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乌兰察布

4900浏览    2326参与
Tang.

远方

  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了高山上的日出,梦到了茂密的森林,梦到了雪山上的日落,还梦到了…你。

  

24:00

  你知道吗,我一直想和你说,你走后,我经常会看见你。我和家里人说,他们说不可能,说你已经走了,抛下我一个人去了。可我还记得,你答应我会带我去看山上的日出,会带我去看太阳从雪山旁落下…你答应了我好多,可你却一件也没兑现。

6:00

  睡不着,索性就起来了。今天又有新的人确诊了,如果你在,一定还会义无反顾的去救他们吧?毕竟,你是个医生啊。

12:00

  上午上课时,被老师提问了,他问我我的父亲是做什么工作的,我当时很自豪的说,我的爸爸是一名医生,是一名会为国家献身的医......

  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了高山上的日出,梦到了茂密的森林,梦到了雪山上的日落,还梦到了…你。

  

24:00

  你知道吗,我一直想和你说,你走后,我经常会看见你。我和家里人说,他们说不可能,说你已经走了,抛下我一个人去了。可我还记得,你答应我会带我去看山上的日出,会带我去看太阳从雪山旁落下…你答应了我好多,可你却一件也没兑现。

6:00

  睡不着,索性就起来了。今天又有新的人确诊了,如果你在,一定还会义无反顾的去救他们吧?毕竟,你是个医生啊。

12:00

  上午上课时,被老师提问了,他问我我的父亲是做什么工作的,我当时很自豪的说,我的爸爸是一名医生,是一名会为国家献身的医生。老师夸了我,说我有一个很伟大的父亲,我当时真的很开心,因为我有一个伟大的父亲。

18:00

  下课了,今天晚上妈妈炖了一条鱼,你总说,吃鱼长脑子,虽然我并不觉得我缺脑子。

21:00

  写完作业了,打算睡觉了。我知道你在看着我,所以我要听话,早早休息,用饱满的精神迎接新的明天。

23:32

  我做了个梦,我梦见你在和我招手。你让我过去,说要带我去看日出,带我去看森林…可等我跑过去找你时,你却又消失了。

  爸爸,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带我去看日出啊…

  

——————————————————————

  我感觉自己在家闲出病了,顺便在这里许个愿吧,希望疫情能早些结束,让医护人员能快些回家

  

Tang.

疫情终会过去,曙光终会来临

疫情终会过去,曙光终会来临

半字无闲情

[苍兰]努力站岗的侍卫小哥一枚吖

别管了,真的别管


把我虐懵了



大强和小兰花给我甜!剧里不甜剧外甜!👿👿👿


苍盐海夫妻恩爱日常


第三人称视角


含微量龙黎蛋丝


[图片]


我是司命殿的值班小哥


确切的说,是苍盐海司命殿2.0的值班小哥


别看我现在威风凛凛,长的比凡间皇帝的三阿哥还要高些,其实在万年前那场月仙大战中,我都已经被仙兵噶了,是我们的月主以命换命救了我们,后来月尊大人把月主又救回来了,从此月仙两族休战,和平得以持续至今,因此对于月主,我们都怀着最大的敬意和爱戴,当然,整个苍盐海,最爱月主的应该就是我们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三界最强的月尊大人——东方青苍。...

别管了,真的别管


把我虐懵了



大强和小兰花给我甜!剧里不甜剧外甜!👿👿👿


苍盐海夫妻恩爱日常


第三人称视角


含微量龙黎蛋丝




我是司命殿的值班小哥


确切的说,是苍盐海司命殿2.0的值班小哥


别看我现在威风凛凛,长的比凡间皇帝的三阿哥还要高些,其实在万年前那场月仙大战中,我都已经被仙兵噶了,是我们的月主以命换命救了我们,后来月尊大人把月主又救回来了,从此月仙两族休战,和平得以持续至今,因此对于月主,我们都怀着最大的敬意和爱戴,当然,整个苍盐海,最爱月主的应该就是我们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三界最强的月尊大人——东方青苍。


月尊大人和月主一直住在苍盐海的司命殿,据说当时月尊和月主就是在水云天的司命殿相识的,噫,真看不出来月尊还挺浪漫,不像巽风殿下,孤寡了好几万年,现在无痛当爹,自己的殿阁都成了少尊和公主的育幼堂,头帘儿都让薅掉了,不过他好像还挺开心,据说是因为没有头帘儿就能和兄尊梳同一款发型了。


真搞不懂他们。


你问我为什么月尊和月主不亲自养育少尊和公主?


那你算是问对人了。


因为月尊和月主实在是太忙了。


作为仅次次次次于觞阙大人的月尊近卫,对于这二位的日程表,我是再熟悉不过了。


早上起来,月尊要抱着月主去水云天的云中水阁晒太阳看朝霞,对外宣称是因为我们月主的本体是息兰圣草,需得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才能保得安康,当然这也是个排的上号的原因,但月尊大人,您带着娘子去晒太阳,真的没必要抱她抱的那么紧,真的,也没必要不停的施法让云鲸出来翻腾,好家伙,五百年没见,云鲸都练出腹肌了,腰间的赘肉咔咔掉。当然,什么十指紧扣互相摩挲啦,相视一笑互相啄吻啦,月主躺在月尊大人肚皮上捏他的脸啦,这都很常见,我习惯了,真的😁😁😁😁😁


