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乔可拉特

77402浏览    647参与
ZYdHB

A小姐忘记了31

文章全称: 关于身为玩家的你因为重启二周目中遭遇BUG而忘记一周目经历这件事


接下来抓一个幸运观众


*

乔可拉特送走了布加拉提,回过身从门口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手指雀跃地敲击着膝盖,他迫不及待想要看塞可拍了些什么回来给他。


“那个漂亮小姐是,这个妹妹头也是,我也是~”乔可拉特从沙发前面矮己上拿起一盒巧克力撕开包装,指尖在被做成不同贝壳形状的巧克力上空点来点去,最后选了一块海盐奶油口味的巧克力。

白巧克力包裹着黑巧克力的外部做成贝壳螺纹图案,咬开以后内里半流动的夹心混合微苦的黑巧克力夹层,复杂有层次感的口味设计让这款巧克力深得乔可拉特的喜爱。

名字也是【巧克力】...

文章全称: 关于身为玩家的你因为重启二周目中遭遇BUG而忘记一周目经历这件事


接下来抓一个幸运观众


*

乔可拉特送走了布加拉提,回过身从门口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手指雀跃地敲击着膝盖,他迫不及待想要看塞可拍了些什么回来给他。


“那个漂亮小姐是,这个妹妹头也是,我也是~”乔可拉特从沙发前面矮己上拿起一盒巧克力撕开包装,指尖在被做成不同贝壳形状的巧克力上空点来点去,最后选了一块海盐奶油口味的巧克力。

白巧克力包裹着黑巧克力的外部做成贝壳螺纹图案,咬开以后内里半流动的夹心混合微苦的黑巧克力夹层,复杂有层次感的口味设计让这款巧克力深得乔可拉特的喜爱。

名字也是【巧克力】的绿发男人靠坐在沙发上,一边点数着巧克力以一分钟一枚的速度吃,一边回忆昨天晚上的乐子。


那些已经被击溃的小混混丧失了行动力,就算再怎么过分的对待,也只是像一地蛆虫一样虚弱无力地扭动。

啪嚓、咔嚓、啪嚓、咔嚓。

就像掰断手指饼干一样轻而易举。

看不到自己期待的剧烈抵抗和因无力抵抗而生的绝望,乔可拉特可是很不满意啊~


继续倒带,回忆起在街头无意间看到的那一幕。身材高挑外表出众、一看就是体面人的女士用惊人的速度把即将被车碾压过去的小孩拉回救起,站在靠窗位置挑选巧克力的乔可拉特兴奋地捏碎了拿在手里的试吃巧克力。

被捏碎又被体温融化的巧克力弄得乔可拉特手指上黏糊糊地,乔可拉特不在意地把手指放进嘴里吮吸,绿色的眼睛无法从那一道身影上移开。

像这样有着坚定意志且强大的人物被击溃被伤害才来的有趣啊!


吃到第二颗巧克力的时候,穿着【绿洲】的塞可从天花板“掉出来”,在空中轻盈地反身转体,像一只猫一样轻盈落地。

“塞可~让我看看你拍到了什么!”乔可拉特激动地站起来,一把夺过塞克手里的摄像机查看录像。塞可乖巧地等在原地,眼睛看向被乔可拉特随意扔在沙发上的巧克力盒子流露出渴望。


*

在背后从低处往高出拍很容易把人物拍得高大、产生一种视觉上的压迫感。

乔可拉特从小屏幕上回放这段录像,看见背对镜头面朝镜子的艾瑞尔摆出同时具有力量和美的站姿。因为拍摄角度关系,乔可拉特看见艾瑞尔脊背、腰臀、大腿、小腿因为肌肉收缩紧绷凸显出来的线条,丝绸质感的衬衣极好地拓印出艾瑞尔漂亮的肩胛骨,就像翱翔于天的飞鸟,就像盘踞山崖的青松。

如果是正常人看见这样的背影会折服于这样充满生机和力量的美丽,乔可拉特手指颤抖着操作按键反复播放这段录像,脑子里盘旋的却是被盗摄者失去力量、垂死濒危、被击垮了信念和希望的场面。

说来下||流,乔可拉特在这样的幻想中BOKI了。


“ジョジョ,人間ってのは能力に限界があるな、僕が短い人生で學んだことは「人間は策を弄すれば弄するほど、予期せぬ事態で策が崩れ去る」ってことだ。人間を超えるものにならねばな”

清冷的女声在说出这样一段话的时候却让乔可拉特感受到震撼人心的掷地有声,明明不知道这段话的具体含义,等播放五次以后乔可拉特却觉得自己记住了这段话的每一个音节、每一处转音。


“这是……日语啊。”乔可拉特握住摄像机自言自语,“是什么意思呢?我会弄懂的……这段时间的那不勒斯可不缺外国游客啊!”裤脚被扯动,乔可拉特低头看见塞可饱含期待地看着自己,嘴里“啊,啊”的提示自己。

“干得不错!塞可!”乔可拉特大步走向沙发拿起巧克力盒子,“我要奖励你!嗯……奖励几颗呢?”

