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义眼组

13450浏览    33参与
冷楓雲
本來是跨年賀圖,但和朋友跨年玩...

本來是跨年賀圖,但和朋友跨年玩遊戲玩到鴿了2333

本來是跨年賀圖,但和朋友跨年玩遊戲玩到鴿了2333

世界第一的鹿鸣殿下

【航泥】星与海

*海盗和大副的故事,是亲的点梗,@不了麻烦认领一下QAQ

*推演有改动,第一次写这对有错误请指出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1.

狂风带着海水的咸腥拍在脸上,惊雷伴着甲板断裂的声响在耳边炸开,海水和铅灰色的天空一并模糊了地平线,只有风暴和雷雨存在于感官之中。

克利切拼命去抓漂浮在海面上的东西,也许是一艘船,也许是木板,他的胳膊已经被海水冻得发僵,但他还是拼尽全力的抓住那块漂浮着的方形。

那是一艘救生船!

克利切狼狈的翻上船,在风暴中他看不清艾玛还有里奥在哪儿,他的大吼也被飓风一并吞没。

“咔嚓——”

闪电劈下,克利切晕了过去。

2.

何塞赶走飞过来的海...

*海盗和大副的故事,是亲的点梗,@不了麻烦认领一下QAQ

*推演有改动,第一次写这对有错误请指出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1.

狂风带着海水的咸腥拍在脸上,惊雷伴着甲板断裂的声响在耳边炸开,海水和铅灰色的天空一并模糊了地平线,只有风暴和雷雨存在于感官之中。

克利切拼命去抓漂浮在海面上的东西,也许是一艘船,也许是木板,他的胳膊已经被海水冻得发僵,但他还是拼尽全力的抓住那块漂浮着的方形。

那是一艘救生船!

克利切狼狈的翻上船,在风暴中他看不清艾玛还有里奥在哪儿,他的大吼也被飓风一并吞没。

“咔嚓——”

闪电劈下,克利切晕了过去。

2.

何塞赶走飞过来的海鸥,那只白色的鸟不满的盘旋了几圈,才展开翅膀飞上蓝色的海面。

何塞又看了眼丝毫没有点儿醒来的意思的男人,忍住了把他丢下船的冲动。

他现在是不得不和海盗同舟共济的境地。

本来他们是去突袭那艘海盗船,谁能想到突然遇上了风暴?他们的船连着海盗船一起被卷进风中,何塞拼死抓住了漂浮在海面上的小船。

谁能想到小船上还有一个昏死过去的海盗。

这个男人看起来三十多岁,满脸胡茬不修边幅,头发乱糟糟的堆在脑袋上,身体对于海盗而言都有些瘦的过分。被雨水和海水打湿的衣服紧紧的粘在身上,让男人看起来有点儿像只受伤的小动物。

这艘小船奇迹般的抵抗住了风暴,但上帝似乎格外吝啬,不肯再施舍给落难的可怜人另外一个奇迹:这艘船上除了一根钓鱼竿外只有一壶淡水,对他们两人而言撑过一天都有点儿少。

没有食物,没有坐标,他们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在海面上飘荡,不知道还有多少天才能到达陆地。

以及还有他两尴尬的身份,希望那个海盗醒来后不要把他丢下船去。

何塞捏了捏自己的手臂肌肉,有了些对付那个瘦弱过头男人的信心。

他又转头去看那个男人,这一回海盗睁开了眼。

没有想象中的戏剧性,男人醒来后只是茫然的看了看海面,还有何塞和他旁边的鱼竿,然后拿过鱼竿问道:“没有鱼饵?”

“没有。”何塞回答道。

“糟糕了。”男人嘟囔了一句,脱下自己身上早就晒干了的外套,在皱巴巴的衬衫口袋里翻找着什么,当然他什么都没找到,他又去摸裤子的口袋。见何塞在一旁看着,男人喊道:“动动你的手大副,我们需要鱼饵,克利切不是你的水手。”

“你要用美元或者假牙做鱼饵吗?”对海盗的不满让何塞开口嘲讽道。

克利切没有理会他的嘲笑,只是正经的解释道:“会有鱼喜欢亮晶晶的东西。”

克利切继续翻找自己的口袋,何塞觉得自己刚才的恶意有点儿幼稚,他也去翻自己的口袋。

但只翻出来了海水和空气。

“瞧瞧我们的大副,还不如一个海盗富有。”克利切在 一旁道。

何塞这才觉得这海盗比所有人都小肚鸡肠,他真的没必要为海盗想什么。

“那你找到了什么,富有的海盗先生?”

克利切扬起自己手里闪闪发光的东西,那是一枚像是硬币一样的东西,金属上雕刻着花纹,但已经被磨的有些看不清。

何塞觉得那玩意儿有点儿眼熟,他从克利切的手里抢过来,不管克利切的大呼小叫,仔细观察花纹和字母。

然后,他在上面找到了自己的姓氏。

“这是从哪儿来的?”何塞盯着克利切,语气阴冷让克利切十分不舒服。

“是克利切捡到的,在鱼肚子里面。”克利切瞪着何塞,心里莫名的生起怒火来,“怎么,连海里的鱼都要归你们这些人管了吗?”

“不然呢,它属于你们这些垃圾和臭虫吗?”何塞同样瞪着克利切,“社会底层的贱民,即使到了海上也改不了恶习!”

