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丽莎丽莎

16079浏览    123参与
我永远喜欢乔家大院

【授权转载】骄傲的母亲

转自ins 原po hajnarus

Haj太太:骄傲的母亲(?)

丽莎丽莎老师那里原话是“I'm impressed”,我魔改成这样你们知道我想表达什么的🤪

*这只西撒大声地喊着Z让乔乔以为他睡着了

危  乔乔  危

【授权转载】骄傲的母亲

转自ins 原po hajnarus

Haj太太:骄傲的母亲(?)

丽莎丽莎老师那里原话是“I'm impressed”,我魔改成这样你们知道我想表达什么的🤪

*这只西撒大声地喊着Z让乔乔以为他睡着了

危  乔乔  危

扶她人Alpha
【性转预警】就要男妈妈就要男妈...

【性转预警】
就要男妈妈就要男妈妈就要男妈妈就要男妈妈就要男妈妈就要男妈妈就要男妈妈就要男妈妈

【性转预警】
就要男妈妈就要男妈妈就要男妈妈就要男妈妈就要男妈妈就要男妈妈就要男妈妈就要男妈妈

栗子ԅ(¯q¯ԅ)
beauty and pluc...

beauty and pluck


(一张丽莎丽莎老师的旧图)

beauty and pluck


(一张丽莎丽莎老师的旧图)

故时晓霜寒

【卡兹丽萨】 去远方

卡兹丽萨cp文,不喜欢不要看(´;︵;`)

占单人tag致歉,但是我cp真的太冷了desu

希望同好能一起来玩 (|||▽||| )我爱他们


Character  1


——我仰望夜空,愿希望藏匿于浩渺宇宙中。


“老师。”


伊丽莎白回过头,是自己的学生,也是自己唯一的儿子。“怎么了乔乔。”她面容疲惫,忧心忡忡,连一丝笑意都无法勉力挤出。


这个高大强壮的年轻人看着自己的母亲,想到她做出的决定,心里又是一阵抽痛。他们才相认不久,这之前他一直认为自己的父母都已死于非命。而误打误撞地进了政府又参与了核心...

卡兹丽萨cp文,不喜欢不要看(´;︵;`)

占单人tag致歉,但是我cp真的太冷了desu

希望同好能一起来玩 (|||▽||| )我爱他们






Character  1


——我仰望夜空,愿希望藏匿于浩渺宇宙中。


“老师。”


伊丽莎白回过头,是自己的学生,也是自己唯一的儿子。“怎么了乔乔。”她面容疲惫,忧心忡忡,连一丝笑意都无法勉力挤出。


这个高大强壮的年轻人看着自己的母亲,想到她做出的决定,心里又是一阵抽痛。他们才相认不久,这之前他一直认为自己的父母都已死于非命。而误打误撞地进了政府又参与了核心计划后,他与西撒成为了好伙伴,又认伊丽莎白为老师,他好像逐渐找到了自己的使命:拯救这个衰败残破的地球。


是的,所谓的政府核心计划就是向太空进发,找到带有西塔激活因子的物质,让陷入核冬天的地球重新焕发生机。


伊丽莎白·乔斯达,这个被乔斯达家收养的孤女,与乔斯达家的独子结婚后又生下一子,同时和丈夫一样也是优秀的飞行员。当乔治·乔斯达在战斗中丧命时,她也因机翼严重损毁、发动机故障摔进了森林中。现在的政府,当时还叫OHP(the Organization of Human Protection)组织的人救下了奄奄一息的她。在了解了组织的目的和计划之后,她短暂地离开过一段时间回到了家中,只是不再参与国家间可怕而又无意义的战争。


然而三个月之后,真正的现代战争爆发了——在几乎贫困人口都因战争几乎无法存活、大量死去的同时,某个存有核武器的国家丧心病狂地轰炸了某中立小国与另一个大国的边境地带——官方解释是一个叫多洛莉丝的工作人员的失误,她把自己的侄子带进了控制室,小男孩误碰了发射按钮。


没有一个人相信这个说法,大家编出了许多笑话和谚语来嘲笑这个连小儿狡辩都不如的解释。教训孩子时会用“为什么你能惹出这样大的乱子?你是多洛莉丝的侄子吗?”,嘲笑某人的解释蹩脚时也会用“嘿,多洛莉丝听了也觉得这太扯了”之类的说法。