晒完太阳,月尊大人会回到苍盐海处理军国大事,万年以来,我月族得到了久违的和平,我老爹也从玄虚之境回来了,和我老妈两人一激动给我整出七八个弟妹来,足以窥见我月族这些年来的稳步发展,当然,这一切也离不开月尊大人的坚强领导,不过听政议政这种事情和我没啥关系,我的工位只在月主左右,月尊大人议政约要半个时辰,这个时候结黎姑娘会来和月主一起玩一会儿,自打结黎姑娘和觞阙大人成婚之后,基本就等同于长在了寂月宫,不为别的,觞阙大人一秒看不到她就怕她被什么蝶衣还是蝶泳的带走,他俩听说当初也挺坎坷,现在宝宝都五百多岁了,确实是缘,妙不可言。


结黎姑娘和月主玩的时候我总能听到一些八卦,比如今天:


“结黎,你有没有那种……治伤的药啊?”月主可可爱爱的,但是月主什么时候受伤了?我竖起耳朵。


“小兰花你怎么了?”结黎姑娘很紧张的看着月主,不瞒你们说我也很紧张,月主受伤了我真的不能保证去银湖拉纤的时候能不能成为劳动标兵。


“哎呀,就是……一点小伤,你有什么药吗?”


“小兰花,到底怎么回事,寂月宫灵药如云,你若受伤怎么不宣医官呢?你说实话,是不是祟气?”结黎姑娘如临大敌。


我的角度,看到月主的耳朵忽然很红。


“不是啦结黎,就是……”月主有点踌躇,“就是你也知道,大木头他力气太大了,又……又没什么节制……”


我把头缩回来了,有些话不能多听。


月主的声音还是有一搭没一搭的传到我耳朵里:


“我都不让他上床睡了,他……他就在桌子上折腾我……”


“我说了让他节制点,他答应是答应了,但每次他一答应,天上就打雷,他就说想起当年霜盐钉的痛,很害怕,要我抱着,我一心软就……”


我真的不能再听了,再听就不礼貌了。


淦,耳朵都烫了,月尊大人你真的别太反差!一歪头就能把三四十号魔兵抡墙上的人,你怕打雷?真的不怕鼻子变长吗?


很无语。


不能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月尊大人议政完毕后,就会马不停蹄的到司命殿,结黎姑娘一般会提前走一会儿,据说是怕被腻到,乐,你和觞阙大人也不遑多让吧!


只有我受伤的世界达成了。


不说了,准备迎接月……


没来得及左臂坚毅的勾起,右臂狠狠锤向左臂喊尊上威武,甚至没来得及拿起胳膊,月尊大人就风一样从我身边过去了。


他甚至把常服都换上了!


您能不能别急,天天都见到的月主,就那么想念吗!


面具都给我整歪了,就挺无语。


月主这时候一般已经做好了鲜花饼,噔噔几步跑到门口扑进月尊大人的怀里,喊着大木头,月尊大人会稳稳接住月主,有时候还在地上转两圈,然后抱着月主坐到桌子前,月主会很软糯温柔的和他说话,每天都不一样,但都是一些生活小事,比如买了一个漂亮的杯子,或者又开了一丛花之类的,月尊大人会很温柔的看着月主,两个人的十指必定是相扣的,月尊大人也总是低头亲吻月主的发顶,月主会给他喂鲜花饼吃,耳鬓厮磨,不过如此了。


码的,好甜


我含泪磕。


快到晌午的时候,是月尊的亲子时间,巽风殿下会把少尊和公主带来,少尊景策活泼可爱,天赋异禀,很喜欢蹴鞠和弹琴,月尊大人为他做了很多木鞠,就连水云天的长珩帝君都亲自做了木鞠送来,有时三人会一起蹴鞠,这个时候,苍盐海与水云天流霞漫天,光耀日月,极为美丽。而公主望舒,则继承了月主的息兰神力,可疗愈万物,一曲识灵抄冠绝三界,属于忘川河底第一vocal,也是我们苍盐海最宝贝的宝贝疙瘩。


不为别的,望舒殿下和月主大人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可爱,属于石头见了都要心软,更别说我们了。


不过望舒殿下有些过于活泼好动,一百岁的时候就薅着巽风殿下的头帘儿荡秋千,为巽风殿下的头帘儿消失立下汗马功劳。


实际上,我个人最喜欢这个时候的司命殿,月尊大人、巽风殿下和少尊蹴鞠玩耍,望舒殿下赖在月主怀里吃鲜花饼,月主抱着望舒殿下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们,微风拂过,月主种下的花悄然盛放,那一刻,连我都幸福的冒泡泡。


午休时间到了,其实我们不比凡人,不太需要午休,但月尊大人很执着的必须要睡,就在司命殿睡,睡出美味睡出鲜,睡足一百八十天。


月尊大人,我太了解你了,你想白日宣那啥你就直说,真的!


不过白日宣那啥的时候不太多,而且我有一次不慎(真的只是不慎)看到的画面简直惊掉下巴,月尊大人会躺在月主腿上,月主摸着他的头发,时不时轻轻拍着他的背,哄孩子一样哄着他,月主的神情温柔的仿佛能融化这世上所有的坚冰。


呜呜,好幸福!


