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乔鲁诺

0
428.9万浏览    36593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3-02-07 01:02
咬耳沉默

复原一下花京院原作体格,猛男👍👍💍

P5-7一个想看的西幻脑洞……


请问审核君到底哪张图有问题能不能告诉我

复原一下花京院原作体格,猛男👍👍💍

P5-7一个想看的西幻脑洞……


请问审核君到底哪张图有问题能不能告诉我

Mustard's Dream
  元宵快乐!!!搞点jo5大...

  元宵快乐!!!搞点jo5大合照嘿嘿嘿!

  元宵快乐!!!搞点jo5大合照嘿嘿嘿!

警署茶哥

无法无天的天之jo子,法律根本难不倒他们。

无法无天的天之jo子,法律根本难不倒他们。

根号三

单独画了一下JOJO作画监督芦谷耕平乔鲁诺和特里休的姿势,感觉好好吃

如果搞嗲→休←茸我没问题,感觉布布适合当休妹的白月光(别骂我

我平时更喜欢画p1这种眼,比较适合画恶人,p2太纯良了

单独画了一下JOJO作画监督芦谷耕平乔鲁诺和特里休的姿势,感觉好好吃

如果搞嗲→休←茸我没问题,感觉布布适合当休妹的白月光(别骂我

我平时更喜欢画p1这种眼,比较适合画恶人,p2太纯良了

Blossomarsh
好想攒几张一起发啊(x

好想攒几张一起发啊(x

好想攒几张一起发啊(x

RboH

拟马真的很上头,想看茸老板的马片(过激发言)

给嗲穿裤子是因为不想画CM(感觉是红王的脸(bushi)

拟马真的很上头,想看茸老板的马片(过激发言)

给嗲穿裤子是因为不想画CM(感觉是红王的脸(bushi)

百味

【JOJO乙女】梳起TA的发型

•新年就要从头开始(物理意义)

•参考人:花花、仗助、茸茸、大哥、小镜子、徐伦、豆浆

----

1.花京院


  世界十大未解之谜之一:花京院典明的本体长刘海,到底是在哪一边?


  你拿着卷发棒在镜子面前比对了半天都没想好,到底要卷哪一缕的头发。本来为了尽可能还原男朋友的发型,特意留长了刘海,但是因为手残,一不小心把刘海给剪坏了。


  这下唯一补救措施就是烫,但是,为什么就只有花京院的刘海那么听话?想往哪边歪就往哪边歪?还永远都是卷卷的?


  “在做什么?”


  “烫刘海,模仿你的发型。”你刚扒拉了一下好不容易成型的一边刘海,没坚持多久,它就又变成了流浪汉。......

•新年就要从头开始(物理意义)

•参考人:花花、仗助、茸茸、大哥、小镜子、徐伦、豆浆

----

1.花京院


  世界十大未解之谜之一:花京院典明的本体长刘海,到底是在哪一边?


  你拿着卷发棒在镜子面前比对了半天都没想好,到底要卷哪一缕的头发。本来为了尽可能还原男朋友的发型,特意留长了刘海,但是因为手残,一不小心把刘海给剪坏了。


  这下唯一补救措施就是烫,但是,为什么就只有花京院的刘海那么听话?想往哪边歪就往哪边歪?还永远都是卷卷的?


  “在做什么?”


  “烫刘海,模仿你的发型。”你刚扒拉了一下好不容易成型的一边刘海,没坚持多久,它就又变成了流浪汉。


  花京院惊讶地看着你,伸出手指把额前的长发卷了卷,几秒过后再松开。


  “这样不就行了?不用那么麻烦的。”


  你一脸黑线地看着他。“不用了,是我不自量力。”


2.仗助


  不就是飞机头嘛,直接把头发往头顶堆起来,发胶一顿喷,再在后颈那里揪两个小翅膀就行了。你真的很好奇,梳飞机头是什么感觉,也想明白为什么仗助可以对着一个飞机头折腾那么久。


  “小仗能帮我梳一个你的同款发型吗?我下午去出展子,cos一个叫东方仗子的角色。”你对着镜子那端的仗助挑了挑眉,朝他挥了一下梳子。“衣服已经换好了,就等发型了。”


  “我来帮你。”


  你的头发像松鼠尾巴一样蓬松,为了能把长发固定在头上,用了不少喷雾,花了比平时更长的时间。


  “好看吗?”你转过去,歪头看着惊呆了的小狗狗,伸出手指勾了勾他的下巴。


  “走吧,哥们。”


  “谁是你哥们啊!”反应过来的仗助脸变得通红,手忙脚乱的解开外套给你穿上。“不能看,不能看,太大了……”


  “什么?”


