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乔弗

83706浏览    371参与
青花之鸟

【韦斯莱双子/弗乔】罗恩的困扰

我是罗纳德,如果你一定要叫我罗恩那梅林也无法阻拦你。


我有一个困扰------


为什么弗雷德和乔治身边总是有一些粉色的泡泡?


我问了金妮,妈妈,爸爸,珀西他们都说没有


另外,此处我得谴责一下珀西,我只是问了一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问题,他竟然让我走开!实在是太过分了


罗恩很困扰,于是相当天真的问了本人


”哦!亲爱的小-------“


”罗尼!“


”你不会得了什么--------“


”严重的------“


”眼花症了吧!“


恶劣的哥哥们欺骗了小罗尼,使他以为这是相当严重的症状


天真如小罗恩,他相信了哥哥们的话,在一个月亮很圆的夜......

我是罗纳德,如果你一定要叫我罗恩那梅林也无法阻拦你。


我有一个困扰------


为什么弗雷德和乔治身边总是有一些粉色的泡泡?


我问了金妮,妈妈,爸爸,珀西他们都说没有


另外,此处我得谴责一下珀西,我只是问了一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问题,他竟然让我走开!实在是太过分了


罗恩很困扰,于是相当天真的问了本人


”哦!亲爱的小-------“


”罗尼!“


”你不会得了什么--------“


”严重的------“


”眼花症了吧!“


恶劣的哥哥们欺骗了小罗尼,使他以为这是相当严重的症状


天真如小罗恩,他相信了哥哥们的话,在一个月亮很圆的夜晚,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写着遗书


而这封”遗书“第二天被哥哥们指着十个中唯一一个正确的字”夸奖“



长大后的罗恩恶狠狠的咬了一块鸡腿,悲愤说

”可恶的情侣!“



---------来自还未追到格兰杰小姐的韦斯莱先生的日记----------



这个小短片是使用电脑打的,所以标点符号可能有错误,请别介意

ps;我是真的不会用电脑

过期酸奶

(叼着玫瑰出现)早安,女人,我来扔垃圾……(被玫瑰刺到嘴)(匆匆离场)


最后一张是曲绘代餐

(叼着玫瑰出现)早安,女人,我来扔垃圾……(被玫瑰刺到嘴)(匆匆离场)


最后一张是曲绘代餐

一只寻找闰土的猹

“你给谁看!”


才发现五月的帽子忘画了


原图p3

“你给谁看!”



才发现五月的帽子忘画了


原图p3

柠檬味汤圆儿

最近圈内那叫一个混乱,停更一段时间。

高考回来再说吧

最近圈内那叫一个混乱,停更一段时间。

高考回来再说吧

柠檬味汤圆儿

OMG,这个世界怎么了……双子圈都被爆出抄袭了……突然不想做饭了

OMG,这个世界怎么了……双子圈都被爆出抄袭了……突然不想做饭了

翊羽肆

看见cp tag+1,兴冲冲点进去一看:双子文被锤抄袭


你妈,这么冷的圈都能出这种鸟???

看见cp tag+1,兴冲冲点进去一看:双子文被锤抄袭


你妈,这么冷的圈都能出这种鸟???

2287326

占tag致歉❗放一个调色盘

1p:左为《瓷婚》发布于2015年 ,右为《玫瑰有佳期》 发布于2021年

2p:左为《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 ,右还是那篇文

3p:松枝太太表示懒得管,但我觉得至少得发出来

此外,@River and forest 也写了一篇《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 。各位自行品鉴


tag就按照这个人文章下面的打了


二编:有人提出了一些补充所以我再加一点!麻烦审核君了!您辛苦了!给您献花!🌸🌸🌸🌸请让我过!


4p:关于称呼

5p:关于未来


三编:有人提供了私信截图。...

占tag致歉❗放一个调色盘

1p:左为《瓷婚》发布于2015年 ,右为《玫瑰有佳期》 发布于2021年

2p:左为《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 ,右还是那篇文

3p:松枝太太表示懒得管,但我觉得至少得发出来

此外,@River and forest 也写了一篇《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 。各位自行品鉴


tag就按照这个人文章下面的打了


二编:有人提出了一些补充所以我再加一点!麻烦审核君了!您辛苦了!给您献花!🌸🌸🌸🌸请让我过!



