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乔尼

17.6万浏览    2303参与
雪球跑二号机

【GJ】驰骋

杰洛乔尼野外马震doi,在马背上驰骋边在对方身上驰骋的千字纯车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462579

跟鸡群里小伙伴一起口嗨结果,希望喜欢

杰洛乔尼野外马震doi,在马背上驰骋边在对方身上驰骋的千字纯车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462579

跟鸡群里小伙伴一起口嗨结果,希望喜欢

Satooo
三分热度的我又是画完脸就不想继...

三分热度的我又是画完脸就不想继续了(

三分热度的我又是画完脸就不想继续了(

苏沕
小熊乔尼(雾)

小熊乔尼(雾)

小熊乔尼(雾)

落日

看之前的画把自己整自闭了,画不出一张能看的图【…

看之前的画把自己整自闭了,画不出一张能看的图【…

三十一

来点七部情侣小笑话/段子

(涨粉福利?)

!铁瘫!相关居多!

一丶西乔承花


——

  杰洛:你们知道的,我从来不会告诉别人自己真正的名字。

  乔尼:(不小心经过)

  杰洛:嗨,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尤里乌斯•西撒•齐贝林,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叫我杰洛。

  

  

——

  乔尼:杰洛这人脾气真不怎么样也没耐心真讨厌

  乔尼:(尝试黄金回转成功)

  乔尼:哦哦哦哦哦贾一乐快来看啊啊啊噢噢噢噢噢快看我我成功了啊啊噢噢噢噢噢!!!!

  

——

  西撒:虽然jojo平时很二,但是关键时刻还是很靠谱

  花京院:真的吗?

  杰洛:你确定是二而不是可爱?

  西撒:大概也算吧...

(涨粉福利?)

!铁瘫!相关居多!

一丶西乔承花


——

  杰洛:你们知道的,我从来不会告诉别人自己真正的名字。

  乔尼:(不小心经过)

  杰洛:嗨,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尤里乌斯•西撒•齐贝林,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叫我杰洛。

  

  

——

  乔尼:杰洛这人脾气真不怎么样也没耐心真讨厌

  乔尼:(尝试黄金回转成功)

  乔尼:哦哦哦哦哦贾一乐快来看啊啊啊噢噢噢噢噢快看我我成功了啊啊噢噢噢噢噢!!!!

  

——

  西撒:虽然jojo平时很二,但是关键时刻还是很靠谱

  花京院:真的吗?

  杰洛:你确定是二而不是可爱?

  西撒:大概也算吧

  花京院:真的吗?

  

——

  杰洛:乔尼,为什么每次我讲笑话时你都会记下来?

  乔尼:——因为我很很有趣,而且我会写一些听后感

  笔记本:超赞的他是杰洛他是杰洛他是杰洛他是杰洛他是杰洛

  

——

  史比特瓦根:第一代jojo真诚正义,我也是为了他那无可匹敌的绅士风度才一直追随者他的

  杰洛:(问乔尼)是这样的吗?

  乔尼:(迷茫)不可能我不认识他

  

——

  法尼:(大义)我为了国家可以除掉一切觊觎遗体的人

  迪亚哥:(坦然)我为了财富从来都是不择手段

  杰洛:(欢快)我为了小熊妹妹可以不要剪刀

  乔尼:——噢噢哦哦哦噢真是太厉害了!!

  

——

  杰洛:乔尼你什么时候可以像我一样开朗地笑呢?

  乔尼:大概所有事情结束之后吧

陨星

【迪亚乔尼】绝对可怜魔法少女

纯黄文,乔尼打算趁迪亚哥睡着榨汁(未遂)反被日的故事,龙龙的污言秽语有

hp露西百合一句话暗示

点这里

上一篇

竟然写成了系列

要不要重新搞个合集呢

勇敢地求评论,我想知道够不够黄

纯黄文,乔尼打算趁迪亚哥睡着榨汁(未遂)反被日的故事,龙龙的污言秽语有

hp露西百合一句话暗示

点这里

上一篇

竟然写成了系列

要不要重新搞个合集呢

勇敢地求评论,我想知道够不够黄

Assassin Shaw

杰洛棉花娃娃征集~喜欢可以群里蹲
后续还有乔尼和龙龙

杰洛棉花娃娃征集~喜欢可以群里蹲
后续还有乔尼和龙龙

早苗真田
我想起了lof密码所以传下 我...

我想起了lof密码所以传下

我画的是真的丑

但铁瘫是真的!!!

我想起了lof密码所以传下

我画的是真的丑

但铁瘫是真的!!!

