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乔纳森乔斯达

95295浏览    2091参与
艾德卡伦娜

chapter.前传

我是dio厨,但不妨碍我想搞他(误),我想搞他,但不妨碍我想写他被救赎(确认)

与原作主线有冲突

文章中带入了自己的思想方式

没有明确的CP意向,亲情向yyds,友情向yyds

文笔挺渣的

可能是个长篇的坑

(本篇dio母亲的头发颜色私设为金色)

如果以上都可接受,那么请欢迎食用


————————————————————

在海面上人们永远会看到一片蔚蓝和点点白浪,却不会有人注意到那隐于海底之下的黑暗。

——题记


迪奥布兰度在乔纳森乔斯达死后占据了他的身体,但是现在两个人沉于海底,没有多余的血液,这便导致了迪奥无法与这具躯体完全融合,他还需要一个磨合期以及大量的血液...

我是dio厨,但不妨碍我想搞他(误),我想搞他,但不妨碍我想写他被救赎(确认)

与原作主线有冲突

文章中带入了自己的思想方式

没有明确的CP意向,亲情向yyds,友情向yyds

文笔挺渣的

可能是个长篇的坑

(本篇dio母亲的头发颜色私设为金色)

如果以上都可接受,那么请欢迎食用


————————————————————

在海面上人们永远会看到一片蔚蓝和点点白浪,却不会有人注意到那隐于海底之下的黑暗。

——题记


迪奥布兰度在乔纳森乔斯达死后占据了他的身体,但是现在两个人沉于海底,没有多余的血液,这便导致了迪奥无法与这具躯体完全融合,他还需要一个磨合期以及大量的血液。


迪奥凝视着眼前的头颅,他一生认定的唯一的宿敌,此时正一言不发的躺在他的手臂上,蓝绿色的眼中没有了以往的光芒。


他能听见周围水流的声音,在棺材的周围是成群游过的鱼类与无数的礁石。


棺材是完全密封的,这也就意味着氧气也是少量的,不过吸血鬼也本就不需要呼吸,氧气的减少除了减慢头颅氧化腐烂的程度以外没有任何作用。


棺材不会自己浮上海面,只有等别人将棺材打捞起来,吸血鬼才有希望重见天日。


哦,我的老天爷呀,希望那是个晚上吧。


但棺材何时会被打捞,是几天后几个月后还是数百年,甚至几个世纪后?没有人知晓,所以迪奥布兰度选择了长时间的沉睡。


他第一次入睡是在进入棺材后的第3个小时,入睡时间仅仅只有4个小时,就像是一个没什么作用的小憩。在醒来后,映入他眼帘的是乔纳森的头颅,迪奥承认他有被轻微的吓到了,但他很快就回想起来自己正在海底,自己头部以下的是自己宿敌的身体,而身体主人的头颅正在自己的旁边。


他翻了个身,鲜血从两人的脖颈交合处流了下来。


“蠢JOJO,我现在可没有精力去解决这具身体,给我安静一点吧。”


与其说他感受不到痛疼,不如说他不想管脖颈处的疼痛来的实在,迪奥又一次陷入了沉睡。


这一次他沉睡了有三个月之久。


迪奥做了一个梦,梦中满满的都是阳光,他的母亲在阳光之下笑得十分灿烂,微风扬起,卷起了片片玫瑰花花瓣。


浅黄色的玫瑰花与她的金色头发似乎融为了一体,继而飘散于天空之中。


此时迪奥感觉自己还是人,还是那个少年,他与母亲追逐于花田之中,就如同多年前他所希望的一样,没有那个酒鬼父亲,没有要为钱担心的地方,没有石鬼面……有的只是一片与世隔绝的花海,与他挚爱的母亲。


玩累了就准备他母亲的腿睡下,亦或是和母亲一同倒在花海里,他们笑着闹着。


一向是亲情如同拖累的迪奥,此刻却感受到自己正贪婪的享受着与母亲在一起的时光。


那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就像是百年沙漠里来了一场大雨,然后沙漠就变成了生物物种最多的雨林一样神奇。


但是迪奥醒了,在棺材撞击到礁石的时候,轻微的震动震得睡得迷迷糊糊的他有些头痛。


迪奥不满意地咂了个嘴。


看着眼前的暗无天日的棺材底,再不见梦中的花海,迪奥翻了个身,留下了两行热……


血。


不绝对不是流泪,流泪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


身体依旧没有任何一点恢复的迹象,失去耐心的他选择了继续沉睡。


这一次迪奥沉睡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他梦见了与乔纳森乔斯达一起度过的那七年的青春时光……


整整7年,不再是贫民窟的生活,就像是原本高贵的威士忌装进了同样高贵的红酒瓶之中,也许倒也不是特别合适,但却适合。


那七年,他不需要担心父亲的殴打,不会在半夜再被隔壁街坊的吵闹声扰梦……他与乔纳森乔斯达平起平坐,只要再稍加一点小手段,就可以完全独占乔家财产。


而也就是在快成功的时候,他露出了一点破绽,而最后……终是棋差一招……


……吗?


