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乌克兰

8694浏览    1461参与
废宅六木ttt
乌克兰小天使啊啊啊 加了翅膀…...

乌克兰小天使啊啊啊

加了翅膀…应该没得问题?)

乌克兰小天使啊啊啊

加了翅膀…应该没得问题?)

RBMKsenia
“硝烟中的雅努斯” 通往过去和...

“硝烟中的雅努斯”

通往过去和未来的门,一切因缘结果的起始。

“硝烟中的雅努斯”

通往过去和未来的门,一切因缘结果的起始。

RBMKsenia

【APH/城拟】玛特罗什卡

*题目就是套娃的意思,不要多想

*从来没发过的存货

*依旧是乌中心,有普/里/皮/亚/季城市拟人

————————————————————————

  我曾按照最美丽的图纸

  把你装点成最想要的样子

  让那印在河水上的金色灯光

  刻成你眼底的波纹

  让那天际线上葱郁的绿意

  化成你明媚的微笑

  还有那柔软的春风

  茵茵的青草

  孩子们的歌声

  和那遁入夜...

*题目就是套娃的意思,不要多想

*从来没发过的存货

*依旧是乌中心,有普/里/皮/亚/季城市拟人

————————————————————————

  我曾按照最美丽的图纸

  把你装点成最想要的样子

  让那印在河水上的金色灯光

  刻成你眼底的波纹

  让那天际线上葱郁的绿意

  化成你明媚的微笑

  还有那柔软的春风

  茵茵的青草

  孩子们的歌声

  和那遁入夜月的寂静与喧闹

  不,这些还不够

  想把你变成玛特罗什卡

  第一层开怀大笑

  第二层颔首垂腰

  第三层放歌舞蹈

  第四层倩影曼妙

  想把天底下所有的美好

  都泼墨似的浸透你身上

  不,即使这样

  我也会为你祈祷


  我曾用十六年的时间

  做过一个梦

  建过一座城市

  让你伴着区位优势出生

  用一个凌晨惊醒

  用两天时间维持

  用五年丧失幻想

  用三十余年默默疗伤

  我真傻

  真的

  我想把你变成玛特罗什卡

  包裹我所有的屈辱

  以及被无限扭曲的过去

  然后有了第一层,第二层

  自私的理由不会是你

  只是我

  想活下去

  我知道错了

  可不可以

  不要回到我的梦里

  不要用那曾世界上最美的脸孔

  仰望我

  天哪


  在我撒手人寰之前

  在我还在人世之间

  我是否有缘再见

  玛特罗什卡

  你纯真的笑脸

(图源韩国乐队CrimsonBlossom 专辑《切尔诺贝利》封面)

   

RBMKsenia

【APH/露乌/乌白】戏剧

[图片](图源微博,侵权删)

*新生代扯犊子诗人屑作


夜幕拉开星光的帐帷

祈愿与现实反差的疲惫

荒芜的土地和痴缠的流水

我与你在这场戏剧中归于沉睡


台上的人与台下的潮水

掌声和叫骂喧嚣成无尽的虚伪

一次次失望、求索与无尽的重演轮回

疲于判断难以捉摸的谁是谁非

掩盖屈辱还是荣光的尘土与灰

我眼底的疲倦和不甘的沉醉


演绎喜剧的人更理解我的苦悲

南北走向的河切断东西方向的遗罪

手捧这枪尖刺刀挑起玫瑰

你迷惘的贪婪和我清醒的愚昧

没有良心和头脑的魔鬼

是这场戏剧中

你我永不落幕的卑微


希求她话语温存的珍贵

为她我的笔尖饱蘸泪水

不忍割舍的你我之...

