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乔西

161.7万浏览    5885参与
来夏

【乔西】我是酒保,我现在很自闭

骰输,屑作,短小。

无脑小甜饼。

深夜不清醒。

我太菜了写不出乔西万分之一好。


五颜六色的灯光,震耳欲聋的音乐,狂热舞动的人群。

吧台前一位金发帅哥点了杯特基拉日出,坐在凳子上撑着脑袋望着酒杯出神。有酒保看见他坐在边上,脸上浮现出惊讶的表情。往常这人可是在卡座左拥右抱,今天怎么……他摇着雪克壶走到那人面前,忍不住出声问道:“西撒,今天美女可不少啊,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西撒皱着眉头,瞥了他一眼摇摇头。酒保觉得自己自讨没趣,叹了口气退远几步。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西撒突然出声把酒保吓了一跳,他擦拭着调酒杯的手顿了顿。“就这?我以为是什么大事呢。”他又凑到西撒面前,做作地清了...

骰输,屑作,短小。

无脑小甜饼。

深夜不清醒。

我太菜了写不出乔西万分之一好。


五颜六色的灯光,震耳欲聋的音乐,狂热舞动的人群。

吧台前一位金发帅哥点了杯特基拉日出,坐在凳子上撑着脑袋望着酒杯出神。有酒保看见他坐在边上,脸上浮现出惊讶的表情。往常这人可是在卡座左拥右抱,今天怎么……他摇着雪克壶走到那人面前,忍不住出声问道:“西撒,今天美女可不少啊,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西撒皱着眉头,瞥了他一眼摇摇头。酒保觉得自己自讨没趣,叹了口气退远几步。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西撒突然出声把酒保吓了一跳,他擦拭着调酒杯的手顿了顿。“就这?我以为是什么大事呢。”他又凑到西撒面前,做作地清了清嗓子“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唔……大概是他的任何举动都能影响你的心情?哈哈,我还没谈过恋爱呢,你这问题可问错人了。”酒保笑了笑,另一侧有人高声叫他名字,他一惊,脸上满是歉意:“我先去忙了。”说罢快步离开了。

西撒摊开手,掌心里那枚戒指把他拉进了回忆。

那人拉着他的手,笨拙的给无名指套上了戒指,在他愣神之际说道:“我喜欢你,和我结婚吧西撒!”想到这儿,他垂眸哑然失笑。谁的表白是这样啊!都没交往就想着结婚?西撒深吸一口气,脑子里乔瑟夫的身影像夏天晚上在耳边嗡嗡叫的蚊子,怎么也赶不走,存在感极强。仔细思考着酒保的话,自己对JOJO的感情到底是友情还是爱情?他好像明白了。

仰头灌下一口烈酒,杯中酒还剩不到半杯,这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西撒偏头看了一眼垂在他身边那熟悉的围巾就知道是谁来了。乔瑟夫在他旁边坐下,大声嚷嚷着:“喂!西撒,你跑什么!不愿意就直说嘛害我还到处找你!我可是问了好多人才找到你的,可累死我了,你可得补偿我!对了,我可是认真的!不是什么真心话大冒险……喂,有在听吗?”乔瑟夫伸出手在西撒眼前晃了晃。“说这么多烦不烦啊。”不知道是不是酒精让西撒脑子不清醒,西撒拍掉他的手凑近吻住他的唇,乔瑟夫一愣,抬手摁住他的头加深了这个吻。

“西撒!我刚刚问了……诶?”酒保看着正在热吻的两人,僵在了原地,“看来……没我的事儿了?”

齐哥隆冬强

JOJO的奇妙偶像

偶像au,乔斯达家兄弟姐妹设定。

和姐妹口嗨的一些段子罢了

承花/一毛钱乔西/仗露/茸米/JD/安娜徐

1.乔斯达经纪公司新人花京院典明将和国民男神星三代空条承太郎共同出演JOJO——星尘斗士。由SPW集团制作的JOJO系列第三部,男主角非空条承太郎莫属。但重要男二竟然是一个新人。微博热搜榜一时之间被

#花京院出演星尘斗士#

#JOJO第三部#

等相关tag占领。


2.花京院典明,乔斯达经纪公司的新人。在经纪人波鲁那雷夫的介绍下成功拿下星尘斗士的剧本。花京院抱着波鲁那雷夫的大腿叫着谢谢爸爸给我这个和偶像合作的机会,我花京院典明宣布今日追星成功。

花京院是空条承太郎的头号粉丝...

