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义勇

54729浏览    5741参与
团子桑麻

『义锖』愿你平安

#文笔一般,个人感觉不是雷文


#时间设定为义勇引导炭治郎后,漫画富冈义勇外传的开头一小段时间


#内容轻松,清新文


正文

“义勇…义勇…醒醒!”

  突然大声的呼唤把义勇从睡眠中唤醒,立马就摆出了攻击的姿势,手都已经放到刀柄上了,这才看清锖兔在自己旁边的憋笑样子。

  “锖兔,你能不能别再用这种方式叫我了。”

  锖兔也不再忍了,直接就笑了起来。

  “谁让你每次的反应都这么好笑呢。”

  将灶门炭治郎指引向了师傅的所在之后,义勇便和锖兔前往原本的任务地点,不过因为传讯乌鸦被送去向

师傅传讯,在这皑皑白雪的山中,两人迷失了方向,寻了一个山洞稍作休整。

  义勇坐...

#文笔一般,个人感觉不是雷文


#时间设定为义勇引导炭治郎后,漫画富冈义勇外传的开头一小段时间


#内容轻松,清新文


正文

“义勇…义勇…醒醒!”

  突然大声的呼唤把义勇从睡眠中唤醒,立马就摆出了攻击的姿势,手都已经放到刀柄上了,这才看清锖兔在自己旁边的憋笑样子。

  “锖兔,你能不能别再用这种方式叫我了。”

  锖兔也不再忍了,直接就笑了起来。

  “谁让你每次的反应都这么好笑呢。”

  将灶门炭治郎指引向了师傅的所在之后,义勇便和锖兔前往原本的任务地点,不过因为传讯乌鸦被送去向

师傅传讯,在这皑皑白雪的山中,两人迷失了方向,寻了一个山洞稍作休整。

  义勇坐下按动着燃烧的的火堆,看着燃烧的火苗有些出神,以至于没有,反应到锖兔的靠近。

  突然义勇感觉到肩膀一沉,转过去看这才看到锖兔将头靠在了他的肩上。

  “义勇,你是从那个少年身上看见自己了吧。”

  义勇听着锖兔的话,尽管表情依然没有太大的,但不得不承认被锖兔的话说中了。

       “那个少年的妹妹有什么不同,尽管变成了鬼她也仍然保持着意识保护那个少年,如果是他们的话肯定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变化。

  那个少年,如果我能再早一点赶到的话…”

  义勇的自责锖兔不是不明白,突然锖兔重重的把两只手都拍下并捧住义勇的脸。

  “啪!”

  “好痛!”

  “痛就对了,你在消沉什么,你已经尽了你的全力了不是嘛!”

      义勇被锖兔捧着脸不得不正视着锖兔的眼睛,被锖兔的话鼓励着,被锖兔的眼睛看着,义勇别扭的把他的手拿了开。

  “明明你比我更适合做柱,我根本和他们不同。”

  锖兔看着义勇又往新的牛角尖钻去,坐在那小声嘀咕的样子,本来还准备继续鼓励他的话语都被笑掉了。

  “哈哈哈,就因为你每次都这样,才会被他们讨厌的啊。”

  义勇听着锖兔突然的话有些不明白了。

  “讨厌?我没有被讨厌啊。”

  锖兔看着义勇看着自己的玩意,这才知道这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被讨厌了啊,真不是不想安慰,只是这更让锖兔停不下来了。

  义勇看锖兔一直在笑,感觉…有点不高兴了。

  突然锖兔捧腹的手被义勇拉开,原本火堆的光亮也突然被义勇的身体遮挡了一半,锖兔看着义勇的脸逐渐靠近,微微发愣。

  义勇亲上了锖兔的嘴唇,熟练的从轻吻慢慢的深入,锖兔也从一开始的发愣转为平静,温柔的抱住义勇,抚摸着他的头发,过了一会儿义勇便起了身,锖兔微笑着看着脸有些微微发红的义勇,继续摸了摸他的头。

  “锖兔你笑的太过分了。”

  “哈哈,对不起啊,那我补偿补偿你吧。”

  说着锖兔再一次吻上了义勇的嘴唇,义勇比上一次更加强烈,像是索求着什么。

  等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两人这才有些气喘吁吁的分开,外面的雪貌似变得更大了,厚厚的白雪仿佛把一切都吞噬掉,一片寂静的山里,只有这火堆燃烧的声音仿佛是真实的。

  “暴风雪好像来了,天也已经暗了,看来今晚只能在这里休息了。”