4p:关于称呼

5p:关于未来



三编:有人提供了私信截图。

非常非常麻烦审核君!!您工作辛苦了!!!!!!给您吃糖!!!🍬🍬🍬🍬



四编:为什么会被屏🥀其他的抄袭帖也是这么写的呀,拜托请让我过


整理了一下大家的诉求:

我这里:删除抄袭相关文章,向松枝太太出面道歉,道歉声明置顶一年,永不删除


弗乔弗圈(希望没打错):道歉,封笔退出弗乔圈

柠檬味汤圆儿

【FGF】山鸣谷应·1994

@维他命_看置项再关注噢 给叨爹的极速做的小甜饼(扭捏)


赞助商@彩翼想吃糖豆★彡 


通感pa。本系列可单独食用,也可作长篇欣赏~

1981 1988 1992 1993 


1994年春。16岁 


费尔奇把他们分别押进两间禁闭室时依旧时气鼓鼓的,弗雷德止不住想用魔杖把他戳爆。他好不容易才按捺住冲动,顺从地跟着费尔奇进入了一间离乔治非常、非常远的小黑屋中,乖乖地看着他落了锁。 


费尔奇笑得ear to ears,为自己能想出“把他们分开禁闭”这一天才念头止不住地...

@维他命_看置项再关注噢 给叨爹的极速做的小甜饼(扭捏)


赞助商@彩翼想吃糖豆★彡 


通感pa。本系列可单独食用,也可作长篇欣赏~

1981 1988 1992 1993 



1994年春。16岁 


费尔奇把他们分别押进两间禁闭室时依旧时气鼓鼓的,弗雷德止不住想用魔杖把他戳爆。他好不容易才按捺住冲动,顺从地跟着费尔奇进入了一间离乔治非常、非常远的小黑屋中,乖乖地看着他落了锁。 


费尔奇笑得ear to ears,为自己能想出“把他们分开禁闭”这一天才念头止不住地狂笑。这让他看起来更像一只被踩了一脚的火螃蟹了,弗雷德忧郁地想着。没有人告诉他吗?也许明天该往他的房间放一只火螃蟹来提醒他…… 


费尔奇没走,站在铁门前持续自鸣得意着。他敢肯定这招能让这两个捣蛋鬼稍微吃一点儿苦头,特别是在意外知道了他们的恋情后——弗雷德又开始感到委屈了。他们今天可什么都没干:马尔福椅子下的烟花还没引爆,他们口袋里的小“糖果”也还没分发出去。他们主观上还没展开捣蛋,只是他们晕头转向吻到一起时全乱了方寸、神智全失,摸索着打开那扇门时都以为那只是一间空教室,而不是一间女盥洗室——真不走运! 


费尔奇关上了门,弗雷德顿时置身于一片黑暗之中。他下意识去掏魔杖,后知后觉地想起他们口袋里所有的玩意儿全给查抄了——费尔奇在翻出双面镜时笑得像一只慈祥的三头犬,让弗雷德不禁打了个寒战。


费尔奇太太太太低估他们了,他们的通讯手段可远不止这些——!弗雷德在那张又矮又爱咬人的破板凳上舒舒服服地坐下,边伸展开四肢边默默等待着。三、二、一,他的手心被轻轻戳了戳,接着是指尖的游走,勾勒出一个个雀跃着的字母: 


“R……U……O……K?(你还好吗?)” 

弗雷德因此笑了起来。他翻起手心,飞快地回应着他。他们漫无目的地闲扯着魁地奇、南瓜馅饼、罗恩今早的鸡窝头,用无数件细碎琐事把他们之间的距离填得满满当当。 


弗雷德止也止不住地嘴角上扬,不自觉地心神游荡,书写速度逐渐放缓。乔治配合地聊起了对角巷93号的待售店铺,用大段的讲述补上了他们对话的空白。 


“G.”弗雷德忽然喊他。 

“?” 


弗雷德深吸了一口气,飞快地写下:“I LOVE U.”


久久没有反应,弗雷德开始怀疑是不是书写快到乔治辨认不出。他刚犹豫着要再写一次,便感到猛地一痛,似乎是从板凳上摔下来了。哦,乔吉小笨蛋!——希望他没摔得太惨。下一秒他便收到了乔治的回应,写得一字一句,缓慢又郑重: 


"I LOVE U TOO 

5 yrs (5年了).”




