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乔尼乔斯达

70422浏览    1518参与
伞(转载作品禁止商用私印)

【授权转载】


twi&ins:sliceofsugoi


授权图见2p

【授权转载】



twi&ins:sliceofsugoi


授权图见2p

伞(转载作品禁止商用私印)

【JG】笼中雀A canary in a cage

金丝雀,假如进了牢笼,纵使是金子做的——

那和折断了羽翼有什么区别?


Johnny·Joestar一出生,他就拥有了全天下最好的条件。金碧辉煌的皇宫,最柔的丝绸做的婴儿床,还有无穷尽的财富,唾手可得的美人,还有一个带着锁链的天使。


Johnny不知道这个天使是什么时候被拴在这里的,在他能够想起来的最早的记忆里,就已经有这个天使了。他有着金色的长发,健硕的躯干,精致的方块胡子,碧绿的眼睛,看起来就像一个男人——如果忽视掉那对泛着金光而洁白柔顺的翅膀还有头顶耀眼的光环的话。年幼的Johnny只是觉得他很漂亮,除了自己的哥哥和宠物老鼠,Johnny最愿意和他待在一起。...

金丝雀,假如进了牢笼,纵使是金子做的——

那和折断了羽翼有什么区别?



Johnny·Joestar一出生,他就拥有了全天下最好的条件。金碧辉煌的皇宫,最柔的丝绸做的婴儿床,还有无穷尽的财富,唾手可得的美人,还有一个带着锁链的天使。


Johnny不知道这个天使是什么时候被拴在这里的,在他能够想起来的最早的记忆里,就已经有这个天使了。他有着金色的长发,健硕的躯干,精致的方块胡子,碧绿的眼睛,看起来就像一个男人——如果忽视掉那对泛着金光而洁白柔顺的翅膀还有头顶耀眼的光环的话。年幼的Johnny只是觉得他很漂亮,除了自己的哥哥和宠物老鼠,Johnny最愿意和他待在一起。于是在Johnny五岁的时候,Johnny就被人告知:这个天使属于Johnny了。当然,这其中的寓意只不过是这个天使以后将要成为Johnny的保姆,玩伴,侍从,任劳任怨。


天使也松了一口气。他的身上有一些灰尘,原先白色的长袍也破了几个小洞……这些都是他在遵从国王的命令而去做了一些苦活累活的过程中弄出来的。天使其实有些洁癖,现在他终于可以换一个比较舒服的工作了。他曾经有过弟弟,也照顾过新生儿,对付这样的小孩对他来讲就是小菜一碟。


“你会飞吗?你长了翅膀。”


小小的Johnny走到天使的旁边,摸了摸柔软的羽毛。Johnny生的非常可爱。碧蓝色荡漾着繁星的眼瞳,金色乖顺的短发叛逆地翘起来两个小尖角,然后被金闪闪的小王冠压下去了。Johnny身上板板正正的穿着背带裤制服,背上披着红色的绸缎,看起来就像一个小国王,惹人喜欢。天使叹了口气。

“当然,我会飞,只不过我现在不能飞。”

“把这个解下来你是不是就可以飞了?”

Johnny指了指天使脚上的镣铐。

“当然,但是你不能解开它,我也不能。”


小Johnny努力地去扒拉天使的脚铐,但很明显那只是徒劳,那铁质的东西仍然死死的扣在天使的脚上。Johnny泄气的往地上一坐。

“飞起来是什么感觉?”

“…你可以想象你变成了一只小鸟。”


“可是我飞不起来。”

“话说回来,你叫什么名字?”

“Gyro,叫我Gyro就好。”


Gyro一直在像一个哥哥那样抚养着Johnny,尽管Johnny其实有一个亲生哥哥。在Johnny长大的日子里,Gyro的容貌没有丝毫的改变,Johnny倒是越长越好看,褪去了幼童的可爱气质。同样的,Johnny也开始借着优越的条件开始荒淫无度了。Johnny基本上天天换女朋友,到处花天酒地,把财富都用来买吃买喝买女人。他从来不缺围在他身旁的女人们。


而Johnny每次回来,都能看见穿着洁白长袍的天使闭着眼睛,神情专注地做着祷告。

“你在做什么?”