午觉起来,月尊和月主会一起去水云天和长珩帝君议政,如今月仙一家,许多事情都要联合办理,月主作为息山神女,充当第三方,主要进行调解和拍板工作,属于是三权分立雏形了。


下午议政完毕,月尊大人和月主会一起去苍盐海各处转转,了解了解民生,月尊大人和月主很受苍盐海上下尊敬爱戴,昔年猎户营地人人头戴霜盐花,而今已家家有炊烟,人人皆团圆了,九幽之内,君臣一心,尊上业火恢复,三界无敌,水云天新任帝君亦仁义磊落,连南北二幽王都心悦诚服,是以月族再无内忧外患,繁衍生息,平凡又幸福。


还记得有一次随月尊大人和月主正在市场上了解物价,忽然有一个老大爷老泪纵横的跪在月主面前,说昔年他误会月主是水云天奸细,反对月尊月主成婚,害得月主生受弗居洞之苦,要以死谢罪,月主很温柔的扶起他说,“您是真正忠诚于月族的人,若非当年挨过弗居洞之刑,我又如何能够格成为月主,又如何能告诉我月族千千万万臣民,我很爱他呢?”这时候,月主微笑着看向月尊,月尊面上带上心疼又骄傲的神色,用力握了握月主的手。


弗居洞酷刑,很难想象月主这样温柔的人如何才能挨过,或许是爱,赐予了她无限的力量和勇气吧,我越来越敬佩月尊与月主的旷世绝恋了,我真的哭死。


黄昏,是月尊带着月主去云梦泽度假的时间,人间一年,苍盐海一天,所以他们黄昏去,傍晚回,等于在云梦泽待了两三个月,据说这是为了践行当时月尊大人对月主的承诺,带她吃遍云梦泽鹿城的美食佳肴,我有点好奇鹿城的美食都有什么,就去问觞阙大人,觞阙大人却说,最好吃的是糖人儿?


有些奇怪的口味。


傍晚月尊与月主回到寂月宫,月尊会去处理一下臣子们的上书,月主会泡一杯花茶,默默陪在他身边,好像看不够月尊大人一样。


不过月尊大人长的帅,这是真的,我从小就是大sai迷,这我可以认证,即使有一天月尊大人不用业火,也可以拿脸鲨人,帅的太顶了。


然后就到晚上啦,那晚上就不需要我们值班啦,会发生什么大家懂的都懂。


就是希望月尊大人也让月主好好睡一觉。


咱不是不希望再有一个小殿下,实在是巽风殿下没有多余的头帘可以薅了。


美美回去睡觉,今天也是努力值班的侍卫小哥一枚吖😃





这是谁?是不是你和顾青裴

【苏瓷】一碗迟到的蘑菇汤

  苏是一只来自黑森林深处的西伯利亚熊,这天苏正在黑森林里巡视自己的领地,一旁奇怪的声响吸引了苏。

        他警觉的竖起了耳朵,扒开草丛看见一只受伤了的兔子,兔子白色的毛已被血染成了红色,耳朵上也被啄出一道道伤口,一只眼睛似乎也受了伤。

        苏把受伤的兔子带回了家,把自己路上刚捡来的蘑菇下进锅里,加上秘制酱料,一份美味的蜜汁鱼蘑菇汤就做好了。......


  苏是一只来自黑森林深处的西伯利亚熊,这天苏正在黑森林里巡视自己的领地,一旁奇怪的声响吸引了苏。

        他警觉的竖起了耳朵,扒开草丛看见一只受伤了的兔子,兔子白色的毛已被血染成了红色,耳朵上也被啄出一道道伤口,一只眼睛似乎也受了伤。

        苏把受伤的兔子带回了家,把自己路上刚捡来的蘑菇下进锅里,加上秘制酱料,一份美味的蜜汁鱼蘑菇汤就做好了。

        苏转头看着受伤的兔子,又准备了一锅热水,为兔子洗了洗伤口周边的皮肤,涂上草药,用绷带轻轻绑住伤口,等待着兔子苏醒。

       “这是那儿啊”瓷扶着眩晕的头,慢慢从床上起来。

       苏端上来一碗鱼汤,“先喝点吧,这里是我家,我在森林捡到了你,看到你受了伤,就把你带回来了家”

       瓷看着眼前的蘑菇汤,想起了自己自昨天开始就没有吃过饭,肌饿感占据了他的大脑,狼吞虎咽的喝下了这碗汤。

        苏笑咪咪的盯着他“好喝吧,你叫什么名字啊,家住在那里?”

       瓷舔了舔碗底的汤,头上的呆毛都耷拉下了“我叫瓷,家住在森林里,至于为什么受伤,是因为我不小心进到了鹰的地盘,然后他就一直追我,我只能一直跑啊,一直跑,直到没有力气跑了”

       “你呢?我的恩公,你做的饭好香啊,我可不可以再吃一碗”

       苏看着眼前的兔子头上晃动的呆毛说道“我是苏,是这片领地的主宰,现在你好些了吗,如果可以的话,那我们就下去喝汤吧”

        “好多啦,但是我现在好饿啊,我们快去吃饭吧,恩公”瓷从床上蹦下来,绕着苏转圈圈

       坐在大树下,看着眼前的蘑菇汤,瓷的注意力就没有放到别的地方,“不要叫我恩公了,达瓦里希,如果可以的话,就叫我老师吧”苏搅动着蘑菇汤,看着瓷头上和他一起目不转睛的呆毛说。