(图源微博,侵权删)

*新生代扯犊子诗人屑作


夜幕拉开星光的帐帷

祈愿与现实反差的疲惫

荒芜的土地和痴缠的流水

我与你在这场戏剧中归于沉睡


台上的人与台下的潮水

掌声和叫骂喧嚣成无尽的虚伪

一次次失望、求索与无尽的重演轮回

疲于判断难以捉摸的谁是谁非

掩盖屈辱还是荣光的尘土与灰

我眼底的疲倦和不甘的沉醉


演绎喜剧的人更理解我的苦悲

南北走向的河切断东西方向的遗罪

手捧这枪尖刺刀挑起玫瑰

你迷惘的贪婪和我清醒的愚昧

没有良心和头脑的魔鬼

是这场戏剧中

你我永不落幕的卑微


希求她话语温存的珍贵

为她我的笔尖饱蘸泪水

不忍割舍的你我之间

除了她还有谁

等待夕阳未归

在戈梅利的城外

道一曲诀别的芭蕾


纯粹的世界不存在所谓唯美

远处的山坡不会同时盛放

淡紫的亚麻和金黄的向日葵

唯有这场戏剧落幕后

你我,还有她

在母亲的怀抱中归于沉睡


RBMKsenia

【随笔记录】我骄傲,我是清理人

*去年写的半命题演讲稿,就随手写了点东西

*可能目的是实名dissHBO《切尔诺贝利》,完全的西方刻板印象式的苏联,还是《飞蛾》好看,推荐。

*不接受反驳意见,我甚至翻墙+找论文网站+纪录片+纪实采访+文学作品等途径找一切关于切尔诺贝利的资料,最好不要随意评判被意识形态扭曲的真实。

以上均为废话(* ̄m ̄),点满求生欲。


前方核能,这不是演习!!!!!!!!!!!...


*去年写的半命题演讲稿,就随手写了点东西

*可能目的是实名dissHBO《切尔诺贝利》,完全的西方刻板印象式的苏联,还是《飞蛾》好看,推荐。

*不接受反驳意见,我甚至翻墙+找论文网站+纪录片+纪实采访+文学作品等途径找一切关于切尔诺贝利的资料,最好不要随意评判被意识形态扭曲的真实。

以上均为废话(* ̄m ̄),点满求生欲。





前方核能,这不是演习!!!!!!!!!!!


                           

尊敬的记者朋友们:

  可能我的答复只能让你们失望了。

  对不起。作为一个“切尔诺贝利清理人”,历史悲剧,社会边缘,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我很骄傲。任历史的车轮碾过我的头顶;任病痛侵蚀我风化干瘪的躯壳;任指责、唾弃、遗忘,被“先进者”的扫帚扫进积满回忆的角落;任自己的故事变成一个戏言,一个无关痛痒的符号。我早已时日无多,却仍愿意骄傲地活着,而不是苟延残喘,聊度余生。

  请收起你们眼中的惊异。谢天谢地,经历了这一切,我不仅活着,更要活得清醒。如果不耐烦不相信也请随意。我们不是“共产主义的奴隶”,不是权贵脚下的愚民。我们是士兵、工人、学者、医生,我们也是父亲、儿子、同志、朋友。一九八六年,我们的背后不是枪口,我们的身后只有灾难。

  前所未有,惨绝人寰。

  没有哀鸿遍野,没有警报长鸣。有的只是永不熄灭的火焰,外表上平静无异的大好春光,以及永远安宁富足的小城生活。可蝴蝶消失了,布谷鸟不会来了,而我们呢?这座三十六小时后变成鬼城的城市,这座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科学奇迹,我们最后的阵地………..我们输了,惨烈之至。人类的力量在潘多拉魔盒面前显得不堪一击。我们赢了,生命、爱情、平凡的日子、自己的价值都变成了庸常的奢望,果然。等到历史抛弃我们,这一切都会变成错误,你说对吗?

  三十六小时后,我们永远的离开了家。妻子、儿子撤到哈尔科夫,而我留在了原地,周围仿佛是一场散去的盛典----还有三天就是劳动节了。我是自愿的,我曾幻想过这只是暂时的离开……

