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乐山

9560浏览    8587参与
imprinting
不想听网课,明天该干些什么呢?

不想听网课,明天该干些什么呢?

不想听网课,明天该干些什么呢?

東一文

Dieu est mis (上)

标题:上帝仁慈(法语

是我的一个梦

第一次写文也_(:3」∠❀)_

改天在把第二章补上


(上)


10月23日

    “今天我在废品堆里面翻出了一本还没有用完的笔记本,觉得怪可惜的,便将它拿回家,当做我的日记本了。”


    “我本是没有写日记的习惯的,只是现在,我担心如果不将每天的事情记下来,我连自己是谁都会忘记。”


    “事情还要从第三次世界大战说起。五年前,突发了一场全球性的自然灾害,自然灾害伴随着疾病、饥荒,人们死伤无数...

标题:上帝仁慈(法语

是我的一个梦

第一次写文也_(:3」∠❀)_

改天在把第二章补上





(上)


10月23日

    “今天我在废品堆里面翻出了一本还没有用完的笔记本,觉得怪可惜的,便将它拿回家,当做我的日记本了。”


    “我本是没有写日记的习惯的,只是现在,我担心如果不将每天的事情记下来,我连自己是谁都会忘记。”


    “事情还要从第三次世界大战说起。五年前,突发了一场全球性的自然灾害,自然灾害伴随着疾病、饥荒,人们死伤无数。一时间,恐惧弥漫了所有人的心头----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真正可怕的还在后面。”


   “浩劫之后,土地干涸,水资源枯竭,幸存下来的人开始争夺最后的资源,矛盾从邻里之间上升到国家之间。炮火连天,哀鸿遍野。法律成了空谈,人开始吃人……”

益达

(六)

就这样,我们平稳的度过了一年。一年后,校花成了高三的学生;学弟学妹的名号也从我们头上转交到了新来的学生那里。

而璐姐呢?

说来也想不到,她开始了奋发图强模式,已经连续好几次年级前十了。

也许,这就是爱的力量吧。

但有一天,一封信打破了这份平静。


有一天,璐姐突然在抽屉里发现了一封信。信上写着这样几个字:

“高二12班汪璐,高三1班杜晓花,你们的事情我知道了,周六晚上八点的时候到后校门谈谈吧,不然我就把你们的事情公开。”

“这谁胆儿这么肥啊,敢威胁你?”我抓着脑袋问。

璐姐摇摇头:“不知道,应该是高一的吧。”我有些疑惑:“就这么确定?”“是的吧,听说新来...

(六)

就这样,我们平稳的度过了一年。一年后,校花成了高三的学生;学弟学妹的名号也从我们头上转交到了新来的学生那里。

而璐姐呢?

说来也想不到,她开始了奋发图强模式,已经连续好几次年级前十了。

也许,这就是爱的力量吧。

但有一天,一封信打破了这份平静。

 

有一天,璐姐突然在抽屉里发现了一封信。信上写着这样几个字:

“高二12班汪璐,高三1班杜晓花,你们的事情我知道了,周六晚上八点的时候到后校门谈谈吧,不然我就把你们的事情公开。”

“这谁胆儿这么肥啊,敢威胁你?”我抓着脑袋问。

璐姐摇摇头:“不知道,应该是高一的吧。”我有些疑惑:“就这么确定?”“是的吧,听说新来的有点儿拽,估计是想当老大?”璐姐看着我。

对于这个,我只能呵呵一笑。我们之所以让璐姐当老大,是因为她的为人处事的能力和风格。性格很好,和每个人都合得来,执行力很强,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都能很好的沟通。再说,我们又不是什么黑社会性质组织,能来这个高中的,都是要好好儿读书的,谁会在意老大不老大这种鬼东西?

但问题就在于,同性恋这个东西,那些兄弟真的能够接受吗?

“这样吧璐姐,这件事情我来安排,你不用管。”我拍了拍璐姐的肩膀。“啊!你太好了!”璐姐一把抱住我。“轻点儿!轻点儿!!”我叫到。

“对了,不要给晓花讲,她高三了,要好好儿学习。”

“没问题。”

 

 

(七)

晚上洗澡的时候,我问我的室友:“你会接受同性恋吗?”他疑惑的声音从隔壁传来:“怎么了,难道你要出柜吗?卧槽你不会喜欢我吧?你是不是馋我身子啊卧槽!不要过来啊!”“你tm。”我用手泼了一瓢水过去,“戏不要那么多好不好。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接受有的女人喜欢女人;有的男人喜欢男人这件事儿吗?”“可以啊,又不怎么样,别人的事儿我也管不着。再说,岛国动作片不是还有专门的女同分区吗?虽然我不是很支持同性恋,但也不会反感。”他说。

好像计划可以实施。

 

于是在周六下午的时候,我约了大家一起吃了个饭。包括璐姐和校花。

“今天呢,把大家叫过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我们的璐姐,恋爱了。”

璐姐惊慌地看了我一眼,小心翼翼地拉住了我的衣角。我转过身对她笑了笑。

“卧槽,谁啊,这么猛。”“那个在场就站出来!要是不合格就揍他!”台下早就一片喧哗。

“璐姐的爱人,就坐在她身旁。”

台下安静了。他们可能有些难以接受这件事儿。

“璐姐,百年好合。”一个不怕死的哥们儿率先打破了这个沉默。“要999 哦。”“祝福祝福啊哈哈哈。”“我们也要努力了,不然女的都和女的恋爱了。”........

