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乐队的夏天

15万浏览    1597参与
禁止吸烟

一些阿边2.0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欢迎喜欢阿边和交易赛的扩俺(身边没有同好呜呜不想单独solo了😭

看起来在喝奶其实在喝酒(梗源p4,笑拉了)


一些阿边2.0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欢迎喜欢阿边和交易赛的扩俺(身边没有同好呜呜不想单独solo了😭

看起来在喝奶其实在喝酒(梗源p4,笑拉了)


缪

[赫剑]落水狗

*在2022年6月26日



“翩翩的你知道吗我满目痍疮”

 

 

李剑感觉自己站在马路边儿上,被汽车尾气和喇叭声轰炸的时候,还没完全醒过来。酒店房间带的免费早餐特难吃,他耷拉着眼皮,啃了两截澄黄的老玉米之后放弃进食,走到酒店门口等叫的车来。李赫其实也吃不下,但他还在拿勺子搅着清汤寡水的粥,坐着等对面仨人吃完。他感觉出李剑恹恹地,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也不想跟李剑一块走出去,那气氛太尴尬,而说话一向是他最不擅长的事。

距离车来还有五分钟。他朝旁边一小卖店走过去想买包烟,边走边微信摁着屏发语音催邢星快点儿的吃,吃完出来的时候别忘了乐器拿全。邢星这孩子是好养活,什么东......

*在2022年6月26日



“翩翩的你知道吗我满目痍疮”

 

 

李剑感觉自己站在马路边儿上,被汽车尾气和喇叭声轰炸的时候,还没完全醒过来。酒店房间带的免费早餐特难吃,他耷拉着眼皮,啃了两截澄黄的老玉米之后放弃进食,走到酒店门口等叫的车来。李赫其实也吃不下,但他还在拿勺子搅着清汤寡水的粥,坐着等对面仨人吃完。他感觉出李剑恹恹地,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也不想跟李剑一块走出去,那气氛太尴尬,而说话一向是他最不擅长的事。

距离车来还有五分钟。他朝旁边一小卖店走过去想买包烟,边走边微信摁着屏发语音催邢星快点儿的吃,吃完出来的时候别忘了乐器拿全。邢星这孩子是好养活,什么东西都照样儿吃,好像味道无关紧要一样。他付完烟钱闻见一股香味,那种面食被高温炙烤的油香,往左边一瞥果然有一小店,铛上还放着几个半熟的火烧,油滋滋冒响。李剑那股莫名其妙的食欲突然就上来了,过去跟老板说要俩肉的,顿了几秒算了会,说还是六个吧,五个肉的一个素的。一航不吃肉,邢星吃完饭也不耽误再吃一个,荣泽估计也没吃饱。

至于李赫,李赫。

爱吃不吃,李剑那股火气又窜上来,不吃他一人吃仨。

 

 

 

老板很热情,往塑料袋里装的时候跟李剑多聊几句,说听口音不是本地人吧,来旅游的?李剑顺着往下扯,说对,第一天过来,还哪儿都没去呢。老板递上沉甸甸的五个饼,还多塞俩茶叶蛋,说这肉火烧我们当地特产,可好好尝尝,李剑接过来连连道谢。往回走到酒店门口车刚到,那四个人大包小包拖着乐器准备塞后备箱。两辆车的后备箱都不够放,一司机师傅从摇下一半的窗子里往外看自己车这后备箱,眉头紧皱。李赫在这硬塞半天,吉他的琴把儿还是得露在外面,关不上后备箱门。

“就这样儿吧,师傅,”李剑跟人家说几句好听的,“实在是不好意思,这东西太多,塞不进去了。”

然后五个人分两辆车坐,他到另一辆车上前给李赫塞俩肉火烧,“猜你没吃饱呢,跟荣泽一人一个。”

那袋子还油乎乎的,李赫就那样顺势抱怀里了,还结结巴巴的说谢谢。

 

 

 

司机师傅开了冷气,李剑在车里坐了好一会,等后背上的汗全消下去,才开始慢条斯理地嚼他的肉火烧。巡演来山东这几天偏偏热得很,潍坊直飙四十度,大中午沥青路上人都能烤熟。他边嚼边盯着窗玻璃发呆,幸好没跟李赫坐一辆车上,不然他吃个东西也不安稳,脑子里一直纠结一直想。