“祈祷。”

“为谁?”

“为你。”

Johnny不屑。


Johnny为自己的荒淫付出了代价。他玩得过火,从一个高台上摔下,径直摔断了腿。皇宫最好的医师做了检查也说没办法,只能坐轮椅了。乔尼的哥哥听了以后摇了摇头,他的父亲更是生气到不再管他。


于是乔尼挪着轮椅到了Gyro这里。

“…我早就料到你有这一天。”

“……”

Gyro先是闭眼做了祈祷,随后从自己的翅膀上拔下一根羽毛,给了Johnny。

“拿着它,放在你贴身的地方。”

“…?为什么?”

“没有什么原因,这样做就可以了。”


Johnny疑惑,但还是把那根羽毛放到了自己内衣的口袋里。在那以后他就忘了这回事,也就再也没有拿出来过。

奇怪的是,那之后Johnny感觉自己的腿好像没有那样痛苦了。能动了,不疼了,虽然还不能走,但终归是好受了些。等Johnny猛的想起来去找那片羽毛的时候,那片羽毛却早就消失不见了。

Johnny推着轮椅去找Gyro,Gyro还是在那个地方,拿了本经书在看。


“你对我的腿做了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

“不、不!告诉我你对我的腿做了些什么?!”

“我都说了,你不需要知道!”


Gyro扭过头去不看了。Johnny追过去想继续追问,但杰洛展开了翅膀,将Johnny完全的拒绝了。Johnny却并不死心,他一定要在这个给了他救助的天使、男人,不管是什么的身上找出点秘密来。

Johnny开始每天和Gyro待在一起。不管Gyro在做什么,他总是聚精会神的看着。有时Johnny打个小盹醒来,就发现自己被盖上了舒服的被子。他立刻想到这是Gyro做的——除了Gyro,在这个偌大的皇宫里没有人再关心他了。


Johnny忽然意识到。


是啊,除了Gyro,这个皇宫里不会再有人对这个可怜但活该的瘸子好了。皇宫外他更是成了人下人,冰冷的钱不能安抚Johnny一分一毫。


除了Gyro,除了Gyro……

不,不要除了Gyro,只要Gyro,只要Gyro就好了。


天使的羽翼无论何时都泛着温暖的光芒。



Gyro是被束缚住的,他本应是天堂中主管审判的天使,马上就要接过他父亲的位置,开始审判每一个灵魂的功过。可就在这时,一个小小孩童的灵魂不慎掉出了天堂。为了防止他变成孤魂野鬼,Gyro奋不顾身的与他一起进入了人间。孩子得救了,但Gyro呢?Gyro的翅膀太过显眼,导致他刚刚将那小灵魂送回,就被皇室卫兵抓了个正着。


Gyro不是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例子,不小心进入凡间的天使,而后被当地贵族当去做苦役的故事。他也知道这苦役都有个期限,只要他熬到了,他就可以挣脱枷锁回到天堂。


Johnny的到来算是对Gyro苦役的生活带来了一些欣慰。最起码Gyro的任务轻松了一些,现在他只需要伺候好这个小孩子——后来的大人。但Gyro本身对这个孩子没有任何的情感,只不过是换了个侍奉的主子。而这个孩子越来越依赖他,依赖他,依赖他……

但似乎有点超过了。

Johnny在一个不清醒的下午吻上了Gyro的唇。


这是禁忌,糟糕,这是禁忌。

Gyro被人类的情欲沾染了。

但只是一点点,一点点,杰洛的心上泛起了一小点的波澜。


但这不能改变Gyro仍是被束缚住的事实。有时Johnny会听见Gyro唱奇怪但好听的歌谣,不是颂歌,但也悦耳。

Johnny不知自己何时爱上了Gyro,也许人类都爱天使的圣洁,天使的善良。


Johnny渴望Gyro,尽管他知道Gyro只是在尽自己的职责,但Johnny还是喜欢晚上抱着Gyro睡觉,牵Gyro的手,也许Gyro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Gyro不会拒绝他,Gyro也不会讨厌Johnny待在自己身边。