那是不老不死,获得永生的他的错吗?那可能是进化为高地吸血鬼的他的疏忽吗?


不,当然不是!本dio怎么可能败于JOJO?!


回应他的只有不断的流水声。


他嗤笑一声,把乔纳森的头颅拨开,移动到他所看不见的角落。


“蠢JOJO。”他听见自己这么说,继而又沉睡的过去。


一次次的梦见,一次次的惊醒,迪奥也分不清自己究竟在海中过了多久,是几年还是几十年?


就算是变成吸血鬼,只要见不到时钟,也不会对时间有一个绝对准确的把控。


梦中的容貌与声音几乎也是模糊不清。


但迪奥却一直记得,那个名叫JOJO的蠢货与他度过了7年的青春。


他蠢到无可救药,以为完全能够打败自己。


他念叨着那些所谓重要的亲情友情,就像传说中那为了人民幸福而去征服恶龙的勇士。


但事实证明他谁也救不了,也打败不了迪奥。


或许从出生就是,含着金钥匙与含着铁汤匙的孩子终归是不同的。


所谓的亲情,那不过是别人用来束缚着你,要你为他/她俯首称臣,贡献生命的一个工具,更别提那爱情和友情了,简直就令人可笑至极。


生于黑暗中的人永远只属于黑暗,而身于光下的人,终究会被拉下黑暗,吞噬殆尽,就像他会占据乔纳森的身体一样。


 流于血脉之中的羁绊与渊源啊。


此生乔斯达一族的人将永远会面临着被拉下黑暗的命运!


迪奥布兰度终究不愿意多去看头颅一眼。


黑夜永远也埋葬不了如同星辰一般的光芒,同样光也一样不能吞噬黑色的传说。


在百年后,在迪奥感受到了棺材的晃动后,他隐隐感受到属于他的那个时代即将要开始。



—————————————————————

事后小科普:黄色玫瑰的花语是守护|•'-'•)و✧

WhaT A Weird CooKie

【乔迪】Golden Tulips#8

 提示,这不是全文     

                                           ...

 提示,这不是全文     

                                                                                       

        好真实的梦境。

       他凝视着洗衣篮里的睡衣。在梦里,他甚至忘了自己穿着的明明是睡衣,怎么会有腰带呢?

 

 

       门被敲响了。

       迪奥在门外喊道:“早餐都不来吃,午餐你干脆也别来算了,都中午了!”

       乔纳森从浴室飞奔到书桌旁,拿起了桌上的小钟。天哪!确实已经中午了,自己甚至没有意识到。

       门打开的一瞬间迪奥露出了惊吓的表情,随之而来的是脸红和炸毛。

       “乔乔,把你的衣服穿好!”

        乔纳森一低头,发现自己急匆匆地跑出来时真的忘了衣服。

        乔纳森尴尬地关上了门,按正常的打开方式重来了一边。

        面对迪奥的一脸嫌弃,乔纳森支支吾吾道,“你昨天不也没……”

        迪奥眯起眼睛,挑起了一边的眉毛,“我昨天怎么?”

       乔纳森反应过来事情有点不妙,改口道,“是个讨厌巧克力的坏孩子。”

       迪奥的表情变得有点复杂。

       乔纳森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自己差点连偷看迪奥睡觉的事情都暴露了。

 

 

       乔纳森是挺饿的了,毕竟起晚了没有吃早饭。但是他是在是提不起胃口,也没法把注意力放在食物上。他现在正在和自己可爱的弟弟面对面坐在一桌吃饭。当然,桌子的主位上,还坐着他们的父亲。