我永远喜欢乔家大院

【授权转载】奔跑吧乔尼!

转自ins 原po hajnarus

杰洛和乔尼的沙雕小剧场!

老谢真的把我笑到头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授权转载】奔跑吧乔尼!

转自ins 原po hajnarus

杰洛和乔尼的沙雕小剧场!

老谢真的把我笑到头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您确实有点叛逆
新年快乐啦!要一直开开心心的笑...

新年快乐啦!要一直开开心心的笑,别再哭了!


动作参考的AV55218028,真的太喜欢这一帧了!

新年快乐啦!要一直开开心心的笑,别再哭了!


动作参考的AV55218028,真的太喜欢这一帧了!

我永远喜欢乔家大院

【授权转载】乔斯达天空树

转自ins 原po hajnarus

是以大乔为根基(各种意义上)开枝散叶的乔家天空树!

太太发的是四张散图,我自己给拼了一下!有些对不齐的地方,但我实在尽力了

我永远喜欢乔家大院!!!(大声诵读自己的昵称)

真的睡啦晚安晚安

【授权转载】乔斯达天空树

转自ins 原po hajnarus

是以大乔为根基(各种意义上)开枝散叶的乔家天空树!

太太发的是四张散图,我自己给拼了一下!有些对不齐的地方,但我实在尽力了

我永远喜欢乔家大院!!!(大声诵读自己的昵称)

真的睡啦晚安晚安

一苹
【虽然我画得不怎么样,但我还蛮...

【虽然我画得不怎么样,但我还蛮有自信的.jpg】

我不管了我想看这个画面的欲望太强烈了😭😭😭

【虽然我画得不怎么样,但我还蛮有自信的.jpg】

我不管了我想看这个画面的欲望太强烈了😭😭😭

西折
想画画看甜糖山那集的哭包!!于...

想画画看甜糖山那集的哭包!!于是又重温了一遍。

第一次尝试低饱和,下次看看能不能更低。不擅长画表情,ooc警告⚠️!

想画画看甜糖山那集的哭包!!于是又重温了一遍。

第一次尝试低饱和,下次看看能不能更低。不擅长画表情,ooc警告⚠️!

三十一

【铁瘫/GJ】走火(3)

车修好了| ू•ૅω•́)ᵎᵎᵎ

——

My oh my, oh my!


——

  大概是长期独自生活,杰洛准备起晚餐来有模有样的。乔尼有着佩服,他只会赫特家的各种三明治。

  轮椅不方便进厨房,乔尼被安排在客厅同小熊朋友们做伴,顺便织完小熊弟弟的围巾。红白相间的颜色同深蓝色的纽扣倒很配。

  尽管只有两个人,乔尼却觉得这氛围安静而舒适。这样的圣诞节好像只发生在他五岁之前,尼古拉斯哥哥教他如何为亲爱的小老鼠织一条超迷你版的围巾。

  乔尼顿了顿手上的动作,看着沙发上坐着的小熊妹妹,用力眨了眨眼睛。

  

  西撒下午送来了...

车修好了| ू•ૅω•́)ᵎᵎᵎ

——

My oh my, oh my!


——

  大概是长期独自生活,杰洛准备起晚餐来有模有样的。乔尼有着佩服,他只会赫特家的各种三明治。

  轮椅不方便进厨房,乔尼被安排在客厅同小熊朋友们做伴,顺便织完小熊弟弟的围巾。红白相间的颜色同深蓝色的纽扣倒很配。

  尽管只有两个人,乔尼却觉得这氛围安静而舒适。这样的圣诞节好像只发生在他五岁之前,尼古拉斯哥哥教他如何为亲爱的小老鼠织一条超迷你版的围巾。

  乔尼顿了顿手上的动作,看着沙发上坐着的小熊妹妹,用力眨了眨眼睛。

  

  西撒下午送来了一只商店买来的烤鸡和一瓶柠檬利口酒。门铃响时杰洛正在厨房捯饬他的潘妮朵尼小蛋糕,乔尼开门后正同他打了个照面。

  纸袋还弥漫着烤鸡的香气。西撒见到乔尼,话头强行止住后换了句话道:“杰洛在吗?”

  一个蠢到乔尼发愣的问题。但他随即又因为“杰洛的哥哥会认为杰洛会放乔尼一个人在家”而感到快乐起来,即使这类显得傻里傻气的思想让他忍不住为此感到尴尬。

  听见敲门声的杰洛及时赶来,他脱着还带有烤箱热气的烘焙手套,冲西撒说道:“圣诞快乐,西撒!”