塞可立刻激动起来,喉间嗬嗬发出意味不明的音节。

“三颗吗?”塞可激动点头。

“不、不……”塞可立刻揪心地哼唧。

“你这次做得很好!很出色!我要把所有的巧克力都奖励给你!”塞可点头点出残影。

“这次也要用嘴接住,不可以动手哦!”塞可继续激动点头。

“那么来咯!”乔可拉特一次抓出三颗巧克力朝空中抛去,塞可动作迅捷地从地面上一跃而起灵活变向把三颗都咬住然后满足咀嚼起来。

“哟西!”乔可拉特一遍又抓起四颗巧克力一边大声说,“我要弄清她的话的意思后把这段话的翻译做成字幕!还要把录像带备份好多份!等做完游戏我们就出去看看有没有幸运的日本游客被我们撞见吧!”


*

艾瑞尔突然感到一阵恶寒。

“是刚才要三个冰激凌球要多了吗?”艾瑞尔疑惑这突如其来的异常预警,“还是说附近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


现在艾瑞尔正坐在一家书店的咖啡角喝着咖啡看着书。

突如其来的恶寒就像摸电门后通过全身的电流一样炸起艾瑞尔的警惕,她放下手里的书四下环视一圈。


突然,怀里的手机响了。

艾瑞尔抽出手机,是“小奶酪”,按下接听键:“哟。”

“我们已经网住大鱼了,你现在赶紧来——这里。”

“了解。”


——,根据之前看周边地图了解到的信息,距离现在所处的咖啡书店只隔一个街区。

艾瑞尔一出书店就看见旁边停放的一辆摩托车。


就像自己是这辆摩托的主人那样,艾瑞尔十分自然地跨坐上摩托手握住把手,然后再心里默念“Red Hot Chili Peppers”,隐藏在艾瑞尔身体和机车内的替身能力发动,摩托正常启动起来然后在艾瑞尔的操作下啊猛地加速绝尘而去。


“喂!!”并把疑似摩托真正主人的惊诧叫喊远远甩在身后。


【用完后会好好的换回来的。】艾瑞尔在心里冷静地想。


ZYdHB

A小姐忘记了29

文章全称: 关于身为玩家的你因为重启二周目中遭遇BUG而忘记一周目经历这件事


布加拉提


*

霍尔马吉欧叉着腿坐在床上,这里是镜中的反转世界,目光一直跟着进来以后自顾自掀开被子上床的伊鲁索:“喂喂,你说这算不算我们和艾瑞尔睡一张床上?”

“想什么呢。”伊鲁索靠着枕头舒舒服服地调整了姿势,“这里是只有经过我允许才能进入的镜中世界,艾瑞尔感觉不到我们的存在,我们也无法触碰到艾瑞尔。”

“只是想想啦。”霍尔马吉欧撑起腿往后面退了退,一下子仰躺在床上然后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掀开被子从被子表面挪动到被子里面。“在双方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存在交叠重合这种事,想起来就有点微妙啊。”

“看...

文章全称: 关于身为玩家的你因为重启二周目中遭遇BUG而忘记一周目经历这件事


布加拉提


*

霍尔马吉欧叉着腿坐在床上,这里是镜中的反转世界,目光一直跟着进来以后自顾自掀开被子上床的伊鲁索:“喂喂,你说这算不算我们和艾瑞尔睡一张床上?”

“想什么呢。”伊鲁索靠着枕头舒舒服服地调整了姿势,“这里是只有经过我允许才能进入的镜中世界,艾瑞尔感觉不到我们的存在,我们也无法触碰到艾瑞尔。”

“只是想想啦。”霍尔马吉欧撑起腿往后面退了退,一下子仰躺在床上然后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掀开被子从被子表面挪动到被子里面。“在双方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存在交叠重合这种事,想起来就有点微妙啊。”

“看见你这样的姿势感到微妙的是我才对吧,这样好恶心啊,霍尔马吉欧。”伊鲁索嫌弃地看见霍尔马吉欧像一条柔软的虫子一样沿着杯子边缝从表面移动到里面,最后把脑袋放到枕头上磨蹭几下找准最舒服的蓬松度。

“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啊~”霍尔马吉欧吐槽伊鲁索毫不留情吐槽自己这件事。


“入队第一件事就赶上这样的对我们也有点危险的任务,都不知道该说幸运还是不幸。”伊鲁索手指夹着发尾拉到眼前确认发质状况,突然闲聊一样提起。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我们又没有挑任务的权利。”霍尔马吉欧把被子拉到下巴的位置,嘴蹭着背面模模糊糊地说,“既然只能去做,无非【成功】和【失败】两个可能吧。”

“像这样的任务,【成功】和【失败】的界定标准是什么?很朦胧啊。”伊鲁索想到这个就感觉到头痛,“追踪、回收并销毁情报。前两者很好说,销毁成功与否的评定标准是什么?”

