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乔瑟夫乔斯达

25.3万浏览    3105参与
熹微。

【乔西】终焉

*有些人怎么 2022才入坑(指我)……于是爬来交乔西党费了呜呜

*是短打,有点意识流


  那不勒斯海岸有位老人,人们不知道他来自何处,只知道他在一个鸢尾盛放的五月忽然出现,日复一日用他那坚毅而忧伤的双眼眺望深蓝辽远的地中海,用同样落寞的语调重复着两个音节。

  西——撒。

  发间的秋霜和面上的沟壑诉说着他峥嵘光耀的过往,翠绿眼瞳中倒映出叹息桥旁的一个吻。

  有时拿了肥皂水,孩子一般吹泡泡,望着漫天华彩出神,目送它们飞去他视线不可及的远方,摸出一根发带绑在头上。...



*有些人怎么 2022才入坑(指我)……于是爬来交乔西党费了呜呜

*是短打,有点意识流



  那不勒斯海岸有位老人,人们不知道他来自何处,只知道他在一个鸢尾盛放的五月忽然出现,日复一日用他那坚毅而忧伤的双眼眺望深蓝辽远的地中海,用同样落寞的语调重复着两个音节。

  西——撒。

  发间的秋霜和面上的沟壑诉说着他峥嵘光耀的过往,翠绿眼瞳中倒映出叹息桥旁的一个吻。

  有时拿了肥皂水,孩子一般吹泡泡,望着漫天华彩出神,目送它们飞去他视线不可及的远方,摸出一根发带绑在头上。

  眼泪被日光吹散,衣角在咸味的海风里飘飞。

  他是在怀念什么。

  在繁华落尽的暮年,怀念远去的十八岁,怀念他曾拥有过的年轻的躯体,滚烫的沸血,荣耀的使命,怀念那个与他并肩短短三十日就永远离开的明亮少年。

  打败卡兹后回伦敦那天,他没有看到西撒的坟茔。他不知道他苦难的爱人是否仍躺在旅馆巨大的十字架型巨石下,太阳是否仍然那样残忍而慈悲地照耀着早已凝干的血。

  或许是不愿将西撒带离他最后的荣耀,可是发带不见了,他往后漫长的余生甚至失去了睹物思人的权利。

  “……还没有永别,乔乔,我们失去的只有他的音容,但在你的血液里,他的波纹,他的生命,他的希望,已经变成了你的力量了。……现在,乔乔,你就是他。”史彼得瓦根望向伦敦阴云密布的天空,西撒的面影同百年前威廉的重合起来。

  齐贝林。这个光荣而悲壮的姓氏,在这百年里,被血的诗行镀上银。

  他语气坚定,心里却酸涩。齐贝林是不幸的,乔斯达也是。命运赐予他们过于英雄的一生的同时降下更多伤痛,让他们失去所有后在用硝烟血泪换来的晨风里老去,名垂青史,泯然众生。

  可乔瑟夫说他知道的,他知道他的西撒会一直在,他的西撒永远都会救他于水火。

  西撒·齐贝林的名字镌在他灵魂里永不褪色,可每当想到前路有多远时,那个金色的影子又会悄悄爬出来。思念和孤寂教他疯了一般渴盼,就像弄丢了香烟的瘾君子,就像威尼斯海岸夜以继日低泣着的风。