偶像au,乔斯达家兄弟姐妹设定。

和姐妹口嗨的一些段子罢了

承花/一毛钱乔西/仗露/茸米/JD/安娜徐

1.乔斯达经纪公司新人花京院典明将和国民男神星三代空条承太郎共同出演JOJO——星尘斗士。由SPW集团制作的JOJO系列第三部,男主角非空条承太郎莫属。但重要男二竟然是一个新人。微博热搜榜一时之间被

#花京院出演星尘斗士#

#JOJO第三部#

等相关tag占领。


2.花京院典明,乔斯达经纪公司的新人。在经纪人波鲁那雷夫的介绍下成功拿下星尘斗士的剧本。花京院抱着波鲁那雷夫的大腿叫着谢谢爸爸给我这个和偶像合作的机会,我花京院典明宣布今日追星成功。

花京院是空条承太郎的头号粉丝。


3.花京院见到承太郎的时候因前一天微博舌战群儒太过疲惫躺在化妆间的椅子上带着墨镜打瞌睡。承太郎走进化妆间的时候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发出鸡叫(?)花京院被吓醒了,剧本啪嗒一声掉到地上。正巧承太郎走过他身边,顺手捡起剧本递给他。花京院道了声谢谢走出了化妆间。

花京院冲进厕所。

花京院坐在马桶上思考人生。

花京院:表面稳如老狗,实际心里慌得一批。

花京院迈出追星第一步。


4.空条承太郎是一名演员,也是海洋学博士。没人知道他怎么兼顾这两两者。甚至有人说其实演员承太郎和博士承太郎是两个人。立马有承太郎粉丝出来嘲讽到:难不成空条承太郎分身术,有一个是他的替身?0202年了,拜托黑子能不能现实一点。

海洋学是承太郎的兴趣使然,一年中有一半时间承太郎在做各种研究,所以通告接的很少,广告基本不接,电影也只接制作口碑都上乘的。

因为多次拒绝采访,身上毫无猛料,某报社记者追着承太郎被吼了“呀卡吗洗!”之后心生恩怨造谣空条承太郎其实是个恋童癖。

过了几周这个报社突然宣布倒闭。


5.我爱吃樱桃:“真是搞笑,现在记者都用脚写文章?你造谣我家哥哥ltp还不如说他吃饭不付钱来的真实。”


6 .星尘斗士上映之后大收好评,随着花京院粉丝的增加,黑子也开始变多。花京院是乔斯达家养的金丝雀,花京院潜规则上位等消息开始层出不穷。

花京院的圈外好友漫画家岸边露伴老师在自己的小号(200w粉)上直接开麦。传闻露伴老师战斗力可以一抵十。

你的关注【💎疯狂钻石💎GREAT】刚刚点赞了这条微博。


7.票房破4亿的晚上剧组聚会。花京院喝多了,承太郎把花京院抗回自己的公寓。帮他打开电视。花京院看着jo央电视台法治频道jo日说法里黄头发,穿着奇怪的主持人。突然抱着垃圾桶开始狂吐。

承太郎递给花京院一杯蜂蜜水。

承太郎:你没事吧?

花京院:没事,就是看到这个主持人突然就吐了。


8.迪奥布兰度是jo央电视台当家花旦,法治频道名嘴,以jo日说法和新老娘jo被人熟知。


9.“让我们接听下一位朋友的来电。”

“喂您好。”

“老娘jo您好。我和我对象结婚很久了 但我岳父一直不喜欢我 ,他经常觉得我穿衣服的风格过于暴露。我很苦恼。我知道他们亲子之间以前因为一些事情有隔阂。所以我对象和岳父的关系比较微妙,然后岳父在一些事情上就会有点过于关心我对象,但另一位岳父就很温柔很好说话。”

“盖多米斯达?”

电话那头的安娜苏迷惑的挠了挠头。

你以为我是米斯达,其实kono安娜苏哒!


10.乔斯达旗下除了演员还有一些乐队,其中最著名的组合【波纹team】是西撒和乔瑟夫的双人组合。但同期出道的还有隔壁经纪公司的【three brother under the moon】简称TBUTM。是三个风格非常特别具有异域风情的肌肉猛男组合。著名曲目【阿姨压一压】被人熟知。

但波纹组一直有一个铁杆粉丝在背后支持。同样也是乔斯达经纪公司老板的挚友,不愿透露姓名的s某。


11. 记者问乔瑟夫:请问最初为什么会像要出道呢?