“BOSS应该有评定标准吧。”霍尔马吉欧想了想说,“比如方便给物质标记的替身能力,就像数字证书一样,然后要是有确认被标记物质存在于否的能力,搭配起来不论流失到什么地方都能知道吧?不过既然要我们出手,就说明没有【追踪】这个能力,只能确定【是否还存在】这个能力吧。”

“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测啦。”霍尔马吉欧悠闲地侧过脸看伊鲁索,“可能没那么复杂呢,只是有人跟着我们罢了。”

“可是BOSS也知道我的能力。”和霍尔马吉欧讨论这样的问题令伊鲁索感觉到紧张,“只要进入到镜中世界,就没办法继续跟着我们了。这件事,BOSS不可能考虑不到吧。”

霍尔马吉欧和伊鲁索对视一秒,很无赖地说:“想简单一点,【情报泄露】这件事是真是假都无法确定吧?没准是BOSS借此钓鱼呢?科斯塔家族覆灭这件事也不过过去了一周,这样在热情组织脸上扇巴掌的事儿会让一些原本就心思浮动的家伙想趁乱搞事儿也说得通。”

“啊啊啊,最好是这样!”伊鲁索烦躁地用手插|进头发里往后梳了梳,“我可不想因为这样无聊的事被抹掉。”


把某个需要被掩盖的事件相关人物做掉以达到消除痕迹这样的任务暗杀组不陌生,牵扯进这样一件麻烦的事儿里,和情报沾边的事儿都很危险,也不知道牵不牵涉BOSS的情报。最糟糕的情况也就是BOSS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把执行收尾任务的组织成员像擦掉灰尘的餐巾纸丢掉一样。


在这个任务里最安全的是艾瑞尔也说不定,她不需要做刨根问底的情报工作,只用完成最后一步“销毁情报”。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考虑,最后接触情报的人就是艾瑞尔了,BOSS最好有确认情报是否销毁成功的手段,不然后续会有一堆麻烦事儿。

泥巴掉裤裆说也说不清就是眼下的状况了。


*

因为大半夜回来的霍尔马吉欧和伊鲁索接连不断的打扰,艾瑞尔睡到十点快十一点才起床。


艾瑞尔洗漱了一下穿着睡袍直接走到客厅,想找出来昨天带回的披萨盒子根据印在上面的电话号码点外卖。

要是换好衣服、弄好头发化完妆出去正好赶上午餐高峰期,不如点个外卖来得方便。


“?”艾瑞尔看见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白色开胸西装眼熟的不得了的妹妹头。

在艾瑞尔走进客厅的第一时间那青年就察觉到了,于是站起来转向艾瑞尔:“很抱歉不请自来,打扰了。不过你终于醒了,这真是太好了。”

这是何等的自来熟啊。

艾瑞尔看了看完好无损的门又看了看一脸从容的青年,不过不用她思考究竟是先问“你怎么进来的”还是“你有什么事”了,布加拉提抢先提问。

“请问你对这个人有印象吗?”布加拉提从胸口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昨天集结着想堵住艾瑞尔报复回来的混混团体里的一员。虽然这种无特色NPC一样的存在没有让艾瑞尔特别记下的价值,由于事情发生时间很近倒也不至于转眼忘记。

“记得。”布加拉提一直在谨慎观察艾瑞尔的反应,艾瑞尔很坦然就承认了,“昨天他和他的伙伴们还想堵我来着的,因为之前阻止了他们团体的行窃。”

“这样啊……”艾瑞尔没有说谎的迹象,布加拉提继续提问,“之后的事情你能跟我说说吗?”

“我把他们揍趴下丢在巷子里,才走出巷口就看见一个身上有大量血迹的少年求助,于是我送他去就近诊所了。”

“那个少年比我矮一点,深紫色的头发和眼睛,手上还拿着个打火机,医生检查的时候怎么也不愿意放开。”艾瑞尔做出回忆的表情慢慢补充,发现布加拉提随着自己的详细描述眼神微妙地复杂起来。

“之后呢,艾瑞尔小姐做了什么?”

【这是问我又没有助人为乐完再回去补刀的意思?】

“去——餐厅打包了两张皮萨,就回酒店了,前台应该看见过我。”艾瑞尔说,“不放心的话你可以去问——餐厅的店员和大厅前台确认。”

“我知道了。”布加拉提把照片收进胸口,“你有没有看见其他什么可能有关系的人呢?”

“嗯……我和那少年准备离开的时候有一个热心医生过来想提供帮助,不过由于当时少年脖子上没有伤口、那医生也不是附近诊所的医生,我们就拒绝了他去就近诊所了。走的时候医生发现暗巷里的伤患,似乎准备去提供帮助来着的。”

“那个医生长什么样?”