虽然娱乐至死的人们在波及不到的地方几乎要把多洛莉丝事件当成一个笑话,但只要头脑还清醒的人都能看到这背后剑拔弩张的核战危机,而只要心中还存有一丝良善,就能看到无辜被轰炸的人民是多么可怜。哭泣的婴孩和遍地死尸无法让战争的脚步延缓,或者说,政治家眼里根本没有未干的鲜血和凄厉的嚎哭,只有权力扎根在他们的心里。


在许多人还认为这只是一场再平常不过的小型轰炸时,这位新寡的女士,同时也是敏锐的战士,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联系了OHP组织的人,向收养她的艾莉娜夫人辞别,含泪亲吻年幼的儿子,高瞻远瞩地加入了这场伟大正确的事业。


在近乎疯狂的核战争告一段落之后,正如OHP的领导人一开始担心的那样,地球俨然是一颗“死星”。组织靠着各类财团的支持迅速在各地设立了分部,将幸存的人收容到防辐射帐篷中。这种类似蒙古包的帐篷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密闭良好,空间充裕,是组织里无数研究人员最得意的研究成果之一,能拯救无数人的生命。同时,OHP在世界各地的领导地位也确立下来,尽管本意并非如此,但如今不挑起这个重担才是不负责任。


伊丽莎白是优秀而强大的战士,靠着坚忍不拔的意志力和聪慧过人的头脑成为了组织里顶尖的一批飞船操作员,对各种飞船类型都很熟练。她一次次地飞入太空之中去寻找生命的希望,看着探测器一下下平稳闪烁的界面偶然的异动欣喜若狂又在带回那些石粒尘埃之后失望地得到研究部人员激活测试失败的结果。


而西塔因子是战友罗吉兹带回的尘埃中夹杂的杂质。多亏了卡特琳博士,以多年来科学家的敏锐嗅觉察觉到了杂质中可能存在着他们所苦求的希望,从而做了附加测试。成功的结果出来时整个组织都陷入了短暂的、发疯似的喜悦中,几乎每个人都在笑着流泪,举起稀释过的酒精干杯。当时西撒加入组织不久,跟在她身边当助手。他还没有为了这项事业付出过什么,不如组织里四五十岁的人感情厚重深刻,却依然被氛围感动,一整天都眼睛湿润。他问自己的老师,我们是否已经窥见希望的曙光。


伊丽莎白当时被喜悦冲昏头脑,不假思索地回答了是。然而这之后,举步维艰的研究,毫无收获的探索,有去无回的战友,生存资源的紧缺,社会秩序的动荡,无一不向他们提出挑战,像是一个接一个巨浪扑打过来,要将脆弱渺小的孤舟吞噬。


笑的次数越来越少,脚步越来越坚定,也越沉重。她在四年后见到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欣慰又担忧地成为这孩子的教导老师,在同事托马斯说漏嘴后硬着头皮母子相认。不过,在短暂的冷战之后,她得到了谅解。尽管自知对儿子亏欠良多,肩上的担子依然紧紧地封住了她的嘴巴。


在听到最后一名同等级的战士在太空中殒命的消息时,她感到呼啸的寒流紧贴着背脊擦过,激起一身鸡皮疙瘩。脚后跟仿佛正悬空在陡崖之上,随时都有跌落的风险。尽管恐慌,她却并不绝望,至少在一切崩溃之前,太空中还存在着飘忽的希望。


机会在三天前到来,总理把她叫到底层的会议室,整个研发组的成员也都在。战友的讣告还没发,眼底的泪迹还未干,为什么要叫她来用于议事的底楼开会呢?伊丽莎白犹疑地看着围坐成圈的众人,沉默落座。


“丽萨。梅西斯是一名真正的战士,无论怎样,不要过度悲伤。”年过七十的总理挤出一枚勉强的微笑,梅西斯是他一手教导成人的养子,没人会比他更加心痛。


“啊,谢谢您。只是希望您能节哀,我……”


总理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打断了她:“丽萨,请别紧张,我本意是希望接下来的谈话不要过于沉重,但是……这大概是不可能的。”他很浅地苦笑了一下,“你应该知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经过商议,当然,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已经没有别人了,我们希望……你能执行998号计划。”


998号计划?这么快就要用第二张底牌吗。如果说之前只是对环境的担忧,总理的这句话则是明明白白地告诉她:我们没有时间了,只能拿出破釜沉舟的勇气,请求你以殉道者的姿态,肩负起这沉重的使命,燃烧全部剩余的生命去为苟延残喘的人类寻找延续种族的希望。