  用铲子战胜原子。目标难以置信而就在眼前。橡胶靴,手套,铲子,口罩,向北五十公里是白俄罗斯的原野,向南一百公里是基辅,我们再无路可退。

  五月,丁香盛开,一树纷繁氤氲的淡紫,苹果花和梨花灿烂如雪,轻纱笼罩着河面,带着北方沼泽和草甸的梦奔涌而来。而我却嗅不到一丝清香。恐惧、疲劳、一铲、一铲、铲下十厘米的表土,让黑色的腐殖质被水冲走………我们母亲般的田野!135伦琴、141伦琴、238、249………盖革计数器没日没夜地响着,冲刷着我难以成眠的夜晚。我不敢睡着,害怕做梦。害怕妻子年轻美丽的面容,害怕儿子毛茸茸的小脑袋………只有死亡习以为常。我没有看到熔毁的反应炉,没有登上屋顶,踩着碎裂的石墨………谢天谢地,我没有去热点地区,性命因此而保全。但我的一部分生命,永远留在了那些森林,那些村庄,那些被从地图上抹去的地方。

  我举起铲子,把昔日的村庄变成了一座座土丘,为他们立上墓碑;我扣下扳机,牲畜在枪口哀鸣,我的枕上总是沾满眼泪………不知其名的强大敌人,被射线击穿的年轻生命………愿他们永垂不朽!

  我回家了,于是带着妻儿离开了哈尔科夫。我又得到了什么?一张残疾证、一套狭窄的保障性住房、一笔在苏联时代还算可观的抚恤金,以及著名的亡国之章………我又失去了什么,早已记不清了。新家里一片祥和,窗外的风景与普里皮亚季并无二致。可我再也不想笑了………三十岁那年,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无法恢复的疲惫,年轻的身体和垂暮的灵魂,日夜缠斗,不分胜负。

  如你所见,这里是乌克兰共和国基辅州斯拉夫蒂奇市,某个超级大国的遗作。这里有核电站的员工,退役的军人,还有称得上是健康的第二代。在这里,我送走了我的妻子,我的儿子也早已离开乌克兰,到他以为富足的地方闯荡。我不算是孤独,还有记忆陪着我度过所剩无几的日日夜夜;我也没有糊涂,听着广播上的克里米亚、顿涅茨克、卢甘斯克………心痛早已变成了一种令人烦闷的日常。广场上的列宁像拆了,敞篷车上载着浓妆艳抹的姑娘。日新月异,又该去向何方?这是我的国家。雅努斯的面孔。眺望着未来,却走不出过去的泥潭。

  你说政治?对不起,我没有这个兴趣。这就是为什么我投了那个喜剧演员一票。

  我已经老了。只希望葬在第聂伯河旁,枕着流水的声音,倚在祖辈们耕耘过的肥沃原野上睡去,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吧。

  我将带着这份毫无自知之明的骄傲长眠。

  你们………还在听吗?


                                       我也不知道是谁

                                       2019年4月26日




是羽生和一ゴゴゴゴ
是冬妮娅姐姐,再练厚涂发现都没...

是冬妮娅姐姐,再练厚涂发现都没那味儿

是冬妮娅姐姐,再练厚涂发现都没那味儿

RBMKsenia

【APH/乌露/性转】烂苹果

*梗来自四月的切尔诺贝利大火

*国设,时政向,草就完了

*很短♂


以下正文——————————————————————


  刀刃敲在了桌子上,重重地磕下一道白痕。

  熟的有点过分的苹果被拦腰截断,半透明的浆液从那个氧化成褐色的星星中间渗出。

  “这苹果烂了,病号。”安娜的眼睛空洞地凝视着果核,她伸出舌头,下意识地舔了一下刀刃上的果汁。

  甜得发苦,虽然还不至于腐烂。

  刹那间,有如粗制滥造的私酿酒一般的果味充斥着安娜的鼻腔。她嫌弃地把两瓣苹果包进了废报纸里。...


*梗来自四月的切尔诺贝利大火

*国设,时政向,草就完了

*很短♂


以下正文——————————————————————


  刀刃敲在了桌子上,重重地磕下一道白痕。

  熟的有点过分的苹果被拦腰截断,半透明的浆液从那个氧化成褐色的星星中间渗出。

  “这苹果烂了,病号。”安娜的眼睛空洞地凝视着果核,她伸出舌头,下意识地舔了一下刀刃上的果汁。

  甜得发苦,虽然还不至于腐烂。

  刹那间,有如粗制滥造的私酿酒一般的果味充斥着安娜的鼻腔。她嫌弃地把两瓣苹果包进了废报纸里。

  “你是在切苹果,还是在模拟砍下我的头?”沙发上半仰卧的尤里安有气无力地回敬道。说是沙发,其实更像一对破布条平铺在长椅上。

  “现在不是时候。”安娜依旧没转过头,双目直视着地下室光秃的墙壁,“等你能动弹了,带好口罩滚出去。”

