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丽水

19053浏览    12322参与
星司

【万有引力世界·一目神】(下)

当一切的秘密揭晓。

新的历史被创造出来。

@危一 

看不懂的赶紧回去看上两篇。

——————————————分割线————————————


“少严,小腿发力,带动腰轴!”记忆里师父训练自己的时候总是凶巴巴的。

“给我好好努力!”

“够累的呀,师父。”

“凡事都要靠自己努力的啊!”师父居然露出难得的笑容。

“师父,我杀了一个魔军!”

“看来和平日子就要到头了。”师父抬起头,他的眼睛,第一次望不见底。

“为师我,嗝……可是知道一个能打败魔军的秘密方法呢!嗝。可……我就不告诉你。”刺鼻的酒气从师父口鼻冲出,浑浊的气味真不好受。

“少严,逃……靠自己……击败魔军,...

当一切的秘密揭晓。

新的历史被创造出来。

@危一 

看不懂的赶紧回去看上两篇。

——————————————分割线————————————


“少严,小腿发力,带动腰轴!”记忆里师父训练自己的时候总是凶巴巴的。

“给我好好努力!”

“够累的呀,师父。”

“凡事都要靠自己努力的啊!”师父居然露出难得的笑容。

“师父,我杀了一个魔军!”

“看来和平日子就要到头了。”师父抬起头,他的眼睛,第一次望不见底。

“为师我,嗝……可是知道一个能打败魔军的秘密方法呢!嗝。可……我就不告诉你。”刺鼻的酒气从师父口鼻冲出,浑浊的气味真不好受。

“少严,逃……靠自己……击败魔军,为师父报仇。”师父的胸膛被五柄银枪穿透,血从眼鼻口耳喷出。师父跪了下去,师父的脸皮被活活撕破,森森白骨活活露出。

死的真难看啊。

怎么梦到了以前的事。

原来……你所谓的那个秘密,原来就是我啊。

作为一目神的我,真是太废物了。少严笑笑,抓住眼前的肉壁缓缓浮空而立。

“这个秘密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好大的秘密啊!”

“我简直想用自己的命来换全部魔军的死!”少严用力咬下后槽牙,吼出了自己的愿望,虽然对自己新长出来的尖牙有点猝不及防。

少严的眼里似乎能喷出火焰。

“这么一大块肉噎在喉咙里不难受吗?让你松快松快。”利刃般的手指化成了刀爪缓缓插进了眼前的肉壁,破开了一道恐怖的裂缝。

恐怖的人形怪物爬出了八岐大蛇的喉部。青色的肌肤布满了细细密密的鳞片,一只血红色的瞳孔在那横着的独眼里发出冷冷的寒光。

“师叔……少哲……我知道了,你们也是一目神吧……”少严苦笑两声,“几乎所有的一目神都被人类屠杀殆尽了,也难怪师父想保护我们。”

“我那天...看见了...”少严强忍着羞涩。

“少严,你愿意和我结合吗?”少女的胸脯因为在多次激烈搏杀之后的极速喘息而下一起一伏,晶莹的汗珠反射出少女细腻的皮肤。少哲突然回避了少严的话。

“...呃...愿意。”

“好呢...嘻嘻嘻...”

“呃?”少严突然觉得身体内好像有什么被抽走了。

“一目神能用自己的命来换一个愿望...你之前已经说出了那个愿望哦!”少哲飞到了少严的面前。

“用自己的命,来换魔族的灭亡。你还说了愿意呢。”少哲趴在少严的耳边,就好像女郎对自己的情郎悄悄耳语我爱你。

“来吧,临死前捏一下。”少哲托起了自己乳房,那上面似乎散发着女人的芳香。少严想,因为他已经闻不到了。

“我忘了,你已经摸不了了。死人。”少哲返回了师叔的身旁。

“最后看看魔族消失的美景吧。”师叔发出了狞笑,“这是你为我们做的!”

魔族族人的身体在一个接一个的消散,,化作光芒散在空中,大多数魔族还来不及反应已经化作了空中飘舞的光辉。

“两万年前败在了一目神手里,两万年后...也败在了魔族手里啊。历史居然惊人的相似呢...

“可惜啊...少年人...”八岐大蛇发出了最后的讪笑。

八岐大蛇化作了最绚烂的光幕,光粒子在空中盘旋飞舞。整片山岗的翠绿色被光芒笼罩,金绿色蔓延了整个山脉。


“我是快要死了吗?”少严还在发呆。

“是的。”少哲邪魅的笑着,胸脯一颤一颤。

“诸位宿老呢?”少严突然想到。

“我们杀的。”师叔回答,“不过应该已经被八岐消化了吧。”

“那我们清理完所有的障碍了呢。嘻嘻嘻。”少哲环住了自己师父的脖子,看着少严的眼神,少严觉得就像看个白痴。

“你们到底是谁?”

“你应该在藏书阁顶楼看见了吧。

“一目为神,二目为人,三目为鬼。”少哲摊了摊手。”

“三目鬼...其实是人与神的结合。”师叔笑笑。

“神...向人类索要处女,疯狂地和处女们交媾...交媾结束后就吞吃了人类女人们。

“侥幸逃脱的人类诞下了三目的怪物...也就是三目鬼...”少哲咽了一口口水。

“我们被视作地狱的恶鬼...我们确实也是!”