话一说出口何塞就有些后悔,他是讨厌海盗,但他也知道不是所有的海盗都是恶徒,也有逼不得已想活下来的人,他们运气只是差了点儿而已。

对于克利切他还不知道对方属于哪种,但这些话无疑是极大的侮辱。

“你说什么?!”克利切已经不是瞪着他了,而是直接向着他扑了过来,一拳结结实实的揍在脸上,何塞却想的是这家伙的力气比看起来要大得多。

小船向右倾斜起来,提醒两个人他们还在海上,克利切连忙跳到另一半把船压下来。和何塞打成一团只会让他们两个人都葬身海底,克利切现在要考虑的是怎么活下去。

而何塞把手里的东西妥善收进口袋里,看也不看一眼克利切。

两个人就这么在船的两头坐着,也不说话,随着海浪把船送到不知什么地方去。暴雨后的天空蓝得让人不可置信,像是一块最纯粹的蓝色颜料,一直垂下来,地平线藏进海里。海也是蓝的只想让人赞美,他们像是漂流在一块蓝宝石里,海水下隐隐约约能看到漂浮的水草。

不时有几只海鸥从远处飞过,海风带着大海特有的咸腥吹开克利切额前的头发,阳光也是恰到好处,晒得他被海水浸湿的身子暖和起来。

如果不是漂流在海上,这绝对会是一段不错的旅程。

两个人一直坐到晚上,除了喝了一点儿水壶里的水时从对方手里拿过水壶以外,一点儿交流都没有。

夜幕拉下来,深色没有星星的苍穹笼罩整个海面,海浪的哗哗声在耳边作响,何塞看着背对着他躺下去的克利切,拿出白天从克利切手里抢过来的东西。

那枚小东西躺在他的手里,上面的花纹和字迹已经模糊,他却轻而易举的能想象得出来。

这是巴登家的家徽,这是属于他父亲的那一枚。

3.

在父亲出事,被剥夺爵位前,何塞也不是那么的讨厌海盗。

只要不抢劫他的船队,这群能在海水活下来的人也不是一无是处的让人厌恶。

何塞还记得他第一次跟着父亲出海的时候,海浪,海鸥还有阳光,就算是半生不熟的鱼让他由衷的感到快乐,对于一个十几岁的男孩而言,海外的世界广阔的让他忘乎所以。

在海水漂泊了三天后,他们到达补给的码头。何塞站在码头上看着来来往往的水手,夏日的热气蒸腾出海水的味道混着汗臭,沙滩焦热的让人一踩上去就会烫熟。皮肤黝黑的劳工沉默的搬运着沉重的货物,大大小小的船挤满码头,这些船后面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何塞突然看到一个男孩,他在沙滩上船投下阴影的地方坐着,手边放着一筐牡蛎,男孩飞快的剥着牡蛎,白色的嫩肉从他手里流过,放进左边装满水的容器中。

男孩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纯粹的像是何塞见过最蓝的海——虽然他也没见过几次海。他利落的敲开那些牡蛎的壳,在夏季的酷热里,在来往嘈杂的人群中像是一个局外人,他不像是为了生计不得不工作,而是在玩乐。即使额头上布满汗水,身上的衬衫在背后渗出汗渍,男孩还是唱着一首歌。

那首歌是个水手都会唱,男孩唱的也没多好听,但他快活的面容和漂亮的蓝眼睛让何塞无法忘却。

也许是因为这个男孩,何塞对所有的水手都不会过分嫌恶,直到变故发生后,这条定理也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起着作用。

比如那个打了他一拳的海盗还好好的躺在船上而没有被他偷偷踹下去。

不知道克利切有没有睡着,但被克利切被打中的地方已经不痛了,何塞突然想起来,克利切好像也有一只和男孩一样漂亮的右眼。

4.

克利切没有睡着,他闭着眼,脑子里却都是何塞说过的话。

虽然很过分,但克利切不得不可悲的承认这是真的,他从孤儿院逃出来后若不是走投无路,也不会跟着一群海盗去当水手。

他很感激里奥,没有把像他这样一个八岁的,连说话都结巴的孩子丢进海里喂鲨鱼,而是带他长大,还要感谢艾玛,真不知道穷凶极恶的海盗们是怎么养出这样一个小公主的。

克利切在船上待了九年,久到他以为他都忘了在陆地上还存在的那种等级制度时,他和玛尔塔一起上岸去结果了欺骗里奥的商人。

习惯了海浪的摇晃,走在陆地上的克利切还有些不太适应,满大街的灯光和人群让他有些眩晕,他突然觉得这些长了两条腿的同类比塞壬还要可怕。

克利切跟着玛尔塔穿过街道,穿过亮着的灯光,穿过嘈杂的人群,也许是酒吧,也许是什么高档餐厅,或者其他克利切想都不敢想的地方,他神使鬼差的向里面看去,透过一尘不染的玻璃,他看到大理石地板,水晶吊灯,银餐具和圆木桌,还有所有目光的焦点。

那是位年轻的贵族,不知道他说的是上流社会的新闻,还是些有趣的段子,那些同样衣冠楚楚的人都围着他,听得十分专注。

克利切看到贵族脸上轻松的笑,指尖荡着的怀表,他是那么的闪闪发光,所有人都爱他,更让克利切认识到上流社会和自己之间的沟壑。

这话听起来蠢毙了,但克利切不由自主的感到卑微,得了吧,他恨不得立刻跑回船上去。

他讨厌这些上等人,但还没有厌恶到要杀了他们才可以,他只是不想和他们有任何接触。

包括这个和他困在同一艘船上的大副,这家伙一副落魄的样子,却还是带着该死的贵族气息。

好像人人都该爱他。

5.