“其实也没那么糟对吗?”我转过去给璐姐和校花说。

这时,校花站起来说:“以后,你们要叫我大嫂了,对吗?”“对!”我们整齐的回答。

“是这样的。爱,其实和性别没有任何关系,半毛钱都没有。我曾经问我的老师,什么是爱?他是这样回答的:‘是理解,包容,信任。’”校花转身拉住了璐姐的手,“这样看起来,爱是没有性别的限制的。爱,是两个灵魂的反应,而不是两个器官的反应。璐,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爱’还是‘喜欢’,我只知道,我的未来想有你的参与。”

“晓花,其实我也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想的,我就是想看你笑;想你抱着我;甚至吻我,我也要努力和你考上同一所大学,我只想和你在一起。”璐姐一把抱住了校花。

台下一阵掌声。

我抬手看了看表,已交七点半了,时间好像并不是那么富裕,就交了几个人出来。

“其实还有件事儿,”我着急地说,“璐姐其实是收到了恐吓信。”“什么!谁敢?”他们齐声说道。“估计是高一年级的小弟弟。没事儿,你们几个等会儿跟我去后校门,然后让其他人盯着关于学校的论坛、贴吧、微博、QQ、微信那些,一有关于璐姐和校花的马上清了,懂了吗?”

“明白!”

 

 

(八)

我把我房子的钥匙留给了璐姐,因为我觉得今晚她俩喝了酒会干出某些少儿不宜的事情来,当然,也不多讲。

我们来到了后校门,还差两分钟到八点。

“那个女人呢?”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发问了。有多高?比我高就对了。他是吃姚明长大的吗?

“你说璐姐啊?这种小事不会麻烦她亲自出马的。”我冷冷地回答。

他点燃了一支烟,烟雾缓缓上升到空中,融在了苍茫的夜色里了。

好家伙,挺有气势的嘛。我也拿出我的百奇,叼着。嗯!牛奶味的,我喜欢!

“当上老大的条件是什么?打败你们吗?”他狠狠地瞪着我。

这小子,该不会《我是大哥大》看多了吧?

“不不不,我们从来没有这样的规矩.......啊!疼疼疼!”我被他一把摁在墙上。力气挺大的嘛。“干嘛!”我身后的人一边叫着,一边拿出手机,打开了录像,说:“市长的儿子了不起啊,打人了!”“嗯?你们是怎么知道的?”他似乎有些被激怒了,力气加大了。我两口吃完了我的百奇,说:“很简单,字迹。把你的字放出去,不到一上午就可以收到反馈,再一查,就知道你的一切。知道这叫什么吗?人脉,懂吗。这就是璐姐的影响力。而你?没人会认可你这个老大的。”

他把我放开,身后的朋友把我扶过来。我说:“把刚才的视频删了吧。”“为什么啊?”“听我的就好了。”

那个人蹲在地上,好一会儿,才说话:“那意思是,人脉好就可以当老大吗?”我把我的百奇递给他,说:“不仅是这样的,你要以德服人。首先把烟戒了。”我悄悄地把他的烟拿走,“还有很多要学的,成绩也要好........”

我讲了很多,他似乎很有故事,以后接触会了解吧,但至少璐姐和校花的爱情是维护了。

不过那个少年似乎也是一个很好的接班人呢。

 

 妙啊


苏枕书.

看好,再走

  一篇普通考试作文(因为时间原因,也套用了以前背过的作文里的一些话)

——————————分界线——————————

 西边山际的鸟儿向往东边天际的彩云,所以不顾饥寒风雨,毅然而上。因为这是它看好的前方;深埋泥地种子向往光与热,所以愿意奋力挣扎,冲破黑暗的桎梏。因为这是它看好的前方;绿叶眷恋于树木,所以愿意陪伴其度过一载春夏秋冬,一轮雨雪晴雾。因为这是它看好的前方。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梦想,不管是不切实际,还是天马行空,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达到的彼岸与未来。 

  海子曾说过:“要有最朴素的生活和最遥远的梦想,即使明天天寒地冻,路遥...

  一篇普通考试作文(因为时间原因,也套用了以前背过的作文里的一些话)

——————————分界线——————————

 西边山际的鸟儿向往东边天际的彩云,所以不顾饥寒风雨,毅然而上。因为这是它看好的前方;深埋泥地种子向往光与热,所以愿意奋力挣扎,冲破黑暗的桎梏。因为这是它看好的前方;绿叶眷恋于树木,所以愿意陪伴其度过一载春夏秋冬,一轮雨雪晴雾。因为这是它看好的前方。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梦想,不管是不切实际,还是天马行空,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达到的彼岸与未来。 

  海子曾说过:“要有最朴素的生活和最遥远的梦想,即使明天天寒地冻,路遥马亡。”可如今,有多少人能不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中迷失,多少人不在汲汲于富贵中出卖自己的心灵,有多少人忘了当初的选择? 