        “达瓦里希,那是什么意思?如果叫你老师的话,我可以和你学习如何做蘑菇汤吗,我想学会了给我的家人们做,这是我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蘑菇汤”瓷的眼睛还盯着蘑菇汤,嘴里念叨着。

       “达瓦里希就是‘同志’的意思,志同道合,当然可以教你,我还有很多各种各样的美食,不至蘑菇汤一种,还有鱼汤,萝卜汤等等”苏拿出俩个玩,把新鲜出炉的蘑菇汤盛了一碗递给了瓷,收获了一声“谢谢老师”和亮晶晶的双眼后给自己也盛了一碗。

       “啊,蘑菇汤真是好喝”瓷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感觉这是自己第一次喝这么饱。“老师,我来帮你整理”瓷起身活动活动身体,准备帮苏整理食物。

         “达瓦里希,你现在身体上还有伤,先养伤为主吧,这些东西就由我来吧,等我一会儿就整理好了”苏站了起来,严肃的说 。

         瓷只好停下脚步,头上的呆毛无聊的站立着,看着苏走来走去整理。

         等到苏整理完了食物,看着瓷呆滞的呆毛,笑着说:“达瓦里希,走吧,天都要黑了,其他的事明天再说吧,现在该回去睡觉了。”

       “那走吧,老师,天大地大,睡觉最大啊”瓷跳上苏伸出来的熊掌,和苏一起走进黑森林深处。

这是谁?是不是你和顾青裴

【苏俄瓷】能否暂停世界

        远处的天空暗淡乌云,暴雨倾盆而下,瓷站在红与蓝的分界线上,暗淡的红与刺眼的蓝对比强烈,似乎在嘲笑,似乎在引诱。

         瞬间,红色变得暗淡无光,刺眼的蓝色照亮了整个世界,唯有星星之火仍在支持。


         瓷一下睁开眼睛,长呼了一口气,就被眼前放大的脸吓了一跳,苏看到他醒来了,就后退了几步,...



        远处的天空暗淡乌云,暴雨倾盆而下,瓷站在红与蓝的分界线上,暗淡的红与刺眼的蓝对比强烈,似乎在嘲笑,似乎在引诱。

         瞬间,红色变得暗淡无光,刺眼的蓝色照亮了整个世界,唯有星星之火仍在支持。


         瓷一下睁开眼睛,长呼了一口气,就被眼前放大的脸吓了一跳,苏看到他醒来了,就后退了几步,给俩人留下了充足的说话空间。

        “抱歉达瓦里希,抱看到你睡得这么熟,本来想帮你盖上被子却吵醒了你。”苏站在原地僵硬的说着。

         瓷拿起身上的被子,摇了摇头道“没有关系,老师,我只是被噩梦吓醒了。”

            “噩梦?可以和我说说是怎样的吗?”苏皱着眉,坐到床前担忧问到。

           “瓷,快来看看我给你抓到了什么,这只兔子好像你啊。”俄突然推开门,大声喊到。

         瓷和苏之间的对话被打断,瓷转头看向俄,幼小的男孩背着有他一半大的背包,手里拎着一只毛绒绒的兔子,

        亏他能在冰天雪地里找到一只同色系的兔子,瓷叹了口气,揉着眼睛想道,小孩子的视力就是好,自己天天熬夜看书,眼睛似乎都要花了。

        “俄,我和你说过什么,不是让你进来的时候要敲门吗”苏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把气撒在了俄的身上。

        “对不起,我又忘了”俄的热情一下子被怒气扑灭了,他顿时不知所措。

          瓷眯着眼睛,看着苏把俄训斥的俩眼通红,一副要哭不敢哭的样子“老师,算了吧,俄还是个小孩子呢,太严厉的规矩会扼杀孩子的天性的。”

         看着俄赞同的样子,和苏无可奈何的眼神,瓷开心的笑了,“走吧,老师,我们去看看俄抓的小兔子吧。”说着,便一手拉着一个,拽着俩人走出了房间。



      瓷睁开眼睛,清晨的鸟叫声代替了闹钟,屋外的蓝色天空亘古不变,几朵白云稀疏的点缀着,却遮不住东升的太阳。

        回忆仍在脑海中停留,仿佛时间静止在那一刻,世界在眼前停止,只有正对着光的三人渐渐走远,到最后也不知道那只兔子丢在那里了。

          “当家的,该起床了,今天的会议很紧急的”瓷的回忆被打断,听着熟悉的敲门声响起,是京在呼唤自己。

       “我知道了,马上就来”瓷正在挑选今天要穿的衣服,看着手机里疯狂私聊@自己的美丽卡,产生了疑惑。

        这大清早的,他发什么疯,瓷往上翻看信息,也只能看到清一色的@,打电话问他,也没有接通。

         “开饭啦!”瓷从楼梯上下来,就听到京系着围裙,手拿铲子喊着,盼望用这声开饭来叫醒其他熟睡兄弟姐妹们。

        吃完早点,瓷坐着京自愿开的车,到了联合国大厦门口,推开大门,自己还是第一个到的。


         瓷心里想着怎么给美丽卡打电话,他居然不接电话,难道是他家又发生金融危机了,这次绝对不会帮助他。

        瓷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这个点他们快到了,下一刻,会议室的门就被推开,英和法并肩走了进来法的脸上还带着一丝倦容,英却是神采奕奕,抬眼看了下盯着他俩的瓷,二人对着瓷打了声招呼,瓷也微笑着回应了他们。正要说话的时候