     “希光隐瞒你的将你的身份作为了自己最大的秘密...却没想到我们早就知道了你是一目神。”师叔点起一根烟,,缓缓吐出烟丝。

    “师伯他隐瞒你的身份是为了保护你...而我们隐藏自己身份则是为了复兴三目一族。一个是为了别人...而我们是为了自己...似乎,小哥哥你们师徒的秘密...更加高尚呢!”

“不过谁也不知道你师父隐瞒你身份是不是还有其他目的。要不要来一口烟?哦!对了,你知道吗,你的师娘,就是死在暴走的你的手中呢。”

“...”少严呆住了。

“那天我在看到的...明明是一只眼睛的生物啊!你们不可能是三目一族!”少严还是不敢相信,“师娘...师娘不是我杀的!”

“你忘了我们是恶鬼吗?”

“恶鬼总要有两只头的啊!”

两只恶魔一般的头颅缓缓转过来,代替了少哲美丽的脸庞,代替了师叔饥黄的面容。

“原来...我少了一个头和两只突出嘴外的獠牙啊!”

“是啊!神与人总是不一样的...神与鬼...更不一样!”

“我们会越来越像和自己待在一起久的那个人。所以师父长得像师祖,我又长得像师父。”

“师父可没想到自己收养的徒弟会是地狱里的恶鬼。”

“所以我们要复兴三目一族。”

“从今以后...三目一族,才是真正的神!”

少严愣在了空中,他的身体已经溃散。只留下一丝元神化作烟雾飘在空中。

“小处男...接下来要不要正眼看看呢?在两万年沉淀前结束了人类的文明,又在两万年的沉淀的故纸堆上,创造出新文明的行动。”恶鬼少哲一挥手,身后的藏书阁尽数倒塌,书页的粉尘飘洒着与灰尘结合。

“还是不了。观看地狱里的恶鬼交配,可是会玷污我们伟大的神的眼睛呢!”

“所以...安息吧!”师叔吹出了一口气,吹散了少严最后的元神。

一切在风中飘荡。


“我们将是新历史的亚当与夏娃。”上面的恶鬼在不停的踊动着身体。

“...哈...哈...师父...你觉得我哪个头好看?”下面的恶鬼在不断接纳。

书页的碎末还在飘飞。

金光琉璃的穹顶。

“你人类的脸...

“令人作呕。”



by黑密夏目


马瘦毛不长

尴尬之一

寂静的夜晚,会在一瞬间闪回到自己生活中的一些尴尬场面。对于不大擅长言语的人来说,这种尴尬更多是在说错话的时候。

在这样的安静的夜晚,一个人回忆那些尴尬的场面,心里想着,就这么尴尬的渡过了,就这么大半辈子啦。

寂静的夜晚,会在一瞬间闪回到自己生活中的一些尴尬场面。对于不大擅长言语的人来说,这种尴尬更多是在说错话的时候。

在这样的安静的夜晚,一个人回忆那些尴尬的场面,心里想着,就这么尴尬的渡过了,就这么大半辈子啦。

面朝大海

居家,与家人为伴,同阳光共享。生活,有新事,也有心事。

居家,与家人为伴,同阳光共享。生活,有新事,也有心事。

大暑

分享自己喜欢的一段话:

我从未允许自己拥有这样的特权:不确定,但拒绝让位于那些声称确定的人。我的一生都活在别人的讲述中。他们的声音铿锵有力,专制而绝对。之前我从未意识到,我的声音也可以与他们的一样有力


来自《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


分享自己喜欢的一段话:

我从未允许自己拥有这样的特权:不确定,但拒绝让位于那些声称确定的人。我的一生都活在别人的讲述中。他们的声音铿锵有力,专制而绝对。之前我从未意识到,我的声音也可以与他们的一样有力


来自《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


顾小白同学

上锁(佐鸣)

ー莫得开学之前一天一更是起码啊(〃∀〃)

ー谢谢支持!(〃∀〃)

鸣人风残云卷的吃完了他的粥,抬头对佐助笑了笑。

!!!太阳!天使!可爱死了!佐助激动的差点叫出来,但是他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谢谢你的早餐啊我说。”

看起来这个傻小子非常容易被人收买。

佐助拍了拍他的头“起来吧,我带你去穿衣服。”

鸣人懵逼了“你有我衣服?”

“没有。”佐助看着披着被单的鸣人,再一次把他打横抱了起来。

虽然没有你的衣服,但是你可以穿我的~

佐助把鸣人放回床上,不知道为什么,鸣人现在看的床还是会不经意的脸红。

佐助坏笑了一声,把鸣人裹在身上的被单一把扯下来,鸣人娇羞(???)的捂住了自己...

ー莫得开学之前一天一更是起码啊(〃∀〃)

ー谢谢支持!(〃∀〃)

鸣人风残云卷的吃完了他的粥,抬头对佐助笑了笑。

!!!太阳!天使!可爱死了!佐助激动的差点叫出来,但是他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谢谢你的早餐啊我说。”

看起来这个傻小子非常容易被人收买。

佐助拍了拍他的头“起来吧,我带你去穿衣服。”

鸣人懵逼了“你有我衣服?”

“没有。”佐助看着披着被单的鸣人,再一次把他打横抱了起来。

虽然没有你的衣服,但是你可以穿我的~

佐助把鸣人放回床上,不知道为什么,鸣人现在看的床还是会不经意的脸红。

佐助坏笑了一声,把鸣人裹在身上的被单一把扯下来,鸣人娇羞(???)的捂住了自己的身子,活脱脱的演出了良家妇女的形象。

佐助翻出了一件自己曾经穿过的衣服,鸣人伸出手要过去接,佐助却没有递给他,而是自己亲手给鸣人穿上了。

“嗯.....”佐助看了一眼鸣人露出来的胸膛,吸溜,好性感!!!