“绿色的头发,眼睛也是绿色的。身上的衣服很有特点,白色的长款上衣和白色的裤子,胸膛上有镂空的十字架设计,腹部没有衣料遮挡。”顿了顿,艾瑞尔指了指胯部右侧,“这个地方的裤腰滑下角度挺大的,内裤带子也能看得见……黑色的。嗯。”

似乎是觉得艾瑞尔提供的情报太详细了,短暂的无语后布加拉提认真向艾瑞尔道谢。

“话说……为什么只问这个人呢?”在布加拉提准备告辞的时候,艾瑞尔突然问。

“因为他的妈妈一直在等他。”布加拉提温和回答。


应该是失踪混混的妈妈找上布加拉提寻求帮助了吧。


“你真是个温柔的人。”艾瑞尔没有其他问题了,看着布加拉提用正常的方式开门离开。


在身为黑||帮成员的布加拉提看来既然选择做混混就要有失手遭受报复回来的觉悟,这就是为什么布加拉提没有问其他混混的原因。


ZYdHB

A小姐忘记了26

文章全称: 关于身为玩家的你因为重启二周目中遭遇BUG而忘记一周目经历这件事


玩战术的心都脏


*

艾瑞尔、不知名但艾瑞尔已经认出来是【纳兰迦】的少年、还没自报姓名但同样也已经被艾瑞尔认出来的路过热心医生【乔可拉特】三个人站在人行道上形成一个小小的三角形,周围的旅客绕过他们继续往前走,旁边小巷里堆成叠叠乐的被打的失去行动力的小混混于黑暗中低声呻||吟。


艾瑞尔看着手紧紧捂着脖子的少年,总觉得后者脑门上已经亮起“危”字。

“是你需要帮助吧?少年!”绿发的男士脸转向纳兰迦,绿色的眼睛就像饿了一天发现挂在墙上的咸鱼干的黑猫一样,视线紧紧锁在手上、前襟全是血液的少年身上。...

文章全称: 关于身为玩家的你因为重启二周目中遭遇BUG而忘记一周目经历这件事


玩战术的心都脏


*

艾瑞尔、不知名但艾瑞尔已经认出来是【纳兰迦】的少年、还没自报姓名但同样也已经被艾瑞尔认出来的路过热心医生【乔可拉特】三个人站在人行道上形成一个小小的三角形,周围的旅客绕过他们继续往前走,旁边小巷里堆成叠叠乐的被打的失去行动力的小混混于黑暗中低声呻||吟。


艾瑞尔看着手紧紧捂着脖子的少年,总觉得后者脑门上已经亮起“危”字。

“是你需要帮助吧?少年!”绿发的男士脸转向纳兰迦,绿色的眼睛就像饿了一天发现挂在墙上的咸鱼干的黑猫一样,视线紧紧锁在手上、前襟全是血液的少年身上。

“这不是一看就知道的吗!”纳兰迦从没见过这么看不清形式的人,被【箭】贯穿的痛苦让他变得暴躁起来。

“等一下……”艾瑞尔出声阻止,“少年,你把手拿开一下。”指了指已经没有新鲜血液流出的手指,继续说:“伤在脖子的位置,为什么现在流血停止了?”

乔可拉特看了一眼艾瑞尔,这个之前救下背着沉重背囊的小男孩的蓝色头发女人,这个女人出乎他意料的冷静,一下子就发现了问题。

“欸……?”纳兰迦手还抓在脖子上,“可是我一把手放开,血就会流出来啊!”

“不是哦。”乔可拉特看见艾瑞尔的视线垂在少年另一只紧紧握住的手上,另一只手虽然也沾满血污,但被捏住的似乎是只看起来很高档的打火机。“伤口在脖子上,除非血流干净了不然是不可能突然自己止住血的。”附和着艾瑞尔的话,乔可拉特兴致勃勃地说:“把手拿下来让我看看,究竟是为什么呢?”

“就算你们这么说……”迟疑着,纳兰迦还是慢慢地松开手指把手往下放到了胸口的位置,同样沾染着血污且已经有点干掉的迹象的脖子暴||露在艾瑞尔和乔可拉特眼前。


完好无损。


艾瑞尔说:“这不是什么都没有吗?少年,你自己摸摸看。”已经是在睁眼说白话了。

“欸!!!!”纳兰迦繁复揉搓着脖子上的皮肤,感觉很迷惑,“可是……”

“看来是产生幻觉了吧?”乔可拉特一手搭上纳兰迦的肩膀,“不过身上的这些血可不是闹着玩的啊?要不要让我做个细致的检查呢?”