  人总是是感性的,常常会因为某些原因,不由自主地做出令自己懊恼悔恨的事。正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百年身。而百年身,就是下一辈子的事了,这辈子,也就再也没有什么希望了。 每一处错误,都要付出代价。错误越大,代价也就越惨痛。做了错事,良心不安,别人痛苦,自己更加痛苦。那为什么不先看好自己的前路再走?不要等到真正后悔的时候才空叹悔不当初。况且,要是一失足就萎靡不振,那是屈服于命运的懦夫。 

  而且也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若能于热地思冷,则一世不受凄凉;能于处处求浓,则忠生不受枯槁。古来圣贤,不乏失意落寞之人,只因他们能在“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污浊社会中坚持自己的追求,不为他物所主导,走好自己选择的路。 

  陶渊明“误入尘网中”,终是抵抗不了心底声声“归去来兮”,选择了“采菊东西下”的悠然生活;林甫厌倦污浊官场,终究选择远离喧嚣,隐于西湖之畔,梅妻鹤子,飘然不群;嵇康他不愿循规蹈矩明哲保身,他选择了白眼向权贵,生命最终随心绽放得无比绚烂,光耀千古。正因如此,只有在正确的时间选择一个正确的人生方向,才能实现真正的人生价值。 

  司汤达说:“我从地狱来,要往天堂去,正路过人间。”人间风云变幻,世事无常。然而,风物长宜放眼量,只要忠于内心的正确方向,无所谓一往无前或者横冲直撞,你去的那就是你的前方。 

  如果说15岁的时候再得到那个5岁的时候热爱的布娃娃,或者说55岁的时候终于能买到25岁时热爱的那条裙子,又有什么意义。 什么都可以从头再来,只有青春不能。选择好你的方向,看好一条正确的路,才能走一段不后悔的人生。 


jyliyun1

晋纪二十七(23)去就有道

当初,慕容垂遭到慕容评嫉妒,为避免被杀,慕容垂从前燕逃到前秦。高泰因与慕容垂关系友善而受到牵连,被免去官职。申绍向慕容评建议破格提升慕容垂的贤明僚属以消除人们的指责。于是,慕容评任命高泰为尚书郎。

不久,前秦派石越访问前燕,慕容评向石越展示奢豪以炫耀前燕富裕。高泰和太傅参军刘靖向慕容评进言:“石越嘴里说着荒诞之词,眼睛窥视远方。他并不是来寻求和好,而是来观察形势的。应该向他炫耀兵力以挫败其阴谋。”但慕容评没有听从。

前燕灭亡后,高泰跟随前燕主慕容暐投降前秦。前秦丞相王猛多次征召高泰,都被拒绝。

后来,前秦阳平公苻融在冀州擅自兴办学校,遭到有司弹劾。苻融派高泰到长安为自己申辩。高泰向王猛指...

当初,慕容垂遭到慕容评嫉妒,为避免被杀,慕容垂从前燕逃到前秦。高泰因与慕容垂关系友善而受到牵连,被免去官职。申绍向慕容评建议破格提升慕容垂的贤明僚属以消除人们的指责。于是,慕容评任命高泰为尚书郎。

不久,前秦派石越访问前燕,慕容评向石越展示奢豪以炫耀前燕富裕。高泰和太傅参军刘靖向慕容评进言:“石越嘴里说着荒诞之词,眼睛窥视远方。他并不是来寻求和好,而是来观察形势的。应该向他炫耀兵力以挫败其阴谋。”但慕容评没有听从。

前燕灭亡后,高泰跟随前燕主慕容暐投降前秦。前秦丞相王猛多次征召高泰,都被拒绝。

后来,前秦阳平公苻融在冀州擅自兴办学校,遭到有司弹劾。苻融派高泰到长安为自己申辩。高泰向王猛指出:兴办学校本是利国利民之事,不仅没得到朝廷嘉奖,反而受到弹劾。如果这样,谁还敢为朝廷出力?王猛认为有理,立即免除了苻融的罪名,并向秦王苻坚举荐高泰。

苻坚询问高泰治国之本。高泰指出“治国的根本办法在于得人才,得人才在于慎重推荐,慎重推荐在于考察这个人的真实情况。每个官位得到了合适人选,国家却治理不好的情况,是不会有的。”苻坚认为他的见解言简意赅而一语中的,要拜他为尚书郎,但高泰没有接受而返回冀州。

太元九年(公元384年),前秦征东府官属怀疑前燕旧臣、参军高泰怀有二心,高泰害怕了,就与虞曹从事吴韶逃回勃海。吴韶说:“燕军近在肥乡,应该投奔他们。”高泰说:“我只是为了避祸而已,离开一个君主去事奉另一个君主,我是不会做的!”

申绍见到高泰,感叹道:“去与就都遵循道义,可称得上是君子啊!”

高泰想为前燕所用却不为前燕所用,前秦想用他却又被他拒绝。真是遗憾。

高泰拒绝出任前秦高官,却接受苻融的委托,只是因为苻融兴办学校。真让人感动。

高泰离开前秦却不再投奔后燕,令人起敬。

叶白鬼雀

醉南居社团招新啦

眉点朱砂,共曲琵琶。

不语如画,明月西楼高挂。

风流年华,离思何曾有闲暇?

研磨描画,醉中挥毫相思塌。

苍云留滞,满目黄沙。

谁人与我同忆,岁月相杀?

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

你说你爱血溅白纱,我便为你倾尽天下。

愿此生能当歌纵马,许你我一世长安,浪迹天涯。

残余落尽晚花凉  凤霓音半阙又升

空里流霜浅殇默  绾丝即抛若水漪

清歌几曲宫商羽  执笔泼墨绘画屏

孤身一瓢月下饮  独剩楼城夜未央

这是个小群,人不多,但小群虽小,胜在温暖。进了群,都是一家人,绝不会冷落你哒。群里有高...

眉点朱砂,共曲琵琶。

不语如画,明月西楼高挂。

风流年华,离思何曾有闲暇?

研磨描画,醉中挥毫相思塌。

苍云留滞,满目黄沙。

谁人与我同忆,岁月相杀?