他们激情热吻一事不胫而走,于是他们并肩走出时受到了所有人的注目礼。人群泾渭分明地分成两拨儿:知晓内情的和蒙在鼓里的,而且显然后者占了大多数。伍德震惊得像看到了斯内普穿超短裙;李的嘴巴大张得够放进弗雷德的拳头,于是他试着去塞了下,被李一把推开。 


哈利与赫敏一左一右地猛拉着罗恩,于是后者硬生生拖着两个人蹿了过来,冲着他们邦邦两拳,吱哇乱叫:“Bloody hell!你们什么滚到一起的?——我竟然一直都不知道!” 


金妮在一片喧闹之中华丽登场,在桌上拍下了一打黄油啤酒。安吉丽娜变出了几个玻璃杯,指挥着啤酒自动斟满。她举起一杯,向弗雷德和乔治扬了扬:“恭喜出柜!” 


弗雷德走去敬她:“谢了,兄弟,祝你越来越美——”“俗透了!祝你和乔治长长久久!” 


弗雷德笑嘻嘻地转向乔治:“祝你越来越美、永远不秃、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乔治紧跟着笑了起来。他同弗雷德碰了碰杯,声响清脆:“祝你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他将酒液一饮而尽,扬了扬空杯,又笑了笑:“祝我们永远浪漫。”



*引自凯鲁亚克《达摩流浪者》

阿兹卡班首席巫师
【占tag致歉】 很抱歉各位。...

【占tag致歉】 


很抱歉各位。这段时间因为群内各种问题而管理组出现占用大家大量时间可能给各位带来心理不适。为此感到非常抱歉。

近期有一些不知情的朋友难免产生误会,那么在此统一解释回复一下前因后果。


🔍

①首先,管理组公屏训斥一些现象是因近期群内活跃群员低龄,涉三过多且不看群规而至群内乌烟瘴气。是一犯再犯而至,管理组才公屏训斥。前几次并未点明是管理有所疏忽,在此表达歉意,今后一定改正,减少诸位不必要的冲突。群规不多且各条明确,请各位一定细读。

②其次关于清人方面。管理组清人是按照:不改群名片+长期潜水。的标准来清。如按公告改名片,则不会被清。


关于此,公...

【占tag致歉】 



很抱歉各位。这段时间因为群内各种问题而管理组出现占用大家大量时间可能给各位带来心理不适。为此感到非常抱歉。

近期有一些不知情的朋友难免产生误会,那么在此统一解释回复一下前因后果。


🔍

①首先,管理组公屏训斥一些现象是因近期群内活跃群员低龄,涉三过多且不看群规而至群内乌烟瘴气。是一犯再犯而至,管理组才公屏训斥。前几次并未点明是管理有所疏忽,在此表达歉意,今后一定改正,减少诸位不必要的冲突。群规不多且各条明确,请各位一定细读。

②其次关于清人方面。管理组清人是按照:不改群名片+长期潜水。的标准来清。如按公告改名片,则不会被清。


关于此,公屏训斥可能为各位造成不适,请多包涵。再次感到十分抱歉。百人大群,难免疏漏。



✔️

关于本群现状。

先说说我个人。最初建群只是因为热爱双子以及同人创作,所以希望建同好交流群可以一起讨论。以此后来逐渐成为百人大群我个人也是没想到的。但既然成群,总要有规。于是制定群规以及开始管理。

我承认,管理组的管理方式有些偏激。(再次诚心抱歉,我们会做出修改。)但每一条有理有据,并不是疯狗乱咬人。被点名提出的朋友们是已经有过无数前科以及被提醒过。群员有疑问可以当场公屏找管理组说理,也可以私下找管理组提出建议。但某些群员请不要在背后,偷偷摸摸,上不来台面的戳脊骨。管理组有错会改。但请利索,光明正大地正面提问,管理组非常欢迎。

✔️

well,近期群内有很多群员对此看不惯。所以想要退群离开的,我不反对,且希望退群尽快,好聚好散。但如留下,那么我们是一家人,我们同样热爱双子热爱同人创作。希望我们可以共同进步,很荣幸有共同的爱好,我们是为文学而生。


