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乔鲁诺

0
369.4万浏览    3114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1-11-29 20:35
透明人

《我喬魯諾 喬巴納想過平靜生活》7

DIOsama的不妙冒險233

玩鏡子的,這個我熟ww

⚠️漢化皆無授權,禁傳出其他地方,禁二傳二改禁商用禁一切⚠️

 老师蓝鸟id:@agopasta

自翻自修,侵權即刪

120歳児、可愛い!

《我喬魯諾 喬巴納想過平靜生活》7

DIOsama的不妙冒險233

玩鏡子的,這個我熟ww

⚠️漢化皆無授權,禁傳出其他地方,禁二傳二改禁商用禁一切⚠️

 老师蓝鸟id:@agopasta

自翻自修,侵權即刪

120歳児、可愛い!

Atom不做人

自家小崽子越看越可爱怎么办(突发恶疾🤤)


自家小崽子越看越可爱怎么办(突发恶疾🤤)


透明人

《我喬魯諾 喬巴納想過平靜生活》8

⚠️漢化皆無授權,禁傳出其他地方,禁二傳二改禁商用禁一切⚠️

 老师蓝鸟id:@agopasta

自翻自修,侵權即刪

(關於dio會不會受壯烈成仁的影響說法不一,前兩天正好在b站看到有個視頻彈幕還吵起來了😓同人大家看著樂,希望不要太過較真,也不要在我這裡吵架吵設定,不喜歡的話不看就是了,謝謝大家)

《我喬魯諾 喬巴納想過平靜生活》8

⚠️漢化皆無授權,禁傳出其他地方,禁二傳二改禁商用禁一切⚠️

 老师蓝鸟id:@agopasta

自翻自修,侵權即刪

(關於dio會不會受壯烈成仁的影響說法不一,前兩天正好在b站看到有個視頻彈幕還吵起來了😓同人大家看著樂,希望不要太過較真,也不要在我這裡吵架吵設定,不喜歡的話不看就是了,謝謝大家)

极度深和

Golden Experience Requiem


DIO你儿子一直可以的

Golden Experience Requiem



DIO你儿子一直可以的

欧姆蛋仔
一些王子茸公主米…嘿嘿🤤 【...

一些王子茸公主米…嘿嘿🤤

【动作有参考*】

是之前私设的衍生 q立绘可以翻翻我之前的相册

一些王子茸公主米…嘿嘿🤤

【动作有参考*】

是之前私设的衍生 q立绘可以翻翻我之前的相册

咬耳沉默

还是新热情米茸莓,cp就按我的倾向打了所以洁癖的各位对不起了🙏


大家啊你们来磕一磕行不行…我为什么画画那么丑我要是画画神的话耻烟组早就火了


我没刷屏吧

还是新热情米茸莓,cp就按我的倾向打了所以洁癖的各位对不起了🙏


大家啊你们来磕一磕行不行…我为什么画画那么丑我要是画画神的话耻烟组早就火了


我没刷屏吧

茶餐厅

死后的世界。

(有轻微的茸茶表现,请注意。)

永屋老师这篇真的直接给我干破防,老师带着淡淡忧愁感的画风再加上内容,在做的过程中真的泪洒当场……


个人自翻^ ^

喜欢请去p站点心关注支持老师哦!

作者:永屋

作者主页:id=2826238

死后的世界。

(有轻微的茸茶表现,请注意。)

永屋老师这篇真的直接给我干破防,老师带着淡淡忧愁感的画风再加上内容,在做的过程中真的泪洒当场……


个人自翻^ ^

喜欢请去p站点心关注支持老师哦!

作者:永屋

作者主页:id=2826238

咬耳沉默
新热情 黑帮boss携手下给特...