       他的目光总是时不时不受控制地从自己的盘子上溜走,去到迪奥那儿,就好像迪奥身上有什么磁石似的。

       每多看迪奥一眼,他的负罪感就变得越强烈。

       迪奥用银汤匙搅动着碗里的浓汤,手背上微微凸起的血管看起来非常好看。

       迪奥的头发留得比以前稍微长了一点儿,脑后的部分已经可以覆盖住脖子了。吃饭的时候迪奥用细缎带将脑后的头发简单地扎了一下。

       这样大的一张桌子对只有三个人的家庭来说确实显得有些空旷,在这样长久的沉寂下,整个餐厅显得有些单调和寂寞。乔纳森感觉自己的手心已经开始冒汗了,勺子总是有点在手里滑动的趋势。其他两个人倒是专心与自己的食物,一言不发。父亲从小就教育他们要注重礼仪,餐桌上也是如此,要注意的事情有很多,而大家的话都很少。乔纳森有时很羡慕普通的家庭生活,然而热闹和烟火气很可能永远都不会属于他。

       乔纳森偶尔和父亲对上目光的时候,紧张的感觉就会加剧,他的负罪感也会再加上一分。他觉得,自己对迪奥的想法也许最好永远是个秘密,也许他该让这个秘密和他一起烂在坟墓里。也许自己应该下学期去认识一些别的女孩,好忘掉对迪奥的这种背德的想法,而不是放任自己的情感偏离正常的轨道。

       成为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哥哥。

       乔纳森不断对自己强调到。

       可他的目光依然像是被磁石吸引了一样,控制不住地盯着迪奥,就好像是形成了反射一般。

       迪奥抬起勺子又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浓汤,在唇边留下了些许白色的汤渍,又用舌尖轻轻舔掉了。

       乔纳森不由得想起了昨天梦里的场景。他觉得有些东西早就在自己的心里生下了根。

       但他知道自己不能。

       乔纳森感到越来越无助。

       迪奥也许感受到了他的目光,抬起头瞥了他一眼,又继续低下头喝他的汤,平静地仿佛无事发生。

       看着迪奥吞咽时滚动的喉结和他含住勺子时微张的唇,乔纳森感觉鼻腔内有些刺痛的感觉,有些滚烫的液体迅速填满了他是鼻腔。他拿起手帕捂住了自己的鼻子,狼狈地匆匆起身去厨房拿冰块。

       可惜他没有看到自己转身离开时迪奥脸上挂的那一抹得逞的坏笑。


----to be continued

0427

眩晕,安静的躯体

/原设JD,莎乐美要素,总体来说不太正常。


爱之神秘远比死之神秘更神秘啊。爱才是唯一该考虑的。——《莎乐美》


点击就看迪奥自言自语。 


FIN.


/原设JD,莎乐美要素,总体来说不太正常。


爱之神秘远比死之神秘更神秘啊。爱才是唯一该考虑的。——《莎乐美》


点击就看迪奥自言自语。 


FIN.



walnut

终于找到适合我的笔刷了俺必须得整点什么

画了老婆和乔纳哥,呜呜

比较水就是


终于找到适合我的笔刷了俺必须得整点什么

画了老婆和乔纳哥,呜呜

比较水就是


-阴風過境-

【迪乔|1970s】《黄金舞厅- Gold Room》

*杜撰注意:乔斯达一世是乔治的祖先,原作一世就是乔治。


1

公元一九六七,伦敦,乔乔十七岁。

在乔斯达家族的餐桌上,乔治•乔斯达问他墨蓝色头发的儿子,乔乔,在美国的生活可好?

乔纳森•乔斯达说,海龟湾家里的钢琴是斯坦威,弹起来跟伦敦的一样。

弹斯坦威的,一般玩具是奔驰Type 300,要么就是劳斯莱斯老爷车。

今天乔治•乔斯达早已不再被称呼为“乔斯达公爵”,英国贵族结构在战后分散成密密麻麻的丝线潜入英国政权。而丘吉尔是贵族的一支毒液,注入大英的血脉,一战成名。他相当于同分异构体,拒绝了伦敦公爵的封号。目的是过好自己往后英明的政治余生,而不是做一个什么爵士。...

*杜撰注意:乔斯达一世是乔治的祖先,原作一世就是乔治。

 

1

公元一九六七,伦敦,乔乔十七岁。

在乔斯达家族的餐桌上,乔治•乔斯达问他墨蓝色头发的儿子,乔乔,在美国的生活可好?