  他摇摇头。多么讽刺,连自己名字都快要忘记的老头子,却那么清晰地记着一个一百多年前就化作泡沫的人。



  波纹能量向他预示着他的死亡,于是在一个宁谧的黄昏,他无声无息离开了爱人的故里。

  那不勒斯真的是个很美丽的地方。这里的日光那么清澈而辉煌,总叫他想起一个同样灿烂的人。

  如果,他想,如果西撒还在就好了。



  他来到西撒长眠着的古旧旅馆。木门被推开时吱呀作响,有些刺耳。

  云雀吟歌。

  年迈的他再没有翻动任何一块碎石的力量了,所以只是在那块瘢痕累累的十字架型巨石旁侧躺下来,让太阳给他苍老的躯体镀上光辉。

  他用完好的左臂轻抚石上的每一处裂隙,闭上眼,低低唤一声西撒,缱绻深情。

  他感觉到呼吸和温度缓慢地流逝,如同过去一百年安宁而疼痛的岁月。

  然后他又说,西撒。



  乔瑟夫·乔斯达,骄傲而强大的波纹战士,战功赫赫的替身使者,最终决定以这样一个承载自己所有悲喜的名字,作别他所热爱的世界。

  都结束了。



  那不勒斯海岸,海浪和日光仍然永恒,只是少了一位眺望的老人。

  这些年飞鸟来了又去,人们对他一无所知,只知道他离开时正值黄昏,夕阳坠落,骄傲一如它的升起。


fin.

燕溪北

瞎摸鱼 真的只是改了一下眉毛和服饰🤔

瞎摸鱼 真的只是改了一下眉毛和服饰🤔

摸你狗头

【JOJO乙女】当你想揍他

没错我就是这么敢想🐶

内含二乔,三乔,吉良,大肿桶(咱就是说请分别带入:丝吉Q,徐徐妈,手,以及…露西…吧……还是美国好了

ooc警告

文笔警告


乔瑟夫•乔斯达(战斗潮流时期):

“(异常浮夸)哈?你想打我吗?(退后两步)我好怕!”


“嘶——你还真打!不……不就吃了你一口冰激凌吗?还能减少你生理期疼痛的风险……”


“……虽然说那一口的范围确实有点大哈哈”


“啊?这不是我一口吃掉了整个冰激凌只留给了你一个蛋筒的理由,但那……诶诶,别打脸!”


“什么我根本没有脸……等!!我投降了!补给你一个……不,两个总行了吧!”


“真是无情啊……有了吃...

没错我就是这么敢想🐶

内含二乔,三乔,吉良,大肿桶(咱就是说请分别带入:丝吉Q,徐徐妈,手,以及…露西…吧……还是美国好了

ooc警告

文笔警告





乔瑟夫•乔斯达(战斗潮流时期):

“(异常浮夸)哈?你想打我吗?(退后两步)我好怕!”


“嘶——你还真打!不……不就吃了你一口冰激凌吗?还能减少你生理期疼痛的风险……”


“……虽然说那一口的范围确实有点大哈哈”


“啊?这不是我一口吃掉了整个冰激凌只留给了你一个蛋筒的理由,但那……诶诶,别打脸!”


“什么我根本没有脸……等!!我投降了!补给你一个……不,两个总行了吧!”


“真是无情啊……有了吃的就不要男朋友的小姑娘。”



空条承太郎(不灭钻石时期,成熟人夫斯哈斯哈):

“心情不好?”


“抱歉,我太忙了……徐徐怎么样,还烧着吗?”


“没事就好。”


“想打我几下泄愤?”


“……好吧。”


“觉得舒服了就停下吧。”


“对不起。”


“离婚……”


“……”


“不。”


“你和徐徐是我无法割舍掉的部分。”




吉良吉影(你是所有的手):

"你想打我?“


“不行。“


”(用你蹭脸)万一弄破了你娇嫩的皮肤就不好了。“


”是我哪里让你不满意了吗?“


”不想再被我舔?(字面意思)“


”嗯……就跟长指甲一样,这毕竟不是我能控制的。“


”不然就把你扔了……绝不可能。“


”我吉良吉影平静生活中最不稳定的因素是你,最不可缺的因素也是你。“



法尼·瓦伦泰(你是一个“善良”的美国意志):

”你在不高兴。“


”打死我?行吧,反正还会有另外的我来爱你。“


”不过我还是想问一句,为什么?“


”sbr大赛……那是为了你好。“


”不该牺牲那么多人……好吧,我明白了。(个大骗子,表面上什么都答应,实际上根本改变不了他的想法)“


”不信我……你还想打我?“


”是……我是总统,但那些人对我来说只不过是‘吉利’或者‘不吉利’的存在罢了,而利用他们的所有目的……”


“是为了你。”



大总统那我实在是写不下去了,我我我实在很难想象法尼会说出这种话……(不过如果对象是美国的话好像也没什么毛病)

其他人更难想象啊喂!!!