  “没什么!我说头发!”


3.乔鲁诺


  无论乔鲁诺有没有梳起他打着圈圈的发型,一头金发配上看似亲和却又生人勿近的五官,又因为经历了许多得以成功上位,所带来的气场,他在阳光下总是闪闪发亮的。


  在家里他会把发型拆掉,长长的额发温柔地搭在脚上。你很喜欢用手指将打卷的发丝抚平,同时也很喜欢乔鲁诺这样对你。


  黑色的直发看着似乎很沉闷,很古板,但如果在时尚的教父先生手中呢?


  你留长了额发,坐在乔鲁诺面前。看他熟练地卷起一缕缕黑发,绕成三个发圈堆在头上,结束塑造后,乔鲁诺指了指桌上的一堆硬币,变成了一朵朵不知名的白花,温柔地插在你的发间。


  “这是工钱。”他挑了挑眉。


  镜中的人有些晃神。“我好看吗?乔鲁诺?”


  发香阵阵轻挠着乔鲁诺的鼻尖,纤长的手指捻起一缕发丝,放到嘴唇边轻吻了一下。


  “我的女神。”


4.普罗修特


  普罗修特的短发全部梳到了后脑勺,顺着发缝扎了四个小揪揪。你一戳,他还要跟你生气,让你别乱碰。


  “普罗修特,帮我一下。”


  “干嘛?自己的事自己做,我怎么教你的?”


  你转过头看他。“帮我梳个头,再扎个和你一样的小辫子,好不好?我试了半天,都扎不紧,还很丑。”


  他皱着眉头,啧了一声。“麻烦。梳子给我。”


  “嘿嘿,你真好。”


  普罗修特的手劲不小,但是他梳头的动作却很轻,碰到你长发打结的地方,还会用手指细心地把结给分开。


  “唔,妈,扎太紧了,头皮要揪掉了。”


  “扎紧点,好看,精神,小丫头懂什么!”


5.伊鲁索


  最轻松的恐怕就是伊鲁索的发型了吧?


  把头发几缕长辫子,再各自扎起来,就完事了,小学生都会。你拒绝了伊鲁索的帮忙,兴致勃勃地拿起了梳子和皮筋,完全没注意到他嫌弃的眼神。


  “还是我来吧,笨手笨脚,连本大爷的的同款都弄不出来。”


  “闭嘴伊鲁索,小心把你的镜子打烂。”


  头皮被他扯了一下,一声轻笑从身后传来。“威胁我吗?翅膀硬了?”


  你握紧了拳头,想转过去给他一拳,扎好的辫子结结实实甩在了伊鲁索的脸上,啪地一声,沉闷地响起。


  “哈,活该。”


  “臭娘们你!”他从镜子里跳到你面前,又扯住了你的辫子。你不甘示弱,用同样的方式回击。


  最后还是普罗修特来把你们收拾了一顿。


6.徐伦


  你买了徐伦的同款衣服,准备在新年过后穿出去漫展,cos一下自己的女朋友。为此你还特地去搞了个同款挑染,在店铺里坐了好几个小时,差点没给你折腾死。


  “徐徐,能帮我也梳一个你的双丸子头吗?我编完了辫子手好酸。”


  徐伦叼着皮筋走过来,挑了挑眉。“没问题,我的甜心。”


  说是没问题,但是等她给你盘好了两个“米老鼠”,刚松手,头发就又散了下来,努力白费。


  你挫败地拍拍她。“算了,我去借假发。”


  徐伦一把按住了你。“相信我甜心,我还有最后的办法,不用替身,也不用钱。”


  “什么办法?”


  徐伦深吸了一口气,捂住了你的耳朵。


  “妈——”


7.瓦伦泰


  一头长发,烫个总统同款不是轻而易举?


  然而,你需要面对的问题如下:


  第一,你总有一边的头发,发尾是往里翘的,这样会显得你很傻。第二,“豆浆头”的圆圈大卷,如果不用定型喷雾,随便一蹦哒就散了,真要做同款,买定型道具就足够让你荷包空空。


  “伟大的瓦伦泰总统先生,资助一点呗?”