“啊,佐助,露出来好奇怪....”鸣人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他都不知道自己这样子有多性感。

“啊,不行!”佐助把衣服使劲往上拉,然后发现是无用功,绝望的闭了眼,然后突然又睁开。

兜都房间里应该有针线,要问为什么,因为兜经常给大蛇丸缝破了的衣服,尽管大蛇丸不会再穿了,但是还是把衣服珍藏了起来。

那他就帮鸣人也缝衣服!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佐助的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鸣人同学表示懵逼。

等到佐助的时候佐助提着针线篮子,小心翼翼的半跪在鸣人面前,然后开始穿线,因为针眼超级小,还气的佐助开了永恒万花筒写轮眼。

鸣人差点要一巴掌拍到佐助头上。

你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的眼睛吗!你居然用它来辅助他穿线!!!

最好佐助满意的看着鸣人的衣服,那是他的成果!啊,果然不错!

他拉起鸣人的手“你应该知道大蛇丸有很多实验基地吧?”

“嗯。”鸣人看着佐助,这个少年成熟了不少,五官也长开了,好看的不得了。

这个人,是他一生的羁绊。

“我要找一些人,然后....放了大蛇丸的实验基地里的人。”

鸣人一听,呀,是好事啊,那肯定要支持自己男......咳咳,那肯定是要支持佐助的啊,于是鸣人点了点头“呐,我说其实佐助很温柔的吧...”鸣人笑着看着佐助。

少年的心颤了颤。

鸣人总是这样子,让人心动。

ー第七班第十班

五个人在森林里高速移动,所幸这几天没有下雨,鸣人的气味没有散去,牙还可以隐约闻的出来。

等他们到的时候,鸣人和佐助已经离开了。

卡卡西进入了鸣人和佐助之前欢爱的房间,他闻的出来,佐助大抵已经把佐助吃抹干净了吧。

卡卡西眼神暗了暗。

他摸了摸床,腻乎乎的,还有温度,应该刚刚没有离开多久。

“找不到。”

当所有人都对卡卡西说了报告之后,卡卡西把自己调查的结果说了出来“牙,你能不能闻到他们离开的方向?”

牙皱了皱眉“这里有股很奇怪暧昧的味道....而且卡卡西老师....你身上好像也沾了一点,这个味道让我有点难受。”

赤丸也汪汪汪的答道。

“我要出去闻。”

“嗯。”

牙走出了基地,使劲闻了闻“味道好淡,离开一天了吧”牙笑了笑“不过我还是闻出来在哪个方向。”

ー未完待续

ー谢谢喜欢啊(〃∀〃


ー谢谢喜欢鸭(〃∀〃)

祈织

刀刀表白婶婶

ooc警告

文笔小白

若有雷同,纯属偶然


 一期一振:

主公,能打扰您一下吗?

啊,自从包丁来了之后就一直想要人妻。

不,不用。

办法?其实我有一个。

您愿意嫁给我吗?

(喜欢婶婶却拿包丁为借口的害羞的一期尼)


肥前忠广:

喂…我喜欢你…

什么?没听清?

我喜欢你!

哈?你这是什么表情?别用这种眼神看我。

算了,你喜欢我吗?


鹤丸国永:


哇!…啊哈哈哈哈!吓到了吗?啊呀啊呀,不好意思。

别走啊。等等,我有事找你。

咳,我喜欢你。

诶一一怎么又走了?

真的不是恶作剧啊!

我喜欢你,要当鹤的新娘吗?...


ooc警告

文笔小白

若有雷同,纯属偶然


 一期一振:

主公,能打扰您一下吗?

啊,自从包丁来了之后就一直想要人妻。

不,不用。

办法?其实我有一个。

您愿意嫁给我吗?

(喜欢婶婶却拿包丁为借口的害羞的一期尼)


肥前忠广:

喂…我喜欢你…

什么?没听清?

我喜欢你!

哈?你这是什么表情?别用这种眼神看我。

算了,你喜欢我吗?


鹤丸国永:

  

哇!…啊哈哈哈哈!吓到了吗?啊呀啊呀,不好意思。

别走啊。等等,我有事找你。

咳,我喜欢你。

诶一一怎么又走了?

真的不是恶作剧啊!

我喜欢你,要当鹤的新娘吗?


三日月宗近:

姬君想住在月亮里吗?

不可能办到?

哈哈哈,非也。

姬君已经在月亮里了。

为什么?

不信吗…

因为…姬君早已住进我的眼晴里了……


离酱吃中也ing

实验体番外1

 大概是糖(??)


“伊索伊索!你回来了!”伊索刚走进门就被约瑟夫紧紧抱住。“松手。”伊索用冰冷的眼神瞪着约瑟夫,“快点,别闹。我有事。”

  约瑟夫的眼睛对上伊索的,打了个寒碜,“别打……我放就是了……”他迅速松开伊索放他,让他进去了。

 “哼……话多。”伊索给了约瑟夫一个白眼,一个人走进房间。

  约瑟夫轻笑道,“真是有意思……呵呵……A是吗?我照样可以把你干翻!”

  约瑟夫蹑手蹑脚地走进伊索的房间,从他的背后一把扯下他的口罩,淡淡的笑,“真美啊……嗯……我都差点心动了呢!伊索啊,你那么...

 大概是糖(??)