♥️

再次为占用各位的时间感到十分抱歉。祝您今晚愉悦。


如果您还愿意一起加群磕cp——那么随时欢迎您的到来!缘分让我们相聚。♪


凌萌

是一些混乱关系的乔弗

两个人都是天使和魅魔生下来的孩子,其中乔罗是生下来有角(虽然在成人后被弗雷德弄断了一只),弗雷德是生下来无角的,两个人的待遇就有了天壤之别

乔罗是天生的统帅者,继承了父亲的魔族大军成了一代(伪)明君,但是魔力只能说刚刚及格;弗雷德则是生来魔力充沛但是相对应的光魔力也很充沛(,在魔族很不受待见甚至在16岁之前都被当成乔罗的玩具,会被发泄欲望的那种hmm——原因是魔族深信这样能补充魔力,尤其是魅魔

当然乔罗是肯定不信的)

但是能看平常牙尖嘴利的欧豆豆会因为烙印发作(两个人都有烙印,而且两个人会同步发作)向他短暂地求饶还是蛮兴奋的w

烙印分布在舌头,后背尾骨上,是有强...

是一些混乱关系的乔弗

两个人都是天使和魅魔生下来的孩子,其中乔罗是生下来有角(虽然在成人后被弗雷德弄断了一只),弗雷德是生下来无角的,两个人的待遇就有了天壤之别

乔罗是天生的统帅者,继承了父亲的魔族大军成了一代(伪)明君,但是魔力只能说刚刚及格;弗雷德则是生来魔力充沛但是相对应的光魔力也很充沛(,在魔族很不受待见甚至在16岁之前都被当成乔罗的玩具,会被发泄欲望的那种hmm——原因是魔族深信这样能补充魔力,尤其是魅魔

当然乔罗是肯定不信的)

但是能看平常牙尖嘴利的欧豆豆会因为烙印发作(两个人都有烙印,而且两个人会同步发作)向他短暂地求饶还是蛮兴奋的w

烙印分布在舌头,后背尾骨上,是有强烈刺激就会软了腰的那种


就是专门搞车用的,目前剧情还没想好,但是he线是乔罗成为魔王,弗雷德拥有了自己的地位成了大法师和管家,两个人设了法律还找了诺埃尔代理自己过蜜月去了

be线是乔罗pua弗雷德把弗雷德搞得又自闭又斯德哥尔摩了,完全变成了没有乔罗就会封闭自己的模样;乔罗成了昏君被前来讨伐的天使和魔族实力搞没了

te线是弗雷德独立了和乔罗分道扬镳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弗雷德自己找了一些和自己身份或者处境相似的人当了小小的魔族区域王,虽然有的时候乔罗会乔装再搞搞什么的,但是总体来说还是很和谐的

详细剧情等我再想想

其中还有好多好多线啦我不是很想搞靠你们了!(?)

柠檬味汤圆儿

【FGF】山鸣谷应·1993

参考了@维他命_看置项再关注噢 叨爹的这张 和这张 ~叨爹人美画美心美还帮我改文我真的爱😭

赞助商@彩翼想吃糖豆★彡 

@詹姆牌奥利奥 的约稿~要求如下

[图片]


通感pa。本系列可以单独食用也可以当做长篇欣赏~每周末更新~

1981 1988 1992 ←强烈建议配合1992看!!

1994 


1993年冬。15岁


弗雷德有着比乔治更灵敏一点点的脑袋,层出不穷的鬼点子总在他展眉眨眼的一瞬间“扑”地冒出。可与此同时,他又在某方面迟钝得可与牙牙并肩。譬如,乔治似乎从不曾见弗...

参考了@维他命_看置项再关注噢 叨爹的这张 和这张 ~叨爹人美画美心美还帮我改文我真的爱😭

赞助商@彩翼想吃糖豆★彡 

@詹姆牌奥利奥 的约稿~要求如下


通感pa。本系列可以单独食用也可以当做长篇欣赏~每周末更新~

1981 1988 1992 ←强烈建议配合1992看!!

1994 



1993年冬。15岁


弗雷德有着比乔治更灵敏一点点的脑袋,层出不穷的鬼点子总在他展眉眨眼的一瞬间“扑”地冒出。可与此同时,他又在某方面迟钝得可与牙牙并肩。譬如,乔治似乎从不曾见弗雷德仔细审视过感情——


“人总会忘记他们想记住的,记住他们想忘记的。”他听到弗雷德拖长了声音喃喃,语气哀愁——这是弗雷德从不曾有过的。


乔治的心倏地一惊,猛然抬头,看见弗雷德正在与厚厚的魔法史书展开缠斗。最后他“啪”地合上了书,咒骂:“该死,背不下来!让O.W.L.见鬼去吧——我要准备舞会了!”


