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乐知时

9456浏览    318参与
一只小鱼Yu.

【玉石】醋坛子里长大的修勾

*ooc警告

*时间线:全文结束

*字数:2k➕


———————


1.


乐知时和宋煜在某一天的周末被蓉姨拖去阳和启蛰帮忙,两人到了阳和启蛰才发现人是真的多,乐知时去问蓉姨才知道今天有位客人结婚,但不想办太隆重就来这里了。


乐知时挽着宋煜的手,一直到厨房才松开,乐知时抬着头看宋煜:“哥哥,我可以亲一下你吗?”


宋煜挑眉:“你现在亲我都要问我的吗?”


“我这不是看外面人多嘛,”乐知时拽着他的手撒娇,“就亲一下!”


宋煜低下头,示意让乐知时自己来亲,乐知时凑过来,往他唇上轻轻亲了一下,宋煜也相应的吻了一下他的脖子。


乐知时打开手机前置摄像头,嘀嘀咕...

*ooc警告

*时间线:全文结束

*字数:2k➕


———————


1.


乐知时和宋煜在某一天的周末被蓉姨拖去阳和启蛰帮忙,两人到了阳和启蛰才发现人是真的多,乐知时去问蓉姨才知道今天有位客人结婚,但不想办太隆重就来这里了。


乐知时挽着宋煜的手,一直到厨房才松开,乐知时抬着头看宋煜:“哥哥,我可以亲一下你吗?”


宋煜挑眉:“你现在亲我都要问我的吗?”


“我这不是看外面人多嘛,”乐知时拽着他的手撒娇,“就亲一下!”


宋煜低下头,示意让乐知时自己来亲,乐知时凑过来,往他唇上轻轻亲了一下,宋煜也相应的吻了一下他的脖子。


乐知时打开手机前置摄像头,嘀嘀咕咕的说:“有点明显诶哥哥。”


宋煜的手往他的衣领一扯,温声道:“没事,挡着就好了。”


“我才不要挡着!”乐知时说着就把衣领按下去,“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有一个超级帅的男朋友!”


宋煜刚下低下头亲一下乐知时,奈何林蓉进来了,看见这一幕也见怪不怪,帮他们打掩护:“咳,小煜啊,过来帮我把菜端出去,乐乐帮我把甜品端出来。”


“啊…知道了蓉姨!”乐知时反应很快,转头就把甜品端出去。


林蓉看了一眼自己儿子,提醒道:“外面这么多人呢,矜持一点。”


“知道了妈。”宋煜的耳朵罕见的红了起来。


宋煜端着两盘菜出去,放在桌子上,有一桌的小姑娘的眼睛瞬间亮了,有几个姑娘拉着新娘说话。


“诶诶诶,你怎么没和说过这里有这么好看的服务生?”伴娘问新娘。


新娘是这里的常客,往宋煜的方向瞟了一眼:“不是服务生啊,是老板娘的儿子。”


伴娘又向乐知时的方向扬扬下巴:“那这个小弟弟呢?”


“不太清楚,”新娘没听别人说过乐知时的事,“我只知道这个小弟弟很早就跟着他们一家了。”


“哦,”伴娘没怎么八卦就没接着问,“话说老板娘他儿子有女朋友吗?太帅了我靠。”


“嗯?”新娘一听侧头看着她,“怎么?你想追?”


“对啊,长这么帅,”伴娘道,“追追嘛,没准儿成了呢?”


乐知时过来送甜品,刚好听到这一段话,一股醋劲蜂拥而至,低着头没说话。


新娘看见他,拉着他说话:“乐乐,我问你,你哥宋煜有女朋友吗?”


乐知时不自然的笑笑,手搭在脖子上:“……没有女朋友。”


宋煜就在不远处,他看见之后走过去,拉着乐知时的手腕:“乐知时,还有一桌甜品没送。”


“哦哦哦哦!”乐知时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火速跑去厨房。“我马上送!”


宋煜正想离开,就被新娘叫住:“宋煜,过来过来!”


“你不是没有女朋友吗?”新娘笑着,“姐把我的好闺蜜介绍给你!”


宋煜皱眉,沉声道:“我有对象。”


新娘嗤了一声:“得了吧,我刚问过乐乐了,我问他你有没有女朋友,他说没有!”


“他这么说的?”宋煜挑眉。


“对啊。”


“我是没有女朋友,但我有男朋友。”


2.


新娘愣了一下,结果下一秒八卦:“卧槽,大帅哥弯了啊?什么时候的事,和谁啊?”


宋煜没多说:“很早之前了。”


乐知时走过来,歪着脑袋:“我错过了什么吗?”


新娘问:“不是乐乐,你不知道你哥哥有男朋友吗?”