“伊索伊索!你回来了!”伊索刚走进门就被约瑟夫紧紧抱住。“松手。”伊索用冰冷的眼神瞪着约瑟夫,“快点,别闹。我有事。”

  约瑟夫的眼睛对上伊索的,打了个寒碜,“别打……我放就是了……”他迅速松开伊索放他,让他进去了。

 “哼……话多。”伊索给了约瑟夫一个白眼,一个人走进房间。

  约瑟夫轻笑道,“真是有意思……呵呵……A是吗?我照样可以把你干翻!”

  约瑟夫蹑手蹑脚地走进伊索的房间,从他的背后一把扯下他的口罩,淡淡的笑,“真美啊……嗯……我都差点心动了呢!伊索啊,你那么好看,为什么要戴口罩?”约瑟夫把头靠在伊索肩上,“为了不让我爱上你吗?……嗯?”

  他作死的笑着,呼出的热气在伊索耳边拂过。

 “我就是要带,我乐意。怎么?你管我?”伊索朝约瑟夫病态地笑笑,“还我,别以为我不敢打你。”他伸出手,试图拿回他的口罩,可是约瑟夫把口罩高高举起来,不让伊索拿到。

  伊索猛的一拍桌子,站起来,吓得约瑟夫急急地后退一步,“你干什么?我是不会还你的!”伊索用冰冷的目光盯着约瑟夫,“别磨蹭,我很急。”

 “不,伊索的口罩既然在我手上,我就不会那么轻易还给你的!”约瑟夫依旧把他那招牌作死笑容挂在脸上。“坏人死于话多。还我。”

  约瑟夫笑着,“哎呀呀,坏人死于话多,伊索,你是说,我是坏人?哈哈哈……”“你,还是那么从容啊……”伊索走进,把桌子一掀,厚厚的木板砸在约瑟夫脸上。

 “啊……伊索,你干嘛?!”他朝伊索吼道,“啊呜呜呜呜……伊索,你把我杀了,谁养你?……嘤”

 “不从容了呢。”伊索冷冷地看着约瑟夫,指了指翻倒在地上的桌子,“你不还我,就再砸一次。”

 “伊索……还你……是可以啦,但是,实验室的桌子很贵的啊!”“诶……诶……噫——”

  约瑟夫挥手把口罩扔给了伊索,他精准地伸手接住了,就像一切经过计算一样。“谢谢啊,约瑟夫先生!”他笑道。

 “破绽!”他奔向正准备带上口罩的伊索,把他扑倒在地上,约瑟夫的手用力摁住伊索的。“喂!你……”伊索的脸上浮起一抹红晕,“放开我!别……”伊索拼命挣扎着,可是那是没用的。

  约瑟夫从容地笑着,他把嘴唇凑近伊索的耳根,“伊索,你跑不掉了哟~”

 “约瑟夫!这,这里是实验室啊啊啊!”伊索红着脸大喊,“不要……唔……别这样……约瑟夫先生……”

  约瑟夫停止了他的下贱的行为,回头瞟了一眼身后,“啊啦~伊索,因为这是我的私人实验室,所以,我想干嘛就干嘛,你拦得住我吗?”

  伊索叹了口气,放松下来,“有钱人……”“伊索,别吐槽我了好吗?我有钱才养你的!”

  他一记拳头打在约瑟夫六十岁俊美的脸上,“谁要你养啊!放开我,听到没有?”“哈?为什么,没听到”约瑟夫耸耸肩,他笑了笑,“我傻才会放开你。”

  我已经抛下你一次了,这次岂能再放开你?

  约瑟夫依旧把伊索压在身下,肆意地咬他的脖子,他轻轻解开伊索病服上的扣子,“伊索……我不会再……放开你了,你只能是我的……不能被别人抢走……不能……”

  约瑟夫抱的更紧了,使伊索有些喘不过气,“约,约瑟夫,不要再……让我痛苦了好吗?……你……呃,别啊……”“伊索……你,很痛苦吗?对不起……我……”约瑟夫放开伊索,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他一把扯过伊索的手,“伊索,我说过,我不会在放开你了。”

 “肉麻死了!说了多少放开我!”伊索红着脸把约瑟夫甩开。“伊索啊,好痛的哦……你打算怎么补偿……我啊?”

 “吵死了!我要睡觉!”伊索钻进被窝就没出来。“诶~你,为什么要在我实验室的病床上睡?不想离开我吗?啊啦~真是难得啊”

  伊索瞪了约瑟夫一眼,“什么鬼啊!”他一个横踢把约瑟夫踢倒在地,自己扑在他身上,“先生,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哈哈。”

 “你是A?”

 “嗯呐!”伊索病态地笑了笑,起身道,“先生,我回房间了哦!你不要突然过来啊~”伊索朝约瑟夫招招手,准备关门出去。

 “哦……”

 “诶!对了约瑟夫,你……你,我昏迷的时候,你……没对我的身体做什么……吧……?”伊索红着脸问他,“如果有……你就等死好了……”

  约瑟夫吓了一跳,“伊索~……你别用那种眼神盯着我……很不自在的……我……没有做……是真的!没有。”

 “哦,我信你。”伊索走出门去。

  约瑟夫长叹一口气,“熬过去了……伊索怎么会想到这种东西啊!难道他跟我学坏了?诶~”

  

  总之今天的Lineage的总部依旧没有人被打死。


  

星司

【万有引力世界·一目神】(上)

传说……有这样三个种族。

一目成神,二目为人,三目……三只眼睛……就是鬼。

——————————分🈹线————————————————


“呼...”少严吐出长长一口青烟,“老头子,你就算是死了...也不肯将那个秘密告诉我吗?”少严收回搭在墓碑上的那只手,伤痕累累的一只手,顺便将手指尖的烟头在墓碑上摁灭,然后这个人靠着墓碑顺着墓碑滑到了地上。

“我操...妈的...”少严急促地咳起来,他刚又点起了一根烟,这是师叔给他的。

“劲真他妈的大。

“妈的这老家伙再这样他妈抽下去等不到首级被魔军取了自己也...咳...我操。

“老头子,你看看你。“少严突然拨了拨火盆里的烧的滚红的炭火,...