他觉得李赫状态不太对。自从李赫结完婚归队进巡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直到最近几乎把他逼得发狂。对,李赫一直是话少的,内敛的,凭这些特质来看李赫和以前没有什么不一样。但李剑能感觉出来,或许只有他能感觉出来,李赫的心不在这儿。李赫经常走神,当然不是指演出的时候,他的鼓打得毫无问题,且每一场都尽心尽力。

你到底想说什么,李剑?李剑吞下最后一口,拍拍掉在裤子上的渣。他这么问他自己,他自己答不出来。手机在皮质座椅上震动两下,他擦擦手拿起来一看,毛川发来一定位,说明晚在这儿,大家一块吃个饭。他回个OK。

 

 

 

到青岛时刚刚下午。下高铁的时候天气尚可,谁知道不出俩小时大雨瓢泼倒下,就跟上帝搁这玩儿似的呢,拿一盆往外泼,权当过泼水节了。幸好已经赶到演出场地了,不然那半关不关的后备箱,乐器全给泡完了。李剑刚庆幸没多久就想起自己进了水的皮鞋,都快泡浮囊了,早知道应该穿拖鞋来。

在后场调音调半天,调好了说去吃个饭吧。来的时候没发现,这会雨下久了才看见,So.Downtown出口顶上三根排水管穿过去,水顺着管子哗哗往下流,搞得水帘洞一样。五个人附近随便找了个餐厅吃点,饭后李赫说找个药店买贴膏药,手腕疼。

“我跟你一块儿去。”李剑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你就别去了,”李赫把他拉回来,“下这么大雨,我,我一个人就行。”

李剑心里憋着的那股气又上来了,回去以后一直在那儿调他那琴,虽然根本没有什么好调的。他没看时间,感觉上过了很久李赫才回来。他也没抬头看,只是靠听见那鞋底沾水踩着地板,咯吱咯吱的声音来判断。那咯吱咯吱的声音越来越近,他仍然没抬头,直到眼前丢过来一双塑胶拖鞋,包装袋还没拆开。

“哥你……你换下来晾会,待会演出再穿上,”李赫指指他脚上的鞋,“湿着难受。”

他抬头看李赫。外面雨太大,即使打着伞,李赫的下半截裤腿也全湿了,雨水顺着滴答到地板上,汇成一小滩水渍,额前的头发也被雨水弄得粘成一团。

他拍拍自己旁边的位置让李赫坐下,自己弯下腰解开皮鞋鞋带,脱下鞋,脱下袜子,撕开包装袋,一脚蹬进塑胶拖鞋里。

李赫买的这拖鞋上还有一朵小蝴蝶结。

“这我,我买的时候可没看见啊……”李赫一直挠头。

 

 

 

他跟李赫坐在后场的凳子上,没有窗户,但仍然能听见雨声。雨水泼到地面上的声音,地面上湍急的水流流向下水道的声音,李赫低头才发现自己的鞋也已经湿透,荣泽邢星和张一航的鞋应该也已经湿透,他们没有一个人穿凉鞋出来。

可他只记得买了一双塑胶拖鞋。

李剑那些话在肚子里掂量来掂量去,无论如何也想不好该怎么开口。这点特别不像他,他一直认为哥几个没什么话是不能说的。他就这样掂量着,语言在自己身体里变热,变熟,熟过了,焦掉了。最后是主办方延时的请求,把他从无边际的自我折磨中解救出来。

演出延时了,因为这该死的暴雨,还有一百多张票没检。李剑站起来,最后挣扎着去调他那把破琴,他的脚趾间,脚底和拖鞋间好不容易有了干燥感,一想到待会还要再穿上那双湿哒哒的鞋,他就后槽牙咬得更紧了。

 

 

 

“你膏药贴没?”临上场前五分钟,他才想起来李赫冒雨出去不是为了给他买拖鞋的。

“没,就是有点疼,待会打完我再贴,”李赫朝他晃晃自己手腕,“不然打的时候不舒服,那种粘着的感觉。”

“行。”