  你凑到他身边,伸出手指将圆圈发尾给串溜起来。


  “有时间在这里玩我的头发,不去工作?”


  “新年了还要工作啊?我就是想问您要点资助,去做和您一样的发型,那样我的工作才更有动力。”


  他合上了文件夹。“嘁……”


  “您答应您的国民了?”


  “下贱的穷鬼……”


----

•不知道多少人在过年去做了头发,有没有被托尼坑啊

•在这里浅炫一下我的头毛,希望在2023年,大家不要秃头


  

白桃奶昔茶
前两天梦到的刀子 不想自己一人...

前两天梦到的刀子

不想自己一人独吞所以决定画出来让大家一起吃

因为是梦所以没啥逻辑

小细节不要在意.jpg

前两天梦到的刀子

不想自己一人独吞所以决定画出来让大家一起吃

因为是梦所以没啥逻辑

小细节不要在意.jpg

ChinSa打厨子的别靠近我
听啪叽讲~那豪猪的故事~ 没C...

听啪叽讲~那豪猪的故事~

没CP向,原梗不是我我抄来改的,我对角色没有恶意如果让你感到不适了请退出别骂我

听啪叽讲~那豪猪的故事~

没CP向,原梗不是我我抄来改的,我对角色没有恶意如果让你感到不适了请退出别骂我

锘_NONO

审核你好,让我过

这只是一些茸米没品笑话🥺

(ooc谨慎观看)

审核你好,让我过

这只是一些茸米没品笑话🥺

(ooc谨慎观看)

()
  不会画画对不起了

  不会画画对不起了

  不会画画对不起了

虫二

【茸乙女】联名玩具哪家强?

ooc预警

傻逼梗预警


“出事了”


接到通知的时候我在泡脚,脚桶里温热的水泛着一股子药香,氤氲的水汽蒸的人昏昏欲睡


接完电话我连脚都顾不上擦,连滚带爬地往总部跑,赶到时,布加拉提他们一圈人围着一个五六岁的金发碧眼小姑娘看个不停,我看着那姑娘有些眼熟,细看之下发现那张脸和我们教父有九分像,遂大惊:“乔鲁诺怎么有这么大一闺女??!!”


小姑娘面色不善地抬眼:“是我”


嗯?小姑娘怎么年纪轻轻爱装逼呢?这一点也随我们教父??乔鲁诺哪都好,就是太能装逼了,最让人生气的是他每次都能装成功——这一点让我和米斯......

ooc预警

傻逼梗预警



“出事了”

 

 

接到通知的时候我在泡脚,脚桶里温热的水泛着一股子药香,氤氲的水汽蒸的人昏昏欲睡

 

接完电话我连脚都顾不上擦,连滚带爬地往总部跑,赶到时,布加拉提他们一圈人围着一个五六岁的金发碧眼小姑娘看个不停,我看着那姑娘有些眼熟,细看之下发现那张脸和我们教父有九分像,遂大惊:“乔鲁诺怎么有这么大一闺女??!!”

 

小姑娘面色不善地抬眼:“是我”

 

嗯?小姑娘怎么年纪轻轻爱装逼呢?这一点也随我们教父??乔鲁诺哪都好,就是太能装逼了,最让人生气的是他每次都能装成功——这一点让我和米斯达羡慕的后槽牙都咬碎了

 

可是面前的小姑娘长着金色的头发,脸颊泛着红晕,阳光晒的她整个人像一颗鸡蛋布丁,看起来很软软,实在是没有教父装逼时那种胜券在握胸有成竹的样子

 

“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我揉了揉那颗小脑袋,这触感简直就是小猫,揉完,我觉得不过瘾,又揉了两把,为了掩饰自己狂揉别人脑袋的恶行,还毫无诚意的补上一句:“待会姐姐带你去吃布丁,你爸爸可喜欢吃这个……你们看我干嘛?!”

 

布加拉提和福葛一脸的欲言又止,纳兰伽和米斯达倒是很开心的样子,阿帕基很奇怪,他想笑,又想维持自己人设,所以一笑像哭似的,我受到惊吓,小姑娘也受到惊吓:“wryyyyy”

 

嗯?我低头看她,怎么连口癖也这么像她爸爸?这就是基因的力量吗?