“你是附近的医生吗?”艾瑞尔突然问。

“不是呢。”乔可拉特一脸正义凛然地说,“可是看着需要帮助的人,总是忍不住伸出援手。”

“这样的话,还是就近找个诊所就好。”艾瑞尔对还处在懵逼中的纳兰迦说,“之前你说过的吧,附近有诊所。”

“欸?是、是的。”纳兰迦还在摸自己的脖子,似乎在想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谢谢你啦,医生。”艾瑞尔对乔可拉特道谢,“不过看起来这边已经没事了。”

身材高大的乔可拉特居高临下地看了看纳兰迦,眼睛里闪过一丝晦暗的光,又转头看向巷子的方向:“那里似乎有什么声音……似乎那里也有需要帮助的人啊。那么再见啦。”笑容看起来十分热心热情的乔可拉特对艾瑞尔道别。

“你真是个热心的医生。”艾瑞尔跟着纳兰迦就要去找附近的诊所,“那么再见啦。”


诊所的医生被纳兰迦一身血污吓了一跳,赶紧给纳兰迦检查身体。艾瑞尔站在一边,看见医生问纳兰迦一直紧紧握住的那只手里的打火机很要紧吗?金属制品可能会影响仪器运转,建议纳兰迦先放到一边。

“可是……”纳兰迦看了看被血糊住外壳图案的打火机,为难了一瞬就说,“那就不要做那个检查吧,普通的看看就好了。”

“欸——”医生被这样史无前例的奇异要求惊到。


纳兰迦兜里没什么钱,艾瑞尔帮忙付了诊费。

“没什么问题真是太好了呢~”艾瑞尔手揣在兜里,和纳兰迦走在街道上,“那么就这样?再见啦。”

“等等。”纳兰迦喊住艾瑞尔,快要分别才后知后觉互相都不知道姓名,“你的名字是?”

“艾瑞尔。”离得近了,艾瑞尔发现纳兰迦的眼睛并不是黑色,而是和头发颜色相近的紫色,在灯光下那沉郁近乎黑色的紫通透得漂亮。

“我叫纳兰迦。”早就被艾瑞尔认出来的少年抓了抓过长且因为天然卷有点乱糟糟的头发,“那个……虽然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见,但是要道谢的话,果然还是要知道名字啊。”顿了顿,纳兰迦郑重地说:“谢谢你,艾瑞尔。”

“没什么啦。”艾瑞尔揣着兜,轻描淡写的说,“你没什么事,才真是太好了。”

“不过那个时候、那个时候街上只有你回应我的求救了吧!”纳兰迦很认真地说。

艾瑞尔楞了一下,感觉乱入的乔可拉特似乎被无视了,“不客气?”

“那么,再见啦。”纳兰迦对艾瑞尔道别,然后攥着打火机跑走了。


艾瑞尔看着纳兰迦的背影越来越远、小小一团融进黑暗里,突然想起之前的装扮十分“替身使者”的热心路人乔可拉特,为巷子里的小混混默哀一秒。

【不过……为什么乔可拉特会出现在那不勒斯?】艾瑞尔想到从来形影不离的【可燃垃圾二人组】,【塞可又在什么地方呢?】


【和能够在地下自由行动的塞可不同,乔可拉特的能力在这件事上可没什么用处啊。BOSS他又不是被逼得山穷水尽只能发动敌我不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啊……】艾瑞尔突然想起来,【塞可似乎只听乔可拉特一个人的命令啊。所以说,乔可拉特和我一样也是出来主要旅游顺便做任务的?】


【塞可在这件事里又处在什么位置上?监视我吗?监视霍尔马齐欧他们吗?还是什么呢?】


【乔可拉特可也是长着反骨的潜在二五仔啊!如果真的是同样因为情报组那边出的纰漏来到这边执行任务,究竟是会协助完成追回流出情报并销毁任务还是会做些什么其他的动作呢?】


【这么一想,我都有点可怜迪亚波罗啦!】


艾瑞尔慢悠悠地走着,影子在脚下缩短又拉长,从一个路灯走到另一个路灯下。


【还是说,屑老板想一石二鸟或者不知道几鸟地借用这不知真假的情报泄露事件考验人心?】


【不过并不需要担心呢。】才加入热情、进入暗杀组的艾瑞尔手里没有自己的情报线路也没有可利用的途经,在这场追回并销毁流出情报的任务里扮演的是最后那个销毁情报的角色。


想想也知道吧?组织里不是没有可以通过残存痕迹复原出原件的替身使者,像艾瑞尔这样能把东西炸得干干净净连渣也不留的替身能力用来做这样的事就很适合吧?

而且……


艾瑞尔目光沉了沉。


【我忠于的是暗杀组的荣耀还是热情的老板这件事,迪亚波罗他本人也很感兴趣吧。】


ZYdHB

A小姐忘记了25

文章全称: 关于身为玩家的你因为重启二周目中遭遇BUG而忘记一周目经历这件事


卡米尼亚圣母节


*

上午九点的阳光照在意大利一条普通街道上也好看得不得了,临街窗台上的鲜花于微风中抖擞精神,街上着装风格各异的行人从艾瑞尔所在餐厅窗口前来来往往。


餐厅里充盈着咖啡和烘焙的香气,艾瑞尔坐在靠窗户的一张桌子边,两个巧克力牛角包已经被吃掉了,盛在瓷白马克杯里的咖啡杯店员续了一杯又一杯。和现在不知道在哪儿忙活着打探情报的队友不同,艾瑞尔十分清闲,也许现在她的工作就是观光这座世界有名的旅游城市。

在店员又一次拿着咖啡壶走近这张桌子想要为自己续杯咖啡的时候,艾瑞尔抬手阻止了之前招...