李剑握着话筒走上去了。霓虹色的条纹衬衣,叠带的两条银链垂在锁骨处裸露的皮肤上,电子表被遮进袖口里。李赫坐在鼓前看着他,三秒钟后拿起自己的鼓槌。

这场李赫的位置所有人都不满意,但只有李赫很满意。他的鼓摆在两块屏幕中间一点光都照不到的地方,稍微站远一点便丝毫看不到他的脸。他坐在黑暗里奋力敲着,汗水浸透T恤后背。

 

 

 

演出一直到十一点半才结束。跟观众合过影,走下台,听到外面的雨声仍然不止。李赫正收拾着东西,莫名其妙被李剑拽过去,还没开口问才发现是要给他贴膏药。他皱着眉不说话,任凭李剑握起他的手腕,笨手笨脚的把棕色的无纺布膏药贴上去。

“……李剑,”李赫过了很久才开口,“你没必要这样。”

 

 

 

李赫不知道李剑怎么了,他不喜欢李剑用对邢星那套方式对他。或许说更甚,李剑对邢星没有这样的小心翼翼。

他只能想到,李剑可能是害怕他离开。他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家,养了一条大狗狗,一切都在朝着他自己想要的方向发展。李剑是不是觉得,在他心里大波浪已经不重要。

李赫叹口气。

“走吧,大哥,”他拍拍李剑的肩,提起乐器包“回去休息了,太累。”

 

 

 

李剑回去倒头就睡,衣服没换,澡也没冲。在他迅速进入的睡眠里闯进了李赫,他又梦见李赫提离开的那时候,音乐节后台,他拿烟灰缸丢过去,砸中李赫的额头。流那么多血,李赫好像没有痛感似的,还没事人一样照常上台给他打鼓。然后血顺着额角流到下巴,滴到胸前的衣服上,随着大幅打鼓的动作溅到鼓面上。

李剑在一片红色中醒过来。

六月份,青岛的空气已经很潮湿,有时凭空抓一把掌心都湿乎乎,鞋子晾一晚根本不会干。李剑起床后在厕所冲了澡,但躲着李赫一样不出去。午饭也没吃,站在窗户前抽了半盒烟,喝了两袋不知道哪弄来的雀巢速溶,还吃了几片香葱味苏打饼干。饼干受潮皮了,已经不脆,非常难吃。还没开始喝酒,就已经有一种宿醉感。

下午给荣泽发条消息说自己出去了,从行李箱扒出那双黑色匡威蹬上,下楼打车去了毛川给的地址。一路上看着远处的山,山顶笼罩着纱一样的雾,天空变得很低很低。他恍惚间回忆起来,自己已很久没来过青岛。遂回想起自己跟毛川,想着想着就笑了。

一报还一报,这话挺有道理,自己当初多折磨毛川,后来自己就多被邢星折磨。一个邢星不够,现在又多一个李赫。

报应都成倍的来。

本来多一个字也没想跟毛川说,但他酒量实在太差。两瓶青啤下去脸红得像熟透的虾,毛川指着他堆得两三层的眼袋说最近挺累吧,他那天津人的话匣子跟开闸放水一样就开了。

“不就是结个婚吗那,你结了婚我也没见你天天魂不守舍的,”李剑一个空玻璃杯吨到桌子上,毛川顺势又给他倒满,“那我也不能说什么,是吧,他结婚那天我还上台发言了呢,什么漂亮话都让我给说完了。”

“你少贫吧,我结婚那会你早不在这儿了,见都见不着我哪还知道我什么样的,”毛川拍着他后背乐。

 

 

 

“李剑,其实说句你不爱听的,你这就是当婊子还立牌坊,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听完这话李剑就要急眼,腰杆子立马坐直了说我怎么婊子了我。

“最开始你们三个一块儿吧,在北京也一块混的,塞尔维亚也一起去的,人家李赫那时候是不是全身心扑在这乐队上?这么些年了,虽然中间走过,也没少付出。现在他抽出点精力投入到另一边生活里,你就觉得不对劲了,曾经那些年里,你在没在乎过他的感受?”