       会议室的门嘎吱嘎吱的开了,俄带着一瓶伏特加走了进来,抬头看向瓷的瞬间,他露出了笑容,落座在瓷的旁边,瓷与俄愉快的分享今天美丽卡疯狂@他的经历。


        “砰”大门一声巨响,美丽卡闪亮登场,他迈着自信的步子,走到了瓷的面前,“有什么事吗?”瓷双手交叉,笑容满面的盯着美,“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我电话”美墨镜下的眼睛玩味的盯着瓷

         “哦,是吗?我怎么记得是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就颠倒是非了”瓷仍然是笑容满面的样子,握着扇子的手上的青筋却是暴露了他。

         美瞬间被噎住了,咳嗖了俩声说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的会议。

       美坐在最中间的座位上,开始诉说起了他所谓的预知梦,瓷听着听着就感觉不对劲了起来,什么‘暗淡无光的红色天空’,‘七扭八拐的街道’,‘空无一人的房屋’。其实就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临时安排了一场紧急会议来探讨探讨。


          听完美丽卡的‘预知梦’后,几人都是一副无语的样子,“一个噩梦而已,不至于把你吓着了吧”英优雅的端着红茶,漫不经心说。


        美却不乐意了,吵吵嚷嚷叫了起来:“我们是什么,我们是国家意识体,怎么可能平白做梦,这一定是某种预言启示”

        “还有可能是美丽卡你作恶多端,要下地狱的征兆而已”俄挑了挑眉,嘲讽道。

          眼看着美与俄都站了起来,俄喝了一口伏特加,大喊一声“乌拉”便冲美的脸上来了一拳。


         

        熟悉的时间,熟悉的地点,熟悉的人物


        美和俄又打了起来,瓷拉着俄,英法拽着美,好不容易把他俩分开了,美丽卡咬牙切齿说:“散会”推开英和法的手,走了出去。


          眼看这场闹剧以这样的方式结束,瓷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拉着俄就往外走。吃过午饭后,瓷和俄走到一间休息室里,聊着聊着就困了,俄睡在瓷的腿上,瓷抚摸着俄的眉眼,似乎回到了以前的时光。



        “瓷,我们一起睡午觉吧”俄兴奋的喊着,“达瓦里希,进屋睡吧,里面睡着暖和”老师伸出的手掌,宽大而干燥,他的环抱温暖,那块毯子的温度正好,那只兔子的眼睛还是红色的。

      

     瓷闭上了双眼,任由自己沉浸在美好记忆,重启暂停的记忆世界。

         毕竟,睁开眼,又是新的一天。

九局下半两出局
察哈尔集宁 1937 集宁,现...

察哈尔集宁 1937


集宁,现隶属内蒙古乌兰察布市。这张照片摄于全面抗战一触即发的1937年7月2日,在这处对日伪敌军对峙的最前线,驻扎着枕戈待旦的第十三军,抗日备战气氛非常浓厚,处处忙于建造工事战壕和防空洞,连小孩子也兴致勃勃加入挖掩体的行列。

本照片由孙明经拍摄。


察哈尔集宁 1937


集宁,现隶属内蒙古乌兰察布市。这张照片摄于全面抗战一触即发的1937年7月2日,在这处对日伪敌军对峙的最前线,驻扎着枕戈待旦的第十三军,抗日备战气氛非常浓厚,处处忙于建造工事战壕和防空洞,连小孩子也兴致勃勃加入挖掩体的行列。

本照片由孙明经拍摄。


阳城三月song

人生百相,世态万千,当从容应对,淡泊处之,不畏浮云蔽眼,不被微利惑心,不为陷阱锁步,不使闲情损志


我们在长大成人的过程中往往越来越看重社会习俗和社会的赞许与否,越来越丧失我们对个人自由的热爱 —— 《汤姆·索亚历险记》马克·吐温


人生百相,世态万千,当从容应对,淡泊处之,不畏浮云蔽眼,不被微利惑心,不为陷阱锁步,不使闲情损志


我们在长大成人的过程中往往越来越看重社会习俗和社会的赞许与否,越来越丧失我们对个人自由的热爱 —— 《汤姆·索亚历险记》马克·吐温

     

  

                                          

找站专家

内蒙古乌兰察布市某加油站出租

内蒙古乌兰察布市某加油站出租,站刚改造完,面积四亩多地,4台加油机8把枪,双层罐5个,有30立方的和40立方的,停业改造前柴油销量好些,油价比挂牌价优惠,出租一年40万,三年一交,有意联系小高18506087830微信同号。

内蒙古乌兰察布市某加油站出租,站刚改造完,面积四亩多地,4台加油机8把枪,双层罐5个,有30立方的和40立方的,停业改造前柴油销量好些,油价比挂牌价优惠,出租一年40万,三年一交,有意联系小高18506087830微信同号。

灿十七

哈达火山🌋6号炼丹炉打卡✔️

哈达火山🌋6号炼丹炉打卡✔️

fool想要评论谢谢

【霍伊】病名为爱(下)

翌日,少年摁响别墅的门铃,雷蛰便将他迎了进来。


“你和她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这是她房门的钥匙,我偷偷藏起来的。”男人的眼角微微泛红,递给霍金斯一枚钥匙。


她是谁?就是他脑海里那个模模糊糊的身影吗?