可是金丝雀的笼子开了。



Johnny习惯性的去找Gyro,但找不到了。除了一地羽毛可松了的枷锁,什么也没有。

Johnny慌了,Johnny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

自一开始,Johnny就害怕着这一天的到来。他不是不知道Gyro有逃走的可能,但他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突然。Johnny一激动,竟然发现自己站了起来。那些羽毛被一股神秘的风吹到了他腿上,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而Johnny的腿却完全好了。


Johnny此刻却并不开心。

Johnny感到悲伤,虽然他的腿好了,但是这有什么用呢?他早就不在乎那些女人了,他只在乎Gyro,只在乎Gyro。而现在呢?Gyro走了,Johnny唯一在乎的人走了。

Johnny哭着,跪在地上流眼泪。Johnny不愿意打开那笼子的门,不知是谁打开了。

他多么希望再见Gyro一面。


Gyro苦役的日子到期了,这十多年来他的脚铐终于松了。Gyro张开翅膀奋力一挥,从凡间飞回来天堂。他身上的脏污都已经洗净,仍然洁白如初。Gyro内心感到一种解脱的快乐,但只是觉得缺了些什么,心里空落落的。少了什么?他不清楚。


Johnny日夜思念着Gyro。他不指望再把Gyro囚住,只是哪怕再见一面,哪怕说个再见。Johnny这样想着在路上走,徘徊。他走过传闻天使掉下来的地方,每天都去看一眼,但每次都是失望而归。而在日复一日的失望里,Johnny坐下神游。他回忆着Gyro带给他的所有,然后——


Johnny被一个不知从哪里掉下的铁毡砸碎了脑袋。


等Johnny再醒来时,他周围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向上延伸到阶梯。

“我死了吗?”

看样子是的。Johnny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不仅如此,还有一些陌生但熟悉的记忆涌入了他的大脑。在那些记忆里,他和Gyro骑马飞奔。


Johnny沿着台阶往上走,走到了那片耀眼的白光里。而正对着的,是一个审判台,和遮着面孔的审判天使。Johnny只是跪在那面前,听着那冰冷的声音。


“我要你报出自己的姓名,我将审判你的所作所为。”

“…Johnny·Joestar,这是我的名字。”

那声音顿了顿。

“异国的王子,在十六岁时荒淫无度,不幸跌落摔至残疾,而如今又恢复行走能力,可否是你?”

“是我。”

“……”


声音停止了。紧接着,Johnny看见那手持长剑的天使伸手掀开自己脸上用来蒙面的布。Johnny泪流不止——



是Gyro,是Gyro啊。是那个陪了他两辈子的人。

流浪的小王子终于找到了他丢失的金丝雀。

介枭
倒地不起还摆pose的乔尼是屑...

倒地不起还摆pose的乔尼是屑(狗头)


有参考

倒地不起还摆pose的乔尼是屑(狗头)


有参考

野语

摸点 不像娇尼的娇尼 以及 不像贾一乐的贾一乐

摸点 不像娇尼的娇尼 以及 不像贾一乐的贾一乐

补天小鸡的鸡窝~
复刻美女 没啥意义的练习( ̄_...