传说……有这样三个种族。

一目成神,二目为人,三目……三只眼睛……就是鬼。

——————————分🈹线————————————————


“呼...”少严吐出长长一口青烟,“老头子,你就算是死了...也不肯将那个秘密告诉我吗?”少严收回搭在墓碑上的那只手,伤痕累累的一只手,顺便将手指尖的烟头在墓碑上摁灭,然后这个人靠着墓碑顺着墓碑滑到了地上。

“我操...妈的...”少严急促地咳起来,他刚又点起了一根烟,这是师叔给他的。

“劲真他妈的大。

“妈的这老家伙再这样他妈抽下去等不到首级被魔军取了自己也...咳...我操。

“老头子,你看看你。“少严突然拨了拨火盆里的烧的滚红的炭火,火舌偶尔送出几颗火星,旋即消失在夜幕里,“死得和废物一样,还不回来交代出那个秘密么?”

“你那个师弟可真是他妈的有够垃圾的...一次兽潮的十分之一就他妈的撑不住了。

“真的不回来交代出那个秘密?再这样下去你徒弟就要交代在这帮魔军手里了...

“地球防卫队三次重新组建又三次给魔军干掉,魔军还是不费吹灰之力...我们修真者也在魔军面前毫无抵抗力...

“还是你他妈是在诓我?

“根本就没有办法打败魔军...”

静悄悄的,插在墓左边的引魂幡连一点点白色都没有显现出来。不仅师父的魂灵没有召回来,这块墓地上的任何一位逝者的魂灵也都没有回来...少严简直无法相信了。他几乎把整张脸都贴到引魂幡上去寻找可能被他遗漏在夜色里的白色——有了白色就说明有魂灵回来了。

“白色...白色...白色...”少严还在疯狂地寻找是否有一丝丝的白色被他遗漏了。

黑色的引魂幡还是黑色的。

招魂之前少严在墓前点了两根白色的接引烛,蜡油在火间顺着烛身滑落在水泥地上。这时候一阵风吹了过来,烛火在风中一跳一跳的,映照在引魂幡和少严的脸上,从左边亮到右边,又从右边亮到左边。倏忽,两根接引烛都熄了。


“师——兄!”远处有叫喊声传过来,少严清楚是师弟在喊自己。已经没人会来这片墓地祭拜了。原有七十亿人类,在魔军的肆虐下已经只剩下不到一亿人了。

“来了。”

炭火盆被狠狠地踹翻在地,滚到了引魂幡下的一块炭火狞笑着将引魂幡引入了火焰中。火沿着油的痕迹疯狂地吞噬了整片公墓。

“师父,再见了。”被风吹扬起的一颗烟头带走了少严对师父最后的希望。

火焰窜出了山谷,仿佛世界末日。


公墓外候着两个人,一个是少严的师叔,一个是师叔的徒弟,少严的师弟。师叔大概四十五六左右,面色蜡黄,眼神里似乎透露出一股猥琐,少严记得前几年的师叔是很英俊的,即便那时是苦行僧修炼方法。师弟和师叔年轻时简直一模一样,只是年轻的师叔留了短发,师弟的长发扎起了高高的剑道马尾,师叔有一股英气,师弟却隐隐的有几分阴柔气。

“少哲的嘴有时候挺惹人嫌。”少严这样想。

“师兄可有回来过?”面色蜡黄,身材高瘦的师叔问。

“师父不曾回来过,整片墓地...都没人...鬼回来过。”

“我觉着师伯肯定是魂飞魄散啦!”小师弟弓着腰凑到少严面前,他竖起的手指在少严面前晃动,“人间遭难啦!地府也破啦!想你那个那么有责任心的师父到了地府还不帮忙啊?可惜呀,你的师父,完全打不过魔军,肯定连魂魄都被魔军...打散啦!还对付魔军的秘密?你师父指不定是在诓你呢!”

小师弟还在啧啧啧,少严的重拳就狠狠地打中了他的下颌。

“我看你挺烦的。”少严点起一根烟深吸一口,啧了一口痰,“少他妈说话。”

“你,你他妈是要和我开打吧?”师弟捂着下颌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连师父都没打过...”

“少严,少哲...那个...少说两句吧...”看起来严重营养不良的师叔插进两人中间劝架。

“等下再揍你...”少严突然吐掉了烟。

“给我去死。”少严猛地高高跃起,师叔的脸变了色...少严刚刚抽出了他腰间的剑——清光左斩!

少严的身体化作了一道寒光!

奋起!拔剑!斩下!一套动作一气呵成!

一刀!干净利落的一刀!巨兽的头颅和身体已经分了家!鲜血从脖颈上喷涌泻出,宛如喷泉。巨兽的首级重重地砸在地上,扬起一阵尘土。

七人高的巨兽居然就在一击下溃败下阵!