霍金斯没有说话,只是小心翼翼的接过那柄小小的银色钥匙,紧紧将其攥在手中。


雷蛰开车送他去了位于凹凸市城乡结合部的一栋旧楼前。


“走步梯到5楼,接着右拐路过第6个房间就是她的居所。”


跟少年交代完,雷蛰就一脚踩向油门离开了。


霍金斯转身看向身后的旧楼,多年不曾维修的旧楼满是腐朽的气息。放眼望去,像一只张开血盆大口的怪兽。...




翌日,少年摁响别墅的门铃,雷蛰便将他迎了进来。



“你和她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这是她房门的钥匙,我偷偷藏起来的。”男人的眼角微微泛红,递给霍金斯一枚钥匙。



她是谁?就是他脑海里那个模模糊糊的身影吗?



霍金斯没有说话,只是小心翼翼的接过那柄小小的银色钥匙,紧紧将其攥在手中。



雷蛰开车送他去了位于凹凸市城乡结合部的一栋旧楼前。


“走步梯到5楼,接着右拐路过第6个房间就是她的居所。”



跟少年交代完,雷蛰就一脚踩向油门离开了。



霍金斯转身看向身后的旧楼,多年不曾维修的旧楼满是腐朽的气息。放眼望去,像一只张开血盆大口的怪兽。



攥着钥匙的手紧了紧,推开楼门,少年走了进去。



木质的阶梯己经有些年头了,踩下去嗄吱嘎吱的,好像随时就会倒塌。



摸着扶手,上面满是灰尘。一步一步走上5楼,离目的地越来越近。



霍金斯看清门牌号,心中一动。



顾不上想别的,他用钥匙打开门。灰尘迎面而来,看起来已经空了很久。



待烟尘落下,少年走了进去。



里面有股淡淡的血腥味,主人应该是在这里养病。



他打量着这个房间,没有任何多余的摆设,客厅只有一张茶几和一个沙发。这里好像很久没住过人了,到处都是灰尘,唯一的色彩是插在窗边花瓶里的一束干枯蔷薇。



身患重病还有闲情逸致养花吗?



鬼使神差的走上前,当他的指尖触到花瓣时,整束蔷薇就宛若一场幻梦般支离破碎,碎屑纷纷飘落而下。仅存一片完整的花瓣掉落在满是灰尘的地板。



霍金斯下意识捡起,那花瓣在手中化为齑粉。



少年默默起身,向卧室那边走去。



卧室里也很空旷,只有一张床,一个床头柜。



霍金斯眼尖,一眼锁定床头锁起来的床头柜,直觉告诉他里面绝对有什么。



余光一扫,看到枕头下面露出黑色一角,少年将其拿起,下面有一把匕首,霍金斯摩挲着刃身,表情晦暗不清。



边缘锋利,是开过刃的凶器。



霍金斯下意识把玩着手中的凶器,匕首在指尖翻飞,刀光飞舞,像一只翩然的蝶。



至于钥匙的踪迹,这里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什么都没有。



他无法,只得拿匕首试试能否撬开床头柜。


所幸的是,太过陈旧的抽屉轻易就被破坏掉了。




里面没有特别多的女性饰品,只有一本有些年头的日记。




将匕首丢在一边,霍金斯打开扉页,上面大气潇洒的写了一个名字——Rey


黑色的字体有些刺痛他的眼,霍金斯连忙翻过扉页。


日记的一大半内容都是琐事,很少有关于她自己的。每一篇都不同程度的描写她的父亲、哥哥和弟弟的不中用。


翻到后面,日记的内容变成了他。


3月21日


今天他说他很喜欢我,想和我在一起,我以他还小应该以学业为重拒绝了。



5月15日


今天,他再一次对我说了他爱我。


爱?在高中时,有不少人对被奉为班花的我说过这句话。在人人自危的时代,他居然还敢说爱我。


他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5月18日


他约我在3天后见面,说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以后都不会再缠着我了。


也好,这事也该了结了。




5月21日


他今天吻了我,我推开了他。并当着他的面将他送我的花丢到了垃圾桶里。


我回头看到他失落的背影,宛若丢了魂。


待他彻底离开我的视线后,我又偷偷将那束花捡了回来,养在了家里。


我想,如果不是这个年代的话,我想我会答应他吧。



一个模糊的场景突然展现在少年的脑中:他和一个冷艳的女人面对面站在一起,自己忽然踮脚吻上女人的唇瓣,虽然那动作更像是啃,女人好像没想到他会这么做,错愕了一秒,然后重重咬下探入她口中的软舌。然后神色冰冷地将他重重推开,留给少年一个渐渐模糊的背影。他则被女人的眼神刺痛站在原地一时无法动作,直到余晖将影子拉长,自己才失魂落魄地渐行渐远。


一如两人之间的距离。


霍金斯轻抚额头,清俊的脸上满是痛苦: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他怎么会强吻她?回忆起此事,当时的血腥味似乎还在口中蔓延。


5月27日


近来胸口有些疼痛,可能是最近的事情太多心力交瘁吧




6月3日


今天,家庭医生说我患了那种病。我才发觉,原来我已经爱上他了。


那又如何呢,难道要我以现在这副模样去见他,说我爱上你了吗?!