  “滚出去?”尤里安病态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摸嘲弄的神色,“亲爱的阿尼娅,旧账还没翻完呢。”

  “是啊,旧账,要不我不会把你带到这个操蛋的地方。”安娜又切开第二个苹果,依旧不算新鲜,丝丝地渗着酒精的气味,不过能吃就行。

  “尼古拉呢?玩命打球去了?”尤里安接过安娜递来的苹果,却丝毫没有咬下一口的意思。安娜坐在他对面的地毯上,咬着苹果,默不作声。

  直到摆在他们之间的酒瓶倾倒。那是刚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伏特加,透明的,因为温度粘稠地挂在瓶子上。

  “喝酒?就你这样?”安娜徒手拧开了酒瓶,灌了一大口。随即她毫不留情地掀开了尤里安身上的毯子。

  上身赤裸,肩膀的复发的灼伤触目惊心。

  安娜起身从柜子里掏出了急救箱,她用酒精棉蘸着尤里安伤口处的积液,透明微黄,就像苹果的汁水。

  安娜恍惚觉得,皮肉腐坏的腥甜和烂苹果如出一辙的令人作呕,却又不得不面对。

  尤里安的脸上看不出疼痛,他只是死死地盯着那瓶医用酒精。

  “怎么,酒精可不能喝。”安娜说出来就后悔了,她是最没有资格说出这句话的人。

  本以为尤里安会借题嘲讽自己,安娜有一点错愕的看着尤里安温柔的神情。

  下一秒她的嘴唇被吻住——准确说是咬住,尤里安的舌头是苦味的,好像苹果核一般,从内部腐烂,堕落,表皮抽缩……

  “星星,苹果横截面的星星。”在安娜窒息的边缘,意识在无限地复读,连接着脑海深处混沌的白光。

  尤里安放开了她,玩味地看着安娜泛红的眼眶,“你说过,我们只可能同归于尽。”

  “对,”安娜闭上了眼睛,“这是上个世纪的生/化灾难和核/战避难所,火一旦不停,恐怕会死的不仅是你。”

  “只是苦了尼古拉这个逞强的傻子。”尤里安别过头去,猛然看到了那个颇具年代感的变压器。“我给你的?”

  “是啊,产自苏/联哈/尔/科/夫。”安娜故意把中音要在某四个字母上,她收起了急救箱,却没再把视线落在尤里安身上。

  “好吧,阿尼娅,我还是有点冷。”安娜抱着一团毯子走了过来,坐在地上,尤里安连忙抱住她,让她到沙发上来。

  尤里安的胸口还是热的。恍惚间,一只冰凉的手握住安娜,顺带着一摸金属更冰冷的质感。

  安娜展开手心。一只小巧的硬币刀,黑色,钢制,冷冷地望着她。

  “杀了我,在我死相太惨之前杀了我。”尤里安抱住安娜,“痛快点,我不想和86年一样。”

  “哥哥……”安娜的嗓音颤抖着,她没有回过头,除了一个单词,她似乎还想说什么。

  但她也永远不会说出来。


  那时候有多疼?

  记不住了,我好像失去意识了。

  那后来呢?

  鸟回来筑巢,野马在林间奔跑。

  鱼在水里嬉闹,支流的水汇入远方。

  肆意生长的藤蔓已经覆盖了水泥花坛。

  有的人在伤口上涂鸦,让它美丽得有些狰狞。

  有的人终其一生也回不到故乡。

  普/里/皮/亚/季的苹果,总是烂得最慢。

(Fin)


RBMKsenia

【APH|乌/克/兰中心】《朝阳颔首》(上)

阅读须知:

  国设,史向,流水账,轻点喷orz

  私设如山到不知ooc为何物。

  乌中心,有露乌成分。

  微G向(血腥seqing描写有),作者历史学多变态了,请多海涵。

  历史资料主要来自于乌克兰史书《往年旧事》,含有神话和宗教成分。

  乌姐姐过于冷门,自割腿肉,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基础设定:母亲指基/辅/罗/斯或东/斯/拉/夫部族(尚无明确历史结论)

  那个帮助乌姐和母亲的男人指瓦良格人。

  那个...