复刻美女

没啥意义的练习( ̄_, ̄ ),

复刻美女

没啥意义的练习( ̄_, ̄ ),

伞(转载作品禁止商用私印)

【授权转载】


Johnny-the tired man-Joestar


twi&ins:sliceofsugoi


授权图见2p

【授权转载】


Johnny-the tired man-Joestar


twi&ins:sliceofsugoi


授权图见2p

喵美酱EuphoriA

铁瘫超像


我的包裹它终于寄到墨尔本了

今天收获真开心


果然买超像就是为了搞男铜

品相良好没有中奖估计是我人品好

乔尼宝贝真的好可爱哦

摆点小姿势


还买了荒木的漫画术 

不过都是字还是竖着排的那种 

看的我头大


最后配一张不戴帽子就秃头的老谢表情

就地取材很方便


好朋友送我的大力粘土人也可爱到爆炸

今天真的超级开心

铁瘫超像


我的包裹它终于寄到墨尔本了

今天收获真开心


果然买超像就是为了搞男铜

品相良好没有中奖估计是我人品好

乔尼宝贝真的好可爱哦

摆点小姿势


还买了荒木的漫画术 

不过都是字还是竖着排的那种 

看的我头大


最后配一张不戴帽子就秃头的老谢表情

就地取材很方便


好朋友送我的大力粘土人也可爱到爆炸

今天真的超级开心

Cap

发发 是可爱的娇尼,ε(*・ω・)_/゚

发发 是可爱的娇尼,ε(*・ω・)_/゚

🔹

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认真画画,这张找找感觉

p2原图,来自漫画第3话扉页。不知道为什么这张的乔尼帽子上没有小揪揪,但是我真的很喜欢,所以给他加上了…

p3-6过程

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认真画画,这张找找感觉

p2原图,来自漫画第3话扉页。不知道为什么这张的乔尼帽子上没有小揪揪,但是我真的很喜欢,所以给他加上了…

p3-6过程

詠利君(>3。)丿*
xp大赏( 都是我喜欢的老婆(...

xp大赏(

都是我喜欢的老婆(?)

但又好像有些不可以说是老婆(((

xp大赏(

都是我喜欢的老婆(?)

但又好像有些不可以说是老婆(((

放到

小妻子

cp为铁瘫。现代paro ➕abo世界观。

a杰洛✖️b乔尼。

看题目就知道我要写什么天雷滚滚的东西了吧(捂脸)

请自行避雷。ooc有。对角色把握还不太成熟。如有不适请自行停止阅读。

chapter one:

杰洛·齐贝林 ,年轻帅气且个性十足的新晋男模。高挑的身高与英俊的长相即使在娱乐圈也是少见。各路媒体对这位有着一口金牙的意大利美人更是青睐有加。赞扬到他的美更像是野马一般的恣意。或者让人联想到加州午后温暖炽热阳光 ,以及一望无际的壮阔的大海。可谁也不知道这个还在被粉丝猜测有无恋爱史的外国偶像已经有了一位体贴可爱的beta小妻子...

cp为铁瘫。现代paro ➕abo世界观。

a杰洛✖️b乔尼。

看题目就知道我要写什么天雷滚滚的东西了吧(捂脸)

请自行避雷。ooc有。对角色把握还不太成熟。如有不适请自行停止阅读。

chapter one:

杰洛·齐贝林 ,年轻帅气且个性十足的新晋男模。高挑的身高与英俊的长相即使在娱乐圈也是少见。各路媒体对这位有着一口金牙的意大利美人更是青睐有加。赞扬到他的美更像是野马一般的恣意。或者让人联想到加州午后温暖炽热阳光 ,以及一望无际的壮阔的大海。可谁也不知道这个还在被粉丝猜测有无恋爱史的外国偶像已经有了一位体贴可爱的beta小妻子。

毕竟,上帝啊,无论是在他平日里发的ins或者参加的各路访谈中都透露着这货的一种执拗的钢铁直男的猛烈气息,险些让人忽略他那蛊惑人心的帅脸。“长发和方块胡子就很怪,但是他那立体又英俊的五官完美的将其融合起来让他有了一股说不出来的魅力,哈哈 ,但说真的他开口的那一刻我说真的真想给这个死直男来一拳。”杰洛·齐贝林最大的粉头面无表情地如是说道。“有时我真不想承认这玩意是我手机壁纸上的野性帅哥.”