我不想死,我还有未完成的事要做。


我不想离开父亲,也不想离开我的兄弟们。



6月5日


父亲联系到医院的人,为我争取了治疗这病的最后一个名额。


听我不中用的哥哥说,他也患病了。


他近来可好,我有些放心不下他。


至少在我死之前,希望他能活下去。


我将名额转让给了他。


7月20日


这是我患病的第49天,心脏绞痛得十分剧烈。我想我的死亡日期就在这几天了。


只是还想再见他一面。



7月30日



没想到我居然还活着,以这种丑陋的姿态。



8月28日


如果他出院我还活着的话,想要再看他一眼。



11月23日


听说他快要出院了。可惜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无法去见他了。就像那束蔷薇一样,我马上要枯萎了。



纯白的纸页,因为泅染着一点点血色而显得触目惊心。


越是翻看日记,他愈是感觉心痛难当。但他还是忍不住一页一页的翻阅,查看上面的内容。


大脑传来的剧烈疼痛使他几欲晕死过去。但他依旧强撑着。


终于,他翻到了最后一篇日记。


11月27日


他还没出院啊,我的身体已经到极限了。不过,就算我现在站在他面前,他也绝对认不出我来吧。


医生给我来过电话说他的治疗非常彻底。已经忘掉了■的那个人。对,就这样。忘掉我,好好活下去。


至于我,反正病因是你,无药可医。



医字只写了上半部分,日记到这里戛然而止。



纸页边有星星点点的血痕,其中一个字的上方有几点濡湿后干涸的痕迹,导致字迹模糊。



他看了好半天才认出那是——爱。



他轻轻摩挲着纸上的字迹,好像抚摸爱人的脸庞。



病因是你,无药可医。



短短的八个字,他却因此泪流满面。



11月28日是他出院的日子,终究是错过了。


那写下这篇日记的她,当时又是什么心情呢?



他全都想起来了,两人之间的点点滴滴。



高兴的,幸福的,难过的,痛苦的,愉悦的,悲伤的,之前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模糊轮廓遂渐汇聚成那人高傲的背影。



想起雷伊冷艳的眉眼,他愈发心痛难当。



这样的她,他居然忘记了。



他怎么可以忘掉她?!



从霍金斯开始向雷伊告白直到今日,两人才真正的互证心意。



可惜已经太迟了。


不,也许这时机正好。


霍金斯似是下定某种决心,右手紧握匕首的刀柄,关节发白。



开过刃的匕首十分锋利,可以轻松划开皮肉。



他将匕首对准了自己的心脏!



然后猛地插了进去。



随着他的推进,刀刃划破衣料,一寸寸没入血肉。鲜血从伤口渗出,在白色的衬衫沁染出惊心动魄的红,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



一朵艳红蘼丽的花从他身下盛开。



“你…知不知道,对我而言最…最重要的是什…什么?”霍金斯眉峰轻皱,喃喃道。



是你啊,笨蛋。




END


———————————————


我们二人,究竟是谁先得了这病,又是谁传染给了对方,都不重要了。


如果能再次相见的话,


我只想将这句话传达给你:


“我喜欢你,不,只爱你一个。”


爱到无可救药,甚至超过自己。


别再丢下我自己一个人独自面对了,好吗?


“还有,我…好想你。”



酃魂侗伴

2021年10月3日 多云转晴

难得的假期,嘉硕妈妈策划的一次火山之行,乌兰察布火山拍太空旅行,一早坐高铁后自驾到达火山景区,都是来这网红打卡的游客,这俩人儿的打扮太可爱了,好在我们赶上了好天气,要是下雨还真没法拍,这是3号火山口,晚上又驱车回到乌兰察布集宁住宿,明天还有一个景点要去打卡

2021年10月3日 多云转晴

难得的假期,嘉硕妈妈策划的一次火山之行,乌兰察布火山拍太空旅行,一早坐高铁后自驾到达火山景区,都是来这网红打卡的游客,这俩人儿的打扮太可爱了,好在我们赶上了好天气,要是下雨还真没法拍,这是3号火山口,晚上又驱车回到乌兰察布集宁住宿,明天还有一个景点要去打卡

霜攀黛瓦

厌倦了城市的喧嚣

不妨一路向北

驶向中国正北方

魔幻与现实的集散地

穿梭于山河奔放与火星异世界

——乌兰哈达火山地质公园

厌倦了城市的喧嚣

不妨一路向北

驶向中国正北方

魔幻与现实的集散地

穿梭于山河奔放与火星异世界

——乌兰哈达火山地质公园

-帅比唐盛.

《地球上线》续集【16】

第十五章 拐卖高中男数学老师


        四月一日这天,是尊星难得的好天气。


        躲在阴暗角落里的人开始出来寻找物资。


        一个戴着口罩的高个男人驱车,直奔这座城市最大的商厦。


        途中经过一所高校。...


第十五章 拐卖高中男数学老师


        四月一日这天,是尊星难得的好天气。


        躲在阴暗角落里的人开始出来寻找物资。


        一个戴着口罩的高个男人驱车,直奔这座城市最大的商厦。


        途中经过一所高校。


        那男人瞥了一眼空荡荡的学校,叹气。


        自从三天前那个悬浮在人民广场的巨大黑塔发出什么关于“游戏开始”的指令,说了一堆规则之后,全城陷入恐慌,被迫与外界断掉一切联系。


        还莫名其妙有人失踪。


        还想活的人躲在家里,有的大胆的出了门,却是一脸惊慌地回去。


        各大公司,学校,公共场合的人一扫皆空。


         这个男人是个高中数学老师,他本来也不想出来,可是看着家里饿的哭泣的女儿,和满脸愁容的妻子,壮胆来了商厦。


        过了前面的路口,就是商厦了。


        突然他看到前面已经不再闪烁的红绿灯下倚着一个欣长的身影。


        这几天的恐慌,让男人冒出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他是人吗? 