“知道啊,”乐知时说着就牵起宋煜的手,“和我啊。”


“那刚刚……”新娘哑口无言。


乐知时就像一个纯真的小孩子一样说着:“你刚刚问的不是哥哥有没有女朋友吗?确实没有啊。”


“那倒也是……”新娘道。


宋煜对着厨房的方向喊:“妈!我带着乐乐先走了!”


林蓉在里面忙活没出来:“知道了!回去吧。”


宋煜拉着乐知时的手走出阳和启蛰,阳和启蛰旁边摆着一辆旧自行车,宋煜大概看了一下,就骑着带乐知时走了。


乐知时坐在后面,双手抱着宋煜,他隔着风问他:“我们去哪里啊哥哥?”


“去看樱花。”宋煜道。


两个人一路到了W大,宋煜去找了个地方停车,乐知时刚从自行车上下来,就看见有人找宋煜要电话号码。


熟悉的醋劲又涌上来,他气鼓鼓的走到一边,双手抱着看着宋煜,俗称看戏。


宋煜忍着嘴角的笑,拒绝了对方,走到乐知时旁边揽着他的肩膀,轻声道:“宝宝。”


“宋猫猫,”乐知时赌气般的看着他,伸手掐着他的脸,“你怎么这么受欢迎啊——”


乐知时听见一边的人在偷笑,直觉告诉他,被笑的人是他,他不好意思的把手伸回去,结果被宋煜拉住亲了一下。


宋煜扯扯嘴角:“你知道你小时候有多受欢迎吗?”


“你小时候带着你出门回头率满分,”宋煜想起小时候调皮的乐知时,“所有人和你说话第一反应都是你会不会说中文。”


“还会有人因为你长得可爱,买菜打个折,送点小零食,”宋煜侧头看着乐知时,“喝奶茶多给放两勺珍珠,吃冰淇凌多给你一个冰淇凌球。”


乐知时莞尔:“宋猫猫,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啊。”


“不是你说的你的童年就是我吗?”宋煜反问他,“我都帮你记着的。”


“那你的未来就是我,”乐知时脸上露出干净的笑容,“我陪着你度过未来。”


3.


这个季节来看樱花并不是一个好选择,毕竟还是春天来看更好看,但乐知时还是很起劲。


有一朵樱花正好落在乐知时的眼睛上,他高兴的拿下来给宋煜看:“哥哥你看!这朵花落在我眼睛上了!”


宋煜微微抬头看了一眼樱花树,恰巧有一朵樱花落在他的嘴角挂着。


乐知时踮起脚,亲着宋煜的嘴边,花也随之出现在他的嘴边,乐知时把花吹掉,然后对宋煜说:“这话不好吃。”


宋煜挑眉:“你把花吃了?嘴馋。”


乐知时疯狂摇头:“没有没有没有,就是含在嘴里一下。”


“但是蓉姨做的樱花口味的雪媚娘就很好吃啊,”乐知时的语气像在抱怨,“怎么樱花本尊就不好吃呢?”


宋煜闻言一笑,测过头来问他:“难不成好吃的话你还要吃樱花。”


“才没有呢!”乐知时道。


乐知时自己一个人低下头自言自语:“我今天早上就应该在你脖子上也留下点痕迹,不然就没人会找你了。”


“而且我也应该早点说你有男朋友的,”乐知时坐在一边的长椅上,“不然也不会有社死现场。”


宋煜也在一边坐下:“乐知时,有时候你真的很会吃醋。”


乐知时靠在他的肩上:“我吃醋会说出来,哥哥你都是吃闷醋。”


乐知时在他耳边笑起来,一本正经的说:“俗称傲娇。”


“你不是说猫都很傲娇吗?”宋煜把头靠在他头上,“而你是醋坛里长大的小狗。”


“那我们还挺般配的。”乐知时握着宋煜的手,低头玩着他的手指。


宋煜也没有不耐烦,任由他摆弄,他吻着乐知时的头发,沉声道:“嗯,醋坛长的小狗。”


“知道了,宋猫猫。”


END

现在想清楚.

乐知时是宋煜唯一的过敏原

乐知时是宋煜唯一的过敏原

言木木.
半夜摸鱼 我真的好爱乐知时w...

半夜摸鱼

我真的好爱乐知时w

(后续应该还会摸宋煜)


半夜摸鱼

我真的好爱乐知时w

(后续应该还会摸宋煜)


mimi

【煜时】在雪山吻一朵玫瑰

时隔几年,宋煜和乐知时,重新来到了川西高原。


林蓉本来想阻止:“乐乐那太高了,高反对你的健康不好……”乐知时却说:“蓉姨,没事儿,”他指指药,“我都带好了。”


林蓉拗不过他,瞪了一眼她儿子说:“宋煜一定是你想来的坏主意。”宋煜无辜的举起手说:“和我没有关系。”


“蓉姨你和叔叔也去哦。”林蓉去拧宋煜的胳膊:“小子,你不提前跟我说。”


“妈,你有必要打扮的这么花枝招展吗?”宋煜坐在副驾无奈的摇摇头。


“嗐,你这就不懂了吧,”林蓉替乐知时正正衣领,“我要把我和乐乐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乐知时探过头去:“哥哥,我好看吗?”“不打扮也好看,”宋煜纵容地拍拍她的发顶......