第二天克利切他们得到了一条鱼,这来自上帝的奇迹,或者好心的海鸥。

何塞看着那只被自己赶走的海鸥站在船头,把嘴里叼着的东西放下后立刻飞走了。

那是条大马哈鱼,克利切切下一部分当作鱼饵,其余的被两个人分食。

那条鱼不大,但总算能慰藉两个人饿的发疼的胃,生鱼肉没有什么味道,嚼在嘴里也很难嚼烂,但对于两个在还是度过小半生的人来说,这不过是再寻常不过的东西。

钓了一整天,也只有几条小小的银鱼上钩,何塞把这些鱼处理好,留作之后的口粮。

这一天两个人还是没怎么讲话,但是该做什么的分工倒是配合默契,有了这些鱼食物的问题已经解决,但是淡水的危机还在。

虽然没有迫在眉睫,但那一壶水也让两个人撑不了几天。

希望在那儿之前他们能漂流到陆地。

第二天海鸥没有再来,但克利切钓上来了一条不算小的鲱鱼,能算做幸运的好事让两个人脸上的阴霾都少了一些,克利切甚至在钓鱼的时候哼了首水手都会唱的歌。

第三天收获惨淡,但有了之前钓的鱼也不至于撑不下去,他们眼前依旧是没有边际的大海,丝毫没有陆地的影子,水壶里的水也只剩下了一小半。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一模一样的日子和生活,要不是水壶里的水越来越少,何塞都会恍惚以为他还留在刚刚经历了暴风雨的那一天。

第六天晚上深色的夜幕上终于挂满了星星,虽然不大,但是很多,碎钻一样的星星铺满整个夜空,笼罩着大海,一直掉到远处看不见的海平面里面去。

克利切看着那些星星很专注,看的时间久到何塞忍不住出言嘲讽:“北极星在你的头顶。”

“所以我们要向北走多少天才能到达陆地,大副?”克利切毫不客气的回击。

大副不说话了,克利切也抬头接着看头顶的星星,何塞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大海上的星空有多么的迷人。

克利切也只是在单纯的看这些星星。

漂泊在大海上不知道几天后就会渴死,还会有人去关心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别逗了,他是海盗,不是诗人。

但何塞没有再就海盗和诗人发表什么看法,他只是和克利切一起抬头看着星星,他出了这么多次海,还是第一次这么有空闲的来看头顶的星星。

愁眉苦脸的也没有用,何塞安慰自己,说不定明天还会有一个和海鸥一样的奇迹呢。

但上帝的奇迹并不是七天一次或者一天一次,当何塞拿着鱼竿钓鱼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狠狠拽住了鱼竿。这股力朝海里逃去,何塞被拽的一个趔趄,他立刻站起来拽进鱼竿。

看样子他钓上了一条不得了的鱼。

注意到何塞的克利切也立刻过来抱住何塞的腰,两个人死死往后拉着,想把这条鱼钓上来。

但这条鱼太过不得了了,两个成年男人都把它拽不上来,甚至有点儿反被它拉进海里的意思。

鱼竿在手里磨的发痛,克利切抱着他的胳膊劲儿也不小,何塞只觉得自己要被勒成两半,那条鱼还要把他拽进海里。

船开始向海的这一边倾斜,何塞觉得自己现在摇摇欲坠啊,他听到克利切的声音:“快松手!”

要是他松了手,这条鱼跑掉了没什么,但丢了鱼竿,也就丢了他们的食物来源。

何塞有些犹豫,那条鱼又开始使劲,克利切感觉自己有点儿拉不住人了。

“快松手!他妈的你在等什么!”

何塞松了手,鱼竿掉进海里一下子就不见了,只余海面上溅起的几点水花。

两个人坐在船上气喘吁吁,何塞的虎口火辣辣的痛,他看向克利切,对方也是副精疲力竭的样子。

“我们还剩三条鱼。”克利切说道。

何塞点了点头,要是他能再抓的紧一点儿,也许他们还不会失去鱼竿。

“最起码克利切不会一个人在海上漂泊,这还不赖。”

也不知道是不是安慰,克利切这样说,对于水手而言大海上的孤独应该是最熟识的朋友。

但何塞只是回答道:“我也很庆幸。”

无论如何,他们都认为人命要比鱼竿重要。

他们又在海上漂泊了两天,水和鱼一并用尽,这次没有海鸥送来鱼,晚上却出了星星。

克利切还是抬起头,专注的看着这美景。

何塞也坐在他旁边和他一起看,尽管胃饿的发痛,嗓子眼里也在冒烟,但他还是看着星空。

“艾玛很喜欢这个。”克利切突然说道,何塞没有问艾玛是谁,也许是克利切的家人。

“克利切觉得也不错。”克利切说道,更像是在自语,“要是在夏天,会有更亮的星星。”

何塞没有答话,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星星最好看,他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个。

在他眼里,现在的星星就是他看过最好看的星星。

6.