 

小姑娘开口说话:“阿帕基前辈,请冷静一点”

阿帕基笑的狰狞:“闭嘴乔鲁诺”

 

我低下头,正对上小姑娘抬头,视线相撞的一刹那,我连遗嘱都想好了

 

福葛解释道:“是替身攻击,但是不清楚范围和持续时间”

“所以……”我沉思半晌,“所以你们碰到了灰原哀??”

 

福葛闭上眼睛做深呼吸,我连忙改口:“啊不不不,是宫野志保!APTX—4869对吧?别动手,有话好说!福葛!!啊——布加拉提!!”

 

 

最好的布加拉提出手阻止了福葛,世界恢复和平,主要是因为乔鲁诺现在太小了,大人动起手来容易误伤他

 

 

最后,我们几个就教父乔鲁诺·乔巴纳变小开了一个研讨会,会议指出,热情组织要稳字当头,加大对组织管理政策的调控力度,加强各类政策配合,形成共促高质量发展合力,越是复杂严峻的外部环境,越要坚定不移办好自己的事情

 

副手布加拉提先生强调,由于教父先生的变小,热情组织面临的困难与挑战很多,要坚持系统挂念、守正创新,推动组织整体运转,使风险得到有效管控,让热情大局保持稳定,“要更好的统筹组织中的不确定因素”布加拉提先生强调,要优化、教育、整顿组织风气,重点抓好替身使者的能力使用以及能力统计,更好统筹当前和长远……

 

面对纷繁复杂的未来局势以及落实对教父人身安全的保障,布加拉提先生也做出了指示

 

“……所以你们为什么觉得我适合带小孩?特莉休呢?”我问道

福葛面无表情的回答:“她能把512G的相机内存拍满,还可能拉着乔鲁诺客串电影以及儿童服装广告的拍摄,虽然可以大赚一笔,但是我不建议那么做”

 

他们点点头表示赞成,我表示疑问:“为什么不能大赚一笔?”

 

从小老师就告诉我:不懂就问,但是长大后我发现老师教的也不一定全对,于是看着阿帕基的拳头,我闭上了嘴

 

乔鲁诺很漂亮,平时不管有什么宴会,只要乔鲁诺露脸,场子一下就能热络起来,但现在他变小了,柔软的金发配上那双绿眼睛……我不喜欢小孩的,但是很喜欢小猫,眼前明明就是一只小猫

 

“哎呀,我们GIOGIO想吃什么呀?”

“……小姐可以好好说话吗?”

“咳咳”我不再夹着嗓子,“想吃什么?”说罢又想了想,“KFC怎么样?儿童餐?”

乔鲁诺皱眉毛:“那是小孩吃的”

 

哈哈哈哈哈滑天下之大稽,看来乔鲁诺总是忘记自己现在是个小孩

 

“就要吃肯德基!”我拉住他的手,“儿童餐会送宝可梦玩具,我非常需要那个可达鸭吸管!”,其实乔鲁诺也想要,之前在咖啡厅,他看了人家小孩带出来的吸管好几次,最后小孩紧张兮兮地把吸管藏进衣服里

 

要是让那些给他送珠宝房产的臭老头们知道他喜欢宝可梦吸管,那些老头都得脑溢血,其实乔鲁诺不光喜欢可达鸭吸管,有时候他也会看漫画打游戏

 

可达鸭对热情教父来说有些幼稚,但是对乔鲁诺却刚刚好

 

说实话,以前我没觉得长得好看能有多少优待,现在看来,我只是长得不够好看,乔鲁诺取餐时人家给了好些番茄酱,我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待遇

 

“GIOGIO长得真可爱”我趴在桌子上看他吃薯条,“哎呀,好可爱的小孩”

“……请不要这样,你知道我不是个孩子了”

 

如果一只小鸟挤破脑袋,头破血流地冲出牢笼却又装在另一重笼门之上,那么终其一生,他都不会再有飞翔的勇气了,真真正正做小孩时的他没有被好好对待,所以他不知道怎么当一个小孩

 

我把他抱起来,乔鲁诺死死抓着我的衣领,小声呵斥:“请放我下来”

“不要!我们去游乐园玩!”