新热情


黑帮boss携手下给特里休演唱会应援现场()

新热情



黑帮boss携手下给特里休演唱会应援现场()

77409

画都画了 发吧😮‍💨🤧🚬

会继续画剩下的乔家人的

*其实画这三张不超过一周,但画法变太快了😩

画都画了 发吧😮‍💨🤧🚬

会继续画剩下的乔家人的

*其实画这三张不超过一周,但画法变太快了😩

RORO珞

【DIO中心】JOJO的奇妙冒险·THE WORLD(十四)

*DIO中心全员cb向

*无论正在以及将要发生什么,都请相信他们每一个人。


*非正剧。非战斗流。全员互宠。星星↹世界。

*所有角色经历与时间线搬动偏离原作的部分均属剧情所需私设。请勿细究原作性。

*请注意避雷。请轻松观赏。


———————————————————————


“现在看来,对于乔斯达家族的人,即使强行提醒也是没有用的。”在通过电话和乔瑟夫乔斯达进行了联络确认之后,疲惫地靠在私人会客室沙发里的花京院典明神情沮丧地宣布结论。同样坐在沙发上抱着脑袋放弃思考的波鲁那雷夫发出一声毫无意义的咒骂,阿布德尔抱着表情甚至肉...

*DIO中心全员cb向

*无论正在以及将要发生什么,都请相信他们每一个人。

 

*非正剧。非战斗流。全员互宠。星星↹世界。

*所有角色经历与时间线搬动偏离原作的部分均属剧情所需私设。请勿细究原作性。

*请注意避雷。请轻松观赏。

 

 

———————————————————————

 

“现在看来,对于乔斯达家族的人,即使强行提醒也是没有用的。”在通过电话和乔瑟夫乔斯达进行了联络确认之后,疲惫地靠在私人会客室沙发里的花京院典明神情沮丧地宣布结论。同样坐在沙发上抱着脑袋放弃思考的波鲁那雷夫发出一声毫无意义的咒骂,阿布德尔抱着表情甚至肉眼可见地有些复杂的波士顿犬靠在门框边沉默不语,过了很久向着花京院典明开口:“空条徐伦那边没有问题吗?就算留了人手进行后援,我们现在也没法直接干涉监狱内部的情况。”

 

“她应该没问题。”回忆着在监狱边缘短暂视线交汇过的少女的目光以及spw的情报网传回的讯息,花京院典明沉下目光向着他点了点头。“JOJO在去往监狱之前,通过某种手段向她寄送了当初在意大利回收的箭的碎片。现在她应该已经觉醒了替身能力。她是JOJO的孩子,不必太过担心。”

 

“意大利!”猛地抬起头来眼睛微微亮了亮的波鲁那雷夫将抱有一线期待的目光投向花京院典明,“他还记得乔鲁诺?”

 

“……他记得个鬼!”提到这一点就来气的花京院典明终于不再压抑怒火地将手上的电话摔在茶几上,“他竟然说要确认他有没有危险性还说接触后得出不需要过于戒备的结论,我真后悔当时没有拿手机给他录下来,等以后他想起来了天天在他耳朵边上放给他听。”红发的设计师伸手遮挡住了自己的眼睛。重新低沉下来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控制不住的难过。

“……他明明比谁都信任乔鲁诺。”

 

“但是这不是承太郎的错,花京院。”声音同样有些略微艰涩的阿布德尔深吸了一口气维持住思维的正常运转,“现在的情况是只要身为乔斯达家族的成员都无法回忆起迪奥1988年复活后至今一切与他相关的记忆,同时他本人目前下落不明。”

 

“还有乔纳森·乔斯达,现在也下落不明。”波鲁那雷夫看了一眼情绪低沉的花京院典明,替他补充道,“因为他的复活从根源上和迪奥的复活捆绑在一起,所以无法想起迪奥的人,也无法想起他这二十三年的存在。就好像这两人从未复活。”

 

在一切异常发生至今,已经各自将能够取得的情报都熟记于心的三人虽然对超出常理范围的现状难以解读,但是在梳理清晰事情的全貌之后,对于必须直面的敌人倒是有了足够清晰的认识。

 

“一切的根源,现在就在佛罗里达州立监狱里。”

 

空条徐伦坐在监室里自己的床沿边,手中拿着一支绿色的唇膏凝神沉思。

 

这些天发生的一切,对十九岁的少女来说就像一场撕扯着思维的狂烈风暴。事故,诬告,陷害,背叛,入狱,敌人,替身,父亲。她回忆着经历这一切的自己,一种并非是现在才刚刚产生的违和感在无人干扰的深度思考下越发清晰。