乔瑟夫:我不想出道。但是我要是不努力我就要回去继承家产。成为不动产王。


12.星尘斗士上映之后,承花cp粉急剧上升。jo江承花同人文也短时间内登上cp榜顶。其中有一个叫白金海豚星的老师以极高的更新频率和质量非常高的文在圈内非常出名。

白金老师十分嚣张,从来不打OOC预警。甚至口出狂言表示他的文绝不可能有ooc。

我要我觉得,不要你觉得。

有cp粉就肯定有撕逼,唯粉和cp粉日夜不停的撕逼。

球球cp粉不要上升到演员了,我们承太郎根本就不care你们花京院好吗,没看到他抗拒的眼神?球球不要蹭热度了。

当晚白金老师码了一篇万字论文配上图。

标题【承花十大SZD瞬间】

并在文章最后表示——承花,我说是真的,他就是真的。


13.空条承太郎码完今天份的小甜饼满意的关上了电脑。

To be continue→?


————————————————————————

和姐妹口嗨产物,随便看看乐呵一下不要去较真,基本都是从我和她的聊天记录里扒出来的。或许以后继续口嗨还会有后续?


AMian
我!开!车!了!有自知之明一定...

我!开!车!了!有自知之明一定会被屏 所以我诚邀大家前去微博观看 灵感来自最近都不能出门

我!开!车!了!有自知之明一定会被屏 所以我诚邀大家前去微博观看 灵感来自最近都不能出门

echo

好久不见

*二乔第一人称 

*西撒存活线

*ooc

我好菜 算是党费 字数很少


  意料之外的相遇和意料之外的相遇方式。 

  他就站在我面前,他还是那个自大的样子,耀眼如太阳的金发,三角形的头带,头上的红宝石发饰,和独特的紫色胎记,脸上挂着恰如其分的笑容,一身的白西装,可我的处境不太好,熬夜留下的黑眼圈和红血丝,乱蓬蓬的头发也没有打理,下巴的胡渣好像也很久没清理了,穿着我不太时尚的睡衣,只有一只的袜子套在脚上。 


  我揉揉眼睛,明明...

*二乔第一人称 

*西撒存活线

*ooc

我好菜 算是党费 字数很少





  意料之外的相遇和意料之外的相遇方式。 

  他就站在我面前,他还是那个自大的样子,耀眼如太阳的金发,三角形的头带,头上的红宝石发饰,和独特的紫色胎记,脸上挂着恰如其分的笑容,一身的白西装,可我的处境不太好,熬夜留下的黑眼圈和红血丝,乱蓬蓬的头发也没有打理,下巴的胡渣好像也很久没清理了,穿着我不太时尚的睡衣,只有一只的袜子套在脚上。 





 

  我揉揉眼睛,明明他的模样那么清晰,但为什么又那么模糊,什么液体从脸上滑落,我伸出手摸了摸,是汗水,还是眼泪? 






 

  他走到我面前,拿出那张手帕擦了擦我的脸,笑着说“不愧是JOJO你啊,连自己都打理不好,怎么在哭啊,果然是个笨蛋吧”他笑了,更耀眼了。 




 

  我还在愣神,他却一把抱住了我,他的金发蹭在我脸上,很痒,那触感提醒了我。 

 

  “是真的” 

  “嗯?什么?” 

 

  我回抱住他“你真的回来了吗,西撒?” 

  “笨蛋就是笨蛋,难道还不够真实吗?我回来了” 

  什么液体又从眼里涌了出来,视线模糊。 

  “好久不见”我开口,有些嘶哑的声音 

  “嗯 请多关照”他揉了揉我的头发,笑着说 

  什么嘛,头发更乱了 




   

 

 

 

  再次醒来,果然是梦吗? 

  “JOJO你今天醒那么早?既然醒了就赶紧去洗漱准备吃早饭” 

  “你又做什么梦了?哭得满脸都是眼泪” 

  “没什么”我冲他咧出了标准的二乔笑“好久不见” 

  “什么好久不见?你是不是睡糊涂了?” 

  “真的没什么,西撒,有你在真好”我还是冲着他笑 

  他的耳尖变粉了“笨蛋,快点起床” 

  “好”我起床了 

  今天的太阳依旧耀眼

柑犬
【年龄操作】 好的dbq我对齐...

【年龄操作】

好的dbq我对齐哥下手了[憧憬]

事后二乔跪穿搓衣板。

【年龄操作】

好的dbq我对齐哥下手了[憧憬]

事后二乔跪穿搓衣板。

废叉
Get Back JOJO 1...