巨兽瘫软下来的身体很快散发出阵阵令人作呕的恶臭,直冲三人的脾府。

师叔愣了神,呆呆地看着面前倒塌的巨兽尸身。

“剑还你...再给我一根烟。”少严的声音让师叔回了神,清光左斩已经回了鞘,安安静静插在了师叔的腰间。

“这家伙的壳很硬...我判断不出来这家伙是魔军还是魔兽。”少严从师叔手中接过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

“里苏过洛第三伍第九师第七军军长...”师叔的声音像蚊子叫。

“这里不能再待了,是火将他们吸引过来的!魔兽最喜欢火了!”少哲从地上爬起来,叫到,“混蛋,是你放的火吧!”

“你说什么?”少严用手指夹住烟,皱了皱眉,他没有理会少哲。

“这家伙是个大家伙...有爵衔的...你居然能一击必杀...”师叔硬生生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哦?是吗...还是个大家伙。”少严恶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烟叶的气息张牙舞爪地占领了他两个肺叶,良久,一股浓厚的青烟打着旋儿被从少严鼻腔和嘴里滤出,“师父总是和我说,要靠力量亲自击败魔军...既然这只家伙都能一击必杀的话...还有哪只魔军...能他妈的逃过我的掌心。”

“靠个鸡巴秘密!老子就是最大的秘密!”在一瞬间,少严的眼里闪过一道金光。


旷野,无边的旷野。

车,银白色的桑塔纳。

如果男人决定要干大事,他会在黑夜里带上长剑。如果男人下定决心要马上做了这件大事,他会立即出发。所以少严出发了。

桑塔纳里还有两个人,因为他们也要干大事,所以他们和少严在一起。

开车的是师叔,他的嘴里叼着一颗红塔山。

“藏书阁还有两天开门,消息准确吗?蜂衣人不会骗人吗?我们还赶得及吗?”少哲捂着腮问到。

“藏书阁里会有我们想要的秘密的。师弟可能将这件事藏在了藏书阁里了。”

少严没有回话。是他要决定去藏书阁的,但他却莫名地感到了一丝异样。

桑塔纳在向东方奔驰。

“你确定走这条路不会遇到魔军。”少严铁着脸扔出了一颗刚点起的烟,一股难受感袭上来。

“魔军前两天刚来这里扫荡过,这么短时间,它们不会来的。”师叔也将烟头丢出车外。

“天快亮了。”师叔道。

少严捂着肚子一言不发,面色已经铁青了。

桑塔纳狠狠地打弯,在地上磨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少哲,今天几号!”歇斯底里地怒吼!

“不!今天是他妈的阴历十五号!”歇斯底里地叫喊!

“不行!得他妈的停车!操!妈的少严你坚持一下!我们马上找地方搭帐篷!”

十五号,如你们所见,每个阴历十五号少严都会异常痛苦地失去灵力。之前那个一刀砍翻大爵的武者只能痛苦的蜷曲在座位上。

“妈的!”少严用尽力气从嘴巴里吐出了脏话。


黄昏。

一顶帐篷,一顶宽阔的旅行帐篷搭在了旷野上。这顶帐篷有四个房间,一个大的客厅。

篝火在熊熊燃烧。

“师父,今天十五号了呢。”少哲将手环在师父的脖子上,似乎在撒娇。

“等下你先守夜,我再替你。”师叔用了真气将话说了出来,在旷野里特别响。

少严没有醒,他已经疼痛到昏厥了。

“你还是这么喜欢试探...”少哲的眼里似乎充满了诱惑。

“看见之前那块大石头了吗?”

“看见了...”


夜,深夜。

熊熊的篝火能照亮整个帐篷。

没有人在篝火旁。

“师父...”少严突然冒出一句呓语。

“呃!”少严猛地一起身。

“几点了...”少严下意识的问道。

少严房间的窗户是开的,外面还是黑漆漆一片。

“怎么会想起以前的事。”少严的肚子响了两声。

“饿了...出去找点吃的。”少严掀开厚重的被子。

“师叔?在吗?”没有人回话,其余三个房间都空空荡荡的。外面有一堆篝火,篝火旁也没人。

“不好...”少严暗叫一声,抓起背包里几张符纸,纵身跑了出去。

外面能看到天上的星光。

周围一片空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

只有远处一块大石头,静心下来居然能听到一股不和谐的声音。

那声音似乎是女子叫春时的声音。听不大清,但似乎很尖锐。

少严暗攥着符纸,小心翼翼地往那边靠去。

真是一块不同寻常的岩石啊。少严想。

少严依稀听到叫床声中夹杂着几句对话。

“再...再用力...”

“他不会听见的...”

少严纵是个大小伙子,也羞得满脸通红。他例没行过男女之事,连见也没见。

那真是一块大石头,有两三人左右高,横着有三四人接连躺着般宽。

“...就看...一下下...一下下定不会有事的。也许他们也是幸存者,我们正好可以救助他们。”少严不满足听声音了,他内心一边谩骂这女子叫声浪荡不加检点,一边又耐不住少年人的好奇与激动。

只听那叫声越来越大,不时夹杂着一些淫言秽语。

“原来女子兴奋时会是这样叫喊的么...”少严咽了咽口水,纵身跃上了巨石,月光很透彻,能看见下面的情况。

两具游龙般的身体在不断的缱绻黏合,兴奋的言语不断从女子的嘴里脱出。看不见两个人的脸,只能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的情味。

少严淹了一口唾沫。

活春宫就在眼前。少严想。

于是他挪了挪身子。然后一颗石粒掉了下去。

“有人!”女子立马退出了交合的状态。偷情者在一瞬间变成了猎杀者。

两颗警觉的头颅如机械一般旋转着,在空气中嗅着,要找到那个不知死活的偷看者。然后这两颗头颅转向了少严。

两颗狰狞的头颅!青面獠牙,靛青的皮肤上细细密密的覆盖着细小的鳞片,一只竖着的巨大的眼睛占了整张脸脸的四分之一,獠牙散发出阵阵寒意。

“魔军!”