时隔几年,宋煜和乐知时,重新来到了川西高原。


林蓉本来想阻止:“乐乐那太高了,高反对你的健康不好……”乐知时却说:“蓉姨,没事儿,”他指指药,“我都带好了。”


林蓉拗不过他,瞪了一眼她儿子说:“宋煜一定是你想来的坏主意。”宋煜无辜的举起手说:“和我没有关系。”


“蓉姨你和叔叔也去哦。”林蓉去拧宋煜的胳膊:“小子,你不提前跟我说。”


“妈,你有必要打扮的这么花枝招展吗?”宋煜坐在副驾无奈的摇摇头。


“嗐,你这就不懂了吧,”林蓉替乐知时正正衣领,“我要把我和乐乐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乐知时探过头去:“哥哥,我好看吗?”“不打扮也好看,”宋煜纵容地拍拍她的发顶,“快坐好。”


林蓉调侃道:“情人眼里出西施,宋煜你个小白眼狼。”宋煜目不斜视的说:“林女士想要夸奖给我爸说,其次乐知时天生丽质好吧。”宋谨适时的插嘴道:“对老婆最美了。”


四人一齐笑了起来。翻过垭口,依稀看到了点点雪山。


雪山隔绝于云雾之上,被群山环绕着。宋煜和宋谨正在搭帐篷。日以西沉,片片云霞染红了雪山,给一尘不染的山带来了一丝瑰丽的色彩。这里是鱼子西,这里有最美的日落。


宋煜走向坐在秋千上的乐知时,轻轻推着他,乐知时转头给她了一朵玫瑰:“从山下买的,蓉姨和叔叔都有。”他指指坐在不远处的林蓉和宋谨。“原来不止我有啊~”宋煜故意拉长声音逗他。“当然不是,你不只有这朵玫瑰,还有我。”


乐知时的引诱像是与生俱来的天赋。


雪山似乎加深了他的虔诚。


宋煜想到了一段话。


你是上帝展示在我失明的眼睛前的音乐,天穹,宫殿,江河,天使,深沉的玫瑰,隐秘而没有穷期。


现在他要吻他的玫瑰。


End.

521快乐!加粗字引自博尔赫斯的《深沉的玫瑰》

某川

迎着摩尔曼斯克的海风来娶我

很想知道傅女士是怎么掰着手指头算来算去然后信誓旦旦地告诉我520是星期三,赶回来写贺文。

自习圈渣渣第一次写煜时,从五一就开始计划结果现在才写,希望不要ooc。

让我们把时间线扯回川西高原地震那会,有一点点私设,假设当时宋煜不是在家里告诉的乐乐。

大家520快乐!


宋煜告诉乐知时自己要去甘孜时,乐知时正准备搬宿舍,他们的新校区转到了南边,乐知时叫宋煜来帮忙。

宋煜到时只看见乐知时像一只小金毛在书堆和衣服堆里穿行,不知道是不是收拾太久了,舍友已经离开了,乐知时抬起手揉揉自己的脸,小声嘟囔了一句:“哥哥怎么还没有来……”

背对着他的宋煜轻声笑出,乐知时扬起笑容转头,猛地扑到宋煜怀里...

很想知道傅女士是怎么掰着手指头算来算去然后信誓旦旦地告诉我520是星期三,赶回来写贺文。

自习圈渣渣第一次写煜时,从五一就开始计划结果现在才写,希望不要ooc。

让我们把时间线扯回川西高原地震那会,有一点点私设,假设当时宋煜不是在家里告诉的乐乐。

大家520快乐!


宋煜告诉乐知时自己要去甘孜时,乐知时正准备搬宿舍,他们的新校区转到了南边,乐知时叫宋煜来帮忙。

宋煜到时只看见乐知时像一只小金毛在书堆和衣服堆里穿行,不知道是不是收拾太久了,舍友已经离开了,乐知时抬起手揉揉自己的脸,小声嘟囔了一句:“哥哥怎么还没有来……”

背对着他的宋煜轻声笑出,乐知时扬起笑容转头,猛地扑到宋煜怀里,顺带着将手里的两本书放在他手里。宋煜顺势接住,按在怀里闻着乐知时身上晒出的阳光的气息。宋煜当然没忘了正事,轻轻吻了一下乐知时的耳朵后就着手帮忙收拾残局。乐知时倚在门框上看着宋煜傻笑,直到宋煜走到窗台前准备拿起那盆多肉时才恍然惊醒,一不小心喊出了宋煜大名:“宋煜,你小心点!”