没有水,没有鱼,没有陆地。

只有海,海,还是海。

时间的概念在克利切脑子里模糊了,他只知道他们在海上漂流,是一天,两天,还是一个星期?

阳光让他头晕目眩,海风让他恶心想吐,还有饥饿和干渴,无一不折磨着他的感官。

起先胃里痛的像是要把所有的器官都消化掉,喉咙里痛的像是在吞刀子。

但是慢慢的,这种感觉消失了,他什么都感觉不到,包括他自身的存在,他好像变成了一个点,在一片虚空中飘着。

何塞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克利切不用看就知道他两现在都是一副样子。

一副胡子拉碴,眼袋拉到下巴上,一下子老了二十岁的憔悴样子。

小船在海上漂着,像是片孤零零的落叶。

突然,克利切感觉有什么东西落在自己脸上,顺着脸颊一路滑进嘴里,凉凉的。

是水。

是水?

克利切挣扎着睁开眼,天色不知道什么时候暗了下来,阴沉沉的乌云压在头顶上,雨滴蜂拥而下。

下雨了!

克利切从来没有这么盼望着下雨,他躺着不动,任由雨水淋透他的全身,流进他的嘴里。克利切贪婪的吞咽着,恨不得身上的每个毛孔都被雨水湿润。

在一旁躺着的何塞也动了一下,他也感受到了雨。

两人就像从地里长出来的幼芽,享受着雨水的滋润。

当克利切觉得冷的时候,事情不对头了,这雨丝毫没有停下的迹象,反而越下越大。

而在远处的海平面上,灰色的东西正快速向他们袭来。

克利切还没看清是什么,何塞已经喊了出来:“是风暴!”

克利切低声骂了一声,踉跄着爬起来,双手拼命的划水,想要逃的远一点儿。

风暴越来越近,但两个人划的又能有多快。

克利切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耳边都是风声,他想要去抓住船,却被一下子卷了起来,他隐约看到翻滚的海浪,还有黑漆漆的乌云。

哇哦,克利切上天了。

他这样想道。

但他这样想还没多久,一只手一下子拉住了他,那只手拽的是那么紧,以至于克利切觉得自己的胳膊都要被卸下来。

那只手紧紧的拉着克利切,风暴也使劲的去抢克利切,像是要被撕成两半,克利切想到了那条逃走的鱼。

暴雨再次袭来。

7.

克利切睁开眼,他躺在一张吊床上,身上像是被暴打过那么痛。

他迷茫的坐起身,他记得他被卷进了风暴中,怎么现在躺在船舱里。

他走出船舱,甲板上,何塞正在和一个大胡子男人说着什么。

大胡子男人拍了拍何塞的肩膀走了,看到克利切走过来,何塞把手里的水壶递了过去。

“又是一个奇迹。”在克利切喝水的时候,何塞说道,“我们被风暴丢到了这艘船上,而且没有摔断骨头。”

“哇哦。”克利切只能说出这样一句赞叹的话,“那这些水手应该把我们当海神供起来。”

何塞笑了笑没说话,看向船外的大海,克利切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蔚蓝的天空和纯粹的海面,没有一朵云,像是他们遇到风暴后的平静海面。

“这是艘商船,三天后靠岸。”何塞说道。

“那克利切得去找自己的船长了,你呢,大副?”克利切问道。

何塞这才想起来,他甚至都没告诉克利切自己的名字。

“我也有自己的船队。”何塞说道,他看着克利切蓝色的右眼,突然问道:“想一起去喝一杯吗?”

“也许吧,等克利切哪天上了岸。”克利切无所谓的耸耸肩,“会有这一天吧,谁知道呢。”

何塞也笑了。

是啊,谁知道呢。

—END—


克家君

啊啊啊啊啊啊义眼组实在是太好吃了!

啊啊啊啊啊啊义眼组实在是太好吃了!

冷楓雲
[義眼組/航泥]想想就很開心:...

[義眼組/航泥]
想想就很開心:3

[義眼組/航泥]
想想就很開心:3

x
草崩了请指出。我永远喜欢克利切...


崩了请指出。我永远喜欢克利切,真的。
众人所寻找的……早已被他人取得。
佣:那家伙是谁,蛮厉害的嘛,我喜欢……利益冲突了呢,真是可惜。
航:危险的家伙……抱歉,那件东西我必须得到
魔: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你死了没关系,触动什么连累我就就不好了……克利切?我们会是不错的伙伴。


崩了请指出。我永远喜欢克利切,真的。
众人所寻找的……早已被他人取得。
佣:那家伙是谁,蛮厉害的嘛,我喜欢……利益冲突了呢,真是可惜。
航:危险的家伙……抱歉,那件东西我必须得到
魔: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你死了没关系,触动什么连累我就就不好了……克利切?我们会是不错的伙伴。

百味甘

【航泥】灯塔/The Lighthouse(推演体)



  大副ד慈善家”

  落魄的前巴登子爵×有偷窃癖的画匠

  【BE】是刀!是刀!是刀!(说三遍)

  尝试着写了一下推演体,ooc打我。


1. ——————————————————

       【暗巷】

  在雨天掏一个醉鬼的口袋一定易如反掌。

       【结论】

  一篇日记:如果还有机会,下一次我下手的对象一定要是一个露出胳膊的人。

2.——————————————————

  【职业】

  没人会相信一名小偷的真实身份会是一名画匠,至少我不相信。

  ...