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

你说你爱血溅白纱,我便为你倾尽天下。

愿此生能当歌纵马,许你我一世长安,浪迹天涯。

残余落尽晚花凉  凤霓音半阙又升

空里流霜浅殇默  绾丝即抛若水漪

清歌几曲宫商羽  执笔泼墨绘画屏

孤身一瓢月下饮  独剩楼城夜未央

这是个小群,人不多,但小群虽小,胜在温暖。进了群,都是一家人,绝不会冷落你哒。群里有高冷范的攻,腰软易推倒的受,可爱的萌新,超超温柔的群主,群中还有许多声音超级好听的小哥哥、小姐姐(可攻,可受,可御,可萌)。群内有资源。不踢人,喜欢的小可爱进来玩鸭~

婉拒玻璃心,公主病,潜水党。

不拒小白,半白。(内附人设)

一世长安,待君归.

愿以江山为聘,许卿一世长安.

大千世界两茫茫,

一次邂逅,终生难忘。

一曲古风谱写一世离殇,

一纸闲愁诠释一处断肠。

明月夜,小轩窗,

醉南居配音翻唱交流群诚邀有缘人

在此来一场难忘邂逅!

考核群号:578662258


羡味团子

囚宠14##阴暗虐文##下一章虐战##嘻嘻

⭐️虐虐虐。。可能有点血腥∏_∏

⭐️深夜更文,难以想象竟然写出来了(๑>ڡ<)☆

⭐️虽然不晓得写得咋样。。凑合凑合吧。哈哈。

[图片]
[图片]


肖战一路被挟持着,跟着黑暗的隧道越走越深,阳光在这里似乎成了奢望,黑灰的墙壁和脚下的水泥楼梯爬满了幽绿色的藓,稍不注意就很容易打滑。


肖战走得很小心,身子却颤抖得非常厉害,耳边一重接着一重地凄厉痛苦的惨叫声萦绕在他耳畔,他害怕地腿肚子有些打颤。


“……你们……要带我去哪儿?”肖战大着胆子,颤抖着音问这两个人。


那两个黑衣男人脸色沉冷,暗牢里混合着惨叫声和刑具的闷哼声,那一声声,一句句,皆如魔音般穿耳,肖战听着那些残无人...

⭐️虐虐虐。。可能有点血腥∏_∏

⭐️深夜更文,难以想象竟然写出来了(๑>ڡ<)☆

⭐️虽然不晓得写得咋样。。凑合凑合吧。哈哈。



肖战一路被挟持着,跟着黑暗的隧道越走越深,阳光在这里似乎成了奢望,黑灰的墙壁和脚下的水泥楼梯爬满了幽绿色的藓,稍不注意就很容易打滑。


肖战走得很小心,身子却颤抖得非常厉害,耳边一重接着一重地凄厉痛苦的惨叫声萦绕在他耳畔,他害怕地腿肚子有些打颤。


“……你们……要带我去哪儿?”肖战大着胆子,颤抖着音问这两个人。


那两个黑衣男人脸色沉冷,暗牢里混合着惨叫声和刑具的闷哼声,那一声声,一句句,皆如魔音般穿耳,肖战听着那些残无人寰的惨叫声,都想伸手捂住耳朵。


“啊――!!”


“不――!不要――!!”


“饶了我吧!救命――!!!”


“呃……”越往里走,光线越暗,走到里面只能依靠墙壁上挂着的幽幽壁灯,依稀探路。


肖战借助那些壁灯,依稀看得清楚一些画面,黑色的铁栏杆上渗透着串串断续的鲜血,黑色的、鲜红的,布满铁栏杆,浓浓的死亡气息在无声蔓延。


“吱-吱-”老鼠瞪着幽绿的鼠眼,尖利的尖牙在灯光下发出瘆人的惨白,肖战路过那些牢房,看见里面的囚犯衣衫破烂,身上伤痕累累。


一名囚犯的腿不知什么原因,被人打断,一截小腿血淋淋地被砍下,几只老鼠趴在那个囚犯身上,张着贪婪的大嘴,大口大口撕咬着那团血肉。


“呃……救命……好、好痛…………”那囚犯的小腿上爬满了啃肉的老鼠,伤痕累累的他已经没有力气去驱赶这些折磨人的魔鬼,只能发出一声又一声微弱的呻吟。


肖战看着眼前的画面,胃里一阵翻腾,他只觉喉咙里涌上一阵腐朽的酸味。


“呕!”


肖战弯着腰,想吐。却什么都吐不出来。


暗卫拉着他的胳膊,对耳边的惨叫声,脸色麻木,感觉肖战的不适,谍风冷冷地看他一眼,冷嗤道:“这样就受不了了,后面还有更精彩的呢。你可千万别吓晕。”


闻言,肖战身躯猛地一顿,他看着右侧的男人,不可置信自己听到的每一个字。


他突然很害怕看到后面的一切,如此残忍,就是人间地狱也不过如此吧!


“你们……究竟要带我去哪里!”肖战双拳握紧,听着耳边此起彼伏、一声胜过一声的惨痛声,酸楚味和愤怒一齐涌上喉头。


“进去就知道了。”一旁的朔离冷冷地看了一眼肖战:“肖少,你最好还是乖乖的,看完了该看的,先生自会来见你。”


“恶魔!”肖战一字一顿,恨不得把牙齿咬碎。


朔离不理会,拉着肖战往更深处走,他们脚步不快,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似乎故意想让肖战好好看清楚,听明白,把那些恐惧刻进骨子里。


肖战被他们禁锢着,任人摆布,他想尽快走完这条路,他看够了!也听够了!


无数的残肢被人随意扔在黑色的牢房里的各一个脚步,那些犯人,或清晰、或迷茫地,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身体被那些冰冷的东西吞噬。


起先看到的,是老鼠、蟑螂之类的在人身上随意乱爬啃咬犯人,再后来看到的却是那些冰冷的长条物缠在人的身上,那冰冷的、冷血的、没有任何温度的丑陋动物……


“呕――!呕!!”