宋煜顿住了动作,这盆多肉是上星期一位老奶奶推着小车走过阳和启蛰的时候买下的,内粉色的叶子,很像乐知时小时候红扑扑的脸,肉肉的,夹杂着奶味。十块钱的多肉被乐知时像宝贝一样“供”在窗台。宋煜轻轻托起多肉,乐知时不要意思地走过来:“这可是你送给我的,你别乱放。不用动它,新宿舍楼不朝阳,让它再在这里待几天,我再拿回去。”

宋煜不禁笑话小孩的童心,摸摸他的头,一边收拾一边和乐知时聊天:

“乐乐,我后天要和老师去甘孜。”

乐知时停下的手中的动作,知道甘孜地处高原,高反容易引起呼吸道堵塞,这次他说什么都去不了。乐知时不自觉地皱皱眉:“几天啊?危险吗?”

宋煜回头看他,乐知时抱着一摞书站在窗户映射的一方阳光下。

他安慰地笑笑:“时间快的话三到五天,设备齐全,很安全。”

乐知时不再说话。他不允许自己自私,宋煜选了这一行,他就终究是要参与危险工作的,这是他的选择,也是乐知时的选择。


到了送行那天,乐知时看着宋煜背着黑色登山包渐行渐远,很希望自己缩小再缩小,变成一个不占空间和重量的小挂件,拴在宋煜登山包的拉链上,摇摇晃晃,陪他去地球的每一个角落。


等看不到宋煜后,乐知时独自一人打车回家,林蓉看到自家乐乐闷着脸,偷偷笑了笑,上去安慰:“哥哥一星期就回来了,你在家陪着蓉姨。哥哥临走的时候给你留了个惊喜,他回来亲自告诉你。”

乐知时抬眼,闪着大眼睛问是什么惊喜,林蓉守口如瓶,就是不说。乐知时只好自己回房间,揉揉橘子的肚皮,用铅笔勾勒宋煜临走时给他的笑容。


时间在没有宋煜的时候过得很慢,好不容易估摸着宋煜下了飞机,乐知时拿出手机发信息:哥哥,下飞机了吗?

那边的宋煜秒回了信息,像是急于安慰等在家中的狗狗:嗯,到酒店给你视频。

乐知时开始地一跺脚,橘子不争气地摔了下去,一脸幽怨地看着乐知时。乐知时才不好意思地笑笑。

见过宋煜后,时间又快了起来,宋煜离开的第四天早晨,乐知时拿出手机准备给他打电话,想趁着阳和启蛰还不忙偷偷和男朋友谈一段短短的恋爱。

但是打开手机后,映入眼帘的是热点新闻:


近日,甘孜发生6.9级地震,伤亡人员仍在统计。


“甘孜……甘孜……”

乐知时的瞳孔瞬间聚焦在甘孜两个字上,宋煜临走时说的话仍在脑中回响,他顾不得待客,冲进后厨,林蓉正满面春光地炖着牛腩,一看到乐知时脸上的神情顿时放下刀,焦急询问:“乐乐,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乐知时想发声,喉咙却像被棉花堵住了,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只能高举着手机,林蓉看到新闻,难以置信地摇摇头:“哥哥去的哪里……”

“甘孜。”

林蓉恍身,一手撑住台子,关键时刻她不允许自己在孩子面前胆怯。宋谨出国做生意,她是唯一可以顶住这个家的人。

“乐乐,你先回家,乖,听蓉姨的,我们都回家。”

林蓉风风火火地锁上大门,将店牌转为有事外出,开着车载着一路无言的乐知时回到家中。


直到回了家,闻到了熟悉的气息,乐知时的泪水泉涌而出,他蹲在沙发前,将棉花糖揉在怀里,泪水砸在棉花糖毛茸茸的背上。

乐知时没有意识,他只知道,他不能没有宋煜


林蓉给宋谨打完电话后,用手捧着乐知时的脸给他擦泪。乐知时第一次看到平常和小姑娘的一样的蓉姨脸上露出那么严肃的神色。

他们去了机场,满怀着希望查询着最近的航班,却被告知了一个不能再坏的消息:因为地震原因,所有飞去甘孜的飞机全部停飞。

林蓉的泪在眼眶里打转,抓着查询小姐的手:“我大儿子在甘孜做测绘……帮帮忙,有没有其他的方法啊,我们可以出双倍的钱。”

前台小姐露出爱能莫助的表情,转身倒了一杯温水递到林蓉手里。

听到消息时,乐知时像是提前接受的命运的审判,他显得异样的冷静。乐知时扶着林蓉去了候机厅,等着宋谨的航班。

宋谨匆忙的身影出现在人群中,他揽住林蓉和乐知时,用有力的怀抱安慰着无助的家人。


因为无法去现场,林蓉和宋谨一遍遍在家中查看着新闻,时刻关注着伤亡人员名单。乐知时则不停地打着宋煜的电话,等候着希望之音。

秦彦也赶到宋家,尽最大努力找到所有人脉,希望能打听到现场的情况。


所有人都在等着上天送回来宋煜。


两天后,乐知时去便利店买盒泡面吃,回家路上他不死心地再次拨通着宋煜的电话,而这次,电话竟然接通了!