尬住了。

所以大家随便看看就好,ooc是铁定ooc了。

如有细节错误欢迎指出

艾德卡伦娜

表情包第2弹,来了……

依旧是对不起第3部的各位,但是你们的表情包是真的好用〈群殴预警〉

表情包第2弹,来了……

依旧是对不起第3部的各位,但是你们的表情包是真的好用〈群殴预警〉

Joseph Joestar

#战后

#意识流,ooc致歉

   我躺在意大利郊外的草地上,仰头望着天空。

   一切终于尘埃落定了,我最终打败了三柱男,虽然是费了不少力气。这一个月内发生的事情太突然,我刚认识的挚友西撒.A.齐贝林战死在了战场上。坦白来说,他的事迹足以让每个意大利男儿为之自豪。即使现在距最后一战已过两周光景,可我还是会忍不住不断地、不断地去回忆这段时间的训练,男人的友情和战斗。虽然有时这家伙的态度会让我恼火,虽然我只与他相处了一个月,但他是我一生的挚友,是我乔瑟夫.乔斯达要用一生去铭记,珍惜的家伙。但无论我发的誓多真切,他都不可能回来就是了...

#战后

#意识流,ooc致歉

   我躺在意大利郊外的草地上,仰头望着天空。

   一切终于尘埃落定了,我最终打败了三柱男,虽然是费了不少力气。这一个月内发生的事情太突然,我刚认识的挚友西撒.A.齐贝林战死在了战场上。坦白来说,他的事迹足以让每个意大利男儿为之自豪。即使现在距最后一战已过两周光景,可我还是会忍不住不断地、不断地去回忆这段时间的训练,男人的友情和战斗。虽然有时这家伙的态度会让我恼火,虽然我只与他相处了一个月,但他是我一生的挚友,是我乔瑟夫.乔斯达要用一生去铭记,珍惜的家伙。但无论我发的誓多真切,他都不可能回来就是了。我晃动着我的左手,那里已经被冰冷的机械取代。如果死去的人能像这手一样回来那岂不是太好了?哈,想想就不可能了,我自嘲地笑。

   就在这时我突然注意到,远远的草坪上半躺着一个金发的青年,好似十分注意地凝视着我。他的头发卷曲却不显杂乱,身上穿着再普通不过的夹克衫与牛仔裤,但我却觉得那身影无比熟悉。这个念头持续了一两秒就被我甩开,是我跟那三个原始人打架太耗费脑细胞了吗?不可能是西撒啦,他已经死了,况且那个孩子看起来只有13或者14岁。我和他的目光对到了一起,但我没有做出什么举动,想看这个小鬼究竟想干些什么。他站起来了,仍在看我。又蹲下去在草坪上拿了一样什么东西,然后向我走来。

   他步子跨得那么大,轻轻吹着口哨,不成腔调又愉快的曲子。哈,越来越像了啊。这不会是西撒的可爱小弟弟吧?不排除这个可能。但由于不认识他,我依旧没有动作。很快,一个毛绒绒的脑袋探到我眼前,那个吹着口哨的青年,把右手举到我面前,手上捏着一枝碧绿的小草,正向我微笑。他的脸凑近了,使我终于有机会仔细打量他。稚嫩的脸庞上生着蓝色的大眼睛和张扬的金色挑眉,五官立体。讲真的,如果不是这个小孩眼睛是蓝色而不是绿色的话我真的要当他是西撒的弟弟了!这真的太像了啊

  那男孩并没有因我的打量而改变他来的目的 :“来!给你——”他将小草像珍宝似的递上来

   我接住了,讶然地看着他,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什么嘛,这小鬼意外很单纯诶

  “对,微笑,就这个样子,快乐些……”

   他说完拍拍我的面颊,将我的头发很亲切地弄乱,眼神送来一丝温柔的鼓励,爽朗地冲我笑笑。然后把手插到兜里,继续哼着小曲走远了。

   我望着他走远。什么嘛,那个小鬼真的很怪诶。但为什么…我心里会这么难受?他们实在太过于相像,那个孩子的背影不知不觉地与我的挚友融在了一起。我依旧记得一个月前,那家伙也经常在训练结束之后大笑着揉乱我的脑袋,然后我们又会扭打在一起,最后精疲力尽地笑着松开对方,双双躺在地上。鼻子突然涌起一股酸意,连忙抹了把脸。开玩笑,被一个小孩弄成这样也太丢脸了。要是被西撒那家伙看到又要说些什么“乔乔也到了多愁善感的时候了啊”之类的刁钻话了吧。如果我们真的能像这那样一起闹,该多好啊。连忙把自己从想象之中抽离,如果就这样陷进去可能就出不来了

  那个孩子,不能就这么放跑他。我向他飞奔,从背后拍拍他的肩膀:

  “孩子,你叫什么?”