肖战实在受不了了,他弯下腰,大口大口地呕吐起来,谍风和朔离倒是体贴地原地站住。一股难闻的酸楚味瞬间蔓延,和那浓重的血腥味、屎尿味混合起来,形成一股足矣令人永生难忘的腐臭味道――


朔离垂首,目光无比冰冷地看着呕吐的人儿:“肖战,吐好了吗?吐好了后面还有呢,您还是留点力气呆会儿再吐吧。”


“你们……呕――!”肖战闻着空气中的味道都能永生难忘,他擦掉唇角的污秽,抬头冷笑着道:“你们……晚上真的不会做噩梦吗?”


谍风沉默地看着肖战,道:“噩梦?肖少爷,杀人和噩梦比起来哪个更可怕?”


肖战愣愣的看着他,“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我怎么忘了……对于你们这些杀人都不眨一下眼睛的,噩梦……似乎真的不算什么。”


可是他不一样,他从小生活在阳光的世界,就算曾经有过一段地狱般的经历,可那都是基于特殊的状况……

他不像他们,杀人如麻,人的惨状和鲜血激不起他们的怜悯,他们只会在这些奄奄一息的人还剩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再狠狠给他一刀……


朔离沉沉地打量了一圈这个眼前俊美而又有些脆弱的少年,他眼中的坚强和无声的悲痛让他莫名地对这个少年有些好奇。


他和谍风从在先生身边“工作”开始,到这个少年出现在先生身边,总是那样的倔犟,那样的不屈服。


虽然他并不知道先生发怒的原因是什么,但他对这个少年敢于忤逆先生的表现还是有些佩服的。

毕竟,还从来没有哪个人能得先生如此纵容。


谍风不由分说地把人从地上拉起,冷漠道:“走。”


肖战冷笑着继续往前走,他原以为他已经见识到了真正的地狱,可当他走到真正的地狱里的时候,心中已经惊恐得想立刻逃离开这个地方。


如此的血腥,如此的残酷――


人就如畜牲般被那些黑衣恶魔扼住咽喉,滚烫的烙铁“呲呲”作响,伴随着一声剧烈的惨叫声,落下――


囚犯面色痛苦惨白着撕咬着自己的下唇,自虐似的希望唇上的痛能让他忘记身上烤焦的人肉味和剧烈的火烧。


女囚的头发被剪刀参差不齐地剪下,当着女人惊恐的面丢入炭火,烧焦化成灰;衣物被鞭子抽得不能蔽体,铁鞭沾着滚辣的辣椒油狠狠抽在女人白嫩的肌肤上,滚辣的辣椒油顺着撕裂开的伤口流进血肉里,女人仰着头,痛苦地哀鸣――


烙铁、鞭子、夹棍,还有一些让肖战叫不出名字认不出的刑具,一样一样的,用在这些如同蝼蚁般的人身上。


“不要――!求求你!不要――我不要注射!”


肖战还看见一些女人,她们身上几乎一丝不挂,身上的疤痕、烙印,丑陋地烙印了一身,审讯的男人冷笑着抓住女人的手腕,用铁环固定,将自己手上的注射剂慢慢推进女人的静脉――


“不――!!!”


肖战惊悚地看着那个女人的脸在一瞬间,不,是全身。

几乎在同一时间,迅速变得发红滚烫,女人脸颊通红,浑身像是被烧起来似的,正当肖战以为那个女人是中了春-药的时候,女人的身体霎那间,从胸膛内部烧出了火苗――


年轻的身体,一瞬间,犹如步入火海,被身体里燃起的熊熊大火湮灭。


“不……不,不不不不!!!”肖战无法忍受眼前看到的画面,这简直是人间的炼狱!


他们!这里的每个刑讯者!都是那么地残忍!都是那么地冷血!


冷血得不像是人!


朔离和谍风不知何时松开了他,肖战受不住这种刺激,他踉跄着后退好几步,转身便想要逃离,谁知却突然撞上一堵坚硬的胸膛。


无意中撞进男人的怀里,男人冷酷的声音传来:“知道背叛者和不听话的下场了吗?”


肖战猛地抬头,看见眼前的人,刹那间跌倒在地。


有话快说:有宝宝们在崔文:P  所以我又更文啦!真没想到我也有一天更新三章的记录啊哈哈哈哈(那个鸡冻的心脏啊),那个,,写完才知道我好像写得有些……那个啥血腥了些啊,不过这一章写的就是暗牢里的黑暗,理解一下啦~

噢顺带说一声哈,下一章才是王一博真虐战战的文儿,我想应该会比较残酷Q_Q  

所以各位宝宝谅解一下啦好啦不说了,碎觉觉啦

拜拜 e_e

益达

《过境》

词 乌糟兽

曲 愚青

翻唱 益达

“我丢失了一个梦境。”

“无关于你。”

《过境》

词 乌糟兽

曲 愚青

翻唱 益达

“我丢失了一个梦境。”

“无关于你。”

羡味团子

囚宠13##博君一肖##虐文发展

⭐️连更##虐文虐文##不要吐槽不要怪我

⭐️偶是一边听歌一边写的##写虐了不要打偶

⭐️更文更文##再次抱歉<(_ _)>

[图片]
[图片]


“……因为他是叛徒,他是卧底,就要杀了他吗?”肖战眼睛红通通的,颤抖着质问他。


他可以不为那个男人争辩是非,可是,可是那到底是一条人命啊,难道一条鲜活的人命在他王一博眼里,就那么……不屑一顾吗?