“叫我JOJO。作为家人的话就要像这样亲密地叫我的名字。”

 

她想起了上个月那起致命的事故发生前和如今已看清本性的前任相处的细节。她感到自己的心境有一种难以分辨的恍惚。她确实对JOJO这个称呼有着某种特殊的感情寄托,但似乎并不完全是因为母亲会这样称呼自己。她很喜欢用的这支绿色唇膏,在她入狱之后被母亲放在寄送物品里一并送进了监狱,和这支唇膏一起送来的还有一个金属挂坠盒,以及后来被她父亲告知名为“替身”的,特殊的战斗能力。

 

然后她想起了她的父亲。

她想起了最明显也是最无法忽视的那一处违和感。

 

少女苍绿色的眼眸中凝起了些许沉疑的微光。

“迪奥·布兰度?”她自言自语地轻声低喃。

 

在她身边的黑暗里,时间完全停滞的另一侧世界空间之中,金发的夜之帝王同样安静地看着她,很久之后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其实并无法感知到他存在的少女的头发。

“是啊。Jolyne。”

 

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反抗期代沟那么好解决的问题了。吸血鬼头痛地想着。略微压抑的目光掠过少女身上包扎潦草的伤口。

 

【距今11年前·美国·纽约】

 

“我再说一遍,你们两个给我把这些乱七八糟的玩具和零食包装袋全部整理好。”忍耐着怒意勉强保持语气平静的乔纳森乔斯达跟沙发上一大一小两个为非作歹的家伙对视。

 

“不要!”迪奥布兰度得意洋洋地伸手抓着骑在他脖子上的小孩的脚腕大声拒绝管束。

“不要!”两手抓着柔软的金发整个人趴在吸血鬼脑袋上的小丫头开开心心地有样学样。

 

乔纳森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微微抽痛,“迪奥,你几岁?”他一边伸手揉着额角一边问,“你知道徐伦是你多少辈以下的晚辈吗??”

 

吸血鬼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人类的辈分和本DIO有什么关系?”他扶了扶小丫头的腿防止小孩掉下去然后继续得意洋洋地宣告,“我早就不做人了!JOJO!!”

 

乔纳森一拳把吸血鬼从沙发揍飞到了客厅后面的墙壁同时伸手接住了从他身上掉下来的空条徐伦。“以后少跟奇怪的东西在一起玩,徐伦。”他抱着小孩往餐厅走,一边低着头耐心地哄劝,“晚餐想吃什么?噢不,不行,你不能总是喜欢吃那些没有营养的快餐食品。像迪奥那样零食当饭也不行。牛肉炖菜怎么样?你才刚开始上小学,要营养均衡才能好好长身体。”

 

几分钟过后,从厨房传来乔纳森乔斯达崩溃而暴怒的声音。蓝发的英国绅士手里拿着菜刀从厨房冲出来,目光很快锁定客厅中间坐在地板上叼着勺子的金发吸血鬼:“那是我的巧克力蛋糕!迪奥!!——啊啊啊啊啊不准吃!!!不准吃!!!!!”

 

吸血鬼肆无忌惮地回了他一个挑衅的目光顺便又挖了一大勺巧克力蛋糕塞进趁着乔纳森不注意已经兴高采烈跑回他身边的小丫头嘴里。“谁让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竟然敢打我,在弱者的无能为力之中尽情后悔吧!JOJO!”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还想让小孩接受正常人类的教育的话可能把她放在这里就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花京院典明进门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地狼藉的客厅中间扭打在一起的两个百岁吸血鬼和坐在一边开开心心独享一整个巧克力蛋糕的空条徐伦,以及时不时传来的嘈杂吵闹与wryyyyyyy的怒叫声。他叹了口气,把小孩稍微抱开了点远离主战场,然后对着电话另一端的人无可奈何地继续说道:“——但是她在这里很开心。这一点确实毫无疑问。”

 

“承太郎吗?”顶着一头被打得乱七八糟的杂乱金发的迪奥布兰度在激烈厮杀中向着客厅门边的红发设计师丢过一个询问的目光,得到肯定答复后皱着眉伸手,“电话给我,我有事要跟他说。”