Joseph Joestar

#首戏,是刀子

我踏入那所漆黑的洋馆


破碎的墙体,四下弥漫的血腥气,无一不刺激着我的神经。西撒那家伙,不会真的…我不敢往下想,甚至不敢大声呼喊他的名字,万一得不到回应呢?可恶这混蛋,别吓我呀!你一定只是被打伤躲在什么地方休息呢吧?快给我出来!额前渗出几滴冷汗,四下环顾无人心中焦躁更添几分。直到我看见不远处漂浮的猩红色泡泡,脑中霎时一片空白警铃大作,瞳孔剧烈收缩快步奔去。近前来方看清透明的肥皂泡中赫然放置着挚友的头带与解毒剂。我抬起手轻触其上,泡泡瞬间破裂化为大量的金黄色的波纹注入体内,甚至在它们与我接触时发出的如日光般的光芒都让我觉得刺眼。身体的疲劳随其消失殆尽,可心下剧烈的悲痛与愧疚...

#首戏,是刀子

我踏入那所漆黑的洋馆


破碎的墙体,四下弥漫的血腥气,无一不刺激着我的神经。西撒那家伙,不会真的…我不敢往下想,甚至不敢大声呼喊他的名字,万一得不到回应呢?可恶这混蛋,别吓我呀!你一定只是被打伤躲在什么地方休息呢吧?快给我出来!额前渗出几滴冷汗,四下环顾无人心中焦躁更添几分。直到我看见不远处漂浮的猩红色泡泡,脑中霎时一片空白警铃大作,瞳孔剧烈收缩快步奔去。近前来方看清透明的肥皂泡中赫然放置着挚友的头带与解毒剂。我抬起手轻触其上,泡泡瞬间破裂化为大量的金黄色的波纹注入体内,甚至在它们与我接触时发出的如日光般的光芒都让我觉得刺眼。身体的疲劳随其消失殆尽,可心下剧烈的悲痛与愧疚却无法消解。


我的担忧终是变为了现实,西撒你这人…你用命给我带的东西,我怎么受得起!我可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对你说那些过分的话,如果不是这样…你或许现在还现在我的身旁同我说话吧?可现在我连你的尸首都无法找到,连道歉都做不到也来不及

耳畔听得身后细碎声响遂转身看去,Lisalisa站在较远处神伤并无动作,目光向下触及地上的十字形巨石方发现其下缓缓渗出深红色的血,双拳紧握一时愣在原地,全然明白挚友命损于石下,而我甚至无法见他最后一面,向他说声抱歉,再给他一个拥抱用于和解。紧攥手中挚友遗物,再也无法掩饰胸中痛苦大吼出声


“西撒!!!!!”


大颗泪珠划过脸颊,喊到喉管发痛也不想停下。可恶,可恶!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他本来应该跟常人一样在磨砺与快乐中享受青春再成家立业,安然度过一生,为什么命运让他这么早就命损于此?做为英雄死去又能如何?我乔瑟夫.乔斯达还是头一次被搞得如此狼狈,而我除了接受现实,接受他的死亡以外什么都没法改变。


就在这时Lisalisa叫住我,这个要强的女人背过身去生硬得告诫我向前走,不要管西撒的死之类。虽心下多有不爽,但你不也是真心地在为他感伤吗?那么要强干什么?想哭就大大方方哭出来不就好了?她还故作镇定将烟叼在嘴中,可老师啊,你连烟都叼反了。于是我出声提醒她,她身躯一震,过往铸就的坚固心防在此刻瓦解,随即我听见她压抑着的啜泣声。我们就这样静静地为我的挚友,Lisalisa的徒弟,这位年轻的英雄西撒.A.齐贝林哀悼