  大副ד慈善家”

  落魄的前巴登子爵×有偷窃癖的画匠

  【BE】是刀!是刀!是刀!(说三遍)

  尝试着写了一下推演体,ooc打我。


1. ——————————————————

       【暗巷】

  在雨天掏一个醉鬼的口袋一定易如反掌。

       【结论】

  一篇日记:如果还有机会,下一次我下手的对象一定要是一个露出胳膊的人。

2.——————————————————

  【职业】

  没人会相信一名小偷的真实身份会是一名画匠,至少我不相信。

  【结论】

  一则新闻:人们在码头发现了落魄的巴登子爵,他打扮得像个搬运工人,正在与一名男子交谈。

3.——————————————————

  【癖好】

  人人都有点儿小爱好,这算不了什么。

  【结论】

  也许你的爱好,有点儿不同?

4.——————————————————

  【抱怨】

  我价值连城的宝贝!

  【结论】

  一则新闻标题:近日居民出行应注意:扒手出没!

5.——————————————————

  【容器】

  你将那些东西都藏在哪里?

  【结论】

  跟踪报道:该名女子今日倾倒垃圾时在垃圾箱里发现了自己遗失的项链,虚惊一场。

6.——————————————————

  【生活】

  我一天的工钱还不够买两磅面包!

  【结论】

  一则新闻标题:据经济学家估计,物价将会上涨!

7.——————————————————

  【白昼】

  只有海上骑士才能教你画出真正的海啸!

  【结论】

  一幅画:画中的航船行驶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本该是天空的地方涂满了黑色的颜料。

8.——————————————————

  【下午茶】

  你觉得船长会喜欢喝这玩意儿吗?

  【结论】

  一篇日记:他人还不赖,我是说,这是次不错的体验。

9.——————————————————

  【黑夜】

  跨出那一步很难,你知道,那一步可能会交代我们两个人的性命。

  【结论】

  见不得光的事情,就让它永远存在于黑暗里。

10.——————————————————

  【专家】

  我相信我有这个能力。

  【结论】

  一张广告单:杰森·布朗,您的心理治疗专家。

11.——————————————————

  【败露】

  求求您!不要告诉我哥哥!求求您!

  【结论】

  画匠沉默着卷起袖子,露出两只胳膊上青青紫紫的痕迹。

12.——————————————————

  【爱语】

  我爱极了你的小胡子。

  【结论】

  我也爱极了你的。

13.——————————————————

  【坚持】

  没人知道这有多难。

  【结论】

  一篇日记:我的脑袋里好像有一根上了锈的发条,现在,除了何塞·巴登,没有什么能让它转动起来。

13.——————————————————

  【灯塔】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成为那个能够站在码头等你回来的人。

  【结论】

  一袋面值不等的钱币,也许足够换一艘船了。

14.——————————————————

  【传言】

  有人说看到他和男人一起做过些什么!别说是我说的!我也是听说,听说!

  【结论】

  一则新闻:一名男子曝尸荒野,尸体多日无人认领,有知情者称,该男子是独居在附近的画匠,与其他男子存在不正当的关系。

15.——————————————————

  【浪漫】

  船长!你竟然喜欢听酸诗!

  【结论】

  一篇日记:如果他也有一位画匠朋友,我是说,一位画匠爱人,他也会喜欢的。

16.——————————————————

  【返航】

  我看不到他的身影。

  【结论】

  一张好像被水浸泡得十分模糊的纸条,字迹凌乱:这群王八蛋!蠢货!他们什么都不懂!

17.——————————————————

  【许愿瓶】

  你认为我该做些什么?

  【结论】

  一封信,署名何塞·巴登:他帮助我再次看到了从海平线上升起的太阳,为了这一点,我必须留下。

18.——————————————————

  【再会】

  谁能想象再次见面的情景?

  【结论】

  一则墓志铭:你有多久没有刮胡子了?


冷楓雲
何塞舊裝居然有肌肉?!?!我沒...

何塞舊裝居然有肌肉?!?!我沒了
原皮我是真沒看出來,穿衣顯瘦嗎2333

何塞舊裝居然有肌肉?!?!我沒了
原皮我是真沒看出來,穿衣顯瘦嗎2333

百味甘

【航泥】醉鬼

  大副【原皮】ד慈善家”【原皮】

  庄园背景  ooc打我

  刚才临时捉虫,删了一条无用的片段,重发一下,希望大家阅读愉快(◦˙▽˙◦)

  

——————————————————

  

  克利切·皮尔森先生已经忘了这是第几次将酒醉的何塞·巴登先生从湖景村的大船上拖回房间了。

  回到庄园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一路上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盯着巴登先生手里紧紧攥着的怀表,想着自己总有一天会把这个能蛊惑人心的小玩意儿收入囊中。

  “最后一次,下一次,克利切一定要把这个东西拿走……”他一边向前挪动,一边嘟囔着。

  至...