 

1999年8月。在吉良吉影的事件告一段落后陪着写论文的小孩暂留在杜王町的迪奥布兰度接到了乔纳森打给他的电话。电话的内容是关于空条承太郎留在他手上的那个美国国内用的号码接到的一条通讯。

“……空条徐伦?”吸血鬼沉凝着目光听完对方的叙述。他并不是完全不知道空条承太郎在美国结过一次婚的事,但是小鬼对于自己的家庭几乎不怎么提起,他也没那个兴趣去特意打探小孩私事。这些年空条承太郎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在解决替身使者涉案事件以及箭的回收工作上,就连他自己的学业研究都可以算是忙中抽空压缩休息时间来完成。所以给人的直接观感是根本想不起他自己的家庭问题——更不要提知道他原来还有一个已经快要上小学的女儿。

 

“我在想那孩子是不是有些背负得太多了……”英国男人略微低沉的声音里带着心疼与歉疚,“他和妻子办理了离婚,也几乎不和女儿进行接触,应该是出于明白自己所处环境的危险。其实他可以选择的,如果他不想被这份责任捆绑住的话……可是他选择了背负。我为他感到骄傲,但他毕竟是我们家最小的孩子啊……”

他微微顿了一下,随后有些自嘲地更正道:“啊。不过现在最小的好像应该已经是徐伦了。”

 

他告诉迪奥,就在他们滞留杜王町的期间,空条徐伦生了一场几乎危及生命的重病。她的母亲在束手无策之中拨了前夫唯一留给她们的电话,但没有想到那个号码并没在空条承太郎本人的手里。乔纳森编造了一个比较容易接受的亲属关系并从对方口中大致了解了情况,当天就派了spw的核心医疗部门上门去给小女孩进行了最高医疗水平的急救,并顺利将孩子的病情稳定了下来。

“后来我看她没什么大碍了,又顾及到你们当时正处在最紧张的应战状态中,所以暂时没有通知你和承太郎。现在如果事情解决的差不多的话我希望你们能尽快回来一趟。”

 

“高烧到四十多度……”迪奥布兰度沉吟着,半晌之后看了一眼丢在一旁的客厅茶几上凌乱的笔记资料和那顶白色帽子。“我回去。”他仔细想了想,对电话对面的人说,“我过去一趟那边确认点事。暂时没必要告诉小鬼,他最近开始重新调查波鲁那雷夫的下落了。”

 

明白迪奥所说的确认指的是什么事的乔纳森目光同样有些沉重地点了点头开口答应。

 

将花京院典明和空条承太郎留在杜王町自己飞回美国的迪奥布兰度在空条承太郎前妻的住处见到了重病初愈仍然有些没精神也显得有些怕生的空条徐伦。他向目光显得有些担忧的孩子母亲点了点头示意交给他来处理,在房间门关上后走到小姑娘的床边蹲下来认真看着那双漂亮的苍绿色眼睛嘴角略微勾起。

“Jolyne?”他用标准美式英语的发音像这样开口,同时伸手轻轻牵了牵小孩的小手。

 

小家伙很快就被那双手指尖形状危险而漂亮的指甲吸引住了,好奇地伸手小心翼翼去摸。迪奥布兰度耐心很好地把她抱在自己腿上伸着手任由她摸:“喜欢吗?我带着指甲油哦。不过我觉得你会比较适合绿颜色的。”他丝毫不考虑是否会带坏小孩地拿出自己的化妆品往一脸期待的小孩手指上涂,同时无声地放出了自己的替身世界。

 

“怎么样?看见了吗?”他低头看着小孩,世界伸着一只手轻轻在小孩眼睛前面晃。

 

“嗯!”小女孩显得非常开心,先前那种不安与落寞的神情一扫而空,睁大了眼睛举着自己涂了指甲油的两手仔细欣赏,显然确实非常喜欢。

她的目光并没有随着世界的动作有过丝毫闪动。

 

她并没有觉醒替身能力。

 

确认了这一点因此也反而放下心来的迪奥布兰度又陪小孩玩了一会儿就告辞离开。没有想到的是几天之后,不知道通过什么办法自己查到了他和乔纳森住所的小孩一个招呼都不打地擅自出现在了他们的住所门前。

 

站在打开着的门口看着眼睛亮晶晶的小孩的两个百岁吸血鬼面面相觑,迪奥布兰度首先打破了沉默:“想都别想,JOJO。”他皱着眉恶狠狠瞪视着自己身旁的人,“我不会再帮你们乔斯达家带小孩了!!”