乔纳森•乔斯达说,海龟湾家里的钢琴是斯坦威,弹起来跟伦敦的一样。

弹斯坦威的,一般玩具是奔驰Type 300,要么就是劳斯莱斯老爷车。

今天乔治•乔斯达早已不再被称呼为“乔斯达公爵”,英国贵族结构在战后分散成密密麻麻的丝线潜入英国政权。而丘吉尔是贵族的一支毒液,注入大英的血脉,一战成名。他相当于同分异构体,拒绝了伦敦公爵的封号。目的是过好自己往后英明的政治余生,而不是做一个什么爵士。

乔治•乔斯达有很高段位的觉悟,他为人低调,救济穷人,他海纳百川,再以慈善名义发放基金。乔斯达家族在伦敦拥有完美名誉,受百姓爱戴。丘吉尔起先锋示范,乔斯达家族紧随其后。乔斯达一世留下的繁华也换了一种形态。

正因乔治教子有方,长相英俊正直的乔乔在学校是万人迷。但还是有人欺负小孩单纯,例如剪破绅士的学生制服、在艺术比赛之前毁坏乔乔要弹奏的钢琴。乔斯达家族总不能买对家手脚,这样不够传统,乔治只是稍微停止借贷业务,从而达到让对方破产的效果。对方游戏人间的小孩子尚未看清上层建筑,等到反应过来已为时已晚。

乔治称这种政策为“和平”。

乔乔是风度偏偏却有些空虚而庸俗的老好人,他谦逊的脸摆明了“我的身上缺点什么”的意思,乔治说:“例如杀气”。乔纳森自己也想到了这一点,父亲可能真的不喜欢这样的继承者,沉默会让你变得成熟,他也开始这么做了。一个缄默的绅士会比一个孩子气的少爷更招人喜欢,乔乔这么想。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取代英国成为世界霸主,在战后出生的年轻一代被赋予先天自信、绝对自由的品质,每一个婴儿都是在尸骨上绽放的蔷薇。这是吃着微波炉烤的食物和巧克力糖长大的一代,这是给世界带来了摇滚乐和录相机的一代,这也是有史以来最不平凡的一代,他们将开始成为美国社会变革的火车头。兰登•琼斯如是说。

乔治乔斯达觉得,还是把乔乔送去纽约吧。那里没有久远的历史需要他们小心翼翼,有的是更年轻的血液,更广阔的天地,乔纳森会光彩照人。

 

同年,NYC。

乔纳森乔斯达太过谨慎,把在剑桥的习惯带到了小意大利和格拉梅西。在学园,他牵着女同学的手献吻。噢噢!涂着红唇的大波浪同学,v字领口,他大气不敢出,女同学大叫你含羞作甚!乔乔青涩地撇过头去,手里还是抓着别人的手,哪来的英格兰绅士哇,牵着女孩子的手不放不是流氓是什么呀?他随便红唇女子揶揄便是。女孩跟她背后的碧池姐妹共同调戏乔乔。一人一个,乔纳森的脸上多了6个唇印。

美国女孩子太聪明了!乔乔感受到了危机,他有点招架不住。乔纳森拿出钢笔给女孩留了联系方式和地址,如果有派对请带上我一起好吗。

女孩们大叫今夜有的是最火辣的蒙面舞场,你不知道吗!乔纳森一愣。好吧算了,异乡人!圣罗兰、Alexis Mabille,总之就是一堆asshole异国大人举办的杂交派对啦。你会去吗?

乔纳森表示十分乐意。

那么,在Gold Room 相遇吧,英格兰绅士。

乔纳森拿过酒场卡片,Gold Room,黄金舞厅。

 

 

2

在NYC的夜半舞场。

乔乔对镜更衣。

乔纳森想起温彻斯特公学的校训:Manners makyth man,不知礼,无以立也。乔乔拿起他英伦绅士的文明手杖,漆黑的燕尾服和蕾丝假面,墨蓝色的头发向后梳显得乌黑发亮,锃亮的皮鞋是高贵典雅,燕尾是让人看向他背影时感到摇曳生姿的无情。不不,乔乔的双眸有情,一汪春水也配君子的脸。

毋需推开大门,自有带上假面的侍卫伺候,乔乔想:上流社会,我有点烦你了!悲悯涌动,他与侍卫贴面。舞厅浮光掠影,觥筹交错,乔纳森要迷路在这酒池肉林之中。幽香扑面的玉肩、酒水蛋糕的糜乱、常常擦过脚踝的裙摆,是黄金舞厅的幅员。白皙纤长的脖子上是女人的花面,男人们揽住女伴的细腰,腰下的隆起是浮想联翩、所有雄性的秘密花园。

乔纳森有些沮丧,这与我的英国生活并无不同。

台上是男人身着红黑礼服在演奏钢琴,金色头发熠熠生辉,面具是十分夸张的——鸟类羽毛插在面具边缘,向上翘起的弧度是乔纳森今生无法理解的骄傲。他好似有一种气质,使得乔乔大脑里有希腊神话的幻想浮现,像男神、像个人崇拜。

“迪奥!迪奥!”女孩儿们在尖叫。黄金舞厅有如沸腾了,所有的人目光投向我们的靶面。

你是谁呢?亲爱的男神。

“迪奥!把头转过来!”

