子好會掉>_<)

後知後覺的發現,那張小卡其實是丹陽顥天的婚禮謝卡嘛,對不對!(咳

入林

元宵佳节赏花灯

灯树千光照,明月逐人来。

正月十五闹元宵,道域也是处处张灯结彩,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苍苍拉着天雨如晴欢欣雀跃地在星宗门口等待,师尊答应他,今晚会带他去赏灯。

丹阳侯也站在一旁,看起来心情并不佳地等颢天玄宿前来。

颢天玄宿姗姗来迟,他手里还提着四盏花灯,那是他前两天应承给苍苍和天雨如晴做的。

当时他也询问丹阳侯了,丹阳侯头一横:“我不需要。”

颢天玄宿把苍苍要的蜻蜓花灯给他,又给了天雨如晴一盏玉兔花灯,手上便剩下两盏花灯。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又再抬头盯着丹阳侯。

丹阳侯:“……做什么……”

“丹阳,我做多了一盏灯,你帮我提一盏吧。”

丹阳侯看了看双手各提一盏灯的颢...

灯树千光照,明月逐人来。

正月十五闹元宵,道域也是处处张灯结彩,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苍苍拉着天雨如晴欢欣雀跃地在星宗门口等待,师尊答应他,今晚会带他去赏灯。

丹阳侯也站在一旁,看起来心情并不佳地等颢天玄宿前来。

颢天玄宿姗姗来迟,他手里还提着四盏花灯,那是他前两天应承给苍苍和天雨如晴做的。

当时他也询问丹阳侯了,丹阳侯头一横:“我不需要。”

颢天玄宿把苍苍要的蜻蜓花灯给他,又给了天雨如晴一盏玉兔花灯,手上便剩下两盏花灯。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又再抬头盯着丹阳侯。

丹阳侯:“……做什么……”

“丹阳,我做多了一盏灯,你帮我提一盏吧。”

丹阳侯看了看双手各提一盏灯的颢天玄宿,确实看起来有点滑稽。

他把白莲花灯留给了颢天玄宿,伸手接过了一盏蝴蝶花灯,“哼”的一声转身先出了门。

苍苍在身后默默地说:“紫色的蝴蝶灯,还挺适合丹阳师叔的。”

颢天玄宿笑了笑,没有说话。牵起苍苍的手,一同逛花灯了。


火树银花元夕夜,彩灯万盏熠霞流。人群接踵摩肩,热闹非凡。

苍苍是孩子心性,一路什么都好奇,各式各样的花灯让他目不转睛,看得眼都花了,扯着天雨如晴的手蹦蹦跳跳的,颢天玄宿和丹阳侯一人提着一盏灯在后头慢慢跟着,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人群里有些戴面具的引起了苍苍的兴趣,尤其是刚刚从身旁经过的一个齐天大圣。

“师尊!我想买那个面具,可以吗?”苍苍向后转头问颢天玄宿,两眼散发着期待的光芒。

颢天玄宿:“好。”

丹阳侯:“不可以!”

苍苍选择只听到颢天玄宿的同意,小机灵鬼扯着天雨如晴向前跑去,去追问前面那个孩子的面具是在何处买的。

丹阳侯眼见他们俩淹没在人群中,生气道:“苍苍!不可胡闹!”

颢天玄宿安抚道:“丹阳,莫担心,有如晴跟着。”

两人便这样缓步徐行,穿梭在人流中。

丹阳侯虽然没说什么,但眼睛依然四处瞧着,搜寻着天雨如晴和苍苍的身影。

“丹阳,你不觉得这样的情景有些熟悉吗?”

“哼,我不记得。”

“哈。”


那是很多很多年前了,也是个上元夜,颢天玄宿带着丹阳侯和天雨如晴出门赏灯。

十岁的天雨如晴羡慕别的女孩儿有花灯,怯生生地问颢天玄宿能不能去买,丹阳侯自告奋勇陪她去,颢天玄宿给了他们一些碎银子,便开开心心地去了。

在卖花灯的摊位前,天雨如晴挑了盏自己喜欢的玉兔花灯。

等待天雨如晴付钱的丹阳侯,瞄到了挂在边边的一盏白莲花灯,通体素白,晶莹剔透,不染尘垢,内里荧光透出,昏黄的色调带着些许暖意。

丹阳侯觉得,这盏灯很像他师兄,外表看着不染俗世,其实比谁都热心温暖。

也就这一晃神,他没有听到天雨如晴喊他走了,等回过神来,他和天雨如晴已经被人流冲散了。

颢天玄宿一眼就看到了手足无措的丹阳侯。

“丹阳,发生何事?”