 

“是啊。他是没带。现在是我一个人在带两个小孩。”没好气地揉着自己同样打架打得头发乱糟糟的脑袋和花京院典明一起坐在沙发里的乔纳森乔斯达看着此刻坐在一旁的地板上和空条徐伦一起分他的巧克力蛋糕的金发吸血鬼,“话说回来,承太郎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查到什么了吗?”

知道空条承太郎想在危险解除之前对长辈们隐瞒汐华初流乃存在的花京院典明压抑下一声叹息向他大致说明了抹去有关汐华初流乃相关部分的调查结果。“他准备近期去一趟意大利。”花京院典明说,“虽然现在还不能确定,但是波鲁那雷夫和阿布德尔的事很可能跟意大利某一个黑帮组织有关。他现在正在进行进一步调查。”

 

在刚才的通话里也确认了这一点的迪奥布兰度伸手给空条徐伦擦掉嘴边沾的巧克力,目光显得有些深沉。

 

2001年3月29日。乔斯达家族正式做出了与PASSIONE组织进行对抗的决策。回想着通过那些情报讯息所推断出的波鲁那雷夫目前所处的现实就按捺不住怒火的迪奥布兰度连行李都懒得收拾,在房间换了spw财团特制的遮光外套就准备去机场,结果在出房间门的时候被一只小手扯住了衣角。

“……”他沉默了片刻。那双苍绿色的眼睛让他覆盖着怒火的思维恢复了些许理智。但他只是伸手从小孩手中扯出了自己的衣服。“午休快要结束了。回学校去,Jolyne。”

 

“我会把他带回来的。”

 

在前往机场的路上,五感一向敏锐的吸血鬼听着跟在他身后压根没做什么隐藏的脚步声放弃般地叹了口气,将出门前乔纳森帮他收拾的行李箱靠在墙边,回过身头疼地迎上目光已经越来越像他熟悉的那群该死的乔斯达的小女孩带着固执的对视,蹲下来轻轻牵了牵那双小手。

“我说了不可能带你一起去的吧?”他半是心烦半是无奈地开口。那双手的手指上涂着和她眼睛颜色很搭的淡绿色指甲油。他确实有带坏小孩,虽然学校也没有明令禁止学生用化妆品,但是这种出挑的颜色很容易让小孩在学校里太过引人注目。

但是小孩涂这种颜色就是真的非常好看。他带着一丝得意地像这样想道。

“听话,回学校去。你这个礼拜都乖乖去学校上课的话,等我回来就把你一直特别喜欢的那支唇膏送你。但是只有放假可以用,听到了吗?”

 

在意大利的战斗彻底结束之后,不再需要顾虑乔鲁诺是否会因为他们的行动被卷入危险的乔纳森终于开开心心地放任自己和小孩随时保持联络。迪奥冷眼旁观一大一小两个JOJO亲密地靠在一起挑选冰淇淋——乔鲁诺现在会到美国来跟他们一起过暑假。他不屑地嗤了一声:“只有低等生物才会像这样无法控制软弱的感情。”

 

“那Padre不吃冰淇淋吗?”将一支巧克力甜筒递到乔纳森手里的乔鲁诺看着他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要草莓味的。”夜之帝王非常轻易地舍弃了高等生物高傲而威严的自尊。

 

他接过小孩递给他的冰淇淋,然后看着乔鲁诺又买了两支香草味的并将其中一支递给假期同样和他们待在一起的空条徐伦——他想起自己一直拖到现在还没解决的那件事,伸手将一脸满足地舔冰淇淋的小孩拉过来揽着他肩膀刻意压低了声音:“帮我做一件事,乔鲁诺。”

 