伊丽莎白沉默了一秒钟,答应了。这一秒钟她想到了相认不久的孩子,也想到了抚养自己的艾莉娜夫人。有得必有失吗,她在心里叹了口气,尽管不能说完全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可是她依然为自己的选择,为自己的事业骄傲。


998号计划的规则是残酷的:对希望的求索之路仅能止于成功或死亡。没有觉悟,无法接受这样的任务。


孤独,坐在会议室里,她感到孤独,因为能够接受这任务的战士只剩她一个。可同时她看着深情地望着自己的研究员们意识到,这些人又何尝不是自己的战友呢?他们的目标是一样的,他们是一个战线的战友,只是分工不同。难道他们就不想为了这事业献出生命吗?不,在座的所有人都已经为此奉献上青春,正在为此献出生命。


“老师。你真的要去吗。”乔瑟夫,她的孩子,收敛了平日里对凡事都无所谓的随意态度,目光沉重地看着她。她感觉自己在被这眼神炙烤,烧痛熏哑她的喉咙,使她说不出话来。


她只能点点头,一副冷漠淡然的样子。


对面的大男孩说不出话了,眼底蒙上一层雾气。她感到心被这层水雾淹没几乎窒息。


“听我说乔乔,这是……为了人类,为了地球。我很对不起你,只是我……”


“我知道。我都理解。”他垂着头,“只是……”  还是会很舍不得啊……


比她还高一节的孩子一言不发,紧紧地抱了她一下,在她耳边轻声叫了一句“妈妈”。她的墨镜遮住了泪水满盈的眼,堪堪维持住她的体面,不至于在乔乔面前失态。她也不能说话,哽咽的哭腔会暴露她。她只能伸手抚摸儿子翘起的刘海和有些发刺的后脑勺,传达自己内敛的柔情。


走之前,她看着自己的两个学生,一个是亲生儿子,一个是教养了多年的孩子。她叮嘱西撒:“乔乔就拜托你了。他没什么定性,你可要帮我管着点他。” 


“什么嘛,丽萨丽萨老师,难道我看起来不可靠吗?”乔乔撅起嘴不满道,“果然丽萨丽萨老师偏心!”


西撒熟知自己老师的脾性,他故作潇洒地笑了,锤了乔乔的肩膀一下道:“老师,放心吧。我会替你好好照顾这家伙的。等您回来他肯定已经是个优秀的战士了。”


伊丽莎白也笑着:“好啊。等我回来,要是没有长进,你们俩都要接受惩罚。”


“反正我是不会输给西撒的!”


“啊,是。你最好说到做到。”


两个年轻人对视一眼,都听到了彼此的心声:无论是什么惩罚都好,一定要回来啊。




出发第46天,依然一无所获。


出发第125天,饿的快要脱力,凭借肌肉记忆勉强控制飞船躲过了陨石带。伊丽莎白模糊成一团的大脑微弱地传来信号:自己要去见曾经的战友了。


和他们一起葬在这无垠的宇宙中,其实也不错。她苦笑着想。


探测器突然响了,她感觉自己被注射了大剂量的兴奋剂,浑身都有了使不完的力气。而等她到了目标地点时,更令她激动的事摆在她眼前:一整颗小星球上遍布他们梦寐以求的希望之石。她穿上宇航服,走向那迦南宝地。她心跳如雷,浑身冒了一层薄汗,早已能娴熟地漫步太空的她如今却好像初学者般频频出错,甚至差点被自己绊倒。可是这些都不重要,她踏上这颗用希望铺就的星球,由衷地赞美:“感谢上帝。感谢上帝!”


下一秒,她被掐住了脖颈悬空拎了起来。转过头,伊丽莎白看见一个高大美丽的生物:以地球的审美来说,强健的体魄,虬结的肌肉,浓密的长发,俊美的脸庞。也许这是地球的古神,也许他是派来拯救地球的使者。就像耶和华遣二天使到索多玛拯救罗得,神终于没有抛弃这自相残杀的、堕落邪恶的人类。


伊丽莎白听见自己干哑的声音从传声器中传出:“请问您是……?”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像是思考又像发呆:“卡兹……”


“请问,我可以拿走一些这里的石头吗?”没想到真的能沟通,丽萨压抑着心中的狂喜继续询问。


“这些……都是我族人的尸骸……”卡兹疑惑地盯着她,“你想要干什么?”