为什么他戴着面具却能被所有人认出来?

“迪奥布兰度!能不能再来一次那个!那个!”

“对对!再一次!”

被称作迪奥的男子不说话,默默摘下面具,他好像也明白再戴着面具似乎多此一举。黄金舞厅的灯光找到归宿了吗。为什么只有他照得那么深刻,为什么只有他那么耀眼夺目?乔纳森特别不解,为什么有人什么也不用做就能融入Gold Room?爸爸,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我数着钟头过去的日子,我在礼仪老师面前的丑态,爸爸,我多年的教养在这个人面前真的值钱吗?

“再来一次吧!迪奥,能不能再踩在钢琴上走一段路!?”

希腊的神像,我深深地看,他优雅地端坐在众人之上,迪奥带着英国的风度,显得十分亲切,我好像陷入其中,他金色的浓密发旋,额头十分美丽,鼻尖是使灯光倾泻下来而被分流的山脉,你是谁,我想把你画成阿多尼斯。告诉我,你的优雅从何而来。

“啐!婊子养的!今年的小提琴金奖是迪奥学长‘射了个门’得来的吧?”

你再说一遍?乔纳森的心理活动被掐断,他怨恨地望向那个满嘴脏话的男子。

男神端坐在高位,嫉妒者眼红者在黑暗中发出阴冷粘稠的声音,他们在用语言猥亵他。迪奥宠辱不惊,依旧弹着。女孩儿们的脸瞬间变了个调,厌恶地看向那个男的。

“你再说一遍?”这次乔纳森说出来了。

舞会依旧热闹,在更远的酒场,人们是荷尔蒙的奴隶,无人在意莫名愤恨的乔乔。迪奥也没有任何变化,有太多人为他愤世嫉俗。大家带着假面,空泛的思想随着紫色帷布在空中随风飞舞。迪奥在台上弹《蓝色多瑙河》,东洋来的留学生在喝燕窝和西米露,其中日本留学生胸前佩戴代表皇室的菊花。银器和玻璃器皿里装着富士山那么美的冰淇淋和三文治,每个人的大脑装着资本主义和纸醉金迷,淑女面前是小酒与葡萄,男人面前是肉食和松露。

乔纳森脱掉燕尾外套,身着华丽的名牌衬衫,手臂上箍着的袖环闪闪,他手里虚虚提着一个晶莹剔透的高脚杯,将红酒一饮而尽,男子以为他要转身离场,便重复了一遍:“我说他射门才得来的金奖。你有什么意见?”

结果乔乔的衬衫袖扣瞬间爆掉了,他根本没有要走的意思,他撸起袖子迅速抄了一瓶葡萄酒转过身来砸向男人。他刻意没有对准他,酒瓶在男人脚边炸裂。

女孩儿们马上散开,叫起来笑起来,天啊男人打架,有好戏看了。

“乔乔——别这么粗鲁——”乔治的叮咛在耳畔回响。

乔纳森一拳砸向混蛋脑门。

“乔乔——英格兰之子应该拿好刀叉——”

尖叫和掌声四起,乔纳森身子热了。在英国,他找不到自己。但在纽约,在黄金舞厅,他的面具带给他的宇宙是无法想象的辽阔...!男人一把抓下乔乔的面具,乔乔的脸露出来了,他抹好发油的蓝色头发因为运动幅度大而散出了几根碎发在额前。

“乔乔——别吃得到处都是汤汁——”

乔乔愠怒,而混蛋向乔纳森脸上挥了一拳,把乔乔嘴角打出了血色。乔纳森忍无可忍,一把薅了他头发,把男人渐渐提离地面,惨叫声清清楚楚传入迪奥的耳朵,他只要一抬眼就能看得一清二楚。但迪奥只是把左腿搭在右腿上更加忘情地演奏。