阅读须知:

  国设,史向,流水账,轻点喷orz

  私设如山到不知ooc为何物。

  乌中心,有露乌成分。

  微G向(血腥seqing描写有),作者历史学多变态了,请多海涵。

  历史资料主要来自于乌克兰史书《往年旧事》,含有神话和宗教成分。

  乌姐姐过于冷门,自割腿肉,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基础设定:母亲指基/辅/罗/斯或东/斯/拉/夫部族(尚无明确历史结论)

  那个帮助乌姐和母亲的男人指瓦良格人。

  那个和建城者一起出现的孩子是私设基/辅拟人。

若均可接受,那就开始吧!


-------------------------正文分割线--------------------------------

朝阳颔首

                                   (一)

  她不是很喜欢太阳,当阳光映照在雪面上时,只会让她和母亲的步伐更加局促。

  她越是想要躲开,越是直勾勾地对着朝阳苍白的低垂的脸颊,眼睛就愈发疼痛。

  这片草原积满了雪,枯草勾不住雪团,它们便四散开来,遮住了她的眼睛。

  风停下的时候,她终于松开了捂在眼睛上的手。果不其然,阳光又一次直面她泪盈盈的双眼。

  “我不喜欢阳光。”她一边走着,一边轻声地向母亲抱怨。

  母亲默不作声,回头怜悯地望着她。她把所有的怨言都吞回肚子,要知道,母亲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

  她望着母亲挺着孕肚蹒跚前进的背影,心里只有没来由的不安和恐慌。

  前面就是那条河了。在支流汇入干流的地方,一艘堪称庞大的木帆船停靠着。

  冰面上映着低垂的朝阳,透射出各种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光彩。

  令人头晕目眩,她想。

                                 (二)

  “包律斯忒涅斯。”她听到母亲念出这个复杂的单词,带着她跨过结冰的河面,爬进船舱。

  “是希腊语吗?”她打开木制结构的窗户,让阳光和暂时温柔下来的风流进船舱,灰尘漫无目的地飘浮,她就看着它们缓缓落下。

  “对,这条河的名字。”母亲吃力地弯下腰,打开箱子的锁头,取出那些泛黄的牛皮纸。

  “北面是沼泽,跨过这条河的那一边。”她扶起了母亲,接过那些复杂的图画。

  她听到欢快的脚步声传来,木制的甲板吱呀作响,母亲惊喜地回过头去。

  一个高大的身影矗立在狭窄的舱门外。

  “你们果然在这里。”他的声音颤抖着,饱含着充沛的喜悦。

                                (三)

  男人小心翼翼的揽过母亲的肩头,吻在了她的额头上;随即给了女孩一个大大的拥抱。

  她只是感到一片窒息般的温暖。“你是我的父亲吗?”她闻到男人肩头毛毡的味道,困惑地在他的怀里抬起头。

  “哈哈,这孩子……”他用宽厚的手掌抚过她毛茸茸的小脑袋。不同于母亲暗棕色的长发,她的金发简直和这个男人如出一辙。

  “当家的,我不愿意再走了。”母亲低下头,“我想带着我女儿和肚子里的孩子,在这里住下去。”

  “我就是为了这个找到你们的。”男人如释重负地笑了。四个青年,三男一女出现在门口,女子的怀里怀里抱着一个牙牙学语的小男孩。

  “神灵在上,愿您护佑我们和这座城池。”

  他们四个连同那个懵懂的孩子,齐齐地向母亲跪下身去。

  阳光照在男孩金色的睫毛上,他安静得就像熟睡的幼兽。

  “我们愿以长兄之名为这个孩子冠以名号。”

                                 (四)

  “来自远方。”她把这条河的新名字写在了纸卷上。

  当春风又一次吹过这片一望无际的大平原时,柔软的绿草在她的脸颊上留下一道细腻的绿色,她凝望着不远处的蝴蝶,却不愿站起身来。

  春天的朝阳总归没那么讨厌,她的额头上起了一片薄汗,连同嘴唇带来丝丝的痒。

  母亲的肚子越来越大,家里的活计都落到了自己,还有两个不知道她们真实身份的佣工身上。当她低着头缝缝补补时,母亲就会巧妙地挪到她的身边,低声地询问她:

  “你想要个弟弟,还是妹妹?”