有一瞬间,乔治恍惚地以为弗雷德在邀请他跳舞。于是,在无数日夜里小心翼翼的爱意中,他的心脏“嘭”地浮起,满溢着温柔的狂喜。他注视着墙上微光明灭的小圣诞袜,花了很久才慢慢理解了这句话。狂喜逐渐消散,他窜到了嗓子眼的心脏慢慢落回了该待的位置——也许还再向下些。


弗雷德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于是他试着同样神色坦荡地迎上弗雷德的目光。有点难……他总想别开视线,幸好弗雷德及时地开了口:“兄弟,你说我邀请谁当舞伴合适?”


乔治笑了笑,一本正经地回答:“血人巴罗顶呱呱!或者,一定得是女性的话,洛丽丝夫人合适极了!”


十岁那年,种子刚刚落下时,乔治的心尖满是婴儿出牙般懵懵懂懂又躁动不安的欢喜,带着些生机勃勃的跃动,拉着他向弗雷德贴近;而现在,它长成了一团发炎的智齿,引得心火于血肉之下暗烧,戳弄时又会涌起难以言喻的诡异快意。*时日太长了,乔治已经习惯到可以边同这团暗火纠缠,边本能般继续同弗雷德嬉笑怒骂,不改声色。


弗雷德大笑起来,乔治紧跟着同他笑作一团。笑完了,弗雷德拍了拍乔治:“Well,来点正经儿的——”


乔治光是看着弗雷德的神情便猜到了他的想法。他微笑起来,听到自己的声音从远处落下:“嘿,安吉丽娜怎么样?”


像是有什么冰冷的东西猛地坠进了他的胃中,在他的腹腔上开了个洞。他的声音便是从那个洞中流出,绕过了心脏。


弗雷德扬起了眉毛:“你也觉得她不错?”他的目光向旁边飘去,神情陡然变得古怪。乔治跟着看去,看见李正在呼呼大睡,一束口水荡荡悠悠地准备降落。弗雷德掏出魔杖,轻柔地提起了李的脑袋,乔治心领神会地垫进了李刚写好的魔药学作业,让长桌免于被口水洗礼——真善良!他们起身击掌,为了避免吵醒李还努力憋着笑。


在金色的雀跃消散后,弗雷德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乔治,像是在探究他先前那句话有几分由衷。乔治没法继续看他,也没法像往常一样接住弗雷德的思绪,只好耸肩笑笑,把头埋回了课本。


弗雷德的动作快得很,第二天便向安吉丽娜抛送了邀请。乔治在他的身侧笑着旁观,一言不发。当他们并肩走出去时,乔治慢慢收起了笑容,一言不发地注视着他们,而后孤身一人地慢慢踱回了寝室。山鸣谷应的血脉相连几乎称得上是个咒诅:欢乐与触抚若有若无地传来,每时每刻都如额头上的钉子般提醒着他——他永远不能滑到桌子下面沉睡。*



弗雷德回来时几乎称得上是容光焕发。他一把拉开了乔治的被子,嚷嚷起来:“兄弟,你怎么了?这才四点!”


“我没事儿。”乔治冲他笑了笑,一如往常。


弗雷德上下打量着他,挑起了眉,不置一词。他走回了自己的床,拎出了两幅滑雪板:“没事的话,要不要去滑个雪?”


他们从暗道溜进了霍格莫德,清朗冰凉的天气好得像一场大病初愈*。乔治能感到弗雷德不时投来的目光,并及时又从容地回以微笑与注视——哦,他们总是这么默契。他们将鞋尖塞进铁夹,跳上冰壳,一溜烟滑下了山坡。


弗雷德鸟儿般一落一起,再一落时便不见了人影。乔治顺着陡起陡伏的山向他滑去。急剧地向下所带来的冲势让他浑然忘记了一切:安吉丽娜,舞会,还有弗雷德,只觉得身子里有一股飞翔、下坠的奇妙感。


他抬头看看山上。弗雷德正屈起双膝滑下山来:两支滑雪杖像虫子的细腿那样荡着,杖尖触到地面,掀起阵阵白雪。最后,他一腿下跪、一腿拖随,整个身子来了个漂亮的右转弯,蹲着滑行,双腿一前一后,飞快移动,身子探出,防止旋转,两支滑雪杖像两个光点,把弧线衬托得更加突出,一切都笼罩在漫天飞舞的白雪中。*


弗雷德向乔治冲来,快活地朗声大笑:“太棒了!要是以后我死了,重生点就选这儿!”