伊丽莎白心中一惊,她全然没想过这种可能性。


“我们的星球,地球,现在陷入危机,我们的族人也即将灭绝。只有这些……骸骨上附着的激活物质能拯救我们呃!……”


她的喉咙被扼住了,没能说完她的话,但是高贵古老的生物已经听懂了她的意思。


“地球?那可怜的星球还没被人类那种愚蠢的生物毁掉?不过听起来也快了……哼,模仿我族的跳梁小丑,只模仿了外貌,却又没有足够的智慧。呵……”


伊丽莎白被掐的说不出话,也许要不了多久她就要死了。


好不甘心……行至迦南却如同摩西一般只能望而止步。她闭上眼,一滴泪从眼角滑落。


意料中脖子扭断的疼痛没有出现,卡兹松了手,饶有兴趣地问她:“所以,你们为什么会把自己逼上绝路。”


明显是看笑话的语气,伊丽莎白却生不起气来。确实,这一切的恶果都是人类自作自受,伊丽莎白在心里苦笑,从核弹的原理讲到最后的战争。这个古代生物在听到人类的死亡时会大笑,可听到由于核辐射地球上的植物动物都要灭绝时却眉头紧锁。


等伊丽莎白说完前因后果,卡兹冷哼一声:“带上你要的东西,走吧。人类的死活我不在意,可是那些花草走兽却曾与我共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我与族人也并非感情深厚,只是挚友希望和他们葬在一起我才长久驻留此地。所以,你想要什么就拿走吧。只要……留下我挚友的骸骨……”


伊丽莎白看着卡兹沉思的面孔,不知为何在他身上感受到了深深的、几乎能够穿越时空的孤独。多年来自己独身一人为事业献身的孤独感和他比起来实在是不值一提。这强大的、美丽的、孤独的外星生物让伊丽莎白的心头不由自主地涌上一股同病相怜的感情。


他的族人为何全部死亡?他对地球、对人类的态度又是因为什么?或许他们曾经到达过那颗美丽的星球,又被无知的人类当作神明供奉吗?他又为何选择了这样一颗极普通的小星球?


该问些什么吗?她动了动嘴唇却没有发出声音,只是默默地、诚恳地道了谢,弯下腰去捡拾那些曾经鲜活的外星生命的尸骸。


也许有一天,人类的化石也会被其他星球的生物捡起,像是捡起整个种族的希望吗。


她把几块新时代的吗哪带上飞船——没有拿很多,卡兹就坐在一旁,虽然并没有看她,但她依然有些担心这会冒犯到他。更何况无论怎样都要先做测试实验再决定到底需要多少,万一……万一出了差错,这些并不能拯救人类呢?仅仅是想到这个可能性,伊丽莎白已经开始呼吸不畅。对于她,对于政府,对于人类,对于地球,这都是承担不起的后果。


“那么……卡兹先生,我就先告辞了。”


卡兹没有理她,一动不动地坐在不远处。伊丽莎白有一秒钟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的传声器出了问题。当然,传声器几乎从不被使用,它像新的一样,绝对没有出问题。只不过是卡兹不愿意再搭理无聊愚蠢弱小的地球人类罢了。她也不纠结,深深地、有些滑稽地冲卡兹的方向鞠了一躬——在太空中这个动作可不简单——饱含感谢与尊敬。


伊丽莎白上了飞船,尽管想要加足马力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地球,所剩不多的燃料还是逼迫她选择了节能模式。安置好全人类的希望,她走进休息舱进入深度休眠模式。她那股因为兴奋燃烧的神气已经消耗殆尽,幸好她严格遵守条例,没有动用用于回程时专供休眠模式的营养液,依然能安全地载着希望返回故乡。


她的战友会不会也找到过这里,可是却因为燃料营养液不够而无法回家呢?


她的心又被悲伤笼罩了。大概是已经完成了最重要的使命,才能放松下来悲痛地悼念从前的殉道者。


“回去以后要为他们举办葬礼。”陷入沉睡前,伊丽莎白这样想,“战士的尸骸铺就生之路。英雄的名字应永刻于丰碑之上。”


————to be continued




之后要准备考试,大概一个月之后会更第二章desu!希望同为冷圈的姐妹可以施舍点评论和建议(敲碗. jpg



泯湘

(虽然没赶上520和521但还是)祝波纹佬永远相爱天天快乐!!

(虽然没赶上520和521但还是)祝波纹佬永远相爱天天快乐!!

Freja
老东西,你妈妈最漂亮啦!

老东西,你妈妈最漂亮啦!

老东西,你妈妈最漂亮啦!