  她也总是只有一个回答:“都一样啊,总归是比我小的孩子,我会照顾他。”

  这一天,母亲有些凄凉的笑了:“看起来会是个大块头,真希望上天可以眷顾他……”

  不会那么命苦。像你一样,从出生就开始一路颠簸。

  留在这里吧,这里有世间最肥沃的土地,足以庇佑你们一生的丰饶。

  远方的河流。这里是第聂伯河。

                                (五)

  这是她一生中最不愿回想起的一天之一。放心,未来还有无数个苦难的日子让她回想不尽。

  大雪压住了门框。屋内母亲正在分娩,屋外的她被风雪阻挡住了从集镇回来的路。

  当她忍着无处不在的寒冷赶到家时,只看到奄奄一息的母亲靠在墙角,身下的毡垫已经被羊水浸泡成了诡异的肉红色,而那个孩子还卡在产道里。

  那两个年轻的佣人,以及请来的产婆都束手无措地流着泪,正在这时对上一身雪花的她。

  她的视野里只剩下放弃挣扎的母亲,以及一片血红。

  为什么。她问自己,此刻她觉得自己是那么肮脏,微不足道,低贱得像地上的灰尘。

  她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掀开母亲身上的毯子。那个孩子的头没有露出来,反倒是腿已经伸了出去。

  她抓住那个孩子的双腿,慢慢地向外拖。她看到母亲猛然睁开眼睛,随即发出了一声毛骨悚然的嗥叫。

  脐带缠住了这个可怜的男孩的身体。当他终于在姐姐胡闹般的拖拽中来到人世时,他的脸已经憋得青紫。

  这一瞬间她竟然产生了一种幻觉般的冲动。

  杀了他,以后我就不会痛苦了,一切都结束了……

  她伸出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他是恶魔,他会毁了你。她听到一个甜美的女声对自己说道。

  男孩子在姐姐的力道下,适得其反地吐出了喉咙里的羊水,随即爆发出极为嘹亮的嚎哭。

  窗外的风雪戛然而止。赤红色的夕斜着透过门缝,照在了新生儿的身上。

  一旁的产婆终于从极度的惊愕中请醒过来,连忙接过她手中的孩子,利落的剪断了脐带,为他裹上了毯子。

  她愣在原地,只见到自己满手,和满地的血/污,映着血红色的光……

  再没有一丝过渡,她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六)(微G向,不适请跳过!!!

  混沌中,她的眼前从一片黑暗变成了难耐的光亮。

  那个孩子长大了。身材高大,容貌俊美,只是骑着神话中的喀迈拉,明晃晃的镰刀尖直指她的喉咙。

  面前“陌生”的男人笑了,用刀尖豁/开她的皮肤,让他身下的怪物撕咬她的血/肉。

  不要这样对我。

  男人吻住了她伤痕累累的额头:“我在这里,我会永远保护你……”

  滚出去,你没有资格。

  “你知道你有多么美味?我想要肢&解你,把你变成粮食。”男人咬住了她的伤口。

  左边的肩膀被那头怪物的火焰灼烧着,怎么也熄不灭。

  我应该趁现在杀死你。

  “贱***货,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男人的表情无比认真,声音却是出奇的软糯,“留在我身边……你不知道所有人都想对你这么做,你不知道你多么淫*荡,跨过大海也要把你漂亮的身*体占为己有……”