 

旋转木马,摩天轮,棉花糖,一切柔软没有刺的东西都与小乔鲁诺相配,他玩旋转木马会死死抓住马耳朵,但木马转到我这时会别开眼睛

 

他有些害羞——因为他自己实在玩的很开心

 

我们看了烟花表演,买了乐园周边,拎着两块主题蛋糕才回家,布加拉提早就等着我们俩了,他恨铁不成钢:没想到我比特莉休还不靠谱,居然带着教父去那种人多眼杂的地方

 

挨批时我悄悄冲乔鲁诺挤眼,他心领神会:“布加拉提,可以了,今天就到此为止”

 

 

在确保他自己可以洗澡、不会淹死在浴缸之后我离开了,并且在第二天,我看到了教父,是195教父,一拳能把我打半死的完全体

 

 

“福葛,你说……”我望着乔鲁诺的背影又提出疑问,“你说他变小时坐在马桶上会不会掉下去?”

“……这种问题你还是去问他本人吧”

 

好吧,福葛看起来不想搭理我,真是无趣的男人啊!我撇撇嘴回到自己办公室,桌子上有一根可达鸭吸管,但是没见到那个星之卡比玩具……

 

好!决定了!今天中午就吃麦当劳开心乐园餐!真玩具还得看麦当劳!我要拿着超级英雄易拉罐馋死乔鲁诺!

 

 

 ——————

 要不要整个篇合集,好喜欢写傻逼短篇

麦当劳开心乐园餐的易拉罐好可爱wwww(没有说肯德基不好的意思,信K门得永生)




黯江

JOJO们的不妙冒险·第三十一话·Be In The Simmering

  距离乔瑟夫向三位“柱之男”下达战书,已经过去了十七个日夜。

  在这个新旧秩序正激烈交替的年代,十五天的时间足够发生很多事情——在1938年的初秋,远东地区某位政党首脑一个轻率决定引发的洪水尚未结束肆虐,而欧洲各国正剑拔弩张,彼此都清楚几日后在慕尼黑召开的会谈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暂缓之策,根本无法遏制疯狂的德意志nazi的野心和疯狂……全世界的钱财则正涌向大西洋另一侧的新大陆,那里即将崛起一名以金银为肉身的庞然巨人。

  spw财团此时已早早寄生在那年幼“巨人”脚下的根系,借着那非人的血腥养料倔强生出碧绿的伞面,用稚嫩脆弱的枝叶护佑着同样初生不久的“星辰”,坚信终有一日,后者的光芒能照耀整......

  距离乔瑟夫向三位“柱之男”下达战书,已经过去了十七个日夜。

  在这个新旧秩序正激烈交替的年代,十五天的时间足够发生很多事情——在1938年的初秋,远东地区某位政党首脑一个轻率决定引发的洪水尚未结束肆虐,而欧洲各国正剑拔弩张,彼此都清楚几日后在慕尼黑召开的会谈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暂缓之策,根本无法遏制疯狂的德意志nazi的野心和疯狂……全世界的钱财则正涌向大西洋另一侧的新大陆,那里即将崛起一名以金银为肉身的庞然巨人。

  spw财团此时已早早寄生在那年幼“巨人”脚下的根系,借着那非人的血腥养料倔强生出碧绿的伞面,用稚嫩脆弱的枝叶护佑着同样初生不久的“星辰”,坚信终有一日,后者的光芒能照耀整个世界——在乔斯达家族的血脉真正强大到无所畏惧之前,spw财团的挡雨伞将永远向他们倾斜。

  就像财团的创始人史比特瓦根会永远坚定地追随乔纳森·乔斯达一样,spw财团的成员也将永远保持着自己正义的信仰精神,纵是赴汤蹈火,亦不动容半分。

  ——然而即便拥有如此令人钦佩的觉悟,spw财团“超自然部门”的员工们在十天前接到自家大领导史比特瓦根的任务通知时,仍然产生了些微的、短暂的……怀疑人生。

  “各位先生和女士,想必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时间非常紧迫,为了全人类的存亡,你们必须在今天太阳落山前……在纽约总部办公楼十三号地下室准备两千斤石料、五十把刻刀、三箱速溶咖啡、六十箱午餐肉罐头以及足够淹死三个两米壮汉的血液补给——最好是O型血的,还有,记得放防腐剂。”

  ……spw财团的财务主管是个古板的亚裔中年人,他盯着这份采购清单愣了足足三分钟,才一脸懵逼地向过来批资金的超自然部门的同事发出疑问:“……你们如果是准备在地下室召唤孙悟空的话,拿真空果脯和自酿米酒当成祭品,明明会比速溶咖啡和午餐肉罐头靠谱很多吧?”