乔治以别无二致的笑声附合他:“兄弟,你和我想的简直是一模一样!”


他们沿路屈膝滑行,向着三把扫帚。他们一直滑行到小屋前,而后将滑雪板竖靠在酒馆的墙上,把靴子蹬蹬干净才走进去。*


弗雷德反常地拉着乔治坐到了角落。他喘着粗气,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乔治,鬓角帽檐处沾着大片雪花。“我真怀念我们小时候的亲密无间。”他忽然叹了口气,慢慢地说着,什么也没解释,转头招呼罗斯默塔女士:“两杯黄油啤酒——”“——两杯火焰威士忌!”


乔治站起身,视死如归地喊道。那团暗火从腹腔一直窜到了心脏,焰尖探出喉口烧化了思考。他端起酒杯,仰头猛灌了一大口。太辣了,他的咽喉被烈酒灼穿再点燃,激得他不住呛咳起来,心中却满是酣畅淋漓的快意。


弗雷德的脸在他灌酒时变得通红,他猜是被痛得。前者劈手来夺酒杯,乔治挥开了他的手,哈哈大笑:“我们很快就能再像小时候那样了!”他再次灌了口酒,而后放下酒杯猛拉住弗雷德的领口。没有迷情剂,没有夺魂咒,他只遵循着尖啸的心脏向前吻去。


没有预料中的推开,只有同样热切的回应。弗雷德搂上了他的腰,让两颗一并在尖啸的心脏紧挨着跳动,而后血液与神经在他们两人之间贯通,以及感情。乔治的暗火被弗雷德温柔地浇熄,于是现在他们可直接拥住彼此而不致被灼伤。


他十岁的伪命题被弗雷德全盘推翻:他们相通的绝不止是触感,还有别无二致的爱意。



圣诞夜时,他们手牵着手敲开了有求必应室,桌上静静地摆着一个落了灰的唱片机。弗雷德启动了它,转身向乔治行了个花哨的礼。乔治低笑了一声,无奈地放上了他的手,轻轻牵住。


一首博凯里尼。他们轻声哼着旋律,踩着金铸的音符小步跳起了圆舞。细雪从天花板打着旋飘落,或抚过他们的脸庞后粘在衣角、而后迅速融化打湿布料,或是落在他们相牵的手掌上,缠绕过他们紧握的指节。于是他们多了成千上万个舞伴,牵着手慢慢共白了头。


一支舞曲结束,弗雷德自觉换成了女步。他们边比赛着牵引的技巧,边额头相抵着交换呼出的气息。


弗雷德忽然开口:“——猜猜那天安吉丽娜和我说了些什么?”


乔治觉得那股极不舒服的感觉再次降临他的腹中。他张了张口,喉咙发紧,舞步不自觉放慢:“什么?”


“她分析了很久,结论是你肯定也喜欢我。说起来,那天我还时不时感觉胸口闷闷的,应该是接受到了乔吉为我吃的醋——哎唷,你踩痛我了!”弗雷德叫了起来,“她还说我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比最亲密的伴侣都多黏糊了十个月……我把她托付给了李,毕竟你也知道,李看上她很久了;又搞来了一些变性药水——一次一滴,一支舞的时长。咱们轮流喝,谁也不吃亏!”


乔治的头脑一片空白,呆呆地望向弗雷德,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勾起了唇角——因为弗雷德同样在向他微笑。


音乐于此刻切换。弗雷德向乔治鞠了个躬,伸出了手:


“所以,Mr.or Miss——请问您愿意和我一起参加明天的舞会吗?”


“如果有南瓜味的药水,”乔治一本正经地回答着,轻柔地放上了自己的手,“乐意之至。”


End.



弗雷德:有鼻屎味的。





*化用自东野圭吾

*引自波德莱尔《憎恶的桶》

*化用自陈先发

*两处均引自海明威《越野滑雪》



回礼里面是乔治吃醋的心理活动~

根号十六等于多少
lof我求你了给我过吧🥺我贴...

lof我求你了给我过吧🥺我贴个贴纸总行了吧(


(我还没想好这是谁💦

lof我求你了给我过吧🥺我贴个贴纸总行了吧(


(我还没想好这是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