"Get Back JOJO" 

1939年2月28日  地中海波尔卡诺岛

"Get Back JOJO" 

1939年2月28日  地中海波尔卡诺岛

时刻提醒你记得带口罩的粥

JOJO JOJO的被捉弄时间

希望不要每天一到半夜脑子全是这些沙雕玩意儿,我私设众多还不讲道理,是其乐融融的乔家,乔迪乔西承花仗露

很少写五部因为我磕的很杂,五部基本上没有不磕的

【】里的是画外音吧随便你怎么想


1.乔迪


迪奥:“有一次我为了整JOJO,和艾莉娜一起互换身份,虽然到现在我都想不懂为什么要答应那个小彪妇玩这个。但当时JOJO的反应特别好笑,我还录了像,你要看吗?”


【乔纳森和假扮成迪奥的艾莉娜打招呼】


“嘿,dio?”


【艾莉娜突然转过来】


“噢,我亲爱的JOJO。”


【乔纳森收到刺激,蹲...

希望不要每天一到半夜脑子全是这些沙雕玩意儿,我私设众多还不讲道理,是其乐融融的乔家,乔迪乔西承花仗露

很少写五部因为我磕的很杂,五部基本上没有不磕的

【】里的是画外音吧随便你怎么想



1.乔迪

 

迪奥:“有一次我为了整JOJO,和艾莉娜一起互换身份,虽然到现在我都想不懂为什么要答应那个小彪妇玩这个。但当时JOJO的反应特别好笑,我还录了像,你要看吗?”

 

【乔纳森和假扮成迪奥的艾莉娜打招呼】

 

“嘿,dio?”

 

【艾莉娜突然转过来】

 

“噢,我亲爱的JOJO。”

 

【乔纳森收到刺激,蹲坐在墙角】

 

“这是怎么了??”

 

【乔纳森和假扮成艾莉娜的迪奥打招呼】

 

“嗨,艾莉娜,你最近还好吗?我上次给你带的草莓蛋糕味道怎么样?dio特别喜欢吃。”

 

【迪奥继续向前走,头也不回】

 

“噢,亲爱的女士,你这是怎么了?”

 

【乔纳森跟在后面说个不停】

 

【忍无可忍的迪奥转过来,拽住乔纳森的领带亲了上去】

 

【乔纳森脸红】

 

“dio怎么是你?!”

羞涩的乔纳森:“那次我真的被他们俩整惨了。有时候发现是艾莉娜有时候发现是dio,特别是他们俩在某方面很像,我还老是分不出来。”

 

迪奥:“哼,蠢JOJO。”

 


2. 乔西

 

西撒:“在被JOJO那个混蛋骗过无数次后,我就整了他一次。”

 

乔瑟夫:“可是那时你把我害惨了。”

 

西撒:“你自找的好不好。”

 

乔瑟夫:“但你真的很过分。”

 

【是什么情况呢?】

 

西撒:“我在趁丽萨丽萨老师出门的时候,骗他穿上了老师的衣服,还让他去偷看丝吉·Q洗澡。”

 

乔瑟夫:“再说一次,他真的很过分。”

 

【后来呢?】

 

西撒:“被丽萨老师和丝吉·Q一起暴打了一顿。”

 

乔瑟夫:“哼。”

 

西撒特小声:“我还不是让你报复回来了。”

 

【莫名其妙的,乔瑟夫突然就不生气了】

 

 

3.承花

 

花京院典明:“是在承太郎第三次偷吃我的樱桃蛋糕后发生的。”

 

【他会偷吃樱桃蛋糕?】

 

花京院典明:“是的,而且还会偷喝我的樱桃奶昔。”

 

【为什么呢?】

 

花京院典明:“不知道,可能觉得我的比较好?”

 

空条承太郎:“想喝而已。”

 

【那花京院先生做了什么呢?】

 

花京院典明:“买了一个樱桃蛋糕,把蛋糕胚分开,在里面用辣椒酱代替樱桃酱,拿给承太郎说是我自己做的。”

 

压低帽檐的空条博士:“真是够了…”

 

【那对方的反应呢?】

 

花京院典明:“边吃边皱眉,吃完还告诉我好吃,不过他真的该学习一下面部表情的管理了。凶神恶煞的看着蛋糕还说好吃,哄小朋友都不信。”

 

空条承太郎:“……”

 

【那之后呢?】

 

花京院典明:“再也没让我进过厨房,可能对我的厨艺产生错觉了吧。其实我还是挺会做饭的。”

 

空条承太郎:“……嗯”

 

【承太郎先生不想说话可以不说】

 

 

4.仗露

 

【唯一一对刚开始就吵架的小情侣呢】

 

东方仗助:“露伴老师到底要怎么样嘛,我不就是打湿了一张你的画稿吗,而且我都给你还原了。”

 

岸边露伴:“你懂个鬼!那是我独一无二的初版,你看看你改的是个什么东西?!”