  而那位隶属超自然部门的白人小伙其实没怎么听懂财务主管在说什么,他只是捂住了脸喃喃自语道:

  “祭品是午餐肉罐头和速溶咖啡什么的……只能召唤出中世纪不知道哪个过劳死的倒霉农奴的冤魂吧……”

  ——两名年龄不同、人种不同、经历不同的spw财团员工同时陷入了沉思。

  而远在几个街区外的迪奥·倒霉过劳死农奴的冤魂·布兰度同样陷入了沉思。

  ·

  【乔瑟夫……我记得你当时约定的“谈判”日期离现在应该还有整整两个多礼拜……】

  【哎呀爷爷,我这不是发扬了乔斯达家打架积极进取抓紧时间的优良传统嘛~】

  【……不是,我怎么不知道我们家有这样的,呃,传统?是不是又是从你这代……】

  【NONONO——这可不是我开创的,是我亲爱的小叔叔乔鲁诺哟~人家当年可是从入职黑帮到篡位当教父都只花了九天!是吧乔鲁诺?】

  【……对此我有权保持沉默,乔瑟夫先生。】

  昏暗的房间里,乔纳森写满忧心的湛蓝双眼借着电灯的亮光移向了飘在自己亲孙子身侧的“亲”儿子,随后又依次扫过其余几位背后灵状态的后辈——看着乔瑟夫这些时日信心满满又怪招迭出的样子,乔斯达家辈分最大的男人开始有些相信五十年前自己与迪奥的故事线重启的那个早晨,承太郎无数狠毒发言中的某一句确实是有道理了。

  “但凡迪奥这个**遇上的不是JO家最好欺负的‘乖宝宝’,他动歪脑筋前连OO都**已经被打爆八百次了。”

  ……或许我确实该学些新潮的东西?乔纳森突然对自己有些没信心,虽然身体还维持着20出头时的强健,但自己的三观是不是已经与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有些脱节了呢?乔瑟夫的“战术”……也许在年轻人眼里算是很平常的操作了?

  不知道“柱之男”的大脑是不是不太一样……上帝啊,我拢共才活了七八十年,都已经难以理解当代年轻人的脑回路,他们可是已经沉睡了整整两千年……

  ·

  十个小时后,大西洋的另一侧,莉莎莉莎刚从浅眠中惊醒——她听见了炮击声,似乎就在附近。

  岛上与外界的通讯已经断了小二十天了,她和其他人都不清楚外面世界的情况,而现代战争时局瞬息万变……难道西班牙国内的战火终于越过了边境线,在短短十来天内就烧到了这里?

  不,不对,阿扎尼亚的共和军就算彻底剿灭了亲Nazi的佛朗哥和长枪党,也不可能有精力再来意大利折腾……难道是德国佬终于找到了罗马事件始作俑者们的踪迹?

  仿佛为了印证莉莎莉莎的想法般,又是接连几声热武器的巨响——而且更接近了。

  来自波纹战士的敏锐五感让她捕捉到了房子外传来的交谈声和喝令:

  “……党卫军……突击大队……上校命令……修特罗……进攻……”

  对方应该是德军,莉莎莉莎用自己半生不熟的德语和远超凡人的听力下了定论:“西撒,丝吉还有罗吉兹和梅西奈,醒醒!”

  睡在她旁边的几人挨个被暴力地踹醒——“柱之男”为了方便管制,五天前将所有人转移到了一楼餐厅,把其他区域都封死了,这样既保证了他们可以做饭洗衣——洗衣房和厨房都连着餐厅——又一直处在柱男们全方位的视线监视下……总之,他们这几天除了各自洗浴解手,其他时间都一起待在餐厅,包括睡觉。

  “莉莎莉莎老师……怎么了……难不成JOJO那个胆小鬼找我们来了?”突然被叫醒的西撒捂着被踹疼的脖子龇牙咧嘴。

  “不,是德军找上门了。”莉莎莉莎皱眉,“至于JOJO……呵,只要那小子脑子稍微正常点,他就应该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艾哲红石转移到隐蔽之处并抹消转移过程中的痕迹——而不是傻乎乎想着如何挽回我们几个的性命。”

  “……JOJO他跟正常可太不沾边了……说起来,那三个远古混球呢……还有,莉莎莉莎老师你刚才是提到德军了吗?他们怎么了?”西撒晃了晃脑袋,试图摆脱惺忪睡意,却只是让欠缺打理的一头金发看上去更为凌乱。

  莉莎莉莎顾不上仔细解释,从地上翻身起来,凝神环顾四周——三名“柱之男”都不在这里,而外面的枪炮声和人声越来越清晰。

  “……不要再做无畏的抵抗!束手就擒吧!”