文章全称: 关于身为玩家的你因为重启二周目中遭遇BUG而忘记一周目经历这件事


卡米尼亚圣母节


*

上午九点的阳光照在意大利一条普通街道上也好看得不得了,临街窗台上的鲜花于微风中抖擞精神,街上着装风格各异的行人从艾瑞尔所在餐厅窗口前来来往往。


餐厅里充盈着咖啡和烘焙的香气,艾瑞尔坐在靠窗户的一张桌子边,两个巧克力牛角包已经被吃掉了,盛在瓷白马克杯里的咖啡杯店员续了一杯又一杯。和现在不知道在哪儿忙活着打探情报的队友不同,艾瑞尔十分清闲,也许现在她的工作就是观光这座世界有名的旅游城市。

在店员又一次拿着咖啡壶走近这张桌子想要为自己续杯咖啡的时候,艾瑞尔抬手阻止了之前招呼自己进来的热情小哥:“已经可以了,不用再续了。咖啡很好喝。”

“啊,是的!这是我们这里才有的咖啡豆!像一些外地游客来玩,喝了我们的咖啡,都要打包一些咖啡豆回去呢!”小哥兴致勃勃地给艾瑞尔说起这件事。

“最近的游客多了起来呢。”艾瑞尔试探着抛出这个话题,实际上她根本不知道游客多了还是少了,不过这种事只要补救一句“是我记错了”就好了。

“是啊!毕竟卡米尼亚圣母节要到了!”店员小哥肯定了艾瑞尔编造出来的观察结论,“到了那一天,会有很好看的烟花哦!”

“这样啊。”艾瑞尔笑着点了点头,余光看见窗外路过几个背着堆到夸张背囊的人,有老有少,看起来是一家几口。

“啊,是从底下来的特色纪念品商人啊!”店员小哥看到这一幕很习以为常地给艾瑞尔加解说,“小姐你要是在这几天去附近的广场看看,一定能看到像这样的人的身影!毕竟是卡米尼亚圣母节啊,光是那一天晚上向国外游客兜售这些手工制作的纪念品就够他们享受几个月的富裕生活啦!”

不知道店员小哥的“富裕”是用什么来做标准的,艾瑞尔还是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了。


一个看起来十三四岁的褐色卷发小孩也背着相较身体而言庞大到累赘的背囊跟在长辈身后,像每个人都背着这样庞大的包袱最好隔开一定的距离避免误伤,但也许是因为小男孩沉迷四处看风景而忽略了保持距离这件事。

艾瑞尔注意到了。


艾瑞尔从钱夹里拿出几张钱递给店员小哥,支付饭钱和消费绰绰有余,还把那店员情不自禁一直续杯的咖啡钱也包含了。

才走到门口,艾瑞尔手还放在门把手那儿,就看见那个褐色卷发的小男孩已经被前面那个大包挂到重心不稳地倒向马路——再有两秒,不远处的那辆出租车就会开到这个位置。

三步并作两步,艾瑞尔本走过去扯住小男孩肩膀上的背带把已经失去平衡的小男孩拉了回来,飒飒在空中飞舞的风衣角像从海面上低掠疾驰飞过的海燕。


小男孩倒向马路差点被车撞和在紧要关头被艾瑞尔拉回来这两件事发生的太快,周围的游客和小男孩的长辈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结束了。

艾瑞尔松开了小男孩的背带,让男孩自己站好:“下次小心点吧。”艾瑞尔把手收回垂放在身体两侧,这么说。

“啊呀!太感谢你了!热心的小姐!”似乎是男孩母亲的女性扑过来抱着男孩一边安抚后者一边对艾瑞尔感激涕零。

“举手之劳。”艾瑞尔这么说道,转身就要离开,正好看见站在自己身后一步之远的穿着白色开胸西装的青年,看起来也是打算伸出援助之手的热心过路青年。

这个青年有着一双闪动着坚毅信念的漂亮蓝眼睛,黑色的BOBO头让这个身材高大的青年看起来有点可爱,头顶似乎固定有某种编法的发辫,两枚酷似喵喵头顶金币造型的发卡一左一右地夹在两边。

在艾瑞尔看见这个青年的时候,这个青年也正在看艾瑞尔。

“感谢您的帮助。”青年向艾瑞尔道谢,“您有着美丽的心灵。”

“不用客气,而且,你不也是处于同样的目的来到这里的吗?”艾瑞尔笑了笑,很洒脱并不把刚才的举手之劳当做什么大事的样子,“只是我更快一点。”

青年温和地笑了笑:“你不是本地人,对吗?祝您在那不勒斯有一个愉快体验。我叫布加拉提,布鲁诺·布加拉提。”