  锖兔观察了一番洞外的情况,回头就看到义勇比刚才还要热烈的眼神,虽然表情并没有改变,还是平常的那个严肃的样子,但是通红的耳尖在火光中也很明显。

  锖兔看到义勇这样,就坐到了义勇的腿上,抱住他,一只手放在义勇的头上慢慢的抚摸着,一只则抱着义勇,在他的身后轻轻慢慢的拍打。

  义勇紧紧的抱住锖兔,在锖兔的安抚中逐渐的平稳了下来,闭上眼睛慢慢的进去了梦乡。

  “嘎啊!嘎啊!鬼灭队剑士义勇!剑士义勇!即可前往北方雪山!嘎!那里有猎人,被“鬼”杀害,嘎啊!恶鬼灭杀!恶鬼灭杀!”

  义勇在传讯乌鸦的叫声中醒来,见外面的雪已经停下,便立刻跟着传讯乌鸦向下一个地点赶去。

  锖兔现在洞口,看着义勇离去的身影,微笑着看着他坚定的背影,不再迷茫的向前前进。

  “义勇,你可要加油啊,我要回去了,回到鳞泷师傅的身边,看看我们的师弟啦,愿你平安。”

  锖兔的身影从山洞里消失,义勇回过头来,看了眼这个呆了一晚的山洞,便不再犹豫的向前前进。

  [我知道你只是一个梦,不过我更加希望那是真实]


一个短短的小短篇,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嘞?


°初夏

とみおかぎゆう😍

義勇的cut 

只有我一個人注意到每當義勇出場時

BGM都會變的好溫柔啊啊awsl

完美契合了師兄外冷內熱的性格嗄

第一次做剪輯不完美抱歉

とみおかぎゆう😍

義勇的cut 

只有我一個人注意到每當義勇出場時

BGM都會變的好溫柔啊啊awsl

完美契合了師兄外冷內熱的性格嗄

第一次做剪輯不完美抱歉

涉海

【锖义】【桔梗与玫瑰】

           8.

            温柔的暮色中,玫瑰花的花苞终于迸裂开来。鲜艳明丽的花儿哼唱无声的赞歌。


            但正在低声向老奶奶遗像诉说的义勇没有听到。把花店的近况交代清楚后,便熄灯带上面具轻声出门​。...

           8.

            温柔的暮色中,玫瑰花的花苞终于迸裂开来。鲜艳明丽的花儿哼唱无声的赞歌。


            但正在低声向老奶奶遗像诉说的义勇没有听到。把花店的近况交代清楚后,便熄灯带上面具轻声出门​。


            褪去热气的街道上,人们三两结伴从房屋里走出来结伴而行。正上方的薄云呈圆弧状排布,又首尾相连,由小到大构成同心圆。同心圆的中心是一轮满月。“这里的美好都是别人的,而我什么也没有。”​义勇这么想着,攥紧了手里的面具,也随人流来到海滩的角落,不过是这里有一年一度的烟火大会。与欢声笑语一起渐起的晚风,直吹动发梢轻撩脸颊,此时夜空如洗。


           烟火升起来,在夜色中开放出耀眼的花。人群也被点燃了热情向前涌动,一时义勇站的地方已没有旁人。夜空被照亮的同时,也照亮了人们的眼眸与温柔的海面。人们的眼眸在闪光,海面也在闪光。有人在拍照,有人在许愿,有人在欢笑。所有的一切汇聚到一起,令人动容乃至热泪盈眶。


           义勇戴上了狐狸面具​,望向远处。


           模糊了的视线逐渐清晰,他看到了绚丽的烟火,欢乐的人群,他甚至……​嗅到了桔梗的香气!


            “这是……”​有人在他身旁轻轻拍了他肩膀一下,扭过头去,却只有一大捧桔梗。其中夹着一张字条,是熟悉的字体!