 

东方仗助:“我不就是不小心把主人公的脸变成了露伴的吗。”

 

【越说越小声的仗助君还真是可爱】

 

【咳咳】

 

【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东方仗助:“可以可以,真是不好意思。”

 

岸边露伴:“请。”

 

【请问露伴老师有捉弄过仗助君吗?】

 

东方仗助一挑眉:“他曾经用天堂之门在我脸上写:‘遇到人就和人家说我是傻逼。’结果那天成了全校的快乐源泉。”

 

岸边露伴:“还不是因为你先在我工作的时候疯狂打扰我,而且那个只有两个小时。”

 

东方仗助委委屈屈:“曾经我可是帅气的男子高中生啊,现在的我…”

 

岸边露伴笑:“你当我瞎吗?东方仗助。我前天路过你们学校还看到有女生跟你表白。”

 

东方仗助:“明明露伴老师就听了全程,后面我也说我有恋人了,还不是因为露伴你不愿意公开嘛。”

 

岸边露伴:“谢谢,我不想被你妈当成人民英雄。”

 

东方仗助:“??露伴你这是什么意思!”


岸边露伴:“为民除害,省的你天天祸害别人。”

 

【骂骂咧咧的结束了呢】

 

 

 


辞容嗝嗝
"啊啊啊西撒酱你看看人家嘛💕...

"啊啊啊西撒酱你看看人家嘛💕~~~~~~"

"啊啊啊西撒酱你看看人家嘛💕~~~~~~"

干脆面
真的是天天闲到只能画画了😂...

真的是天天闲到只能画画了😂

摸了个中学pa乔西

是想和西撒哥哥牵手手的小狗狗😣

真的是天天闲到只能画画了😂

摸了个中学pa乔西

是想和西撒哥哥牵手手的小狗狗😣

鹰形湖

是波纹战士爬完地狱之柱后摔了一跤

是波纹战士爬完地狱之柱后摔了一跤

西撒欢儿
虽然圣诞节已经过了一个月了,但...

虽然圣诞节已经过了一个月了,但是过圣诞节用的道具还有剩( 

虽然圣诞节已经过了一个月了,但是过圣诞节用的道具还有剩( 

你也想吃波纹饼吗
乔瑟夫,你马上就要被暴打了。

乔瑟夫,你马上就要被暴打了。

乔瑟夫,你马上就要被暴打了。

秋山

【乔西】倒带

摸鱼,非常短,二乔之死,死后以及关于遗忘的故事。

只是为了发泄一下我再看二部的意难平。

——————

我是真的老了。

乔瑟夫·乔斯达有一天终于冒出了这样屈服于岁月的念头,当他又一次花了两个小时也没能想起年轻时遇见的那个齐贝林到底叫什么名字。短短的两个音节被卡在喉咙里,明明只要能张口便一定能顺利地说出,能顺利地想起。

据说忘记一个人最先忘记的是他的声音。从乔瑟夫最后一次听见那位姓齐贝林的挚友说话后已经过去了快七十年。当年说过的话在脑子里成了模模糊糊的混响,像是看书时在心里默读文字一样,黑白色的默片。偶尔也会因为既视感忽然想起某些调笑,年轻人的音调语气都历历在目,唯独记不清...

摸鱼,非常短,二乔之死,死后以及关于遗忘的故事。

只是为了发泄一下我再看二部的意难平。

——————

我是真的老了。

乔瑟夫·乔斯达有一天终于冒出了这样屈服于岁月的念头,当他又一次花了两个小时也没能想起年轻时遇见的那个齐贝林到底叫什么名字。短短的两个音节被卡在喉咙里,明明只要能张口便一定能顺利地说出,能顺利地想起。

据说忘记一个人最先忘记的是他的声音。从乔瑟夫最后一次听见那位姓齐贝林的挚友说话后已经过去了快七十年。当年说过的话在脑子里成了模模糊糊的混响,像是看书时在心里默读文字一样,黑白色的默片。偶尔也会因为既视感忽然想起某些调笑,年轻人的音调语气都历历在目,唯独记不清声音。