人在面临死亡的威胁时总能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少严都说不清自己当时的速度有多快,起身和后弹这两个动作他几乎是同时完成的。同时,两张雷火符已经从他的指尖射出,快如子弹。

爆炸巨大的冲击力将少严的身体又往后送了几分,借助这反冲力又扔出三枚三枚御风符。他在短短两秒内完成了这一连串的动作。

“咻——!”划破空间的锐声从少严背后追击而来。

少严的神经反射速度似乎都被这声音给带走了。

最后留在少严眼睛里的只有两张黄澄澄的符纸。


……



(未完待续)

(喜欢请关注我哦)

@危一 

星司
路明非说圣诞快乐 楚子航说圣诞...

路明非说圣诞快乐

楚子航说圣诞快乐

@危一 

路明非说圣诞快乐

楚子航说圣诞快乐

@危一 

一碗茧

如何拍出刷爆pyq的照片

如何拍出刷爆pyq的照片

笑墨白

(道歉声明)

最近一段时间,身体不好,心情也不好,挖的坑可能是填不上了,一直等我更新的小伙伴们对不起了,或许等春暖花开的时候,我的更新会来(也有可能不会)总之很抱歉,辜负你们的期待了

最近一段时间,身体不好,心情也不好,挖的坑可能是填不上了,一直等我更新的小伙伴们对不起了,或许等春暖花开的时候,我的更新会来(也有可能不会)总之很抱歉,辜负你们的期待了

祈织

当你睡不着时近侍的反应

ooc警告

文笔小白

若有雷同,纯属偶然


丰前江:

诶,睡不着吗?

要和我一起去兜风吗?

哈哈,开玩笑的。

那么,要躺在我大腿上吗?

(膝枕江,我可以!!!)


数珠丸恒次:

您有什么烦恼吗?

想听故事?

抱歉,我不会讲故事…

但我可以为您讲一卷经。

嗯?

不需要吗?


三日月宗近:

姬君?怎么了?

睡不着?

哈哈哈,如果睡不着的话,要和老爷爷一起赏月吗?

什么,没月亮?

哈哈哈,月亮…

不就在姬君面前吗?


谦信景光:

我今天记住了新汉字的写法哦!

我可以给主公讲故事。

啊…没关系,不麻烦。

我会好好讲完的!

不会累哦,我会一...

ooc警告

文笔小白

若有雷同,纯属偶然


丰前江:

诶,睡不着吗?

要和我一起去兜风吗?

哈哈,开玩笑的。

那么,要躺在我大腿上吗?

(膝枕江,我可以!!!)


数珠丸恒次:

您有什么烦恼吗?

想听故事?

抱歉,我不会讲故事…

但我可以为您讲一卷经。

嗯?

不需要吗?


三日月宗近:

姬君?怎么了?

睡不着?

哈哈哈,如果睡不着的话,要和老爷爷一起赏月吗?

什么,没月亮?

哈哈哈,月亮…

不就在姬君面前吗?


谦信景光:

我今天记住了新汉字的写法哦!

我可以给主公讲故事。

啊…没关系,不麻烦。

我会好好讲完的!

不会累哦,我会一直陪着主公,不会寂寞的!


肥前忠广:

别靠近我。

睡不着?

啧,真麻烦。

哼,就讲一个,要听什么?

哈?《白雪公主》?

喂,你笑什么?

就讲一遍,听不听随你。


萤丸:

主人?你怎么出来了?

也好,跟我一起去看萤火虫吧。

快看,这一大片全是哦!

闪闪发光,多美啊…

诶--不要突然摸我头。老是这样摸我的头会变矮的啦!

不要伤心啊。给,给你摸就是了…
















顾小白同学

上锁(佐鸣)

二因为肉被吞了,啊,我写文文也是为了满足我的对佐鸣的绮丽幻想啦,所以肉没发出来,但是我自己可以看,我已经满足啦!(〃∀〃)

要是真的有要的话我再想办法叭

ー请看好食用!

ー可能有点ooc~

鸣人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佐助的温度。

大抵是走了。

可是机警如佐助,在他走前,早就把鸣人的查克拉锁住了。

因为没有九尾的查克拉,鸣人身上还都是佐助留下来的咬痕,大抵佐助昨晚也是第一次,一点手下留情都没有。

鸣人感觉自己被撕裂了。

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滴,什么啊.....明明是好兄弟啊...小樱还喜欢佐助呢,自己这样子,对不起的是小樱....

想到这点,鸣人哭的就更伤心了。

**...

二因为肉被吞了,啊,我写文文也是为了满足我的对佐鸣的绮丽幻想啦,所以肉没发出来,但是我自己可以看,我已经满足啦!(〃∀〃)

要是真的有要的话我再想办法叭

ー请看好食用!

ー可能有点ooc~

鸣人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佐助的温度。

大抵是走了。

可是机警如佐助,在他走前,早就把鸣人的查克拉锁住了。

因为没有九尾的查克拉,鸣人身上还都是佐助留下来的咬痕,大抵佐助昨晚也是第一次,一点手下留情都没有。

鸣人感觉自己被撕裂了。

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滴,什么啊.....明明是好兄弟啊...小樱还喜欢佐助呢,自己这样子,对不起的是小樱....