空条承太郎其实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会和迪奥亲近到这种程度。他是在完全抽不出身来的PASSIONE组织调查过程中得知了空条徐伦当初重病的情况以及乔纳森的出手相助,然后他和提前回美国的迪奥联系,才知道徐伦现在把他们家当成保育园。

他其实可以算是松了一口气。但同时也夹杂着隐约的失落与悲伤。

他当初主动选择了涉足替身能力起源调查最危险的核心部分,小则涉及到杜王町的替身能力犯罪者那样的残忍暴徒,大则涉及到PASSIONE组织那样的国际黑暗面,无论哪一种他都绝对不想让徐伦接触到。因此他选择了刻意疏远。他做好了准备去承受来自对方的不理解甚至记恨,但在得知徐伦那场危及性命的重病的时候,他的心脏控制不住地狠狠战栗,他在那一瞬间深深后悔自己远离家人的这个差劲透顶的决定。

要说一点都不羡慕是不可能的。但是比起曾经完全得不到父辈的陪伴,如今的徐伦至少有迪奥和乔纳森陪在身边。海洋冒险家像这样想着。伸手压低自己的帽檐将视线隐藏进帽檐的阴影里。

他在电话里拒绝了迪奥提出的所有让他回来和徐伦见面的要求。

 

当穿着轻便夏装的金发少年敲开他住所的门的时候,空条承太郎是完全没有一点戒备心的。“怎么了,乔鲁诺?”他不解地看着神色焦急地拉起他手的金发少年,“出什么事了吗?”

 

“是的,承太郎先生。非常要紧的事。”少年急切而恳求地望着他,“无论如何请您跟我一起去一趟。非常紧急。”

 

几乎差点把白金之星放出来进入完全应战状态的空条承太郎一路带着迎战未知的强大敌人或解决危急的替身使者相关事件的紧张情绪被乔鲁诺乔巴拿拉着到了一所熟悉的建筑物前——他认出那是迪奥布兰度和乔纳森乔斯达的住所。心下茫然不解的海洋学家在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被小孩一把推进了大门,他震惊地回头,看见金发的小孩一脸轻松平静地向着他身后扬了扬手:“任务完成。那我回去了哦,Padre。别忘了答应我的大份巧克力圣代。”

 

隐约感觉到自己像是被卖了价格还只值一个巧克力圣代的海洋学家动作僵硬地转过身,看见了嘴角勾着一丝蓄谋得逞笑意的迪奥布兰度和他手里牵着的神情有些微怔的小女孩。

 

……他早该知道DIO科的生物根本没一个好东西!!

 

黑发的海洋冒险家缩在沙发里为他错付了的信任生闷气。空条徐伦坐在离他一米远的距离低着头一言不发但目光时不时向着海洋学家的方向偷瞥。端着冰镇果汁从厨房出来的迪奥布兰度头疼地啧了一声过去在两个小孩中间坐下,先塞了一杯果汁给情绪明显有些低沉的空条徐伦,然后毫不客气地抬手给了旁边还在自己跟自己思想较劲的笨蛋小孩一拳。

“小鬼,我要纠正你两个问题。”他皱着眉看着捂着被打的脑袋神色愣怔地向他看过来的小鬼的眼睛,“第一,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你家的人还是不相信你自己?你凭什么觉得我们会打不过那帮低劣贫弱的渣滓?”

他直视着那双目光渐渐有些微颤的眼睛,心烦地叹了口气伸手把一旁已经放下了杯子的小丫头拉到那人面前。

“第二,”他一字一字缓慢而清晰地说,“你要什么时候才肯相信一下Jolyne?”

 

海洋冒险家怔怔地看着被推到自己面前的小孩。自她能够记事以来,这是他第一次真正和她面对面注视彼此。

 

“你看看她的眼睛。”吸血鬼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带着一丝听不出情绪的低沉,“别忘了你给她起名叫Jolyne。”

 

“别小看她。别自以为是地替她决定她要不要接受她的那颗星星。”

 

抬起自己的左手遮挡住视线有些模糊的眼睛,其实早已经对自己的选择感到悔恨而歉疚的男人深深吸了口气在心中做出了决定,然而还没有等他开口,撞进他怀中的温度就再度将他没能开口的话压了回去。