  你不知道你有多美,你不知道你会多美。

  他的声音逐渐急促,插在她胸口的刀尖也不断深入。

  她无法直视那双已经接近红色的眼睛,她感到大腿上传来一丝粘腻的令人恶心的触觉。

  红色的和白色的。顺着悬空的脚腕流下来。

  男人迷恋地喘息着,终于将刀尖彻底贯*穿她的胸膛。

  那头喀迈拉愉悦地嘶叫着,抓住她的手臂,使劲扯向两旁……

  波光粼粼的河面上长船划过。

  包律斯特涅斯……广阔的土地,远处的河流……

  她看到自己的肉***体不断下坠,一分为二,落入父亲般的第聂伯河中去。

                                (七)

  “您终于醒了……”那个年轻的女仆摇着她的胳膊,几乎要流下泪来。

  “我?”她想要尖叫,却发现自己的嗓子干涩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您发了高烧,已经昏迷三天了……”醒了就好,先不要乱动……

  女仆端来了一碗温热浓稠的牛奶,送到她的嘴边。

  她恐惧地看着这碗类似梦中的不明液体,喉头一阵痉挛,但她还是接了过来,一口一口机械地吞咽着。

  封闭自己所有的感官。忘掉梦里的一切。

  女仆看着她喝光了一整碗的牛奶,眉间的担忧终于落了下去。

  “您的母亲和弟弟一切安好,还请不要担心,养好了身体再见他们……”女仆伸出手,温柔的抚平她毛糙的刘海,随后站起身,悄悄地离开了。

  她感到全身已经被汗水浸湿,每一根血管都兴奋的跳着,而她却疲惫得无法理解自己的身体。

  一阵脱力之后,她又沉沉睡去。

  一夜无梦。

……

  这几日她终于走到庭院里,也终于知道冬季的朝阳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她推开母亲的房门,弟弟正眯着眼睛,在摇篮里蹬着胖乎乎的小腿。

  母亲斜倚在床边,哼着第聂伯河船歌,却怎么都哄不睡他。

  见到她来了,母亲连忙支起身子:“快抱抱他,你看他确实是个大块头。”

  新生的,柔软的生命,和母亲一样的紫色眼瞳,奶金色的绒毛服帖的顺在他的小脑袋啊。

  “呀……”他好像要呼唤什么,伸出手指,软软地触碰到她的鼻尖。

  上苍眷顾的孩子。从此这也是他的名字。

 她突然感到自己无比的肮脏。去他的未来,她只要现在,现在就足够了。

  不管他是谁,以后会变成谁,他永远是这个孩子,这个明亮得如同朝阳的孩子。

  她紧紧抱住了自己的弟弟,眼泪不断地滑落,打湿了男孩身上的毛毯和自己的领口。

  可是对不起,她实在无法哭出一丝声音。

  冬季的朝阳是低垂的,温柔的,也是变幻莫测的。



———————T.B.C.—————————————————

我知道很水,不要骂我啊啊啊啊……

本来是前传性质的短篇,愣是让我抻长了……

我知道实在太冷门,自己口味清奇,我认真写也不会有人看。

所以看到就是缘分啊!!!




By:RBMKsenia

20200529

  

  

  

  




  

  


  

  

Maples

新闻要连着看才有意思.1

新闻要连着看才有意思.1

林叁✨
乌克兰可爱死了啊啊啊!!!!!

乌克兰可爱死了啊啊啊!!!!!

乌克兰可爱死了啊啊啊!!!!!

林叁✨

拿摸鱼当300贺的我真是太随意了

总而言之

非常感谢!!!🎉🎉🎉

(p4轻微绿卫衣)

拿摸鱼当300贺的我真是太随意了

总而言之

非常感谢!!!🎉🎉🎉

(p4轻微绿卫衣)

我是屑!!!

请各位来答一波题


[图片]

啊这


dbq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提这个问题的兄弟是经历了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各位来答题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这


dbq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提这个问题的兄弟是经历了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各位来答题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RBMKsenia

浅析《APヘタリア》露乌白三人的人物形象

  本人女,高中在读文科生,人文社科爱好者,aph入坑四年半。作为一个曾经精苏过,现在热爱迫害过世国家的不做人生物。

我想解析一下自己热爱的三个角色: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

第一部分:三人单人形象解析:

一.关于伊万•布拉金斯基:作为本家主要角色之一,人气较高,基本设定不过于赘述。但aph作为一种短漫/泡面番模式,人物形象趋于扁型。若直接运用于小说甚至历史同人形式,不免会感到幼稚无趣。

性格类型:INTJ(趋于幻想,追求激情,藐视权威,极强烈的自我意识)

历史分析:1.长期处于欧/洲而不被接纳,力图另辟蹊径,寻求真理。在藐视旧有权威的同时,自己也...