        男人惊疑不定,放慢了车速。


        红绿灯下那人似乎注意到了他,慢悠悠直起身。


        他伸手,随意晃了两下,示意男人停车。


        男人停了车却没下车。


        实在不敢。


        那人似乎皱了眉,又放松下去。


        长腿一迈,停在男人车前弯下腰,修长的手指骨节敲了敲车窗。


         “开窗。”


        男人不依,只是大着颤抖的声音问:“有事吗?”


        没事叫你停车干嘛。


        但是他想了想,还是耐心问:“这座城市的人呢?我外地来的,不太熟悉,也不清楚。”


        他看男人稍稍松了口气,弯起唇角。


        装装可怜就有人理了。


        男人把这几天的事一股脑说出来,像是在发泄什么。


        说的时候,他还悄悄打量这个陌生人。


        个子大概在180左右,略有些消瘦,黑发黑眼,皓齿红唇,漂亮又英气。


        看起来不像坏人。


        低着头眉眼垂下的样子反倒真像个无家可归的外地人。


        “兄弟,你……是不是找不到住处?”


        那人摇头。


        又突然冒出一句:“您是什么职业?”


        男人警惕心已经放下不少了,他答道:“高中数学老师。喏,就是你身后那所学校。”


        那人突然抬头,像是有些惊喜。


        他说:“学校里有超市,商厦那么远。”


        男人才想起,懊恼。


        在这学校教书十年,怎么就能忘了呢。


        于是他欣然下车,完全没注意那人怎么会知道他要去商厦。


        那人走在前面。


        他抬手看看了时间,13:31。


        靠。


        心里忍不住爆了句粗。


        他在这儿一上午了,凑三个人。


        从六点开始,七个半小时。


        三个人。


        尊星应该加强鼓励生育计划了,因为人口稀缺。

-帅比唐盛.

《地球上线》续集【15】

第十四章 预备运动


        这座西式的宫殿华丽至极,从正中央抬头向上看,能看到三楼天花板上一个巨大的水晶吊灯。


        傅闻夺牵着唐陌拾级而上,每一步都能看到新风景。


        “确实很漂亮。”


        “黑塔还算有...

第十四章 预备运动


        这座西式的宫殿华丽至极,从正中央抬头向上看,能看到三楼天花板上一个巨大的水晶吊灯。


        傅闻夺牵着唐陌拾级而上,每一步都能看到新风景。


        “确实很漂亮。”


        “黑塔还算有良心。”


        傅闻夺不说唐陌都忘了,黑塔这恶劣行径该千刀万剐,但是唐陌有底线,事不过三,这是第一次。


        再来两次这世上黑塔是什么就没人知道了。


        “好看吧喵。”薛定谔跃上楼梯扶手,走着猫步跟在唐陌手边。


        “但是不能请圣诞老人,格雷亚,红桃皇后那些人来喵。”


        “他们丑恶极了喵,会抢宫殿的。”


        唐陌:“抢的走?”


        这猫开玩笑的吧。


        ……?


        等等。


        不对劲。


        傅闻夺:“……薛定谔?”


        薛定谔:“薛定谔阁下不做那档子事儿喵。”


        唐陌缓慢将目光移至旁边那小猫身上。


        “你怎么进来的?”


        “不知道喵。”薛定谔甜甜地小嗓音颤颤巍巍。


        它不允许唐陌知道这宫殿有个狗洞。


         它和巴甫洛夫约定好了的。


         好半响,两人转过头,继续上楼。


         跟个只会说人话的猫计较什么。


         参观完以后几个月,也可能是一年的住处,他们才坐下,不知道该干什么。


        半响,唐陌忍不住发问:“真的要等一个月,无所事事?”


        傅闻夺思考了下:“应该是。”


        唐陌:“……申请回次地球行吗。”


      【叮咚!检测到守塔人唐陌有危险想法,不予通过。】


        傅闻夺开始想怎么护妻弑塔。


        唐陌:……爱咋咋地吧。


        薛定谔不堪忍受死一般的气息,提议道:“本阁下带你们去黑塔世界看看喵,走不走呀?”


        两人不出所料都同意了。


        于是直到四月一日前,两位守塔人一直在黑塔世界度蜜月,薛定谔阁下带他们去了很多地方,才知道原来他们以前所见的不过是黑塔世界的冰山一角。


         四月一日。


         黑塔还给这玩意儿搞了个主题,叫什么【欢庆愚人节】,但是根据之前的经验判断,这绝不是什么可以欢庆的好东西。


        副本算是游戏前的热身。经历过副本并输了的人会去一个没有月亮的世界,饱受煎熬。


        赢了的也不见得有多安全。


        攻塔和副本基本规则和地球差不多。


        两位守塔人身处与地球极其相似,甚至可以说是地球复刻版的尊星。


        与其他守塔人一样,拥有自己的副本。


        等待第一个人触发副本。


—————————————————————————


·我是补充栏⌯'▾'⌯ ​​​


·糖糖第一个副本【达不到高中水平别想走】


·老傅第一个副本【拿不到上校头衔别想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