然后是面容。在乔瑟夫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他已经不知道那人长什么样了,只记得金色的头发与脸上深色的胎记,以及一看就很难编织的发带。他们没有留下过照片,只有回忆。挚友的面容像是被潮水冲刷了太多次的雕像,只剩下一个无可奈何的轮廓。

再后来他连那人的名字也不记得了。而曾经知道他们的故事的人已经消散在时间的吹拂中,只剩下他顽固地扎根于生命的土壤。

他感到抱歉。

年轻时经历过的事,当时想想“我以后怎么会忘记”都感到惊奇,明明是那么的鲜活,明明是那么的刻骨铭心。但遗忘是人类不可避免的本能,抹去了不想拥有的创痛的同时也一定会一并抹去想要留下的东西。乔瑟夫年轻时也常常做梦,他经历过太多的事值得入梦,有时在梦里还会再见到某个人,还会弥补当年没传递给他的歉意,还会哭。但后来梦境都不再造访他混沌的大脑,只剩下他自己陪自己细数剩下难捱的余年。生命的法则从一开始便订好了,从世间一无所知空空的来,也便要一无所知空空地离去。

有一天乔瑟夫忽然感觉很轻,一种无声的召唤让他情不自禁地想要再次驱动年迈腐朽的身体。他做到了,转身一看却发现亲人围在床边大哭,自己的身体在死亡后陷入亘古寂灭的面容如此陌生。他的双眼依旧昏花,他的腿脚依旧沉重。他慢慢地走到每位后辈身边用他们听不到的声音道了别,然后又耗光了迈开腿脚的力气,想想也无事可做,便坐在了床边。

乔瑟夫不信神。换做任何一个年轻时让神一样的生物永远停止思考的人都不会太相信神。但他相信一定有什么地方,他所有先他离去的人都会存在。对久别重逢的信念支持着他在送走了那么多人后还是一步步艰难的走完了这一生。

他看见有些泡泡从门外飘了进来。

是什么人来接我了,他想。乔瑟夫不知道是谁,但他依旧拄着拐杖慢慢跟上。渐渐地他觉得脚步越发轻快,于是他放下了拐杖,像年轻时一样大跨步向前(若是丝吉Q在身边也许又要抱怨追不上他走路的速度);他渐渐地觉得身体热了,年老后让他整日手脚冰凉的虚弱的寒冷一点点被驱散,于是便脱去了厚重的绒帽和外套;他的视野渐渐明晰,耳畔风声虫鸣也渐渐清澈,于是他摘掉了沉重冰凉的眼镜。他于是看见了道路的尽头。

是来接我的人。他想。

那个人有着金色的头发,现在他知道了那是太阳的颜色;那个人有着深色的胎记,现在他知道了那像是他曾经某个晚上哭湿的泪痕;那个人的眼睛是绿色的,左边的眼皮和脸颊有细小的疤痕,是某个擅长操纵风的敌人留下的。

那个人的笑容。

没有被听到的道歉。

那个人的名字(他曾经不敢大声呼唤的名字)。

“……西撒。”

“……西撒!西撒!!!”

他想起来了,记忆和流泪的冲动一起没出息地涨了潮。

他的眼泪从老年人遍布褶皱的眼角渗出,爬过中年人光泽暗淡的皮肤,最后从年轻人线条锋利棱角分明的下颌,滴落在他肌肉丰满的健壮的躯体上。他奋力地跑向他的挚友,脚步越来越轻快,每个泡泡都折射着他的泪水,他终于跑完了漫长的人生,倒带到了那段充满了奇迹与遗憾的日子。

END.

FT:我始终认为“这辈子都不忘记他”是非常浪漫的幻想,but只是幻想。我们是生来就注定要遗忘的,所以如何让遗忘本身不成为一种遗憾是一个无解但有趣的命题……因为总是要面对的嘛。

咩里咩气_虚岁真的24

——————


——你把我遗弃在这片永恒之海。


——————


#第二次摸条#

#好多参考,我太菜了我不配#

#其实还有好多能改的地方但我的肩膀已经死了#

#是练习#

#谢谢观赏,阿里阿多#



——————


——你把我遗弃在这片永恒之海。


——————









#第二次摸条#

#好多参考,我太菜了我不配#

#其实还有好多能改的地方但我的肩膀已经死了#

#是练习#

#谢谢观赏,阿里阿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