            “你的玫瑰开了哦。”​


             义勇不可思议地睁大双眼,抛下盛大的烟火表演,直向花店方向跑去。


             “再快点!”​手中的桔梗在气流中微微发抖,手心的纸条都被微微汗湿。


            猛地推开店门,跑上楼梯,房间的门半掩着,流泻出斜斜的一方月光。义勇不自觉地放缓了脚步,他轻轻推开门。那个橘色头发,脸上有一条伤疤的少年正身处月光和花香中,倚在窗边,微笑着看向自己。


            想说的话太多​,再多的话语却在这一刻变得无力。义勇只是慢慢地走过去,与锖兔面对面着。“为了拥有实体,我花费了很长时间。久等了,义勇。”少年的眼底盛满了温柔,缓缓摘下了他的面具,又抚上他的脸颊。“我有太多的话跟你说,有关前世……”话没说完,义勇已扑上来紧紧抱住他,尚未干涸的双眼再度湿润。

          

           “你慢慢讲,我慢慢听。”​


           义勇手上的桔梗和玫瑰遥相辉映,香气交融,难舍难分。这次相聚,便已是永恒。


第七篇的直通车 

           

          (完)​


涉海

【锖义】【桔梗与玫瑰】

            7.

            可一旦开始等待,时间却仿佛按下快进键一般飞快逝去。


            老妇人也到了该离开的时候。她的骨灰依她嘱托葬在了军人的花园里。她说自己舍不得离开花,她要永远陪着它们。...

            7.

            可一旦开始等待,时间却仿佛按下快进键一般飞快逝去。


            老妇人也到了该离开的时候。她的骨灰依她嘱托葬在了军人的花园里。她说自己舍不得离开花,她要永远陪着它们。而花店,转让给了义勇。


            小小的花店充满了数种花香,它们互相撕咬,互相拥抱,合为一体,独有一种​馥郁让人陶醉。


            面具太久没有回应,有关的记忆​渐渐遥远,玫瑰已结出了花苞,但义勇仍在等待。


            义勇觉得自己坐在一艘小船上,漫无目的地漂流。也许他曾穿行于盘根错节的雨林,却未曾觉察其中雄奇;也许他曾沐浴在亦真亦幻的极光下,但没能仰头一睹其中绚丽。因为没有航向,他错失了太多太多的风景。而如今,远处有座灯塔在迷雾中无声馈赠橘色灯光​,似要驱散他所有不安,指引他去向远方。


             有人走进花店。


             义勇这才发现温暖的阳光下,淡蓝色天空中,云朵是那么柔软洁白。


             进店的是累和他的家人。


             累已经病愈出院,重新与家人团聚,拥有了平稳而幸福的生活。他的脸上总有浅浅的笑意,微微红晕。“还是非洲菊对吗?”​累点头,接过来一大捧非洲菊,眼神中满是欣喜。义勇也不自觉带上笑。


             很多人认为等待是痛苦的。但义勇此时改变了观点。


          ​   在玫瑰孕育出花苞之前,他也曾被等待折磨。但老奶奶一边耐心地为花束包上包装纸,一边缓缓地说:“花朵的成长最需要耐心。没有足够长时间的等待,花朵无法拥有必需的水分和营养,是不会很好地绽放的哦。”微笑着向义勇递来一束包好的桔梗。桔梗的香气在回忆中也依然鲜活生动。


             眼前的这家人和自己亲手种下的玫瑰都成为义勇心里边​沉甸甸的自信。


             时间确实在流去​,可义勇明白——玫瑰会积蓄力量生出花苞,疏离的亲情会悄悄弥合,而锖兔会带着他想要的答案向他走来。


            累离开了,花店重新恢复平静,只有无言的玫瑰在静静陪伴。​

第六篇的直通车 

我真的很正经

义勇很困惑

“我没有被讨厌”

〖补完鬼灭的我快乐的磕起了cp并且搞起了事情〗

>因为是渣渣衣服啥的都乱画的不要在意哈哈哈

注>后面有线稿可以自取填色〖如果不嫌弃的话哈哈哈〗

填完可以发给我康康嘛〈小声〉

义勇很困惑

“我没有被讨厌”

〖补完鬼灭的我快乐的磕起了cp并且搞起了事情〗

>因为是渣渣衣服啥的都乱画的不要在意哈哈哈

注>后面有线稿可以自取填色〖如果不嫌弃的话哈哈哈〗

填完可以发给我康康嘛〈小声〉

ID不宜太长

所以说为什么村田先生会觉得柱很可怕

[图片]

[图片]
是改图_(:з」∠)_、

第一次改图改得不太像。。(……)溜了溜了


是改图_(:з」∠)_、

第一次改图改得不太像。。(……)溜了溜了

🎴幽霜🎴

炭炭不必懂得如何一人生存啦,我來養就行了

看義勇嚇得www
閱讀方向(右至左)


已授權

作者:ながつき (@hayateakito16)

https://mobile.twitter.com/hayateakito16


炭炭不必懂得如何一人生存啦,我來養就行了

看義勇嚇得www
閱讀方向(右至左)



已授權

作者:ながつき (@hayateakito16)

https://mobile.twitter.com/hayateakito16


涉海

【锖义】【桔梗与玫瑰】

          6.