  大副【原皮】ד慈善家”【原皮】

  庄园背景  ooc打我

  刚才临时捉虫,删了一条无用的片段,重发一下,希望大家阅读愉快(◦˙▽˙◦)

  

——————————————————

  

  克利切·皮尔森先生已经忘了这是第几次将酒醉的何塞·巴登先生从湖景村的大船上拖回房间了。

  回到庄园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一路上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盯着巴登先生手里紧紧攥着的怀表,想着自己总有一天会把这个能蛊惑人心的小玩意儿收入囊中。

  “最后一次,下一次,克利切一定要把这个东西拿走……”他一边向前挪动,一边嘟囔着。

  至于将这个男人送回他的房间——

  皮尔森先生反复确认了大厅没有别人,才将巴登先生架到楼上,然后驾轻就熟地将手探入醉鬼的口袋,拿出他的房间钥匙开门。

  屋内的陈设他也了如指掌,早在第一次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将屋子的各个角落都搜寻了一遍——为了排查危险,以此表示对庄园同阵营伙伴的关心,毕竟克利切总是这么心地善良。

  这次屋内的摆设也并没有什么大变化,可以看出房间的主人对收拾房间并没有什么兴趣。

  实在是太累了,他一不小心将巴登先生脸朝下丢到了床上。

  似乎是被床板撞到了小腿,这个可怜的醉鬼对着枕头呜咽了一声。

  皮尔森先生赶紧将他翻过身。

  他又看了看巴登先生手里的怀表,伸出手去摸了摸。

  冰凉的金属质感让他浑身一个激灵。

  “这就是最后一次,下一次你就是克利切的。”他嘀咕道,也已经忘了这是第几次说出这句话了。

  他把被子盖在了巴登先生的身上,又蹑手蹑脚走到门边,将耳朵贴在门板上,确认外面没有脚步声才开门出去。

  没想到他刚巧与一楼的艾米丽·黛儿打了一个照面。

  “艾米丽小姐……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睡觉?”

  “皮尔森先生?”显然,细心的医生小姐对皮尔森先生从巴登先生的房间出来感到有些奇怪,“我睡不着,出来走一走……原来您与巴登先生的关系这么好。”

  艾米丽小姐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你们喝酒了吗?”

  “是的……巴登先生与我,与克利切喝了两杯。”

  “好吧,不过我希望你们该适可而止,”艾米丽小姐说,“如果喝太多酒,会对身体造成很大的伤害。”

  “如您所说,小姐。”

  第二天,何塞·巴登先生就像往常一样,再一次忘记了自己前一天的事情。

  他有时会奇怪,明明自己最后的记忆是潮湿的甲板,为什么醒来的时候却总在自己的房间。

  不过他鲜少有机会在意这些,他每天都在尽力做一件事情,就是忘掉那些痛苦的记忆,让朗姆酒冲刷净他的一切悔意。

  酒精若能够带给他一夜安眠,他便不在乎自己的被褥是棉布还是海风。

  也不会在乎……某个躲藏在船舱里似乎有些不怀好意的家伙。

  巴登先生整理好仪容前往餐厅,如果与往常一样的话,克利切·皮尔森会坐在他的正对面。

   他对这个一直以来都表现得痞里痞气的家伙没有什么好感,庄园里大家的故事他早已通过来往的访客打听得七七八八,这位拥有许多偷窃前科的先生总是盯着他的怀表看,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即将成为被偷窃的目标。

  他还总是跟着他一起去湖景村的大船——自以为跟踪得悄无声息。

  巴登先生在餐桌前坐下,有些意外地发现自己对面的位置空了出来。

  艾玛·伍兹小姐在招呼大家快点吃饭,那个运动员在抱怨今天的肉分量好像也不是很足。

  巴登先生看了一眼对面位置有些凉掉的食物。

  奇怪的家伙。

  巴登先生喝了一口牛奶。

  他也想过,有可能就是这个奇怪的家伙带着自己回到房间。

  可是自己最近也并没有丢失什么东西,他将口袋里的怀表掏出来在眼前晃了晃,一股因为被催眠而生出的恶心感差点让他把刚喝下去的牛奶吐出来。

  还是那个怀表没有错。

  估量了一下湖景村到庄园公寓的距离,又在脑海中回忆了一下克利切·皮尔森先生的小身板,巴登先生面无表情地吃了一口烤香肠,心想如果是真的,那可真是累坏他了。

  而与此同时,不一样的心思却在皮尔森先生心中翻涌。

  也许是在破烂的船舱里吹了太久的风,早上醒来,他就觉得浑身发热,又因为扛着某个醉鬼走了太远的路,四肢也酸痛得难以抬起。

  早饭是别想吃了,他想。

  他觉得自己八成是发烧了,烧得有些神志不清。

  要不然他怎么会想起那条潮湿的破船,想起何塞·巴登在甲板上摆的成排的酒瓶,想起自己在船舱里听到的甲板上传来的或是瓶底或是瓶身撞击木头的声响,想起男人身上朗姆酒与海洋的香气,想起男人靠在枕头上的那声呜咽。

  糟糕透了,他所想的一切都该是那块怀表,如果硬要再说,也许他抽屉里的那个海豚装饰物也能值几个钱。

  他将头全部埋在被子里,只在旁边露出红彤彤的鼻尖。

  “你可别告诉我你是因为带我回来才发烧的,”恍惚间低沉的男声在皮尔森先生耳边响起,“如果你下午上不了场会很麻烦。”