“乔乔——他缺少一种品质,威严的品质——”

乔纳森在舔自己牙齿——如果发现任何一颗牙齿掉了,他不会让这个混蛋好过。

“乔乔——绅士应该怎么做——”

看着我..!乔纳森把男子摔向地面,擦得油亮的宝贝皮鞋踩住他的脖子,“绅士之道”,并非忍让,我参透了,爸爸。

德意志的管弦乐在穹顶之下飘荡,你是完美的黄金舞厅,而乔乔是勇敢的乔乔。乔纳森抬头雀跃地望向迪奥,谁知台上的人早就换了一轮,男神怎么不见了。

 

迪奥踏着他高级的皮靴,咔哒咔哒地响。

他今天打扮成王子,可是王子懊恼地冲进舞厅后台的卫生间。

他在台上的时候想,那个嘴里念着“The Gentleman's Way”的男人是高贵而自知,他一定知道自己迷人。

美丽的先生坐在大理石瓷砖上叹气,他想,那个勇士没有穿铠甲,可他是那样英勇,沙漠里饮血的西班牙军团不及你为我的那样勇猛;他想,你叫什么名字?女孩叫你乔纳森?

迪奥抓抓他的金发,for the god's sake,可不可以花美金买他一个吻呢?

好吧,乔纳森......!他想,他的钢琴键不受控制,要飞上云端了!他想,酒水只有二十八度。

他想得痴迷,黎明和他的血液在不受控制地攀巅,直到舞厅的水晶吊灯,以及月亮之上。

 

 

 3

这天乔纳森嘴角贴上了纯白的ok绷,是日本女子送的,他现在坐在校长室,与校长相对无言。

“好吧,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骑士精神不可磨灭。”

校长愣了一会儿,快要笑出眼泪,原本十指交叉放在实木桌子上的双手被打散了扶住额头,“乔斯达先生,你把你的同窗打成骨折是骑士精神...?”

此时从内室出来了个人。

“迪奥!你怎么出来了,让你见笑了乔斯达...”校长坐不住了从沙发上站起来就把来者往内室送。

“爸,这有什么?”

迪奥...你是校长的儿子...?!乔乔很想张开嘴巴露出豚鼠瞪大眼睛的呆呆表情。但是他只是眨了眨眼睛。

“爸,你能不能出去一会儿,我跟乔纳森交流一下。”

校长站起来,乔纳森重新打量了一下他,金色的大背头和西装革履,眉眼间父子如此相似,不同的是大人有一张充满铜臭的面孔。迪奥是浑然天成的高雅。

门关上了。

乔纳森这才反应过来迪奥刚洗完澡只围了条浴巾,没有灯光和蜡烛,没有香氛和面具,就是白得发光的上半身和帅气的脸。

他踩着绣花拖鞋坐了过来......天哪,别靠近我,迪奥,我的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你为什么大笑?胸膛,胸膛在流水,从头发丝,从锁骨上流下来的水像小溪从伦敦的山间流过,皮肤像被小路连结的村落。它要流向我了...!

迪奥寻味乔乔眼睛里迸出梦想的春波,太有意思了,他一直在大笑。乔纳森你的肱二头肌要被制服勒死了,解开扣子透透气吧,但是迪奥不说。

“乔纳森,你读过《唐璜》吗?”迪奥开口了。

“英国人都知道。”

“叹息,因压抑而更深邃;

还有偷偷地一瞥,因觊觎而更甜美。”

迪奥调笑地看着一言不发的乔纳森。两人就这么相对无言了良久。

滴答滴答,礼仪老师,你在哪里?乔乔开始摩擦自己的那一双健壮紧绷的大腿。

 

许久无人讲话,那只好迪奥慢慢地说:“我看见你打架了。”

“是吗?不好意思我太鲁莽了。”

“鲁莽吗?”迪奥靠近乔纳森,“我什么都不穿岂不是更鲁莽...?”

“没有的事,学长你做什么都是尖子生。”

“不穿衣服这方面更是尖子生。”

乔纳森已经不敢看迪奥了,他好想逃掉要么找把骑士的剑把自己杀了。学长,求你别讲话讲得像官能小说,我快死了。他的理智和什么狗屁绅士风度和骑士精神已经荡然无存了。

 

迪奥起身给自己开了瓶罗曼尼康帝,乔乔的大腿终于可以放松了,他的皮鞋可以实实在在地踩在地上就已经让他很安心。

“混香槟王还不错。”乔纳森找回颜面。

迪奥眼睛都是笑着的,他看着乔乔青涩的脸,讲出自己精心设计过才能完美作答的答案,这人是天生的贵族,有年轻美国人无法拥有的沉稳,他是不需雕琢的美玉,是世世代代传承的明珠。

“乔纳森好有仪式感。”

又来了...乔乔又开始夹紧双腿。放过我,把铜臭味的大人叫来!