            阳台种下的玫瑰长势喜人,那绿意浓得似要滴落下来。


            义勇手腕松松地缠着那片布料,端详手上的面具出神。...


          6.

            阳台种下的玫瑰长势喜人,那绿意浓得似要滴落下来。


            义勇手腕松松地缠着那片布料,端详手上的面具出神。


             “人生前经常使用的物品会不自觉带有主人的特质,说不定还会有主人残存的记忆。”​老妇人边把眼镜擦拭得发亮边说着。义勇回想着这番话,凝视着面具上的刀疤,刀疤渐渐与一个人的身影重合起来……


             义勇有太多的疑问需要解答。


             为什么他会得到这个奇异的面具?锖兔又为何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他看到的记忆又来自哪里?以及,那个缩小的自己缘何出现在记忆中?​


              谜团背后的真相是巨大的磁石,吸引义勇去探求答案。


             军人的花园依旧静谧,花木比之前更为繁茂一些,水池中的积水已蒸发殆尽,只不过多了几声啁啾的鸟鸣罢了。​


             而学校那一隅的藤蔓更为繁茂了些。根本看不出这里的绿藤曾被雨水冲毁。蒲公英也已难寻踪迹。


            迫近日暮,顺着记忆走来,映入眼帘的是沐浴在夕阳下的大海。


             沙滩依旧清凉柔软,海水一涨一落似在呼吸。大海不分日夜不辞辛劳地裹挟重物而去,又把希望送来。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是火红的落日。天际呈现耀眼的橘红色。


             席地而坐的义勇凝神远眺。


             一切如故,但要寻之人,遍寻不得。


            旁边响起来惊呼声,一个小女孩没能拽住手机的气球,眼中含泪,正在哭喊。​但气球依然不遂她意地悠悠升起,飘向空中。仅凭他一个人,一个奇异的面具以及一些光怪陆离的记忆碎片寻找所谓答案有如大海捞针一般。但是,就此放弃的话……


           “谢谢哥哥!”​义勇一跃而起又把手上的气球递给小女孩。笑靥如花的小女孩在暮色下与他挥手作别。


            那留给自己的只有飞走的气球而已啊!​


            与月光作伴回家,迎接自己的果然是漆黑的花店。摸黑上楼,一缕暗香被义勇捕捉到。抓紧小跑几步上前,面具摆在桌上,一支开得正盛的桔梗花压着一张纸条。


            轻轻拿起纸条​那刻义勇几乎屏住了呼吸。


           “请再等等,很快就可以见面了。”​


           反复看了几遍这劲瘦的字体,义勇​才长长地吐了口气,露出笑来。

第五篇的直通车 

涉海

【锖义】【桔梗与玫瑰】

          5.

          义勇漫无目的地前行。


          逆行于人潮。


          柯基眯着眼趴在面包店外面的棕色毛毯上,像极了刚出炉的香甜蛋糕,吐...

          5.

          义勇漫无目的地前行。


          逆行于人潮。


          柯基眯着眼趴在面包店外面的棕色毛毯上,像极了刚出炉的香甜蛋糕,吐出来粉红色的舌头。


           别人的欢声笑语是乘风而起的纸飞机,飞快地从耳边掠过,再消失影踪。


           人流如渐渐黯淡下去的阳光,逐渐消散。


           海水流动的声音拍打在沙滩上,拍打在洒满月光的沙滩上。


            赤脚踩在沙滩上,四周鲜有人影,只有凉意沁人心脾。


            义勇望向远处零星的灯光兀自出神。直到断断续续的呼救声打破平静。


            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在海水中时隐时现,义勇的心一下子紧绷起来。纵身跃入水中​。气泡升腾起来又破裂。波涛从四面八方拥过来,造成了极大的阻力。即便如此,义勇仍奋力向落水者游过去。


            近了,近了!义勇抓住了那人的衣襟,本以为自己可以松一口气了,再一感觉却发现自己只拽到了一块布料。四下里没有人影,干净得似蒸发不见一般,哪里有什么落水者呢?义勇心里暗道不妙。此时他已经游至较远处,体力损耗也大。眼看风浪渐起,一个浪头扑面打过来,义勇呛了水。没来得及摘的包也松动散开。