  皮尔森先生将头从被子里探出来,看到巴登先生正坐在他桌边的椅子上。

  “你怎么……”皮尔森先生嗓音沙哑,艰难地说出了几个单词。

  脸上有着长长伤疤的男人将手里的铁丝晃了晃。

  “大副必备的技能之一,开各种各样的锁。”

  巴登先生站起来,离床近了一些,皮尔森先生敢打赌这个男人早上起床以后并没有换衣服,因为他身上还是有一股酒味,令人脑子发昏。

  还有一点烤面包和香肠的味道。

  “我去找艾米丽小姐,让她过来给你看看。”巴登先生说。

  “可是克利切……”皮尔森先生有些着急,可是又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我会说是因为昨天你在我的房间喝了酒,吹风着凉,”巴登先生将皮尔森先生的被角掖好,“至于之后的事情,可以等你退烧了我们再聊。”

  巴登先生走到门口,转动了一下门把手以后突然回过头。

  “你想吃些什么?我可以带过来给你。”

  “随……随便什么都行。”皮尔森先生觉得自己更加说不清楚了。

  直到男人光明正大地开门走出房间,皮尔森先生的大脑还是一片空白。

  他是怎么知道的?

  

  

百味甘

【航泥】船长的娱乐活动

  大副【铁钩船长】ד慈善家”【领头羊】

  另有园丁【花匠】

  庄园背景,ooc就打我

  

————————————————————

  何塞·巴登先生已经不止一次在花园附近发现某个人鬼鬼祟祟的身影了。

  “如果你真的喜欢艾玛·伍兹小姐,你就不应该表现得像个要偷走她工具箱的混球。”

  当巴登先生冷冷地说出这句话时,克利切·皮尔森先生正躲在一面墙后面,专注地看着园丁小姐的方向,被他吓得差点坐到地上。

  “你……你说什么?克利切只是在看她种的花什么时候开!”话虽这么说,皮尔森先生的耳朵尖却红了一点。

  虽然来庄...

  大副【铁钩船长】ד慈善家”【领头羊】

  另有园丁【花匠】

  庄园背景,ooc就打我

  

————————————————————

  何塞·巴登先生已经不止一次在花园附近发现某个人鬼鬼祟祟的身影了。

  “如果你真的喜欢艾玛·伍兹小姐,你就不应该表现得像个要偷走她工具箱的混球。”

  当巴登先生冷冷地说出这句话时,克利切·皮尔森先生正躲在一面墙后面,专注地看着园丁小姐的方向,被他吓得差点坐到地上。

  “你……你说什么?克利切只是在看她种的花什么时候开!”话虽这么说,皮尔森先生的耳朵尖却红了一点。

  虽然来庄园没有多久,但通过来来往往的访客,精通打探消息的船长早已将庄园的逸事掌握地七七八八。

  毕竟这是身为一名船长少有的娱乐活动。

  “这个庄园里的花不会开,”巴登先生的背靠到了墙面上,把玩着手里的金表,“她种的花从没开过,我敢打赌她帽子上的花都是用布缝上去的。”

  “所以克利切想知道什么时候花会开!”皮尔森先生辩解道,“你才,才来多久,别装得和我们很熟的样子!”他这么说着,却显然被巴登先生的金表吸引了目光。

  “也,也许……您能给克利切看看这块表?”

  “如果您能将您挂在脖子上的宝石也给我看看的话。”巴登先生弯了弯嘴角。

  “这是克利切的宝贝!”皮尔森先生紧紧抓住了挂在自己脖子上的宝石,“我不……”

  “早安,巴登先生,皮尔森先生,”一声问候打断了两人的谈话,艾玛·伍兹小姐拿着工具箱走了过来,“你们在做什么?”

  “早安,美丽的小姐,”巴登先生鞠了一躬,“显而易见,我们在聊天。”

  “早,早安,伍兹小姐。”皮尔森先生小声说。

  “哦,不必这么客气,”园丁小姐露出了微笑,“不久以后庄园的花可能就要开了,到时候我会送几束到你们的房间。”

  “非常感谢。”巴登先生说。

  “克利切也是。”皮尔森先生附和道。

  伍兹小姐的身影渐渐远去,巴登先生也终于抓住了那只从伍兹小姐过来开始就在他身上四处搜寻的手。

  “为……为什么总是差一点?”皮尔森先生气恼地说,“我明明已经抓住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差一点,”巴登先生握着金表,挑了挑眉毛,“说实话,有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它到底在不在我的手里,但是……”

  “但是什么?”

  “你的钱袋在我的手里,”说着,巴登先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脏兮兮沉甸甸的钱袋,“真不少,一百零一个金币。”

  皮尔森先生先是飞速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随即大叫一声,一把抢回了自己的钱袋。

  “你这个强盗!小偷!”他生气地说,脸涨得通红。

  “这话由你嘴里说出来不由得让我感觉有些滑稽,”巴登先生耸耸肩,“船长也总该有点自己的娱乐活动。”

  皮尔森先生小心翼翼清点自己的金币,并没把巴登先生的话放在心上,也没发现何塞·巴登先生又离自己近了一点。

  “你知道船长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吗?”巴登先生问。

  “找到宝藏?”皮尔森先生随口答道,“故事书上是那么写的。”

  “令我惊讶的是你竟然会看书,不过也许你是对的,虽然只说对了一半。”巴登先生看到皮尔森先生将钱袋放进口袋,又谨慎地捂住。

  “另一半是什么?”皮尔森先生警惕地看着他。

  “是发现宝藏,”巴登先生看着皮尔森先生的眼睛,他早就觉得皮尔森先生的那只义眼很好看,“发现别人从没发现过的宝藏。”

  “你发现过吗?”