李剑立马开口想反驳,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因为毛川说的挺对。

事实像沾了水的鞭子一样,使劲抽在他脸上,留下通红通红的印子。

 

 

 

无数人被他迷倒,无数人喊着爱他,也有无数人挽留过他。他才反应过来李赫当初的离开就是一种讯号,不是再不回来的讯号,是如果还有机会再回来,就不是完整的李赫。

李赫曾经全身心付出过,可惜他的不善言辞掩盖了所有的一切。

李剑一直自认聪明,但到最后还不是需要毛川一语点醒。这些年人来人往,潮涨又落,有些事一旦在不知不觉中发生,就决绝地没有一点挽回的余地。

 

 

 

李剑最后把自己给喝蒙了,毛川替他接起张一航打来的电话,说一会送他回去。他叫完代驾,然后扛起那瘦弱的身板,拉开车门放到车后座上,像铺开一张不大的毛毯一样。

又开始下雨了。李剑躺着,眼睛半闭半睁,晕晕乎乎地看着雨拍在车玻璃上,留下大小不一的形状。他已然混沌的大脑开始随机播放旋律,“我住在北方难得这些天许多雨水”。以前没记得青岛这么多雨,可能真的太多年已经过去,记忆被冲刷得是非难辨。他感觉自己像漂在海上,半漂不漂,海水灌进嘴里灌进鼻腔,一半窒息感和一半被呛住的感觉,仿佛下一秒就要沉下去。

但他知道这次没有人会救他了。


一颗菠萝罢了

In the atmosphere for celebration, I dance with you until I die.

(我要累死了)

In the atmosphere for celebration, I dance with you until I die.

(我要累死了)

一颗菠萝罢了

谢谢你错位图

大家好 我好冷 有人做饭吗(回音)

谢谢你错位图

大家好 我好冷 有人做饭吗(回音)

一颗菠萝罢了
约的qq人稿稿 可爱飞了 请食...

约的qq人稿稿 可爱飞了 请食用

约的qq人稿稿 可爱飞了 请食用

一颗菠萝罢了
我说是水仙就是水仙 我说是年下...

我说是水仙就是水仙

我说是年下就是年下

我说是水仙就是水仙

我说是年下就是年下

禁止吸烟
阿边的神奇衣柜w 分别是 乐夏...

阿边的神奇衣柜w


分别是

乐夏拍时装秀的阿边,在海边吹风被虹塞话筒的懵边,移动小卖部阿边,欧洲巡演时候的阿边


最后写点发疯小作文😇


越看边远真的越觉得他好infj/p啊。理想主义且浪漫,痛苦但又清醒地爱着这个世界,已经看透了大家反正都不会有什么好解脱,索性就按着自己的想法活着,不去在意别人的看法,别人的看法也依旧影响不了他。

身处人群又不融入人群,他永远有自己的精神世界,他是他宇宙中的太空浪子,他是如今灰暗时代的吟游诗人,自由随性,洒脱温柔。

如果宇宙爆炸世界末日他会买一串鞭炮来庆祝,可这事儿终究没有发生,他还失望了几天。不想清楚思考的时候靠着酒精香烟来躲......

阿边的神奇衣柜w




分别是

乐夏拍时装秀的阿边,在海边吹风被虹塞话筒的懵边,移动小卖部阿边,欧洲巡演时候的阿边



最后写点发疯小作文😇


越看边远真的越觉得他好infj/p啊。理想主义且浪漫,痛苦但又清醒地爱着这个世界,已经看透了大家反正都不会有什么好解脱,索性就按着自己的想法活着,不去在意别人的看法,别人的看法也依旧影响不了他。

身处人群又不融入人群,他永远有自己的精神世界,他是他宇宙中的太空浪子,他是如今灰暗时代的吟游诗人,自由随性,洒脱温柔。

如果宇宙爆炸世界末日他会买一串鞭炮来庆祝,可这事儿终究没有发生,他还失望了几天。不想清楚思考的时候靠着酒精香烟来躲开现实的无趣,逃避有什么不好,永远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有什么不好。

他就是这么真诚善良,反叛愤怒,可能过了年轻那会的冲动,现在更多的创作都是偏向对爱的表达,可他仍然是他,向死而生,为摇滚乐而生。


小熊爱🥁
无盈利乐队司职小方降价重宣啦...