这位大帅哥作出的离谱的事情有且不限于将走中性风的酷姐潘兹认成男人并口吐芬芳,不顾形象的在摄影机前让她去吃屎。对着迪亚哥嘲讽他那万年不变的私服绿毛衣以及印着一圈dio的高级定制内裤。种种骚操作每次都险些掀起一场大战。

但是每次都会安静的平息下去。让很多人怀疑这位齐贝林先生莫不是榜上了什么有权有势的富婆。就像是迪亚哥之前跟大他几十岁的富婆结婚并且获得金主保护一样。啊哈顺便一提,迪亚哥与八十岁富婆结婚这个消息是我们伟大的八卦英雄杰洛在喝醉后一边试图用自己最爱的小熊妹妹按着迪亚哥的脸试图扼杀同样醉酒的迪亚哥时骂骂咧咧地说出来的。也算是综艺直播的事故。“后悔,非常后悔做这个综艺。后悔用卖腐来变现。更后悔请了迪亚哥与杰洛来炒作。怎么想都是我的错。”事后制作人毫无诚意的在社交平台忏悔到。并表露自己因为这件事情心里负担很重甚至去找了神父。原本自己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也只是这一次去寻找神职人员的帮助。一切都是那么完美的进行下去,自己心结也在神父一声又一声“人不应该为自己感到羞耻”中解开并找到自我。自信的接受自己犯的错晚上和朋友去一家酒吧蹦蹦迪舒缓身心,结果发现打碟的那位前凸后翘的古铜色皮肤的性感男人是他之前见到的普奇神父,旁边还有一个涂着口绿有着帝王气息的男人wryywryy的叫来叫去。顷刻心如止水回家选择用睡眠麻痹自己。“再也不相信神了”制作人心酸的在社交平台上改了签名。有人在意制作人的悲伤吗?不!你们只关心大帅哥的心情。可没想到这件事情很快就平息下来。让人怀疑杰洛是不是真的被富婆包养。

其实他们猜的八九不离十。杰洛被自己的小妻子保护的很好。毕竟人家乔尼可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甩点零花钱动用资本力量很快就能控制舆论导向。更何况乔斯达家族的力量从美国覆盖到意大利。这点事情还是很好办成的。在网上还在血雨腥风的时候,大名鼎鼎的齐贝林先生正忙着抱着因为工作刚刚回家的乔尼撒娇,大概是抱怨自己工作太忙见没办法天天陪着乔尼。说到动情处杰洛几乎落泪。事出反常必有妖。最终乔尼在自己丈夫手机上发现自己爱人近来看了不少什么ab恋人结婚多年但分离的故事,其中都提到了alpha因为工作不经常在beta身边并且beta无法闻到信息素从而缺乏安全感最终大be的故事。外表猛男内心深处却细腻的杰洛很大程度的自行代入他和自己。才导致了前面那一幕的发生。乔尼头疼的摸了摸自己的太阳穴。

毕竟在乔尼认知里杰洛一直是个自信乐观的人,喜欢讲冷笑话,尽管他从不承认那是冷笑话并对自己讲笑话的天赋引以为豪,会在乔尼夸赞他后高兴的发出“扭厚”的声音,让人去联想到那种大型毛茸茸的宠物犬。也会在乔尼还在睡懒觉的时候早起床去做早餐,把还迷迷糊糊的乔尼扛到肩上,走到餐厅奉上早餐。甜蜜蜜的早安吻与晚安吻必不可少。喜欢管乔尼叫“我的甜心派”。鬼知道他每次听到这个称呼有多么心动羞涩。可是最近杰洛的患得患失与情绪失控让乔尼不得不重视起来,并将原因归结到杰洛易感期即将到来。

垂耳兔不吃草

【JOJO乙女】关于那点毫无意义的默契

#随便写了点乔尼和老谢的场合,现代大学paro


#大概是乔尼(➡)你(➡)(⬅)杰洛


#好像有点对不起我们的甜心,但是管他呢,爱发电回头会补偿乔尼的(敬请收看春节档之不过审的特别节目


-01-


  大学生应该都痛恨早八。


  但很可惜这学期的课并没有给我太多的选择权力,选课的时候网络一卡,可选时间里只剩下了早上八点多的这节。


  我没什么办法,最后还是按了确定。这堂课的人数远要...