肖战颤抖着身子,尽管十分畏惧这个男人,但他还是逐渐逼近他,问他:“因为他是叛徒,因为他是卧底,所以……他死有余辜,那么,如果……”


肖战慢慢走近他,看着他冷漠至极的脸,不顾一切地冲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颤抖着说...

⭐️连更##虐文虐文##不要吐槽不要怪我

⭐️偶是一边听歌一边写的##写虐了不要打偶

⭐️更文更文##再次抱歉<(_ _)>



“……因为他是叛徒,他是卧底,就要杀了他吗?”肖战眼睛红通通的,颤抖着质问他。


他可以不为那个男人争辩是非,可是,可是那到底是一条人命啊,难道一条鲜活的人命在他王一博眼里,就那么……不屑一顾吗?


肖战颤抖着身子,尽管十分畏惧这个男人,但他还是逐渐逼近他,问他:“因为他是叛徒,因为他是卧底,所以……他死有余辜,那么,如果……”


肖战慢慢走近他,看着他冷漠至极的脸,不顾一切地冲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颤抖着说道:“如果……有那么一天,你发现,我也是一名卧底……”


“不许说。”王一博脸色蓦然阴沉地如同万年黑铁:“不许说!”


“我偏要说!”肖战眼里储着泪和恐惧:“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也是卧底,一个潜藏在你身边,只为了从你身上得到警方有利的消息,你会怎么做?”


肖战看着他,感觉自己的唇都在抖:“你会像杀那个男人一样……杀了我吗……?”


王一博颌骨冷硬地非常,盯着他的眸子里像淬了毒,他起身,冷冷地警告他:“肖战,我给你一次机会,收回这些话,立刻!”


“不!”肖战吼道,第一次不顾一切地和王一博撕破脸:“在你眼里,人命不过是蝼蚁!随你心情任意绞杀!对我,也一样……!”


“啪!!”


很重很重的一声巴掌声。


王一博鹰眸冷肆非常,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脸色比平常更加冷厉:“肖战,我警告过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在他眼里,他原来就是这样的存在?


王一博心里有愤怒,但也有痛。他以为……他竭尽所能给他最好,满足他,至少他在他心里能有一丝位置,没想到……


呵……


心痛在一瞬间犹如病毒般,快速蔓延到他的全身,王一博只觉得全身又冷又痛。


他看着他,心痛在蔓延,肖战让他痛,他会让他更痛!


他居高临下,一字一顿地对他说:“是,你说得对,人命在我眼里如同草芥,如果有一天……你也是卧底,我一定亲手开枪,杀了你!”


肖战跌倒在地,整个脑子都在嗡嗡作响,唇角流下一丝血丝,一字一句,慢慢落在他耳朵里……


“呵,呵哈哈哈哈……”,他苦笑:“是啊,我不过是你的奴隶……一个随你开心,随你高兴的玩偶……我有什么资格这样质问你……”


他抬头看着这个冷漠得像石头的男人:“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劳烦博少您,一定要正中靶心,一枪穿透我的心脏啊!”


王一博脑子“轰”地一声,只感觉自己什么都听不见了,盯着肖战的嘴,那一字一句,轰在他头上。


他不可置信地后退一步,指着地上的尸体,神色莫名:“为了一个叛徒……你竟敢,你竟敢?!”


肖战无畏地看着他几乎疯狂的脸色,心中却觉得无比畅快,王一博一双鹰眸冷肆地盯着他,蓦然――


他大步走向他,手里的消音手枪叩响了扳机,他一边走向他,一边说:“……要我命中靶心?呵,哈哈哈哈……”


他脸色冷冽地吓人,一把拉住他的衣领:“肖战……你是我的奴隶……你想死?一弹穿心?你想的太简单了……”


肖战看着他的脸色,终于知道怕了:“……你想做什么……?”


王一博鹰眸冷厉地对他上下扫视了一遍:“我的战战啊,知道一个不听话的奴隶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吗?”

他的脸骤然靠近他,冷笑道:“死?知道吗战战,在暗夜,死是最宽容的惩罚……”


肖战看着他,长长的睫毛在颤抖,王一博冷笑:“想知道暗夜有哪些让人生死不如的惩罚吗?你想知道吗?嗯?”


他看着他浑身颤抖,万分恐惧的模样,王一博想笑,最开始惹怒他的,是他自己不是吗?


“肖战,我会让你知道不听话和背叛我的下场的……”王一博冷笑得意味深长,突然冲外面喊到:“来人!”


肖战猛地看向门口,门外突然出现两个身穿黑色衣服的高大男人,他直觉到了浓重的危险,他从这两个人身上,嗅到了阴郁的死气……


“王一博,你想干什么?!”肖战挣扎着,那两名黑衣男抓住了他,肖战挣扎着却感觉自己越挣扎那两个人禁锢自己的力气越大!


王一博侧身,阴影遮掩去了他一半的脸色,他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对那两名男子说道:“带去暗牢,好好调教调教。”


“是!”一男子点头,恭敬回道,按着不断挣扎的肖战退出了书房。


“王一博,你放了我……放开!放开……”


肖战挣扎的声音渐行渐远,王一博的脸色始终阴沉得像黑铁。他万万没有想到肖战会为了一个区区叛徒和他撕破脸,都说警察有一颗狭义之心……莫不是真的?