“你有听说我跟老师睡觉的传闻对吧。”

乔乔低垂眼睛点点头。

“那你来吧,后天来看小提琴终场,看看我到底是不是射门射来的天资。”

 

 

 4

后来在雨夜的街头,乔乔和迪奥走出大厅,迪奥穿的是我们身高195的男友带来的大衣外套。迪奥把剩下那段唐璜念给他听,说你知道吗?那天在黄金舞厅,你简直像个昂首挺胸、踏着战靴的西班牙军曹。

但是这种话并没有让乔斯达的双腿放松,乔乔还是觉得自己中计了——为什么听了迪奥的演奏,像看了场足球比赛,迪奥得了个大满贯,可是!迪奥,帕里斯男神!希腊神话!乔纳森想哭,“告诉我,为什么你百发百中射入的都是我的球门啊?”

 

 


“还有火一般的羞红,尽管不是出于犯罪。”

——《唐璜》

 


 

 

三茶sancharXD

第一次做

感觉还可以OK(ゝω・´★)

请领取你的乔纳森头头

第一次做

感觉还可以OK(ゝω・´★)

请领取你的乔纳森头头

竹影酿月

一些整活……

“我们乔家,世世代代都是绅士。”

这句话在我看番的时候久久不散……

其实早就想整活了,但是之前忘了……

话说这个tag该怎么打啊……

一些整活……

“我们乔家,世世代代都是绅士。”

这句话在我看番的时候久久不散……

其实早就想整活了,但是之前忘了……

话说这个tag该怎么打啊……

Jonathan Joestar
友人送的一束花,我很喜欢,谢谢...

友人送的一束花,我很喜欢,谢谢

@Shakira Robestan 

友人送的一束花,我很喜欢,谢谢

@Shakira Robestan 

Green Goldfish

1.19

赶上了!

啊↗哈↘哈↗哈↘哈

1.19

赶上了!

啊↗哈↘哈↗哈↘哈

拒绝认证_特拉法尔加.D.瓦铁尔.罗

刚入坑JOJO,发现自己好久没更了,所以就画了前两集比较喜欢的两位。略BE。私心打迪乔tag。

刚入坑JOJO,发现自己好久没更了,所以就画了前两集比较喜欢的两位。略BE。私心打迪乔tag。

压路机来了

我好爱吸血鬼的设定啊,感觉自己好SB,但还是写了

乔迪党


dio低头看着JOJO的墓碑,想着“JOJO已经死了,但我为什么高兴不起来,明明这样家产就绝对是我的了,该死,我dio为什么会哭,还是因为那个蠢蛋哭”

dio抹掉脸颊上的泪水,JOJO前几天死于一次意外,是自己亲手把他埋了,就连dio自己也很震惊,明明他什么都没做,JOJO却死了。dio最后看了一眼自己义兄弟的墓碑,里面躺着的那个家伙再也不会对dio露出他天真的笑容了

dio回到宅邸,他的义父因为JOJO的死生了重病,已经时日不多了,他已经指定dio为遗产的继承人,dio还是高兴不起来,明明他想要的遗产已经得手,JOJO那个...

我好爱吸血鬼的设定啊,感觉自己好SB,但还是写了

乔迪党


dio低头看着JOJO的墓碑,想着“JOJO已经死了,但我为什么高兴不起来,明明这样家产就绝对是我的了,该死,我dio为什么会哭,还是因为那个蠢蛋哭”

dio抹掉脸颊上的泪水,JOJO前几天死于一次意外,是自己亲手把他埋了,就连dio自己也很震惊,明明他什么都没做,JOJO却死了。dio最后看了一眼自己义兄弟的墓碑,里面躺着的那个家伙再也不会对dio露出他天真的笑容了

dio回到宅邸,他的义父因为JOJO的死生了重病,已经时日不多了,他已经指定dio为遗产的继承人,dio还是高兴不起来,明明他想要的遗产已经得手,JOJO那个家伙也已经死了,他这样是因为JOJO吗,自己好像爱上他了,不,怎么可能,可是这种感觉好奇怪