  可喜可贺,其他人终于被这声嘹亮的吼叫除去了睡意,年轻的意大利青年更是被惊出了一句美式粗口,发音字正腔圆:“What the hell……?”

  莉莎莉莎此时已经冲向餐厅另一侧被封死的窗户,试图用波纹和蛮力将拧在一起的钢筋石砖移出缝隙:“罗吉兹,梅西奈,过来帮忙——西撒,丝吉,你们也过来!”

  伤病未愈的两人勉强从地上撑起,一路小跑协助他们如今的领袖——这种程度的封锁,本来不可能拦得住精通波纹的他们,只是三人如今都是一身创口,波纹的强度更是大打折扣。

  破开一扇窗户的封锁几乎耗尽了莉莎莉莎和两名波纹战士好不容易恢复的一点元气,另一边的丝吉搀着左腿胫骨尚未痊愈的西撒也慢慢走了过来,五个人气喘吁吁扒在那扇狭窄的窗户前,试图弄清楚外面的战况:

  只见大约百余个身穿黑色军服的兵士和两辆小型坦克车正在岛上原本的训练场上规整地排列着,那两辆坦克车似乎经过了特殊的改造,在原本的炮管上还有一根更短的管道,车身前侧和周围更是装有数十盏车灯,正发出紫蓝色的光,在幽深的夜里显得格外诡异。

  两名“柱之男”——根据发型和衣着判断,应该是艾西迪西和瓦姆乌——正站在他们前方,斜对着餐厅里几人的视线,似乎很不耐烦的样子。

  “是德军……他们想干什么?”西撒小声问。

  莉莎莉莎没来得及说话,外面德军的长官已经嘶吼着解答了西撒的疑惑:“你们在美洲的同伙已经败在了伟大的德意志帝国手中!野蛮人们,如果试图抵抗,你们将会落得相同的下场!”

  “……他说的是不会是那个叫‘桑塔纳’的吧,那不是JOJO干掉的么?”丝吉Q挤在西撒和莉莎莉莎中间探出脑袋来,小声嘀咕。

  很显然“柱之男”们和丝吉Q一样,对德国士兵们嗤之以鼻,虽然理由不尽相同——

  “美洲?你说的不会是那只名字都没有的看门狗吧?”艾西迪西嘲讽道。

  “他跟我们不是一个级别的战士,就像你们和波纹战士一族一样,根本没有相比较的意义。”瓦姆乌则十分认真冷静地给那位德军长官分析,“就像狮子不会以猎杀麻雀为荣,费尽力气才打赢敌人豢养的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奴仆,对于有尊严的战士来说,应该是羞于启齿的糗事才对。”

  那名领头的德军上校气得脸都涨紫了,只觉脑子里的血液都在轰鸣作响,血压一路狂飙:“该死的原始人……为了德意志的荣光,他妈的,士兵们,都给我上!!”

  然而他预想之中的场景没有出现,兵士们一个个都在盯着天空,压根没注意他的命令,倒是自己耳边的轰鸣声越来越响——操!这哪里是他自己气出了高血压,分明是有不明直升机在他们脑袋瓜子顶上绕圈圈!

  又惊又气的德军上校抬起头,只见那架老式的FW-61已经准备在不远处垂直降落,乘客位的舱门弹开,一个有几分眼熟但又莫名陌生的棕发身影趔趄着跳出来:

  “哟……哟!好久不见,呃,修特罗海姆和瓦姆乌以及唔西迪西……ちゃん(酱)~?”

  

  

  

—————TBC—————

牙医,我的噩梦……(´△`)

因不可抗力(指牙疼),昨天没能更新也忘记请假,所以之后几天会找时间补一个番外和千字+免费彩蛋作为补偿~谢谢大家的喜欢!

麻药劲还没过……医生说牙龈有点伤到了醒了可能会痛……祝我好运吧各位……( ノД`)

另外老规矩,没出场没戏份的就不打单人tag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