“呵。”半晌,他嗤笑,警察又怎么样?狭义之心又如何?人是会变得……


王一博眸色里一丝难以捕捉的锋芒快速闪过……


作为写虐文儿的补偿,偶捧图俩张。。表打偶。。


有话快说:好啦,说话算话,偶又更文儿了。。虽然……偶又更新的是虐文π_π 。。偶是一边听歌一边更文的,剧情发展会加快速度,接下来会写甜文还是虐文偶真滴不造( ノД`)。。。

好啦(¬㉨¬)  拜拜咯 :-|

羡味团子

囚宠12##博君一肖##微虐##晚更抱歉

⭐️晚更抱歉抱歉<(_ _)>##最近追梨泰院有些上头

⭐️囚宠呢接下来会持续更新吧(也许哈)

⭐️最近灵感这东西经常爆炸哈……

⭐️好了好了,更文更文哈,(双手捧上~)

[图片]“你和你小师侄都说什么了?嗯?”宋继扬被王皓轩强制性地圈在怀里,宋继扬挣扎不过,气的一张脸鼓成了俩包子,他抬头瞪他一眼:“要你管。”


王皓轩却觉得他气鼓鼓的模样像极了河豚,可爱死了!娇软软的一团揽在怀里,王皓轩低头嗅着他宝贝的青草香,一脸享受:“怎么这样说呢,我不过是问问。”


“话说……我的阿扬,你身上为什么总是这么香呢?好迷人啊……”王皓轩神色陶醉,道:“你小师侄身上的是奶...

⭐️晚更抱歉抱歉<(_ _)>##最近追梨泰院有些上头

⭐️囚宠呢接下来会持续更新吧(也许哈)

⭐️最近灵感这东西经常爆炸哈……

⭐️好了好了,更文更文哈,(双手捧上~)

“你和你小师侄都说什么了?嗯?”宋继扬被王皓轩强制性地圈在怀里,宋继扬挣扎不过,气的一张脸鼓成了俩包子,他抬头瞪他一眼:“要你管。”


王皓轩却觉得他气鼓鼓的模样像极了河豚,可爱死了!娇软软的一团揽在怀里,王皓轩低头嗅着他宝贝的青草香,一脸享受:“怎么这样说呢,我不过是问问。”


“话说……我的阿扬,你身上为什么总是这么香呢?好迷人啊……”王皓轩神色陶醉,道:“你小师侄身上的是奶香,而你身上的却是青草香。莫不是你在家趁我不注意跑花园草地里打滚儿去了?”


宋继扬被王皓轩一番奇思妙想雷地不要不要的:“我好好的去滚什么草地,你一个唐唐夜色的大BOSS怎么脑阔里的结构这么神奇?”


宋继扬无尽吐槽,“噗嗤”一声,司机忍不住笑了,碍于背上的芒锋,拼了命地憋回笑。


王皓轩听着自己的宝贝如此吐槽他,心里也不生气,他的宝贝以前怕他就怕得要死,难得会有大着胆子调侃他的时候。他不会计较。


只是小宝贝说的也对,他唐唐夜色的大BOSS怎么可以没有威信,是以刚刚的司机莫名打了个寒颤,是因为他的死亡瞪眼。


“你呀。”王皓轩宠溺地揉了揉他的头发,在他额头落下一吻,温柔道:“只要你乖乖的,我什么都满足你。”


宋继扬嗤了一声:“那我想要以后天天见我小师侄。你能办到吗?”


先不说王皓轩的能力怎么样,搁在夜色那是肯定是帝王般说一不二的,可再说那王一博,照他那霸道的性子,平日里他看着都想把小战藏在深闺中不让见人的,想见肖战?谈何容易。


王皓轩顿了一下,倒真为这个问题给问到了,宋继扬见他犹豫的模样,心中失落,岂料他默了两秒,低头对他笑道:“可以。”


宋继扬震惊地看他:“真的?”


“嗯。真的。”


王皓轩把他搂紧了,宋继扬被他按在怀里,贴近他的右胸膛,只听见一阵又一阵沉闷又有力的心跳声。


王皓轩唇角邪笑,宋继扬看不到他的表情,王皓轩搂紧了他,视线落在窗外,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景色,神色莫名。


―――――(偶是华丽丽的分割线)―――――


肖战咽了口口水,看着眼前紧闭的大门,终于下定决心,敲响――


“扣扣――”


里面穿出一道沉沉的声:“进来。”


肖战深吸一口气,握住把手,打开――


眼前一幕让他惊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一双眼睛恐惧地看着里面的那个男人。


“愣着做什么,过来。”王一博抬头,看了他一眼,后又低头,手上上等的名贵斯帕慢慢擦拭着手中冒着白烟的黑色手枪。


肖战的眼睛死死盯着落地窗下的那个倒下的男人,不,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肖战全身颤抖,双手颤抖着指着那个男人,颤抖着声:“他……是谁……”


王一博擦拭手枪的动作一顿,抬头看他:“你以为呢?”他神色冷漠地不像是正常的人类,说出的话让肖战全身血液倒流:“不过是个叛徒。”


“你……你杀了他…………?”肖战看着那一滩的血水,头皮都在发麻,王一博冷漠地道:“肖战,他是暗夜的叛徒,怎么处置他,我说了算。”


“可那是一条人命啊!”肖战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王一博,那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啊,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就算他做错了什么,你可以用别的方式惩罚他,为什么一定要杀他!”


“那么鲜活的生命,你说杀就杀,王一博,你的血是不是冰的?难道你晚上都不会做噩梦的吗?”肖战大吼道。


不,他无法再看见有人死在他眼前他却无法阻止,他受够了这种该死的无力和懦弱!曾经……也有人,像这个男人一样……哀求着自己救他,可最后,却还是死在了自己眼前!