“师兄!我把师妹弄丢了……”语气里既有自责,又带委屈。

“丹阳莫慌,师妹不会有事,我们一起找她。”

丹阳侯一方面心中着急天雨如晴,一方面又怕自己与师兄再走散了,所以左手一直悄悄捏紧颢天玄宿的衣角,片刻不敢放。

扯得太用力了,颢天玄宿差点被他扯得一个趔趄,无奈道:“丹阳,把手给我。”

“啊?”

“把手给我。”

以为师兄生气了,丹阳侯只好放手,把手伸出来。

颢天玄宿牵起那只小小的手,朝丹阳侯温柔一笑:“这样就不用担心走散了。”

因为年长几岁,颢天玄宿的手比丹阳侯的手要大一圈,握住的时候正好覆盖住了丹阳侯的手背,暖意从接触的地方开始蔓延,温和的话语抚慰了他的慌张,让他冷静下来。

颢天玄宿照顾丹阳侯的步伐,不疾不徐地穿梭在人群中,耳听八方眼观四路,找寻天雨如晴的身影。

好在天雨如晴聪慧,没有随着人流越走越远,而是寻了一处人较少的摊档边站着,提着玉兔灯乖乖地待在原地,眼睛也一直盯着人群搜寻师兄们。

颢天玄宿看到天雨如晴小巧的身影时,也松了一口气:“找到了。”

闻言丹阳侯晃了晃颢天玄宿的手,问道:“在哪里?我们快过去吧!”

一碰面,丹阳侯就伸出右手,主动拉住天雨如晴:“师妹,牵住我,我们一起走吧。”


沉浸在不想承认的回忆中,忽然耳边传来苍苍的声音,“师尊!我们在这里!”丹阳侯这才看到,天雨如晴牵着苍苍站在一处档位边,当真一如多年前。

丹阳侯快步走到他们面前,正想出声训斥苍苍,颢天玄宿在身后抢先发话:“苍苍乖,牵住你丹阳师叔,才不会走丢。”

丹阳侯只好硬生生把骂人的话憋回去。

苍苍小声嘀咕:“我不要,丹阳师叔一定会放掉我的。”

“不会的,你丹阳师叔他牵人可是牵得很紧的。”

“舒远心!别乱讲话!”

“哈,苍苍听话,你如晴师叔说得没错。”

丹阳侯气得差点拂袖离去,然最终还是收起了拂尘,虽然看起来不情不愿,但也确实空出一只手来等苍苍牵他。

苍苍半信半疑地抓住丹阳侯的手,结果丹阳侯“哼”了一声,用力握住苍苍的小手,可把苍苍疼得小脸一皱。

不过师尊和如晴师叔说得没错,丹阳师叔的手是真的又大又暖,牵着很有安心感。

颢天玄宿和天雨如晴看着眼前两个活宝,相视一笑。


笑看今夕灯常新,祈愿来年人依旧。

【END】

鹤暹
2019.12.17 明月 少...

2019.12.17 明月

少时两人曾亲密无间,在星宗内共住一寝。室内布置朴素,开有一方轩榥。每夜解衣入眠之前,丹阳侯侧首,便能望见一轮明月。

2019.12.17 明月

少时两人曾亲密无间,在星宗内共住一寝。室内布置朴素,开有一方轩榥。每夜解衣入眠之前,丹阳侯侧首,便能望见一轮明月。

君三里

颢天丹阳离婚事件下

仙男:哎
丹阳:哼

私设绯降南溟死于内乱

为cp加热度!!

颢天丹阳离婚事件下

仙男:哎
丹阳:哼

私设绯降南溟死于内乱

为cp加热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