只是电话的那边不是乐知时熟悉的声音,而是一位长者,乐知时知道,这是宋煜老师的声音。

“老师,我,我是宋煜的男朋友,我叫乐知时,我,宋煜呢,他,他还活着吗……”

因为无可思议地接通乐知时竟然结巴了起来,断断续续地问。

电话的那端,是无尽的沉默。

直到乐知时焦急地再次发问时,那边的声音带上了哽咽:“宋煜同学,他,他为了救一个孩子不幸被石头砸中肋骨,抢救失败,已经,已经去世了……孩子,节哀,节哀啊……”

乐知时手中的泡面掉在草丛中,无暇顾及电话那端隐隐的哭声,双腿一软跪在草坪上,堆积了数天的情绪终于在此刻爆发,他将脸埋在手臂上,哭出了声。

见乐乐去了那么久还没回来,宋谨不放心出去找找,发现在楼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乐知时,他焦急地跑过去,乐知时哭成这样极其危险,很容易喘不上来气。赶到时乐知时已经呼吸困难了,无意识地喊着宋煜。

一看到宋谨,乐知时像是找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死死抓着宋谨的衣服:“叔叔,宋煜回不来了……”

哪怕咬紧牙关,乐知时也说不出来“死”这个字。

宋谨忍者泪,将乐知时带回了家。

在家中等着的林蓉一开门就知道出了大事,她着急拿来药,拍着乐知时的背帮他顺气。

等乐知时意识清醒后,他肿着眼睛扑在林蓉怀里,像一只被欺负了的小兽。彼时的林蓉也咬着嘴唇,在听到儿子死讯的证实后,无助地将头靠在乐知时身上,哭得隐忍凄痛。

“我的儿子……宋煜……你快点给我回家……”


次日,余震已经平复,测绘队的队员回来了,带着宋煜和其他两名队员的遗体。

乐知时来到医院,穿过人声嚷嚷的走廊,置放遗体的房间冷漠安静,所有人静默地哀悼,乐知时缓步挪到宋煜的身边,摸了摸他早已冰凉的脸和血迹斑斑地身体,泪水似乎早已被榨干,在此刻,只有一滴泪落在宋煜脸上,无声无息。

秦彦走到乐知时身边,忍着哭声颤抖地戳戳宋煜的手:“别装睡了,赶紧起来,我还等着你给我当伴郎呢。”


可惜,宋煜不会再有回应了。


一个穿着黑色卫衣的男生走到乐知时身旁:“宋煜学长是为了救一个黄头发的混血小姑娘才去世的,当时明明老师都叫我们赶紧撤退,他却不管不顾地拉出一个孩子,自己被砸中了。同学,节哀。”

在乐知时进门时,所有的当事人都明白了宋煜为什么非要救那个孩子,只是为了那张和乐知时颇为相似的脸。

乐知时再也待不下去了,他出了房间遇到林蓉,原本姣好的面容被摧残地无助悲凉,林蓉抬起手摸摸乐知时,却再也挤不出一个笑容。

乐知时依偎在林蓉怀里。时间一秒秒流失,这一秒一秒间似乎隔着永远。

过了很久,林蓉开口了:

“乐乐,替哥哥好好活下去。”

“妈,我会的。”


在见到遗体的第二天就举行了火化仪式,乐知时看着爱人化为灰烬,被容缩在一个黑色的小盒子里,小盒子是热的,仿佛浓缩着宋煜最后的,未说出口的炽热的爱意。一切都像发生在昨天,宋煜仿佛昨天才给他表白,他俩爱上对方的时间才短短几年,但死亡剥夺了所有。

仪式完毕后,宋谨将乐知时拉在身边,看着小儿子捧着大儿子的骨灰,一切都物是人非。

“乐乐,你蓉姨说的惊喜其实是……”

“哥哥回来要和你结婚的,就在阳和启蛰。”