无盈利乐队司职小方降价重宣啦

欢迎感兴趣的姐妹扫码进群

占tag致歉

无盈利乐队司职小方降价重宣啦

欢迎感兴趣的姐妹扫码进群

占tag致歉

朴夫人_只是日常而已

2022-6-4

《乐队的夏天》S1

乐队都超级好,伤心是图二...

败笔是那个女的...我真的拴Q

2022-6-4

《乐队的夏天》S1

乐队都超级好,伤心是图二...

败笔是那个女的...我真的拴Q

一颗菠萝罢了
代餐...画的照片...(爬走...

代餐...画的照片...(爬走)

代餐...画的照片...(爬走)

一颗菠萝罢了
是好吃的🥹🥹🥹🥹🥹?...

是好吃的🥹🥹🥹🥹🥹🥹🥹🥹🥹🥹🥹🥹🥹🥹🥹🥹🥹

感谢@吃天鸽门 师创作🥹🥹🥹🥹

是好吃的🥹🥹🥹🥹🥹🥹🥹🥹🥹🥹🥹🥹🥹🥹🥹🥹🥹

感谢@吃天鸽门 师创作🥹🥹🥹🥹

毅条咸鱼

记录与个人感想

2022年5月20日  凌晨2:13  天气:热死人

记录:

近期把《乐夏》看了一遍,(一和二)突发感想,诉说一下。(仅是个人感想)

关于19年的节目我为什么现在才看,当时我热衷于说唱,无心去欣赏别的音乐。在听了崔健的歌后慢慢转入摇滚。

论我心中的hot5,第一肯定是裤子,毕竟是听了十几年的了,我爹以前很喜欢他们的歌,当时家里囤了好多磁带,后来网络普及了,那些磁带就随着装修扔了。

对裤子的情怀分直接拉满。在旋律和节奏上我很吃彭磊这一套!还有一点是颜值!我爱梦姐!为梦姐痴!为梦姐狂!为梦姐哐哐撞大墙!

咳咳,正常正常。

其次是痛仰。不算情怀分...

2022年5月20日  凌晨2:13  天气:热死人

记录:

近期把《乐夏》看了一遍,(一和二)突发感想,诉说一下。(仅是个人感想)

关于19年的节目我为什么现在才看,当时我热衷于说唱,无心去欣赏别的音乐。在听了崔健的歌后慢慢转入摇滚。

论我心中的hot5,第一肯定是裤子,毕竟是听了十几年的了,我爹以前很喜欢他们的歌,当时家里囤了好多磁带,后来网络普及了,那些磁带就随着装修扔了。

对裤子的情怀分直接拉满。在旋律和节奏上我很吃彭磊这一套!还有一点是颜值!我爱梦姐!为梦姐痴!为梦姐狂!为梦姐哐哐撞大墙!

咳咳,正常正常。

其次是痛仰。不算情怀分的话,痛仰会是我心中第一。我太喜欢高虎的风格,语调,节奏了!两大金曲永远都会爱!太强了,我完全没想到他们会上综艺。为了他们我已经买好唱片机了(可恶的疫情)。

第三是大波浪。第一反应是好燥,很爽,很带感。看见老李是感觉好骚,好有个人魅力。一瞬间爱上了合成器(我的大脑:去他妈的传统四大件吧!老子钟爱合成器!)他们的歌真的是新浪潮!(弟弟不要再走了好不好,两个人契合度太高了,少一个感觉就没了「大哭」)

第四是重塑。德式的严谨。高级的音乐。真的是在挑选听众。技术太强了,无懈可击。没有办法用语言形容。(靠,华东慢慢变可爱了,好难受)

第五是九连。我很喜欢生祥乐队,在地方语言上会比较注意。九连算是一开口我就爱上的了,再往后一唱所以歌都下载完的那种。他们有劲,有年轻人该有的激情,眼里是有火花的。他们的歌更像是故事,很完整,譬如《夜游神》。阿龙的嗓音很独特,还是稚嫩。乐队可塑性很高,抛开节目赛制第一季完全可以进前五

——————————————end——————————————

最后仍是感谢您看到这里

——毅条咸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