想到这点,鸣人哭的就更伤心了。

**佐助!鸣人在内心里已经幻想他把佐助打的半死N次了...

但 总归不能一直在这里吧....

鸣人起身 因为昨天衣服被佐助撕了,他拿了被单裹在了身上。

真是黏糊糊的.....

想到这里,鸣人的脸不禁红了起来....

门没有锁,鸣人就这样子离开了他和佐助欢!奥利给!爱的地方。

ー木叶

“纲手大人,鸣人....被佐助拐走了...”卡卡西握拳,都怪自己大意了,那个满脸是笑容的男孩子被带走后也不知道会被怎么样对待 。

纲手直觉把桌子拍碎了,旁边的静音脸色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被鸣人被佐助带走这件事而变的惨白。

“啧。”纲手咬了一下手指“也不能怪你,是我低估佐助的能力了,静音 把第七班所有人叫来!”

小樱是一路跑来的,距离鸣人去带回佐助已经过去一天了,也不知道成功了没有....

佐井也和平时不同,焦急的跑向火影办公室,希望不要和他预料的一样啊....

第七班除了鸣人大和不在,其他三个都是皱着眉头的。

“鸣人没有把佐助带回来,相反 他被佐助带走了。”

“什么!”小樱震惊了,一脸的不可思议

“我现在命令你们去寻找大蛇丸的基地!”纲手看了一眼小樱“找到了先不要打草惊蛇,我有安排。”

卡卡西开口了“可是...您也看见了,我们这里除了佐井,就没有可以侦查的了。”

“我把第十班给你。”(雏田,牙,志乃)(是第十班吗?〃∀〃)

“是!”

ー大蛇丸基地

鸣人扶着墙,一步一步艰难的向前走。

阴暗潮湿的基地和这个金毛阳光少年一点都不符合。

鸣人没有注意到暗处的黑发少年暗暗的看着他,甚至嘴角都不自觉的向上扬。

就算只裹着床单也是可爱性感的要死啊....

啊啊啊!鼻血!

“混蛋佐助!”

正在擦鼻血的佐助听到鸣人突然叫的时候还以为他发现自己了,但是又听到他大喊道“这里怎么和迷宫一样!”

佐助笑了笑,这个傻瓜,这样子叫不是会被自己发现的吗!?真的可爱死了!

叫的那声混蛋也好性感!

阿西。

在木叶的鼬感觉到一丝不安。

(Top:这里的鼬没有屠杀家里人,佐助和大蛇丸一起只是单纯的追求力量然后....嘿嘿嘿〃∀〃)

在鸣人第N次迷路的时候,因为过度运动而导致脸色通红。

要是平时都他是跑上个几小时也不会累,一是因为有查克拉,二是....下面一点也不痛啊...

佐助咳了一声,看够了也该和鸣人一起吃早餐了。

他出现在鸣人的面前“走了,去吃早餐。”

语气冷冷的。

“不要,我要回木叶。”鸣人扭头,气鼓鼓的。

啊啊啊!好可爱!阿西!死了死了!

佐助感觉自己鼻血又要出来了,但是现实却是冷着眼,把鸣人打横抱起来了。

啊啊啊,老婆身体好软好香!咳咳,迟早是老婆!

他把鸣人抱进了餐厅,然后自己进了厨房。

成果就是鸣人面前的清单的小菜和粥。

鸣人看了一眼,直接颠来“我不吃不吃啊!我不爱吃蔬菜!我要吃拉面!”

啊,闹别扭也好可爱!

佐助自己冷冷的夹了棵白菜,在嘴里嚼了嚼,然后一把抓起鸣人,一个缠绵的吻,佐助顺势把白菜渡进鸣人的嘴里,然后开口“吃了,不然,我们就再来昨天那样子的画面。”

....鸣人瞪大了眼,再来一次?

他下意识吞了吞口水,然后乖乖的夹起蔬菜拌粥吃,边吃边道“次就次嘛!哇啊,没想到佐助你还会做饭,还挺好吃的啊我说!”

佐助摸了摸鸣人的头发,道歉“吃完了我给你穿衣服,然后出门。”

出门?鸣人眼睛亮了亮,“是不是回木叶啊我说?”

“想回去?”

“嗯!”

“和我结婚我就放你回去,而且我也回木叶。”佐助把自己计划了多年的事和鸣人道。

反正也把他吃了,结婚迟早的...但是还是想当事人亲自答应。

“可我们都是男孩子啊。”鸣人挠了挠头。

那是不是你是女孩子就愿意嫁给我,就约等于你愿意嫁给我!?

鸣人看见突然就笑了的佐助 ,他摇了摇头

佐助果然阴晴不定。

ー这章先到此为止啦!(〃∀〃)

ー我感觉人物崩了呀,但是这样子的二少也是我喜欢的!

ー喜欢先卡鸣还是爱鸣(〃∀〃)打算写完这个开新文啊,虽然还要很长时间(〃∀〃)

ー未完待续。

ー谢谢喜欢(〃∀〃)

天天就天天

求一篇文

      求一篇文,内容是天宫魔道渣反众人一起看各自文的小说。

      求一篇文,内容是天宫魔道渣反众人一起看各自文的小说。

用户7273622423

若不能成为朋友,那也决不能成为敌人。要好好来往!

若不能成为朋友,那也决不能成为敌人。要好好来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