#随便写了点乔尼和老谢的场合,现代大学paro



#大概是乔尼(➡)你(➡)(⬅)杰洛



#好像有点对不起我们的甜心,但是管他呢,爱发电回头会补偿乔尼的(敬请收看春节档之不过审的特别节目






-01-

 

 

 

  大学生应该都痛恨早八。

 

 

  但很可惜这学期的课并没有给我太多的选择权力,选课的时候网络一卡,可选时间里只剩下了早上八点多的这节。

 

 

  我没什么办法,最后还是按了确定。这堂课的人数远要比其他时间点更少,来的人估摸着都是一群和我一样的倒霉蛋,老师从第一节课开始就按部就班地点名,之后想要逃课恐怕难上加难。

 

 

  乔尼会和我分到一个班的原因纯属他自找苦吃,某个小少爷忘记了选课时间,直到截止的前一分钟才从我这得知了消息,他匆忙忙地就挂断了电话,我都能想象出手机那头他手忙脚乱的模样。

 

 

  早上八点的课对我来说并非特别难熬,只不过带着起床气来到课上就是另外件事了,一般这个时候我都会找个靠近窗边的位置,独自享受手里热气腾腾的咖啡,避免和任何人产生交流。

 

 

  “所以说啊,那种苦到不行的东西到底有什么好喝的。”

 

 

  乔尼气喘吁吁地在教授赶来之前到达了教室,他把手里的背包往桌上一砸,心安理得地坐在了我身旁的位置,趁着离上课时间还有一会,他拆包了手里的浓缩果汁,整个人缩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大概是在缓气。

 

 

  “又没花你的钱,小少爷你管得可真多。”

 

 

  我还在起床气的边缘徘徊,对于乔尼随口一提的搭话并没有采取无视的态度,他被噎了一下,眉头稍微皱紧了些,鬼知道是不是又在心里说我的坏话——我和乔尼是青梅竹马,双方的父母甚至在口头上订过我们之间的婚约,其实早在七八岁之前我和他的关系还算特别要好,但后来发生一些事情,导致我和乔尼大吵了一架,微妙的关系持续至今,于是有关我们二人间的婚约也就不了了之。

 

 

  在我看来那都是小孩子过家家时开的玩笑,就算小时候的我曾穿着裙子跟在乔尼乔斯达的身后说要嫁给他做他的妻子,那也不代表着现在的我仍旧抱有相同的想法,人都是会变的,一晃十多年过去,我们都已经不再是会手牵手待在一块的玩伴了。

 

 

  “哟,乔尼你们来了啊!”

 

 

  一道声音很突然的出现在我和乔尼的头顶,我下意识抬起视线去找声源,差点没迎面撞上原本想低头吓唬我们的家伙。杰洛盯着我认真地看了会,随即发表了一番评论:“扭吼,你换美瞳了啊。”

 

 

  “嗯……”

 

 

  亏他能注意到呢……

 

 

  我可疑地转移了视线。

 

 

  新换的美瞳是绿色的,很熟悉,很喜欢的绿色。

 

 

  “真亏你一大早就这么有精神,杰洛。”

 

 

  “是你太容易无精打采了,老兄。”

 

 

  趁着教授还没赶到教室的功夫,乔尼和杰洛很自然地开启了聊天。我们几个其实是在新生入学的时候相互认识的。杰洛大我和乔尼两级,那天作为志愿者带我们俩参观了校园,他和乔尼出乎意料地合拍,几乎没过多久就成为了挚友,我也是借这个机会才多了解了一些有关他的事情。

 

 

  早上的这门课其实不在杰洛的选修范围,他通常是以教授助手的身份过来帮忙做点事情,老教授的年龄和身体状况摆在这里,纵使他满怀着对教学的热血,也难保会有些力不从心。

 