王一博看着肖战神色近乎失常的模样,不由皱了皱眉,他不明白不过是死了个罪有应得的叛徒,肖战的反应怎么如此大。


他冷冷地对他说道:“肖战,暗夜有一条明确的法则:不容许有叛徒的存在。这个人生前曾经是我身边最信任的手下,但他却轻易接受了警察的贿赂……”


警察…………



肖战脑中的一条线紧绷住,盯着那个男人,他……他莫非就是………


“小战,警队那边在暗夜安插了一名卧底,到时候你要找到他,你需要把你的消息传送给他,让他带给警队。”


“这个人很重要,你一定要尽快找到他!”


小师叔的话一直萦绕在他耳畔,他看着那个男人手脚霎那间冰冷,全身莫名颤抖地厉害。


难道……


小师叔说的联络人……就是…………


王一博察觉出肖战的异样,他看肖战时发现肖战的眼睛里都是恐惧。他在害怕。


王一博皱眉,看了看那具尸体,眼神冰凉。


有话快说:

          那个各位宝宝们啊,今晚可能还有更,可能哈 ~   最近脑阔不晓得咋滴啦,突然间那灵感虾米东西的都嗖嗖嗖地来啊≧﹏≦  喜欢的宝宝们都多多支持一下呗,都不留言评价偶的桑心啊( ノД`)……

            好啦不说啦,拜拜  ^ω^

日常沙雕曦某人
随缘出稿,未命名 画世界非清晰...

随缘出稿,未命名

画世界非清晰版本

价格儿白菜,确定收可找我拿med清晰版本

金主爸爸们康康我呐!

随缘出稿,未命名

画世界非清晰版本

价格儿白菜,确定收可找我拿med清晰版本

金主爸爸们康康我呐!

小熊软糖
向日葵女孩🌻🌻🌻

向日葵女孩🌻🌻🌻

向日葵女孩🌻🌻🌻

jyliyun1

晋纪二十七(22)王永

太元七年(公元382年)四月,前秦任命王猛的儿子、扶风太守王永为幽州刺史。王永是王皮的哥哥。王皮凶狠险恶,无德行,因谋反被流放到朔方以北。王永则清正修明好学,所以苻坚任用他。

太元九年(公元384年),王永与平州刺史苻冲率领两州兵众攻打后燕。后燕王慕容垂派平朔将军平规攻打王永,王永派昌黎太守宋敞迎战。平规在范阳击败宋敞,进军占据蓟城以南。

王永向振威将军刘库仁求救,刘库仁派妻子的哥哥公孙希率领三千骑兵前去救援,在蓟南大破平规,长驱直入,进军占据唐城。

刘库仁得知公孙希击败了平规,准备大举出兵救援长乐公苻丕,他征发雁门、上谷、代郡的军队,驻扎在繁畤。当时,燕太子太保慕舆句的儿子慕舆文、零陵...

太元七年(公元382年)四月,前秦任命王猛的儿子、扶风太守王永为幽州刺史。王永是王皮的哥哥。王皮凶狠险恶,无德行,因谋反被流放到朔方以北。王永则清正修明好学,所以苻坚任用他。

太元九年(公元384年),王永与平州刺史苻冲率领两州兵众攻打后燕。后燕王慕容垂派平朔将军平规攻打王永,王永派昌黎太守宋敞迎战。平规在范阳击败宋敞,进军占据蓟城以南。

王永向振威将军刘库仁求救,刘库仁派妻子的哥哥公孙希率领三千骑兵前去救援,在蓟南大破平规,长驱直入,进军占据唐城。

刘库仁得知公孙希击败了平规,准备大举出兵救援长乐公苻丕,他征发雁门、上谷、代郡的军队,驻扎在繁畤。当时,燕太子太保慕舆句的儿子慕舆文、零陵公慕舆虔的儿子慕舆常在刘库仁处,他们知道三郡军队不愿意远征,就趁夜攻打刘库仁,把他杀了,逃奔到后燕。公孙希的部众听到消息后,很快就溃散了,公孙希投奔翟真。

刘库仁的弟弟刘头眷统领其部众。

十年,前燕带方王慕容佐与宁朔将军平规一同攻打蓟城,王永的军队屡战屡败。二月,王永派宋敞焚烧了和龙及蓟城的宫室,率领三万人逃奔壶关。慕容佐等进入蓟城。

王猛无论治国还是带兵打仗,都是那么的优秀。两个儿子就显得平庸多了,王皮期望富贵而叛乱。王永品行端正却资质平平。

刘库仁也是仁义之人,对待拓跋珪很殷情周到,期望帮助前秦而发兵救援,没有因慕舆文、慕舆常的身分而将他们杀掉,最终却被慕舆文、慕舆常袭击杀死。

可叹!

罹讎
很喜欢的一句诗。 字很丑。

很喜欢的一句诗。

字很丑。

很喜欢的一句诗。

字很丑。

former

长大

小时候总以为自己可以成长为美丽温柔落落大方的女孩,生活精致,工资充足

后来发现还是太天真呐

窝在家里抠脚挖鼻孔码小黄文还不敢入v,因为不怎么出门所以把买衣服裤子的钱节约起来叫外卖,碗不洗,地不扫,蓬头垢面的又码一天的字的我,才是真正的我。

小时候总以为自己可以成长为美丽温柔落落大方的女孩,生活精致,工资充足

后来发现还是太天真呐

窝在家里抠脚挖鼻孔码小黄文还不敢入v,因为不怎么出门所以把买衣服裤子的钱节约起来叫外卖,碗不洗,地不扫,蓬头垢面的又码一天的字的我,才是真正的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