  “比如今天,”巴登先生说,“我在庄园里发现了一朵雏菊。”

  “庄园里哪有雏菊?你,你刚刚说过庄园里的花不会开!”皮尔森先生捂着自己的口袋皱着眉,一边说一边向后退着,“什……什么啊!你说话不明不白的!克利切……克利切什么也听不懂!你这个小偷!克利切可得离你远一点!”

  看着皮尔森先生渐渐跑远的、有些狼狈的身影,何塞·巴登先生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怪有趣的,他心想。

  

冷楓雲

搞個坑
私設雙海盜PA
劇情等我慢慢鴿出來:3

搞個坑
私設雙海盜PA
劇情等我慢慢鴿出來:3

冷楓雲

p2是參考圖
在臉書上看到的,戳爆我TT

p2是參考圖
在臉書上看到的,戳爆我TT

冷楓雲
[義眼組/航泥]官圖太好,我沒...

[義眼組/航泥]
官圖太好,我沒了555

[義眼組/航泥]
官圖太好,我沒了555

冷楓雲
[義眼組/航泥]搶了親吻和巧克...

[義眼組/航泥]
搶了親吻和巧克力棒的流氓航海士
生活迫使我成為鴿子555

[義眼組/航泥]
搶了親吻和巧克力棒的流氓航海士
生活迫使我成為鴿子555

冷楓雲
[義眼組/航泥]塗鴉一波:3玩...

[義眼組/航泥]
塗鴉一波:3
玩遊戲玩的太糜爛了5555

[義眼組/航泥]
塗鴉一波:3
玩遊戲玩的太糜爛了5555

李

【混合AU】飄洋過海遇上你(義眼組/欺詐組/微薩杰)

BGM:鼓鼓-嗯哼


Chapter 2


白金汉宫。


旗杆上飘扬的「君主旗」,宣告英王正在宫廷里。


却也像是宣告「他的死期」般


被人押送进宫殿的巴登,抬头看向旗帜,心情是如此沉重。脚步也变得慢吞吞起来,押送的侍卫不耐烦的粗鲁推了他一把,“快一点!!不要浪费陛下的宝贵时间,还要去多花时间审理你这罪人!”,他仓皇地站稳脚步,内心对英王的愧疚感更是加重…


是的,他失败了…,甚至,还失去…


宫殿。


正坐宝座上的女王,面容憔悴显得老十多岁许多,哀伤与愤怒的表情是怎么藏也藏不了,“何塞.巴登,吾是如此相信汝!!汝竟敢,竟敢做出「这种事」! ! ”,压抑不住的泪...

BGM:鼓鼓-嗯哼



Chapter 2





白金汉宫。


旗杆上飘扬的「君主旗」,宣告英王正在宫廷里。


却也像是宣告「他的死期」般


被人押送进宫殿的巴登,抬头看向旗帜,心情是如此沉重。脚步也变得慢吞吞起来,押送的侍卫不耐烦的粗鲁推了他一把,“快一点!!不要浪费陛下的宝贵时间,还要去多花时间审理你这罪人!”,他仓皇地站稳脚步,内心对英王的愧疚感更是加重…


是的,他失败了…,甚至,还失去…









宫殿。


正坐宝座上的女王,面容憔悴显得老十多岁许多,哀伤与愤怒的表情是怎么藏也藏不了,“何塞.巴登,吾是如此相信汝!!汝竟敢,竟敢做出「这种事」! ! ”,压抑不住的泪水,不停地从那姣好面容滑落


她「重要的宝藏」 、「她的一切」,没了,没了…


真的没了…


“陛下,我…”,正当他开口要解释点什么时,英王做出手势,示意他住嘴


现在的她,完成不想听他多说什么,“吾宣布汝在大英帝国的爵位,财富都被剥夺,以及,来人啊!将这可恶的罪人押入地牢等候处决!”,那双与「他」一个模子的蓝色双眸,却是添染上无情与冷酷


“等等!!!陛下!?”,巴登半起身从床上跳起来,不停地喘息直到冷静下来为止,他看着四周,确认人是在庄园,而不是宫殿后,才察觉刚刚发生的不过是「梦」而已


他忍不住叹口气,自责自己,要是当时没有被拖住,或许一切都不一样了


可惜没有所谓如果,不是吗…


他走向落地窗,看向窗外景色,视线落在正好在外面的克利切,眼神更是严肃许多,回想起,当初再度见面的画面


「你!?你是谁?!」,没想到,对方对自己的认知就仅是新来的求生者而已…


不过就算如此,上天还是给了他机会,即使「他的克利切」,「他的“慈善家”」遗忘他和一切,但没关系,他有的时间去让他想起来,以及挽回过去







原本埋藏深處的夢又再度侵蝕克利切


教會…,受重傷落海的窒息感…,失去左眼的疼痛…


他的直覺告訴他,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