几分钟后,我暂时冷静下来 ,地上的血迹不止是西撒一个人的,沿楼梯蔓延而上的是瓦姆乌受伤留下的。西撒应该在死前重创了他,必须赶快趁在他伤口愈合之前解决他。而我的老师同样发现了这一点。她抹干泪水让我跟着她前进,我应允。我将西撒的遗物放在胸前贴心的口袋里。这样,我便能时刻感受到他,时刻铭记我的挚友,他一直与我同在。


一起战斗吧,西撒

史诗之裤
对不起对不起嘿嘿嘿来混更一下好...

对不起对不起嘿嘿嘿来混更一下好丑好丑不要喷不要喷啊啊啊好羞耻没人点赞就删

(疯)

对不起对不起嘿嘿嘿来混更一下好丑好丑不要喷不要喷啊啊啊好羞耻没人点赞就删

(疯)

星海.耍废中

“西撒与西撒的灵魂互换导致了一系列奇妙经历而且很冒险”简称“西撒的奇妙冒险”(6)

❗️西乔注意

⭐:如果我也有砸挖撸多就好了,我想趁时间暂停赶紧码字

“西撒与西撒的灵魂互换导致了一系列奇妙经历而且很冒险”简称“西撒的奇妙冒险”(6)

❗️西乔注意

⭐:如果我也有砸挖撸多就好了,我想趁时间暂停赶紧码字

星海.耍废中

部分搬搬——全搬那也太累了吧!

欢迎来扩列,我天天发动态()

部分搬搬——全搬那也太累了吧!

欢迎来扩列,我天天发动态()

LichKingismymaster

老伙计哈哈哈哈,凉屋玩梗一直可以的

[图片]

[图片]


老伙计哈哈哈哈,凉屋玩梗一直可以的


雨除星見

*整点代餐梗图*

二乔:我们乔家世世代代都是绅士

幼承:(看着相册里的蘑菇陷入沉思)


*整点代餐梗图*

二乔:我们乔家世世代代都是绅士

幼承:(看着相册里的蘑菇陷入沉思)


刘狗剩

无效cos VS 有效 cos

好的…我懂了…

只剩头了。

无效cos VS 有效 cos

好的…我懂了…

只剩头了。

霆大狸

刷到了这个jojo问卷就试着填了一下!

其实是想趁着问卷多试着画些之前没画过的角色x

对于博爱来说,每次遇到选最喜欢的角色或者cp都很苦恼啊😖

(3张meme的大图放在后面了,不许有jo厨没看过这么好笑的meme!!

刷到了这个jojo问卷就试着填了一下!

其实是想趁着问卷多试着画些之前没画过的角色x

对于博爱来说,每次遇到选最喜欢的角色或者cp都很苦恼啊😖

(3张meme的大图放在后面了,不许有jo厨没看过这么好笑的meme!!

Green Goldfish

贫民窟的金发们

最后一页是个小彩蛋

去年九月开始画总算想起来画完了……平均每行之间都得隔上那么两三周所以画风差距还蛮大的(对不起我画崩了)

总的来说就是在贫民窟→遇到JOJO→看到有人死→攻击→死→意志的延续(不考虑是正派还是反派反正延续就行了)

关于配色:主要就是(按西撒和dio的瞳色)取的三间色,第五行根据原剧里画面的颜色取了三原色

应该能看得出来dio基本上都是描的……spw全是默画所以错了好多对不起啊啊啊啊

行吧就扯这么多了

贫民窟的金发们

最后一页是个小彩蛋

去年九月开始画总算想起来画完了……平均每行之间都得隔上那么两三周所以画风差距还蛮大的(对不起我画崩了)

总的来说就是在贫民窟→遇到JOJO→看到有人死→攻击→死→意志的延续(不考虑是正派还是反派反正延续就行了)

关于配色:主要就是(按西撒和dio的瞳色)取的三间色,第五行根据原剧里画面的颜色取了三原色

应该能看得出来dio基本上都是描的……spw全是默画所以错了好多对不起啊啊啊啊

行吧就扯这么多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