           咸涩的感觉弥漫鼻腔,视线模糊,听力也受阻,想开口呼救又被灌了一大口水。他能做的只有攥紧碎布。没有着力处的手在水里抓到一块硬物——那块面具!橘色的光芒在海水中分外显眼,义勇缓缓地把面具送到眼前……


           他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小义勇满身血迹地站在面前,眼神没有焦聚,发着抖被自己抱在怀里。小义勇​蜷缩着流泪,却被自己扇了一耳光,止住了哽咽,眼神也越发坚定。倒在血泊里的小义勇伤痕累累,明明向自己伸出手来不断摇头,自己却看向他说:“义勇,回去吧。”没有留恋地转身离开,再也没有回来。这个光怪陆离的梦也至此戛然而止……


           清醒过来的义勇仰躺在沙滩上,海水温柔地抚摸沙粒,天上的星星向他眨眼。单手摸向发痛的那侧脸颊,却触到了脸上的面具。面具之下​,说不出话来的他睁大双眼,流下泪来……


           另一只手上,仍缠着那片衣料,那片由橘黄色和绿色构成的羽织。​

第四篇的直通车 

🎴幽霜🎴
哇哇,近日太太好多刀!為何殺我...

哇哇,近日太太好多刀!為何殺我( ꒪⌓꒪)

還有hani太幾天前神準的預言...斷...

(這難道是將來劇情...不要啊😨😨)


已授權

作者:はに@giyutan__H

https://mobile.twitter.com/giyutan__H

哇哇,近日太太好多刀!為何殺我( ꒪⌓꒪)

還有hani太幾天前神準的預言...斷...

(這難道是將來劇情...不要啊😨😨)




已授權

作者:はに@giyutan__H

https://mobile.twitter.com/giyutan__H

🎴幽霜🎴
看著你們接吻,我就可以去世了(...

看著你們接吻,我就可以去世了(〃艸〃)


已授權

作者:はに@giyutan__H

https://mobile.twitter.com/giyutan__H

看著你們接吻,我就可以去世了(〃艸〃)



已授權

作者:はに@giyutan__H

https://mobile.twitter.com/giyutan__H

万世极乐教教主
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义勇...

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义勇你就是个憨柱

心力憔悴

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义勇你就是个憨柱

心力憔悴

我是个不合群的水柱
短裤什么的…///// 我们义...

短裤什么的…/////


我们义勇是乖宝宝


来,妈妈给你亲亲抱抱举高高!!

短裤什么的…/////


我们义勇是乖宝宝


来,妈妈给你亲亲抱抱举高高!!

涉海

【锖义】【桔梗与玫瑰】

           4.

          创可贴还剩下一半,摊在课桌的课本被同学泼上水后已然起皱,面具依然沉默。


           窗子半开着,天空并不明朗,薄云半挡着太阳。空气流速变缓,近乎凝滞。...


           4.

          创可贴还剩下一半,摊在课桌的课本被同学泼上水后已然起皱,面具依然沉默。


           窗子半开着,天空并不明朗,薄云半挡着太阳。空气流速变缓,近乎凝滞。


            伏在桌上的义勇轻轻摩挲着面具,暗自出神。


             幢幢人影合成一道极其刺耳的诘问。那人说的什么已经忘却,义勇只记得尖锐的话语是利剑,无情地刺向心头,直至血肉模糊,筋肉尽断。


             从一开始他就明白自己与其他人不同。没有亲人血缘的温存,个人更是没有过往和未来可言。好像他是命运洪涛掀飞扬起的小小水珠,被遗忘在一方小小窠臼中……


             他只有逃,逃向没有苛求的角落。​


             背着包,贴着墙根边的小路跑着,迎面有细小的雨丝落下来冰凉着打在脸颊上。


             对着墙的是蓊蓊郁郁的冬青与油松,急于躲雨的蜜蜂撞在义勇手腕上。


            ​ 锐痛袭来。


             手腕处的皮肉红肿起来,凶手落荒而逃,只留黄黑相间的残影。


             无暇顾及逃逸者,义勇只想逃离。


             终于他来到这弃置不用​的一隅。小小的顶梁被条蔓包裹严实,以至于这片天地倒是很安稳,一点也觉察不到下雨,甚至还有微风吹拂。即使是低矮的柱子也有金黄色的蒲公英点缀。席地而坐的义勇端详着蒲公英白色的伞儿轻轻地乘风而起,来至半空……