“承您吉言。”艾瑞尔也很高兴地回应道,“我叫艾瑞尔。”

虽然不明白问什么只有名字没有姓氏,布加拉提很体贴地没有追问,而是在几句简短且礼貌的交谈后和艾瑞尔告别了。


*

就如同你永远不知道卫宫士郎的跳高究竟被多少人看见,艾瑞尔在之后的大半天里遇见了因为“看见艾瑞尔出手救下小男孩”而初见就对自己态度很友善的几个人。


*

艾瑞尔和一头粉发编着类似鱼骨辫的少年在某个广场相遇。

周围的建筑充斥着浓郁的天主教元素,教堂高高的塔楼似乎能通天际,天边白云好似大多大多的棉花糖,令这个普通午后都甜滋滋的。


“欸!小姐你不是之前救下那个小男孩的人吗!”似乎因为这件事给了少年信心,粉发的少年捏着手里的地图凑近搭讪,“你也是来观光吗?”

“是啊。”艾瑞尔看见这个粉发少年琥铂色的眼睛和脸颊上的小雀斑,是一个看起来很甜的少年,即使他是【迪亚波罗】的半身。

“您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似乎觉得这样直接问出来有些唐突,粉发的少年脸颊泛起发色一般的潮红,“啊,我是说,要是可以的话,要一起观光吗?”

“没有计划哟。”艾瑞尔看见眼前少年肉眼可见地变得欢欣,真是有够可爱,“可以啊,一起观光。你叫什么名字?”

“Mario。”

“男孩……?这个名字真可爱啊。”艾瑞尔看见多比欧因为自己的随口夸(调)奖(戏)脸变得更红了。

Mario,凯尔特文里面男孩的意思。

毫无疑问的,一个随口编造出来的假名。

……虽然不知道多比欧(老板的半身)接近自己的目的是什么,想要观察什么吗?

“艾瑞尔。”表面上艾瑞尔还是放松且愉快地自我介绍了一下,内容只有名字而已。


*

虽然还不到卡米尼亚圣母节当天,节日的氛围已经感染了那不勒斯城市的街头,广场和街道洋溢着节日的快乐氛围。

街上游手好闲的混混也从被节日氛围迷惑住放松了警惕的游客身上大赚了一笔——表面上缠着游客兜售不值一文的纪念品,实际上只是分散被选中肥羊的注意力方便同伙偷窃行李或者包内财物。

在烟花于天幕绽放出转瞬即逝的花朵时,艾瑞尔头也不回地伸手抓住了一只伸手摸向多比欧挎包的手,然后反向一折让被抓住的小混混痛呼出声:“干什么啊!你这臭婆娘!”

艾瑞尔一脚踹上小混混的腹部朝人少的那个方向踢飞出去:“你说什么?抱歉啊,我没听清。要再来一次吗?”

“……可恶,你给我记住!”小混混从地上爬起来灰溜溜地又钻进人群里。

艾瑞尔转头看向多比欧,看见后者一脸崇拜:“真是太厉害了!艾瑞尔。”

“唔……以防万一我问一下,mario你会打架吗?”艾瑞尔问。

“……哈?会一点?”多比欧被艾瑞尔不按套路来的提问惊了一下,还是按照艾瑞尔的提问回答了。

“嗯,那就好。”艾瑞尔摸了摸手腕,“像这种一般有团伙的,等会儿散场我们分开走吧。要是还是找到你头上,能打就打,打不过就跑吧。”

“……好。”多比欧表情复杂起来。


天上的烟花接连不断炸开,五光十色把深蓝的天空映照得斑斓,邻近教堂建筑的原本就色彩华丽的玻璃上流动着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光与影。

艾瑞尔和多比欧站在人群里对视几秒后不约而同地又仰头欣赏起焰火。


【没有“说好的”送佛送到西的英雄护美行为还真是对不起了啊。】


*

艾瑞尔从一条随处可见的狭窄阴暗巷道走出来,身后遗落的是被堆挤出人肉金字塔形状的哼哼唧唧的小混混。


就在艾瑞尔即将从黑暗中踏出再度走在被灯火通明的大道上时,一个手捏着什么东西跌跌撞撞的身影撞入艾瑞尔视线。

艾瑞尔脚跟一定,踩在光合影的交界,看清那是个紫发的少年,在这样的时间段里那头紫发更沉郁近乎于黑,穿着就像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的普通意大利男孩。不普通之处在于他紧捂住脖子的手间涌落滴下的血液,极大的出血量让少年的深颜色的上衣上渗出不规则的图案。


——他似乎在逃避什么,同时也在求救。


站在巷口的艾瑞尔因为在灯光月光下银蓝头发反射的银辉被这行迹莫名且狼狈的少年看到,两人对视上,艾瑞尔看见少年的眼睛又大又圆,也许因为这样的眼睛也许因为少年本身就不擅长掩饰情绪,里面的情绪一览无遗。

艾瑞尔察觉到少年像是看见什么正好垂落在眼前的蛛丝那样眼睛一亮,接着艾瑞尔听见了少年声音颤抖的求救:“你是白天那个人!请帮帮我!”