 

  我没太在注意乔尼和杰洛讲了些什么,反正自己的起床气是在看见后者的时候就慢慢退下去了。杰洛注意到了从开始起我就一直停留在他身上的视线,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好像看着他弯了弯嘴角。又过了一会,教授准时准点地抵达了教室,杰洛摆摆手,像往常一样坐到最后一排旁听去了。

 

 

  两个小时后,我和乔尼顶着发昏的脑袋终于熬过了这堂难度系数过高的专业课,他趴在课桌上久久不能回神,而我则是猛地喝完了杯子里所剩无几的黑咖啡,试图用这种又酸又苦的饮品了结自己惨痛的一生。

 

 

  “往好处想,一周最艰难的一节课总算结束了。”

 

 

  这大概是杰洛式的安慰方法,乔尼连头都没抬,干巴巴的笑声里充满了敷衍。我把电脑放回了背包,起身准备去上半个小时后的第二堂课,杰洛忽然在这个时候拉住了我,意料之外的身体接触让我略微迟疑了几秒,轻微的动静使得乔尼也抬起了视线,他皱了皱眉,忍不住出声说了句‘杰洛。’

 

 

  “你拉着她做什么。”

 

 

  “别那么紧张,老兄。”杰洛调侃道,“我们的好姑娘上回帮了我不少的忙,作为报答,请她吃顿饭怎么了。”

 

 

  “呃…”

 

 

 

  我的耳朵还在因为他那句‘好姑娘’而微微发热,一时间竟然也没发现乔尼的态度有哪里不太对劲。杰洛朝我意味深长地笑了下,我不懂他为什么要笑,就好像是为了给人营造出一种我们是在传递什么信息的假象一样。

 

 

  “什么时候?”

 

 

  我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询问道。

 

 

  “这周六?”

 

 

  杰洛不确定地把手放在自己的后颈处摩挲了两下。

 

 

  “嗯…那恐怕不行。”

 

 

  我忍不禁瞥了眼从刚才起就一直默不作声的乔尼,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先答应了乔尼,周六要和他一起找学术性论据的。”

 

 

  “没错——”

 

 

  这时候某个金发小少爷好像突然变得有底气起来了,乔尼露出了得意地微笑,手撑着面颊,朝杰洛挑了挑眉毛,“她先答应我了。”

 

 

  “这样啊。”

 

 

  很难说此刻杰洛脸上的神情究竟代表了些什么,乔尼警惕地注视着对方,不到最后一刻,他也不敢完全放下戒心——毕竟杰洛齐贝林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乔尼正是因为清楚他的这点品质,最终才会和对方成为挚友。

 

 

  “那饭局就定在你们学习完之后吧怎么样。”杰洛自以为给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你看,不管学习到多晚你们总是要吃饭的吧,而且我也可以在乔尼的论文上帮忙哦,这不是很好嘛。”

 

 

  “喂,杰洛。”

 

 

  让他倍感担心的事情果然还是发生了。

 

 

  乔尼不满地嘁了一声,“为什么我们偏偏非要和你一起吃饭啊。”

 

 

  “拜托,老兄。”杰洛挑着嘴角轻笑了一下,“拿出点男人的胸襟,你那么计较的原因难不成是因为我打扰了你们的二人世界吗?”

 

 

  “别瞎说,杰洛。”

 

 

  我终于忍不住插嘴打断了这两人的对话,照这个走势,鬼知道谈话到最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乔尼欲言又止,可仔细想想在这件事上他确实没有什么可以发表的空间,所以到头来也只能保持缄默。

 

 

  “这主意听上去不赖,那就周六见了。”我叹了口气,眼神暗示对方是时候给自己让出条路了,“还记得吗,我待会是有课的。”

 

 

  于是在最后三个人的聚会约定莫名其妙变成了只有乔尼乔斯达感到不满的局面。

 

 

 

-02-

 

 

 