我永远喜欢乔家大院

【授权转载】地狱升柱的爆炸

转自ins 原po hajnarus

新鲜的!!

这是一个乔瑟夫搓手太用力导致搓出火星然后炸掉了整个地狱升柱的悲伤故事🤪

西撒:????????

【授权转载】地狱升柱的爆炸

转自ins 原po hajnarus

新鲜的!!

这是一个乔瑟夫搓手太用力导致搓出火星然后炸掉了整个地狱升柱的悲伤故事🤪

西撒:????????

言染✧🐬🦋

用暖暖捏了jo家的四位太太

(ಥ_ಥ) 我尽力了,ooc真的对不起

爱莉娜太太

丽莎丽莎太太(私设礼服还有枪,大人时代变了)

丝吉太太(发量有点问题😂)

空条夫人(我真的想看太太穿和服)


用暖暖捏了jo家的四位太太

(ಥ_ಥ) 我尽力了,ooc真的对不起

爱莉娜太太

丽莎丽莎太太(私设礼服还有枪,大人时代变了)

丝吉太太(发量有点问题😂)

空条夫人(我真的想看太太穿和服)


_波纹泡泡基_
🌻ℂ𝕒𝕖𝕤𝕒𝕣 ?...

🌻ℂ𝕒𝕖𝕤𝕒𝕣 𝔹𝕦𝕠𝕟 ℂ𝕠𝕞𝕡𝕝𝕖𝕒𝕟𝕟𝕠

\·❊小西撒生日快乐❊·/

🌟✨🌻𝟚𝟘𝟚𝟘.𝟘𝟝.𝟙𝟛🎂🎂🎉🎉🎈

🌻ℂ𝕒𝕖𝕤𝕒𝕣 𝔹𝕦𝕠𝕟 ℂ𝕠𝕞𝕡𝕝𝕖𝕒𝕟𝕟𝕠

\·❊小西撒生日快乐❊·/

🌟✨🌻𝟚𝟘𝟚𝟘.𝟘𝟝.𝟙𝟛🎂🎂🎉🎉🎈

迦木KDDDDD
母亲节了,涂个丽莎丽莎

母亲节了,涂个丽莎丽莎

母亲节了,涂个丽莎丽莎

一只炸虾🍤

【授权转载】

转自Twitter原po: Pasita🌸 🇨🇱 (@Briochii)地址 

授权见合集


太可爱了嘶哈嘶哈🥺

【授权转载】

转自Twitter原po: Pasita🌸 🇨🇱 (@Briochii)地址 

授权见合集


太可爱了嘶哈嘶哈🥺

是瘾者的蒲团mua

是乔西!

新鲜的沙雕请查收!就是单纯地搞笑一下下


大家也记得不要放松要带好口罩喔


求个红心蓝手orz

是乔西!

新鲜的沙雕请查收!就是单纯地搞笑一下下


大家也记得不要放松要带好口罩喔


求个红心蓝手orz

.A.
Lisalisa 画不出她的美...

Lisalisa 


画不出她的美丽呢


Lisalisa 


画不出她的美丽呢


薄禅

最近的一些摸鱼堆堆

p1是给亲友的无料别用哦

p3是富江feel的老板(?)

最后一张是亲友点梗的lisalisawinwinwin卡兹x

(部分人体有参考哦)

最近的一些摸鱼堆堆

p1是给亲友的无料别用哦

p3是富江feel的老板(?)

最后一张是亲友点梗的lisalisawinwinwin卡兹x

(部分人体有参考哦)

萌瑟夫·齐贝林

各cp注意,该出发执行任务了

*CJ、GJ、DHP

各cp注意,该出发执行任务了

*CJ、GJ、DHP

猫嗝屁
芜湖,丽莎丽莎太美了呜呜呜呜

芜湖,丽莎丽莎太美了呜呜呜呜

芜湖,丽莎丽莎太美了呜呜呜呜

萌瑟夫·齐贝林

依旧是快乐PP pa,全是无营养不正规证件照

监视官-乔瑟夫&乔尼

执行官-西撒&杰洛&迪亚哥&赫特潘兹

分析官-丽莎丽莎&丝吉

(事实证明七部真的很难画,我以后不祸害七部了,我画的好难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tag有私心

依旧是快乐PP pa,全是无营养不正规证件照

监视官-乔瑟夫&乔尼

执行官-西撒&杰洛&迪亚哥&赫特潘兹

分析官-丽莎丽莎&丝吉

(事实证明七部真的很难画,我以后不祸害七部了,我画的好难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tag有私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