【呀嘞呀嘞,好像被当成一个的好人了。】艾瑞尔这样想着从巷口走出,“这样的出血量要去看医生吧?我才来这里对附近不熟,你知道最近的诊所在哪儿吗?”

紫发黑眼的少年激动点头,手仍死死握在脖子的地方。

【好像没有出血了?】艾瑞尔注意到少年指间已经没有血流出了,心下有了猜测。


“我好像听见你们需要医生!”

烟花表演已经结束,街头上三两结伴离开的人还挺更多的,一时间熙熙攘攘。但即使这样,在明显不对劲的少年一路跌跌撞撞直到遇见艾瑞尔也没有人伸出援手。

这个时候从人||潮里突然钻出一个打扮新潮、裤子斜斜地挂在腰上的绿发男士,白色长款上衣胸口有着十字架图案的镂空设计,腰腹位置干脆空出没有布料遮挡——艾瑞尔从男人奔跑的动作间看见掉到胯部的那边裤腰上露出的疑似内裤带子的一段黑色布料。

“我就是医生!请问有谁需要帮助吗!”绿发的男士看起来热心极了,还没接近就冲艾瑞尔和少年高声喊道。


NUTTY FRUITCAKE

一个情况。👴🏻期末力。等寒假再整活。

一个情况。👴🏻期末力。等寒假再整活。

ZYdHB
很在意乔可拉特的裤子……

很在意乔可拉特的裤子……

很在意乔可拉特的裤子……

鲱鱼味的豆腐花
看来看去觉得没滤镜好看重发一次...

看来看去觉得没滤镜好看重发一次
乔可拉特。没屁放了耶

看来看去觉得没滤镜好看重发一次
乔可拉特。没屁放了耶

NUTTY FRUITCAKE
【🐶的驳诘——卓古拉达】 本...

【🐶的驳诘——卓古拉达】
 
      本篇作于2019年11月12日,最初发表于同年11月12日《菌丝》周刊第一百三十五期。

      我梦见自己在隘巷中行走,衣履破碎,像乞食者。
      一条狗在背后叫起来了。
      我热切地回顾,娇嗔说:
      “呔!张口!你这贪食的狗!"
   ...

【🐶的驳诘——卓古拉达】
 
      本篇作于2019年11月12日,最初发表于同年11月12日《菌丝》周刊第一百三十五期。

      我梦见自己在隘巷中行走,衣履破碎,像乞食者。
      一条狗在背后叫起来了。
      我热切地回顾,娇嗔说:
      “呔!张口!你这贪食的狗!"
      “嘻嘻!”他笑了,还接着说,“不敢,愧不如人呢。”
      “什么!?”我气愤了,觉得这是一个极端的侮辱。
      “我惭愧:我终于还不知道分别糖和泥;还不知道分别国语老师和波士;还不知道分别哟西和呀大巴;还不知道分别主和奴;还不知道……”
      狗逃走了。
      “且慢!我们再谈谈……”我在后面大声挽留。 
      狗一径逃走,尽力地走,直到逃出梦境,躺在我的床上。

暗仇夜狼

【医生老板】疯子

我改不出来了,暂且就这样吧。

是一篇拖拉机yellow文,以及塞可的乱入。


ps.内容也许过激,介意者不要看。


以下走链接。


https://m.weibo.cn/2146126812/4439173542599292

我改不出来了,暂且就这样吧。

是一篇拖拉机yellow文,以及塞可的乱入。


ps.内容也许过激,介意者不要看。






以下走链接。


https://m.weibo.cn/2146126812/4439173542599292

鲱鱼味的豆腐花

亲卫队三个人的手稿,电子稿正在搞
要被上色搞死了
唉先来一发
卡尔涅和威尼斯组下一次发

亲卫队三个人的手稿,电子稿正在搞
要被上色搞死了
唉先来一发
卡尔涅和威尼斯组下一次发

初牙

一名普通医生与一名普通上班族的邂逅_(:з」∠)_

2p局部,调暗了点

一名普通医生与一名普通上班族的邂逅_(:з」∠)_

2p局部,调暗了点

行かないで

产粮地:Twitter     作者:☀️Zel🌙 (@toffee_arts)
链接    已授权✔️

产粮地:Twitter     作者:☀️Zel🌙 (@toffee_arts)
链接    已授权✔️

——夏氧——
为了恰饭随手拼的混更一下Lof...

为了恰饭随手拼的
混更一下
Lof也蛮发一下好了
铅笔大头一个20 约稿画面就不会那么脏啦平常摸鱼我比较奔放

为了恰饭随手拼的
混更一下
Lof也蛮发一下好了
铅笔大头一个20 约稿画面就不会那么脏啦平常摸鱼我比较奔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