  “圣诞快乐,尤里乌斯。”

  乔尼抬头看了杰洛一眼,接着推动轮椅移开,重新回到小沙发旁。

  “这是乔尼,”杰洛同西撒介绍,“我的朋友!”

  “我当然知道。”西撒拍拍杰洛的肩膀,将东西递给他,“我就不——多留了?”

  杰洛咧嘴笑道:“稍微坐会儿吧,带几块潘妮朵尼带回家给老爸。”

  “行吧,”西撒小心地避开客厅内挤下的圣诞树,“说实话,父亲其实很愿意见到你回家的。”

  杰洛没答话,忙活在小厨房的桌台前。场面一度有些尴尬的安静,乔尼不太确定是不是自己在这里的原因——或许平时杰洛会同西撒再聊上几句。这类家常事,确实不太适合外人在场时念叨。

  所幸西撒开始问乔尼最近的身体状况。乔尼应付着关于日常康复训练的询问与叮嘱,即使他结束工作后,基本上都没力气再做了。

  “……当然,如果有人辅助效果会更好。”

  乔尼尴尬地点了点头。

  西撒看了眼手表,冲走出来的杰洛说:“那我先走了。”

  纸袋被西撒接过后,杰洛才补充道:“再见。替我向大家问好。”

  “下周见。”

  

  乔尼的目光追随着在门口停顿了一会儿的杰洛,最终在他转身时回过了头。

  “乔尼。”杰洛忽然喊了他一声。乔尼握着小围巾应了声,等了半晌也没听见下一句。

  “怎么了?”乔尼顺着空隙回问了句。

  杰洛搓了搓拇指,上头还有摸过刚烤出来的坚果蛋糕的香气。他重新回到厨房,在经过沙发时稍微放缓了脚步,换了个问题道:“……晚上需要我帮你做康复训练吗?”

  乔尼猛得抬起头瞪向杰洛,他没想到杰洛突然问了个这样的问题,就同当初问他“什么时候来复诊”一样。

  尤其是他们现在莫名其妙的暧昧期——乔尼只想的出这么一个名词来描述。康复训练需要碰到他的腿或腰,杰洛甚至需要适当摁住他的大腿根部。那里是乔尼接近无意识的一部分,被医护人员触摸时传递的感觉总是微弱且不明显的。那种痒痒的感觉总令乔尼想要从病床上弹起来逃走,只不过他做不到。

  但若是杰洛,乔尼只觉得满脸通红。

  或许是不久之前他们才有了一个互相品尝的亲吻。

  还是意大利人从来都对路边碰见的陌生人,也能如此迅速的发展为共度圣诞节的关系?

  “谢谢……不过,应该不用吧,大概。”

  乔尼用手背蹭了把脸,重新把头低了回去。

  杰洛轻叹两声表示并无所谓,转着身进了小厨房。

  

  再丰盛的晚餐,做成两人份也显得过于单调了。即便如此,乔尼依旧不得不尽全力往肚子里塞着有些过多的食物。杰洛餐前早早地开了那瓶利口酒,一顿饭下来后已去了大半瓶。

  清爽的柠檬本适合夏天时加几块冰,但圣地亚哥的十二月不冷不热,杰洛只加了许些碎冰,并给乔尼倒了杯热牛奶。

  “这样显得我像个小孩。”乔尼直言。

  “确实如此。”杰洛同乔尼碰了碰杯,玻璃被壁发出愉悦的一声“叮”,清脆地回荡在泛起水雾的酒杯中。

  乔尼不满道:“我已经成年了。”

  杰洛笑着眯了眯眼,突然说:“大概吧。但我总觉得你同小熊妹妹有些像。”

  乔尼碰着牛奶杯呼气,乳白的液体衬得唇色比以往要红润着。他忙着同有些烫口的牛奶做斗争,只投以疑惑的眼神。

  杰洛伸手,跨过半张餐桌,点了点乔尼的面颊。

  

  “蓝眼睛的小熊乔尼。”杰洛这么说道。

 

  齐贝林的金发男人单手支着自己的下巴,眼神被睫毛落下的阴影遮挡得看不清。乔尼才发觉餐桌的灯光竟如此微弱,但这阻挡不住他因为对面的男人而感到的晕眩。

  他的声音温和柔软,说出来的话同刚舔进的热牛奶一样。乔尼有着煎熬,甚至在盘算着一会儿该如何找个借口回去。

  

  “乔尼,你都是怎么过圣诞节的?”杰洛别开脸,将酒杯朝桌子里边推了推。

  乔尼对于这个话题有些恍惚,也算是勉强中断了一下脑海中拧巴的思绪。他耸了耸肩,回答:“没什么特别多,吃个饭,然后放我出去鬼——和朋友聚会了。”

  杰洛站起来,面朝乔尼倒向客厅,边问道:“有什么特别活动吗?一起许愿宣誓啦,唱唱歌之类的?”