那天晚上,dio失眠了,他走到院里散步,结果却在马厩里发现了浑身是血的乔纳森

“嗨,dio”乔纳森转过身,露出他标志性的笑脸

“JOJO!你不是已经死了吗,还是我亲手把你埋了”dio明白,这已经不是那个傻傻的乔纳森了,面前这个人,不,准确的来说是生物,dio通过他眼里闪着的红光和一笑嘴里露出的带着血的尖牙,他知道了,面前的乔纳森变成吸血鬼了

“dio,因为石鬼面”乔纳森想上前去抚摸一下dio的脸,可是看到对方惊恐的眼神,乔纳森又默默收起了那长着尖锐指甲,沾满鲜血的手

“我在研究石鬼面的时候,把它戴到了脸上,但是我的手被划伤了,血液滴到石鬼面上,尖刺刺入我的头部,我昏了过去,造成了一种假死的状态”

“JOJO,我不在意你是人还是什么别的东西,现在最重要的是那匹马怎么办,我帮你埋了吧”

“啊,谢谢你dio”

“不要说谢谢,感觉怪怪的,现在所有人都觉得你死了,你就待在我的房间,不要出去,你只要出去就会被满家的仆人看到,那样就惨了”

“嗯”

“JOJO这家伙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呆呆傻傻的”dio想着

dio拉着他那死而复生的义兄弟,两只冰凉的手拉在一起

“dio,你脸红了”

“你,你胡说,本dio怎么会脸红”说完dio的脸更红了

“JOJO,你以后就待在这里,血我会给你带回来的”

“嗯,谢谢了”

“说没说过不要和我说谢谢,怪怪的”

傍晚,dio从律师事务所回来,还带着乔纳森的晚餐

“喏,JOJO,吃吧”

“好,辛苦了,那么多文件,处理起来很麻烦吧”

“没什么,我都习惯了”

乔纳森过着昼伏夜出的生活,除了在dio的房间里走来走去他什么都做不了,今晚,dio带来了一个坏消息——父亲去世了

乔纳森愣了一下,没想到父亲的病已经这么严重了

“JOJO,你可以看一下我的书,我去应付一下外边的客人”

“嗯,dio,我爱你”

“JOJO,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去吧”

午夜十二点,dio踉踉跄跄的回到卧室乔纳森看着这样的dio就知道他喝多了

“JOJO,我好难受啊JOJO”

“dio,我知道,你喝多了”

dio胡乱的揉着乔纳森的脑袋

“dio,我不是你的宠物”

“JOJO,我爱你,不是义兄弟的爱,我想和你在一起,我爱你,你接受我的爱吗JOJO,我遣散了所有人,这样你就可以出去了”

“谢谢,我也爱你dio”

“JOJO,父亲的死不是我做的,我什么都不知道,父亲是中毒死,嗝,你相信我好不好,我也被牵连了,JOJO,我要死了,我想在死前把我的爱告诉你”

“dio,你说你快死了?!”

dio伸出因中毒而变得发黑的手指“JOJO,我没有多少时间可以陪你了”dio说着大哭起来“我把我的血给你,你带着我的那一份一起活下去”

“dio,你知道,初拥吗”

“初拥?”

“接受我的血,我们两个一起活下去”

“JOJO,我真的好爱你啊”dio解开自己的衣服“JOJO,你都拿去吧”

“我知道你爱我,我一直知道,但我对你的爱要更强烈”

乔纳森划开了dio的脖子,随着血液的流出dio的身体逐渐冰冷,待到dio的血液流干,乔纳森将自己的血喂给dio“dio,这样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一天后,dio在自己的床上醒来伤口已经愈合了,手指的颜色也回复正常了,他身边是他那让他又爱又恨的乔纳森

“JOJO,现在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嗯,dio,永远在一起”


后来人们来到英国,那里就只剩下了破败的乔斯达家的宅邸和吸血鬼的传说


在我的认知里屌屌就是那种爱但又不好意思说的那种,所以酒后吐真言才能让dio说出他对乔纳森的爱,我爱发糖







。。。。。

(盗视频被给我逮住了,抖音等平台都有我的身影)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盗视频被给我逮住了,抖音等平台都有我的身影)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Green Goldfish

是乔纳森存活if

有反转但请看到最后!

(一边画一边哭但真的是糖)

是乔纳森存活if

有反转但请看到最后!

(一边画一边哭但真的是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