他一直以为不会原谅他这些年的疏远、不会理解他也不会重新接纳他的孩子,此刻正抓着他的衣服肩膀微微发抖。他感觉到自己胸口温暖的潮湿,也看得到小孩死死咬着嘴唇不肯发出声音来的那副固执倔强的样子。

——和他自己如出一辙的样子。

 

“真是够了……”没能说出来的话,已经没有必要再说。海洋学家俯身将怀里的小孩轻轻拥抱住,低下头声音低沉地叹了口气。

“抱歉,徐伦……”

 

得偿所愿的吸血鬼靠在沙发里看着两个小孩轻轻呼了口气。果然带JOJO是真的要累死鬼了。他忿忿地想着。决定把空条承太郎的那杯果汁也喝掉以泄恨意。

 

空条承太郎在研究所当天的工作结束后开车前往迪奥布兰度和乔纳森乔斯达的住所。最近一段时间替身使者相关的事件发生频率很低,他也能够得以抽空多做一些海洋生物的研究工作。虽说当初是不得已而选择了远离,但在前妻已经重新有了平静新生活的现在他并无意去强行打扰,只是和空条徐伦之间保持了联系,在偶尔小孩放课后不回家跑去自己的长期保育园蹭饭的时候如果有空就也过去进行一个聚餐。他带着在来的路上买的甜点拿自己的备用钥匙开门进去,刚走进客厅就听见吸血鬼兴高采烈斗志昂扬的声音以及自己女儿毫不掩饰钦佩的低声惊呼。

“然后——对!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就是像这样,看见了吗?就这样一拳!把承太郎那小子直接打飞出去——”

然后他就真的被一拳打飞出去了。空条承太郎满脸震惊地把小丫头护在怀里,白金之星面无表情地举着拳头看着从地上爬起来的吸血鬼。“你在给她讲什么鬼东西?”

 

“讲故事啊!”坐在地上揉着脑袋的吸血鬼满脸写着毫无反省之意,“该让她知道的那些事,你不跟她讲就我来讲啊。”

 

“……你给我滚!”海洋学家只觉得额角的青筋在疯狂跳动,“离徐伦远一点!!我来讲!!”

 

“行。”迪奥布兰度脾气很好地举手投降,“你讲就你讲。那我去吃东西了——你带的那是什么?”

 

海洋学家沉着脸把装着甜甜圈的袋子砸过去,然后抱着小孩坐回了沙发上。

 

在成长的过程中缺少父亲陪伴的孩子会留下难以治愈的性格缺陷。他们会变得胆怯、自卑、急于索求被爱的证据,而又往往在对他人的轻信中被重伤至深。从此变得不再信任他人、也不再懂得爱。

 

躺在佛罗里达州立绿海豚街重警备刑务所暨管理监狱女子监区监室床铺上的空条徐伦在并不平静的睡眠中微微蹙紧了眉。像是在努力摆脱什么、又像是在尽全力与什么东西对抗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女在黑暗中低沉喘息着醒来。

 

“不对……”她低声地、怀疑地、情绪不明地喃喃自语。“……不应该是这样的。”

 

从监室外透进的微弱的光隐约映照着那双沉凝着愕然与惊悸的苍绿色的眼睛。


析木
“我乔鲁诺·乔巴...

“我乔鲁诺·乔巴纳有一个梦想……”

造型有参考。当时看着繁复华丽的长袍,第一时间就觉得太适合茸茸了——“荣耀的背后刻着一道孤独”

“我乔鲁诺·乔巴纳有一个梦想……”

造型有参考。当时看着繁复华丽的长袍,第一时间就觉得太适合茸茸了——“荣耀的背后刻着一道孤独”

松枝鶴

搞完了作业之后进行一个鱼的摸

搞完了作业之后进行一个鱼的摸

叉烧堡
远方 远方 以手牵我 一如引导...

远方 远方

以手牵我

一如引导盲者

——————————————

(是翁加雷蒂的诗,推荐大家去读读看!)

远方 远方

以手牵我

一如引导盲者

——————————————

(是翁加雷蒂的诗,推荐大家去读读看!)

面包中毒

福葛:想下班


p3试试国王排名画风

福葛:想下班



p3试试国王排名画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