乐知时猛地抬头,听着家人将爱人生前最后的寄托告知于口时不免恍然,原来,哥哥马上就要娶他了,他没等到。

乐知时挤出一个笑容,想象着宋煜和他穿着白色西装在阳和启蛰接吻,秦彦在一旁开着玩笑,沈密他们坐在台下笑得坦荡,这一天成为了还没有经历的回忆。


一个月后,W大准备开学,乐知时一个人回到宿舍打包最后的东西。他将那盆多肉带着土坨挖出,埋在宋煜旁边。

很奇怪的是,乐知时再也没养活过一棵植物。


他请了一星期的假,独自前往了一个陌生却悉如故乡的地方——摩尔曼斯克。

他走在摩尔曼斯克的路上,感受着北大西洋暖流的簇拥,恍惚间仿佛看见宋煜踏着海浪向他走来。

“哥哥,

阳和启蛰的大门落了锁,

棉花糖总是撒娇想让你摸,

我等着你迎着海风,

来娶我。”


END


—— —— —— —— 

第一次写煜时!大家在评论区自由发挥吧!

彩蛋想写一些五年后的事,想看的话我就明后天写了发上去。

不会停更自习!



巧克力张张包
“摩尔曼斯克,那是北极圈唯一一...

“摩尔曼斯克,那是北极圈唯一一个不冻港."

“摩尔曼斯克,那是北极圈唯一一个不冻港."

小璐从不麋鹿
存个稿子 有歌词参考,来源:《...

存个稿子

有歌词参考,来源:《letting go》《时光洪流》

存个稿子

有歌词参考,来源:《letting go》《时光洪流》

那就九落叭

【煜时】坏习惯

记一个可可爱爱马马虎虎的乐乐

短打

可能有点ooc了,介意别点!!

来源于自己的经历,真是对不起我的同桌


宋煜最近发现乐知时和自己在一起之后,总是从他身边的人身上学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比如最近乐之时很喜欢转笔


乐知时一手撑着头,一只手飞快的转着笔

“嗷!宋煜,干嘛打我”乐知时揉了揉头

“叫哥哥”宋煜漫不经心的靠在书桌边

“我现在是你男朋友,我们身份地位平等,别拿哥哥的身份压我”乐知时一脸不服气的样子抬起头看着宋煜

“你没以前可爱了,乐乐,你以前都是叫我哥哥的,现在哪这么多歪理”宋煜揉了揉乐知时的头

“这不是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嘛”乐知时小声的说道

“乐乐,转笔可不...

记一个可可爱爱马马虎虎的乐乐

短打

可能有点ooc了,介意别点!!

来源于自己的经历,真是对不起我的同桌



宋煜最近发现乐知时和自己在一起之后,总是从他身边的人身上学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比如最近乐之时很喜欢转笔


乐知时一手撑着头,一只手飞快的转着笔

“嗷!宋煜,干嘛打我”乐知时揉了揉头

“叫哥哥”宋煜漫不经心的靠在书桌边

“我现在是你男朋友,我们身份地位平等,别拿哥哥的身份压我”乐知时一脸不服气的样子抬起头看着宋煜

“你没以前可爱了,乐乐,你以前都是叫我哥哥的,现在哪这么多歪理”宋煜揉了揉乐知时的头

“这不是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嘛”乐知时小声的说道

“乐乐,转笔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这不是题太难了,脑袋转不动,让笔帮我转一会儿嘛”

“问我啊”乐知时的说法让宋煜愣了一下

“我想先自己思考一下”说着就推开宋煜

“哥哥你快走,我要继续思考了”

“那我走了”

宋煜离开后,乐知时又熟练的拿起笔在手中转来转去

本来宋煜觉得乐知时说的有道理,思考问题的时候确实需要一个助力,但是乐知时这个习惯渐渐的带到了生活中

比如在吃饭的时候,乐知时突然对手中的筷子很感兴趣,于是试着转了转,结果这个习惯就经常在吃饭的时候出现

啪嗒!筷子掉在桌子上的声音

“乐乐,说了多少次了,不要玩筷子,你手上的细菌全在筷子上了”宋煜在厨房听见筷子掉在桌子上开始了对乐知时的一系列说教

“知道了,这不是没忍住嘛”乐知时捡起桌子上的筷子放在水龙头下冲了冲

再后来,乐知时终于改掉了这个习惯,以毁掉宋煜一件白衬衫为代价

“啊!”突然乐知时发现了不对劲

“怎么了”坐在旁边陪乐知时学习的宋煜放下书转过头看着乐之时

“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我发誓”乐知时看着桌子上、宋煜衬衫上和自己的手上满是墨水

宋煜终于反应过来,看着桌面上一片狼藉,无奈谈了口气“乐乐,你不会在转钢笔吧”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忘记今天拿的钢笔了”

最后两人花了一下午清理桌面的墨迹,至于宋煜的衬衫在帮乐知时戒掉这个习惯的同时,“义勇牺牲”了

奶慕
咱们火日立也太温柔了吧 乐乐也...