             有人在这!他看向自己了!​


             义勇显然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拄地又碰到了擦破皮出血的手心,倒吸一口凉气。那人脸上有很明显的伤疤,尽管已颜色变暗,但,“一定很疼吧?”​


            下意识出口的关心让义勇自己都觉得很突兀​。


         ​   “没事,很久以前的事了。”那人伸过来手,义勇看着那手愣了一秒,又看向那人的眼眸,也伸出手来。温热的感觉,和他的目光一样。义勇被拉到另一边。


           “雨要下大了哦,还有,我叫锖兔。”​雨声乍现,倾泻下来的雨水吞噬了他最后的字音,也把义勇刚刚站着的地方冲刷出了水洼。清冽的气息充斥每个角落,仿佛刚才的奇遇不过是幻觉。不可思议地抬起手,破皮的地方完好如初,被蛰的地方也已经痊愈。包不经意间已打开了,锖兔刚才站的地方只有浸在水中的面具……


           而眼下,面具回应给义勇的,只有沉默​……

第三篇的直通车 

🎴幽霜🎴

是妻子送丈夫出門么😏


已授權:https://screenshot.net/tw/q220liq

繪者大大:廢柴梅羅merrowe 

https://www.facebook.com/merrowe99/

是妻子送丈夫出門么😏




已授權:https://screenshot.net/tw/q220liq

繪者大大:廢柴梅羅merrowe 

https://www.facebook.com/merrowe99/

幽靈君

近期新手工商品零食包裝掛件。W。

研究了很長時間終於研究到最適合的材料

→W→

近期新手工商品零食包裝掛件。W。

研究了很長時間終於研究到最適合的材料

→W→

涉海

【锖义】【桔梗与玫瑰】

            3.

           意识回笼时义勇抚上脸颊,水的清凉犹存。入眼一片白,床头的非洲菊肆意吐芳。


            护士为他调好点滴。冰凉的药液由淡青的血管流入身躯。一时只有钟表的滴答声清晰可闻。...


            3.

           意识回笼时义勇抚上脸颊,水的清凉犹存。入眼一片白,床头的非洲菊肆意吐芳。


            护士为他调好点滴。冰凉的药液由淡青的血管流入身躯。一时只有钟表的滴答声清晰可闻。


             “你好,我叫富冈义勇……”旁边床位的病友没有回应。


             那个小小的身躯蜷缩着,病床也显得有些空,桌上没有鲜花水果。


             把自己床头的非洲菊递向病友。“很快就会痊愈的!加油!”这束非洲菊悬空着,固执地开放着。就在义勇以为自己的示好被拒绝时,一只细瘦的手接过了花。低不可闻的声音闷闷的“我叫累……谢谢。”


            累曾经在剧痛难耐下把床头的鲜花水果扫落在地又抱头痛哭。与别人交流时,又很少表露脆弱,语言里总有刻意的疏离。他周身有一层厚厚的冰茧。


           但义勇明白他的内里不是这样的,相反他的内心十分柔软。既容易感动,也容易被伤害。


           “我很羡慕非洲菊能拥有那么热烈鲜活的色彩,可以直接点燃周围的一切。”


           夕阳的余晖跳进病房,为他镀上火红的色彩。低语着的少年的眼底有难以名状的东西在涌动,渐渐蓄满小小的心房。他手上的非洲菊颜色更艳,怒放着,欢笑着。


          人与人之间的悲伤并不相通。


          义勇是出院以后回到花店很久以后才幡然醒悟的。


           老妇人曾亲历火焰带走亲人的遗物。


           常年的孤独促使她收养了一个孩子。但生活并没有赐予幸运。孩子患有先天疾病,病魔吸走了孩子最后一丝生气,也吸走了自己单薄的积蓄。就在妇人取出房产证的时候,孩子病弱的手压在了她手上,轻轻摇头。


           他微笑着嗅着最爱的非洲菊,安然睡去……


           妇人难以承受睹物思人的煎熬,一把火把孩子所有的遗物焚烧殆尽。火苗旁,一束非洲菊战栗着,似要腾空与那火苗一齐飞向高空……


           故事讲完了,义勇也已手捧非洲菊来到病房。一周前累接受了最后一次手术,恢复情况良好,即将出院。


           不同于往日,他面颊泛起红晕,嘴角含笑,轻轻接过花来。


          “谢谢你,义勇。”


           退出病房的义勇远远望向那边。累与父母合抱在一起,非洲菊依然盛开。


           不过,义勇明白——冰,融化了。

第二篇的直通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