  本人女,高中在读文科生,人文社科爱好者,aph入坑四年半。作为一个曾经精苏过,现在热爱迫害过世国家的不做人生物。

我想解析一下自己热爱的三个角色: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

第一部分:三人单人形象解析:

一.关于伊万•布拉金斯基:作为本家主要角色之一,人气较高,基本设定不过于赘述。但aph作为一种短漫/泡面番模式,人物形象趋于扁型。若直接运用于小说甚至历史同人形式,不免会感到幼稚无趣。

性格类型:INTJ(趋于幻想,追求激情,藐视权威,极强烈的自我意识)

历史分析:1.长期处于欧/洲而不被接纳,力图另辟蹊径,寻求真理。在藐视旧有权威的同时,自己也落入了自恃权威的窠臼。

2.失败的人情关系,以及希望和力量落空后的自卑和自负。

3.童年时的悲惨经历使其极度渴望亲情和友情,为获得他人肯定可以不择手段,成为悲剧的诱因。

4.对自己的错误感到痛苦却缺乏宣泄,总是怀着不容于世的悲凉。

二.关于伊琳娜(玛利亚、奥尔加、索菲娅、叶卡捷琳娜)•契尔年科(中文区常用冬妮娅):

较为冷门的角色,可能在aph众心中仅限于巨/乳、爱哭鬼和天然黑。不过这个角色,或者是乌克兰这个国家让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从而对乌/克/兰历史展开了个人的研究。

性格类型:ESFJ(热心外向,情绪化,服从权威,适应性差)

历史分析:1.长期主权缺失,人格发育并不完全,缺乏必要的自律。

2.身为长姊,生活压力巨大,历史经历痛苦,有人格分裂和扭曲倾向。

3.不坚定的意志力,同时为背叛感到自责。在亲情和利益之间立场不定而易走极端。

4.长期“粮仓”身份和哥/萨克游牧文明塑造出以矛盾为核心的性格,逆来顺受却追求自由。

5.历史悠久的文明和迅猛的近代工业化,使其对文学和美学有着独到的见解。

6.对贫穷和饥饿的恐惧使其渴望物质。

三.关于娜塔莉娅(娜塔莎)•阿尔洛夫斯卡娅:

作为伊万的妹妹,由于其美型的设计而人气较高,因病娇和极端兄控而为圈里人津津乐道。

仅代表我个人观点,我对本家的角色塑造比较失望。人物扁型在她身上体现的过于儿戏化。在本家主要设定的基础上,对此加以补充和解释。

性格分析:ISTJ(思维缜密,有条理性,坚定得固执,外冷内热)

历史分析:1.历史较为曲折,但更多时候是作为宗主国内部独立精英阶层存在,有较强的
独立思考能力。

2.作为幼妹,在哥哥姐姐面前较为直率,但生人勿近,不善交际。

3.比起病娇,个人更倾向于暴躁,但施展对象仅限于伊万,也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性格。

4.胆子大,善于尝试,执着坚韧 。

5.同时具有强烈的浪漫主义情怀和纪律意识。

6.较为天真,依然不容于世。

7.毒舌,一针见血,善于从体力到脑力的战斗。



T.B.C.(下一部分更新性转篇)

写在后面:国家拟人需要的不仅是热爱,更是对世情,实情的了解。希望我们摆脱肤浅的刻板印象,真正理解和热爱这个世界,感悟不同的文明。

RBMK,写于20200517





核桃蛋的博物馆

剑 前10-前8世纪 乌克兰普拉塔历史文化考古博物馆藏

Sword/10st-8th B.C./Museum of History Cultural Heritage Platar


剑 前10-前8世纪 乌克兰普拉塔历史文化考古博物馆藏

Sword/10st-8th B.C./Museum of History Cultural Heritage Platar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