咱们火日立也太温柔了吧

乐乐也太可爱了吧

咱们火日立也太温柔了吧

乐乐也太可爱了吧

柏棠

稚楚家的孩子2022年都在干什么

(此推理按年龄,而且在他们没有emm提前上小学或晚上的基础上)

!!一切解释权归稚楚老婆!!

!!如有推理错误请指正!!


!仅供娱乐!


已知:

八年级标准招生学生年龄在07年下半年至08年上半年 


可得:在2021年9月份至2022年暑假

八年级07下-08上

九年级06下-07上

高一05下-06上

高二04下-05上

高三03下-04上

大一02下-03上

大二01下-02上

大三00下-01上

大四99下-00上 


又∵裴听颂生日2007.2.17

周自珩生日2005.10.20

方觉夏生日2002.6.26

(而......

(此推理按年龄,而且在他们没有emm提前上小学或晚上的基础上)

!!一切解释权归稚楚老婆!!

!!如有推理错误请指正!!


!仅供娱乐!


已知:

八年级标准招生学生年龄在07年下半年至08年上半年 


可得:在2021年9月份至2022年暑假

八年级07下-08上

九年级06下-07上

高一05下-06上

高二04下-05上

高三03下-04上

大一02下-03上

大二01下-02上

大三00下-01上

大四99下-00上 


又∵裴听颂生日2007.2.17

周自珩生日2005.10.20

方觉夏生日2002.6.26

(而且还没有放暑假!!暑假过后他们就额又涨一辈?)


∴裴听颂2022年九年级(也就是假如他在国内上学那么今年中考)

周自珩今年高一(2024年他高考!!)

方觉夏今年大概大二 


又∵夏知许生日2000.5.21

许其琛生日2000.2.21

夏习清生日2000.12.21

又∵他们同一届

∴应该是大三或大四

(他们中应该有早上学的)(我记得好像有提过但是我忘了QAQ)



(乐乐和宋煜的生日记不太清了

宋煜好像99年

乐乐比他小三岁那么02年

过敏原前面讲乐乐初三九年级

那么宋煜高三或高二

又因为宋煜和夏知许好像同一届

那么大概率习清提前上的学??)

(我猜的www我记不清了)




综上所述:

2022年

小裴如果在国内要备战中考

xxj已经上了高一

漂亮宝贝应该上大一or大二了

乐乐有可能上大三(我不确定)

习清应该在意大利

夏知许这个人还没有追到媳妇!!



不行我给自己现在整晕了😵

如有推理错误请指正!!(●'◡'●)

!仅供娱乐!

如果有细节对不上,一切按稚楚大大的解释为准❤️

⁽⁽ଘ( ˙꒳˙ )ଓ⁾⁾


哦对了那个招生是参考我所在的地区啊

其他地方不清楚呢 =( 


宥戾屏障

可可爱爱,咬你脑袋~


依旧是无料稿✓

可可爱爱,咬你脑袋~


依旧是无料稿✓

方觉夏

“乐知时是宋煜唯一的过敏原”

“乐知时是宋煜唯一的过敏原”

宥戾屏障

画到玉石啦~是无料稿,可以在大眼仔蹲蹲

(隐神就是白痴,叫隐神比较好听ww

还有最后两张!(*´ω`*)

画到玉石啦~是无料稿,可以在大眼仔蹲蹲

(隐神就是白痴,叫隐神比较好听ww

还有最后两张!(*´ω`*)

mimi

【煜时】在春天邂后一个吻

“哥哥,我睡不着。”

“嗯?”宋煜揉揉惺忪的睡眼,看到一脸激动的乐知时。

“为什么睡不着?”

乐知时摇摇他的手臂,“这是我们来国外的第一天,你不激动吗?”


“激动,乐知时同学。现在是伦敦时间23点21分,明天还要飞巴黎。该睡觉了好吧。”宋煜叹弓口气。


“宋煜!”乐知时捏捏他的胳膊,然后牵住他的手,十指相扣。说:


“明天我们可以在塞纳河畔踩着露水散步,你可要请我跳一支舞,或者在香榭丽大街上……”


宋煜疑惑地看向他:“干什么?”他忽然笑了,“乐乐,你不会在想什么坏事吧。”


疑问句被讲成了陈述句。


乐知时耳根红了大片,小声的反驳他:“没…没有,接吻不行吗?”......

“哥哥,我睡不着。”

“嗯?”宋煜揉揉惺忪的睡眼,看到一脸激动的乐知时。

“为什么睡不着?”

乐知时摇摇他的手臂,“这是我们来国外的第一天,你不激动吗?”