  事实上,我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处于这么进退两难的困境。

 

 

  明明对面座位也是空的,沙发座位也是空的,这两个人为什么非要一左一右挨着我坐那么近。对于乔尼的接触我还相对比较习惯,毕竟我们俩是青梅竹马,小时候还经常睡在一起。但杰洛不一样,他本来就高出我们两级,不在同龄人的范畴,更何况不可否认的是……我对他的确抱有一点好感。

 

 

  这下的情况就变得比较微妙和窘迫了。

 

 

  乔尼时不时会把手头Ipad找到的资料给我看,小少爷很随性地把脑袋往我肩膀上一靠,倒像是平日里的习惯之举,而在这个时候杰洛也会装模作样地探头来看这些所谓的学术材料,然后再颇微认真地发表一些言论看法——就好像这两个人真的是在认真学习一样,只有我在因为无关紧要的事而感到困扰。

 

 

  “我说啊……你们两个。”

 

 

  我忍无可忍,放下了手里的本子。

 

 

  “你们俩是故意的吧,为什么非要靠我靠得这么近,乔尼也就算了,怎么杰洛你也——”

 

 

  “什么叫做乔尼也就算了啊。”杰洛露出了小孩子脾性的一面,不太乐意地努了努嘴,“难道他就可以靠着你说话吗。”

 

 

  “我们俩以前可是有婚约的,杰洛。”乔尼不忘落井下石,大男孩睁着他那双漂亮的眼睛,金色的眼睫上下颤动着,他咬着塑料吸管,手指依旧在平板上划来划去,“所以我和你可不一样。”

 

 

  “那都是父母开的玩笑话,乔尼。”我指出了他话里纰漏,“你可别指望我会乖乖的嫁给你。”

 

 

  “我知道,所以我会想办法再追你的,宝贝。”

 

 

  乔尼不慌不乱地说道,我被这番意料之外的话惊得怔愣了几秒,可他却像是猜到了我的反应一般挑着嘴角偷笑起来,不等我再说点什么,乔尼起身径直从我梳妆台上找到了几瓶还没开封的指甲油,“休息一会,我给你换个新的颜色?”

 

 

  “行动力突然变得迅速的原因是因为提前觉察到危机感了吗,乔尼——”

 

 

  “少罗嗦,别以为我会就这样放弃。”

 

 

  杰洛丝毫没有因为好友刚才的那句话产生一点动摇,他接过对方手里的卸甲油和棉片,两个人分工明确,一个人替我卸掉手上现有的美甲,一个人则是帮我先涂上一层护甲油。

 

 

  “你们俩自说自话的时候有考虑我的感受吗。”

 

 

  我叹口气,一时间是真有些无可奈何。不得不说,杰洛和乔尼的相性在某些方面真的是好得出奇,他们俩总是能在奇怪的地方达成奇怪的共识,就算是面对共同有好感的女生,他们俩也能维持一个诡异的默契。

 

 

  要不是我清楚这两个家伙的为人,换做是别的女孩,估计早就被吓跑了。

 

 

  “还好吧,我以为你会习惯的。”

 

 

  杰洛很淡然地指出了这点,这或许也是我和一般人的不同之处也说不定。

 

 

  乔尼对于这话同样表达了一定的认可,看着他们俩的眼睛,我忽然意识到如今的局面搞不好不只是个意外。

 

 

  “你们俩最好老实交代,之前是不是背着我密谋了些什么?”

 

 

  “现在说这个还重要吗?”

 

 

  乔尼在替我涂指甲油的间隙里抬头看了我眼,杰洛配合地哼笑了声,他的手也轻轻地捏了捏我的腕骨关节。

 

 

  真是好极了。

 

 

  我的两个朋友果真背着我达成了不妙的共识。

 

 

 

后话:



1.妈的我是真的很喜欢老谢啊,人设完全戳我xp,非常牙白



2.对于乔尼,我的重点在他的腰和臀……(擦口水



3.还是会继续写点零散段子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