  “五岁之前倒是有。”乔尼顿了顿,他不在意提及他的哥哥,只有一些在意杰洛是否会因此感到失落。

  杰洛对这个说法表示了一些好奇。

  “后来哥哥去世了。”乔尼点了点牛奶杯的把手,接着说道:“就没有了。”

  “哦……真抱歉。”杰洛没想过这个问题。

  “不过也没什么好说的,”乔尼说:“也就是交换一下礼物,跳跳舞之类的。”他有些无奈。或许杰洛问这个问题,只是单纯地想为两个人孤独的圣诞节找点乐子,但他不能跳舞。

  

  杰洛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趴在电视机柜下扒拉着翻找东西。半晌发出声惊喜的感叹“在这儿呢!”。

  “嗯?”乔尼投以疑问的目光。

  杰洛没做其他解释,摆弄着手里的机器。乔尼推着轮椅过去了些,才发现是一个收音机。

  “之前打扫卫生时发现的,”杰洛拍拍它,“我正愁带来的老光碟没用处,太幸运了。”

  乔尼没弄明白他要做什么。

  杰洛将光盘放好,拽了张纸巾擦了擦机器表面,摁下几个键。

  老式的录音机摁键很宽,摁下时的声音也是“咔哒!”一声那么明显。杰洛透过盖子的间隙,看着里边的光盘渐渐快速转动起来。

  

  老旧的军鼓震着调情的钢琴,从满是灰尘的音响里流出。

  

  杰洛慢一拍的哼着含糊不清的西班牙语,脚跟随着节奏漫步着。像回到压抑却浪荡的年少时——大概同乔尼差不多的年纪,也许要更年轻个几岁。他骑着心爱的马奔跑在托斯卡纳广阔的马场,身后身前雪原的景色相同又不同。那时的他还没那么钟情于帽子,唯有的一顶牛仔帽被他戴了整整一个冬季。

  那时的杰洛孑然一身,做尽在父亲默认范围内离经叛道的事。他早已不明白那么做的意义如何,就像父亲早已模糊了同他对峙的理由。一家之主可以放任他去做任何想做的事,除了有关违背家族的事。

  杰洛有些怀念,尽管他从不做怀念这件事。

  “来吧,乔尼。”他转身,同乔尼伸出手,“一起跳舞吗?”

  乔尼皱了皱眉,有些感到被冒犯。

  “这样,来。”杰洛上前,半弯下腰,搂住了乔尼的腰。

  被抱起来时,乔尼只感觉自己像一只巨型熊玩偶,因此忽视了这一亲密动作带来的紧张感。杰洛舒了口气,手渐渐向下拖住乔尼的大腿。

  两边托举的受力需要将乔尼的大腿分开,这令两人感到脸红。乔尼从自己的刘海下望向杰洛,面前的人依旧是一副正直的样子。

  杰洛一手托着乔尼的臀部,一手从他的腰间离开,握住乔尼的手。

  

  流浪的琴音流向下一段。

  

  乔尼从未如此因自己的体重而感到不好意思,圈在杰洛腰间的腿没办法使力,他不得不努力用另一只手搂住杰洛的脖子来保持平衡。

  掌心的头发还有医生颈间脉搏的温热,乔尼悄悄收拢了些手指,这样无名指和中指才能从金子般的发丝间穿过,搭在杰洛的脖子上。意大利男人用西语轻声和着:“Quizas, quizas, quizas.”

  喷洒而出的气音同调情的琴音一样,撩拨间挠得人满心瘙痒。乔尼俯下头,杰洛眼里依旧清澈。这令他感到有些不满或不公平,他希望某人能在理智与情欲间做个取舍,最好同他自己一样。


备用↓

我累了,嘤嘤嘤 

链接打不开可转微博@乔尼斯湖水怪

Stw
一个古早梗:what do y...

一个古早梗:what do you call a deer without eyes? No idea (谐音no eye dear)

还有就是siri的话用中文模式的话说英语很难听懂,杰洛本身还带口音😂

一个古早梗:what do you call a deer without eyes? No idea (谐音no eye dear)

还有就是siri的话用中文模式的话说英语很难听懂,杰洛本身还带口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