“激动,乐知时同学。现在是伦敦时间23点21分,明天还要飞巴黎。该睡觉了好吧。”宋煜叹弓口气。


“宋煜!”乐知时捏捏他的胳膊,然后牵住他的手,十指相扣。说:


“明天我们可以在塞纳河畔踩着露水散步,你可要请我跳一支舞,或者在香榭丽大街上……”


宋煜疑惑地看向他:“干什么?”他忽然笑了,“乐乐,你不会在想什么坏事吧。”


疑问句被讲成了陈述句。


乐知时耳根红了大片,小声的反驳他:“没…没有,接吻不行吗?”


他讲的十分义正言辞,唯恐宋煜调侃他。


“睡了!”


乐知时用被子蒙住头,装睡。宋煜拉开被子说:“Sleeping  Beauty。”


“哪有?”乐知时揽住他的脖子,用脑袋去蹭他的脸颊。


夜已经深了,四月的月光如此清澈,好似烈酒的反光。


“哥哥。”乐知时受不了宋煜炽热的目光,“可以亲一下吗?”


“当然。”


乐知时像有皮肤饥渴症一样,随时随地都想黏在宋煜身上,或许因为家庭。


心理学有个理论叫过度补偿,一个人有某种生理或心理缺陷,必须用更多补偿才能获得满足,他渴望宋煜的吻。


“是春天啊,蓉姨很喜欢春天吧。”


“你怎么知道?”


“阳和启蛰,品物皆春。”


“真聪明,little beauty。”


“睡觉!!”


狂跳的心脏搅乱水中的浮云,真的这就是春天。


End

方觉夏
“你方向感太差,在原地等我就行...

“你方向感太差,在原地等我就行”

“你方向感太差,在原地等我就行”

丹波守山人

【可爱过敏原/煜时】吃枇杷

#又到了吃枇杷的季节

#记一次吃了半斤多枇杷都没有吃到甜的灵感


  阳和启蛰去年年初栽了枇杷种子,今年三四月份,枇杷树垂下一簇簇诱人的果实,三五个枇杷挤挤挨挨的挂在一根枝干上,细小的绒毛在阳光下显出几分可爱。

  枇杷个大皮薄,剥开外皮,就露出里面晶莹澄澈的皮肉,轻轻地咬一口,贝齿破开果肉,争先恐后地在口中炸开,酸甜的汁水流淌在口腔里,酸得人一阵牙颤,果肉被切成很小的碎片在齿间游移,随着酸甜的汁水流向喉咙深处。

  乐知时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小碗,他吃一个,往里面剥一个,剥的时候太专注,连咀嚼都停下了,把嘴里塞的满满的,唇上舌头上同时染满了金黄色的汁水。

  ...

#又到了吃枇杷的季节

#记一次吃了半斤多枇杷都没有吃到甜的灵感


  阳和启蛰去年年初栽了枇杷种子,今年三四月份,枇杷树垂下一簇簇诱人的果实,三五个枇杷挤挤挨挨的挂在一根枝干上,细小的绒毛在阳光下显出几分可爱。

  枇杷个大皮薄,剥开外皮,就露出里面晶莹澄澈的皮肉,轻轻地咬一口,贝齿破开果肉,争先恐后地在口中炸开,酸甜的汁水流淌在口腔里,酸得人一阵牙颤,果肉被切成很小的碎片在齿间游移,随着酸甜的汁水流向喉咙深处。

  乐知时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小碗,他吃一个,往里面剥一个,剥的时候太专注,连咀嚼都停下了,把嘴里塞的满满的,唇上舌头上同时染满了金黄色的汁水。

  一碗很快就满了,乐知时盯着那一碗看,又看看门口,又看看碗,来回几次,确定真的没有人回来,有点沮丧地躺下去,发了会儿呆又突然弹起来,很快速地把碗里的吃完了,又重新开始剥。

  

  宋煜回来的时候,看见躺在躺椅上的乐知时,看到他就挣扎着要起来,却半天起不来。

  他以为乐知时哪里不舒服,东西都来不及放下,快步走近,结果就见乐知时捂着肚子,神情很可怜地看着他,“吃太撑了……哥哥帮我揉揉。”

  宋煜这才看着旁边桌子上,堆成小山似的枇杷皮和枇杷核,一时无言。

  “……乐知时,你是金鱼吗?”宋煜不轻不重地屈起手指弹了下乐知时,看人可怜兮兮地捂住脑门,又叹口气坐下来,让他的头搭在自己的大腿上,替他揉肚子。

  “本来想吃到一个甜的就停下来的……”乐知时委屈地说,很舒服的窝在宋煜怀里,说着说着不自觉地就去抓宋煜的手,放在耳边蹭了蹭,嘴里嘟囔,“枇杷不好吃,酸死了……”

  吃不到甜的枇杷就说枇杷是酸的,宋煜觉得好笑,又觉得可爱,忍不住去捏他的脸。

  

  


  

  彩蛋:(乐知时为什么吃这么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